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五台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五台山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三十一卷目录

 五台山部汇考
  图
  考

山川典第三十一卷

五台山部汇考

华严经之清凉山

五台山,即佛经之清凉山,五峰高入云表,顶皆积土,故谓之台。夏积冰雪,故又名清凉山。《华严经》言:文殊师利居之,在今山西太原府五台县东北一百四十里,周围五百里。中台高三十九里,东台高三十八里,南台高三十七里,西台高三十五里,北台高四十里。华严岭、圣钟山清凉岭、金阁岭、皆此山之支裔也。
五台山图五台山图

考考

《华严经疏》:清凉山,即代州雁门郡五台山也。岁积坚冰,夏仍飞雪,曾无炎暑,故曰清凉。五峰耸出,顶无林木,有如垒土之台,故曰五台。
《寰宇记》:五台山,在代州五台县东北一百四十里。《道经》以为紫府山,《内经》以为清凉山。
《唐书·地理志》:代州雁门郡五台,〈注〉有五台山。按《地理通释·十道山川考》:河东名山,崞山,在代州崞县。《地理志》:名山无崞山,有五台山,在代州五台县。按宋僧延一《五台山志》:五台山,本名清凉山。《华严经疏》云:清凉山者,即代州雁门郡五台山也。以岁积坚冰,夏仍飞雪,曾无炎暑,故名清凉。五峰耸出,顶无林木,有如垒土之台,故曰五台。《海东文殊传》云:五台即是五方如来之座也。亦象菩萨顶有五髻。《华严疏文》云:此山磅礡数州,绵五百里,左邻恒岳,隐嶙参天。右控洪河,萦回带地。北临朔野,限雄镇之关防。南拥汾阳,作神州之胜势。回环日月,畜泄云龙。虽积雪夏凝,而奇花万品,寒风冬冽,而珍卉千名。丹障横开,翠屏垒起,排空度险。时逢物外之流,扪萝履危,每造非常之境,白雪凝布,疑净练于长江,早日炽升,认扶桑于大海。《大唐神州感通录》云:代州东南有五台山者,古称神仙之宅也。山方五百里,势极崇峻,上有五台。其顶不生草木,松柏茂林,森于谷底。其山极寒,南号清凉山,山下有清凉府。经中明说,文殊将五百仙人住清凉雪山,即斯地也。所以古来,求道之士多游此山。灵踪遗窟,奄然在目,不徒设也。中台至高去并七百,望如指掌,上有小石浮图,其量千许,即后魏文帝宏所立也。石上人马之迹,宛然存焉。顶有大泉,名曰太华,澄清似镜,有二浮图夹之中,有文殊师利像。人有至者,钟声香气,无日不闻,神僧瑞像,往往逢遇。又按《灵记》:五台有四埵,去台各一百二十里。据《古图》所载,今北台即古中台,中台即古南台,大黄尖即北台,栲栳山是西台,漫天石是东台,惟北台、中台,古时有异。东西二台,古今无异。无恤台,常山是也。昔赵简子名无恤,曾登此山观代国,下瞰东海、蓬莱宫、观神仙之宅,此是普贤菩萨于中止住云霞,出没往来五台。登台者,多见灵瑞,缘斯圣迹,故号为东埵也。西瞢䔲山,上有宫池、古庙、隋炀帝避暑于此而居因说,天池造立宫室,龙楼凤阙遍满池边,此池世传神龙所居,缘斯圣迹,故号为西埵也。南有系舟山,上有铜镮船轴,犹在昔尧遭洪水系舟于此。世传尧睹文殊见于南台,缘斯圣迹故谓之南埵也。北有覆宿堆,即夏屋山也。魏孝文往覆宿此,因以名焉。下见云州石窟寺,世传山上有乾闼婆城,即化城也。常于日欲出时,城乃现。又望见北月吴冢垒垒,有鬼趁。南行及见南山柏,各藟出随行,文帝叱之,其藟即回低曲而走,因谓之亚走柏。缘斯圣迹,谓之北埵也。唐俨禅师神异僧也。尝登南台之上,望见五顶皆有五色云覆之,随云覆者,配之为台。中台顶上有太华池,方圆二里。天生九曲,其水湛然,色若琉璃,澄澈见底。池内平处,有石磊落丛,石间复有名花百品交映,神龙宫宅之所在焉。人暂视之然,神骇云雾祥映,难以具言然池之大小浅深,神变不定,故礼谒者解缨褫佩投中而去。古十寺、大字灵、鹫王子灵、峰饭仙、天盘、清凉石窟佛、光宕昌楼、观今益唐来寺六竹林金阁,安圣文殊玉华圣寿灵、迹四太华池、白水池、孝文人马迹千年冰窟,名花五日菊花,孝文十二院花,五凤花,百枝花,钵囊花。北台顶上有天井,下有龙宫白水池相连,金刚窟亦相通,彻古有八寺宝积净明木瓜普,济公主甘泉火谷圣寿,今益寺,二宝山太平兴国灵,迹十六七佛池罗汉台,九女泉,公主台,孝文教鹰台,孝文打毬场,仙人庵,禅庵,藟亚走柏,生死藟,空心藟,生地狱,邓隐峰,塔憨山,玉泉,金井,异草,二鸡足草,瞢𧄼草。东台旧名雪峰山,麓有研伽罗山。台上遥见沧瀛。诸洲日出时,下视大海,犹陂泽焉。古寺一十五华林,香云观,海乳头,香蔂,铜钟石,堂龙盘,光明万像凤岭,龙泉,五王天城,温汤古华严,今益寺,三金界乾,明东塔院,灵迹十二松。子戍赤龙口,六凤岩,明月池,五王城枣林,乳头,香藟,研伽罗山,那罗延窟,万圣足迹温汤药三人参,长松,茯苓。西台与秘魔岩相连,危磴干云乔林,拂日分空绝壁,接汉层峦古寺十二秘,密石门,榆勒乳石。东尖大会日照向阳,铁勒浮图,熊头豹子,今益寺,四李牛黑山,仰盘,病牛泉,灵迹一十五泥,齐和尚孝文射垛落王崖,香山,狮子踪,子阗国王踪,二圣对谭石,八功德水石门,鸟门,龙窟,萨埵崖,王子烧身塔,割肉坐石,王母仙桃药,三黄精茯苓,木瓜。南台孤绝距诸台差远林,麓蓊郁岩崖倾敧,最为幽寂。昔有僧明禅师居此三十馀载,亦遇神仙飞空而去,惟蝉蜕其皮三十里内。悉是名花遍生峰岫,俗号仙花。山化寺屡逢钟声时,发昔有人遇异人,形伟冠世,言语之间超腾遂远。故僧明禅师歌曰:南台秀峙,龙神归依,春云霭霭,夏雨霏霏。黑白瞻礼,失渴忘疲。何罪不灭,何福不滋。卧于石罅而坐神龟,菩萨麻充其龙枝,罗浮草结作禅衣。居岩崿兮静虑,履山巅兮寻师。餐松长智,饵菊除饥。讲说般若,志行禅师,再睹龙母,又见龙儿,家施白药,永离苦衰。古寺九娑婆,殊公郭嬷嵌岩浮图。高岭石台小柏赤崖,今益寺三福圣灵,境法华灵,迹九七佛谷,龙宫,胜堆万亩平,东王相、西王相,神龟东,车尖西,车尖石罅药二,人参钟乳中台北。北台南中有诸佛浴池一百二十所,四面是水,中心有土台,方圆三尺,号为菩萨盥掌。游戏之地,其水香气氛馥,色相光明,人熟视之,神移目乱,不敢久住。然人亦罕到。池中多出白云,状如队仗,有梵志婆罗门像。金刚窟,即文殊大宅此窟,在东北台二麓之下,楼观谷内,南北岭间有石门,乃先圣出入之处,人多不识。昔有繁峙县佛慧师曾入此窟,行约三十里,有横河既济,即抵平川,无复凡水,但见宝林极望四周,金楼琼塔,炳然晃日,佛慧后出,为人说此。
《图书编·山西山考》:五台山,在五台县东北一百四十里,环五百馀里。山有五峰,高出云表,顶皆积土,故谓之台。《佛经》云:北方文殊师利所居,曰清凉山,即此。山中圆光,不时呈现,亦时有金莲钵囊熟绵花之瑞。柳宗元曰:云代间,有灵山焉,与竺乾鹫岭角立相应。王琮诗:灵迹传闻事不虚,好山多是异人居。雄临绝塞风霜古,寒逼新春草木疏。百里行看层巘出,五峰坐见彩云舒。四时利泽沾群品,谁识杨枝一洒馀。中台高四十里,顶平,广周六里。顶西北有太华池,取水祷雨辄应。正东左畔去台五里,有雨花池。前三十里有饭仙山,即中台案也。东西有鹫峰,西侧有甘露池,蒋瑄诗:丹崖碧嶂耸奇观,天近星河压众峦。雨少四时山有润,雪多九夏地偏寒。平吞岭海烟波阔,远接天池宇宙宽。万籁此间俱寂寂,惟闻钟磬出岩端。东台高三十八里,顶平,广周三里。顶东畔有那罗延洞,仅容人身侧入。洞中风寒,盛夏有冰,五色光彩尝从内出。又东有楼观谷,内有习观岩。西北去台十五里,有华岩岭,仙人洞。东南岭畔二十里,有明月池,人传以纱帛障目下睹,或见月在水中。西南有青峰,一曰大罗顶。南连望圣台,台下有东谷池。西南石上有罗侯显迹,又有善才庵。又东去台,有温汤池,温泉寺。释觉同诗:度险凌寒上翠峦,东台风景望中宽。深藏佛境乾坤大,远镇皇图社稷安。天雨飞花香冉冉,海波浮日影团团。几回笑指蓬莱岛,三点青峰似髻蟠。西台高三十五里,顶平,周二里。顶上有魏文帝人马迹。北有秘魔岩洞天,隐中有声如风。西岭畔有萨埵崖,捐身崖。去台西北有八功德水。东北下有文殊洗钵池,释觉同诗:西岭嵬峨接远苍,回瞻乡国白云傍。孤峰岭翠连三晋,八水分流润四方。晴日野花铺蜀锦,秋风仙桂落天香。当年狮子曾遗迹,岩谷常浮五色光。南台高三十七里,顶平,广周二里。南去七十里麓畔有圣僧岩,又名滴水岩。南二十里西崖畔,有三贤岩,又名七佛庵。东三十里交口下,有圣钟山,状如覆钟。西北一十五里,有清凉岭,岭西北有清凉泉,上有罗汉洞。东北有竹岭,东南十里有金阁岭,蒋诚诗:融融日午丽崇台,四面山光罨画开。清磬有声常出树,古碑无字漫封苔。安禅老衲忘生灭,解脱神仙任去来。多少路傍经过客,登临不惜重徘徊。北台高三十八里,顶平,广周三里,名掖斗峰,顶南畔有罗侯台。台顶有黑龙池,即天井。南下二十里,有白水池,与天井连。其水经繁峙县峨谷口,入滹沱。其麓有七佛池,南又有饮牛池,东北有宝峰,又名宝山,产银石碌,又产天花菜。东北二台麓,有金刚窟,又名金刚洞,去二台各二十里。昔佛陀波利入此不出。
《山西通志·山川》:五台山,在五台县西北一百四十里,山五峰高出云表,顶皆积土,故谓之台。《佛经》云:北方有文殊师利所居之地,曰清凉,即此也。
圣钟山,与五台山相连,有仙寺岭、三贤岩、习观岩、圣僧岩、青风宝陀岭、胜迹二十二处。
《太原府志·山川》:五台山,在五台县东北一百四十里,环五百馀里。五峰高出云表,顶皆积土,故谓之台。又名清凉山。台分东西南北中,寺字壮丽,山中圆光时现。
《五台县志·山川》:五台山,在县治东北一百二十里。世传,文殊师利所居之地。
桥梁:西巡桥在台山塔院寺前,旧名巡检司桥,今名西巡桥。
村屯:出县北门至萧家河正东,去上坡三里,为淲阳岭,依岭建刹,殿阁颇丽,为台山西来第一山门。按《清凉山新志》:化宇震旦之有清凉山者,乃文殊菩萨之化宇也。亦名五台。以岁积坚冰,夏多飞雪,曾无炎暑,故曰清凉。五峰耸峙,顶无林木,若垒土然。故曰五台,地连雁、代,盘礡数州,周五百馀里,左邻恒岳,右俯滹沱,北凌朔塞,南瞰中原,为大国之屏藩,作幽燕之襟带。五峰中立千嶂,环开萦纡盘郁,无非梵行之栖,隐显高低,尽是真人之宅。虽寒风劲冽,瑞草争芳,积雪瀰漫,名花竞发。白云凝布,夺万里之澄江。杲日将升,化一川为大海。此其常境也。若夫精心钻仰,刻意冥求,圣境灵区,随时幻化。或神灯触目,或佛光摄身,或金阁浮空,或竹林现影。金刚窟里,列圣森森。澡浴池边,群真济济。披霞拨雾,身登物外之天。蹑石扪萝,步入非常之境。实百灵之奥府,乃万圣之幽都。其间灵异,匪得名言,徵其源也。乃曼殊大愿之所持,如幻三昧之所摄。无方无体,非色非空。触类而彰,应心而注。故得染烟嗅气,咸资般若之光。触体沾云,悉植菩提之种。《大疏》云:自大师晦迹于西垂,妙德扬辉于东夏。虽法身常在,鸡山空掩于荒榛。应现有方,鹫岭得名于兹上。自非大士慈云瀰漫,智海汪洋,廓法界以无疆,尽众生而为愿。孰能感应若斯之盛哉。或问:域内名山有五,古帝王四时巡狩,以时祀之。而泰山、梁父为四岳长,于兹封禅,载诸经史,详矣。今文殊大士居清凉山,而令海内倾心,亦有所考證乎。答曰:《大华严经》云:东北方有处,名清凉山。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现有菩萨,名文殊师利,与其眷属诸菩萨众一万人,俱常在其中。而演说法,又宝藏《陀罗尼经》云:佛告金刚密迹王,言我灭度后,于此赡部洲东北方,有国,名大震那,其中有山名曰五顶。文殊童子游行居住,为诸众生于中说法。及有无量天龙八部,围绕供养,斯言可谓审矣。此外,自古及今,神人显彰甚多。汉明帝时,摩腾竺法兰者,四果人也。始至此土,以天眼观,即知此山乃文殊住处。兼有育王所置佛舍利塔。又宇文后周时,有化人来游此土,云礼迦叶佛说法处,并往清凉文殊住处。至山,忽化现文殊像,腾空不见,乃知即文殊化身。又唐初,师子国僧跣足而来,礼清凉山。又唐道宣律师感诸天人常来侍卫咨询,诸天冥远之事,无不详答,极言清凉山为文殊所居。灵异彰著,已上诸条,并出《感通传》,故蓝谷云:此土名山,虽嵩岱蓬瀛,皆编外典,未有若清凉,出于佛口,传于龙藏。宅万圣以敷化,冠五印以飞声。美曜灵区利,周贤劫者也。问曰:有云劫火洞,然此山不坏。以今观之,山石之陨溃,林木之代谢,击之则裂,火之则灰,事理之常。安得历三灾而不坏耶。答曰:化相则坏,真相不坏。故《法华经》云:大火所烧时,我净土不毁。如身子见娑婆,丘陵土石,斯可坏者也。螺髻见如自在天宫,斯不可坏者也。然真之与化非一非异,如镜中像,非即是镜,亦非离镜有像可得。如梦所见,虽非本身,然离本身无别梦境。故《楞严经》云:譬如目眚瞩灯光中,别现圆影,彼非眚人则无所见。众生以无明,故妄见山河诸有为相,圣则不见。又如法界品中,如来入师子,奋迅三昧,逝多园林。即有无尽功德庄严云云。二乘在会,不见不闻,乃至云如是皆是。普贤菩萨,智眼境界,不与一切二乘所共,以是因缘声闻不见,是知真境无殊,悟迷斯隔。推此可知,据上所论,真土无边,独曰此处不坏者,欲令归心专一,又如窥一隙之空,即见无尽之空云尔。
灵迹:五台亦曰五峰,台者言其高平,峰者言其峭拔。列为五者,观国师云:表大士五智已圆,五眼已净,总五部之真秘,洞五阴之性源,故首建五佛之冠,顶绾五方之髻,运五乘之要,清五浊之灾。其东西南北四台,皆自中台发脉,群岚联属,势若游龙,惟南台独秀而窎,居丁位,高三十七里,顶若覆盂,周一里,山峰耸峭,烟光凝翠,杂花弥布,犹若铺锦。亦名锦绣峰。其灵迹二十一,曰:
仙花山,即南台山名。
普贤塔台山。
古南台,台南二里。嘉靖间,香林大士卓庵其上。石城台,南二十里,四山壁立若城。
石罅神龟,仙花山南麓。
白龙池,台东南麓。
插箭岭,台东二十里。宋太宗北征,至此,见菩萨,现八臂相,插箭而还。
万木平台西南四十里,唐李澄师庄。
龙宫圣堆近娑婆寺,龙母闻法化去龙池,即涌为堆。圣钟山,台南八十里。昔有神钟飞来,悬于岩下,后飞鸣而去,今铁虡尚存。
圣僧崖,亦名滴水崖,台南七十里,唐贞观中梵僧于此立化。
古竹林,台西南三十里,唐法照入圣境。
虒阳岭,西南三十馀里,佛陀波利见文殊处,有尊胜幢存焉。虒阳河源发此。
志公洞,清凉石南。
法华洞,志公洞前。
七佛洞,台西南二十里,古有七梵僧至此,入寂不起。遂立七佛像。
千佛洞,台东北崖畔。嘉靖间,僧道方者,夜游至此,见神灯万点,既出旋入,方随入见,玉佛像森列其中。更进,则闻波涛之声。悚惧不能出,因持观音名号,愿造圣像,旋见一灯前导而出。即洞造像焉。
金阁岭,台西北。昔人见空中金阁,因建寺拟之。天盆谷,金阁岭之左,山若仰盂。
蛇沟,天盆之北亦名车沟。
海螺城,天盆东。昔人见化城,若海涛盘旋之状。东台高三十八里,顶若鳌脊,周三里,蒸云浴日,爽气澄秋。东望明霞,如陂若镜,即大海也。亦见沧、瀛诸州,因名望海峰。东溪之水北注滹沱,东南四十里,入阜平县界,西北二十里入繁峙县界,其灵迹一十四,曰:那罗延窟。台东畔其内,风气凛然,盛夏有冰。灯光时现。《华严经》云:是菩萨住处,亦是神龙所居。
笠子塔,台顶。宋宣和间,代牧赵康弼同慈化大师见异僧入那罗窟,留斗笠建塔藏之。
观音坪,台北麓一里。
华严谷,台西北,今名东台沟。
枣林,台东北。后魏永安二年,恒州刺史家人逐白鹿至此,有白须长者,扶杖立大宅门外,指其人食枣疗饥。再往寻之,不可踪迹矣。
五王城,台东北,建梵宇。
天城,五王城侧。《灵迹记》云:天城,即化寺也。不依地立,迥出云霞之表,珠楼绀殿,皎若天成。得遇之人,尘机顿息。
大会谷,台东,众溪交汇,滹沱源出此。
华林,台东南二十里,即古华严。
温泉,台东南七十里。
马跑泉,台东南六十里。
龙泉关,台东南六十里。
旧路岭,台东南五十里。
铁铺,台南五十里。
栖贤谷,台西南沟,古德藏修处也。
观音洞,栖贤谷岩畔,有滴泉,味甘。
化竹林,台西南支山二十里。昔人远望万竹森森,近则失之,遂此卓庵。
青峰,化竹林南,今名大螺。顶有不语僧,久立不坐卧,人亦以立禅呼之。
现圣台,青峰之南。唐观国师常见万圣罗空,五云停岫。
明月池,台西南。昔人晦夜见皎月澄池。
石佛岭,池南二十里。
漫空石,东台顶,盛夏流液,人结屋覆之。
研伽罗山,即东台山名,梵语未详。
紫府,五台之总称也。赵无恤猎常山,西占紫云之瑞。黄巍岭,张商英见神灯隐现。
观来石,未详出处。
西台高三十五里,顶平,周广二里。月坠峰颠,俨若悬镜,因名。挂月峰,其上有泉,群山拱合,岩谷幽邃,四十里至繁峙县界,其灵迹十七,曰:
魏文帝人马迹,相传魏文帝至此避暑。
八功德水,台北。
二圣对谈石,唐法林见缁白二叟对谈石上,近之则失。
狮子踪,对谈石下。
牛心石,台东有石,状若牛心。
文殊洗钵池,台东北昔有白发母洗钵于此,僧明信问从何来,母云:中台乞食而来。言讫,忽隐,惟见光映林谷。
泥斋和尚习定处,台东北。昔有神僧住此,以泥作馔食之。
鸟门,台西北隅。
龙窟,台西麓。
石门,台西南谷中。
李牛谷,台西北三十里。
禅堂沟,台西北。
峨谷,台西五十里。
秘魔岩,台西四十里,木义和尚所居。
龙洞,秘魔岩恳祷,则龙现,大小不等。
萨埵崖,秘魔岩之西,古有代州王氏女,不欲配,逃于此,食薇饮露。父母逼之,女投崖。未及地,飞升而去。香山,中、西二台之间。
北台高四十里,顶平,周广四里。仰视峰巅,上薄斗杓,因名叶斗峰。风雨雷电,惟出半麓,云气瀰漫旋覆,盖为龙帝之宫也。东瞻海洋,北眺沙漠,聿为钜观。四十里至繁峙,川前众溪发源,入清河。其灵迹二十七,曰:黑龙池,亦名金井池,有龙神祠。四方之民,祷雨辄应。说法台,台东。人游观者,时闻钟梵之音。
邓隐峰塔,参马祖归,飞锡解战,倒化于北台,妹为建塔。近僧明来重修。
生陷狱,台后麓。隋,繁峙民张爱盗龙池钱,将归,暴风忽起,吹堕于此,上俯巉崖,下临绝涧,黑云四合,冰雪涌身,求出不得。乃哀号,称菩萨名。经宿,云开,见白兔引之出。
罗汉台,台东,唐十六梵僧,集此,同化去。
华严岭,台东、南二台之间。
楼观谷,台东南二十里。
金刚窟在楼观左崖畔,乃万圣之秘宅。秖洹图曰:三世诸佛供养之器,俱藏于此。迦叶佛时,楞伽鬼王所造神乐,及金纸银书,毗奈耶藏修多罗,藏佛灭度。后悉收入此。昔佛陀波利,入此不出。
白水池,楼观谷后,其泉若乳,人取涤眼。
五郎祠,楼观谷西。宋杨业第五子出家处。
玉泉,无著见,化人于此饮牛。
紫霞谷,台南,俗呼北台沟,清凉最深处,禅侣所栖。龙门,台南,麓下有留云石,北有藏云谷,云出为雨,云入为霁。胡顺庵刺舌血书《华严经》处。
金沙泉,龙门侧,
仙人庵,台后麓。
九女泉,台后七里,昔有九仙女浣濯于此。
藏真谷,台西北,五百梵僧藏修之地。
大黄尖,台北二十里,即古北台。
卓锡泉,在兰若寺,唐初僧道贤缚茅藏修,艰于得水。偶客僧至,索浴,贤远汲涧下。明日,僧欲浣衣,贤复负器汲水。器破,贤易器再往,略无怠色。其僧叹曰:子可谓诚矣。即卓锡庵前,命贤拔之,甘泉随拔而出。僧持锡,弹指腾空而去。
憨山,昔有梵僧从魏文帝丐一卧具地,帝许之,其僧展具覆五百里。帝知为神僧,不顾,驰马径去,山随后逼之。帝还顾曰:汝憨耶。山乃止。因此得名。
文岫山,台西北四十里。
宝陀山,台北四十里,亦名宝山。
秦戏山,台东七十里。《山海经》云:秦戏之山,无草木,多金玉,滹沱之水出焉,亦名派山。
品字泉,在秦戏山,即滹沱源西流,由北台之阴注达真定。
中台高三十九里,顶平,周广五里。苍崖拔地,翠霭浮空,因名。翠岩峰与西北二台,肩臂联接,南瞩晋阳,北凌沙塞。有五溪发源,二溪左注清河,三溪右由西台下出峨口,入滹沱焉。《水经》云:峨谷之水,出于中台,即此也。其灵迹二十有八,曰:
灵鹫峰,台怀小山,今称菩萨顶。宛若西天灵鹫山,故名。
甘露泉,峰右。
大宝塔,灵鹫之前,五峰之中。汉摩腾天眼见此有阿育王所置佛舍利塔,历代帝王,不废修饰。明神宗母慈圣太后重建。高入云汉,神灯夜烛,清凉第一胜境也。
佛足碑,大塔左。按《西域记》云:摩竭陀国波吒利精舍大石,释迦佛所遗双足迹,其长一尺六寸,广六寸。千辐轮相十指,皆现花文卐字,宝瓶鱼剑之状。光明炳耀,昔佛北趣拘尸那城,将示寂灭,回顾摩竭陀国,蹈此石上,告阿难言:吾今最后留此足迹,以示众生。有能见者,生大信心,瞻礼供养,灭无量罪,常生佛前。如来既寂,诸外道辈妒嫉圣迹,除铲,愈显。如是八番文理如故。唐贞观中,元奘法师自西域图写持归,太宗敕令刻石祖庙,以福国祚。明万历壬午秋,少林沙门明成、如意二僧,募众缘摹写刻石中台。
文殊发塔,大塔东。昔菩萨化贫女,遗发藏此。万历间,方广道人修塔,见发色若金,光彩无定。
般若泉,大塔左。唐僧慧潜结庵于此,日课《金刚经》,感庵侧涌泉,因名之。
杂花园,大塔前,唐代筑戒坛,今为荒址。
凤林谷,台东南。
西天洞,凤林谷北岭。
梵仙山,台东三十里,中台案山。昔有五百仙人饵菊成道。
井沟,梵仙山西。
杨柏峪,井沟南。
九龙冈,台南近竹林寺。
令公塔,冈畔。宋杨业殉节,其子延朗收遗骸建塔。竹林舍利塔,台南竹林寺前。成化间,耕者得石椁,内藏银匣,中贮琉璃瓶,盛舍利数百颗,光色璀璨。匣上刻字:僧云宗宝藏。弘治间,燕京穆氏建塔。嘉靖间,古灯重修。
竹林,小像寺中如来像,一龛制度,精巧绝伦。
清凉谷,台南四十里。
古清凉,清凉谷中,僧法聚构兰苕。
清凉石,清凉谷岭西,厚六尺五寸,围四丈七尺,面方平正,自然螺纹,能容多人,不隘。昔有异僧趺坐其上,为众说法,梵音琅琅,状貌可畏,即之则失。后人目其坐处为曼殊状。
清凉泉,清凉谷北岩,
罗汉洞,清凉寺北,
清凉桥,台南溪上。
万年冰,台东麓有冰数丈,九夏不消。桃李树生于冰孔,夏初盛开。
寒山石,台东南三里。
玉花池,台东南麓,昔有五百梵僧于此休。夏,池生白莲,坚莹如玉,代牧以石筑之。
伽蓝沟,台西北。
万圣澡浴池,中、北二台之间,古有涌泉,澄洁可爱,游人每见天光云影之间,有天仙、沙门、莲花、锡杖之状。相传为菩萨盥掌之所,四方善信,多持香花拭巾投之。后人浚凿砌石,构亭覆之,而灵迹隐矣。
太华池,在台上西北隅,其水随人所见,深浅不一。临池顾影,可辨毫发。
祈光塔,台西南隅。成化间,秋崖法师同晋王祈光遂愿,故建此塔。
台中舍利塔,唐蓝谷法师从梵僧乞得舍利,造铁塔,盛之。外建大塔。万历间,塔欹将倾。一夕,雷雨大震,塔正如故。
狮子窝,中台西南岭,昔人见万狮游戏其中。万历丙戌,僧智光净立等约五十三人,构室结净社,惟十方学道者共居,不许子孙承业。
《志》以大黄尖为北台,叶斗峰为中台,翠岩峰为南台,后以锦绣峰灵瑞显彰大士频现,且与四峰鼎立,故酌定以为南台。则翠岩居中,叶斗为北矣。况大黄尖乃叶斗支山,比之叶斗殆若培塿,固不足以当五峰之列。《蓝谷传》以中台高于北台,则误指古北台也。按《妙济传》:五峰之外,复有四埵,东曰青峰埵,即常山赵襄子曾登,亦名无恤台。南曰朱明埵,即方山李长者著论处。西曰鹤林埵,即马头山,亦名磨山,代子夫人磨笄处也。北曰元冥埵,即夏屋山,亦名覆宿山,古帝王避暑处。然四埵之名,好事者所立,于圣教无考焉。
五台山半麓以上,林木童然,惟香草丛生,至夫溪壑之间,异草杂花,不可悉记,而金芙蓉则他方所无,更如灵芝神药,得而啖者,足以洞宿命,易仙骨。然非肉眼所能轻识也。今据《妙济传》,略附录花药于左。花曰日菊,昼开夜合。
金芙蓉,亦名金莲花、陆地莲。
百枝香,气如松柏。
鬼见愁,生台麓,能驱邪。
钵囊,世传五百罗汉结夏中台,遗其钵囊,化为此花。他处名荷包花。
玉仙,亦名大吉,一生南台。
天花,菌类,生于柴木,台山佳品,最不易得。
异草,曰瞢𧄼 鸡足 菩萨线。药草,二十五种,茯苓 长松 黄芪 黄精黄莲 木瓜 茵陈蒿 大黄 赤芍药 桔梗麻黄 藜芦 白芨 天麻 乌药 细辛藤甘草 柴胡 百合 沙参 小茴香 管仲木贼 秦芃 苍朮。
药石一种,曰钟乳石。
迦蓝台怀佛刹,凡六十四,曰:
大显通寺,古名大孚灵鹫寺。汉明帝时,摩腾法兰二大士西来,见此山乃文殊住处,兼有佛舍利。奏帝建寺,腾以山形若天竺之灵鹫,即以为名。帝始发信心,加以大孚二字,解为弘信也。后魏孝文帝重葺环山,复置院十二,以拥护兹刹。前有杂花园,亦名花园寺。唐太宗复加修建,则天朝以新译《华严经》中载此山名,改为大华严寺。清凉国师驻锡造疏钞,明太宗特敕重建以感通神应。杰出震旦,改大显通寺。赐额庄严敕旨护持,凡十馀道。永乐三年,增设僧纲司,率合山僧众祝釐焚修,代州月给僧粮。至嘉靖间,始革其粮。
大文殊寺,即菩萨顶真容院,唐僧法云创建。拟塑圣像塑工安生者,请言圣仪云曰:大圣德相,我何能言。相与恳祷,求菩萨现身。经一七日,忽于云光之际,显现全像。金碧照耀,慈容相好,送图模塑成,因名真容院。历代修葺。明永乐初,奉敕改建大文殊寺,颁赐贝叶灵文梵书龙藏,御制序赞。成化七年,内造镀金文殊乘狮行像,运供本山。万历辛巳,遣太监李友重修大宝塔院寺显通之南,五峰之中,有育王所置佛舍利塔,及文殊发塔,因以为名。永乐五年,始建寺。万历戊寅,重修,恢巍壮丽,冠于清凉。
大圆照寺,显通之左,古称普宁寺。永乐初,印土僧室利沙者来此土,诏入大善殿坐论,称旨,封圆觉妙应大善国师,赐金印旌幢,送居台山显通寺。宣德初,复召入京,广宣秘密。无何,启辞归山上,永许明日示寂,上为伤悼敕,依法茶毗分舍利为二分,一于都城建寺曰真觉。一于台山普宁寺基建寺,曰圆照。正德间,设都纲司于此。
大广宗寺,鹫峰南。正德初,建铸铜为瓦,今称铜瓦殿,命秋崖等十高僧住持。
罗㬋寺,塔院寺东北隅,张无尽见神灯于此。成化间,赵惠王重修。
广缘寺,鹫峰东古大王寺。相传,古有王子弃国,出家于此。后有妃子寺,即王妃出家处。
法王寺,妃子寺后。
普济寺,华严谷,亦名北山寺。
般若寺,楼观谷,无著见文殊处。童子送出,指曰:此般若寺也。后人因为建寺于此。成化间,立禅和尚道行闻于晋王,捐资重建。
太平兴国寺,在楼观谷,宋沙门睿见结庐于此,持律精严,缁白皈信。太宗平晋,闻师道行,诏建太平兴国寺,以师主之,即杨延朗之师也。中有五郎寺,后有真宝者,代州僧殉靖康之难。
法云寺,在华严岭,唐三昧姑开化处。代藩中官王朝捐资重修。
普恩寺,在普济寺东,旧称西天寺。明洪武间,梵僧室利板的达止此,诏入京,奏对称旨,赐龙章护持。正统间,赐藏经。
平章寺,金建。
报恩寺,并在华严谷,久沦榛莽。
金界寺,在华严谷,唐建。张无尽见神灯于此。成化初,清玉禅师重修。
万寿寺,亦名玉花寺,在中台东南麓。隋有五百应真栖此,龙神修供,有骡数十头,不用驱策,自能入市运粮,朝往暮归,率以为常。其时池生白莲,坚莹如玉。七日乃萎。代牧建寺,即名玉花。明永乐初,改名万寿。铁瓦寺,在玉花池南,三泉之水入焉。
寿宁寺,在三泉寺南,古名王子焚身寺。北齐帝高洋第三子,自识宿命于此,燃身供圣烈焰中,菩萨现形,内侍刘谦之回奏,敕为建寺。唐普雨大师奏昭宗重修,拨州田百顷,充常住膳僧。宋景德初,改名寿宁。元华严菩萨者,果位人也。禅定于此。成、英二宗,先后驻跸,命右丞相巴思重为修葺焉。
西寿宁寺,元碧峰建。三塔寺,在鹫峰之西。
殊像寺,在梵仙山左,有文殊大士跨狻猊像,神功所造也。
日光寺,在凤林谷。嘉靖初,独峰和尚建。
宝林寺,在日光寺北。嘉靖间,古灯禅师建。
凤林寺,嘉靖间,彻天和尚卓锡,有盗至,见二虎据门,因呼二虎禅师。
护国寺,在鹫峰南三里,元成宗敕建。真觉国师住此,著慧灯集。
帝释宫,即今玉皇庙。
碑楼寺,在宫南。
万圣佑国寺,在交口东山麓,元海印大师居此,注肇论,英宗为建寺,赐号弘教大师。
观海寺,在明月池侧,元魏建。明成化间,月舟禅师修。镇海寺,在交口西南岭下。
雷音寺,在海螺城。
云集庵,在晓天梁。
天圣寺,在井沟明,嘉靖间建。
灵峰寺,在阳白峪,唐建。明成化间,义宾大师结五十三人参禅于此。国戚周善世来游,见之,感动,割资三千馀金重修。
中峰寺,
圣水寺,
天城寺,三寺俱在阳白峪,皆灵峰寺支院。
天盆寺,依山得名。
日照寺,在天盆谷。
金灯寺,在南台东北麓。
金阁寺,南台西北岭畔。昔人见金阁浮空,即其地建寺。
竹林寺,中台南三十里,唐法照悟入化竹林,因创寺志奇迹。
清凉寺,中台南四十里,唐宋设僧正司于此。
智导庵,中台南麓,即清凉泉之崖畔。
望海寺,东台,元建。
普济寺,南台,宋建。
法雷寺,西台,唐建。
灵应寺,北台惟此寺最高,风极猛厉,往者多冻馁亡躯。隆庆初,释圆广与徒明来构屋,开粥糜以济饥寒。万历间,僧佛秀募造文殊大像,未就而寂,感梦慈圣太后范金铸像,遣中官陈儒送峰顶,建梵宇为祝釐焉。
演教寺,中台,唐建。有舍利藏于铁塔。
净土庵,栖贤谷。嘉靖间,玉峰和尚开山广修净业,即以名庵。
龙兴庵,栖贤谷。嘉靖初,太虚和尚卓锡于此。初住茂林,无人。居正旦,见金色女,手执莲花立石上,俄而不见,祥光满谷。已而丛林鼎盛,接待方来,为台山之冠。因中夜闻龙吟,故名。
灵鹫庵,在华严谷东。
大钵庵,在紫霞谷,群峰拱抱,茂林森秀。无边禅师受法于临济下二十八代楚峰和尚,峰尝嘱曰:尔后有钵饭,当共衲子食。嘉靖甲子,卓庵于此,掘得铜钵,受斗粟,遂成丛林。
静林庵,在紫霞谷,释真云建。云为中峰和尚嗣。杂华庵,在塔儿沟,僧正参建。
法云庵,即古弥陀庵,憨山大师德清居此。清幼岁,人皆呼为清郎。万历乙亥,与友妙峰卓庵于此,掘地得石座,上泐清郎居三字,若为预谶。
大林庵,在凤林谷,金陵素庵法师构。
龙树庵,在车沟。嘉靖初,实印、楚峰、玉堂三师,同参。大川和尚川记曰:向去三人载一车,后至蛇沟,共结茅而居,遂成丛林。盖蛇沟旧名车沟也。
栖凤庵,在天盆北岭。嘉靖间,宝峰建。
华严庵,在栖凤庵东北。嘉靖间,僧古檀诵华严于此。白头庵,南台东北十里。昔有行者,生而皓首,神异颇多。嘉靖间,结庐于此,后不知所之。
卧云庵,在中台西南麓。
不二楼,在西台北,倚二圣对谈石。嘉靖间,慧月法师于此,见文殊、净名二圣对谈,华严旨趣,亦名华严楼。台外佛刹凡三十六,南台外曰:
灵境寺,去台二十里。成化间,释清善建。
石塔寺,在台东南,亦名小柏寺。
娑婆寺,在台西南三十里,北齐释元颐卓庵于此,有妇携子,数来听经,颐疑而问之。妇曰:我名娑婆,乃龙母也。因听法得悟,将脱鳞甲矣。颐曰:斯言谁当信之。母指池曰:我若真悟无生,此深渊涌成高阜。言讫随手而起,即成高阜。龙亦化去。后人目其阜曰龙宫圣堆。颐于此建寺,即以龙母名名之。
佛光寺,在台西南四十里,魏文帝见佛光之瑞,因名。唐解脱和尚藏修之地。
嵌岩寺,在台南六十里,魏文帝建。圣福寺,
赤崖寺,
法华寺,
殊公寺,并在仙花山之阳。
东台外曰华林寺,在古华严,唐建明朝四修。
香云寺,与华林相连。
香藟寺,在华林东,中有乳头香藟。慈云寺,在香藟之南。龙蟠寺,在大会谷,山势若蟠。
凤岭寺,与龙蟠相邻。
温泉寺,在台东南五十馀里,元重修。
铜钟寺,在大会谷中。昔有古钟受三十斛,雕文镂藻,神彩焕发。寺僧慧灯受戒赴京,及归,已失之。徘徊怆恻,默告大圣。忽闻空中报曰:钟乃拘楼秦佛,时兜率天王所造。今收入金刚窟中,尔何求耶。灯乃著铭泐石记之。
龙泉寺,在台东南旧路岭,宋建。嘉靖间,重修。
西台外曰秘密寺,在秘魔崖岩,谷最深,唐木义和尚始建。
圭峰寺,在峨谷,隋建。
豹子寺,
熊头寺,
向阳寺,
育王寺,
望台寺,
石门寺,六寺并在峨谷,隋唐所建。
铁勒寺,台西南六十里,铁勒山唐慧洪大师建。北台外曰宝积寺,在台北谷中。
木瓜寺,在台北谷中。
普济寺,在大黄尖南麓,唐建。
公主寺,在台西北,后魏诚信公主出家建。唐末唯德禅师重修。
净名寺,在台西北繁峙县南,唐建。宋兴国年重修,敕建。金、元复修葺。
正觉禅院,在台北,临滹沱。宋称天王院。宣和间,为黄冠侵,改神霄宫。有真容院僧请复为佛寺,请敕于朝,乃赐今额。
清源寺,在大黄尖下二十里,元建。群峰环抱,关西僧戒喜参悟中和尚,久而辞去,中记之曰:尔缘在北,逢源而止。明万历初,至此,卓庵,掘地,得古碑,名清源院,即以颜之。
兰若寺,在大黄尖北二十里,唐建。明万历初,法华道者挂锡于此。宋谷天宫二寺入焉。
普光寺,今名黎峪寺,在文岫山壁峰,金禅师藏修处也。明洪武间,敕修上赐诗旌之。金公常依华严制为忏法,梵音婉雅,凡四十二奏,唯本寺袭其法,四方学者,于兹观顶受业焉。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五台山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