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祁连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八十卷目录

 昆崙山部汇考
  图
  考
 昆崙山部艺文一
  昆崙丘赞         晋郭璞
  昆崙山赋         明黄谏
 昆崙山部艺文二〈诗〉
  读山海经         晋陶潜
 昆崙山部纪事
 昆崙山部杂录
 昆崙山部外编
 黑山部汇考
  图〈缺〉
  考
 焉支山部汇考
  图〈缺〉
  考
 焉支山部艺文一
  燕然山铭        后汉班固
 焉支山部艺文二〈诗〉
  和吴侍御被使燕然    唐卢照邻
  燕支行           王维
 焉支山部纪事
 祁连山部汇考
  图〈缺〉
  考
 祁连山部纪事
 祁连山部杂录
 祁连山部外编

山川典第八十卷

昆崙山部汇考

黄河发源之昆崙山

《尚书》曰:昆崙。《尔雅》曰:昆崙丘,即黄河发源处也。周穆王会西王母于此。世因相传为仙境,其山之大小高下,则《山海经》《淮南子》诸书所载,各有不同,未可遽定其孰是,今姑悉载于后。
昆崙山图昆崙山图

考考

《书经·禹贡》:织皮昆崙,析支渠搜,西戎即叙。〈疏〉王肃云:昆崙,在临羌西。《蔡传》昆崙,即河源所出,在临羌。《大全》武夷熊氏曰:昆崙,唐画之为吐蕃界。
《尔雅·释地》:西北之美者,有昆崙虚之璆琳、琅玕焉。〈注〉璆琳美玉,名琅玕,状如珠也。《山海经》曰:昆崙山,有琅玕树。
《释丘》:三成为昆崙丘,〈注〉昆崙山三重,故以名云。〈疏〉丘形三重者,名昆崙、丘昆、崙山。记云:昆崙山,一名昆丘,三重高万一千里是也。凡丘之形三重者,因取此名云耳。
《山海经·西山经》:槐江之山西南四百里,曰:昆崙之丘。是实惟帝之下都,神陆吾司之其神,状虎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是神也,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时有兽焉,其状如羊而四角,名曰土蝼,是食人。有鸟焉,其状如蜂,大如鸳鸯,名曰钦原,蠚鸟兽则死,蠚木则枯。有鸟焉,其名曰鹑鸟,是司帝之百服。有木焉,其状如棠,华黄赤实,其味如李,而无核,名曰沙棠,可以禦水,食之使人不溺。有草焉,名曰蘋草。其状如葵,其味如葱,食之已劳。河水出焉,而南流,东注于无达。赤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泛天之水。洋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丑涂之水。黑水出焉,而西流,注于大杅。是多怪鸟兽。〈注〉天帝都邑之在下者也。
《海外南经》:昆崙墟,在其东。墟四方。一曰:在岐舌东,为墟四方。羿与凿齿战于寿华之野,羿射杀之,在昆崙墟东。羿持弓矢,凿齿持盾,一曰戈。
《海内西经》:海内昆崙之墟,在西北帝之下都。昆崙之墟,方八百里,高万仞。上有木禾,长五寻,大五围。面有九井,以玉为槛。面有九门,门有开明兽守之。百神之所在,在八隅之岩,赤水之际。非仁羿,莫能上冈之岩。〈注〉言海内者明。海外复有昆崙山,木禾谷类也,生黑水之阿。言非仁人及有才艺如羿者,不能登此山之冈岭巉岩也。
赤水出东南隅以行。其东北西南流注南海,厌火东。河水出东北隅以行。其北西南又入渤海,又出海外,即西而北,入禹所导积石山。
洋水、黑水,出西北隅以东,东行又东北,南入海羽民南。
弱水、青水,出西南,隅以东,又北又西南,过毕方,鸟东〈注〉《西域传》:乌弋国,去长安万五千馀里,西行可百馀日,至条枝国。临西海,长老传闻有弱水。
昆崙南渊,深三百仞,开明兽,身大类虎而九首,皆人面。东向立昆崙上,〈注〉天兽也。
《海内北经》:蛇巫之山上,有人操杯而东向立。一曰:龟山,西王母梯几,而戴胜杖其南,有三青鸟,为西王母取食,在昆崙虚北。〈注〉又有三足,鸟主给使。
帝尧台,帝喾台,帝丹朱台,帝舜台,各二台。台四方,在昆崙东北,〈注〉此盖天子巡狩所经过,夷狄慕圣人恩德,辄共为筑立台观。以标显其遗迹也。
蟜其为人,虎文,胫有䏿,在穷奇东。一曰:状如人,昆崙虚北所有。
昆崙虚南所有汜林,方三百里。
《海内东经》:国在流沙中者,埻端玺㬇,在昆崙虚东南。一曰:海内之郡不为郡县,在流沙中。
西胡白玉山,在大夏东,苍梧在白玉山西南。皆在流沙西,昆崙虚东南。昆崙山在西,胡西皆在西北。《大荒南经》:南海之外,赤水之西,流沙之东,有兽,左右有首。名曰踼。〈注〉赤水出昆崙山。大荒之中,有不姜之山,黑水穷焉。〈注〉黑水出昆崙山。《大荒西经》: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昆崙之丘。有神,人面虎身,有文有尾,皆白。处之其下,有弱水之渊。环之其外,有炎火之山。投物辄然,有人戴胜虎齿,有豹尾穴处,名曰:西王母。此山万物尽有。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常阳之山。日月所出。
《道经》:海外蓬莱阆苑,有五岳灵山,昆崙之山,乃天之中岳也。在八海之间,上当天心,形如偃盖。东曰樊桐,西曰元圃,南曰积石,北曰阆苑。上有琼华之阙,光碧之堂。瑶池翠水,金井玉梁。主镇星之精,居于中元,一气天中焉。
《龙鱼河图》:昆崙山,天中柱也。
《汉书·地理志》:金城郡,临羌。〈注〉西北至塞外,有西王母石室、仙海、盐池。北则湟水所出,东至允吾入河。西有须抵池,有弱水、昆崙山祠。莽曰盐羌。师古曰:阙骃云:西有卑和羌,即献王莽地,为西海郡者也。
《淮南子·坠形训》:凡鸿水渊薮,自三百仞以上,二亿三万三千五百五十里。有九渊,禹乃以息土填洪水,以为名山。掘昆崙,虚以下地,中有层城九重。其高万一千里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上有木禾,其修五寻。珠树玉树,璇树不死。树在其西,沙棠琅玕,在其东绛。树在其南,碧树瑶树,在其北旁。有四百四十门。门间四里,里间九纯。纯丈五尺,旁有九井。玉横维其西北之隅,北门开以内,不周之风倾宫旋室。县圃凉风,樊桐在昆崙阊阖。之中是其疏圃,疏圃之池浸之黄水,黄水三周复其原。是谓丹水,饮之不死。河水出昆崙,东北陬贯渤海,入禹所导积石山。赤水出其东南,陬西南注南海。丹泽之东,赤水之东,弱水出自穷石。至于合黎,馀波入于流沙。绝流沙南,至南海,洋水出其西北。陬入于南海,羽民之南,凡四水者,帝之神泉以和。百药以润万物,昆崙之丘,或上倍之,是谓凉风之山,登之而不死。或上倍之,是谓悬圃,登之乃灵,能使风雨。或上倍之,乃维上天,登之乃神,是谓太帝之居。扶木在阳州,日之所昲,建木在都,广众。帝所自上下。日中无景,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若木在建,木西末有十日,其华照下地。
《水经》:河水昆崙墟,在西北〈注〉三成。为昆崙丘,昆崙说曰:昆崙之山三级,下曰樊桐。一名板松,二曰元圃,一名阆风,上曰增城。一名天庭,是谓太帝之居。去嵩高五万里,地之中也。其高万一千里。〈注〉《山海经》称方八百里,高万仞。郭景纯以为自上二千五百馀里。《淮南子》称:高万一千里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河水出其东北。陬屈从其西南,流入于渤海。〈注〉《释氏西域志》曰:阿耨达太山。其上有大渊,水宫殿,楼观甚大焉。山即昆崙山也。《穆天子传》曰:天子升昆崙,封丰隆之葬。丰隆雷公也。雷电龙〈三字误〉,即阿耨达宫也。其山出六大水,山西有大水,名新头河。郭义恭《广志》曰:甘水也,在西域之东。名曰新陶。水山在天竺国,西水甘。故曰:甘水。有石盐,白如水精,火锻则破而用之。康泰曰:安息、月支、天竺、至伽那,调御皆仰此盐。
《博雅·释水》:昆崙虚,赤水出其东南,陬河水出其东北。陬洋水出其西北,陬弱水出其西南。陬河水入东海,三水入南海。
《隋书·地理志》:张掖郡福禄〈注〉有昆崙山。
《续博物志》《凉土异物志》:葱岭水分流东西,西入大海,东为河源。《禹贡》所言昆崙,盖本河所出也。潜发于蒲昌,《洛书》所纪,出于重野,经积石为中国河也。张骞但能至大宛,见河水初示,达其潜发处。桑钦《水经》云:昆崙在河水西北,去嵩高五万里,其高万一千里。郦道元云:昆崙之山,三级,下曰樊桐,一曰板松,二曰元圃,一名阆风。上曰层城,一名天庭,是谓大帝之居。《十三州志》云:山去北海岸十三万里,有弱水。周匝东南,按积石,高诱曰:河出昆山,伏流地中。万三千里,禹导而通。云:以出积石。《山海经》乃云:自昆崙至积石一千七百四十里,又曰: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曰昆崙,又曰种山。西六百里有昆崙,周穆王昆崙瑶池,去周之瀍涧,特万有一千一百里。西王母告穆王云:去咸阳乃三十六万里,东方朔《十洲记》:方丈在东海之中央,群仙所治,为昆崙山,有三角,曰阆风,曰元圃,曰昆崙宫。张华所叙昆崙铜柱为天柱,盖本方朔《神异经》也。释氏《西域志》:阿耨达山,上有大渊水、宫殿、楼观甚大,即昆崙山。穆天子所至,即阿耨达宫也。西为新头河,为天竺诸国,皆渡葱岭。郭璞曰:似别有小昆崙。
《三才图会·昆崙山图考》:昆崙山,在陕西肃州卫西南二百五十里。南与甘州山连,其巅峻极,经夏积雪不消,世呼雪山。
《陕西通志·山川考》:昆崙山,在肃州卫西二百五十里,俗呼雪山。周穆王见王母于此。
《肃镇志·山川考》:昆崙山,在城西南二百五十里。山岭峻极,彷佛昆崙,故名。经夏积雪不消,世呼雪山。后凉张骏时酒泉太守,马岌言周穆王见西王母于此,宜立王母祠。骏从之。按:昆崙山,本在西域,朵甘思东北番,名亦耳麻不莫剌山。

昆崙山部艺文一

昆崙丘赞         晋郭璞


昆崙月精,水之灵府。惟帝下都,西羌之宇。杰然中峙,号曰天柱。

昆崙山赋         明黄谏

瞻彼西域,猗欤昆崙。擘厚地以特起,指太清而高蹲。控玉门以设险,涌朝宗之河源。其方也,里八百,而可考;其高也,数万仞,而堪论。大鹏之翼,高举而莫及。都卢之足,善缘而难升。其阴则坚冰厚积,镜见人形,风气凛冽,寒不可胜。其阳则瀑布飞流,声震雷霆,群猿不饮,接臂流肱。至若瑶池之水,粼粼瀰瀰。有龟六足,有鳖三趾。游鱼吹波,超鸥群起。元圃之中,广论莫拟。药兰花槛,布縠散绮。离娄之明,殆不能视。隶首之数,亦不可记。木则琪玕,参差文玉,森然琅玕,子实如玉。且圆豫章松,桧枫梧楠,楩山柿女,桑木犀秋香,冬青万年,蓊蘙荟,亘地连天。草则朱英玉芝,幽兰芳蕙,枸杞根灵,台莱可茹,丛卉灌芳,阜滋蕃庶。其禽则女床之鸾蹁跹,丹穴之凤翔翥。鸑鷟双飞,鹔鹴群舞。衔木精卫,能语鹦鹉。散则霞开,止则云聚。自相喧聒,各得其所。兽则狒狒见人而笑,猩猩被发而言。犁牛体重,騉轻儇。元豹雾隐,文虎昼眠。貔貅狮兕,麋鹿麈麂。熊罴狻猊,狐貉豵豜。其所孔有不可殚焉。或遥涉乎蒸霞之水,或弄影于阆风之巅。或群或友,儦儦俟俟于种玉之田。何奇不有,何异不储。乃上帝之下都,岂常人之所居。轩辕之宫,王母之室。碧瓦鳞比,青琐栉密。画栋飞虹,朱帘炫日。高阁千寻,长廊万尺。赭垩丹青,杂以金碧。适中乎文质,乃辉耀于今昔。是以仙乡留舄之辈,缑山吹笙之徒。崆峒之老,蓬莱之流。莫不驾云舆而是趋。于是王母开筵,侍以麻姑。宓妃鼓琴,双成吹竽。琼浆玉液,盛馔佳蔬。蟠桃异果,苾芬芳敷。延周穆于瑶席之上,邀汉武于回丘之隅。元冥涤器,蓐收司壶。少皞待令,太白操觚。劝酬之殷礼既毕,羲和趋御,而日色已晡。岂特产奇瑰之物,招游燕之娱而已哉。尔乃质凝重厚,气钟淳粹。静而有常,类仁者之得寿。动以致用,方君子之不器。云从而起,雨从而致,休徵以时,若而于焉。发生乎万类也。恭惟圣明,一统中外,极地际天,咸施惠泽。海渎岳镇,各有典制。视伯视公,皆以次第。咸秩无文,名山以祭。兹山也,同海岳而效灵,故著其功而不细。是以笃生贤良,而非止于一才一艺。乃拜手稽首,而作颂曰:大哉巍乎,圣人之御世也。旰亦未食宵,亦未寝也。治人礼神,各尽其义也。山岳效灵,而人才辈出,薄海内外,而皆享雍熙之盛治也。

昆崙山部艺文二〈诗〉

读山海经         晋陶潜


迢递槐江岭,是谓元圃丘。西南望昆崙,光气难与俦。亭亭明玕照,落落清瑶流。恨不及周穆,托乘一来游。

昆崙山部纪事

《新语》:黄帝巡游四海,登昆崙山。起居望于其上。《穆天子传》:天子西征,骛行至于阳纡之山,河伯无夷之所都,居是惟河。宗氏河,宗伯夭逆天子燕然之山。劳用束帛,加璧先白。〈缺〉天子使父受之。癸丑,天子大朝于燕〈缺〉之山,河水之阿。乃命井利梁固聿将六师。天子命吉日戊午,天子大服,冕袆帗带,搢笏夹佩。奉璧南面立于寒下,曾祝佐之。官人陈牲全五〈缺〉具,天子受河宗璧河。宗伯夭受璧,西向沈璧于河,再拜稽首。祝沈牛马豕羊,河宗〈缺〉命于皇天子。河伯号之。帝曰:穆满女,当永致用。峕事南向,再拜河宗,又号之。帝曰:穆满示女,春山之宝,诏女昆崙。〈缺〉舍四平泉七十,乃至于昆崙之丘。以观春山之宝。天子受命,南向再拜。己未,天子大朝于黄之山。乃披图视典,用观天子之宝器。曰:天子之宝玉,果璿珠烛银,黄金之膏。天子之宝,万金〈缺〉宝。百金士之宝,五十金。鹿人之宝,十金。天子之弓,射人步剑,牛马犀〈缺〉器千金。天子之马,走千里。胜人猛兽。天子之狗,走百里。执虎豹。伯夭曰:征鸟使翼,曰:〈缺〉乌鸢鹳鸡,飞八百里。名兽使足,〈缺〉走千里。狻猊〈缺〉野马,走五百里。邛邛距虚,走百里。糜〈缺〉二十里。曰:伯夭皆致河典,乃乘渠黄之乘,为天子先以极西土。乙丑,天子西济于河。〈缺〉爰有温谷,乐都。河氏之所游居。丙寅,天子属官效器,乃命正公郊父受敕,宪用伸〈缺〉八骏之乘,以饮于枝沚之中。积石之南,河天子之骏,赤骥盗骊。白义踰轮山。子渠黄华骝绿耳。狗重工彻止,雚猳〈缺〉黄南〈缺〉来。白天子之御,造父三百耿。翛芍及曰:天子是与出〈缺〉入薮,田猎钓弋。天子曰:于乎予一人,不盈于德。而辨于乐,后世亦追数吾过乎。七萃之士,〈缺〉天子曰:后世所望,无失天常。农工既得,男女衣食。百姓宝富,官人执事。故天有峕民,〈缺〉氏响〈缺〉何谋于乐,何意之忘。与民共利,世以为常。也天子嘉之,赐以左佩华也。乃再拜,顿首。〈缺〉伯夭〈缺〉〈缺〉封膜昼于河水之阳,以为殷人主。丁巳,天子西南升〈缺〉之所主居,爰有大木硕草爰,有野兽可以畋猎。戊午,〈缺〉之人居,虑献酒百〈缺〉于天子。天子已饮,而行遂宿于昆崙之阿,赤水之阳。爰有𪃋鸟之山,天子三日舍于𪃋鸟之山。〈缺〉吉日辛酉,天子升于昆崙之丘,以观黄帝之宫。而丰〈缺〉隆之葬,以诏后世。癸亥,天子具蠲齐牲,全以禋〈缺〉昆崙之丘。
《吴越春秋》:范蠡为越王筑城,曰:昆崙之象存焉。越王曰:昆崙之山,乃地之柱,上承皇天,气吐宇内。下处后土,禀受无外。滋圣生神,呕养帝会,故五帝处其阳陆,三王居其正地。吾之国也偏,何能与王者比隆盛哉。《抱朴子》:蔡诞者,自云:被商,至昆崙。初,诞还,人问曰:昆崙何似。答曰:天不问其高几里,要于仰视之,去天不过十数里也。
《博物志》:汉使张骞渡西海,至大秦。西海之滨,有小昆崙,高万仞,方八百里。广漫,未闻有渡者。
《许浑集》:浑尝梦登山,有宫室陵云。人云:此昆崙也。既入,见数人,方饮酒,招之。至暮,赋诗曰:晓入瑶台露气清,坐中唯有许飞琼。他日,复梦至其处,飞琼曰:何故显余姓氏于人间。座上即改天风吹下步虚声。曰:善。

昆崙山部杂录

《吕氏春秋》:菜之美者,有昆崙之蘋也。
《尸子》:赤县洲者,实为昆崙之墟土,红芝草生焉。食其一实,而醉卧,三百岁而后醒。
《葛仙公传》:昆崙,一曰元圃,一曰积石,瑶房,一曰阆风台,一曰华盖。一曰天柱。皆仙人所居也。
《路史前纪》:无门无旁,神运四奥。被迹无外,无热之陵。〈注〉《遁甲开山图》云:天皇出于柱州,即无外山也。郑康成云:无外之山,在昆崙东南,万二千里。《水经注》云:或言即昆崙。荣氏云:五龙及天皇,皆出其中。
《暖姝由笔》:旧言:西王母居昆崙山,蓬头虎齿,而戴胜。后世凡寿庆,皆图王母蟠桃,是为美丽妇人,何也。《云麓漫抄·昆崙》《禹本纪》:昆崙高二千五百馀里,日月所相游隐。为光明也。其上有醴泉,华池。《河图》云:昆崙,天中柱。气上通天。《水经》云:昆崙墟,在西北。去嵩高五万里,地之中也。其高万一千里,河水出其东北陬。《尔雅》云:西北之美者,有昆崙之璆琳、琅玕。又曰:三成为丘。注云:昆崙山之重,故以名。昔人引《山海经》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昆崙之丘。其下有弱水之渊环之。又曰:钟山西六百里,有昆崙山,所出五水。今按《山海经》:内昆崙墟,在西北帝之下都。方八百里,高万仞。上有木禾,面有九井。以玉为槛,面有九门。门有开明兽守之,百神之所在。郭璞曰:此自别有小昆崙也。《淮南子》曰:昆崙墟中,有增城九重。有木禾珠树、玉树、瑄树。不死树在其西,沙棠琅玕在其东,绛树在其南,碧树、瑶树在其北。《十洲记》云:昆陵即昆崙,中狭上广,故曰:昆崙。山有五角,其一角正东,名曰昆崙宫。其处积金为墉城,面方千里,城上安金台五所,玉楼十二。《神异经》云:昆崙有铜柱焉。其高接天,所谓天柱也。围三十里,圆周如削。下有回屋,仙人九府所居。又一说云:大五岳者,中岳昆崙在九边。中为天地心,神仙所居,五帝所理。《博雅》云:昆崙墟,赤水出其东南,陬河水出其东北。陬洋水出其西北,陬弱水出其西南。陬河水入东海,三水入南海。张骞渡西海,至大秦,大秦之西,乌迟国。乌迟国之西,复有海。西海之滨有小昆崙,高万仞,方八百里。援神契曰:河水上应天河。《山海经》:昆崙山,有青河、黄河、黑河,环其墟。其白水出东北陬,向东南流,为中国河。《尔雅》曰:河出昆崙墟,色白,渠九千七百所,色黄,百里一小曲,千里一大曲。《淮南子》:河出昆崙,贯渤海,入禹所导积石也。《水经》云:昆崙三仞,下曰樊桐。一名板桐,二曰元圃。一名阆风,上曰层城。一名天庭。《淮南》又云:悬圃阆风,樊桐在昆崙阊阖之中。东汉明帝永平十七年十一月,遣奉车都尉窦固,驸马都尉耿秉,骑都尉刘张,出燉煌昆崙塞,击破白水,虏于蒲类。海上海章怀太子。注谓:昆崙山,名因以为塞。在今肃州酒泉县西南。山有昆崙之体,故名之。周穆王见西王母于此山,有石室,王母台。则又知周穆王西游,初不出中国。云:凡诸书言昆崙,悉注于此。
《扪虱新话》:司马迁、班固按《禹本纪》言。河出昆崙,高二千五百馀里。日月所相隐避,为光明也。而张骞传言,汉使穷河源。其山多玉石,采来献天子。按河所出山名昆崙。予以佛书考之,河出昆崙者,此即雪山,而所谓昆崙者,自须弥山也。佛书说有四天下,东弗于伐西瞿耶尼,南阎浮提,北郁单越雪山,在中天竺国。正当南阎浮提之中,山最高。顶有池,名阿耨池。池中有水,号八功德水。分派而有青黄赤白之异色。今黄河盖其一派也。须弥山又在四天下之中,山顶名忉利天,四天王所居。山如腰鼓,当山腰,日月圈绕,照四天下,更为昼夜,此《禹本纪》所谓日月相隐避。为光明者也。此四天下之外,乃有大铁围山围焉。是谓一世界。《禹本纪》盖得其髣髴。然方佛书未来时,古之达者,已知此矣。迁、固且言,自张骞使大夏之后,穷河源乌睹。所谓昆崙者,此是未知昆崙山所在耳。何所出与日月所相隐避处,本是在山腰焉。以佛书为證。

昆崙山部外编

《关尹内传》:万亿万岁,有一大水。昆崙飞浮,是时飞仙。迎取天王,及善民安之山上也。
《遁甲开山图》:天皇被迹,在柱州昆崙山下。
《列仙传》:赤松子者,神农时雨师也。服水石以教神农,能入火不烧。至昆崙山上,常止西王母石室中,随风雨上下。炎帝少女追之,亦得仙,俱去。至高辛时,复为雨师,今之雨师是也。
《十州记》:昆崙山,昆崙号曰昆崚,在西海之戌地,北海之亥地。去岸十三万里,又有弱水。周回绕布山,东南接积石圃,西北接北户之室,东北临大活之井,西南至承渊之谷。此四角大山,实昆崙之支辅也。积石圃南头,是王母告周穆王云:咸阳去此四十六万里,山高去平地三万六千里。上有三角,方广万里。形似偃盆,下狭上广,故名曰昆崙山。三角其一角正北,干辰之辉。名曰阆风巅。其一角正西,名曰元圃堂。其一角正东,名曰昆崙宫。其一角有积金,为天墉城,而方千里。城上安金台五所,玉楼十二所。其北户山承渊,山又有墉城,金台,玉楼,相鲜如流精之阙光,碧玉之堂,琼华之室。紫翠丹房,锦云烛日。朱霞九光,西王母之所治也。真官仙灵之所宗,上通璿玑,元气流布,五常玉衡,理九天而调阴阳。品物群生,希奇特出,皆在于此。天人济济,不可具记。此乃天地之根纽,万度之纲柄矣。是以太上名山,鼎于五方,镇地理也。号天柱于珉城,象纲辅也。诸百川极深,水灵居之,其阴难到,故治无常处,非如丘陵而可得论尔。乃天地设位物象之宜,上圣观方缘形而著尔。乃处元风于西极,坐王母于坤乡。昆吾镇于流泽,扶桑植于碧津。离合火生而光,兽生于炎野,坎总众阴,是以仙都宅于海岛。艮位名山蓬山,镇于寅丑。巽体元女,养巨木于长洲。高风鼓于群龙之位。畅灵符于瑕丘,至妙元深幽。神难尽,真人隐宅,灵陵所在,六合之内,岂唯数处而已也哉。
《神异经·西荒经》:昆崙西有兽焉。其状如犬,长毛四足,似罴而无爪,有目而不见,行不开,有两耳而不闻。有人知往,有腹无五脏,有肠直而不旋,食物径过。人有德行,则往牴触之。有凶德则往依凭之。天使其然,名为浑沌。《春秋》云:浑沌,帝鸿氏不才子也。空居无为,当咋其尾,回转仰天而笑。
《中荒经》:昆崙之山,有铜柱焉。其高入天,所谓天柱也。围三千里,周圆如削。下有回屋,方百丈。仙人九府治之。上有大鸟,名曰希有。南向张,左翼覆东王公,右翼覆西王母,背上小处无羽,一万九千里。西王母岁登翼上之东王公也。故其柱铭曰:昆崙。铜柱其高入天,员周如削,肤体美焉。其鸟铭曰:有鸟希有,碌赤煌煌。不鸣不食,东覆东王公,西覆西王母。欲王母东登之,自通阴阳,相须唯会益工。
《拾遗记》:昆崙山,有昆陵之地。其高出日月之上,山有九层。每层相去万里,有云色。从下望之,如城阙之象。四面有风,群仙常驾龙乘鹤,游戏其间。四面风者,言东南西北,一时俱起也。又有祛尘之风,若衣服尘污者,风至吹之,衣则净如浣濯。甘露濛濛似雾,著草木则滴沥如珠。亦有朱露,望之色如丹著,木石赭然。如朱雪洒焉。以瑶器承之,如饴。昆崙山者,西方曰须弥山。对七星之下,出碧海之中。上有九层,第六层有五色玉树,荫翳五百里。夜至水上,其光如烛。第三层有禾穟一株,满车有瓜如桂。有柰冬生如碧色,以玉井水洗食之,骨轻柔能腾虚也。第五层有神龟,长一尺九寸,有四翼。万岁则升木而居,亦能言。第九层山形渐小狭,下有芝田蕙圃,皆数百顷,群仙种耨焉。旁有瑶台十二,各广千步,皆五色玉为台基。最下层有流精霄间,直上四十丈,东有风云雨师。闻南有丹密云,望之如丹,色丹云,四垂周密。西有螭潭,多龙螭。皆白色,千岁一蜕。其五脏此潭。左侧有五色石,皆云是白螭肠化成。此石有琅玕璆琳之玉,煎可以为脂。北有珍林,别出折枝相扣。音声和韵,九河分流,南有赤陂红波,千劫一竭。千劫水乃更生也。
《搜神记》:昆崙火布,昆崙之地首也。是惟帝之下都,故其外绝以弱水之深,又环以炎火之山。山上有鸟兽草木,皆生育滋长于炎火之中。故有火浣布,非此山草木之皮枲。则其鸟兽之毛也。汉世,西域旧献此布,中间久绝,至魏初时,人疑其无有。文帝以为火性酷裂,无含生之气,著之典论,明其不然之事,绝智者之听。及明帝,立诏三公曰:先帝昔著典论不朽之格,言其刊石于庙门之外,及太学与石经,并以永示来世。至是,西域使人献火浣布袈裟,于是刊灭此论,而天下笑之。
《博物志》:昆崙山北地转下三千六百里,有八元幽都。方二十万里,地下有四柱。四柱广十万里,地有三千六百轴,犬牙相举。
《述异记》:昆崙山,有玉桃,光明洞。彻而坚莹,须以玉井泉洗之,便软可食。
《酉阳杂俎》:西王母姓杨,讳回,治昆崙西北隅。以丁丑日死,一曰婉衿。
《集仙录》:西王母者,九灵太妙龟山金母也。一号太虚,九光龟台。金母元君,乃西华之至妙洞。阴之极尊,在昔,道气凝寂,湛体无为,将欲启迪元功,化生万物。先以东华至真之气,化而生木公。木公生于碧海之上,芬灵之墟。以主阳和之气,理于东方。亦号曰东王公焉。又以西华至妙之气,化而生金母。金母生于神州,伊川厥姓侯氏,生而飞翔,以主元毓神元,奥于眇莽之中。分大道醇精之气,结气成形,与东王公共理二气。而育养天地,陶钧万物矣。柔顺之本,为极阴之元位,配四方母养群,品天上天下三界十方女子。登仙者,得道者,咸所隶焉。所居宫阙在龟山、春山、西那之都昆崙之圃、阆风之苑,有城千里,玉楼十二。琼华之阙,光碧之堂,九层元室。紫翠丹房,左带瑶池,右环翠水。其山之下,弱水九重。洪涛万丈,非飙车羽轮不可到也。所谓玉阙,暨天绿台。承霄青琳之宇,朱紫之房。连琳綵帐,明月四朗。戴华胜佩,虎章左侍仙女,右侍羽童。宝盖沓映,羽旗荫庭,轩砌之下。植以白环之树,丹刚之林。空青万条,瑶干千寻。无风而神,籁自韵琅琅然皆九奏八会之音也。神州在昆崙之东南,故《尔雅》云:西王母日下是矣。又云王母蓬发戴华,胜虎齿善啸者,此乃王母之使,金方白虎之神。非王母之真形也。元始天王授以方天元统龟山九光之箓。使制召万灵,统括真圣。监盟證信,总诸天之羽仪。天尊上圣朝,宴之会。考校之所,王母皆临诀焉。上清宝经三洞玉书凡有授度。咸所关预也。黄帝讨蚩尤之暴威所未禁,而蚩尤幻变多方,徵风召雨,吹烟喷雾,师众大迷。帝归息太山之阿,昏然忧寝。王母遣使者,被元狐之裘,以符授帝,曰:太一在前天,一在后得之者,胜战则克矣。符广三寸,长一尺,青莹如玉,丹血为文。佩符既毕,王母乃命一妇人,人首鸟身,谓帝曰:我九天元女也。授帝以三宫五意,阴阳之略。太一遁甲,六壬步斗之术阴符之机灵。宝五符五胜之文,遂克蚩尤于中冀。剪神农之后,诛榆罔于阪泉。天下大定。都于上谷之涿鹿,又数年,王母遣使白虎之神,乘白鹿集于帝庭。授以地图,其后虞舜摄位,王母遣使授舜白玉环。舜即位,又授益地图。遂广黄帝之九州,为十二州。王母又遣使献舜白玉琯,吹之以和八风。《尚书》帝验期曰:王母之国,在西荒也。昔茅盈,字叔申。王褒字子登,张道陵,字辅汉。洎九圣七真,凡得道授书者,皆朝王母于昆陵之阙焉。时叔申道陵侍太上道君,乘九盖之车,控飞虬之轨。越积石之峰,济弱流之津。浮白水,陵黑波,顾盼倏忽,诣王母于阙下。子登清斋三月,王母授以琼华。宝曜七晨,素经茅君,从西城王君诣。白玉龟台朝谒王母,求长生之道。曰:盈以不肖之躯,慕龙凤之年。欲以朝菌之脆,求积朔之期。王母悯其勤志,告之曰:吾昔师元始天王,及皇天,扶桑帝君,授吾以玉佩,金珰,二景,缠炼之道,上行太极,下造十方。溉月咀日,入天门,名曰:元真之经。今以授尔,宜勤修焉。因敕西城王君,一一解释以授焉。又周穆王时,命八骏与七华之士使造父为御西。登昆崙而宾于王母,穆王持白圭重锦以为王母寿。事具《周穆王传》。至汉武帝元封元年七月七日,夜降于汉宫。语在《汉武帝传》内。此不复载焉。
《续仙传》:裴元静缑氏,县令升之女,鄠县尉李言妻也。幼而聪彗,母教以诗书,皆诵之不忘。及笄,以妇功容自饰,而好道。请于父母,置一静室披戴。父母亦好道,许之。日以香火,瞻礼道像。女使侍之,必逐于外独居。别有女伴言笑,父母看之,复不见人,诘之不言,洁思闲淡,虽骨肉常见,亦执礼,曾无慢容。及年二十,父母欲归于李言,闻之,固不可,唯愿入道,以求度世。父母抑之,曰:女生有归,是妇礼。时不可失,礼不可亏。倘入道不果,是无所归也。南岳魏夫人,亦从人育嗣,后为上仙。遂适李,言妇礼,臻备。未一月,告于李言,以素修道,神人不许,为君妻,请绝之。李言亦慕道,从而许焉。乃独居静室,焚修夜中。闻言笑声,李言稍疑,未之敢惊。潜壁隙窥之,见光明满室,异香芬馥。有二女子,年十七八,凤髻霓衣,姿态婉丽。侍女数人,皆云髻绡服,绰约在侧。元静与二女子言谈。李言异之而退。及旦,问于元静。答曰:有之。此昆崙仙侣,相省上仙。已知君窥,以术止之,而君未觉。更来,慎勿窥也。恐君为仙官所责。然元静与君宿缘甚薄,非久在人间之道。念君后嗣未立。候上仙来,当为言之。后一夕,有天女降李言之室,经年,复降,送一儿,与李言云:此君之子也。元静即当去矣。后三日,有五云盘旋,仙女奏乐,白凤载元静升天,向西北而去。时大中八年八月十八日,在温县供道村,李氏别业。
《元中记》:昆崙西北有山,周回三万里。巨蛇绕之,得三周蛇。为长九万里,蛇常居此山,饮食沧海。
《神仙传》:东郭延者,山阳人也。服云飞散,能夜书。有数十人,乘虎豹迎,比邻尽见之。与亲友辞别而去。云:诣昆崙山。

黑山部汇考

陕西边卫之黑山

黑山,在今陕西榆林,诸卫水甘草茂。边外入中国者,必驻于此。


按顾起元《黑山考》:昔人文章用北狄事,多言黑山。黑山,在大漠之北。宋谓之姚家族有城在其西南,谓之庆州。沈括云:予奉使,尝帐宿其下云。山长数十里,土石皆紫黑。似磁石,有水出其下。所谓黑水也,胡人言黑水源下委高水,曾逆流。予临视之,无此理。亦常流耳。山在水之东,大抵北方水,多黑色,故有卢龙郡。北人谓:黑为卢,水为龙。卢龙即黑水也。
《广舆记》:陕西榆林卫黑山,水甘草茂。
《陕西通志·山川考》:黑山,在榆林卫南十里,水甘草茂。明巡抚余子俊筑寨堡,植柳万株,其下黑水出焉。黑山,又在镇边卫西南六十里。
黑山,又在肃州,卫北大漠中望之,宛然若黑。故曰:黑山。
黑山,又在镇彝所东北二十里,与合黎山相接。

焉支山部汇考

汉将霍去病所至之焉支山。后汉窦宪所登之燕然山。

焉支山,一名燕然山,一名删丹山,一名山丹山,又名燕支山。在今陕西山丹卫东南五十里。


《后汉书·窦宪传》:燕然山,去塞三千馀里。班固作铭曰:封神丘兮,建隆嵑。〈注〉神丘即燕然山也。
按晋·段龟龙《凉州记》:焉支山,在西郡界,东西百馀里。南北二十里。有松柏五木,其水草茂美,宜畜牧。与祁连山同,一名删丹山。
《潜确类书·区宇部》:燕然山。《后汉书》:去塞三千里,在今神水县,即燕支山也。车骑将军窦宪大破单于,登燕然山,刻石勒功,纪汉威德。
《陕西通志·山川考》:焉支山,在山丹卫东南五十里,一名山丹山。

焉支山部艺文一

封燕然山铭        汉班固

惟永元元年秋七月,有汉元舅曰:车骑将军窦宪,寅亮明圣,登翼王室。纳于大麓,惟清缉熙。乃与执金吾耿秉,述职巡禦,理兵于朔方。鹰扬之校,螭虎之士,爰该六师。暨南单于、东乌桓、西戎氐羌侯王君长之群,骁骑十万,元戎轻武,长毂四分,雷辎蔽路,万有三千馀,乘勒以八阵,莅以威神。元甲耀日,朱旗绛天。遂陵高阙,下鸡鹿,经碛卤,绝大漠。斩温禺以衅,鼓血尸逐以染锷。然后四校横徂,星流彗埽,萧条万里,野无遗寇。于是域灭区殚,反旆而旋。考传验图,穷览其山川。遂踰涿邪,跨安侯,乘燕然,蹑冒顿之区落,焚老上之龙庭。上以摅高文之宿愤,光祖宗之元灵。下以安固后嗣,恢拓境宇,振大汉之天声。兹所谓一劳而久逸,暂费而永宁者也。乃遂封山刊石,昭铭上德。其辞曰:铄玉师兮,征荒裔。剿凶虐兮,𢧵海外。夐其邈兮,亘地界。封神丘兮,建隆嵑。熙帝载兮,振万世。

焉支山部艺文二〈诗〉

和吴侍御被使燕然    唐卢照邻


春归龙塞北,骑指雁门垂。胡笳折杨柳,汉使采燕支。戍城聊一望,花雪几参差。关山有新曲,应向笛中吹。

燕支行           王维

汉家天将才且雄,来时谒帝明光宫。万乘亲推双阙下,千官出饯五陵东。誓辞甲第金门里,身在长城玉塞中。卫霍才堪一骑将,朝廷不数贰师功。赵魏燕韩多劲卒,关西侠少何炮勃。报雠只是闻尝胆,饮酒不曾妨刮骨。画戟雕弓白日寒,连旗大旆黄尘没。叠鼓遥翻瀚海波,鸣笳乱动天山月。麒麟锦带佩吴钩,飒踏青骊跃紫骝。拔剑已断天骄臂,归鞍共饮月支头。汉兵大呼一当百,虏骑相看哭且愁。教战虽令赴汤火,终知上将先伐谋。

焉支山部纪事

《穆天子传》:天子西征,骛行至于阳纡之山,河伯无夷之所都居,是惟河宗氏河。宗伯夭逆天子燕然之山。劳用刺帛,加璧先白。〈缺〉天子使父受之,癸丑,天子大朝于燕,然之山河水之阿。
《汉书·霍去病传》:票骑将军率戎士,隃乌盭,讨遫濮,涉狐奴,历五王国。辎重人众,摄詟者,弗取。几获单于子转。六日,过焉支山,千有馀里。
《匈奴传》:贰师引兵还至燕然山。单于知汉军劳倦,自将五万骑,遮击贰师。军大乱,败贰师,降单于。
《后汉书·窦宪传》:宪将精骑万馀,与北单于战于稽落山,大破之。降者二十馀万人。宪遂登燕然山,刻石纪功,令班固作铭。

祁连山部汇考

汉将霍去病所至之祁连山

祁连山,在今陕西甘州卫都司城西南一百里,东北连肃州山丹二卫地。


按晋·段龟龙《凉州记》:祁连山,张掖、酒泉二界之上。东西二百里,南北百馀里。山中冬温夏凉,宜牧牛,乳酪浓好。夏窎酪不用器物,刈草著其上,不散。酥特好,酪一斛,得升馀酥。又有仙人树。行人山中饥渴者,辄食之饱,不得持去。平居不可见。
《隋书·地理志》:张掖郡福禄,〈注〉有祁连山。
《陕西通志·山川考》:祁连山,在甘州卫都司城西南一百里,山甚峻广。本名天山,草木茂美,冬温夏凉,下有石井,常不竭。
又在肃州卫南一百五十里,一名雪山。自凉州连亘至此。
又在山丹卫南一百五十里,连亘甘州诸卫。

祁连山部纪事

《汉书·霍去病传》:去病出北地,遂深入。合骑侯,失道不相得。去病至祁连山,捕首虏甚多。
《太平御览·地部》:汉霍去病击匈奴,至祁连山。济居延水,遂臻小月氏。《西河旧事》曰:祁连山,在张掖、酒泉二界焉。支山,在删丹故县,东西百馀里。南北二十里。亦宜畜。匈奴失二山。乃歌曰: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汉书·金日磾传》:金日磾,字翁叔。本匈奴休屠王太子也。武帝元狩中,票骑将军霍去病将兵击匈奴右地。多斩首虏获,休屠王祭天金人。其夏,票骑复西过居延,攻祁连山,大克获。于是单于怨昆邪休屠居西方,多为汉所破。召其王,欲杀之。昆邪休屠恐,谋降汉。休屠王后悔,昆邪王杀之,并将其众降汉,封昆邪王为列侯。

祁连山部杂录

《居易录》:门人徐兰,吴人,字芝仙。能诗,工绘事。从安郡王出塞,常见祁连山中,花十数种,皆艳绝,不知名,中土所未有也。曾画便面贻余,又有出塞诗数十篇。闻见诡异,足备塞外风物考證云。起辇谷,元世祖陵无封树猎者,或践其地,辄有风雷之异。其诗云:闻昔朱明修祀典,曾命礼臣巡禹甸。伏羲下逮宋理宗,三十六陵皆祭遍。祁连因未入提封,欲赍香帛无由从。归扫阶席顺天府,春秋遥奠青芙蓉。芙蓉青青乱云宿,中有三间老瓦屋。征人遥望绿琉璃,知是元家起辇谷。谷口番僧通汉字,留客招提话遗事。自言历劫悟前身,亲见阴房筑空翠。巫媪才牵灵马来,圣僧已渡流沙至。维时指点白毫光,争睹君王显神异。天花铺地坐亲亲,夜半山头分舍利。东方日射云窈冥,背人入山埋宝瓶。地下有天黑如漆,秘祝才宣役万灵。乱峰高下化机械,俄顷万壑藏雷霆。雪渍风吹不数日,依旧满天芳草青。往年有客挟弓弩,误入云中踏玉虎。千雷万霆出谷飞,百里人家苦霪雨。至今鹿兔满岩阿,马蹄不敢惊黄土。问余到处访云萝,中国名山想遍过。闻道长陵在天上,此山灵异更如何。又所过古废城凡六。曰单于,曰苏云内,曰丰州,曰杀虎,曰土城。土产凡五。曰白草,曰雏鹰,曰蹙鼠,曰玛瑙石,曰酪酒。瀚海距独石口二千里,有明太宗永乐八年御制碑,凡五十一字云。

祁连山部外编

《酉阳杂俎》:祁连山上有仙树实,行旅得之,止饥渴。一名四味木,其实如枣。以竹刀剖,则甘。铁刀剖,则苦。木刀剖,则酸。芦刀剖,则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