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金精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一百五十二卷目录

 金精山部汇考
  图
  考
 金精山部艺文一
  金精山赋        宋曾原一
  宁都金精山记        前人
  前题            朱敏
 金精山部艺文二〈诗〉
  金精古诗五首      汉张丽英
  游金精山        宋黎仲吉
  前题           崔与之
  前题           曾原一
  前题           明董越
 金精山部纪事
 金精山部外编
 化成岩部汇考
  图〈缺〉
  考
 化成岩部艺文〈诗〉
  化成岩          宋李观
  前题            陈述
  前题           李若水
  前题           赵善坚
  前题三首         张嗣古
 大庾岭部汇考
  图
  考
 大庾岭部艺文一
  岭表赋         宋谢灵运
  忆梅赋         元朱原荐
  五岭记         明曹学佺
 大庾岭部艺文二〈诗〉
  遥同杜员外审言过岭   唐沈佺期
  早发大庾岭        宋之问
  题大庾岭北驿        前人
  度大庾岭          前人
  饯宋八充彭中丞判官之岭外  高适
  梅关           宋苏轼
  登梅岭           朱熹
  五月四日出梅岭至南安军  文天祥
  度梅关          元伯颜
  度大庾岭         聂古柏
  过梅关         明汪广洋
 大庾岭部选句
 大庾岭部纪事
 大庾岭部杂录

山川典第一百五十二卷

金精山部汇考

《道书》第三十五福地之金精山
金精山,在今江西赣州府宁都县城西北十五里。山之奇石不一名状。而最著者有十二峰,行者远望,翠壁连云,丹崖映日,真神仙奥区也。
金精山图金精山图

考考

《洞天福地记》:第三十五福地,金精山在虔州虔化县。
《方舆胜览》:江西路赣州金精山,在宁都县西十五里。《白玉京记》:此系第三十五福地,汉初,张芒女丽英入山,获二桃,得道。长沙王吴芮聘焉。至洞中见其女乘紫云在半空,谓芮曰:吾为金星之精,降治此山。言讫,即升天而去。
《广舆记》:赣州府金精山,在宁都县。山之奇石,不一名状,而著者凡十三峰。
《江西通志·山川考》:金精山,在赣州宁都县西北十五里。峰头皆石,望如阵云,为邑西镇。道家以为第三十五福地。相传汉张芒女丽英年十五,入山得道,长沙王吴芮闻而聘焉。丽英弗许,乃升高绐曰,山有石室,中通洞天,若能凿之,当相见。芮大发兵攻凿,既通见女,乘紫云半空语曰,吾为金星之精,偶降至此,言讫而去,山因以名。
《宁都县志·山川考》:海螺岩,在县西北十里金精山侧,形如海螺。
灵泉,在金精山岩左畔,两岩合峙,瀑布自巅飞注石台,纡流曲渠,下入石窍中,泉极清洌、沁骨。时虽盛暑,亦如隆冬。以真人之灵,故名。骚人墨客每环坐石上,流觞为乐,旧传有仙以白玉杯饮于泉侧,酒酣反掌印石,置杯石上。仙去掌迹宛然不没,杯入石中,经寸许,后之游观者,往往用力起之。莫之能动,明弘治时,知县怪而毁之,遂缺杯。底一角遗石中,至今犹存,其灵异如此。

金精山部艺文一

金精山赋〈有引〉    宋曾原一

赣宁都郭西隅十五里有山曰金精。《通志载》三十五福地。汉女仙灵泉张真人飞升所也。以真人禀金星之精而生,故名。泉瀑岩洞,悉天成。俗讹乃谓长沙王芮自媒于仙,时刳之妄也。无详辩者,苍山曾原,一释其诬而赋之。

钜宿炳灵,煌煌天西,伟飞仙之茁,秀煜川谷以流辉。猗乎奇乎,盘盘桃石,昂霄睨碧,萝翠纠纷,瑶坛饤云。吾固不知其为仙餐变化之神,其亦太清之滓。下降而为之轮囷邪。横者屏罳,划然中开。下盘漏滴,上摩九垓。谁登孱颜,雄剑剖顽。岂曰长沙利此镆铘,抑亦鸿濛始分此象。已剖符而裂爪邪。鼓峰者,殷螺浮俛,环俨制度以如削骇,声音之若闻,孰崇牙而设簴,凛崷崒而独尊。殆兹山之节制,止群岭之迸奔。如彼都护,扬威震夷,而血郅支于昆山。又若伏波握麾,抚边而拱铜柱之百蛮。谺然石室,是谓碧虚,而杳而舒,可憩可庐。兀玉几以如在偃,金床之灿如樵郎猱升,或谓见之,吾盖莫即其有无也。穿岩而西峡,束云起飘飘。金蕖香脸,宵坠缭铁壁之嵚巇,阒天区而沉邃。方朱光之熇渊,乃粟肤而栗齿,翻银液兮崖雪,篆瑶湾兮波月。晨光霏兮猊炉,紫烟藤影乱兮霞冠。绿发屹仙掌兮笋立。竦明琅兮玉戛。飕飗兮春潮,戈削兮秋骨。盖阴阖阳开,乾造坤设。飞仙爰止,神閟孤发。闿世氛之冥濛,洗肉眸于玉闼。岂蚩氓悍隶之伊藉而斧锥,镵凿之刮裂也。有来者芮企,灵贝阙悲,俗讹里论之咿呕,妄招媒刳洞之荒谲,致仙渎而山污兮,黯群疑而罔决。嗟巫峰之十二兮,秽高唐之蚍蜉。顾兹峰之十二兮,玷齐东之蠓蠛。吾因破沉迷之荡潏,而欲锓此词于苍崖之嵽嵲也。噫嘻,寒芒在天,神枢运躔是星也。在汉为灵泉,在唐为谪仙,或风轮而雾驾,或雪句而冰联。盖元化西方清明之气,妙太虚而回旋,谪仙已去,今五百年,是星之英,抑冥漠于人间邪。二三子试酬明月,而问青天。

宁都金精山记        前人

金精山在宁都西郊十五里,未至县,一舍外望,阵石截云,丹崖翠壁,烟霭明灭。知为神仙区宅。出北门度拱辰桥,折而西入,至苍山筼筜谷,石峰已渐献奇,昂首尻坐,作伏狮状。项凑圆石如悬铃。是为狮子峰。入青牛峡,清涧出嵌壁,下诸石魁岸拥道,山气清肃,愈前愈奇,不一名状。拿龙而骧马,囷立而屏张,截者玉削,跂者鹏飞,锐者圭列,展者旗扬界,立者如剑剖锯分壁,峙者如铁城环闼。穴聚者蜂巢燕垒。石脂摇光者膏凝液流,高岫出云者炊气郁蒸,千奇万异,骇目怵心,石之著名者,十有二峰。狮子其一焉,微圆而长承,以盘砥如菡萏出擎,盖中者莲花峰也。双峰合峙,中泐至麓,如僧作礼梵呗者,合掌峰也。双石颗顿,中出孤木,枝叶扶疏,如带叶果饤者,仙桃峰也,削壁垩色,石纹墨缕,拂布石面者,披发峰也。怒踞当道,耽耽俯视者,伏虎峰也。林木葱蔚,苍翠辉明者,翠微峰也。阚洞前立,与灵泉仙龛对者,望仙峰也。珑玉叠琼,脔石丛珍者,三巘峰也。万蓧丛生,根柯特异者,瑞玉峰也。千仞峭耸,中通洞天者,凌霄峰也。丰首低尾,色如渥丹,状如腰鼓者,石鼓峰也。回峰有窦出,半壁中裂,修缝垂椽,藤樵牧黠,勇者扳藤猱升,窥洞中极广敞,宛然厅堂房闼。旧传有金床玉几,是名碧虚洞焉。有石远睇如踞,近则团立直上,有金缕者黄竹峰也。峰麓崎险,路绝梯磴,两口倾轧,中仅线通,匍匐登其巅,广平可容千家。两泉涌出,甚洌,极旱不涸,中更寇乱。避而寨居者,多得免焉。玆十二峰亦随见指名,要未尽兹山奇也。阳灵观在群石间,最佳处。自仙桃阁入石,为瓮户启户,穿行曲栈,环石自一区。巨岩覆之,仰视天空如规像,真仙其间,层殿复阁,屋无陶瓦。雨不能侵,岩顶悬水鹤,能随四时转指,岩面飞泉潺湲,日夕如雨,自殿沿崖曲折,下石益蹙,气益肃灵,泉自石罅迸泻,乃委蛇出。味宜茶,游人不敢荤酒入,相传谓尝犯者,暴雷骤雨并至,且阴气森冷,令人肤栗。况仙灵祷辄应,人自不敢渎也。按《云笈七签》云:兹山乃三十五福地,汉初女仙张丽英,字金华飞升所志云。山下民家女生有异质,年十五,偶至山中,拾桃二颗以一奉母,化为石,自餐其一,顿忘饥渴。遗核亦化石,谓今仙桃峰。是后积功行乃仙。初,长沙王吴芮平闽越,道过邑,闻仙名,强委禽焉。父母欲许之,真人谓使者曰,吾名仙阶,暂混尘境,幸无辱,使者还报,芮以兵入山求之。真人乘云空中语曰,吾金星之精,降治此山,汝宜为民立坛祈福,芮始惧。谢罪仙,已冲天矣。仙屡以祈雨应,封灵泉。普应真人飞升时,歌诗十八章今存其五。

《前题》朱敏

金精山在赣州宁都县,距县西十里。而近自县北郭门出数里而扺苍山,历筼筜谷。宋曾唯庵父子读书之遗址在焉。西入而为狮子峰,又入而为。青牛峡其状固已怪特,又稍入,见有圆修而展盖者,为莲花峰。其有石自巅抵麓,中泐为二,而匀圆特立者,为合掌峰。又有双石类削,壁植圭焉者,为仙桃峰。世传张真人入兹山得二桃,以一奉母,化为石。自餐其一,遗核亦化为石也。自仙桃峰为试剑石,为披发峰。盖石自刀划断为两半,而峰崖之蔓延,蒙茸溜纹,碎黑若披发然,因其状而拟之也。伏虎峰峙于双桃之左,望仙峰屹于披发之右,其翠微三巘,瑞竹、凌霄、石鼓、黄竹诸峰又其魁迥者也。其岩之最近者,曰月岩,曰道人岩,曰休粮岩。泉之最清者曰灵泉,曰浴仙池,曰崖瀑。合流入于涧中,百折而出,清彻可鉴毫发,可溉可濯。凡诸峰之效奇献秀,奔骤起伏,迎揖拱踞于左右者,莫能悉,此特尤著焉者也。其两崖融合,中则嵌岈洞豁者,为仙洞。有阳灵观在焉。有真人祠在焉。有御书阁、葆光亭在焉。相传谓长沙王吴芮求俪,真人诱令凿洞者是也。观之场有飞升坛,谓真人遐举之所也。坛则有亭翼然,而翚奠者,则前守菊潭王君之所作也。至若道语石刻在在有之灵泉之下,有石平砥而敞好事者,引水为觞泳也。环坐可六七人,敏与太常从事孙琳仲宝缘磴而入,跂于泉下,仰视而峭险临压,相顾愕咤,魂悸胆慄,惟觉寒气淰淰逼肤,令人有思挟纩意。仲宝试以瓜渍泉流间,少顷,取剖而食之,则以冰腭,弗敢咽矣。亟还入老君岩,就曛而坐。时六月朔日也。敏惟太古之初,天地混合无间,自判辟以来,阳升而阴降,清而在上者气,积而为天之文浊。而在下者质聚而为地之理,融结则为海,为岳,其怪奇险,邃固亦宜然也。兹山乃天造地设,为大江之西诸山之冠。意昔人谓西方之属,为金,故名之曰金精。岂有真人食桃,而化诱王启凿之事乎。王与真人俱西汉人,若然则虞夏、商周、秦之际,谓即有此山。非邪。其谬妄也。审矣,夫不贪者乃识金银之气,绝欲者始得仙道之真,真人视王之富贵,若蠛蠓然,岂屑以见其姿邪。盖神仙乐岑僻,或者真人脩炼积功于是,脱屣高矫于兹世之愚者,欲神其事。乃假山之形以附会。其说邪,宋崇宁间徽庙以兹山之灵,祷雨辄应,封真人有灵泉普应之号,诰词遗刻尚存。我朝膺命以来,稽古明禋,表正祠事,登录兹山。寘诸祀典有司。岁时恪恭弗懈,有祷辄应。岂非神被丰功盛德于兹邦。故今得以食,其报耶。山川出云,有劳捍患者,法所当祀也。国之凶荒,尚索鬼神而祭之。矧兹山之灵应福及烝黎泽加永世,崇德报功,其可后乎。敏也,来涖之日阳亢,稍久因默叩神于心,而是夕即雨,其应之昭昭也。若是,谓非斯民之依可乎。既还,越四月复来。行县因请纪其游之岁月,遂追忆次第而书之。并辩其相传之妄,勒诸贞石以告观者,云若夫道书福地之次。骚人、词客赋咏之多,别有刻录,兹不详著。

金精山部艺文二〈诗〉

金精古诗五首      汉张丽英


哀哀世事悠悠,我意不可敌兮王威,不可夺兮予志。
其二

有鸾有凤,自舞自歌,何为不去,蒙垢实多。
其三

凌云烁汉,远绝尘萝,世人之子,于我其何。
其四

石鼓崔巍悲哉,下土自我来观,生民实苦。
其五

暂来期会,运往即乖,父兮母兮,毋伤我怀。

游金精山        宋黎仲吉

昔人乘凤已冲天,吴芮遗祠在洞前。气势徒知凌宇宙,干戈无力问神仙。漫轻龟玉传王业,空得松杉接洞烟。一等辛勤凿岩穴,禹门千古事应传。

《前题》崔与之

翠壁丹崖倚碧空,一壶天地画图中。青鸾有路三千远,玉洞无尘万境空。虚室尚留丹灶冷,灵泉直与海波通。客游到此应忘返,始觉仙凡迥不同。

《前题》曾原一

散步深寻紫翠边,雨馀林密意苍然。悬崖拥路奇千叠,邃洞抽扃自一天。殿古尚存唐岁月,地灵疑带汉风烟。斜阳欲问归樵路,倚杖更听云外泉。

《前题》明·董越

太白此降精,本为民祈福。痴情笑番君,偶尔堕污辱。圣明崇祀典,亦以能出云。如何千载下,只说张真人。

金精山部纪事

《宁都县志》:宋大中祥符八年,金精石崖产瑞草,松枝生瑞花。知县邢芳绘图以献。

金精山部外编

《宁都县志》:汉张丽英芒之女,生有异质,光浮于面,出入恒以扇掩之。家近金精山,年甫十五,偶得二桃。以一奉母,母欲饵之,桃化为石。自食其一,顿忘饥渴,遗核亦化为石。寻积功德,竟成仙。

化成岩部汇考

唐李德裕读书之化成台

化成岩,旧名化成台,在今江西袁州府城西北五里。其上有开化院,相传即李德裕读书处。


《袁州府志·山川考》:化成岩即化成台,在府城西北五里,下瞰秀江,僧屋其上,名开化院。岩内有石佛。唐李卫公德裕尝读书于此。后因为祠。宋绍兴中,郡守陈述建亭曰仰止,曰振鹭,轩曰倚岩,曰翠霭。郡守王古于绝顶建浮图,又建妙峰亭,后废。庆元中,郡守李訦因葺祠,复仍妙峰址。创亭曰妙高。易仰止为容安。又有亭曰览胜,曰漱石,曰嵌空。宝庆初,郡守赵夫于岩腰创亭曰知李。后郡守曹叔远又旁涤奇石,创亭曰介休。为赞勒石,赞曰,地灵蟠英,兹阐其藏,耸拔峥嵘,人文载扬,勉尔袁士,永奠厥祥。岩下有郑氏北墅。卫公旧祠久废,元镇守万户那海刻公像于石。构祠仍扁曰知李。祠东建亭曰如画。亭其西旧有屋三楹。明嘉靖己未,知府季德甫建扁曰化成轩。轩左祠李公。同知曹光记。万历五年,知府郑惇典复修,增总门扁曰化成岩。戊午岁,知府黄鸣乔复构楼一座,度僧守之。暇日率僚吏登临吟啸。督学使者王汝亨题曰,托赋楼。以卫公尝读书此中,有十五赋也。
黄牛岭在秀江之北,其脉自化成岩来。数里,形势如牛,因名。

化成岩部艺文〈诗〉

化成岩          宋李观


交臂寻幽岁已残,瘦藤枯石重跻攀。忽逢阴洞龙开室,下瞰寒溪玉绕山。猿鸟窥帘如旧识,藤萝引径入蹊间。游人自向红尘去,日暮老僧催闭关。

《前题》陈述

出郭二三里,览胜适愿言。群山接天际,一水经岩根。参差崖上屋,萧闲松下门。真趣自往古,聊可开清樽。

《前题》李若水

翠石黏云湿,寒岩带藓深。树函怀古意,水印读书心。
经济神犹在,幽栖径可寻。青毡吾旧物,税驾卧山阴。

《前题》赵善坚

低帽白蕉衫,跨马北岩路。为我撤炎歊,时有清风度。杖策蹑游屐,扪萝穷幽趣。怪石鸣瘦筇,狭径窘危步。云间启洞深,玲珑天巧露。僧居罗上下,钟声答晨暮。长笑排翠霭,围棋惊振鹭。陶写屏丝竹,恐为风景污。拂苏题苍崖,纵横醉中句。兹游岂易得,载酒莫辞屡。

《前题》张嗣古

雨馀山石洗孱颜,卧虎蹲羊各自閒。杖履贪穿秋色好,不知衣惹藓痕斑。
其二            前人

迢迢绿野送平流,唤得风光入小舟。撑破芦花波底月,淡烟衰草不胜秋。
其三            前人

长松吹断晚来风,水底轻溶落照红。独立黄昏无一事,好山忽在暮云中。

大庾岭部汇考

江西广东之梅岭

大庾岭,即梅岭也。在今江西南安府城西南二十五里、广东南雄府城北九十里。一名台岭,一名东峤。山一名凉热山,一名塞上岭。东西连亘数百里。小庾岭、庄彭岭,五里山,青龙冈皆其支脉所分也。其岭自古为驿道,但险峻难行,唐张九龄开凿至今,可通车马焉。
大庾岭图大庾岭图

考考

《史记注索隐》曰:豫章三十里有梅岭,在洪崖山,当古驿道。相传以梅将军名。《越绝书》云,越王子孙姓梅氏,秦并六国,越王踰零陵往南海,越人梅鋗从至台岭家焉。而筑城浈水,上奉王居之。乡人因谓台岭为梅岭。及统众归,吴芮留其将庾胜兄弟居守,梅岭又称大庾岭。
《水经溱水注》:连水出南康县凉热山,连溪山,即大庾岭也。五岭之最东矣。故曰东峤山。斯则改装之次,其下船路名涟溪。涟水南流,注于东溪,谓之涟。庾仲初谓之大庾峤水也。
《南康记》:秦守五岭,第一塞岭即大庾也。通道交广,此其咽喉。
《地理通释·十道山川考》:江南名山大庾,在南安军大庾县西南二十里。一名塞上岭,即五岭之一,五岭之最东者亦曰东峤。汉时,吕嘉反,汉军伐之,监军姓庾,城于此,故谓之大庾岭。《唐志》:在虔州南康县高骈繇大庾,击贼广州。〈注〉南康即南安军。
《方舆胜览》:江西路南安军,当五岭之一。
《江西通志·山川考》:大庾岭,在南安府城西南二十五里。汉高祖时,梅鋗驻兵岭下,因名梅岭。破秦有功,封台侯又名台岭,武帝时,庾胜筑城于此,又名庾岭,为五岭之第一也。
《南安府志·山川考》:大庾岭,在府治南二十五里。汉武帝时,庾胜筑城于此。又汉高祖时,梅鋗驻兵岭下,因名梅岭。破秦有功,封台侯,又名台岭,为五岭之第一也。其山延袤二百里,螺转九磴,而至顶。极峻人难登之。唐开元中,诏内供奉。张九龄凿岭巅为路,两峡夹道,岭分南北,是曰梅关,即名横浦关。旧有云封寺,又名挂角寺。今为曲江祠,春秋祀文献张公。宋淳熙间,知军管锐多植梅,以实其名。咸宁间,知军赵孟适以岭下,官驿上皆梅,扁曰梅花国明。成化己亥知府张弼重修岭路。
小梅岭,在便岭稍西北,与庾岭联络。唐开元以前,所入之路由此,故又名小梅关。
印山,在府治南二里许,旧名七星,与梅岭祖龙共脉。周围为众山,岿然中拱如印,故名。
庄彭岭,在府治东南十里,与庾岭祖龙共脉,一作扁岭,周围二里许,路通南雄。
《大庾县志·山川考》:小梅岭在梅关西北,稍平,与游仙乡相离五里许。唐开元时,未辟梅关之前,士商由此入粤。但道绕曲坳,自张九龄凿山辟径之后,从直进广此径,今止为乡人通往矣。
五里山,在县南五里,乃梅关祖龙脉分于此,形若蛇蜿蜒。翔揖于县南。古有僧刹,兵燹燬废。今路有卢令留恩亭。
青龙冈,在县北三十里,地名大喾村。乃梅关祖龙分脉。旧传有龙现,故名。有陈蕃后裔墓,今毁。
《广东通志·山川考》:大庾岭,在南雄府城北九十里,即五岭之一。汉武帝击南粤,杨仆出豫章,裨将庾胜戍此,亦曰梅岭,题咏甚多。
小庾岭,在城东四十里,晋谢灵运有岭表赋。
《南雄府志·山川考》:大庾岭,在城北九十里。《水经注》云:涟溪山,即大庾岭也,五岭之最东,故曰东峤。其本名曰台岭,上有横浦关,即古入关之路,又名塞上。又名梅岭。相传以梅将军名。《越绝书》云:越王子孙姓梅氏,秦并六国,越王踰零陵,往南海。越人梅鋗从至台岭家焉。而筑城浈水,上奉王居之,乡人因谓台岭为梅岭。及统众归吴芮,留其将庾胜兄弟居守,其兄守梅岭,又称大庾岭。秦末,南海尉任嚣死,赵佗欲据粤,移檄告横浦,诸关曰盗兵。且至急绝道,聚兵自守此岭。初无坦路,人苦峻极难行,唐开元四年,诏张九龄开凿岭路,自是始通车马焉。
小庾岭,在城东四十里。
嫦娥嶂,在庾岭之东,相传葛洪炼丹之地。产仙茅,其叶似兰,采以八月,即用嶂下流泉濯之,色白如玉,炼成丸,食补真气。
白猿洞,在城东北八十里,梅岭下深百步许,旧传白猿居之。
威凤冈,在巾山东,与大庾岭相连,高耸轩举,形如翥凤。
放钵石,在大庾岭云封寺侧,相传六祖既得衣钵,南奔,惠明追至祖,掷衣钵于石上,明举之不动。
浈水,在城南源出大庾岭。

大庾岭部艺文一

岭表赋        宋谢灵运


若乃长山款跨,外内乖隔,下无伏流,上无夷迹。麇兔望冈而旋归,鸿雁睹峰而反翮。既陟麓而践坂,遂升降于山畔。顾后路之倾巘,眺前磴之绝岸。看朝云之抱岫,听夕流之注涧。罗石棋布,怪谲横越,非山非阜。如楼如阙。斑綵类绣,明白若月,萝蔓绝攀,苔衣流滑。

忆梅赋         元朱原荐

倚髯箕踞,掩卷微吟。慨风沙之眯目,抚岁月而惊心。忆梅花之不见,渺予怀于登临。乃出都门徐步坰野,徘徊易水之上,徜徉燕山之下。访金台于荒丘,吊石鼓于黉舍。呼斗酒以浇愁,想一枝之潇洒。夕阳已西,新月如昼。归奚奴之背锦,凌天风之返驾。载行载歌,其乐陶陶。归斯就寝,一枕逍遥。夜梦群仙,扣吾寓屋。乃瑶其裾,乃缟其服。舞疏影之零乱,咳异香之芬郁。若夫新诗动兴,东阁回眸。俨如何逊,同在扬州,玉蕊明皎,幽光夜留。又如坡老松风,亭下水影横动,月香暗浮,又如逋仙湖山胜游,未问和羹,先魁春榜。又如沂公赋诗自况,或洒落如秦黄,或豪迈如李杜。或寒瘦如郊岛,或清丽如徐庾。其枕烟卧霞也。芝商山之四皓,其饕风齧雪也。毡羝窖之苏武,恍兮惚兮,载言孔喜,不玉而蕊,不琼而葩。呜呼噫嘻,非花神耶。昔广平以天姿丽质而比赋,吾今独以端人正士而见嗟。不然何山川之寥寂,而能接魂梦于天涯。诘其所以俛而不答,倏尔情亲,欢然意洽。觉臭味之相投,环四座而相狎。且谓予言,此行刹那,汝位不高,汝金不多,奈何以山水之情性,而历乎宦海之风波。嗟一出之容易,迨两载之蹉跎。独不记山中之索笑,颓然醉月,下而高歌。嗟夫水之迢迢,不足以写吾相,思之情云之绵绵,不足以喻吾蕴。结之苦玉堂金马,吾不为之。喜茅舍竹篱,吾不为之。怒付万事于无心,惟以天而出处。乃若真心之长在,岂甘与草木而俱腐。花神喜而言曰,岁寒知心惟予与汝,子不归来洞天,谁主愿请事乎鸾骖,蚤乘风而高举。

五岭记         明曹学佺

五岭之说向来不一,宋周去非,谓系入岭之途,有五盖自福建入广东之循梅,一也。自江西之南安入南雄,二也。自湖广之郴州入连州,三也。自道州入广西之贺县,四也。自全州入静江,五也。按此本淮南子以秦始皇利越之犀角、象齿、翡翠、珠玑,乃使尉屠睢发卒五十万为五军。一军发坛城之岭,一军守九疑之塞,一军处番禺之都,一军守南野之界,一军结馀干之塞。考其地坛,城在武陵西南,九疑在零陵二处。固与郴道全三州接壤,南野馀干,俱在江右。入南雄者,必繇南安,入南安亦必繇豫章,故也。惟番禺一军,军于越,故谓之处,谓之都。其馀去越颇远,皆隔绝岭表之路耳。惟昔日隔之,故通于今日也。隔之者,中外维络控制,使不得动之意。正欲虏其王,而入其都耳。裴渊《广州记》谓:大庾始安临贺桂阳,揭阳为五岭。杨慎《丹铅录·五岭考》:台岭之峤,在大庾、骑田之峤,在桂阳,都庞之峤在九真,萌渚之峤在临贺,越城之峤在始安。考其地大庾、始安、临贺、桂阳皆合惟九真地,属交趾,与揭阳有岭,东西之别耳。余按东粤之岭南、岭西东三道,江右之岭北道,与粤西之总名岭右。皆以五岭为言,五岭漫延数百里,跨连湖广、江右、两粤三省之界,即洞庭之南,苍悟之野。而三苗之区也。苗民负固不服,凭此五岭为险,其种类至繁,散匿箐林溪峒之中,即今之猺民、獞民、狼民、蜑民者,似皆迁于分北之遗者耳。其迁者必其雄黠桀骛者也。而散匿于箐林溪峒之中,荒野无人之处,实繁有徒势,能尽迁之乎。迁之不尽,而辑之必有其方,苟不得安辑之道,恐其惊疑转相煽惑,时时有蠢动之患。复欲舞干羽于两阶,亦难矣。故帝舜南巡至于苍梧之野,非无事而徇远略,乃使蛮夷之觐我耿光,被我教化,而施以劳来劝相之法,收诸要约羁维之内而已。是故岭一也,在大庾则为台岭,在桂阳则为骑田,在九真则为都庞,在临贺则为萌渚,在始安则为越城,而俱以峤名者,尔雅山锐,而高者曰峤也。楚粤江右之州县,俱设在山麓,而其锐高处,仍蛮夷居之耳。故桂阳之郴,与广州之连,零陵之道,与昭州之贺,江右之南安,与东粤之南雄,九真之与钦廉,始安之与衡永,俱相为接壤,而错处也。汉书揭阳下尽乎,惠潮之境,而梅州猺峒与湖南相通。宋章惇经略湖南,正开梅州之时,观此则五岭之为一岭也。虞帝南巡之故,与夫秦汉取越之方,俱瞭然在目中矣。

大庾岭部艺文二〈诗〉

遥同杜员外审言过岭   唐沈佺期


天长地阔岭头分,去国离家见白云。洛浦风光何所似,崇山瘴疠不堪闻。南浮漳海人何处,北望衡阳雁几群。两地江山万馀里,何时重谒圣明君。

早发大庾岭        宋之问

晨跻大庾险,驿鞍驰复息。雾露昼未开,浩涂不可测。嵥起华夷界,信为造化力。歇鞍问徒旅,乡关在西北。出门怨别家,登岭恨辞国。自惟最忠孝,斯罪懵所得。皇明颇照洗,廷议日纷惑。兄弟远沦居,妻子成异域。羽翩伤已毁,童幼怜未识。踟躇恋北顾,亭午晞霁色。春暖阴梅花,瘴回阳鸟翼。含沙缘涧聚,吻草依林植。适蛮悲疾首,怀巩泪沾臆。感谢鸳鹭朝,勤修魑魅职。生还傥非远,誓拟酬恩德。

题大庾岭北驿        前人

阳月南飞雁,传闻至此回。我行殊未已,何日复归来?江静潮初落,林昏瘴不开。明朝望乡处,应见陇头梅。

度大庾岭          前人

度岭方辞国,停轺一望家。魂随南翥鸟,泪尽北枝花。山雨初含霁,江云欲变霞。但令归有日,不敢恨长沙。

饯宋八充彭中丞判官之岭外  高适

睹君济时略,使我气填膺。长策竟不用,高才徒见称。一朝已知达,累日诏书徵。羽翮忽然动,风飙谁敢凌。举鞭趋岭障,屈指冒炎蒸。北燕送驰驿,南人思饮冰。彼邦本倔强,习俗多骄矜。翠羽干平法,黄金挠直绳。若将除害马,慎勿信苍蝇。魑魅宁无患,忠贞适有凭。猿啼山不断,鸢跕路难登。海岸出交趾,江城连始兴。绣衣当节制,幕府盛威棱。勿惮九嶷险,须令百越澄。立谈多感激,行李即严凝。离别胡为者,云霄迟尔升。

梅关           宋苏轼

暂著南冠不到头,却随北雁与归休。平生不作兔三窟,今古何殊貉一丘。当日无人送临贺,至今有庙祀潮州。剑门西望七千里,乘兴真为玉局游。

登梅岭           朱熹

去路霜威劲,归程雪意深。往还无几日,景物变千林。晓磴初移屐,寒云欲满襟。玉梅疏半落,犹足慰幽寻。

五月四日出梅岭至南安军  文天祥

短日行梅岭,天开郁嵯峨。江西万里船,归期无奈何。

度梅关          元伯颜

马首经从庾岭归,王师到处即平夷。担头不带关南物,只插梅花一两枝。

度大庾岭         聂古柏

玉斧飞霜大庾南,万松深翠洗烟岚。云迷梧野山罗戟,月满韶江水泼蓝。椰子浆寒甘似蜜,荔枝香煖绝胜柑。中朝耆旧如相问,鸟语啁啾正未堪。

过梅关         明汪广洋

春深长忆出秦关,寒拥貂裘马上还。今日入关春更浅,野花红白草斑斓。

大庾岭部选句

宋章颖诗:两川南北护梅关,尽日行人石壁间。郑亿诗:人逢岁稔家馀粟,地近岭南冬不冰。
余安道诗:行尽章江庾水滨,南踰梅岭陟嶙峋。《方舆胜览》:南安军江源欲绝,慨非泽国之规模。岭路初通,渐有蛮方之气象。
郡置皇朝,于是分贤侯之竹。地濒庾岭,不妨寄驿使之梅。

大庾岭部纪事

《闻见近录》:庾岭险绝闻天下,蔡子直为广东宪,其弟子正为江西宪,相与协议,以塼甃其道,自下而上,自上而下,南北三十里,若行堂宇间,每数里置亭以憩。客左右通渠,流泉涓涓不绝,红白梅夹道,行者忘劳。予尝至岭上,仰视青天,如一线然。既过岭,即青松夹道,以南雄州太平久矣,遐迩同风,非有前世南北之异。

大庾岭部杂录

《南安志》:大庾岭上有寺,有妇人题云:妾幼侍父任英州司寇。既代归,以大庾有梅岭之名,而反无梅,遂植三十株于道傍。即又题诗于壁间云:英江今日掌刑回,上得梅山不见梅。辍俸买将三十本,清香留与雪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