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大孤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一百四十五卷目录

 小孤山部汇考
  图
  考
 小孤山部艺文一
  游小孤山记        宋陆游
  小孤山记         元虞集
  小孤铁柱记        柯本深
  祭小孤山文        明太祖
  小孤山志序        戴国士
 小孤山部艺文二〈诗〉
  登江中孤屿       宋谢灵运
  咏孤石         梁朱超道
  咏小孤山        陈释惠标
  前题           唐顾况
  前题          宋王安石
  泊小孤山          陈造
  小孤山          王十朋
  前题            蔡齐
  小孤索同行黄士殷同赋    前人
  小孤山          谢枋得
  前题          元揭傒斯
  小孤山晓发和蔡思敬韵    杨载
  小孤山           范梈
  前题            吴澄
  次小孤山         丁鹤年
  宿小孤山         明太祖
  小孤山           刘基
  前题            黄翰
  过小孤山          胡俨
  前题            杨基
  和贝惟学登小孤山韵    程本立
  晓饭小孤山下        胡梅
  小孤山           邵宝
  登小孤山         王守仁
  前题            丁湛
  前题            孟瑄
 小孤山部纪事
 小孤山部杂录
 大孤山部汇考
  图〈缺〉
  考
 大孤山部艺文一
  大孤山赋        唐李德裕
 大孤山部艺文二〈诗〉
  船泊大孤山作      宋黄庭坚
  夏日登大孤山二首    明陆梦龙
  咏大孤山二首       陈文德
  大孤山           黄庶
  望大孤不得登        江皋
 大孤山部纪事
 大孤山部杂录
 大孤山部外编

山川典第一百四十五卷

小孤山部汇考

江中特立之小孤山

小孤山,在大江中流西北,离江南安庆府之宿松县一百二十里,南离江西九江府之彭泽县五里。其山无支峰,无赘阜,挺然特立,故名孤。曰小孤者,对大孤而言也。一名髻山,又名海门山。
小孤山图小孤山图

考考

《方舆胜览》:江西路江州小孤山,在彭泽县北九十里。今属舒州宿松界。欧公云:江南有大小孤山,江侧有彭郎矶云彭郎者,小姑婿也。余尝过小孤山,庙像乃一妇人。而敕额为圣母。岂止俚俗之误哉。
《明一统志》:小孤山,在江南安庆府宿松县南一百二十里。江北岸孤峰峭拔,与南岸山对峙如门。大江之水,至此隘束而出,其下深险可畏。上有神女庙,对彭浪矶,故俗有小姑嫁彭郎之语。
又在江西九江府彭泽县北九十里。
《三才图会·小孤山图考》:小孤山,在安庆府宿松县东南百有三十里。其山初立江之北岸,与南岸相对如关。其水湍急,极其险迅。世谓之海门第一关。今屹立于江心,若柱而伫。盖缘明成化甲辰年,忽冲北岸入江,而此山遂在江中矣。山无支峰,无赘阜,石壁峻拔,远之如菡萏出水,近之如芙蓉淩波,亭亭焉,屹屹焉,如削如立,其水澎湃,其南下为彭浪矶。其矶躅为马当山,其北下为娥眉洲,其洲如黛,为小孤祠。其下有铁柱,古彭泽簿冯克敏所铸。舟人赖以济险,其山上有亭。人谓之梳妆亭。有石级凡百有十二,其级纡曲,其半有石隙可屋。亭下数步有岩,如斗可居。其东有平石可憩,其西有龙湫可汲。又其上有隙地可畦。其山多苔藓,壁多烟萝,其石多劖宋元人诗,其木多攲,其高可数千弓。其周可数百弓,其挽如髻,其脱如颖云。
《安庆府志·山川考》:小孤山,在宿松县东南百有二十里。大江中流,石壁峻拔,海潮至此即止。故又号曰海门。
《宿松县志·山川考》:县南百四十里,曰小孤山。原在北岸,一峰孤峙,与南岸彭浪矶相对。周里许,高穷千丈。为楚蜀豫章诸水咽喉,矶峭水涌,海潮至此不得上。故曰海门。山一名小孤者,对大孤而言。尤觉秀拔也。明初运舟屡覆,成化时,绘图进览,上以笔拖其内曰,此处分流势缓,可无倾楫。成化甲辰六月,北岸忽决,山屹江心。其险少杀。复诏立铁柱,上镌海门第一关五字。其后挽柱放舟,稍得安全。其南为胭脂港,其北为峨眉洲。其山石穹立攀,跻无隙。唯西北石罅,路通一线。如行壁上,人蹑磴扪萝,艰逾鸟道,几转至山腋,石起忽伏处,有地可阁,为天妃宫。宫右折而上,一径窄绝,揽缆蛇行,历数十级至妆亭,为山巅亭。后数武石,划中开一龙口,可汲。隙地可畦,山上草木触石怒生,掩映楼台,益觉葱茜,凭栏一望,帆樯上下,天水瀰漫,平沙绣错,远树迷离,一点孤青若灭若没,大别让其娟秀,五老逊其孑峙。
《江西通志·山川考》:小孤山,在九江府彭泽县北十里大江中,一名髻山,取其形似髻也。江侧有彭浪矶,俗讹云彭郎矶,遂呼为小孤婿。庙像遂妇饰,而敕额为圣母。云刘沆诗,擎天有八柱,此一柱仍存。石耸千寻势,波流四面痕,江湖中作镇,波浪裹盘根。平地安然者,饶他五岳尊。观此,可以知小孤之胜矣。
《九江府志·山川考》:小孤山,在彭泽县治北一十里大江中,其形似髻又名髻山。
《彭泽县志·山川考》:小孤山,距县北五里许,壁立江中,江水分流。其下激湍狂澜,舟人相戒,如峡江滟滪。扬子金焦云。山之西,倚崖为阁,祀小孤之神。游览者多留题咏,宋欧阳修曰,江南有大小姑,江侧有彭郎,俗呼彭郎者,小姑婿也。余尝过小孤庙像,乃一妇人。而额敕圣母。始知世代相袭,岂只鄙里之谬哉。明嘉靖间,去天妃之号,题曰小孤之神,足破俗诞矣。彭浪矶隆起江滨,长江自孤山直冲矶下,波涛淜湃,与孤山对峙。号为海门第一关。元吴澄诗。有云,绝岸孤峰已是奇,彭郎对立俨相持。明夏寅诗有云:虎牙彭浪石,铁柱小孤山。
烽火矶,在小孤山下。
郎君石,在小孤山下东畔。
梳妆亭,在小孤山顶,凭高眺远,极江天之胜,俗传小姑梳妆之所亭,因以名诞矣。

小孤山部艺文一

游小孤山记        宋陆游


八月一日,过烽火矶南朝,自武昌至京口,列置烽燧。此山当是其一也。自舟中望山,突兀而已。及抛江过其下,嵌崖窦穴,怪奇万状。色泽莹润,亦与他石迥异。又有一石不附山,杰然特起,高百馀尺。丹藤翠蔓,罗络其上,如宝装屏风。是日风静,舟行颇迟。又秋深潦缩,故得尽见杜老所谓幸有舟楫迟,得尽所历妙也。过澎浪矶,小孤山二山东西相望,小孤属舒州宿松县,有戍兵。凡江中独山,如金山、焦山、落星之类,皆名天下。然峭拔秀丽,皆不可与小孤比。自数十里外望之,碧峰巉然孤起,上干云霄,已非他山可拟。愈近愈秀,冬夏晴雨,姿态万变,信造化之尤物也。但祠宇苦于荒残,若稍饰以台观亭榭,与江山相发挥,自当高出金山之上矣。庙在山之西,麓额曰惠济,神曰安济夫人。绍兴初,张魏公自湖湘还,尝加营葺,有碑载其事。又有别祠在澎浪矶,属江州彭泽县,三面临江,倒影水中,亦占一山之胜。舟过矶,虽无风亦浪涌,盖以此得名也。昔人诗有舟中估客莫漫狂,小姑前年嫁彭郎之句。传者因为小姑庙,有彭郎像,彭郎庙有小姑像,实不然也。晚泊沙夹,距小孤一里,微雨复以小艇游庙中。南望彭泽、都昌诸山,烟雨空濛,鸥鹭灭没,极登临之胜。徙倚久之而归,方立庙门,有迅鹘搏水,禽掠江东,南去甚可壮也。庙祝云,山有栖鹘甚多。

小孤山记         元虞集

延祐五年,某以圣天子之命,召吴幼清先生于临川。七月二十八日舟次彭泽,明日登小孤山,观其雄特险壮,浩然兴怀想。夫豪杰旷逸名胜之士,与凡积幽愤而怀感慨者之登兹山也,未有不廓然,乐其高明远大,而无所留滞者矣。旧有亭在山半,足以纳百川于足下,览万里于一瞬。泰然安坐,而受之,可以终日。石级盘旋以上,甃结坚缜,阑护完固,登者忘其险焉。盖故宋江州守臣厉文翁之所筑也。距今六十三年,而守者弗坚,日就圮毁,聚足以陟,颠覆是惧。至牧羊亭上芜秽充斥,曾不可少徙倚焉。是时彭泽邑令咸在,亦为赧然,愧赩然,怒奋然,将除而治之,问守者则曰,非彭泽所治境也。乃相与怃然而去。明日过安庆李侯维,肃某故人也。因而告之曰,此吾土也。吾新其亭而更题曰,一柱可乎。夫所谓一柱者,卓然特立,无所偏倚,而震凌冲激,八面交至终不动摇,使排天沃日之势,虽极天下之骄悍,皆将靡然。委顺听令,其下而去。非兹峰,其孰足以当之也耶。新亭峥嵘,在吾目中矣。子当为我记之,至池阳求守周侯南翁,为吾书之以来也。李侯真定人。仕朝廷数十年,历为郎官,谓之旧人。文雅有高材,以直道刚气自持,颇为时辈所忌。久之起佐郡人,或愤其不足侯,不屑也。观其命亭之意,亦足以少见其为人矣。且一亭之微于郡政,非有大损益也。到郡未旬日,一知其当为,即以为己任,推而知其当为之大于此者,必能有为无疑矣。

小孤铁柱记        柯本深

瞿塘下,巫峡过洞庭,经数千里而至。宿松彭泽间,其流浩荡,其势雄悍。有山峙其北曰小孤。涛流冲激,号海门第一关也。操舟者,搔首失势,则樯倾楫摧,载胥及溺。临清冯公克敏,为彭泽簿时,慨然发恻隐心。欲作一大方便事,未果。越二载,丞庐陵乃劝率好事者选良工于长沙,聚铁起冶铸一大铁柱,长三丈有奇。联以竹索,俾舟子有所凭藉。攀援以济险。难然柱成未克,立又半载,公调台州宁海尹。心旌摇摇,然未尝食息忘此柱。天历改元,有自江乡来,盛叹铁柱巍然。江浒过者莫不舞手,乃知当路有存心利物者成就之。又有客商舍竹缆拴系。夫铁柱之立延祐一十七年,至正始偿其事,可谓奇矣。其功可谓难矣。人念此事微义,勇为之畴克办此,岂可使其名姓湮没无传。予为之刻石列记,并舍竹缆者昭揭于庙,为好善者之劝。予因而铭曰,彭泽道岷山之流兮,趋滔滔兮,包三江五湖言天下之险兮,莫若小孤雪浪腾空兮。风驰霆驱操舟一失势兮,为鳖为鱼,有仁人运其志兮。召匠鼓炉地涌轴兮。天悬枢危可持兮,颠可扶履洪流兮。如坦途孰想斯尉兮,为若之徒昭姓字屹,龟趺永不朽兮。荆楚之墟。

祭小孤山文        明太祖

维洪武二年岁次己酉七月癸巳朔,越十六日戊申,遣官工部侍郎范谨,以时羞庶品之奠,致祭于小孤山之神。曰:肇造邦基,制作未备,自今春遣良工诣湖南等处,大兴造作,劳民甚众,今工已成。命有司差人夫驾船撑箄,顺流而下,神司江流,故遣官报知。谨以牲牢香酒式陈明荐,唯神鉴焉。

小孤山志序        戴国士

天地在积水中,九州在瀛海中,中国在少海中,由是言之,其在水中远而大者,不独广桑、丽农诸山。近而小者,不独金、焦、小孤诸山也。夫人身在天地州国之中,见不出天地州国之外,奚从而辨之。广桑丽农诸山亦云辽邈,游踪未至,徒诧所闻。又奚从辨之。至若金山以头陀得名,焦山以隐士致显,依附声光,犹然待人。而兴者矣。惟小孤峭然只立,不可攀援,如卓天之笔,出水之蕖。望之虽卷石,然而岩岩之气象,已具其不朋党五老者,孤介士耶。其不拱揖匡君者,抑孤远臣耶、当江湖并出,而独撑半壁,其力厚矣。分风劈流,应心而至,其神威矣。岂仅如金焦诸山,供人游宴已耶。予尝舟过彭泽,挹五柳之高风,忽从烟雾中遥揖小孤,而去归来始。从苔磴中,扪萝以上闳焉。肆照戎戎淰淰者,江耶,山耶。鳞鳞猎猎者,风耶,云耶。予方不知身之孤也。又安知小孤之小也。自秋徂春,山僧觉止,乃以山志问序。予翻阅之心,浩浩然,神炯炯然,如在天柱峰头。搔首诵惊人句,时兹志成,随地可见小孤。相即终日饮食,笑谈其内,亦可娓娓不倦。宁独恣人卧游已哉。予向以广桑丽农诸山高逾数千尺,游踪所至,动辄经旬。不如孤山朝发夕至,而气象宛具,沧波令游观者易为愉快。兹志成,不劳舟楫,不烦时日,此身时在海门,时在矶上,时在亭中,并得上下数十百年之高人韵士,朝夕对语,其愉快又何如耶。

小孤山部艺文二〈诗〉

登江中孤屿       宋谢灵运


江南倦历览,江北旷周旋。怀新道转迥,寻异景不延。乱流趋正绝,孤屿媚中川。云日相辉映,空水共澄鲜。表灵物莫赏,蕴真谁为传。想像昆山姿,缅邈区中缘。始信安期术,得尽养生年。

咏孤石         梁朱超道

侵霞去日远,镇水激流分。对影疑双阙,孤生若断云。遏风静高浪,腾烟起薄曛。虽言近七岭,独立不成群。

咏小孤山        陈释惠标

中原一孤石,地里不知年。根含彭泽浪,顶入香炉烟。崖成二鸟翼,峰作一池莲。何时发东武,予来镇蠡川。

《前题》唐·顾况

古庙枫林江水边,寒鸦接饭雁横天。大孤山远小孤出,月照洞庭归客船。

《前题》宋·王安石

小姑未嫁与兰支,何限流传乐府诗。初学水仙骑赤鲤,意寻山鬼从文狸。缤纷云影空棠楫,绰约烟鬟独桂旗。弄玉有祠终或往,飞琼无梦故难知。

泊小孤山          陈造

楚山屹两姑,我乃见其稚。闻名诗卷间,识面客舟次。玉刻极端丽,簪植暝苍翠。娟月上天角,相与诧妩媚。怒风将我西,未憖卜晚憩。山足舟可舣,山木缆可系。山外正风波,独此佳食寐。断知有神物,主此胜绝地。明朝捐行橐,可无答神赐。白鹅雪为肪,绿蚁香馥鼻。稳风舟又熟,无乃契神意。未暇访彭郎,辞费辨非是。

小孤山          王十朋

大孤之石衡且修,青青长在湖之头。小孤之石锐以高,削立江岸当洪涛。滔滔逝水东流去,拳石崔嵬屹天柱。蜀巴之源浩沄沄,壮哉此诚江海门。鸿庞稍见玉宇广,疏凿方知夏禹勤。名山大泽神所主,过者震惊谁敢侮。云何作庙向荒壖,抟土娉婷像龙女。篙师贾客尔何知,坎坎伐鼓持豚蹄。倚篷徒坐渔歌起,日暮但见崖鹰飞。

《前题》蔡齐

危峰屹立长江上,势折华胥限百蛮。鳌背孤撑青玉柱,斗杓横插翠云鬟。月生西海初三夜,潮到东吴第一关。安得扁舟多载酒,放歌击棹浪花间。

小孤索同行黄士殷同赋    前人

缆舟宿松县,我友爱奇观。爰登小孤山,千里瞰江岸。窄塞峡浪喧,微茫渚沙漫。临深看泳鱼,思归闻啼雁。茫茫吊千古,俯仰亦嗟叹。君侯金玉章,贻我舟中玩。

小孤山          谢枋得

人言此是海门关,海眼无涯惊众观。天地偶然留砥柱,江山有此障狂澜。坚如勇士敌场立,危似孤臣末世难。明日登峰须造极,渺观宇宙我心宽。

《前题》元·揭傒斯

小孤山前一回盻,苍然如识孤山面。隔江叠嶂开翠屏,绝壁浮云飘素练。忆昔初蒙翰林聘,舣舟寻奇不知倦。扪萝陟级至绝顶,目极神开气为变。大江东汇彭蠡来,昼夜崩腾奔海甸。笳鼓遥闻日月动,帆樯忽渡乾坤满。州人不识造化奇,旦晨每趋南风便。蚤悟微官七载缚,底用区区厌平贱。深窗合壁守编摩,何异扬雄困雕篆。重来胜地岁月暮,短景催人疾如箭。天昏一火明半山,石底犹疑有飞电。彭浪矶下寒泉涌,坐客正说龙君传。人生可喜还可怜,世事堪违不堪恋。明朝匡庐复人眼,虽有此景何由羡。武城先生独官好,名山每恨游难遍。丰城客子无一钱,但当作诗乞如愿。

小孤山晓发和蔡思敬韵    杨载

日落霞明锦浪翻,崖倾石峭白云閒。乾坤上下雄孤柱,巴蜀东南壮此关。神物夜移风动地,仙舟晓渡月漫山。回瞻绝顶登临处,空翠冥濛杳霭间。

小孤山           范梈

小孤有石如虎蹲,西望屹作长江门。洪涛万古就绳墨,虽有劲势不敢奔。大哉禹功悉经理,河洛有志今能存。大者为纲小者纪,不徒百谷知王尊。灵祠正在石壁下,我来适值秋风昏。明朝东行吊碣石,更与寻河问九源。

《前题》吴澄

三十年前东下时,开篷曾赋小孤诗。风涛如许相冲激,天柱迄今无改移。长愿江流平似镜,坐看舟客去如驰。悠悠此日登临意,付与浔阳循吏知。

次小孤山         丁鹤年

峡束千雷怒击撞,危峰屹立压惊泷。山联庐霍朝三楚,水落荆扬限九江。镇海重关当第一,擎天孤柱故无双。佩环月夜知何处,露湿蓬莱玉女窗。

宿小孤山         明太祖

龙舆凤驾出京都,百万雄兵驻小孤。千林红叶片时扫,万里江山一夜枯。荡荡乾坤归圣主,明明日月照皇图。梅花预报春消息,瑞气纷纷何处无。

小孤山           刘基

两崖相夹石为门,万水东流去不奔。拔地一峰形自险,擎天独柱势犹尊。鱼龙并跃春初暖,风雨来时昼易昏。想见当年禹疏凿,神功千古至今存。

《前题》黄翰

乘槎误入小蓬莱,远上凌虚百尺台。仙府两屏当水立,海门双闼自天开。江豚吹浪浮还没,野鹤营窠去复来。谁谓久空题柱手,汉家今数子云才。

过小孤山          胡俨

清风如箭促行舟,下俯冯夷碧洞幽。雪浪晚摇江月冷,石门寒浸海天愁。妆台半是鸬鹚宿,环珓多应贾客投。一柱峰头云似墨,只宜神女夜深游。

《前题》杨基

大孤俯如盘,小孤俨而立。群山如从史,左右相拱揖。孤根屹撑柱,万窍争喷噏。冽冽阴风旋,惨惨元气湿。江流亘其下,震怒莫敢汲。洑为盘涡深,驰作奔马急。跻攀或失手,一驶不可及。我来值秋晚,木落众鸟集。勿爨夜船犀,鲛人抱珠泣。

和贝惟学登小孤山韵    程本立

西来风浪涌金山,人在鸿濛沆漭间。大地小孤天柱石,长江第一海门关。鲛人夜泣珠成泪,龙女晴梳翠作鬟。欲问灵巫报神语,我行何日定东边。

晓饭小孤山下        胡梅

两岸丹枫霜满船,推篷晓爨鹭鸶前。小孤山下风初定,江面刚生一寸烟。

小孤山           邵宝

昔闻砥柱黄河中,万古坐镇狂澜东。小孤乃是江砥柱,特起不与群山同。群山随江铤奔马,爱此石笋凌苍穹。孤哉孤哉本天造,一任巨浪乘长风。节宣夙受神禹戒,滔滔不碍江朝宗。我来信宿彭泽下,咫尺仰望神妃宫。翠烟霏霏落杯酒,千帆阅尽澄潭空。举杯酬江江月白,隔江缥缈留青峰。便当载笔赋东海,三山点破云溟濛。

登小孤山         王守仁

人言小孤殊阻绝,从来可望不可攀。上有颠崖势欲堕,下有剑石交巉顽。峡风闪壁船难进,洪涛怒撞蛟龙关。帆樯摧缩不敢越,往往退次依前山。崖傍沙岸日东徙,忽成巨浸通西湾。帝心似悯舟楫苦,神斧夜辟无痕斑。风雷倏忽见光怪,人谋岂得容其间。我来锐意欲一往,小舟微服沿回澜。侧身悚息仰天窦,悬空绝栈蛛丝悭。风吹卯酒眼花落,冻滑丹梯足力孱。青鼍吹雨出仍没,白鸟避客去复还。峰头四顾尽落日,宛然风景如瀛寰。烟霞未觉三山远,尘土聊乘半日閒。奇观江海谁为险,世情平地尤多难。

《前题》丁湛

孤峰千仞势嶙峋,石磴攀跻翠霭分。一路涛声长带雨,半窗岚气总成云。参差梵阁依岩起,断续渔歌隔岸闻。莫谓芙蓉初拂水,江天独立孰如君。

《前题》孟瑄

我忆陶彭泽,千古称诗圣。日近小孤山,不闻有题咏。知山喜孤孑,有名乃其病。相对成莫逆,五斗羞为令。慨焉赋归来,适兹松菊性。后人卒不解,綵笔群相竞。以此贬山高,以此损山劲。何如俱忘言,孤贞相迥映。我今复饶舌,自愧成优孟。须借江天风,一扫尘翳净。

小孤山部纪事

《宿松县志》:梁昭明太子萧统,爱小孤山西源之胜,遂寄迹高唐,有终焉之志。尝入山品析佛书,较订讹伪,今县治北五十里,法华寺石台百尺曰分经台。昭明太子于此,分《金刚经》为三十二分,更入山二十里有墓。
元至正十一年,徐寿辉兵起。总管李黼守江州,城陷,死之。十二年春,平章星吉与卜颜帖木儿复池州,五月,战于望江,又战于小孤山及彭泽复湖口。又战于龙开河。克江州,乃命王惟恭栅小孤山,而吉自据湖口,缀其要冲,以图恢复。已而粮乏援绝,贼急攻,吉遂死。
明周颠仙,建昌人。幼患颠疾,乞食南昌市。每新官莅任,必谒而诉之,曰告太平。陈友谅入南昌,颠仙不与见。明祖取南昌,颠仙谒道旁,问何言。曰告太平。明祖归建业,颠仙随至,奇言异行,不具述明。祖亲征伪汉,挈颠仙行至皖。无风,问之,曰:只管行,只管有风。从之。风果大作,扬帆直达小孤,见马当江豚戏水。曰:水怪见,损人多。明祖恶其言,使人将至江边溺之,不得。已而整衣装若远行之状,至明祖前,鞠躬舒项曰:请杀之。明祖曰:杀汝何为。且纵汝行。遂行,不知所之。后明祖患热證,遣赤脚僧进药。
正统二年,小孤北岸崩三里馀,坏民居数百家。

小孤山部杂录

《彭泽县志》:谢康乐有咏江中孤屿诗,志九江者,以为小孤而登之误矣。永嘉江中有孤屿山。其麓为江心寺,今温州府濒海,双峰对峙者,是也。康乐为永嘉守,故咏之。夫知其误而犹仍之者,欲借名流标目,为山水增重耳。和州西通庐州六十里,为舍山县,又十五里为昭关。据石刻,即伍子胥过处也。又四十五里为为子桥,石刻三大字存焉。盖昔人祈子而建桥,故名。为去声读,若畏。志载宋姚兴与金人战于畏子桥而死。后人为诗吊之曰:独领孤军将姓姚,一生忠义为前朝。有人肯假征戎力,未必将军死畏桥。讹为为畏,一小地名耳。何足置喙。但以义取之,不几于胜母名里,为高贤所却步乎。闻柏人而汉高去呼。瀤溪而次山,留名之不可不慎如此,何得于小孤而忽之。大凡地之濒江者,扼塞之处,则必建敌楼,置炮台,以为防禦之计。小孤非所称扼塞者,欤倘于小孤洑而设防焉。彼方惴惴,虑小孤波涛之险,而我助之以人力,彼岂能飞渡乎哉。虽然无救于县也,以县为不必据险耶。则不当移置于此,以县为必据险,乃可守也。则当高甃其城,厚集其势,于观音、镜子两山,各置炮台。陆攻则乘城,水攻则炮发,不得近。今沿山脊为城,高不踰三尺山,峰峻处,则缺之。濒江一面为西北二门,门无瓮城,城亦卑陋,虎且夜入,况敌乎。

大孤山部汇考

彭蠡湖中之鞋山

大孤山,在今江西九江府湖口县彭蠡湖中,四面洪涛,屹然独峙,故名。又以其形似鞋,亦名鞋山。


《水经庐江水注》:庐山之南有孤石,介立大湖中,周回一里,竦立百丈。矗然高峻,特为瑰异。上生林木,而飞禽罕集。言其上有玉膏可采,所未详也。《耆旧》云:昔禹治洪水,至此刻石纪功,或言秦始皇所勒,然岁月已久,莫能辨之也。
《方舆胜览》:江西路江州大孤山,在德化县东,与都昌分界。
《广舆记》:江西九江府大孤山,在城东南彭蠡湖中,按《庐山通志》:金沙洲南大湖,有小山孤峙,如鞋形,是为鞋山。
《江西通志·山川考》:大孤山,在九江府城东南彭蠡洪涛中,屹然独峙。有大将当关,万夫咸服之概。唐顾况诗,大孤山尽小孤出,月照洞庭归客船是也。山形似鞋,又名鞋山。明嘉靖时,万恭建塔其上,后倾圮。今巡抚中丞安世鼎、布政使王新命、督学詹惟圣复捐赀重建。
《九江府志·山川考》:大孤山,在德化县东南彭蠡洪涛中,山形似鞋,又名鞋山。今人以大孤为鞋山,以立庙山,为大孤山者误。
《湖口县志·山川考》:鞋山,原名大孤山,山形似鞋,又名鞋山。解缙诗:淩波仙子夜深游,遗得仙鞋水面浮是也。好事者因不便香火,故于湖边择山之高者,立庙致祭。如小孤山,南北岸俱有祠也。今人以大孤山为鞋山,以立庙山为大孤山,误矣。夫东南诸山俱有名义,而此山以位则孤,以形肖鞋,有不辨而自明者。若夫立庙之山边,临湖岸左右,山脉起伏相向,安得为孤。特以后之人以孤为姑,以庙中之像塑妇人,以湖边之港呼女儿,故不辨其来历云。又按大孤山水涸脉连城门。山旧郡志以为德化山误,考《古郡志·形胜篇》:孤山峙鄡镇,鄡镇湖口旧名,知孤山旧隶湖口也。有《鞋山集》诗文一卷,米万钟所辑也,今毁。鞋山洞,
丈人峰,俱米万钟题。
眠云石,在洞内,米万钟题。
鞋山洞,水涨出鱼,水涸则为荒地。

大孤山部艺文一

大孤山赋        唐李德裕


川渎巘道,人心所恶。必有穹石,禦其横骛。势莫壮于滟滪,气莫雄于砥柱。惟大孤之角,立掩二山。而杰竖高标,九派之冲以捍百川之注。耽若虎视,如龙据。靡摇巨浪,神明之所扶,不倚群山,上元之所固。彼逦迤而何多信,嶷然而有数,念前世之独立,知君子之难。遇如介石者,袁杨制横流者,李杜观其侧秀灵,草旁挺奇树,宁忧梓匠之斤。岂有樵人之路想,江妃之乍游。疑水仙之所驻。嗟瀛洲与方丈。盖髣髴如烟雾,据神鳌而臲卼。逐风涛而沿溯,未若根连坤轴终古而长存。迹寄夜川,负之而不去,虽愚叟之复生焉。能移其咫步。

大孤山部艺文二〈诗〉

船泊大孤山作      宋黄庭坚


汇泽为彭蠡,其容化鶤鹏。中流擢寒山,正色且无朋。其下蛟龙卧,宫谯珠目层。朝云与暮雨,何处会高陵。不见凌波袜,靓妆照澄凝。空馀血食地,徯啸枯楠藤。高帆驾天来,落叶聚秋蝇。幽明异礼乐,忠信岂其凭。风波浩平陆,何向非履冰。安得旷达士,霜晴尝一登。

夏日登大孤山二首    明陆梦龙

江泛鄱湖口,鞋山即大孤。晴天出沙渚,佳气在匡庐。绝顶惊栖鹘,看舟似浴凫。人言此㵳泬,吾意已菰芦。
其二

赤日千林静,何人独往还。问津才下马,取次复登山。湖口漾不尽,孤峰尝自閒。爱兹閒里意,日夜砥狂澜。

咏大孤山二首       陈文德

谁削青芙蓉,独插彭湖里。平分五老云,远挹九江水。日月共吞吐,烟霞互流徙。大力障狂澜,与天地终始。
其二

百仞峙烟鬟,湖光浣媚颜。巢岩仙鹘健,曝岸老龙閒。淡荡相遥望,孤高未易攀。不知何自误,流俗指鞋山。

大孤山           黄庶

彭蠡百里南国襟,万顷苍烟插孤岑。不知天星何时落,春秋不书无可寻。石怪木老鬼所附,兹乃与水同浮沉。鸣鸱大藤树下庙,祭血不乾年世深。舳舻千里不敢越,割牲酾酒来献斟。我行不敢随人后,许国肝胆神所歆。落帆夜宿白鸟岸,睥眤百绕寒藤阴。银山大浪独夫险,比干一片崔嵬心。壮游远去父母国,心病若有山水淫。江南画工今谁在,拂拭束绢倾千金。

望大孤不得登        江皋

片石高凌插水遥,澄湖秋近远林凋。风鸣鹳鹤声初落,湖洗蛟龙迹未消。王气百年悲战伐,幽踪此日负渔樵。何当隔岸苍波远,独系扁舟卧寂寥。

大孤山部纪事

《纪闻》:唐则天朝,徐敬业扬州作乱,则天讨之,军败而遁。敬业先养一人,貌类于己,而宠遇之,及敬业败擒,得所养者,斩其元,以为敬业。而敬业实隐大孤山,与同伴数十人结庐,不通人事。乃削发为僧,其侣亦多削发。天宝初,有老僧名住括,年九十馀,与弟子至南岳衡山寺,访诸僧而居之。月馀,忽集诸僧徒忏悔杀人罪咎,僧徒异之。老僧曰:汝颇闻有徐敬业乎。则吾身也。吾兵败入于大孤山,精勤修道,今命将终。故来此寺,令世人知我已證第四果矣。因自言死期,果如期而卒。遂葬于衡山。

大孤山部杂录

《名山记》:唐李德裕过大孤山,云:余剖符淮司道,出蠡泽,属江天清霁,千里无波点,大孤于中流,升旭日于匡阜。不因左官,岂遂斯游。谢康乐尤好山水,尝居于此。竟阙词赋其故何哉。彼孤屿乱流,非可俦匹。沧湖口北望匡庐二山,影入澄潭,峰连清汉。江水无际,烟景相鲜,沿流而东,若在世表。

大孤山部外编

《搜神记》:尝有估客舟下都,过鞋山,见二女子。谓曰:至都幸为买两丝履。估客意其神也。至都即为市履,盛以卜笥,并置书刀其中。比还至庙,荐笥履而去,忘书与刀。舟方泛,忽一鲤跃入舟中,剖之,为书与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