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君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一百六十卷目录

 君山部汇考
  图
  考
 君山部艺文一
  君山记         明胥文相
  湘君庙记略        李密思
 君山部艺文二〈诗〉
  中秋维舟君山看月    唐李群玉
  君山
  题君山           雍陶
  前题            程贺
  洞庭君山维谅上人院阶前孤生橘树歌 释皎然
  荆江口望见君山      宋郑震
  游君山寺         明薛瑄
  登岳阳楼望君山      李东阳
  君山行赠洪原鲁      吴国伦
 君山部纪事
 君山部杂录
 君山部外编
 岳麓山部汇考
  图
  考
 岳麓山部艺文一
  岳麓书院记        宋张栻
 岳麓山部艺文二〈诗〉
  岳麓山道林寺       唐杜甫
  陪杜侍御游湘西寺三首    韩愈
  岳麓寺          沈传师
  自道林寺西入石路至麓山寺过法崇禅师故居            刘长卿
  岳麓书院        明王守仁
  望岳麓           杨基
  游岳麓寄伯敬先生     谭元春
 岳麓山部纪事
 岳麓山部外编

山川典第一百六十卷

君山部汇考

山海经之洞庭山

君山,在今湖广岳州府巴陵县西十五里洞庭湖中。一名洞庭山,一名湘山,又名熊耳山。内有小山十二,状如螺髻,方六十里,上有神祠,号湘君。相传为尧之二女,宋封渊德侯时著,灵异。
君山图君山图

考考

《山海经·中山经》:大夫之山,又东南一百二十里,曰洞庭之山。〈注〉今长沙巴陵县西,又有洞庭陂,潜伏通江。《离骚》曰:邅吾道兮洞庭,洞庭波兮木叶。下皆谓此也。字或作铜,宜从水。
其上多黄金,其下多银铁。其木多柤,梨橘櫾,其草多葌蘪芜芍药芎〈注〉蛇芜似蛇床而香也。帝之二女居之。〈注〉夫帝之二女而处江,为神。即《列仙传》:江妃二女也。《离骚·九歌》所谓:湘夫人称帝子者,是也。而《河图玉版》曰:湘夫人者,帝尧女也。秦始皇浮江至湘山,逢大风。而问博士:湘君何神。博士曰:闻之尧二女舜妃也。死而葬此。《列女传》曰:二女死于湘江之间。俗谓为湘君。郑司农亦以舜妃为湘君。说者皆以舜陟方而死,二妃从之。俱溺死于湘江。遂号为湘夫人。按《九歌》:湘君,湘夫人,自是二神。湘江之有夫人,犹河洛之有宓妃也。此之为灵,与天地并矣。安得谓之尧女,且既谓之尧女。安得复总云,湘君哉。何以考之《礼记》曰:舜葬苍梧,二妃不从明,二妃生不从征,死不从葬,义可知矣。即令从之二女。灵达鉴通,无方尚能以鸟工龙裳。救井廪之难。岂尚不能自免于风波,而有沉沦之患乎。假复如此,传曰:生为上公,死为贵神。礼五岳,比三公四渎,比诸侯。令湘川不及四渎,无秩于命祀。而二女帝者,之后配灵神祇无缘。尚复下降小水而为夫人也。参互其义,义既混错,错综其理,理无可据,斯不然矣。原其致谬之由,由乎俱以帝女为名。名实相乱,莫矫其失,习非胜是,终古不悟,真可悲矣。
是常游于江渊,澧沅之风交潇湘之渊。〈注〉此言二女游戏江之渊府,则能鼓三江,令风波之气,共相交通。言其灵响之意也。江湘沅水,皆共会巴陵头,故号为三江之口。澧又去之七八十里而入江焉。《淮南子》曰:弋钓潇湘,今所在未详也。
是在九江之间。〈注〉《地理志》:九江,今在浔阳南江。自浔阳南江而分为九,皆东会于大江。《书》曰:九江,孔殷是也。
出入必以飘风雨,是多怪神,状如人,而载蛇左右手。操蛇多怪鸟。
《水经·湘水注》:洞庭湖中,有君山,编山,君山有石穴,潜通吴之包山。郭景纯所谓巴陵地道者也。是山,湘君之所游处,故曰君山矣。昔秦始皇遭风于此,而问其故博士曰:湘君出入,则多风。秦王乃赭其山。汉武帝亦登之,射蛟于是山东北对编山。山多篪竹,两山相次去数十里,回峙相望。孤影若浮,湖之右岸,有山。世谓之笛乌头石。石北,右会翁湖口。水上承翁湖左,合洞浦。所谓三苗之国。左洞庭者也。
《述异记》:南康郡有君山,高秀层叠,有类台榭。名曰女娲宫。有兽名格,似猩猩之形。自知吉凶,人无机爱之,则可驯狎,欲执害之,则去不来。
《湘中记》:君山有地道楂渚,对岸古城,孙权遣程普所立。
《南康记》:君山翠丽鲜明,遥若台榭,名曰婠宫。亦曰女姥石山。去盘固山五十里,上有玉台,方广数十丈。上有自然石室形,风雨之后,景气明净,颇闻山有鼓吹之声。
《方舆胜览》:湖北路岳州君山,在湖中方六十里。亦名洞庭之山。昔舜之二女居之,曰湘夫人。又曰,湘君所游,故名君山。《湘中记》:昔秦始皇入湘,观衡山而遇风浪,几溺。至此山而免。《郡志》:君山状如十二螺髻。北梦琐言:湘江北流至岳阳,达蜀江。夏潦后,蜀江涨遏,注湘波,溢为洞庭湖。凡数百里。而君山宛在水中,秋水归此山,复居于陆,惟一条湘川而已。
《三才图会·君山图考》:君山在岳州府城西一十五里,洞庭湖中一名洞庭山。又名湘山。状如十二螺髻。《山海经》:云洞庭之山,帝之二女居之。盖尧女。湘君始居于此,故云。上有楚兴寺,轩辕台,柳毅井,传书亭,飞升亭,响山酒香山。《道书》以为第十一福地。古今题咏最多。
《岳州府志·山川考》:君山在巴陵县城西十五里洞庭湖中。《史记》:君山因湘水也。内有小山十二,状如螺髻。方六十里。《旧志》谓:宋元丰间,封渊德侯,既为妃,岂得降为侯乎。二妃之受诬久矣。
《巴陵县志·山川考》:君山,在县西十五里洞庭湖中。《图经》:名熊耳。内有小山十二,状如螺髻,方六十里。《山海经》曰:洞庭之山,帝之二女居之,二女娥皇女英。《楚辞》所谓湘夫人也。宋岳飞讨杨幺,伐山木为巨筏,塞诸港汊,贼舟不能行,八日克敌。湖湘遂平。《道书》云:十一福地。《图经》云:此山不受秽恶。宋元丰间,祈祷屡应。封其神为渊德侯云。中有方竹,斑竹,云二妃泣舜而斑。
响山,在君山之上,一曰鸣山。《荆州记》云:君山,上有穴潜通吴之包山。太湖亦有洞庭山,潜通君山。郭璞江赋云:包山,洞庭巴陵,地道潜达,旁通幽岫,窈窕阴铿。诗云:穴去茅山近。张说诗云:洞穴传虚应。皆指此尔。今山后,响沙足蹑,听之有声。
《古迹考》:轩辕台在君山,一名铸鼎台。《旧志》:黄帝采首山铜,铸鼎荆山下。鼎成,骑龙上升,群臣攀援莫及。仅遗弓髯,即此地也。台址尚存,西二百里,名鼎湖。又有乌号村。
七宝钟,在君山寺,七宝所铸,高六尺,广二尺五寸。蜀孟昶以此为马希范寿。希范以锡寺。宋建炎间,金人焚寺,兵退,寺僧即钟楼觅宝,无铢两存者,今有孟府铁桶二。
崇胜寺,在君山,晋时创,《风土记》:昔吕云卿遇江,叟吹笛,召洞庭诸神,即此。
《冢墓考》:湘妃墓,相传在君山。秦博士曰:尧女舜妃死,葬于此。或又曰:舜死,葬苍梧,二妃从之不及,溺死沅湘之间。以事理反覆推之,皆怪诞不经者也。明刘武臣曰:舜为帝,南巡,至衡岳警跸,或临苍梧。比倦勤,得禹以代,更不复出。孟子谓:舜卒于鸣条,而九疑乃有舜陵者。舜尝登九疑,遗命葬此山。非以崩苍梧,而葬也。朱考亭不信《礼记》《竹书》,而惟据孟子。可谓确矣。脱舜南巡,后与妃且无追随之理,况不南巡乎。墓安得在南,即如《礼记》,舜葬苍梧,二妃不从。昔人谓:二妃生不从征,死不从葬也。即令从之,二女灵达鉴通无方,尚能以鸟工龙裳救井廪之难。岂不能自免于波涛,而有沉沦之患乎。以此推之,则二妃之墓,可不辨而自明矣。然则,何以有庙。舜与后之尽伦尽孝,可以为天下后世规,九州之享祀皆宜,而干岳为独著也。

君山部艺文一

君山记         明胥文相


夫洞庭,为长江巨浸。而君山,则洞庭孤绝处也。虽三苗据以为险,而舜实以是昭文治。蛟蜃杂以为窟,而禹实以是降我凶。故民到于今,受其赐。秦皇几以不渡,杨幺祇以自剪。且闻是山不受秽。赤沙湖在洞庭湖西,夏秋水泛,与洞庭为一。涸时,惟见赤沙。《旧志》云:洞庭南连青草,西亘赤沙,七百里。又谓之:三湖云梦湖,在郡治西与洞庭青草二湖相连。洞庭在北,青草在南,云梦在西,合为一湖。孟浩然诗: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金沙洲,在洞庭湖中,与鹿角对,一名龙堆。延袤数里。杜甫诗:龙堆拥白沙。即此。宋张孝祥有赋,葛长庚诗:惟有金沙堆下水,东西南北任风吹。君山在府城西一十五里洞庭湖中。一名洞庭山。又名湘山。状如十二螺髻。《山海经》云:洞庭之山,帝之二女居之。盖尧女湘君始居于此,故名。昔秦始皇南游衡山,入洞庭遇风涛大作,几不能渡。因问:湘君何神。博士对曰:尧女舜妃也。又曰:湘君神游出入,则多风。始皇怒,命伐其树,赭其山。上有楚兴寺,轩辕台,柳毅井,传书亭,飞升亭,响山,酒香山。《道书》以为第十一福地。古今题咏最多。湘江北流至岳阳,达蜀江,夏潦后,蜀江涨势高遏,注湘波让而退,溢为洞庭湖。凡数百里。而君山宛在水中。秋水归壑,此山复居于陆。惟一川湘水而已。酒香山,《湘川记》,君山上有美酒,饮者不死。汉武帝遣栾巴求得之。未进御,东方朔窃饮,帝怒,欲杀之。对曰:使酒有验,杀臣亦不死。无验,安用酒为。帝笑而释之。相传每春时,往往闻酒香。寻之,莫见其处。响山,在君山上,一名鸣山。履之锵然有声,柳毅井,在君山,唐柳毅中宗时,下第归至泾阳。见一妇人牧羊,曰:妾洞庭君小女,嫁泾川次子,今被毁黜,敢寄尺牍。洞庭之阴,有大橘树,击树三,当有应者。毅如其言。武夫揭水引入灵虚殿,取书以进洞庭君。泣曰:此老夫之罪,使孺弱罹忧。顷之,有赤龙飞去,俄拥红妆一人回。即寄书女也。宴毅碧云宫,洞庭君弟钱塘君曰:泾阳婺妇,敢托高义为亲,毅不敢当,辞而去后,再娶卢氏,貌美。曰:予即洞庭君女。泾上之辱,君能救之,兹奉闺房,永以为好。遂与同归洞庭。轩辕台,在君山,一名铸鼎台。黄帝铸鼎荆山之下,鼎成,骑龙上升,今台址尚存。

湘君庙记略        李密思

洞庭,盖神仙洞府之一也。以其洞府之庭,故以是称。湖名因山,自古而然矣。昔人有立湘君祠于此。山因复谓之君山。其庙宇为秦皇燬废。后亦久无构葺者。是山,去郡郭四十里,而近人未尝敢居其中。按《图经》:此山不受秽恶,无猛兽,愚以为,海有员峤蓬岛之类,人可望而不可至。兹山特峙波心,云水四周,人可至而不可居。宁非员峤蓬岛之亚欤。固为灵神之所,凭依宜矣。旧邦人祷禜水旱尝于此山。

君山部艺文二〈诗〉

中秋维舟君山看月    唐李群玉


汗漫铺澄碧,朦胧吐玉盘。雨师清滓秽,川侯扫波澜。气射繁星灭,光笼八表寒。从来云涨迥,路上碧霄宽。
君山           刘禹锡
湖光秋水两相和,潭面无风镜乍磨。遥望洞庭山拥翠,白银盘里一青螺。

题君山           雍陶

风波不动影沈沈,翠色全微碧色深。疑是水仙梳洗处,一螺青黛镜中心。

君山            程贺

曾游方外见麻姑,说道君山自古无。云是昆崙山顶石,海风飘落洞庭湖。

洞庭君山维谅上人院阶前孤生橘树歌释皎然


洞庭仙山但生橘,不比凡木与梨栗。真子无橘不自栽,感得一株阶下出。细叶繁枝委露新,四时常绿不关春。若言此物无道性,何意孤生来就人。二月三月山初暖,最爱低檐数枝短。白花不用鸟衔来,自有风吹手中满。九月十月争破颜,金实离离颜色殷。一夜天晴香满山,天生珍木异于俗。俗士来逢不敢触,清阴独步禅起时。徙倚枝前看不足。

荆江口望见君山      宋郑震

荆江江口望漫漫,一望无边夕照寒。只是青云浮水上,教人错认作山看。

游君山寺         明薛瑄

为爱湖中山,遂寻山下路。跻攀转出邃,涧谷亦回亘。石磴足莓苔,青林杂烟雾。前行如有穷,岚岭乍分布。招提压重湖,千里周一顾。孤峰四无根,形气自依附。山僧复导我,窈窕更徐步。疏篱野蔓悬,老圃寒泉注。径转山房深,重与绝境遇。白云檐外生,清秋竹间度。山花杂无名,岁晏色犹故。澄心得妙观,忘言契良晤。爱此林壑清,遂薄俗尘务。重来待何时,尚子毕嫁娶。

登岳阳楼望君山      李东阳

突兀高楼正倚城,洞庭春水坐来生。三江到海风涛壮,万木浮空岛屿轻。吴楚乾坤天下句,江湖廊庙古人情。中流恐有蛟龙窟,卧听君山笛里声。

君山行赠洪原鲁      吴国伦

五潴水落三江湾,玉镜中分十二鬟。雪浪迎门捲空翠,君山合是君家山。多君爱客展芳宴,山水图书两相眷。琼卮泛酒波,金缕促歌云片片。歌罢君山月已低,挂帆欲往江烟迷。湘君鸣环下白露,龙女吹笛乘青霓。吹笛鸣环杳何适,孤舟去天不盈尺。与君少别老难逢,那可君山少今夕。

君山部纪事

《君山记》:君山上,有美酒数斗,饮者即仙。汉武遣栾巴来求,果得酒。东方朔窃饮之,帝欲杀朔。朔曰:酒有验,即杀臣,臣不死。臣死,酒亦不验。遂赦。
《巴陵县志》:吴将李福神攻鄂。唐荆南节度使成汭发舟师十万。沿江东行,会梁兵救之福神。先趋君山,据险逆击,因风纵火,焚其战舰,士卒皆溃,梁师亦遂引去。
宋绍兴五年,以岳飞为荆湖制置使,帅师讨杨幺。六月,岳飞大破杨幺于洞庭。初,岳飞受命讨幺,而所部皆西北人,不习水战。飞曰:兵何常,顾用之何如耳。乃先遣使招谕之其党。黄佐曰:岳节使号令如山。遂降飞。表授佐武义大夫,拊其背曰:子,知逆顺者。欲复遣子至湖中,视其可胜者擒之,可劝者招之,如何。佐感泣,誓以死报之。黄佐袭周伦砦,杀之。飞上其功,选武功大夫。飞以王𤫉无功,皆其统制,任士安不受𤫉节制,故也。鞭之,使饵贼,曰:三日,贼不平,斩汝矣。士安宣言:岳太尉兵二十万至矣。贼见任士安军,并力攻之。飞设伏,士安战急,伏四起,击之。贼走。会旨召张浚还。飞以小图示张浚曰:已有定画,不八日,可破贼。浚壮之。黄佐招杨钦来降,飞喜曰:杨钦骁悍,既降,贼腹心溃矣。表授钦武义大夫,礼遇甚厚。乃复遣归湖中,两日,钦说全琮、刘铣来降,飞诡骂钦曰:贼不尽降,何来也。杖之,复令入湖。是夜,掩贼营,降其众数万。幺负固不服,乃浮舟湖中,以轮激水,其行如飞。旁置撞竿,官舟迎之,辄破。飞伐君山木为巨筏,塞诸港汊。又以腐木乱草浮上流而下。择水浅处,遣善骂者,挑之。贼怒来追,则草木壅积,舟轮碍不行,飞急击之。贼奔港中为筏所拒。官军乘筏,张牛革以蔽矢石,举巨木撞其舟,尽坏。幺投溺赴水死。飞入贼垒,馀酋惊曰:何神也。俱请降。果八日,捷书至。浚叹曰:岳侯神算也。初,幺恃其险曰:欲犯我者,除是飞来。至是,人以其言为谶云。

君山部杂录

《方舆胜览》:湘中老人者,有洞庭客吕云卿,尝遇之于君山侧,索酒数行。老人歌曰:湘中老人读黄老,手援紫藟坐碧草。春至不知湘水深,日暮忘却巴陵道。苏子瞻云:唐末有人诵此诗,殆是李谪仙辈老人,真遁世者也。

君山部外编

《幽怪录》:隋开皇九年,吴兴、柳归舜,自巴陵泛舟,遇风,吹至君山。维舟登岸,寻小径,不觉行四五里。兴酣踰越溪涧,不由径路。忽道旁有大石,表里洞彻,圆而径平,周六七亩。其上尽生翠竹,圆大如盖,高百馀尺,叶泄白云,森罗映天,清风徐吹,戛戛为丝竹音。石中穴又生一树,高百馀尺,枝干偃荫为五色,翠叶如盘,花径尺馀,色深碧,叶深红,异香成烟,著物霏霏。有鹦鹉数千,丹嘴,翠衣,尾长二三尺。翱翔其间,相呼姓氏,音旨清越,有名武游郎者,有名阿苏儿者。有名武仙郎者,有名自在先生者,有名踏莲露者,有名凤花台者,有名戴蝉儿者,有名多花子者。或有唱歌者,曰:吾此曲是汉武钩弋夫人所常唱词。曰戴蝉儿。分明传与君王语,建章殿里未得归,朱箔金缸双凤舞。名阿苏儿者曰:我忆阿娇深宫。下泪唱曰:昔请司马相如,为作长门赋,徒使费百金,君王终不顾。又有诵司马相如大人赋者曰:吾初学赋时,为赵昭仪抽七宝钗横鞭,余痛不彻。今日诵得,还是终身一艺。名武游郎者言:余昔见汉武帝乘郁金楫,泛积翠池,自吹紫玉笛,音韵朗畅。帝意欢,适李夫人歌以随歌曰:顾鄙贱奉恩私,愿吾君万岁期。又名武仙郎者问归舜曰:君何姓氏,行第。归舜曰:姓柳,第十二。曰柳十二。自何许来。归舜曰:吾将至巴陵,遭风,泊舟兴酣至此耳。武仙郎曰:柳十二官,偶因遭风,得臻异境。此所谓,因病致妍耳。然下官禽鸟,不能致力生人,为足下转达桂家三十娘子。因遥呼曰:阿春,此间有客。即有紫云数片自西南飞来,去地丈馀,云气渐散。遂见珠楼翠幕重槛飞楹,周匝石际,一青衣自户出,年始十三四。身衣珠翠,顾甚姝美。谓归舜曰:三十娘子。使阿春传语:郎君贫居僻远,劳此检校,不知朝来,食否。请垂略坐,以具蔬馔,即有捧水精床出者。归舜再让而坐,阿春因教凤花台鸟,何不看客。三十娘子以黄郎不在,不敢接对:郎君汝若等閒,似前度受捶,有一鹦鹉即飞至曰:吾乃凤花台也。近有一篇,君能听乎。归舜曰:平生所好,实契所愿。凤花台乃曰:吾昨过蓬莱玉楼,因有一章诗曰:露拔朝阳生,海波翻水晶。玉楼瞰寥廓,天地相照明。此时下栖止,投迹依旧楹。顾余复何忝,日侍群仙行。归舜曰:丽则丽矣。足下师乃谁人。凤花台曰:仆在王丹左右一千馀岁,杜兰香致我真箓,东方朔授我秘诀,汉武帝授大中大夫。遂在石渠署,见扬雄、王褒等赋颂。始晓箴论。王莽之乱,方得还吴。后为朱然所得,转遗陆逊复见。机云制作,方学缀篇什,机云被戮,便至于此。殊不知近日,谁为宗匠。归舜曰:薛道衡江总也。因诵数篇示之。凤花台曰:近代非不靡丽,殊少骨气。俄而,阿春捧赤玉盘珍羞万,品目所不识,甘香裂鼻。饮食讫。忽有二道士自空飞下,顾见归舜曰:大难得与,鹦鹉相对,君非柳十二乎。君船以风,便索君甚急,何不促回。因投一尺绮曰:以此掩眼,即去矣。归舜从之,忽如身飞,却坠巴陵。达舟所,舟人欲发问之。失归舜已三日矣。后却至此泊舟访寻,不复再见也。
《墉城仙录》:岳州有渔父,于湘江洞庭之岸,闻儿啼声。四顾无人,惟三岁女子在岸侧。渔父怜而举之。十馀岁,天姿奇伟,容貌姝莹,殆天人也。俄有青童自空下而集其家。携女去。临升,谓其父曰:我仙女桂兰香也。有过,谪于人间。会期有限,今去矣。某后降于包山张硕家。硕盖修道者也。授以举形飞仙之术,遂仙去。渔父亦学道,不食,后不知所之。
《女仙传》:樊夫人,上虞令刘纲妻也。纲素有道术,为政尚清静简易,而政令宣行,民受其惠,无水旱疫毒之伤。樊亦潜修密證。遂皆白日仙去。唐贞元中,湘潭有一媪,鬓翠如云,肥洁如雪,策杖曳履,日可数百里。在湘十馀载,常以丹篆救疾,乡人敬奉之。一日告人曰:吾欲往洞庭救百馀人性命,为我设船一只。里人张珙具舟楫送之。将至洞庭,前一日,有大风涛撼一巨舟,凑于君山岛上而碎。百馀人星居于岛。无舟来救。有一白鼍游沙上,数十人杀而食之。明日,有城如雪围岛,其城渐窄,束其人为簇。其间不广数丈,岛上人忙怖叫号,势甚急。岳阳人亦遥望雪城,莫能晓也。媪舟至岸,遂登岛攘剑,步罡噀水,飞剑刺之,有声如霹雳,雪城遂崩。乃一白鼍,长千馀丈,蜿蜒而毙,剑立其胸。遂救岛上百馀人,忽有道士来,与媪遇,甚相慰悦。珙诘其故,道士曰:媪乃刘纲真君之妻,樊夫人也。《博异志》:贾客吕筠卿,尝于仲春夜泊舟君山,命酒吹笛数曲。忽见一老父拿舟来,于怀袖间出笛三管。其一大如合拱,其次如常人所蓄,其一绝小,如细笔管。筠卿请吹之,老父曰:其大者,诸天之乐,不可吹。其次,对洞庭诸仙合乐而作。其小者,是老身与朋侪可乐者。试为子吹之。不知可终一曲否。言毕,抽笛吹三声,湖上风动,波涛滉瀁,鱼龟跳喷。五声六声,君山鸟兽叫噪,月色昏昧,舟人大恐。老父遂止。乃歌曰:湘中老人读黄老,手援紫藟坐碧草。春至不知湘水生,日暮忘却巴陵道。遂棹舟去,隐隐渐没于波间。
《巴陵县志》:周生者,唐太和中,庐于洞庭君山。时以道术济吴楚人,多敬之。后将抵洛途,次广陵舍佛寺,有三四客来。时方中秋,霁月澄莹,且吟且望,有说开元时元宗游月宫事。因相与叹曰:我辈尘人,固不得至其所矣,奈何。周生笑曰:某常学于师,亦得焉。且能挈月致之怀袂。因命虚一堂蔽四垣,不使有纤隙。且告客曰:我将梯取月去。闻呼可来观乃闭户。久之,忽见天地曛晦,俄闻生呼曰:某来矣。客因开其室。生曰:月在某衣中耳。举其衣,月出寸许,一室尽明,寒入肌骨。客拜谢曰:愿收其光。因闭户,其外尚昏晦,食顷方如初。

岳麓山部汇考

长沙府之岳麓山

岳麓山,在长沙府善化县城西五里,山上有惠光寺,山下有道林寺,岳麓书院。
岳麓山图岳麓山图

考考

《荆州记》:长沙西岸有岳山,盖衡山之足,又名灵麓峰。乃衡山七十二峰之数,自湘西古渡登岸,夹径乔松,泉涧盘绕,诸峰叠秀。下瞰湘江,岳麓寺、道林寺、岳麓书院皆在此焉。
《方舆胜览》:湖南路潭州岳麓书院,在岳麓山下。道林寺,在岳麓山下,距善化县八里。寺有四绝堂。保大中马氏建。谓沈传师、裴休笔札,宋之问、杜甫篇章。治平间,蒋颖叔作记曰:彼以杜诗沈书为绝,吾无敢言。若夫遗欧阳询,而取裴休,置韩愈而取宋之问,则未然。乃为诠次,沈书一也。询书二也。杜诗三也。韩诗四也。此之谓四绝。
岳麓寺,在山上,百馀级乃至,今名惠光寺。下有李邕麓山寺碑,世传晋太尉陶侃手植树,今存者七八株。其围三丈,中空,空如庵。绝顶有道乡台,昔邹道乡谪新州,道过潭。潭守温益下逐客之令,逆旅之人不敢舍,夜渡湘江,湘西林禅师公,乡人以火迎之。公赠诗:八年之中三往回,道人一意金石开。非关桑梓有分好,自是针水无嫌猜。焚香说了四句偈,把手直上千尺台。洞庭青草不我隔,东吴可归归去来。浩字志完为右正,言因论元符事贬。
《广舆记》:长沙府岳麓山,在善化县,即衡山七十二峰之一。南岳周八百里,回雁为首,岳麓为足。
《湖广通志·山川考》:岳麓山,在长沙府城西五里。上有禹碑,下有书院。
《长沙府志·山川考》:岳麓山,在善化县西南,岳之足,七十二峰之一也。时有风云,知其必雨。又名岳麓。自古渡登峰,夹径乔松,泉涧盘绕,诸峰叠秀,俯瞰湘江。顶有禹王碑,下有岳麓书院、岳麓寺、道林寺、北海碑、讲经台、抱黄洞、苍筤谷、白鹤泉、清风峡,峰有云麓宫,岩前一石,方丈馀,平如掌,构亭其上,人于此望拜南岳。名拜岳石,一名飞来石。临江对郡,最为佳胜。按《善化县志·山川考》:岳麓山,在县西,南岳之足也。顶有禹王碑,下有书院寺、观台阁、亭榭,一郡大观在焉。然胜迹久废,戊申,邑令周公复其大者。
天马山在县西岳麓之右,嵬然如马在。左为小天马,玉屏山。在县西,乃岳麓支山,以形名。昔人题:玉屏山外一峰青。
云麓峰,在岳麓右峰,如覆釜,南望衡山。
抱黄洞,石山深虚曰洞。在岳麓山万寿宫后。先有道家者流,以修炼居此,因名抱黄。晋时,曾有蟒患,陶侃除之。
苍筤谷,山之空处曰谷。在岳麓山下宋仙巢。先生钟尚书閒居游观地。有吹香亭,宋理宗题额。
清风峡,在岳麓寺前,双峰相夹,中有平地,纵横十馀丈。当溽暑,清风徐来,人多憩息,其泉清洁,旧有桥亭,今废。
西屿,在岳麓书院右。
拜岳石,在岳麓山右,有石方二丈馀,俗呼飞来石。于此望拜南岳,旧有亭在上,今将颓。
石濑,在岳麓清风峡中,泉流触石有声。
梅堤、柳堤,在岳麓书院前,今废。
白鹤泉,在岳麓寺观音阁后岩,泉出石间,惟一勺许。最甘洁,冬夏不竭,常有白鹤飞止其上,故名。岩上刻有白鹤泉三字。古建有亭榭,俱废。今为僧人所隐。《古迹考》:禹碑,在岳麓山顶、巨石上。
道乡台,旧在岳麓寺畔,久废。明万历丁巳,学道邹改于赫曦台下建屋。后又废,今重建。
赫曦台,在岳麓山上,台上有古篆字。数十隐见不明。嘉靖戊子,知府孙存建亭于下。
禹迹,溪在湘江西岸岳麓山左。
石浴池,在麓山道林寺边,长一丈,宽二尺。
山斋,在岳麓山下,刘珙建。
四绝堂,在道林寺侧,南唐马氏建。
杉庵,在岳麓山下,陶侃种杉结庵,后庵废。杉存古鬣可爱,兵火,后樵伐尽矣。
风雩亭,在道乡台上,宋郡守刘珙建。
吹香亭,在苍筤谷上,仙巢钟尚书建。宋理宗亲书仙巢吹香亭五字。
饮马池,在岳麓山前,朱张讲学时,从游者众,舆马饮水欲竭,俗呼应马塘。

岳麓山部艺文一

岳麓书院记        宋张栻


湘西故有藏室,背陵而向壑,木茂而泉洁,为士子肄业之地。始开宝中,郡守朱洞首度基创宇,以待四方学者,历四十有一载。居益加葺,生益加多。李允则来为州,请于朝,乞以书藏。方是时,山长周式,以行谊著。祥符八年,召见便殿,拜国子学主簿。使归教授。诏以岳麓书院名,增赐中秘书。至绍兴辛亥,更兵革灰烬,乾道改元,建安刘侯下车,既剔蠹夷奸,民俗安静。湘人合辞以书院请侯。竦然曰:是固,章圣皇帝加惠一方,以风励天下者,而可废乎。未半岁,而屋成。栻从多士往观焉。曰:侯之为,是举也。岂特使子群居聚谈,但为决科利禄计乎。亦岂使子习,为言语文辞之工而已乎。盖欲成就人才,以传道而济斯民也。其传果何欤,曰:仁也。仁,人心也。率性立命,知天地而宰万物者也。孟子曰:恻隐之心,仁之端也,于此焉。求之则不差矣。尝试察吾事,亲从兄应物处事,是端也。苟能充而达之。则仁之大体,岂不可得乎。及其至也。与天地合德,鬼神同用。悠久无疆,变化莫测,而其初,则不远也。是虽约居屏处,庸何损得。时行道,事业满天下,而亦何加于我。遂书斯言,以励同志,俾无忘侯之德。

岳麓山部艺文二〈诗〉

岳麓山道林寺       唐杜甫


玉泉之南麓山殊,道林林壑争盘纡。寺门高开洞庭野,殿脚插入赤沙湖。五月寒风冷佛骨,六时天乐朝香炉。地灵步步雪山草,僧宝人人沧海珠。塔劫宫墙壮丽敌,香厨松道清凉俱。莲花交响共命鸟,金榜双回三足乌。方丈涉海费时节,元圃寻河知有无。暮年且喜经行近,春日兼蒙暄暖扶。飘然斑白将奚适,傍此烟霞茅可诛。桃源人家易制度,橘洲田土仍膏腴。潭府邑中甚淳古,太守庭内不喧呼。昔遭衰世皆晦迹,今幸乐国养微躯。依止老宿亦未晚,富贵功名焉足图。久为野客寻幽惯,细学何颙逸兴孤。一重一掩吾肺腑,山鸟山花吾友于。宋公放逐曾题壁,物色分留待老夫。

陪杜侍御游湘西寺      韩愈

长沙千里平,胜地犹在险。况当江阔处,斗起势匪渐。深林高玲珑,青山上琬琰。路穷台殿辟,佛事焕且俨。刳竹走源泉,开廊架崖广。


客堂喜空凉,华榻有清簟。涧蔬煮蒿芹,水果剥菱芡。


小楼黑无月,渔火灿星点。夜风一何喧,杉桧屡磨捲。犹疑在波涛,怵惕梦成魇。静思屈原沉,远忆贾谊贬。椒兰争妒忌,绛灌共谗谄。谁令悲生肠,坐使泪盈脸。翻飞乏羽翼,拍摘困瑕玷。珥貂藩维重,政化类分陜。礼贤道何尊,奉己事若俭。大厦栋方隆,巨川楫方剡。经营诚少暇,游宴固已歉。旅程愧淹留,徂岁嗟荏苒。平生每多感,柔翰遇频染。展转岭猿鸣,曙烟青燄燄。

岳麓寺          沈传师

承明年老辄自论,乞得湖守东南奔。为闻楚国富山水,青嶂迤逦僧家园。含香珥笔皆眷旧,谦抑自忘台省尊。不令执简候亭馆,直许携手游山樊。忽惊列岫晚来通,朔雪洗尽烟岚昏。碧波回屿三山转,丹槛缭郭千艘屯。华鏕蝶躞徇砂步,大旆彩错辉松门。樛枝竞斗龙蛇势,折干不减风霆痕。相重古殿倚岩腹,别引新径萦云根。自伤平楚虞帝魂,情多思远聊开樽。危弦细管逐歌飏,画鼓绣靴随节翻。锵金七言陵老杜,入木八法蟠高轩。嗟余潦倒久不利,忍复感激论元元。

自道林寺西入石路至麓山寺过法崇禅师故居            刘长卿


山僧候谷口,石路扫莓苔。深入泉源去,遥从树杪回。香随青霭散,钟过白云来。野雪空斋掩,岚风古殿开。桂寒知自发,松老问谁栽。惆怅湘江水,何人更渡杯。

岳麓书院        明王守仁

客行长沙里,山川郁绸缪。西探指岳麓,凌晨渡湘流。踰冈复涉险,吊古还寻幽。杯壑有馀彩,昔贤此藏修。我来实仰止,匪伊事盘游。衡云开晓望,洞野浮春洲。怀我二三友,伐木增离忧。何当此来聚,道义日相求。

望岳麓           杨基

我为长沙客,不醉长沙酒。为爱岳麓山,系舟城边柳。峰峦一何秀,膏泮春雨后。蚁绿尽洗妆,方知朱铅丑。所嗟山中寺,颓圮想已久。嶙峋北海碑,千载独不朽。信为神灵惜,长使山鬼守。褰衣欲访古,日落辰在酉。荒烟鸟雀喧,密竹虎兕吼。

游岳麓寄伯敬先生     谭元春

去岳日已远,兹麓存典刑。水陆分中江,延目洲外汀。岳意无断续,草木森情形。林杪蓄新泉,沟洫声泠泠。拜石修竹傍,祝融开远青。是日寄公书,南风下洞庭。

岳麓山部纪事

《长沙府志》:宋太平兴国中,有跛仙者,能行灵龟吞吐之法,功成。自君山来居岳麓,自号潇湘子。尝言:我爱潇湘境,红尘隔岸除。南山七十二,惟喜洞真墟。元祐间,尝有白鹤栖鸣于杉松上,三日而去。
宋长沙景岑禅师,初住岳麓,为第一世。其后,居无定所。但循缘接物,随宜说法,时人谓之长沙和尚。至道三年,示寂。
欧阳守道,字公权。淳佑元年进士。运使吴子良辟为岳麓书院山长。发明《孟子正人心之论》,学者悚服。

岳麓山部外编

《长沙府志》:南宋邓郁之,字彦达。与徐灵期为友,周游灵山。元徽中,徐君于上清宫升天,郁之徘徊仙山。岁久,梁帝闻其修道而阙丹石之备,诏赐物力许于岳麓山,置上中下三观。为修炼所。有神人告语曰:洞门之中,是招福之乡,延生之地,善记,勿忘。丹成,复回紫盖峰。梁天监十一年壬辰十二月三十日,有八真人乘云车羽盖,揖郁之,就自然石坛同升霄汉。
法华禅师,初住岳麓清风峡。建有石塔。今基址存,后飞锡湘春门。外接众说法,值异人愿舍铁造佛,访之,乃衡山神也。师掷锡卓地,得铁数百钧。遂冶铁铸佛三塔,一名铁佛寺。遂还岳麓,示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