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江郎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一百三十卷目录

 江郎山部汇考
  图〈缺〉
  考
 江郎山部艺文〈诗〉
  江郎山         唐白居易
  前题          宋王禹偁
  前题           周云叟
  前题           柴随亨
  前题          明罗洪先
  望江郎山二首       沈九如
  望江郎山次韵二首      余锡
 江郎山部纪事
 江郎山部外编
 富春山部汇考
  图
  考
 富春山部艺文一
  汉高士严君钓台碑     唐梁肃
  刻严子陵钓台        罗隐
  严先生祠堂记      宋范仲淹
  富春驿记         程端明
  武林富春游记      明王叔承
  桐庐钓台记        王思任
  钓台赋           宗臣
 富春山部艺文二〈诗〉
  富春渚         宋谢灵运
  七里濑           前人
  初往新安桐庐口       前人
  严陵濑          梁任昉
  东阳还经严陵濑赠萧大夫   王筠
  严陵祠         唐洪子舆
  严陵钓台送李康成赴江东使 刘长卿
  奉使新安自桐庐县严陵钓台宿七里滩下寄使院诸公          前人
  至七里滩作        李嘉祐
  严陵钓台贻行侣       许浑
  晚泊七里滩         前人
  过桐庐         宋范仲淹
  子陵祠          明刘基
  前题二首         汪九龄
  前题            茅坤
 富春山部纪事
 富春山部外编
 小金山部汇考
  图
  考
 小金山部艺文
  小金山记        元郑师山

山川典第一百三十卷

江郎山部汇考

通典之须郎山

江郎山,在今浙江衢州府江山县城南五十里。昔有江氏兄弟三人皆登此,化为石,故名江郎山。又名须郎山。


按杜佑《通典》:须郎山发地如笋,有三峰,昔姓江三兄弟登其巅,因化为石。山顶有池,生碧莲、金鲫,山半有岩,危石空悬,中可结庐,唐开明禅师仪宴者,卓庵于此,有虎跑泉以供饮。
按元和《郡国志》:江郎山有三峰,峰上各有一巨石,高数十丈,岁加渐长,昔有江家在山下居兄弟三人神化于此,故有三峰在焉。
《方舆胜览》:浙东路衢州江郎山,在江山县。
江郎庙在江山县南五十里。《文思博要》云:有江姓三昆弟,登其巅,化为三石峰,因名焉。
《广舆记》:衢州府江郎山,在江山县山顶,有池,产碧莲金鲫。
按薛应旂《江郎山志》:江郎山,在江山县南五十里,高六百寻,一名金纯山,又名须郎山。《东阳记》云:金纯山有三峰,悉数百尺,色丹夺目,不可仰视。杜佑《通典》云:须郎山发地如笋,有三峰。《太平寰宇记》:江郎山有五色石,日照炫耀。但《文思博要》云:江氏兄弟三人登山巅,化为石,此为未可据也。山有池,产碧莲金鲫。山半有岩,危石空悬,中可结庐。下有虎跑泉,清甘不涸。宋时有江郎书院,今废。又南四里,曰圣堂山,高八十丈,周十五里,内有龙潭。又六里,曰白水岩,岁雩有云自南出则雨。又南十里,曰风洞,天将雨,则风从中出。又三十里,曰浮盖仙山,中有仙洞、石坛,石屏、石笋诸胜,又多绯桃,但华而不实,旁有温峰、岩石、倒垂如鸡咮,有泉出焉。又有仙霞岭,高三百六十级,凡二十八曲,长二十里。《宋史》:浩帅闽过此,募人以石甃路。又十里,曰觑星山,高一百八十丈,岿然为众山之宗。登其巅,白日可睹星辰。又二十里,曰泉山,周围数百里,皆高崖深谷。汉朱买臣题云:此闽越王所保也。
《浙江通志·山川考》:江郎山,在衢州府江山县城南五十里。《文思博要》云:山有锦文三石峰,有江姓三昆弟登其巅化为石,因名。
《衢州府志·山川考》:江郎岩,在江郎山三峰之右,上可结屋数十间,容数百人,孤峭绝胜,夏凉冬暖。按《江山县志·山川考》:江郎山,在县南五十里。山之巅高六百寻,上有池,生碧莲金鲫。时有甘露如饴,居人以为瑞山,半有岩,危石嵌空。邑人周文兴庐其上,广东湛甘泉,刻壁立万仞四大字。

江郎山部艺文〈诗〉

江郎山         唐白居易


林虑双童长不食,江郎三子梦还家。安得此身生羽翼,与君来往共烟霞。

《前题》宋·王禹偁

三茅遗迹在金陵,又见江郎好弟兄。谢朓门前山色好,一时分付与岩扃。

《前题》周云叟

巨灵一夜擘山开,二石推从天外来。仙客斫开修月路,化工筑作挽河台。

《前题》柴随亨

世事无情几变迁,郎峰万古只依然。移来渤海三山石,界断银河一字天。云掩前川龙卧雨,风生阴壑虎跑泉。群仙缥缈来笙鹤,石顶天香坠玉莲。

《前题》明·罗洪先

乾坤突起郎峰巅,千古万古只屹然。壶觞追逐人易老,景物依旧年复年。我来自叹登临晚,抱石枕向峰头眠。万松树上独鹤立,佛堂人静孤灯悬。梦觉起来幽兴发,朗然卓笔题数联。钟鼓洞虎跑泉胡,为时作笙声响却。为昼夜流涓涓请,君试问一字天我,亦不知所以然峰,头夜半白云散但。见孤月当空悬。

望江郎山二首       沈九如

江郎片石旧曾谙,仰止高峰一驻骖。万仞云封天尺五,千寻岳立象参三。鼎分鳌足凌霄汉,角峙台垣隐翠岚。记得女皇尝补阙,至今还赖镇东南。
其二

才得遥瞻愿未酬,朝来惜别更淹留。雨馀骈顶云千叠,秋老双穿月再钩。高隐无人閒薜荔,飞仙何处笑蜉蝣。控鞍回首江郎顾,九日还期此胜游。

望江郎山次韵二首      余锡

崱屴危峰昔久谙,江郎曾此共停骖。侧看拔地浑如一,细数开天画象三。鲤跃莲池来碧落,虎移泉眼傍晴岚。深山何处闻钟鼓,隐隐鸡声在洞南。
其二

几年飞梦愿曾酬,结伴探奇去复留。天入山中成一字,月斜石畔勒双钩。高斋寂历馀芳草,胜侣浮沉感暮蝣。快读新诗期九日,请随鞭弭续清游。

江郎山部纪事

杜佑《通典》:须郎山半有岩,危石空悬,中可结庐。唐开明禅师仪宴者,趺坐祠旁丛棘间,鹊巢其顶,叶没其膝。有郡守谒祠,见之,是时师年已五十三,始为祝发卓庵于此。有虎跑泉,以供饮。
《江山县志》:江郎神庙,宋大观四年,赐号灵石。政和四年,封为侯,曰灵泽灵顺灵浃。宣和三年,睦寇犯境,有见神披金甲,横雕戈,如大将者,禦之。寇果败。建炎二年,封广泽丰润惠浃。乾道四年,封博济周施普洽。庆元三年,加封孚祐协祐广祐。

江郎山部外编

《文思博要》:晋时,有湛满者,居江郎山下,其子仕洛,遭永嘉之乱,不得归。满使祝宗言于三石之灵,能致其子,靡爱斯牲,旬日中,湛子出治水边,见三少年,使闭眼,入车栏中,但闻去如疾风。俄顷间,乃从空堕,良久,乃觉是家中后园也。
《江山县志》:江郎神庙在山麓,险甚,里人苦于登,欲迁之。一日,暴风雨,庙徙一里许。

富春山部汇考

汉严子陵之钓台

富春山,在今浙江严州府桐庐县西三十五里,前临大江,上有东西二台,即严子陵钓处也。一名严陵山。
富春山图富春山图

考考

《水经渐江水注》:紫溪又东南流,径白山之阴,山甚峻极,北临紫溪,又东南连山挟水,两峰交峙,反项对石,往往相捍十馀里,中积石,磊岢相挟而上,涧下白沙细石,状若霜雪,水木相映,泉石争晖,名曰楼林紫溪,东南流径桐庐县东,为桐溪孙权藉溪之名,以为县,目割富春之地,立桐庐县,自县之于潜,凡有十六濑,第二是严陵濑,濑带山,山下有石室。汉光武帝时,严子陵之所居也。故山及濑皆即人姓名之。今严陵山下,磐石周回十数丈,交枕潭际,盖子陵所游也。按《方舆胜览》:浙东路建德府严陵山,在桐庐县城西,本汉富春县,避晋简文帝郑太后讳,改曰富阳。按《严光传》:耕于富春山。《图经》不载此山,但云今名严陵山者,是其所耕处。却载严光,富阳人,耕于富春山,沈约《宋书》,是时分富春之地置桐庐县,则严陵山即所耕富春山无疑矣。
按薛应旂《富春山志》:富春山,在桐庐县西三十五里,名严陵山,清丽奇绝,号锦峰绣,岭前临大江,乃汉严子陵钓处也。人称为严陵濑,有东西二钓台,各高数百丈,有严先生祠。宋景祐初,守范仲淹建,并记文。《西征记》云:自桐君祠而西,群山蜿蜒,如两蛇对走于平野之上,三江之水并流于两间,惊波斗驰,秀壁双峙,上有严子陵钓台,孤峰特拔,耸立千仞,奔走名利,汨没尘埃者,一过其下,清风袭人,毛发为竖,使人有遗世特立之意。又西曰七里滩,钓台下有十九泉,陆羽《茶经》品第天下水味,谓此泉居第十九,与钓台对者,为白云源,一名芦茨源。自源口抵浦江界七十里,重山插天,林麓茂盛,范仲淹移守姑苏,道出其下登临徘徊,见东岩绝壁,问知为白云源,乃唐处士方干之旧隐也。范公遂访焉。其家子孙尚多儒服,有名楷者,新举进士归,范公因留一诗,又图处士像于岩堂之东壁,楷请刻诗于其左。
《浙江通志·山川考》:富春山,在严州府桐庐县城西四十里,前临大江,上有东西二台,一名严陵山,清丽奇绝,号锦峰绣岭,乃子陵钓处。
《桐庐县志·山川考》:富春山前临大江,上有东西二台,一名严陵山,乃子陵钓处,其山孤峰特拔,耸立千仞,奔走名利之客,一过其下,清风袭人,毛发竖立,使人有芥视功名之心。
子陵祠,在富春山下。

富春山部艺文一

汉高士严君钓台碑     唐梁肃


先生讳光,字子陵,会稽馀姚人也。名阐于汉光武之世,东观书实载其事。当哀平之后,天地既闭,先生韬其光隐而不见。建武反正,云雷既定,先生全其道而不屈,消息治乱之际,卷舒夷旷之域,如云出于山,游于天,复归于无间,不可得而累也。则激清风耸高节以遗后世,先生之道,可见于是矣。或曰:人伦大统,莫大乎君臣,崇德致用,莫盛乎富贵,而子陵以贱为贵,以臣傲君,二者其失于教欤。君子曰:不然,夫贤哲之道,一动一静,动而用者,功济乎当世,静而用者,功济乎当世,静而不用者,化光于无穷。故许由于尧先生于汉,皆不易乎。世游方之外,俾后之人闻,清风而向慕焉。盖运有会事有行,伊吕遇汤武而立大功,子陵遇世祖而立大名,去就不同,同归乎道焉。岁在大梁,予涉江自富春而南访先生遗尘,则钓台尚存,仰聆德风刻颂于石。其文曰:
季叶浩浩,浇风荡淳。先生括囊,鸟兽同群。四海既平,故人为君。富贵于我,有如浮云。召至禁中,告归江濆。下视天子,上动星文。接舆肆狂,孤竹求仁。介推山死,龚胜兰焚。猗欤先生,异乎斯人。俯仰世道,从容屈伸。清溪悠悠,白石磷磷。遗风是仰,终古不泯。

刻严子陵钓台        罗隐

岩岩而高者,严子陵之钓台也。寥寥而不归者,光武之故人也。故人之道何如睨苍苔以言之,尊莫尊于天子,贱莫贱于布衣,龙争蛇蛰兮,风雨相遗。干戈载靡兮,悠悠梦思。何富贵不易节,而穷达无所欺,故得脱邯郸之难,破犀象之师,造二百年之业,继三尺剑之基者,其惟有始有卒者乎。下之世风俗,偷薄禄位,相尚朝为一,旅人暮为九品官,而亲戚骨肉已有差等矣。况故人乎。呜呼,往者不可见,来者未可期,已而已而。

严先生祠堂记      宋范仲淹

先生,光武之故人也。相尚以道,及帝握赤符,乘六龙得圣人之时,臣妾亿兆天下,孰加焉。唯先生以节高之,既而动星象,归江湖,得圣人之清泥,涂轩冕天下孰加焉。惟光武以礼下之,在蛊之上,九众方有为,而独不事王侯,高尚其事,先生以之在屯之,初九阳德方亨,而能以贵下贱。大得民也。光武以之盖先生之心,出乎日月之上。光武之量包乎天地之外微。先生不能成光武之大微。光武岂能遂先生之高哉。而使贪夫廉懦夫立是大有功于名教也。仲淹来守是邦,始构堂,而奠焉。乃复为其后者,四家以奉祠事。又从而歌,曰: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富春驿记         程端明

杜工部《月明泊舟对驿》云:更深不假烛,月朗自明船。金刹青枫外,朱楼白水边。城乌啼眇眇,野鹭宿娟娟。皓首江湖客,钩帘独未眠。富春据钱塘上游,千车辚辚,百帆隐隐,日过其前,而征舍才数椽。客至无所馆,往往躏老子之宫,践浮屠之室。其来尘轶,其去水空,公私交病,不知几春秋。予弹丝稍间,筑驿江渚。至者如归越山,如画金刹,参差其旁,绝类草堂所诗。旦夕代去系舟,驿下收吴烟,越雨尽入毫端,继公之诗于数百年后,亦一快也。癸酉冬记。

武林富春游记      明王叔承

郭子曰:天目之山龙,飞凤舞而至于钱塘不亦信哉。其来西湖之盛也。西湖围可三十里,群山绕其三面,其东一方则城也。为钱塘,清波涌,金三门泉涧溪壑千百道,渟潴为湖。湖水澄碧,见底山影尽可照入。以堤闸,时其畜泄苏公堤十里,径其西中,湖分表里堤之桥,有六里,湖亦成六桥,斜向之。曰:杨堤六桥,湖之南列,玉岑灵石诸山,而南屏为最秀,湖北诸山之秀者,宝石为最。而崖穴幽异,万石骨立,则灵鹫峰,其西山之最秀也。南山属之东城,城带山脊,其内吴山特耸。左江右湖登昊天阁,可挹钱塘,海门太虚楼俯瞰,湖阴湖山悬嵌槛外,障画排空山之石多秀巧如太湖怪石。使造物者置之大江,濯以海潮,沙土空尽,宜有奇丽妙观。然而瑞石山玲珑,瑰洁百状,崒奇洞崖窈窕,孤峰峭削,犹巧石垒甃,固有如江潮之所啮蚀者矣。北自钱塘门过,石函桥宝、石坡、径断桥堤而西至孤山,梅花百树,一树蟠生怪石中,谒宋处士墓祠,憩放鹤亭,孤山横绝,湖西湖水环带,面湖南诸山背引,西泠桥。右接苏堤,左即断桥之堤也。山多他楼台别墅,往往佳丽而孤山,故林和靖隐处也。湖滨多酒家,树末青旗酒垆,或浮榭水,次其下为鱼栅,或舟屋。当是之时,余及吴化父聘父兄弟者游,又自断桥泛舟穿第六桥,抵金沙滩。步自九里松,参天竺寺,观音两山,旁夹修径,径多鸣泉,古松纡回,平进随行随折,折则四山围合,身常行合中,还饮孤山。酒家陈媪谓:西湖宜雪,又宜中秋月,时因约八月中,看潮钱塘,当夜醉媪家矣。大抵湖之山林,麓繁膴层峦,复嶂攒缀佛宫塔宇,极望盖。所谓南朝四百八十寺者。湖堤间树桃柳,沿水芙蓉,湖中尽植红莲,异时若春夏,晚秋则锦云万顷。湖船游遨,画舰或舴艋轻桡如叶,士女好游多为青楼冶妆游,无休时。绮缯与花柳相艳也。又峰之南北双标曰:北高南高,以桃花松树盛好而名者,曰栖霞岭,曰万松岭,洞之宽敞如堂者,曰石屋。声如玉应者,曰水乐,如碧云秀结者,曰烟霞崖。中隙如月与秋月相辉映者,曰月崖。有嘉鱼游泳者,曰玉泉。曰吴山第一泉,井有一潭五窍像之奇者,为净慈。五百尊者,为大佛头。佛头故秦皇帝缆船石,云其依城向湖开,胜者为钱王庙,为玉莲亭,为柳州别馆,诸他不可胜纪。要之杂拱于湖,而武穆墓在其北,肃悯墓在其南,和靖墓在其中,壮风波之感者,倏忽动烟霞之想矣。是为三月九日,其后一月与范生仲昭游七里滩也。七里滩取道西湖,天雨潘公子饯别,湖船趾草,屩手青油,盖经山径踰岭出浙江驿,宿江浒钱氏楼。开窗对隔江,群峰六和塔,灯火微茫,月光明灭,雨外凭栏啸饮。钱氏谓:此楼实宜观潮,每秋潮大来,初如丝横天际,顷至江门,两山相激,雪浪轰雷,如千军万骑酣战。天崩地摧,人神黯惨,而弄潮儿浮枕其上,闲如也。余因慨然期之,观潮云,其明日渡江行。凡三折,故曰浙江。是夕宿富春江之西,又明日未至桐庐二十里而宿,又明日由桐江抵七里滩,俗称七里龙。宋南渡山水多称曰龙,取帝者象,又以堪舆家所谓龙脉也。龙之长七十里,谚云有风七里,无风七十里,言山泉迅疾,愬流者,以风利帆,驶而速也。龙口两峰并峙,入其中,左右峰岭相逼。亘天拔起,不绝重袭,处参差掩映,舟行移动,恍相互驰。水浸山足旁无沙沚,或高壁峭立,或崖石陡垂欲堕。或瀑布垂白壁,树多藤萝,野花丛挂披拂行舟,或洼壑曲藏水村,或山村隐隐巅崖,鸡犬声如闻天上,舟人从岭半牵舟,或二里而折,或四里三五里而折,折则四山围合,如天竺陆。径舟行合中,如迷不可进退者,其前三江道中山,亦环舟而行者,二百里许。然山势曼衍,水空阔或如湖汇,或包城,郭村,聚肥饶,或桑田麦陇,日暮牛羊鹅,凫散乱山坡草泽,野雉,群飞兔麛,隐见尽早暮忘逆行之涩,而山中之奇,愈益结束矣。进山数里为严陵钓台,其岭即富春山,一曰锦绣岭,东西二台,故双峰也。如崩石。乱筑而整,台下即严子陵祠,客星亭祠,有严氏祀孙家焉。古柏枫香,树交荫,隔流而与台相向者,白云原有方干,故居谢翱墓。方干者,唐诗人,倜傥不羁,慕严而隐此翱,故慷慨节侠,卑流俗举,一世莫当,其意嗜佳山水,喜三闾大夫为人。尝远游自号晞发子,文丞相死,宋挟酒登子陵台招魂,作楚歌,呼天醉倚竹如意击石,歌竟竹石尽裂,死葬台南,又生愤友道,彫丧作许剑,录墓有许剑亭,云先二日连雨,是夜月大,明沽酒醉,卧子陵台下,明日东游,不尽山二里,所而返。夫严光先生衣一羊裘,为山川钓徒,宜无所短长聊,不屈汉光伸足帝腹,乃客星流辉,千古子孙庙食不绝,至以姓名其州,后世又多豪贤,长者从之。生死祠墓钱塘。自钱镠氏作为王业,而白苏风流长吏,又后先华艳之。至宋家南徙,鱼盐绮绣之绕,大成都会与阖闾之国,齐称名山。大川岂所鲜少,第嬉遨歌舞之具,毕凑采胜者便焉。天下号之曰:吴越山水,然以忠臣逸士而增秀。迩时犹有关西孙一元者,杖剑千里来南屏,而居于乎。武林富春之胜,其所从来远大矣。昆仑子曰:是岁且游。天台,雁宕,会迟所客,陈贞父不果去,乃去而入越,吊二坟之忠魂。高梅花之操,浮三江迹,桐君庐历严濑揽客星之,辉光读方谢,旧碑吾闻戴进,故称名画。则图西湖未能善。余友陈济之亦近代佳手,尝归自七里滩,三阅岁而画图。之不得。兹游固丹青家所难也。不既伟奇矣哉。

桐庐钓台记        王思任

余七八岁时过钓台,听大人言子陵事。心私仪之,以幼不许习险。前年到睦州,又值足中有鬼,且雨甚不得上,今从台荡归,以六月五日上钓台也。肃入先生祠古柏阴风夹江,滴翠气象整峻。有俯视云台之意,由客星亭右径二十馀,折上西台,亭曰留鼎一丝,复从龙脊上,骑过东台,亭曰垂竿百尺,附东台一平屿,陡削畏,一石笋横,起幽涧蹇仰恣傲,颇似先生手足。磴道中俱老松,古木风冷,骨脾此两台者,或当日振衣之所,空钩意钓,何必鲂鲤,吾不以沧桑泥高下也。亭中祠中俱为时官扁,尽夫子陵之高,岂在一加帝腹,及卖菜求益数语乎。人止一生,士各有志,说者谓帝不足与理。此未曾梦见,文叔何知子陵,子陵诚高矣,而必求其所以高。在不仕则蟠溪之竿,将投灶下爨耶。尧让天下于许,由许由不受子陵薄官。许由薄皇帝人不咏,许由而但咏子陵者,则皇帝少而官多也。身每在官中而言,每在官外也。夫兰桂之味,以清口出之,则芳以艾气,出之则秽咄咄子陵,生得七里,明月之眠,而死,被万人同堂之鬨,子陵苦矣。然则尽去其文乎。曰山高水长存范仲淹一额可也。

钓台赋〈有序〉       宗臣

余闻严子钓台旧矣。丁巳秋,参藩赴闽,取道两越,始登厥台,徘徊焉。商飙西来,万山飘摇,我心伤悲。爰申厥祠,把酒放歌,白云莽互。岂君之闻歌而来哉。

恭承帝命以南迈兮,弭吾节于富春。睇严陵之旧里兮,钓台郁而嶙峋。屯飘风其相薄兮,吹石濑之磷磷。宿莽摇落而变衰兮,又安得问夫白蘋。余将怀椒糈而漱臆兮,蹇吾马之逡巡而不前。岂以沉沦之俗羁兮,乃不得揖高士而执鞭。惟炎德之中天而兴兮,纷众芳杂糅以比肩。何佳人之姱姣以抗行兮,抱孤贞而自全。衮冕黼黻之伭以章兮,荪独爱夫羊裘。焱鸿鹄之高翔兮,聊寄吾迹于汀洲。昔傅岩之版筑兮,武丁肖形以资厥。猷非熊之协帝梦兮,渭叟起而佐周。帝手诏以抒愫兮,羌独偃蹇而夷。犹故人之不忘旧欢兮,情恍惚而至乎帝庭。帝腹遽以足加兮,太史奏其客星咄咄。子陵之不肯助理兮,帝独惜夫沉冥。荪何高蹈而不顾兮,乃长揖以谢夫天子。朝发轫于汉宫兮,夕税驾于江沚。有君如此其忍负兮,荪岂长睹于厥旨。痛韩彭之竟以烹醢兮,勃何辜而不免乎羑里。念盛名奇绩之不可以善终兮,是用忍情而惜此兰芷。凤凰回翔而不肯下兮,岂网罗之所能施。使蛟龙可得而常服兮,又何以卑牛马而下之。睇江河之趋下兮,喟高风日逝而不可追。抚故迹而连卷兮,叹吾生之独后。时往者既已不可复兮,冀来者之犹可为。委余佩之陆离兮,挂吾冠于南斗之墟。掔长虹以为衣兮,拾青露以为琚。托微诚于浮云兮,荪其揽瑶华而迟。予望美人而不见兮,羌独立以踟蹰。乱曰:维江有兰美人植兮,白云茫茫归何晏兮,平楚落日怨清枫兮,归来乎山中,吾与汝嬉以游兮。

富春山部艺文二〈诗〉

富春渚         宋谢灵运


宵济渔浦潭,旦及富春郭。定山缅云雾,赤亭无淹薄。愬流触惊急,临圻阻参错。亮乏伯昏分,险过吕梁壑。荐至宜便习,兼山贵止托。平生协幽期,沦踬困微弱。久露干禄请,始果远游诺。宿心渐申写,万事俱零落。怀抱既昭旷,外物徒龙蠖。

七里濑           前人

羁心积秋晨,晨积展游眺。孤客伤逝湍,徒旅苦奔峭。石浅水潺湲,日落山照曜。荒林纷沃若,哀禽相叫啸。遭物悼迁斥,存期得要妙。既秉上皇心,岂屑末代诮。目睹严子濑,想属任公钓。谁谓古今殊,异代可同调。

初往新安桐庐口       前人

絺绤虽凄其,授衣尚未至。感节良已深,怀古亦云思。不有千里棹,孰申百代意。远协尚子心,遥得许生计。既及泠风善,又即秋水驶。江山共开旷,云日相照媚。景夕群物清,对玩咸可憙。

严陵濑          梁任昉

群峰此峻极,参差百重嶂。清浅既涟漪,激石复奔壮。神物徒有造,终然莫能状。

东阳还经严陵濑赠萧大夫   王筠

子陵徇高尚,超然独长往。钓石宛如斯,故态依可想。

严陵祠         唐洪子舆

汉主召子陵,归宿洛阳殿。客星今安在,隐迹犹可见。水石空潺湲,松篁尚葱茜。岸深翠阴合,川迥白云遍。幽径滋芜没,荒祠羃霜霰。垂钓想遗芳,掇蘋羞野荐。高风激终古,语理忘荣贱。方验道可尊,山林情不变。

严陵钓台送李康成赴江东使 刘长卿

潺湲子陵濑,髣髴如在目。七里人已非,千年水空绿。新安江上孤帆远,应逐枫林千万转。古台落日共萧条,寒水无波更清浅。台上鱼竿不复持,却令猿鸟向人悲。滩声山翠至今在,迟尔行舟晚泊时。

奉使新安自桐庐县严陵钓台宿七里滩下寄使院诸公          前人


悠然钓台下,怀古时一望。江水自潺湲,行人独惆怅。新安从此始,桂楫方荡漾。回转百里间,青山千万状。连崖去不断,对岭遥相向。夹岸黛色秋,沈沈绿波上。夕阳留古木,水鸟拂寒浪。月下扣舷声,烟中采菱唱。犹怜负羁束,未暇依清旷。牵役徒自劳,近名非所尚。何时故山里,却醉松花酿。回首唯白云,孤舟复谁访。

至七里滩作        李嘉祐

迁客投于越,临江泪满衣。独随流水去,转觉故人稀。万木迎秋序,千峰驻晚晖。行舟独未已,惆怅暮潮归。

严陵钓台贻行侣       许浑

故人天下定,归钓碧岩幽。旧迹随苔古,高名寄水流。鸟喧群木晚,蝉急众山秋。更待新安月,凭君暂驻舟。

晚泊七里滩         前人

天晚日沈沈,孤舟系柳阴。江村平见寺,山郭远闻砧。树密猿声响,波澄雁影深。荣华暂时事,谁识子陵心。

过桐庐         宋范仲淹

潇洒桐庐郡,严陵旧钓台。江山如不胜,光武肯教来。

子陵祠          明刘基

伯夷清节太公功,出处行藏岂必同。不是云台兴帝业,桐江无用一丝风。

《前题》二首         汪九龄

新领观风命,漫泛桐江舟。江上山峨峨,江中水悠悠。言念台上人,饱此山中幽。伊昔草泽时,曾伴真龙游。龙已飞天去,云还栖故丘。独把丝纶手,安然理钓钩。群鱼皆有著,不饵自无求。真龙时相忆,物色招其俦。云间任舒卷,天上不可留。出山动象纬,还山披羊裘。力将一丝微,扶彼九鼎优。白云去不归,千载风飕飕。我来荐蘋藻,眺望云山秋。素秉高人志,宁复倩沙鸥。山灵倘见许,分我钓矶头。
其二

富春山下江水清,富春山上客星明。故人龙衮当天汉,严子羊裘还钓耕。七里遗祠孤像在,千钧扶鼎一丝轻。停舟欲荐无蘋藻,目断烟波感慨生。

《前题》茅坤

山川几易姓,祠宇独经时。不见披裘叟,谁酬吊古词。凄风喧暮鹊,落日啸寒鸱。二气江蘋薄,空林寄所思。

富春山部纪事

《后汉书·严光传》:光,字子陵,一名遵。少有高名,与光武同游学。及光武即位,乃变名姓,隐身不见。帝思其贤,乃令以物色访之。后齐国上言:有一男子,披羊裘钓泽中。帝疑其光,乃备安车元纁,遣使聘之。三反而后至。舍于北军,给床褥,太官朝夕进膳。司徒侯霸与光素旧,遣使奉书。使人因谓光曰:公闻先生至,区区欲即诣造,迫于典司,是以不获。愿因日暮,自屈语言。光不答,乃投札与之,口授曰:君房足下:位至鼎足,甚善。怀仁辅义天下悦,阿谀顺旨要领绝。霸得书,封奏之。帝笑曰:狂奴故态也。车驾即日幸其馆。光卧不起,帝即其卧所,抚光腹曰:咄咄子陵,不可相助为理邪。光又眠不应,良久,乃张目熟视,曰:昔唐尧著德,巢父洗耳。士固有志,何至相迫乎。帝曰:子陵,我竟不能下汝邪。于是升舆叹息而去。复引光入,论道旧故,相对累日。帝从容问光曰:朕何如昔时。对曰:陛下差增于往。因其偃卧,光以足加帝腹上。明日,太史奏客星犯御座甚急。帝笑曰:朕故人严子陵共卧耳。除为谏议大夫,不屈,乃耕于富春山,后人名其钓处为严陵濑。建武十七年,复特徵,不至。年八十,终于家。帝伤惜之,诏下郡县赐钱百万、榖千斛。
《潜确类书·区宇部》:宋末,闽人谢翱尝参文天祥军,及信国被害,遂登钓台哭之。北向举酒,以竹如意击石,歌曰:魂归来兮何极,魂去兮关水,黑化为朱鸟兮有噣焉食。歌已失声,哭,因游白云源,愿即此为葬地。及卒,友人方凤如其言,葬之,曰:宋处士谢皋羽之墓。傍有许剑、汐杜二亭。

富春山部外编

《列异传》:江严于富春县清泉山,遥见一美女,紫衣而歌,严就之数十步,女遂隐,唯见所据石,如此数四,乃得一紫玉,广一尺。

小金山部汇考

淳安县之小金山

镇江金山名胜,甲于天下,求其形似者,则惟淳安之小金山云。其山东北临江,西南临涧,屹然立于水中。其上有水陆寺,下为龟石滩,虽无中泠一泉,而崖洞之幽奇,又每为金山之所无,故既考金山,因并详夫小金山。
小金山图小金山图

考考

《明一统志》:浙江严州府小金山,在淳安县西一十里,屹立大溪中,上有佛宇,山形甚似镇江之金山,而差小,故名。宋胡朝颖有诗云:绿水绕门迷客渡,白云终日伴僧闲。
《浙江通志·山川考》:小金山,在严州府淳安县西十里,形似镇江金山。
《淳安县志·形胜考》:小金山,在县西十里,名人题咏甚多。
龟石,在小金山之东,其形若龟曳尾愬流而上,故名。又其西南连脉之山,名召石,其麓有石洞者三。召石庵,在邑西十里,旧名溪心寺,左有石洞,可以纳凉,前有山横出半江,上有水陆寺。登临者名为小金山。下一石卧滩中,若龟曳尾,名曰龟石滩。自宋以来,多有题咏。

小金山部艺文

小金山记        元郑师山


予年十七八时,东游京口,登多景楼,望金山,在杨子江心,屹然为中流砥柱,念欲一跻其巅,酌中泠泉,以适平生乐事。竟坐他事不果去,今盖七八年,乃得小金山之名,而有触焉者。新安江自率山发源,东流三百里为淳安县,未至县之十里,江心倚南,少西兹山在焉。东北江面百馀丈,西南仅仅一涧,环之如带,大旱或可揭,四时非舟楫不能渡。古树萧然出烟苍水黄间,石色崚嶒,苔藓如绣,上有佛寺,旧极壮丽。岁久寖就颓圮。僧徒星散今无存者。唯败屋数椽,而兹山之景无改也。济岸而南攀援,至山腰为石洞者三。穹然而厦屋,大可二三十人坐。中半之可十数人馀,又有一崖,嵚嵌特甚,如浮屠氏所望观音像坐石,东望西洲溪分两派,居民庐舍栉比鳞辏,黄花翠竹,果木桑麻之属,蓊郁葱菁,无所不有。傍一石出滩濑中,如龟形。愬流而上,号龟石滩。西去锦沙村,才一二里,燕石崖相对峙,若楼阁飞帘出临水上。盖一县山川之胜,聚会于此,百里间无与之敌者。嗟夫,兹山所少中泠一泉耳。至于崖洞之幽锦,沙燕石之胜,西洲龟石之奇,金山所无有也。予西一舍,近有山出,水中曰岑山者,气象大与兹山比。尝欲以是名之,而未果也。今乃为其先焉。予将归而题之,曰小焦山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