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华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六十七卷目录

 华山部汇考一
  图
  考
 华山部汇考二
  上古〈黄帝一则〉
  有虞氏〈帝舜一则〉
  秦〈始皇一则〉
  汉〈武帝元封一则〉
  魏〈元帝咸熙一则〉
  北魏〈明元帝泰常一则 文成帝兴安一则 孝文帝太和一则〉
  隋〈炀帝大业一则〉
  唐〈高祖武德二则 元宗先天一则 开元六则 天宝二则 肃宗上元一则 僖宗乾符一则〉
  宋〈太宗太平兴国一则 真宗大中祥符三则 哲宗元祐一则〉
  金〈世宗大定二则〉
  元〈世祖至元二则 仁宗延祐一则〉
  明〈太祖洪武三则 惠宗建文一则 成祖永乐三则 仁宗洪熙一则 宣宗宣德一则 英宗正统六则 代宗景泰二则 英宗天顺二则 宪宗成化六则 孝宗弘治五则 武宗正德一则 世宗嘉靖三则 穆宗隆庆二则 神宗万历一则〉
 华山部汇考三皇清〈顺治二则〉

山川典第六十七卷

华山部汇考一

西岳华山

《夏书》曰太华,《周礼》曰华山。《尔雅》曰西岳。《山海经》曰太华,又曰小华。郭璞注曰:小华即少华。而《史记注》《水经注》又皆以为惇物山,或又曰垂山。今总称为西岳华山。其山高五千仞,广十里,山形四方如削成。是为太华。东与少华相连,太华在华阴县城南十里,少华在华州城南十四里,历代皆有敕祭焉。
西岳华山图西岳华山图

考考

《书经·夏书·禹贡》:华阳黑水惟梁州。〈传〉东据华山之南,西距黑水。〈疏〉梁州之境,东据华山之南,不得其山,故云阳也。华山之西,雍州之境也。《大全》曾氏曰:华山即西岳,在梁雍之界,其阳为梁州,其阴为雍州。
西倾朱圉鸟鼠,至于太华。〈疏〉《地理志》云:太华在京兆华阴县南。《蔡传》太华,雍州山也。《地志》:在京兆华阴县南,今华州华阴县二十里也。
导河积石至于龙门,南至于华阴。《蔡传》华阴华山之北也。
《周礼·夏官·职方氏》:河南曰豫州,其山镇曰华山。《订义》易氏曰:《汉志》:京兆尹华阴县太华山,在南。后汉华阴属弘农郡。唐及今为华阳县。
《尔雅·释地》:西南之美者,有华山之金石焉。
《释山》:河南,华。〈注〉华阴山。〈疏〉注华阴山者,案《禹贡》导河积石至于龙门,南至于华阴,东至于底柱。孔安国云:河自龙门南流,至华山北而东行,然则此山在河之南,故曰:河南。华在华阴县界,故曰华阴山也。
华山为西岳〈疏〉《白虎通》云:岳者何谓。岳之为言捔,捔功德也;西岳为华,华之为言穫也,言万物成熟可得穫也。
《释草》:帛似帛,布似布,华山有之。〈注〉草叶有象布帛者,因以名云,生华山中。
《山海经·西山经》:松果之山又西六十里,曰太华之山。削成而四方,其高五千仞,其广十里,鸟兽莫居。有蛇焉,名曰肥𧔥,六足四翼,见则天下大旱。〈注〉即西岳华阴山也,山形上大下小,峭峻也。又西八十里,曰小华之山,其木多荆杞,其兽多㸲牛,其阴多磬石,其阳多㻬琈之玉。鸟多赤鷩,可以禦火。其草有蓖荔,状如乌韭,而生于石上,亦缘木而生,食之已心痛。〈注〉即少华山,今华阴山中多山牛山羊,肉皆千斤㸲音昨。凡西经之首自钱来之山,至于騩山,凡十九山,二千九百五十七里,华山,冢也,其祠之礼太牢。
《史记·封禅书》:名山曰华山。〈注〉《正义》曰:《括地志》云:华山,在华州华阴县南八里,古文以为敦物也。注云华、岳本一山,当河水过而行,河神巨灵手荡脚蹋,开而为两,今脚迹在东首阳下,手掌在华山,今呼为仙掌,河流于二山之间也。《开山图》云:巨灵胡者,偏得神仙之道,能造山川,出江河也。
《汉书·天文志》:太白主华阴山凉雍益州。
《地理志》:京兆尹华阴〈注〉太华山在南有祠。
《后汉书·郡国志》:弘农郡华阴故属京兆,有太华山。〈注〉《左传》晋赂秦,南及华山。《山海经》曰:太华之山削成而四方,其高五千仞,其广十里,鸟兽莫居。有蛇焉名曰肥𧔥,六足四翼,见则天下大旱。周武王放马牛于桃林墟。孔安国曰:在华山东。《晋·地道记》:华山在县西南。
《风俗通义·五岳篇》:西方华山,华者华也,万物滋然,变华于西方也。庙在弘农华阴县。
《西迁注》:华岳之胜不惟峰峦耸削,上干青冥而泉水纵横,迅澓飞薄,悬瀑惊涛,澄潭急涧,触风烟写,日月迸流,霞嶂戛击,乱石间者。前后接响东岳不逮也。水下流经岳殿前,至后为大池,冬夏不乾。西岳华山地肺女,几为佐命西城青城峨眉嶓冢,西元戎山吴山为佐理。
《水经·禹贡》:山水泽地,所在华山为西岳,在弘农华阴县西南,〈注〉古文之惇物山也。
《禹贡》云:终南惇物至于鸟鼠。按《禹叙》:雍州不言华山,故以惇物当之,然西倾朱圉鸟鼠,至于太华已记之矣。《汉书》云:惇物山垂山也,岂垂华二字相乱邪。

《河水注》:华岳本一山,当河,河水过而曲行,河神巨灵荡脚蹋开而为两,今掌足之迹仍存华岩。《开山图》曰:有巨灵胡者,偏得神元之道,能造山川出河。所谓巨灵赑屃首冠灵山者也。常有好事之人,故升华岳而观厥迹焉。自下庙历列柏南行十一里,东回三里,至中祠;又西南出五里,至南祠,谓之北君祠。诸欲升山者,至此皆祈请焉。从北南入谷七里,又届一祠,谓之石养父母石,龛木主存焉。入〈疑作又〉南出一里至天井,井裁容人,穴空,迂回倾曲而上,可高六丈馀,山上又有微涓细水,流入井中,亦不甚沾人。上者皆所由涉,更无别路。欲出井,望空视,明如在室窥窗也。出井东南行二里,峻坂斗,上斗下降,此坂二里许,又复东上百丈崖,升降皆须扳绳挽葛而行矣。南上四里路,到石壁,缘傍稍进径一百馀步,自此西南出六里又至一神,名曰胡趋寺。〈郭缘生《述征记》:神作祠,趋作越〉神像有童子之容。从祠南历夹岭,广裁三尺馀,两箱崖数万仞,窥不见底。祀祠有感,则云与之平也。然后敢度,犹须骑岭抽身渐以就进,故世谓斯岭为搦岭矣。度此二里复届山顶上方七里,灵泉二所,一名蒲池,西流注于涧,一名太上泉,东注涧下。上宫神庙近东北隅,其中塞实杂物,事难详载。自上宫东北出四百五十步,有屈岭,东南望巨灵手迹,唯见洪崖赤壁而已。都无山下上观之分均矣,河在关内南流潼激关山,因谓之潼关,灌水注之,水出松果之上,北流径通谷,世亦谓之通谷。水东北注于河,《述征记》所谓潼谷水者也,或说因水以名地也。河水自潼关东北流,水侧有长坂谓之黄卷坂,傍绝涧涉,此坂以升潼关,所谓溯黄卷以济潼关矣。历北出东通,谓之函谷关也。邃按天高空谷幽深涧。道之峡,车不方轨,号曰天崄,故《西京赋》曰:岩崄周固,衿带易守。所谓秦得百二,并吞诸侯也。是以王元说隗嚣曰:请以一丸泥东封函谷关。图王不成,其弊足霸矣。《郭缘生记》曰:汉末之乱,魏武征韩遂、马超,连兵此地。今际河之西,有曹公垒道。来原上云李典营,义熙十三年,王师曾据此垒。《西征记》曰:沿路逶迤入函道六里,旧城城周百馀步,北临大河,南对高山,姚氏置关以守峡。宋武王入长安檀道济王镇恶,或据山为营,或平城结垒,为大小七营,滨带河崄,姚氏亦保。据山原阜之上,尚传故迹矣。关之直北隔河有层阜,巍然独秀,孤峙河阳,世谓之风陵。戴延之所谓风堆者也。南则河滨,姚氏之营与晋对岸。《渭水注》:渭水径县故城北,春秋之阴晋也。秦惠文王五年,改曰宁秦。汉高帝八年,更名华阴。王莽之华疆也,县有华山。《山海经》曰:其高五千仞,削成而四方,远而望之又若华状,西南有小华山也。山上有二泉,东西分流,至若山雨滂湃,洪津泛洒,挂溜腾虚,直泻山下。有汉魏文帝二庙,庙有石阙数碑,一碑是建安中立汉镇远将军,段煨更修祠堂碑文,汉给事黄门侍郎张昶造,昶自书之,元帝又刊其二十馀字,二书有重名于海内。又刊侍中司隶校尉钟繇,弘农太守毋丘俭姓名,广六行,郁然循平,是太康八年,弘农太守河东卫叔始为华阴令,河东裴仲恂役其逸,力修立坛庙,夹道树柏迄于山阴,事见永兴元年,华百石所造碑。
《唐书·天文志》:鹑首实沈,以负西海,其神王于华山,太白位焉。
《地理志》:华州华阴郡华阴。〈注〉垂拱元年,更名仙掌。神龙元年,复曰华阴。上元二年,改曰太阴,华山曰太山。宝应二年,复故名。有岳祠。
《地理通释·十道山川考》:泰华山,在华州华阴县南八里。〈注〉太华西八十里,少华之山。《西京赋》:缀以二华。少华山,在华州郑县东南十里。
《三才图会·华山图考》:华山,五岳之西岳也。《周礼》:豫州其镇山曰华山。《华山记》云:山顶有池,生千叶莲花,服之羽化,因曰华山。出城南,三峰在望,插天寒碧映入脾肺,七里至云台观。后周武帝时,焦道广居云台峰,筑此。延之又南行二里,至玉泉院。宋端拱中建,以居希夷先生者也。院后有冢,至五里关,往时,避兵者就险垒石为关,额曰:通天第一门。行四里为希夷峡,山势壁立,涧水经其中汇作小池,从石室傍下之,如琴如筑,鸣声悦耳,希夷脱骨于此,或云即张超卧仙坪也。半壁有穴飞抱之。又里许,至桫罗坪,遂至桫罗庵,庵外东面石壁可数,十丈鸣瀑挂壁,而下有坎,两两直上可容足趾。道士郭全铭曰:此通上方峰指石罅,为西元门。唐金仙公主修真于此,驾鹤飞去,白云宫、细辛坪在焉。悬铁锁而上,不似三峰,时通人迹。北望山头,有石如柱,为系马峰,西望西山,桃花盛开,不知绝壁何缘著种,或云风吹花片粘之辄生花,雅淡不似人间秾艳,花间似有物去来,人云:山羊善走险栖嵚崎中。南有回峰,青柯所从之路也。四山高起奇秀满前,应接不暇,阒寂中泉声更自清迥。每望前峰已如路绝,攀缘踰焉。至十八盘山,最陡者十有八折,乃得上故名盘尽峰。回忽,见垣屋鳞鳞缀前巘,则青柯坪是矣。地势愈高,天然之景争献秀爽。视桫罗又过之,遥见泉挂山腰,如练,此水帘洞也,直下三千尺。自莲花峰,来度石桥,从左径上可里许,有回心石。从此上千尺㠉,游人见险心悸,率退转,是名回心。至千尺㠉下,盖绝壁,壁裂,裂之两旁稍施斧凿,断树枝横之以承足,枝相离尺许,凡千尺云。西折上百尺峡,峡似㠉而裂在峡之内,出峡登望仙台,方丈平石可伫立远眺。度二仙桥,石梁跨壑,草树清幽。过车箱崖,崖如车箱。人缘轮以行,乃至老君离垢,绝壁有坎如西元,余上之,如㠉如峡,而险更甚,谓老君登华从此离却垢气云。过擦耳崖,崖峭立蹑处仅容足,又下临深壑。复至一崖,奇峭甚,仰攀折全出。石穴以上,有铁猿颦踞崖,畔曰:猢孙愁过此。忽开朗,则白云峰也。送至险际,曰:此阎王边,谓邻于鬼矣。余摄衣以登,了无所怖,乃至日月崖,谓两崖高起,日月出没,从山隙射之,当是奇观。历金天洞,洞最宏敞。又经三元洞,洞似金天,苍龙岭在其前,岭中起旁杀,蜿蜒入云,人从龙脊行,危甚。石平处暂得休,伏视下方,松顶若蓬藋在苍烟中,涛声万壑,疑泛巨海,刚风时时捲人衣覆面。岭可百丈,真能褫魄,两傍石穴施铁柱,有仆有立。人云,旧尝有栏,汉武帝登山御道也。度岭,望见双松耸出空际,曰此将军树矣。自青柯以上,无他树,树多青松,白杨。山高风锐,震撼无定,枝干盘曲,独此二松挺然。离立有石,曰上马石者。人曰,昔有风道人,不知姓名,游行山头,一日天马下之,风道人就石跨马,行空而去。石傍有老松,倒挂若虬龙下云端,忽昂首攫拿。至趋云山崖,崖有宗土地祠,谓华为群山之宗也。已颓圮有四仙庵,为谭紫霄马丹阳刘海蟾丘长春修炼之所。凡历数险,则玉女峰矣。大石如龟,殿立龟背,壁瓦皆铁,人云,陶瓦则山风能飏去之也。前一圆坎水,绀碧,为玉女洗头盆。又其前石裂,裂可五尺,以石投之,食顷犹有声,或云下通黄河。唐元宗祷雨,进简于此。刳龟腹为石室,旧有杨妓师事韩姑于此,韩肉身犹在,槁而不腐。又南为三清洞,王道人结庵其右。上东峰,冈石斜削,可数十丈,稍凿足迹,无草树枝蔓可攀,蹑从者手接而上之,可达于岭。有三茅洞,前为小殿,殿左有岩,临崖远眺,当东峰尽处。东、南、北三面无他峰碍蔽。道人指点,中条、首阳诸山,疑隔数里黄河如线,则近萦山足矣。村落比比,云:此同州,此蒲州,此某某,千里之内可俯而视也。忽云生,首阳英英欲起,道人因言,云弥布峰峦,即数日下方不雨,一流动则下方雨矣。有时晴云冉冉,孤飞入谷,忽已失之,盖归云也。步前冈老君棋,所棋石方径五尺三十二,子铁为之重不可举,与道人箕踞而语。忽闻鼓声,顷之如雷,余讶焉。道人曰:风入岩坎耳。俄而,东壁有隙光,启窗片,月方起光。上射岩端,白云纤洁如素锦;临崖端下望,云如飘棉飞絮,平铺万里。仅山尖上出,循冈北行,观仙掌岩,岩壁黑色,石膏自壆中流出,随膏凝结黄白相间。远望之,见其大者五岐如指。后人好奇,遂谓巨灵擘山,掌迹犹存。右折,观新洞,洞颇高广,犹未讫工。同州马君怡额之曰:迎阳。盖华当少阴迎阳以妃合之,令有生气云。又上之,为雷神洞。复右折,为朝元洞,洞之下有贺老避静处,穴石垂。双锁而下之,锁尽乃板道,以铜杙插之峻壁,而板载之。铜杙之上复缀壁锁,攀之而行,板道下背绝壁,松林随山麓起伏,翠涛弥望,贺所栖室冯于突崖,炀灶犹在室傍,有岩高十馀丈,遥覆其室,朱书全真岩三大字,盖还出石穴。复经阎王边,西折,以上为避诏岩,希夷表九重仙诏,休教丹凤衔来,盖此。岩上覆如屋怪状,与分宁之清水岩略等。西上为岳殿,下有希夷睡经旬处,钟离云房过焉,候其息,以纸墨作黑白圈图之,授纯阳子,曰:先天混沌谱也。又下,为老君炼丹之所,石炉径丈馀,高可六尺,北行为西峰,石罅二尺。直下,相传陈香子斧劈之,留有足迹,或曰巨灵足也。又北上,为西岳大殿,殿之北为舍身崖,崖之东稍折而下,为镇岳宫,玉井在焉,深可十丈,圆径半之。记云:池生千叶白莲,服之羽化。又北上,为莲花峰,视诸峰,不知更高几许,觉得身在太清中。峰之下有石,洼如白,凡二十有八,上应列宿,自南而北,如贯珠。水经其中,自崖端挂下,山腹水帘洞泄之。道人为余指点,云台、白云、白羊、松桧、朝来玉、挂玉、秀毛女诸峰。张超石、羊黄、神藏马诸谷、历历。详说山骨,立五千仞;洞背,琢成山坳;山罅,有土乃有树,树底多堕叶摧枝,岁月朽腐,无寸草石上生万年松。草类亦藓类,皆枯筮,一雨还青。记称华山神,林斧犯之,辄逄虎狼。岂然哉,山自青柯以上,樵者所不能到,故栋梁之材干霄合抱,皆得自全,不独樗栎臃肿匠所弃也。
《陜西通志·山川考》:少华山,在华州南十四里。东连太华。中峰曰少华峰,东曰独秀峰。唐昭宗幸华州封为祐顺侯。
太华山在华阴县南十里。《山海经》云:太华之山,削成而四方,其高五千仞,其广十里,鸟兽莫居。是山为三峰:南曰松桧峰,一曰落雁峰。李白登落雁峰,叹曰:呼吸之气可通,帝座恨不携。谢眺惊人句来搔首问青天耳,即此。东曰明星玉女峰,西曰莲华峰,一曰芙蓉峰,其上有太上全真崖,避诏崖即陈抟卧仰处。天池、八卦池、太乙池、菖蒲池、黑龙潭、二十八宿潭、明星玉女祠、玉女洗头盆、石马、玉龟、仙人掌石、日月镇岳宫。玉井,即韩愈诗所称花开十丈藕如船者。博台,即秦昭王令工施钩梯处。又有石拆,为唐明皇投简处。山腹有洞,东曰昭阳,西曰西元,南曰正阳,北曰水帘,即总仙洞。天登真隐诀云:岳洞深三百里,中有瑶台玉室,树则苏茅芳林,泉则石髓金精。遥望洞中,方圆丈馀,鸟道绝通,人迹罕到。时出异色云气。洞口有石,如丹青画像,冠帔衣服,无不周备,号曰石仙人。瀑布飞流。
毛女峰,在华山下,西巘秦宫人毛女所居。
云台峰,在华山下,东巘两峰峥嵘,四面陡绝。上冠景云,下通地脉,嶷然独秀,有若云台。
白云峰,在华山东北,唐金仙公主出家之所。明皇凿穴求之。即今西元门。
瓮肚峰,在华山中方上。唐明皇嘉其高迥,欲于峰腹大凿开元二字,填以白石。谏官谏,乃止。
秦仓谷,在华山东,即杨俨隐处。
窦谷,在华山东,即王遥隐处。
黄神谷,在华山东,真人黄芦子隐处。谷口有黄龙潭,旱则祷焉,宋封广润侯。
牛心谷,在华山东,即槐市杨震教授生徒处。
文仙谷,在华山东,吕真君修道处。
瓮谷,在华山西,谷口环抱如瓮,为商洛径道。
桃谷,在华山西,入谷八里,为张果晒经处。
大敷谷,在华山西,谷受秦岭以北东西诸水。
仙谷,在华山谷内,即张公超雾市。
车箱潭,在县西南二十五里,深不可测。宋仁宗每岁遣使投玉简于此。崇宁二年,封丰润侯,为天下第七水府,祷雨辄应。
《华州志·山川考》:岳顶中为莲花峰,为太上山,为明星玉女祠,为玉女洗头盆,为石马,为玉龟蹑,为镇岳宫,为玉井莲。
岳顶东峰为仙人掌,为石月。
岳顶西峰为巨灵足。
岳顶南峰为落雁峰,为黑龙潭,为五粒松,为仰天池,为全真人。
岳北腹中为石仙人洞,为水帘洞,为瀑布。
岳顶东南为老君洞,为太上泉,为丹炉,为菖蒲池,为焦公岩,为棋石,为白鹿龛,为三公石室棋。近岳西北峰为毛女峰,为壶公石室,为太极总仙洞,为洞元石室,为肥𧔥穴,为算场,为芦花池。近岳东北为云台峰,为试凿穴,为长春石室。
岳中名峰为上方,为西元门,为西元洞,为极真洞天,为中方,为白云峰,为瓮肚峰,为驾鹤轩。
近岳峰为灏天峰,为松桧峰,为玉柱峰,为玉秀峰。岳迤东为王刁三洞,为文仙谷。
又东为碧云洞,为碧云溪,为黄神谷,为牛心谷。岳迤西为仙谷,为车箱潭,为修羊公石榻。
又西南为桃谷,为瓮谷,为竹谷,为罗敷山,为大敷谷,又西南为华阳薮。
少华山,东连太华山,峰稍低,故曰少华。入关者自华岳过瞻巍耸,未尝不叹其为岳镇之雄。及西遵少华诸峰而览也,则神秀屏障之设,又未尝不爱其为胜绝之区。昔唐昭宗幸华州,归长安,封少华山神为佑顺侯。房邺有少华山佑顺侯碑颂,张衡《西京赋》云:缀以二华,谓太华少华也。少华在华山西。少华山一带,峰峦东西,本联络一山,无异陉别甗也。乃昔人犹各命山峰之名,今姑从之。
《山海经》:太华山西八十里,曰小华之山。言太华为西方灵灏之气,其翠秀钟凝乎芙蓉,毓萃于支冢。虽群巘叠起,连峰突兀,则太华之馀气也。其实总为一山,而必以辅者拱太华,故曰小华也。考《舜典》:八月,西巡狩,至于西岳,亦如东巡之礼,而封太华。禅小华,礼固有,然亦犹之封泰山而禅云亭也。再按《通鉴》:宋神宗熙宁五年九月,少华山崩。文彦博有伤国体,敛民怨,致华山崩之说。盖崩者即阜头峰也。后人指阜头峰西南一小峰,名之曰小华山,即今之所谓少华山是也。崒嵂耸秀,仅关风气云尔。无奈左道者于明万历间始凿峰巅刱,建玉皇庙少华神。唐封佑顺侯阜头峰神,宋封显应侯,名虽有二,其实一神也。玉皇何帝而临斯乎。夫以玉皇而临少华,不犹天子九五之尊而亵以令尹百里之位耶。巅已凿矣,气运渐坏。昔有议补其阙者,后遂寝其事。今郡守蒲坂冯公命诸生张纶,姬景、刘遇奇伐石砌台,告厥成功焉。

《古迹考》:小华西峰,有秦皇观基,唐建浮图镇,风有大唐。上元五年七月十五日,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华州刺史,上柱国襄邑县开。国子、驸马、都尉乔师望题铭。至宋,复建元天上帝庙,庙后塔基尚存,今讹为唐郭驸马墓。
《华阴县志·山川考》:县之东南四十里,曰禁坑,今曰禁谷。以其盗关者必由之途,禁人往来,榷其征税,有水径下通洛,入潼水。其西十里曰松果之山,有佛头崖,云覆其巅辄雨,三十里抵县界为襄邓便道。《水经注》有灌水出松果之上,即今潼谷。水北流经卫城、蝎子山入河,古称潼亭。潼津皆因此西曰水谷,又西曰灵谷,郦道元以为泥泉水出焉。今近水谷下有泉,水浊而赤,由小月沟金盆寨,过吊桥,西北注于渭。又西为留翎巑,一曰朝阳山,端正嵯峨,有大郎庙,下二泉,祷雨多应。世传葬伯起大鸟落羽于此,故名又西曰蒲谷涧。其水北流稍西,北转,称曰沙渠水,北入清河,达于谓涧。东有关王城,俗传云长养疮于此,者非或曰观德王城。近之又西为秦仓谷产药物,即杨俨隐处。又西为窦谷山,曰朝来取,朝华义洞曰王刁三洞,乃王遥隐处。其水西北流,曰小涧,自城南入长涧河。又西曰黄神谷,真人黄芦子隐居之所,谷口有黄龙潭,旱则祷焉。宋封广润侯,下多水磨,崖上饶治平熙,宁间游人题名。元符中,有邵伯温同游字盖。宋时为真君观朝使祈报,多在此址废碑存。其水西北流,俗曰大涧,南入长涧河,又西为牛心谷,乃杨震教授生徒处。又西曰文仙谷,为吕真君修道处。又西即太华山,山层云秀,二泉合流,雨过滂湃,洪津泛洒,挂溜腾虚,直泻山下。出谷始西北流,过朝元洞,循长城而北注为王家河。过县西门外为西河。西转北折而东流为清河。东三十里至员庄入于渭又西为仙谷,谷内十里有车箱潭,宋仁宗每岁遣使投玉简于此。崇宁二年,封丰润侯为第七水府,祷多应。其水出谷西北流,过潭谷利在坊车递,北经县十里长城桥,东北流至土落方入于渭。又西为好汉山,以山势雄壮得名。又西为瓮谷,谷口环抱如瓮,为商洛经道,道险恶。前令王时雍修治之。入谷十里为吴王墓,四十里至瓮岭,东转为华阳川,即古华阳薮也。《吕氏春秋》:九薮之一七十里至秦山界,其水曰黄酸之水。南出升山,北至于渠,头东流,过页桥,合于仙谷水。又西为桃谷,以多桃得名。入谷八里,张果晒经处。岭西为竹谷,云果竹园未详所是。又有天台山总附会也。又西为罗敷谷,一曰大敷谷,别于小敷谷也。入谷三里为百索潭,十里为相公岭,二十里为鹿圈观,观傍为挝鼓潭。其谷受秦岭以北东西诸水,以故其水最大,沙冲民田,经敷水镇。东北逶蛇至滩子里,入渭敷水之西,相传为实。建德城有横阵花园,无据。惟《水经注》以为,周武王之告平城,所未详也。又西为葱谷。水经抬头之东,北至庄子村入河。又西为太谷,又西为方山谷,属县之西辐水,不常有潦,则水从分界,直北兼受华州诸水浸泆而东合于葱谷水。正德壬申,郡守桑溥引导北流,邑都宪屈直,记于碑。今令王九畴始修之,水复故道。
《秩祀考》:西岳庙,旧在黄神谷口,今县东三里,庙自汉武帝始,唐增雄丽,今制灏灵正殿六楹,寝殿四楹,两翼司房八十馀间,阶下钟鼓楼各一中,竹槛二,池二泓。前为金城门,门外神荼殿,祭器所西向列,郁垒殿、易服亭东向列,左宰牲所,右致斋所。再前为棂星门,其外左碑亭,右香亭,碑楼七门内,五门外二。又前台门五台上有楼,连珠亦五宏,敞瑰玮可以眺指三峰。最后鱼池一大泓,近创修藏经阁,创基甫就,周围萧墙凡三百七十四丈。庙外树两绰楔南对,又有亭用以备乐,盖真称巍然宇内矣。
《华岳集·峰麓名胜记》:雄哉莲岳,壁立削成,直插天外。昔人之述备矣。乃芙蓉、明星、玉女而下,叠嶂层峦,霞标瀑布,突然谺然,呈奇竞秀,极幽遐瑰诡之状,令人望之神竦,探之不穷。
莲花峰,按《昭文馆记》称:莲花峰上有三峰,上接三光,中有石池二十八所,上应二十八宿。青松绿竹丛生高冈,白云、翠霭旋于幽阜,怀蕴金玉,蓄藏风雷,为大帝之别宫,乃神仙之窟宅也。又云一上四十里,卓立五千仞上有明星玉女之别馆,金天王之正庙。二十八宿池,仰天池,八卦池,太乙池俱在岳顶中,莲花峰上。
玉井在莲花峰旁,中生千叶白莲。
太上山,按《昭文馆记》称:莲花峰为太上,山四面削成,高五千仞,回峦四合,三峰峥嵘,上广十里,鸟兽不居。老君洞,在巅之东南峰。
太上泉,在老君洞次北。
菖蒲池,在太上泉之旁。
细辛坪,在岳顶西南隅,方圆三四亩,尽是细辛。明星玉女祠,在顶之中峰龟背上立祠,堂有玉女石室,玉女圣像,并玉女石马。
玉女洗头盆,在祠前。有石臼,五臼中俱有水,号曰玉女洗头盆。其水碧绿澄澈,旱不竭,雨不溢,《神雾经》云:明星玉女持玉浆饵之,令人得神。
玉女窗,在云台南峰上。有石门,入丈馀,直上石窑如窗,望见南峰,明星玉女之别馆也。
石龟蹑,在顶中,玉女祠在其上。其石似龟,东西八九步,南北二十馀丈,两头壁立,其形如龟。前有石蹑犹如坼裂阔可,有五寸,其深不可测,以物投中,食顷犹闻其下声。即古之投简于岳府之所也。
黑龙潭,在顶之南峰上。人间暵旱,祈求必雨。宋崇宁一年,敕封显润侯。洞元石室,在顶之西北峰上。其石室东西有二门,初入才容身,侧入至石室中,周回五六丈。东门上接云霞,西门下临地中,有石道君像,高三丈,戴三景扶辰之冠,石衣,文如九色杂罗之文,像多古钱,其钱多脚,一头多孔,一面有文:云大布大篆。
芦花池,近岳西北峰。后魏道士寇谦之弃其算筹化为葭荻,今名芦花池是也。
棋石,在岳顶东南隅别一孤峰上。遥望有石,方如并榻,真若棋局。
石仙人、瀑布石、仙洞、昭阳洞、正阳洞、西元洞、水帘洞。石仙人,在岳北面半腹中。《登真隐诀》云:岳洞深三百里,中有瑶台玉室,树则苏茅芳林,泉则石髓金精。遥望洞方圆可丈馀,鸟道绝通,人踪罕到,时出异色云气洞口,上有丹石间青石,似丹青画出仙人之状,冠帔衣服无不周备,高下大小如人形,号曰:石仙人。上有瀑布飞流直下,一千馀丈。其石仙洞又称为水帘洞,其岳有四洞,东曰昭阳,西曰西元,南曰正阳,北曰水帘。
肥𧔥穴,在顶之西北峰上。《山海经》云:太华山有蛇焉,名肥𧔥,六足四翼,见则天下大旱。巨灵掌,石月。巨灵掌在顶之东北峰上,石月在掌上。《遁甲开山图》云:巨灵得元元之道,与元气一时而生,混沌之师九元祖也。汉武帝观仙掌于县内,特立巨灵神祠焉。
云台峰,在岳东北。其山两峰峥嵘,四面悬绝,上冠景云,下通地脉,嶷然独秀,有若云台。下有穴,昔有人入此穴,东出方山,行云经黄河底,上闻流水之声。松桧峰、朝来峰、玉柱峰、玉秀峰,此四峰上尽是青松桧柏,常有异色云气覆之,其峰耸翠,孤峦人迹希及。太极总仙洞在岳西北,毛女峰之西,其下有车箱潭。三公山,在岳之东南,三峰嶷然森秀,上像三台,故号三公。
醴泉,在古庵直下,水微有酒香,为国之瑞,屡招凤饮,旁有玉女神祠。
玉泉在张超谷口,其水色如浆,因置玉泉院。
黄龙潭在神谷口,祈雨感应,封广润侯。车箱潭在仙谷里十里,乃太极总仙洞。直下宋仁宗明道中,每岁遣使投金龙玉简。宋徽宗崇宁二年,封丰润侯。按《水府记》云:天下一十八处水府,华山车箱潭,乃第七水府也。与南海温江同,皆投金龙玉简之处。
素灵宫,按《太平广记·马周传》:华山有素灵宫乃、总天洞府,十洲三岛神仙之所也。
极真洞天,按《十大洞天记》:第一王屋山小有洞天,周回一万里,杜甫诗云:万里仇池穴,潜通小有天。第四华山西元洞,周迥三千里,名极真洞天,其洞中天地高大,日月星辰,风云草木与外无异。惟日停轮耀赫朗接太空,乃长春之境。宫阙楼台尽是金玉七宝所成,旁生紫林芳花,玉髓金津。素灵真人颂曰:异果奇花不可名寻,真何用到蓬瀛。碧云天地洞中列,白玉楼台象外生。万壑芝兰盘峭拔,千峰岚霭耸峥嵘。八公曾此分金液,服尽全家上太清。
总仙洞天,按《三十六小洞天记》云:第一霍童山洞,周回三千里,名蓬元洞天;第三西岳华山洞,周回三百里,名总仙洞天,素灵真人赞曰:坠石为仙号七星,五门日月转元程。云飞雨散天中去,管得林峦生异名。《古迹考》:御道,在仙掌峰北,乃升岳路也。汉武帝,唐元宗曾游此,因名。之今两旁有石臼子,乃当时栽栏杆,用锦绣遮护危险,峰顶须由御道跨苍龙、临云台。天井下有百尺㠉,自顶至青柯坪二十里,青柯坪出谷口二十里。
老君炼丹炉,在苍龙岭之东北峰上。老子见周之衰,西迈流沙,至函谷关。关令尹喜,占其气,知真人将过,果得老子。老子亦知其奇,为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事。后隐华山。顶之东南峰,有老君洞。
毛女峰,在岳之西。毛女字玉姜,秦始皇宫人,见国祚将亡,遂负琴入山之北峰上隐居。服松柏叶,饮泉水,体生绿毛,世人见之称毛女洞。至今洞中有鼓琴之声,道人尝闻之。峰下有白石寺久废。
修羊公石榻,在岳之西北仙谷中。石室有石榻,修羊公常卧于上。石榻尽穿陷,常不食。汉景帝问曰:公有何能。公不答,即化石羊。其背有字云:修羊公谢天子。后置石羊于通灵台,羊又去不知所之。
裴君石室,在岳顶之西北峰上,即洞元石室。昔清虚真人裴君入石室精思。至道积二十三年,降五龙元老之所。
算场,在岳顶上。后魏道士寇谦之,洞晓浑天仪,尤善乾象,曾定天元五纪,其算有差,后成公与真人佯狂而来,假为货客误触算筹,其算乃合。谦之悔恨,独居山林,遂随真人去。弃其馀算筹化为葭荻,即芦花池是也。
卫叔卿博戏石,即棋石。汉武帝登岳时,见一人羽衣鹤冠,乘云车,驾白鹿而从天降。武帝惊问为谁,答曰:山中卫叔卿也。帝曰:若是山中人,乃朕臣也。忽失叔卿所在。帝甚悔恨。即遣使梁伯至山中,推求叔卿,不见,但得其子名度世。帝曰:汝父在何处。度世曰:臣父少好仙道,委家而去,入华山四十馀年矣。帝使梁伯、度世求之于华山绝顶上。望见其父与数仙博戏石上,但见紫雾郁郁,又见数童执幢节立其后。度世等望而百拜,叔卿曰:前为太上所遣,欲诫帝为穷黩事,而帝强梁自尊,而反欲臣我,不足与语,是以去耳。又诫度世曰:汝慎不得为汉臣,亦不得为帝语也。梁伯、度世于是拜辞而去。
张超谷,后汉张楷字公超,结庐此地。学者如市,又能为五里雾,故称张超雾市。每跨蹇驴入市,晚即携壶荷锸带酒而归。
卧仙坪,在张超谷内。有一石室,张超真人蜕骨之所,为樵牧嬉戏于其间。有飞石自空来,塞其穴今,称卧仙坪。
石羊城仙谷,在张超谷之西。以黄初平、初起弟兄二人得仙于此,山谷故名仙谷。初平者,丹溪人也。年少时,家使牧羊,久而不归。其兄初起寻觅四十年后,闻市中有一道士,言人休咎如神,初起乃问之道士,曰:太华山中有一牧羊儿,姓黄名初平,是卿之弟耶。初起拜谢,即随道士入此谷中,见弟悲喜。语毕问弟:羊今何在。初平曰:在山东耳。初起往视,但见石而还。与初平俱往视之,初平乃叱石,曰:羊起。白石尽变为羊,数万头。兄初起叩头,曰:弟独得仙,吾可学乎。初平曰:若有志,可得也。初起弃妻子,拜弟为师,乃俱成列仙。叱石处四面宽广,有似城垒,俗称为石羊城。
文仙谷,吕真君隐居之所。真君来此,易姓姬,更名洞明,道号抱真子,居华山莲花峰下。文仙谷内结庵四十年,人无识者。绍兴丙子,秋前一日,谓门人刘裕之曰:张翁骊梁升元待吾久矣,因作颂曰:上面一个口,下面一个口,世间坚的,有盛水不教漏。嘱付裕之讫,怡然卧化。裕之即藏遗骸于石室。后数岁,先生神现泗州塔,题诗云:姬州墨客,羽化三峰。又数岁,来谒裕之,题诗云:昔日曾居此,埋名四十春。红尘多少客,谁是识余人。又诗云:余曾十载攻文墨,万卷诗书锁胸臆。浮萍云水寄家缘,住在莲峰人不识。后云:回公题。裕之寻所瘗尸处,惟见空棺。元丰间,题琴诗云:野人本是天台客,石桥南边有住宅。父子从来只两口,子好歌诗我好拍。又诗云:四海遨游一野人,两壶霜雪是精神。坎离之物会收得,龙虎丹行运水银。其碑见在文仙谷,今称为羽谷庵。
牛心谷,昔杨震隐遁居此,讲授群书,学者如云。其谷多槐,称杨震槐市,山岩间多五色鹜鸟,山上有雪天王圣迹,雪中观之,惟显天王披银甲,驰骤白马之状。黄神谷,在岳之东,真人黄芦子隐居之所。黄楚人也,姓葛名越,居此山,号两岳公。治病有千里而来求者,或寄与姓名,无不愈。禁虎狼不敢动,飞禽不敢飞。受术于赤松子,年过八十,力举千斤,行及奔马。时大旱,召潭中龙,催促升天,降大雨,一朝乘黄龙而去。藏马谷,藏马龛俱在岳东。汉武帝求仙于华山下,造灵集宫、存仙殿、望仙门。有神马自华山出,帝令置内栈,马不久留。使人寻之,见在此山谷中石龛下,故名藏马谷藏马龛,石上马迹尚存。
神土岩,在云台峰东南百步。周武帝时,有道士焦道广独居云台峰,辟粒餐霞,常有二青鸟报未然之事。周武帝亲诣山庭,临轩问道,因于谷以置云台观。道广欲构房廊,精思所感,石上涌出神土,用尽复生于,今尚然。
仙油,在云台峰壁中。焦道广每设斋醮,天降油于此。后弟子洪仙等见道广乘一物如麟,往而不返。后此油亦不复见矣。
避诏岩,在华山西南,险不可言,自古隐遁之士藏真之所。焦道广、贺元希、陈希夷俱养静于此,故曰避诏岩。岩之额有希夷手书:避诏岩三字,迄今墨迹尚鲜,纸犹坚白,则仙风道骨之一验也。
试凿穴,在云台北峰。北面可高百尺,其深不测。穴边有一石,大小阔狭,状如凿出,乃希夷先生蜕骨之所。白云峰,在岳之东北。唐明皇妹金仙公主修行之所,名曰白云宫。八仙洞有岳棚上竹园、下竹园、枣树、栗子林、花圃、药畦、硙碓见在焉。白云宫侧有焦真人石洞。
白羊峰,在岳之西北五里,层崖晃朗,洞室空濛。昔有人隐此峰,莫知名姓,常乘白羊往来尘世,后与弟子介琰俱登仙,以此号为白羊仙人。有禁山箓、制虎豹狼熊符,七十道行于世。
焦公岩,在岳东南。真人姓焦字孝龙,河东人。常餐白石,或分与坐客,其味如芋。后遭野火烧其庵,邻峰人往视之,见先生危坐火中,庵烧尽,先生乃徐徐而起,衣服并无焦灼。后数载,天忽大雪,人觅不见。忽于雪中单衾而卧,颜色赫然,如盛夏之状,老稚人常有遇之者。
白鹿龛,在岳之东,升岳路之右,乃鲁女生置,有飞泉滴流。女生乃山中得道之仙,在华山二百年,莫知所。之后,忽有人于岳庙前,见女生乘白鹿,从士女十馀人,相别而去。
王刁三洞,在岳之东。仙人王遥字伯辽,鄱阳人。有妻无子。治病无不愈,亦不祭祀,不用符水。针或有邪魅作祟,画地为狱,叩石呼之,见狐狸、鼍蛇之类,皆斩而焚之。有竹箧令,弟子钱哥以九节竹杖担之,十馀年未尝见开。或逢羽衣并不显,夜行见有炬火前导。后至此岩洞中,见刁,自然即开竹箧,取出五舌竹簧三枚,三人共鼓之,及遥辞去,刁自然云:卿当早来,不可久住尘寰。再期至此洞处后,王刁钱哥俱登仙。上洞莫能到,中洞有飞石遮于洞门。下洞,隐居者皆在其中。
碧云洞,碧云溪俱在岳之东,乃郑云叟、罗隐之、翟士端、郑隐此四高士隐居之所。郑遨,字云叟,南燕人。高节不屈,弃妻子。闻华山五粒松凝脂千岁,能延年,至此洞隐居。天成中,以拾遗召,不起。赐号曰逍遥先生。罗隐之,临江军新淦县玉笥山玉梁观道士,来居华山,或临水,或登山,一觞一咏,高情自适。天福中,赐号曰希夷先生。翟士端,字表正,齐人也,博通九经。祥符中,真宗幸汾阴,礼召不起。无疾而逝,七日肢体犹温,及火之有声如雷,五色光炳耀。郑隐,字明处,兖之奉符人。左臂有黑黡子,如北斗状,常居王刁三洞口。自冬涉春不出,人异之。祥符中,真宗祀后土,还驻跸驿,下诏行在,赐号贞晦先生,又赐《归山歌》云:岳中逸士本藏名,常把琴樽适性情。尽日临流看水色,有时隐几听松声。遍游万壑成嘉遁,偶出千峰玩治平。已薄纷华存太素,从教两曜自亏盈。谈希夷,究元默,沃予心,号无极,辞城阙,归山林,乐尔志趣,何深好。将吟啸,畅冲襟。
壶公石室,在岳之西北孤峰上,有石室可容十馀人。有泉东北入雾市。谷东、谷中,即后魏道士寇谦之算场西谷中,即修羊公石榻穿陷之所。壶公者,莫知姓名,常悬空壶于座上,日入之后,辄跳入壶中。费长房从之学,令住此石室中。有一方石,广丈馀,壶公以茅绳系之,悬于空中,令长房坐于石下,使诸蛇虫竞来齧绳,绳欲断而长房坐卧自若,终无惧。公至,抚之曰:子可教矣。赐子为地上主者。令乘竹杖而归,后至葛陂,投于陂中,竹化龙而去。后得役鬼魅之术。
燕公石室,在三公山。燕济,字子微。汉明帝时,人隐居石室,服苍术黄精,恒散发。亦有练巾,惟月朔节乃著之。时复一琴一咏,常有黄白云覆其上。后辞别交友,乘云而去。
长春石室,在云台山侧。大唐贞观中,有道士杜怀谦居此石室。断谷不食,好吹长笛,令人多买笛。至于室隅,一吹之投于岩下,笛尽更息岩中累月不动。自号长春先生。今石室嶷然笛声不绝。
种药坪,王晖真人常饵苍术黄精,有驱虎豹之术。每种黄精即驾虎豹为耕耘。常乘虎豹具鞯辔之属,竹杖策之,威仪如人乘骡马之状。常咏九字诗百馀言,人莫解其意。后乃升天不复见,名其地为种药坪。驾鹤轩,在中方半路,乃唐金仙公主乘鹤升天之处。上方白云宫,中方太清宫,下方云台宫。上方、中方、下方此三宫,皆因羽人焦道广,建唐元宗天宝中,命右补阙集贤学士卫包修《三方记》
西岳真君庙,宋崇宁中,改为崇宁万寿观。绍兴中改为报恩广孝观。昔司马温公奏天下建置五岳真君,给赐金牌永镇洞天福地。
华岳观,汉武帝修建。后至宋祥符中,因四高士而复兴。
鹿圈观,原在竹谷岭西。宋大观中,因道士仇润之请额,修建于华山之下。
拱极观,宋宣和中,修建于岳前社。
太平兴国观,原在关谷内。绍兴中,因道士焦虚请额,修建于华山之下。
王母观,原在大罗峰下,古有庙。至唐贞观中,修建于华山之下。
仙宫观,唐金仙公主所居之宫,乘鹤之后敕修为仙宫观。
休粮院,宋太平兴国中,太宗召休粮道者,赴阙赐经一藏及《还山诗》,赐号岩静大师。有《休粮诗》三百章,盛传于世。
巨灵神祠,汉武帝修建。
拜岳坛,汉武帝拜祀之所。至唐太宗,修为镇岳灵仙寺,后名胜会院或名昭庆寺。
宣泽亭,宋真宗拜岳坛在太华驿之侧。大中祥符四年十月二十日,真宗拜岳之所,仍赐名为宣泽亭。有御制碑,龙首龙座存焉,昔为禁地。
《物产考》:千叶白莲,生玉井中,食之令人羽化。
菖蒲,生太上泉。菖蒲池,其叶细如剑脊,其根每寸九节,服之令人强健延年益寿。
细辛,岳顶西南隅,方圆三四亩,尽是细辛,服之令人身体生香闻及百步。
紫柏,岳顶东北峰上有紫柏,叶际碧露,以五月五日油囊接之,食者可作地仙。
五粒松,岳顶西南峰上有五粒松,平如偃盖,旁有青萝,长百尺;下生茯苓,具如人形。时生琥珀,夜即有光,如荷花昼,如牛目,服之,遐举夜可书字。
肥𧔥,详见肥𧔥穴。
苍木 黄精
无忧树,陈希夷先生庵旁之树。

华山部汇考二

上古

黄帝封山,游于西岳。
《史记·五帝本纪》不载。 按《封禅书》:黄帝时万诸侯,而神灵之封居七千。天下名山八,而三在蛮夷,五在中国。中国华山、首山、太室、太山、东莱,此五山黄帝之所常游,与神会。

有虞氏

帝舜祭西岳。
《书经》:舜典八月,西巡守至于西岳,如初。
《史记·封禅书》:舜八月,巡狩至西岳。西岳,华山也。

始皇二十八年,定西岳之祀。
《史记·秦始皇本纪》始皇二十八年,议封禅祭山川之事。按《封禅书》:秦并天下,令祠官所常奉天地名山大川鬼神可得而序也。华山春秋泮涸祷赛,如东方名山川;而牲牛犊牢具圭币异。


武帝元封元年十月,有事华山。
《汉书·武帝本纪》:元封元年冬十月,诏曰:朕用事华山,至于中岳,获駮麃,见夏后启母石。

元帝咸熙元年正月,使使者以璧币祠华山。
《魏志·元帝本纪》云云。

北魏

明元帝泰常八年正月,幸洛阳,遣使以太牢祠华山。按《魏书·明元帝本纪》不载。 按《礼志》云云。文成帝兴安三年正月,遣有司修华岳庙立碑。
《魏书·文成帝本纪》不载。 按《礼志》:文成皇帝即位,三年正月,遣有司诣华岳修庙立碑。数十人在山上,闻虚中若有声,声中称万岁云。
孝文帝太和二十一年五月癸卯,遣使祭华岳。
《魏书·孝文帝本纪》云云。

炀帝大业十年十二月,幸东都,过祀华岳,筑场于庙侧。
《隋书·炀帝本纪》不载。 按《礼仪志》云云。

高祖武德二年十月甲子,祠华山。十二月丙申,猎于华山。
《唐书·高祖本纪》云云。
《旧唐书·高祖本纪》:武德二年十月甲子,上亲祠华岳。十二月甲辰,狩于华山。
武德三年四月丙申,祠华山。
《唐书·高祖本纪》云云。
《旧唐书·礼志》:武德贞观之制,五岳四镇,年别一祭,各以五郊迎气日祭之。祭西岳华山于华州。
元宗先天二年秋八月癸丑,封西岳华山神为金天王。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礼志》:元宗乙酉岁生,以华岳当本命。先天二年七月正位,八月癸丑,封华岳神为金天王。
《华岳全集》:唐封金天王懿号,册曰:华山之神,既能兴云致雨,而西方为最贵矣。轩辕皇帝游焉以会神灵,虞舜望焉。以觐群后,爰因夏氏以迄隋室,朝更五姓,载历三千,祀典相因,旧章未改。坛场庙宇,何代不修。一祷三祀,无岁或缺。所以报生,植事灵神,未尝有怠。其神祉休明,灾咎淫慝,亦未尝爽。神祠在黄神谷口。汉兴平初,迁于官道北,建立宫庭,祀事牲器视三公之礼。
开元八年三月,敕太常长官分祭华岳。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云云。
开元十年,勒石华岳。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礼志》:开元十年,因幸东都,于华岳祠前立碑,高五十馀尺。又于岳上置道士观,修功德。
开元十二年十一月丙寅,帝亲制华岳碑文,使勒石。按《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元宗本纪》:开元十二年冬十一月庚申,幸东都,至华阴,上制岳庙文,勒之于石,立于祠南。
《册府元龟》:十二年十一月丙寅,至华州,命刺史徐知仁,与信安王祎,勒石于华岳祠南之通衢,帝亲制其文。
开元十三年五月戊戌,以亲制西岳碑示百寮,有五色云见于前。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云云。
开元二十三年九月丁卯,群臣请封嵩华二岳。按《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开元二十三年九月丁卯,文武百官、尚书、左丞相萧嵩等,累表请封嵩华二岳,表曰:臣闻封峦之运,王者告成,当休明而阙典,乃臣子之深过。伏惟开元神武皇帝陛下,受命继天,应期光宅,垂庆云而覆露,畅和气以生成。物荷深仁,时惟天道,文明之化洽矣,穆清之风被矣。淳源既泳,福应咸臻,盈于天壤,昭于方策。盖非愚下所能颂美。且天之在上,日监在兹,嘉大圣之神功,降元符以表德。恭伸昭报,祗事升中。古昔大猷,孰先兹道。臣等观休徵以上请,陛下崇谦让以固辞,事恐劳人,抑其勤愿,德音所逮,自古未闻。昔虞巡四岳,周在一岁,书称其美,不以为烦。宁彼华、嵩,皆列近甸,复兹丰稔,又倍他年。岁熟则馀粮,地近则易给。况费务盖寡,咸有司存,储无多,岂烦黎庶。吏当首路,以望属车。陛下往封泰山,不秘玉牒,严禋上帝,本为苍生。今其如何而阙斯礼。伏愿发挥盛事,差择元辰,先检玉于嵩山,次泥金于华岳。天休既答,人望见从。上下交欢,生灵幸甚。臣等昧死,敢此竭诚,理在至公,祈于俯遂,无任悃款之至。谨诣朝堂,陈请以闻。帝固让不从,手诏报曰:升中于天,帝王盛礼,盖谓臻兹淳化告厥成功。今兆庶虽安,尚少丰年之庆。边疆则静,犹有践更之劳。况自愧于隆周,敢追迹于大舜。顷年迫于万方之请,难违多士之心。东封泰山,于今惕厉,岂可更议。嵩华自贻惭恧,虽藉公卿,共康庶政,永惟菲薄,何以克堪。朕意必诚,宜断来表也。
开元二十八年九月己丑,群臣请封嵩华二山,不许。按《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二十八年九月己丑,邠王守礼率宗子、左丞相,裴耀卿率百官、僧道、父老皆于朝堂抗表,以时和年丰,请封嵩华二山,帝抑而不许。
天宝三年四月丙辰,遣宗正卿濮阳郡王祭西岳。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云云。
天宝九载正月丁巳,诏封华岳,因灾停封。二月壬寅,瑞见西岳。
《唐书·元宗本纪》:天宝九载正月丁巳,诏以十一月封华岳。三月辛亥,华岳庙灾,关内旱,乃停封。
《旧唐书·礼志》:天宝九载,将封禅于华岳,命御史大夫王鉷开凿险路以设坛场,会祠堂灾而止。按《册府元龟》:天宝九载正月,文武百寮、礼部尚书崔翘等累上表,请封西岳,刻石纪荣号。帝固拒不许。翘等又奉表,恳请曰:自今月,辛亥至于癸丑,累表诚祈,请纪荣号。圣心龚默,让再三。臣等伏读纶言,退增祗慄,敢重沥愚恳,期诸必遂。臣闻圣人之言,与春秋而同信。上天之宰,将影响而合符。昭报不可以久稽,成命不可以固拒。今灵山警跸,望玉銮之升中,儒林展仪,思金匮之盛礼。发祥储祉,喻以封山,人事天时,不可失也。伏惟开元天地大宝圣文神武应道皇帝陛下,祖武宗文,重熙累洽,沾风化而砥砺,在动植而昭苏。外户不扃,馀粮栖亩。其神功至道,广瑞殊祥。前表缕陈,安敢浮说。夫修德以俟命,勒功以告成。将欲竭款神祇,雍熙帝载,未为过越也。伏惟览公卿之议,考封禅之礼,陟华盖于翠微,转钩陈于云路,泥金于菡萏之上,刻玉于明星之前。使三五六经,复再闻于唐典。七十二姓,不独纪于夷吾。敷景福以浸黎元,锡大庆而后天地,苍生之望也,朝廷之幸也。无任诚恳悃款之至,谨诣朝堂,奉表陈请以闻。帝手诏不许,曰:轻修大典,所不愿为。时或传中旨,请纪荣号,何如空云请封西岳。乙卯,群臣又奉表请封西岳,曰臣翘等伏稽古训,上请增封,再奉明旨,未蒙允诺。臣等承诏,惶骇失图。臣闻省方展义,君人之大典。登封告成,王者之丕业。是以古先哲后,道洽则封,所以答神祇之功,增兆庶之福,无私于己。故行之者不思,必顺于天。故言之者难夺,敢昧万责。竭诚终请,伏惟开元。天地大宝圣文神武应道皇帝陛下,绍文武之丕烈,合君臣于昌运。均雨露,和阴阳。四海无波而静默,群生自乐而仁寿。繇是德怀蛮貊,泽洎昆虫。宗庙祀典,罔不祗肃。要荒殊俗,亦莫不庭。自皇王以来,载籍所记,未有混区。字穷祯祥。地平天成,德茂道洽。若今日之盛者,固可告太平之功,展封崇之礼。故臣与王公侯伯、黎老缁黄,累陈白奏,备竭丹恳。岂谓圣恩犹阻,皇鉴未回。伏奉癸丑诏书曰:轻修大典,所不愿为。臣等战慄,匪遑宁处,实以陛下功成道洽,理实升中。且夫龟龙咸格,天意也。夷夏大同,人事也。时和年丰,太平也。无为清净,至理也。允应大典,岂谓轻修乎。奉若灵命,安可不为乎。臣等敢冒宸极,重明其义。窃以西岳华山,实镇京国,皇虞之所循省,灵仙之所依凭。固可封也。况金方正位,合陛下本命之符。白帝临坛,告陛下长生之箓。发祥作圣,抑有明徵,又可封也。昔周成王以剪桐为戏,唐叔因是而定封。盖人君之言,动有成宪。斯事至细,犹不忽也。况陛下眷言封祀,宿著神明。道已洽于升平,事未符于琬琰。岂可抑至公于私让,弃诚信于神明乎。固不可得而辞也。日者封章累奉,嘉应必臻。一献而甘雨流,再陈而瑞雪降。则知人天之意,影响合符。若然者,陛下安得稽天命以固辞,违人事以久让。太平不告,其若休祥何。至理不答,其若神祇何。伏愿仰答天心,允祗灵贶。上以扬祖宗之盛烈,下以副亿兆之恳诚。克崇上报,永光大典。臣等幸甚。宗子又上表曰:臣彻等伏见祯祥委积,河海澄清。长瞻北极之尊,屡献西封之疏。诚恳不达,天鉴未从,徘徊阙庭,陨越无地。陛下再造区宇,肇康生人,与天合符,与道合契。故得灵芝表瑞,玉板呈文。九谷岁衍于京坻,百蛮尽习其冠带。能事备于典策,盛德光于祖宗。升中告成,是属今日。惟夫太华高冠,群山当其少阴,镇此西土。自有虞巡狩,历祀三千。夏殷以还,罕能肆觐。陛下虽加进宠号,增崇庙宇,而大礼未施,精意空洁。又陛下顷岁建碑,曰尝勤报德之愿,未暇封崇之礼。万姓瞻予,言可复也。臣以为天地之主,岂徒言哉。神祇候望,故已久矣。伏愿俯顺百辟兆人之请,明徵刻石铭山之记。暂迁万乘,降被三峰。奠圭璧于中坛,奏笙镛于上帝。使普天蒙福,重赐无疆。频冒宸严,并期必遂。无任恳切屏营之至。谨诣。朝堂奉表,陈请以闻,凡三上表,上乃许之。丁巳诏曰:以今载十一月,有事华山,中书门下及礼官,详仪注奏闻,务从省便。二月壬寅,华阴郡奏:白鹤见于西岳五福峰,甘露降大罗峰之醮坛,白鹿见于大罗东南峰驾鹤岭,卫叔卿之得仙处。请付史馆。从之。三月,西岳庙灾,时关中久旱。诏曰:自春以来,颇𠎝时雨。登封告禅,情所未遑,所封西岳宜停。
肃宗上元二年,改封华山为太山。
《唐书·肃宗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云云。
僖宗乾符五年,敕封少华山为佑顺侯。
《唐书·僖宗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云云。

太宗太平兴国八年,议祀岳镇常制。于立秋日,祀西岳于华州。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太平兴国八年,秘书监李至言:按五郊迎气之日,祭逐方岳镇。其后,立秋日祀西岳华山于华州。
真宗大中祥符二年五月庚辰,陕西旱,遣使祷西岳。按《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大中祥符三年九月丁亥,华州言父老二千馀人,请幸西岳。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大中祥符四年二月,遣官祀西岳,又亲谒西岳庙。五月,加上五岳帝号。
《宋史·真宗本纪》:四年二月壬子,出潼关,渡渭河,遣官祀西岳。乙丑,加号西岳。己巳,次华州,幸云台观。庚午,宴宣泽亭,紫云如龙,起上。召见隐士郑隐、李宁,赐茶果、束帛。五月乙未,加上五岳帝号,作《奉神述》。按《礼志》:车驾至潼关,遣官祀西岳,用太牢,备三献礼。庚午,亲谒华阴西岳庙,群臣陪位,庙垣内外,列黄麾仗,遣官分奠庙内诸神,加号岳神为顺圣金天王。五月乙未,加西岳曰金天顺圣帝,又加五岳帝后号:西曰肃明,遣官祭告。
哲宗元祐元年,遣官祭西岳。
《宋史·哲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元祐元年十二月,以华州郑县山摧,命太常博士颜复往祭西岳。

世宗大定四年,诏立秋日祭西岳于华州。
《金史·世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大定四年,礼官言:岳镇海渎,当以五郊迎气日祭之。诏立秋日祭西岳华山于华州。
大定七年,议改华岳,以范拱议,仍旧制。
《金史·世宗本纪》不载。 按《续文献通考》:大定七年,或有言:前代都长安及汴洛,以太华等山列为五岳。今既都燕,当别议五岳名。时,太常寺官或取嵩高疏周都丰镐,以吴岳为西岳。范拱以为非。是议略曰:轩辕居上谷,在恒山之西;舜居蒲阪,在华山之北。以此言之,未尝据所都而改岳祀也。后遂不改。

世祖至元三年夏四月,定每岁祀岳镇之制。七月土王日祀华山于华州界。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礼志》云云。
至元二十八年春二月,加上西岳金天大利顺圣帝。按《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礼志》云云。
仁宗延祐四年十月壬寅,遣御史大夫伯忽,参知政事王贵祭陕西岳镇名山。
《元史·仁宗本纪》云云。

太祖洪武三年,遣尚书吏部员外郎李矩,致祭西岳。洪武十年八月戊申,遣宋国公冯胜道士、何公溥致祭西岳。
洪武二十五年四月乙卯,遣礼部主事廖亮等,致祭西岳。
按以上俱《华岳全集》云云。
惠宗建文四年七月丙申,遣道士曾惟新致祭西岳。按《华岳全集》云云。成祖永乐四年七月甲子,遣道士邓全礼致祭西岳。永乐五年五月戊辰,遣监生刘纯致祭西岳。
永乐九年,遣户部侍郎王彰致祭西岳。
按以上俱《华岳全集》云云。
仁宗洪熙元年,遣鸿胪寺少卿赵泉致祭西岳。
《华岳全集》云云。
宣宗宣德元年二月乙亥,遣应城伯孙杰致祭西岳。按《华岳全集》云云。英宗正统元年正月辛巳,遣安远侯柳溥致祭西岳。正统二年,遣华阴县知县王贯祭告西岳。
正统六年正月乙卯,遣礼部右侍郎王士嘉祭告西岳。
正统九年四月癸卯,遣翰林院编修吕原祭告西岳。正统十年六月丁巳,遣通政使司右参议汤鼎祭告西岳。
正统十一年,遣通政使司右通政王锡致祭西岳。按以上俱《华岳全集》云云。
代宗景泰元年正月庚申,遣工科给事中霍荣致祭西岳。
景泰五年,遣左春坊兼翰林院侍讲杨鼎致祭西岳。按《华岳全集》云云。
英宗天顺元年,遣礼科给事中张璿致祭西岳。
天顺五年,遣大理寺寺丞丘晟致祭西岳。
《华岳全集》云云。
宪宗成化元年二月丁卯,遣吏科给事中李和致祭西岳。
成化四年五月丁丑,遣巡抚陕西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陈价祭告西岳。
成化九年四月甲子,遣礼科给事中霍贵致祭西岳。成化十三年六月乙巳,遣巡抚陕西都察院右都御史余子俊祭告西岳。
成化二十年,遣巡抚陕西都御史郑时致祭西岳。十月甲子,又遣吏部左侍郎耿裕致祭。
成化二十三年,遣詹事府刘健致祭西岳。
按以上俱《华岳全集》云云。
孝宗弘治元年,遣成山伯王镛致祭西岳。
弘治六年五月,朔遣巡抚陕西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王宗彝致祭西岳。
弘治十年四月,遣巡抚陕西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许进致祭西岳。
弘治十四年四月甲午,遣巡抚陕西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周季麟致祭西岳。
弘治十八年十月乙卯,命巡抚陕西兼督理马政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杨一清致祭西岳。
按以上俱《华岳全集》云云。
武宗正德元年,遣大理寺左少卿张鸾致祭西岳。
《华岳全集》云云。
世宗嘉靖十七年七月,遣华阴县知县唐寅祭谢西岳。
嘉靖四十年八月丁卯,遣巡抚陜西都察院右佥都御史裴绅致祭西岳。
嘉靖四十三年,遣巡抚陕西都御史陈其学致祭西岳。
按以上俱《华岳全集》云云。
穆宗隆庆元年十月丙申,遣宁晋伯刘斌致祭西岳。隆庆二年八月丁酉,命巡抚陕西赞理军务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张祉致祭西岳。
按以上俱《华岳全集》云云。
神宗万历十五年,遣巡抚陕西都御史王璇致祭西岳。
《华岳全集》云云。
华山部汇考三皇清顺治十四年按《华岳全集》:顺治十四年二月己丑,

皇帝遣整饬潼关等处兵备、兼分巡关内道陜西按
察司副使汤斌致祭于西岳华山。
顺治十八年
《华岳全集》:顺治十八年闰七月二十五日,

皇帝遣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杨时荐致祭于西岳华
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