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沽水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二百一卷目录

 易水部汇考
  考
 易水部艺文〈诗〉
  易水歌          燕荆轲
  渡易水          梁吴均
  易水送别        唐骆宾王
  易水怀古          马戴
  易水            胡曾
  易水行         明李东阳
  易水歌          李攀龙
  过易水吊荆轲        前人
  易水           李时行
  过易水          熊文举
 易水部纪事
 易水部杂录
 沽水部汇考
  考
 湿馀水部汇考
  考

山川典第二百一卷

易水部汇考

燕之易水

易水,源出于今直隶保定府易州之西山下,流经清苑县、安州雄县诸处,合曹河、徐河、石桥河、一亩泉河、滋河、沙河、鸦儿河、唐河、瓦济河、三岔河诸水,又东至任丘、献县、天津卫,合滹沱河、滱河、高阳河诸水,会直沽入于海,但其故道率多涸竭,源委不能尽详,姑按各《志》参互考订,约举其略如此。


《周礼·夏官·职方氏》:正北曰并州,其浸涞、易《订义》。黄氏曰:易水有三,皆出易州易县。《寰宇记》:北易,一名安国河,出县西北,穷独山注水,经濡水也。中易,出阎乡城宽中谷,东南流至古易京城,与北易合流入巨马河。《注水经》:易水,与诸水互摄,通称南易,出县东南,即燕王仙台东石虎罡,东流与雹河会,又东至霸州容城县,南流入高阳县,合滱水。《注水经》又曰:易水至文安县,与滹沱合。班固、阚骃皆以斯水为南易。文安,今霸州县并之东界至此。易氏曰:《汉志》:涿郡故安县阎乡易水所出,东至范阳入濡,此言易出故安,则近幽州之境。按唐蔚州飞𤜶县,周属并州,自县北入妫州之怀戎,即古飞狐口。易水所出,东南流至易州易县,至北方,是汉涿郡,故安县之地。又东流至涿州之归义县,又东北流入涿州范阳之南界,即《汉志》所谓至范阳入涞者也。
《战国策》:燕南有滹沲易水。〈注〉出涿故安,易水源出易县西谷中之东,东南流与呼沲河合。按《汉书·地理志》:涿郡故安。〈注〉阎乡,易水所出,东至范阳入濡也,并州浸水,至范阳入涞。师古曰:言易水又至范阳入涞也。
中水〈注〉应劭曰:在易、滱二水之间,故曰中水。
赵国易阳〈注〉应劭曰:易水出涿郡故安,师古曰在易水之阳。
中山国北新城〈注〉桑钦言:易水出西北,东入滱。按《水经》:易水出涿郡故安县阎乡西山。〈注〉易水出西山宽中谷,东径五大夫城南,昔北平侯王谭,不同王莽之政,子兴,生五子,并避时乱,隐居此山。故其旧居,世以为五大夫城,即此。岳赞云:五王在中庞葛建绩者也〈谢云宋本作庞葛连续〉。易水东左与子庄溪水合,水北出子庄关,南流径五公城,西屈径其城南。五公犹王兴之五子也。光武即帝位,封为五侯:元才北平侯、益才安喜侯、显才蒲阴侯、仲才新市侯、季才为唐侯,所谓中山之五王也,俗又以五公名居矣。二馆之城〈二馆谓樊于期、荆轲并有一城〉,涧曲泉清,山高林茂,风烟披薄,触目怡情,方外之士,尚凭依旧居,取畅林木〈一作水〉。其水东南入于易水,易水又右会女思谷水,水出西南女思涧,东北流注于易,谓之三会口。易水又东届关门城西南,即燕之长城门也。与樊石山水合,水源西出广昌乡县之樊石山,东流径覆釜山下,东流注于易水,易水又东历燕之长城,又东径渐离城南,盖太子丹馆高渐离处也,易水又东径武阳南,盖易自宽中历武夫关东出,是兼武水之称,故燕之下都擅武阳之名,左得濡水枝津,故渎武阳大城东南,小城即故安县之故城也。汉文帝封丞相申屠嘉为侯,国城东西二里,南北一里半。高诱云:易水径故安城南外东流,即斯水也。诱是涿人,事明经,證今水破城东南隅。世又谓易水为故安河武阳,盖燕昭王之所城也。东西二十里,南北十七里,故《傅逮述游赋》曰:出北蓟,历良乡,登金台,观武阳,两城辽廓,旧迹冥芒,盖谓是处也。易水东流而出于范阳。
东过范阳县南,又东过容城县南,〈注〉易水径出范阳县故城。秦末张耳、陈馀为陈胜略地,命燕赵蒯通说之范阳先下是也。汉景帝中元三年,封匈奴降王代为侯国,王莽之通顺也。易水又东与濡水合,出故安县西北穷独山南谷,东流与源泉水合,水发北溪东,西北注濡水,濡水又东南径樊于期馆西,是其授首于荆轲处也。濡水又东南流径荆轲馆北,昔燕丹纳田生〈宋本作光〉之言尊轲上卿馆之于此,二城并广一里许,俱在罡〈当作冈〉阜之上,上邪而下方。濡水又东径〈疑脱范字〉阳城西北旧堨,濡水枝流南入城,径相冢西冢亘城侧,即水塘也,四周茔城深广,有若城焉。其水侧有数陵坟,高壮望若青丘,询之古老,访之史籍,并无文證,以私情求之,当是燕都之前故坟也,或言燕之坟茔,斯不然矣。其水之故渎,南出屈而东转,又分为二渎,一水东注金台陂,一水径故安城西侧城,南注易水,夹塘崇峻,邃岸高深,左右百步一钓台,参差交跱〈宋本作峙〉,迢递相望,更为佳观矣。其一水东出金台陂,东西六七十步,南北五十步,侧陂西北有钓台,高丈馀《太平御览引》此云高十丈〉,方可四十步,陂北十馀步有金台,台上东西八十许步,南北如减,高十馀丈,昔慕容垂之为范阳也。戍之即此台,北有兰马台,并悉高数丈,秀峙相对,翼台左右水流经通长庑广宇、周施浦渚〈按《御览》作周旋陂浦,宋本作周旋被浦〉栋堵咸沦,柱础尚存,是其基构可得而寻,意欲图还上京,阻于行旅,造次不获,遂心访诸耆旧,咸言昭王礼宾,广延方士,至如郭隗、乐毅之徒、邹衍、剧辛之俦,宦游历说之民,自远而届者,多矣。不欲令诸侯之客,伺隙燕邦,故修连下都馆之南垂,言燕昭创之于前,子丹踵之于后,故雕墙败,馆尚传镌刻之名,虽无纪可凭,察其古迹,似符传矣。濡水自堰又东径紫池堡,西屈而北流,又有浑塘沟水注之,水出遒县西〈遒旧本作酋,《汉地志》作遒〉白马山南溪中,东南流入濡水,濡水又东至塞口古累石堰水处也。濡水旧枝分南入城东大陂,陂方四里,今无水陂,内有泉渊而不流际池北侧,俗谓圣女泉。濡水又东得白杨水口〈疑作水〉,出遒县之西山白杨岭下,东南流入濡水时,人谓之虎眼泉也。濡水东合檀山水,水出遒县西北檀山西南,南流与石泉水会,水出石泉固东南隅,水广二十许步,深三丈,固在众山之内、平川之中,四周绝涧,阻水八丈有馀,石高五丈,石上赤土,又高一丈,四壁直立,上广四十五步,水之不周者,路不容轨,仅通人马,谓之石泉固。固上宿有白杨寺,是白杨山神也。寺侧林木交荫,丛柯隐景,沙门释法澄建刹于其上,更为思元之胜处也。其水南流,注于檀水,故俗有并沟之称矣。其水又东南流,历故安县北,而南注濡水,又东南流于容城县西北大利亭,东南合易水而注巨马水也。故《地理志》曰:故安县阎乡易水所出,至范阳入濡水,阚骃亦言是矣。又曰濡水合渠,许慎曰:濡水入深,深渠《许氏说文》云:濡水出涿郡故安东,入漆涑〉二号即巨马之异名,然二易俱出一乡,同入濡水,南濡北易,至涿郡范阳县,会北濡,又并乱流入涞,〈古作入沬,疑当作涞,《说文》可据,吴本改作涞〉是则易水与诸水互摄通称,东径容城县故城北浑涛,东注至渤海平舒县,与易水合。阚骃曰:涿郡西界,代之易水,而是水出代郡广昌县东南、郎山东北。燕王仙台,东台有三峰,甚为崇峻,腾云冠峰、高霞翼岭、岫壑冲深,合〈一作含〉烟罩雾,耆旧言燕昭王求仙处。其东谓之石虎罡,按《后汉书》云:中山简王之窆也。厚其葬,采涿郡山石,以树、坟茔、陵隧、碑、兽并出此山,谓之石虎山。山有所遗二石虎后,人因以名。罡之东麓即泉源所导也,经所谓阎乡曲〈经文作阎乡西山〉,其水东流有毖水,南会浑波同注,俗谓之为雹河。司马彪《郡国志》曰:雹水出故安县,世祖令耿况击故安西山贼吴耐,蠡符雹上十馀营,皆破之,即是水者也。易水又东径孔山北,山下有钟乳穴,穴出佳乳,采者火寻路〈古本作炒一作沙〉,入穴里许,渡一水潜通流注其深,可涉于中众穴奇分,令出入者,疑迷不知所趣,每于疑路,必有历记,返者乃寻孔以自达矣。上又有大孔,壑达洞开,故以孔山为名也。其水又东径西故安城,其南即阎乡城也,历径荆陉北。耆旧云:燕丹饯荆轲于此,因而名焉。世代已远,非所详也。遗名旧传不容不诠庶广,后人传闻之听,易水又东流屈径长城西,又东流南过武遂县南新城县北。《史记》曰:赵将李牧伐燕,取武遂方城是也。俗又谓水为武遂津,津北对长城门,谓之分门。《史记·赵世家》云孝成十九年,赵与燕易以龙兑汾门与燕,燕以葛城武阳与赵,即此也。亦曰分水门〈原作门门,误。今据《郡国志》改正〉,又谓之梁门矣。易水东分为梁门陂,易水又东梁门陂,水注之,水上承易水于梁门,东入长城,东北入陂,陂水北接范阳陂,陂在范阳城西十里,方一十五里,俗亦谓之为盐台陂,陂水南通梁门淀,方三里,淀水东南流出长注易水,谓之范水。易水自下有范水通目,又东径范阳县故城南,即应劭所谓范水之阳也。易水又径樊舆县故城。北汉武帝元朔五年,封中山靖王子刘条为侯国,王莽更名握符矣。《地理风俗记》曰:北新城县东二十里有有〈或作东〉樊舆亭故县也,易水东径容城县故城南。汉高帝六年,封赵将夕〈一作夜〉于深泽。景帝中元三年,以封匈奴降王携徐卢于容城,皆为侯国。《史记》作唯徐卢,吴依《汉书》改之〉王莽更名深泽。易水又东渥水注之,其水上承二陂于容城县东南,谓之大渥淀、小渥淀,水南流注易水谓之渥同口,水侧有浑渥城,易水径其南,东合滱水,故桑钦曰易水出北新城城北,东入滱,自下滱易互受通称矣。易水又东径易京南。汉末公孙瓒害刘虞于蓟下,时童谣云:燕南垂,赵北际,唯有此中可避世。瓒以易地当之故,自蓟徙临易水,谓之易京城。在易水西四五里,赵建武四年,石虎自辽西南达易京,以京鄣至固,令二万人废坏之。今者地壁夷平,其楼基尚存,犹高一匹馀《小尔雅》云:二丈为两,倍两为匹,是四丈为一匹也〉,基上有井世,名易京楼,即瓒所堡也,故瓒所与子书云袁氏之攻,状若鬼神,冲梯舞于楼上,鼓角鸣于地中,即此楼也。易水又东径易县故城南,昔燕文公徙易即此城也。阚骃称:太子丹遣荆轲刺秦王,与宾客知谋者,祖道于易水上,皆素衣冠,送之于易水之上。荆轲起,为寿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高渐离击筑,宋如意和之《燕策》《史记》俱无宋意事,唯陶渊明咏荆轲诗云:渐离击悲筑,宋意唱高声。与此有之〉为壮声,士发皆冲冠,为哀声,士皆流涕。疑于此也。余按遗传旧迹,多在武阳,似不饯此也。汉景帝中元三年,封匈奴降王仆䵣为侯国也〈按《汉功臣表》䵣注音怛,吴本改作黥,误,今正之〉
又东过安次县南,〈注〉易水径县南鄚县故城北,东至文安县,与雩池合。《史记》:苏秦曰:燕长城以北,易水以南,正谓此水也。是以班固、阚骃之徒,咸以斯水谓之南易。
又东过束州县南,东入于海,〈注〉经书水之所历沿次注海也。
《隋书·地理志》:上谷郡易〈注〉有易水。
《辽史·地理志》:易州高阳军有易水。
《金史·地理志》:易州〈注〉有易水。
雄州归信〈注〉有易水。
遂州遂城〈注〉有易水。
《明一统志》:保定府易水,在安州城北,自府境曹河、徐河、石桥河、一亩泉河、滋河、沙河、鸦儿河、唐河诸水至此合流为易水,又至雄县,南为瓦济河,过直沽入于海。
刘家淀,在安州城西二十里,源自清苑县之石桥河、一亩泉河,至州西汇而为淀,北流入易水。
土尾河,在保定府城东南九十里,源自蠡县唐河,经县境至安州合易水。
沙河,在祁州城西南二十里,源自定州流经州境东南,与滋河合入易水。
《畿辅通志》:顺天府固安河即易水,东过安次县界。按《易州志》《明一统志》曰:易水在保定府安州城之北源。《旧志》曰:发源涿郡故安县之阎乡。予谓易州以易水得名,不应在安州城之北源,即《旧志》所载,亦自相刺谬也。世传燕故都,即今城南燕子村,则当年饯荆轲之处,或即村南之大河是也。《旧志》又云:易水即白涧水,白涧乃军营河之上流,子庄溪之下流。云白杨水在州治南三里,发源白杨岭,下通易水,一名虎眼泉。
子庄溪,源出子庄关,南流入易水。
源泉,在州西北十二里,流入易水。
五里河,在州东,南流入易水。
女思谷水,在州城西南五十里,源自女思涧,东北流注于易水,谓之三会口。
《保定府志》:易水在易州。《水经》云:易水出涿郡固安县阎乡西山,东过范阳、容城、安次、泉州四城,南入于海。
《安州志》:易水即黑龙口河,与濡水合流。《一统志》载:易水在安州城北,源自代州广昌,径安肃曹河、徐河、界河、石桥河、一亩泉河、滋河、沙河、丫河、唐河、九河至此合流为易水,《旧志》因之,遂以依城河为易水河,乖谬不经,一至于此。考之桑钦《水经》曰:易水出涿郡故安县阎乡西山,东过范阳县南,又东过容城县南。《地理志》曰:故安阎乡,易水所出。郦道元曰:易水出西山宽中谷东,历燕之长城,又东径渐离城南,武阳南,左得濡水枝津故渎,至范阳,东入濡水。濡水出故安县西北穷独山南谷,东流与源泉水合,东南径樊于期馆西,又径荆轲馆北,南入燕都城,东转,分为二渎,一水东注金台陂,一水径故安城西侧,城南注易水。夫武阳在易州东南,故燕之下都也。范阳亦在易州东南六十里,金台在范阳地濡,易至此合流,故又曰濡水。东南流于容城县西北大利亭,东南合易水,其水又东流,有毖水,南会浑波,同注,俗谓之为雹河。其下流即今之黑龙口河,乃濡易水入安州之派也。其东又渥水注之,上承二陂于容城县东南,谓之大渥淀、小渥淀,水南流,注易水,谓之渥同口,水侧有浑渥城,易水径其南,东合滱水。故桑钦曰:易水出北新城西北,东入滱。考之《许善心传》曰:高阳北新城人,则北新城乃高阳旧地,以水道求之,当在新安长流河界也。杜预曰:濡水出高阳东北,至河间鄚县入易水,夫高阳东北即新安地,谓濡水出之似矣。然谓至河间鄚县入易水,则非也。盖鄚县,今任丘地,濡易水至此聚流,安得言入鄚。《渔仲通志书引》以论濡水,且曰:高阳,顺安军治。鄚,莫州治。《正义》谓:高阳今无此水,平地燕赵之界无泉出者,未知杜言何据。然泉水古有处,今涸竭者,何限杜子之言,岂妄哉。夫杜云出者,非指泉出也,谓流出其地耳。《正义》疑之,谬矣。而《通志》书复疑为涸竭,谬益甚焉。春秋昭公七年,齐与燕会于濡水。按《水经注》,即任丘界也。但易水亦溷于此,而独言濡者盖南濡北易互举通称,故州地称濡阳县,杜称易阳各就其所,见而称之耳。《史记》:秦伐燕于易水之西。苏秦曰:燕,长城以北、易水以南。张仪说燕王曰:大王不事秦,秦下甲云中、九原,驱赵而攻燕,则易水长城,非大王之有也。皆指燕王之都而言也。《通鉴释义》谓:易水东径霸州文安,入滱。《补注》谓:易水在安州城北,皆自其下流言之,而非其故也。安州得濡易之胜为多。故特为考之。
《雄县志》:易水在县西南十里,按《水经》:源出涿郡故安县阎乡西山,东历安州北受安肃之曹之徐,下连清苑之石桥之一亩泉,并蠡之滋河、沙河、鸦儿河、唐河汇八为九雄,当其冲,南穿莲花淀,会高阳河,过易易桥,由龙湾抵天津入海,其折而东者,合白沟泊西郭为瓦济,今渠淀半淤,故道变易,不复泊西郭矣。雄原名易,故水称易水。旧志即以为燕太子丹送荆轲处。按高渐离、田光故居,与荆轲城,俱在易州,当轲西入秦,自不由雄也。
雄河,在县南三里,源自安州,流经本县,东合易水,达直沽入于海。
瓦济河,在县城门外,易水合白沟是也。
三坌河,在县东三十五里,以其会易水、白沟、清河故名。
《固安县志》:易水即固安河,东过安次县,经流其地,今涸。
《东安县志》:易水,其源出固安县阎乡西山。
九河,在县城北,其名有漕河、徐河、石桥河、一亩泉河、滋河、沙河、鸭儿河、唐河入易水。
《任丘县志》:易水在县西北三十里,源出易州,流经献县五里铺,合滹沱河,而达于海。
濡水,在县西北二十里,向东合易水。
滱水,在县治西,通利渠水注于此,下流合易水。高阳河,自高阳县来,经赵北口合易水入海。
〈按:易水源委,桑钦及郦道元,言之甚详。但自汉晋以来,世代有更,易水道有变迁,作志书者,徒泥于《水经》易水出涿郡故安县阎乡西山一语,误以今之固安县,为汉之故安县,是以反覆考究,终不能得其源委所在。至诿曰:故道涸竭不可考,徒引《水经注》数语以相支吾,更觉无谓。不知今之固安,非汉之故安也。今之固安,在汉为方城县,属广阳国,后属涿郡。而汉之故安,乃今之保定府易州也。易州,在战国时,隶燕之上谷郡。至汉高帝元年,改易州为故安县。至十二年,分上谷郡,置涿郡,领易县。晋太和元年,改为范阳国。至隋开皇间,复改为易州。此易州之所以为汉故安也。且其地又有渐离城、荆轲台遗迹,则其为易水之源,无疑矣。但其所谓阎乡西山,今不可考其为何村何山也。至其下流所经范阳县,当为今之定兴容城县,即今之容城。鄚县,当为今之任丘,其馀州县名目,更改不常,而水道支分,亦时有淤塞,大约会白洋水、濡水、源泉水、子庄溪水、五里河、女思谷水、曹河、徐河、界河、石桥河、一亩泉河、滋河、沙河、丫河、唐河、九河、瓦济河、三岔河,又会高阳河、滱河、滹沱河诸水东至直沽入海。而至其迂流曲折,或分或合,《志》书不能尽载,今亦无从考究。姑存,以俟知者。〉

易水部艺文〈诗〉

易水歌          燕荆轲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渡易水          梁吴均

杂虏客来齐,时余在角抵。扬鞭渡易水,直至龙城西。日昏笳乱动,天曙马争嘶。不能通瀚海,无面见三齐。

易水送别        唐骆宾王

此地别燕丹,壮士发冲冠。昔时人已没,今日水犹寒。

易水怀古          马戴

荆卿西去不复返,易水东流无尽期。落日萧条蓟城北,黄沙白草任风吹。

易水            胡曾

一旦秦王马角生,燕丹归此送荆卿。行人欲识无穷恨,听取东流易水声。

易水行         明李东阳

田光刎颈如拔毛,于期血射秦云高。道傍洒泪沾白袍,易水日落风悲号。督亢图穷见宝刀,秦王绕殿呼且逃。力脱虎口争纤毫,荆卿倚柱笑不咷。身就斧锧甘腴膏,报韩有客气益豪。十日大索徒为劳,荆卿荆卿嗟尔曹。

易水歌          李攀龙

缭天兮白虹,萧萧兮北风。壮士怒兮易水飞,羽声激兮云不归。

过易水吊荆轲        前人

匕首腰间鸣,萧萧北风起。平生壮士心,可以照寒水。

易水           李时行

塞北时闻铁马嘶,蓟门霜柳渐凄凄。天边野烧连烽火,城下寒砧杂鼓鼙。阴碛草荒狐队出,平原风急雁行低。尊前不见悲歌客,易水东流何日西。

过易水          熊文举

意愤无成败,当年太子丹。雨馀青督亢,风起白衣冠。一匕龙魂夺,三歌马角寒。渐离虚击筑,酒伴不生还。

易水部纪事

《战国策》:秦将王剪破赵,虏赵王迁,尽收其地。进兵北略地,至燕南界。太子丹恐惧,乃请荆卿曰:秦兵旦暮渡易水,则虽欲长侍足下,岂可得哉。荆卿曰:微太子言,臣愿得谒之。太子乃为装,遣荆轲。燕国有勇士秦武阳,年十三杀人,人不敢忤视。乃令秦武阳为副。荆轲有所待,欲与俱。其人居远未来,而为留待。顷之未发,太子迟之,疑其改悔,乃复请之,曰:日已尽矣,荆卿岂无意哉。丹请先遣秦武阳。荆轲怒叱太子曰:今日往而不反者,竖子也。今提一匕首,入不测之强秦,仆所以留者,待吾客与俱。今太子迟之,请辞决矣。遂发。太子宾客,知其事者,皆白衣冠以送之。至易水上,既祖取道,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为变徵之声,士皆垂泪涕泣。又前而为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复为羽声慷慨,士皆瞋目,发尽上冲冠。于是荆轲遂就车而去,终已不顾。
《史记·秦始皇本纪》:燕太子丹患秦兵至国,因使荆轲刺秦王。秦王觉之,体解轲以徇,而使王剪、辛胜攻燕。燕、代发兵击秦军,秦军破燕易水之西。
《燕世家》:燕见秦且灭六国,秦兵临易水,祸且至。燕太子丹阴养壮士二十人,使荆轲献督亢地图于秦。《唐书·德宗本纪》:建中元年冬,无雪,黄河、滹沱易水溢。《五行志》:元年,幽镇魏博大雨,易水滹沱横流,自山而下,转石折树,水高丈馀,苗稼荡尽。
《宋史·太宗本纪》:太平兴国七年秋七月,淮水、汉水、易水皆溢。
太平兴国八年六月,雄县易水涨,坏民庐舍。
《辽史·天祚本纪》:天庆七年二月,涞水县贼董庞儿聚众万馀,西京留守萧乙薛、南京统军都监查剌与战于易水,破之。
《金史·五行志》:章宗太和八年八月,有童谣云:易水流,汴水流,百年易过又休休。两家都好住,前后总成留。至贞祐中,举国迁汴。
《河间府志》:元世祖中统二十四年,易水溢,雄、鄚、任丘、新安,田庐漂没无遗。命有司筑堤障之。
《保定府志》:世祖至元二十三年,易水溢,雄、鄚、新安,田庐漂没无遗。
《元史本纪》:二十七年十一月乙丑,易水溢,雄、鄚、任丘、新安,田庐漂没无遗,命有司筑堤障之。

易水部杂录

《战国策》:苏秦说燕文侯曰:今赵之攻燕也,度呼沲,涉易水,不至四五日,而距国都矣。
张仪为秦破从连横,谓燕王曰:今大王不事秦,秦下甲云中、九原,驱赵而攻燕,则易水、长城,非大王之有也。
赵且伐燕,苏代为燕,谓惠王曰:今者臣来,过易水,蚌方出曝,而鹬啄其肉,蚌合而钳其喙。
燕太子丹质于秦,亡归。见秦且灭六国,兵已临易水,恐其祸至,太子丹患之,谓其太傅鞠武曰:燕秦不两立,愿太傅幸而图之。武对曰:秦地遍天下,威胁韩魏赵氏,则易水以北,未有所定也。奈何以见陵之怨,欲批其逆鳞哉。

沽水部汇考

水经之沽河

沽水,即今潞河,源出塞外丹花岭,合九泉水,西南与螺山水合,为西潞河。其一南行,合鲍丘水,为东潞河。二水俱至天津卫入海。


《汉书·地理志》:代郡且如〈注〉于延水出塞外,东至宁入沽。
平舒〈注〉祁夷水北至桑乾入沽。
渔阳郡渔阳〈注〉沽水出塞外,东南至泉州入海。按《水经》:沽河从塞外来,〈注〉沽河出禦夷镇西北九十里丹花岭下,东南流,大谷水注之,水发镇北大谷溪,西南流径独石北界,石孤生,不因河而自峙。又南九泉水注之,水导北川左右翼,注入川,共成一水,故有九源之称。其水南流至独石,注大谷水,大谷水又南径独石,西又南径禦夷镇城西。魏太和中,置以捍北狄也,又东南尖谷水注之,水源出镇城东北尖溪,西南流径镇城东,西南流注大谷水,乱流南注。沽水又南出峡,岸有二城,世谓之独固门,以其藉崄凭固易为依居〈宋本作据疑作据〉,兼壁升耸疏通若门,故得是名也。沽水又南,左合乾溪水,引北川西南,径一故亭东,又西南注沽水,沽水又西南径赤城东。赵建武年,并州刺史王霸为燕所败,退保此城,城在山阜之上,下抗深隍溪水之名,藉以变称,故河有赤城之号矣。沽水又东南与鹊谷水合有二源,南即阳乐水也,出且居县《汉志》:且居县有乐阳水〉《地理志》曰:水出县东北流,径大翮山、小翮山北,历女祁县故城南。《地理志》曰:东部都尉治王莽之祁县也,世谓之横水,又谓之阳曲河,又东南径一故亭,又东左与旧卤水合,水之出西北山,东南流径旧卤城北,城在居庸县西北二百里,故名云候卤。太和中,更名禦夷镇,又东南流注阳乐水,阳乐水又东南径傍狼山南山,石〈一作白〉色特上,亭亭孤立,超出群山之表,又东南径温泉,东泉在山曲之中,又径赤城,西屈径其城南,东南入赤城河,河水又东南右合高峰水,水出高峰戍东南,城在山上,其水西南流又屈而东,南入沽水,沽水又西南流出山,径渔阳县故城西而南,合七度水,水出北山黄颁谷,故亦谓之黄颁水,东南流注于沽水,沽水又南渔水注之,水出县东南平地,泉流西径渔阳县故城南,考诸地说,则无闻所识释〈识释疑误〉,考地寻川则有应氏〈疑有脱误〉。自今城在斯水之阳,有符应说,渔阳之名当属此秦发闾。左戍渔阳即是城也。渔阳又西南入沽水,又南与螺山之水合水,出渔阳城南小山。《魏氏土地记》曰:城南五里有螺山,其水西南入沽水,沽水又南径安乐县故城东。《晋书·地道记》曰:晋封刘禅为公国,俗谓之西潞水也。
南过渔阳狐奴县北,西南与湿馀水合,为沽河。〈注〉沽水西南流径狐奴山西,又南径狐奴县故城西,渔阳太守张堪于县开稻田,教民植种〈当作种植〉,百姓得以殷富。童谣歌曰:桑无附枝,麦秀两岐。张君为政,乐不可支。视事八年,匈奴不敢犯塞。沽水又南,阳重沟水注之,出狐奴山南,转径狐奴城南,王莽之所谓举符也。侧城南注右会沽水,沽水又南湿馀水注之,沽水又南左会鲍丘水,世所谓东潞也。沽水又南径潞县为有潞,名潞河也,《魏氏土地记》曰城西三十里有潞河也。
又东南至雍奴县西笥沟〈注〉湿水入焉,俗谓之合口也。又东鲍丘水于县西北,而东出焉。
又东南至泉州县,与清河合,东入于海清河者,泒河尾也。〈注〉沽河又东南径泉州县故城东,王莽之泉调也。沽水又东南合清河也,今无水清、湛、漳、洹、滱、易、涞、濡、沽、虖、池同归于海,故经曰泒河尾也。
《辽史·地理志》:儒州缙阳军有沽河。
《畿辅通志》:顺天府沽水,一名西潞水,一名东潞水。《水经》云:发源塞外丹花岭,合九泉水,南经安乐故城,西南与螺山之水合,为西潞水。又南经呼奴故城,西与鲍丘水合,为东潞水。
鲍丘河,源发塞外,南经九庄岭,径密云戍,又南左合道人溪,至通州米庄村,合沽水,经三河县,入泃河。按《顺天府志》:蓟州沽河在城南五里,自芦儿岭以西、泃河以东,诸水皆入焉。
《蓟州志》:沽河在城南五里,自芦儿岭以西、泃河以东,诸水皆入焉。后建永济桥于上,故又名永济河。《汉·地理志》沽水出塞外,东南流行七百馀里,至泉州,乃入于海。今河之下流通新开沽,达直沽,漕运南来者,愬流而上,直抵于城南季家窝乃止。
龙池河,一名渔水,在城南百馀步,源自鹅台,涌出逶迤三里许,入沽河。
沙河,在城西二十五里,源出盘山,经沙岭之麓,东南会五里河入于沽河。
白龙港,在城南七十里,沽河泃河水皆会于此。相传昔有龙腾于此,因云。又名潮河,以近海通潮故也。按《静海县志》:三乂沽在直沽,今天津城边,潞河、清河、卫河诸水合流东注于海。

湿馀水部汇考

顺天府之湿馀水

湿馀水,在昌平州东南,其源出军都山,南流,东入于潞河。


《水经》:湿馀水,出上谷居庸关东,〈注〉关在沮阳城东南六十里居庸界,故关名矣。使者入上谷,耿况迎之于居庸关,即是关也。其水导源关山,南流历故关下溪之东岸,有石室三,层其户牖扇扉,悉石也。盖古关之候台矣。南则绝谷累石,为关址,崇墉峻壁,非轻功可举。山岫层深,侧道褊峡,林鄣据崄〈古本作林郭蘧崄,盖邃险之伪。吴本改为据,误〉,路才容轨,晓禽暮兽,寒鸣相和,羁官游子聆之者,莫不伤思矣。其水历山南,径军都县界,又谓之军都关续。《汉书》曰:尚书卢植隐上谷军都山也。其水南流出关,谓之下口,水流潜伏十里许是也。
又东流过军都县南,又东流过蓟县北〈注〉湿馀水故渎,东径军都县故城南,又东重源潜发,积而为潭,谓之湿馀潭,又东流易,荆水注之,其水导源西北,径千蓼泉,亦曰丁蓼水,东南流径郁山西,谓之易。荆水公孙瓒之败于鲍丘也,走保易荆疑岨此水也〈按《后汉书》:曲义攻公孙瓒,破之于鲍丘。瓒遂保易京,开置屯田。《续汉志》云:瓒所居易京故城,在今幽州归义县南十八里。《魏志·瓒传》亦云:瓒军数败,乃走还易京固守。此云易荆正同,但字异耳〉。易荆水又东左合虎眼泉,水出平川,东南流入易荆水,又东南与孤山之水合。水发川左导源孤山,东南流入易荆水,谓之塔界水。又东径蓟城,又东径平昌县故城南,又谓之昌平水。《魏氏土地记》曰:蓟城东北一百四十里,有昌平城,城西有昌平河,又东北注湿馀水,湿馀水又东南流左右芹城水〈宋本作芹城水注之〉,水出北山,南径芹城,又〈古本作水〉东南流注湿馀水,湿馀水又东南流径安乐故城西,更始使谒者,韩鸿北徇承制拜吴,汉为安乐,令即此城也。
又北屈东南至狐奴县,西入于沽河。〈注〉昔彭宠使狐奴令王梁南助光武起兵,自是县矣。湿馀水于县西南东入沽河,故《地理志》曰:湿馀水自军都县东,至潞南入沽,是也。
《畿辅通志》:顺天府湿馀河,在昌平州东南,源发军都山,南流,东折,入潞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