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鹿门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一百五十四卷目录

 赤𡽶山部汇考
  图
  考
 赤𡽶山部艺文
  赤壁记          宋苏轼
 赤𡽶山部杂录
 方城山部汇考
  图〈缺〉
  考
 岘山部汇考
  图
  考
 岘山部艺文一
  岘山亭记        宋欧阳修
  岘山赋赐襄王       明英宗
  岘山书院记         胡价
 岘山部艺文二〈诗〉
  岘山怀古        唐陈子昂
  前题            李白
  与诸子登岘山作      孟浩然
 岘山部纪事
 鹿门山部汇考
  图
  考
 鹿门山部艺文〈诗〉
  题鹿门山        唐孟浩然
  和张明府登鹿门山      前人
  夜归鹿门歌         前人
  夕次鹿门山         阎防
  过鹿门山         明薛瑄
 荆山部汇考
  图〈缺〉
  考
 荆山部艺文〈诗〉
  登荆山          晋桓元
  荆山          唐李商隐
 荆山部杂录
 荆山部外编

山川典第一百五十四卷

赤𡽶山部汇考

水经之赤鼻山

赤𡽶山,本名赤鼻,或又以为赤壁,即周瑜破曹处,非也。其山在今湖广黄州府城西北汉川门外,前为峥嵘洲,后为玉屏山。相传,即宋苏轼过黄州所游处也。
赤𡽶山图赤𡽶山图

考考

《水经》:江水又左径赤鼻山南。〈注〉山临侧江川。按《方舆胜览》:淮西路黄州赤壁山。《水经》载:赤鼻山齐。按《拾遗》:遂以赤鼻山为赤壁山。以三江下口,为夏口。以武昌县华容镇为曹操败走华容道,其说乖谬。周瑜自柴桑至武昌县樊口,而后遇于赤壁,则赤壁当在樊口之上。今赤鼻山在樊口对岸,何待进军而后遇之乎。又赤壁初战,操军不利,引次江北。而后有乌林之败,则赤壁当在江之南岸。今赤壁乃在江北,亦非也。然苏子瞻《赤壁赋》,乃疑似语,而大江东去之词亦云: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又可见矣。子瞻尝云:黄州守居之数百步,为赤壁。或言:即周瑜破曹公处。不知是否。断崖壁立,江水深碧,二鹘巢其上有二蛟,或见之,遇风浪静,辄至其下。
《三才图会·赤𡽶山图考》:赤嶂山,在黄州府城西北汉川门外。屹立江滨,截然如壁而有赤色,因名。一名壁矶,或以为曹操败走处。非是周瑜与操遇于赤壁,在武昌府南口之上,江之南岸。苏轼游此,作赤壁二赋,非周瑜曹操战处也。
《黄冈县志·山川考》:赤壁山在府城西北,屹立江滨,巀然如壁,其色赤,因名。一作赤𡽶。玉屏山在赤壁山后,山嘴为红霞岫,连赤壁。
金甲井,在赤壁矶下。
《古迹考》:赤壁在汉川门外,距城仅跬步。波光山翠,足供眺览。宋苏轼游此作赋,遂名。满海内考《水经》《方舆胜览》谓:山为赤𡽶,非赤壁也。武昌樊口之上,江之南岸。别有赤壁,乃曹操周瑜战处。苏赋却指此为是。又词云: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岂当时牢骚不平,故假曹周寓意耶。及观唐杜紫微诗:可怜赤壁争雄后。则唐已云然。上有无尽藏羡江楼、文昌祠、水月亭、清风桥、问鹤亭、东白亭、共适轩,游屐题咏最多。知县茅瑞徵辑其词为一集。因自作赋刻石矶头最胜处。旧有石坊,风折。万历丁未,知县茅瑞徵重建,并镌联云:山从天外落,人在镜中游。
横江馆,在赤壁山南,晋蒯恩建。王浚破吴,封恩为龙骧将军。世居其地。后于其处建梓橦阁,今废。为民居。杜牧诗:苔矶定属钓鱼郎。指此。
峥嵘洲,在赤壁山前,江半崛起。俗名得胜洲。晋刘毅破桓元处,郦道元《水经注》云:冠军将军刘毅,破桓元于此洲。元乃挟天子,走江陵是也。
白龟渚,在赤壁山下,晋毛宝在武昌,军人有于韨买得一白龟,长四五寸。养之,渐大,放江中。后,宝以万人守邾城。石季龙遣其子鉴等,帅五万人来寇。城陷,军士赴江死者六千人。宝亦溺死。养龟人被铠持刀投水,觉坠一石上。视之,乃先所养白龟,长五六尺,送至东岸。遂得免焉。知府郭凤仪有石刻白龟渚三大字。金甲井,在赤壁矶,宋绍兴间,浚得金甲二具。盖刘宋谢晦所投井也。傍有古墓,相传即晦葬处。
徐公洞,在县城西北,赤壁后坡。其下有岩,今创水月庵。苏子瞻云:非有洞穴,但山崦深邃耳。《图经》云:是徐邈,不知何时人,非魏之徐邈也。
君子泉,近赤壁。宋通判孟震雅有贤德,时称孟君子。庭中有泉,苏子瞻因以名之。子由为铭,子瞻为跋,黄鲁直为诗。弘治戊午,推官罗翰因修城,得此泉。遂建小亭刻石。

赤𡽶山部艺文

赤壁记          宋苏轼


黄州守居之数百步,为赤壁,或言即周瑜破曹公处。不知果是否,断崖壁立,江水深碧,二鹘巢其上有二蛟,或见之遇风浪静,辄乘小舟至其下。舍舟,登岸入徐公洞,非有洞穴也。但山崦深邃耳。《图经》云:是徐邈,不知何时人,非魏之徐邈也。岸多细石,往往有温莹如玉者。深浅红黄之色,或细纹如人手指螺纹也。既数游,得二百七十枚,大者如枣栗,小者如芡实。又得一古铜盆,盛之注水,粲然有一枚如虎豹首,有口鼻眼处,以为群石之长〈按此记即赤𡽶山也〉

赤𡽶山部杂录

《方舆胜览》:朱元晦云:《前赤壁赋》言,吾与子之所共食,食如食邑之食,今又改作共乐,非矣。后赋前言二道士,后言孤鹤,东坡亲迹亦然则,或是笔误耳。
《明道杂志》:黄州江南,流在州西。其上流乃谓之上津。其下流谓之下津。去治无百步,有山入江,石崖颇峻峙。土人言此赤壁矶也。按周瑜破曹公于赤壁,云陈于江北,而黄州江东,西流。无江北至汉阳,江西,北流。复有赤壁山。疑汉阳是瑜战处。南人谓:山入水处为矶。而黄人呼赤壁。讹为赤鼻。

方城山部汇考

春秋楚之方城

方城山,在今湖广郧阳府竹山县东四十里。其山四面险固,即春秋屈完所谓方城以为城也。


《春秋左传》:屈完曰:楚国方城以为城。〈注〉方城山,在南阳叶县南。
《方舆胜览》:京西路房州方城山,又名庸城山。在竹山县东三十里。山上平坦,四面险固,山南有城,周十馀里。春秋庸地,楚使卢戢黎侵庸,方城在上庸县。按《湖广通志·山川考》:方城山,在郧阳府竹山县城东四十里。

岘山部汇考

晋羊祜所登之岘山

岘山,在今湖广襄阳府城南七里。高五百步。东临汉水,相传,晋羊祜与从事邹润甫尝登此山。山上有桓宣城,堕泪碑,又有汉武帝冢及羊祜祠。
岘山图岘山图

考考

《水经》:沔水又径桃林亭东。〈注〉又径岘山东,山上有桓宣所筑城,孙坚死于此。有桓宣碑,羊祜之镇,襄阳也。与邹润甫尝登之,及祜薨。后人立碑于故处。望者悲感。杜元凯谓之堕泪碑。山上又有征南将军胡罴碑。又有征西将军周访碑。山下水中,杜元凯碑处。沔水又东南径蔡洲。〈注〉汉长水校尉蔡瑁居之,故名蔡洲。洲大,岸西有洄湖,停水数十亩,长数里,广减百步,水色常渌。杨仪居上洄,杨颙居下洄,与蔡洲相对。在岘山南广昌里。又与襄阳湖水合,水上承鸭湖,东南流径岘山西。
《方舆胜览》:京西路襄阳府岘山,去襄阳十里。《十道志》云:晋羊祜,尝与从事邹润甫登岘山,垂泣曰:自有宇宙,便有此山。由来贤达胜士登此远望者,多矣。皆湮没无闻。润甫对曰:公德冠四海,道嗣前哲,令闻令望,当与此山俱传。后人思慕,遂立羊公庙并碑。按《三才图会·岘山图考》:岘山,在襄阳府城南七里。晋羊祜每登此山,置酒。及殁,襄阳人感其德,刻碑其上。见者莫不流涕,杜预因名为堕泪碑。
习家池,在岘山之下。后汉习郁尝穿山,依范蠡养鱼法,于池中筑钓台,临殁,谓其子曰:必葬我近鱼池,后山简镇襄阳,每出游,多之池上置酒,辄醉。名曰:高阳池。
《襄阳府志·山川考》:岘山,在襄阳县治南七里,高五百步,东临汉水,有汉武帝冢,晋羊祜碑及祠。

岘山部艺文一

岘山亭记        宋欧阳修


岘山临汉,上望之,隐然盖。诸山之小者,而其名。特著于荆州者,岂非以其人哉。其人谓谁,羊祜叔子、杜预元凯是已。方晋与吴,以兵争。常倚荆州以为重,而二子相继于此,遂以平吴而成晋业。其功烈已盖于当世矣。至于风流馀韵,蔼然被于江汉之间者。至今人犹思之,而于思叔子也。尤深盖元凯,以其功。而叔子以其仁二子,所为虽不同。然皆足以垂于不朽。余颇疑其反,自汲汲于后世之名者。何哉,传言:叔子尝登兹山,慨然语其属以为此山。尝在而前世之士,皆已湮灭于无闻。因自顾而悲伤,然独不知,玆山待己而名著也。元凯铭功于二石。一置兹山之上,一投汉水之渊,是知陵谷有变,而不知石有时而劘灭也。岂皆自喜其名之甚,而过为无穷之虑欤。将自待者,厚而所思者,远欤山。旁有亭,世传以为叔子之所游止也。故其屡废而复兴者。由后世慕其名而思其人者,多也。熙宁元年,余友人史君中煇以光禄卿来守襄阳。明年,因亭之旧,广而新之,既周以回廊之壮,又大其后轩,使与亭相称。君知名当世所至有声。襄人安其政,而乐从其游也。因以君之官名。其后轩为光禄堂。又欲纪其事于石,以与叔子元凯之名并传于久远。君皆不能止也。乃来以记属于余,余谓:君知慕叔子之风,而袭其遗迹。则其为人与其志之所存者,可知矣。襄人爱君而安乐之。如此则君之为政于襄者,又可知矣。此襄人之所欲书也。

岘山赋赐襄王       明英宗

方城之阳,汉水之旁,有岘山兮屹立,亘数里兮苍苍。其嵯峨巀嵲,虽不足压乎天下。而规模形胜,实有以冠乎湖襄。余有感于是矣。方其洪水滔天,四海茫然。所以奠之者,古神禹也。及其戎夷乱华,赤子龙蛇所以定之者,余祖宗也。今其被冕而裳垂旒,而王国于兹山之阳者,余叔父也。微神禹奠于前兮,夫孰能成此疆宇也。微祖宗定于后兮,余叔父又安得王于斯土也。享其乐者,思以保其乐;食其功者,思以报其功。大哉,神禹皇皇,祖宗奠兹岘山,德懋功崇。惟厥德之不爽,乃无沗于所封。庶同休兮媲美,与兹山兮无穷。

岘山书院记         胡价

万历癸酉,襄阳郡守缺当补,今太守麟洲万公,时为秋官大夫。前太宰杨襄毅公以其名上,上报可。缙绅咸称得人焉。太守按部清禔,雅饬泊然鲜嗜,诸所论措,率遵古,循良懿矩,与民便利,未期月,政赫赫然著矣。暇日,进诸士,考德业,质经史,览阖郡之英。辄喟然叹曰:美哉,多士。其江汉上游之精萃欤。顾三年一宾,隽计偕者何二三,寥落也。乃若取捷南宫,则又间一见之,岂士之媮耶。抑聚业靡恒师帅者,或未加之意也。历观诸名胜地,率建置学院。襄阳形胜,甲于天下。时称多贤,讵可听其落寞,而莫之举耶。乃验诸二守高君,别驾孔君张君,司理冯君,即郡庠之西昭明书院废址。而辟新之,建门堂燕室,左右斋舍,共三十六间。规制恢廓,栋宇严整,仍购诸经籍藏于中。功既竣,扁其堂曰:时雨,盖郡方大亢。太守徒步斋祈,不浃旬,而甘泽沛适,与堂成会,即时雨化之意也。门则易昭明曰:岘山谓昭明,特文艺之选耳。于正道正学,无当也。岘山云者,仿岳麓,白鹿诸胜记之耳。适岁,当大比士太守,紏七邑生儒肄业,其中诸生至,即舍斋为寓所。凡膏楮薪廪之类,咸太守给之。太守每间日,一至校其文而评焉。某才优,某学赡,某当入彀,精鉴赏拔。出于牝牡骊黄之外。以故诸士,争相淬砺。乃秋举于乡者,视往昔加倍焉。郡人侈其盛,咸归功于太守及诸郡长。谓不佞。宜有以记之嘻。迹有肇新,法有可继,机有奇遘,意有渊源。方城书院湮废数十年,几泯灭无闻矣。专城者,役志于案牍,忽风教为细务。士之弗竞也。固宜太守殚心振作,诸郡长协力赞成。一毫不烦于民,则肇新之迹,宜纪。院成,宴会有禁,私占有禁,过客旅舍有禁,则可继之法,宜纪。士之中选者,皆书院所拔,若矢发于彀。无或左焉。此奇遘之机,宜纪。乃若太守命名之意,可得而纪之乎。夫名意之表也。意名之实也。岘山当郡治南,如端人正,士拱翼而立于前,其经岘山之祠而瞻礼。则羊侯叔子陟岘山之巅而西顾;则隆中忠武侯俯岘山之麓而东指;则鹿门庞德公由岘山之阿而玩憩;则凿齿,日休,孟浩然旧游存焉,夫上下数千百年,岂数君子已耶。数君子则环岘山而表著者,虽其潜见殊致,然皆与岘山同名不朽者,诸士升堂正襟南望,凝然思惕。然感论相业,则澹静为根基论惠政;则德性为积累,论节操;则隐洁其巉崖,论风致;则歌咏其烟景,以斯养晦,是谓抱德而处。以斯展庸,是谓履道而出。勋名行谊,当与岘山并峙,书院益增之而高矣。斯则太守意也。如云攻文词,取青紫而已焉。则浅之乎,其指矣。太守名振系,直隶合肥人。

岘山部艺文二〈诗〉

岘山怀古        唐陈子昂


秣马临荒甸,登高览旧都。犹悲堕泪碣,尚想卧龙图。城邑遥分楚,山川半入吴。丘陵徒自出,贤圣几凋枯。野树苍烟断,津楼晚气孤。谁知万里客,怀古正踟蹰。

《前题》李白

访古登岘首,凭高眺襄中。天清远峰出,水落寒沙空。弄珠见游女,醉酒怀山公。感叹发秋兴,长松鸣夜风。

与诸子登岘山作      孟浩然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水落鱼梁浅,天寒梦泽深。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

岘山部纪事

《晋书·羊祜传》:祜乐山水,每风景,必造岘山,置酒言咏,终日不倦。尝慨然叹息,顾谓从事中郎邹湛等曰:自有宇宙,便有此山。由来贤达胜士,登此远望,如我与卿者多矣。皆湮灭无闻,使人悲伤。如百岁后有知,魂魄犹应登此也。湛曰:公德冠四海,道嗣前哲,令闻令望,必与此山俱传。至若湛辈,乃当如公言耳。祜卒,年五十八。襄阳百姓于岘山祜平生游憩之所建碑立庙,岁时飨祭焉。望其碑者莫不流涕,杜预名为堕泪碑。
《宣室志》:冯翼严生者,家于汉南。尝游岘山,得一物,其状若弹丸,色黑而大有光,视之洁澈,若轻冰焉。生持以示于人。或曰:珠也。生因以弹珠名之。常置于箱中。其后,生游长安,乃于春明门逢一胡人,叩马而言衣橐中有奇宝,愿得一见。生即以弹珠示之。胡人捧之而喜曰:此天下之奇货也。愿以三十万为价。曰:此宝安所用,而君厚其价如是哉。胡人曰:我西国人,此乃吾国之至宝。国人谓之清水珠。若置于浊水,泠然洞彻矣。自亡此宝且三载,吾国之井泉尽浊。国人俱病。故此越海踰山,来中夏以求之,今果得于子矣。胡人即命注浊水于缶,以珠投之。俄而,其水澹然清莹,纤毫可辨。生于是以珠与胡,获其价而去。

鹿门山部汇考

后汉庞德公隐处之鹿门山

鹿门山,在今湖广襄阳府城东二十里。群山盘拱,襄江环抱,真隐士之居也。
鹿门山图鹿门山图

考考

《方舆胜览》:京西路襄阳府鹿门山,在宜城县东北八十里。上有二石鹿,故名。后汉庞德公与唐庞蕴,孟浩然,皮日休,相继隐于此。
《广舆记》:襄阳府鹿门山,在府城东南。
《三才图会·鹿门山图考》:鹿门山,在襄阳府城外,群山盘拱,襄江环抱,真隐士居也。庞德公栖隐于此。按《湖广通志·山川考》:鹿门山,在襄阳府治东三十里。按《襄阳府志·山川考》:鹿门山,在城东南三十里。光武梦苏岭山神,命厝郁立神祠于此,刻二石鹿夹道口,故名。汉庞德公唐庞蕴、孟浩然、皮日休,俱隐于此。

鹿门山部艺文〈诗〉

题鹿门山        唐孟浩然


清晓因兴来,乘流越江岘。沙禽近相识,浦树远莫辨。渐至鹿门山,山明翠微浅。岩潭多屈曲,舟楫屡回转。昔闻庞德公,采药遂不返。金涧养芝木,石床卧苔藓。纷吾感耆旧,结缆事攀践。隐迹今尚存,高风邈已远。白云何时去,丹桂空偃蹇。探讨意未穷,回舻夕阳晚。

和张明府登鹿门山      前人

忽示登高作,能宽旅寓情。弦歌既多暇,山水思弥清。草得风先动,虹因雨后成。谬承巴里和,非敢应同声。

夜归鹿门歌         前人

山寺鸣钟昼已昏,渔梁渡头争渡喧。人随沙岸向江村,予亦乘舟归鹿门。鹿门月照开烟树,忽到庞公栖隐处。岩扉松径长寂寥,惟有幽人自来去。

夕次鹿门山         阎防

庞公嘉遁所,浪迹难追攀。浮舟暝始至,抱杖聊自閒。双岩开鹿门,百谷集珠湾。喷薄湍上水,舂容漂里山。焦原不足险,梁壑未成艰。我行自春仲,夏鸟忽绵蛮。蕙草色已晚,客心殊倦还。远游非避地,访道爱童颜。安能徇机巧,争奋锥刀间。

过鹿门山         明薛瑄

西来汉水浸山根,舟人云此是鹿门。峭壁苍苍石色古,曲径杳杳藤萝昏。乱峰幽谷不知数,底是庞公栖隐处。含情一笑江风清,双橹急摇下滩去。

荆山部汇考

《禹贡》荆州豫州之荆山
《禹贡》:南条之荆山,南接荆州,北距豫州。在今湖广襄阳府南,漳县西北八十里。其山三面险绝,惟西南一隅可通人行。


《书经·禹贡》:荆及衡阳,惟荆州。《蔡传》荆州之域,北距南条荆山。《大全》曾氏曰:有两荆山,此荆州之荆山。非雍州荆岐。既旅之荆山,此荆山其南为荆州,其北为豫州。《汉志》:此荆山在南郡,今襄阳府临沮县,北距荆山,南及衡阳,为荆州。即今湖南湖北之地也。今江西亦半属荆州。
荆河,惟豫州。《传》西南至荆山,北距河水。《蔡传》豫州之域,西南至南条荆山,北距大河。
导嶓冢,至于荆山。《传》荆山,在荆州。〈疏〉荆州以荆山为名。知荆山在荆州也。《蔡传》《荆山地志》:在南郡临沮县北,今襄阳府南章县也。
《山海经·中山经》:荆山之首曰景山。其上多金玉,其木多杼檀。睢水出焉。东南流注于江,其中多丹粟,多文鱼。〈注〉今在南郡界中,杼音柱。睢音疽。今睢水出新城魏昌县,东南发阿山。东南至南郡之枝江县入江也。
东北百里,曰荆山。其阴多铁,其阳多赤金。其中多犛、多豹虎。其木多松柏,其草多竹,多橘櫾,漳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睢。其中多黄金,多鲛鱼。其兽多闾麋。〈注〉今在新城沐乡县南,犛音狸。旄牛属也,黑色。睢出荆山,至南郡当阳县入沮水。鲛鲋,鱼类也,皮有珠文,而坚可饰刀剑,麋似鹿而大也。
《汉书·地理志》:南郡临沮。〈注〉《禹贡》:南条荆山在东北,漳水所出,东至江陵入阳水。
《水经》《禹贡》:山水泽地,所在荆山,在南郡临沮县东北。〈注〉东条,山也。卞和得玉璞于是山。楚王不理,怀璧哭于其下,后玉人理之,所谓和氏之玉焉。《汉·地理志》云:《禹贡》:北条荆山,在冯翊怀德县南,其南条荆山,在南郡临沮县东北。此云东条所未详也〉。漳水出临沮县东荆山。〈注〉荆山在景山东一百馀里新城沛乡县界。虽群峰竞举,而荆山独秀。
沮水出汉中房陵县淮水东,南过临沮县界。〈注〉沮水出东汶阳郡沮阳县西北景山,即荆山首也。高峰霞,举峻竦层云。《山海经》云:金玉是出,亦沮水之所导。故《淮南子》曰:沮出荆山,高诱云:荆山在左冯翊怀德县。盖以洛水有漆沮之名,故也。斯谬證耳。杜预云:水出新城郡之西,南发阿山,盖山异名也。
《地理通释·十道山川考》:山南名山荆山。在襄阳府南漳县,禹贡南条荆山。《山海经》:荆山,漳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沮。禹贡荆及衡阳,惟荆州。即此山。卞和得玉之处。
《湖广通志·山川考》:荆山,在襄阳府南漳县西北八十里。相传,周卞和宅,有抱玉岩。
《襄阳府志·山川考》:荆山,在县西北八十里。山三面险绝,惟西南一隅可通人行。相传周卞和得玉于此。上有抱玉岩。

荆山部艺文〈诗〉

登荆山          晋桓元


理不孤湛,影比有津。曾是名岳,明秀超邻。器栖荒外,命契响神。我之怀矣,巾驾飞轮。

荆山          唐李商隐

压河连华势孱颜,鸟没云归一望间。杨仆移关三百里,可能全是为荆山。

荆山部杂录

汉·刘熙《释名·释州国》:荆州取名于荆山也。必取荆为名者,荆,警也。南蛮数为寇逆,其民有道,后服。无道先彊,常警备之也。

荆山部外编

《史记·孝武帝本纪》:黄帝采首山铜,铸鼎于荆山下。鼎既成,有龙垂胡下迎黄帝。黄帝上骑,群臣后宫从上龙七千馀人,龙乃上去。馀小臣不得上,乃悉持龙,龙拔,堕黄帝之弓。百姓仰望黄帝既上天,乃抱其弓与龙胡号。故后世因名其处曰鼎湖,其弓曰乌号。
《神仙传》:尹轨者,字公度,太原人也。博通五经,尤明天文,星气,河洛,谶纬,无不精微。乃学道,常服黄精,华日三合,计年数百岁。其言:天下盛衰,安危吉凶,未尝不效。腰佩漆竹筒十数枚,中皆有药。言可辟兵疫。常与人一丸,令佩之。会世大乱,乡里多罹难。惟此家免厄。又大疫时,或得粒许大涂门,则一家不病。弟子黄理居陆浑山中。患虎暴,公度使其断木为柱,去家五里,四方各埋一柱,公度即印封之,虎即绝迹。到五里辄还,有怪鸟止屋上者,以白公度,公度为书一符著鸟所鸣处。至夕,鸟伏死符下。或有人遭丧,当葬而贫,汲汲无以办。公度过省之,孝子遂说其孤苦。公度为之怆然,令求一片铅。公度入荆山架小屋于炉火中,销铅以所带药,如米大,投铅中,搅之,乃成好银。与之告曰:吾念汝贫困,不能营葬。故以拯救,慎勿多言也。有人负官钱百万,身见收縳,公度于富人借数千,与之。令致锡得百两,复销之,以药方寸许,投之成金,还官。后入太和山中仙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