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峡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一百八十七卷目录

 白云山部汇考
  图〈缺〉
  考
 白云山部艺文一
  游白云山记        明何格
  前题           陈子壮
 白云山部艺文二〈诗〉
  白云山水帘洞      宋方信孺
  虎头岩           前人
  白云山          明孙蕡
  前题            赵介
 白云山部纪事
 西樵山部汇考
  图〈缺〉
  考
 西樵山部艺文
  游西樵山记        明湛若水
 西樵山部纪事
 峡山部汇考
  图〈缺〉
  考
 峡山部艺文一
 峡山赋〈并序〉      唐沈佺期
  游峡山记        明吴楚材
 峡山部艺文二〈诗〉
  游峡山          唐张说
  前题           沈佺期
  前题            杨衡
  前题二首         宋之问
  前题            胡曾
  前题四首          许浑
  游峡山二首        宋苏轼
  次韵高要令刘湜峡山寺见寄  前人
  游峡山次苏韵        胡铨
  游峡山          蒋之奇
  前题           张士逊
  前题           向敏中
  前题           向子禋
  前题           郭祥正
  前题           晁公迈
  峡山二首         明解缙
 峡山部纪事
 峡山部杂录
 峡山部外编

山川典第一百八十七卷

白云山部汇考

安期生隐居之白云山

白云山,在今广东广州府城北十五里,山多白云,故名。相传,仙人安期生飞升于此。山下有大小水帘洞,北有鹤舒台,虎头岩,山半有栖霞,山有太霞洞,有飞霞洞,山之分麓又有乱石,山随地立,名不一,要皆白云山之胜迹也。


《南海古迹记》:白云山在番禺东,山高无泉,有九龙化为九童子,泉遽涌,时有五色,小蛇蜿蜒,下为大小水帘洞。秦安期生隐处。始皇尝遣人访安期生于此。或云子城东有安期生,蒲涧,溪涧中,产菖蒲,一寸九节,食之得仙。
《广舆记》:广州府白云山,在府城北,山多白云,世传安期生冲举于此,上有水帘洞,鹤舒台。
《广东通志·山川考》:白云山,在广州府城北十五里,其上多白云,其下有九龙泉,泉之下为大小水帘洞,北一里有鹤舒台,山半有龙果寺,宋运使陶定所建轩亭。今俱废。
《广州府志·山川考》:白云山,在郡城东北十五里,其上常有白云覆之,其下多瑰石有泉焉。遄飞琅琅,其名曰九龙。《旧志》:安期生隐此,无泉,有九童子见,须臾泉涌,故名。其流下为大小水帘洞,相距不三百步,其北一里有巨石,曰鹤舒台。《旧志》:安期生飞升处。山半有龙泉寺,宋运使陶定所建轩,扁曰千峰紫翠,又建亭,曰天南第一峰。今废。其阳有鹤蝶草,蝶草似蝶,出南海,一名媚草,上有虫,老蜕为蝶,赤黄色,女子藏之,谓之媚蝶,能致其夫怜爱。鹤草,似鹤,当夏开,嘴翅尾足,无所不备。又北一里,曰虎头岩,山半折而西南五里,曰栖霞山。《旧志》:一名景泰云峰山。昔景泰禅师卓锡得泉,故名。今按卓锡泉在罗浮唐子西,有记,非此泉也。又云:泉初涌时,双蟹出焉,又有仙人守之。张镇孙栖霞山诗,有万山飞翠映瑶空,一抹清霞淡复浓之句。旧有寺,今废,泰泉之水出焉。《旧志》:李昴英有文溪小隐轩,及泰泉、玉虹饮涧二亭旧址。洪武初,孙蕡筑白云山房于其上,今废。又一里,曰大霞洞,洞之南曰聚龙冈。又折而西,曰御书阁。《旧志》有康与之旧隐顺庵,以宋高宗御书,故名。与之以憸邪,绍兴中谪居于此,其木多松棕,其草多龙鳞,俗呼过江笼。有兽焉,如蜥蜴,而锐首,其名曰鲮鲤,食之已滞。
飞霞洞,在白云山鹤舒台北,为归龙最胜。隐士陈元开读书于此。
乱石山,在郡城东北二十里,一曰紫云山,与白云相连,俗呼白云后洞。巉岩高峭,林谷深邃,彷佛不类人境,以多奇石,故名。其木多杉楠,其草多蓬葧,其下西南一里,月溪之水出焉。旧有寺,今废。

白云山部艺文一

游白云山记        明何格


白云山在郡城北,与予家后山联脉而左偏,其上有寺,去予居仅一牛鸣地。旁有小径可达,顾陡峻,未易登山。予自幼至今五十年,且不能三四往,然常想其幽深峭拔,足以寓目适情,每愿一游。正德辛巳,灯后三日,有约予同游者,遂携酒馔,偕吾昆弟秋山、秋峰辈四人,子侄辈冠者五人,童子四人,取道,由山枣冈,不半里过小涧,登黄坞凸凸峻,甚有恃力,先行者。予勖之曰,汝童子宜随行,又有倦者蹶者焉,予曰登山有道徐行则不倦,措足于实地则不危。司马公之言真可为训,彳亍二里许,过横冈,路稍平而狭,俯视则目眩心悸,少前有地夷旷方可两三丈,其下为先府君冢,此则行龙之起伏处,地经所谓蜂腰鹤膝者也,纵目四境一览而尽众曰,此实佳境,遂环坐其上。呼所载酒,出殽核饮之,时风日和煦,无张盖挥箑之劳,飘飘然有可乐者,复行数百。武至茶寮茶始迸,白锋又百武馀,及寺视昔之古木参天,蔽日百无一二,众叹曰,一至此哉,振衣而入,由东廊历阶而上。大雄殿,继登观音堂,皆金碧辉煌,香烛炳耀堂,右有废。僧房,曩时最为佳胜台,榭木石可供,清玩今一无存。惟败壁间,旧题尘土漫漶不可读,堂右为经藏规,制精致妆,饰华美有拽其转,旋转如弄丸者,堂后有叶氏墓,众逡巡其上,或叹或哂,忽有气皎如缟,练叆若喷馏,抵度岩窦间,清韵逼人殊觉毛发森,潇有诵杜少陵,天阙象纬,逼云卧衣裳冷之句者,指曰兹山之名,非由此乎。众将跻其巅,顾草木蒙密,曰,得无为虎所都乎。却行由西廊而下,过选佛场,少憩,西方丈间观省,吾先生,暨云津居士诗,未竟寺僧法深邀,予辈过东方丈啜茶,茶顷谈少年抵京师时,事及本山废兴之故,亹亹可听,少顷设斋供既而登鲸音楼,由斋堂返山门,读宋潜溪先生所撰白云师碑,将归,众欲乘兴东下,更寻幽胜,走不数十步,寺僧追送新路,僧曰此处某欲建小楼,以补此山之缺,庶可当旧路之冲,亦以止游客,茹荤酒者,遂揖而别,及抵新路,虽少宽不无艰,险之处。予曰康乐辈,今日之屐,但宜高补前齿也。下至半岭,见旧亭,为风雨所踣,柱石颓然卧地,众坐其上,惜无能为起废者,众且歌且行,而山禽唧唧涧溜,泠泠似相和者,迤逦渐及山趾,而樵人牧竖亦业集于路矣,众欲谒丽阳祠,历陂阪至庙门,皆盥嗽而入,抵寝殿咸向神作礼,而退及出庙,抱衾裯以卜梦者,纷纭而来,予辈亦望家而奔归。

游白云山记        陈子壮

郭北冈峦蜿蜒十五里,磴折而上,南天第一峰是也。其山多白云,屏环几负,頫近郭诸山,皆㟝嵝虎门,东入诸川条达并见右景,泰而左月溪三胜,皆有寺,嘉靖初,毁于督学,魏恭简而景泰属,黄文𥙿月溪属黄铁桥司马逮湛文简归老,复以白云为书院,镌先师四配像,与生徒聚讲,有泉清洌乃九童子,进安期生处,故名九龙泉,文简身后,其家人毁书院为墓,庵于九龙泉下,供大士像,水月庵其右廊舍,比连门,其后以登墓,舍下碑像崩错于地,殊增两楹之戚,文简亦不料,至是庵径初缘右直上,主僧如超募工,甃石为桥,列磩左折,小池接九龙之次,旁注于谷涓涓有声与风叶应山门,幽深不知其几许也,入庵则体制反眇,予中表冯生景汉,习静其中,同居复有区生是日也。予不期而往,相与抚掌茗谈欢如起痊碑像,于穷高之顶,桥下多大石,相度划剔为。予酌泉枕流处,纵步久之,经仄笠杖雪衣翼童,载茗而至者,修六长老也。修自诃林入月溪两载,闻予游,则欣跃来会,饱午饭庵中,繁阴渐翳山坳,雷雨四决,独南云,犹白潖洲赤石冈,塔粲若盘石中,物两道战瀑声踰雷,予冒雨观瀑,触杜诗、云门吼瀑泉,句题石,曰云门少晴复雨与,修六印證移时。今日之游似,妨登涉适足,以尽兹山阴晴之变,将谋假榻经宿而夕景又冉冉弄晴矣。予欲趁此观泉于蒲涧,诸客以径湿不能从,道之归稍延,听陆家庄泉声入,城亦晚城中微雨壬申三月二十六日记。

白云山部艺文二〈诗〉

白云山水帘洞      宋方信孺


碧涧东西春水添,四时疏雨落晴檐。珠宫贝阁无寻处,空见重重挂玉帘。

虎头岩           前人

绝壁空岩踞虎头,鸟飞不度野猿愁,人间有此真奇观,便好乘风访十洲。

白云山          明孙蕡

白云山下春光早,少年冶游风景好。载酒秦佗避暑宫,踏青刘鋹呼鸾道。木绵花落鹧鸪啼,朝汉台前日未西。歌罢美人簪茉莉,饮阑稚子唱铜鞮。繁华往事东流水,昔时少年今老矣。荔子杨梅几度红,柴门寂寞秋风里。

《前题》赵介

山中白云如鸟翼,飞去飞来傍岩石。九龙已上云长闲,却与山僧伴禅寂。随风半落绮窗前,带月常栖画檐隙。我来载酒访白云,直上层峰窥八极。九霄灏气生衣巾,万壑松涛泻空碧。茫茫四海多战争,遥望长安空白日。吾将乘云呼九龙,挽下银河洗锋镝。浮屠寂寞空自苦,夷齐孤高竟何益。山僧一笑白云飞,知我高歌浮大白。

白云山部纪事

《广州府志》:明黄谏,字廷臣,临洮兰州人。天顺初,累迁翰林院学士,罢,后游寓广州。时忠国公石亨事败,以乡人出入其门,被劾,谪广州通判。至广,谏常与同游白云、蒲涧诸山水,又评广州泉水,以鸡爬井为第一,更名学士泉,镌题名胜,多作八分书,广人多从之游。以其别号兰坡,至比之东坡云。

西樵山部汇考

唐曹松植茶之西樵山

西樵山,在今广东广州府城西南一百二十里,高数百仞,盘踞四十馀里,峰峦大者七十有二,互相联属山半,平地可为民居,峰峦回合千态万,状若云谷,庄双鱼陂宝鸭池,尤为奇绝。


《广舆记》:广州府西樵山在府城西南,峰峦回合,千态万状,若云谷庄,双鱼陂,宝鸭池,尤胜。山半平远可居。
《潜确类书·区宇部》:西樵山,在广州府城西,高数百仞,盘踞四十馀里,峰峦大者七十有二,互相联属内,顾若罗城,有大科峰,极高峻,其南曰电坛峰,曰宝峰,又折而东南,曰大观峰,旁有巨石,如笠名太尉笠中,有小石如卵,浮不著地,其下有九曜岩,又南曰紫如峰,峰之下有小云谷,又数百武曰乌利岩,可坐百馀人,大科峰之西有岩,阔一丈四尺,高丈馀,入可数十寻岩后,更有小岩,其石五色若锦,旁有锦岩庵,其下水帘千尺,折流而北曰龙泉,曰宝鸭池,其下曰泻泉坑,曰双鱼陂,又折而东北曰碧云峰,其上有巨石以一指触之辄动,又数百步,即小科峰也,其阴有伏虎石,观翠岩,石壁中悬泉一线,昼夜如注,亦名水帘,水帘之下有金银池,诸山之泉出焉,注于百会以达碧江转而北,曰宫山,其上有翳门关,又西北曰镇头冈,曰紫竹峰,延绵至于兰谷,尤为峭拔,峰之外为壁山,其下有通潮井,又数折而出曰黄旗冈,冈有黄龙洞,翠微石室宛然尚存,唐末诗人曹松寓此,尝以顾渚茶教人种焙人,遂以茶为业,自西樵之北,其石多珉,又有三台曰聚仙,曰见日,曰超然东西,各广五十步。昔古名贤多咏,觞于此,今渐斥为茶苑。
《广东通志山川考的》:西樵山在广州府城西一百二十里,高耸千仞,势若游龙,周回四十里,盘踞简村沙头,龙津金瓯四堡之间,峰峦七十有二,互相联属面背,内向若莲花,擎空上多平陆,有民居焉,唐末诗人曹松移植顾渚茶于此,居人遂以茶为生,云翳门关为入山之途,明少保方献夫砌石磴千级,行人便之,大科峰为西樵第一峰顶,径百尺樵植有禁上有见日台,鸡鸣见日,缙绅居山者,为祝圣之所。九日,游人多觞于此。
天峰,在大科峰之南,天泉出焉,双瀑高悬夹泻于云谷。
雷坛峰,在大科峰西南,上有坛祈雨,辄应坛畔多杜鹃花,春开如锦。
宝峰,在雷坛峰之前。
聚仙峰,在宝林洞之南,其巅为聚仙台,上有敬亭,地四百仞,登其上叠巘如画,长江潆洄峰后,列五石曰仙留石,瑰奇可玩游人多宴集于此,明尚书王弘诲兵宪章邦翰品,为西樵山第一胜处。
喷玉岩,在天峰之下,岩最深广可坐百人,水帘上悬夺目,称山南绝胜下,为玉溪金银井在焉。观翠岩在石泉洞之东,飞泉如练,幽雅可人,明方少保亭其下有翠岩石刻。
宝林洞,在宝峰之前,洞中四峰环列万木参天,明尚书霍韬偕弟任,筑四峰精舍于此今,为西庄霍公祠,九龙洞在宝林之东,两崖奇崛如龙者,九有飞腾势,其中岩窦相通,奇怪骇目,有通天岩,玲珑岩好事者,从石窍伛偻而进,皆可直透山巅,洞之前为九龙外,洞泉石尤奇。
烟霞洞,在大科西北,铁泉出焉,散落锦岩洞中,岭巆盘郁两翼如垣,明尚书湛若水卜筑于此。广朗洞,在烟霞洞西北,洞中双瀑,高悬并二十馀仞,望之若垂虹,然其地夷旷如广野中,有广朗洞。白云洞,在广朗洞之阴,洞纯石峭壁凌空,飞泉璀璨,为山北绝胜,明隆庆中邑人何亮始辟之,大学士赵志皋建云瀑亭于前亭,北为香炉石高三十仞,东为涤心桥,又百步为逍遥台,下为白云溪,溪水淜湃声闻里许,回望洞巅,有观音岩,可望而不可陟。
石泉洞在大科峰北,洞中多丰石美泉,明少保方献夫筑精舍于此,踰洞而北为小西湖。
碧玉洞,在石泉洞之下,西樵二十四泉,惟碧玉瀑布,最高而奇为诸泉冠望之。如雾,如雨如飞絮溅石成银花,远近变幻,千态万状,明隆庆末,邑人霍尚守始开碧玉洞建飞玉台于亭,下为山东绝胜。
云谷,在广州府城西一百二十里,谷中群峰联,峙势如连城,中有明白沙,陈公祠,谷中有玉女峰,其巅有石坛,世传紫姑仙修炼于此,其北为西坑九龙之泉注焉,流至山麓与玉溪合。
九曲溪,在天峰之前,飞瀑成水帘,其泉下注入于江浦海。
宝鸭池,在大科峰下,溢流双马峰,飞泻如玉人呼,泻钱泉出双鱼陂经梅花溪入于天湖。
天湖,在石泉洞之前,东北诸泉奔潴之出珠坑经无底井,飞流削崖瀑布百馀仞,其泉北流樵湖出江浦,金银井在喷玉岩之下,一赤一白,相距尺许,世传为乌利仙丹井浴之可愈痼疾。
无底井,在石泉洞珠峰之西,其深莫测。
《广州府志·山川考》:西樵山,在府城西南一百二十里,高耸数百仞,盘据四十馀里,峰峦大者七十有二,互相联属内顾,若罗城然,山半多平陆民多居之中,有大科峰极高峻,其南曰雷坛峰,旧传乌利仙祷雨于此,后乡人求之,辄应又其南曰宝峰,又折而东南曰大观峰,旁有钜石如笠名曰太尉,笠中有小石如卵,浮不著地,其底用索刮之不碍,及力士推之不动,其下又有九曜岩,九龙岩又其南曰紫姑峰,峰之下曰小云谷,又数百步曰乌利岩,岩可坐百馀人,前有水帘千尺,其下有金银二池,又转而西曰锦岩,在大科之西,岩阔丈四五高丈馀,入可数十寻,岩没复有小岩,幽深盘曲,人莫敢入,其石五色,若织锦,然傍有锦岩庵,前曰云端,其下垂虹百尺注于广老屏,乐尧庄又折而北曰龙泉,曰宝鸭池,其下曰泻钱坑,曰双鱼陂,又折而东北曰碧云峰,其上有钜石,以一指触之辄动,又数百步曰小科峰,曰紫云峰,亦高峻。其阴有伏虎石、观翠岩。石壁中小孔,有泉一线,昼夜如注,诸山之泉出焉。注于百会泉,以达于璧江,又转而北曰官山,其上有翳门关,又转而南曰新妇,石下有木邓泉,水极清洌,又东北曰镇头冈,黄寇乱时乡人竖旗于此,与邓冈镇互为应援,曰戙剑石,曰紫竹峰,延绵至于兰谷峰,尤为峭拔峰之外为璧山,弘治庚申关庭旷垦田为庄浚池,得古碑,有璧山社三大字,其下有通潮井,又数折而出曰黄旗冈,冈下有黄龙洞,翠微石室是山也。产多奇茗有草焉,叶如柳而短花翯翯然,具觜翅尾足其名曰白鹤,南方草木状似鹤蔓生,其花曲尘色浅紫蒂叶如柳,而短当夏开花形如飞鹤,觜翅尾足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