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趵突泉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二百五卷目录

 趵突泉部汇考
  考
 趵突泉部艺文一
  趵突泉记         宋曾巩
 趵突泉部艺文二〈诗〉
  趵突泉          宋曾巩
  前题          元赵孟頫
  前题           张养浩
  游趵突泉         明王弼
  趵突泉和韵        王守仁
  饮趵突泉         王廷相
  趵突泉          薛章宪
 趵突泉部纪事
 趵突泉部杂录
 汶水部汇考
  考
 汶水部艺文一
  渡汶河记         明乔宇
 汶水部艺文二〈诗〉
  舟行汶上薄暮看月    明祝允明
  汶上泛舟          王讴
  七月十五夜月同孟柱史吴文学泛舟汶溪一首            于慎行
  渡汶河          谢肇浙
  春日溯汶河作        前人
 汶水部纪事
 汶水部杂录

山川典第二百五卷

趵突泉部汇考

《春秋》泺水之源
趵突泉,即《春秋》泺水之源也。其源始自泰山之阴,诸谷水合而奔流至济南府,西南黄山之西渴马崖,汇为池围,数亩不溢。而洑至府城西,平地三窟突起,声如隐雷,又受皇华、漱玉等泉注。而北即为泺水,入小清河,东行绕华不注山下,会巨谷水,东经章丘、会济,漯合流经邹平、长山、新城会孝妇河,又经高苑博兴,至乐安马,平入于海。


《水经》:济水又东北,泺水出焉。〈注〉泺水出历县故城西南,泉源上旧,水涌若轮。〈旧疑作奋,一本无旧水二字〉《春秋·桓公十八年》:公会齐侯于泺,是也。俗谓之为娥姜〈一作英〉水也,以泉源有舜妃娥英庙,故也。
《续文献通考》:山东济南府趵突泉,自府城西绕东北,会小清河,由新城县界流经青州府高苑县,东入博兴、乐安县界,合于时水。
《明一统志》:山东济南府趵突泉,在府城西,一名爆流。源出山西王屋山下,伏流至河南济源县涌出,过黄河,溢为荥。西北至黄山渴马崖,伏流五十里,至城西出为北泉,或以糠验之,信然。会诸泉入城,汇为大明湖流,为清河,济南名泉七十二,爆流为上,金线、珍珠次之,其馀皆不能与三泉侔矣。
《山东通志》:济南府城西六十里,有黄山山势,周围如城岱阴,诸谷水奔流至山西,汇而为池围,数亩不溢,而伏山即渴马崖也。伏流至府城之西,而出为趵突泉。
趵突泉,一名爆流,平地泉涌高或至数尺。盖济水伏流至此而发泺水之源也。由东北注小清河,入海泺水。尝见于春秋鲁桓公十有八年,公及齐侯会于泺杜预释,在历城西北,入济水,自王莽时不能越河。西南泺水之所入者,清河也,盖预失之。
小清河,一名泺水,源发府城西趵突泉,由华不注山下,东行会巨谷水。又东经章丘,会淯河,又会漯河,合流经邹平、长山、新城,又会孝妇河,又东经高苑、博兴,至乐安马东渎,入海。
《济南府志》:趵突泉,泺水之源也。岱阴之水伏流至城西南,发为此泉。三窟突起,雪涛数尺,声如隐雷,冬夏如一。齐乘曰曾南丰有记云:太山之北与齐东南诸谷之水,西北汇于黑水之湾。又西北汇于柏崖之湾,而至于渴马之厓。泊然而止,至历城西涌出趵突之泉。尝有弃糠于黑水湾者,见之于此,其注而北谓之泺水。齐多甘泉,显名者十数而色味皆同。皆泺水之旁出者蔡氏,援此以證济水之伏,破程氏之论当矣。又取《沈存中笔谈》:谓历下发地皆泉,济水经过其下,自相矛盾何邪。且古济行清河,如在井底南仰泉源,遥在山麓,岂能相及。今黄山渴马厓水,伏而可證。又龙洞山中朗公谷诸水,东西伏流,土人云:西发趵突,东发百脉。验之,信然。盖历下众泉皆岱阴伏流所发,西则趵突为魁;东则百脉为冠。地势使然,何关于济。存中得之传闻,九峰按图索駮,容有疑误。近官济南者,遂定以泺为济,建济渎庙于泉上,谬矣。
泺水,源出趵突泉,俗谓之娥姜水,以泉源有舜妃娥英庙故也。齐乘曰源、曰趵突流、曰泺东导、曰小清。皇华泉,在金线泉东,一名木鱼泉,流入趵突泉。漱玉泉,在金线泉南,流入趵突泉。
无忧泉,在趵突泉南,漱玉亭北,流入趵突泉。
酒泉,在无忧泉南,流入趵突泉。
湛露泉,在无忧泉西,流入趵突泉。
《青州府志》:高苑县小清河,济水之支流也。发源于济南之趵突泉,流而为泺水。

趵突泉部艺文一

趵突泉记         宋曾巩


泰山之北,与齐之东南诸谷之水,西北汇于黑水之湾,又西北汇于柏崖之湾,而至于渴马之崖。盖水之来也。众其北折而西也。悍疾尤甚,及至于崖下,则泊然而止。而自崖以北,至于历城之西盖五十里,而有泉涌出,高或至数尺,齐人名曰:趵突之泉尝有弃糠于黑水之湾者,而见之于此。盖泉自渴马之崖潜流地中,而至此复出也。趵突之泉冬温泉旁之蔬甲,经冬常荣,故又谓之温泉。其注而北则谓之泺水,达于清河,以入于海。舟之通于济者皆,于是乎出也。齐多甘泉冠于天下,其显名者以十数,而色味俱同,皆泺水之旁出者也。泺水,尝见于《春秋·鲁桓公十有八年》:公及齐侯会于泺。

趵突泉部艺文二〈诗〉

趵突泉          宋曾巩


一派遥从玉水分,晴川都洒历山尘。滋荣冬茹温,常早,润泽春茶味更真。已觉路傍行似鉴,最怜沙际涌如轮。层城齐鲁封疆会,况托娥英诧世人。

趵突泉         元赵孟頫

泺水发源天下无,平地涌出白玉壶。谷虚久恐元气泄,岁旱不愁东海枯。云雾润蒸华不注,波涛声震大明湖。时来泉上濯尘土,冰雪满怀清兴孤。

趵突泉          张养浩

绕栏惊视重徘徊,流水缘何自作堆。三尺不消平地雪,四时常吼半天雷。深通沧海愁波尽,怒撼秋涛恐岸摧。每过尘怀为潇洒,斜阳欲没未能回。

游趵突泉         明王弼

济南历下多白泉,白沙几处涵风烟。郭西趵突更神异,平地一朵白玉莲。浪花滚起千层雪,此中疑是蛟龙穴。灵藏岁久变妖怪,精气上涌成涎沫。馀波散漫渊复渟,溪风冷冽山雨青。微霜初下雁秋浴,落月渐低猿夜听。穷源我欲愬川陆,旧志虚传自王屋。冥茫难测造化情,聊寄泉亭漱寒玉。

趵突泉和韵        王守仁

泺水特起根虚无,下有鳌窟连蓬壶。绝喜坤灵能尔幻,却愁地脉还时枯。惊湍怒涌喷石窦,流沫下泻翻云湖。月色照衣归独晚,溪边瘦影伴人孤。

饮趵突泉         王廷相

济水东来伏,泉开涌玉林。恍疑焦釜沸,翻讶石堂沉。作泽随云远,成波助海深。春回潜跃遂,郁有羡鱼心。

趵突泉          薛章宪

觱沸趵突泉,发源自王屋。洑流溢为荥,迤𨓦陶丘北。黄山渴马崖,入地乃更伏。潜行五十里,突尔出平陆。曾不舍昼夜,东汇成川澳。乍似沧浪水,浴出三白鹄。更疑清冷渊,白龙服鱼服。蒲荷相蔽亏,凫藻舞濡渌。踟躇不忍去,奈此白日速。

趵突泉部纪事

《春秋》:桓公十有八年春,王正月,公会齐侯于泺,公与夫人姜氏遂如齐。
《左传》:十八年春,公将有行,遂与姜氏如齐。申繻曰:女有家,男有室,无相渎也,谓之有礼,易此必败。公会齐侯于泺,遂及文姜如齐,齐侯通焉,公谪之。

趵突泉部杂录

《山东通志》:百脉泉,在章丘县南三十里明水镇,方圆半亩许。其源上涌,百脉俱发。左曰:东麻湾泉类百脉。右曰:西麻湾泉自石罅中涌出,俱会百脉泉。曾巩曰:历下诸泉皆岱阴伏流所发。西则趵突,为魁;东有百脉,为冠。
《兖州府志》:泉林泉,在泗水县东五十里出陪尾山坡内,有趵突珍珠、黑虎淘米、洗钵甘露、响水红石、涌珠二十馀。泉波浪翻涌,高出水面为山。东诸泉之冠四面旋绕,西北流一里合而为一,遂为泗水。

汶水部汇考

《禹贡》之汶水
汶水源流不一,俱在山东境内。一出济南府莱芜县原山之阳;一出泰山之旁仙台岭;一出莱芜县之寨子村。三水至泰安州静封镇,合流西南入宁阳县,分为二支。一支自宁阳县西南,流入洸河,南径兖州府城西北,又西至济宁州,入会通河。一支自东平州西南流至汶上县,会白马湖,出分水口,南北分流。一径嘉祥、钜野二县,入会通河;一径东平州寿张县,入会通河,又自会通河,下达卫河。至东阿县张秋镇,又分流东北,径长清、齐河等县,以入济之故道,名为大清河。又汶水二,一出青州府之沂山,东至昌邑县,又至安丘县,入潍水。一出安丘县之峿山,北流数里,入沂水要之,俱名为汶也。


《书经·禹贡》:浮于汶,达于济。《蔡传》汶水,出泰山郡莱芜县原山,今袭庆府莱芜县也。西南入济,在今郓州中都县也。盖淄水出莱芜原山之阴,东北而入海。汶水出莱芜原山之阳,西南而入济。不言达河者因于兖也。
《尔雅·释水》:汶为灛。
《山海经·中山经》:太山、太水,出于其阳而东南流,注于汶水。
《汉书·地理志》:泰山郡〈注〉有土官,汶水出莱芜西入济。
莱芜、〈注〉禹贡、汶水,出西南入泲。
琅邪郡朱虚。〈注〉东泰山,汶水所出。东至安丘,入维有三山五帝祠。师古曰:前言汶水出莱芜入济,今此又言出朱虚入维。将桑钦所说有异,或者有二。汶水乎五帝祠,在维水之上。
鲁国汶阳〈注〉莽曰:汶亭。应劭曰:《诗》曰:汶水汤汤。师古曰:汶音问。即《左传》所云:公赐季友汶阳之田者也。按《淮南子·坠形训》:汶出弗,其流合于济。
《后汉书·郡国志》:泰山郡莱芜有原山。〈注〉杜预曰:汶水所出。
济北国蛇丘,有铸乡城,〈注〉杜预曰:汶水北地有棘乡。按《水经》:汶水出太山莱芜县原山西南,过嬴县南。〈注〉莱芜县,在齐城西南原山,又在县西南六十里许。《地理志》:汶水与淄水俱出原山西南,入泲,故不得过其县南也。《从征记》曰:汶水出县西南流,又言自入。莱芜谷,夹路连山百数里,水隍多行。石涧中出草药,饶松柏,林藿绵,濛崖壁相望。或倾岑阻径,或回岩绝谷。清风鸣条,山壑俱响,淩高降深,兼惴慄之惧危,蹊绝径过悬,度之艰。未出谷十馀里,有别谷,在孤山谷有清泉,泉上数丈有石穴。二口容人行,入穴丈馀,高九尺许,广四五丈。言是昔人居山之处,薪爨烟墨犹存。谷中林木致密,行人鲜有能至矣。又有少许山田,引灌之踪尚存。出谷有平丘,面山傍水,土人悉以种麦云。此丘不宜殖稷黍,而宜麦,齐人相承以殖之,意谓麦丘所栖,愚公谷也。何其深沈幽翳,可以托业怡生,如此也。余时径此,为之踟蹰,为之屡眷矣。余按麦丘愚公,在齐不在鲁,川谷犹传其名,盖志者之谬耳。汶水又西南径嬴县故城南,《春秋左传》:桓公三年,公会齐侯于嬴,成婚于齐也。
又东南过奉高县北。〈注〉奉高县,汉武帝元封元年立,以奉太山郡治也。县北有吴季札子墓。在汶水南,曲中季札之聘上国也。丧子于嬴博之间,即此处也。从征记曰:嬴县西六十里,有季札儿冢,冢圆,其高可隐也。前有石铭一所,汉末奉高令所立,无所述叙,标志而已。自昔恒蠲民户洒扫之,今不能。然碑石糜碎,靡有遗矣,唯趺存焉。
屈从县西南流,〈注〉汶出牟县故城西南阜下,俗谓之胡卢堆。《淮南子》曰:汶出弗,其高诱,曰山名也,或斯阜也。牟县故城,在东北古牟国也。春秋时牟人朝鲁,故应劭曰:鲁附庸也。俗谓是水,为牟汶也。又西南径奉高县故城,而西南流注于汶。汶水又南右合北,汶水出,分水溪源与中川,分水东南,流径太山东右天门下溪水。水出太山天门下谷。东流古者,帝王升封咸憩。此水水上往往有石窍存焉,盖古设舍所跨处也。马第伯书云:光武封太山第伯,从登山去平地二十里,南向极望,无不睹其为高也。如视浮云其峻,〈当有也字〉石壁窅窱,仰视岩石、松树,郁郁苍苍,如在云中。俯视溪谷,碌碌不可丈尺,直上七十里天门。仰视天门,如从穴中视天矣。〈今《封禅仪记》曰:不可丈尺,遂至天门之下,仰视天门,窔辽如从穴中,视天直上七里,赖其羊肠逶迤,名曰环道,往往有縆索,可得而登也〉应劭《汉官仪》云:太山东南山顶,名曰日观者,鸡一鸣时,见日始欲出,长三丈许,故以名焉。其水自溪而东,浚波注壑。东南流径龟阴之龟田山。在博县北一十五里,昔夫子伤政道之陵迟,故望山而怀操,故琴操有龟山操焉。山北即龟阴之田也。春秋定公十年,齐人来归龟阴之田是也。又合环水,水出太山南溪,南流历中阶雨庙间,从征记曰:太山有上中下三庙,墙阙严整,庙中柏树夹。两阶大二十馀围,盖汉武所植也。赤眉尝斫一树,见血而止,今斧创犹存。门阁三重,楼榭四所。三层坛一所,高丈馀,广八尺,树前有大井,极香冷异于凡水,不知何代所掘。不常浚渫,而水旱不减。库中有汉时故乐器及神车木偶,皆靡密巧丽。又有石勒,建武十三年,永贵侯张余上金马一匹,高二尺馀,形制甚精。中庙去下庙五里,屋宇又崇丽于下庙,庙东西夹涧。上庙在山顶,即封禅处也。其水又屈而东,流入于汶水。又东南流径南明堂下。汉武帝元封元年,封太山,降坐明堂于山之东北阯。武帝以古处崄狭而不显也。欲治明堂于奉高傍,而未晓其制。济南人公玉带,上黄帝时明堂图。图中有一殿,四面无壁,以茅盖之。通水圜宫,垣为复道。上有楼,从西南入,名曰昆崙。天子从之,入以拜祀上帝焉。于是上令奉高作明堂于汶水,如带图也。古引水为辟雍处,基渎存焉。世谓此水为石汶。《山海经》曰:环水出泰山,东流注于江,即此水也。环水又左入于汶水,汶水又西南流径徂徕。山西山多松柏《诗》所谓:徂崃之松也。《广雅》曰:道梓松也。《抱朴子》称:《玉策记》曰:千岁之松,中有物,或如青牛,或如青犬,或如人,皆寿万岁。又称天陵有偃盖之松也,所谓楼松也。鲁连子曰:松枞高千仞而无枝,非忧王室之无柱也。《尔雅》曰:松叶。柏身曰枞邹。山记曰:徂崃山,在梁甫奉高博三县界,犹有美松。亦曰:尤崃之山也,赤眉渠帅樊崇所堡也,故崇自号尤崃三老矣。山东巢父庙,山高十里,山下有陂,水方百许步,三道流注。一水东北沿溪而下,屈径县南西北,流入于汶。一水北流历涧,西流入于汶。一水南流径阳关亭南。春秋襄公十七年,逆臧纥自阳关者也。又西流入于汶水也。
过博县西北,〈注〉汶水南径博县故城东。春秋哀公十一年,会吴伐博者也。灌婴破田横于城下,屈从其城。南西流不在西北也。汶水又西南,径龙乡故城南。春秋成公二年,齐侯围龙,龙囚顷公嬖人卢蒲就,《左传》作卢蒲就魁〉杀而膊诸城上,齐侯亲鼓取龙者也。汉高帝八年,封谒者陈,署为侯国。汶水又西南径亭,亭山东,黄帝所禅也。山有神庙水上有石门,旧分水下溉处也。汶水又西南径阳关故城西,本钜平县之阳关亭矣。春秋襄公十七年,逆臧纥自阳关者矣。阳虎据之〈旧本作居之〉以叛。伐之,虎焚莱门,而奔齐者也。汶水又南,左会淄水。水出太山梁父县东,西南流径菟裘城北。春秋隐公十一年营之,公谓羽父曰:吾将归老焉。故《郡国志》曰:梁父有菟裘,聚淄水,又径梁父县故城南。县北有梁父山,《开山图》曰:太山在左,亢父在右。亢父知生,梁甫主死。王者,封太山禅梁甫故县,取名焉淄水。又西南径柴县故城北。《地理志》曰:太山之属县也。世谓之柴汶矣。淄水又径郕北。汉高帝六年封董渫为侯国。《春秋》:齐师围郕,郕人伐齐,饮马于斯水也。昔孔子行于郕之野,遇荣启期。于是衣尘裘,被发琴,歌三乐之欢。夫子善其能宽矣。《列子》:荣启期曰:天生万物,唯人为贵。吾得为人,一乐也;男女之别,男尊女卑,吾得为男,二乐也;人生有不见日月,不免襁褓者,吾行年九十矣,是三乐也〉淄水又西径阳关城南,西流注于汶水。汶水又南径钜平县故城东而西南流。城东有鲁道,《诗》所谓:鲁道有荡齐子由归者也。今汶上夹水有文姜台。汶水又西南流,《诗》云:汶水滔滔矣。《淮南子》曰:貉渡汶,则死天地之性。倚伏难寻,固不可以情理穷也。汶水又西南径鲁国汶阳县北,王莽之汶亭也。县北有曲水池亭。《春秋桓公十二年经书》:公会杞侯莒子于曲池。《左传》曰:平杞莒也。故杜预曰:鲁国汶阳县北有曲水亭。汉章帝元和三年,东巡太山,立行宫于汶阳执金,吾耿恭屯城门于汶上,基堑存焉,世谓之阙陵城也。汶水又西径汶阳县故城北而注。
又西南过蛇丘县南。〈注〉汶水又西洸水注焉。又西径蛇丘县、南县、冶铸乡故城。《春秋左传》:宣叔娶于铸是也。杜预曰:济北蛇丘县所冶铸乡城者也。
又西南过冈县北。〈注〉《地理志》:乡故阐也,王莽更之曰柔也。应劭曰:《春秋经书》:齐人取欢及阐亭是也。杜预《春秋释地》曰:阐在冈县北冈城东有一小亭,今冈县治俗人又谓之关亭。京相璠曰:冈县西四十里有阐亭,未知孰是汶水,又西蛇水注之,水出县东北泰山。西南流径汶阳之田,齐所侵也。自汶之北,平畅极目,僖公以赐季友。蛇水又西南径铸城西。《左传》所谓蛇渊囿也。故京相璠曰:今济北有蛇丘城,城下有水鲁囿也。俗谓之浊须水,非矣。蛇水又西南径夏晖城南。《经书》:公会齐侯于下欢是也。今俗谓之夏晖城盖。《春秋左传》:桓公三年,公子翚如齐,齐侯送姜氏于下欢,非礼是也。世有夏晖之名矣。蛇水又西南入汶,汶水又西沟水注之。水出东北马山,西南流径棘亭南。春秋成公三年,《经书》:秋叔孙侨如帅师围棘。《左传》曰:取汶阳之田,棘不服,围之。南去汶水八十里,又西南径遂城东。《地理志》曰:蛇丘隧乡故隧国也。春秋庄公十三年,齐灭遂而戍之者也。京相璠曰:隧在蛇丘东北十里。杜预亦以为然,然县东北无城以拟之。今城在蛇丘西北,盖杜预传疑之非也。又西径下欢城西,而入汶水。汶水又西径春亭北,考古无春名,唯平陆县有崇阳亭。然是东去冈城四十里进,〈一作推〉璠所注则符,并所未详也。
又西南过平章县南,〈注〉《地理志》曰:东平国故梁也。景帝中和六年,别为济东国。武帝元鼎元年,为大河郡。宣帝甘露二年,为东平国。王莽之有盐城也。章县,按世本任姓之国也。齐人降章者也,故在无盐城东北五十里。汶水又西南,有泌水注之。水出肥县东北,自源西南,流径肥城县故城南。乐正子春谓其弟子曰:子适齐过肥,肥有君子焉。左径句窳亭北。章帝元和二年,凤凰集肥城句窳亭,复其租而巡泰山,即是亭也。泌水又西南径富城县故城西,王莽之成富也。〈旧本作城富〉其水又西南流注于汶。汶水又西南径桃乡县故城西,王莽之鄣亭也。世以此为鄣城,非盖因巨新之故目耳。
又西南过无盐县南,又西南过寿张县北,又西南至安民亭,入于济。〈注〉汶水自桃乡四分,当其派别之处谓之四汶口。其左二水双流,西南至无盐县之郈乡。城南鲁叔孙昭伯之故邑也。祸及斗鸡矣。《春秋左传》:定公十二年,叔孙氏堕郈,今其城无,南面汶水,又西南径东平陆县故城北。应劭曰:古厥也。今有厥亭,汶水又西径危山南,世谓之龙山也。《汉书·五行志》曰:哀帝时无盐危山,土自起覆草,如驰道状。又瓠山石转立。晋灼曰:汉注作报山山胁石一丈《汉书》作一枚〉转侧起立,高九尺六寸。傍行一丈,高《汉书》作广〉四尺。东平王云及后谒自之,石所祭,治石象,报山立石,束倍草并祠之。建平三年,息夫躬告之,王自杀,后谒弃市,国除。《汉书》:石立,宣帝起之象也。汶水又西合为一水。西南入茂都,淀淀陂水之异名也。淀水西南出,谓之巨野沟。又西南径致密城南。《郡国志》曰:须昌县有致密城,古中都城,即夫子所宰之邑矣。制养生送死之节,长幼男女之礼。路不拾遗,器不彫,伪矣。巨野沟又西南入桓公河北,水西出淀,谓之臣良水。〈一作巨良〉西南径致密城北,西南流注洪渎次。一汶西径郈亭北,又西至寿张故城东,遂为泽渚。初平三年,曹公击黄巾于寿张东,鲍信战死于此。其右一汶西流径无,盐县之故城南旧宿国也。齐宣后之故邑,所谓无盐丑女也。汉武帝元朔四年,封城阳共王子刘庆为东平侯,即此邑也。王莽更名之,曰有盐亭。汶水又西径洽乡城南,《地理志》曰:所谓无盐有洽乡者也。汶水西南流径寿张县故城北,春秋之良县也。县有寿聚,汉曰寿良。应劭曰:世祖叔母名良,故光武改曰寿张也。建武十五年,世祖封樊宏为侯国。汶水又西南长直沟水注之,水出须昌城东北谷阳山,南径须昌城东,又南漆沟水注焉。水出无盐城东北五里阜山下,西径无盐县故城北,水侧有东平宪王仓冢碑阙存焉。元和三年,章帝幸东平,祀以太牢,亲拜祠坐,赐御剑于陵前。其水又西流注长直沟,沟水奇分为二。一水西径须昌城南入浦。一水南流注于汶。汶水又西流入浦,故《淮南子》曰:汶出,弗其西流合浦。〈今《淮南子》云:汶出弗,其流合于济〉高诱云:弗其山名在朱虚县东。余按诱说,是乃东汶,非经所谓入泲者也,盖其误證耳。
〈又〉汶水出朱虚县泰山,〈注〉山上有长城,西接岱山,东连琅邪巨海千有馀里。盖田氏之所造也。《竹书纪年》:梁惠成王二十年,齐筑防以为长城。《竹书》又云:晋烈公十二年,王命韩景子赵烈侯及我师伐齐,入长城。《史记》所谓齐威王越赵侵伐我长城者也。伏琛、晏谟并言水出县东南峿山,山在小泰山东者也。
北过其县东,〈注〉汶水自县东北径峿城北,《地理风俗记》曰:朱虚县东四十里,有峿亭城故县也。又东北径管宁冢东。故晏谟言:柴阜西南,有魏独行君子管宁墓,墓前有碑。又东北径柴阜山北山之东,有徵士邴原冢,碑志存焉。汶水又东北径汉青州刺史孙嵩墓,西有碑碣。汶水又东径安丘县故城北。汉高帝八年,封将军张说为侯国。《地理志》曰:王莽之诛郅也。孟康曰:今渠丘亭莒渠丘城是也。伏琛、晏谟、齐记并言:亭在丘城东北十里,非城也。城对牟山,山之西南有孙宾硕兄弟墓碑志并在也。
又北过淳于县西,又东北入于县。〈注〉故夏后氏之斟灌国也。周武王以封淳于公,号曰淳于国。春秋桓公六年冬,州公如曹。《传》曰:淳于公如曹,度其国危,遂不复也。其城东北则两川交会也。
《述征记》:泰山郡水皆名曰汶,汶凡有五,曰北汶、瀛汶、牟汶、紫汶、浯汶,皆源别而流同。汶阳有田,即《春秋》齐人归鲁以谢过者。
《金史·地理志》:潍州北海〈注〉有浮烟,山溉源山,溉水汶水。
密州安丘〈注〉有安丘山,刘水汶,潍涪水。
东平府汶上〈注〉有汶水,太野陂。
泰安州奉符〈注〉有汶水、梁水。
莱芜〈注〉有肃然山,安期山,瀛汶水,牟汶水。
《续文献通考》:山东济南府汶河,其源有三,一发泰山之旁仙台岭;一发莱芜县原山之阳;一发莱芜县寨子村,至泰安州静封镇合焉,名曰堑汶。西南流与徂徕山之阳小汶河,合又西南流注洸河入济。按《水经》:有五汶:北汶、瀛汶、紫汶、浯汶、牟汶,名虽有五而其流则同。
兖州府汶水,源发泰安州,西南流至本府,经宁阳、平阴、汶上县界。又西至东平州界,注济河故道,东北流经东阿县界,又东北至济南府界,入海。
青州府汶水,源出沂山东麓,流经本县东南六十里,入安丘县界。
《济南府志》:淄川县南七十里,莱芜县东二十里,其间有原山,一名岳阳山。淄水出其阴,汶水出其阳,汶水,禹贡云浮于汶达于济是也,一统:志云。汶源有三,一发泰山,旁仙台岭;一发莱芜县原山之阳;一发莱芜县寨子村,至泰安州静封镇,合焉,名曰:堑汶。西南流与小汶河合,又西南流注洸入济。《山东通志》云:汶水西南与小汶河合流入兖州府宁阳汶上县界,又西流至东平州界,又北流由济水故道入海盖。汶者紊也,其源不一也,今按汶水自泰安州西南流入宁阳县分为二支。一支自宁阳县冈城坝西南流入洸河,别名洸汶,南经兖州府城西北,又西至济宁州。入会通河;一支自东平州戴村坝,西南流,至汶上县,会白马湖鹅湖,凡八十里,出分水口,又南北分流,南流经嘉祥、钜野会通河,而南北流经东平、寿张会通河,以达卫河,至东阿张秋镇,又分流东北,经长清齐河等县,以入济之故道,名大清河。《东泉志》曰:元初,遏汶入洸以益泗漕,而汶始与洸泗沂合,而犹未分于北。至元十二年,自济宁州新开河,始分汶泗诸水,西北流至须城之安民山,入清济故渎,以达于海,而犹未通于御河。至二十六年,又自安民山之西南开河,由寿张西北至东昌,又西北至临清,为会通河,而汶泗诸水,始达于御河矣。
司马河,在莱芜县西十里,源出大屋山西南,入汶河。郭娘泉,在莱芜县西南十五里,旁有牛工泉,俱西北流入汶河。
乌江泉,在莱芜县西北二十里又四十里,有吕公泉俱南流入汶河。
湖眼泉,在莱芜县东南二十里,一曰:狐眼。谓泉眼如狐目故名,旁有鹏山泉,俱西南流入汶河。
小龙湾,在莱芜县东北四十里,西北流司马河入汶。古河泉,在新泰县西南三十里,北流入汶河。
刘杜泉,在新泰县西南四十里,北流入汶河。
南师泉,在新泰县西北十五里,南流入汶河。
小汶河,在新泰县东北三十里,源出龙池,西南流百里馀入汶河。
东河,在新泰县东郭外,源出孤山下,西南流三十里入小汶河。
泥河,在新泰县东北四十里,源出寨山下,西南流三十里入小汶河。
广平河,在新泰县西六十里,源出宫山之阳,西南流十里入小汶河。
衡鱼河,经肥城县西南五十里,会开河泉、拖车泉、董家泉、王家泉、吴家泉、臧家泉、咸河泉、清泉、马房泉。东南流一百四十里入汶河。
泮河,在泰安州,源出泰山桃花峪,经州城西五里,南入汶河。
天井泉,在岳之东北十里许,广数亩汇诸峪之水,由东转南入于汶河。
小汶河,源出龙堂山,会新泰县南北诸水,西流入汶。河。
嘶马河,源出大屋山,经莱芜县西十里,入汶河。孝义河,源出望夫山,经莱芜县东北十二里,入汶河。梳洗河,在泰安州,源出泰山黄岘岭,经州东一里,南入汶河。
《兖州府志》:汶水之源有三:一发泰山仙台岭;一发莱芜原山之阳;一发莱芜寨子村,会泰山诸泉之水,至郡城南静封镇,合而为一,谓之大汶口。又西南与小汶河合。小汶河出新泰宫山之下,西流至徂徕山阳,入于大汶。合流至宁阳西北,分而为二。其一为元人所改,由冈城南流,别为洸水。其一由冈城西流至东平州东五十里,会坎河诸泉之水至四汶口,而分其西流者入大清河,由东阿而北至利津入海。此故道也。永乐中,开会通河,乃于宁阳之北筑冈城坝以遏其入洸之流于坎河之西。筑戴村坝以遏其入海之路,使其全流尽出汶上城北。西至南旺,入运而洸河之流几绝。夏秋水盛,则由戴村漫入大清,以疏其溢春。冬水涸,则由戴村遏入南流,以防其涸。此戴村坝所为要害也。汶水由戴村南流,谓之席桥河。又西南流至汶上城北二十五里,受泺当诸泉水,谓之鲁沟。又西南流至城北二里,受蒲湾泊水,谓之草桥河。又西南流十里,谓之白马河。又西南流二十里,谓之鹅河。鹅河者,故宋之运道也。涸而为渠,汶水由之。又西南十五里,谓之黑马沟。又西南至南旺入于漕,六分北流,出南旺下闸至于临清,会于御漳长三百五十里。四分南流,出南旺上闸至于济宁,会于沂泗长一百里。分水之法:上闸石底高三尺许,下闸石底卑三尺许,故南少而北多也。分水口上有龙王庙,其旁有宋尚书祠,有都水分司。
入汶之泉,九十有九在新泰者,曰和庄,曰明湾,曰灵槎,曰刘社,曰张家,曰古河,曰公家,曰名公,曰魏家,曰南师,曰贾固,曰西都,曰孙村,曰南陈。在莱芜者曰大龙湾,曰小龙湾,曰绿马河,曰半壁,曰乌江,曰牛王,曰湖眼,曰海眼,曰卢庄,曰莲花,曰郭娘,曰赵家,曰真里,曰青泥,曰明山。在泰安者曰马黄沟,曰胡家港,曰龙王,曰献湾,曰报恩,曰胡港沟,曰狗跑泉,曰水磨,曰溴泉,曰张家,曰新查,曰上泉,曰梁庄,曰白龙池,曰梁子沟,曰北滚,曰顺河,曰木头沟,曰王母池,曰风雨,曰马沟,曰板桥,曰范家湾,曰鲤鱼沟,曰皂泥沟,曰铁佛堂,曰水波,曰周家湾,曰龙堂,曰青泉,曰神泉,曰新兴,曰东西二柳,曰羊舍,曰利沟,曰真沟,曰韩家,曰东龙湾,曰西龙湾,曰西颜谢。肥城九曰开河,曰吴家,曰它车,曰王家,曰马房,曰臧家,曰青泉,曰董家,曰盐河。平阴一曰柳青。宁阳二曰龙港沟,曰龙鱼。东平十有七曰坎河,曰灰泉,曰八头,曰王老沟,曰大黄,曰小黄,曰源泉,曰芦泉,曰席桥,曰净泉,曰徐家,曰安圈,曰独家泉,曰铁沟,曰洌泉,曰吴家,曰张胡郎。汶上三曰泺当,曰鸡爪,曰龙斗。通谓之分水泒。
汶水故道,在州东六十里,水经注汶水西南,径桃乡县故城西,世所谓鄣城也。自桃乡四分,谓之四汶口。其右一支西流径无盐县故城南,又西南流径寿张县故城北,经所谓由安民亭入于济者矣。永乐中,尚书宋公于分水之地,筑戴村坝于西,以遏入济之路,导全河南流,出于南旺。其溢而北出者,由戴村西流过故宿城,谓之南沙河。又西至州城东,溃而旁出,北为秧稻泊,南为亭纪泊,皆巨浸也。又西至州城南,循堤而西,绕城北流芦泉之水入之。芦泉出州东三十里芦山之阳,会诸泉水谓之北沙河。西流至州北门,与南沙河合而为大清河。
大清河,即汶水下流也,汶水自戴村西出。受芦泉诸水,由东平城北过阳谷店。西南又东北入东阿境流至鱼山南庞家口。小盐河水从西来注之。小盐河者,运河所出,汶之支流也。汶水南流至南旺,入运而分。其分而北者,由沙湾五空桥泄之,而东与黑龙潭水合流至庞家口,而入于大清,谓之小盐河。大清河又北径鱼山。鱼山者,即瓠子歌之吾山也。其西有曹子建冢。又北径旧城西东,阿诸泉之水入焉。泉出东南,山中有西流洪范狼泉白雁之名,汇而北流径东阿城中。出其西北八里旧城南入于大清。大清河又东北径艾山滑口,入平阴境。又东北由长清齐河,过济南之北,会小清河水至利津入海也。春夏旱,暵坎河水西来者少,则芦泉诸水独行大清之渠以会沙湾诸流。故今所谓大清河者,首尾受汶,中得东平诸泉而所由者,济之故渠也。海上诸鬻盐者,至泺口放关,由大清河而上,泊于鱼山西,则由小盐河至于张秋,故大清河谓之盐河。按《禹贡》:导沇水东流为济,又东北会于汶,又东北入于海。《水经》:济水至乘氏分而为二。其东北流者,过寿张县西界安民亭南,汶水从东北来注之,则今大清河乃济水故渎,而汶水所经也。宁阳县汶河,在县北三十里出莱芜原山之阳,会泰山徂徕诸泉,由泰安西南流入县境,至冈城坝分而为二。其一南流,更曰洸水。其一西流,会坎河诸泉至于南旺入漕。
洸河,即汶水之支也。元时,济倅毕辅国,始于汶水之阴,冈城之左,作斗门一所,遏汶入洸以益漕泗。龙港沟泉,在县东北五十里,西北流七里入汶河。龙鱼泉,在县东北六十里,西北流十二里入汶河。东平州坎河,在州东五十里,即汶水下流也。汶水旧由宁阳冈城坝流至州东,会坎河诸泉水西入大清河。明永乐中,尚书宋公开会通河,始筑戴村坝于西,遏汶南流,过官桥,席桥。席桥在州东五十里,相传宋时东封辇路也。
梁山泺,在州西五十里。五代晋开运元年,滑州河决,侵汴漕濮单郓五州之境,环梁山,合于汶水,与南旺蜀山湖连,瀰漫数百里。
九女泉,在州北三十里蚕尾山后,西流入汶河。坎河泉,在州东北五十里,南流六里入汶河。
铁钩觜泉,在州东北五十五里,其旁又有安圈独山。席桥,吴家,张胡郎,王老沟,头诸泉俱在州东北,会席河入于汶。
汶上县汶河,由宁阳入境至四汶口,以上为戴村坝所遮。全河西南流,即所谓席桥河也。至城东北二十五里,谓之鲁沟,泺当诸泉之水入之。又西南至县北二里蒲湾之水入之,谓之草桥堰。冬春为桥,夏秋以舟。又西南流十里为白马河。又西南流二十里为鹅河。又西南流十五里为黑马沟。又西至于南旺入于漕渠。
蒲湾泺,在汶上县北三里,旧名仲勾陂,周围二十馀里每秋水泛涨。一望无际,遥视村落在湮波杳霭中。邑人时或载舟游眺,其水西南流七里至金龙口入汶河。
沂州汶河,在州东北九十里,水有两派。一出蒙山东涧谷。一出沂水南山谷间,南流入于淮。
《济宁州志》:汶水出莱芜县原山之阳,会泰山徂徕诸泉,由泰安西南流经冈城坝,会坎河诸泉,至南旺分水龙王庙,六分,北流出南旺下闸,四分南流出南旺上闸至济宁,与泗水同入运河。
《青州府志》:临胊县汶水,按《水经》云:出朱虚县小泰山东北,流径安丘城西,入于潍颜监。曰前言汶水出莱芜入济,今此又言出朱虚入潍。将桑钦所说有异,或者有二汶水乎。余按入济之汶,见《禹贡》论语,即今大清河入潍之汶。见《汉书》入沂之汶。见《水经》。齐有三汶,清河为大汶者,水沦涟为文也。
安丘县汶水,在城北三里,又东北入于潍,在今昌邑。《汉书》云:东泰山,汶水所出,东至安丘入潍,土人云水出沂山百丈崖。循山东麓北折入安丘径南峿山。盖汶有二源,自沂山者,流大而长,即瀑布泉是也。自峿山者,北流不出七八里,即合沂流,总谓之汶。故记述各异耳。秋夏水广五六百步,沙深难行,起自西南出东北流径百馀里,坏我民田无算。按齐有三汶,一入济,一入沂,此则入潍者也。
柴埠,俗呼为赤埠。按《水经》:注汶水自郚城东北,径柴埠山埠西南,有管宁墓,山之东有邴原冢,各有碑志存焉。今碑志虽不可考,而汶实出于埠之北。埠侧多古冢,与《水经》皆合。
岝山,潍汶合流之处。
红河,在县西六十里,源出朱虚临胊县境,东流径清泉,在县西五十里又东入于汶。
灵河,一名凌子河,在牟山西十里,源出峰山,北流径白云山,又北径牟山西,又北入于金沟河,〈沟一作钓〉东北径故城北又北入于汶。
五里河,在县东北十馀里,源出平地,自县南绕东而北,流至王封入于汶。
温泉,在县西南七十里,浴泉也,北流入于汶。
沂水县汶水,在县西南八十里,即桑泉水也。合蒙阴诸水入县界,东北流又折而南至河阳村入于沂。蒙阴县汶水,在县南九仙汶溪二社地。

汶水部艺文一

渡汶河记         明乔宇


季夏二日,冒雨南行,十里岚气切衣,又五十里,至大汶口中央有峻石巍峙,水落巅露始敢以渡。时,河水泛涨,怀冒因留宿小寺,依依古树环接墟野,遂留诗于壁。汶河之源有三发于泰山,傍仙台,岭暨莱芜原山之阳。寨子村至州静封镇合焉,名曰:堑汶。西南注流入济,奔放湍急,南北岸相距一里,明日循水浒而东一里许,登筏乘上流顺而西下,其筏缚八木为之。系大口瓮各二于四隅,四方又缀葫芦各四枚,以浮筏上荆编藉焉,毡席肆焉,设椅坐予于上,用水工善浮者八人,各腰葫芦肩负而过中流,倾涛驶波汹涌而来。筏大摇动予颇有戒心,南望曲阜,九峰偃伏于前四顾,泰山耸拔于后又复怏怅登岸,饭于歇马岭,暮至泗水仍以筏而渡。

汶水部艺文二〈诗〉

舟行汶上薄暮看月    明祝允明


璇盖莹空青飞鉴,泛华艳川原邈夷。旷疏木媚寒潋广,路断浮鞅旅玩谐。清念迹逝偕志行,万里靡坊堑苟无。忠惠持谁能劳不厌。

汶上泛舟          王讴

山雨弥晦朔,洪流奔巨川。我来当此日,舟济喜晴天。渡口净芳树,人家生野烟。孤城隐雉堞,丰壤带郊尘。行潦及时降,阴林或郁然。遥听叠鼓发,纵目双旌悬。廪禄身徒窃,闾阎风未宣。古人贵达节,负弩奚称贤。

七月十五夜月同孟柱史吴文学泛舟汶溪一首            于慎行


抱病卧江海,屡经故国秋。闭门览群动,不与静者谋。仙客有逸兴,强我北渚游。时值七月望,寒蝉叫新秋。槐柳夹修岸,山鸟呜啁啾。搴帷望孤屿,回桡背古丘。歌声上云汉,玉管吹汀洲。须臾绿烟灭,好月尊前浮。皎如瑶台镜,泻作金波流。仙人乘素足,桂树枝相樛。扫石布瑶斝,弄水惊素鸥。风飘寒梧响,露下莎鸡愁。清景不可奈,中夜仍淹留。归路怅明发,此欢焉可求。

渡汶河          谢肇浙

霜飞月落野鸡啼,雾锁长林水拍堤。夹岸人家寒未起,孤舟已过汶河西。

春日溯汶河作        前人

东风残雪系兰桡,满目山川对寂寥。记得门前春水满,美人蕉压赤阑桥。

汶水部纪事

《晋书·荀崧传》:崧子羡,字令则,领兖州刺史,镇下邳。时慕容兰以数万众屯汴城,甚为边害。羡自洸水引汶通渠,至于东阿以征之。
《毛宝传》:宝子穆之,为桓温太尉参军,加冠军将军。温伐慕容炜,使穆之监凿钜野百馀里,引汶水会于济川。
《五代史·晋出帝本纪》:开运元年六月丙辰,河决滑州,环梁山入于汶济。
《宋史·五行志》:太祖开宝四年六月,郓州河及汶清河,皆溢注东阿县及陈空镇,坏仓库民舍。
《太宗太平兴国》:四年九月郸州清汶二水,涨坏东阳县民田。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二十四年三月丙辰,命都水监开汶泗水以达京师。

汶水部杂录

《周礼·冬官考工记》:貉踰汶则死此,地气然也。《订义》赵氏曰:貉注谓善缘木之猿也,汶水在鲁北即汶。阳之田所谓汶上是也,貉踰汶则死亦地气不宜尔。
《博物志》《周官》云:貉不渡汶水,鸲不渡济水,鲁国无鸲鹆来巢,记异也。
《地理通释·名臣议论考·汶篁正义》:汶水源出兖州博城县东北,原山西南入沛。徐广云:竹田曰篁,谓燕之疆界,移于齐之汶水〈注〉《索隐》:蓟丘燕所都之地,燕之蓟丘,所植植齐汶水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