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括苍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一百二十卷目录

 盖竹山部汇考
  图〈缺〉
  考
 盖竹山部艺文〈诗〉
  盖竹山         宋唐仲友
  盖竹歌         明王士性
 盖竹山部杂录
 盖竹山部外编
 委羽山部汇考
  图〈缺〉
  考
 委羽山部艺文一
  委羽山观记        宋谢伋
 委羽山部艺文二〈诗〉
  题委羽山        宋谢灵运
  委羽山          唐顾况
  前题           杜光庭
  登委羽山        宋王十朋
  委羽山         明郑善夫
  游委羽山         王叔美
 委羽山部杂录
 括苍山部汇考
  图〈缺〉
  考
 括苍山部艺文一
  括苍最高轩记       宋周庄
  括苍山雷雨赋       郑怀魁
 括苍山部艺文二〈诗〉
  苍岭          唐张文伏
  括苍洞          元吴淳
  过苍岭          明符验
  饮苍岭戴明经别墅     邹嘉生
 括苍山部纪事
 括苍山部杂录
 括苍山部外编

山川典第一百二十卷

盖竹山部汇考

《道书第十九洞天之盖竹山》
盖竹山,在今浙江台州府临海县南三十里,山中有竹如盖,故名。一名竹叶山,山中有洞,即道家所谓长耀宝光之天也。又有丹凤楼,飞霞石,及香炉石室二峰,俱为游观之胜。


《洞天福地记》:第十九洞天盖竹山,名长耀宝光之天,周回八十里,在台州黄岩县,葛仙公所居。
《方舆胜览》:浙江路台州盖竹山,在临海县中,有洞名长耀宝光之天。
《潜确类书·区宇部》:盖竹山在临海县,一名竹叶山,有石桥龙形龟背,架于壑上,两涧合流桥下,泄为瀑布,有石室、香炉、天门三峰,有长耀、宝光二洞,洞渊集以为第十九洞天,有飞霞,石旧传仙人上升于此,石累三层,牧孺戏以手抟之不堕。
《浙江通志·山川考》:盖竹山,在台州府临海县南三十里。
《临海县志·舆地考》:盖竹山,在县南三十里,一名竹叶山,中有洞名长耀,宝光之天。周回八十里,《云笈七签》云:仙人商丘子治之。《道藏洞天记》《名山记》皆云:盖竹福地,观坛各一所,有竹如盖,故名。《抱朴子》云:此山可合神丹,有仙翁茶园,旧传葛元植茗于此。又有礼斗坛石窗、石几、石床、石砚、汉末有陈仲林等四人入此得道。又晋许迈尝居此,或云绍兴间有二女郎出入洞中,疑为仙女,又有丹凤楼及香炉、天门二峰,诡异耸特,为游览之胜。
飞霞石,在盖竹山。旧传仙人上升于此,石累三层,牧童戏其上,以手转之不坠。

盖竹山部艺文〈诗〉

《盖竹山》唐仲友
篮舆东出雨初收,众山捲雾奔苍虬。麦田幪幪连千畴,去年见种今有秋。春光欲尽谁挽留,千树薿薿新绿柔。桐花远近淡无思,自开自落那关愁。洞天与我开晴色,使我蜡屐穷冥搜。天门发秀万马下,水口离立群峰稠。瀑泉对面泻绝壁,宝剑却倚丹凤楼。溪声喷薄雷霆动,香炉峰下蛟龙湫。中峰特秀小为贵,左右旌节森戈矛。几年秘奥一日睹,谈笑指示君知不。精庐栋宇飞跨水,殿堂突兀居上头。轩窗高下有奇致,洗涤肺腑明双眸。我将于此栖羽流,凤笙鹤驾应来游。丹成一举陵九州,下视浊世如浮沤。晚云漠漠鸣雨鸠,仆痡泥滑聊且休。虹桥列炬趣归骑,城鼓已报初更筹。追攀别乘聊复尔,乘兴何如王子猷。习池不为倒载去,儿童不用拍手拦街讴。

《盖竹歌》明·王士性

君不见,宇内洞天三十六,元都仙伯纷相逐。乾坤溟涬初判时,巨灵攫取私南服。玉笥委羽不足奇,亦有盖竹台南岿。香炉峰高元鹤舞,天门路狭罡风吹。洞天日月无终始,谁其治之商丘子。忽闻大块飞劫灰,谪向人间作仙史。乞得天孙云锦章,来时狭之下大荒。宝光不减俗缘浅,一入长安鬓已苍。黄金台下春风改,沧桑几变仙长在。五斗何烦役世尘,扁舟却自还东海。乡里小儿誇锦衣,谁为我贵知者稀。胡麻可饭水可饮,白云洞里迟君归。我闻此洞多素书,葛洪谓是神仙居。他年若返云中驾,七夕相招幸待余。

盖竹山部杂录

《抱朴子·内篇》:古之道士合作神药者,必入名山,不止凡山之中,可以精思,合作药者,惟大小天台、华山、少室山、盖竹山,皆是正神在其山中,无山精水魅之扰。

盖竹山部外编

《神仙传》:介象者,字元则,会稽人也。学道成仙后,常住其弟子骆廷雅舍帷下。屏床中有《数生论》《左传》,义不平,象旁闻之,不能忍,乃忿然为决书。生知非常人,密表荐于吴主。象知之,欲去,曰:恐官事拘束我耳。廷雅固留,吴王徵至武昌,甚尊敬之,称为介君。诏令立宅供帐,皆是绮绣,遗黄金千镒,从象学隐形之术,试还后宫出入闺闼,莫有见者,如此幻法种种,变化不可胜数。后告言病,帝遣左右姬侍以美梨一奁,赐象。象食之,须臾便死。帝埋葬之。以日中时死,晡时已至建业,所赐梨付苑吏种之。吏后以表闻先主,即发棺视之,唯一符耳。帝思之,与立庙,时时躬往祭之,常有白鹤来集座上,迟回复去。后弟子见在盖竹山中,颜色转少。

委羽山部汇考

《道书》第二洞天之委羽洞
委羽山,在今浙江台州府黄岩县南五里,俗名俱依山,山东北有洞,即《洞天福地记》所谓第二洞天也。相传仙人刘奉林驾鹤飞升之处。


《太平寰宇记》:委羽山,在黄岩,世传刘奉林于此控鹤轻举,鹤坠羽翮,故名。
《洞天福地记》:第二洞天,委羽洞大有虚明之天,周回万里,司马季主所理在武州。
《方舆胜览》:浙东路台州委羽山,在黄岩县南五里,世传仙人刘奉林于此,控鹤轻举尝坠羽,故名。真诰云天下第二洞,号大有空明之天。
《潜确类书,区宇部》:委羽山,在台州府黄岩县。昔刘奉林于此,控鹤轻举,鹤坠羽翮,故名。宋范宗尹有当年孤鹤知何处,遥想天风坠羽翰。之句一名俱依山,山之东北,有洞道书,为大有虚明第二洞天,尝有道士秉烛入洞,行两日不可穷,闻橹声乃返,洞侧产方石,周正光泽,五色错杂,小大百碎,亦无不方,欲得之者,必裹粮撮许,撒洞口,随意拾土,皆有石在土中,不然绝不可得。又常有仙女,当月夜,自洞出逍遥松竹桥之下,或扣里人门,求水火。
《浙江通志·山川考》:委羽山,在台州府黄岩县城南五里,俗号俱依山。
《台州府志·山水考》:委羽山,在黄岩县南五里,按登真隐诀真诰皆云委羽山,天下第二洞,号大有空明之天,又《十大洞记》:委羽山,大有空明洞在黄岩县南数里,即大有真人之所治焉。一云青童君主之,又《云笈七签》载:司马季主携其子女隐兹山,鲍叔阳、段季正亦于此,得解化之道。则其为仙窟,旧矣。地所产石,无大小百碎,皆方正有棱,煮之水可瘳疾,其前有道院。

委羽山部艺文一

《委羽山观记》宋·谢伋

台州黄岩县南五里,有山冈阜,连属草木茂密,其洞曰委羽。父老相传,数十年前,常有青衣童子戏洞口。居人以滓秽溷之,童子忽不见。绍兴中,有石城使君李端民,令兹邑暇日劝课农桑,至其处,始择道士董大方主之。稍给香灯、瓜华之用,大方以符水治疾病,辄即愈。邑人重之,以是二十年。间堂庙门庑高明靓净库厨、湢浴具体,而有始变荆榛为胜地。按《大洞记》瓯粤之间,大海之涯,地产方石。真人刘奉林所居也。奉林嵩高逸士避周季世栖焉。控鹤轻举坠一大翮,人名其山曰委羽。伋寓居三童山,钟鼓相闻,尝一再至及守缙云大方遣书求文记,其事复曰:我本山林人主,郡非其好也。盍俟归,及使浙右又以书来曰:公又渡浙而西矣。归期宁可以日月计哉。且弘农寓公重道相悦,欲成兹事,许列衔石上矣。敢固以请乃序之,而为之铭,铭曰:昔有仙人卯金刀,鸡犬同升离阡陌,九皋声闻至今存,上天下天曾委翮。仙人一去几千载,阅世真同驹过隙。长官好事维李侯,大洞主人亲推择。穹窿堂庑复一新,照应林峦非夙昔。寓公耆德上清都,岂有他扬毕兹石。碧落侍郎宁复来,叶令飞凫尘几隔。太乙青藜倘可寻,去共研朱点《周易》

委羽山部艺文二〈诗〉

《题委羽山》宋·谢灵运

山头方石静,洞口花自开。鹤背人不见,满地空绿苔。

《委羽山》唐·顾况

昔人乘鹤玉京游,翮遗仙洞何幽幽。我来寻觅空彝犹,烟霞万壑明清秋。何当骑麟翳凤登瀛洲,倏忽能消万古愁。

《前题》杜光庭

窅然灵岫五云深,落翮标名震古今。芝朮迎风香馥馥,松柽蔽日影森森。从师只拟寻司马,访道终期谒奉林。欲问空明奇胜处,地藏方石恰如金。

《登委羽山》宋·王十朋

龟峰软翠日开屏,羽客逍遥此闭扃。早起留云閒放鹤,夜来伴月静看经。岩前方石自多好,灶里丹砂且是灵。应有赤城鸾凤过,一声长啸入青冥。

《委羽山》明·郑善夫

东海龟兹仙圣居,琅玕芝草洞天虚。函关已断青牛驾,委羽欣逢白鹿车。
《游委羽山》王叔英
仙子何年升碧落,至今洞口拥晴云。束薪煮石无为侣,独倚空山到夕曛。

委羽山部杂录

《辍耕录》:吾乡台之黄岩诸山,脉络相连属,大江越州治北自州出南门,陆行四五里许,有委羽山,特立不倚,形如落舞凤。故得名。然州人与之朝夕者,俱弗自知,其为胜山。旁广而中深,青树翠蔓荫翳蓊郁,幽泉琮琤若鸣佩,环于修竹间,千变万态不可状。其略中藏洞穴,仙家所谓空明洞天者是也。好道之士,尝持炬入行,两日不可穷。闻橹声乃出,洞之侧产方石,周正,光泽五色错杂,虽加琢磨,殆不是过大者三四分,小者比米粒而小,以斧粉碎之,亦无不端方,见长老言:尝有素服靓妆飘飘然若仙女者,当风清月白时,则逍遥乎松杉竹柏之下,或时变服叩里人门,求水火。里人所居去洞所不能百步,异其状,密觇之,迤𨓦从洞中去,里人以为怪,粪其地,越数日,里人家夜失火,势张甚,不可灭,室宇一空。妻子仅以身免,遂流离他处,识者以为厌秽仙境,故致此奇祸。自是仙女不复出矣。余幼时尚及见里人故址,至今有欲得方石者,裹粮撮许往洞口撒之,随意拾地上土,则有石在土中不尔绝无有也。

括苍山部汇考

《道书》第十大洞天之括苍洞
括苍山,在今浙江台州府临海县之西南、仙居县之东南、处州府丽水县之西、缙云县之东。一名真隐山,又名苍山,又名苍岭山。下有洞,即十大洞天之成德隐真天也。


《五岳图序》:括苍山,东岳之佐。
《洞天福地记》:第十大洞天括苍洞,成德隐真之天。广三百里,平仲节所理在台州乐安县。
《方舆胜览》:浙东路台州括苍洞在天台县东南三十里,《披尘外记》:括苍,成德隐元之天,盖十洞天也。苍岭,在仙居西北五十里,高五十丈。
处州括苍山福地,为七十二福地之一。
小括苍山,高三十五丈,周围三里,州治在其上,其路屈曲为九盘,以入醮门。《寰宇记》云:括苍山在台州,今之苍岭是也。《隋志》云:处州有括苍山。
《地理通释·十道山川考》:江南括苍山,在处州丽水县,本括州隋置括苍县,唐改。〈注〉《舆地广记》:台州临海县,有括苍山。《寰宇记》:今苍岭。
《广舆记》:台州府括苍山,在府城西南。唐天宝中,改曰:真隐,与仙居韦羌山接。旧经云:王方平往来,罗浮括苍即此。
处州府括苍山在缙云,一名苍岭道,书十大洞天之一。周三百里,东跨仙居,南控临海,《吴录》云:登其山俯观雷雨,高一万六千丈,棠溪赤溪管溪三水,环绕其下。
《潜确类书·区宇部》:括苍山,在台州府西南,唐天宝中改曰真隐,高一万六千丈,周三百里,与仙居韦羌山接。
括苍山,又在缙云,四面石壁,可容数千人。
《浙江通志·山川考》:真隐山,在台州府临海县西南四十里,本名括苍,又名天鼻,唐天宝中改今名。括苍山,在台州府仙居县城东南四十里,高一万六千丈,登之见东海,又名天鼻。巉岩四绝,俯瞰诸山,绵亘三百馀里,殆台金温处四郡之岳云。
苍岭,在仙居县西一百里,与括苍山通,故名一名风门。
括苍洞,在仙居县城东南五十里,《尘外记》称为第十洞天,与处州之玉虚洞通。
小括苍山,在处州府丽水县,众山环簇,状如莲花。又名莲城,山径路盘纡,亦名九盘岭,唐宋州治皆在焉。苍岭又在缙云县,与仙居县连界。
《临海县志·舆地考》:真隐山在县西南四十里,本名括苍山。唐天宝中改今名。按道书云括苍山在会稽山东南,《五岳图序》云:括苍山,东岳之佐,今石壁上有蝌笔字,高不可识。宋元嘉中,遣名画图于团扇焉。按《仙居县志·山川考》:苍山在县东南四十里,以其色苍苍然,接海,故名。旧称括苍,又名天鼻,巉岩四绝,俯瞰诸山,当日落雨馀则青紫,列眉不可名状。在县之四十五都山,有八面,一面仙居之凝仙宫,其七则天台临海,黄岩、乐、清、永、嘉、缙云、东阳七县界,绵亘三百馀里。殆吾台与金温处四郡之岳云。
括苍洞,在县东南五十里,《尘外记》称为第十洞天,与处之玉虚洞通。唐天宝七年庆云覆洞,太史奏真气见台宿,诏建宫,榜曰:成德隐元宝历中,道人叶藏质重修之。宋天禧元年,赐额凝真宫。崇宁二年,邑令苏敖奏封灵应真人,光宗在储宫书琼章宝藏四字镇之。理宗赐金星官像,盖仙境也。庆云道士王崇祐撰《十天志》十卷,今无考。明张钟参诗云:星翻百叶朝凝月,霞掩岩扉午亦灯。可以识其概矣。
紫雪洞,即括苍洞口之小洞,上有石,色若紫云。湿雨燥晴,占者不爽,后汉葛孝先葛元俱炼丹其上,井犹存。晋羊愔罢峡江尉,隐此,食青灵芝仙去。
苍岭在县西一百里,与括苍山通。故名。一名风门陡崖,复径险峻,为浙东最。上为南田村,水田漠漠,每当秋深碧云红叶,宛若图画。行者应接忘疲焉,其下通永康,为婺括瓯闽孔道。

括苍山部艺文一

《括苍最高轩记》宋·周庄

治平初,南昌范纯孝为剑州,令策杖得九姑山作亭,遂为括苍游绝冠绍圣。间衢人袁希仲暨崇宁间邑人皆继作厥,后弦歌弗嗣亭,废不修。垂三十年,齐州姚公为县又新之亭负鹤岭。阴崖薄云,青壁斗绝,下控石马,重复百里,势决奔浪,横倚县治西北隅。骧首寥廓,间若拿。紫雾欲腾去,而亭特峙其上。昔青囊氏欲售其术,辄附会而言曰:头角奋异人出矣,宣和六年公治多暇坐,日照堂隐,几频望苍翠森如。遂拉僚友却尽榰,颐临绝顶,四顾而兴叹,命诛藤蔓徘徊旧址曰:凭虚高举,泠然御风,蓬壶游也。乃饬能吏董其役,未几告成。檐跳白日顶摩,苍穹皎皎,飞出空际,岩壁溢秀,烟霞涨彩,不动容色,灿金碧丹,雘于颓垣,茨棘之间云,山千里松竹万家,景与目共,岂能赋者,足以诧美哉。为是游者,将抗怀远览。飘飘凌云必有抟。扶摇九万,踵前人遐辙,随公绝尘以遂最高之名,因酌酒为公寿,且祝曰:潭潭紫府槐阴清昼,他日尚能眷怀于兹以,慰吾人之思否,靖康改元四月十五日记。

《括苍山雷雨赋》郑怀魁

灵越括苍之洞天,乔岳岱宗之佐命,成德则贤哲攸钟隐,真则神异斯应。北连华盖,南跨鼎湖,作邦名。镇为仙居,都方平通,其元化仲节受其灵符,仪天成文察地方纪,显少微之处。士孕缙云之才子,其隆崇也。万六千丈,其盘纡也。三百馀里,七界同原,八向异象,状岝崿,以岨峿气蓊蔚而泱漭不电,乃迅雷发声,无云,忽霖雨成响,信兹山之奇变。羌难得而髴髣,时则有越国,大夫三驾,至其阳,九折临其巅,濯缨乎西溪,秣驷乎南县,进伯雅释孟劳荐,雕枕舒文帱心,不寐而耿耿耳。谛听以嘈嘈,轩轰匌滂濞萧骚,始殷地以豗空,既倾山而激石,杶干栝柏之林漭,苍陵麓之色,有似丰隆之所震动。屏翳之所荡涤,触之者,靃靡当之者,辟易硠硠焉。磕磕焉。淅淅焉。凄凄焉。于斯时也。兽骇不暇伏,鸟矍不暇栖,文雉鼓翼而朝雊元蜼昂鼻,以夜啼匪遌,物其无慑,熟纳麓而不迷原,夫阴阳载交震坎,互列惟屯也。动而满盈,惟解也。作而甲坼至乃非虺非曀,若冥若填,回薄不已,轕轇无垠讵噫,大块之气,自叩虚牝之神,爰答灵响用矢,浩歌拟捷琴,引之霹雳,喻雅诗之滂沱。

括苍山部艺文二〈诗〉

《苍岭》唐·张文伏

绝壁不可攀,悬崖不可下。路险心自平,由来无取舍。稳稳须教著步行,前途荆棘胡从生?

《括苍洞》元·吴淳

五云深处即蓬莱,岩谷㟏岈十洞开。瑶草丹霞连委羽,桃花流水接天台。斗坛月落鸾笙远,珠馆风清鹤驾回。洞里仙人如有待,春明朝罢早归来。

《过苍岭》明·符验

晓发括苍岭,穿云上紫霄。披茅妨曲径,历险度敧桥。仙子悲尘合,征夫怯路遥。投间还复出,山鸟亦相嘲。

《饮苍岭戴明经别墅》邹嘉生

九仙西望月嵯峨,栖托山家似茧窠。云陟壑阴排日起,树围山髻簇楼多。村庄极目分青黛,谷酒催凉剪碧荷。何日胡麻似车骑,恰来刘阮欲悲歌。

括苍山部纪事

《居易录》:处州刘一介,少年弃家,入括苍山中。缘竹径而入,一百二十里,绿阴无间,遂隐于此。榜所居曰:绿天深处。五里一亭,十里一室,不入城市者,六十年。太守任宗华往造之,三日始得见。

括苍山部杂录

《吴录》:括苍山,登之俯视,若雷雨也。
宋·喻良能《括苍旧州治记》:浙东山水甲天下,括苍复甲浙东,州宅奇秀,又括苍之杰特伟观。

括苍山部外编

《神仙传》:王远,字方平,东海人也。尝欲东入括苍山,过吴住胥门蔡经家。蔡经者,小民耳。而骨相当仙,远知之,故住其家。遂语经曰:汝生命应得度世,欲取汝以补官僚耳。然少不知道,今气少肉,多不得上去,当为尸解,如从狗窦中过耳。于是告以要言,乃委经而去。经后忽身体发热,如火,欲得冷水灌之,举家汲水灌之三日,乃入室以被自覆。忽然失之,视其被内,惟有皮头足具,如蝉蜕也。去十馀年,忽还家,容色少壮,鬓发鬒黑。语家人曰:七月七日,王君当来。其日可多作饮食,以供从官。至其日,经家乃借瓮器作饮食百馀斛,罗列布置庭下。是日,王君果来。未至,先闻金鼓箫管人马之声,比近皆惊。莫知所在,及至经舍,举家皆见远冠远游,冠朱衣虎头,鞶囊五色绶带,剑黄色,少髭长短,中形人也。乘羽车,驾五龙,龙各异色。前后麾节幡旗,导从威仪,奕奕如大将军也。有十二伍伯皆以蜡封其口,鼓吹皆乘龙从天而下,悬集于庭,从官皆长丈馀,不从道衢,既至,从官皆隐,不知所在。唯见远独坐耳。须臾引见经父母兄弟,因遣人召麻姑,亦莫知麻姑为何人也。言曰:王方平敬报久不到,民间今来在此。想姑能暂来语,否须臾,信还不见,其使但闻信,语曰:麻姑载拜不相见,忽已五百馀年,尊卑有序,拜敬无阶,烦信承来在彼食,顷即到,先受命,当按行蓬莱,今便暂往,如是当还,还便亲觐,愿未即去。如此两时间,麻姑来来时,亦先闻人马声,既至,从官半于远也。麻姑至蔡经,亦举家见之,是好女子,年可十八九许,于顶上作髻,馀发散垂至腰,衣有文采,又非锦绮光彩,耀日不可名状。皆世之所无也。入拜远远为之起立,坐定,各进行厨,皆金盘玉杯,无限也。肴馔多是诸花而香气达于内外,擘脯而食之,云:麟脯。麻姑自说云:接待以来,已见东海三为桑田,向到蓬莱,又水浅于往日,会时略半耳。岂将复为陵陆乎。远叹曰:圣人皆言海中行复扬尘也。麻姑欲见蔡经母及妇等,时经弟妇新产,数日姑见知之,曰:噫,且立勿前,即求少许米,来得米掷之堕地,谓以米祛其秽也。视其米皆成丹沙,远笑曰:姑故年少也。吾老矣。不喜复作如此狡猾变化也。远谓经家人曰:吾欲赐汝辈美酒,此酒方出天厨,其味醇醲,非俗人所宜饮,饮之或能烂肠,今当以水和之,汝辈勿怪也。乃以斗水合升酒,搅之,以赐经家人,人饮一升许,皆醉。良久酒尽,远遣左右曰:不足复还取也。以千钱与馀杭姥乞酤酒,须臾,信还得一油囊酒,五斗许。使传馀杭姥答言,恐地上酒不中尊饮耳。麻姑手爪似鸟,经见之心中念曰:背大痒,时得此爪,以爬背。当佳也。远已知经心中所言,即使引经鞭之,谓曰:麻姑,神人也。汝何忽谓此爪可爬背耶。但见鞭著经背,亦莫见有人持鞭者,远告经曰:吾鞭不可妄得也。经此舍有姓陈者,失其名。尝罢县尉,闻经家有神人,乃诣门叩头,求乞拜见。于是远使引前与语,此人便从驱,使比于蔡经远,曰:君且向日而立,远从后观之,曰:君心邪,不正终,未可教以仙道,当授君地上主者之职司,临去以一符,并一传著小箱中与陈尉。告言此不能令君度世,止能存君本寿,自出百岁,向上可以禳灾治病者,命未终及无罪者,君以符到其家,便愈矣,若邪鬼血食作祟,祸者便带此符,以传敕吏,遣其鬼。君心中亦当知其轻重,临时以意治之,陈以此符治病,有效事之者。数百家,寿一百一十岁而死。死后子弟行其符,不复验矣。远去后经家所作饮食数百斛,皆尽。亦不见有人饮食也。经父母私问经曰:王君是何神人,复居何处,经曰:常在昆崙山,往来罗浮、括苍等山,山上皆有宫室,主天曹事,一日之中,与天上相反覆者,十数。过地上五岳生死之事,皆先来告王君,王君出城尽将百官从行,唯乘一黄麟,将十数侍人,每行常见山林在下去地,常数百丈,所到则山海之神,皆来奉迎拜谒。其后数十年,经复暂归家,远有书与陈尉,其书廓落大而不工,先是人无知方平名,远者因此乃知之。陈尉家于今世世存录王君手书,并符传于小箱中。《集异记》:唐叶法善,字道元,常游括苍山,白马山石室,内遇三神人,皆锦衣宝冠,谓法善曰:我奉太上命,以密旨告子。子本太极紫微左仙卿,以校录不勤,商于人世,速宜立功,济人佐国,功满,当复旧任。以正一三五之法,今授于子,又勤行助化宜勉之焉。言讫而去,自是诛荡精怪,扫馘凶祅。后至景龙四年辛亥二月九日,括苍山三神人又降,传太上之命,曰:汝当辅我睿宗及开元圣帝,未可隐迹山岩,以旷委任。言讫而去。时二帝未立,而庙号年号皆已先知。其年八月,果有诏,徵入京。迨后平韦后,立相王睿宗,历元宗朝,授银青光禄大夫,鸿胪卿,越国公,景龙观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