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灵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一百四十六卷目录

 马当山部汇考
  图
  考
 马当山部艺文一
  马当山记         明解缙
 马当山部艺文二〈诗〉
  马当风涛中       宋晁补之
  过马当鲁望亭二首     黄庭坚
  马当山二首       明曾省吾
  前题           戴凤翔
  前题            李常
 马当山部纪事
 石钟山部汇考
  图
  考
 石钟山部艺文一
  辨石钟山记        唐李渤
  石钟山记         宋苏轼
  游石钟山录        周必大
  石钟山赋〈有序〉     明丘浚
  石钟山赋〈有序〉     何乔新
  游石钟山记        罗洪先
  游石钟山记         章潢
 石钟山部艺文二〈诗〉
  石钟山         唐白居易
  前题           宋苏轼
  前题          明王守仁
  前题二首          邵宝
  前题           黄云师
 灵山部汇考
  图〈缺〉
  考
 灵山部艺文一
  重修灵山庙记       明张益
 灵山部艺文二〈诗〉
  灵山          宋韩无咎
  前题           明夏言
  前题           郑以伟

山川典第一百四十六卷

马当山部汇考

古称山水俱险之马当山

马当山,在今江西九江府彭泽县东北四十里,乃天下山水俱险处。唐王勃遇顺风,一夕至洪都,作滕王阁序,即此山下。
马当山图马当山图

考考

《九江记》:马当山高八十丈,周回四里。在古彭泽县北一百二十里,其山横枕大江,山象马形,回风急击。波浪沸涌,舟船上下,多怀忧恐,山际立庙以祀之。按《三才图会·马当山图考》:马当山,在彭泽县东北四十里,横枕大江,山象马形,横风撼浪,舟船艰阻。人为立庙。唐王勃舟过其下,遇神人,赐以顺风,一夕至洪都,作《滕王阁序》。陆鲁望铭云:天下之险者,在山曰太行,在水曰吕梁。合二险而为一,吾又闻乎马当。按《彭泽县志·山川考》:马当山,在县东北四十里,横枕大江,其形如马回风骇浪,最号险阻,山麓有庙。唐王勃舟过其下,梦神告曰:明当助以顺风。达旦,遂抵洪都,作《滕王阁序》。宋王十朋诗云:此地水如峡,有山名马当。犹疑是滟滪,更合戒舟航。马当洞,在本山后。
虎石,在马当山上,石状如虎。
梅家港在,马当山左。
天井,在马当山顶。
《古迹考》:鲁望亭,在马当山。唐陆龟蒙寓此眺览,故名。世传,龟蒙举进士,不第。时驾一叶舟,遨游江湖,随遇而乐,号天随子。尝咏萍云:晓来风约半池明,重叠侵沙绿罽成。不用临池重相叹,最无根蒂是浮名。读其诗,可知其高矣。今圮。
马迹亭,
半山亭,俱在马当山下,唐太和中建。今圮。

马当山部艺文一

马当山记         明解缙


马当山,在小孤山下十馀里,隶江西彭泽县。连冈趾顶皆石。蜿蜒腾跃,自北而南,至江而止。山之北崖俯临湍水不测之渊。鱼鸟结巢,栖息其间,以万数。人迹罕至,亦莫得而害焉。故凡舟上下,众呵叱之不为动。回翔俯瞰,磔磔然有声,甚自乐也。余以读载记,感王勃祷祠下事,窃谓神之灵,且好文也。二十年间往来经此,常欲一造其上,而不果。永乐五年丁亥二月,余自词垣出临桂藩,将妻子归江西。十六日道出祠下,时雨初霁,湍濑甚急,舟人极其力操舟,乃得至山麓。小径从东委曲而上,巨石森列,古木苍然有虎石状,与虎无异。进拜祠下塑像,盖唐人衣冠,而宋石刻已称水官庙,不知其何以云也。唐宋碑碣,无一存者。石上题字亦多漫灭可见者,唐太和中某及宋皇祐六年,奉敕祷雨者,某官而已。庙祝姓万为言,旧有半山亭,马迹亭,石上宛然。云昔神人之遗,余亦徘徊久之,乃登舟从余游者,男山呼娄金。

马当山部艺文二〈诗〉

马当风涛中       宋晁补之


从祖昔为州别驾,上书常欲径枞阳。乘危更觉思遗迹,惭愧篙师戒马当。

过马当鲁望亭二首     黄庭坚

不见鲁公断石,谁家为础为杠。笔法锥沙屋漏,心期晓日秋霜。
其二

笠泽道人高古,文章白发萧条。欲问勒铭遗墨,应书水府鲛绡。

马当山二首       明曾省吾

崔嵬盘阁道,回眺望江楼。片石存孤柱,千帆竞远舟。波光斜日破,山色夕岚浮。吊古思陶狄,依然此共游。
其二

山形半江出,潮势去来纡。阻岸横云气,倾崖逼水区。空洲寒戍废,石壁暮禽呼。楚客南归急,神风送有无。

《前题》戴凤翔

一棹经秋万里清,马当如峡浪花平。峰危渐觉家山异,石险常教鹭宿惊。且愧簿书将入政,谁怜萍梗度浮生。浔阳矫首楼台近,暂慰悠悠行路情。

《前题》李常

一石巍巍山尽头,截然中断枕江流。帝都南望才千里,万国朝宗此挽舟。

马当山部纪事

《彭泽县志》:宋淳熙二年,马当山,群狐掠人。
淳熙三年,以金兵南侵,管界江西,菱石、马当城子镇孤山。

石钟山部汇考

九江府之石钟山

石钟山,在今江西九江府湖口县,山有二,一在县南,名上钟山,一在县北,名下钟山。
石钟山石钟山

考考

《方舆胜览》:江西路江州石钟山,在湖口县。郦道元谓下临深潭,微风鼓浪。水石相搏,响若洪钟。李白谓:扣而聆之,南音函胡,北音清越。苏子瞻尝泊舟其下,以为郦道元所见,殆与予同。
《江西通志·山川考》:石钟山,在九江府湖口县。有二,一在县南为上钟山,一在县北为下钟山。下钟山其石视上钟尤奇,两相对峙,献秀争奇,郦道元谓下临深潭,微风鼓浪,水石相搏,声如洪钟。
《九江府志·山川考》:石钟山,在湖口县。有二,上钟山在县南,下钟山在县北。
《湖口县志·山川考》:上石钟山在县南一里许,下石钟山在县北一里许。两山对峙,献秀争奇,真江右美观。
上钟岩,在上石钟山,水涸可通,人内有古刻。
苏子瞻石刻,在上钟岩。按:成化间,提学李龄记云:南石钟山有苏记刻其上。正统己巳年,石裂而仆于水,形迹尚存。按:正统己巳,去成化仅二十馀年,其说必有所据。
邵二泉石刻,在上钟山,即石屏、石几。
王阳明石刻,在下钟山。
张氏园在石钟山,岩洞亭沼,最为幽奇。明侍御史张科建。万历间,税监李道,亦尝垣上钟为园,林木亭榭,珍禽奇兽,充实其中。鹤唳猿啼,与钟声相应。

石钟山部艺文一

辨石钟山记        唐李渤


《水经》云:彭蠡之口,有石钟山焉。郦道元以为下临深潭,微风鼓浪,水石相搏,响若洪钟,因受其称。有幽栖者,寻纶东湖,沿澜穷此,遂跻崖穿洞,访其遗踪。次于南隅,忽遇双石攲枕潭际,影沦波中。询诸水滨,乃曰石钟也。有铜铁之异焉,扣而聆之,南声函胡,北声清越。枹止响腾,馀韵徐歇,若非泽滋其山,山涵其英,联气凝质,发为至灵,安能产兹奇石乎。乃知山仍石名旧矣。如善长之论,则濒流庶峰,皆可以斯名贯之。聊刊前谬,留遗将来。贞元戊寅岁七月八日白鹿先生记。

石钟山记         宋苏轼

《水经》云:彭蠡之口,有石钟山焉。郦道元以为下临深潭,微风鼓浪,水石相搏,声如洪钟。是说也,人常疑之。今以钟磬置水中,虽大风浪不能鸣也,而况石乎。至唐李渤始访其遗踪,得双石于潭上,扣而聆之,南声函胡,北声清越。枹止响腾,馀韵徐歇,自以为得之矣。然是说也,余尤疑之。石之铿然有声者,所在皆是也。而此独以钟名,何哉。元丰七年六月丁丑,余自齐安舟行适临汝,而长子迈将赴饶之德兴尉,送之至湖口,因得观所谓石钟者。寺僧使小童持斧于乱石间,择其一二扣之,硿硿然,余固笑而不信也。至暮夜月明,独与迈乘小舟至绝壁下,大石侧立千尺,如猛兽奇鬼,森然欲搏人。而山上栖鹘,闻人声,亦惊起,磔磔云霄间。又有若老人欬且笑于山谷中者。或曰:此鹳鹤也。余方心动,欲还,而大声发于水上,噌吰如钟鼓不绝。舟人大恐。徐而察之,则山下皆石穴罅,不知其浅深,微波入焉。涵澹澎湃而为此也。舟回至两山间,将入港口,有大石当中流,可坐百人。空中而多窍,与风水相吞吐,有窾坎镗鞳之声。与向之噌吰者相应。如乐作焉,因笑谓迈曰:汝识之乎。噌吰者,周景王之无射也。窾坎镗鞳者,魏献子之歌钟也。古之人,不余欺也。事不目见耳闻,而臆断其有无,可乎。郦元之所见闻,殆与余同。而言之不详,士大夫终不肯以小舟夜泊绝壁之下,故莫能知。而渔工水师虽知,而不能言,此世所以不传也。而陋者乃以斧斤考击而求之,自以为得其实。余是以记之,盖叹郦道元之简,而笑李渤之陋也。

游石钟山录        周必大

乾道丁亥十月十七日,予泛舟至湖口县,县港仅能容舟,水稍落则不可泊岸。过上钟石之崇寿院,有澄轩,下临钟石,而为张巽县尉所占。约寺僧访之,山久榛芜,张自云近稍芟治。岩洞间多熙丰崇观以来士大夫题字,其中一石高四尺,扣之,椌椌然。东坡所笑者,此也。江水西来而浊。湖水南来而清。合流近五十里方混。杨次公一联云,浊浪自分清浪影,真山从作假山看。语殊中的,盖山前数石绝奇巧而不宏壮,全类假山耳。张生饷剁酒不能饮,命车登岳庙,岿然山之上。前列五老峰,殿宇数层,殆百间。高处可望淮南五祖、二祖山。次至下钟石广福院,山路梗塞,攀缘而上,亦有一石,阔丈馀,可扣击他石否然。则李渤所谓南声北音,亦未为无据。向者齐山众石中,独一石声如磬,不知其理果何如。僧答云,相传水中有钟,与此磬石相应,东坡辨之详矣。闻水涯尚有一响石,而线路临深潭,蔓草蔽之。予步往几坠不测,当镌铭以为戒。山排地稍平处,前临江湖,而对庐阜。左映并邑,右带淘河洲。若创一亭,当为湖口绝景。江行望上下钟石,皆截嵲数十丈。及游其间,则有岩穴,亦有幽邃处。上石尤巧,林俊辨云,石钟山者,先正辨之详矣。而各偏局□□丙辰予舍舟步山,极指少室,所谓下钟石者,扣之果清越。又指所谓上钟石者,扣之果涵胡。要之俱类,钟旁他石无是也。归宿观澜亭,达曙不交一睫。则坡老所谓大石空中多窍风,水吞吐有窾坎镗鞳之声者,要之。与钟亦类不远,岂苏广郦之意,命名者初不若是之拙也。
后石钟山赋〈有序〉    明丘浚石钟山在湖口县,东坡居士游山记,千古无改评矣。曩余尝游其地,诵其辞,而又窃有所见焉。夏官郎中王君尚,忠县人也。近出示其图。求赋旴江。何秋官廷秀既为君赋之矣。大率本坡意而广之,意尽而语工。余无容其啄,乃即所见为后石钟山赋云。

巍乎高哉,兹山之天造地设也。扼彭蠡之口,拉岷江之胁。鼓天声而震动,横地轴以镇压。岂非东南之巨障,江湖之奇绝处乎。尔其气势,巃嵷冈峦,嶪衍駊騀之几里,崇崛礧之万叠。危临深而欲堕,直倚空而如截。下瞰冯夷之府,上峙瞿昙之宫。洞空明兮,穴窍蓊苍翠兮,杉松余尝舣舟其下,履险陟崇,爰穷幽而探微,尽诡状兮。奇踪望天堑之渺茫,极岳祠之穹窿。适晴空之过雨,晃晨曦之昭融。云澄澄其归岫,波沄沄其成潨。万籁阒息,一碧连空。于斯之时,但见石之为石,千态万状。怪外而空中,而竟莫得闻噌吰之无射,窾坎镗鞳之歌钟也。余乃悠然,而思悚然。以兴揆厥山之所元兮。始于郦注之解,桑经继以少室山人之博兮。终以东坡老仙之精曰,古人之名山兮,多惟其形。夫何独兹一拳兮。乃不以形而以声。矧石之在水兮,不能自鸣,必风涛之搏激兮。然后滂濞而訇砰风,或有时而息波,亦有时而平。名山者,顾舍其天然,常有之巍巍,而下取夫适然,作辍之硁硁,吾恐君子之正物名以明民,不如是之浮缓不情也。于是呼儿挹酒注之,巨觥酾江,流酹巨灵,起而问诸,以订兹山之所以名。

石钟山赋〈有序〉     何乔新

彭蠡之口,有石钟山焉。苏文忠公辨之详矣。士大夫喜寻幽而乐胜赏者,莫不游焉。景泰六年春三月,余与今夏官郎中王君尚忠,俱以进士奉使江南,尚忠家湖口,邀余舣舟绝壁之下,以访其所谓石钟者。水石相搏,响若洪钟。始信昔贤之言不诬也。因为赋之后。十有二年,尚忠出示旧稿,俾重书之因叹余学之不进,而悼胜游之难再也。乃删其词以归之云。

乙亥之岁暮春之夕,余与王子汎舟澄湖,舣于绝壁。援危藤,登悬崖,以访昔贤之遗迹。于时天和气清,江空月明,鱼龙咸伏,波涛不惊。纵余目以遐览,舒怀古之幽情。但见怪石嵯峨,嶪碨磥,峥嵘奇形,异状不可殚名。或如凤如螭,欲蟠欲飞,或如鬼如兽,将行将骤。岩崿霮䨴,拂蓝扑黛,穴罅呀,欱云喷雷,异哉石乎。盖造物者之所胚胎也。俄而微云生于庐阜,长风来乎太虚。驱涛拥籁,吼鲸跃龙,爰有洪声发于水中。殷殷喤喤,如游舜庭,而听镛钟之撞。铿铿鍧鍧,如入周庙而闻无射之声阗兮,若雷飒兮,若雨。又如郤至使楚,而金奏作于下。余乃恍然而惊,悄然而思,问王子曰,此何声耶。岂灵鳌奋首,而三山颓耶,抑海若惊起而号风雷耶。无乃共工氏触不周,而天柱折耶。胡为乎有是声也。王子笑曰,子不知耶。是所谓石钟者也。昔者郦元言之,而不详。李渤访之,而失实。东坡居士汎舟江上,以求之,而后众论定于一也。余曰,石之为物块乎,其形未与水遇,不闻其鸣。水之为物湛乎,其清未与石斗,曷尝有声。彼函胡清越,窾坎镗鞳之音,果出于水耶。抑出于石耶。王子曰,不然。夫水之性动,石之性静。动静相摩,厥声以应。水之质柔,石之质刚,刚柔相荡,厥声以彰。是非水之声也,亦非石之声也,水石相搏而声出焉。此石钟之所以名也。夫峭壁岩岩,钟之铣角也;悬萝袅袅,钟之旋虫也。丹崖翠壑,钟之簨簴也。惊涛骇浪,钟之撞杵也。是钟也,盖天地为炉,万物为铜,阴阳为炭,造化为工。齐侯不得铭其绩,而凫氏无所与其功也。嗟夫,洪水横流,巨浸稽天象罔出,而侮人螭蜃,过而垂涎民其鱼矣。尚何钟之听焉。今吾与子脱介鳞而弁冕,去沮洳而宫室,汎兰舟以遨游。听水乐以自适,揆厥所元伊,谁之力耶。于是相与徜徉,眺望咨嗟感激。已而云消风止,浪平响息,水天相映,莹然澄碧,返而登舟。呼酒相酬,乃鼓枻而歌曰,驾吾舟兮,汎长江。冯夷起舞兮,酌我以羽觞。侑以嘉乐兮,鼓钟喤喤。慨念上古兮,浊流汤汤。孰致平成兮,孰理怀襄。愿铭此钟兮,纪神功千秋万岁兮,永不忘。

游石钟山记        罗洪先

昔郦氏注水经,载石钟山以为风起微波,激石有声,不详其。故东坡夜舣渔舟山下,听其所以鸣者,本石多窍,遂为辩,以补其遗。丙午春,余过湖口临渊,上下两山皆若钟形,而上钟尤奇。是时,水未涨,山麓尽出。缘石以登,若伏轼昆阳旌旗,矛戟森然成列。稍深则纵观,咸阳千门万户,罗帏绣幕,掩映低垂。入其中犹佛氏言,海若献琛、珊瑚、珠贝。金光碧彩,错出于惊涛巨浪,莫可辨。择睇而视之,垂者磬悬,侧者笋茁,缺者藕折,环者玦连。自吾栖岩穴以来,攀危历险,未有若是奇者矣。夫音固由窾以出,苟实其中,亦复喑然。故钟之制,甬则震,弇则郁。是石钟者,中虚外窾为之也。虚者,大窾者。小故出之有馀,而应且远。今夫瓮盎罂卣均,虚器也。注之水则瓮,盎不若罂卣之声。此中外大小之验也。东坡舣涯未目其麓,故犹有遗论。呜呼。石本无声,虚犹足以召之,又况人之心乎。是石当彭蠡入江处,众流迸驶,湍回洑射。日月消,石虽坚不胜其力之久,故其形亦备钻研磨刮之工,莹莹如玉,其未入于水者,色黯理疏顽悍,而轮囷略不相肖。然则风靡波荡,其亦有助于石,而致虚者,固有道耶。因记以俟好古者。

游石钟山记         章潢

九江湖口县有石钟山。郦道元以为下临深潭,微风鼓浪,水石相搏,响若洪钟,因受其称。唐李渤始访其遗迹,得双石于潭上,扣之,南音函胡,北音清越。宋苏文忠以陋其言,尝因夜月乘舟造绝壁,上下闻有大音发于水上,噌吰如钟鼓不绝,舟人大恐,回至港口。有大石当中流,空中而多窍,与风水相吞吐,有窾坎镗鞳之声,与向之噌吰者相应。周文忠公亦尝游其处,而其所录上下钟山之景,为颇详尝疑其论之不一。今年秋七月既望,因督学至其邑,偕老人高嵩等诣北钟山。山皆大石,侧立于江滨,高可千馀丈。左有观音阁,阁有小轩,适临钟石之上。老人与寺僧宏鋐。指予曰,此北钟山也,山以是名。乃由阁后,履崭岩,触荆榛,蛇行而上。有亭曰白云,盖顶也。仅可容二三人,凭阑一望,小孤、五老、香炉、二祖、五祖诸峰如拱如抱,皆屏列于左右,江水南来而清,湖水西出而浊,或汇于此。而后朝宗于海。灏瀚汪洋无际,远涵天碧,近漾岚光。悠然之景,可以游览,得而不可以笔舌状。返而登岸,径造钟石之下。俯而观之,石皆罅穴,水落风息,不能钟鸣。九江复回,与进士梅君愈及老人乘舟至其处,风怒浪急,舟不能舣。乃上阁之小轩,聆之,诚噌吰如洪钟,然馀石无此声。郦元之纪,苏公之辨,良足以破千古之疑矣。次日,诣南钟山。山下亦有观音阁,临大江,左右石壁如北钟山。其景则不如,右石中缺十馀丈,老人寺僧曰,此南钟石也。苏公有记刻其上。正统十四年己巳,石裂而仆,于水形迹尚新。详察南北诸石,下俱穴窍。风水搏之,皆能有声。何独此石以钟名,盖诸石负土而侧立,下虚而背实,故其音浊。惟此石突然特立于水中,中空而下虚,故其音如洪钟焉。李渤乃欲以斧斤考击,而辨其清浊,则疏矣。然疑苏公当时所游乃港口。稍南之景方有石如猛兽,奇鬼森然,欲搏人者。杨次山所谓真山从作假山看者,正此谓也。且遇恐即回,南北钟山恐未到也。故其景不见称于文。

石钟山部艺文二〈诗〉

石钟山         唐白居易


尝闻惠远辈,题诗此岩壁。云霞苔藓封,苍然无处觅。

《前题》宋·苏轼

爱此江湖幽,维舟坐终日。本从玩化理,不是荒游逸。

《前题》明·王守仁

我来扣石钟,洞野钧天深。荷蒉山前过,讥予尚有心。

《前题》二首          邵宝

有石高堪倚,西看五老峰。孤吟谁和者,秋水自鸣钟。
其二

长江水浊湖水清,石钟涛击鲸鱼鸣。山头出云山下雨,扬澜左蠡何时平。

《前题》黄云师

岷山万里来东泻,彭蠡交之惊跃冶。两山铸就右髓乾,如齿受虫浸豁閜。洞壑相憀九曲过,夤缘咫尺畏酸踝。壁立通体玲珑人,一俯仰间百计洒。蚁王审雨穴为堂,渔客学蛛罾作社。名园确礐自矜奇,宇内真奇翻类假。风靡波穿虚受磨,鸿声震彼悠悠者。不经撞发无故鸣,纵有雷音未及哑。钝质如吾雕琢难,对此嵌空愧而野。匡山顽石汝何能,置足高峰但云惹。

灵山部汇考

道书第三十三福地之灵山

灵山,在今江西广信府城西北七十里,一名灵鹫山。其山有七十二峰,高七千馀丈,绵亘百馀里,即《道书》所称第三十三福地也。


《述异记》:捣衣山,一名灵山,在琅琊郡山南,绝险岩有方石,昔有神女于此捣衣。其石明莹,谓之玉女捣练砧。
《洞天福地记》:第三十三福地,灵山,在信州上饶县。按《方舆胜览》:江东路信州灵山在上饶西北九十馀里,山有七十二峰,亦名灵鹫山。为州之镇山,众峰耸天,末冈势迤逦从北来,州城枕其趾。
《江西通志·山川考》:灵山,在广信府城西北七十里,《道书》列为第三十三福地,实府之镇山也。山有七十二峰,约高七千馀丈。绵亘百馀里,上有龙池。东北峰挺立,孤石高百馀丈。宛若人形,下有石井、石室。西峰绝顶有葛仙坛遗址。溪五派,西流入江。唐天宝中,尝投龙于此,遇旱祷之辄应。
《广信府志·山川考》:灵山,在府城西北七十里。山有七十二峰,约高有千馀丈。绵亘百馀里,上有龙池。东北峰挺立,孤石高百馀丈。宛如人形,下有石井石室,西峰绝顶,有葛仙坛遗址。溪五派,西流入江。唐天宝中尝投金龙于此,遇旱祷之辄应。
石屏峰,在灵山中位,山形方正,俨如列屏,巅有一潭,深不可测。唐天宝中,旱雩,辄应,因名龙池。飞泉瀑布,高悬百丈。远望如练,虽数百里之外皆见。
石人峰,在灵山东北,孤石挺立,宛如人形。
马鞍峰,在石人峰东,形如马鞍。
棋盘峰,在马鞍东,形方如弈枰。
纱帽峰,在棋盘东,状如纱帽。
龟石峰,在纱帽峰东,形如龟。
圭峰,在龟石东,廉锐如植圭。
双石峰,在圭峰东,两石相联。
花岩峰,在双石东,峰下有岩,怪石嶙峋如花瓣。双峰,在花岩南,下有圣井旱祷辄应。
柘头岭峰,在花岩南,与双峰相对。
鹰嘴峰,在石人峰西南,峰石高悬,锐如鹰嘴。
叠浪峰,在鹰嘴西,数峰层叠,若浪纹然。
回龙峰,在鹰嘴西,山势回环故名。
黄沙峰,在回龙峰南,两峰相对,下有峰顶院。
岩前峰,在回龙之西,下有养真岩,昔胡超公修仙于此。号松谷老人,后居民立祠祀之。岩前有石塘,四时不竭,祈祷多验。
燃烛峰,在养真岩,后一峰尖削如插烛。
南塘峰,在养真岩南。
百谷峰,在南塘之前。
龙泉峰,在南塘西,中有石泉,水极清洌。
笑天狮峰,在龙泉西,怪石突起,如狮昂首状,下有石。洞当北乡,孔道往来者,经此有亭,名永世亭。
遮岭峰,在石洞西,以其遮水晶之前,故名。
水晶峰,在遮岭后。悬崖瀑布,飞泻映日,远望若水晶,故名。
叠石峰,在石洞西南,怪石层累,如叠高悬奇特,行人路经其下,过之若将坠者。
登楼峰,在石屏西,石势叠上,如阶级。岁三伏日,居民登石屏燃香,多从此扳跻而上,俗因呼为石阶梯。有险绝处,则于两崖石窍中,置杙横大铁索于上,约二丈许。行者以手扶索,循崖而渡,稍下视则胆落矣。妆台峰,在石屏东,形类镜台。
粉盒峰,与妆台相连,有石圆如粉盒。
挂衣峰,在妆台东,形如衣架。
望郎峰,在挂衣峰东,峰石如人翘首状,俗呼老妪峰。白云峰,在石屏西,峰尖挺秀,白云常覆其巅。
草堂峰,在白云峰南,下有草堂,相传昔隐君常居此。披云峰,在白云峰下,两峰相接故名。
聚讲峰,在白云峰西,数峰列峙,若生徒聚讲状,故名。鼠捕峰,在聚讲峰西,状如伏鼠。
甑峰,在鼠捕西,有石如甑。
东台峰,在甑峰西,下有东台庵。
鞋峰,在东台峰右,有石如鞋。
朝天龟峰,在鞋峰西,形如龟昂首。
老鸦峰,在东台西,有石如鸦。
石佛峰,在鸦峰西,峰石如人趺坐状,故名。
天梯峰,在石佛西,其石有天然阶级,可拾而登,俗呼为上天梯。
中台峰,在天梯南,下有中台庵。明养庵禅师常卓锡于此。
插旗峰,在天梯右,有石窍,圆深,可卓旗。下有洪梁洞,方石峰,在中台西,有石方正如琢成。
龙头峰,在中台西,山石陡起,高悬如龙头状,其下可列骑而过。
圆墩峰,在龙头西,石圆如土阜。
靴石峰,在圆墩右,有石如靴。
老人峰,在靴石西,峰形如人盎背状。
西台峰,在老人峰西,下有西台庵。
水尖峰,在西台右,水汨汨自石中出,西流入溪。龙须峰,在水尖西,山石翼然倒垂,如龙须状。
华表峰,在西台南,兀然一柱,类华表形。
石合峰,在龙须峰西,两石相合,人潜声抚之则动,摇声则否又名摇石。
葛仙峰,在西峰绝顶,高不可即,俗传葛元曾修炼于此,仙坛遗址尚存。
凤凰峰,在石屏峰西,两峰对列,如凤凰交鸣状。石狮峰,在灵山东北,状如狮。
九牛峰,在石狮南,峰有九数状如牛。
员山峰,在石狮西,下有圆山庵。
春鸟花峰,在员山西,峰石错落,色红如杜鹃,故名。天马峰,在石人峰北,状如奔马。
天半月峰,在天马东北,形如偃月。下有石泉潺湲不绝,名北涧响泉。
五洋峰,在月峰北,以其地有五洋得名。
黄泥峰,在月峰西,山多黄土,亦名黄土岭。有路通徽饶境。
道士仙峰,在灵山北,相传昔有道士修真于此,后仙去,故名。下有洞,风气往来,辄有声。名仙洞鸣琴。顶心峰,在灵山北,群峰之中,其峰最尖耸,故名。下有龙湫水,常溢出,名阳际灵湫。
三十六尖峰,在灵山北,众峰森列,尖锐如卓笔,有三十六数,故名。
铜峰,在灵山北,石色如铜。山麓有七星潭,天然石穴,清可沁心。数有七,象天北斗之状,故名。
白石峰,在铜峰西,石色多白,故名。
高城峰,在白石峰西,形势环峙如城,最高峻。
船石峰,在高城峰西,有两石如船形,故名。
上下南峰,在高城峰南,有高低峰相接,故名。
齐眉峰,在上下南峰西,两峰并峙如列眉,故名。

灵山部艺文一

重修灵山庙记       明张益


国初,诏天下悉去庙之不当祀,而举其当祀者。由是赣郡之灵山,始登祀典。庙在郡东北,背江面山。其地为郡著姓陆氏所居。当后唐应顺间,有曰平远者,奉道惟谨。遇异人,言其宅弗利,为厌之,乃俾构庙,塑像其中,曰:慎事此,不独陆氏永昌,而一郡之民,将获神贶于无穷焉。自是以来,郡民疾病必祷,水旱必祷,一切祷求,无不应感。功利在人,人争趋之,香火时盛。而其庙之楼殿廊庑,极为宏丽。尝经兵燬,辄再构,宏丽有加。而神之事迹,特详于宋李谦所书。洪武中,平远裔孙仲车以进士拜监察御史,因其兄仲行有修葺之劳,乃请同官陈仲述载词于石。距今既久,向所修葺兹复,不能已于力焉。而郡之通判、钱塘郑君暹有事于神,徘徊瞻顾,乃喟然曰:惟神福庇吾民者厚,庙所以栖神,不饰,何以揭虔。爰谋于僚寀,共捐己俸,命陆氏存芳并募众缘为之。曾不踰时,而庙之朽且败者,焕然一新。实正统甲子岁也。今年春,致书来京,赍所需费,徵文,以示后来,而勒诸石。惟夫善政者,必务于安民。载在祀典庙宇之新,岂非守土之所责哉。诸君尽守土之责,知崇乎神,则其笃于安民可见矣。特表著之云。

灵山部艺文二〈诗〉

灵山          宋韩无咎


岳镇古所录,兹山谅真遗。忆从西江来,恍忽忻见之。初疑春雨晴,云物出怪奇。稍稍对岩壁,森森面嵚崎。纷纭类列障,散漫如连帷。磅礡千里间,众景皆奔驰。颇讶地轴涌,未觉天柱亏。不知昆崙高,遂使泰华移。诸峰七十二,磊砢略可推。骈观拥佛髻,远睇凝妇眉。大或覆钟鼎,细亦铦刀锥。石匮一何高,梯天此为墀。崩腾铁马群,中有大将旗。身居万石贵,势压累卵危。雄杰既莫状,清深亦馀姿。蛟螭护绝磴,草木忘四时。定知水晶宫,閟藏神所司。飞泉泻馀怒,势作千丈垂。葛仙炼丹成,空闻龙化陂。遗休被山川,胜概无乃私。其东沐金鹅,其西暴元龟。洞云倚长空,岩月隐半规。龙虎卫方坛,至今传道师。延连葬玉地,耸秀尤相宜。分明别长幼,次第论崇卑。袂将九华接,肩与庐阜随。孰云东南倾,擎持端在斯。会当历其巅,不但一管窥。虽微始皇颂,尚有神禹碑。

《前题》明·夏言

立壁峭崖森似戟,攒峰悬峤蹙如螺。九华五老虚揽结,不及灵山秀色多。

《前题》郑以伟

灵山七十二,面面生奇峰。如琢亦如削,或开玉芙蓉。金陵分鼻祖,欧越真附庸。臣岳为三老,邀庐成六宗。水晶空浪志,丹灶隐遗踪。中有太上老,岩居失秋冬。时登绝顶坐,隔世云重重。安得从之游,诛萝架云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