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北固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一百卷目录

 北固山部汇考
  图
  考
 北固山部艺文一
  北固山赋         明盛恩
  前题           潘一桂
  游北固山记         都穆
  前题           王思任
  京口三山志序        顾清
  三山志序          屠隆
  狠石亭记         庞时雍
 北固山部艺文二〈诗词〉
  从游京口北固应诏    宋谢灵运
  幸京口登北顾       梁武帝
  奉和登北顾楼       简文帝
  登北固          唐李白
  登北固望海         吴筠
  次北固山下         王湾
  甘露寺望江         曹松
  夏日再登北固        窦常
  北固亭东望寄默师      罗隐
  题狠石           前人
  甘露寺火后         前人
  将到金陵登北固亭      李绅
  过北固有怀         许浑
  登北固           李涉
  登北固楼        宋范仲淹
  甘露寺          欧阳修
  登北固山          王存
  北固楼           米芾
  多景楼呈某使君       前人
  登北固楼          沈括
  登北固楼有怀        梁栋
  登北固山        元萨都剌
  春日游北固         前人
  登多景楼怀古二首      前人
  登多景楼        明姚广孝
  甘露寺           王鏊
  荆侍御邀登北固      王世贞
  和人游北固        盛时泰
  春霁登北固        邬佐卿
  冬日登北固山        前人
  刘润州邀游甘露       王野
  北固山江望         丘柳
  北固夜归          钟惺
  秋日偕友人集北固山房分赋二首
               陈永年
  北固山访汪真长〈以上诗〉  章诏
  南乡子〈登北固〉    宋辛弃疾
  永遇乐〈北固怀古〉     前人
  祝英台近〈北固山〉     岳珂
  前调〈前题以上词〉     前人
 北固山部纪事
 北固山部杂录

山川典第一百卷

北固山部汇考

梁武帝所登之北固山

北固山,在今江南镇江府城北,下临长江,其势险固,故名。梁武帝尝登此山,北望。又名北顾山。
北固山图北固山图

考考

《南徐州记》:城西北有别岭,入江,三面临水,号云北固。
《京口记》:北固山,回岭入江,悬水峻壁。旧北固,作固字。梁高祖云:作镇作固。诚有其语。然北望海口,实为壮观。以理而推,宜改固为顾望之顾。《舆地志》云:天景清明,登之,望见广陵城,如在青霄中。
《方舆胜览》:浙西路镇江府北固山,在州北一里,回岭下,临长江。其势险固,即府治所据。及甘露寺基。《建康实录》:梁武帝幸京口,登北固楼,遂改名北顾。按《三才图会·北固山图考》:北固山,在京口城北,下临长江。《元和郡县志》谓其势险固,故名。梁大同十年,武帝尝幸此山,易名北顾。山之冈有甘露寺,门内稍右,有铁浮图十级。山上又有观音殿,殿前长江在目。殿侧岩下有秋月潭,潭之右为马涧。庭下有铁镬二。山之巅为多景楼、金焦两山。东西相峙,北下山足石室,深可丈馀。名观音洞。山之半为真武祠,鞠场有狠石。苏文忠公谓寺有石,如羊,相传诸葛孔明坐其上。与孙仲谋论曹公兵事,鞠场之左有小水渟。泓深碧,名凤凰池。山南有天津泉。
《潜确类书·区宇部》:北固山在镇江府。《京口记》云:在润州郡北一里,下临扬子江。
《镇江府志·山川考》:北固山在郡城一里,郡治后。郡南有长山者,发自天目、屏风、三茅,至铜坑,东卸而来。势高延袤数里,东行为马鞍、回龙诸山。又迤逦而北,至于釜鼎京岘,京岘中抽而右折为郡治。郡之北特起,此山三面临江,回岭斗绝,势最险固,故名北固。《水经注》所谓别岭入江者也。其内巩一枝,南向为土山,嶪然隆起,状甚尊严。晋唐以来,郡治莅焉。则北固实郡城之后屏也。晋谢安、蔡谟皆于山上作库以储军。资是后颓坏。山上犹有小亭,登降甚狭。梁武帝幸朱,方乐平侯正义为南徐州刺史。乃广其路旁施阑楯,武帝悦,登望久之,改曰:北顾山。上有寺,曰:甘露。西有五圣岩,秋月潭,宋嘉定中郡守史弥坚因山趾陂泽,疏为是潭,以藏舟。岩石间有旧刻:秋月潭三字,明太祖擒伪吴戴院,判回临幸焉。潭侧有虾蟆池,石似虾蟆,形走马涧。传云刘备溜马处。此中一小径,直达山巅,两壁夹峙中。通一线,石峭立险涩。明崇祯十二年,知府程峋少甃治之涧。东有海涵河,其流俱入于江。涧之上有桥,曰柳溪。
西南有凤凰池,上有宋淮海书院趾。明太祖尝临此池。召见耆儒,丁熙拱等有守法、守业、守诫之谕。时有僧守型献,诗卢陵王臣,诗云:山云欲到龙,初起池水空。清凤未还,又有鳗井、天津泉、试剑石、狠石。
山后石壁广数十丈,峻峭险峙,下临江潭。最高者名铁柱峰。一名石帆观音洞,在石帆下。石上题曰:云房风窟。雨傍有甘露,门跨鳌门,俱史弥坚立甘露在北固亭之北,跨鳌在南又有铁塔双麟冢。甘露港、甘露渡、北固浦。

北固山部艺文一

北固山赋         明盛恩


公子之与处士辨,囿既辟,辞锋乃厉,各相誇诩。倦而就憩北固山。主人于是揖而进曰:二君之谈乐乎。蒙之窃听久矣。尝闻齐楚竞利,而汉得以信其威。吴蜀争长,而魏得以成其功。敢申小子之末议,以厕大人之高风。公子固云失矣,处士其亦未为得乎。夫太极肇判,阴降阳升,游气纷扰,有万不同,凝而为山。峙流而为川,融长江大河,天限南北,非以相蹙也。乔岳叠阜,界画邦圻,非以相欺也。辨方正位者,以中土为尊。体国经野者,以夷旷为德。今公子列为西藩,而佻夭以乘人,处士命之东土,而露才以扬己。皆不可以垂训作则,而适足以贻讥致辟也。金焦之事,又焉足道。独不闻北固之名山乎。吾将语二子,以主客之势,偏正之区,江城之要,会泽国之枢机,邃古之初上。帝命都锡之润土,以界楚吴。堑以长江,亘以乔岳,谁其尸之实,惟天作西峙,金山东偃焦峰,左纾吾臂,右引吾肱。巍然北固,雄跨在中。水陆之所辐辏,四方之所具瞻,阴阳之所委顺,风雨之所周旋,日月之所毓秀,云雾之所蒸液,珍怪之所化产,瑰奇之所窟宅,金精瑱其里玉英,琗其表骊,蚌樛其趾,梢云冠其㟽据,坤灵之宝势承苍昊之殷,纯萃五德之变,化含元气之氤,氲元醴涌腾于其麓,甘露被宇而屡臻。南临铁瓮之郭,北倚扬子之江,西控龙蟠虎踞之都,东引海门天荡之乡,且其郡治直延黉宫,傍翼神祠梵宇。左起右伏,关梁隆跨,廛市络绎,河隍委蛇。闸堰交植,城堞百雉,而连云烟火,万井而在目者,则星罗于其前也。其浺瀜沆瀁,渺瀰湠漫,波如连山,乍合乍散,浟㴒潋滟,浮天无畔,涛吼成雷,湍蹙为林,崩云屑雨,诡色殊音。舟人渔子,徂险极深,汨没于鼋鼍之窟,挂𦊰于嶕嶅之岑者,则带纡于其后也。其崇岛巨壑,嵽𡸣孤峰,俯劈洪波,仰指太清,柳溪鳗井,汨汨泠泠;秋月之潭,纤尘不凝,凤凰之池,九苞英英,曲径幽崖,海岳争胜。楼挹多景,岩藏五圣,走马涧泓,海涵河映,偃孙吴之狠,石纪梁武之别名,则古今胜迹。往往而在其朱阙穹窿,梵宫高耸,负阴抱阳,前翼后拥,高阁齐云,百级悬磴,謻门曲树,斜阻原洫,修廊广庑,頫连城堞,彤云斐亹,以翼棂皦日。炯晃而耀室,则胜院名。庵不可殚述其棱,棱剑气蔌蔌锋威,弧矢声轰惊尘横飞,牝牡骊黄腾连风,逸旌旗,蔽野闪,云烁日,钲鼓发而闻雷,凯歌旋而震谷。则演武之场辟于其趾者也。其铜镛铁镬,藓蚀苔侵,容优百斛重,踰千钧浮图,镕冶挂日,撑云方竹之杖,泥蜡之金,古铁击之,而清越,断碑叠之而岖崟。则瑰奇名物藏于其中者也。其灵草冬秀,神木丛荣,岩峻崒,金石峥嵘,珊瑚碧树,周阿而生希,萋萋之纤卉,挺落落之长松,蔓樛木之修萝。延葛藟之飞茎,朱桂黝倏于南北,紫芝阿那于西东。楩楠蕙,芷郁郁蓊蓊,则林麓之饶于。何不有其长杨映沼,芳枳编篱,植以柜柳,防以金堤,梅杏郁棣,葱韭姜芋,朱樱碧蓼,芹荠莱芜诸葛之菜,张公之梨,周文之枣,房陵之李,磊落繁英于其林。负霜含露于其畦。则园圃之毓,实繁有丛,其猿蜼昼吟,鼯鼠夜叫,寒熊振颔,特麚昏髟,山禽晨鸣,野雉朝雊,虎豹豺兕,鹏鹗鹰鹞,飞扬跃窜,而迈驰翩翻,駓騃而骇跳,则毛羽之群草。伏而木栖也。其鲂鲤鲉鰋,海若鲸鱼,元牛紫贝,水豹耆龟,叔鲔王鳣,江豚海豨,交跃纵横,振鳞奋翼,泄泄淫淫,骇神夺目,中流喷薄,而闪尸沧濑,蹉跎而失足,则鳞介之族。晨游而夕泳,也其皇舆帝。跸霸主道,君卿相之辐,刺史之轮翰,苑词林之玉趾,幽人空谷之足音。旅子琐尾而落魄,估客失岐而问津。则延颈继踵,其从如云。其宸翰纶音。雄文妙墨,杂焕斗星,错置金玉,或榜之楣,或镂之石,秀章熠爚于碧丹,鸟篆虬蟠于朱绿。则雨蚀尘蒙,不可尽识。若乃冬不凄寒,夏无煇炎,均调中适。四序便便,法鼓琅以振响,晨香馥以扬烟琴。高之所灵,矫王乔之所留。连释子盘石而诵,法方士餐朮以延年。丈人抱瓮而灌畦,农父负垄以耕田。蒙草塞溪人迹罕至,风月无边丹青失技。望之者,遄临至止者,忘去言有大,而非誇事足徵。而可据岂若孟浪之游,谈无端之虚誉也。主人之言未卒,金焦二客,乃然相顾,瞁然失色。再拜致恭,同声而谢。曰:闻韶濩者,然后知郑卫之淫污。睹无穷者,然后悟井天之咫尺。仆党疏狂,进退维谷,而今而后,庶几有识。主人亦莞尔而笑,油然以怿。乃相与啜中泠之茗,酌甘露之醴,饭新畬之禾,烹长江之鲤。欢然相得,击壤而各为之歌。公子歌曰:望帝都兮,葳蕤。屹中流兮,巍巍。驾金鳌兮,骙骙。镇朱方兮,无隤。处士歌曰:吸沧溟兮,汤汤。耸具瞻兮,东方。栖高士兮,焦光。名万世兮,洋洋。主人歌曰:江浩浩兮,山峨峨。巩朔域兮,润之阿。振鸿濛兮,撼鲸波。

北固山赋         潘一桂

粤若稽天地之奇迹,蒐流峙之灵区。采登陟之近玩,寻烟霞之靓墟。维北固之明隽,轶宇宙而称殊。尔其欱两仪以俶基,参二屿而分鼎扆朱。方以佾障殿润浦而敷屏,吐丹嶂于悬霄树华阙。于青冥绝俦党以孤出,轧浮吹而遥骋干云霄。以秀上负日月而亏景,峃厜㕒以韫势险固。而延亘爰,自鹤山拓,脉龙岭骞,樊橤峦族,巘云骧翠,奔宾立于南抽。而右旋傱傱儦儦,骙骙蜒蜒,如郛如廓,为辅为藩,駊騀离奇,散而不尊。兹山巩之崔嵬,静存乃若岷嶓。长波荆扬瀁,百川汇流,沃沃荡荡,飓风秋扬,桃汛春涨,凶澜暴雪,烟泷骇浪,泱泱既凑,滔滔斯壮。冯夷理辔,灵胥乘王,茫茫禹功,弱不能相。兹山砥之,杀其潢漾。故其苞吴,孕越奠湘。控汉则神,皋之上扈焉。隍江墉河,蟠堕劼峤,则天堑之严阻焉。其前则峻堞百雉,危甍万井长防曲蜿。采阁雄整户衍人,溢烟蒸雾涬山气,相鲜昕夕殊景岚。结如波云成似岭,又有长扬列阵,细柳开营。尺籍伍符,彍弩抗旌,悬植铩,用戢长鲸。其后则重波浩渊,与空苍然寂寞,东迈逝而不迁,浮观蜀冈。出雾人烟,灏渺无际,群象镜悬,乃有鼋鼍来。嬉鱼龙所,都鲛人卷,绡渊客,弄珠海狶,夜拜水豹。宵呼渔父,榜人垂纶,汰舻其左,则焦岩圌岫。协灵通气,控马为门。披山作砺,抗清引浊,争奇贡媚,螺黛可拾。鳌极如蒂,其间遐阡矢界,近陌胪分,开窦引流,沟塍互轮。桔槔不事,潢潦爰臻,遗秉滞穗,涤场维勤。其右则芙蓉贻佩,浮玉标图,通川互经,五土交输。脉络雄胜,膏衍储胥,凌陆跨津,环涂委纡,乃有风鸣涛答,铿鍧漰鞳。海舶江舠,楚樯越艓。随潮棹桨,追霞命楫。分风共驶,交引逆折。蛟蜃并流,争驰竞捷。箄灵之险,千古所慑。乃若稽其上岩,则有梵宇星胪,琼云构蔓,飞梁垂景。香台切汉,危亭簪乎。木末巨门,抗乎霞半,廊鳞次以旋翼,磴缘空而梯,栈楼绝邻,而多景阁。悬居而驾岸揭轩,庑之窈窕,缔檐栱之,璀璨焕金,碧而光煜,谢浊气,而尘断于是。降览壑,背俯循岩,阴鲜飙激,响凄烟出,林怒石昌,目空寒,殷心尔其嵬崖桀壁负天奇。出神明所扶,削成屹立,竞势交峭,苔驳霜剔,奋若相劳。齴若相愓,涛文翠蒸,冰裂斧劈,幽洞泬㵳,空飙遥集。与俗分气,营魄载戢,若夫榜悬梁日,寺记吴年筇遗。方竹镬引青莲浮图,范铁天津吐泉凤池。濯月麟冢,横烟赞皇舍宅海岳,名巅皆兹山之遗。事妙可得而称言也。若夫登薄躬以升降,阅陈迹之所留。残地脉于赭衣嗤,秦政之东游。耽斯高之近祸,为山川之深仇。览策马之馀尘,寻狠石之旧趾。奠汉鼎于谈笑,寄雄心于鞭弭。栖剑气于礧磈,俨伯迹之未徙。惭晋元之一隅,茧予幅以自隘。恃地险于长江,置中原于度外。虽洒新亭之泣,莫轸横流之嘅。拾遗音以延赏,乐梁武之宣游。驾翠翳以鳞萃,纷象奇而阐幽。咏赓和之奇藻,荡妍韵于千秋。戏青霓之盘姗,参画板之龙象。披研山之灵阜,忻裔流之可仰。虽笔墨之欲尽,垂典型而在望。嗟乎。噫哉烟壑长封徽音,遐逝徙倚高风。凄凉伯气广武,兴悲牛山结涕。伤废兴之倏忽,惄波澜之崎岖。若风露之停草,曾不能以须臾。谅金石之非固,焉荣名之可愉。凋春秋于哀乐,积云岫之唏嘘。曷若睨蓬壶以褰裳,披方丈以濡足极浮观之杳眇。抗危梯以遐瞩,驻白日之丰晖。连荣光于若木,存元化之端倪。愬鸿濛之杼轴,原千变于微瞬。齐高深于一掬,流日月于巃嵷。蜚骏赏于兹谷。

游北固山记         都穆

北固山,在京口城北,下临长江。《元和郡县志》谓其势险固,故名。梁史大同十年,武帝尝幸此山,易名北顾。予旧读谢灵运游山诗,及世说所载,荀令则登山。望海云,虽未睹三山,使人有凌云之意。未尝不叹赏其胜。癸丑之岁,获一游焉。同游者欢呼饮酒,不能遍览穷搜。窃用悔恨。丁丑夏五月,复至京口,钱逸人德,孚怂臾。予游而坐,雨数日,庚子雨止。时尚宝卿刘君克柔适至,刘君予进士同年也。闻予欲游,欣然治具。遂与刘君及庠士唐和卿出城,自山之冈而登里许。至甘露寺,寺之得名以创于吴甘露元年。门榜曰:天下第一江山。宋延陵吴琚书,盖梁武帝旧尝书此。不存。琚补之也。门内稍右有铁浮图十级,乃唐李德裕观察浙西时所铸。奉舍利以资穆宗,冥福后燬于火。今之浮图,宋元丰间铸。非复唐之旧矣。刘君以所携酒酌于观音殿前,长江在目,茫无畔岸。殿侧崖下有秋,月潭潭之右为马涧其水已涸午寺僧饭客方丈庭下有铁镬二。僧云:梁武帝植莲其中,以供佛者。登山之巅多景楼,仅存其址。予癸丑之游楼,犹未燬。尝记把酒倚阑,云影堕江,金焦两山。东西对峙,如青螺列银盘中,最为奇观。今楼虽废,景犹昨也。慨叹久之多景。北下,山足有石室。深可丈馀,名观音洞。崖峻草滑,人鲜得至。和卿复要饮于真武祠,祠在山之半。饮毕,予欲观狠石。僧识其处,命之前导。下山至演武场,而石在焉。苏文忠公诗序,谓寺有石如羊,相传诸葛孔明坐其上。与孙仲谋论曹公兵事,今此石绝不类羊。而亦不在寺中,予疑移于后人,撼以数人不动。视其下则石之生土中者,岂苏公作诗时未之见耶。演武之左有小水渟,泓深碧,名凤凰池。其上山石壁立,可玩惜不移席于此。随行僧言:天津泉在山南麓。邻于僧室,以下山。不及观,闻洪武初高庙驻跸山中。见僧汲于江,赋诗:有甘露生,泉天降津。之句。僧后掘地得泉,因以天语名之。予惟斯游之乐,固昔之所无。而况有同年同志如刘君和卿,则又非偶然者。京口之山以金焦北,固为首人称三山,其胜概诚天下之最也。金焦予向游其间,皆为作记。而复记斯游。幸亦大矣。神仙渺茫,又何必舍此,以求所谓三山者哉。

游北固山记        王思任

江南人,北还入京口。即有家庆,出则茫茫,交集其兴,亡逝水之感。每许困衡者,知之而盱扬气,往之人不与焉。则北固者登临,噫慨古今南北之所也。金焦胜绝,终有涛心,北固枕铁,瓮城如在茵,几而豆瞰诸山。予每读卢肇诗,海日生残夜,江春发旧年。辄为此山悲壮半晌。庚戌十月,量移由拳买樱脯走,眺三山阁。刘伯纯适至,飞觥流览,不觉灯火照扬州矣。下上横斜,星斗俱醉,乃捉伯纯之臂,呵而问之铜坑。东卸京岘,抽中何以撑突厥。山改元,甘露吴,皓何以不固。六化人何居。行僧何往,狮何狞。岂僧繇辈之神物,而为鬼风蚀尽。赞皇手柏何以干之天,监宝书何以漫之胡。石既狠而骑之如羱,谋瞒何语寄奴何阓四十九枚。鲈鱼何穴二十六峰,研山安归苏仲,恭之群木何以今不颠据褐衣黄,狗驾肩何出朱裳,霜简钟鸣何走仙人。咫尺一鹤可通岂,秦汉之君而必当褰。濡万年何德,何鱼作人语,而免其咎。张祜摹势山河尽,来何徐凝。恶诗而亦愕然,得解伯纯哑哑。曰:子无他,不过渫愤舒惫之套。吾安能变诈锋出天。问而地答之也。予亦哑哑,彷佛记有僧,字慎独者,以白茗作供,而予复至披云轩,写旧。时阿育王寺,诗藏之此。僧半室以江为镜,古树老箐撑持数万,得读书,坐卧此中。即痿蹶不下山,足矣。予兄自天氏曰:子见山即痴,去随处,舍身亦伯纯所谓套也。因命记之,同游者两侄曰:吉三曰,缄三。

京口三山志序        顾清

山之有志,本禹贡山。海经周礼,职方氏而广之。宋范至能之桂山,近代之石钟皆是也。北固、金焦为京口三名山,其形势之雄,风物之美,文人墨客之品题,皆足以胜于天下。而未有为之志,如桂与石钟者,山之僧以是为阙典也。稍裒集其事,各为一编志于此。滥觞矣。然统纪未一篇帙舛,讹间或失之蕃芜,溺于神怪,而遗其大者,亦有之平阳。史宗道以名,进士来为其郡,推官听断之暇,览而兴焉。乃谋诸郡人张君廷心汇,而辑之,合为一书。曰:《京口三山志》。既成,不远数百里,走书云间,属为是正。而后乃付之梓人,廷心举于乡。与余为同年。史君博雅好古,又余所习知也。意不可以虚辱,而三山者近在吾乡。邑间舟航南北,今老矣。追维平生非局于程期,则累。于忧患虽褰,篷引领神爽飞越,而岩萝磴藓之侧,犹未有一迹焉。每披图按牒,未尝不怅然兴怀,意奇观胜。赏亦必造物者有以予之,而昔人所谓意行,所谓卧游者,特巧于自遣,而终非其本情也。乃今因是编而得以尽穷其胜,龙宫塔庙之外,至于林谷之沓邃,泉石之幽奇,崖镌木刻之瑰玮,谲怪之迹,莫不罗列并进,举集于目前。而无一隐遁异,时肩与径造,不问主人,而所至皆为熟境,头陀元老诸公亦不以予为生客也。则二君之惠不既多矣乎。乃为略诠,次其后,先考订其疑阙,定为若干卷,而述其大意,以归之。史君名、鲁张君名,莱宗道廷心其字,余所从考实者,北固山僧存景焦山。僧智铉始来,致史君意者,余同年友王君国仪终志。事者新守罗君遵善也。

三山志序          屠隆

余登三山,然后悟天地灵秀,瑰异跌宕之观。无尽而六合内外之变幻杳渺,而莫可究诘者何量也。夫茫茫元气,谽谺翕张,而出之聚,而成象名之,曰天聚而成块名之,曰地又天地之气结,而为山融,而为川川,之大者是为江海,而江海之中又复有山,东方朔神。异经所传蓬莱方丈瀛洲,三山在大海中,多珍禽异兽,灵药瑶草,往往为高情胜气者所艳慕。又相传以为巨鳌,戴之横波,乘涨世罕,得登几于恍惚汗漫。而所谓北固、金、焦三山者,在润州。灵奇空阔,庶几大海三山之亚,北固峙润州,北頫临长江。沙岸若崩海,门若画业,称南徐巨观。而金焦两山则屹然大江中流,琳宫金刹矗其上,而鼋鼍蛟蜃走其下。极烟云之吞吐,洪波之磢击,古今之遰迁,朝市之互更,人物之销沉,而了莫之易也。振衣崇冈,濯足长流,頫仰之间,何其适也。美哉。斯观标韵者,可以济胜抱奇者,可以宣藻立功者,可以扼险知道者,可以观化旷朗之士,栖迹清旷,岛屿中起洪波,四周画大江,而居之纤埃,不到自为一丘。与市廛隔绝,每当烟销霞散,潮生月出,海天万里一碧,无滓洒然,乐之超若羽化,蜉蝣尘𡏖如古焦光者,流穆乎。清风直出六合之外,故曰:标韵者,可以济胜。文人名流,登而扪焉。览其幽胜,收其巨丽,而吐为瑶。华文采照乎。江山而名字留于千古,如张处士孙宗正名章秀句,至今与此山争雄。故曰:抱奇者可以宣藻,英雄经略之才乃心王室。凭高眺远,顾瞻形势,泽国设险,海门雄踞,扼咽喉,而守要害,则万夫莫能济,奸人不敢窥。而大江南北,高枕而卧,故曰:立功者,可以扼险江胡,然而流山胡然,而峙其翕荡,而不泐也。孰为之宰,其浮空而不坠也。孰为之根,是天地之至妙也。故曰:知道者,可以观化,而又在东南内地,与三神山之远,浮海中恍惚,汗漫而不可究。诘者异矣。其地胜,其形奇,故足赏也。万历辛巳冬日,余陪都宪零陵吕公登三山,公言于督学使者,蕲水李公。李公欣然命二博士治三山志,而以前序见属。夫天下名山,其高且巨者,无如五岳。其神秀而幽邃者,无如三十六洞天。其奇峭而险绝者,无如峨眉武夷。今三山高巨不及五岳,神秀幽邃不及三十六洞天,奇峭险绝不及峨眉武夷,而空旷有之又兼兹四美庸可,无纪乎。都宪、督学两公咸当代名贤、钜儒,一时咸以观风而来,览物纪胜,行垂不朽,而余得以职事,厕名其间,则厚幸矣。山灵有知。又宁不愉快。此举也耶。

狠石亭记         庞时雍

汉诸葛孔明,与孙仲谋共议破曹瞒计,曾据此石。后人因名狠石。唐罗隐、宋苏文忠俱有诗。迄今时异势殊,物改而石随湮没。寻幽吊古者,止按空籍而兴遐想。余令此,觅古迹,得石于北固西隅蔬圃积土中。其状如羊者,固宛然在也。睹其石,犹足动忠臣义士,诛奸屏邪之思焉。于是因白之郡守龙溪王公并滕公碑记,移之演武场,侧建亭,置扁曰:武侯遗石。用以鼓三军之气云。

北固山部艺文二〈诗词〉

从游京口北固应诏    宋谢灵运


玉玺戒诚信,黄屋示崇高。事为名教用,道以神理超。昔闻汾水游,今见尘外镳。鸣笳发春渚,税銮登山椒。张组眺倒景,列筵瞩归潮。远岩映兰薄,白日丽江皋。原隰荑绿柳,墟囿散红桃。皇心美阳泽,万象咸光昭。顾己枉维絷,抚志惭场苗。工拙各所宜,终以返林巢。曾是萦旧想,览物奏长谣。

幸京口登北顾       梁武帝

歇驾止行警,回与暂游识。清道寻丘壑,缓步肆登陟。雁行上参差,羊肠转相逼。历览穷天步,矖瞩尽地域。南城连地险,北顾临水侧。深潭下无底,高岸长不测。旧屿石若构,新洲花似织。

奉和登北顾楼       简文帝

舂陵佳丽地,济水凤凰宫。况此徐方域,川岳迈周沣。皇情爱历览,游陟拟崆峒。聊驱式道候,无劳襄野童。雾崖开早日,晴天歇晚虹。去帆入云里,遥星出海中。

登北固          唐李白

丹阳北固是吴关,画出楼台云水间。千岩烽火连沧海,两岸旌旗绕碧山。

登北固望海         吴筠

此山镇京口,迥出沧海湄。跻览何所见,茫茫潮汐驰。云生蓬莱岛,日出扶桑枝。万里混一色,焉能分两仪。愿言策烟驾,缥缈寻安期。挥手谢人境,吾将从此辞。

次北固山下         王湾

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

甘露寺望江         曹松

香门接巨垒,画角间清钟。北固一何峭,西僧多此逢。天垂无际海,云出久晴峰。旦暮燃灯外,潮头振蛰龙。

夏日再登北固        窦常

水国芒种后,梅天风雨凉。露蚕开晚簇,江燕语危樯。山址北来固,潮头西去长。年年此登眺,人事几消亡。

北固亭东望寄默师      罗隐

高亭暮色中,往事更谁同。水漫矜天阔,山阴到此穷。病怜京口酒,老怯海门风。唯有言堪解,何由见远公。

题狠石           前人

紫髯桑盖此沉吟,狠石犹存事可寻。汉鼎未安聊把手,楚醪虽美肯同心。英雄已往时难问,苔藓何知日渐深。还有市廛沽酒客,雀喧鸠聚话蹄涔。

甘露寺火后         前人

六朝胜事巳尘埃,犹有閒人怅望来。只道鬼神能护物,不知龙象自成灰。犀燃水府浑非怪,燕入吴宫未是灾。还识平泉故侯否,一生踪迹此楼台。

将到金陵登北固亭      李绅

龙形江影隔云深,虎势山光入浪沉。潮蹙海风驱万里,月浮天堑洞千寻。众峰作限横空碧,一柱中维彻底金。还叱楫师看五两,莫令辜负济川心。

过北固有怀         许浑

云蔽长安路更赊,独随渔艇老天涯。青山尽日寻黄绢,沧海经年梦绛纱。雪愤有期心自壮,报恩无处发先华。东堂旧侣勤书剑,同出膺门是一家。

登北固          李涉

海绕重山江抱城,隋家宫院此分明。居人不学三吴恨,却笑关山又战争。

登北固楼        宋范仲淹

北固高楼海气寒,使君应此凭阑干。春山雨后青无数,借与淮南仔细看。

甘露寺          欧阳修

曾非远城郭,寂尔隔嚣氛。尚有南朝树,能留北固云。川涛观海若,霜磬入江濆。卫国丹青在,孤堂绿桂薰。

登北固山          王存

晚登北固顶,俛视南徐城。废垒何茫茫,山川迥纵横。千载竞谁有,六朝空战争。豪气不可问,古坟人正耕。

北固楼           米芾

欲雨气不透,庭梧有栖烟。回首望北固,云藏净名天。呼童速具舆,凭高览山川。隐见岂不好,开霁景固全。须臾江风起,湛湛清露圆。归途知有伴,华月上丹渊。

多景楼呈某使君       前人

六代萧萧木叶稀,楼高北固落残晖。两州城郭青烟起,千里江山白鹭飞。海近云涛惊夜梦,天低月露湿秋衣。使君岂负清时乐,长倒金尊尽醉归。

登北固楼          沈括

丞相高斋半草莱,旧时风雨满亭台。地从日月生时见,天到江心尽处回。三国是非春梦断,六朝城阙野花开。心随潮水漫漫去,流遍烟村半日来。

登北固楼有怀        梁栋

思归不觉岁华侵,倦抚旌旗感慨深。旧日家乡今日客,一年时序百年心。城疑乱后俱非铁,山以时贫尽愿金。雨过何堪寻战垒,沙中遗戟绿沉沉。

登北固山        元萨都剌

北固招提寺,春风拄杖过。乱苔封狠石,老树带烟萝。地险星河近,天低雨露多。澄江净如练,佛阁倚山阿。

春日游北固         前人

瓮城春寂寂,石磴草斑斑。倚杖高低月,登楼远近山。六朝诗句里,三国酒杯间。自笑黄尘客,来消半日閒。

登多景楼怀古二首      前人

笑拍阑干起白鸥,长江不尽古今愁。六朝人物空流水,三国江山独倚楼。秃鬓凉风吹木叶,高城落日下帘钩。海门不管兴亡事,只送春潮打石头。
其二

东风吹树散晴岚,独上层楼酒半酣。拍岸潮声来海外,满江山色过淮南。当时霸主三分国,此日吴禅老一龛。唯有楼前旧时柳,年年三月色如蓝。

登多景楼        明姚广孝

欲上唐朝寺,先登北固山。天涯青嶂远,树杪白云閒。烟磬兼潮响,风帆趁鸟还。只因多景致,过客自开颜。

甘露寺           王鏊

颇疑登临胜,拿舟复此过。嬴劖伤断垄,梁刻认馀波。海雾晴嘘蜃,江风夜吼鼍。孙刘何处问,狠石卧荒坡。

荆侍御邀登北固      王世贞

京口昔名镇,兹游良壮哉。六朝天北顾,万里水西来。潮压金鳌小,云低铁瓮开。亦知饶感慨,吾岂大夫才。

和人游北固        盛时泰

岁莫将何适,三山烟水边。月明知海气,云尽识江天。古树开僧寺,寒潮荡客船。登临殊有意,濡足祇堪怜。

春霁登北固        邬佐卿

不厌登临数,杯前霁色宽。鸟啼林渐午,花落地才乾。海日随潮白,春山过雨寒。禅扉闲自掩,清磬绕江干。

冬日登北固山        前人

百折江声远,双林树色荒。冻云封雉堞,绝嶂见僧房。疏磬迟寒雁,遥帆下夕阳。无生应可学,何处问支郎。

刘润州邀游甘露       王野

曲阿偏雨露,北固绕烟霞。碧石临江险,青山背郭斜。六朝空燕麦,三月自莺花。回首俱愁思,孤云万里家。

北固山江望         丘柳

偶来结束成登眺,独立苍茫散暮愁。地入秦淮千嶂出,天分南北一江流。潮随返照冲长岛,鸟入深云是故丘。自信久无蕉鹿梦,浮名应愧钓鱼舟。

北固夜归          钟惺

游迟畏天晚,晚际反凄妍。好月下山路,顺风归浦船。云涛孤棹外,市坞半灯边。回首苍苍处,金焦在乱烟。
秋日偕友人集北固山房分赋二首陈永年

蜡屐裁成老桂丛,翠微城北翠微宫。黄花命酒留秋色,绿字分题借远峰。鸿雁一天星斗逼,芙蓉双屿水云通。不知珠玉为陵谷,清浅移来赋草中。
其二

白鹭洲横鹫岭斜,汉臣高步似乘槎。吟边落叶秋成雨,笔底飞香字有花。入手深杯浮日月,到江寒砚洗云霞。蓬莱何苦褰裳去,城满青山谢脁家。

北固山访汪真长       章诏

竹林幽事惬,夏日访真长。不睹花间屐,犹闻座上香。琴书淹客久,蜂蝶过邻忙。直欲连僧榻,然灯咏海棠。

南乡子〈登北固〉    宋辛弃疾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烟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永遇乐〈北固怀古〉     前人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元嘉草禅,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祝英台近〈北固山〉     岳珂

瓮城高,盘径近,十里笋舆稳。欲驾还休,风雨苦无准。古来多少英雄,平沙遗恨。又总被,长江流尽。倩谁问,甚衣带中分吾。家自畦畛落。日潮头漫写,镯镂惯断肠。烟树扬州,兴亡休论,正愁尽,河山双鬓。
前调〈前题〉        前人
澹烟横,层雾敛,胜概分雄占。月下鸣榔,风急怒涛转。关河无限清愁,不堪临鉴。正双鬓,秋风尘染。漫登览,极目万里沙场。事业频看剑。古往今来,南北限天堑。倚楼谁弄新声,重城正掩。历历数,西州更点。

北固山部纪事

《镇江府志》:梁到荩,幼聪慧,官太子洗马尚书殿中郎。尝从高祖,幸京口,登北固楼。赋诗受诏,便就。
《丹徒县志》:梁王劢,为南徐别驾从事史。大同末,武帝谒园陵道,出朱方,劢从辇侧,所经山川,莫不顾问,随事应对,咸有故实。从登北固,赋诗,帝甚嘉之。
唐上元中,刘展叛,润州刺史韦儇同江淮都统李烜、浙西节度使石令仪,屯京口。展引兵入广陵,烜辟北固为兵场,插木以塞江口。展军于白沙设疑兵,瓜洲张火鼓噪,若将趋北固者,如是累日。烜悉锐兵守京口待之。展乃自上流济袭,下蜀犯升。上元二年正月,田神功使范知新等,将四千人,自白沙济西趋下蜀。自将三千人军于瓜洲济江。展将步骑万馀,陈于蒜山,神功以舟载兵趋金山。会大风,不得渡,还军瓜洲,而知新等兵已至下蜀,展遂败。初,展陷润州,以其将许泽为润州刺史。展败走,泽死。
明太祖擒伪吴戴院判,时幸拱真庵,僧无二献诗。其日,移跸北固山凤凰池,谕以守诫、守法、守业之训。徐文贞登北固峰,有超出六合之想,忽大风吹,几堕岩下。退饮佛殿,观人皮鼓。盖以沂东所戮海寇王艮皮鞔之也。
北固有蜂,甚巨,冠色,赤鸟扑之堕地,群蜂数万,结聚不去。一二日皆死。杨文襄取而瘗之,作《义蜂冢记》

北固山部杂录

《丹徒县志》:谢元与兄书云:居家大都无所为。止以垂纶为事,足以永日。北固山下,大有鲈鱼,一手钓得四十九枚。
荀令则尝登北固,望海,云:虽未睹三山,便使人有凌云之意。若秦汉之君,必当褰裳濡足。
唐王湾题北固诗: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张燕公居相府,手题于政事堂。每示能文家,令为楷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