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桐柏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六十四卷目录

 崤山部汇考
  图
  考
 崤山部艺文〈诗〉
  崤陵风雨        明王子谦
 崤山部纪事
 香山部汇考
  图
  考
 香山部艺文一
  修香山寺记       唐白居易
  香山新修经藏堂记      前人
  香山墓志铭         前人
  题画香山九老图     明王世贞
 香山部艺文二〈诗〉
  秋夜宿龙门香山寺     唐李白
  龙门香山寺        武元衡
  游香山水泉寺       韦应物
  答河南李士巽题香山寺    前人
  石楼           刘长卿
  宿香山寺石楼        李颀
  香山九老会〈有序〉    白居易
 香山部纪事
 香山部杂录
 香山部外编
 女几山部汇考
  图
  考
 女几山部艺文〈诗〉
  谒女几祠         明顾达
 女几山部纪事
 女几山部外编
 桐柏山部汇考
  图
  考
 桐柏山部艺文一
  桐柏山金庭馆碑铭     梁沈约
  大复山赋        明李梦阳
 桐柏山部艺文二〈诗〉
  过桐柏山         唐钱起
 桐柏山部纪事
 桐柏山部杂录

山川典第六十四卷

崤山部汇考

左传之殽陵

崤山,本名殽,后作崤。以有夏后皋之墓,故称陵焉。又名嵚崟山,在今河南河南府永宁县北六十里,东接渑池县界,即春秋晋败秦师处也。山上有古崤县址,山侧有夏后陵、崤底村。
崤山崤山

考考

《春秋左传》:僖公三十二年冬,秦出师于东门之外。蹇叔之子与师,哭而送之曰:晋人禦师必于殽,殽有二陵焉,其南陵,夏后皋之墓也,其北陵,文王之所辟风雨也。〈注〉殽在弘农渑池县西,大阜曰陵皋,夏桀之祖父。此道在二殽之间,南谷、中谷深委曲,两山相嵚故可以辟风雨,古道由此。魏武帝西讨巴汉,恶其险,而更开北山高道。〈疏〉《正义》曰:此道皆在殽,是山名,俗呼为土殽、石殽。其阸道在两殽之间,山高而曲,两山参差相映,其下雨所不及,故可以辟风雨也。《公羊传》曰:蹇叔送其子而戒之曰:尔即死,必于殽之嵚岩,是文王之所辟风雨者也。此注言:两山相嵚,故可以辟风雨者。杜氏此言,或取公羊之意。嵚字,盖从山,但嵚岩是山之貌,而云相嵚文亦不顺,未能审杜意也。何休云;其处险阻隘势,一人可要百。故文王过之,驱驰常若辟风雨。
《史记·封禅书》:自殽以东〈注〉索隐曰:殽即崤山。杜预云:崤在弘农渑池县西南,即今之二崤山是也。亦音豪。
按戴延之《西征记》:崤山上不得鸣鼓角,鸣则风雨骤至。自东崤至西崤三十里。东崤长坂数里,峻阜绝涧,车不得方轨;西崤建石坂十二里,险绝不异东崤。按《水经·河水》:河之右则,崤水注之。〈注〉出河南,盘崤山,西北流水,上有梁俗,谓之鸭桥也。历涧水,东北流与石崤,水合水出石崤山。山有二陵,南陵夏后皋之墓也,北陵文王所辟风雨矣。言山径委深,峰阜交荫,故可以辟风雨也。秦将袭郑蹇叔致谏,而公辞焉。蹇叔哭子曰:吾见其出,不见其入,晋人禦师,必于崤矣。余收尔骨焉。孟明果覆秦师于此。
河水又东,千崤之水注焉。〈注〉水南导于千崤之山,其水北流缠络二道。汉建安中,曹公西讨巴汉恶南路之崄,故更开北道。自后行旅,率多从之今山侧附路。有石铭云:晋太康三年,弘农太守梁彬修复旧道。太崤以东,西崤以西,明非一崤也。西有二石,又南五六十步,临溪,有恬漠先生翼神碑,盖隐斯山也。
谷水出弘农黾池县南墦冢林,谷阳谷〈注〉今谷水出于崤东马头山。谷阳谷东北流历渑池、川本、中乡地也。汉景帝三年初,徙万户,为因崤黾之池以目县焉,亦或谓之彭池。又东径土崤,此所谓二崤也。又东径新安县,故城南北夹流而西接崤黾。
按元和《郡县志》:二崤山,在五今渑池县西北,一名岭岑。《左传》谓秦将袭郑,蹇叔哭送,谓子收骨此所。后汉末建安中,曹公西讨巴汉恶其险,而更开北山道,路多从之。又有石铭云:晋太康三年,弘农太守梁彬修复旧道。
《地理通释·十道山川考》:三崤又名嵚崟山,在河南府永宁县北二十八里,自东崤至西崤二十五里。《吕氏春秋》九塞之一。《舆地广记》二崤山连入硖石界,其南陵夏后皋之墓,其北陵文王之所避风雨。春秋晋败秦师于殽。陕州石壕镇本殽县,后魏置。
《七国形势考》:渑池在今河南府渑池县。《地埋志》弘农黾池,景帝中二年初,城徙万家为县。《水经注》:谷水出于崤东马头山谷阳谷,东北流历渑池川。汉景帝因崤黾之池以目县,或谓之彭池。赵涉说周亚夫曰:吴王必置人于殽黾阨狭之间。按《河南通志·山川》:崤山,在河南府永宁县北六十里,一名嵚崟山。春秋时,晋及姜戎败秦于崤,即此。自东崤至西崤,相去三十五里,路极险绝。
《永宁县志·山川》:崤山距邑六十里。《元和志》云:东崤至西崤相距三十里,秦关之东,汉关之西。按《左传》:秦召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出师袭郑。蹇叔之子从行。蹇叔哭而送之曰:晋人禦师必于崤,崤有二陵,其南陵夏后皋之墓也,其北陵文王之所避风雨也。必死是间,余收尔骨焉。秦师遂东,晋人及姜戎败秦师于崤,即此地也。唐崔曙诗:三晋云山皆北向,二陵风雨自东来。按《汉史》:赵涉说。周亚夫曰:吴人知将军且行,必置人于崤函之间,且兵事尚神密,将军何不右走蓝田,出武关,抵雒阳,直入武库。诸侯闻之,以为将军从天而下也。太尉如其计,至雒阳使搜崤函间,果得吴伏兵。
陵墓:夏后陵,在杨村保崤山之侧。按《史记》:孔甲之子曰:帝皋葬于崤之南陵。《左传》:南陵夏后皋之墓也。古迹:崤县故城,在崤山,隋时筑,今废。
《渑池县志·山川》:崤陵在治西四十里,蹇叔曰:崤有二陵,即此。
古迹:崤底,在治北十里。《一统志》云:秦关之东,汉关之西,中有崤底。汉冯异破赤眉于崤底,即此。

崤山部艺文〈诗〉

崤陵风雨        明王子谦


崤陵地险当要冲,势与剑阁遥争雄。五丁凿山运神力,古路曲折如游龙。东风吹云锁苍壁,一雨滂沱阻行客。风雨犹存旧日声,昔人避雨成空迹。山禽啼处坂转高,马蹄隐隐车劳劳。君行过此须努力,咫尺前途如矢直。

崤山部纪事

《春秋·僖公三十有三年》:夏四月辛巳,晋人及姜戎败秦师于殽。
《左传》:杞子自郑使告于秦曰:郑人使我掌其北门之管,若潜师以来,国可得也。穆公访诸蹇叔,蹇叔曰:劳师以袭远,非所闻也。师劳力竭,远主备之,无乃不可乎。师之所为,郑必知之。勤而无所,必有悖心,且行千里,其谁不知。公辞焉,召孟明、西乞、白乙,使出师于东门之外,蹇叔哭之曰:孟子,吾见师之出,而不见其入也。公使谓之曰:尔何知中寿,尔墓之木拱矣。蹇叔之子与师,哭而送之曰:晋人禦师必于殽,殽有二陵焉。其南陵,夏后皋之墓也。其北陵,文王之所避风雨也。必死是间,余收尔骨焉。秦师遂东,过周北门,左右免胄而下,超乘者三百乘,王孙满尚幼,观之。言于王曰:秦师轻而无礼,必败。及滑,郑商人弦高,将市于周,遇之,以乘韦先,牛十二,犒师,且使遽告于郑。郑穆公使视客馆,则束载,厉兵,秣马矣。使皇武子辞焉,杞子奔齐,逢孙杨孙奔宋。孟明曰:郑有备矣,不可冀也。攻之不克,围之不继,吾其还也。灭滑而还。晋原轸曰:秦违蹇叔而以贪勤民。天奉我也。奉不可失,敌不可纵,纵敌患生,违天不祥。必伐秦师。栾枝曰:未报秦施而伐其师,其为死君乎。先轸曰:秦不哀吾丧,而伐吾同姓,秦则无礼,何施之为。吾闻之:一日纵敌,数世之患也。谋及子孙,可谓死君乎。遂发命,遽兴姜戎、子墨、衰绖、梁弘御戎,莱驹为右。夏,四月,辛巳,败秦师于崤。获百里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以归。遂墨以葬文公。晋于是始墨。文嬴请三帅,曰:彼实构吾二君,寡君若得而食之,不厌,君何辱讨焉。使归就戮于秦,以逞寡君之志,若何。公许之。先轸朝,问秦囚,公曰:夫人请之,吾舍之矣。先轸怒曰:武夫力而拘诸原,妇人暂而免诸国,堕军实而长寇雠,亡无日矣。不顾而唾,公使阳处父追之,及诸河,则在舟中矣。释左骖,以公命,赠孟明。孟明稽首曰:君之惠,不以累臣衅鼓,使归就戮于秦。寡君之以为戮,死且不朽。若从君惠而免之。三年将拜君赐。秦伯素服郊次,乡师而哭曰:孤违蹇叔,以辱二三子,孤之罪也。不替孟明,孤之过也。大夫何罪。且吾不以一眚掩大德。
《汉书·周亚夫传》孝景帝三年,吴楚反,亚夫以中尉为太尉击吴楚,既发,至霸上,赵涉遮说亚夫曰:将军东诛吴楚,胜则宗庙安,不胜则天下危,能用臣之言乎。亚夫下车,礼而问之。涉曰:吴王素富,怀辑死士久矣。此知将军且行,必置间人于殽黾阸狭之间。且兵事上神密,将军何不从此右去,走蓝田,出武关,抵雒阳,间不过差一二日,直入武库,击鸣鼓。诸侯闻之,以为将军从天而下也。太尉如其计。至雒阳,使吏搜殽黾间,果得吴伏兵。乃请涉为护军。
《后汉书·光武本纪》建武三年闰正月乙巳,大司徒邓禹免冯异与赤眉战于崤底,大破之。〈注〉崤山,名底坂,也一名嵚岑山,在今洛州永宁县西北。
《三辅旧事邓》禹败于潼关,后大破赤眉于殽。

香山部汇考

唐白居易九老会之香山

香山九老之会,虽属适然,然亦千载盛事。今其山在河南省河南府城南三十里。山上犹有香山寺及白居易墓。
香山图香山图

考考

《广舆记》:河南府香山,在府城南。
《潜确类书·区宇部》:香山在洛阳县,地产香葛,故名。旧有香山寺、乐天堂。白乐天云:龙门诸寺,香山寺为最。日与僧如满。结社于此,卒,葬焉。李商隐为志。按《洛阳县志·山川》:香山在县南三十里,因旧产香葛故名。唐白侍郎居易之墓在焉。东岩近南一巨石,中裂,相传有龙自此出,鳞鬣之形宛然石上。龙门之得名,意以此欤。
古迹:白侍郎墓,在洛阳龙门左香山上。《谈录》云:弟敏中奏立神道碑,李义山文。

香山部艺文一

修香山寺记       唐白居易


洛阳四野,山水之胜,龙门首焉。龙门十寺,游观之胜,香山首焉。香山之坏,久矣。楼亭骞崩,佛僧暴露,士君子惜之,余亦惜之。佛弟子耻之,余亦耻之。顷,余为庶子宾客,分司东都。时性好閒游,灵迹胜概,靡不周览。每至兹寺,慨然有葺完之愿焉。迨今七八年,幸为山水主,是偿初心、复始愿之秋也。似有缘会,果成就之。噫。予早与元相国微之,定交于生死之间,冥心于因果之际。去年秋,微之将薨,以墓志文见托。既而,元氏之老状,其臧获舆马、绫帛、洎银鞍、玉带之物,价当六七十万,为谢文之贽,来致于余。余念平生分文不当,辞贽不当纳。自秦抵洛,往返再三,讫不得已。回施诸寺,因请悲知僧清閒主张之。命谨干将士复掌治之。始自寺前,亭一所,登寺桥一所,连桥廊七间。次至,石桥一所,连廊六间。次东佛龛,大屋十一间。次南宾院堂一所,大小屋共七间。凡支坏补缺,垒隤覆漏,圬墁之功必精,赭垩之饰必良,虽一日必葺,越三月而就。譬如长者坏宅,郁为导师化城。于是龛像无澡湿陊泐之危,寺僧有经行晏坐之安。游者得息肩,观者得寓目。关塞之气色,龙潭之景象,香山之泉石,石楼之风月。与往来者,一时而新。士君子、佛弟子,豁然如释,憾刷耻之为。清閒上人与余及微之,皆夙旧也。交情愿力尽得知之,憾往念来,欢且赞曰:凡此利益皆名功德,而是功德当归微之。必有以灭宿殃荐冥福也。予应曰:呜呼。乘此功德,安知他劫,不与微之结后缘于兹土乎。因此行愿,安知他生,不与微之同游于兹寺乎。言及于斯,涟而涕下。唐太和六年八月一日,河南尹太原白居易记。

香山新修经藏堂记      前人

先是乐天发愿修香山寺,既就,迨今七八年。寺有佛像,有僧徒,而无经典。寂寥僧舍,不闻法音,三宝阙一,我愿未满。乃于诸寺藏外杂散经中,得遗编坠轴者数百卷秩。以开元经录,按而校之。于是绝者续之,亡者补之。稽诸藏目,名数乃足,合是新旧、大小乘经律论集,凡五千二百七十卷。乃作六藏分而护焉。寺西北偶,有隙屋三间,土木将坏。乃增修,改饰为经藏堂。堂东西,间辟四窗置六藏,藏二门启闭有时,出纳有籍。堂中间置高广佛座,一座上列金色像五百,像后设《西方极乐世界图》一,菩萨影二,环座悬大幡二十有四,榻席、巾几、洎供养之器,咸具焉。合为道场,简俭严净。开成五年九月二十五日,堂成,藏成,道场成。以香火衅之,以饮食乐之,以管磬歌舞供养之。与閒、振、源、济、钊、操、洲畅八长老,及比丘众百二十人,围绕赞叹之。又别募清净七人,日日供斋粥、给香烛。十二部次第讽读,俾夫经梵之音,昼夜相续,洋洋乎盈耳哉;忻忻乎满愿哉。尔时道场主佛弟子,香山居士乐天欲使浮图之徒、游者、归依居者护持。故刻石以记之。

香山墓志铭         前人

乐天,乐天,生天地中,七十有五年。其生也浮云然,其死也委蜕然。来何因,去何缘。吾性不动,吾形屡迁。已焉,已焉,吾安往而不可,又何足厌恋乎其间。

题画香山九老图     明王世贞

家弟自秦中归,手一卷相示云:得之朱大参孟震者。考之,似是《香山九老图》,多正统以后,不知名人跋,仅有咸淳时一僧,复误装于后,而雪斋老人者,至目为赵大年笔。大年长山水、小景、汀洲、芦雁,不言作人物,及界画楼台也。《画史》称:刘松年有九老图,此岂其笔耶。乐天自归洛,六十八而得风疾,乞骸以刑部尚书致仕,至七十而愈。乃会故怀州司马胡杲年八十九,卫尉卿吉旼年八十六,右龙武军长史郑据年八十四,益州长史刘真年八十二,前侍御史内供奉卢真年七十八,前永州刺史张浑亦年七十,而秘书监狄兼谟河南尹卢贞,以未七十,虽与会,而不及列。合之得九人。饮于履道里之居第,皆有歌诗纪之。而乐天自叙其事,所谓洛社耆英会也。一曰:香山九老者,乐天时时游香山之龙门寺,故名。而是图所为有亭、有船、有叟白须飘然,若依稀乎履道里者。然考《池上篇》:水五之一竹九之一岛,树间之。而今水与树胜,而竹太不胜,又无中高桥石,樽红莲,折腰菱,华亭鹤,红绡紫,绡蛮腰。素口之属而分,配琴奕书画以缀其寂寞,不知松年旁礡时当尔耶。第其绢素之精,与位置结构之匀整,往往有宣政间应制风范。吾生平雅慕乐天,自纳节来颇治弇山园,以希十五年。后耆英之盛,而今复厌且弃之矣。兹与吾弟约,异时肖吾貌必不为乐天,如不为僧赞宁者,当为百三十六岁之李元爽哉。

香山部艺文二〈诗〉

秋夜宿龙门香山寺     唐李白


朝发汝海东,暮栖龙门中。水寒夕波急,木落秋山空。望极九霄迥,赏多万壑通。目皓沙上月,心清松下风。玉斗横网户,银河耿花宫。兴狂趣方逸,欢馀情未终。凤驾忆王子,虎溪怀远公。桂枝坐销歇,棣花不复同。流恨寄伊水,盈盈焉可穷。

龙门香山寺        武元衡

众香天上梵王宫,钟磬寥寥半壁空。清景乍开松岭月,乱流长响石楼风。山河杳映春云外,城阙参差晓树中。欲尽出寻那可得,三千世界本无穷。

游香山水泉寺       韦应物

山水本自佳,游人已忘虑。碧泉更幽绝,赏爱未能去。潺湲泻幽磴,缭绕带佳树。激转忽殊流,归泓又同注。羽觞自成玩,永日亦延趣。灵草有时香,仙源不知处。还当候圆月,携手重游寓。

答河南李士巽题香山寺    前人

洛都游宦日,少年携手行。投杯起芳席,总辔振华缨。关塞有佳气,岩开伊水清。攀林憩佛寺,登高望都城。蹉跎二十载,世务各所营。兹赏长在梦,故人安得并。前岁守九江,恩召赴咸京。因涂再登历,山河属晴明。寂寞僧侣少,苍茫林木成。墙宇或崩剥,不见旧题名。旧游况沈没,独此泪交横。交横谁与同,书壁贻友生。今兹守吴郡,绵思方未平。子复经陈迹,一感我深情。远蒙恻怆篇,中有金玉声。反覆终难答,金玉尚为轻。

石楼           刘长卿

隐隐见花阁,隔河映青林。水田秋雁下,山寺夜钟声。寂寞群动息,风泉清道心。

宿香山寺石楼        李颀

夜宿翠微半,高楼闻暗泉。渔舟带远火,山磬发孤烟。衣拂云松外,门清河汉边。峰峦低枕席,世界接人天。霭霭花出雾,辉辉星映川。东林曙莺满,惆怅欲言旋。

香山九老会〈有序〉    白居易

会昌五年三月二十四日,胡、吉、刘、郑、卢、张等六贤皆多年寿,予亦次焉。于东都敝居,履道坊,合尚齿之会。七老相顾,既醉且欢,静而思之,此会希有。因各赋七言韵诗一章,以记之。或传诸美事者。其年夏,又有二老,年貌绝伦,同归故乡,亦来斯会。续命贯姓名,年齿,写其形貌附于图右,仍以一绝赠之。云:雪作须眉荷作衣,辽东华表暮双归。当时一鹤尤希有,何况今逄两令威。又有侍秘书省狄兼谟、河南尹卢贞,以年未及七十,虽与会,而不及列。会中,遗老李元爽,年一百三十六。禅僧如满,归洛年九十五。
前怀州司马胡杲年八十九

闲居同会在三春,大抵愚年最出群。霜鬓不嫌杯酒兴,白头仍爱玉炉熏。徘徊玩柳心尤健,老大看花意却勤。凿落满斟𢬵酩酊,香囊高挂任氤氲。搜神得句题红纸,望景长吟对白云。今日交情何不替,齐年同事圣明君。
卫尉卿致仕冯翊吉旼年八十八

休官罢任已闲居,林苑园亭兴有馀。对酒最宜花藻发,邀欢不厌柳条初。低腰醉舞垂绯袖,击著讴歌任褐裾。宁用管弦来合杂,自亲松竹且清虚。飞觥酒到须先酌,赋咏诗成不住书。借问商山贤四皓,不知此后更何如。
前磁州刺史广平刘真年八十七

垂丝今日幸同筵,朱紫居身是大年。赏景当知心未退,吟诗犹觉力完全。闲庭饮酒当三月,在席权豪象七贤。山茗煮时秋雾碧,玉杯斟处彩霞鲜。临阶花笑如歌妓,傍竹松声当管弦。虽未学穷生死诀,人间岂不是神仙。
前龙武军长史荥阳郑据年八十五
东阁幽閒日暮春,邀欢皆是白头宾。官班朱紫多相
似,年纪高低次第匀。联句每言松竹意,停杯多说古今人。更无外事来心肺,空有清虚入鬼神。醉舞两回迎劝酒,狂歌一曲会馀身。今朝何事偏情重,同作明时列任臣。
前侍御史内供奉官范阳卢真年八十二

三春已尽洛阳宫,天气初晴景象中。千朵嫩桃迎晓日,万株垂柳逐和风。非论官位皆相似,及至年高已共同。对酒歌声犹极妙,玩花诗思可能穷。先时共作三朝贵,今日犹逢七老翁。但把醁𨤍常满酌,烟霞万里会应通。
前永州刺史清河张浑年七十七

幽亭春尽共为欢,印绶居身是大官。遁迹岂劳登远岫,垂丝何必坐溪磻。诗联六韵犹应易,酒饮三杯未觉难。每放襟怀同宴会,共将心事比波澜。风吹野柳悬罗带,日照庭花落绮纨。此席不烦铺锦帐,斯筵堪作画图看。
刑部尚书致仕白居易年七十四

七人五百八十四,拖紫纡朱垂白须。囊里无金莫嗟叹,樽中有酒且欢娱。吟成六韵神还旺,饮到三杯气尚粗。嵬峨狂歌教婢拍,婆娑醉舞遣孙扶。天年高迈二疏傅,人数多于四皓图。除却三山五天竺,人间此会直应无。

香山部纪事

《唐书·白居易传》:白居易,字乐天,其先太原人,敏悟绝人,工文章。贞元中,擢进士,拔萃。元和元年,对制策乙等会昌。初以刑部尚书致仕,六年卒。年七十五,居易被遇宪宗时,事无不言,然为当路所忌,所蕴不能施,乃放意文酒。居官辄病去,遂无立功名意。与弟行简、从祖弟敏中友爱。东都所居履道里,疏沼种树,构石楼香山,凿八节滩,自号醉吟先生,为之传。暮惑浮屠道尤甚,至经月不食荤,称香山居士。尝与胡杲、吉旼、郑据、刘真、卢真、张浑、狄兼谟、卢贞燕集,皆高年不事者,人慕之,绘为《九老图》。敏中为相,请谥有司曰文。《乐善录》:裴度屡黜场屋。有相者,谓曰:公形神稍异,若不贵,必饿死。公一日游香山寺,见一妇人置缇褶于僧伽栏楯之上,祈祷良久,不取而去。公知其忘,追之不及,待亦不至。公携以归,迟明复往候之。其妇人果来,公问其故,妇人曰:父以罪被系,昨告人得一玉带、二犀带,以赂津要。不幸失去。不测之祸,父无所逃矣。公遂还其物,妇人愿留半,公亦不受。后数年,相者见之,大惊曰:公阴德及物,前程万里,非吾术之所能知也。

香山部杂录

《名山记》:明王世贞题《洛中九老图》右:洛中九老,黄鹄图以遗余者。鹄,南阳人,依武昌吴明卿以居,貌寝甚。年二十馀,而能曲尽老人傀俄婆娑态。余因戏与约,更二十年,貌我置其间得否九老中。独香山居士小解事人,或谓:海山仙宫有居士一院,居士不首肯,曰:归即应归兜率天。吾意颇与之合。审尔当貌我作十三岁儿骑黄犊吹笛,三生石傍也。

香山部外编

《太平广记》:隋炀帝时,南海郡送一僧,名法喜。帝令宫内安置,于时,内造一堂。新成,师忽升堂观看,因惊走下阶,回顾云:几压杀我。其日中夜,天大雨,堂崩压杀数十人。其后,又于宫内环走,索羊头,帝闻而恶之,以为狂言,命锁于一室。数日,三卫于市见师,还奏云:法喜在市内慢行。敕责所禁之处,门锁如旧,守者亦云师在室内。于是,开户入室,见袈裟覆一丛白骨,锁于项骨之上。以状奏闻,敕遣长史王恒验之,皆然。帝由是始信,非常人也。敕令勿惊,动至日暮,师还室内,或语或笑,守门者奏闻,敕所司脱锁放师出外。随意所适,有时一日之中,凡数十处斋供,师皆赴会,在在见之。其间亦饮酒,啖肉,俄而见身有疾,尝卧床,去荐席。令人于床下铺炭火,甚热。数日而命终,火炙半身,皆焦烂,葬于香山寺。至大业四年,南海郡奏云:法喜见还在郡。敕开棺视之,则无所有。

女几山部汇考

宜阳县之女几山

女几山之名,其来久矣。或曰:白兰香神女,升仙遗几处;或曰:晋女彭娥汲器所化之地。乃今观《山海经》,巳载其名,又《太平广记》云:陈市酒妇名女几,居此山后,得仙去。则前二说恐皆未当。但此山在今河南省河南府宜阳县城西九十里,山下犹有潭,名女娥,又似彭娥汲水之说,为近似矣。
女几山图女几山图

考考

《山海经·中山经》:骄山又东北百二十里,曰女几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黄金,其兽多豹虎,多闾麋麖麂,其鸟多白鷮、多翟、多鸩。
《中次九经》:岷山之首,曰女几之山,其上多石涅,其木多杻橿,其草多菊𦬸,落水出焉。东注于江。凡岷山之首,自女几山至于贾超之山,凡十六山三千五百里。其神状,皆马身而龙首。其祠毛用一雄鸡,瘗糈用稌。
《水经》:洛水又东渠谷,〈注〉水,出宜阳县南。女几山东北,流径云中坞,在上迢遰,层峻流烟,半垂缨带,山阜故坞。受其名水,又东北入洛水,臧荣绪。《晋书》称:孙登尝经宜阳山作炭,人见之,与语,登不应。作炭者,觉其精神非常,咸共传说。太祖闻之,使阮籍往观与语,亦不应。籍因大啸,登笑曰:复作向声,又为啸求。与俱出,登不肯,籍因别去。登上峰行且啸,如箫韶笙簧之音,声振山谷。籍怪而问作炭人,作炭人曰:故是向人声。籍更求之,不知所止,推问久之,乃知姓名。余按孙绰之叙《高士传》言:在苏门山。又别作《登传》。孙盛《魏春秋》亦言在苏门山,又不列姓名,阮嗣宗感之,著大人先生论。言:吾不知其人,即神游自得,不与物交。阮氏尚不能动其英操,复不识何人,而能得其姓名。
按元和《郡县志》:女几山,在福昌县西南三十四里。按唐杜光庭《洞天福地记》:女几山在洛州福昌县,七十二福地之一。
《明一统志》:河南府女几山,在宜阳县西九十里,唐《李贺集》:白兰香神女上升遗几在焉。故名。
《河南通志·山川》:女几山,在河南府宜阳县西九十里,晋女彭娥汲器所化之地。
《河南府志·山川》:女几山,在宜阳县西九十里,乃晋女彭娥汲器所化之地。一名石鸡山。《广舆记》曰:白兰香神女上升遗几于此。
《宜阳县志·山川》:女几山,一名石鸡山。《广舆记》:白兰香神女上升遗几于此。或曰:即彭娥所遗器化为石形似鸡,而山之形似几,因以名。未知孰是。
女娥潭,彭娥汲水处。

女几山部艺文〈诗〉

谒女几祠         明顾达


宜阳城西九十里,一山巍然名女几。上有窈窕之神祠,服靓妆淡淡如洗。共说昔当永嘉时,彭娥从此逃乱离。偶因出汲此山下,道逢群寇将污之。娥因愤呼向天哭,宁死义不受其辱。奔腾忽得迓山阳,以首便效共工触。皇天赫怒山为摧,崖石中分如凿开。娥既脱身趍以入,山即复合真怪哉。如何强奴未解理,犹自逐之势不已。跳踉踯躅知几人,一一投身甘磔死。当时汲器真有灵,化为巨石犹像形。至今樵客或时见,欲往从之应未能。我来观风持宪节,几度经过曾造谒。慨想高风不可追,为作长歌颂贞烈。

女几山部纪事

《太平广记》:女几者,陈市上酒妇也。作酒常美,仙人过其家饮酒,即以《素书》五卷质酒钱。几开视之,乃仙方养性长生之术也。几私写其要诀而修之。三年,颜色更少,如二十许人。数岁,质酒仙人复来,笑谓之曰:盗道无师,有翅不飞。女几随仙人去,居山历年,人常见之。其后,不知所适。今所居即女几山也。

女几山部外编

《宜阳县志》:晋,彭娥,宜阳龙屋保彭氏之女也。晋永嘉之乱,娥父母昆弟皆为贼所害。一日,娥负器出汲,闻贼至,走还与贼格斗。贼欲缚娥驱出溪边,将污之。溪边有峭壁,高数十丈,娥大呼曰:皇天有神否。我岂肯受辱于贼奴耶。遂以首触石者再。山忽开数丈,娥即趣入,贼逐之,山复合。贼皆磔死,娥遂不知所在。遗器化为石,形似鸡人,因号曰:石鸡山,女娥潭云。
《太平广记》:马鸣生者,临淄人也。本姓和,字君贤,少为县吏捕贼,为贼所伤,当时暂死。忽遇神人以药救之,便活。鸣生无以报之,遂弃职随神。初,但欲治金疮方耳,后知有长生之道,乃久随之为负笈。西之女几山,北到元丘,南至庐江,周游天下。勤苦历年,及受《太阳神丹经》三卷,归入山,合药服之,不乐升天。但服半剂为地仙,恒居人间。不过三年辄易其处,时人不知是仙人也。架屋舍,畜仆从车马,皆与俗人同。如此展转,经历九州五百馀年,人多识之,悉怪其不老。后乃白日升天而去。

桐柏山部汇考

淮水所出之桐柏山

《禹贡》:淮水出桐柏山,禹因而导之。其山在今河南南阳府桐柏县西南三十里,一名脱簪,一名大复。东接随州,西接枣阳,峰峦极为奇秀。
桐柏山图桐柏山图

考考

《书经·夏书·禹贡》:熊耳、外方、桐柏至于陪尾,〈传〉四山相连,东南在豫州界,淮出桐柏经陪尾。〈疏〉《正义》曰:桐柏山,在南阳平氏县东南。《蔡传》熊耳、外方、桐柏、陪尾,豫州山也。《桐柏地志》:在南阳郡平氏县东南,今唐州桐柏县也。
导淮自桐柏,〈传〉桐柏山在南阳之东。〈疏〉《正义》曰:《地理志》云:桐柏山,在南阳平氏县东南,淮水所出。《水经》云:出胎簪山东北,过桐柏山。胎簪,盖桐柏之傍。《小山传》言:南阳郡之东也。〈蔡传〉《水经》云:淮水出南阳平氏县胎簪山,禹只自桐柏导之耳。
《山海经》:海内东经淮水,出馀山,馀山在朝阳东义乡,西入海淮浦北。〈注〉今淮水出义阳平氏县桐柏山。按《汉书·地理志》:南阳郡平氏〈注〉《禹贡》:桐柏大复山在东南,淮水所出。
《后汉书·郡国志》:南阳郡平氏桐柏大复山,淮水出。〈注〉前书曰:在县南。《荆州记》曰:桐柏淮源涌发其中,潜流三十里,东出大复山。南山,南有淮源庙。《博物记》曰:有阳山出紫草。
《晋书·地理志》:顺阳郡西平氏。〈注〉桐柏山在南。按《水经》:淮水出南阳平氏县胎簪山,东北过桐柏山。〈注〉《山海经》曰:淮出馀山,在朝阳东,义乡西。《尚书》导淮自桐柏。《地理志》曰:南阳平氏县,王莽之平善也。《风俗通》曰:南阳平氏县,桐柏大复山在东南,淮水所出也,淮均也。《尔雅》曰:淮为浒然,淮水与醴水同源,俱导西流为醴,东流为淮。自潜流地下三十许里,东出桐柏之大复山。南谓之杨口水,南即复阳县也。《阚骃》言:复阳县,胡阳之乐乡也。元帝元延二年,置在桐柏大复山之阳,故曰复阳也。《东观汉记》曰:朱祐少孤归外家复阳刘氏山,南有淮源庙,庙前有碑,是南阳郭苞立。又二碑,并是汉延熹中守令所造。文辞鄙拙,殆不可观,故经云:东北过桐柏也。
按唐杜光庭《洞天福地记》:桐柏山在台州,唐兴县七十二福地之一。
《太平御览·地部》:桐柏山,为地穴上,为杂星荆州,副图曰:桐柏山,《禹贡》所谓导淮自桐柏者也。其山则云峰秀峙,林惟椅柏,潜润吐雷,伏流数里。按《河南通志·山川》:桐柏山,在南阳府桐柏县东一里。上有玉女、卧龙、紫霄、翠微、莲花诸峰,其下淮水出焉。《禹贡》谓导淮自桐柏,即此。
《南阳府志·山川》:桐柏大复山,桐柏县西南三十里。《禹贡》谓导淮自桐柏是也。县之得名以此。其山东接随州,西接枣阳。峰峦奇秀,上有玉女、卧龙、紫霄、翠微莲花诸峰,淮水出其下。近山又有天木山,晋祖逖将家属避难于此。元张伯雨诗:桐柏山高在半天,峰峦平处住神仙。
胎簪山,桐柏县西,崎岖峻嶒,巅顶平旷。《禹贡》注:淮水发源于胎簪,世传张良辟谷于此。
古迹:玉女峰,玉女常修炼于此。
《桐柏县志·山川》:桐柏山,在县西南四十里,一名胎簪,一名大复。其山东南接随州界,西接枣阳界,峰峦奇秀,上有卧龙、紫霄、翠微、诸峰,淮水出其下。
天木山,桐柏支山,晋祖逖将家属避难于此。
古迹:祖逖宅在桐柏山下碑仆。

桐柏山部艺文一

桐柏山金庭馆碑铭     梁沈约


夫生灵为贵,有识斯同。道天云及,终天莫反。故仙学之秘,上圣攸尊。启玉笈之幽文,贻金坛之妙诀。驻景濛谷,还光上枝。吐吸烟霞,变鍊丹液。出没无方,升降自己。下栖洞室,上宾群帝。睹灵岳之骤启,见沧波之屡竭。望元州而骏驱,指蓬山而永骛。芝盖三重,驾螭龙之蜿蜒。云车万乘,载旗旆之逶迤。此盖栖灵五岳,未暨夫三清者也。若夫上元奥远,言象斯绝,金简玉字之书,元霜绛雪之宝。俗士所不能窥,学徒不敢轻慕。且禁誓严重,志业艰劬。自非天禀上才,未易可拟。自惟凡劣,识鉴鲜方。徒抱出俗之愿,而无致远之力。卑尚幽栖,屏弃情累,留爱岩壑,托分鱼鸟,涂愈远而靡倦。年既,老而不衰。高宗明皇帝以上圣之德,结宗元之念,忘其菲薄,曲赐提引末。自夏汭固乞还山,权憩汝南县境,固非息心之地,圣主缵历,复蒙絷维永。泰元年,方遂初愿,遂远出天台,定居兹岭。所憩之山实惟桐柏,实灵圣之下,都五县之馀地,仰出星河,上参倒景,高崖万沓,邃涧千回。因高建坛,凭岩考室,饰降神之宇,置朝礼之地。桐柏所在,厥号金庭。事炳灵图因以名馆。圣上曲降,幽情留信,弥密置道士十人用祈嘉祉,约以不才首膺。斯任永弃人群,窜景穷麓,结恳志于元都,望霄容于云路,仰宣国灵介,兹景福,延吉祥于清庙。纳万寿于神躬,又愿道无不怀,泽无不至。幽荒屈膝,戎貊稽颡,息鼓辍烽,守在海外。因此自勉兼遂微诚,日久勤劬,自强不已,翘心属念,晚卧晨兴。食正阳于停午,念孔神于中夜,将三芝而延伫,飞九丹而宴息,乘凫轻举,留鸟忘归,以兹丹款表之。元极无曰:在上日鉴非远,铭石灵馆以旌厥心。其辞曰:道无不在,若存若亡,于惟上学理妙群方,用之日损,言则非常倏焉。灵化羽衣霓裳、九重、峣屼三山。璀璨日为车马,芝成宫观,虹旌拂月,龙辀渐汉,万春方华,千龄始旦。伊余菲薄,窃慕隐沦,寻师讲道,结友问津,东采震泽,西游汉滨,依稀灵眷,髣髴幽人。帝明绍历,惟皇纂位。属心鼎湖脱屣,神器降命。凡底仰祈灵,秘赡彼高山,兴言覆篑启基桐柏,厥号金庭。乔峰迥峭,擘汉分星,临云置墠,驾岳开棂,涂蹇产,林祁葱青。谁谓应远神道。微密庆集宫闱,祥流罕毕,其久如地,其恒如日,寿同南山,与天无卒。栾生变炼外示无功,少君飞转密与神通,因资假力轻举腾空,庶凭嘉诱永济微躬。

大复山赋        明李梦阳

夫大复山者,荆獥之名山,淮实出焉。淮过桐柏始著,于是禹导淮,桐柏,始淮山,二精发于何生,产诸申阳何生。于是称大复子,实非遗淮,要作攸先焉耳。余珍其人,爰造斯赋,不烦谛琐,义意毕矣。然词猥调迩,知音君子,谅有讥焉。或曰:此山胎簪,亦其名云。噫吁戏,厥山峻崛岪兮,填鸿庞而导九川。尔其岩峦,崆巃巍,增崟重崒,合沓蔽日,曲勃焉安连,巉巉而栈栈。乃有危峰七十,岳岳,峥崿岝,松柏蒙焉。千里望之,蟺蜒飞飞兮,若斗龙之附于天也。頫而察之,万山骈戢,剑森戟攒,烂若涌莲,下则无底之谷,呷呻维而曳元渊。昔盘古氏作兹焉用宅,是以浊清判,三纪揭,澒洞开明划日月。厥山既形馀乃发,故尔上贯星精,下首地络,聚膏以为崇,渗津以成川。窍若浮肺,万谷濞旋。神瀵涌兮飞流,崩崖走壑,蹴石喷雪,钉钟砻砰,铿鍧迅霆。击虹震于太空。若其势磄磅逆折,状若胎簪,嵩首殿其北,荆沔包其南,右标熊耳之岭,左朝桐柏之山。其阴则凝冰积雪,晦明倏忽,翠筱丹泽。其阳则游飙吸欻,重黎攸宫。东有日华之林,阳荣之风。西则凉霏素露,凄凄清清,珠树灿英。若尔材林浮云,宝藏蕃兴,腾气簸氛,至其触肤寸而起也。欐欐乎波骇,山靡不终朝而天下雨也。于是生人立,禽兽伏,草木殖,灵芝秀。宫阙醴泉喷其侧。于上则神鹄威,凤翱翔,吸甘华,百鸟从之振翰。若云中有元熊绿罴,驺虞游麟,猿猱麚麇,百千为群。樵采牧猎之子,唱歌出林,响振峡谷。咸䠥躠迸逸,不见踪迹。于下则长淮发源,配天迪坤,混混沄沄,江河井尊。受圭上帝,疏秽锡存。乃有祈灵丐禧,梯航而来,沈玉瘗璧,阗塞路逵。若尔幽岩之栖真兮,三三两两,御飙毂,抗霓旌,左控白鹿,右翳紫茎。嫽兮若将逝,邅延立回风,淹留攀林,薄逍遥兮山中。于是称曰:春草兮萋萋,思公子兮伤悲。君处丛篁兮终幽险,虎豹暮咆兮蛇虺舔。公子兮归来,云冥兮石濑潺潺。

桐柏山部艺文二〈诗〉

过桐柏山         唐钱起


秋风过楚山,山静秋声晚。赏心无定极,仙步亦清远。返照云窦空,寒流石苔浅。羽人昔已去,灵迹欣方践。投策谢归途,世缘从此遣。

桐柏山部纪事

《桐柏县志》:晋祖逖,范阳人。少有大志,与刘琨,中夜闻鸡鸣,因起舞。逖居京师,纠合骁健将,其部曲百馀家,渡江,中流击楫,誓曰:所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此江。遂携妻子入桐柏山。后逖镇雍州,数遣兵击后赵军。逖在军,与军士共甘苦,约己务施,抚纳新附。自河以南,多叛赵归晋。石勒乃下幽州,为逖修祖父墓,更置二家守冢。时,逖有逃吏归后赵者,勒即斩之,送首于逖,曰:将军之所恶也。自是边境稍得休息。《魏书·韦珍传》:珍为尚书南部郎。高祖初,蛮首桓诞,归款朝廷。思安边之略,以诞为东荆州刺史,令珍为使与诞,招慰蛮人。珍自悬瓠西入三百馀里,至桐柏山,穷淮源宣扬恩泽,莫不降附。淮源旧有祠堂,蛮俗恒用人祭之,珍乃晓告曰:天地明灵,即是民之父母,岂有父母甘子肉味。自今以后,悉宜以酒脯代用。群蛮从约,至今行之凡所招,降七万馀户,置郡县而还。

桐柏山部杂录

汉·张衡《南都赋》:武阙关其西,桐柏揭其东。又推淮引湍,三方是通,盖宛之奥区也。
明·李攀龙《石门山诗》:明月不离桐柏水,浮云自发石门山。
《桐柏县志》:桐柏县古桐柏山,在《禹贡》豫州之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