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白鹤峰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一百九十二卷目录

 白鹤峰部汇考
  图
  考
 白鹤峰部艺文〈诗〉
  鹤峰返照         宋苏轼
  白鹤峰感怀         唐庚
  鹤峰故居         刘克庄
  白鹤峰谒苏文忠      明余本
  鹤峰谒文忠         王爌
 白鹤峰部纪事
 七星岩部汇考
  图
  考
 七星岩部艺文一
  七星岩记        明吴桂芳
  星岩书屋记         梁敏
 七星岩部艺文二〈诗〉
  游七星岩         宋康海
  七星岩二首        明韩雍
  前题            雷贺
  前题           杨载鸣
  前题            徐鹢
  前题            陆杰
  星岩十二咏        袁时选
  七星岩           梁敏
  前题           郑东白
  赋得七星岩酬黄使君    王士性
  星岩夜月         姚绍弼
  七星岩           黎近
 三海岩部汇考
  图〈缺〉
  考
 三海岩部艺文
  三海岩记         明章潢
 琼山部汇考
  图〈缺〉
  考
 琼山部艺文〈诗〉
  琼山           明丘浚
  琼台春晓          前人
  寓琼台           钟芳
 琼山部纪事
 琼山部杂录
 琼山部外编
 陶公山部汇考
  图〈缺〉
  考
 陶公山部艺文〈诗〉
  陶公福地        明郑廷鹄

山川典第一百九十二卷

白鹤峰部汇考

宋苏东坡所游之白鹤峰

白鹤峰,在今广东惠州府归善县旧治之后。其高五丈,周回一里。宋苏轼谪惠州时居此。
白鹤峰图白鹤峰图

考考

《方舆胜览》:广东路惠州白鹤峰,在江之东,旧称惠阳。为鹤岭者,以此山下有合江楼,苏子瞻所居。白鹤观,废。苏子瞻请其地,筑室以居,堂曰德有邻,斋曰思无邪。
《三才图会·白鹤峰图考》:白鹤峰,在惠州府之东,连山盘错,江水旋绕。苏东坡谪惠州时,所居宅也。有思无邪斋,德有邻堂。左右有朱墨二池。中祠公父子兄弟之像,外古榕数株,积翠如云,荫覆隆密可爱。按《广舆记》:广东惠州府白鹤峰,在府城东。昔有白鹤观,苏轼尝寓此。
《广东通志·山川考》:白鹤峰在惠州府,旧归善县治。后高五丈,周回一里。古有白鹤观,宋苏子瞻谪惠州时居此。
《归善县志·山川考》:九龙冈之山,又西,曰白鹤峰之山。上为东坡故居,其下为归善县治。

白鹤峰部艺文〈诗〉

鹤峰返照         宋苏轼


绝巘苍茫已夕曛,尚馀倒影入层云。丹梯历历无尘鞅,惟有樵歌送客闻。

白鹤峰感怀         唐庚

往事孤峰在,流年细草频。但知其室迩,谁识所存神。碑坏诗无敌,堂空德有邻。吾今稍奸黠,终日酒边身。

鹤峰故居         刘克庄

嘉祐寺荒谁与葺,合江楼是复疑非。已为韩子骑鳞去,不见苏公化鹤归。

白鹤峰谒苏文忠      明余本

宋玉招魂伤暮春,何人犹自说埋轮。湖中矮塔碑成藓,云外高斋句尚新。病倚鹤峰悲楚客,年占鸡骨赛江神。嗅花岂谓潇湘远,漫采江蓠寄美人。

鹤峰谒文忠         王爌

视草曾分玉陛春,老来随地寄征轮。空山古刹馀三适,野渡长桥见二新。绝代文章传石室,千秋香火护江神。临湘敢作招魂赋,同是飘零万里人。

白鹤峰部纪事

《归善县志》:宋苏轼,字子瞻,眉山人也。累官礼部尚书,兼端明殿翰林、侍读两学士,出知定州。绍圣初,御史论轼前掌制命,语涉讥讪,落职,知英州。未至,贬宁远军节度副使,惠州安置。初至寓合江楼,继迁嘉祐寺,后乃卜筑于白鹤峰。居惠几四年,淡然无所芥蒂,人无论贤愚,皆得其欢心。
陈知柔,字体仁,永春人也。绍兴十二年进士,授台州判官,历知贺州。初,与秦桧子熹同榜者,多攀援致通显。知柔独不附。雅好山水。方从事,即有归志,罢贺州归。留惠二年暇日,泛丰湖,登白鹤峰,追和东坡诗,陶写罗浮,风物殆尽。
明孙蕡,字仲衍,南海人。性豪迈,资表秀伟。于书无所不读,为诗文多不属。稿开卷伸纸立就,而气象浑雄,皆有深致,骎骎乎,汉魏之风。自少负节,概不妄交游。耕夫贩妇,望而目之曰:孙先生云。元季避乱山泽间,洪武庚戌,诏天下,设科取士,蕡中高选。其年,遂自五羊汎舟罗浮,道出合江,访东坡白鹤峰遗址,还舣舟于苏堤下,登栖禅寺,留宿精舍,《夜梦朝云赋》《题壁集》《古诗》十首,《隔竹歌声》十二首,《续拗体》三首。久之,北上筮仕冬官属曹。寻选为翰林典籍学士。宋濂乐韶凤辈,同称许之。

七星岩部汇考

肇庆府之七星岩

七星岩,在今高要县北六里。其山七区,连属曲折,列峙如北斗状。中为一石室,又名石室山,一名定山,一名图屋山,一名高星山。
七星岩图七星岩图

考考

《方舆胜览》:广东路肇庆府石室山,在城北六里,南北有耸石,如二门,土人谓之嵩台。《缪瑜竹记》:又有七星岩。
《三才图会·七星岩图考》:七星岩,在肇庆府城北,其峰嶙峋葱郁,森列棋布,如陨星丽地,错落凡七。其中一峰,宏开岩壑,虚明昭旷,可容数百人。嘉石穹窿,清泉映带,诚一方之奇观也。岩外构亭数楹,匾曰临壑。引石为梯,直抵岩所。岩内筑台,高三丈,方广若干丈。又有石室诡怪万状,崖断穴露呀,然而辟斲嵌崆刳巀㠔,掀层巅划,巨石顽青老碧将堕,复屹交撑互支,如竦如立,龙蛇蟠蛰,烟云出没。中敞平地,广亩,侧环翠壁,踰仞滴乳,成桂凝岚作。盖《图经》谓帝觞百神之所,亦九九小洞天之一也。溪泉清冷,林鸟嘲哳,猿跳兽扰,藤刺薜缠,春葩、夏飙、秋菊、冬桂,皆常景物,何足诧尚。
《广东通志·山川考》:七星岩,在肇庆府城北六里。七区连属,曲折列峙如北斗状。中为一石室,岩东逾沥湖半里,为屏风岩,又一里为阆风岩。石室西半里为天柱岩,一里为蟾蜍岩,又一里为仙掌岩,西北二里为阿坡岩。周几十里,沥水环流其下,可通舟楫。明嘉靖间,参政吴桂芳,始除道,筑台石室之内,又因斗魁台,而增葺之亭于岩前,名曰临壑。太守邹光祚北出岩后,建星聚亭,亭西有紫竹洞。隆庆间,太守熊俸则于岩左建水月庵,而堤其前为沼。于是郡人乃于山椒建玉虚宫,自水月庵后凿石磴盘曲,七百馀步乃能跻焉。又桥沥湖,其名星渚。副使李材建邻天阁于屏风岩,又辟阆风岩,建栖云亭于其麓。由栖云度蓬壶,径至流霞岛。岛前临沥水,后倚阆风。又为树德亭于沥湖北岸万松冈中。万历间,太守郑一麟建斗杓堂于水月宫南。副使王泮作亭于沼中,名曰景星。按《肇庆府志·舆地志》:高要县北六里,为定山。下有石室,其上曰崧台。《隋志》名定山,《一统志》名石室山,一名图屋山,一名高星山。《南越志》云:耸石广六十馀丈,高二百馀仞,谓之崧台。其下有石室南北二门,状若人工自生,风烟其中。室栊约高五丈馀,宽广可坐百馀人。深入北向高处,通明可资游宴。其左一穴,持烛入数十丈,内有龙井、龙床、龙磨角石。岁旱祷雨,辄应其右一穴,亦用烛入十数步,北转石隙漏光,可容出入。其前有浦,名高星,相传为神仙下都。《星岩志》:西壁有石如悬钟,击之铿然。以石击地,作鼓声,谓之石钟。地鼓东壁有景福二大字,唐李邕书也。直北梯石而上,有斗魁台。《石室志》:石室大岩当崧台,台之中南洞门迤东,有唐李北《海邕石室记》。入洞门,历阶而上,则穹窿凿空,高广二十馀丈。石乳滴沥白如玉,又腻如脂,嚼之淅淅有声。旁多唐宋名人刻。然剥蚀过半,独东壁镌景福二字,其光可鉴。相传,北海笔西壁有石,撞之铿然,如钟击地,鼓声逢逢。折而上,则出督府吴公桂芳所甃道。有台址平如砥,可坐数百人,是为璇玑台,高丈许。西倚石壁,悬石旗坠云崩。最高处,翩然翥者,名双凤石,已为斲去。其一下奉大士像,台北为白象岩,左瞰积水为水洞,有大小龙井三四处,深不可测,相传与潮汐。上下又左有副墨岩,尽处潴水,名抱珠井,有宋祖无择石刻。黑洞在石室,西壁有数径,一达反照亭北,一径里许出碧霞洞。又北数径,皆出诸。佛楼东内有玉乳盘,有龙井深不可底。四面削壁其旁,仅能容足。大岩稍东有宝陀岩,高十馀丈,今为水月宫。又上,历磴五百级,为玉虚宫。上有通真岩、朝旭岩,险不可跻。北对万松冈,有宝积岩,亦曰宝光洞。从大岩出后洞门,稍西有紫竹洞,其最高为崧台,是为上帝觞百神之所。《嘉靖志》:城北七里,古名冈台山,唐天宝中,改曰崧台。自远望之石峰,森立苍郁,磊砢时兴云雾,攀摩青霄。绝顶有佳处,险不可登,采樵者或引蔓而上,有风药生石隙中,叶圆而厚,和酒嚼下,能已风病。
连属有七星岩,七区连属,曲折列峙,如北斗状。中一为石室岩,所谓大岩也。连逾沥湖半里,为屏风岩。又一里,为阆风岩。石室西半里,为天柱岩。一里,为蟾蜍岩。又一里,为仙掌岩。西北二里,为阿坡岩。延袤几十里,沥湖环其下,可通舟楫。嘉靖间,参政吴桂芳始除道筑台石室之内,又因斗魁台而增葺之亭干岩前,曰临壑。郡守邹光祚于岩后建星聚亭,亭西有紫竹洞。隆庆间,郡守熊俸于岩左建水月庵,而堤其前为沼繇。是郡人乃于山半建玉虚宫,自水月庵后凿石盘磴五百步,乃跻焉。又架桥沥湖,名曰星渚。副使李材建邻天阁于屏风岩,又辟阆风岩,建栖云亭于麓。繇栖云度蓬壶,径至流霞岛,岛前临沥水,后倚阆风。东为蛟龙窟,亦名潜曜洞。又为树德亭于沥湖北岸,万松冈中。万历间,郡守郑一麟建斗杓堂于水月宫。南副使王泮亭沼中,曰景星。自是山水献奇,亭台交映,四方来者,未尝不停骖登眺焉。《石室志》:天柱峰在石室西,与石室相接。岩去地百馀丈,石剑削壁立险,不可上。万历间,郡守王泮始穴石百步,掐指而登,所为缶甓,不知何代物,相传为群仙捣药处。金液岩在天柱峰稍西,将及峰顶,险踰天柱。元虚洞在天柱峰之阳,由六祖堂纡左,历百馀磴,始至洞口。蟾蜍峰在崧台西里许。峰半有岩,前为龙媪穴,相传怪物蛰此,非蛟非螭,风雨晦暝,人有见之者。仙掌峰距蟾蜍峰半里许,峰顶有石,如欐指,然未有岩峒。屏风岩在崧台东,隔沥湖一水,矗石㠝岏,无所谓岩也。山麓有碧霞元君祠。上数百磴,曰三仙阁,督府刘继文建。又数百磴至顶,曰玉皇殿,近代邑人潘居士建。下山,由蓬壶径出流霞岛。未至岛,有亭曰栖云。稍上,曰太极洞,又上曰阆风岩,旧名石角。参政吴桂芳易今名,更上积石如戟。流霞岛之东,有洞高仅数尺,临潴潭,编小筏而后入,有石床为龙卧处,窈冥深黑。郡人太史区大相名潜曜洞。郡守王泮题卧龙。窝兵宪李开芳题曰龙门。后人名含珠洞。天启间,高要令汪渐磐填潭,筑天籁阁。其上人工压塞,非复仙灵之旧矣。

七星岩部艺文一

七星岩记        明吴桂芳


肇庆郡城北有峰,嶙峋葱郁,森列棋布,如陨星丽地,错落凡七。其中一峰,宏开岩壑,虚明昭旷,可容数百人。嘉石穹窿,清泉映带,诚一方之奇观也。余参政东粤,之明年五月既望,高肇参将鲤山钟君始邀余来游。顾瞻四塞,悬崖乘碧,金莲玉桂。时方盛夏,烦暑顿除。丝竹壶觞,情兴交畅。因念此岩僻,在岭海之间,轩盖罕临,声称未著,若俾产于通都上国,舟车会驰,冠裳萃止,则春风之前,秋月之夕,鸿生钜儒之咏赏,吴姬越女之嬉游,当与兰亭、西湖、凤台、燕矶,比雄于中原矣。既共为兹岩,太惜已。而缔观岩下,苔藓满目,荒秽成丘,颇蹈诗人,树檀维萚之。诮计一岩之饰,所费几何。曾莫有为之先者,何世好事者之不多见也。盖又共为兹岩慷焉。以慨者久之,宴既罢爰。进郡知事,丘民惠于庭,授以规画。伐石于山,鸠工于肆,拓材于没入之羡岩之外,构亭数楹,扁曰临壑。引石为梯,直抵岩所。岩内筑台,高三丈,方广若干丈,以待献酬。其高为小台,稍加增葺以待游衍,凡旧所未备者益之,污漫不饰者除之,工甫告成。余同年克斋殷君,适莅是郡,孟秋之朔,乃偕鲤山君具觞落之舍,止有亭酬酢,有台瞻依,且严高深可象。盖旬月之间,川原已改色矣。余观自古名山奥区,多因地而胜,抑或以人而传,余非能重兹岩者,顾浸淫芜莽,不知其几千百年而缮治缘饰,以成巨观,则自余今日始。岂山川之污隆显晦,亦有时欤。

星岩书屋记         梁敏

吾邑王德安氏,性敏好学,以家居城西,厌市尘之扰,乃卜筑星岩,徙居之。冀以养其心,成其学也。岩去城数里,屹然北峙,巉岩㟏岈,嵂屼磅礡,若奔若立,若起若伏,布列如七星状,故名焉。中有洞穴,廓然纵广可数十步。敞达若堂室,宦游旅寓孰不往观,诚天造地设,为一郡之名胜也。观夫晴晖翠崖,丹霞赤壁,列窦通泉,洞门长辟,岩桂发而秋香,瑶草生而春碧,对此则心怿神怡,澹然而忘欲也。至若村屯散居,映带左右群山叠见,联络前后。溪澄清,而鱼肥,土沃润,而苗秀,睹兹风物可览,则驾言出游也。环区嘉木竞秀,庐舍整顿,过其门,苔迹甚稀,绿阴满地,童子守扃,庸夫俗子莫造其庭矣。入其室,图书列座,卷帙盈案,闻清谈歌咏之声,则缙绅之徒举列于席矣。德安以静专为学,学成而德业信于人,声誉闻于有司。遂膺茂才,举洪武癸酉乡试,历任临桂会稽司训。予时,亦负乘繁昌,后调宛平,邈如参商之隔。永乐戊子冬,予入侍东宫,又二年,德安繇秩满,来会于京,执手歔欷,不觉流涕语。竟乃出图示予,求为记。顾予宦游一纪,见图若见乡国,风景如昨,恶得无言。然斯岩人咸悦,而观之未闻,择而居之者,其有待于德安之幽颐也。岂偶然耶。虽然达不忘穷,出不遗处,宜尝展图熟玩,睹崖之高则思立吾志,而不杂于物庶几。吾儒德业之助,实吾端山水之光也。盖地有因人而胜者,如莘野之耕傅。岩之筑渭川之钓,列圣出处之大,而地之名胜遂与霄壤俱传。德安诵法古人,必兴思齐之念,勉期策勋立名,垂裕于后,则星岩虽硁,然之石亦赖之增辉矣。是用记之,以俟后云。

七星岩部艺文二〈诗〉

游七星岩         宋康海

天坠北斗精,人间书景福。岩石骈七峰,漠漠太古色。磅礡压洪濛,崒嵂磨苍碧。中涵大穴峒,外与风云隔。千夫廓有容,万状成叵测。𥓂砑露肝胆,槎牙列矛戟。伏如龙虎卧,起若将士立。西窍通天关,虚明数千尺。豁然一罅入,寂阒燃灯。幽秘若为藏,闇阏不可极。龙床一鸟𪃟,宛若蛇蜒迹。龙井下太阴,彷佛被元幄。岂伊鬼神秘,乃是造化力。江寒烈水涯,春盎回阳律。炎光流大地,凄凉入人骨。四时斡元气,可燕复可息。平生谢康乐,不废登山屐。蓬莱在人世,昧者恒弗识。达人昔来游,题诗满青壁。骎骎岁月深,惨惨烟霞积。绝唱者何人。清新压元白。镌石苟无分,灵怪亦我惜。缅思融结初,六丁万斧劈。

七星岩          明韩雍

二气初荡摩,精华巧融结。清浊既分判,崆峒见岩穴。初登觉幽深,旁转更高洁。嶙峋起玉柱,缭绕垂彩缬。寒溜浮空明,巨石罗曲折。逢逢击地鼓,洪响不外泄。乃知化工神,难与俗儒说。丹青笔虽巧,谁能写奇绝。良辰羽书稀,聊此一怡悦。辱我同心友,款留出佳设。坐久毛骨寒,恍如在冰雪。举觞初引满,浩歌激壮烈。丈夫感知遇,图报心孔切。所愧才德劣,弗能绍前哲。正谊不谋利,临事秉大节。仰视苍苍天,此心誓如铁。


星岩古书院,谁向岩前结。隙地久荒芜,青山仍布列。洞口坐莓苔,爱此空中洁。四顾寂无声,寒泉响呜咽。提笔纪胜游,适值中秋节。天风吹玉泉,散作晴空雪。上有丹凤巢,下有神龙穴。我欲舞长剑,恐惊山石裂。我欲调素琴,叹嗟弦久绝。洗爵倒金尊,漫教驰驷铁。时有共游人,喧呼恣欢悦。酒酣踏月归,马上看圆缺。

七星岩           雷贺

荧荧银汉星,下照崧台陌。何年七星坠,化作郊坰石。中开斗魁岩,高虚几百尺。旷哉石室奇,天敞神仙宅。紫云结丹盖,清泉漱玉液。琪树何葱青,瑶草正翕籍。绛气时荣薄,灵鹤骞高翮。仰窥瞰虬虹,静息环奎璧。地轴兴灵雷,天枢悬琥珀。炎方不冬零,荑英长茂硕。偶来偕朋俦,夷犹纵芳适。幽扪烟萝青,雅坐琼宫白。盈盈酌金罍,洞房罗绮席。天风净溟涛,远臣半閒客。百年逢笑日,万事睨一掷。归来扬东帆,醉后江天夕。

《前题》杨载鸣

平生丘壑心,所历穷地纪。兹岩郁灵秀,混沌窥无始。玲珑划崩豁,悬缀出瑰诡。隐映日月华,合沓云烟靡。通天信有门,陨星差可儗。撑拄疑神功,空阂悟名理。岁晏瘴氛销,山川气清美。既协赏心缘,复遘良朋喜。危坐俯虚无,剧谈淹景晷。流霞满尊罍,元气随杖履。颓然成梦游,邂逅洪崖子。恍惚持洞章,殷勤遗石髓。期我阆风岑,长笑谢纷滓。觉来牵簪裾,徘徊暮山紫。

《前题》徐鹢

端溪有灵石,应宿通天纪。突兀摩苍穹,坱轧窥元始。绝壁自天成,胜迹真奇诡。漠漠昼常阴,青青草不靡。丹崖邈难嗣,少室今可拟。闲留太古情,静悟先天理。樽浮壑气清,鸟递歌声美。故园劳远思,客路饶新喜。轻风披素襟,流晖移夕晷。片石洞中棋,双鸟云外履。陟彼青莲峰,缅怀赤松子。岚气袭罗衣,清滋含石髓。溪回如有情,月白浑无滓。安得如闲云,常伴山花紫。

《前题》陆杰

天地始开辟,劫灰散馀零。大者为海岳,小者垂日星。女娲补其罅,陨石分山灵。列峙排北斗,屼嵲罗云屏。披寻路纡折,位置参池亭。洞壑露微隙,宛转藏仙扃。问谁更操凿,神奇并五丁。岁月不可考,石室留碑铭。适从肩舆游,初亦疑图经。历览殊不爽,双眼仍复青。振衣陟其巅,天风驱尘腥。徘徊遽难去,白鹤归苍冥。
星岩十二咏        袁时选石室龙床

萝洞极阴深,石床诡云幔。龙藉以冯陵,气蒸而纷烂。托身虽在小,扬志必腾汉。寄言赏心者,潜蟠安可玩。
沥湖渔棹

轻桡溯沿洄,断续歌声起。朝穷桂水源,夜宿星岩底。志若不在鱼,钓亦不设饵。曰子何为哉,所乐在山水。
金阙朝旸

霄岭失其峻,灵仙乃有托。曰余事攀跻,谒帝升虚阁。鸡鸣起下视,朱光彻大壑。一拂扶桑梢,天窗对如灼。
宝陀夜月

云房肃夜阴,山月吐秋艳。入林珠树乱,布地金华闪。众星且不明,啼狖宁久觇。旷望飒生寒,尘襟薄当敛。
星亭拥翠

远寄托閒楹,云山周紫逻。神秀望已同,华星忽如堕。荡胸际湖广,高情飞鸟过。当檐峭壁藓,何人更题破。
霞岛飞琼

峥嵘洞虚启,下属修篁净。淙淙石溜浅,峰际霞孤映。迹迩心则远,情至觞堪命。日暮听归樵,妨余践苔兴。
临壑荷香

风亭出前浦,浦暗花如气。听歌采采应,望水田田蔽。安知坦腹暖,不觉尊为匮。既驩当重陈,无容促归骑。
芳塘鱼跃

有美临清漪,观鱼何当快。稍依绿藻根,复戏青萍外。任公钓岂无,蒙吏乐乃大。但恨羽翼迟,扶摇尚相待。
泛斗仙查

结多山水缘,复兹休沐暇。行行出郭来,中流楫尚假。宁希上汉查,牛渚吾方且。情用良何如,于焉遂潇洒。
阆岩夕照

周览肆岖嵚,既晨且复暮。赪霞灼丹荑,反照穷幽处。林茂多纷喧,竹影递交互。眷然发馀情,重以閒余步。
杯峰浮玉

舍筏浮丘步,屧迹苔上少。中坐瞰崇邃,云霞出未了。安知巨鳌戴,且曰君山小。愿言复相寻,乐故亲鱼鸟。
天柱流虹

穷险不知疲,放神复凌峻。唯兹天柱标,去天极相近。搔首咏宣城,吹笙招子晋。容与以徘徊,虹蜿而气奋。

七星岩           梁敏

七星何年陨为石,壮观南溟镇坤极。平原散作青莲花,元气沦浑护苍碧。岩峦耸峙争嵯峨,杓衡直上联奎璧。洞然一室张虚明,高越匡庐几千尺。腾龙跃虎分形胜,拥翠浮岚转盺夕。峰棱侧立磨剑刀,上割烟霞断鹏翼。雄观伟视足奇横,擎天众柱排云直。蓬莱之山在何许。此境尤为人爱惜。苔花叠锦灿石文,钟乳垂珠彻膏液。凉蟾清吹飒秋意,异草名葩自春色。忆从天地开辟初,沧海桑田几更易。岩中神仙何渺茫,岩前版筑留遗迹。古人游览为盛事,地灵人杰今犹昔。皇华使者乘骢游,涧谷林峦总光饰。临花傍柳开绮筵,拂苔洒墨诗无敌。岩居老人深感激,再拜向前诉衷臆。乃言岩龙长晏眠,一春霖雨无消息。使者奏奉上帝敕,呼之起布阳春泽。生民早得服田亩,温衣饱食咸帝锡。我生世世居岩前,歌颂太平昭圣德。

《前题》郑东白

平生四方志,颇有五岳期。笑彼世间人,局促随文牺。仗剑遨游来东粤,倾盖之子同解颐。携尊览胜星岩下,曲曲虹桥横绿漪。崇岫敞开水月殿,高峰特峙镇郊甸。宴坐洒然祗树阴,临轩恍若莲花片。寻蹊拂策二天门,蹑蹬抠衣北极尊。空洞烟霄迥日月,神区玉室犹昆崙。岩前一望控遥壑,十里湖光映华薄。青雀结舰漾平湖,锦茵腾盖成虚幕。湖波浩荡转蒹葭,岳麓崔嵬飞彩霞。突兀仙台悬石乳,玲珑石室垂丹砂。星辰散乱遥相射,朱碧辉煌真不夜。倚剑已惊白日寒,振衣自觉青云泻。举头寥廓见金光,紫气腾荡纷苍茫。摘蒲似饵胡麻饭,吸水如漱沆瀣浆。洞外有亭挹岩秀,俯瞰晴波环列岫。凌风横渡栖云台,扳萝更入阆风窦。东行小径名蓬壶,屈曲宛转开画图。流霞岛中深窈窕,秋水清泠皆荻芦。湖中芙蓉遍夭丽,邻天飞阁起云际。举手长揖天上仙,藏真且避人间世。烟霞万古堪逍遥,山灵何时重见招。与君携手息尘想,梦魂隐隐犹丛霄。

赋得七星岩酬黄使君    王士性

天罡随地化为石,招摇夜浸寒潭碧。蛟龙抱珠窟底眠,惊起风雷撼广泽。划然鬼斧下天门,划碎群峰向空掷。岑嵚巧幻天琢成,洞中剩有神仙迹。石钟声度岭头云,玉壶冰结水中纹。鵁鶄属玉飞不下,款乃渔舟隔岸闻。夕阳返照暝烟上,天籁霄沉净紫氛。连山四垂波影倒,羽觞飞映晴川抱。舟行天上人镜中,依稀欲走山阴道。黄君岂是列星精,我欲与君,挹取斗柄吞长鲸。醉踏冈峦作平地,手掬星光还太清。

星岩夜月         姚绍弼

白狐照月吸山风,玉马驱云走碧空。银河泻影天如坠,桥边惊醒鸳鸯睡。藕花十丈练金环,峰头玉井水为山。蛟龙气起叠层楼,鸦啼声细深深柳。石壁光分凝翠花,仙人掌上弄明霞。谷萤低飞苔径斜,岩隙流泉月滴沙。冷红湿露醉罗衣,古桂婆娑香透帏。洞箫彻水咽涟漪,荒城乌鹊又南飞。

七星岩           黎近

曲折扪星斗,𥓂砑讶洞房。露凉珠树湿,烟暖玉苗香。五色云成盖,千寻石作梁。欲招双白鹤,月映海天长。

三海岩部汇考

宋陶弼所辟之三海岩

三海岩,在今广东廉州府灵山县城西二里。其岩纯石而内虚,高广如堂。相传宋陶弼辟此。


《明一统志》:广东廉州府三海岩,在灵山县西二里,有三岩曰:钱岩、月岩、龟岩。宋郡守陶弼改今名。按《广东通志·山川考》:三海岩,在廉州府灵山县城西二里,即石六峰岩也。纯石而内虚,高广如堂室。石乳下垂如滴,有龟岩、月岩、钱岩。宋州守陶弼始辟,其自记曰:治平二年春,诏徙钦州灵山治于石六峰下,以便民也。夏五月,予得朝告还湖湘,道由兹山,爱其林交水回、岚嫩石瘦,谓其下必有胜处。乃命邑官,除道刊木,躧进,果得三岩于蓁莽间。其一呀然云际,天光内通,如月半破;一若巨龟,壳侧倚岩下;又一,中隆前卑后昂,状如覆鼎,盖于曲突灶。上端有阴壑刀布藏焉,樵人百方力不能到。下有磐石螺蚌负之,疑古之时海渐于此。诗云:高岸为谷,深谷为陵。岂空言哉。乃因名之曰:三海岩。而复为诗章,以附于新邑图经云。
穿镜岩,在灵山县城西二里,与三海岩相连。翠屏耸立峰半。一镜相通,望若郭门之状。其中天日恍然,有如穿镜。

三海岩部艺文

三海岩记         明章潢


山有耸奇秀丽者,莫如池之九华、歙之黄山、括之仙都、桂之千峰、鲁之泰、衡之衡、华之华、洛之嵩、定之恒,是皆天下所同珍者。而廉郡灵山诸岩,峭壁悬岩、洞天神符悉备,亦可以追罗浮遐轨,顾独弃而不录。唐宋李邕、余靖、陶弼、岳霖诸贤,尝履其地,仅得三海岩于蓁莽间。而他弗之及者,盖以廉为广之,僻郡而灵,尤其最僻邑也。人物希疏寂寥,遐搜穷讨者,无几。且以南北倥偬,弦歌未习,斯民奉头鼠窜,不暇遑恤。其他兹者,兵备李公瑾,高枕而居,狼烟焰熄,点出灵山仙境,摄蹬追攀,亹亹忘倦,胜入蓬莱之岛,列会群仙者矣。城之西,叠障层峦,谓之:石六峰,顶有塘,塘有锦鲤旋绕周环;有石莲子、何首乌出焉。峻绝虚通,崆峒响应,昔人欲立坛场,以为佛寺,未就而罢。石六峰西,有曰因胜岩者,邑侯龚彝号也。乃人迹不到,而骤然见岩,故名。上有龙女献珠、观音现世、彩凤朝阳、苍龙吐沫、寿星骑鹿之象,宛然如见,自因胜。而下又有三海岩者。陶商翁诸贤遗刻存焉,刀布悬岩非人力,螺带、石矶、蚌凝、陡壁天柱、撑空流源、匝地石乳钟、松花老金狮、玉象连绵地、鼓石钟、相应观音,变化之象巍然在涌壁间。平地突起尖峰,深崖直通海岛,此又格物穷理之功,所不可晓者。李公题其岩曰:下洞通地,中洞通人,上洞通天。其名义已悉,不载三岩洞志中矣。但是岩之西有所谓吕君洞者,以高计丈十有青阔半焉。深倍之岩,有高阁耸立云端,含莲垂盖,化其东瑞草、灵芝;凝其西,而璎珞之形千态,难以言状。洞之右又有独虎穴者,外视仅一窝耳。造其中则双莲覆地,独树插天,上垂珠帘,横铺玉座。有白、有红、有紫、有绿,错综间簉。虽九仙楼阁不过是也。昔时有一虎藏焉,故以为名。邻有高山屹立,深洞三丈,有馀内隐蛟龙,不俟云雨之兴,而泉源混混,莹彻无瑕,穷昼夜而不息日。煖风和,鱼跃鸢飞,照应上下三龙滚洞之名,良以此耳。过此去城有七里许,高与诸岩并峙,俗所谓山夹洞者。今改为天堂岩。未入其疆自以三海为至及。临之,则岩岩壁立,百仞冈峦。缘天梯而上,可以玩心悦目者。有不待言而著仙人,拥膝而吟弥勒,涅槃而坐石虎。膺其门金狮,粘其壁飞龙,升云仙鹤舞空,神龟出水,玉象朝天,石耳风调,珠帘日射之妙,难以枚举。岩有南向者,则四野樵歌,孤村烟火有北向者,则日星灿烂,禽鸟喧鸣;有西向者,则石柱接空,仙坛照壁;有东向者,则莓侵地鼓,泉铸石钟,名以天堂,良为不虚;再越五里,又有下石龙者,山势险而奇,林木修而茂,洞中高而嵌者,谓之龙母宫、深而迥者谓之龙王潭、坦而方者谓之龙眠床、涌而圆者谓之龙蟠台、路深九曲谓之从龙路、门高数级谓之登龙门,人欲玩之者皆攀木缘崖而登,悬藤挽手而下,有地府焉,有地狱焉,有刀山戟架焉。阎王秦镜清明临者,自然胆丧神驰,心寒而股栗,亦可畏哉。

琼山部汇考

南海中之琼山

琼山,在今广东琼州府城南六十里。其山石似玉而润,故山名琼,而郡县亦以此名焉。


《方舆胜览》:海外琼州琼山,在本县,有琼山、白玉二村。其石皆白似玉而润,种藷菜特美,所产槟榔,其味尤佳。州以此而得名。
《明一统志》:广东琼州府琼山,在府城南六十里,其石似琼瑶,故名。
《琼郡志·山川考》:琼山,在琼山县南六十里白石都,山下有琼山、白石二村。
琼崖神岭,在县东南二十里东潭都,平地起峰,即古珠崖。地中有神庙。

琼山部艺文〈诗〉

琼山           明丘浚


环海三千里,珠崖第一山。名驰四海内,秀出万峰间。月下森瑶简,风前振佩环。孤高犹润泽,蜡屐未容攀。

琼台春晓          前人

缥缈波涛四望中,春光晓色迥相同。云开若木天头白,水击扶桑日脚红。海岛三千馀里地,花朝二十四番风。阳春有脚行初到,和气融融满太空。

寓琼台           钟芳

寒燠深冬始觉均,海天风候异常伦。客缘幽暇频留醉,天为遐荒倍借春。潮落鱼龙归旧窟,雨馀花柳试新痕。长安北望争何许,红日光芒丽五云。

琼山部纪事

《琼郡志》:唐贞观五年,始于崖州琼山之地,置琼州,附郭置琼山县。
明万历二十三年,琼山有石,忽自剖开,中有一小石,方形如拇如指者,数十颗,流出不绝,久之乃已。

琼山部杂录

《方舆胜览》:琼人以槟榔为命,其产于琼山者,最良。岁过闽广者,不知其几。非槟榔之利,不能为此一州也。

琼山部外编

宋·钱易《洞微志》:李员为承旨,太平兴国中,奉使过海,至琼山。逢一翁,自称杨避,举年八十,邀员见其父叔,皆年一百二十。祖宋卿,年一百九十五。梁上鸡窠中,有小儿,出头下视。宋卿曰:此吾九代祖也。不语不食,不知其年,朔望,子孙列拜而已。

陶公山部汇考

《道书》第二十四福地之陶公山
陶公山,在今广东琼州府琼山县东南五十里,以陶贞白修药于此,故名。或曰其人多姓陶,故名陶云。


《洞天福地记》:陶公山,在安国县,陶贞白修药处。按《明一统志》:广东琼州府陶公山,在府城东南五十里,山下有巨潭,水流三十六曲,以达于江。
《琼州府志·山川考》:陶公山,在琼山县东南五十里麻长都。陶村人多姓陶。下有巨潭,合外三十六曲水,以达于江。《道书》谓:七十二福地,此居二十四。旧有陶公墓。
《琼山县志·山川考》:陶公山,在县东南五十里。旧有陶公墓。至今琼人慕其风水,争卜葬于此。

陶公山部艺文〈诗〉

陶公福地        明郑廷鹄


五岭迢迢拥福山,陶公盘郁海云间。寒潭夜雨苍龙吼,曲水春风彩凤还。竹径石边看独塔,草亭峰外送双鬟。仙灵不秘长生药,蒲节松花可驻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