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大别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一百五十三卷目录

 樊山部汇考
  图
  考
 樊山部艺文
  樊山记          宋苏轼
 樊山部纪事
 樊山部杂录
 樊山部外编
 赤壁山部汇考
  图
  考
 赤壁山部总论
  武昌府志〈胡圭赤壁考 尹民昭赤壁辨〉
 赤壁山部艺文一
  前赤壁赋         宋苏轼
  后赤壁赋          前人
 赤壁山部艺文二〈诗〉
  赤壁           唐李白
  前题            杜牧
  前题            胡曾
  赤壁怀古          崔涂
  赤壁写怀        明无名氏
  宴集赤壁书怀       王廷陈
  夜泊赤壁         罗洪先
  赤壁感兴         李得阳
  春日过赤壁席上分韵二首  李维祯
  冬日赤壁宴集       王一鸣
 大别山部汇考
  图
  考
 大别山部艺文一
  大别山赋         元聂炳
  前题            周镗
  前题           江存礼
  前题           明戴金
  重建大别山禹王庙记     沈钦
 大别山部艺文二〈诗〉
  登大别山        元萨天锡
  大别山         明彭天益
  前题            朱衣
  登大别山漫兴       梅继勋
  雨后登大别山        前人
  大别山歌         汪廷元
  同叶永溪管振溪登大别山时风飙最烈而兴豪甚赋此         邹德溥
  春日游大别        尹宾商
 大别山部纪事
 大别山部杂录

山川典第一百五十三卷

樊山部汇考

水经之樊口

樊山,在今湖广武昌府城西三里,与西山相连。一名西山,一名袁山,又名樊口,亦名袁口。
樊山图樊山图

考考

《水经》:鄂县北江水右得樊口。〈注〉庾仲雍江水记云:谷里袁口江津,南入历樊山,上下三百里,通新兴马头二治,樊口之北有湾,昔孙权装大船名之曰长安,亦曰大舶。载坐直之士三千人,与群臣泛舟江津,属值风起,权欲西取芦洲,谷利不从,乃拔刀,急止令取樊口,薄舶船至岸而败,故名其处为败舶湾。因凿樊山为路以上人,即名其处为吴王岘。在樊口上一里,今厥,处尚存。
江之右岸有鄂县故城。〈注〉旧樊楚也,世本称熊渠,封其中子之名某者为鄂王,《晋太康地记》以为东鄂矣。《九州记》曰:鄂,今武昌也。孙权以魏黄初元年中,自公安徙此,改曰武昌县,鄂县徙治于袁山东。又以其年立为江夏郡。分建业之民千家以益之。至黄龙元年,权迁都建业,以陆逊辅太子,镇武昌,孙皓亦都之。皓还东,令滕牧守之。晋惠帝永平中,始置江州,傅综为刺史,治此城。后太尉庾亮之所镇也。今武昌郡治城南有袁山,即樊山也。《武昌记》曰:樊口南有大姥庙,孙权常猎于山下,依夕见一姥,问权猎何所得。曰正得一豹,母曰何不竖豹尾。忽然不见。应劭《汉官序》曰:豹尾过后,执金吾罢屯解围,太子卤簿中,后属车施。豹尾于道路,豹尾之内为省中,盖权事应在此,故为立庙也。又孙皓亦尝登之,使将害常侍王蕃,而其首虎以争之,北背大江,江上有钓台,权常极饮其上,曰堕台醉乃已。张昭尽言,处城西有郊坛,权告天位于此。顾谓公卿曰:鲁子敬尝言此,可谓明于事势矣。城东故城,言汉将灌婴所筑也。
《江夏图经》:樊山西陆路去州一百七十三里,山出紫石英,山东数十步有冈,冈上甚平敞,青松绿竹常自蔚然,其下有水溪凛凛然,常有寒气,故谓之寒溪。有蟠龙石,谢元晖诗云樊山开广宴是也。
《方舆胜览》:湖北路寿昌军樊山,在武昌西三里。一名西山,下有寒溪。
《潜确类书·区宇部》:武昌府樊山,在武昌县下,即樊口。山产紫石英。
《湖广通志·山川考》:樊山,在武昌府武昌县西三里,与西山相连。
郎亭山,在武昌县樊山西,路出退谷,下有洼樽石。西山,即樊山。
败舶矶,在武昌府武昌县樊山下。

樊山部艺文

樊山记          宋苏轼


自余所居临皋亭下,乱流而西,泊于樊山,为樊口,或曰燔山。岁旱燔之,起龙致雨,或曰樊氏,居之不知孰是。其上为芦洲,孙仲谋汎江遇大风,柂师请所之,仲谋欲往芦洲,其仆谷利以刀拟柂师使泊樊口,遂自樊口凿山通路,归武昌,今犹谓之吴王岘。有洞穴,土紫色,可以磨镜。循山而南至寒溪寺,上有曲山,山顶有即位坛、九曲亭,皆孙氏遗迹。西山寺有泉,水白而甘,名菩萨泉。泉所出石,如人垂手也。山下有陶母庙,陶公治武昌,既病登舟,而死于樊口。寻绎故迹,使人悽然。仲谋猎于樊口得一豹,见老母曰何不建其尾。忽然不见,今山中有圣母庙,予十五年前过之,见彼板上彷佛有得一豹三字,今亡矣。

樊山部纪事

《搜神记》:樊山若天旱,以火烧山,即致大雨。今往往有验。
《异苑》:武昌戴熙,家道贫陋,墓在樊山南。占者云有王气。桓温仗钺西下,停武昌,凿之,得一物,大如水牛,青色,无头脚,时亦动摇,斫刺不陷。乃纵著江中,得水,便有声如雷,响发长川。熙后嗣沦胥殆尽。

樊山部杂录

《方舆胜览》:苏子瞻云邓圣求为武昌,令游寒溪西山,余时居黄,与武昌相望。常往来溪山间,后与圣求会宿玉堂话旧,作诗云:春江绿涨葡萄醅,武昌官柳知谁栽。忆从樊口载春酒,步上西山寻野梅。西山一上十五里,风驾两腋飞崔嵬。同游閒卧九曲岭,褰衣独到吴王台。中原北望在何许,但见落日低黄埃。归来解剑台前路,苍崖半入云涛堆。浪翁醉处今安在,石臼抔饮无尊罍。尔来古意谁复嗣,公有妙语留山隈。至今好事除草棘,常恐野火烧苍苔。当时相望不可见,玉堂正对金銮开。岂知白首洞夜直,卧看椽烛高花搉。江边晓梦忽惊断,铜环玉鉴鸣春雷。山人帐空猿鹤怨,江湖水生鸿雁来。请公作诗寄父老,往来今古松风哀。

樊山部外编

《武昌记》:樊山,孙权尝猎于下,见一姥,问猎得何物。答曰:只猎得一豹。曰:何不竖其尾。言讫,忽然不见。权于后立庙祀之。

赤壁山部汇考

吴周瑜破魏兵之赤壁

赤壁山,在今湖广境内,从古考论,纷纷不一。大约以在武昌府之嘉鱼县者为是,其山北临大江,隔江北岸为乌林矶,即曹兵败走处也。又其县在唐为蒲圻,有黄盖湖。湖侧有祭风台,皆历历可据云。
赤壁山图赤壁山图

考考

《水经》:江水左径百人山南。〈注〉右径赤壁山北,昔周瑜与黄盖诈魏武大军所起也。
《方舆胜览》:湖北路汉阳军赤壁山,在汊川县西八十里。《舆地纪胜》:里人多言是周瑜破曹操处。按曹操舟师自江陵顺流而下,周瑜自柴桑溯流而上,两军相遇于赤壁,则赤壁当临大江,临嶂及汊川皆非临江处。《旧经》云:今江汉间,言赤壁者有五,黄州、嘉鱼、江夏、汉阳、汉川,其说各有所据。惟江夏之说近古而合于中。
按:明·顾起元《赤壁山考》:赤壁山乃吴破曹处,湖广赤壁有五,汉阳、汉川、黄州、嘉鱼、江夏,皆有之。惟武昌嘉鱼县西南八十里,大江滨北岸乌林,南岸赤壁是也。唐属蒲圻,故云去县西一百四十里,今属嘉鱼。宋谢枋得犹于石崖,见赤壁二字,苏子瞻所游,乃黄州之西下津江百步赤壁矶,土人讹为赤鼻,非故地也,可谓赋而失实。
《三才图会·赤壁图考》:赤壁山,在武昌府城东南九十里,唐《元和志》在蒲圻县西一百二十里北岸乌林,与赤壁相对,即周瑜焚曹操船处。《图经》云:在嘉鱼县西七十里,其地今属嘉鱼。宋苏轼指黄州赤壁山为赤壁,盖刘备居樊口,进兵逆操遇于赤壁,则赤壁当在樊口之上,又赤壁初战,操军不利,引次江北,则赤壁当在江南,亦不应在江北。宋李璧诗云:赤壁危矶几度过,沙州江上郁嵯峨。今人误信黄州是,犹赖《水经》能正讹。
《湖广通志·山川考》:赤壁山,在武昌府嘉鱼县西南八十里大江滨,破曹处。
《汉阳府志·赤壁考》《荆州记》云:临嶂山南峰谓之乌林峰,亦谓之赤壁。乃周瑜破曹操处,《汉阳图经》有云:赤壁又名乌林,在汊川县西八十里,今按《赵志》云:《水经》述江水源流,江水左径乌林南,郦道元注云,左径赤壁北,则赤璧乌林相距二百里,非一地一名也。况操舟自江陵顺下,周瑜自江州逆上,两军相遇赤壁,则赤壁当临大江,临嶂汉川皆偏僻,非大战之地。况巨舰千艘,非一河可容,地多洲渚,腾骧安施赤壁,宁足信耶。又以周陂旧称乌林乡,为操走乌林之證,不知操先败赤壁,后走乌林,则乌林又在赤壁之西矣。今所称为乌林者,在赤壁之东,虽或包赤壁而称之,然不踰二十里,而止一驰突已过矣。宁俟奔北而后走耶。其非操鏖战之所,愈较然矣。然自昔江汉间言赤壁者三,惟江夏之说颇合载籍,虽东坡二赋,亦一时江上感怀之作。今汉川赤壁,即旧载所云,一在汉水之侧、竟陵之东者,是也。

赤壁山部总论

武昌府志

胡圭赤壁考

蒲圻县西赤壁,正刘备孙权破曹操处。在乌林矶,对江南岸,非苏子瞻所游赤壁也。子瞻谪齐安时,所游乃黄州城外赤𡽶矶。古之朱城,下有白龟渚,为毛宝军人放龟处。当时误以为周郎赤壁耳。宋元丰六年,东坡自书《赤壁赋》后,云江汉之间,指赤壁者三焉,一在汉水之侧,竟陵之东,即今复州。一在齐安郡步下,即今黄州。一在江夏西南二百里许,今属汉阳县。江夏西南者正曹操兵败之地也。按《三国志》:操自江陵而下,备与瑜等由夏口往而逆战,则赤壁明非竟陵之东,与齐安之步下矣。又按《墨庄漫录》云:黄之赤壁,土人云本赤𡽶矶也。故东坡长短句,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则亦传疑而云耳。今岳阳之下,嘉鱼之上,有乌林赤壁,盖公瑾自武昌列舰风帆,便顺溯流而上,遇战于赤壁之间。杜牧诗曰,乌林劳草远,赤壁健帆开。是则真败魏军之处也。今《一统志》亦曰:赤壁在武昌府城东南九十里。唐《元和志》:在蒲圻县西一百二十里,北岸乌林,与赤壁相对,即周瑜焚曹操船处。《图经》云:在嘉鱼县西七十里,其地今属嘉鱼。宋苏轼指黄州赤𡽶山为赤壁,盖刘备居樊口,进兵逆操,遇于赤壁,则赤壁当在樊口之上,又赤壁初战,操军不利,引次江北,则赤壁当在江南,亦不应在江北。今江汉间言赤壁者五,汉阳、汉川、黄州、嘉鱼、江夏。惟江夏之说合于史。宋李璧诗,赤壁危矶几度过,沙州江上郁嵯峨。今人误信黄州,是犹赖水经能正讹。据上诸说,则知东坡当日作赋时之误。盛弘之《荆州记》:云蒲圻沿江百里,有赤壁,指西良旧治而言,《通考注》云:蒲圻吴县有赤壁,在今西良湖侧,亦非也。湖侧并无赤壁,今赤壁出蒲圻黄盖湖,距县五十里。馀现有武侯祭风台遗址,土人尝于其处耕,得箭镞戈戟,其为破曹之地无疑矣。邑人副使何思登有记,唐杜牧之胡曾有诗。

尹民昭赤壁辨

嘉鱼赤壁之名尚矣。有言在汉阳、汉川、黄州、江夏者。黄州赤壁本属赤𡽶,或者以苏子瞻之赋为信。子瞻赋云,此非曹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乃疑似之言,非定论也。方操之未下也,刘备屯樊口,周瑜于此会备,进兵迎操,樊口正对黄州。何以言进,言迎耶。瑜言于权曰,请得精兵数万,进夏口,为将军破之。夏口居黄州上流二百里,若以赤壁在黄州,岂得言进夏口耶。操既败走华容,北归之路,黄州直通汝颍,最为径捷。安得复经华容也。由是而观,赤壁非黄州明矣。其云汉阳、汉川、江夏皆无据。盖赤壁初战,操不利,引次江北,败于乌林。今乌林矶,在嘉鱼北岸,赤壁属嘉鱼,岂不信哉。

赤壁山部艺文一

前赤壁赋         宋苏轼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凭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于是饮酒乐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箫者,倚歌而和之,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馀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苏子愀然,正襟危坐,而问客曰:何为其然也。客曰: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此非曹孟德之诗乎。西望夏口,东望武昌。山川相缪,郁乎苍苍,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方其破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也。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况吾与子渔樵于江渚之上,侣鱼虾而友麋鹿,驾一叶之扁舟,举匏樽以相属。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邀游,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苏子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我与子之所共适。客喜而笑,洗盏更酌,肴核既尽,杯盘狼藉,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后赤壁赋          前人

是岁十月之望,步自雪堂,将归于临皋。二客从予过黄泥之坂,霜露既降,木叶尽脱。人影在地,仰见明月,顾而乐之,行歌相答。已而叹曰:有客无酒,有酒无肴,月白风清,如此良夜何。客曰:今者薄暮,举网得鱼,巨口细鳞,状如松江之鲈。顾安所得酒乎。归而谋诸妇,妇曰: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时之需。于是携酒与鱼复游于赤壁之下,江流有声,断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曾日月之几何,而江山不可复识矣。予乃摄衣而上,履巉岩,披蒙茸,踞虎豹,登虬龙。攀栖鹘之危巢,俯冯夷之幽宫。盖二客不能从焉。划然长啸,草木震动,山鸣谷应,风起水涌。予亦悄然而悲,肃然而恐凛乎,其不可留也,反而登舟,放乎中流,听其所止而休焉。时夜将半,四顾寂寥,适有孤鹤横江东来,翅如车轮,元裳缟衣,戛然长鸣,掠予舟而西也。须臾客去,予亦就睡,梦一道士,羽衣蹁跹,过临皋之下。揖予而言曰:赤壁之游乐乎。问其姓名,俛而不答。呜呼噫嘻。我知之矣。畴昔之夜飞鸣而过我者,非子也耶。道士顾笑,予亦惊寤,开户视之,不见其处。

赤壁山部艺文二〈诗〉

赤壁           唐李白


二龙争战决雌雄,赤壁楼船扫地空。烈火张天照云海,周瑜于此破曹公。

《前题》杜牧

折戟沉沙铁半销,自将磨洗认前朝。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

《前题》胡曾

烈火西焚魏帝旗,周郎开国虎争时。交兵不假挥长剑,已挫英雄百万师。

赤壁怀古          崔涂

汉室山河鼎势分,勤王谁肯顾元勋。不知征伐由天子,那许英雄共使君。江上战馀陵是谷,渡头春在草连云。分明胜败无寻处,空听渔歌到夕曛。

赤壁写怀        明无名氏

武昌东下次江皋,赤壁矶头舣昼桡。废垒烟消荒草合,横江鹤去碧天遥。岸边渔火疑残炬,水底龙吟忆洞箫。往事千年增感慨,荻花枫叶晚萧萧。

宴集赤壁书怀       王廷陈

春深游兴属芳洲,选地张筵对狎鸥。赤壁径盘危磴出,青天城抱大江流。乾坤久压三分业,山水仍含万古愁。客散晴沙楼阁晚,佛灯渔火共悠悠。

夜泊赤壁         罗洪先

五百年来此胜游,水光依旧接天浮。徘徊今夜东山月,彷佛当年壬戌秋。有客得鱼来赤壁,无人载酒出黄州。吟成一啸江山寂,孤鹤横江掠小舟。

赤壁感兴         李得阳

峭壁临江控上游,登高怀古一停舟。曹瞒霸业寒烟尽,公瑾勋名野水流。山鸟似啼当日恨,东风犹作旧时秋。坡仙辞赋多悲慨,半入江云黯结愁。

春日过赤壁席上分韵二首  李维祯

孤亭绝壁亦奇哉,学士风流此地来。东望拍天江自迥,南飞啼月鹊堪哀。但令词客名千古,不尽游人酒一杯。最羡史君能吏隐,追歌清夜共徘徊。
其二

高歌急管促行觞,莫问金门与玉堂。估客舟从波上下,美人家自水中央。壁衔烟屿残阳赤,洲枕春江宿雾黄。忽有东风生四座,应知不为便周郎。
名日赤壁宴集       王一鸣
坐来赤壁下斜曛,亦有登临二客群。泽畔烟霞浑不断,城边江汉欲平分。千山黯淡原非雨,几处氤氲似是云。人散水滨楼阁晚,诸天钟磬夜深闻。

大别山部汇考

《禹贡》之大别
大别山,在今湖广汉阳府城东北半里,汉江之右,一名翼际山,一名鲁山。
大别山图大别山图

考考

《书经·夏书·禹贡》:内方至于大别。〈传〉大别山名在荆州汉水所经。〈疏〉《地理志》无大别,郑元云大别在庐江安丰县,《杜预解春秋》云:大别,阙,不知何处。或曰:大别在安丰县西南。《左传》云:吴既与楚夹汉,然后楚乃济汉,而陈自小别至于大别,然则二别近汉之名,无缘得在安丰县。如预所言,虽不知其处,要与内方相接。汉水所经,必在荆州界也。《蔡传》《左传》:吴与楚战,楚济汉。而陈自小别至于大别,盖近汉之山,今汉阳军汉阳县北,大别山是也。《地志》《水经》云:在安丰者,非是。此南条江汉北境之山也。
《水经》《禹贡》:山水泽地所在大别山,在庐江安丰县西南。
沔水又南至江夏沙羡县北南入于江。〈注〉庾仲雍曰,夏口一曰沔口矣。《尚书·禹贡》云:汉水南至大别入江。《春秋左传》定公四年,吴师伐郢楚,子常济汉,而陈自小别至于大别,京相璠《春秋土地名》曰:大别汉东山名也。在安丰县南,《杜预释地》曰:二别近汉之名,无缘乃在安丰也。按地说言,汉水东行触大别之陂,南与江合,则与《尚书》《杜预》相符,但今不知所是矣。
江水左则巴水注之。〈注〉水出雩娄县之下灵山,即大别山也。与决水同出一山,故世谓之分水山,亦或曰巴山。南历蛮中,吴时旧立屯于水侧,引巴水以溉野,又南径巴水,戍南流注于江,谓之巴口。
《地理通释·十道山川考》:淮南大别山,在寿州霍山县,今安丰军六安县。《史记索隐》云:在安丰县。薛氏曰:大别山在汉阳军,亦曰甑山。《左传》:楚拒吴济汉,而陈自小别至于大别,小别在汊川县东南五十里。《禹贡》:导嶓冢至于荆山,内方至于大别,近汉之山,今汉阳军汉阳县东北一百步。其山前枕蜀江,北带溪水,一名鲁山。
《方舆胜览》:湖北路汉阳军大别山,在沔阳县东,一名鲁山。郡志云,梁武帝筑汉口城以守鲁山,即今汉阳军城是也。《史本新经》云:上有横江将鲁肃祠,岂因是而名山欤。梁武帝曰,汉口不阔一里,以前道交至不若,遣军逼郢,吾自围鲁山以通汉沔,使郧城竟陵之粟方舟而下。
《三才图会·大别山图考》:大别山,在汉阳府城东北。汉江右,《禹贡》:至于大别,即此。三国南北之际,恒为必争之地。一名翼际山,一名鲁山,旧有鲁肃祠因名。关羽祠在大别山之右,其洞乃一岩穴,三国时,蜀将关羽尝憩此,故名。旁有武安王庙,一名藏马洞。锁穴在大别山阴,按《吴志·董袭传》云:孙权征黄祖,祖横两蒙冲,挟守沔口,以栟闾大绁,系石为碇。《晋昼王浚传》云,晋伐吴,吴人于积险要害处,皆以铁锁横截之,故名锁穴。今山阴二处,有石穴俱存,即其系锁处也。
《湖广通志·山川考》:大别山,在汉阳府城东北半里汉江右,《禹贡》:内方至于大别,即此。一名翼际山。按《汉阳府志·山川考》:大别山,在府城东北半里,《禹贡》:导嶓冢至于荆山,内方至于大别,蔡氏注曰:《左传》吴与楚战济汉,而阵自小别至于大别,盖近汉之山,今汉阳军汉阳县北,大别山是也。《地志水经》云在安丰者,非大别,一名鲁山,又名翼际。桑钦水经江水又东径鲁山南。郦道元注曰:古翼际山也。山上有吴江夏太守陆涣所治城。旧江夏治安陆,汉高帝六年,置吴,乃徙此。城中有晋征南将军荆州刺史胡奋碑,又有平南将军王世将刻石记征杜曾事,有刘琦墓及庙。山左即沔口,《旧志》云:吴置鲁山县。梁武筑汉口城以守鲁山。东昏侯曰:吾自围鲁山,以攻沔,或云凤栖。山西有鲁肃庙、故凤栖,迤西名鲁山。朱志曰:余观大别凤栖,南北并峙,其间无他山。鲁山为大别,别名无疑。今询之故老,别山两形,前为龟山,后为鲁山。其说近是。
禹功矶在汉阳县治东北大别山东,初名吕公矶。元世祖驻驿于黄鹤山,问诸父老曰,隔江山头,石矶何名。吕公对曰,唐时有道人吕姓者,吹笛其上,故名。帝曰,唐以前何名,皆不能对。有一老叟对曰,古传为大禹治水成功之所,后人讹为吕公。帝大悦,因立禹祠于石矶之上。敕有司岁时致祭。一名吴王矶,吴魏相持以沔口为重镇。
关羽洞,一名藏马洞,在大别山之左,其洞乃一岩穴。三国时,蜀将关羽尝憩此,故名。旁有武安王庙。嘉靖末年,虎据猎取之。
磨刀石,在大别山关羽庙侧,旧传羽磨刀处,又大别山顶亦有此石。
柏泉,在柏泉寺前,昔传大禹植柏于大别山,其根盘曲于井。
月湖,在县治东北,大别山之阴,东以长堤限江,西通汉水,古有却月城,在沔口左湖,或以此得名也。《古迹考》:江夏古城在大别山上。《水经注》曰:翼际山上。有吴江夏太守陆涣所治城,盖取二水之名也。《地理志》曰:夏水过郡,入江是也。旧治安陆,汉高帝六年,置吴,乃徙此。城中有晋征南将军荆州刺史胡奋碑,又有平南将军王世将刻石,记征杜曾事,又有刘琦墓及庙。
梁废城,在府城东北大别山下。《方舆记》曰:梁武帝筑城于此。按《南史》:梁武帝自襄阳趋建业。邓元起屯大军于夏口,筑汉口城以守鲁山,今大别山横顶城是也。
铁钱废监,在大别山下,宋绍兴二年,知军皇甫焕奉命鼓铸。岁办钱十万贯,元时裁革。
锁穴在大别山阴。
《宫室考》:晴川阁,在府城东北大别山顶,明知府范之箴建。隆庆六年,重建。至万历元年,知府程金始讫其役。四十年壬子,郡守马御丙以汉阳关锁非仅游览之概也。因复修葺。
月树亭,在大别山。明万历末,秦中丞耀建。推官刘熙改曰宛在。
伯牙台,在大别山尾。
《祠庙考》:大禹庙,在大别山禹功矶上。宋绍兴间,司农少卿张体仁,以此地为江汉朝宗之会,乃建庙以祀大禹,而以益稷配焉。明洪武二十年十月,楚昭王躬行祭奠,有司每春秋二仲于释奠。后二日致祭,崇祯中,张佥事元芳升稷并享,左右列八元八凯,后又附入召康公穆公。
康穆祠,在大别山顶,明巡抚邵陛建,以江汉被化皆二公旬宣之力,岁春秋二仲与大禹庙同祭。今祠毁,附禹庙共享。
《寺观考》:太平兴国禅寺,在府城北大别山下,唐时古刹也。又名大别寺,以太宗太平兴国年敕建,因名。元丰间,苏轼自黄州诏归,游此。见方丈幽阒,一灯长明,作方丈铭,寺僧刻于石。元末,兵废。明太祖洪武初,僧惠俊结庵于此,后有僧明彻至,举为都纲,修佛殿廊庑斋堂。武宗正德六年,敕尚衣监赵荣重修。世宗嘉靖间,梅窗僧道广再葺之。年久大坏,神宗万历二十四年丙申,知府喻三元重建。时慈圣皇太后施金铸像,长丈。有六漕舟南下,至于汉阳。熹宗天启元年,辛酉乃成。接引大殿,奉旨敕赐慈济太平兴国禅寺。郡人刘体元父子复于后构大雄殿,亦极壮。伟明末燬,今重修。
地藏寺,在大别山东,临江。古有薝葡数十株,开放满院,如雪香,闻数里,元末兵废。
罗汉寺,在大别山西,旧有罗汉洞,古柏一株,卧于溪上,今无考。
水月庵,明知府陈尧钦建,在晴川阁下。
洛伽庵,在晴川阁禹王庙侧。
大士庵,在大别山上。
文昌殿,在大别山,万历十年壬午,知府王学古等修,植桂殿前。二十五年丁酉,知府喻三元重修,改桂香殿。崇祯十四年辛巳,知府王燮元重修,旁有桂香阁。元帝殿,在大别山,乡耆王宗凯修。
三官殿,在大别山上。

大别山部艺文一

大别山赋         元聂炳


厥初冯翼,孰元孰黄。清浊既凝,高下以彰。融然而江,河流液峙焉。而山岳储祥,惟大别之名山,独岿然于南荒尔。其气通淮汉,势压荆扬。总江汉之统会分,衡岳之辉光。深根浸淫乎后土,云彩洞烛乎穹苍。高标迥出于九疑,倒影傍接于三湘。昔圣贤之经历,虽千载而不忘尔。乃层峦崷崒,叠嶂巑岏。石痕欲驳,土花若殷,蓝膏绿液。红嫣碧珊,楼台翚飞于翠崦,石梁龙矫于苍湾。浮屠耸其侧,仙台峙其间。睇灵柏之茸茸,杂苍苔兮斑斑。幽芳野草,秋菊春兰。至若地利之富,物产之珍。以守则固,以财则殷。殊形诡状,不可殚论。灵踪神迹,曷可并陈。吾尝凌绝顶,赋远游呼。鹦鹉以逍遥,招黄鹤而夷犹。酬宋玉于秋兴之亭,邀太白于郎官之舟。洞庭之水未波,苍梧之云不流。乌林烟灭,曹瞒之魂已冷。赤壁风高,苏仙之句常留。登高作赋,把酒浇愁,嗟乎娱乐则有之矣。感慨亦有之矣。其有德神禹之德,忧神禹之忧者乎。当其九州为壑,四海一湮,而神禹出焉。巨刃天扬,万夫霆震。截垠锷之巉岩,擘苍翠之嶙峋。其疏导之功,果孰为之耶。然吾徒今日得囿于礼乐之教者,非前日手胼足胝之功乎。狃于衽席之安者,非前日克勤克俭之德乎。噫吁嘻异哉,时异世殊风,流云往抚,乾坤其瞬息,观古今于俯仰。盖有迹神禹之迹于千百载之下矣。岂无心神禹之心于千百载之上也哉。

《前题》周镗

繄大别之为山,镇南纪之要冲。壮荆鄂之形胜,俯江汉之朝宗,势岌嶪而若驰。羌偃蹇而横空,根几里其盘盘,屹数仞之崇崇,崔嵬独立兮,安得赤壁浯溪之雄崒,嵂孤撑兮乌有。祝融、天柱之峰,虽嵩华之莫追,亦培塿之难同。领地灵而欻翕,控浊浪之奔冲。青连幕阜之遥翠,挹鹤楼之重郁。秋兴兮满亭,澹斜月兮西风,念明德兮既远。游予目兮增慨,攀古柏之虬枝,叹神禹兮安在。伟疏凿之宏功,立万世之永赖。宜此山之突兀,为荆州之胜概尔。乃嵯峨江浒,控扼汉流。俨翠屏之低列,映二川而相缪。渺方城兮何许,瞻彼汉兮悠悠。昔蛮荆之陆梁,恃威武而虔刘。兼山溪之险阻,托制胜之良筹。迨夫柏举张兵,阖闾奋矛。自小别而大别,莽暴骨而为雠。览吴楚之遗迹,曾不满夫一叹。忆神禹于当年,益咏思乎江汉。嘉皇运之奋兴,收地舆而为一肆。疆理之南国,赫天兵之俯集。险不足固,惟德无失。故山苞而川流,尽图入于版籍。此圣化之滂沛,大洽于江汉之域也。乃歌曰,在昔怀襄兮,神禹所平。名山既奠兮,厥功已成。巍然大别兮,汉江是出。浩浩朝宗兮,至于今日。山犹此山兮,民犹此情。皇风斯荡兮,孰不来庭。圣域疆理兮,同符神禹壮哉。大别兮镇于南纪。

《前题》江存礼

夫何岷嶓倚天,万八千里兮,吐金景而南蟠,道纡郁其阻修兮。实荆楚之雄藩,维江汉之源委兮,乃经纬乎其间。朝发轫乎衡皋,夕弥节乎汉渚。风飘飘其乘辀兮,云澄澄兮凝宇。寓吾目以遐览兮,曰其中之有山汇江汉于一潴兮,拔吴蜀之雄关,祥麟威凤俨前后兮,幽篁嘉植森列乎其间。委万屋以波偃兮,结云构于层峦。睹冥冥之高耸,廓天宇兮汉间。余乃悚然而思曰,此非所谓大别之山者乎。于是凌荦确,登巑岏。俯危磴之石骨,倚修柏之苍颜。渺孤峰之白云,挹灏气之高寒。耸余神以跂立兮,发长啸于云端。盖庶几寓千载于一瞬,而究禹德于不刊也。观夫长风驱涛,雷电恍惚,银阙嵯峨,神怪突兀。其势若阴山万骑以荡乎,兹山之胸者,非长江之发于岷蜀者乎。轻飙徐来,浅碧微动。平皋旁迤,翠壁后拥。其状若虹霓蜿蜒以绕乎。兹山之背者,非汉水之出于嶓冢者乎。方其众水争雄,群山横纵,渟滀而深,卑增而穹。奋怒于葭萌之口,震荡乎滟滪之冲。訇震天之怒霆,溢晴皋之巨潨。嗟民物其何辜,若疢疾之在躬,想圣人之经营,靡覆载之可容迨。夫天廓其濛,地夷其隆。险阻既平,波涛乃东。惊鄂渚之夷旷,始邂逅于奇逢。繄神樏之暂驻,欣四海之会同。当二水之交汭,适兹山之居中。嶷兮若秦关一士而敌万夫之锐,屹兮若孤城百雉而当矢石之锋。绵万祀以贞固,与乾坤而始终。嗟嗟微禹之德,曷足以表兹山之胜。微山之高,曷足以纪神禹之功。彼秦皇刻石而启邹峄之诞,汉武颂德而侈泰山之封。较轻重于锱铢,若蜿蜒之与神龙于是。秦云敛空,老树如戟。山寒兮欲秋,月澹兮将夕。感圣德而咏归,睨层旻之远碧。

大别山赋         明戴金

审方隅于显设,象体则于构营,孰凭轨测,聊用盱衡。履岧峣以披蓁幔,开心镜以揭地灵。山经水纬,洞照双明尔。其揭丰冈而崛起,排巨险以东驰。既端如几,复仄如旗。回翔如舞,蹲踞如支。奔渴如电,赴下如追。乃复延庚,揖甲伉鹄,并驱夹流,拱峙绵亘。若郛惟楚有户,惟户有枢,望之稳阖,即之通衢。俨龟龙而作势,时翔雾以聘殊。外控九疑兮廉隅特起,内涵七泽兮襟带攸宜。壮哉美也,郁郁祗祗,表奠分野,作固立基。忆尧时之泛溢,思下土之阽危。属之神圣,出溺就夷。禹乃溯江派于崌崃,导嶓泉于兴薮。排梗决壅,入于湓浦,殚力运神,上象河鼓,地平天成,功称无伍。孰知人力乃有胼胝,灵山亦属分部尔。其屹砥柱于中流,障雄涛于颓橹。瞻井络以承源,顾具区而作祖。据江海之上游,应轸躔之硕辅。迨夫炎祚陵夷,三国互起。吴魏争衡,分疆析里,战艘屯烟,桃弧纷雨。吴将缮兵,依山为垒,石构联营,储胥攸止,故英杰之所先趋,亦黎庶之所瞻依。继有宋儒,勉斋夫子,莅治图安,婴心亹亹。创筑城垣,百方经纪。乃复上下,山原相度。远迩匪托,空言弯弧,试矢伟哉。钜儒之建猷,真视民之如己。实当轴之冈陵,非蔓延之岵屺。若夫丽景凝和,葳蕤绚绮,淑采流空,轻飙涣水,金沙联粉,矩以环江。黄鹤带晨晖而竞炜,及蓐收飘,爽凉露生。华柔质升而虚寥,彻影圆灵降而晚馥。交嘉此则秋清,香媚协况,无涯于时,纵逸侣之游缰,踵诗逋之芳躅。引景宣怀,迎芬息木。把酒临风,抽毫进牍。登灵籁之琅琅,振休风于穆穆。既脱洒乎兰皋,复即真于绣谷,依稀乎褉饮,与流觞不可羡乎,振衣与濯足。

重建大别山禹王庙记     沈钦

庙祀之设,其来尚矣。稽诸祭法。能禦大灾则祀之。能捍大患则祀之。矧神禹平治水土,万世蒙泽,天下后世得以通祀,又非捍禦灾患之比,兹大别山得立庙以祀之者,以其治水之功至此而成。故历代报祭,自有不容已也。按《汉阳郡志》:庙距府治可二里许,江流湍急,怪石嶙峋,山名大别,与武昌黄鹄山对峙,雄踞江之东西,势若龟蛇环卫,庙立于兹,盖不知几百祀矣。至三国时,吴魏兵兴,多战于此,后元世祖南巡,驻跸黄鹄,因询于父老曰,隔江山头石矶何名。吕公或对曰,唐仙人吕纯阳吹铁笛其上,因以得名。又问唐以前何名。复有对曰,世传大禹治水功成之所,后人讹为吕公。世祖大悦,遂令有司鼎新庙宇,岁时致祭,圣朝因之,益严祀事,乃者天顺,庚辰岁旱,巡抚湖广都宪南宫白公圭率官属祷于祠下,不逾时,甘雨大沛沾足。官僚称庆,民获乂、康公荷,感应之速,而以庙久倾敧,欲新以答神贶,未果,还朝。洎今,都宪铜梁王公俭复奉敕,巡抚湖湘,兼理军务,利兴弊革,俱得便宜。从事至日,所司复以为请,公谕之曰,神有所依,则人获福利。何可靳惜公费惮而不为。且令促之,于时赞成,则有若巡按侍御江公勋龚,公谦而以事委武昌道佥宪沈公靖董而成之,以及藩臬阃帅守令,莫不共殚,厥诚辟基,凿石韨材,鸠工而缔构之,轮奂维新,台殿雄伟,规创合度,比旧有加。经始于是年之秋,至冬而落成之。佥谓不可无述,而推余为记,乃不辞而扬言曰,仰惟我圣天子,缵承列圣鸿绪,统一寰宇,尊礼百神,嘉瑞休徵。咸臻迭应,帝王秩祀,登荐有加。况神功巍巍,为祀典称首,书曰。禹乘四载,随山刊木,导水至于大别,西则岷蜀襄沔之合流,南则衡湘洞庭之环汇,浚涤排决,一顺其性之自然,以至地平天成六府,三事允治,万世永赖,则圣德神功感人之深,垂世之久,万古犹一日也。岂他祀之可拟伦,虽然自有此天地,即有此山川,向使不有圣王者出,任疏凿之重,忘胼胝之劳,则九州一壑鱼鳖,其民、乌在。其为化居粒食,以有冠裳之盛也耶。粤昔刘定公有言美哉。禹功明德远矣。微禹吾其鱼乎。孟轲氏亦曰,禹抑洪水而天下平,则见诸经传称颂不置,宜乎。今兹庙宇之新,翼翼宫庭,有严祀事神,其鉴格陟降,左右隆庙,享于亿万斯年,尚冀自今以始,为民牧者,益营益葺,克绍前修于以妥,灵贶而福国利民于以奠,南服而肃清境,士凡所建营,虔奉无不得以蒙庥于悠久矣。兹刻之传,宁有既乎。是为记。

大别山部艺文二〈诗〉

登大别山        元萨天锡


落日在平地,苍茫吴楚秋。人随孤鹤远,天共九江流。风物登淮海,楼船下鄂州。凭高一登眺,不尽古今愁。

大别山         明彭天益

江汉西南万里来,双流合处耸崔嵬。神鳌载得蓬瀛去,金粟擎将世界回。

大别山           朱衣

江门龟鹤万年雄,下瞰江流日夜东。雷转春阴巴雪下,练澄秋色楚陂空。石梁欲接潼关隘,铁锁终销战炬红。经阁芸楼新结构,白云常在此山中。

登大别山漫兴       梅继勋

曾索图书仰别山,于今喜步翠微间。悬崖浪吼疑三岛,绝壁云封第一关。雨霁江空心欲洗,楼高天近手应攀。美人一赋凌霄迥,学凤非声祇愧颜。

雨后登大别山        前人

雨前日日望山晴,雨后登山山更清。片石云开樵子径,半江风静棹歌声。天高西北倾心远,潮长东南极目平。忧国愿言旸雨顺,万年川岳庆平成。

大别山歌         汪廷元

昔日禹王凿断岣嵝石大者万仞小千尺,天风吹落汉阳江,横冈隐隐悬空碧,汉阳之水从何来,嶓冢沃焦倒地摧,分流荡漾此山下,吁嗟大别何雄哉。抠衣走上天崔嵬,俯瞰壑底如奔雷,广泽洪涛不可测,有时万顷玻璃开,仙子何年骑鹤回,颓然大醉登高台。招余呼作黄石友,金庭宝诀缠双肘,盘中飧之白凤膏,露液倾来日五斗。顿觉泠泠双翼生,欲叩阊阖向瑶京。五云万里飞未至,怪底蛟龙呼且惊。我欲徙倚文昌殿,剑阁横峰天外见。洞庭波下潇湘空,浔阳东去如披练。江汉百折不复停,万古留此苍翠屏。且向中山醉饮几千日,鹦鹉洲上草色空青青。

同叶永溪管振溪登大别山时风飙最烈而兴豪甚赋此         邹德溥


狂风瑟瑟撼危峦,犹自豪吟醉倚栏。吴楚山河空外尽,东南风物座中看。鱼龙出没春涛急,猿鹤悲鸣古木寒。直欲横霄吹铁笛,不知何处更瑶坛。

春日游大别        尹宾商

懒从冠盖竞将迎,性僻松萝冒雨行。稚子乘春恣汗漫,山僧惯客似平生。水云浩荡群峰渺,烟树苍茫万橹横。隔岸偶闻吹铁笛,置身恍若在蓬瀛。

大别山部纪事

《汉阳府志》:元汪存,礼蒲圻人。举博学宏辞科,试大别山赋,时谓与别山争雄,才名甚著。
死心和尚,黄冈诸生袁中甫也。以夙学不得志,贡入太学,复遭坎壈,乃削发于京师之崇国寺,萧方伯丁泰王同知,珍与为禅侣。袁公安宏道兄弟招之,作吴越游。已而归,爱大别山水,遂卓锡焉于藏经阁,后筑室一区,以养母。而身习静于其旁,名士喜谈白社者,皆推和尚如远法师,支上人矣。

大别山部杂录

《汉阳府志》:禹柏,相传在大别山下,禹手所植,其根达于柏泉,今无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