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普陀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普陀山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一百十七卷目录

 普陀山部汇考
  图
  考

山川典第一百十七卷

普陀山部汇考

南海中之补陀山

普陀山,旧名梅岑山。汉梅福炼丹于此,故名。其名普陀,又称补陀洛迦,盖梵语也。其山在今浙江宁波府定海县东南海中,周回四十馀里,其最高者为白华顶、锦屏山、光熙峰,大、小雪浪山,又为象王梅岑达磨正趣。诸峰东尽鼓磊,西尽大小风洞嘴,南尽道头杨梅跳,北尽伏龙山,实海中之巨障也。
普陀山图普陀山图

考考

《三才图会·补陀山图考》:补陀洛迦山,在定海县东北,故昌国县海中,佛书所谓海岸孤绝处,往时高丽、日本、新罗诸国,皆由此取道以候风信,一名梅岑山,其山有善财岩、潮音洞、磐陀石、莲花洋、俱称胜绝。按《潜确类书·区宇部》:补陀洛迦山,在定海县东海中,约一潮可到。其曰:补陀洛迦山,梵语也。华言小白华,一名梅岑山,相传汉梅福炼丹处。方广《华严经》言:善财,第二十八参观,自在菩萨,与诸大菩萨围绕说法于此,佛书所谓海岸孤绝处也。
《浙江通志·山川考》:补陀洛迦山,在宁波府定海县东,故昌国县东海中约一潮可到,有善财岩,潮音洞,乃观音大士化现之地。
《普陀山志·星野考》:普陀洛伽山,天文牛女分野。《形胜考》:普陀洛伽山,一名补陀。《华严经》又称补怛洛迦山,盖梵名也,犹华言小白华云。在今定海县之东海中,距县百馀里,孤峙水际,蜿蜒绵亘,纵横各十里许。周回四十馀里,或云百里也。东控日本,北接登莱,南亘闽粤,西通吴会,实海中之巨障。其最高者为白华顶,一名菩萨顶,为锦屏山,为光熙峰,为大小雪浪山,为象王峰,为梅岑峰,达磨峰,正趣峰,此大概也。东尽青鼓磊,西尽大小风洞嘴,南尽道头杨梅跳,北尽伏龙山,此四境也。小洛伽山峙其东南,翁洲诸山绵其西北,月岙拱其南,霍山映其东北,此四望也。以白华顶为主,则东多而西少,南深而北浅,外多平冈幽洞,内多崇岩曲涧焉。佛经称地藏普贤文殊观音诸佛道场,曰地水火风为四大结,聚九华地也。峨眉火也。五台风也。普陀水也。然池州地介江表,蜀晋稍远,亦在内地,计程可到。独洛伽孤悬海外,可谓远且险矣。然历朝来上,自帝后妃主王侯宰官,下逮善男信女缁流羽衣,远近累累,无不函经捧香,崩颡茧足,梯山航海,云合电奔来朝。大士方之二峨,五台,九华,殆有加焉。自非胜力默持慈心,垂佑胡能然矣。诸大名山皆奇峰异壁,入天造云,即如峨眉五台,雄拔深峭,秀甲神州,独洛伽以瀛海孤绝之区,颉颃齐驱,古人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洵非虚也。然洪波巨浸,荡浴日星吐纳,烟霞灵蜃之楼,幻采青鸟之翼,垂云鸾笙鹤笛,飘缈往还,亦宇宙间绝大奇观矣。信道之士,礼佛朝山,固不从登临起见。外此高人韵士,负山水之嗜者,其可畏险。因循迟尚平五岳之游返。王猷剡溪之棹哉。
洛伽诸山,半土半石,然所名岩峰,洞窟皆石也。《水经注》云:积石磊砢相挟而成,此山有焉。故无层,崖复壁玲珑耸峭之观,其奇险诡幻如人工之力,扛而巧置者,中有洞壑,天然倚凑。大都危石若悬,庋石若举,堕石若扶,崩石若斧,成形肖像不一而足。柳子厚所称熊罴之上山牛马之饮溪者,满山星罗而棋布也。山中石剖之俱白质黑章,作花竹草木状,浓淡工细如画。僧云:经称紫竹旃檀林,故石亦俱作是相也。或言惟潮音洞,南天门为然,及观小山洞塔前,沙俱如此。则他石可知,但近寺石不敢采,斲故不识耳。断崖碎壁,满眼皆小李倪,迂妙绘岂非异事,惜石理粗梗,难凿易坏,不堪携带耳。
白华顶,一名菩萨顶,居四山之中,为众峰之杰。高五里馀,巅员而平,约广二十馀亩,从东望之肃然严整。南望稍攲侧焉,地迥多风,杳无林木,上有石亭,供石佛其中。
光熙峰,在白华顶之左,巍然若肩随焉。一名石莲花,又名石屋望之峰,石耸秀林木森蔚。
锦屏山,在光熙峰左,镇海寺之坐山也。环若列屏,峦石晶莹,林木青碧,加以白葩丹蕊,开放四时,掩映如锦故名。
踞狮峰,在锦屏山左,东天门上,奇石蹲踞如狮,雄特可畏,旧称白衣峰,因与南山重见大智禅师建庵时定此名以别之。
雪浪山,在白华顶右上,多白石,鹰岩出焉。朗朗然辉映,林木如积雪,如涌浪也。或云下望海潮,故名。双峰叠峙,亦称大小雪浪云。
莲台山与石屋接,中有莲台洞。
青鼓山东境,其麓瞰海处,即为梵音洞。又名青鼓磊,此山本与洛伽大山相隔,自飞沙成岙,渐相联络,无潮汐之阻矣。
茶山,在白华顶,后自北亘西,其地最广。中多溪涧,山上多产山茶,树高数丈,冬春之交,丹葩被谷,若珊瑚林,或曰茗也。
伏龙山,一名龙头山,在东北境,与茶山相接,蜿蜒如游龙出海,或云小洞山,乃其珠也。登白华顶,望之俨若攫珠。
翔凤峰翔舞如凤也。在朝阳岭东峰,以山得名。圆应峰,在朝阳岭北。
天竺山,在东北茶山尽处,山之以刹得名者。
象王峰,一名清凉冈,在雪浪右,崇冈逶迤迭起三峰,东峰高与雪浪埒,面临东洋,其下为千步,沙背为圆通岭稍伏为烟燉峰,旧设斥堠处也。南折则为观音峰一带南山矣。
几宝山,在东南境寺之青龙山也。山石磊落肖形者,多如珍宝之委积几上。故名。山之椒,即为几宝岭,俗讹饥饱勒名,石上陋甚为辩正之。
炼丹峰,在几宝岭上,相传羽客炼丹于此,下有仙人并,《旧志》称子真然,稍南又有葛洪井,亦未可定属也。白衣峰,《旧志》在东天门上,按光熙峰侧亦有东天门。此峰不知何属,以峰下,白衣院推之,则宜在后,而览旧图,又列南山,姑从之,未知孰是。
妙应峰,《旧志》云:在白衣峰西,今无考。
观音峰,在寺后山之左,巨石隆起,高五丈,周百丈,平巅丰下,状如覆莲,西北面更嵚崎可爱,东偏之石,惟此峰为高,西则达摩隐相望也。
灵鹫峰,在寺后正南,寺之主山,三石嵯峨并立,东峰倍高约二丈,昂头尖喙,宛似鹫鸟,故以灵鹫名焉。按:鹫鸟,梵名耆阇。《西域记》云:耆阇崛山,山是青石头,似鹫鸟,阿育王使人凿石,假安两翼,两脚琢治其身,远望若鹫鸟形,故曰灵鹫山也。
达摩峰,在鹫峰之右,大石矗峙十馀丈,锐首丰背肤离中合,远望之如人,荷物而立,面西将行也。从妙路望之,尤肖。其北面刻曰瀛洲界石,元翰林承旨赵孟頫所书题也。西面刻曰罗汉石,姓名漫灭不可识。塔子峰,在西天门下。
弥陀峰,在塔子峰西。
梅岑峰,在达摩峰右,南山最高处。相传汉梅子真隐修此山。林石幽秀,下有丹井,清波泓然,大旱不竭。正趣峰,在梵山右,向离兀峙于寺,为未方。其巅平正,如覆釜,盂而稍长细,白石磷磷,然如嵌球璧,寺外之山亘西南,而濒海者,皆此峰之支属也。旧称玉趣峰。潮公至喟曰:此地为大士说法道场,善财二十八参中正趣菩萨,从他方来示现说法,经载甚明,奈何讹正为玉耶。遂改今名,山川真面一朝剖露,人杰地灵信然。雨花峰,在正趣峰右,经言观自在菩萨与诸大菩萨围绕说法,天雨曼陀花,遂名。其下旧有雨花庵。梵山,在寺南,高逊诸峰,体庄严圆,净而少石。寺之案也。外又一峰,相连如抱,为外梵山。中有岙,亦称梵岙。会仙峰,梅岑之右,石至此益耸拔广崖,钜壁往往经数十丈,展列如屏,溟濛窅霭间,安期羡门鸾骖鹤驭彷佛来游也。又名天柱峰,皆勒石上,左有育恩院,今废。
金刚峰,在金刚窟上,一云在正趣峰西。
南山,在海中正南,悬山潮落始通,俗名杨梅跳,旧无梵宇,今增刱名,为南天门。巨石错立,危踞潮水,洗剥巉岩,刻露高峦,浚壑布置,天然如丹丘瑶台,迥非尘境。
观音跳山,在潮音洞右,或作眺登此以眺四望也。毛跳山,在潮音洞东。
六峤山,在西南境六阜联,并中各有峤,故名六峤,或作鹿俗作桥非。
长短山,在北境八仙岩后,两小山参差并出。
喇叭嘴山在正西,亦茶山之麓也。自杨梅跳至此,俱四至之小山。
塘头山,在西北海中,与喇叭嘴相对。
采花山,在塘头山南,亦在海中。
金盂山,在莲花洋中,亦称金钵盂。
石牛山,在石牛港南。
小洛伽山,在东海中。
朱家尖顺母涂南海中,山甚高,即月岙也。寺产多在焉。
香炉花瓶山,在东洋海中,以形似得名。
箭港山,在茶山对面。
豁沙山,在龙头山北,自塘头山至此,皆海中。四面近寺之大小山也。
八仙岩,在青鼓磊西,近飞沙岙,白石玲珑似玉,异于他峰。
东方岩,在茶山前。
西方岩,在圆通岩西。
玲珑岩,在金刚窟西,与巫山石相对,高十馀丈,下削上突,刻划玲珑如雕,搜沉香木状,中一石嵌两峰间,从内视之欲堕。从外视之,若合。奇巧绝伦,其右又有数奇,石棋累而上,或如莲座,或如朽株,或如只履,崚嶒斑驳异于他石,或曰此大玲珑岩云。
石浪岩,在梅岑山腰,磐陀石东,岩高三十丈,石纹如浪睨之欲动。
圆通岩,在西天门北,大石险峻桀奡,或凌空孤峙,或参差排突,循行环眺,殊鲜阂隔,故题壁曰圆通境。狮子岩,在无畏石侧,俨如狻猊作跳踯之势。
虎岩,在东天门上,数石奇凑,宛然生成。
象岩,在几宝岭上。
兔岩,在象岩上,驯耳趺居首目宛然。
佛手岩,在观音峰后,高者丈许,卑者数尺,伸如掌长,短如指了了可数。
龙岩,在灵鹫峰西,下瞰北海。自北亘南,长三四十丈,高二十丈,蜿蜒夭矫,俯首欲降,脊圆而平,可跨后山之岩。此为最大。近岩多奇石,磊落可玩,稍东有方石广一寻,如磐陀石状,可容十馀人。
狮象岩,在几宝山东,朝阳洞石之顶,一石驯伏如象,旁一石俨如狮,踞回首相向,近观愈肖。
文殊岩,在西天门左,峦峰雄叠中一石,威严如象,下有白象庵。
鹰岩,在雪浪山中,昂首锐喙,俨若苍鹰飞集岩际。白华岭,在正趣峰下。
几宝岭,在普陀寺左,千步沙上,即镇海寺远案。旃檀岭有二,一在清凉冈下,一在金沙南适潮音洞之道。
圆通岭,在东天门左。
欢喜岭,在大六桥。
葡萄岭,在小六桥。
青鼓岭,本山下镇海寺东。
笑天狮子岭,在青鼓磊北。
朝阳岭,在白华顶下。
东屏岭,在锦屏山之东,即功德岭。
孝顺岭,在茶山东。
潮音洞,在寺左,龙湾之麓,金沙尽处,岩石丛起,沙中广至亩馀,齿齿然不可容足。从崖至洞脚,高二十馀丈,岐处如门,透上虚中,窅若漏屋。当潮水遇风狂号,驶奔陡崩,复起耸入洞中。则铿鞫镗磕声,若轰雷震动。岩谷洞巅有穴孔,名天窗。倒窥洞际,则玲珑嵌挂。险怪百出,海涛吞吐盈,缩倏忽诡。异之态,不可端倪。名似每浪,投孔中扼束,上腾飞珠喷沫,飘从数十丈。下濛淞洒面,忽惊身之堕水也。盖潮音之奇,不止洞内。洞口石门数处,巉岩结屈,回澜障波怒涛,排突凌轹,勇跳飞腾。没石,淋漓若怒,若嬉,银河倒泻,琼宇倾颓,观者眩目震耳,悸魄堕魂,朝山士女到辄,向洞叩拜。大士现身不一,随诚所感甚。或投崖碎体求生。净土谓之舍身,有司立石禁止亦善体,我佛慈悲之旨者矣。洞上旧有求现台,稍进有无梁殿,铁瓦殿俱废。龙女洞在潮音之右,石壁巉岩,峭齧表仄中窅崖上,珠泉喷滴不断,号菩萨泉。人祷取之,以疗目疾。法华洞在几宝岭东,天门下一路多奇石,洞在重崖广壁中,孔穴宛转,彼此可达。状如灵隐之飞来,但飞来石自玲珑窾成石中,而此则方圆钜石。自相累架如人工,结构者,此其所以异也。洞凡数十处,转折登陟,意欲造彼身,倏历此。每两石对峙,下宽上偪,藤萝蒙覆,阴森恐人,或从高攲崩下,石宛转承接欲,堕不堕。仰之悸慄,此外洞壑颇多,无此层复幽奇矣。潮阳洞在几宝岭之尽处,复洞转折,面临东洋,海涛时吼其下观旭者多登焉。
摩尼洞,在天篦石东。
白云洞,在大雪浪山中。
金刚洞,在雪浪山腰,八卦石之下,深广三十丈,甲于诸洞,又有金刚窟在西天门左。
宝塔洞,在后东天门之左,相距不十步,岩下有洞,不甚深广,石上刻宝塔七层故名。
莲台洞,在功德岭下,孤石横举,状如片云,下有洞其巅平广可登眺东海。
观音洞,在梅岑后,右有鹦𪃿石宛肖。梵音洞,在山正东境,面大洋,东去土穷山尽,亦不知彼岸何处矣。此山名青鼓磊,至洞口,峭壁危峻,石色青黝,高三四十丈,陡劈两崖如门洞,深广百馀丈,海潮入洞,激荡有声。如龙虎啸吼。雷霆震怒,听者悚慄,岩间架石甃台,礼佛求现者,拜不绝踵。凡谒洞者,先至石顶,纡回随磴而下二百步,然仅至台而止去,石根潮齧处,犹远也。与潮音洞东南相峙,此二洞者,灵壤之眉目也。
洛伽洞,在梵音洞之西,石峻壑深,洞脚插海,人不可到。结茅石上者,架古木庋,蒲团如鸟巢,悬缀涛端惴惴恐堕也。
平天洞,在茶山北尽处。
小山洞,在东北海中,远望之如贮石,盆沼玲珑可爱。潮落时觅路渍沙乱石上,约三百步。沙间石白如蹲虎,青如伏牛,历历可数。登山之道纡曲,上坪坪不广。高数级,三面濒大海,俱崇崖峭壁。钜石累空,若委若堕石,峻处俯瞰,洞根深数十仞,潮水或不能至最高一石,有穴名小山洞,洞下有石,石中又有洞,如层台复室,危不可到石罅。古木嵌生山茶,冬青、黄杨、沙棠之属,百数十本。丹茶尤多,大者一二百年物也。郁葱亏蔽,远波漏光,怒涛腾雪,荫木坐石,迥非人世,觉从前经历洞府尚尘嚣矣。
梵岙,在两梵山之中,故名俗呼捣饭岙。
雨花岙,在雨花峰深处,内有三教堂。
吉祥岙,在梵岙西。
飞沙岙,在八仙岩西,其地皆虚,沙履之辄陷。自东至西,亘三里,阔百馀丈,老僧相传云昔为浅海。明初贾舶犹守风其中,后飞沙日积,渐成丘阜。高处至三五丈,因风崇卑其形无定,草木不生,旷寂可畏,适茶山者多取道焉。
后岙,在茶山背,旷土多田。
虓虎岙,在天竺山下,潮声吼啸如哮虎然,故名。《诗·大雅》:阚如虓虎。
龙湾,在梵岙东东山之麓也。其地无土,积沙成阜,经所称金沙布地处也。
司基湾,在南山西境,白华峰之峤也。
幽净湾,在金刚窟左,两岸怪石森列,巫山上瞰境之嘉者旧有精庐,今废。
青石湾,在飞岙岙口之左,青鼓磊之右麓也。海岸皆沙,独此积青石累累,亘百馀丈,子如鹅卵,而大。远望如堵墙,风潮激荡亦不能没。
三摩地,在寺西偏,嘉木萧森,甘泉清洌,寺西最胜处也。山固多奇石,至此若会怪峰骈列。宋《金华记》云:石有卧者,离立者,蹲欲起者,堕复留者,鸟翔而兽舞者,不可殚状,可称善,肖旧建清净亭。于其上,今废。藤萝境在磐陀石东,幽径萦回,奇岩壁立,上多古藤,翠萝郁葱蔓绕海天荡漾中,另一境界也。
清净境,在三摩地,旧有清净亭,学士宋景濂有铭,今废。
空有境,在寺东胜处。
西方境,在西方岩,即题中流砥柱石处。
磐陀石,山之西境石庋石,上状如重台,下石周广百丈,高身而锐顶,磐陀托焉。广踰下石,旁空中倚,亦有罅。间睨之通明,纵横各十馀丈,平坦可容百人,藉梯始登,环眺山海洋洋大观。
说法台石,在磐陀东,相距百步,高若相望。大士说法处亦可登。五十三参石,在磐陀西,奇石参差,矗立若听法者,其数未必符盖述经所云也。
二龟听法石,在磐陀西,一蹲石顶,一缘石,直上昂首,延颈筋膜尽露,真称奇肖。
柱空石,在锦屏山中,一石如柱,屹立空际。
八卦石,在雪浪山之巅,乱石排空,悬崖百仞,偃仰攲伏不可名状。西面有钜石,危踞石顶摇之,则动然不堕也。八卦未详何义。
马鞍石,在大雪浪山中。
云扶石,在西茶山上,两石下如攲钟,上如累棋,峻险怪特,危而不堕,上石题曰:云扶,下石题曰:海天,佛国巫山石,在金刚峰侧,巫山盖状其高。怪石嵯峨,劈一为两,亦巨灵,五丁之所幻也。本与金刚同峦,因下有金刚窟,故上即为金刚峰,而别此石为巫山云。不二石,在西天门右。两石相去丈馀,稍参差,前后而形模宛似,故曰不二,高广各丈许,如析圭剖璧之状,一叶扁舟石在不二石南,冈有平石,广亩馀,俨如虎丘,千人坐而稍仄,卸中载一石,实似角菱,横陈其端。远望之宛如扁舟。
仙掌石,在石浪岩侧,参差对列如门,高十馀丈,形如仙掌,昔人题曰天设闲关。
香炉峰,在圆通岩后。
佛牙石,在寺后之西,巫山石下,高一丈,顶半凹半突,如倒牙也。又如悫头,旁有异石,非洞非门,鬼造神设。鹦哥石,在观音洞侧,白石竦伫,员首细颈,而短身,酷似鹦哥,不类别鸟,盖以石故名。其洞曰观音也。天篦石,在摩尼洞西,义未详。
水墨石,在飞沙岙西,功德岭东尽处,陂麓间有石,铺三四十丈,平无孔突,色如水墨,渲染其光油然若展绡縠。
点头石,在磐陀石东南,高八丈,周广二十丈,孤峙平岩旁悬中,凑撼之,则动,若点头然。与说法台石相望故名。
无畏石,在寺东,从观音峰而下数百步,高五六丈,三面方广如佛座,西稍洼狭,盖观音峰圆如倒莲,此石方如巾帻也。西旁两石,高不及半,一如挂衣,一如覆釜,皆悬崖断壁不可登。陟游人钜公勒名其上,题曰三一岩,又曰空有境,又曰海天春晓。联曰:寰区昭瑞,相刹海遍潮音云。
叠子石,在佛手岩南,磊磊然若叠也。
虾蟆石,在龙岩之西,修丈许,广半之张颐趺足,状类虾蟆,青碧文采斑然,尤为奇肖。
真歇石,在寺后湾,真歇庵废址上,以了禅师得名。灵芝石,去虎岩咫尺,不高而状特奇,中孔突宛如灵芝。
慈云石,在葛洪井西,高三丈,头如大鸟,北向会稽,陶太史望龄题曰:鹫岭慈云,故名。旁有善说斋,今废。鼓石,在南天门崖石上,体圆而高状,若寘鼖撼之,应空作响,逢逢然若挝鼓。
东天门,在虎岩侧,即法华洞之顶也。其下峭壁高十馀丈,至顶稍平,突起两岩如门,随磴凿径数十级,仰窥不甚崇,俯瞩则岩。窟杳深,林木亏蔽,惴惴恐堕也。壁外为通天岭,光熙峰左亦有东天门。因加一后字别之,景稍逊门上。一石特奇,门石止高丈许,而上石乃高三倍,嵯岈嵌,突如花怒开。可名石芙蓉也。后山之石,以此为杰,盖以一山言之,则光熙者,为东以大寺言之,则虎岩者为东也。
西天门,在金刚窟西,两石对峙,上盖方石峻整如门,真鬼工也。又西一石,尤耸峭题曰:振衣濯足。
金沙,在龙湾西,路皆黄沙,不著寸土数里许。日照之炫成金色,即经言金沙布地处也。
千步沙,在寺东海滨,自几宝岭至飞沙岙口,约五里许。循山为玉堂街,缘海为千步沙也。每海潮拍岸,浪高数十丈,来如飞瀑,止如曳练。遇大风激荡,则雷轰雪涌,眩目震耳,倏忽诡异不可名状。山中之伟观也。龙沙,在寺东,高丈馀,寺之青龙故名。飘沙累积成崇。僧言往时僧寮尚见海也。古木怪藤幽花异草森阴芬郁,不同飞沙龙湾者,此间自有龙脉故耳。
塔前沙,在太子塔前,本俱沙阜,浪涛冲洗沙去石,存巉岩,刻露诡变幻设,然皆负雄悍,猛厉气象不同,澄江靓溪间物作清远,婉润观耳。
妙庄严路,自南道头至山门五六里,皆琢石甃成孔道,矢直砥平,又随形高下相势,宛委荡荡平平,无论海外,即通都大邑,罕有俪矣。道旁多撑,云古木交景,垂荫翠峰,环映怒浪。鸣空山阴道上,不足彷也。虽遭兵燹,迁废路,庄严如故。云有石坊,闽中张瑞图题。玉堂街寺,东从几宝岭至镇海寺五里,旧为沙径,行者苦之。万历间僧如珂募甃石道,平坦适行,一路带山映海,翠霭银涛,应接不暇,玉堂珂字也。故名其街。永寿桥在寺左,海印池池广十亩,桥跨其上,阔四丈,长十馀丈,高六尺,广级周栏,安步眺远,石栏柱头刻狮子四十座,跳踯生动,精采异常。
瑶池桥,在西池上,与永寿相望,广长各一寻,琢方石为之洼端,阜中微成虹也。架梁横石四隅,各制龙首。雨时喷泉如珠,池内俱产千瓣白莲,瑶池状,其白云俗呼莲花桥。
智度桥,在镇海寺右,即青玉涧。与诸水汇流处,桥跨其上,广二丈,长九丈馀,往时广渚澄潭鸥凫多集其际,近沙淤成蹊,溪迁雨瀑,桥下林木茂生,雨后乱泉暴流,有靓幽之观。
雨瀑桥,距智度桥数十步,溪流东折。雨后泉悬石上,俯窥之如瀑布,可寻丈也。
大士桥,在潮音洞上,宋宁宗嘉定间住僧德韵建,御书大士桥三字,以赐之,明时久废。
新罗礁,在西南大洋中石牛港口,即日本僧慧锷触舟祷佛处也。
善财礁,在潮音洞前,大洋中,小而低,每浪触礁间,恍如小艇投岸也。相传为善财南询参大士处。
龙潭,在潮音洞口,旧传娑竭罗龙居此,兴云吐电常致灵异。
龟潭,在茶山中,近飞沙岙水深碧汪泓,旱不竭,潦不泛,相传龙种居此。
东涧,俗呼东沟。
西涧,俗呼西沟。
中涧,俗呼川沟,三涧俱在茶山中。茶山即白华顶后,西北之山较诸山尚峻,一干中分三大支,支之界,俱有溪涧,阔处亦至寻丈,狭者数尺,架石桥略彴以通往来。此近东南之山所无也。清泉响流,古木繁荫,奇石纵横,其际经游至兹不觉身在海岛中矣。
青玉涧,在光熙锦屏诸峰之下,出镇海寺前,环抱若带其下,碧石莹灿,掩映清流水石相触处,如漱珠喷玉洛伽溪涧,最稀由前历后此为冠矣。
澄灵涧,在圆应峰下,绕舍利塔北流。以塔故,别公立此名也。
雪浪涧,在本山下。
菩萨泉,在寺左香积厨外,方广丈许,澄泓窅深,色如拖蓝,味甘洌,寺众千人日汲不竭。
菩提泉,在寺右山麓禅堂西方数丈,白色如璁玉,掬饮清芬旱乾不涸。
三昧泉,在永寿桥南,甃方池,周广四丈。
活眼泉在寺西,息耒园内,潮公治退居之室得泉,饮之而甘,故名。
八功德泉,在妙庄严路西。
涤心泉,在道头,濒海,潮长时若欲没,然水清味甘挹,注不匮,山中多甘泉,不著名者,甚众。斥卤咸坟,中乃能𣹢,英贮液,瀹荈烹茗,不逊江心峡口,非惟造化之奇,抑亦圣灵之泽矣。
葛洪井,在寺后,烟霞馆侧,甃池方广丈许,相传葛仙翁炼丹之井,绕霤涓涓,日夜不息,色湛碧而味甘,鲜嗽之清人肺腑。
仙人井,在几宝岭下,从岭麓下坪低,丈许。自坪东折又下丈馀,有石窟。入窟寒气侵人,虽酷暑不可久居。沙土中有孔如斗,注泉不竭,名仙人井。距海不百步,入地又深味,乃甘美。如此岂非灵壤之仙液哉。子真稚川则不可得辨矣。
金沙井,在圆通殿右,今在方丈后旧呼龙井。
海印池,在寺前,奉川戴澳题。一名莲花池,广十馀亩,东西各有桥,筑桥成堤,故分三池,中涵清波湛泓如镜,四山林石倒影窥之如画,东西两池俱产莲,红白千瓣,盛时并头五色竞开。寺僧据此,以占祥庆,夏秋之交万茎千葩,香被岩谷,俨游西湖灵隐间。
放生池,即海印池寺,僧岁放鱼鳖,充牣其中,故一池两名云。
光明池,在潮音洞,即慧泉也。正德间太后遣使祷取以疗目疾,赐名。
剪鉴池,在白花庵内之左,僧朗彻所凿甃石,方广数尺,泉清味甘,荇藻幽彻云间,陈继儒题名,张瑞图曹学佺范允临俱有铭赞。
山下海道,山四面之海,虽称大洋,然皆有近山罗列,映带望之,恍如内地。西南角上小山尤多,惟正东西无山,从此扬帆,直至日本,汪洋浩渺,不可以道里计矣。海水高下无定,顺逆不恒,所由险也。其故盖缘近山之区,地脉隆阜,石碛蟠结,从高趋卑,理之一定,而舟道经行,不能不趋险争难,如蛟门莲花洋众山盘踞错出。是以海水乱流往者,海道生疏,多致失事。今长年柁师伎精径熟,兼之器用利备,所以进香小舶周流无患。
莲花洋,即山之西南海也。元丰中倭人入贡,见大士灵,异欲载往其国。至洋满海生铁莲花,舟不能行。倭惧而还之,洋之得名以此。
东大洋,在山之东,往日本者,俱取道于此。
王大洋,在山东北。《古迹考》:短姑道头西南海岸,阔四五丈,长三十馀丈,小石自相零附,不筑不甃,天然成步。暴风巨浪冲激不散。真灵迹也,相传昔有嫂姑来礼佛,土虔持数年。至山而天癸,适临其嫂短之,姑亦惭恨不敢入山。孤懑舟次潮生,路绝饥不可得餐,须臾见一妪持箪相饷屡投小石水中,款足至舟,致饷而去。姑甚异之,不知谁何也。久之嫂礼佛还,讶姑受饿,姑曰:顷一媪已来饭我矣。诘之,示以饷,馀嫂知是佛现身,返殿亟祷。瞻仰莲座,则大士衣裾犹湿云。
不肯去观音院,五代梁时,日本僧慧锷得观音像于五台山,将迎归本国。至新螺,礁舟胶不行,锷惧而祷曰:凭佛所指,建立精蓝。舟疾向潮音洞止焉。居民张氏目击斯异,遂舍所居,筑室奉之,号为不肯去观音院,今废。
太子塔,在普济寺南,元元统中,诸王宣让者,施钞千锭,为住持。孚中禅师建,高九丈六尺,俱用太湖美石。制造坚固,雕琢精巧,凡五层,每层四面,各安佛像,变化不一端容妙丽,眉目顾盼如生,旁栏柱端俱刻守护天神狮子、莲花、极工巧生动,至今苔藓不生,瞻礼者,莫不再拜,叹羡徘徊,不忍去焉。
《梵刹考》:普济禅寺在白华顶南,灵鹫峰之下,历代废兴不一。宋元丰三年,赐名宝陀禅寺。明万历三十三年,敕建赐额护国。永寿普陀禅寺,遣御用监太监张随董其成,嫌旧基浅隘,迁麓就广,且改辰向为丙。后复燬,今复重修。
山门三间,内有门头、香灯二寮。
天王殿,五间,内有直殿、香灯寮。
大圆通殿,七间,内为左右知殿,殿主香灯、直匮等寮。藏经殿,又名藏经阁,五间,中为法堂,左右为知藏寮旁直座寮。
景命殿,五间,左室为内方丈。
伽蓝殿,五间,在东,内附印寮香灯寮。
祖师殿,五间,在西,二殿,内附直、坛香灯寮。
绣佛殿在东。
白衣殿,在西二殿之,上俱为楼各五间。
钟楼在东。
鼓楼在西,内有巡照香灯等寮。
东罗汉堂,在大殿左,后为勤旧寮。
西罗汉堂,在大殿右,后为耆旧寮。
法堂,在藏经阁下。
全彰堂,即大方丈在藏经阁左,五间。
先觉堂,在藏经阁右,五间左为首坐寮,右为西堂寮,后为侍者寮。
承统堂,在祖师殿右,三间,特设以供天童密林二祖,无碍禅师三公,内为影堂,侍者、香灯二寮。
斋堂,即千人楼。
东禅堂,在绣佛殿后,五间,其左有监修直岁公,务知器仓房米库等寮。
西禅堂,在白衣殿后,即古资有堂,其右有圣僧、侍者寮香灯、司水二寮。
客堂,在瑞日楼下。
云会堂,在千人楼下,五间,左为柴寮。
卫教堂,在伽蓝殿左,三间,供历代护法诸公像,内有香灯寮。
净业堂,在千人楼下,六间,列职、执事等寮。
云水堂,在东廊下,内为堂主香灯寮。
延寿堂,在西廊下,又为泥洹堂,内有堂主香灯寮。留衣堂,即蓝公生祠。
瑞日楼,在绣佛殿上,左为知众知客,右为照客知随等寮。
庆云楼,在白衣殿上,后为閒住,纠察不釐务、侍者等寮。
东壁轩,三间,在内龙沙之麓,《古书记》寮也,今仍旧。挹爽轩,三间,在留衣堂右,内为典赋、知事二寮。翠竹轩,三间,内方丈左。
宝珠轩,五间,内方丈右。
宾日楼,五间,即古天字楼,全彰堂之左,上为维那寮,馀为客住寮,下为佛子寮。
白云楼,在宾日楼右,五间,后为库楼,内有副寺贴库卧具等寮。
得月楼,三间,在全彰堂左,为官客憩息之居,内有香灯寮。
览翠楼,在白云楼右,三间,上有都监监院寮,下为厨众寮。
香积楼,在斋楼后,又平屋五间,内为典座贴案,及厨众等寮。
南楼,在斋楼后,五间,楼前设米寮碾房。
方丈大方丈在全彰堂中,内方丈在景命殿左,后为衣钵汤药寮,左右俱为侍者寮,右室之后为行者寮,东寮为药师殿,明天启七年崇王由匮捐赀重建,亲书法门龙象四字额。大悲殿,僧源泰建。
法如堂,僧心惺重修。
圆隐堂,僧广慈重修。
洪筏堂,僧圣恩建。
證觉堂,僧心坚、心悟重修。
善庆堂,僧通元、源、珍修建。
枕石居,僧通易建。
妙元堂,僧克贤、心慧重修。
镜花院,僧心彻、源达重修。
现瑞堂,僧心彻、源治建。
新安堂,僧性祖居此,祖休宁程氏子薙发本山,遂以地名其堂,曾孙照音徒,普胜重建。
供石斋,僧照微、同心函重修。
松雪斋,僧广志重修,明副宪周应治题额,大学士申时行书。
太古堂,僧普寿、通佩重修。
澄心堂,僧心慧、广承重修。
三会堂,僧心庆、源澄修。
善法堂,僧源圣重修。
水月堂,僧通乐、广圆、续宗等重修。
萝月堂,僧寂周居此。
美胜堂,僧广庆、本然重修。
水天斋,僧心彻建。
西寮为恩荣堂,僧海日建。
衣珠堂,僧海日重修。
积善堂,僧源恒重修。
晏坐堂,僧普安重建。
报本堂,即西天门,献祖祠也。在大寺西,初甚隘,十世孙通旭住持之丁丑集本支鸠工,改刱祠楼二间,拨僧广孝相继世守,自始祖普贤,次本空,又次寂庵,及潮音,凡四世云。
天机堂,僧通亮重建。
见空堂,僧性彻建。
锡麟堂,僧广成重修。
仁德堂,僧普勤、通奇始刱。
归元堂,僧广行重修。
佑启堂,无穷富禅师祠,在天机堂侧。
宝林堂,僧海山居此。
斗室斋,僧寂汶建,映璧重修。
匠作寮,在寺东龙沙内,楼房五间。
大寺茶庵,在道头内,有众职操舟寮。
本山下院,即古显圣庵,在道头内,为都管寮。又楼房二间,为耆旧,值年寮积贮,檀施合山散静之物。关圣祠,在东寮善法堂之前,旧为海防公署。
娑竭龙王祠,在寺左三会侧。
土地祠,在寺右仁德堂西,两进共七间,俱常住园房。何公祠,在山门外三会堂左,供明总戎何汝宾像。关帝阁,在永寿桥东。
龙章阁,宋嘉定间,僧德韶建,以宁宗七年御书圆通宝殿四大字大道场,三大字以赐,且给缗一万,俾新梵宇故也。今废址不可考。
不二阁,育恩院内,明万历间建,今废。
烟霞馆,后山上,今改四监祠。
白华馆,寺内,今废不可考。
正趣亭,在妙庄严路之中,从道头至寺各二里半,宽平高朗,爽气扑人,翠嶂长林蔚然悦目,游者甫脱波涛骤跻幽胜,恍如隔世也。
玉音亭,
御制藏经序碑亭。
应制经赞序碑亭,以上三亭,俱在本寺旁,近镇臣侯继高建,今俱废。
怀阙亭,在烟霞馆左,万历中督造,内臣张随建,今废。渡海纪事碑亭,在寺左,明巡抚尹应元建,潮公重修,著衣亭,在无梁殿左,今废。
莫舍身亭,在潮音洞上,参将董永燧立,今废。
铁瓦殿,在潮音洞南,正德十年住持淡斋同其徒募建,正殿五间,方丈二十间,今废。
无梁殿,在潮音洞上北,都游僧建,设钟鼓各二十四具,以应二十四气,僧失其名,今废。
琉璃殿
梵王宫,俱潮音洞上,嘉靖间鲁王建,今废。
法雨禅寺,在白花顶之左,光熙峰下,万历中建。天王殿,五间,高四丈五尺。
左山门,三间,高二丈二尺。
右山门与左同。
圆通殿,七间,高六丈一尺。
大雄殿,五间,高五丈四尺。
正续堂,七间,高三丈四尺。
左翼天章阁,三间,高三丈三尺。
松风阁,五间,高三丈七尺。
东禅堂,五间,高二丈九尺。香积厨七间。
芋香楼,十二间,高四丈九尺,其下为伽蓝堂。
留云堂,七间,在东禅堂后。
鹤烟居,三间,即茶房。
雨花楼,五间,下为直岁监修寮。
右翼无隐轩,三间,高二丈五尺。
移情室,五间,高二丈四尺。
三生堂,五间,高二丈九尺。
西禅堂,五间,高二丈九尺。
白华楼,七间,高二丈九尺。
水月楼,十二间,高四丈三尺。
智食楼,七间,在三生堂后,高二丈三尺。
藏经楼,三间,高二丈五尺。
官厅,五间。
厢房,六间。
留衣堂,五间。
雷音阁,五间。
挹翠轩,五间。
东寮为霞光堂,僧霞光居此,僧慧慈等重修。
明德堂,僧道恒居此,旧因寺废,即建于斋楼基上,别公重建。
了凡堂,旧与明德堂,联别公建于三圣堂左。
教诫楼,二十间,即道头下院,古名教诫堂,久废,今新建庵,仍旧名。
朝阳庵,在白华山顶之麓,明万历五年内臣明凤祝发于此,以凤号朝阳,故名。
慧济庵,在白华顶右,明僧圆慧建。
梵音庵,在海天佛国石右,僧明照建,寂爱重修。无垢庵,在茶山深处,万历间僧宝台建。
圆觉庵,僧如月建。
吉祥庵,万历五年僧明潭以内臣出家,卜筑于此。方广庵,僧如富建。
琉璃庵,在茶山后,僧朗元建。
观音庵,僧海印刱。
崇德庵,僧见宽建。
涌泉庵,僧如丛建,超月重修。
华严庵,僧性觉建。
弘觉庵,僧海舟建。
智胜庵,在茶山左,僧性灵建。
圆应庵,僧如元建,增辉重修。
灵瑞庵,僧性学建。
雨花庵,僧如晓建,照德重修。
餐霞庵,明万历间僧妙峰、宝峰同建,宝峰者,眉公陈徵君之世父也。励志静修,不缘外务,惟受公一家供养,餐霞亦公所题赠,崇祯间,僧通芳重建。
大休庵,在龙头山上,僧古坚建,手量重修。
弥陀庵,僧照林居此。
宝称庵,僧无凡建,迁毁,后徒祖勤重修。
天竺庵,僧云空建,远闻重修。
竹林庵,僧增餐建。
慈音庵,僧增耀建。
中峰庵,僧慧海建。
金刚洞庵,僧惟至建。
至善庵,僧明空建。
祇园庵,僧灵一建。
常乐庵,僧海安建。
法华团瓢,僧实修建。
极乐庵,僧博堂建。
东照庵,僧香云建。
弘隐庵,僧云安建。
竹石居,在八卦石之下,僧性善建。
菩提庵,僧心彻建。
芥光庵,僧普胜建。
法喜庵,僧真净建。
宝华庵,僧明德建。
海澄庵,僧秋谷建,为铁壁禅师舍利塔院。
功德林庵,僧来肩建。
华严庵,僧自全建。
慈慧庵,僧性觉建。
金刚庵,僧佛虚建。
德邻庵,僧寂辉建。
定慧庵,僧名山建。
月峰庵,僧万慧建。
禅那庵,在千步沙上,僧如寿为法雨寺住持以丛林事繁建此为退居之所。
旃檀庵,在象王山之麓,明万历间僧如方建。
悦岭庵,僧静庵刱,普升重建。
方圆庵,僧广济建,源禄重修。
妙智庵,僧明尚建,照清照亿重修。
金粟庵,僧真泉建。
望槎庵,僧元晦创,正南重建。福源庵,僧庭柏建,广耀重修。
龙寿庵,僧真蕊建,性越、照敔、普性、普成、等重修。秀莲庵,僧普性建。
双泉庵,万历间僧真静建,尝起华严期人众乏水,乃持咒求之,忽于岩下涌出泉二股,遂以名庵。
伴山庵,旧名伴云庵,僧真觉刱。
清凉庵,在小茶山内,僧真满建,孙通溟源长重修。积善庵,明时僧性宝建,普镜修。
摩尼庵,僧海云建。
西资庵,在一乘塔后,僧寂乾建,本宗自成重修。海曙庵,在摩尼洞前,僧如信建,见明源助重修。慧日庵,僧如胜建,通缘理圣重修。
慈源庵,僧隐凡德慧建。
翠微庵,僧如钦性律建。
智度庵,在大智塔右,僧如心刱元吉重建。
弥勒庵,僧心慈建。
杨枝庵,宁绍参将刘炳文为僧如光建,今通津源升重修。
瑞云庵,僧宗修建。
大中庵,僧别峰建。
资福庵,僧寂灯建,皈宏重建。
开智庵,法雨寺,僧通勖等建,内供大智禅师像。南山庵,僧吼山建。
万佛庵,僧梵慧建。
海云庵,僧岐峰建。
龙树庵,僧海灯建,普敬通宥重建。
金地庵,乾峰元禅师塔院。
大悲庵,僧如盈建。
盘龙庵,僧真宽建。
月印庵,在摩尼洞上,僧性慈建。
圆信庵,僧明忠建。
雪浪庵,在后海洋畔,僧明悟建。
回龙庵,僧明富建。
甘露庵,在普同塔左,僧性全建。
般若庵,在鹦哥石右,僧如宽建。
莲台洞庵,僧康斋建,普悦重修。
天王殿,僧永宁重建。
万年庵,僧照明重建。
融彻室,僧融彻创,道祚重建。
大士庵,僧云际、旭映同建。
清净庵,僧照盛重修。
梵音洞庵,僧寂住为法雨寺住持,崇祯二年建,为退居之所。
金沙庵,僧了空建。
楞伽庵,僧月华创建。
双隐庵,僧沐冶建。
青莲庵,僧弘慧建。
宁喜庵,僧子杰建。
白衣庵,僧通行建。
别峰居,僧惟宗建。
师子庵,僧旨庵建。
地藏庵,僧佛恩建,为法雨寺,普同塔院。
龙兴庵,僧凌汉建。
羼提庵,僧果贤建。
松云庵,僧武严建。
逸庵别庵,和尚谢院事创,为退休之所。
堆云室,僧卧容建。
弹指庵,僧素彬建。
月光室,僧广信建。
指南庵,僧实参建。
青鼓庵,僧源学建。
智定庵,在后东天门上,僧广行建。
圆通庵,在西天门上,万历五年僧圆献结庵于谷内,郡人大学士沈一贯题额,曰法轮常转。
真歇庵,在普济寺后,宋真歇禅师建,岁久倾废,万历三十年督造,张随改额,栖真庵,今废。
总静室,在司基湾,督造张随以旧址,湫隘拓基,迁建题曰:云林总会,今废。
梅岑庵,在梅岑之椒。相传子真炼药处,旧名梅福庵。避讳改梅岑,旧有庵宇,颓废。明万历中住持如迥捐赀重建,庵外有子真丹,井山峻林深,石奇泉洌。磐陀庵,在普济寺西约半里,向有古室数楹,年远颓圮。海道副使方应明捐俸重建,殿宇巨丽,实大寺之附庸也。大宗伯周应宾题曰:应身宝殿。崇祯间,承乾宫皇贵妃遣官进香,复命铸渗金佛像一尊,赐紫袈裟二袭,后戚畹田氏奉旨进香,又捐赀,请方册佛经一藏,故旧志有敕赐祝延圣寿之名,今改正院之西。会稽大方伯陶崇道倡缘,筑堤捍海,垦田数十亩,以充香积。
白华庵,明定海都司梁文因祷嗣,有感,捐赀属寺僧,如曜刱。万历四十年僧性珠以寺路径崎岖,殚力修砌,众缘辐辏,越四载而成。绵亘五里,庵在雨华峰之南,麓距大海不数百步。绀殿红楼,宽闲靓幽,撑云古木,拔地,拂天水光云影,逗漏树隙如晶帘,幌耀山中精庐,此为冠矣。惜兵燹,后亡耗大半。
净土庵,在吉祥岙中,明御用监太监张随刱建。海岸庵,旧名三元殿,在短姑道头左,万历五年寺僧明安建,为登舟憩足之所。
隐秀庵,在洛迦山之西南,万历间僧如秀同徒性昙监造大寺。督造内官张随嘉其师徒,勤劳有功,许建庵修静于此。
息耒庵,即方丈塔院,僧心明建。
柏子庵,在塔前狮子岩下。
三圣堂,御马御用二监,太监党礼张随目睹泉水,灵异捐赀鼎建。
太子塔院,僧海安建。
韦驮殿,在古禅堂岭下,僧海谷建,今废。
海常庵,僧真晓建。
永胜庵,僧祖敬建。
宝函室,在不二石右,僧真一刺血书经处也。
修竹庵,僧性钟同徒海缘建。
白云庵,僧性坚建。
娑罗庵,僧真隆建,心渊重建。
普慧庵,明闽僧如见建。
正觉庵,僧性空、照显、普意重建。
龙珠庵,僧心源月修,重建。
水月庵,僧如杰建,照圣重修。
普济庵,僧真空建,源幽重修。
灵芝庵,在育恩院右,景最奇胜,僧明经建,常拙重建。莲花庵,僧如定建。
海印庵,在莲花洋畔,僧德寿建。
慈云庵,僧如有建,心悦重修。
灵石庵,在磐陀石下,僧真全建,广运重修。
大觉庵,僧真良建,惺悟重修。
大慈庵,在西天门侧,僧海目建,源行重修。
清籁庵,在金刚窟后,僧照性刱续绪重修。
金刚庵,僧性汾建。
文殊院,潮公之退居院也。当其未辟。息耒之前,结茅于兹地。当巫山石,玲珑岩之交奇,横雄突不可殚,状大约踞狮、卧象、伏虎之形,无所不有,院左有石峰,状如竹萌,高丈馀,尤为秀拔,其地小而不偪,幽而不寒。峻崖之中,清泉涓注,修树怪藤,苍翠扑人,旧为荒茅丛竹之区,潮公辟而赏之,名曰:文殊,以其大峰如象也。
白象庵,僧普耀建。
显圣庵,在道头,今作下院贮合山,散静之物。
育恩院,在寺西二里,总镇杨宗业建,并构二阁。寺僧性能守静于此,今废。
复喜庵,僧海存建。
林樾庵,僧海观建,观于净业之馀,以言寓道,兴至留墨,有《林樾集》行世,孙本、智昌、德修葺,有静雅之观。瑞胜庵,僧寂寿、通定、指惠等重建。
佛首庵,僧量宗建。
永福庵,僧普绍重建。
普门庵,僧寂悟重修。
祖音庵,僧寂寿重修。
六明庵,僧源泰建。
天妃宫,在司基湾西,僧大慧建。
关圣祠,在莲花洋畔,汛兵守此。
普同塔,院在龙湾,僧海安建。
听潮庵,在潮音洞,僧炤宁创。
昙花庵,僧心贵广成重建。
观音洞庵,僧超直居焉。
法善庵,僧照源建,广载重修。其徒润石建塔庵侧。龙泉庵,僧照善建,作圆悟禅师祠。
芥瓶庵,僧寂梅创,古昙重建。
圣寿庵,僧如弘建。
镇龙庵,僧性果建。
仙井庵,僧如贤建。
西方庵,僧元一建。
勺庵,僧朗法建。
迎旭庵,僧万宗建。
龙沙庵,僧圆宗建。
法华洞庵,僧照洁建。
朝阳洞庵,僧不虚焚修于此。
律堂,僧贤瑞建,本善重修。
法华庵,僧性宝建。
大观庵,即南天门庵,僧心韬居此。
桂花庵,僧广论建。
长寿庵,僧源浚建。
弥勒洞庵,僧戒明焚修居之。
上方庵,僧智广建。弥勒室,僧法云建。
树德庵,僧智恻重修。
明净庵,僧诚义重修。
离垢庵,僧本来建。
寄馀庵,僧心明建。
福慧庵,僧源法建。
圆通境庵,僧灵脉刱。
净胜庵,僧无能建。
太平庵在大智塔西,僧源隐建。
《方物考》:木之属:有柏山中,惟古柏最多,迁废来旧植,凋残惟柏无恙,大者至两抱,馀皆一二百年物也。山茶,一名海棠,绿叶红花,自冬至春开放不绝,秋时结子,如李,红碧相间,肤如安石榴,极可爱,山中此树最多,数千百本不止,《盛记》云:山茶树高数丈,丹葩满枝,望之如珊瑚林,其大者,至十馀围云。
梅颇少,惟观音洞有古梅二树,大十数围,青荫覆屋。花时烂漫如雪,及落霏霏鳞次,厚积寸许,如铺素茵香气蒸郁不散。
罗汉松,经岁长青,山中亦多,惟龙寿庵两树,至合抱为最大。
松之历数十年者,甚少。率多数年辄枯,或言畏海风也。
冬青,别名海冬青。
槐有大,而古者。
娑罗、土桂、黄杨沙、朴黄、椐枫、榆桕、椿杨、皆有之。朱藤,蔓叶红花,开时香气馥郁,附树而生,攀援千尺,随树委曲,或抱或离,历年久者,大至数围,山中之嘉植也。乔林古木间往往有之。
果之属:有栗梅、桃李、柑橘、橙枇杷。
竹之属:有紫竹,淡竹,箭竹,筋竹,龙须竹,凤尾竹,毛竹,桃丝竹,种类俱有,然极少,亦不甚茂,如他山也。花之属:有小白华,如瑞香而白叶,亦微似遍满山中,春月花开,香散崖谷,山之名由此。
莲花红白皆千瓣,盛时多有五色,并头者,惟海印,东西两池为最盛。
石蒜,根似蒜,一茎数葩,状若龙爪,而小紫红色。六七月盛开,如内山射豹然。
木犀丹,桂间有之。
水仙今甚少。
木槿紫白二色,单瓣。
紫茉莉花,如茉莉而紫,不种自生,或蔓延至里许。芙蓉、鸡冠、凤仙之类不具载。
药之属:有天门,冬半,夏百合,沙参天,南星,何首乌,山栀,风藤,艾蔓,荆子,益母草。
蔬之属:有菜瓜,豆萝,卜各种。
番薯如山药而紫,味甘如饴,种自日本。
笋芋俱不多。
紫菜,无茎,紫叶生海岩上,味甘美,近山俱产,采者棹小舟往取焉。
石花菜,亦生岩石间,色近紫菜,其叶碎小,一名凤尾,一名牛毛,煎液成膏,食之解热,此二种真洛伽之产也。
鸟之属:有鵁鶄、鳿、苍鹅、淘河,俱海鸟。鹰、鹇鸥、黄鹂、鸦鹊、鸠燕、雀百舌、黄头、白头翁、俱有之。兽之属:有鹿、獐、麂、野猪、松鼠。
山中不产虎,间有渡海至者,不多时旋去,一快事也。惟獐鹿,野豕多,害稻蔬山,僧堵墙栅木,种种守卫,然守好生之戒,不敢呼猎人,驱杀也。
鱼之属:有石首最多,其他各种俱有,自真歇禅师感去渔业,至今近山之海,无捕取者。间有客舟网至,谕之亦他往。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普陀山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