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齐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九十卷目录

 敬亭山部汇考
  图
  考
 敬亭山部艺文一
  敬亭山翠云庵赋     宋周紫芝
  游敬亭山记       明马之骏
  游敬亭山记        王思任
 敬亭山部艺文二〈诗〉
  敬亭山          宋谢朓
  登敬亭南望怀古赠窦主簿  唐李白
  敬亭山独坐         前人
  又
  登敬亭山怀李太白     明屠隆
  七月七日敬亭山宴集    唐一灏
 敬亭山部纪事
 敬亭山部杂录
 敬亭山部外编
 齐山部汇考
  图
  考
 齐山部艺文一
  游齐山记         宋王哲
  游齐山三奇亭记     明李鹤鸣
  游齐山华盖洞记       雷逵
  游齐山赋〈并序〉     王守仁
  齐山赋〈并序〉      吴一凤
 齐山部艺文二〈诗〉
  九日齐山登高      唐杜牧之
  游齐山呈王哲      宋司马光
  游齐山           张栻
  游齐山洞         苏舜钦
  游齐山寺         梅尧臣
  齐山僧舍          孙迈
  游齐山招提         刘定
  游齐山           华岳
  齐山           明汪珊
  游齐山          罗宪凯
 齐山部纪事
 齐山部杂录

山川典第九十卷

敬亭山部汇考

李太白独坐题诗之敬亭山

敬亭山,在今江南宁国府城北一十里,旧名昭亭,又名查山。其山脉北衍分为三支,一支为梅子冈、甑山、佛子岭、峡石山。一支为麒麟山、乐义冈、高亭、冈城山稻堆山。一支为九里山、黄冈豹山、冈新丰街符里镇、横冈山。其高数百丈,周广百倍之。自昔名贤,率多题咏。
敬亭山图敬亭山图

考考

《永初山川记》:宛陵之北,有敬亭山,山有神祠,即谢朓赛雨之所。其神云梓幸府君,颇有灵验。
《方舆胜览》:江东路宁国府敬亭山,在宣城北,谢灵运、李白、刘禹锡皆有诗。
《明一统志》:宁国府敬亭山,在府城北一十里,山有万松亭,虎窥泉。
《广舆记》:宁国府敬亭山,在府城北,上有敬亭。按《宣城县志·山川考》:敬亭山,在县城北十里,旧名昭亭,又名查山。山下有市山,上有敏应庙,庙左有义仓,庙后有拥翠亭,即太白独坐题诗处。遗碣尚存,与今之云齐阁额珠楼,相去里许,总一山也。
由华阳高峰北来,百馀里横亘于此,若屏障然。高数百丈,周广百倍之。东临宛句,南俯城闉,万壑千岩,云蒸霞蔚,固近郊胜境云。其山古今吟咏甚多。山南有广教寺,旧为黄檗禅师道场,元末尽毁。至今墀下双幢颓然并立,又有金鸡井,石佛殿,虎窥泉,放生池。山南有万松亭,傍城有鉴沚亭,又南五里有蛮王冢,李太常墓、蒋徵君墓、查宣公墓。又南距城西,有曰府君墓,不可胜纪。
山南有裴公井二。距城北五里,有张路斯田。
敬亭东循河而北,为盘石山,即盘龙山。有首有尾,其形似龙,下临深渊。
敬亭西第一峰,为洪村岭,有一峰庵。
东北十里为麒麟山,绵亘环踞,状似麒麟。
梅子冈东五里为甑山,山形似甑,大小北路从此分。西北五里为佛子岭,又东五里为峡石山,下临深潭,潭上下多怪石,此敬亭山北第一支。
麒麟山之西为乐义冈,北十里为高亭冈,又东北十里为城山、稻堆山,与塞口山对峙。河岸俨如门扃,此敬亭山北第二支。
乐义冈之西为九里山,东北十里为黄冈,又北十里为竹塘豹山,冈垄起伏环绕十数里。
又北十里为新丰街,距城七十里。
东为符里镇,昔许真君置铁符于窑旁,东为东门渡。旧为焦村,市有屯师濠堑,前代居民商贾凑集,贸贩颇盛,置监酒税。今寥落矣。
又北三十里为横冈山,赤色,又名虹冈。有横冈桥,此敬亭山北第三支。
又十里至黄池镇,距城百二十里北路。巨镇南北,孔道有巡检司,对河为当涂县界。
旧有楚王城山,在黄池镇里许,古斥堠在焉。地接当涂兵兴时,尝把隘于此,因山创城门阙俨然。
《古迹考》:虎窥泉,在城北敬亭山閒云庵左,游人吟咏颇多。
片云石,敬亭山麓旧有片云石,为游人驻屐之所。里人尤皓复摹片云二字,以志其旧。
云根石一峰山之巅,有怪石如枯橛,李白题云根二字,其字至今摹而识之。
云齐阁,在敬亭山翠云庵前,取李诗合沓与云齐之句。游人每宴集于此,把酒凭栏,江城在掌。
额珠楼,在城北敬亭山最高亭之上。明崇祯间,知县陈泰来建,四壁丹楼冠山,烂若霞举。
最高亭在山之腰,明天启间,知县谢伭眺建。
裴公井在敬亭山南,相公裴休凿,色白,味甘独异他井,又其一在山南松亭之侧。梅圣俞所谓石盎旧基是也。
唐蒋徵君华墓,在敬亭山下,李白吊墓诗云:敬亭山下墓,知是蒋徵君。
宋太常李含章墓,在敬亭山西麓,又有查宣公墓,因名查山。疑即南唐查文辉也。

敬亭山部艺文一

敬亭山翠云庵赋     宋周紫芝


唯敬亭之灵巘,迤兹山之崷崒,绝旱麓而直上,干云霄之崛屼。北横牛岭,东接麻姑。俯万山而合沓,邈一径之崎岖。于是巉云蒸霞,幽谷涌雵,蜿蜒蜥蜴,含石结阴。山霋霋而钟异,泽霭霭以毓精。乃有紫气栖岩,岚光𦊰树,绛雰浮嶾,螭文映户。时不见山,惟见烟雾。窅兮若蛟腾而虬兴,寞兮若螮亘而螣布。蔽冈岫衍,回峦纚绝,峤覆元岩,叆叇恍惚。霮䨴瀰漫,固乾施而坤造,纷万叠以千盘。若乃皎虚赤霄,碧空晴昊,敛踪,彤云炫藻。开平野之光霁,众峰而同照。至若夕阴起幽,昼晦向息,曜灵潜影,皓魄甫出。时则榱桷浮晖,楼台得月,平野星垂,银河波落。寂万籁以同声,合婵娟而共榻。四郊云敛,万树风疏,洸洸漾漾,唯月唯予。飘若控鹤以冲天,宛如跨虹以骋虚。骇青萍之冷逼,恍阆风之我居。乃有殿阁,迥然中起,在山之阿,于宛之涘。杰构高骧,棼橑丽绮。因岩壑而启扉,傍㟏岈而作戺。飞檐连霄以上出,虹梁迥映于旁崎。基坯齐梁,功垂唐宋。恢蕞尔之重阶,栖神明以画栋。旁有昌黎,启祠于中,山斗凌云,遗像倚崧。仰仙灵之渺忽,缅硕人之高风。苔文剥落,碣石摩空。嗟时运之奄没,慨瞻依而无从。羡斯文之丕振,与兹山而无穷。尔乃万松潜翳,千樟蒙茏。王刍含荣,蒤杕敷红。藤萝樛缪,楈枒错综。鼪鼯昼凭于木杪,鵙鴂宵号于山棕。何廓外之近郊,闻人寰之寥阔。湛涓流之觱沸,沃瑶草之萋碧。脱浮生之尘缨,暂敷游以憩息。怀十洲之芳屿,想昆崙之琼室。岂丹灶之梯炉,寔灵囿之窟宅。夫其怪石悬,磴乔木参天,幻晕出没,沃野浮烟。此则城市所未尝见也。元猿啼阴,祥鸠呼雨,反舌习禽,金衣求友,千态万状,载鸣载止,此则城市所未尝闻也。瑞霭低霁,祥光远笼,兀矗如奔骥之赴陆,联络如羽旗之扬空。兮,偈兮,若雨若风。此则平衍之隈,比壤之区,所未尝有也。于是薜荔绊车,橘刺搴帷,偃蹇栖息,寄傲徘徊。或抱膝而朗吟,或凭栏以长啸。谷口腾欢,郊关含笑,祛尘想于须臾,恋幽岨于晚眺。辍脂之遄径,冀霞举之高藐。相羊乎萝月之阴,盘旋乎松风之隩。聊信宿以强颜,念明发以鼓棹。
游敬亭记        明马之骏
宛陵腊日,夜雪,槛处公廨,猬缩而鹳伸,自笑甚。故人王郡丞谋为敬亭东道主,与司理黄君偕焉。出北门仰盼,见玉龙亘天,奋鬐振鬣,知山以雪壮。繇城趾,取小道蛇行沮洳间,数步辄一蹶。然四望皆白,冷光逼心目,如在异境。群峰巀峙,见两危壁插天,凹处林阁浮出,心知是敬亭也。从曲径缘上石隘处,即格舆。既登得寺,寺前得阁,为觞客地。然观如是止,恨欠深窅耳。旁上别有亭,可远眺。寺僧导之,对郡丞司理,语甚辩,然舌熟杂诙气。其右峰稍峻,僧云登可望江,计是地去江,可二百馀里,似非魁丘可以拓眼。然积雪满山,势不可上,故无以难也。大略兹山,初升盘径,曲纡似润之北,固凭阁下眺,似吴之大石第。大石空阔,可杯杓挹太湖,此中固微逊之。而六花皑,皑千岩无色,城郭陵谷点映,空濛奇自可直。一死雪著松杉间,得风条枝易坠,独树顶存圆白。如素蕖含房,慈乌引颈,尤属妖。观夫雪之施于游人也。惠矣哉。山下见双塔,对植制朴,而色旧。还往咸心注之,偶与汤嘉宾先生谈及,云是黄檗师道场。甚悔不入,因附记之。

游敬亭山记        王思任

天际识归舟,云中辨江树。不道宣城,不知言者之赏心也。姑孰据江之上游,山魁而水怒,从青山讨宛,则曲曲镜湾,吐云蒸媚,山水秀而清矣。曾过响潭,鸟语入流,两壁且答。望敬亭绛雰浮嶾,令我杳然生翼,而吏卒守之不得动。既束带竣谒事,乃以青鞋走眺之。一径千绕,绿霞翳染,不知几千万竹树,党结寒阴,使人骨面之血,皆为醟碧。而向之所谓鸟啼莺啭者,但有茫然竟不知声在何处。厨人尾我,以一觞劳之,留云阁上。至此,而又知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閒。造句之精也。朓乎,白乎,归来乎,吾与尔凌丹梯,以接天语也。日暮景收,峰涛沸乱,饥猿出啼。予慄然不能止,归卧舟中,梦登一大亭,有古柏一,本可五六人围,高百馀丈,世眼未睹,世想不及。峭崿斗突,逼嵌其中。榜曰敬亭。又与予所游者异。嗟乎。昼夜相半,牛山短而蕉鹿长。回视霭空间,梦何在乎。游亦何在乎。又焉知予向者游之非梦,而梦之非游也。止可以壬寅四月记之尔。

敬亭山部艺文二〈诗〉

敬亭山          宋谢朓


兹山亘百里,合沓与云齐。隐沦既已托,灵异居然栖。上干蔽白日,下属带回溪。交藤荒且蔓,樛枝耸复低。独鹤方朝唳,饥鼯此夜啼。渫云已漫漫,多雨亦凄凄。我行虽纡组,兼得寻幽蹊。缘源殊未极,归路窅如迷。要欲追奇趣,即此陵丹梯。皇恩竟已矣,兹理庶无暌。

登敬亭南望怀古赠窦主簿  唐李白

敬亭一回首,目尽天南端。仙者五六人,常闻此游盘。溪流琴高水,石耸麻姑坛。白龙降陵阳,黄鹤呼子安。羽化骑日月,云行翼鸳鸾。下视宇宙间,四溟皆波澜。决绝目下事,从之复何难。百岁落半途,前期路漫漫。强食不成味,清晨起长叹。愿随子明去,炼火烧金丹。

敬亭山独坐二首       前人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閒。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其二
合沓牵数峰,奔来镇平楚。中间最高顶,彷佛接天语。
登敬亭怀李太白      明屠隆
青岩合沓见垂藤,两腋天风快一登。牛背似分平野阔,马蹄都入乱云层。朱花的的寒迎客,黄叶萧萧晚映僧。千载谪仙呼不起,至今綵笔尚凭陵。
七月七日敬亭宴集     唐一灏
暑气初消秋正清,忻陪法从眺江城。星槎此夕通银汉,鹤驾当筵彻玉笙。忘分顿教宽磬折,豫游何异乐升平。双旌五马芳徽在,千载重光一范名。

敬亭山部纪事

《宣城县志》:宋张贵,字待举,少举庆历壬辰进士,与王安石同登第。及安石罢,相居金陵。贵一日游敬亭,忆安石,即放舟就之。经宿而返,安石强留不可,曰吾兴阑矣。

敬亭山部杂录

《方舆胜览》《吴郡志》载:林希叠嶂楼,有怀吴门朱伯原诗云:虎丘换得敬亭山,句水松陵数舍间。天下难如两州好,君恩乞与一身閒。

敬亭山部外编

《宣城县志》:敬亭山南有金鸡井,在广教寺右。唐黄檗禅师建寺千间,其树皆罗松。传闻,黄檗师托迹海外安南国,募化罗松万株,限某日,其树自运至山。是日,金鸡斗入井中,而罗松随泉涌出矣。架屋九百九十九间,后灾毁。至今尚有一横木塞井口。
敬亭山之南有张路斯田。俗传其田不利耕者,多水灾。乃张公为令时垦之,张右史诗云:张公乃人龙,为令尝在兹。至今城北田相传为路斯,尝阅《集古录》,乃有龙公碑。按《东坡集》:有昭灵侯庙碑,云:南阳张公,讳路斯。隋初,家颍上县百社村,唐景龙中为宣城令,以才能称。自宣城罢令归,尝钓于焦氏台之阴。顾见钓处宫室楼台,遂入居之。夫人石氏,生九子,至是公语夫人。曰:我乃龙也,蓼人郑祥远亦龙也,与我争此居。明日当战,使九子助我,领有白绡者我也,青绡者郑也。明日,九子射中青绡者,公逐之去,所过皆为溪谷,而达于淮,九子皆化为龙以去。事见唐布衣赵耕之文,淮颍人立庙祀之,欧阳公《集古录》亦载其事。

齐山部汇考

唐杜牧之九日所登之齐山

齐山,在今江南池州府,城南三里。山有十馀峰,其高齐等故名。或云因唐刺史齐映得名。山有妙空、武功、寄隐、窦云、玉柱、有待等岩。又有九顶、圆顶、华盖、莲子、左史、石虎等洞,皆极为奇胜。唐杜牧之九日登高,即此。
齐山图齐山图

考考

《方舆胜览》:江东路池州齐山,在贵池南五里。按王晰《齐山记》:山有十馀峰,其高等,故名齐山。或以齐映得名。
《潜确类书·区宇部》:齐山,在池州府城南,山有十馀峰,势皆齐峙,故名。周必大记云:唐剌史齐映所尝游也。山上岩洞二十有二,亭台二十馀,其中空岩灵窦,响石飞泉,不可胜纪。
《三才图会·齐山图考》:齐山,在池州府城南,因唐刺史齐映得名。山有仙人迹,迹巨而且长,纹画显然。扪萝而上,为翠微亭,林木森蔽,禽鸟飞鸣。回视下界,真隔尘世。临九顶洞,陟小九华,则群石森立,其数与九华等,故以九华名。由招隐岩南望天门,则石耳。诸山历历如指掌上。青岩中,有峦石塞道,形如抱罄。岩右为寿字岩,仰视宋张时修所刻寿字,不爽毫发。又自蕉笔岩南至妙空岩,穹然空隆,乳溜凝结,绀翠苍绿,润如过雨。妙空西上为石鼓洞,洞有石旁出如肝肺,悬壁击之铿然,可谐弦管。又旁一石,与前石无异,击之若槁木,竟不知造化之逞奇于泉石若此也。西为仙人桥,广仅咫尺,长五之。并跨两崖,肤理浑然,不假人力。三者于齐山为最胜。山之东有华盖洞,洞口石峙如门,其中豁然。上员如盖,下平如砥,可坐数十人。洞形九旋,由大而渐入于小,如螺尾然。今之华盖殿,即此制也。
《池州府志·山川考》:齐山,在贵池县城南三里,山有十馀峰,其高齐等,故名。又有妙空、武功、寄隐、窦云、玉柱、有待等岩。九顶、圆顶、华盖、莲子、左史、石虎诸洞,极为奇胜。或云:山因唐刺史齐映得名。唐杜牧九日登高于此,宋吴中复诗云,当时齐映为州日,从此山因姓得名,却自牧之。赋诗后每逢秋至,菊含情。今按《唐书》,齐映无刺池州事,其弟照尝刺池州,或以此致误。明黄道周称为池山告,辞十八翁,此其一也。

齐山部艺文一

游齐山记         宋王哲


齐山如卧虎,然首于申,尾于寅,延庆院南向,据其胸也。其栋宇横架,岩石林麓间,望之丽若图画,为是邑名山之胜也。端平二年,提举王伯大扁其外门曰齐山洞天。由松径而入数十步,至中门,蹑蹬道而上,扁曰云梯。前为藏殿,后为佛阁,东西跨壑立亭,曰一览,高敞可爱。其后曰妙空岩,元祐初,蒋之奇命名也。其罅有一石,击之如钟磬,曰丹砂。由法堂而北,曰蕉笔岩,张公祐以蕉书石壁,故名。东有者,曰新岩。有泉滴沥而下者,曰春溜。张时修刻大寿字于左。前有亭曰云壑,蹑石分道而北,上曰武功岩。正北有上清岩,一名观音岩。西北有寄隐岩,南有石壁如屏。又数步有石窟泉,滴滴可饮。一人名,一人泉。又东三步,绝石栈,临上清岩,曰寄隐岩。又西北至窦云岩,两石对峙如洞门,有紫薇亭。北至小九华峰,峰峦耸拔,肖九华之胜也。下有石坑,深险不可入,俗呼无底洞。由云壑分道而南,约数步,曰漫岩。又二十六步,曰唐公岩。西北有洞曰九鼎,又曰集仙,袤三丈广半之。北上至峰之巅,曰翠微亭,唐刺史杜牧九日登高赋诗处。下瞰陂泽及清溪州,治关。其前长江缭,其外最为临眺之佳境。此见于齐山之右者然也。由翠微循山脊扪磴攀萝,崎岖东下,约二里至华盖洞。石势轮囷如车盖,高约三四丈,其下可容数十人。西有一丈可盘折而入,飞鼠甚多,执燎照之则回翔,故名石燕洞。西北有玉柱岩,深可一丈。北有莲子洞,深可二丈。由坡而上有危檐杰栋,岿然屹立于东崖之巅者,绣春台也。鹤山魏了翁书北睇,江淮在目。由北而下,渐觉山环抱,地平夷。而树木阴翳之中,有绣春道院,依石为扉,傍翼两室,曰仁静,曰智乐。左有洞曰新兴。坎级而下,豁然明敞,壁立数仞。嘉定间,史定之又刻曰史岩。傍有绣衣石一洞,秉烛而入,有迹蜿蜒,或指为潜笔。别有洞曰左史,左史者,州守李芃也。杜牧代之,故为立洞,名又两石。夹道约数十步,过一石门,伛偻而入得平地,可三数丈。如壶中之天,故曰壶天。石眼有泉,一泓,可掬而饮之。过绣春台数百步,有二洞,东曰狮子,西曰圆顶。有泉如乳,旧逸一洞名今特,因其形而命之。此见于齐山之左者,然也若夫山北之景。则从道院右边而下,太守李方元以山无溪涧之泽,乃沿其北址筑防贮潦。广十馀寻,深数丈,长三里。芰荷鱼鳖可育,而蕃今遗址尚存。东有虎啸岩,及石虎洞中有石如虎蹲,皆险绝不可上。而中有九曲水,石势萦回,山泉清澈,天造地浚,殆类人为。又有茂林修竹隐映于上,宛然兰亭气象也。有醒翁岩,岩有醒翁石,旧有亭而今不存。又有待岩者,最远而大,迤𨓦而西达于长堤。则一山之景尽矣。李芃刻有待岩者,言有待而存也。然齐山之泉,大小凡十一而半,岩为胜。玉壶、连星为奇飞觞,濯缨为大岩。壁之号凡十九,而有待为大。岩壑之号,凡十九而上清为最。洞之号凡十四而潜笔尤清幽。游者徜徉乎山间,而穷日之,力不能遍览。今历久而湮芜,不可复考姑录所传闻者,于右馀阙疑焉。齐山在府东南三里,山有群峰,势皆齐等,故曰齐山。或云唐刺史齐映尝好此山,因名。岩洞三十有二亭,台二十有馀,周回二十里,山形肠蟠腹捆斗峻箕张,其气候雨焉。而骨胁立日焉,而华采浮晦则云聚欲喷霁,则林霭葱茜,暑避流浆寒入挟纩,其中之胜。空岩灵窦,响石飞泉不可具纪。

游齐山三奇亭记     明李鹤鸣

江之南多名山,并江而郡者,池为胜。盖九华之秀立杰出,可以匹武夷雁荡。然僻在郡东南七十里外,负郭有齐山焉。高不能三十仞,实多怪石,人士不绝游,故尝齐名九华。然怪石状虽众,陵厉丛沓类鲜天趣。惟南有妙空岩者,乳溜所凝结,穹若空隆,绀翠苍绿润如过雨。妙空西上为石鼓洞,洞有石旁出如肺肝。白肌赤脉击之,然远闻,可谐管弦。又西为仙人桥,广仅咫尺,长五之,并跨两崖肤理浑成。殆造物者之肆巧维。是三者,于齐山为胜。前太守一竹田子亭于其会,命之曰三奇,特表异之。岁更而亭败,嘉靖十三年,东崖虞子按节于池,从太守三峰侯子,指齐山登焉。迨兹亭址,谓太守曰:山之奇,诚莫踰于此。子其复亭之。

游齐山华盖洞记       雷逵

池阳东南三里许为齐山。左田而右湖,怪石奇峰,幽壑古洞,璀璨环列。其尤绝者,如苍玉云梯。上清华盖,而华盖于诸洞为最。此登临之士,或苦劳而中疲,或落晖以增。慨遂至榛莽交衢,草莱荒径。而兹洞渐不可识矣。予与少郭每及齐山之胜,恨不得一陟览。是夏,予假便归省。牵舟而南泊池阳之渚,梦寐苍翠既已跃然,适少郭偕万峰胡君来顾喟然曰:翠微胜概知子夙抱会可少耶。遂相与载俎携壶步,石径攀藤萝,嶙峋嵂屼,直造穼阻蹑朝天而踰云门趋,上清而下旷怡,清风徐至。扣石鼓以浩歌,徘徊觞咏。则山南之胜且尽,而日已西矣。予顾曰华盖之胜,竟不可睹耶。有田父进曰:洞诚胜,然已数十年无人迹。胡子曰:是在人耳。即令隶从,操斧,荷锄,鸣锣,而前悉伐其荆蓁之塞途者,顷之成路。吾三人者,缓步而至。则洞口石峙如门,其中豁然,上圆如盖,下平如砥,可容坐数十人。后有小口约三十馀步,通山脊,即燕石也。乃更洗觞命酌满引剧谈,山虚籁静万虑消息。胡子叹曰:异哉。斯游吾二人叨莅于斯,辄未暇子以邂逅,维舟率尔开荒穷,造亦奇矣。夫亦洞之会也。予谢曰:有是哉。窃闻山水与人,其气本相流通,惟气昏窒而不畅。故有没溺市井以终身者,然无来无去,斯为善游,而山水之或以人兴,或以人废,或千骑万从驰骛而不足,或鞠为丘墟长噫千古。此固隆替不齐之候,非有系乎。山水之灵不灵也。吾辈今日之游,亦水荇风萍,适然相遭,而洞之辟不辟,我与洞皆不得知。无所增益者,而又何叹也。胡子喜而笑曰,子其记之。

游齐山赋〈并序〉     王守仁

荠山在池郡之南五里许,唐齐映尝刺池,亟游其间,后人因以映姓名山。继又以杜牧之诗,遂显名于海内。弘治壬戌正旦,守仁以公事到池。登兹山以吊二贤之遗迹,则既荒于草莽矣。感慨之馀,因拂崖石而赋之,以纪岁月云。赋曰:

适公事之甫暇,乘案牍之馀晖。岁亦徂而更始巾。予车其东,归循池阳,而延望见齐山之崔嵬,寒阴惨而尚湿,结浮霭于山扉,振长飙而舒啸。麾綵见于虹霓,千岩豁其开朗。扫群林之霏迷,闯危巅而出侯。到回景于苍矶,蹑晴霞而直上。凌华盖之葳蕤,俯长江之无极。天风飒其飘衣,穷岩洞之幽邃,坐孤亭于翠微。寻遗躅于烟莽,哀壑悄而泉悲。感昔人之安在,菊屡秋而春菲。鸟相呼而出谷,雁流声而北飞。叹人事之倏忽,晞草露于须臾。际遥瞩于云表,见九华之参差。忽黄鹤之孤举,动陵阳之遐思。顾泥途之溷浊,困盐车于枥马,苟长生之可期。吾视去富贵如砾瓦,吾将旷八极以遨游,登九天而视下,餐朝霞而饮沆瀣。攀子明之逸驾,岂尘网之误羁,叹仙质之未化。乱曰:旷观宇宙,漠以广兮。仰瞻却顾,终焉仿兮。吾不能局促以自污兮。复虑其缪以妄兮。已矣乎。君亲不可忘兮,吾安能长驾而独往兮。

齐山赋〈并序〉      吴一凤

齐山者,池州府治东南山也。离夫城堞,三里而遥。秦堤绵亘,青阳迢辽,如长虹之吸露,临秋浦之潇潇。或曰:峰峦平等,山以形名。或曰:刺史所憩,地以人旌。前有颜坊,翠微春晓,珠官一区,岿然象表,迤逦而前,幽胜殊绝。岩洞排空,飞泉寒冽,昔日杜守怀人,考亭述古,武穆驻軿,逸音遄吐。及夫宋之末,造别驾殒身,墓草已宿,双节不泯。观感徘徊,舒迟容裔,曾是修涂忽焉。沦替申酉之岁,兵燹,陆梁亭榭倾圮,碑碣仆伤,过者凭吊,纷遝芜荒。嗟乎。山灵如故也,名人题咏可数也。循环贤者有作,苟远寄冥搜,好奇高悟,俛仰之际,知不终于散濩也。已遂援笔而赋之曰:

维岷山之嶙峋兮,发弘涛之浑沦。触滟滪以豗隤兮,冲三峡而逡巡。澒洞万里滔汨驶逝兮,澎湃朝宗于东海之滨。高高下下,纷峰崿之森列兮,罗星布棋,守险设乎城闉。若夫池阳耸峙,牛宿分垣,豫章连趾,金陵通辕,川浦澄湛,冈阜高骞。东顾巑岏,虎踞龙蹲。履崇堤之坦道,瞻竺祠之琉璃。抚苍玉之斑驳,扪龙门之险巇。其洞则有朝天斗绝,九顶周穼,无极杳渺,石鼓参差,狮子雄吼,石燕紫襹,莲子如碧,圆顶效规。而后有华盖,盘结独奇。其岩则有窦云天巧,寿字人为,妙空无色,上清守雌。唐公巍焕,焦笔葳蕤,招隐劝驾,寄隐乐饥。而复有漫史,颉颃相比。仰云梯而上驾九华,秀削为谁移。绕弄水而遐瞩莲花,绰约香风吹。仙人桥兮横跨,白云窝兮平砥。一人泉兮酌不竭,醒翁石兮孰呼之。后有老人趺坐,菡萏剖破,门若双启,窟可偃卧。径或盘旋,蹬如硙磨。五丁何年,顽骨铲挫。春云如粉,芳草成茵,桃红锦艳,溪绿罗新。江涵秋影,雁队云陈,插菊满头,晖落何嚬。唐史以志游陟,宋人以资讨论。藐尘寰若一坏,罗万象如苍旻。标银钩之篆字,竖鳌负之丰碑。卸征衣而拾翠,趁明月而题诗。

齐山部艺文二〈诗〉

九日齐山登高      唐杜牧之


江涵秋影雁初飞,与客携壶上翠微。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但须酩酊酬佳节,不用登临恨落晖。古往今来只如此,牛山何必泪沾衣。

游齐山呈王哲      宋司马光

江上有奇山,群峰矗如剪。昔闻齐刺史,置酒升绝巘。其人有惠政,嘉名自兹远。君来踵其迹,词牒入清简。骊驹时入谷,胜地穷搜选。问俗复怀人,匪徒事游衍。

游齐山           张栻

旧闻齐山胜,抱病来登临。苍然俯平湖,秀出几百寻。穹石天与巧,修篁近城林。高攀极巉岩,俯探穷窈深。爱此坚贞姿,摩挲会予心。忆行西湖岸,亦复多嵚崟。颇恨人力胜,刻画时见侵。谁知丑石面,乃亦变孔壬。何如蓁莽间,屹立长森森。天然抱幽独,妙质逢赏音。支筇到绝顶,孤亭指遥岑。樊川有留咏,兀坐此长吟。

游齐山洞         苏舜钦

城南飞桥跨清溪,度桥并辔千丈堤。堤穷水尽翠微出,系马道旁寻杖藜。巉巉石骨不见土,一色新削青玻璃。怪石奇壑分左右,绝顶俯睨长江低。当时登高插菊处,至今胜日争提携。荒亭已颓断碣仆,霜草满地寒蛩啼。杜郎风流杳何处,祇有兹山仍号齐。其间一洞景更绝,喜子曾游知旧蹊。踰冈陟巘数里险,路断忽复忘东西。石芒钩衣藤挂帽,荒榛丛筱交冥迷。遥呼野人问不识,下趋却踏湖边畦。前边佳处似彷佛,兴倦不惜重攀跻。径穿蒙密得窾穴,俛首匍匐藤挂脐。日光忽漏天宇小,所见正尔如醯鸡。流苏乘盖结高屋,旁入诘曲房与闺。卦蓍二碑史氏植,欲读奈此苔藓泥。斯人好事世亦少,挽置推视茫无梯。崖间名字半磨灭,后来游者犹堪稽。摸碑幸寄却细读,我思仍欲烦鑴题。

游齐山寺         梅尧臣

苍山南望截云烟,中有绀宇通诸天。长桥直渡清溪水,寒湖收潦旷平田。古木阴森大堤上,千峰浓淡高楼前。龙笋未迸角出缩,虎石乱踞筋拳挛。阴崖乳泉湿苔藓,阳谷暖气留兰荃。涧户晓辟烟的的,松轩夜启月娟娟。闻有谪仙乘兴入,飘然欲拍洪崖肩。玩幽逐胜不觉远,露奇发怪工无全。扪萝但识康乐径,欲饮安问远公禅。清猿不到俗士耳,香草已入骚人篇。水鸟念佛次净界,野鹿衔花来象筵。在昔探赏犹可数,胜景秀句今得传。辞韵险绝兹所骇,何特杜牧专当年。重以平淡若古乐,听之疏越如朱弦。秘藏楮中为不朽,咨诹座上皆曰然。谁意粗官获此贶,洗去鄙吝空池边。聊欲报言宰邑使,春郊惟见雁连连。

齐山僧舍          孙迈

竹密通幽径,桥横逐涧斜。阴崖耸圭璧,古蔓引龙蛇。寺僻虚僧磬,亭荒足兔罝。紫微今不见,著意采黄花。

游齐山招提         刘定

楼迥山饶翠,湖平水漫黄。开帘无午暑,隔洞有秋香。冰枕聊相慰,云帆亦未忙。月明与溪色,好在紫微郎。

游齐山           华岳

寺觉重游好,僧期后会赊。青虫雕病叶,白鸟篆平沙。水瘦石生齿,山寒梅未花。功名应有待,且谒惠公茶。

齐山           明汪珊

胜游从客散,幽趣问僧赊。暝暝岩心日,星星涧底沙。洞烟笼石笋,檐溜雨天花。大乘行参罢,呼童瀹凤茶。

游齐山          罗宪凯

何处齐山路,垂杨五里阴。崚嶒开石壁,迤𨓦瞰江浔。柱笏诸峰出,流云众壑深。乘春风日好,蜡屐乍追寻。

齐山部纪事

《池州府志》:唐齐映,高阳人,举进士刺池州,有惠政。城南有山岩,洞奇绝映。每公暇,登眺池,人因以其姓名山云。
李方悬,字景业,为池州刺史。城东南隅,树九华楼,筑翠微堤,连城五里凿。齐山北面得洞穴,怪石不可名状,刻石于岩,以自纪其事。
杜牧,字牧之,万年人,累迁膳部员外郎。出知池州,政暇,登览齐山清溪诸胜,皆有题咏。又与处士张祜相唱酬。池山川实以牧重。

齐山部杂录

《方舆胜览》:江东路池州,俯瞰大江清溪南来,镇以齐山,依贵池,据石城,山川清旷。
池州有翠微亭,杨廷秀诗序云:从提举黄元章,登齐山寺,后上清岩翠微亭,望郡城,左清溪,右大江。盖绝境云。其诗云:西山落日浴长江,并贯清溪作一光。十嶂围来天四合,孤城涌出水中央。楼台玉塔云间见,杨柳金堤镜里长。客子要穷秋浦眼,翠微亭上上清旁。
池州半丽泉,李元方尝刻碑于有待岩,谓齐山大小泉,凡十一,而半丽为胜。秋浦千重岭,而水车岭最奇。岩壁之号十五,而有待为大,壑之号九,而上清为最。洞之号十四,而潜虬为奇。又有洞五,曰半丽,曰寄隐,曰子昭,曰妙峰,曰翠微,特高尤宜登眺。
《图书编》:昔人有言,九华可玩,而不可登,齐山可登而不可玩。言是山奇秀蕴,而不外露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