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石门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一百三十三卷目录

 白石山部汇考
  图〈缺〉
  考
 白石山部艺文一
  玉甑峰志序        明何白
 白石山部艺文二〈诗〉
  白石山         唐张又新
  前题          宋王十朋
  玉甑峰           前人
  前题          明张德明
 白石山部外编
 石门山部汇考
  图〈缺〉
  考
 石门山部艺文一
  石门山赋        宋谢灵运
  石门亭记         王安石
  石门洞记          刘泾
  前题           李季贞
  前题          明邵经邦
  前题           郑东白
 石门山部艺文二〈诗〉
  石门新营所住四面高山回溪石濑茂林修竹 宋谢灵运
  登石门最高顶        前人
  夜宿石门岩上        前人
  石门山         梁丘希范
  度石门山        唐杜审言
  奉使过石门观瀑       丘丹
  宿石门           前人
  过石门           李白
  送山人魏万         前人
  石门山          郭密之
  前题           裴士淹
  石门瀑布          方干
  石门洞          宋刘泾
  前题           林景熙
  石门瀑布          徐照
  石门山          朱均和
  前题           王十朋
  前题           朱季修
  前题            史巽
  前题           陈汝锡
  前题          明王润孙
  前题           张承仁
  前题            郑毅
  前题四首         殷云霄
 石门山部纪事
 石门山部杂录
 石门山部外编

山川典第一百三十三卷

白石山部汇考

会稽记之白石山

白石山,在今浙江温州府乐清县城西三十里,高一千丈,周围二百三十里,以其纯石无土木,故名白石,又名五色山。


按孔晔《会稽记》:白石山在嵊县,上有瀑布,水岩际有蜜房釆蜜者,以葛藤连结,然后得至齐。帝立太平馆于山,以居褚伯玉孔稚圭,从其受道于馆侧立碑。按《水经渐江水注》:江水又东南径剡县,与白石山水会。山上有瀑布,悬水三十丈,下注浦阳江。
《洞天福地记》:第二十一洞天白石山,周围七十里,名琼秀长真之天,在和州。
《方舆胜览》:浙东路瑞安府白石山,在乐清县名屿乡。王龟龄有诗云:路从飞鸟上头过,人在白云高处行。
按明·薛应旂《白石山志》:白石山,在乐清县西三十里,高一千丈,周二百三十里,唐天宝初改名五色山,上有玉甑峰,中有升仙坛,屑玉泉,引玉洞,连珠潭,藏真坞,应天洞,五夜陟,其巅可见日出。白石湖之源出焉。岩下有径,宋郡守谢灵运行田之所。又西五里曰:石船山。腹有石如船,左源山在县东北三十里,群峰环绕,中有田二千馀亩。民居悉藏谷中,一峰如卓笔,更有四景,曰梅溪,曰莼湖,曰左岭,曰小雁荡,王十朋之居在焉。石埭山,一名石帆山,在县东三十里山。之后有大石,高丈馀,若片帆焉。曰磨石山,曰西山,曰横屿山,皆其支山也。又东十五里,曰黄塘山,群峰环合,林木阴翳,双溪自西北来,沿流于其下。又东五里,曰大崧山,曰小崧山,因以名其村,赤水川之源出焉。又东曰窑奥山,山高数千仞,海舟望以为准。芙蓉山在县东六十里,上有三峰,削翠俨若芙蓉,芙蓉川之水出焉。又东十里曰丹芳岭,路入雁荡西谷。凡四十九盘。昔人有岭号登山七七盘,登危陟险到云端之咏,又东曰:谢公岭,盖谢灵运所经行处也。尝有《越溪游行诗》灵运又尝渡江而上,从斤竹涧逾白石岭,盖几于雁荡矣。乃竟不获一登而返,夫灵运癖于山水,搜奇剔隐靡所不至,顾于此不相值焉。岂山灵閟之邪,将胜地之会逢隐显,亦自有数也。
《潜确类·书区宇部》:白石山,在乐清县山,高一千丈,周二百三十里。唐天宝初,改名五色山。山纯石,无土木,上有升仙坛,屑玉泉,引玉洞,连珠潭,藏真坞,应天洞,其岭夜半见日初出。
《浙江通志·山川考》:白石山,在温州府乐清县城西三十里,唐天宝间,改名五色山。高千丈,周围二百三十里,纯石无土木,乃十二真君所居之地。名白玉洞天。此山石色如玉,亦名玉甑峰。宋太平兴国中,羽士李少和披荆榛,驱妖魅,而居焉。峰顶望海上诸山如堆粟,然五更见日出如洪炉。铸丸山中。有藏真坞,百丈岩,霹雳岩,莲花石,拔萃峰,又有引玉洞,应天洞,山下有白石径,为谢灵运行吟之所。
《乐清县志·山川考》:白石山,在县西三十里,岩壑深窈,两溪分出,中抱孤屿,浙中号佳山水云。
白石洞,峰岩拔萃,高入霄汉,四无障翳,石色如玉,一名玉甑峰,自麓而上,一径百折绕出峰巅,扪萝旁循侧径而下,横入一罅,如面之有口,入口中伫立外望,海山如堆粟,然天曙日出若红炉铸丸,身在云霄俯瞰万象。
引玉洞,
应天洞,俱在白石山下。
拔萃峰,即玉甑绝顶,有东西塔,后废。隆庆元年,重建东塔。
藏真坞,十二真君升仙之所。
百丈岩,
霹雳岩,
莲花石,俱在白石山上,有大人足迹,产千里光草,服之明目。
石夫人,在东漈溪南山下。
白石岭,
倪岙岭,
孤屿山,在湖头。
白塔山,亦名象山。
石船山,山腹有石若舟,故名。
名山,在下庠山,高海舰,望以为准。
茗屿山,枕田间,因以名村。
金山,
白鹭屿,
寅屿,
高岙山,有高尚书墓。
灵府山,在象浦。
赤水山,
盘屿山,滨海,其下为盘石卫,谢康乐行田登海口,盘屿诗:羁苦孰云慰,观海藉朝风。莫辨洪波极,谁知大壑东。依稀采菱歌,彷佛含颦容。遨游碧沙渚,游衍丹山峰。
五小山,
正屿山,
重石山,
斗牛山,
横春山,在馆头,状若牛扼,以上俱在县西茗屿乡。栗木岭,
斗岭,
下庠岭,
屠岙岭,
阪塘岭,通象浦。
童岭,在县北六十里,通楠溪。以上或在县西北,或在县西南,要皆白石之支麓也。
白石塾,在白石山,自钱尧卿至文子世为乡先生,邑令下车,必咨访焉。乃立塾讲学,四方从游甚众。

白石山部艺文一

玉甑峰志序        明何白


震旦山川自五岳外,闳奇博大不可名状。即命拍章亥之,肩乘蹻横骛,未易殚穷,而况眇尔囿于樊陔之内,一生能著几緉屐,而欲极其俶,傥汗漫之观乎。故墨卿学士不得不托之图经,以资宏览。是则志之不可已也。如此昔郭景纯、谢灵运,标韵高超,旷对山水。景纯注《山海经》,诠引秘迹灵运,所在登陟,雅有高篇之,二公者皆涉吾土,郭以捍城,至谢以出守,至而雁荡,玉甑尚在闇,惜山灵不以举,售韵人为恨也。迨唐宋间雁荡以讵,那显玉甑以少,和显于是裹粮者,接迹,而名胜闻于东维矣。《雁荡志》成于国初,而玉甑尚阙,如玉甑之麓,陈君允默旁蒐郡邑山经,并裒先所传与迩来登览诸什辑,而成志。乞余校核其意,良足尚已,嗟乎。举世稠浊醟于利,欲中即翠微,一掬寒泉半泓足以凉热。中而涤尘,胃矧飞流峭壁,古洞奇峰,高耸风云之表,远眺蓬壶之天,乍挹之可以汰炼神明默存之,则九州五岳皆吾篱庑间物,宁必乘蹻横骛,而后侈天游哉。志既竣,传之通,都俾阅者,不假搴衣,濡足藉以卧游,而资宏览,则陈君不独有功于兹山已也。

白石山部艺文二〈诗〉

白石山         唐张又新


白石岩前湖冰春,湖边蹊径有清尘,欲追谢守行田意,今古同忧是长人。

《前题》宋·王十朋

谢公好山水,得郡古东瓯。造物惜佳境,雅志多不酬。松萝蔽雁荡,烟雾迷龙湫。行田经白石,不到仙山头。寥寥数百年,天付黄冠流。巍然万仞崖,壁立东南州。谁将补天手,化作白玉楼。两龛藏洞府,中有群仙游。上连尺五天,下接三神州。飞泉落岩腰,碧涧鸣山陬。群峰直培塿,沧海为渠沟。隘视人间世,万象同蜉蝣。我见雁荡山,崎岖厌经丘。翩翩钱公子,呼我寻岩幽。初惊小雨密,忽扫群阴浮。杖屐游巑岏,一洗尘埃眸。

玉甑峰           前人

朝离文君故宅边,暮寻谢守旧行田。黄羊先示神仙迹,白石俄开洞府天。两派琮琤鸣玉涧,一声款乃钓鱼船。王孙占得湖山胜,明月清风不计钱。

《前题》明·张德明

玉甑峰高开紫极,玉洞仙人冰雪质。拔剑摇动斗光寒,彩霞纷郁吹丹室。天鸡长向云间鸣,云里鸾笙伴瑶瑟。手将玉鞭鞭六螭,笑把金盘托浴日。我来缥缈向仙都,欲驾仙人五色驹。披襟飞动银河湿,凉露春生冰玉壶。繁星不捲珠帘下,明月携来作佩珠。天风泠泠吹仙骨,飘然一似帝乡俱。

白石山部外编

《神仙传》:白石先生者,中黄丈人弟子也。至彭祖时,已二千馀岁矣。不肯修升天之道,但取不死而已。不失人间之乐,其所据行者,正以交接之道为主,而金液之药为上也。初,以居贫不能得药,乃养羊牧猪,十数年间,约衣节用,置货万金,乃大买药服之,常煮白石为粮,因就白石山居。时人故号曰白石先生,亦食脯饮酒,亦食谷食,日行三四百里,视之色如四十许,人性好朝拜事神,好读幽经,及太素传,彭祖问之曰:何不服升天之药。答曰:天上复能乐比人间乎。但莫使老死耳。天上多至尊,相奉事,更苦于人间,故时人呼白石先生为隐遁仙人,以其不汲汲于升天为仙官,亦犹不求闻达者也。

石门山部汇考

《道书》第三十洞天之青田山
石门山,在今浙江处州府青田县城南七十里,临溪两峰壁立,高数百丈,对峙如门。故名。又名青田山,山有洞,即《道书》所谓石门洞天也。


《洞天福地记》:第三十洞天青田山,周回四十里,名青田元鹤之天,在处州青田县。
《方舆胜览》:浙东路处州石门洞,在青田县南七十五里,两峰壁立,高数十丈,相对如门。因名有瀑布,直泻至天。壁凡三百尺,自天壁飞洒至下潭,凡四百尺。有亭曰喷雪。《道书》载青田元鹤洞天,即此。
《三才图会·石门山考》:石门山,在青田县境中,发括苍,放舟踰石帆,不五十里而至。洞口双峰鹄峙,𡽱嶪入云中。是名石门,逶迤而入,平原石旷西南天远,瀑布落焉。击天壁而泻下潭,挂流几七十馀丈。非烟非雾,亭以喷雪潭,空洞碧叠石,中流若砥柱。当前揭而过,则有攲洞在石壁下,飞沫随风时时入洞,沾人衣俱湿,李白云:山光水色青于蓝,然哉。上有轩辕丘,《道书》以为元鹤洞天云此地。行溪涧中,大都岚气依人,曲曲如画,不独瀑流之奇也。自谢康乐倡咏,唐宋诸贤相继有作。
《潜确类书·区宇部》:石门山,在青田,两峰对峙,有洞曰石门,《道书》谓为云鹤洞天。西南崖飞瀑百馀丈,旧在榛莽中,自灵运守郡时搜得此胜。
《处州府·山川考》:石门山,在青田县城南七十里,即《道书》所载石门洞天。临溪两峰壁立,高数百丈,对峙如门,深入为洞,可容数千人。飞瀑千仞中断,滃滃作雨状,冬夏不竭。积瀑潆洄为潭,深数十丈。瀑次有亭曰喷雪,曰飞泉,曰银河万古,亭左有石门,洞天楼,洞顶有轩辕丘。元廉访副使王侯,于洞西建石门书院,谢客堂,今废。刘宋永嘉太守谢灵运,蹑屐来游,始开此洞。
《古迹考》:石门洞书院,在县西七十里,初洞自谢康乐筑馆,历唐迄宋,名公韵士经游赋咏,为东吴第一胜。宋淳熙九年,朱文公持常平节循行,尝有汶上之兴。元至元三十一年,廉访分司副使王侯按节至洞前。大学进士刘若济因请建书院,教授吴梦炎、县尹王麟孙,集邑里耆儒,建立诗堂,遗址尚存。
谢客堂,在石门洞。先是,洞未有名,自宋谢灵运蹑屐来游,好事者景慕高致,遂作堂,绘像祠之,扁曰谢客堂。
轩辕丘,在石门山最高顶。

石门山部艺文一

石门山赋        宋谢灵运


承百世之庆灵,遇千载之优渥。匪康衢之难践,谅跬步之易局。践寒暑以推换,眷桑梓以绵邈。褫簪带于穷城,反巾褐于空谷。果归期于愿言,获素念于思乐。于是舟人告办,伫楫在川,观乌候风,望景测圆。背海向溪,乘潮傍山。悽悽送归,悯悯告旋。时旻秋之杪节,天既高而物衰,云上腾而雁翔,霜下沦而草腓。舍阴漠之旧浦,去阳景之芳蕤。林承风而飘落,水鉴月而含辉。发青田之枉渚,逗白岸之空亭。路逶迤而诡伏,山侧背而易形。停余舟而淹流,搜缙云之遗迹。漾百里之清潭,见千仞之孤石。历古今而长在,经盛衰而不易。
石门亭记        宋王安石
石门亭,在青田县若干里,令朱君为之石门者,名山也。古之人咸刻其观,游感慨留之山中。其石相望,君至而为亭,取古今之刻立之亭中,而以书与其甥之婿王某使记其作亭之意。夫所以作亭之意,其真好山乎,其亦好游观眺望乎。其亦于此问民之疾忧乎。其亦燕閒以自休息于此乎。其亦怜夫人之石刻,暴剥偃踣而无所庇障,且泯灭乎。夫人物之相好恶必以类,广大茂美,万物附焉。以生而不自以为功者,山也。好山仁也。去郊而适野,升高而望远,其中必有慨然者,书不云乎,予耄逊于荒,诗不云乎,驾言出游以写我忧,夫环顾其身无可忧,而忧者,必在天下。忧天下亦仁也。令之居也。不敢自逸即至深山长谷之民与之相对,接而交言语以求其疾,忧其有壅,而不闻者乎。求民之忧,亦仁也。政无小大,不以德则民不化服,民化服,然后可以无讼。民不无讼,令其能休息,无事优游,以嬉乎。垂古今之名者,其石幸在其文,信善则其人之名与石且传而不朽,成人之名。而不夺其志亦仁也。作亭之意,其然乎其不然乎。

石门洞记          刘泾

宋景平中,谢灵运守永嘉,蜡屐得石门洞,作诗,遂为东吴第一胜事。梁天监中,中书侍郎丘希范,唐大历中,侍御史丘丹州、刺史裴士淹皆继作。唐末丧乱,洞废不修。宋皇祐元年,蜀人李尧俞守郡,初复古,俄废,垂五十年。绍兴三年,蜀人刘泾守郡,又新洞去人远。溪山、太阴、松竹草昧瀑泉,自雨不见秋色,中有爽气仙鬼,各以为家。恶闻涕唾声,以人迹不至。称庆而樵渔,私以生养,有客舟过,欲策杖往,辄相罔而远曰:可去,虎豹出矣。寿人杜颖佐郡行县,望洞天郁罗,泉流号呼,疾持斧伐蒙密处,至泉,四顾,太息,写其状,归以示余曰:妙物乃如此仙都,三岩人间世也。饰僧绍宾将其事,既而告成茶烟、犬吠、木鱼、鼕鼕。于是知有官宰仙鬼失气,樵渔动色,以一指心力而回精神。于久病既醉之馀,余虽未目击,而梦寐夫游,真奇观哉。余官满日,可数其后废兴,未可知,使不幸废,又五十年,必有好事君子加于前一等,与洞为林泉主人。因作记,以祝仙鬼,樵渔曰:勿复期永废,可且同乐否。

《前题》李季贞

混沌既分乾坤,成列形下,曰器禹别九州。汉通百越兹山维扬,东瓯之地也。西走岭峤,南枕溪流,未详远近。观乎,杰出氛霭,势凌霄汉,峭断穹壁,砑开石门,临溪,层峦万仞,瀑布千寻,奔崖照日,望为晴虹。触石乘风散为雾雨,天下之胜概也。虽吕梁悬水,天台飞流方之标奇,曾无蓄翠风木含韵,阴鹤朝唳,孤猿暝吟,曜金碧于澄潭,散霞彩于晴空,其胜概可胜言哉。谢公诗云:连岩觉路塞,密竹使径迷。暝投云际,宿弄此石。上月虽立意,可嘉,而象物殊略。若非阴阳偏顾,造化有情,则曷能遂幽人肥遁之志哉。余因守此藩行县至斯游,憩永日,聊勒石纪事,以贻来者,亦冀道之不孤焉尔。

《前题》明·邵经邦

自括苍下登舟,水既清泓,山复奇秀,应接不得暇。而风起流高湍急,余望仲弟舟如驰,仲亦望余舟如矢。盼景流光,洵可嬉悦,又不觉其将暮矣。石门洞尚五里,余摄衣坐船头,见渔者歌曰:浪花汩汩下,前溪夜久。天长月色低,荡桨不知何处去。白云无数石门西,又见浣沙者。曰:郎去东瓯访谢公,妾家正住石门东。风寒草冷不知处,恨杀猿啼一径通。余踊跃不能禁,漏下已十刻,蜡炬自随。仲命仆夫杂呼以辟白额,拥而行,蹊乱岸蚀不可方武。四山围合皆陡绝,簇壁月方在山角,彷佛清都玉虚,无声不还,无影不传,若响若答余径造谷中,泉声正堕,匪霰、匪霖、匪露、匪雾,涌如积雹,飘如濛霢,冷暗幽黑,命烛造其处,烬尽不能燄,恍如鬼燐,可怖可愕,惴然不可留矣。返舟以须,比晓雾色霮,霁天光可收,岚气依人。丹霞无染,茜葱苍翠,孰不适玩。既而崇山直峻,洼窔交出,嶅峃杂布,叠巘充斥,削如追蠡。高如截铁,俯瞰绀碧,仰视沈墨,余精神耗弊,不能企其万一也。各倚宏中,命击石上,镗然有声,铿如金石,不可定。循崖出瀑布,后阔二丈许,可容数人。霏淅濛密尤不可形状,皆垂岩承溜。上窿下窞,泉直下千丈,虚谷悬泻,既无所依著,则散如飞雨。又傍激洞石皆洒洒,如疾风迅雷不可谛听。乃返坐亭中,若从张骞泛银河陟昆崙,乘槎御空万里始至,浩乎其无穷也。亭下多留咏。

《前题》郑东白

明年辛亥春,余得部檄,召西曹李亦转南都水部同赴东瓯辞谒,过括苍,重游石门洞,洞口有两峰,壁立插天,相对如门。逶迤而入,中复平坦,方里馀。南有洞,附石壁,攲斜可容坐卧,其平处可布数席,下有大潭,深不可测。潭心有大石,特起如砥柱,乡人祷雨,必登石拜舞,辄应。西南隅高崖倚天,有瀑布自上潭直泻天壁三十馀丈,又自天壁飞洒至下潭四十馀丈。飞珠垂缕类冕旒状,每微风时至,即如飞雪洒天。霞雾四塞。潭东北有亭,望之名曰喷雪,其上有轩辕丘,道书以为元鹤洞天,云予因携壶榼同李坐潭上,观瀑有顷,拉李揭跣,涉潭西浅处,攀石南行,坐水帘内。剧饮从者进肴果,皆浮水而至。空中水花飞洒,半饷之间而身已如沐浴,真有御风浮海之思。乃放歌大酌晚登舟去。

石门山部艺文二〈诗〉

石门新营所住四面高山回溪石濑茂林修竹

宋谢灵运


跻险筑幽居,披云卧石门。苔滑谁能步,葛弱岂可扪。袅袅秋风过,萋萋春草繁。美人游不还,佳期何繇敦。芳尘凝瑶席,清醑满金尊。洞庭空波澜,桂枝徒攀翻。结念属霄汉,孤景莫与谖。俯濯石下潭,仰看条上猿。早闻夕飙急,晚见朝日暾。崖倾光难留,林深响易奔。感往虑有复,理来情无存。庶待乘日车,得以慰营魂。匪为众人说,冀与知者论。

登石门最高顶        前人

晨策寻绝壁,夕息在山栖。疏峰抗高馆,对岭临回溪。长林罗户穴,积石拥阶基。连岩觉路塞,密竹使径迷。来人忘新术,去子惑故蹊。活活夕流驶,噭噭夜猿啼。沉冥岂别理,守道自不携。心契九秋干,目玩三春荑。居常以待终,处顺故安非。惜无同怀客,共登青云梯。

夜宿石门岩上        前人

朝搴苑中兰,畏彼霜下歇。暝还云际宿,弄此石上月。鸟鸣识夜栖,水落知风发。异音同至听,殊响俱清越。妙物莫为赏,芳醑谁与伐。美人竟不来,阳阿徒晞发。

石门山         梁丘希范

神功不可限,未见常疑无。扪天倒明玉,蔽地泻隋珠。疾耸犹马奔,熟视如虹趋。丹壁似绣被,翠磴类罗襦。前瞻真刻削,旁观复盘纡。斑驳生虎纹,参差出龙须。金䔲照石洞,木兰润仙衢。琴君入钓鲤,叶令去乘凫。客心胜奔电,为此忽踟蹰。依依明月道,望望白云隅。岁寒方负载,筑室请于居。

度石门山        唐杜审言

石门千仞断,迸水落遥空。道束悬崖半,桥攲绝涧中。仰攀人屡息,直下骑才通。泥拥奔蛇径,云埋伏兽丛。星躔牛斗北,地脉象牙东。关塞随行变,高深触望同。江声连骤雨,日气抱残虹。未改朱明律,先含白露风。坚贞忻不惮,险涩谅难穷。有异登临赏,徒为造化功。

奉使过石门观瀑       丘丹

溪上望悬泉,耿耿云中见。披榛上岩岫,峭壁正东面。千仞泻联珠,一潭喷飞霰。嵯濛满山响,坐觉炎氛变。照日类虹霓,从风似绡练。灵奇既天造,惜处穷海甸。吾祖昔登临,谢公亦游衍。王程惧淹泊,下磴空延眷。千里雷尚闻,峦回树葱茜。此来供贱役,探讨愧前彦。永欲洗尘缨,终当惬此愿。

宿石门           前人

松杉寒似雨,猿鸟夕惊风。独卧不成梦,苍然想谢公。

过石门           李白

何年霹雳惊,云散苍崖裂。直上泻银河,万古流不竭。

送山人魏万         前人

缙云川谷难,石门最可观。瀑布挂北斗,莫穷此水端。喷壁洒素雪,空濛生昼寒。却寻恶溪去,宁惧恶溪恶。咆哮七十滩,水石相喷薄。路创李北海,岩开谢康乐。松风和猿声,搜索连洞壑。

石门山          郭密之

永嘉东南尽,倚棹皆可究。帆引沧海风,舟沿缙云溜。群山何隐磷,万物皆森秀。地气冬转暝,暄氛阴改昼。缅怀谢康乐,夙昔兹为守。逸兴满云林,清诗冠宇宙。尝游石门里,胜践宛如旧。峭壁苔藓浓,悬崖风雨骤。岩隈馀灌莽,壁畔空泉甃。物是人已非,瑶潭悽独漱。

《前题》裴士淹

溪行乱花鸟,是月春将暮。登栈过崖畔,空间瞻瀑布。千龄无断绝,百尺恒奔注。高崖迸似珠,半壁洒如雾。澹滟水澄澈,攲倾石回护。药房森自閒,苔径窅谁遇。天碧落深沼,云华生杂树。班输难效功,严马何能喻。胜迹盖为寡,朋游诚可屡。谢公镌旧词,安得寝章句。

石门瀑布          方干

奔倾漱石亦喷苔,此水便随元化来。长片挂岩轻似练,远声离洞咽于雷。气含松桂千枝润,势盖云霞一道开。直是银河分派落,兼闻碎滴溅天台。

石门洞          宋刘泾

未逢仙手破天荒,我得披云第一章。他日爱奇思谢客,也须因事忆刘郎。

《前题》林景熙

临溪双石如层城,中有洞天门不扃。杖藜穿莎入微径,古藤络树春冥冥。渴猿引子下饮涧,山瓢我亦分清泠。一重一掩繄复朗,朱门金榜开殊庭。众峰环拱受约束,何年神造驱五丁。缥缈楼台钟磬寂,薜荔纷披窗户青。黄冠羽服者谁子,琼台坐阅南华经。客来揖坐松下石,呼茶味瀹枸杞灵。笑遣青衣导余步,峰回路转银河倾。初看绝壁走云雾,倏听万壑驱风霆。不知何代劈青峡,明珠万斛皆龙腥。欲唤琴高偕仙鲤,濛濛山雨吹孤亭。

石门瀑布          徐照

一派从天下,曾经李白看。千年流不尽,六月地长寒。洒水跳微沫,冲崖作怒湍。人言深碧处,常有老龙蟠。

石门山          朱均和

谢公箕颍流,特操耽幽栖。蜡屐得洞天,双鹤頫清溪。拟追元圃游,对此为阶基。披榛剪萝茑,宿雾暝欲迷。方当誇高标,焉能分径溪。鬼物谅夺气,幽禽亦惊啼。卓哉旷世怀,心与境不携。俯视嚣尘中,荣枯犹稗荑。孰知东海偏,秦鞭豫排驱。付与破荒手,从此凌丹梯。

《前题》王十朋

雁山饱见两龙湫,洗眼新观石洞流。欲向家山乘白鹿,先来仙隐访青牛。破荒喜诵刘郎句,跻险思从谢客游。天下林泉看未足,愿将身世早休休。

《前题》朱季修

峭壁似蓬瀛,门幽不用扃。往来无俗客,呵护有仙灵。练布飞来白,萝衣洗更青。徘徊看不足,还上最高亭。

《前题》史巽

古洞石为户,巨灵初劈开。江通孤屿出,泉自九天来。果熟群猿聚,松高独鹤回。摩崖谁姓字,岁久没莓苔。

《前题》陈汝锡

落帆倚芳洲,冷日衔翠壁。沙平野步稳,不费支筇力。邂逅到幽洞,云水已昏夕。阴崖上苍穹,杳不见辙迹。岩前月色薄,细路稍有觅。瀑泉号秋声,飞练不计尺。僧房得少憩,坐久耳方寂。河梁谪仙人,握手见胸臆。囊无一钱看,志有万里适。拄颊望西山,人句愈工绩。同游得二妙,笔障亦劲敌。笑谈颇倾坐,酌唱屡即席。顾予舌本强,咀嚼觉清液。林泉信幽奇,岁月尤迅急。兹游莫辞频,能著几两屐。

《前题》明·王润孙

山光迸玉峡,潭影摇青空。劈开混沌窟,万丈垂长虹。云车捲朱夏,雷鼓轰元冬。乱沫洒苍壁,烟雾旋回风。定知源头水,上与银河通。尘襟一澡雪,神光湛昭融。愿寻博望槎,回涉冯夷宫。汗漫六合外,一笑超鸿濛。

《前题》张承仁

峰岚中断一门开,江海分流到此回。瑶草何年生涧壑,烟霞终日护亭台。关门尚识青牛去,人世难逢白鹤来。试借玉箫吹海月,双凫应见老天台。

《前题》郑毅

当年谁凿此门开,放出仙人去未回。骑鹤空闻吹铁笛,乘鸾不见下瑶台。至今石壁千寻上,犹有银河一派来。只恐桃花流出洞,刘郎错认是天台。

《前题》殷云霄

石门晓日云阴阴,连岩密竹深复深。自恨乌帽惊元鹤,谁泻白虹下碧岑。幽崖灌莽鸟相语,寒潭风雨龙独吟。山灵休笑未归去,汨没尘埃非我心。


我官青田县,七度游石门。今来值岁晏,况复积雨繁。千峰木叶脱,万壑水返源。嗟哉此独异,草木一何蕃。摘实倚松柏,搴芳寻兰荪。苍壁几千尺,飞流泻其巅。停蓄鉴毛发,奔放类昆崙。我实怜沉冥,此可远器喧。寻源濯我缨,拂石开我樽。羽人犹霄汉,佳期何由敦。旦暮且归去,回首风云昏。


舍棹缘芳径,披萝入石门。秋风正萧瑟,林木亦飞翻。溪净千峰倒,云归众壑昏。佳期旷何许,独酌念弥敦。


瀑布雨中长千丈,踏歌缘溪今又来。忽觉衣襟生冰雪,更聆林壑回风雷。十月草木悲游子,千峰云雾昏酒杯。悠悠我岂尘埃客,元鹤欲下还相猜。

石门山部纪事

《台州府志》:唐叶藏质,字含象,处州松阳人。法善之裔也。诣天台,冯惟良授《三洞经箓》于玉霄峰,选胜创道斋,号石门山居。日诵道德、度人二经,晚年尤精符术,请之者如织。婺州牧为邪物所挠,遣人请符。至中路以忌秽,失之。牧亲诣,见案上有封筒,封检甚固。乃前之符也。因焚香致匣捧归,祟物遂绝。唐懿宗优诏石门山居为玉霄观。忽命酒,召其友应彝节同饮。语及平生事,然后告以行日。及期,题于门曰:鸡鸣时去。门人皆闻珠佩杂鼓乐声于空中,须臾,鸡鸣,视之,已化矣。

石门山部杂录

明王思任《越游杂记》:去青田三十里,恶溪齿齿,锯张舟斗缝中辘轳上。浪大于马,稍得洄涡,看石门碛,明罗縠箐,棘密蒙元。熊啼号猿,鸟见人反怪立不去,两壁铲峙,云气往来,讥呵甚惮。折数十步,二员山钟伏而无悬蠡之顶童,涸无,衣村朴自守。有田家老瓦盆,意从草畦中,又折入数十,武望见天壁,百丈瀑布悬空飞下,虽未敢与台荡执圭争霸,然亦是崛强赵佗。壁脚潭元暗不可狎,前一石柱起,而岩下厂旷。可盘桓二十人。斜劣而上,舟子繂夫各置一石小洞上。各明其游,以危及潭根者,为勇。此地虚清杳漠,道书称元鹤洞天,予自观瀑以来,惊于天台,畏于雁荡,歌舞于仙源,而苦于石门,盖境物所遇,皆吾性情。此穷坞困源,无线通之地,有箭括之天,凶湍险洑,烟绝人稀。赤筋白汗,邪许万端以至于此。亦何为者,谢康乐席父祖之资,呼其童仆、门生、探峻造幽,伐木开径,既登石门之顶,遂力营所住其所。云乘日用慰营,魂者以为是皆三万六千日中之日也。尔时吟中未及,飞瀑岂天故秘之耶。向使得有垂虹滚雪之观,则功役更当无已。其为累东瓯者,不浅矣。夫游之情,在高旷。而游之理,在自然。山川与性情一见而洽,斯彼我之趣通,可告来者。石门大苦境耳,蹴一丸泥封之,使隐君子长不知名,亦未为不可。吾不欲附和谢先生矣。

石门山部外编

《青田县志》:青田土神,曰季六太尉,乡人设庙祷祈石门山下,农家有疾病,聚巫作泣,神忽尸附,促驾入石门瀑布下,引笔大书石壁,曰:半空水上白云飞,仆木柴门倚翠薇。石洞荒凉希客到,松花风送满头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