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林虑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林虑山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四十九卷目录

 林虑山部汇考
  图
  考
 林虑山部艺文一
  游天平山记        宋柳开
  游山记跋          韩琦
  五松亭记        金王庭筠
  林虑记游        元许有壬
  栖霞观碑          李诚
  谼峪宝岩金灯记      曹居易
  林县险要图说      明张应登
  创修隆虑山王相岩记    张学颜
  重修天平山断金桥路记    李画
  创建河涧巩关记      苏继韩
  林虑山游寄王给事     袁宏道

山川典第四十九卷

林虑山部汇考

太行山以东之林虑山

林虑山,在今河南彰德府林县西二十里,连接众山,随地异名为:黄华山,天平山,玉泉山,倚阳山,大头山,紫团山,圣符山,万泉山,矿山,柏山,砺山,楼儿山,将军山,北伞盖山,南伞盖山,凤凰山,定尖山,马鞍山,大圣山,凤宁山,裤山。各山中,峰崖洞谷,其名亦不一,而总谓之林虑山。
林虑山图林虑山图

考考

《汉书·地理志》:河内郡,隆虑。〈注〉应劭曰:隆虑山在此,避殇帝名,改曰林虑也。师古曰:虑音庐。
《后汉书·郡国志》:河内郡,林虑故隆虑,殇帝改。按《水经》:洹水东过隆虑县北。〈注〉县北有隆虑山,昔帛仲,理之所游,神也,县因山以取名。汉高帝六年,封周灶为侯国。应劭曰:殇帝曰隆,故改从林也。县有黄水,出于神囷之山、黄华谷,北崖山,高十七里,水出木门带,带即山之第三级也,去地七里,县水东南注壑,直泻岩下,状若鸡翘,故谓之鸡翘。洪盖亦天台,赤城流也,其水东流至谷口,潜入地下,东北一十里复出,名柳渚。渚周四五里,是黄水重源再发也。东流苇泉水,注之出林虑。川北泽中,东南流与,双泉合水,出鲁班门。东下流入苇泉水,苇泉水又东南流注黄水,谓之陵阳水,又东入于洹水也。
浊漳水又东北过屯留县,潞县北。〈注〉漳水又东径磻阳城北,仓石水入焉。水出林虑县之仓石溪,东北径鲁班门、西关、昂藏石壁,霞举左右。结石修防,崇基仍存。北径偏桥东,即林虑之峤岭抱犊固也。石磴西陛陟踵修上五里馀,崿路中断四五丈,中以木为偏桥,劣得道行亦言,故有偏桥之名矣。自上犹须攀萝扪葛,方乃自津山顶,即庚眩坠处也。〈庚眩未详或当是猿眩之讹〉仓石溪水又北合白水溪,溪水出壶关县东白水川,东径百亩城北,盖同仇池百顷之称矣。又东径林虑县之石门谷,又注于苍溪水。苍溪水又北径磻阳城东,而北流注于漳水。漳水又东径葛公亭北,而东去矣。按《唐书·地理志》:河北道,其名山曰:林虑。
相州,林虑,〈注〉有林虑山。
《地理通释·十道山川考》:林虑山,在相州林虑县西二十里。夏馥入山中,匿姓名为冶家佣。崔伯易《感山赋》:隆虑雷首〈注〉林虑本隆虑,汉属河内郡,殇帝改为林。桥顺二子,师事仙人卢子綦于隆虑山栖霞谷。《历代州域总叙·唐十道·河北道》:其名山,有林虑。按《明一统志》:河南彰德府隆虑山,在林县西北二十五里。
《图书编》:河南彰德府隆虑山,在林县,负太行,接恒岳,景最奇绝。
黄华山,在彰德府林虑山内,山有三峰,名仙人楼、玉女台、鲁般门。其顶突出云表名摩云峰,连峙若屏名连屏峰,群峰磊落如仙人聚集名聚仙峰。下有黄华谷,北岩出瀑布。又有抱犊冈、马鞍山、栖霞谷,景颇幽胜,又有挂镜台。
《河南通志·山川》:隆虑山,一名林虑山。在彰德府林县西二十里,南负太行,北接恒岳。
《彰德府志·山川》:隆虑山,在林县西二十里。一名林虑。东汉时与县名同改,此山南负太行,北连恒岳,景物雄奇秀绝一郡。
黄华山,在林县西二十里。相传云每秋晚,黄华满谷,故名。谷之西南有通圣谷,谷有径,上通天平山。又有桃花溪、狮子峰、漏天岩、石阙、蒲泉、澄潭、神菌山、争秀峰、鸡翅洪、碧玉溪、通仙路、试剑石、抱螺峰、三圣洞、王母池、铁镜池、碧阴溪、紫玉岩、插天峰、熊耳峰、瓮肚梯、飞雪岩、玉女峰、玉女洞、凤尾峰、龙须泉、龙口泉、白玉溪、浮屠峰、石屏峰、仙人楼、迸珠帘、桃花岩、摩云峰、玉女楼、连屏峰诸名胜。
天平山,在黄华谷南二十里,东至林县二十六里。自黄华山迤逦登涉,深涧峻岭,西山之盛,其最著也。上有桃源店、吕谷、步虚坛、倚空石、照碧池、钓台、长者崖、朝元台、醉仙崖、献花崖、漱玉矶、层云壁、将军山、逗雪泉、十八盘路、紫沙缠、甘露泉、草场缠、扑猪岭、风门路、流砂岭、倚屏峰、碧霄峰、烟霞峰、连云峰、朝阳峰、罗汉峰、诲德峰、仙居峰、倚云峰、屏墙峰、仙人岩、石窦泉、归云洞、天柱峰、夺秀峰、秀士壁、两耸阙、居士壁、罗汉石、石柱峰、风云谷、清凉岩、漱玉泉、舞兽石、昆阆溪、白龙潭、九曲滩、候樵径、支离叟岩、玉虹岩、五凤岩、玩川台、琴台、鉴泉、驭风坛、金线泉、观音岩、真珠帘、柳公溪、道人龛、飞盖岩、东柏梯、石梯子、好地掌、燕子岩、苍龙洞、双峰阙、菩萨洞、冷风门诸名胜。宋至道中,崇仪使柳开,有《游天平山记》,魏公韩琦跋。
玉泉山、玉泉谷,在天平山吕谷南五里。山因谷得名。上有望仙峰、朝霞峰、迎露峰、甘露溪、滴乳泉。
泽阳谷,在玉泉谷南七里,有北伞盖山、南伞盖山、金门峰。
谼峪谷,在泽阳谷南八里。谷有十二峰,曰争秀峰、擎天峰、三圣峰、聚仙峰、玉柱峰、抱螺峰、紫霄峰、望帝峰、聚霄峰、顶霄峰、拱翠峰、石城峰。又有碧阴溪、真隐洞,其景物不在天平下。
栖霞谷,在谼峪南十里,距县四十里。两山相合,中有溪水,故俗名合涧。溯溪而上六七里,两山对峙,中豁然坦夷。居民数百家,是为栖霞谷。上有积秀峰、翠屏峰、顺秀峰、蹲兽峰、玉霄峰、端萃峰、碧霞峰、凌云峰、明远峰。谷之西南,乱山万丛,直接山西陵川县界。鲁班门,在林县西北二十五里,两山相去五十步。峰势峻巧,缺然如门。
倚阳山,在林县西北四十里,周回八十里。有水泉七十馀处,山巅一峰突兀,又名蚁尖寨。东有路,可通太行。
宝泉岩,在林县西北三十里太行山半,汉夏馥栖隐处。岩上九峰,一曰笔架,尤为奇绝。岩西,宝泉从峰顶而下,悬流千尺,下成瀑布,汇为仰天池。自池东北悬梯三级,始达于岩之坪内。一名王相岩。
大头山,在鲁班门西北,一名殿子山。乃九州之绝险,为四十五福地,即林虑之矫岭抱犊固也。山磴攀萝而上则庾衮眩坠处。
紫团山,在林县西南五十里。山产紫团参,人呼为截谷参,盖生必在山谷之口也。
炒米岭,在林县西南四十里。古老云:昔康王被困此山,无水,炒米而食,因名。
圣符山,在林县东南四里。宋宣和间,道人张常清炼真于此,能书符活人,因名。
万泉山,在林县东南五十里。山多泉,声振岩谷。矿山,在林县东北三十五里。有青铁矿,申村煽炉,至今铁滓尚在,有磁石。
柏山,在林县西北四十里。其山产柏,茂盛,因名。砺山,在林县北六十里。其山有砺石,资为世用。楼儿山,在林县东南九十里。山有大楼小楼,每夏秋,山间有云雾结成楼阁,因名。
《林县志·山川》:隆虑山在县西二十里,一名林虑。东汉时,与县名同改。此山青崖如点黛,赤壁若朝霞。树翳文禽,潭泓绿水。景物奇秀,为世所称。
黄华山,在县西二十里。野老云:每秋晚,满谷黄华,故名。
通圣谷,黄华山西南,谷有径,上通天平山,至明教禅院二十里。
桃花溪,在黄华山之东,两岸多桃树,至春时,花开如锦。
觉仁院,自山麓循溪北西入二里馀。古曰:黄华下寺,在争秀抱螺二峰,下松竹之间。
狮子峰,在觉仁院北。
漏天岩,在狮子峰下。
石阙,在狮子峰南。二大石相对如门阙状,中有路通觉仁院。
蒲泉,在石阙之东。洑泉出大石,下流入蒲畦,泓澄成一亩,蒲生偏茂。今亡。
澄潭,在蒲泉之东泉下,如带,水清若鉴。
神囷山,在狮子峰西。
争秀峰、鸡趐洪,俱在神囷山上。《水经》曰:黄水出神囷山、黄华谷、北崖山,高十七里。水出木门带,带即山之第三级。悬水去七里,东南注壑,直泻岩中。状若鸡趐,盖若天台,赤城流也。山有三级,飞泉注壑,今古如一。自西北至鲁班门五里,东南四望,其势雄压诸山云。碧玉溪在神囷山前,清澈如玉。下入灵岩水桥,曰通仙路,通山后诸峰。及高欢避暑宫溪之西,有试剑石。大石高丈馀,中断如斩截。《野人传》云:高欢,试剑石也。抱螺峰在争秀峰西。石壁间有三圣洞,洞之下有慈明院。古曰:黄华上院在众峰回环中。宋忠献韩公常欲缉山居,为归老隐息之地,然竟以国事委留,不果。院南有王母墓。颜修《内传》云:羽客王津母墓也,亦曰仙母冢。《括地志》云:墓前有大树九株,每春,桃花盛开,若有紫气笼冠其庙。今大树惟馀一株,庙仅存基址。墓侧有王母池,其西又有铁镜池。每岁遇旱,山前居民祈雨,多有感应。池上有碧阴溪,传云有乔木交荫。其西有齐乐平仓、基铁镜池,前有地坦平数亩。垒石成基,上有古瓦砾甚多。传云:高齐,粮草仓也。
紫玉岩在乐平仓北。
插天峰,在慈明院西北。其下有高齐宫殿基,一径甚险。自下以上五里,垒石为基。山顶平坦,可容数千人。西南临大溪。传云:有高欢避暑宫。今有断碑仆地,文字剥落,不可读。
熊耳峰,在插天峰西,两峰耸起。
瓮肚梯,熊耳、凤尾两山之间。有石径攀缘而上,状若瓮肚。
飞雪岩,在齐宫殿基西南。大泉飞下,为石所激日光射之,如满谷飞雪云。
玉女峰,在慈明院西南。壁间有玉女洞,峰因洞得名。然洞在削壁,人不可到。泉自洞出,夏秋则成瀑布。《水经》《方舆记》曰:黄华谷西北有洞穴,去地十馀仞,谓之圣人窟是也。
凤尾峰,在玉女峰下,小山。
公主关,在凤尾峰南。两山之峡,削壁数千尺。中有路通天平山明教禅院,而行甚险峻。传云:昔齐有公主,尝守禦于此。关东有览古亭,上有垒石成基,方数丈,疑亦尝有屋宇而颓废。宋元祐元年,县令钱景允作亭于基上。南崖上有龙须泉,细水出石崖中。崖则细草丛生,名龙须,因名泉。北崖上有龙口泉,崖间有穴,其大如斗,泉自中出,飞落岩下。下有白玉溪,在高齐宫殿基西,水乃龙口泉也。山溪深寒,重冰积雪,春夏不消。浮图峰,关北小山。一峰孤起数十百丈,状若浮图,一曰挂镜台。
石屏峰,在浮图峰南,公主关下。山壁削立,状若屏也。院南三峰,第一曰仙人楼。《方舆记》云:隆虑三峰,南第一峰,名仙人楼。高五十丈,下有黄华谷,北岩瀑布下注成池。世传仙女曾现于此,故后人因以名。北有迸珠帘泉,在白玉溪上岩巅飞空而落,不著崖壁。阔百尺,高三千尺。百步之内,冷气逼人。在冬不冰,在旱不涸。万历二十一年,知县谢思聪建水帘亭于下。桃花岩在迸珠帘上。
第二曰摩云峰。
第三曰玉女楼。《方舆记》云:高九百尺。
连屏峰,在院东南。
天平山,在黄华谷南二十里,东至县二十六里,自山麓迤逦登涉,深涧峻岭。泉石欹危,映带林木。势雄而景秀最,西山之胜地也。
吕谷,俗传洞宾自此谷入山。
桃源店,在吕谷前。有居民百家,桃花流水,隐映交错。步虚坛,入山五里,西南望此峰,三级如坛状。元祐己巳,提点刑狱张商英名之。
金翅亭,南对步虚坛。群峰耸碧,至此分为两道。张商英以山势分去若垂天之鹏翼名亭。曰:金翅亭前花竹交映,流水萦纡。邑人遂以上巳日祓禊于此。照碧池,在金翅亭左。僧引水为池,其水清澈照见诸峰秀色。
钓台,在金翅亭西北一里,当路南,大石临水。
长者崖,过钓台西百馀步,西南望,悬崖削壁间有石,纹如子弟拜长者状。
朝元台,在道北。一峰耸起,出于诸峰,顶平若台然。醉仙崖,在长者崖西,壁间石脉如醉人。
献花崖,在醉仙崖西。如童子献花状。自钓台而下,并张商英所名。
水轩,在朝元台东南,献花崖北。溪流湍急,巨石激之,水声潺潺,名曰漱玉矶。矶北有池,可数十丈,前临大涧,流水环会。
层云壁,过朝元台二百馀步,有石壁,其色紫翠若垒云烟,高数十丈。
断金桥,在层云壁西,渡大涧则逗雪泉也。自此入山,路渐峻矣。
将军山,在层云壁上。北望,一峰若人披甲状。昔齐侯伐晋,赵胜率东阳之师追之,驻兵于此。
逗雪泉,在将军山西。溪壑回环,流入断金桥。
十八盘路,自槐林而西,山路既峻,屈曲而上十馀里,凡十八盘也。
紫砂缠,自十八盘而西,夹道尽紫砂石。
甘露泉,涓滴于岩石之间,酌之尽甘冽。而当道左,行人方登十八盘,喘渴流汗,得之如饮甘露。
环翠亭,路尽十八盘,此亭据岭上,环视群峰苍翠具见。山路至此分为两道,一则入明教禅院,一则南趋草场缠。
草场缠,传云:宋征河东时,尝积粮草于此。以兵守之,盖此路西趋扑猪岭,岭西即潞安府也。
扑猪岭,在草场西,最高峻。传云:野人尝逐野猪坠岭下,故名。
风门路,在扑猪岭上。朝阳,连云两峰间,有路通河东。流砂岭,在草场西南,半岭皆流砂,自岭至潞安府界十馀里。
右自山麓至环翠亭可寻之景。山之群峰最高且大者六,自环翠亭观之。

一曰倚屏峰,在环翠亭东北。前有诲德峰,在倚屏峰南。仙居峰在诲德峰西。倚云峰在仙居峰西。屏墙峰在倚云峰西,山势削立如屏墙也。
二曰碧霄峰,在环翠亭正北。上有仙人岩、石窦泉、归云洞,其下有天柱峰,在碧霄峰,南明教禅院主峰也。夺秀峰在天柱峰西。
三曰烟霞峰,在碧霄峰北。上有秀士壁,峰之半有纹如衣冠士人状。其下有两耸阙,烟霞碧霄,二峰之交,两崖相对,壁立若门阙然。
四曰连云峰,在环翠亭西北。
五曰朝阳峰,在环翠亭正西。上有居士壁,峰之半亦有石纹,如世所画维摩诘状。
六曰罗汉峰,在环翠亭西南。上有罗汉石,峰西有石宛如坐僧,其下有玉柱峰。
右六峰诸景,可望不可登者,自环翠亭观之,皆可见焉。

松径门,自环翠亭趋明教禅院,夹道古松。
诸圣塔,在松径道南。
风云谷,去明教院一里馀。
明教禅院,在昆阆溪北,碧霄峰下。六峰围绕,皆陡起壁立,而独此院得平地百馀亩,若天设之也。院宇甚古,不获其建置之时。晋天福中,有僧从漪,住持聚众,颇盛,丈室今存。《从漪后传》记者止三四人。旷日既久,院宇多敝。宋县令钱景允命守僧修治,遂复完整。及山之诸亭台,或古或今,亦皆景允修建。其景物至于黄华谼峪,皆增饰焉。
忘归桥,在天汉桥西南。为水所坏,今不复修。
清凉岩,在院西北,烟霞峰下。松竹清荫,其景幽邃。旁有积冰,春夏不消。
漱玉泉,源发于清凉岩侧,流入昆阆溪,所谓珍珠泉也。岩下西有二大石跨小径,状若兽舞,名舞兽石。长老庵,在清凉岩上西北百馀步一小峰上。今废,其基址可广四五丈云。
昆阆溪,溪水发于烟霞峰下清凉岩,过天汉桥下,入白龙潭。此溪在六峰之间,自西而东与山俱尽。倚屏、碧霄在其北,烟霞在其西,连云、朝阳、罗汉在其南。自天汉桥四望,景物幽奇若昆山阆苑,故名曰昆阆云。白龙潭,在昆阆溪中。旧传有白龙见于此,岁旱祈雨必应。宋元祐中,尝有游客乘醉戏,自岩上投石潭中。倏忽,风雹雷电俱起,远近传惧。是后无敢傲戏岩上者。潭东有九曲滩,潭上有候樵径,沿石小径,下通白龙潭。
支离叟岩,在献花台东。别由松竹,间有径可至岩上。其名疑古有隐士尝居此云。
玉虹岩,在支离叟岩东,下对白龙潭,故曰玉虹。五凤岩,在玉虹岩下,自此一径直通羽衣轩。钱景允新开也。
右自环翠亭、渡天汉桥至明教禅院及院东西可寻之景。

凹凸庵,在万松亭东南,昆阆溪南。崖上北对先师岩,从漪游息处也。尝有僧问从漪曰:如何是天平山。答曰:八凹九凸。元祐己巳岁,张商英命钱景允建此庵也。忘归亭,在凹凸庵东,昆阆溪崖上。
玩川台,在忘归亭东南。一峰特起,其上平坦。雨霁烟收,静无风沙。东视长川,见数百里。宋中书舍人王岩叟在熙宁甲寅岁游山,名曰玩川台。
龟头峰,在忘归亭南,以形名。
琴台,在龟头峰南。怪石重叠,上有大松,王岩叟听鸿濛先生抚琴于松下,故名。
鉴泉,在琴台南。有泉出岩间,其泉清澈莹然如镜。烧药炉,在鉴泉南。昔有隐士锻药于此,炉址俱存。四面有桃花,每春,尽百花开。过此,花方盛。
望京台,在烧药炉东南。《柳仲涂记》所谓熨斗峰也。窦公庵,在望京台上。台之广袤比玩川为宽衍。下视川原,随人目力所穷。宋银青光禄大夫致仕窦舜卿尝爱天平幽胜,买田山下,欲休老焉。山僧建庵以成其意,名曰窦公云。
驭风坛,在窦公庵东北,有石如坛。
右自万松亭循昆阆溪可寻之景。

通胜桥,在寺东渡大涧,涧水乃石窦泉也。
白龙堂,在通胜桥东,白龙潭上。
金线泉,在白龙堂东。竹溪之半石岩出泉,其流甚细,故曰金线泉。
观音岩,在白龙堂东。《仲涂记》所谓长老岩也。
休休亭,在观音岩北,珍珠帘下岩中。《仲涂记》所谓水帘亭也。
珍珠帘,泉泻高崖,派流如珍珠。及冬水冻,悬虚数百尺。
玩珠亭,在休休亭。岩上一峰突出,下视白龙潭,上望苍龙洞。宋太守李琮因祷雨入山游至此,为其览景多,命山僧作亭峰上,名曰玩珠,即古玩月台也。柳公溪,在玩珠亭前,松竹阴茂。柳仲涂至此览溪山之胜,徘徊不忍去。山僧因名溪曰柳公云。
道人龛在观音岩下,休休亭南。就龛作轩,对珍珠帘,皆钱景允建。
飞盖岩,在道人龛东南转。岩广百馀步。上即大山,下临深溪。
羽衣轩,在罗汉堂西。岩广,下与凹凸庵隔溪相对,西南望群峰,下视昆阆溪,东阚平川。初,张商英将游天平山,夜梦羽衣客甚异。至此岩下览诸景,想见其梦中事,遂命创轩。而山僧复架竹引水作檐溜,冬夏不绝,遂为诸亭轩。景物苍翠,最幽奇处。
炭场,在柳公溪北,古尝就山作炭积于此地。自此而北,至燕子岩,由通胜桥侧别有路径。以其无他景故附见之。
东柏梯,在炭场上。有柏成林,樵猎者攀援柏枝上下,故曰柏梯。
石梯子,在东柏梯上。亦樵猎者所行石磴也。
好地掌,在东柏梯间,路通黄华谷。其道险峻,谓之东十八盘至此地忽平。《易传》云:好地掌谓平如掌。燕子岩,在炭场北,有石岩,秋冬燕子蛰其中。
右自明教禅院渡通胜桥,循昆阆溪东北可寻之景。

迎春桥,在寺东北,后坏于水。
烧香亭,在庙东北三里馀。径险峻。每岁官司于此,望苍龙洞,祭祷焉。
苍龙洞,在倚屏峰山半,烧香亭北。自此至洞登陟,石磴不通,肩舆洞门。崖壁削立,下临深溪。山僧近作木梯十馀丈,于是游人始免攀援林木之劳。洞深莫测,始行百馀步,俯身乃可过。既而可立行。复百馀步,匍匐而入,盖若洞门重重然也。行愈深,寒气愈逼人。行必藉烛,夏必披裘。其深数里,仰有穴穹窿上通,傍有小洞如瓮口。洞中杳黑。又百馀步,有溪横洞东流,至此不可往矣。昔有人强往穷之,遂不复出。山僧惧游客复有然者,以石塞之。每值岁旱,取溪水祷之多应。有病者饮之即愈。
双峰阙,两峰耸起如门阙状。中有路上通菩萨洞。菩萨洞,天平山最险处也。在龙洞东北四里馀。游人攀萝引索缘石仅能登之。洞中石乳自滴成菩萨形,后有泉名菩萨泉,极甘冷。
冷风门,菩萨洞东山上石门。游人爱其风清冷,因名。
右自明教禅院渡迎仙桥可寻之景。

玉泉山、玉泉谷,在天平山吕谷南五里,山因谷得名。山在天平山步虚坛南,一峰高起者是也。
广济院,在玉泉山南。
望仙峰,在广济院西北,乃院之主峰也。
朝霞峰,在望仙峰南。
环碧亭,在广济院前,溪东北。
甘露溪,环碧亭南。溪旁绿竹幽森,有小径上通泽阳谷。
滴乳泉,在甘露溪上,泉水亦流入甘露溪。
迎露峰,在滴乳泉上。上平如掌,故曰迎露。
泽阳谷,在玉泉谷南七里。北伞盖山,在泽阳谷之西,以形名。
净居院,在伞盖山下,旧曰泽阳寺。自县至院二十五里。门前有水洑流,出山始发。山前居民皆就汲。钱景允命拨泉建亭,名曰济众。
拥翠亭,在净居院西一峰之半,上则峰峦,下则众木交映。亦钱景允所建。
南伞盖山,在净居院南,亦以形名。
金门峰,在伞盖山之西南。峰之南则谼峪、金门寺也。谼峪谷,在泽阳谷南八里。谷有十二峰,其景物不在天平下。
争翠峰、擎天峰、三圣峰、聚仙峰、玉柱峰、抱螺峰、黄华天平、谼峪诸峰,得名非一时,其命名者非一人,故其名有相同者。天平与此皆有玉柱峰,黄华与此俱有抱螺峰。
紫霄峰、望帝峰,峰上旧有金门寺,及有石洞。
聚霄峰、顶霄峰、拱翠峰、石城峰,十二峰名或取其色,或取峰石异状。若黄华天平诸峰之名盖亦如此而已。
宝岩院,在拱翠峰下。古名谼峪寺,嘉祐八年改今名。自院至县三十里。
隐庵,在宝岩院东,半山之间。有小径萦纡,上至一大石岩,下可容数百人。钱景允就岩葺治窗牖以憩游客。
下生塔在隐庵西。后有一石岩,上有一塔,中有一下生佛像。岩壁有齐天保游士题名。
碧阴溪,在隐庵西。溪之左右,乔木修竹绿阴交合,故云碧阴,盖与黄华谷碧阴溪同也。溪上有跨玉桥,渡溪之桥也。其西有升龙桥。
真隐洞,在碧阴溪北。自亭登山,萦纡数里方至洞。碑塔俱存。
栖霞谷,在谼峪南十里,距县四十里。二山相合,中有溪水,故俗名合涧。溯溪而上六七里,两山对峙,中豁然平坦。有居民数百家,为栖霞谷。溪之阳有道院,曰栖霞观。
积秀峰,在栖霞观东南。
翠屏峰,观之正南。
顺秀峰,观之西南。
蹲兽峰,观之正西。
玉霄峰,观之西北。
端萃峰,观之正北。
碧霞峰,观之东北。
凌云峰,观之又东北。
明远峰,观之正东。大抵九峰之名取其形色而已。谷西南,乱山迤逦,直接山西陵川县界。
鲁班门,在县西北二十五里。二山相去五十步,其中缺然如门,峰势峻巧若班所作,故名。《水经注》曰:双泉出门东,其门立阙昂,藏石壁霞举。
倚阳山,在县西北四十里。东向平川,西临深涧,南抵鲁班门,北至刘家梯。周围八十里。其上平坦。水泉七十馀处。四面石崖三层,嵯峨险峻不可寻丈。山巅一峰突兀高耸,又名蚁尖寨。东有路可通人行。
宝泉岩,在县西北三十里,太行山半。旧传汉夏馥栖隐处。岩前有石井,是其所遗者。岁旱不竭,久雨不溢。岩上九峰如碧笋、瑶篸森列于霄汉间,笔架峰尤为奇绝,馀峰名无传。岩西,宝泉从峰顶而下,悬流千尺,下成瀑布。水珠喷礡,望之如白虹,汇为仰天池。水既澄澈,山光树影交映池内。池侧有海棠一株,每夏初花放,红绿交翠,池若增而辉焉。自池东北,悬梯三级,始达于岩之坪内。出岩西北,有小泉滴沥,乘风飞洒若细雨然。岩东,架木为梯,通于上岩。循岩而西,为悬石桥。凌空构石桥,架于断壑之间。登之者若升九霄飘飘然,动尘外之思焉。其一名王相岩。
大头山,在鲁班门西北,乃九州之绝险,呼为殿子山。按《水经注》云:苍溪水,东北经鲁班门,又西至偏桥东,即林虑之矫岭抱犊固也。名四十五福地。山磴上五里馀,崖路中断四五丈,以木为偪桥。而行自此而上,犹须攀萝扪葛,则庾衮眩坠处也。
紫团山,在县西南五十里,西抵上党县界。山产紫团参。
炒米岭 语同府志。
圣符山,俗名拐头。万历间,知县张崇雅改为龙头山。凤凰山,在县东五里,即圣符山之派。峰岭回合,颇有清致。山下有太平寺、金元守,宰多游玩于此。
孔尖山,在县南八十里。有淇水经其后。山尖孤耸,有孔穴居其中,故名。
马鞍山,在县东北三十五里曲阳社。按《图经》云:周回三十里,高二里。中凹特起二峰,形如马鞍,故名。大圣山,在县南三十里三阳村后。
凤宁山,在县东南三十里。山形秀拔,望之如凤,故名。万泉山,在县东南五十里。山多泉,半山有寺,曰石门寺。南一泉喷礡有声,响振山谷,尤为奇绝云。矿山、柏山、砺山、楼儿山 语俱同府志。
裤山,在县北三十五里。《图经》云:周回三十里,高二里一百五十步。《水经注》云:林虑山北有裤山。即此也。鸡冠砦,在县西北四十五里。元至正十七年,僧洪泉来避兵,免于难。
按:林之山,西曰黄华,曰天平,曰玉泉;西南曰谼峪,曰栖霞;西北曰鲁班门,曰倚阳。总为隆虑山,随地而异名者也,皆太行之支山也。班门之西北曰宝泉,又北曰大头。玉泉之西南曰紫团,皆太行山也。县东南北诸山,又隆虑山之支派也。

林虑山部艺文一

《游天平山记》宋·柳开

至道元年,开寓汤阴。未几,桂林僧惟深者,自五台山归,惠然见过曰:昔公守桂林,常与公论衡岳山水之秀,为湖岭胜绝。今惟深自上党入于相州,至林虑,过天平山明教院。寻幽穷胜,纵观泉石,过衡岳远甚。予矍然曰:予从先御史居汤阴二年,汤阴与林虑接境,平居未尝有言者。今师诏我,是将以我为魏人而且欲佞予耶。越明日,惟深告辞。予因留惟深曰:前言果不妄,敢同游乎。惟深曰:诺。初自马岭入龙山,小径崎岖,有倦意。又数里,入龙口谷,山色回合,林木苍翠。绕观俯览,遂忘箠辔之劳。翊日,饭于林虑亭。午抵桃林村,乃山麓也。泉声夹道,怪石奇花不可胜数。山回转,平地数寻,曰槐林。坐石弄泉,不觉日将晡。憩环翠亭,四顾气象潇洒,恍然疑在物外。留连徐步,薄暮至明教院。夜宿于连云阁。明旦,惟深约寺僧契圆从予游。东过通胜桥至苍龙洞,又至菩萨洞,下而南观长老岩、水帘亭。周行岩径,下瞰白龙潭而归。翊日,西游长老庵,上观珍珠泉,穿舞兽石,休于道者庵。下至于忘归桥。由涧而转,至于昆阆溪、仙人献花台。出九曲滩,南会于白龙潭。扪萝西山,沿候樵径望风云谷而归。明日,契圆煮黄精苍术苗,请予饭于佛殿之北。回望,峰峦秀若围屏。契圆曰:居艮而首出者,倚屏峰也。予曰:诸峰大率如围屏,何独此峰得名。契圆曰:大峰之名有六,小峰之名有五,著名已久,皆先师之传。又其西二峰,一曰紫霄峰,上有秀士壁;次曰罗汉峰,上有居士壁。以其所肖得名也。又六峰之外,其南隐然者,士民呼为扑猪岭。又其次曰熨斗峰。诸峰皆于茂林乔松间拔出石壁数千尺,回环连接,崭岩峭崒,虽善工亦不可图画。予留观凡五日,不欲去,始知惟深之言不妄。又嗟数年之间,居处相去方百里之远,绝胜之景,耳所不闻,对惟深诚有愧色。明日,将去,惟深、契圆固请予留题。予惧景胜而才不敌,不敢形于吟咏,因述数日之间所见云。
《游天平山记跋》韩琦
林虑天平山者,天下绝胜之境也。山有僧院,曰明教。琦三来守,相欲一观而未得。每僚属出,按县,与夫过客之好事者,悉能往而游焉。回必大诧。余曰:是实雄伟秀拔,不可图画。虽东南诸山素有名者,皆所不及。今侄婿柳才者,即今宋朝大儒仲涂之孙也。余尝得公所撰《天平山记》于才家,见所叙游览之胜,凡山之诸峰、岩洞、潭谷、涧溪、泉石之名,无不具载。而闻今所称类,多与公所记改易不同。于是,余益欲往,周访其实,续为说以明之。而院之主僧知因者,得美石,欲先以仲涂公之文刻而传之,故余未克如其志。噫。公之此文,不传久矣。非余得于其家而因师之勤,是必沉郁而不显。柳公之文,固有神物所护,使卒能传之也耶。

《五松亭记》金·王庭筠

林虑西山横绝百里,隐然犹卧龙。谼峪为首,天平为脊,黄华为胁,鲁班门为尾,迤逦而北去。退而望之,半天壁峙,疑若无路。盖穷操其肺腑,益深而益奇。黄华之佛祠、天平之道宫,今为墟矣。惟谼峪宝岩寺为独完。寺创于高齐天保初,至本朝泰定中,宝公革为禅居。钟鼓清新,林泉改色,始为天下闻寺。李辅之丞此邑也。初入寺,爱之不能归。久之,叹曰:寺固美矣,然树林蒙密,屋宇敝亏,而游目骋怀者有所未尽,必却当得其全。遂绝溪而南陟。南山而东,下临断壑,有平地数寻,若坛址然。乔松五章挺立其侧。山僧曰:此地名五松亭,旧矣。而实未尝有亭焉。岂前人欲有为而未遑者欤。其或者有所待欤。辅之笑曰:此留以遗我也。于是经之营之。未几,檐桷翼然出于苍髯之间。亭则维新,名则仍旧。戊申之春,庭筠尝一到亭上。其东则山门岈,如川阜逶迤,乍明又晦,灭没无际;其北则巍堂、修庑、隆楼、杰阁骈列层见,涧竹、岩花上下为容,正如关同、范宽辈图画得意处。其西北诸山缭然窈然,斩然崒然。旁立向背,俯仰吞吐。连绵络绎,呈巧献怪。大略皆退之《南山诗》中所谓或如云云者,而诗尚未尽也。乃知辅之之善发,其秘此亭之得全而有功于此山也。吾历山多矣,求其奇秀与此比者,才一二数。即山中求之其华妙隐巧与人意会者,亦无如此亭。焉加我数年婚嫁事毕,归为亭之主人。看夕月之龙蛇,听夜风之琴韵,便当不减。陶隐居溪水,在此,吾不食言。辅之乞文于吾,以为记。吾于是山,已结是缘,虽不吾乞,犹为之。辅之,燕人,名弼,辅,其字也。清慎有礼,敏于政事。

《林虑记游》元·许有壬

太行之秀,至吾乡西山融结为最。幼读书江南,既仕,奔走中外,虽两归乡里,而忧患荒迷,世故萦绕,望西山如天上,不得至也。观郡乘载柳仲涂居荡,闻僧惟深言天平泉石过恒岳远甚,及同游,方信其言不妄。益欲一游。至元四年戊寅岁,得请归。九月三日甲子,偕监郡荀公和叔始为林虑之行。午出西水门,过孙平邵村。时百谷已收,芋区蔬圃,棋错星布,柿林如江南橘黄。时远近蔽亏历流,寺固县大风扬尘,俄幸止孝亲。寺僧冰冶,士大夫暨巡徼监当官闻来迓。晚宿寺中。僧西溪,年八十八,尚能款客。明日,夙兴拜韩公坟读富郑公所撰碑。碑有亭,故无损,石极美。碑阴有树,如水墨所画。周围甓甃完者尚多。兵荒中,有僧纪公奋身捍蔽,卒赖其力。宅兆形势,风水家图以为式,以为天地间不多见者。凭高历览,又登寺西南经阁,果极其妙,高下阴显,与图所传不异也。顾丰安兆域寺燬于兵,僧徒解。故豪右斩木野,人盗甓,残毁殆尽。则纪之功可念也。小酌,遂行。林州知州李祐之延同知梁思诚仲信、判官张仕谦子信迓于诸翟。晚至州,宿万安寺。丙寅,谒庙,学游黄华山。和叔送予出郭北门,归祭其故人同知梁仲信诸生。李冕咬咬侍行十馀里,至其麓,皆小石槲樕。是日,大霜,水皆冰,人谓地高寒较他地早一月。槲叶青红可爱,路渐高,闻水声于灌丛乱石中。又数里,山益高,峰益峻,壁益峭,涧益深,路益险,水声益大,峰回路转,掩抱重叠,使人应接不暇。涧皆盘石高下为磴级,泉流其上,悬而为练,激而为湍,飞花旋碧,喧豗飘洒其潴而为泓者,清澈如空,纤芥可见。寺相近,屏障益奇,乱石不可骑过。盘石道左,有水硙作屋其上。自麓又十里至寺,石柱刻张商英绝句诗,言高欢避暑事。棋字韵,叶来字注切。其下他柱多题刻,漫灭不可尽读,大率多崇观间人。少憩,遂入山观水帘。一僧前导,山民十馀辈持斧、锸剪、椔翳、掇碎石,仅能投足。马不负人且不能登陟,人力惫极又据鞍,不跬步。又下,若是者逾三里许,遂不可骑矣。始见悬瀑如练于半天,骑留林石间,相率牵拥而登焉。峻坂微径,乱石荦确如梯而无级,樛木交错,攀萝挽条寸尺而进。赖健卒縆曳于前,挽之而登。因思东汉《封禅记》所载登泰山事,此近似焉。问僧至否,以僧言远近为喜畏。又三里许,始至有石突出如屏,四向无所连著,其高入云,所谓挂镜台也。所有磐石,疲甚,坐其上,从者赍酒脯。至仲信,年六十馀矣,惧其不任登陟,留之寺中。俄亦蹑屩以两卒掖,而至又迷路。往里许,石上望水帘北崖者,仅如匹练下溅,崖飞白始阔。其西者,崖上垂白亦不过丈许,意谓昔人传誇过实。俄,从卒持二冰柱,长五尺许以献,云至帘下得之,且盛言其伟。遂欲即之。发火煮酒,引满数爵,诸生暨从者遍饮之。乃缘南崖微径迤逦而西。而北坡极陡峻,草石皆冰,滑不可投足。尺寸展移,栗栗危甚。乃至西崖下水帘内,仰面望之,目力为穷。始见崖上之水飞洒散布,疏密匀整,自崖而下之涧底。其长不知几百丈,其阔百馀尺。光明透彻,去人尚五丈许,真所谓迸珠帘者也。负崖坐石久之,仲信又局蹐以酒至,为引数爵,力稍苏。攀援而北,仲信不能从也,独遣其卒挈酒以从。转折而东至北崖帘下,有岩坐数十人,帘之长又过于西者。东边则颇浓厚自巅至地时如团雪投坠而散,连属不断,加以动摇飞舞,如玉龙蜿蜒状。馀皆与西帘同。两帘皆清气袭人,时时飞洒如细雪著人面,信天下之奇观也。帘下沾洒,细草皆为清冰,日夕凝积,或耸直如玉笋,或扶疏如珊瑚,蔽崖弥涧,奇形异状不可殚记,琼田瑶草,殆此谓也。西崖下望挂镜台,则培塿矣。此山之形奇,峰重叠如展画屏不知高。挂镜台又几百周围,环抱而开豁。其东台如门屏而位置偏南,台前之山一遮一掩,又不知几百重也。始坐磐石,疑水帘之小,盖辽远空阔,掩映崖石淡然而无,加以老目茫茫故也。北帘之东又有悬瀑,望之差小青壁,无路不能即。观久之,循来迹而归。石间多兰。台上石坠于下者,皆为水波,龙鳞之状方平可爱。与仲信辈罄酒殽而归归途趋下差觉易僧醉喜甚,捧冰如珊瑚者前行至系马所,且乘且步。俄至寺前,就磐石列壶觞以坐,又以红树及山果之如丹砂者与僧所持冰列于前。清泉冷冷过壶觞间,且漱且盥且觞且咏,非迫于暮不忍归也。和叔率官载酒迓于郭,至寺,以所携水帘泉瀹茗饮之。丁卯,之延、子敬同至墨灶山。寺殿东椒壁有梅轩,佚老真元癸酉岁所题,文字皆奇。其下残缺石柱,多宋人题名。缘石磴登方丈,鸣筝小酌,从者得雉为炙,以侑觞题诗于东壁。而出至谼峪东二里馀支提龛,琢石崖为之。有开元十九年蔡景所撰碑刻,甚精。寺前流泉,怪石不减。黄华寺有巨槐,荫地数亩。山门有白松,皮叶皆异。砖塔嵌张商英圣灯石刻。圣灯寺,在西北峰。绝顶望之,隐隐见其殿宇。僧云盖四十里之遥。旧传圣灯,诚悫拜祷则见商英,而后见者多自矜,必刻石以纪,近年元遗山亦有诗纪之。和叔云某官甚不叶人望亦尝祷而见之,余服其言。清泉㶁㶁,循殿阶而流。历石磴至方丈,望五松亭。方丈西有磐石,坐于是,得山尤佳。午,和叔治具陈乐。夜分始休,梦回泉声满耳,可以消酒。戊辰,早浴于寺之浴室。题名白松,刻石后殿石柱。之延、子敬归,和叔入浴。余独乘月登陟,坐松下磐石。僧有普静者,善觱篥,终日献艺。至是,又率其徒按羯鼓笙笛,铿鍧交奏迭作。于月明松影中,清风飒然,山鸣谷应,不知此身之在人世也。长老胜祥又进数尊而后归寝。昔欧谢诸公游嵩山,见石室,汪僧叩厥。至论余之游,乃得此辈可为一笑。然亦陶写终日,正是不恶。此山秀拔,在黄华之右。至于水帘之奇伟与夫遮掩环抱、重叠深远,则不及也。二山之泉皆去山数里,洑入地中。己巳,将游栖霞。和叔谓其地无大奇,计程欲以九日登凤宁山。遂不果,往东回,过诸翟,翟曲宿下洹。庚午至凤宁山,山在洹水之阴,峭拔奇秀,望之如凤,耸石为两翼,上有亭。其巅又为亭,亭上为屋两重,塑三圣女。其上有金泰和间碑,载乞石烈氏所建,三女则不能究其氏族也。山多古柏,路甚险,登之甚劳。既至其巅,则俯瞰二亭,若井底坐。久风急,始彻俎而下。过南斋,观丈八佛、大砖浮屠、贮佛。其中有绍圣间石刻。过槎枒岭至善应,宿储祥宫。宫有洞房,以甓为之。辛未,登西楼,和元裕之诗。遣捕鱼,得鲤鲫,活跃几席前。午,泛舟观泉于宫之西。泉皆洹之洑流而突出石崖下,腾涌有历。下所谓趵突者,清澈尤甚。土人疏导作堰,以激硙碾,为利甚大。登龙祠,祠下泉出尤怒。日已暮,宿于宫中。壬申,道人击云璈侑觞方,盘桓殿庑,求盗二人。报大尹,杜公率其属迓。二日,不得已遂归。往返九日,游历四百里。山中憩息则有从者弦歌之娱,马上疲惫则听和叔剧论。可以醒尘思,遣睡魔。馀力所及,得诗凡二十四首,姑录之以记岁月所不足者。天平,柳公仲涂所游西山最胜者,和叔谓其地险甚,且路经大雨不行,栖霞又尼于犹豫。而玉泉、泽阳诸山皆有可观,未得历至,尚有待于他日。

《栖霞观碑》李诚

林州之治,实古隆虑西南一舍而远。山口谽谺,宛转而西,溯溪而上者,六七里,叠嶂层峰,左右对峙,壁立万仞。苍翠横空,仰视顾揖,有所不暇。凡四涉溪水,达岸而登北。东复进数十百举武,有高松拥翠,茂树如云。得所谓栖霞观者,堂殿巍然,缔构雄伟。列仙洞室拥掖左右,不类尘世。于是,揖鍊师姚从道周游历览,指示九峰。其自东而南,层峰列巅,濯濯并秀,拔地倚天。啸朋从而肩亚,若朝真而聚仙者,积秀峰也。正南与积秀连体,面峙阴静,背负离明,岩峦嵂崒,高倚青冥,耸剑戟巉绝之势,郁蒸岚澒洞之形者,翠屏峰也。其在坤维博厚,其基少却而伏,如京如坻,隐隐隆隆,轮囷瑰奇者,顺秀峰也。正西一峰,巍然倚空,冢顶峥嵘,肩拥而隆崭然,而出若与颢气争雄者,蹲兽峰也。高出西北,其磐固而刚。耸势上列而体乾,巑岏绣错,云窦滃然,接银汉而凝沆瀣气,岑寂而境幽元者,玉霄峰也。正北者,俨然端处,奠位乎中,左右翼列,拱侍群峰者,端萃峰也。次北而东,巘巘层峰,势摩苍穹,隆然洼然,缕脉叠重,非云非雾,郁郁葱葱者,碧霞峰也。艮位有双峦,硉兀相亚。而外势雄伟,而健锐气滃郁,而超腾棱角锐出层云上凌者,凌云峰也。其上东巉岩,拥秀巍然,矗空回互联接迤逦,而东向朝曦,而危峨迎素月以光容者,明远峰也。是峰之名,其来久矣。窃尝谓世之琳宫道院,栖真养性之所,必去人境远甚者。为胜必居名山之尊,而秀者为胜然。虽山之大而所居高崄迫隘,终不至奇邃,必于山之幽深旷阔、胜境绝异,方谓奇特是观也。具兹数美若夫处兹岩穴之下,溪沚之上,阴林丛竹、空旷莽苍之野,月星风露、烟云杳霭之际,非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者其能居于是乎。周末仙人卢子綦隐居于此,教乔顺之子曰璋曰瑞者,以清冷之术师弟。三人皆白日飞升。至今是观之西几三里许有岩居,石室尚在。至汉名是州曰岩州,又此州之地名曰仙岩者,盖有以。夫至晋,有道士乔永慕兹三仙之迹,卓观而居。栖霞之名自此始。后以挐兵日久,是山之中莽为盗区,寻复为农所据。至金末贞祐年间,有重元子从其师卢公来居于此。重元子,姓李氏,初讳益字友之,世为相州安阳人。幼业儒,精算术,性开朗,有智略,推择为府掾史。崇庆间,宣宗以丰王来镇彰德,因之出入府中,雅见器重。至宁元年,宣宗继统驾幸汴梁扈,从以行,特补户部掾。时际扰攘,权臣擅命,威虐恣横,众皆惶惑失措。公以才干自任,气不少慑。会被檄馈粮,赴燕至霸州。值兵,脱身而还。乃度时处顺,退归此,翛然有遗世出尘之想。适与丹阳马公之高弟光真子于公、门人柔和子卢公相遇,目击而道存心志冥合,遂弃俗脱迹,簪服为全真师。往来于仙人岩、无忧洞、栖霞谷、九峰之间,同栖烟林,对坐松月,木食涧饮,幽寂鍊道相兹地也。九峰回环,重冈复岭拥抱四合,泉脉清润,中敞平衍,厥土惟黄壤,树蓻无不宜。遂乃奠厥攸居,卓庐而处。大元甲申,从师卢公赴燕谒长春丘公,得赐名志方,号重元子。卢公有提点北京道教之命,子独南还。徒众稍集,躬率服勤。垦荒而田,可麰可禾;疏泉而溉,可麻可蔬。庭树松桧,圃植桑果。起建殿堂斋厨水硙。稍稍就绪,俾羽客有所依归,鸾鹤可翔集矣。命高弟康志宁、梁志让主兹观事。时,彰德总管赵德用请住迎祥观。庚寅,总帅萧仲通请住天庆宫,力为经理。俱各大敞洪规堂殿斋庑焕然一新。丁巳,宗王穆合崇向高风,遣使持赠金冠、云锦道服,仍加真人号,居迎祥天庆也。常于是观盖惓惓焉。后以志宁物化,复以其弟尹志和、涂志坚、符志坚知观事。顾瞻殿舍成于草创,俾尽撤去,刱建前后二殿,高大其制,塑新圣像。以庚申二月九日集众留颂,怡然而逝。其颂曰:四大既还本,一灵方到家。白云归洞府,明月落栖霞。春秋七十有六。其精诚感格灵异,以至开迷先路、牒诛田豕、醮除螟蝗、万鹤翔集。类是者甚多,皆众所共知,故略及之。噫,先生居处委化虽在相下,斯魂也斯魄也无不知也其在栖霞也,盖可知已栖霞之基也。重元其荒之既其基矣,志宁其述之既构既穫矣,维尹也涂也撤其旧而新是图,又复增而广大矣。继自今也,洞微寂照。大师姚志远提举金志真知观。张道开率兹徒众又复大新方丈之室,刱建重元师祠堂一所。永惟师弟基创之勤,恐遂湮遗无所知闻,因出正义大师司马仲敬所述是观源委状及九峰名记,见示诸文,勒石以传不朽。嘻欤伟哉,兹地之胜岂易得哉。地虽胜,得人焉而居之,则山若增,而高水若阔,而广堂不待饰而已奂矣。是观之居也,有九峰环合以为宅,烟霞覆羃以为幄。风襟月佩,白云为衣。友麋鹿而侣猿鹤,饮清泉而坐白石。摅幽发粹,永日逍遥。则尘俗日远,心地益清,道业益懋,几何其不蜕而仙矣。余守是州已及三载,凡境内之琳宫道院无不历览,独于是观有所惬然,故喜而书,仍系之以铭。铭曰:隆虑坤维一舍馀,仙岩元自仙人居。九峰苍翠如云敷,势欲直上挐空虚。明霞落日云锦铺,清风猋忽来吹嘘。阆风元圃及蓬壶,光景缥缈人间无。子綦索得元元珠,璋瑞二子乃其徒。杳然万化道与俱,大方泊兮斯无隅,心纯纯兮愚非愚。神马服御驰居舆,逍遥轻举无须臾,白日飞上青天衢。三仙已去莫可呼,㗁然石室岩崎岖。荒蹊寒碧流萦纡,云深日暮号猿狙。叔世莽为群盗区,辽辽千载馀悲吁。重元真人一鸿儒,游刃恢恢批大觚。有路不向龙庭趋,回头掣脱名缰拘。恍兮梦觉惊华胥,一念顿复心地初。归来径谒仙人庐,飘然来曳白云裾。明月为佩清风襦,烟霞羃羃吾之庐。清泉可饮芝可茹,岚蒸雾染肤肌腴。隐几嗒然非昔吾,道繟然兮舒而徐。开迷先路乘白驹,山神闻符田豕诛,禳章一奏螟蝗除。万鹤翔舞集坛墟,藏舟于壑大化驱。翛然兴尽还归途,清露晞兮电已徂。凄清天籁鸣高梧,道人有道山不孤。维持是者尹与涂。原田膴膴宜菑畬,可力激源泉疏。派分溉沃麻与蔬,师徒众口皆可糊。胜境迥与尘凡殊。仰看日月无根株,人生安得颜常朱。志于道者盍归乎,继今作者其谁欤。巍然松影瞻龟趺,大书特书不一书。

《谼峪宝岩金灯记》曹居易

隆虑之西,多名山联绵。极目壁立数千仞,盘盘焉若太始间天帝之郛郭。谼峪有寺曰宝岩,山形林影,似出黄华天平右。群峰撑空,一掩一映,云烟草树,虽画中名笔未易办此。初非若他山,止于登览之胜,游观之美而已。时于莫夜,阴崖绝壁间灿然作金光,如灯火然,若神若幻,不可致诘者。前贤咏记多矣,行于世目曰《金灯集》。用是世人往往有兆福应诚之说。岁己亥夏六月,宣差奉御,江淮安抚使粘合公道出相下,为萧使君作宝岩之游,主僧因语及。此公乃夜祷之,拜未几,从者皆曰异哉。初如萤点点然,渐如烛摇摇然。微而坠者如星陨然,疾而过者如电掣然。或焰或烬,乍隐乍见。一时宾僚不觉稽首,恍然见身世于般若光中。僧众合爪诣公贺曰:相君,福人也,且致诚,故能成此一段胜缘,当有无量福德。不浃旬,皇帝诏公代其父丞相南伐摄知行台军马事,大飨隆虑。或云畴,昔之祷斯验欤。因许为宝岩功德主。主僧乞余文以为记,余曰:事苟涉怪诞,固非吾道所取。虽然,韩潮阳之石廪、苏登州之海市,世代人物自不能齐。岂精诚感召之际,而造物者亦有所适莫耶。况自荣公至于宰丞,宰丞方尔而复有公。其所以光明烜赫者,焰焰相续而照耀当世。噫,此非公家无尽灯耶。此灯能燃之而使与此山相始终,是所期于公也。公曰:余虽不敏,请事斯语。

《林县险要图说》明·张应登

此林县西山之险要也。险隘处所均属太行之支节。其北由百馀里而入,有马塔口、虹梯口。迤南则为蚁尖寨。寨之南为鲁班壑。又南则有断金桥、风门口、东峻坂、崔八口、关墙岭,距邑七十馀里。而上总之,南北相连,人迹可及。其险而当守者,首蚁尖寨,次断金桥。其馀则崎岖樵径,车不得方轨,马不得成行,上下为难,无容虑已何者。蚁尖寨,西北距县四十里。由姚村迤西五六里,为东寨门口。上有黄苍岩等泉十处;中有官厅三楹,营房二十楹,原为官民戍守而设也;北有教场,广阔七十步,可容马卒千馀;南有仓廒,遗址尚在,广阔二十步,可贮粟谷万石。自仓廒南,由小蚁尖寨、大蚁尖寨、古岩口、东盖头泉、小临清水泉,至西盖头泉还,距营房约二十五里馀。独百岩口东西盖头泉各有樵径可攀缘而上,宜划削之以绝溪径。又自教场北,由朱路岩,亦有樵径,宜划削也。其北柳树水泉、百户水泉、硙臼焦水泉,俱营房正西;山西漆树沟水泉、南柳树水泉、莲花水泉,俱大蚁尖寨山后。西面凡水泉,皆可以资军用。断头岩至西盖头泉,南北三十五里。东寨门至寨西后沟,东西关十五里。总周八十里,而多俱属官军,往来哨守。西寨后沟有通山西溪径,已经堵截,往来不通而法久,令废成路久矣。乃今划削费计石粟,止留一面上下,便于防守足矣。其断金桥去县西南五十里。由桃源店西上,有水泉一道,与山西平顺县接壤。险峻,一桥可渡一人。倘一夫而当关,真万夫之莫敌。东西咽喉,行者络绎。万历十五年,因岁荒,设官二员,领军二十,分班守把,信为有见。今既事宁,亦宜掣回。何者。冗食之足虑,而骚扰之可虞也。夫蚁尖寨下险上平,水泉数十,可屯万军。此非不轨者思藉以逞哉,曹魏、高齐仓屯、瓦砾犹有可辨,自古防之矣。官军轮守,向义为长而未及。因水开田之利,将使守军操戈终日,而不事一生计耶,此其所以困之也。合无守军携家屯住,各因其泉之下流,随宜开垦布种,自获不必起科。唯其数年大利之后,斟酌抵当行粮分数,则地利以兴,险阻以固,而军无困守之虑矣。

《创修隆虑山王相岩记》张学颜

嘉靖辛酉岁,予宦游中州。涉黄河之浒,探伊洛之源,玩画卦台于宛丘,观测影台于嵩岳,游砥柱思神禹之功,度函关访伯阳之迹,挹王乔于烂柯洞,怀孙登于苏门山,又经伊阙,祀王屋,跻崆峒,宿少室,凡名山胜地在中州者,历览几无馀矣。独闻有王相岩者,未暇至焉。后有道流赵得秀者与予同里闬。一日,绘岩之形与所修殿宇、洞庵之图来谒于光霁之圃。予展图详阅,复起前日登临之兴。虽未即驱车一往,而岩已在目中,遂因得秀之请以为之记。按太行山起辽海,环燕赵,自恒岳以达于隆虑万山之中。东去相州百五十里,去林县西北二十五里。两山中断,壁立如门,因相传为鲁班门,汉夏馥栖隐之处也。千馀年来,人迹罕到。得秀自少弃家,云游至此,遂卜居焉。由鲁班门入,建一小庵,为游览者暂憩之所。转而南,丹崖陡峻,不可以步,乃架栈联梯以登。复就石凿池,承大峰岭,水帘洞所出。宝泉水下流,石洁水清,天光澄映,名为仰天池。自池东北,悬梯三磴,始达于岩之坪内。修山门一座,玉皇阁一座,五气朝元洞一处,悬桥洞一处,客楼、斋楼、厨楼、库楼三楹。采石于山,取谷于田。不由募,不假役。始于嘉靖己丑,迄于嘉靖甲子。经三十馀年,岩之景始备,岩之名始彰。是山灵若有待于得秀然,非得秀立志坚苦,亦难以底于有成。呜呼,蓬壶阆苑之境,渺不可知。飞升羽化之术,亦难尽信。独僻处岩穴,啸傲烟云。山常在目,水常在耳,荣辱利害、是非毁誉,举不入于其心。以涵真炼性、保和延年者,吾儒亦有取焉。岂非以池凤之蹲不如海鸥之无虞,牺牛之美不如涧鹿之忘机乎。古今贤哲每于进退出处之际,谈如烛照,而往往奔趋尘途,汨没苦海,役此身于不知所终之地,又岂非羡轩冕而厌韦布,恋朝市而忘山林之思乎。故陈图南谕钱若水以勇退,魏仲光讽寇忠悯以辞荣,达人远识真足以抑竞进之心而启嘉遁之趣。是岩既幽且洁,可稼可居。即予按图览胜,已动飘然尘外之想。若一至其地,窥仰天之池,可以洗心;坐朝元之洞,可以炼气;俯悬石之桥,可以动临深之思;礼三清之阁,可以存事天之敬。宁无洁身高尚,完名全节,以与岩并未者乎。噫,得秀此举有裨于名教多矣。予因备述其事,以俟后之来游者采焉。得秀号九峰,世为肥乡人。

《重修天平山断金桥路记》李画

断金桥,及桥西路至玉峡关,桥东路至月堤,绵亘五十馀里。乃邑人宋庆与弟某氏出赀重修者。桥在县西天平山之吕谷,绝崖为之。西抵潞安,东通彰德,实山左右之要径,行旅趋焉。宋征河东,尝积粮草于此路,以兵守之,盖一验云。桥故石开创之,世与人不可考矣,俗传为鲁班造,亦异之云尔。至于岁当嘉靖戊子,草寇窃发,当事者不谙守险而忘议,撤之东西为阻,噫,谬矣哉。寇平岁馀,庆倡义惟构以木,避时禁也。且桥之东西,涧水冲齧,牙口磷如,道路偃塞,行者惮之。乃戊申,复募李某等凿石为埒,因板为平。越三祀而工就绩。过之者,如履坦途焉。桥如旧而路逾昔矣,伟哉,宋君之为乎。窃尝怪之道路桥梁之修,载诸国典,设险守国。王公所以体坎之象,官斯土者,不知守险而务绝道路,不能率典而反禁修葺,谓之何哉。况王者有分土,无分民,就使吾邑幸无事于此桥之彻。山西之民,非王民乎。蔡人即吾人,何苦于自狭如此也。余因桃源店居民某等,欲立石永世,漫书此,以告夫后之禦寇者。

《创建河涧巩关记》苏继韩

林与上党,仅遮太行一脊,其间相通,险径固多。至堪担驼乘策者,河涧嘴子口其一也。两巘对峙,中控谽谺一谷,其形殆若凫鹥。所云者,从来厂豁,天造而未经人制迨。崇祯壬申,流贼掠泽潞甚急,河北逼山诸邑戒严。叱驭来涖我林者,乃关中巩公也。甫下车,即遍历山隘,随势设垒。因单骑至河涧,详审地利。捐俸鸠工,修关门一座,上可容百人。下时启闭,以通往来。且陈师鞠旅,曰:贼号为流,宜塞源而使之涸。其次莫若派分而杀其势。时有以曲防闭关之说,进者易。所谓设险以守意,界在夷夏,与不相统一之敌国。今区域一家,即一丸泥将安封乎。蔡人即吾人,不几示人以不广乎。众相视而语塞。公复为之解曰:虽然,亦相天下之形而已矣。今北畿其头颅,山之东西为左右臂,而河南实处腹心。今贼犯晋,祇臂疮而已。假林疏防而撤藩,贼必且东下而梗其喉。两河能安枕无恙乎,此吾关峡山口之意也哉。诸生叹服其爱博而知务。未几,清华焚,修武溃,贼之游骑且饮于共之百泉,而林独无恙,皆绸缪户牖之力也。且走进剿之策于军门。樊公遂主其议,因饬归德司理万、大将军刘自涉逶迤而南,直抵覃怀,遍绘行山要害,以酌进取。北至河涧,见两山岚气叠涌,若潮关券突兀其间,如漩涡青鲸屈背出曝于海港,加以樵宇丹翠插霄,不啻蜃楼矗矗。万与刘喜而把盏其上。守兵铃柝响震岩谷。因浮白,属公曰:为此可作百世长城矣。遂命曰:巩关,盖取公姓而且固圉于无疆也。万因而有得百材官,不如一贤守令之语,无何调繁。安阳公讳煜,字育炉,辛未进士,陕西庆阳真宁人。董其事者,克勤、克慎之、乡约李世元,房大库也,应并镌石,以志所自云。

《林虑山游寄王给事》袁宏道

两过共城,皆值翁兄远出。百泉九山之胜,虽一再收,而三湖白鹿,终落梦想间,未卜何日得遂此游也。近辉有黄花山,为太行异境。元人诗曰:黄花白鹿知名寺,荆浩关同得意山。即此地也。此即所谓林虑山,去此可百里而遥。初意欲偕翁兄同往,既不值,遂兴尽。其中有地可避世,晋南渡后高士所常住足者,翁兄不可不一往也。九山之颠三弟有题字,百泉弟有记有诗,然皆去岁作。新诗尚未成,容续致之。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林虑山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