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泰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十三卷目录

 泰山部汇考一
  图
  考

山川典第十三卷

泰山部汇考一

东岳泰山

《书》曰岱宗,《诗》曰泰山,《礼记》曰岱宗,《周礼》曰岱山,《尔雅》曰岱岳,又曰东岳,见于诗书者,如此。其阳则鲁,其阴则齐,汉置泰山郡,今属济南府泰安州。山周围一百六十里,高四十馀里,联新泰、莱芜、海丰、历城诸县界,凡徂徕、新甫等山,皆其辅也。其他峰峦绵亘,冈阜回环,虽随地异名,要皆此山之支麓也。
东岳泰山图东岳泰山图

考考

《书经·夏书·禹贡》:海岱惟青州。《蔡传》青州之域,东北至海,西南距岱,岱,泰山也。在今袭庆府奉符县西北三十里。
海岱及淮惟徐州。《蔡传》徐州之域,东至海,南至淮,北至岱,岱之阳,济东为徐岱之北,济北为青。
《诗经·鲁颂·閟宫》:泰山岩岩,鲁邦所詹。〈疏〉泰山在齐鲁之界,故言所詹,见其不全属鲁也。《朱注》泰山,鲁之望也。
《礼记·王制》:天子五年一巡守,岁二月东巡守,至于岱宗。〈注〉岁二月,当巡守之年二月也。岱,泰山也。宗,尊也。东方之山,莫高于此,故祀以为东岳而称岱宗也。〈疏〉岳者,何岳之为言诵也,诵功德也,必先于此岱山者,言万物皆相代于东方。故岁二月,东巡守,至于岱宗。宗者,尊也,岱为五岳之首,故为尊也。
《礼器》:齐人将有事于泰山,必先有事于配林。〈注〉配林,林名,泰山之从祀也。〈疏〉有事于泰山,谓祭泰山也。先告配林,配林,是泰山之从祀者也,故先告从祀而后祭泰山,此得积渐,从小至大之义也。
《周礼·夏官·职方氏》:河东曰兖州,其山镇曰岱山。《订义》易氏曰:《汉志》泰山郡博县,泰山在西北,博在唐为乾封属兖州,今为袭庆府奉符县。泰山一曰岱山。《禹贡》:海岱,惟青州海岱,及淮惟徐州,是青州在岱山东北,徐州在岱山东南,周并徐入青而不以岱属青州,兖在西北,实兼有其地。又曰:夏殷皆言济河为兖州,谓东河之东,济水之北也。周人以青兼徐而兖州,又得越乎济之东南,故徐之岱山,职方以为兖之所镇。按《尔雅·释地》:中有岱岳,与其五谷鱼盐生焉。〈注〉言泰山有鱼盐之饶。
《释山》:河东岱。〈注〉岱宗,泰山。〈疏〉岱宗泰山者,在东河之东,一名岱宗,一名泰山。
泰山为东岳。〈疏〉《风俗通》云:泰山,山之尊,一曰岱宗,岱,始也;宗,长也,万物之始,阴阳交代,故为五岳长,王者受命,恒封禅之。
《山海经·东山经》:独山,又南三百里,曰泰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金。有兽焉,其状如豚而有珠,名曰狪狪。其鸣自䚯,环水出焉,东流注于江。〈一作海〉其中多水玉。按桑钦《水经》:汶水又东南过奉高县北。〈郦道元注〉奉高县,汉武帝元封元年,立以奉泰山。
屈从县西南流。〈注〉汶出牟县故城西南阜下,又西南径奉高县故城,而西南流注于汶。汶水又南右合北汶水出。分水溪源与中川分水,东南流径泰山东,右天门下溪水,水出泰山天门下谷东流。古者,帝王升封咸憩此水,水上往往有石窍存焉。盖古设舍所跨处也。马第伯书云:光武封泰山,第伯从登山去平地二十里,南向极望,无不睹其为高也。如视浮云,其峻石壁窅窱,仰视岩石松树,郁郁苍苍,如在云中。俯视溪谷碌碌,不可丈尺。直上七十里天门,仰视天门如从穴中视天矣。应劭《汉官仪》云:泰山东南山顶名曰日观者,鸡一鸣时见日始欲出,长三丈许,故以名焉。《从征记》曰:泰山有下中上三庙,墙阙严整,庙中柏树夹两阶,大二十馀围,盖汉武所植也。赤眉尝斫一树,见血而止,今斧创犹存。门閤三重,楼榭四所,三层坛一所,高丈馀,广八尺。树前有大井,极香冷,异于凡水,不知何代所掘,不常浚渫,而水旱不减。库中有汉时故乐器及神车木偶,皆靡密巧丽。又有石勒,建武十三年永贵侯张余上金马一匹,高二尺馀,形制甚精。中庙去下庙五里,屋宇又崇丽于下庙,庙东西夹涧,上庙在山顶,即封禅处也。其水又屈而东流入于汶水,又东南流径南明堂下。汉武帝元封元年封泰山,降坐明堂于山之东北阯,武帝以古处险狭而不显也,欲治明堂于奉高旁而未晓其制,济南人公玉带上黄帝时明堂图,图中有一殿,四面无壁,以茅盖之,通水圜宫垣为复道,上有楼从西南入,名曰昆崙。天子从之,入以拜祀上帝焉。于是上令奉高作明堂于汶水,如带图也。古引水为辟雍处,基渎存焉。世谓此水为石汶。《山海经》曰:环水出泰山,东流注于江,即此水也。
《晋书·天文志》:泰山入角十二度。
《唐书·天文志》:降娄、元枵与山河首尾相远,邻颛顼之墟,故为中州负海之国也。其地当南河之北、北河之南,界以岱宗,至于东海。自析木纪天汉而南,曰大火,得明堂升气,天市之都在焉。其分野,自钜野岱宗,西至陈留,北负河、济,南及淮,皆和气之所布也。斗杓谓之外廷,阳精之所布也。斗魁谓之会府,阳精之所复也,杓以治外,故鹑尾为南方负海之国,魁以治内,故陬訾为中州四战之国,其馀列舍,在云汉之阴者八,为负海之国,在云汉之阳者四,为四战之国,降娄、元枵以负东海,其神主于岱宗,岁星位焉,须女、虚、危,元枵也,其分野,自济北东踰济水,循岱岳众山之阴,其地得陬訾之下流,自济东达于河外,故其象著为天津,绝云汉之阳,凡司人之星与群臣之录,皆主虚、危,故岱宗为十二诸侯受命府,奎、娄,降娄也,自蛇丘、肥城,南届钜野,东达梁父,循岱岳众山之阳,以负东海,在陬訾下流,娄、胃之墟,
《宋史·天文志》:东方苍龙七宿,角亢氐房心尾箕,其神为青帝,司春,司木,司泰山,
《中兴天文志》:泰山入角十二度,
《天原发微》:天下山分为四条,上应二十八宿,负海货殖所阜之国,自北河下流,南距岱山为三齐,自南河下流,北距岱山为邹鲁,此负海之国也,
《三才图会·泰山图考》:泰山在山东济南府泰安州,五岳之东岳也,《博物志》云:泰山,一曰天孙,言为天帝孙也,主召魂东方,万物始成,故知人生命之长短,《五经通义》云:一曰岱宗,言王者受命,易姓,报功,告成必于岱宗也,东方万物始交代之处宗长也,言为群岳之长。《白虎通》云:王者受命必封禅。封者,增高也,禅者,广厚也。皆刻石纪号,著己之功绩,以自效也。天以高为尊,地以厚为德。故增泰山之高以示报天,禅梁父之趾以示报地。《汉官仪》《泰山纪》云:盘道屈曲而上,凡五十馀盘,自下至古封禅处,凡四十里,出泰安可二里许,即入山。自是皆结曲逶迤而上,峰势巀嶭若相噬而傍多溪涧,泉流碨礧间,作悲鸣,与笳吹相应,久之,至回马岭,又四里,抵御障岩,一曰御仗,宋永定陵东封止仗卫处。其前为巨涧,涧底白石,砥平如玉色,而岩陟上庙其巅颇宽。又行可三里,抵黄岘,黄岘者,不知其所繇名。有松五,即所谓五大夫者也。以厄于石,不能茂,而稍具虬虺状。又上里许,为百丈崖。崖凹深如屋,傍有石洞,槎口而下黑,其究叵测。已度石壁峪为十八盘者三,而穿中窦,曰天门。行可里许,为元君祠。元君者,不知其所由始。或曰,即华山玉女也。天下之祝釐祈福者趋焉。祠宇颇瑰伟。后一石,三尺许,刻李斯篆二行。一石池纵广及深俱二尺许,亦曰玉女洗头盆也。自是左折而上里许,曰岳帝祠,陋,不能胜香火。其后峭壁造天,左为开元帝纪《泰山铭》,唐隶,径可二寸,而嬴势若飞动。右为苏颋《东封颂》,字形颇秀媚,尚可辨。又有颜鲁公题名。自是益北上数百武,为绝顶,曰玉皇祠。祠之前有石柱,方而色黄,可丈许,所谓秦皇无字碑也。其石非山所有,或曰中有碑石冒之。复折而东,稍下百步,复上百步,石室冠之,高如玉皇祠,中有黧色石盖方丈,莹润可鉴,云汉武帝所藏金泥玉检地。《传》云:白云起封中者是已。其前地稍辟,即所称日观、秦观、越观诸峰者。盖五鼓而起,观日之出,则为日观。西望而见秦,则为秦观。南望而为越观。天霁日益弄色,其东南尽目力微白而晃漾者,则为海。直北而西隐隐一抹,苍碧若长城之堞者,则为太行恒崧。至稍远而淄渑济泗,千流叠带,近而诸山,皆若培塿。俄而诸山各出白云一缕,若冢中起,稍上大如席,凡数百道,则狂驰而遇辄合,其起无尽,其狂驰而遇,亦如之。顷刻,遂遍成白玉地,而仰视则空青莹然,上下异色,所谓野马絪缊,信也。
《灵岩图考》:循岱山之阴,至灵岩,沿涧入夹道,皆土檀,脱肤而虬节,入山门,红鹤满林,为开山师法定双鹤之瑞。定师佛图澄于石赵间创寺,无泉,则见双鹤,栖山麓,遂卓锡而视,鹤立与锡卓处,咸涌二池,为双鹤、卓锡二泉。殿制三层二十八角,中须弥,南观音,北药师,东释迦,西阿弥。各以其方镇之,为寺正殿。殿右一古柏,不知种于何年。折柏西有石窦于地下,门扃不开,为鲁班洞。北数十武,浮图,高十三级,下与洞通,为辟支塔,繇龙藏折而北,过千佛阁,片铁高七尺,作水田状,或古佛所遗衣身也。为铁袈裟,香积厨东石龟高空,其中以盛甘露泉,泉脉近塞而龟遂裂,好事者引别流以存,故实为甘露亭。又北摄而上,后倚狮子岩,前对鸡鸣山,铁嶂正方如削,下藏一洞,洞下标一亭,环四山而立,夕阳之景,收一寺尽矣。为抱灵亭,远望东岩缥缈,有石如人立,为朗公山。寺碑不下数百,惟蔡卞书大碑一幅,横经四片为佳刻。寺南一山有穴,穿见南天,乍视之,如明星烂然。冬日之午正与寺对,为通明窍。
《岱史·山水表》:山之得名者曰峰,曰岩,曰洞,曰岭,曰崖,曰台,曰门,曰峪,曰寨,曰园。水之得名者曰泉,曰池,曰井,曰溪,曰河,曰湾。其他曰桥,曰坊,曰题勒。总之,皆岱岳之胜也,
凤凰山,在岳顶西南白云洞之上。
象山,在凤凰山之下。
石闾山,在州南,汉武帝禅于此。
介石山,在州南五十里,宋真宗禅于此。
亭亭山,在州南五十里,黄帝禅于此。
梁父山,在州南一百里,秦始皇禅于此。
云云山,在梁父山之东,古称七十二君多禅于此。傲来山,在岳顶西南竹林寺。其石巑岏矗矗至御帐,俯视之更奇。
青山,在岳东南麓,汉明堂东北。
黄山,在岳顶西四十里,以土色名,与青山皆岳之翼山也。
东神霄山,在岳顶东十里。
西神霄山,在岳顶西十里。
石后山,在岳顶西十里,前多巨石,故名。
孤山,在岳顶北十里,峥嵘特起。
玉女山,在岳顶东北十里许,有玉女修真石屋在其下。
石马山,在岳顶西北十五里。
雕窝山,在岳顶西十五里,厓多雕巢,故名。襁山,在岳北十里,如驼负子状。
鹤山,在岳顶北十里,林木葱郁,野鹤巢此,故名。亭禅山,一名高里,又名蒿里,联属社首在岳南三里。三尖山,在岳顶西十里。
徂徕山,在岳南三十里,岳之案山也,上有紫源池,有玲珑山、独秀峰,天平东西二寨。其下曰白河湾,曰竹溪,唐李白、孔巢父、韩准、裴政、陶沔、张叔明隐此,号竹溪六逸。宋石介因故址筑室著书,学者称徂徕先生。蜡烛山,在玉女山北,其石独立如烛。
天柱峰,在岳顶西南,仰止亭之后。
日观峰,在岳顶东,五鼓可见海上日出,今有观海亭。月观峰,在岳顶西,对日观而言,义取月朏庚方,耳讹曰越观。
秦观峰,在岳顶西。
周观峰,《旧志》云:失所在,意者观周,当在岳顶西。明都御史胡缵宗刻石于碧霞坊之左。
吴观峰,亦失所在,意者观吴,当在岳顶东。
丈人峰,在岳顶西南,特立如苍颜丈人。
鸡笼峰,在傲来峰前,以其形似取名。
悬石峰,在岳顶西南。
回雁峰,在岳顶西南。
独秀峰,在岳阳,屹然挺秀,古人题刻峰名于石。狮子峰,在岳阳,以形似取名。
莲花峰,在独秀峰之东,其奇簇如莲花。
悬刀峰,在岳西南西溪上。芙蓉峰,亦在西溪上。
飞鸦峰,亦在西溪上。
老鸦峰,在岳顶北,木多鸦巢。
龙泉峰,在斗母观东北,峰石峭拔可爱。
凌汉峰,在普照寺后。
君子峰,在岳顶。
岳巅石,在玉帝观前,侍郎万恭刻石曰:表泰山之巅。望海石,在日观峰东北,五鼓日初出而可见,是见海也。
大悬石,在岳顶西。
小悬石,亦在顶西,与大悬石对。
仙桥石,在舍身崖西,悬崖相对,相去五尺许,三石撑拄如梁。
试心石,在仙桥石西,二石钩连,悬崖万仞,人登践之即摇动恐怖,愚民云,惟心诚则无动。
剑匣石,在大峪西,有方石如匣,相传匣有宝剑,仙人取去。
试剑石,在大峪口,相传仙人取石匣宝剑断劈此石,半仆于地,今观二石,文理若中分然。
仙影石,在试剑石旁,其影有巾有剑,伸一足而坐,石平如磨,崖影处如剥如勒,而实非人为,相传取剑劈石者即此仙也。
龙文石,在岳阳,其文如龙。
虎阜石,亦在岳阳,其状如虎。
龙口石,两石相附,中喷清泉。
牛心石,以形似名。
羊阑坡石,相传仙人牧地。
方正石,其形方正,故名。
胭脂石,在岳之阴,色如涂丹。
红门石,石色红,望之如朱门。
五女圈石,在岳西北,相传夜有呼号相力之声诘,朝见石累成圈,盖五仙女为之。
石屋,一在玉女山,一在山趾,相傅玉女修真处,景最奇胜。
懒张石屋,在岳顶北麓,相传有懒张道人修炼于此。石舟,一在白龙池,一在岳东南麓傅家庄,宛然如舟。白云洞,在凤凰山下,由蓬元坊南行数武,石磴陡绝而下,洞中时出白云,明都御史李戴题曰:雨天下,盖取《公羊传》:不崇朝而雨天下之意,御史谭耀勒石创建枋亭轩,最据形胜。
水帘洞,在高老桥上。
迎阳洞,一曰云阳洞,可容二十馀人,尚书朱衡勒字于石厓,曰朝阳洞。黄华洞,在岳北,玉女修真处。
吕公洞,一曰金母洞,在岳之南麓,玉女池侧。
遥观洞,在岳南,一穴高深,游者憩此可览群山。鬼仙洞,在蒿里之阴,窈然幽暗,人不敢入。
白鹤洞,在岳西四十里,可容三十馀人。
黄伯阳洞,在岳顶西十五里,战国时,黄伯阳修隐于此。
金丝洞,在岳北九十里,可容百馀人,丘长春炼丹处。桃花洞,在岳顶唐磨崖碑石壁,下有泉。
朗然子洞,在岳半,御帐东里许,可容三十人。
观音洞,在竹林寺山后。
娄敬洞,在岳顶西百里,汉娄敬隐地,旁一洞,出硝石。青岚岭,在岳顶西南。
回马岭,石磴渐峻,乘马至此,不能上。
黄岘岭,土多黄色,势甚险峻,过此一径平易,名曰快活三。
雁飞岭,即回雁峰,在岳顶西南,鸿雁南翔多止于此。西横岭,在岳顶西,削壁横亘数十丈许。
思乡岭,在岳顶西,俗传人死魂归于此而思乡。十峰岭,在玉皇庙右。
分水岭,在岳顶,东汉明堂后杨老园西。
升仙岭,在岳顶东南,汉明堂之东北隅。
长城岭,在岳之西北,古长城钜防之地。
思谷岭,在谷山寺南。
仙台岭,在岳北六十里。
明月嶂,在岳北,群峰秀列若屏障然。
招军岭,在岳顶西南傲来山前。
小龙峪,古名小龙口,石硖为众水所归,飞泉若龙喷然。
大龙峪,古云大龙口。
桃花峪,在岳顶西南二十里桃花洞南,多植桃花。仙趾峪,一名马蹄峪,在竹林寺后里许,有仙人草履迹,长尺馀,马躧长五寸许。石经峪,在岳之阳,坦石半亩许,右刻《金刚经》楷书,有近八分书者,大尺许,人传王右军书。
石壁峪,在岳之阳,竦削如壁。
大峪,在傲来山竹林寺下,即中溪之路,内有白龙池、百丈崖、天绅泉诸奇景,石上有宋元诗刻。酆都峪,在岳之阳,俗传为冥司峪,南有酆都庙。魁儿峪,在岳之阳,俗传人死魂归于此,本张华《博物志》
佛寺峪,在岳东北四十里,即谷山寺,有石佛。
椒子峪,在岳之阳,昔有异人种椒于此,故名。
溪里峪,在岳之阴,岩穴深邃,上有涌泉,四时不竭。孔子崖,在岳顶西南。
舍身崖,其北联属日观峰,下馀三面,崖壁陡削,数百丈,中有石凸起丈许,愚民往往舍身投崖,徼轮回之福,尚书何起鸣设垣墙示禁,因勒石曰爱身台。东百丈崖,在岳顶西南,其瀑布下汇为天绅泉。西百丈崖,与东崖相去三百步,其高十倍东崖,而东崖南向,西崖则东向。
仙影崖,在岳顶西南,傲来峰其山皆苍石,惟仙影如白纸。
五花崖,在岳顶南,城郭仰视岳顶不能见,崖蔽之也。鹁鸽崖,在岳北,峭壁巢野鸽。
马棚崖,在岳阳,以形似言也。一曰三字崖,以其崖上有墨书,三画风雨不磨,世传吕洞宾书。
御帐崖,在御坪。
两峰岩,在岳顶西,两峰对峙,下有穴如室。
仙闾岩,《汉书·武帝纪》曰:岳顶西岩为仙闾岩。
蜕仙岩,在岳阳,相传翰林王从之跏趺化此,元好问送张天倪诗云:蜕仙岩上愿迟留是也。
古云岩,在回马岭。
弄月岩,以下四岩,今失所在。
看月岩
弥高岩
锁云岩
凤凰台,在岳之阳。
登仙台,在岳顶之阳,相传吕纯阳曾登此。
南拱台,在岳之阴,巉岩拱峙,上复平坦,故以台名。北拱台,亦在岳之阴。
尧观台,在岳顶东北十里,玉女山顶有石平坦如台,相传尧封禅登此。
读书台,在晋照寺西北后山,过投书涧,山麓有石,方四五丈许。宋孙泰山石,徂徕胡安定读书之所,姑苏李果八分书刻石。
瞻鲁台,在舍身崖上。
一天门有坊,在岳阳岱宗坊内里许。
红门,在岳阳,扁曰飞云阁,又曰梯云。
二天门,有坊,在岳阳,一名小天门。即御帐,盖宋真宗曾此驻跸也。
诚意门,在御帐上半里许。
三天门,石门,一曰南天门,即十八盘尽处。
东天门,在岳顶东。
西天门,在岳顶西。
元武门,在岳北阯。
杨老园,在岳之阳,石崖险阻,世传杨老避兵于此。药园,在岳东南,世传有修真之士种药于此。
水仙寨,在岳顶西,可容千人。
仙人寨,在岳顶北,亦容千人。
九女寨,在岳顶西三尖山下,一峰高处。相传九女避兵于此。
凌汉寨,在岳阳,可容数百人。
天胜寨,在傲来山前,可容万人。刘盆子赤眉等曾此聚兵,上有招军岭,张旗石,磪硙之类。
高老桥,在红门上五里许,相传有学黄老者,姓高,始开此道。
住水流桥,在水帘洞之下。
圣仙桥,在马棚崖下。
龙桥,在小龙峪。
步天桥,在二天门。
漱玉桥,在石经峪道中,勒名于石。
王母桥,在王母池上。桥之东则吕公洞,桥之西则岳庙旧址,此第一胜境也。
渿河桥,在渿河上,州城西南河津。
金银桥,即渿河桥之西南隅。
碧天泉,在岳顶广生殿东。
碾驼泉,在丈人峰下,岳顶居人,皆取给于此。
天绅泉,在傲来山百丈崖下,巅崖十丈许,悬流下泻如垂绅。
白鹤泉,在岳南麓,冽而甘美,以城中井泉称校之,轻重亦异。
护驾泉,在黄岘岭御帐之下。
圣水泉,在回马岭。
水帘泉,一在西百丈崖,一在岩岩亭右。
涤尘泉,在岳南麓后土庙内,游人多掬水涤目,又名眼光泉。
飞鸾泉,在王母池右,水甚清冽,流注池中。
醴泉一在天书观,即宋王钦若所奏于真宗者。今虽不竭,无异凡水。《法苑》所称醴泉,今失所在。
王母池,一名瑶池,在岳之南麓,池水之源乃岱岳山涧之水也,自黄岘岭会石经峪,水帘洞诸源汇而为斯池焉,昔黄帝建观岱岳,遣女七人云冠羽衣,修奉香火,以迎西王母,故名。
玉女池,在岳顶元君祠右,甘冽,四时不涸,一名圣母水池,豫章谢廷杰勒石。
白龙池,在傲来山址,广数寻,深不可测,池上有龙神祠,岁旱祷雨辄应,明按察黄鳌刻石曰霖原。
封家池,在岳南麓封家墅中,通白鹤泉之下流,涓涓汇焉。
渿河,源出岳顶,西南诸谷汇为西溪,由白龙池出大峪口,南流入泮河,会汶水以达于漕水。
梳洗河,源出黄岘岭,诸谷之水汇为中溪,过王母池,池上有王母梳妆楼,故名。其水由州东南会泮河入汶水。
泮河,源出岳顶,西桃花峪诸水,转州治东南二十里入汶。
汶河,其源有三,一出岳之东麓莱芜县原山;一出莱芜县寨子村,皆经徂徕山之阳;一出岳北仙台,诸谷之水西流经徂徕山阴,会泮水南流三十里,曰大汶口,又西南经汶上县以达漕河。
东溪,其源出岳阳登仙台,下及青山诸水,经汉明堂。西溪,其源出岳顶以西,诸水会百丈崖白龙池大峪。中溪,其源出黄岘岭,下会诸谷之水。
鹰愁涧,在十八盘下。
投书涧,在凌汉峰下,以胡安定投家书于此,故名。何东鲁刻李果八分书涧名三大字于石。
三汊涧,在岳北,凡三交流而分逝东西。
香井,在岳南古岳庙前。伍缉之《从征记》曰:泰山庙前有大井水,极香冷,异于凡水。朱曰:藩诗曰:庙前香井识投钱,盖谓此也。
天井,在岳之东北十里许,广数亩,汇诸峪之水,由东转南入于汶河,又曰天井湾。
龟儿湾,在岳之阳。
黑水湾,在岳之西。
忽雷湾,在西溪,天将雨时,每闻雷声迅发于此。饮马湾,在西溪。
天井湾,一在岳北,一在西南。
虬在湾,在王母池上,奇石可爱。吕纯阳诗曰:无赖蛟虬知我字是也。
锣鼓湾,在大峪西溪。俗传七月中元日,有声如锣鼓。遗迹纪石闾,《汉书》曰:武帝封泰山禅石闾。应邵曰:石闾在泰山下,南方士言仙人闾。《泰山记》曰:山顶西岩为仙人石闾,今莫详故址。
登封台,有二,其一在岳顶,相传为古帝王登封所筑。今为玉帝观台,下小碣题曰古封禅坛;其一在日观峰,相传为宋筑,石函方丈许,亦题刻曰古封禅坛,盖古封坛而并以禅言,误矣。俗曰:宝藏库以所瘗金书玉简云。《管子》曰:无怀氏封泰山,刻石纪功。《国俭角赋》曰:黄帝会群臣于泰山,作清角之音。《史记》曰:古者封泰山禅梁父者七十二家,而夷吾所记者十有二焉。昔无怀氏在伏羲之前封泰山禅,梁父李奇曰无怀氏为封禅之始。《淮南子》曰:上古之王封泰山,禅梁父七十馀圣。由诸家之说,则封禅肇自古帝王,非始于秦也。而《文中子》乃云:封禅非古,诸儒皆韪之。则彼诸家之说,岂当时附会以中世主之侈心乎。兹并存之,以表古迹。
周明堂,在岳之东北,山谷联属四十里,遗址今尚存。旁有谷山寺,其形胜具,金党怀英学士寺记。
汉明堂,在岳趾东南,去州治十里。武帝元封间,用齐人公玉带所献图创焉。其上有元人题刻明堂故基四字。其地舒衍,突起一石,冈巅平而高四丈许,周三亩许,后枕岳麓支山如扆障,而左右如卫从然。涧水萦回,南会于汶,遥望徂徕诸山如列屏案,当时朝会规模宛然在目。
长城钜防,在泰山西,缘河千里馀,至琅邪台入海。苏代说燕曰:齐有长城钜防。《韩非子》曰:长城钜防,足以为基。《齐记》云:齐宣王乘山岭之上,筑长城,东至海,西至济州,千馀里以备楚。《括地志》云:长城西北起济州平阴县,缘河历泰山北冈,上经济州、淄川,即西南兖州、博城县北,东至密州琅邪台入海。《竹书纪年》云:梁惠王二十年,齐闵王筑防以为长城。今泰山西北有岭铺,俱名长城,遗址尚存。
望仙台,在州治东北三十里,汉武帝筑。
凤凰台,在登封门外,汉宣帝时凤凰集泰山,故名。舞鹤台,唐高宗筑。按《唐书》:高宗筑封祀坛于泰山南四里,如圆丘。又诏立登封、降禅、朝觐之碑,名封祀坛曰舞鹤台,登封坛曰万岁台,降禅坛曰景云台。今皆颓莽而碑亦堙没。
社首坛,在岳南二里许,曰社首山。联属蒿里,前代多禅,此宋真宗命王钦若撰坛颂碑石。
封祀坛,宋真宗筑,在岳南五里。
朝觐坛,在州南,宋真宗东封群臣朝觐地也。州之风云雷雨坛,因其故址,陈尧叟撰碑颂,今在坛下。御帐坪,在岳之中道,即秦封五松之地。宋真宗东封驻跸于此,故名。今石上柱窠,帐殿之遗迹也。
无字碑,在岳顶登封台下,秦始皇立。或曰石表,或曰神主石,或言其下有金书玉简,当是石函。古今人莫测其意甚矣,秦人之谲也。石黄白色,颇光莹,无苔藓,非岳之所有,自他山至是,不知用民力几何。《史记》:汉武帝置五车石于岳。今莫知所在。
秦篆碑,在玉女池上西公署后,李斯书始皇二世颂德文,宋刘跋序。泰山秦篆谱时尚有二百二十二字,今湮泐,仅存二十九字。
磨崖碑,有二,一在岳顶东岳祠后,一为唐元宗八分书《纪泰山铭》,字五寸许,遒劲可爱。一在崖右,刻唐苏颋撰《东封朝觐颂》,字径寸馀,书法类晋。近闽人林焞以忠孝廉节四大字覆刻其上,镵毁殆尽。
阴字碑,在州之乾封门外,迤东三百馀武,是为宋真宗答谢天书,述二圣功德序铭曰:阴字者,以字镌北面,从俗称也。或曰金字,谓当时以金涂饰也。或曰禋祀,以精意享祀言也。万历癸酉,御史吴从宪筑泰阴亭于碑北。
白骡冢,在封禅坛北一里。唐元宗登封泰山,益州进白骡,甚伟异。上亲乘之,便于登降。礼毕,方下山坳休息,有司言骡无疾而殪。上叹异之,谥曰白骡将军,命有司具槥椟,垒石为冢。
秦松,在黄岘岭,秦始皇登泰山,遇风雨,避于松下,遂封为五大夫。今止存其一,然非秦时故物,疑后人续植者。老干拳曲,拥肿宛如苍龙,势欲飞腾。范宗吴勒石树其下,曰五大夫松。御帐坪稍北路旁古松一株,缘崖依峪,盘结偃盖,若云覆然,其奇诡蓊郁,殆过大夫松远甚。方元焕磨崖书其下,曰处士松,盖尚其高隐不羡秦封也。又按《史记》云:封其树为五大夫。五大夫者,秦官名第九爵也。不闻有五株松之说。唐李白《送人游桃源亭序》:登封泰山,风雨暴作,虽五松受职,草木有知。云云,又陆贽《禁中春松诗》:不羡五株封,皆非也。惟宋王安石《咏柏》云:老松先得大夫官庶为切当。
汉柏,在泰山之阳,登封门外。山南庙左老柏数株,相传汉武帝封禅时所植。
唐槐,在岳庙内,奇古特异,虽良工不能绘。
《灵宇纪》:东岳庙在州城西北隅。《风俗通》曰:岱宗庙在博县西北三十里,山虞长守之。按《岱岳观至元碑》:岳庙在岳南麓,岱岳升元二观前当为汉址。唐武则天篡唐时改今地。或云宋改今地,其后历代兴废修葺,详其诸记。石庙制堞,城高二丈,周三里,城门有八,南辟者五,而正中曰岳庙门,东偏曰仰高门,西偏曰见大门,东辟者一曰东华门,西辟者一曰西华门,后辟者一曰后宰门。凡门各有楼,而角楼亦四,东南曰巽楼,东北曰艮楼,西北曰乾楼,西南曰坤楼。由岱庙门而上,重门为配天,次为仁安。再上为仁安殿露台,高下联属者二,殿前两庑之中,为钟鼓楼,楼之后各为斋房殿,后为寝宫,宫左右为配寝。其规模宏侈,俨如王者居。配天门左为三灵祠,右为太尉祠,祠前东庑别殿,东曰炳灵,西曰延禧。碑亭三,其一当岱岳配天二门之间,其二对峙于钟鼓楼侧。三亭皆为前朝御制,碑建殿前,古松数十株,蟠结偃盖,非他境所有。炳灵殿前则汉柏,延禧殿前则唐槐,皆特异,虽良绘莫能状。银杏大者围三仞,火空其中。《阴符经》曰:火生于树,信夫。奇石玲珑者九,其上有古题刻,知自远方来奠献者。碑石林立,其可为书法者,张待制漴书《宣和庙记》,乔冢宰宇篆《御祝文》。庙前有亭曰遥参,前为遥参门,门之前为御街,宋东封警跸之地,而实为庙之第一门也。旧榜曰草参门,门中有台,台上有亭,亭重檐四面,十有六角,峻嶒绮丽。昔凡有事于岳者,先拜于亭而后入庙,故曰草参。今有司遇当祝釐于庙,罢,则仪从由亭门而出,犹古之制也。亭今列屏鉴,方圆各一丈六尺许,鉴前雕座,置元君像,四方来谒顶庙者亦先拜焉,故又曰遥参亭云。
东岳上庙,在岳顶磨崖碑前。元至元间,提点张志纯尝修焉。嘉靖间,都御史曾铣重修,布政使陈儒记。东岳中庙,在岳之阳王母池之东,昔名岱岳观,今土名老君堂,仅存三清小殿。按宋李谔《瑶池记》云:观肇于轩黄,即此地也。废址中有古柏、古松十馀株,其枝干如虬龙。曾览前朝《高诲记》云:汉武帝东封时植盖即此也。而后园洞中壁间一石碣,题汉柏二字,相传赵子昂书。玩之,近是古碑。凡三,其二刻唐与伪周老氏之徒题记,行楷书俱有古法,碑双石并立,覆以刺盖,土人称鸳鸯碑,真奇制也。其一刻元至元年间泰安州禁约。玉帝观,即太清宫,在岳之绝顶,盖古登封台。昔尝圮废,成化十九年,中使以内帑金资重建。隆庆间,侍郎万恭撤观于巅北,出巅石而表之,题曰:表泰山之巅,万恭自为之记。
玉皇庙,在岳之回马岭,按察司陈察撰记。庙前亩许为崖,磴高三丈馀,磴尽处为升仙阁。
会真宫,在州城东南隅,旧名奉高宫。宋真宗驻跸,改今额。前朝重修玉皇殿,有吕洞宾诗二首,手书石刻,并李太白诗四方碑刻,俱古雅可玩。
后土殿,在岳南麓,距州治三里许。数松差类,岳祠亦奇古可爱。
青帝观,凡二,其一在岳巅,其一在岳之南麓,肇建俱不知何时。宋真宗加青帝懿号曰广生帝君。在岳巅者,今巡抚都御史李辅命官修葺,于万历丙戌年孟冬讫工。在南麓者,真宗御制,御书赞刻,今尚存。弘治、正德间修拓。嘉靖间,尚书朱衡复加葺焉。帝即汉唐所祀五帝之一。按《汉书》《宋·天文志》:青帝,天神也,而东岳属焉。此庙祀之所由起也。
三皇庙,祀伏羲、神农、黄帝,在岳南麓,距州治三里许。碧霞灵应宫,在岳绝顶西南下三里许,旧名昭真观,宋真宗东封时所建。前朝增拓其制,改署今额。累朝修葺不废。近自世宗朝,遣工部侍郎陈策赍宫施万金重修,益钜丽矣。隆庆间,巡抚傅希摰、巡按吴从宪又加葺焉。其神曰天仙玉女碧霞元君,四方谒款祈禳者摩肩接踵而至,诸所捐施金帛珠玉马羖之类,有司日监守而筦权之。万历乙酉,巡按韩应庚侍御命官鸠工更新。往制,其宫故南向凡五间,则栏其东一间,题曰东宝库,栏其西一间,曰西宝库,用以投储诸所捐施焉。宫之后架殿三间,题曰便殿,宫之右架亭一间,题曰憩亭,凡此皆创建也。宫之前,左翼曰子孙殿,三间,右翼曰眼光殿,三间。其中为露台,为甬路,而甬路之南,大门三间,东鼓楼,西钟楼,而门外棹楔凡三,中曰敕建碧霞坊,东曰安民坊,西曰济世坊,而碧霞坊之前临火池之上有阙门焉,曰金阙,凡此皆增饰其旧者也。缋椽藻栌,霞駮云蔚,俨然神居,非人世所有。乃其形胜环拱,宫东南则五花崖,东北迤西则岳顶,磨崖、曰观诸峰蜿蜒峙列,三面若屏扆,前若双阙,由宫门西下,石磴三丈许,南俯悬崖,下视城郭若畦圃,自城郭望之则崖峰森蔽,不见宫宇,此盖造化灵区,真天奇云。
升元观,在岳之南麓酆都庙西,石刻政和尚书省敕牒尚存。元张志纯重建改曰朝元观,学士徐世隆记。天书观,即乾元观,今榜曰碧霞元君行宫,在州城西里许。宋大中祥符建。史载天书降于泰山西南之麓,即其地也。
长春观,在州城西北隅,女道士废绝久之,禅僧寄焉。中统碑刻元和子为女冠,訾守慎作记,丘神仙牒刻,成吉思皇帝敕旨俱存。记称祖师为丘神仙,妙真则守慎之赐号也。
龙泉观,又曰斗母宫,在岳之小龙口。嘉靖二十一年,德府重修,济南陈辀记石。
风伯雨师庙,在州治东。先是,庙废,止遗一石碣。成化丙午,旱雩不雨,或油然雨状,辄为风散。知府蔡晟诣其所祭之,风顿息,大雨如注。因复立庙,庙圮,知州郑豸易以坛。
高真院,在岳之南麓,曰金山青帝观,后俗曰眼光殿,三官庙。有三,其一在岳之中道,曰快活三;其一在治西关;其一在治东关。
酆都庙,在岳之南麓升元观东,弘治十四年建。其神为酆都大帝,其左为阎王庙。嘉靖壬戌,济南府同知翟涛重修,有记。
森罗殿左为阎王庙,在岳南三里,蒿里、社首二山之间。有七十五司及三曹对案之神,神各塑像,俗传为地狱云。
赵相公庙,在社首之阳,其神见《搜神记》及宋人元丰记石。
三灵侯庙,在南天门,祀周谏官唐宸葛雍周武。又附祠岳庙。按《通志》:三人墓在高苑县。
灵泒侯庙,在州城西南,渿河东涘。其神旧名曰渿河将军,后曰通泉侯。宋真宗东封拓庙,封灵泒侯,元重建,教授王真记。
渊济公庙,在岳顶西南白龙池上,有司春秋祀焉。岁旱雩祷,自汉唐已然。其渊济神号祠宇,则肇于宋元丰壬戌,邑人赵合撰《白龙殿记》,元邑人王天挺撰《金帅刘瑀填池灵异记》,州倅李简《谢雨文》,州守路希尹撰《感泽记》,明州学正夏靖撰《感雨记》,俱石刻祠中,关王庙在高老桥。
至圣殿,在岳巅玉皇顶西,稍下可半里许。其地相传为越观峰,其下为孔子崖,意者《韩诗外传》所云:孔子登泰山望见吴阊门白马,以示颜子。此岂即其地耶。嘉靖间,尚书朱衡谋拓基于此,构建祠宇以奉孔子。迄迁任,弗果。万历十有一二年间,先任济南府推官赫大猷创议建正殿三间,前为门一间,四围垣墙,俱全专为崇奉孔子设也。又以迁任,未及安神奉祀,以竟其事。今巡盐侍御谭耀檄修《岱史·稽考胜迹》,有司议请重修前项殿宇,奉孔子神主,配以颜曾思孟,悉如学宫之制,春秋行释菜礼,仍于殿之两偏构道,房居黄冠以供扫除云。
鲁两先生祠,一名泰山书院。在州城东南隅,祀宋孙明复、石守道,其废兴,具金学士党怀英及前朝大学士吴宽祠记。
宫室志观海亭,即日观亭,在岳顶日观峰。秦钫樊献科题名扁曰日观杨綵,立石碑二,曰东观日本,西望河源,蔡叔廉勒石坡,曰天下名山第一。
挟仙宫在岳顶,观海亭之西。万恭题扁曰凭虚御风,宫后石屏大书曰:孔子小天下处。岳顶公署惟此最宽广达,官燕饮恒于斯。
过化亭,在岳顶稍西,孔子崖吴谦勒石崖,曰泰山乔岳。
仰止亭,即西公署也。在碧霞宫之西,前后三间,俱有翼室,工部尚书何起鸣题扁曰仰止云。
东公署,在碧霞宫之西,其制稍隘于西公署,香税总巡官憩息之所。
乾坤楼,在大龙峪下,侍郎洪朝选题,今名扁侍郎万恭,又扁前楹曰砺山带河。
半山亭,在朝阳洞之西南山上。
诚意门公署,在诚意门之西,凡三间,旁有翼室。五松亭,前后俱三间,前厅有翼室,亭前秦始皇封松树五,故名。又名御帐,以宋真宗曾此驻跸也。今其松存者二焉。是亭当岳之中道,达官每饭中火于此,或于诚意门公署。
岩岩亭,取义于《诗》。旧在岳麓王母池东,成化间参政张盛移建水帘洞左。
飞云阁,在岳南趾,曰红门,岁久圮废。今累石为台,上有栋宇,下通梁道,犹阁之制也。方元焕书扁曰梯云,石刻曰蓬元洞,天邢一凤,篆书曰仰止。
高山流水亭,在晒经石,隆庆间都御史万恭刱建,自为之记。
更衣亭,在岳之红门,道左凡衣冠之士登岳至是,易便服以行,故名。
且止亭,在更衣亭西,有石刻亭名三大字。
迎宾堂,在岳祠东,齐之南,有司宴王人及宾客之所。诚明堂,在岳庙内之西延,禧殿后凡朝廷遣大臣,有事于岳者居之。
御香亭,在诚明堂后,凡朝廷遣使赍香于岳庙,先置于亭,择吉而后奠神。垣周石刻名人诗文在焉。泰山书院,在岳南凌汉峰下,旧为唐诗人周朴庵,后为孙复石介胡瑗讲习之地。嘉靖间,按察佥事卢问之创三楹,妥孙石灵位尚先贤存古迹也。邵贤有诗曰:千古清风仰孙石,独遗堂址向岩隈。
泰阴亭,在州城之南,宋真宗登封古迹也。巡按御史吴从宪建亭,有记,
环翠亭,在蒿里社首二山之间。登此北眺岱岳,馀三面则鞍牛、徂徕诸山苍翠环峙,故名。
萃美亭,在岳之西趾,去州治十里,金知州姚建荣建。元奉高尹王悟重修,廉访使徐琰记。亭今废,记石移置文庙。
灵液亭,在岳顶玉女池,北宋建,今废。
醴泉亭,在天书观,宋时所建。
环咏亭,在东岳庙御香亭西,周垣亩许,四面石刻古今名人诗咏,故以命名也。其间有韩琦、蔡襄、范仲淹、欧阳修、石曼卿、苏子美、林逋诸公题识,种放会真宫诗,而放刻则堙没不可见矣。惟诸公题识姓名尚在。岁久亭废,诸石刻沦于荒秽中。万历十四年,巡按御史毛在允行后项,呈议委济南府通判桑东阳,仍其旧址复构亭宇,将韩范欧阳诸公姓名手笔拂拭而维新之,先贤数百年遗迹,盖重光焉。
《山水考》:岱宗坊,登岳自此始,都御史姜廷颐翁大立御史罗凤翔等同建。
一天门坊,参政龙光题,通判王之纲建。
孔子登临处坊,状元罗洪先题,尚书朱衡建。
天阶坊,御史高应芳建。
高老桥坊
水帘洞坊
回马岭坊
黄岘岭坊
二天门坊,以上五坊,皆济南同知翟涛建,知府李伯春等重修。
迎天坊,崇府修建。
小龙峪坊
大龙峪坊
十八盘坊蓬元坊,以上四坊,修建俱同高老桥。
白云洞坊,都御史李戴建。
济世坊
安民坊
敕建碧霞坊,都御史李辅,御史吴定韩应庚等修建。升中坊
《物产志》:鹿葱花别名黄花菜,珍美称于天下。
九里香
化里黄,皆谷之最佳者。
女儿茶,山人棌青桐芽曰女儿茶。
仙人茶,泉崖阴趾,茁如波薐者,曰仙人茶。皆清香异南茗。
松苔,土人以之为茶,亦佳妙。
狪狪,见《山海经》
跳兔,祇两足,不能走,每跳一二丈许。
斑文鱼,长四五寸许,四五月生岳北溪涧中,过此则无矣。
冰凝,岳顶北十里许阴壑中,名曰天牢,天日不过之地,四时有之,不假伐藏。
《香税志》:天下香税,惟岱与楚之太和山,太和不以岳名,则岳之有香税惟岱也。其初惟籍诸藩司,以赡地方一切急需,代田赋所不给。后乃转而入之内帑。旧例总巡官一员,于府佐内行委专一督理香税,上下稽查分理官六员,于州县佐内行委遥参亭二员,一收本省香税,一收外省香税,俱填单给与香客,元武门一员,收山后香税,亦给单红门、南天门各一员,俱验单放行,顶庙碧霞宫门上一员,查放香客出入。隆庆五年,裁革遥参亭官一员,红门、南天门验单官二员,只存分理官三员,一在遥参亭,一在元武门,一在碧霞宫。向例每年分作三季,上季自正月至四月,下季自九月至十二月,其时香客众多,故总巡官与分理官俱全,中季自五月至八月,其时香客寡少,故只委分理官,不委总巡官。又,每一季完则另行别委,故总巡官去住不常,而分理官亦尝有奉委未到者。旧例,本省香客每名五分四釐,外省香客每名九分四釐,俱店户同香客赴遥参亭报名,纳银领单上岭。自万历八年,有外省香客冒充本省报名,短少香税者,因改议不分本省外省,香客一例香税银八分。其银各店户包封,署名包上,储遥参亭库内,待夏冬二季起解。凡香客施舍金银珠宝,玉石首饰并金银娃娃,铜钱及幡盖袍服纱罗缎币等项,俱投在碧霞宫内。夏冬二季另委府佐一员,前往会同原总巡香税,委官登顶启门,收检诸所施舍,前项物件逐一验看、估计,将金银珠宝,玉石首饰并金银娃娃铜钱等同前项香税银一并解赴布政司储库,以待转解支用。其幡盖袍服纱罗缎币等项解赴济南府储库,支送三司堂上,并首领与运司济南府各佐贰员下折俸,每年香税并施舍银两多寡不等,照数坐派,一曰解部。嘉靖三十七年,为传奉事,内开泰山顶庙,香钱除幡,盖袍服等物照旧,该省官员折俸外,其馀金银首饰等项,按季类部等因,以后节年二季差官起解赴部。据近年解部,大约春季银一万两有零,冬季一万二三千两有零。一曰存司,专供公堂庆贺表笺、扛夫车价、公差人役、六房文册、纸劄、写字书、手工食及德鲁衡三藩府,各郡王禄粮等项。一曰修城,其银亦储在布政司以供修理城垣之费。一曰修庙,其银亦储在布政司以供岳顶诸庙修理之费,每香税银八分,内除五厘修庙。一曰公费,供香税各委官廪给,并跟随人役工食,其银即于泰安州支给。一曰铜钱,旧例解礼部。近岁部中久不取,解俱贮之藩司。
《山东通志》:泰山在泰安州北五里,为东岳岱宗。《舜典》:岁二月,东巡狩,至于岱宗,是也。其山周围一百六十里,屈曲盘道百馀,经南天门,东西三天门,至绝顶,高四十馀里。上有石表巍然,俗云秦时无字碑,又有碧霞祠,东岳庙、封禅坛,其峰曰日观,曰秦观,曰越观,曰丈人,曰独秀,曰鸡笼,曰老鸦,曰狮子,曰莲花,曰悬石。其崖曰百丈,曰舍身,曰马棚,曰鹁鸽。其峪曰石经,曰石壁,曰佛寺,曰鬼儿,曰椒子,曰酆都,曰桃花,曰马蹄,曰溪里。其岭曰回马,曰雁飞,曰黄岘,曰思乡,曰青峰,曰西横,其石曰牛心,曰龙口,曰试剑,曰龙纹,曰虎阜。其洞曰迎阳,曰吕公,曰白云,曰遥观,曰蝙蝠,曰鬼仙,曰水帘。其池曰玉女,曰王母,曰白鹤,曰白龙。又岳顶东南十里,有东神霄山。下有东溪神庙,西南有傲来山。又十里,有西神霄山,下有西溪神庙。又东南二十五里,有雕窝山。又西十里,有石后山、三尖山。其在岳阴者,又有孤山,襁山,鹤山,相去俱十里。虽山各异名,皆泰岳之峰峦也。《史记》言:古封泰山者有七十二君,其事不见于经。三代以下则秦始皇、汉武帝、光武、唐高宗、元宗、宋真宗,皆登封。其碑铭等作,并见《艺文》。高里山,在泰安州西南三里,本名高里山,俗讹为蒿里山。《汉书》:武帝太初元年十二月,禅高里。伏俨曰:山名,在泰山下。颜师古曰:此高字,自作高下之高,而死人之里谓之蒿里,其字为蓬蒿之蒿,或者误以为蒿里,混同一事。今山上有蒿里祠,森罗殿,皆流传之误也。
社首山,在高里山之左,周成王、唐高宗、元宗、宋真宗皆禅此。上有社首坛。
石闾山,在泰安州南四十里,汉武帝封泰山禅此。《史记》:石闾者,在泰山下南方,方士多言此仙人之闾也,故上亲禅焉。
亭亭山,在泰安州南五十里,《史记》曰:黄帝封泰山,禅此。
梁父山,在泰安东南一百十里,秦始皇封泰山禅此,汉光武亦禅焉。
云云山,在梁父山之东。《史记》:无怀氏、伏羲、神农、炎帝、颛顼、帝喾、尧、舜、汤封泰山,皆禅此。
宫山,在新泰县西四十里,连莱芜县界,泰山之左翼也。旧名小泰山,上有云衢岫,东有毬杖壑,西有水寨溪五云涧,西北有千人洞。相传汉武帝求仙建宫于此,上有石鞦韆架,尚存。宋常曾记云:武帝易小泰山为宫山,封三峰为义山,其义山之地曰黄岭,下有洞,极深。
孤山,在新泰县东北三十里。山形独立,迤东南有平阜,山上有雷公坛。
瓮口山,在莱芜县东北九十里。自上门道至青石关二十里,两山夹溪,崖壁峻竦,岩树交参,单车徐引,数步一息,岱东之胜境也。
三尖山,在莱芜县东南三十里,山有三峰,形如笔架。肃然山,在莱芜县西北五十里,脉从杨丘山来,其势肃然可畏。《史记》:汉武帝禅肃然山。《文献通考》:莱芜有肃然山。
冠山,在莱芜县西南五十里,脉起泰山。汉昭帝元凤三年,山忽汹汹如千人声,视之,有大石自立,高丈五尺,大四十八围,三石为足,一石居上,其形如冠。马谷山,在海丰县北八十里,一名大山。中有洞深广二丈馀,刘世伟以为即古之碣石。
骝山,在海丰县北一百二十里,一名小山,海丰二山,泰山极北之培塿也。
日观峰,在泰山。应劭《汉官仪》曰:泰山东南顶名曰日观,鸡鸣时见日出,高三丈。
秦观峰,在泰山顶,西可望长安。相传秦始皇尝登此西望。
越观峰,在泰山顶,可望会稽。一名月观,谓与日观相对云。
丈人峰,在泰山顶西南,特出群峰,世称岳丈,取此。回马岭,在泰山阳,石磴陡险,马至此不敢行。有回马岭三字刻于石。
黄岘岩,在泰山顶之南,势甚险峻,土多黄色。
吕公洞,在泰山下王母池东壁,一穴如空,方丈馀,内有吕公石像,相传吕洞宾到此。有诗曰:昔日曾游此,如今九十春。红尘多少客,谁是识予人。
白云洞,在泰山顶西,窈然深邃,天将雨,云出其中。迎阳洞,在泰山阳,由石磴而上,洞中深广可容二十人。
遥观洞,在泰山阳,一穴高深,游人憩此。
黄华洞,在泰山顶东北,一名后石屋。
舍身崖,在泰山顶东南,峭壁直下,约千丈馀,四方愚民惑于轮回之说,多舍身其中。官设藩篱禦之,亦不能禁。
马棚崖,在泰山阳,若覆棚。其上有马棚崖三字,又名三字崖,世传洞宾所书。
桃花峪,在泰山顶西南。世传仙人种桃于此,大而且红。
石经峪,在泰山顶东南,有古刻《金刚经》楷书,有近八分者,俗传王右军书,非也。
酆都峪,在泰山之阳,世传为冥司,亦名酆都城。有元李简明杨抚诗。
明月嶂,在泰山阴,群峰列秀,若屏障然。
登仙台,在泰山顶阳,世传吕洞宾尝至此。又山阴有南拱台、北拱台,巉岩对峙,上复平坦。
蜕仙岩,在泰山阳,俗传王从之跏趺化此,人以为升仙。
龙口,在泰山十八盘,下众水所归,飞流直下如龙喷然,曰大龙口,其下又有小龙口。
《济南府志》:祠祀东岳庙,在泰安州城西北隅,历代修葺,详在诸石记,唐、宋、元皆加封号。明洪武二年,诏去封号,称为东岳泰山之神,有司春秋致祭,有事则遣廷臣祭告。永乐、天顺、嘉靖、万历间,皆重修。
碧霞灵应宫,在泰岳绝顶西南下三里许。
寺观天封寺,在州东南三十里。宋开宝间,移岳祠下,金党怀英下第时曾得梦,知己必贵。已而果然。冥福寺,在州治西岳庙之东。谷山寺,一名佛峪,在州东北五十里。其左则明堂故址,春月樱桃最盛。
竹林寺,在州西十里傲来峰下,谷邃径曲,穿百丈崖,一线忽开,朗如月满,古木交天,浓阴匝地,众竹清袅,每雨后云来,日彩薄之,寺影辄悬云中,如蜃楼。普照寺,在州西五里、凌汉峰下。寺隐山坳沓岭间,之钟磬𥔀然而寺不可见,路转峰回则已至也。林木蔚云,松篁飞雨,异气灵光,轮囷其上,高僧往往卓锡焉。三阳庵,在岳西南麓,距州十五里,与普照共一罗城,乳峰双络投书涧为之限带。由书院旋螺而上五里许抵山门,青松落阴,云物泠泠,层峦断壁,积翠欲流,左殿龛下龙口吐泉,承以曲池,涓涓可爱。
潜山庵,一名四阳,在岳东南麓。明昆山羽人柴慧庵修炼于此,郡人萧大亨为之碑记。
古迹唐双碑,在泰山东南麓王母池西,有唐岱岳观。今存茅屋三楹,土人称为老君堂。其前有二碑,高八尺许,上施石,盖合而束之,俗呼为鸳鸯碑。凡四面,每面作四五层书之,皆唐朝建醮修斋文字。唐碑自磨厓外,存者唯此。唐六帝一后,修斋建醮,凡二十许,共此二碑,亦异乎后世之每岁一碑者矣。
《历城县志·山川》:玉函山在城南三十里,泰山之北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