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天姥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一百十六卷目录

 龙泉山部汇考
  图
  考
 龙泉山部艺文一
  龙泉寺碑        唐虞世南
  绪山庙记         宋李泳
 龙泉山部艺文二〈诗〉
  龙泉寺         唐孟浩然
  龙泉绝顶          方干
  龙泉          宋王安石
  前题            苏轼
  前题           元韩性
  前题           明宋僖
  登龙泉山二首        陶安
  前题            谢迁
  前题           王守仁
  前题            林俊
  龙泉山神仙洞        于震
 龙泉山部纪事
 龙泉山部杂录
 沃洲山部汇考
  图
  考
 沃洲山部艺文一
  沃洲禅院记       唐白居易
  送灵彻上人归沃洲序    权德舆
  沃洲记          明茅坤
 沃洲山部艺文二〈诗〉
  沃洲山         晋白道猷
  登沃洲山         唐耿湋
  沃洲山         宋陈柬之
  前题            曾衍
  前题           明何鉴
 沃洲山部杂录
 天姥山部汇考
  图
  考
 天姥山部艺文一
  天姥山赋        明董贯道
 天姥山部艺文二〈诗〉
  梦游天姥吟留别东鲁诸公  唐李白
  天姥山           前人
  追和李谪仙       明吕不用
 天姥山部纪事
 天姥山部杂录
 天姥山部外编

山川典第一百十六卷

龙泉山部汇考

《水经注》之绪山
龙泉山,在今浙江绍兴府馀姚县城内,一名绪山,一名灵绪山,一名屿山,山腰有泉,不竭,即所谓龙泉也。其上三峰,挺秀如画,南俯姚江,颇称佳胜云。
龙泉山图龙泉山图

考考

《水经注》:江水东径绪山南,又东径馀姚县故城南。按《方舆胜览》:浙东路绍兴府有龙井,在馀姚县,苏子瞻诗有云:馀姚古县亦何有,龙井白泉甘胜乳。按《广舆记》:绍兴府龙泉山,在馀姚县,旧名灵绪山。按《潜确类书·区宇部》:龙泉山在绍兴府馀姚县,旧名灵绪山,上有龙泉,宋高宗尝登此,饮泉而甘之,因汲以归。
《浙江通志·山川考》:龙泉山,在绍兴府馀姚县城中秘图山西一里许,山腰有微泉,未尝竭,所谓龙泉者也。旧名灵绪山,亦名屿山。
《绍兴府志·山川考》:龙泉山在馀姚县城中秘图山西。三峰挺秀如画,南俯姚江,颇号佳,胜孔晔记云:山有三足,白麂山巅有葛仙翁井,有绝顶石,山半有神仙洞,严先生祠,孙忠烈公祠,谢文正公祠,阳明先生祠,永赖祠,三锡祠,皆在焉。下为龙泉寺,翁大立标列龙山八景,以方干龙泉绝顶,诗有云:未明先见海底日,故首标曰:五更见日。又有云:寒岩四月始知春,故次标曰:四月留春。至于江,发上虞,折而东下咸池汇一里许,即有九曲,西北三江,亦皆宛转抱城,故又标曰:九曲环清,四明山在此山南,故又标曰:千峰拱秀。姚江滉漾不可桥,独虹桥在前,如虹饮涧。然故又标曰:市桥虹跨。龙泉洞泉流淙淙,故又标曰:石洞龙吟。阀阅世族,惟江南尤盛,而登山可望,故又标曰:万室飞翚。南北城夹江并峙,故又标曰:两城合璧。
《馀姚县志·山川考》:龙泉山亦名绪山,《水经注》:江水径绪山南者是也。在城内。虞翻尝登此四望,山半有神仙洞,高数丈,深不可测。洞旁有泉,是名龙泉。相传宋高宗饮而美之,汲十瓮以去。山巅有葛洪炼丹井,中峰之顶,曰祭忠台。明成化间,侍讲刘球为奄人王振所害。邑人成器于山顶,恸哭祭之。
《古迹考》:瑞云楼在龙泉山北,明王文成公守仁所生处也。
中天阁在龙泉山,取方干中天气爽星河近之句。王文成公尝讲学于此。
丰乐书院在龙泉山,为郡守李铎建。
《祠庙考》:绪山庙,旧在龙泉山,后废,遂移建于西门月城内,今复徙龙泉山旧址。
谢文正公祠,在龙泉山,祀文正公,迁有司春秋祭,前有褒忠祠,祀公元孙,赠太仆寺丞志望。
海日祠,在新建伯祠东,祀尚书王华。
新建伯祠,在龙泉山,祀王文成公守仁,有司春秋祭,以门人徐爱钱德洪配享。
永赖祠,在龙泉山,祀吕文安公本,有司春秋祭。三锡祠在龙泉山,祀总督胡宗宪,今废。
《寺观考》:龙泉寺在龙泉山,晋咸康二年建。唐会昌五年废,大中五年重建,咸通二年赐今额。宋建炎间燬,高宗南巡幸龙山,赐金重建。元至元十三年燬,元贞改元重建。有弥陀阁,千佛阁,蟠龙阁,罗汉院,上方寺,中元院,东西禅院,镇国院,唤仙亭,更好亭,龙泉亭,今所存惟山门大雄殿,中天阁,三官堂,罗汉院,址殿,为习仪之所。
屿山如意讲寺,在龙泉乡屿山。晋天福六年建,号保安院至宋祥符元年改今额。
嘉福院,在龙泉乡,宋建炎间建。绍兴赐额褒忠禅寺。

龙泉山部艺文一

龙泉寺碑        唐虞世南


昔轩辕之台,表于大荒之野,灵光之殿,存乎曲阜之乡。然皆起灭不停,苦空无我,遗风馀迹,尚或可观。况乎佛刹净居,金刚福地,百灵之所扶持,宜其踰亿劫以永存,历三灾而弥固者也。龙泉寺者,晋咸康二年县民王阳及虞弘实等之所建立。二人以宿植之良因,修未来之胜果,爰舍净财,兴斯福事。虽弘壮未极,而严净有馀。其地势则凭峻岭以为墉,萦长江其如带。乃于形胜之所,式建方坟,背巘面流亭,然孤立譬昆峰之望,坳泽若圆峤之汎。沧溟栖真之致,莫与为俦,道场之建于兹,二百年矣。值梁室板荡,大盗潜移,四海沸腾,九彝交乱,其壮骑之所凭陵,战马之所轥轹,燎原薙草,邑无噍遗,玉堂金穴,馀构莫存。甲第高门,尺椽皆尽。浙河之左,尤钟其弊。于时禹川殷阜举袂成帷,云栋风棂雕甍绮阁,皆芜漫。涤荡万不一存。润屋为墟,暴骸如莽,家靡馀爨路无行迹,惟此伽蓝,嶷然不动。清梵夜响,和铃旦扬行人宴,嘿风尘,无警或有履锋介士,弯弧剑客,莫不释戈免冑,望崖顶礼。岂非慈悲,幽赞功德,名符能伏獯裔,善和怨,敌斯固三宝之力,不可思议。但自创立以来,多历年所时。经理乱道,或污隆冬室,夏堂亟多,颓毁禅思。或扰分卫,罕周乃有清信,士女咸撤布帛,随时喜舍步影。捷槌资待无阙,有仁慈焉。有净众焉。藉四部之护,持起十方之回,向低头合掌并,趣菩提弹指。散花皆或妙,道然佛法难,逢人身易失传。火交谢念,念不留,阅水成川,滔滔莫返,宁可宴安巢幕,甘寝积薪,沉溺盖缠不求解脱,实宜共出爱网,同护法城修福不捐,至诚必戚大悲,汲引义非虚设,庶凭愿力俱證道场。是用镂之金石,咸题姓氏,贻诸不朽,乃作铭云。正教既隐像法,斯备柰苑祗林香,城金地鸟跋连,属鸡飞。相次像设閒安,斯为佛事,乃建灵塔,傃江之泳,栋宇既修,雕龟斯整,负岩面壑,栖云倒景,澹尔智留嶷焉。仁靖方丈,净室四柱,宝台运迁,时谢日往月来,柱栋或朽栏,橑将摧,珠幡掩色,宝网凝埃笃,以清信共弘利益,或舍衣裘,或倾粟帛造新葺,故呈材献石地,拟金绳供同香积,世谛虚假色,相非真栖,托毒树回,还苦轮。惟我净域出要良津,胜业可久晖光,日新维大周天,授三载,壬辰八月壬午虞世南撰。

绪山庙记         宋李泳

有祝史黄庭献来告曰:馀姚县绪山祠,祀典于东晋咸宁,暨本朝崇宁间,徽庙一夕梦禁中火,有神人扑灭,已而致恭曰:臣,越之馀姚绪山神也。黎明有司不谨,焮及内庭,得暴雨,乃已。上惊异,有旨下本道。搜求灵迹宛然,邑上其事,敕加咸宁,应梦之号,宣和间方腊乱。二浙摇动,绿林数千起,剡中椎敚邻将及境,人情汹汹,有异云截道,若不可进,众睨云中鬼神兵帜可骇,皆禠魄。遁去,至是安堵。乾道三年玉牒赵彦仁纬与邑耆艾有事,祠下视栋宇,岁久而像设湮闇,风雨鸟鼠之所穿漏,相顾叹息,发心裒赀为倡,俾和者成之。凡钱货工财之委应期,皆至裒,于春,成于夏,功不劳而庙貌一新,嘉其始于克成卒,相有休况于岩邑之镇,每事必祷,频岁以来,阴霁时若疵疠,潜伏生物丰厚,而民获奠居也。自东晋以来,历千百祀,神之灵贶在天,阴覆而显相者,可谓盛矣。余尝祈请屡获嘉祥,望乎郁苍之休,嵽嵲之居,鞭霆驾雨神,职是柄畴,所夤奉罔,敢弗从。是用揭其威德,曜于金石,采诸谣语,缀成颂歌,使巫觋修祀之。次婆娑,按节以歌之,则神之休光,民之归乡,尽善尽美,永永无穷,其可诬也。歌曰:山迷茫兮,日曛。木滃蔼兮,奔云。牲鲜肥兮,酒齐。奉元幄兮,灵君〈以上初献〉。岁有秋兮,多穰物。茂遂兮,时康。民何报兮,嘉惠。荐时脩兮,芬芗〈以上亚献〉。坎侯作兮,嘤嘤灵。晏娱兮,将兴鸟。鸢下兮,人散。月晶晶兮,中庭〈以上终献〉

龙泉山部艺文二〈诗〉

龙泉寺         唐孟浩然


停午闻山钟,起行散愁寂。寻林采芝去,谷转松萝密。旁见精舍开,长廊饭僧毕。石渠流雪水,金子曜霜橘。竹房思旧游,过憩终永日。入洞窥石髓,傍崖采蜂蜜。日暝辞远公,虎溪相送出。

龙泉绝顶          方干

未明先见海底日,良久远鸡方报晨。古树含风长带润,寒岩四月始知春。中天气爽星河近,下界时丰雷雨均。前后登临思不尽,年年改换往来人。

龙泉          宋王安石

山腰石有千年润,海眼泉无一日乾,天下苍生望霖雨,不知龙向此中蟠。

《前题》苏轼

馀姚古县亦何有,龙井白泉甘胜乳。千金买断顾渚春,似与越人争日注。

《前题》元·韩性

凤凰不栖枳,天马肯就闲。胡为九渊龙,卧此数仞山。苟无风霆威,何异蛙螾繁。世网易婴人,有如百尺澜。悠哉志士怀,直欲苏人寰。一朝蹑浮云,游戏穷元间。宁知天瓢侧,不及眢井蟠。百年抚陈迹,老木亦已刊。名高虽易毁,志远终难攀。山中白头僧,笑我发浩叹。
《前题》宋僖
龙泉高处为谁登,曲径幽寻树下僧。黄叶又经秋夜雨,青鞋曾蹋岁寒冰。西来山阁随云隐,东去江船待月乘。邂逅浮生还惜别,吟诗落照倚苍藤。

登龙泉山          陶安

苍峰倚重霄,万古色不改。神龙去已远,踪迹隐然在。石面常出泉,土脉本通海。宝坊起楼阁,气清地爽垲。佳菊金葳蕤,古木青掩霭。攀磴行复坐,瑶章鲜可采。宾朋觞咏间,气味似兰茝。谈笑有雅趣,岩壑被光彩。嘉会有几何,不醉复何待。


脚底潮生鼓万雷,浪头隐隐白云堆。诸州地到海边尽,外国帆从天际来。但见中间浮岛屿,不知何处是蓬莱。平生登览今朝醉,髣髴珠宫贝阙开。

《前题》谢迁

迤逦蟠龙接秘图,雨中台殿尽模糊。神仙胜境馀三岛,狂客归舟任五湖。地近东溟先见日,树连南郭晚栖乌。高轩过处人争讶,一片清冰照玉壶。

《前题》王守仁

我爱龙泉山,山僧颇疏野。尽日坐井栏,有时卧松下。一夕别云山,三年走车马。愧杀岩下泉,朝夕自清泻。

《前题》林俊

龙山几道落岩泉,古寺长松锁夕烟。风雨晦明无丈室,藤萝昏黑隐诸天。看飞短锡知何日,打卖残碑不记年。生灭大千还世界,白云满地故依然。

龙泉山神仙洞        于震

密叶重重护彩霞,也知深处是仙家。云屏静掩人间月,春色遥连洞口花。局面山河移甲子,树头寒暑记年华。西风正苦瀛州路,愿借溪边两月槎。

龙泉山部纪事

《馀姚县志》:明王华,字德辉,年十一,从里师习对句。月馀,习诗。又两月,习文。数月后,同学诸生尽出其下。里师异之,曰:岁终,吾无以授子矣。尝与数人读书龙泉山寺,有妖僧张皇其说,数人皆惶恐散去,华独留,妖亦不作。风雨雷电之夕,僧复试,以瓦石,不为动。成化十一年,赐进士第一人,授翰林修撰,累官礼部侍郎。正德改元,刘瑾擅政,出为南京礼部尚书,寻令致仕。嘉靖初,封新建伯。
成器,布衣也。闻江右刘球死于狱,登龙泉山顶,为文祭之。其略曰:登彼龙山,崖石齿齿兮,竹松閒閒。去天日其咫尺兮,将英魂之可攀。恭载拜以长恸兮,跽敛衽以陈告。惟蹇蹇以自完兮,得死所其奚悼。顾弃德而崇奸兮,尾日大而不能掉。

龙泉山部杂录

《馀姚县志》:龙泉山,在今县城内,然观《水经注》云:江水东径绪山,南又东径馀姚县,故城南按绪山,即龙泉山也,则斯时龙泉不在城内可知。

沃洲山部汇考

《道书》第十五福地之沃洲
沃洲山,在今浙江绍兴府新昌县东三十五里,高五百馀丈,周回十里。世传支遁放鹤养马于此。今其山犹有放鹤峰,养马坡。
沃洲山图沃洲山图

考考

《洞天福地记》:第十五福地,沃洲在越州剡县。按《括地志》:沃洲山,在新昌与天姥对峙,《道书》第十五福地,晋支遁居此。
《浙江通志·山川考》:沃洲山,在绍兴府新昌县东三十五里,山高五百馀丈,周回十里,与天姥山对峙,道家称为第十五福地,晋帛道猷法深支遁皆居之,戴许王谢十八人与之游,号为胜会。
《绍兴府志·山川考》:沃洲山,在新昌县东三十五里。《吴虎臣漫录》:沃洲天姥,号山水奇绝处,有鹅鼻峰,支遁放鹤峰,养马坡,又有石封门,题字岩灵,彻锡杖泉瀑布泉飞,注雪潭,又有钟井,疾者饮之,或愈。通剡县之四明山,外绕大溪。
《新昌县志·山川考》:沃洲山,在县东三十五里,与天姥山对峙,有放鹤峰,养马坡,世传支遁放鹤养马于此。晋代名人多聚焉。唐白乐天有《沃洲禅院记》。莲花峰在沃洲山上。
题字岩在沃洲山,旧传有题崖,今泐入溪。
《古迹考》:沃洲耕钓处,孝子吕升养亲之所。
石真人庙,在沃洲山。

沃洲山部艺文一

沃洲山禅院记      唐白居易

沃洲山,在剡县南三十里,禅院在沃洲山之阳,天姥岑之阴,南对天台,而华顶赤城列焉。北对四明,而金庭石鼓介焉。西北有支遁岭,而养马坡,放鹤峰,次焉。东南有石桥溪,溪出天台,石桥因名焉。其馀卑岩小泉,如子孙之从父祖者,不可胜数。东南山水越为首剡,为面沃洲,天姥为眉目。夫有非常之境,然后有非常之人栖焉。晋宋以来因山洞开厥,初有罗汉僧西天竺人白道猷居焉。次有高僧竺法潜支道林居焉。次有乾兴渊支遁开威蕴、崇实、光识、裴藏、济度、逞印,凡十八僧居焉。高士名人有戴逵、王洽、刘恢、许元度、殷融、郤超、孙绰、桓彦表、王敬仁、何次道、王文度、谢长霞、袁彦伯、王蒙、卫玠、谢万、石蔡叔子、王羲之,凡十八人,或游焉,或止焉,故道猷诗云:连峰数千里,修竹带平津,茅茨隐不见,鸡鸣知有人。谢灵运诗云:暝投剡中宿,明登天姥岑。高高入云霓,安期还可寻。盖人与山相得于一时也。自齐至唐,兹山寖荒,灵境寂寥,罕有人游,故词人朱放诗云:月在沃洲山,上人归剡县。江边刘长卿诗云:何人住沃洲,此皆爱而不到者也。太和二年春有头陀僧白寂然来游兹山,见道猷支竺遗迹,泉石尽在,依依然如归,故乡恋不能去,时浙东廉使元相国闻之,始为卜筑,次廉使陆中丞知之,助其缮完,三年而禅院成。五年而佛事立。正殿若干间,斋堂若干间,僧舍若干间,夏腊之僧,岁不下八九十,安居游观之外,日与寂然,讨论心要,振起禅风,黑白之徒,附而化者甚众。嗟乎,支竺没,而佛声寝,灵山废,而法不作。后数百岁,而寂然。继之岂非时有待,而化有缘耶。六年夏,寂然遣门徒僧常贽,自剡抵洛,持书与图诣从叔乐天,乞为《禅院记》云:昔道猷肇开兹山,后寂然,重兴兹山,今乐天又垂文兹山,异乎哉。沃洲山与白氏其世有缘乎。
送灵澈上人归沃洲序    权德舆
昔庐山远公,钟山约公,皆以文章广心地,用赞后学。俾学者,乘理以诣,因言而悟,得非元津之一派乎。吴兴长老书公掇六义之清英,首冠方外入,其室者,有沃洲澈上人,上人心冥空无,而迹寄文字,故语甚夷。易如不出常境,而诸生思虑,终不可至其变也。如风松迭韵,冰玉相扣,层峰千仞,下有金碧,𢥠鄙夫之目。初不敢视,三复则淡然,天和晦于其中,故睹其容览,其词知其心,不待境静,而静况会稽山水。自古胜绝,东晋逸民多遁世于此。夏五月,上人自炉峰言,旋复于是邦,予知夫拂方袍。坐轻舟,溯沿镜中,静得佳句。然后深入空寂,万虑洗然,则向之境物,又其稊稗也。鄙人方景行企尚之,不暇恶,敢以离群为叹哉。

沃洲记          明茅坤

沃洲侍御吕公之乞疾入越也,为书于予,曰:会稽者,天下之佳山水也。昔人称襟海带江为东南之最,而沃洲则逶迤蜿蜒,绵邈萦复,跨剡溪。傅太白插入会稽东南百八十里,而四明枕其北。天台华顶赤城经其南,其左右则天姥,石桥,金庭,石鼓,支遁岭,诸胜,或虎蹲而拱,或鸟啄而俛,或倏而见,或倏而伏,而葱茏蔽亏,吞吐绰约,若高堂曲池之宴,而显客贵游绮罗,琴瑟,燕歌,赵舞,纳于几。御者不可胜数,而山益深,则泉益洌,往往屴岑,崱壁层丘盘谷之处,当夏而寒,临冬而燠。云归而暝雪,齧而洁而又有前朝之水,候时之禽,露奇售怪于丛篁,茑萝啼猿啸鼯之间,其四时旦暮花鸟,或与人间殊别。于是沃洲又特称为会稽东南之最,然惟其深,往往达官长者不得而至。必逃名恬寂,与夫骚人放客,然后扪僻蹑,邃得栖,且游于是焉。而予侍从明天子者,十年于此矣。入或忘躯,昧死效忠于时,而多不偶出,或持节拥传巡行风俗,击去大奸猾吏,又稍稍构怨,憝挂睚眦,而谗言祸机,暗䠶旁覆也。固非予所适也。予家沃洲山之下,今又多病,将归隐于其中。日取老氏书,以自讽咏,而庶几无名为务焉。子其许我否。乎且为我记之,予未及复公,以公疏荐得推择为仪制郎,又调为司勋,未几坐他构,徙判洺州,章上乃得归书,以问于公,曰:沃洲,公今可游乎。其采药于曩之所谓天姥石鼓之间,而宴歌箕踞其中者乎。予固以公之知,为重于时,抑竟不能不以公之知,适为谴诃于时也。借令予早自能审时合势,从公游,则沃洲山川旦暮烟云花鸟之状,方饱于吾耳。其泉声鸟音之异,悦于吾目。而所称逃名恬寂,与骚人放客之寄,吾将徜徉恣肆于心神胸臆之间,且彼老氏者谓世之是与非,不吾闻,而世之所构。亦不得吾絓而媒孽,今又焉得至是乎。嗟咄,吾且去矣,于是次第其言,以复公。且邀公为买田结庐于其远近,亦将以卜邻于是也。

沃洲山部艺文二〈诗〉

沃州山         晋白道猷

连峰数十里,修竹带平津。茅茨隐不见,鸡鸣知有人。闲步践其径,处处见遗薪。始知百岁下,犹有上皇民。开此无事迹,以待疏俗宾。长啸自林际,归保其天真。

登沃洲山         唐耿湋

沃洲初望海,携手尽时髦。小暑开鹏翼,新蓂长鹭涛。月如芳草远,身比夕阳高。羊祜伤风景,谁云异我曹。

沃洲山         宋陈柬之

我本名山人,屡作名山兴。天台一住三十年,尽日扪萝陟云磴。上揽四万八千丈之高秋参差,明河两肩,并下瞰三百六十度之朝暾,灭没飞烟八荒净。或随仙气得丹床,双阙夜深看斗柄。今朝积雨天地晴,一策快作西南征。沃洲最佳天姥胜,连山直下秋峥嵘。竹萌修纤会稽箭,芝径菌蠢商山英。秋阳不碎空翠影,绝壑倒泻银河声。山腰细路如丝直,三两渔樵行落日。吹烟暝色小茆屋,松子石声断崖石。饮流溪屑湖麻香,土软春膏霜朮白。送书松际有猿公,问酒涧阴皆木客。青冥楼阁仙人家,郁蓝流光泻晴碧。霓旌队下鹤,万群绛节朝。回云五色,人间但有桃花源。桃花春香流水浑,三生凡骨不得到。两耳夜半空听猿,李白寻真不得返。支遁卜筑还费钱,至今山灵护光怪。石萝山薜馀秋妍,即有故宅更深閟。鸡犬林塘隔尘世,清秋著屐一登之。路僻夕阴门半闭,盘陀石在长楠阴。脱略尘缨换秋意,晴山示我两山图。老眼摩挲观一二,乘便挥笔写我情。惜哉赏音今绝稀,谪仙一去五百载。人间山水无清辉,旧时仙人白云唱,怪我白首归何依。我生白首历浩劫,眼中亿万虫沙,春梦非陈郎,挽我十日住,掉头不顾,自有南山期。餐霞绝粒鍊精魄,长生之学非荒嬉。三十年前有宿约,来已不早归不迟。长揖群仙谢儿辈,倒枎万里冥鸿飞。

《前题》曾衍

我来作簿山水县,家家屏障诗题遍。有客请赋沃洲山,却惭未闻沃洲面。沃洲好在贤人心,谁其主者支道林。禅床有月藤花落,丹灶无人桂树深。曾梦群峰接天姥,烟霞微茫不可数。几时结托芙蓉巢,而与青莲居士伍。石桥溪寒冰可敲,磨剑当斩溪潭蛟。文章不入金马格,难解年来山鬼嘲。云自去来山自老,鹤书无向蓬莱岛。作诗寄与山中人,明日相从抱琴早。

《前题》明·何鉴

沃洲山势连天姥,放鹤鹅鼻峰相伍。千岩万壑总烟霞,到今只说支遁坞。昔人隐逸非沽名,屠肆鱼盐俱真情。莫道缁流可轻弃,残碑须把文章评。

沃洲山部杂录

明·薛应旂《沃洲山志》:沃洲山与天姥山对峙,《道书》谓为第十五福地也。山有养马坡、放鹤峰、西南有放马涧,皆因支遁得名,其杖锡泉,则唐僧灵澈之故迹也。又八里,曰东山,亦支遁所居也。初,支遁问僧法深买山,深曰:未闻巢由买山而隐。遂与居之。

天姥山部汇考

《道书》第十四福地之天姥岑
天姥山,即天姥岑也。在今浙江绍兴府新昌县东五十里,高三千五百丈,周回六十里,西与天台相对,盖即刘晨阮肇入天台,迷路处也。
天姥山图天姥山图

考考

《元和郡国志》:天姥山与括苍山相连,石壁上有刻字,蝌蚪形,高不可识,春月樵者,闻箫鼓笳吹之声,聒耳。元嘉中遣名画写形于团扇,即此山也。
《洞天福地记》:第十四福地天姥岑,在台州天台南,刘阮迷路处。
《方舆胜览》:浙东路绍兴府天姥山,在新昌县东四十五里,东接天台山,谢灵运诗:暮投剡中宿,明登天姥岑。高高入云雾,安期还可寻。李白有《梦游天姥歌》。台州天姥山在天台县城,西北一峰崛起,孤峭秀拔与天台山相对。
《广舆记》:绍兴府天姥山在新昌县,《道书》第十六福地,东接天台华顶峰。
《潜确类书·区宇部》:天姥山在新昌县,高三千五百丈,周六十里。
《图书编·天姥山考》:天姥山,在新昌县东南二十里,东接天台华顶峰,西北联沃洲山。
《浙江通志·山川考》:天姥山,在绍兴府新昌县东五十里,高三千五百丈,周围六十里,其脉自括苍山盘亘数百里,至关岭入县界,层峰叠嶂,万状千态,最高者名拨云尖,次为大尖,细尖,其南为莲花峰,北为芭蕉山。
《新昌县志·山川考》:天姥山在十八九都,去县东五十里,其脉自括苍山,盘亘数百里,至关岭入县界。层峰叠嶂,千态万状,岩间有枫树,高十馀丈。
石井在天姥山下。
《古迹考》:天姥寺在十八九都,天姥山中周。广顺元年,僧德韶建号天姥院。宋至道元年,改广福院,明洪武十五年,改禅寺。旁有接台馆,凡官员往来,俱宿于此。槃斋在天姥山中,御史张世贤所居,又有四面溪山楼。
《天台县志·杂志》:天姥峰,《明一统志》云:在天台西北,与天台山相对,李太白《天姥吟》云: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盖此山旧属天台,自五代间,钱氏分台割剡置新昌县,今属新昌,故不载。

天姥山部艺文一

天姥山赋        明董贯道


客有问于沃洲,处士曰:盖闻会稽山水,沃洲天姥为之眉目,然沃洲则修竹平津。王谢之所栖息,灵泉古刹支竺之所驻,锡余固尝闻其略矣。若夫天姥之耳边清猿。杜少陵之佳句,可考。空中天鸡,李商仙之梦游,甚奇,亦岂有敷其实,而剖其的者乎。吾于此焉,是处敛耀藏英,目有所尝,击足有所尝,经天姥之胜,亦既厌闻,而饫睹之矣。愿子发丘壑之奇,蕴抒烟霞之深情,博我以天姥,启我以地灵,处士曰:唯唯。天姥之山表乎,东南实为新昌,下擘划乎,后土上挠拂乎。穹苍左倾赤城,华顶之攒峦,右俯会稽,秦望之崇,冈四明仆趋于其后,王山秀拱于其阳,灵贯斗牛之墟,雄镇于越之疆,剡溪若一线之萦,纡东海仅杯水之汪洋,巀巀嶪嶪搀搀抢抢根,盘薄其几里,名烜赫乎一方。吐瑞霭而吸祥烟,纷兔彩而隔日光,色沉沉其欲雨气,肃肃以成霜。远而望之,若云鹏之投翅,近而察之,如阵马之腾骧。青翠崷崒,萏菡特出,侧者弁俄端者圭立。或谷而杳,或阜而突峭,岳嵷修岭,盘屈千姿百态,变化欻忽,夕晖映而绛气,扶疏宿雨霁,而浮岚勃郁蔼然,春茂之蕃华,瘁尔秋凋之风骨,信良工之莫绘,虽辨口其奚,述陟之者,神恍恍于青都,仰之者目瞪瞪于天阙兹。盖幽怪之所凭,陵猛鸷之所巢穴也。至若松涛动壑,寒声回薄。竹翠连空,烟光重叠,岩栖异卉,涧老青枫,有柘而端有泉,而蒙,黄精委轻身之饵,白朮任厥贡之供,金芝连茎而炜灼,瑶草濯秀以玲珑,琥珀幻千年之松脂,琅玕吐万丈之白虹,翠壁如削丹崖,可砻洞扉,蹩躄以旁启。地道黝,纠以潜通,石㠝岏其踞虎木偃,蹇其游龙,瀑流飞泄,以夏寒,岩电闪烁,以霄红苍苔,想谢公之屐齿,药径忆刘阮之仙踪,安期羡门金母木公徘徊云举,苍莽鸿濛清虚羽仙之馆,窈窕梵王之宫宝阁。霞拥眯宇云,封风廊月殿,暮鼓晨钟,或朱其颊,或青其瞳,或庞眉而圆顶,或雪鬓而冰容,或导引以辟谷,或趺坐以谈空丹,成九转教演,六宗拍肩,白足揖袂,赤松傲圭组于物表。等蓬阆于壶中,是皆所以示不灭之相。鍊冲举之功,虽虚寂之不足,尚要皆有以阐元,化而蹑仙风也。客曰:子之所陈,博矣、大矣、宏矣、丽矣、伟哉、兹山诚仙佛之窟,宅烟霞之源,委子勿诮乎支离。予请得而议,拟然是山也。匪宅中土匪奠奥,区迹远界乎。蛮陬名近睹乎。异书,职方之纪,蔑有禹贡之载,缺如周穆西游之辙,讵臻乎绝境,秦皇东驻之跸,卒限于修途。既无预于五岳之时,巡乌有乎万岁之嵩呼。此所以不获衍金,册玉函之秘,遂湮没乎。一隅禽鸟啁唧,其若诉榕桂黯惨,其若愚老,烟嶂之胎禽,怨月峤之于菟,谅人生之取舍,亦物理之同。符苟兹山之可移,屹万仞于通都,盖将有以掩西华,而观南极,诧元峤而誇方,壶玉帛于焉。以旁午冠盖于尔乎。踌躇又何有林扃之争诮,榕径之蓁芜哉。处士悚然,不怡曰:呜呼,噫嘻,陋哉,子之趣也。夫圣轨渺漠皇风寂寥,蔑德以誇散,朴以浇。虽考古之简牒,而泥金检玉之耻,实朘民之脂膏,彼嵩岱之受污,亦㟝嵝之献,嘲吾子固乃挟彼以议,此误贬而谬褒,是犹欲祸牺牛,以文锦之炫烂。戚鶢鶋以钟鼓之嗷,嘈倘天姥之有知也。纵不能如北山之移文,以杜妄辔亦将有以类巢,由之洗耳,以避唐尧矣。乃歌曰:清风皓月兮,兹山之高胜,人韵士兮,兹山之遭。一尘不点兮,何取乎轮蹄之躏轹。牲酒之醮臊,歌既终,于是俯仰怡神,山青云白,客赧其言逡巡避席。

天姥山部艺文二〈诗〉

梦游天姥吟留别东鲁诸公  唐李白


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越人语天姥,云霞明灭或可睹。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我亦因之梦吴越,一夜飞渡镜湖月。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谢公宿处今尚在,绿水荡漾清猿啼。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千岩万壑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熊咆龙吟殷岩泉,慄深林兮惊层巅。云冥冥兮欲雨,水淡淡兮生烟。列缺霹雳,丘峦崩摧,洞天石扇,訇然中开。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曜金银台。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遗觉时之枕石,失向来之烟霞。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仙骑访名山,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天姥山            前人

借问剡中道,东南指越乡。舟从广陵去,水入会稽长。竹色溪下绿,荷花镜里香。辞君向天姥,拂石卧秋霜。

追和李谪仙       明吕不用

支郎遁沃洲,江州司马记中求。归帆拂天姥,杜陵野老诗中睹。万山从此空纵横,截天拔出东南城。势如周王坐镐京,臣妾亿兆心皆倾。太白平生慕东越,梦里分明招日月。上山日在山,渡溪月在溪。山灵为白道其路,山鬼不敢当前啼。列宿手可摘,天街足可梯。山头见抱犊,云中看养鸡。或行或息兴靡定,倏而朝兮倏而暝。银潢万丈飞来泉,玉虹挂在丹崖巅。采黄精以沾露,寻紫芝以踏烟。子乔既朽,赤松亦摧。王母老死,蟠桃不开。金银之气固自有,何所得置仙人台。膏吾车兮秣吾马,御风坐我兮天姥下。鸣鸡哑哑杂纺车,山人户户皆桑麻。谪仙乃狂客,一梦千载令人嗟;昔高堂之想像,即天姥之云霞。古来好事多若此,茫茫总是江河水,东鲁诸公望汝还。三百酒杯一口间,却笑梦中吟好山。呜呼,峨眉亭前秋水色,使我空忆公容颜。

天姥山部纪事

《新昌县志》:天姥寺旁有接台馆,凡官员往来,俱宿于此。仆隶夫役多需索,寺僧甚苦之。原寺内额田二百六十亩,多被豪强吞并。嘉靖二十九年,知县何孟伦查追还寺。至明年,民僧各告巡守二道,批断田还寺。知县卓尔将额田土名丘数立石,后遂永免侵扰。

天姥山部杂录

明·王思任《越游杂记》:从四明入台山,如剥笋根,又如旋螺顶,渐上遂渐狭。过桃墅,溪鸣树舞,白雪绿坳,略有人间风景。饭斑竹岭,酒家胡当炉艳甚,桃花流水,胡麻正香。不意老山之中,有此嫩妇。过会墅,入太平庵,看竹俱汲桶,大碧骨雨寒,而毛叶历落,不啻云凤之尾,使吾家园林得百十本,逃帻去裈其下,自不来俗物,败人意也。行十里,望见天姥峰,大丹郁起,至则野佛无家,化为废迹。荒烟迷草,断碣难扪,农僧见人辄缩不识,李太白为何物,安可在痴人前,说梦乎。山是桐柏门户。所谓半壁见海空中闻鸡,疑意其巅上至石扇,洞天清崖,白鹿,葛洪丹丘俱明昧之际,不知供奉何以神,往台山如天姥者,仅当儿孙内一魁父焉。能势拔五岳掩赤城耶。山灵有力,夤缘入供俸之梦,一梦而吟,一吟而天姥与台山遂争伯仲席。嗟乎,山哉人哉。

天姥山部外编

《述异记》:天姥山南峰,昔鲁班刻木为鹤,一飞七百里,后放于此山西峰上。汉武帝使人往取之,遂飞上南峰,往往天将雨,则翼翅摇动,若将奋飞。
《后吴录》:登天姥山者,或闻天姥歌谣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