总目录 当前:瓠子河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二百八卷目录

 瓠子河部汇考
  考
 瓠子河部艺文〈诗〉
  瓠子歌二首        汉武帝
  瓠子河         明李梦阳
  题瓠子河          谢榛
 瓠子河部纪事
 瓠子河部外编
 潍水部汇考
  考
 潍水部纪事

山川典第二百八卷

瓠子河部汇考

汉武帝沈白马玉璧之瓠子河
瓠子河,即今黄河故道也。其水南徙已久,其道淤塞,概为民田。但《水经》具载,源委可考。且每至夏秋,水潦复为泽国。好古者,过濮阳旧郡,览宣坊遗址,犹恍若见其波涛汹涌云。


《水经》:瓠子河,出东郡濮阳县北河。〈注〉县北十里,即瓠河口也。《尚书·禹贡》:雷夏既泽,灉沮会同。《尔雅》曰:水自河出,为灉。许慎曰:灉者,河灉水也。暨汉元光之年,河水南泆,漂害民居。武帝元封二年,上使汲仁郭昌发卒数万人塞。瓠子决河于是,上自万里沙迁,临决河,沈白马玉璧,令群臣将军以下,皆负薪填决河。上悼功之不成,乃作歌曰:瓠子决兮将奈何,殚为河兮地不宁。功无已时兮吾山平,吾山平兮巨野溢。鱼沸郁兮柏冬日,正道弛兮离常流。蛟龙骋兮放远游,归旧川兮神哉沛。不封禅兮安知外,皇谓河公兮《史记》作为我谓河伯兮。〉何不仁。泛滥不止兮愁吾人,齧桑浮兮淮泗满。久不返兮水唯缓,一曰河汤汤兮激潺湲,北渡回兮迅流难。搴长茭兮湛美玉,隤竹林兮楗石菑。宣房塞兮万福来。于是卒塞瓠子口,筑宫于其上,名曰宣房宫。故亦谓瓠子堰为宣房堰,而水亦以瓠子受名焉。平帝以后,未及修理,河水东浸,日月弥广。永平十二年,显宗诏乐浪人王景,治渠筑堤,起自荥阳东至千乘一千馀里。景乃防遏冲要,疏决壅积,瓠子之水,绝而不通,唯沟渎存焉。河水旧东河,径濮阳城东北故卫也。帝颛顼之墟,昔颛顼自穷桑徙此,号曰商丘,或谓之帝丘。本陶唐氏火正阏伯之所居,亦夏伯昆吾之都,殷之相又都之。故《春秋传》曰:阏伯居商丘,相土因之,是也。卫成公自楚丘迁此,秦始皇徙卫君角于野,王置东郡,治濮阳县。濮水径其南,故曰濮阳也。沛公守濮阳,环之以水。张晏曰:依河水自固。《春秋·僖公十三年》:夏,会于咸杜预曰:东郡濮阳县有咸城者也,自瓠子故渎,又东径桃城南。《春秋传》曰:分曹地自洮尽曹地也,今甄城〈一作鄄城〉西南五十里,有桃城,或谓之洮也。瓠渎又东南径清丘北,《春秋·宣公十二年经书》:楚灭萧,晋人宋卫曹同盟于清丘,京相璠曰:在今东郡濮阳县,东南三十里,魏都尉治。
东至济阴句阳县,为新沟。〈注〉瓠河故渎,又东径句阳之成阳城北侧渎。《帝王世纪》曰:尧葬济阴成阳西北四十里,是为谷。墨子以为,尧堂高三尺,土阶三等,北教八狄道,死,葬蛩山之阴。《山海经》曰:尧葬狄山之阳,一名崇山,二说各殊以为成阳,近是尧冢也。余按小成阳在成阳西南〈旧本作西北。〉半里许。实中俗谚以为囚尧城士安,盖以是为尧冢也。瓠子北有都关县故城,县有羊里亭瓠河,径其南为羊里水,盖资城地而变名,由经有新沟之异称矣。黄初中,贾逵为豫州刺史,与诸将征吴于洞浦,有功,魏封逵为羊里亭侯,邑四百户,即斯亭也。《魏志》云:贾逵征吴,破吕范于洞浦,进封阳里亭侯。〉俗名之羊子城非也,盖韵近字转耳。又东右会濮水枝津水,上承濮渠东径锄丘城南,京相璠曰:今濮阳城西南十五里,有沮丘城六国时沮楚同,以为楚丘非也。又东径浚城南,而北去濮阳三十五里,城侧有寒泉冈,即诗所谓爰,有寒泉在浚之下,世谓之高平渠,非也。京相璠曰:濮水故道在濮阳南者也。又东径句阳县,西句渎出焉。濮水枝渠,又东北径句阳县之小成阳县,故东垂亭西,而北入瓠河。《地理志》曰:濮水首受泲于封丘县,东北至都关,入羊里水者也。又按《地理志》:山阳郡有都关县,今其城在廪丘城西,考地志,山阳廪丘俱属济阴,则都关无隶山阳理,又按《地理志》:郕都,亦是山阳之属县矣。而京相考地验城,又并言在廪丘城南,推此而论,似地志之误矣。或亦疆理参差所未详,瓠渎又东径垂亭北,《春秋·隐公八年》,宋公卫侯遇于犬丘,《经书》垂也。京相璠曰:今济阴句阳县小成阳东五里,有故垂亭者也。
又东北过廪丘县,为濮水。〈注〉瓠河又左径雷泽北,其泽薮在大城阳县故城西北一十馀里。昔华胥履大迹处也。其陂东西二十馀里南北一十五里,即舜所渔也,泽之东南即成阳县。故《史记》曰:武王封弟季载于成。应劭曰:其后乃迁于成之阳。故曰:成阳也。《地理志》曰:成阳有尧冢灵台。今成阳城西二里,有尧陵,陵南一里,有尧母庆都陵于城为西南。称曰:灵都乡,曰崇仁邑,号修义皆立庙,四周列水潭而不流水泽通泉,泉不耗竭,至丰鱼笋,不敢采捕前,并列数碑栝柏数株檀马。〈檀马,或谓檀与駮马也。《诗疏》云:駮马,梓榆也。谚曰斫檀不谛得檕迷,檕迷尚可得駮马言三木,之相似也。〉成林二陵南北列驰道,径通皆以塼砌之,尚修整尧陵,东城西五十馀步,中山夫人祠尧妃也。石壁阶墀,仍旧南西北三面,长栎联荫扶疏里,馀中山夫人祠,南有仲山甫冢,冢西有石庙,羊虎倾低破碎略尽。于城为西南在灵台之东北,按郭缘生述征记,自汉迄晋二千石,及丞尉多刊石述叙尧即位,至永嘉三年二千七百二十有一载记于尧妃,见汉建宁四年五月,成阳令管遵所立碑文云:尧陵北山甫墓南二冢,间伍员祠晋大安中立一碑,是永兴中建。今碑祠并无处所,又言尧陵在城南九里,中山夫人祠在城南二里,东南六里,尧母庆都冢尧陵。北二里有仲山甫墓,考地验状,咸为疏僻,盖闻疑书疑耳。雷泽西南十许里,有小山孤立峻上亭,亭杰峙谓之历山,山北有小阜,南属池泽之,东北有陶墟缘生言舜耕陶。所在墟阜联属滨带瓠河也,郑元曰历山在河东,今有舜井。皇甫谧或言:今济阴历山是也。与雷泽相比,余谓郑元之言为然,故扬雄《河水赋》曰:登历观而遥望兮,聊浮游于河之岩。今雷首山西枕大河,较之图纬,于事为允。士安又云:定陶西南陶丘舜〈一作亭〉也。不言在此缘生为失瓠河之北,即廪丘县也。王隐《晋书·地道记》曰:廪丘者。《春秋》之所谓齐邑矣,实表东海者也,《竹书纪年》:晋烈公十一年,田悼子卒田布杀其大夫公孙。公孙以廪丘叛于赵。〈今《竹书》作公孙孙多一孙字。〉田布围廪丘翟角赵孔屑韩师,《竹书》作氏〉救廪丘及田布战于龙泽,田布败遁是也。瓠河与濮水,俱东流经,所谓过廪丘,为濮水者也。县南瓠北有羊角城,《春秋传》曰:取晋羊角,遂袭我高鱼天。〈旧本作有〉大雨自窦入介其库,登其城剋而取之者也。京相璠曰:卫邑也。今东郡廪丘县南有羊角城,今鲁邑也。今廪丘东北,有故高鱼城,俗谓之交鱼城,谓羊角为角逐,城皆非也。瓠河又径阳晋城南,《史记》:苏秦说齐曰:过卫阳晋之道,径于亢父之险者也。今阳晋城在廪丘城东南一十馀里,与都关为左右也。张仪曰:秦下甲攻卫阳,晋大关天下之匈徐广。史记音义云:关一作开东之亢父,则其道矣。瓠河之北,又有郕都城。《春秋·隐公三年》:郕侵卫,京相璠曰:东郡廪丘县南三十里,有故郕都。《地理志》曰:山阳乡也。褚先生曰:汉封金安上为侯国。〈按史记年表金安上封都成侯,又按《汉书·地志》:山阳郡有城都县,而无都成,不审何在。〉王莽更名之曰城谷者也,瓠河又东径黎县故城南。王莽改曰黎治矣。孟康曰:今黎阳也。薛瓒言按黎阳在魏郡,非此黎阳也。世谓黎侯城昔黎侯阳寓于卫诗,所谓胡为乎泥中,毛云:泥中,邑名,疑此城也。土地污下城居小阜魏濮阳郡治也。瓠河又东径秺县故城南,《地理志》曰:济阴之属县也。褚先生曰:汉武帝封金日磾为侯国,王莽之万岁矣。世犹谓之为万岁亭也,瓠河又东径郓城南,《春秋左传》:成公十六年,公自沙随还待于郓。京相璠曰:公羊作运字,今东郡廪丘县,东八十里有故运城,即此城也。
又北过东郡范县东北,为济渠与将渠,合〈注〉瓠河,自运城东北,径范县与济濮枝渠,合故渠,上承济渎于乘氏县北。径范县左纳瓠渎故经,有济渠之称。又北与将渠,受河于范县西北,东南径秦亭南。杜预《释地》:东平范县西北,有秦亭也。又东南径范县故城南,王莽更名,建睦也。汉兴平中靳允为范,令曹太祖东征陶谦于徐州,张邈迎吕布,郡县响应。程昱说允曰:君必固范我守,东阿田单之功,即斯邑也。将渠又东,会济渠,自下通,谓之将渠北径范城东俗,又谓之赵沟非也。
又东北过东阿县东〈注〉瓠河故渎,又东北左合将渠枝渎,上承将渠于范县,东北径范县北。又东北径东阿城南而东入瓠河故渎,又北径东阿县,故城东春秋经书冬及齐侯盟于柯。《左传》曰:冬盟于柯,始及齐平。杜预曰:东阿即柯邑也。按《国语》:曹沫挟匕首,劫齐桓公,返,遂邑于此矣。
又东北过临邑县西,又东北过茌平县东,为邓里渠〈注〉自宣防已下将渠,已上无复有水将渠下,水首受河,自北为邓里渠。
又东北过祝阿县为济渠〈注〉河水,自泗口出为济水济水,二渎合而东注于祝阿也。
又东北至梁邹县西分为二,〈注〉脉水寻梁邹济无二流,盖经之误。
其东北者为济河,其东者为时水,又东北至济西,济河东北入于海,时水东至临淄县,西屈南过太山华县。东又南至费县,东入于沂,〈注〉时即耏水也。音而春秋襄公三年,齐晋盟于耏者也。京相璠曰:今临淄唯有澅水,西北入泲,即《地理志》曰:如水矣,耏如声相似,然则澅水即耏水也。盖以澅与时合得通称矣。时水自西安城西南,分为二水,枝津别出西流德,会水注之水,出昌国县黄山西北流。径昌国县故城南,昔乐毅攻齐有功,燕昭王以是县封之为昌国,君德会水又西北五里,泉水注之水出县南,黄阜北流径城西北入德会。又西北世谓之沧浪沟,又北流注时水。《地理志》曰:德会水出昌国,西北至西安,入洳是也。时水又西径东高苑城中,而西注也。俗人遏令侧城南注,又屈其城南,《史记》:汉文帝十五年,分齐为胶西王国都高邑徐广。《音义》曰:乐安有高苑城,故俗谓之东苑也。其水又北注故渎,又西盖野沟水注之源,导延乡城东北平地出泉西北,径延乡城北。《地理志》曰:千乘有延乡县,世人谓故城为从城延从字相似,读随字改,所未详也。西北流世谓之盖野沟又西北流径高苑县北注时水。时水又西,径西高苑县故城南。汉高帝六年,封丙倩为侯国。王莽之常乡也。其水侧城西注。京相璠曰:今乐安博昌县南界,有时水西通济,其上源出盘阳,北至高苑,下有死时中无水。杜预亦云:时水于乐安枝流旱,则竭耗为春秋之乾时也。《左传·庄公九年》:齐鲁战地,鲁师败处也。时水西北至梁邹城入于泲,非泲入时,盖时来注泲,若泲分东流明不得,以时为名寻时泲,更无别流南延华费之所,斯为谬矣。
《晋书·地理志》:濮阳国白马,〈注〉有瓠子堤。
《魏书·地形志》:濮阳郡城阳〈注〉二汉晋属济阴,有瓠子河。
按后山谈丛瓠子河,在雷泽黄河故道,今呼为沙河其西堤,犹在土,人谓之瓠冈也。
《金史·地理志》:开州濮阳,〈注〉有黄河淇河瓠子口。按《畿辅通志》:大名府瓠子河,在开州西新惠里,自滑县来下达广平府之清河县。汉元封元年,河决武帝率,众塞之即于此。
广平府古黄河,在清河县北一里,一名黄芦河,即九河之马颊河,上通瓠子口,下达天津。
真定府黄芦河,在南宫县东南八十里,禹所疏九河之马颊也,上通瓠子,下达天津入于海。
《大名府志》:开州瓠子河,在州西新惠里,汉元封元年,河决武帝自泰山还率众塞之筑宫,于其上名曰宣防。
滑县瓠子堤,在县城西南三里,汉武帝所筑。
《山东通志》:东昌府瓠子河在濮州东南七十里,瓠子之源,在魏郡白马县,此其下流也。汉元光中,河决瓠子,东南注钜野,通于淮泗后二十馀年。天子使汲仁郭昌发卒,数万人塞之于是。自临决河沈白马璧玉于河,令群臣从官,自将军以下,皆负薪填决河,筑宫其上,名曰宣房宫。而导河北行二渠,复禹旧迹,其经濮州者,今流已渐微,民称为瓠河。
古黄河在濮州东南三十里,合瓠子河,东北流入于会通河。
《兖州府志》:曹州瓠子河,故道在州,东北六十里。东阿县瓠子故渎瓠子者,河之支津也。《水经》曰瓠子河,出东郡濮阳县北,又东北过东阿县东,盖河之一支,并济而流者也。汉时决瓠子武帝发卒塞之,作瓠子之歌,后汉明帝永平中诏王景治渠瓠子之水,绝而不通,惟沟渎存焉。今其迹已湮,以故道求之,当在河济二渠之间,与鱼山近云。
《东昌府志》:瓠子河,在濮州东南七十里。

瓠子河部艺文〈诗〉

瓠子歌          汉武帝


瓠子决兮将奈何,浩浩涆涆兮虑殚为河。殚为河兮地不得宁,功无已时兮吾山平。吾山平兮钜野溢,鱼沸郁兮柏冬日。正道弛兮离常流,蛟龙骋兮方远游。归旧川兮神哉沛,不封禅兮安知外为。我谓河伯兮何不仁,泛滥不止兮愁吾人。齧桑浮兮淮泗满,久不返兮水维缓。

河汤汤兮激潺湲,北渡回兮浚流难。搴长茭兮沈美
玉,河伯许兮薪不属。薪不属兮卫人罪,烧萧条兮噫乎何以禦。水颓林竹兮楗石菑,宣房塞兮万福来。

瓠子河         明李梦阳

沉璧馀瓠子,横汾怀帝歌。波涛满眼送,城郭没年多。虎战仍三晋,龙游失九河。宋人饶事迹,今望亦滂沱。

题瓠子河          谢榛

金堤重到感秋风,瓠子犹思汉武功。雉堞遥连千树暝,龙珠不见二潭空。芰荷老尽清霜后,箫管寒催落日中。白发沧州幽事在,黄花绿酒故人同。谢安自信游山剧,潘岳谁怜作赋工。无数峰峦秋色里,高歌相对欲争雄。

瓠子河部纪事

《史记·河渠书》:孝文时,河决酸枣东,溃金堤,于是东郡大兴卒塞之。其后四十有馀年,今天子元光之中,而河决于瓠子东南,注钜野,通于淮泗。于是天子使汲黯、郑当时,兴人徒塞之,辄复坏。是时武安侯出,鼢为丞相,其奉邑食鄃,鄃居河北。河决而南,则鄃无水菑邑收多。鼢言于上曰:江河之决,皆天事,未易以人力为彊塞,塞之未必应天。而望气用数者,亦以为然。于是天子久之不事复塞也。
自河决瓠子后二十馀岁,岁因以数,不登而梁楚之地尤甚。天子既封禅巡,祭山川其明年旱,乾封少雨天子,乃使汲仁郭昌发卒数万人塞瓠子决,于是天子己用,事万里沙,则还自临决河,沈白马玉璧于河令群臣从官。自将军已下,皆负薪寘决河。是时东流郡烧草以故薪柴少而下,淇园之竹以为楗。于是卒塞瓠子,筑宫其上,名曰宣房宫。
《汉书·王尊传》:尊,字子赣,涿郡高阳人也。为徐州刺史,迁东郡太守。久之河水盛溢泛,浸瓠子金堤,老弱奔走,恐水大决为害,尊躬率吏民投沉白马,祀水神河伯,尊亲执圭璧,使巫策祝,请以身填金堤,因止宿庐居堤上。吏民数千万人,争叩头救止尊,尊终不肯去,及水盛堤坏,吏民皆奔走,唯一主簿,泣在尊旁立不动。而水波稍却回还,吏民嘉壮尊之勇节,白马三老朱英等,奏其状,下有司考,皆如言。于是制诏御史,东郡河水盛长,毁坏金堤,未决三尺,百姓惶恐奔走。太守身当水冲,履咫尺之难,不避危殆,以安众心。吏民复还,就作水,不为灾。朕甚嘉之,秩尊中二千石,加赐黄金二十斤。数岁,卒,官吏民纪之。
《西京杂记》:瓠子河决,有蛟龙从九子,自决中逆上,入河喷沫流波数十里。
《退朝录》:唐时,黄河不闻有决溢之患。《唐书》惟载:薛平为郑滑节度使,始河溢瓠子东,泛滑,距城才二里许。平按求故道,出黎阳西南,因命其从事裴弘泰,往请魏博节度使田弘正。弘正许之。乃籍民田所当者,易以他地疏导二十里,以杀水悍,还壖田七百顷于河南。自是滑人无患。

瓠子河部外编

《述异记》:汉武宴于未央宫,忽闻人语,云:老臣负自诉,不见其形。良久,见架上一老翁,长八九十,面皱须白,拄杖偻步,至前帝。问曰:叟何姓名,所诉者何。翁缘放拄杖,叩头不言。因仰视屋,俯视帝脚,忽不见。帝骇惧,问东方朔。朔曰:其名为藻,兼水木之精也。陛下顷来频兴宫室,斩伐其居,故来诉耳。仰头看屋而后视陛下脚足者,愿陛下宫室足于此,不欲更造。帝乃息役。后帝幸瓠子河,闻水底有弦歌之声,置肴膳芬芳于帝前,前梁上翁,及数人,年少绛衣,紫带佩缨,皆长八寸,一人最长,长尺馀。淩波而出,衣不沾湿,咸挟乐器。帝问之曰:向所闻乐,是公等奏耶。对曰:臣前昧死归诉,蒙陛下息斤斧,得全其居,故相庆乐耳。遂奏乐,献帝洞穴珠一枚,遂隐不见。

潍水部汇考

《禹贡》青州之潍水 《周礼》兖州之卢维
潍水,发源山东青州府莒州箕屋,山东北流径诸城县,合浯水,又北径龙,且冢又北过高密县,至于安丘县,合汶水又北至于昌邑县,又东北入于海。


《书经·禹贡》:潍淄其道。〈疏〉《地理志》云:潍水出琅邪箕屋山北,至都昌县,入海过郡三行五百二十里。《蔡传》《潍水地志》云:出琅琊郡箕县。今密州莒县,东北潍山也。北至都昌入海,今潍州昌邑也。
《周礼·夏官·职方氏》:河东曰兖州,其浸卢维。《订义》易氏曰郑康成,曰卢维,当为雷雍。盖濮川雷泽县,雷夏泽在北,又灉沮二水源,俱出雷夏泽,正兖州之境。颜师古曰:卢水在济北,卢县,康成读曰雷,非也。唐以卢县属郓州,今废入阳谷。黄氏曰:潍水出密州莒县潍山北,至潍州昌邑县,入海注水,经卢水出密州,诸城县卢山,即久台水也。西北入潍。杜佑《通典》:卢水在济阳卢县,因水为名卢县。今属东平府,非卢水所经其说,误禹贡兖袭庆,济属徐潍密,属青周,废徐兖济潍密皆入兖,周鲁为兖牧,封伯禽都曲阜。
《汉书·地理志》:琅邪郡箕〈注〉侯国禹贡潍水,北至都昌入海。
《淮南子·地形训》:潍出覆舟。
《水经》:潍水出琅邪箕县,〈注〉琅邪山名也。越王句践之故国也,句践并吴,欲霸中国,徙都琅邪。秦始皇二十六年,灭齐,以为郡城,即秦王之所筑也。遂登琅邪大乐之山,作层台于其上。谓琅邪台,台在城东南十里,孤立特显出于众山,上下周二十里馀,傍滨巨海秦王乐之,因留三月,乃徙黔首二万户于琅邪山下。复十二年,所作台基三层,层高三丈,上级平敞方二百馀步,高五里,刊石立碑,纪秦功德台,上有神渊,渊主灵焉。人污之则竭斋洁,则通神庙在齐八祠中。汉武帝亦尝登之,汉高帝吕后七年,以为王国。文帝三年,更名为郡。王莽改曰填夷矣。潍水导源潍山,许慎吕忱云:潍水出箕屋山。《淮南子》曰:潍水出覆舟山,盖广异名也。东北径箕县故城西,又西析泉水注之水,出析泉县北,松山东南流,析泉县东,又东南径仲固山东北流入于潍。《地理志》曰:至箕县北入潍者也。潍水又东北,径诸县故城西,春秋文公十二年,季孙行父城诸及郓。传曰:城其下邑也。王莽更名诸并矣,潍水又东北,涓水注之出马耳山。山高百丈,上有二石并举望,齐马耳,故世取名焉。东去常山三十里,涓水发于其阴,北径娄乡城东。《春秋昭公五年》经书夏莒牟夷以牟娄防兹来奔者也。又分诸县之东为海曲县,故俗人谓此城为东诸城。涓水又北注于潍水。东北过东武城县西,〈注〉县因冈为城,城周三十里。汉高帝六年,封郭蒙为侯国。王莽更名之曰祥善矣。又北左合扶淇之水,水出西南,当山东北流注潍晏,谟并以潍水为扶淇之水。以扶淇之水为潍水,非也。按《经脉志》:潍自箕县北,径东武县西北,流合扶淇之水,晏谟、伏琛云东武城。西北二里潍水者,即扶淇之水也。潍水又北,右合卢水即久台水也。《地理志》曰:水出琅邪横县故山,王莽之合丘也。山在东武县故城东南,世谓之卢山也。西北流径昌县故城西,东北流齐。《地记》曰:东武城东南有卢水,水侧有胜火木。方俗音曰柽子其木经野火烧,死炭不灭,故东方朔云不灰之木者也。其水又东北流径东武县故城东,而西北入潍。《地理志》曰:久台水出东南,径东武入潍者也。《尚书》所谓潍淄其道矣。
又北过平昌县东,〈注〉潍水又北径石泉县故城西,王莽之养信也。《地理风俗记》曰:平昌县东南四十里,有石泉亭,故县也。潍水又北径平昌县故城东,荆水注之水,出县南荆山阜,东北流径平昌县故城东。汉文帝,封齐悼惠王肥子永为侯国。〈按史记齐悼惠王子刘邛,封平昌侯。〉城之东南角有台,台下有井,与荆水通,物坠于井,则取之。荆水昔常有龙出入于其中,故世亦谓之龙台城也。荆水又东北,流注于潍水,又北浯水注之水,出浯山,世谓之巨平山也。《地理志》曰:灵门县有高原山,与浯一山。〈按《汉书·地理志》云:灵门县有高泵山壶山浯水,所出注云泵古柘字。〉浯水所出东北入潍,今是山西,接浯山,许慎《说文》言:水出灵门山,世谓之浯汶矣。其水东北径姑幕县故城东县,有五色土,王者封建诸侯,随方受之,故薄姑氏之国也。阚骃曰:周成王时薄姑,与四国作乱,周公灭之,以封太公,是以《地理志》曰:或言薄姑也。王莽曰:季睦矣。应劭曰:《左传》曰:薄姑氏国太公封焉。薛瓒《汉书注》云:博昌有薄姑城,未知孰是。浯水又东北径平昌县故城北,古堨此水,以溢溉田,南注荆水浯水,又东北流而注于潍水也。
又北过高密县西。〈注〉应劭曰:县有密水,故有高密之名也。然今世所谓百尺水者,盖密水也水有二源,西源出奕山,亦曰鄣日山,晏谟曰山状鄣,日是有此名。伏琛曰山上鄣,日故名鄣日山也。其水东北流东源,出五弩山,西北流同泻一壑,俗谓之百尺水。古人堨以溉田数十顷,北流径高密县西,下注潍水,自下亦兼通称焉。乱流历县西碑产山西,又东北水有故堰,旧凿石竖柱,断潍水,广六十许步,掘东岸激,通长渠,东北径高密故城南。明帝永平中,封邓震为侯国。〈震,邓禹长子〉县南十里,蓄以为塘方二十馀里,古所谓高密之南都也。溉田一顷许陂水散流,下注夷安泽潍水,自堰北径高密县故城西,汉文帝十六年,别为胶西国。宣帝平始元年,更为高密国。王莽之章牟也。潍水又北,昔韩信与楚将龙,且夹潍水而阵于此,信夜令为万馀囊。盛沙以遏潍水,引军击且伪退且追北。信决水,水大至,且军半不得渡,遂斩龙,且于是水。水西有雁阜,阜上有汉司农卿郑康成冢,石碑犹存。又北径昌安县故城东,汉明帝永平中,封邓袭为侯国也。《郡国志》曰:汉安帝延光元年复也。
又北过淳于县东,〈注〉潍水又北左,会汶水,北径平城亭西,又东北径密乡亭西。《郡国志》曰:淳于县有密乡。地理志:皆北海之属县也。应劭曰:淳于县东北六十里,有平城亭,又四十里有密乡亭,故县也。潍水又东北径下密县故城西,城东有密阜。《地理志》:曰有三石山祠。余按应劭密者,水名是有,下密之称俗,以之名阜非也。
又东北径都昌县东,〈注〉潍水东北径逄萌墓萌县人也。少有大节,耻给事县亭,遂浮海至辽东,复还在不其山隐,学明帝安车徵,萌以佯狂,免又北径都昌县故城东。汉高帝六年,封朱轸为侯国,北海相孔融为黄巾贼,管亥所围于都昌也。太史慈为融求救,刘备持的突围其处也。
又东北入于海
《魏书·地形志》:高密郡高密,〈注〉有潍水。
《隋书·地理志》:高密郡东莞,〈注〉有潍水。
《金史·地理志》:潍州昌邑,〈注〉有潍水。
密州诸城〈注〉有潍水。
安丘〈注〉有刘水汶潍涪水。
《续文献通考》:山东青州府,潍水源出箕谷山东北,达密州,韩信与龙且战处。
莱州府潍水自密州诸城县界,入高密县境,经昌邑潍县界东,入北海。
《日知录》:潍水出琅琊郡箕屋山,《书禹贡》潍淄其道。《左传襄公十八年》晋师东侵及潍是也。其字或省水作维,或省糸作淮,又或从心作惟,总是一字。《汉书地理志》琅琊郡朱虚下箕,下作维灵门,下横,下折泉,下作淮,上文引《禹贡》潍淄其道,又作惟,一卷之中,异文三见。《通鉴·梁武帝纪》:魏李叔仁击邢杲于惟水,盖古人之文,或省或借其旁,并从鸟隹之隹,则一尔。后人误读为淮。沂其乂之淮,而呼此水为槐河,失之矣。按《山东通志》:潍水,按《水经》云:出琅邪箕县东北,径箕县故城西,又东北过东武县城西,又北过昌县东,又北过高密县西,又北过淳于县东,又东北径都昌县东,又东北入于海,所谓箕以下六邑,即今诸城安丘高密昌邑潍五县是也。所发之源,诸家不同,郦道元以为潍水导源,潍山,许慎、吕忱,俱云出箕屋山,《淮南子》又云:出覆舟山,今考旧志,出箕屋。为是郦道元,亦谓诸山,盖广异名也。《禹贡》潍淄其道,韩信龙且夹潍而阵,即此。
《青州府志》:莒州城西北百里,有箕屋山,潍水出焉,东北达诸城县。
诸城县潍水,出箕屋山,《水经》云:出琅琊箕县,即箕屋山也。《淮南子》云:覆舟山在莒州北百里,东北径诸城,而东浯水入焉。又北径龙且冢淮阴囊沙处,又北过高密,至于安丘合汶水,北至昌邑,入于海禹贡潍淄其道是也。《汉志》:潍作淮,故今俗名一曰淮河,在诸城安丘地。
诸城县涓水,出马耳山阴,北流数折至王忌村,又至齐吉村入于潍。
王忌河,北流径齐吉村七里,又为齐吉河,又北一里入于潍。
黑龙沟水,源出常山西北麓五里,北流沟势屈曲其水,或流或汇,不成通派,汇处多生芰荷、凫芡及蒲草等物。夏秋时,雨大则纳诸溪谷之水,北流十五里,入于潍。
淇河,在县城西一里,北流五里,入于潍。卢水,源出卢山亦名九合水,流径县东北二十五里,入于潍。
密水,即县北百尺河水也。源出五弩山,西北流径高密县,入于潍。
浯河,出沂水县东北高柘山,东北流入县境径城阳,临浯社荆水,东北流来注之,同流至高密县梁台店北,入于潍。
商沟河,非商均河也。其河有二东商,沟发源程哥庄北岭东南流二十五里,入于潍,西商沟发源荆山,东南流三十五里,入于潍。
龙湾河,出普庆乡甘泉社赵庄西,马蹄泉水向东北流十里,入潍河。
马兰河,出礼义社西泉水,东南流约二十里,入于潍。诸葛河,出官庄社蒲沟,迤西北三里,有诸葛泉东北流七里,入于潍。
九龙口,出饮马池,径程容社东流二里,至解留社,十里至高直社,入于潍。兴龙河,出营里泉水,径诸冯社东流一里,入于潍。岔河,出塔山西狼窝沟泉水,径曹村社,东北流五里入塔济河,同流径高家庄学究社,又十五里,至苗家庄,入韩信沟,同流入于潍。
寿光县丹水,即昌乐东丹河也。东北流径县东三十里,达于潍又东入于海。
安丘县潍水,在县东五十里,《尚书》所谓潍淄其道者也。俗谓之淮。《一统志》云出莒州箕屋山,东北径密州。密州即今诸城,宋苏文忠公守此州,尝著《超然台记》曰:北望潍水,思淮阴之功,而吊其不终。盖谓汉将韩信,囊沙斩龙且之处。《水经注》云:潍自箕屋东北,径东武城县西,又北过平昌县东,又北过高密县西,所谓砺埠是也。埠上有郑元冢,又北径淳于县东,又东径都昌入海。
峡山,潍水夹流
雹泉,在县南四十里,膏润庙石罅中,涌出如大珠,绵绵不绝,东北入于潍。
汶水,在城北三里,又东北入于潍。
浯水,在县东四十里,《说文》云:水出琅琊灵门壶山,东北,入于潍。
小浯河,源出杨埠,在西南三十里,东流径景芝西,又东北入于潍。
《莱州府志》:昌邑县潍水,在县东三里东山下。《水经》云:出琅琊箕县潍山,经诸城、安丘、高密、潍县、昌邑县,环绕三面,东北入海。《汉书》:潍或作淮,世亦名为淮河。韩信伐齐,夹潍水而阵囊沙,斩龙且,即此。
白龙泉,在县东南,源出青石埠西北隅,下流一里,入于潍。
媒河,在昌邑县东四十里,东通胶水,西通潍水,俗传胶翁潍母此河,交连二水,故名。
渠沟河,在高密县西六十里,洪武间浚以杀潍水。渭水溪,在潍县东五十里,源出车留庄,俗传太公避纣钓于此,遂以渭名。东流三十里入于潍。

潍水部纪事

《竹书纪年》:帝相二十七年,浇伐斟鄩大战于潍,覆其舟灭之。
《史记·淮阴侯列传》:韩信击齐,楚将龙且救齐,与信夹潍水陈。韩信乃夜令人为万馀囊,满盛沙,壅水上流。引军半渡,击龙且。佯不胜,还走。龙且果喜曰:固知信怯也。遂追信,渡水。信使人决壅囊,水大至。龙且军大半不得渡。即急击,杀龙且。
《唐书·罗士信传》:士信,齐州历城人。隋大业时,长白山贼王薄、左才相、孟让攻齐郡,通守张须陁率兵击贼。士信以执衣,年十四,短而悍,请自效。须陁疑其不胜甲,少之。士信怒,被重甲,左右鞬,上马顾眄。须陁许之。击贼潍水上,阵才列,执长矛,驰入贼营,刺杀数人,取一级掷之,承以矛,戴而行,贼皆惧。
《青州府志》:明正德八年秋,诸城大雨,潍水逆流,壅遏决淇,诸水浸入县城,坏民庐舍无算。
《莱州府志》:嘉靖十六年七月,昌邑淫雨潍水溢溃,突入城中,坏民庐舍。至万历十二年,潍河又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