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长白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九卷目录

 长白山部汇考一
  图
  考
 长白山部汇考二
  金〈世宗大定二则 章宗明昌一则 泰和一则〉
 长白山部汇考三皇清〈康熙三则〉
 长白山部艺文
  册封长白山文       金世宗
 长白山部纪事
 长白山部杂录
 医巫闾山部汇考一
  图
  考
 医巫闾山部汇考二
  有虞氏〈帝舜一则〉
  隋〈文帝开皇二则〉
  唐〈元宗天宝一则〉
  宋〈太祖乾德一则 太宗太平兴国一则 徽宗政和一则〉
  金〈太宗天会一则 世宗大定一则 章宗明昌一则〉
  元〈世祖至元一则 成宗大德一则〉
  明〈太祖洪武二则 英宗正统一则 天顺一则 宪宗成化一则 孝宗弘治一则 武宗正德二则 世宗嘉靖四则〉
 医巫闾山部汇考三皇清〈顺治一则 康熙一则〉
 医巫闾山部艺文一
  永乐十九年建北镇庙敕   明成祖
  游医巫闾山记        周祚
  北镇庙记         王宗彝
  医巫闾山赋         张升
  医巫闾山具瞻亭赋      刘琦
  重修北镇庙记        张岫
  重修北镇庙记       胡景荣
 医巫闾山部艺文二〈诗〉
  医巫闾山         金蔡圭
  登医巫闾山         前人
  览秀亭           前人
  具瞻亭歌        明程启充
  登闾山           贺钦
  同总戎马恒斋诸君子登闾山二首
                任洛
  咏庙下古松         前人
  咏庙下古松和前韵     薛廷宠
  登会仙亭          前人
  谒北镇祠         许宗鲁
  医闾春望同李户部临阳诸子  前人
  秋晚闾山登眺        前人
  九日玉泉寺登高       前人
  广宁道中望闾山发兴    温景葵
  九日同计部赵汝泉登观音阁二首
               张邦士
  明年三月陪抚院王公按院吉公再登 前人
  又明年三月计部黄少南同登  前人
  登玉泉寺          李辅
  观音阁           前人
  春日偕计部王君良贵佥宪赵君介夫游医巫闾山观音阁         俞宪
  玉泉寺亭         蔡可贤
  览秀亭           毛伦
  玉泉新霁         贺士咨
  石堂松雪          前人
 医巫闾山部纪事
 医巫闾山部杂录
 医巫闾山部外编
 千山部汇考
  图〈缺〉
  考
 千山部艺文一
  游千山记        明程启充
 千山部艺文二〈诗〉
  千山温泉二首       明唐皋
  前题           徐景嵩
  前题           程启充
  下香岩寺          前人
  游中会寺二首       龚用卿
  同兵宪黄雨田诸公游祖越寺留别二首 张鏊
  罗汉洞          王之诰
  秋夜宿千山祖越寺二首   张邦士
  游千山祖越寺       徐文华
  前题            刘琦
  次刘北郭韵         朱篪
  九日游千山         前人
  宿大安寺有怀       吴希孟
  罗汉洞          薛廷宠
  登千山寺二首        李辅
  秋夜宿千山祖越寺二首   张邦治
 千山部纪事
 十三山部汇考
  图
  考
 十三山部艺文〈诗〉
  十三山          明黄襄

山川典第九卷

长白山部汇考一

奉天府东北之长白山

长白山,在今船厂东南一千三百馀里。古名不咸山,又名太白山,又名白山。《旧志》称:横亘千里,高二百里。今按:此山东过宁古塔,西趋奉天府。而开运、隆业诸山,皆发脉于此,盖不止千里矣。山巅一潭五峰,环绕百泉,自山麓旁出,分为鸭绿、土门、混同三大江。其体势高大,支裔绵远,洵足雄冠五岳,俯视万山。
长白山图长白山图

考考

《山海经·大荒北经》: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咸,有肃慎氏之国。有蜚蛭,四翼。有虫,兽首蛇身,名曰琴虫。有人,名曰大人。
《金史·世纪》:其在北者,有混同江、长白山,混同江亦号黑龙江,所谓白山黑水是也。
《名胜记》:长白山其巅有潭,周八十里,深不可测,南流为鸭绿江,北流为混同江。
《明一统志》:长白山,在故会宁府南六十里。横亘千里,高二百里。其巅有潭,周八十里,南流为鸭绿江,北流为混同江,东流为阿也苦江。
《全辽志·山川考》:长白山,在开原城东北千馀里,横亘千里。《方舆胜览》云:黑水发源于此,旧名粟河。托温江,在开原城北一千里,源出长白山。
上木江,在开原城北六千馀里,源出长白山。
花江,在开原城东南一千里,源出长白山。
《盛京通志·山川考》:长白山,即歌尔民商坚阿邻。《山海经》作不咸山。《唐书》作太白山,或作白山。《明一统志》云:在故会宁府南六十里,横亘千里,高二百里。其巅有潭,周围八十里,南流为鸭绿江,北流为混同江,东流为阿也苦江。今考其地,在船厂东南一千三百馀里,西南流入海者为鸭绿江,东南流入海者为土门江,北流绕船厂城东南出边,受诺尼江东注,北受黑龙江,南受乌苏哩江,曲折入海者,为混同江,并无阿也苦之名,古今称呼之异也。金大定十二年,即山北建庙,册为兴国灵应王。有司致祭如岳镇故事。明昌四年,册为开天弘圣帝,其后庙废,山半有石砌台,坦平宜四望,山巅作圜形,积雪皑然。及陟其上五峰,环峙如俯,南一峰稍下如门,中潭窈杳,距崖五十丈许,周可四十馀里。山之四周,百泉奔注,即三大江所由发源也,其巅不生他树,草多白花。南麓蜿蜒磅礡,分为两干,其一西南指者,东界鸭绿江,西界通加江。麓尽处,两江会焉。其一绕山之西而北,亘数百里,以其为众水所分,《旧志》总谓之分水岭。今则西至边茂树深林,幕天翳日者,土人呼为纳绿窝集。自纳绿窝集而北,一冈袤四十馀里者,土人呼为歌尔民朱敦。复西指,入英额边门,遂为天柱、隆业二山,回旋盘曲,虎踞龙蟠。其间因地立名,为山为岭者不一,要皆此山之支裔也。
讷秦窝集,在船厂城南七百三十里,长白之北。崇冈叠嶂,茂树深林百馀里,遂不以山名而以林名。土人呼为窝集,即树林也。船厂城南诸河,多发源于此。望祭山,即温德恒山,在城西南九里,高一百五十步,周围五里。每岁春秋,于此山上望祭长白山之神。长岭子,即歌尔民朱敦,在城西南五百里,南接纳绿窝集,北接库鲁讷窝集,自长白山南一岭环绕至此,绵亘不绝,遂为众水分流之地。东北流为辽吉善河、辉发等河,入混同江,西北流为英额占尼哈达叶赫黑儿苏等诸河,入奉天府界内。
纳绿窝集,在城西南五百里,歌尔民朱敦之南,即分水岭中密林丛翳处也。林周数十里,船厂城西南诸河,多发源于此。
撒木禅山,在长白山西南,太子河发源于此。按《明一统志》:太子河,一名东梁河,源出斡罗山,或古今称名之异也。
俊团山,在长白山之西南,近凤凰城边外之宣城,即和七坤木哈连山也。
分水岭,亦名黑林岭,即长白山南麓,一干盘曲西北指者也。此岭有三泉,自谷中涌出,即为通加江之源。湖沦岭,在城西南。
康删岭,在长白山西南,湖沦岭之东。
喀巴岭,在长白山西南,康删岭之东。以上并湖沦、康删二岭,俱长白山南,分水岭所分也。土人因地立名,所呼不一。
歪头䃳子山,在长白山南。红石䃳子山,在长白山南,歪头䃳子之东。珠鲁木克善峰,峰有二,在长白山南以上,并两䃳子山,俱长白山南麓。一干西南指者,山名各异,而峰峦相续,其东为鸭绿江,其西即通加江,山尽处两江合流入海。
混同江,在船厂城之东南,源出长白山。
打虎河,在城东南六百七十里,源出讷秦窝集。五里河,在城东南七百七十里,源出讷秦窝集。吉郎吉海阑河,在城东南七百九十里,源出讷秦窝集。
英阿什库河,在城东南九百三十七里,源出讷秦窝集。
哈占河,在城东南九百六十馀里,源出讷秦窝集。色渚沦河,在城东南九百九十五里,源出讷秦窝集。昂邦土拉库河,在城东南一千一百八十里,源出长白山,激湍奔出,瀑布千寻,俗名土拉库。
娘木娘库河,在城东南一千一百八十里,源出长白山。
阿脊革土拉库河,在城东南一千五百二十里,源出长白山。
温泉,在城东南一千九百八十里,在长白山东北。热如沸汤,煖气上蒸如雾,西北流入昂邦土拉库河。辉发河,在城南三百二十里。《明一统志》作灰扒江,即此源出纳绿窝集。
三屯河,在城南四百八十五里,源出纳绿窝集。土门河,在城南五百里,源出纳绿窝集。
赛因讷因河,在城南五百三十馀里,源出长白山。瓦怒虎河,在城南五百五十里,源出讷秦窝集。发河,在城南六百六十馀里,源出讷秦窝集。
额黑讷因河,在城南八百十七里,源出长白山。磨和拖舍棱河,在城南八百二十里,源出讷秦窝集。佛多和河,在城南八百四十馀里,源出讷秦窝集。泥坎河,在城南八百七十里,源出讷秦窝集。
蛇河,即梅黑河,在城西南五百二十里,源出分水岭。辽吉善河,在城西南五百三十里,源出纳绿窝集。噶桑阿河,在城西南六百馀里,源出纳绿窝集。纳绿河,在城西南六百馀里,源出纳绿窝集。
西尔门河,在城西南八百九十馀里,源出纳绿窝集。温水河,即哈尔浑木克河,在城西南九百里,源出纳绿窝集。
折中额河,在城西南九百九十馀里,源出纳绿窝集。章京河,在城西南,源出纳绿窝集。
马家河,在城西南,源出纳绿窝集。
尼马腊河,在城西南,源出纳绿窝集。
哈当极河,在城西南,源出纳绿窝集。
东式库河,在城西南,源出纳绿窝集。
金木新河,在城西南,源出分水岭。
里加河,在城西南,源出分水岭。
加哈河,在城西南,源出分水岭。
偏狼阿河,在城西南,源出分水岭。
小夹河,在城西南,源出分水岭。
叆河,在城西南,源出兮水岭。佟家河,在长白山,源出分水岭。
哈尔民河,在长白山西南,源出分水岭。
额尔民河,在长白山西南,源出分水岭。
加尔图库河,在长白山西南,额尔民河之西,源出分水岭。
衣密苏河,在长白山西南,加尔图库河之西,源出分水岭。
壶勒河,在长白山西南,衣密苏河之西,源出分水岭。三木定阿河,在长白山西南,壶勒河之西,源出分水岭。
加浑河,在长白山西南,三木定阿河之西,源出分水岭。
王成河,在长白山西南,源出分水岭。
鸭绿江,即益州江,或呼叆江,源出长白山。
浑河,在承德县城南一十里,发源自长白山纳绿诸窝集中。
《古迹考》:古开天弘圣帝庙。金大定中,册长白山神为兴国灵应王。明昌中,册开天弘圣帝,备衮冕于山北,建庙,末年废。
《物产考》:香树丛生而直黄花,长白山中最多,土人取以作香,祭神必用之。
金线重楼,《本草》作蚤休,生于深山阴湿之地,亦名紫河车,亦名草甘遂,亦名三层草。《明一统志》云:出长白山,未有采者。
兔,按《唐书·渤海传》:以太白山之兔为贵,即今之长白山也。

长白山部汇考二

世宗大定十二年,封长白山为兴国灵应王,建庙宇于其地。
《金史·世宗本纪》不载。按《礼志》:大定十二年,有司言:长白山在兴王之地,礼合尊崇,议封爵,建庙宇。十二月,礼部、太常、学士院奏奉敕旨封兴国灵应王,即其山北地建庙宇。
大定十五年三月,定长白山祭礼。
《金史·世宗本纪》不载。按《礼志》:大定十五年三月,奏定封册仪物,冠九旒,服九章,玉圭、玉册、函、香、币、册、祝。遣使副各一员,诣会宁府。行礼官散斋二日,致斋一日。所司于庙中,陈设如仪。庙门外设玉册、衮冕幄,次牙杖旗鼓从物等,视一品仪。礼用三献,祭如岳镇。自是,每岁降香,命有司春秋二仲择日致祭。
章宗明昌四年十二月甲寅,册长白山之神为开天弘圣帝。
《金史·章宗本纪》云云。按《礼志》:明昌四年十月,备衮冕、玉册、仪物,上御大安殿,用黄麾立仗八百人,行仗五百人,复册为开天弘圣帝。
泰和二年十二月,以皇子晬日。丁卯,遣使报谢于长白山。
《金史·章宗本纪》云云。
长白山部汇考三皇清康熙十六年《大清会典》:康熙十六年,以长白山系祖宗发祥重地,照岳镇例,封为长白山之神。每年春秋二祭。令宁古塔将军,遣官,在乌喇地方设幄望祭。如遇吉礼,遣官祭告五岳五镇,亦遣官至乌喇地方望祭〈与北镇为一差〉。其祭文由翰林院撰拟,应用牺牲器皿帐幄等项,俱盛京礼、工二部备办。
《盛京通志》
国朝诞膺天命,考正祀典,尊为长白山之神。春秋两祭。宁古塔将军副都统主之,在城西南九里、温德恒山之上望祭。
盛京礼部遣官随祭。
国家大典,遣大臣祭告,如岳镇仪。
康熙十七年
《盛京通志》:康熙十七年,奉旨,遣大臣觉罗吴木讷等,登山相视,见山麓一所,四周密林丛翳。其中圜平,草木不生。出林里许,香树行列,黄花纷郁,山半云垂雾羃,不可仰睇。诸大臣跪,宣旨毕,云雾倏廓,山形暸然,有径可登。
康熙二十三年
《盛京通志》:康熙二十三年,奉旨遣驻防协领勒出等,复周围相山,形势广袤绵亘,
略如《明一统志》所云。

长白山部艺文

《册封长白山文》金世宗

自两仪剖判,山岳神秀,各钟于其分野。国将兴者,天实作之。对越神休,必以祀事。故肇基王迹,有若岐阳。望秩山川,于稽《虞典》。厥惟长白,载我金德,仰止其高,实惟我旧邦之镇。混同流光,源所从出。秩秩幽幽,有相之道。列圣蕃衍炽昌,迄于太祖,神武徵应,无敌于天下,爰作神主。肆予冲人,绍休圣绪,四海之内,名山大川,靡不咸秩。矧王业所因,瞻彼旱麓,可俭其礼。服章爵号,非位于公侯之上,不足以称焉。今遣某官某,持节备物,册命兹山之神,为兴国灵应王,仍敕有司岁时奉祀,于戏。庙食之享,亘万亿年。维金之祯,与山无极,岂不伟欤。

长白山部纪事

《魏书·勿吉国传》:国南有徒太山,魏言太白,有虎豹罴狼不害人,人不得山上溲污,行径山者,皆以物盛去。

长白山部杂录

《金史·地理志》:上京路会宁府,其山有长白、青岭、马纪岭、完都鲁。
《盛京通志》:长白山为诸水发源之地,小者为河,大者为江。江有三,西南流为鸭绿,东南流为土门。山之北,百泉奔凑,自船厂东南北流出,边受诺尼江折而东,北受黑龙江,南受乌苏哩江,遂东注入海者,混同江也。
长白山南,诸泉南注汇为大江,西南流与佟家江会,行五百馀里,绕凤凰城之东南,入于海。江之东南为朝鲜界。

医巫闾山部汇考一

北镇医巫闾

医巫闾,或作医无虑,在今锦州府广宁县城西十里,高十馀里,周围二百四十里。舜封十二山,以此山为幽州之镇。唐封为公。辽、金进封为王。明太祖定封,号为北镇医巫闾山之神。山上有翠云岩,飞瀑岩,翠云屏,石门桃花洞诸胜。
医巫闾山图医巫闾山图

考考

《周礼·夏官·职方氏》:东北曰幽州,其山镇曰医巫闾。〈注〉医巫闾在辽东。〈疏〉《正义》曰云:医巫闾在辽东者,目验知之。汉光武十三年,以辽东属青州。二十四年,还属幽州。《订义》易氏曰:《后汉志》:辽东郡无虑县,有医无闾山,《唐·地志》:营平乃汉辽西郡,则其山又在营平之东北。
《尔雅》:八陵,东方之美者,有医无闾之珣玕琪焉。〈注〉医无闾山名,今在辽东珣玕琪玉属。按《后汉书·郡国志》:辽东属国,无虑有医无虑山。按《唐书·地理志》:营州柳城县,有东北镇医巫闾山祠。按《辽史·地理志》:医巫闾山南去海一百三十里,山形掩抱六重显州,在山东南。
《三才图会·医巫闾山考》:医巫闾山在广宁卫西五里。舜封十有二山,以此山为幽州之镇,因是遂为北镇。其山掩抱六重,故又名六山。上有桃花洞,其中可容五六人,又有圣水盆三,其水自悬岩下泻,虽冬不冰。又有仙人岩、飞瀑岩,山下有北镇庙,庙内有吕公岩,上有北岳行宫,箕子祠。
《全辽志·山川考》:北镇医巫闾山广宁城西五里,舜封作镇幽州,岁时致祭,今特加隆焉。
仙人岩,在北镇庙内,东北有吕洞宾石像。
飞瀑岩,在城西闾山,有水自悬崖下泻如盆,即旧志称圣水盆,虽冬不涸。
翠云屏,在北镇庙内西北,石高丈馀,广二尺,厚八尺,下有南北孔,如磬。
桃花洞,在城西闾山中。
石门,在闾山之麓,由城西北经平坂,两山屹立如门,有溪中出,云壑窈窕,山峦回合,有武陵之幽。
览秀亭,在医巫闾山麓西,金人建其地,高爽一登,见山河之秀,故名。
聚仙亭,在医巫闾山麓东,元人建,今改为会仙亭。按《盛京通志·山川考》:医巫闾山在广宁城西十里,高十馀里,周围二百四十里。虞舜封十二山,以医巫闾为幽州之镇,故名北镇。掩抱六重,又名六山。下有北镇庙,历代帝王皆有封爵。明初,始尊为北镇医巫闾山之神,今仍旧。凡遇大典,遣官祭告如仪。庙东北有仙人岩,孤石峭拔,上镌吕仙像,又名吕公岩。庙西有翠云屏,一石方广丈馀,下有窦,南北相通,明巡抚张学颜刻补天石三字于上。又有桃花洞、飞瀑岩,悬泉下泻,虽冬不冰。构观音阁临之,其麓屹立,两石如门,烟雾出壑,萦绕重峦,名胜莫可殚述其形势,恢特窅奥雄峙辽河之右,与长白山夹护王气,以壮鸿图者也。
龙潭,在城西三十五里,医巫闾山之麓,周围三丈许,上有石如篷覆之。
玉泉,在城西医巫闾山中。
东沙河,在城东门外,源出医巫闾山三道沟。
南门乾河,在城南门外,源出医巫闾山三道沟。大石桥河,在城南一里,源出医巫闾山玉泉寺。南沙河,在城南十二里,源出医巫闾山。
西沙河,在城南三十一里,源出医巫闾山青岩寺。板桥河,在城南七十里。《明一统志》云:源出医巫闾山双峰河,在城西南二十里,在二十里铺之南,源出医巫闾山。
泥河,在城西南三十四里,源出医巫闾山青岩寺山涧。
石佛寺河,在城北十三里,源出医巫闾山。
《祠庙考》:北镇庙在城西,舜封医巫闾山以镇幽州,历代因之。
清安寺,在城西十二里闾山中。今为观音阁,奇峰云插,阴木崖悬,右拥层峦,左观溟海,勒石旧迹,多有可观。
玉泉寺,在城西十五里。
大朝阳寺,在城西十五里。
小朝阳寺,在城西十五里。
观音洞在,城西十五里。
龙潭寺,在城西三十五里。
迎水寺,在城西三十里。
五峰寺,在城西三十里。
将军拜母灵狗寺,在城西三十六里,有将军拜母石,象其形也,寺在山上,故名。
琉璃寺,在城西北二十五里。
石佛寺,在城北十五里。
保安寺,在城西北二十五里。
青岩寺,在城西南五十里。峭壁插天,壁中石洞可容数十人,洞外松树盘旋,俨如华盖,洞东一泉,洞西又一泉,山顶又一泉。有望海观音阁,阁东大松树二株,洞上有虚无真境四字。每遇晴明,海洋在目,辽阳千山,历历可数,亦一钜观也。障鹰台即在其上,为西南第一峰。
双泉寺,在城西十二里。寺南有石洞,寺门内又有一小石洞一窦通寺后,洞内一泉,极佳。
《古迹考》:望海堂在医巫闾山。辽东丹人皇王耶律倍好读书,购书数万卷,置之绝顶,筑堂曰望海,久废,遗址尚存。
辽显陵,在医巫闾山。按《辽史》:东丹人皇王葬于医巫闾山,陵曰显陵。后世宗及皇后萧氏、甄氏亦葬于此。《明一统志》云:中作影殿,制度宏丽,今旧址俱没。辽乾陵,在医巫闾山。按《明一统志》:上有凝神殿,今旧址俱废。
辽豫王墓,即辽主天祚也。辽主入金降封豫王,葬闾阳县之乾陵旁,亦在医巫闾山,今旧址已没。
辽平王墓,人皇王子隆先封平王,葬医巫闾山之道隐谷,今旧址无考。

医巫闾山部汇考二

有虞氏

帝舜肇幽州,封医巫闾山。
《书经·舜典》:肇十有二州,封十有二山。〈疏〉《周礼·职方氏》:每州皆云其山镇曰某山。幽州,医巫闾,取其高大者以为州之镇也。

文帝开皇十四年闰七月,诏北镇医巫闾山,就山立祠,并取侧近巫一人,主知洒扫。
《隋书·文帝本纪》不载。按《礼仪志》云云。
开皇十六年正月,又诏北镇于营州龙山立祠。按《隋书·文帝本纪》不载。按《礼仪志》云云。

元宗天宝十载,封北镇为公。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天宝十载正月甲子,有事于南郊,大赦天下,制曰:五岳四渎及诸镇山,宜令专使分往致祭。二月乙亥,分遣范阳郡司马毕悦祭医巫闾山广宁公,取三月十七日庚子祭。按《文献通考》:天宝十载,封医巫闾山为广宁公。

太祖乾德六年,诏望祭北镇于定州。
《宋史·太祖本纪》不载。按《图书编》:宋太祖乾德六年,有司言祠官所奉止四岳,北镇医巫闾山在营州界,未行祭享。此后望祭北镇于定州北岳祠。
太宗太平兴国八年,定祭北镇于定州。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按《礼志》:太平兴国八年,秘书监李至言:岳镇、海渎。望遵旧礼,就迎气日各祭于所隶之州,长吏以次为献官。立冬祀北岳恒山、北镇医巫闾山并于定州,北镇就北岳庙望祭。
徽宗政和三年,封医巫闾山为王。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按《礼志》:医巫闾旧封广宁公,政和三年封王。

太宗天会七年二月甲戌,诏禁医巫闾山樵采。
《金史·太宗本纪》云云。
世宗大定四年,定北镇之祀。
《金史·世宗本纪》不载。按《礼志》:世宗大定四年,礼官言:岳镇海渎,当以五郊迎气日祭之。诏依典礼以四立、土王日就本庙致祭,其在他界者遥祀。立冬,祭北岳恒山于定州、北镇医巫闾山于广宁府。其封爵并仍唐、宋之旧。
章宗明昌 年,封医巫闾山为广宁王。
《金史·章宗本纪》不载。按《礼志》:明昌间,从沂山道士杨道全请,封医巫闾山为广宁王。每岁遣使奉御署祝版奁芗,乘驿诣所在,率郡邑长贰官行事。礼用三献。

世祖至元三年,遣使祭北镇。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按《祭祀志》:至元三年夏四月,定岁祀岳镇海渎之制。十月北岳、镇、海渎,土王日祀恒山于曲阳县界,医巫闾于辽阳广宁路界。祀官,以所在守土官为之。
成宗大德二年三月,封北镇为贞德广宁王。
《元史·成宗本纪》:大德二年三月壬子,诏加封北镇医巫闾山为贞德广宁王,岁时与岳渎同祠,著为令式。

太祖洪武三年,正北镇称号。
《春明梦馀录》:洪武三年夏六月,始正岳镇海渎称号,称北镇医巫闾山之神,去前代所封名号。
洪武七年,定北镇祭日。
《明会典》:洪武七年,定岳镇海渎祀典,北镇医巫闾山辽东祭,令春秋仲月上旬择日,未几,以诸神从祀南郊,省春祭。
英宗正统九年,以旱,遣吏科给事中姚夔祭告北镇。按《全辽志》云云。天顺元年,以复辟,遣翰林院编修李本致祭北镇。
《全辽志》云云。
宪宗成化十三年,以灾疹,遣巡抚辽东右副都御史陈钺致祭北镇。
《全辽志》云云。
孝宗弘治六年,以少雨,遣巡抚辽东右副都御史张
岫致祭北镇。
《全辽志》云云。
武宗正德元年,以即位,遣中书舍人尹梅致祭北镇。正德六年,以平宁濠,遣山东布政司经历张敏德祭告北镇。
按以上俱《全辽志》云云。
世宗嘉靖元年,以嗣统,遣彭城伯、张钦致祭北镇。
嘉靖十七年,以立储遣巡抚辽东右副都御史刘漳祭谢北镇。
嘉靖四十年,以生辰,遣巡抚辽东右佥都御史吉澄祭北镇。
嘉靖四十三年,以生辰,遣巡抚辽东右副都御史王之诰祭北镇。
按以上俱《全辽志》云云。

医巫闾山部汇考三皇清

顺治八年《大清会典》:顺治八年,以亲政,遣官祭岳镇海渎,一差辽东祭北镇。
康熙六年
《大清会典》:康熙六年,
皇上亲政,七月,遣官祭告岳镇海渎等八处,广宁镇
一,陵一,遣官一员。

医巫闾山部艺文一

《永乐十九年建北镇庙敕》明成祖

北镇医巫闾山之神,自昔灵应彰显,而为国祐民,厥绩尤著。独其庙宇至今弗克修治,朕心惓切,夙夜弗怠。敕至,尔等择日兴工,建立祠宇,饬严祀事,以称朕崇仰之意,故敕。

《游医巫闾山记》周祚

嘉靖九年九月,给事周子按辽东事,至医巫闾之地。适侍御谢子以观风至,地官寇子以督饷至,周子曰:宿羡医巫闾之美,请观之。谢子、寇子曰:盍观乎。以三子似宜观也。乃盟。是月二十二日,遂至观音阁。观音阁者,医巫闾之胜也。岩岫万状,尽出天上。三子登且观,饮酒而乐。周子曰:观而乐矣,有感乎。谢子曰:吾观其山之穴,㟏焉,岈焉,焉,嵚焉,空空焉,洞洞焉,其风气所出乎。寇子曰:吾观其山之土穹,如窿,如坟,如,如熇熇,如焞焞,如其物类由产乎。周子曰:吾观其山之形,隩尔,窒尔,崭尔,巀尔,崒嵂尔,兀结尔,开而磅礡尔,聚而轮菌尔,其封守攸藉乎。感止是耶。谢子曰:吾观而风气俗所攸寓矣,吾知其理而已矣。寇子曰:吾观而物类财所自生矣,吾知其用而已矣。周子曰:吾观而封守国所自设矣,吾知其防而已矣。吾三子是观,盖不多乎。夫游,观外迹也,而所感,各有道焉。则观其可已乎。内外者,道也。消息者,亦道也。知所理则知所乱,知所用则知所缺,知所防则知所失,是又不可惧矣乎。时同游监军王公总镇,刘公起,而曰:三子之言,近道矣,非徒观也。是宜书。周子归,因书,为游医巫闾山记。

《北镇庙记》王宗彝

舜即位,分冀医巫闾之地为幽州,于时分州十二,各封一山,以为一州之镇。医巫闾山,即幽州之镇也。按《书传》《职方氏》:俱作无,后变无为巫。考之《广宁志》云:山在城西五里,庙在山南。今验地里,城西五里无山。又云:清安寺即今观音阁,在闾山内,去城十二里。今阁入山仅二里许,则是山距城十里,与今地里步数正合。而《志》云五里者,传写之讹也。今庙在山之阳,去山五里四分里之一,距城三里四分里之三。唐开元中,封山神为广宁公,金加封为王,元以闾山密近邦畿,大德间,加封贞德字,岁祀与岳渎同。元季,值兵,燹,止遗正殿三间。我太祖高皇帝洪武二十三年,寝殿之南,建瓦屋三楹,左右司各一间,别于庙东建宰牲亭,神库、神厨各三间,绕以垣墙。春秋命有司致祭。太宗文皇帝永乐十九年,特敕所司撤其旧而创构前殿五间,中殿三间,后殿七间,前又构御香殿五间以贮朝廷之降香。通为一台,高丈馀,周凿白石为栏,后殿前左右各建殿五间,前殿前东西各建左右司十一间,又建神马门,及外垣,砖甃朱门,通二层,入门以渐而高,就地势为之也。历岁滋久,鸳瓦日脱,椽木渐朽,檐宇倾垂,梁栋欹斜,每遇霪雨,侵及神座。先是,守臣以边事旁午,不暇及此。成化戊戌,镇守太监韦公朗,自开原迁此,到任三日,谒庙,睹之,惕然不宁,谓前巡抚陈公钺总戎缑公谦曰:吾辈奉命守是方,为神人所依。今一方山镇之神庙坏弗安,则镇守之臣,岂得自安乎。是当急为修葺也。二公是之,命官董其事,鸠工市材。凡殿宇及左右司门墙,朽腐者,撤而易之;倾斜者,扶而正之;损者,修之葺之;废者,营之补之。又得监鎗监丞洪义总储郎中金迪、协守参将崔胜,咸加赞襄之力,财用不取所司,工力不劳军士,经始于是年秋九月,落成于成化癸卯夏四月,庙貌焕然一新。告成之日,太监与总戎请予纪其事,以垂于后,用是记之。

《医巫闾山赋》张升

繄冯翼兮厥初,维元黄兮孰分。混鸿濛兮旷漭,渺坱圠兮无垠。迨夫清浊既凝,高下以位,乾总运化,坤储流峙。潴四海于四域,奠九州于九地。乃医巫闾之为山,独岿然于沙竁。左环巨浸,右瞰长城。北断辽海,南抱神京。三州之所交会,九夷之所屏营。或高而昂,或缭而曲,或翼以舒,或戟以簇。俨鱼贯而雁翅,像指排而旒属。连乾磊砢,雄跨朔方。气压鶤溟,势矫龙骧。控井营之井络,镇幽冀之金汤。霅阳之砥柱,孕堪舆之奇祥。根几百里兮,蟠于后土。壁数万仞兮,倚于圆苍。锐标荫碣石之巅,倒景浸濡水之洋。羌培塿之莫俦,岂跬步之可量。慨重华之肇封,亦千载之难忘。尝飞鞚而遐征,指鸟道而直进。袭烟草之幽芳,聆琴泉之雅韵。雨花飘红玉之碎,露叶点蓝膏之润。谽谺峭壁,森森开虎豹之关。汨没遥岑,矗矗纚龙蛇之阵。望石梁兮矫首,盼云梯兮转瞬。尔乃攀古栈,挽危阑,青峰崒嵂,翠崦巑岏。层岩兀硉以下垂,复岭岧峣而上干。牵萝动琪树之衣,灈缨掬银河之湍。五丁睥睨而智穷,六鳌赑屃而力殚。扪星辰之芒晕,挹灏气之高寒。栖予神兮华表划,长啸兮云端。俯仰元冥,徘徊绝顶。望金陵兮慷慨,顾金台兮延颈。万壑拥香雾之区,四目尽招提之境。耸绀宇于岚光,隐白屋于林影。山僧归兮霱云深,仙客去兮草堂静。松柏郁郁,含晚岁之姿。桃李芬芬,媚芳春之景。靡覆载之可容,何英灵之遂逞。盖将吞泰华,蹑衡嵩,鞭策会稽,隳突崆峒。彼王屋终南之秀,天台五老之工,胡以方其绮丽,比其豪雄也哉。爰考石室之经,徵汗竹之纪。封山浚川,上肇于虞书。胙土分茅,下接于元史。功业图于丹青,险德昭于遐迩。典常之所具载,王者之所禋祀。是宜穷山岳之瑰富,极神人之华美矣。已而斜阳兮澹明,缓步兮从容。𨍭窈窕而踰险,忽邂逅而奇逢。缭戟林之攒碧,环罘罳之围红。荫参天之老柏,偃闭日之乔松。界苍痕之古砌,即元迹之仙踪。漱漪澜之清浅,涤烦惋之心胸。周旋步武,左右登陟。双阙对瞰以承霄,合殿中施而镇极。复道㛹娟以韬光,夹窗玲珑而炫色。阶级妥堕,栏槛曲直。重廊广均,列户齐一。信灵祇之特异,斯殊制之赫奕。乃寻龟龙,拨莓苔,摩石刻,究从来。我皇明之骏兴,訇宇宙而辟翕。东渐扶桑之津,西被昆崙之域,北暨黑龙之江,南重白雉之译。皆梯山而航海,咸奉琛而贽璧。收舆地,归版图,肆疆理,入尺籍。匪兹山之高信,无以表皇仁之盛。匪皇仁之大,又何以显兹山之德。锡之以庙貌之隆,厚之以圭衮之秩。岂惟障幅𢄙之巨屏,亦所以张大君之休泽。自今于万斯年,等乾坤而并立。乃为之歌曰:瞻彼闾山,维峻岩岩。摩苍空兮,肇封重华。蟠于龙沙镇天东兮,光岳储精维贤与能。卫帝躬兮,匪险伊德,匪神伊人。亮天工兮,煌煌休徵,赫赫大明,垂无穷兮。

《医巫闾山具瞻亭赋》刘琦

戊子秋,莪峰公与客登医巫闾之山。憩盘石之上,俯瞰沧海,仰睇丹崖。览东辽之形胜,想重华之肇封。升降峛崺,顾盼沓森。指谓客曰:美哉,山河。即此可以寄观矣。又奚必陟绝巘之危哉。乃即其处作具瞻亭,斥粉垩之施,省雕琢之巧,无枚实之工,鲜土木之扰。匪惟移情纵目,实可省俗观风。故赋其事,以美之。曰:

瞻西山之岩岩兮,摩云汉之苍苍。挹烟岚之叠翠兮,溥盘错于淳庞。对诸峰之罗立兮,俨剑戟之森张。崔嵬万仞,环抱六重。势同插架,秀压居庸。缅孑然之特出兮,显西域之梵宫。卧霏霏之烟霄兮,惊鹤驭之崆峒。聆哀壑之呼号兮,响幽涧之石淙。北窥长白,南眺蓬瀛、孤竹西挽,鸭绿东潆。俯三韩兮跨长城,控九区兮拱神京。击澄泓兮溯辽水,泛素影兮淩河之清。至夫丘垤白云,杯棬红螺,高并泰岱,列势嵯峨。基托医闾兮纬地理,星分箕尾兮焕天文。揖仙人之洞兮,撷芝草之香薰。通圣水之汜兮,蔟碧波之细纹。俯吕公之岩兮,袭遐壑之芳芬。指东丹之台兮,馀万卷之典坟。若其凫鹥振鹭,颉颃浵翀,佳木异卉,高低郁葱。耸丽阁,倒乔松,悬瀑布,面长空。西风急而暮山紫,北雁尽而山叶红。良辰不再,胜概难逢。攀巉岩之危石,若凌虚之飞鸿。回川泽于盼睐,觉宇宙之靡穷。乱曰:凤凰翱翔兮,鸱鸮潜藏。魑魅远遁兮,鸟雀跄跄。虎豹敛迹兮,濈湿牛羊。喜韩范之宣抚,审忧乐之后先。威声扬于云表,惠泽洽于海天。将仪型于庙廊,岂曰兹土之具瞻。

《重修北镇庙记》张岫

冀州之境,由太行而东,尊严高峻。惟医巫闾为诸山
之冠。我太祖高皇帝,建极之初,主宰百神,于天下名山大川,皆遣使,持祝文牲帛,以受命诰。又以前代崇其号,人其神者,非敬神之礼。下诏追正,以复其本号。而北镇,实医巫闾山之本号也。每岁春秋祀事,与岳渎同。朝廷有大典礼,大政务,则遣使告焉。此窦圣祖独见,而万古不易之盛典,有非前代之可及也。猗欤盛哉。庙去广宁城西五里,规模卑狭,殿宇渗漏。永乐辛丑,我成祖文皇帝敕都司,建立祠宇,饬严祀事,于是乃推有材干者,剪拂荒芜,去阻铲堮,隳隆就夷,自殿亭以下,皆易之以美材。夫北镇礼秩,居他镇之首。永奠东土,禦我边疆,利我边民,与五岳海渎同功,历代所以崇祀之者,在是。边方所以依仰之者,在是。今韦公拳拳新其庙貌,广其规模,所以仰答我祖宗,得敬神之体,为千古不易之盛典者,宁不又有在于是乎。书其事以记之,且以为来者劝焉。

《重修北镇庙记》胡景荣

《春秋传》曰:国主山川。山川何灵乎尔,而国主之也。太一分而为天地,高也,明也,博也,厚也,其如此而已。固堪舆之淑气也,其矗焉而奕大,构焉而孕秀,弥焉而莫可纪,极焉者孰主张是耶。苟不固,天地之气不凝焉。说山川者,莫辨乎《诗》,其曰:惟岳降神,言甫侯申。伯之所自也。其曰:奕奕梁山,言韩侯受命之始也。其曰:天作高山,言太王迁岐之终也。而记亦谓山川能降时雨于乎。莫秀乎人而能呈其祥,莫尊乎天而能发其秘。谓国主之也固宜。古之圣王,相视原隰,因天事天,因地事地,因名山升中于天制,名修礼以镇天下。是故均五方则有五岳之名,镇诸州则有诸山之名。不然,为山川者不少矣,而奚取于今之著耶。此舜禹之所经承,而古今之所不变也。广宁军之西,故有医巫闾山,舜封之以镇幽州。历代因之。第其号也,或王之,或公之,其祭也,或侯伯之,或子男之,礼隆而义未安。故我太祖诏釐正之,止称北镇医巫闾山之神,是故欲报其功也。尊其称而不过,欲妥其神也。崇其寝而不亵,欲节其祀也。时其享而不渎其文,简而该其制,隆而辨其礼,揆诸义而协,是谓大顺。大顺者,所以达天地仁鬼神之大端也。故曰:惟圣人为能制礼。岁丁未春,会大中丞胡公宗明,大将军戴公廉,大柱史李君廷松胥膺简命,莅兹东土,肃贞百度,振饬三军。风教浃和,疆域宁谧,文命武备,于今为烈。夏大旱,相与斋祓率属雩于北庙,中丞公及门,曰:窦矣,弗墉何以守。及庭,曰:圮矣,弗精何以承。及堂,曰:穹矣,弗涂何以妥。佥曰:俞。越三日,雨,民大悦,以雨众,民亟于农之故,未可趣工也。乃秋詹时日,度有司,计徒庸物土方,分财用,厥既号有众,有众丕作,浃辰适景荣使于辽,因携而眺望焉。且曰:兹山之灵,莫之与京。是役,方经始而子适至将竣事,而子遄归,能无一言记之。景荣作色而对曰:吾闻举大事者,非成功之难而不愆于义之贵,事有大于祀与戎乎。窃尝闻之,人之称斯役也,其道有大焉,一曰发之以知,二曰惠之以孚,三曰济之以节,四曰出之以逊让,五曰谋之以义,六曰本之以仁。不徼福而急先务,发之以知也。用民之力而民说,惠之以孚也。大作而不穷其财,济之以节也。更相让善而不居,出之以逊让也。修人事而见天,则谋之以义也。中心安仁而后能乐山,本之以仁也。是故君子举一事而众皆知其德之备也,是亦不可以记焉。尔乎景荣也,劣偶辱清问,乃摭其大较如此。若夫封号之异,堂寝之详,祀礼之节,崒嵂之奇,灵爽之神,则先正诸记,尽矣。庸何言肇。是役者,先任大中丞于公敖也,若司农陈君绍儒,佥臬陈君王道,皆与虞其始而乐观其成者也,故特书而不略。

医巫闾山部艺文二〈诗〉

《医巫闾山》金·蔡圭

幽州镇山高且雄,倚天万仞蟠天东。祖龙驱之不肯去,至今鞭血馀殷红。崩崖暗合森云树,萧寺门横入山路。谁道营丘笔有神,只得峰峦两三处。我方万里来天涯,坡岮缭绕间风沙。直教眼界增明秀,好值岚光日夕佳。封龙山边生处乐,此山之乐亦不恶。他年卜地作生涯,世间谁问扬州鹤。

《登医巫闾山》前人

西峰绝境抚孤松,千里川原四望通。但怪林梢观鸟背,不知身到碧云中。

《览秀亭》前人

檐前无数好峰峦,醉眼诗肠冰雪寒。不识闾山真面目,请君来此凭栏干。

《具瞻亭歌》明·程启充

高阁倚危巅,上与浮云齐。林岑叠舞凿斜径,吞吐日月分东西。盘旋曲折下复上,凌空百丈悬天梯。耸身数息不可到,眼花神悸忽如迷。阳坡宽敞抱山腹,群峰辐凑飞寒瀑。高人指点历画图,结构孤亭纵心目。杂芳绕径摇晴光,石龛钟乳流琼浆。开揽撷生灵籁,自然身世浑相忘。紫芝黄石争绚烂,啼鸟落花还复见。烟霞澹宕抱游人,可惜风光自流转。

《登闾山》贺钦

胜日联镳出郭游,喜同佳客入深幽。云巾千叠坐盘石,风景一番催酒筹。笑对林花如有约,醉听岩鸟似相留。由来福地烟霞里,自是今人不解求。

《同总戎马恒斋诸君子登闾山》任洛

元戎小队骑相联,相约同登巨镇巅。处处不传塞上火,家家喜种雨馀田。岩花掩映供奇兴,禅窟巃嵷落半天。渴饮寒泉甘且冽,尘襟一洗却忘还。


欲写寻幽句一联,忽惊华发渐生巅。微风绿动河边柳,好雨青归陇上田。栖息再移千里塞,腐愚惭负九重天。并游英俊堪持节,独我重嗟未得还。

《咏庙下古松》前人

祠屋苍松多午阴,相携阴下一閒吟。干承雨露参天直,根结茯苓入地深。旁立断碑还草莽,人磨荒藓认辽金。慇勤爱护莫摧折,恐负栽培造物心。

《咏庙下古松和前韵》薛廷宠

北镇庙前古柏阴,虚空时作虬龙吟。山川为尔一增胜,岁月从前不计深。尽日清风频引鹤,高秋商气自嘘金。锦鞯玉勒上林者,那识深山岁晚心。

《登会仙亭》前人

紫箫檀板洽仙歌,羽骑青幢照晚坡。关海襟喉城市小,江山文藻燕游多。石门云气侵衣湿,古树禽声应管和。秋色医闾堪揽结,幽情还欲访松萝。

《谒北镇祠》许宗鲁

名山秩望古三韩,戒晓斋心展璧坛。观阙海光摇远霁,塞垣风力殿馀寒。功齐五岳威灵久,品视三公礼数宽。一统华夷归镇静,明禋千载奉祠官。

《医闾春望同李户部临阳诸子》前人

医闾登眺倚晴天,辽左封疆指顾全。山势北来连靺鞨,海东云尽辨朝鲜。岩花竞煖霏香雪,塞草留春霭翠烟。公暇暂同淹永日,喜无烽火报甘泉。

《秋晚闾山登眺》前人

九日边城风未寒,名山与客共盘桓。经霜锦树真宜画,对酒黄花尚可餐。病体不胜浮大白,壮怀犹自岸危冠。晚来更上崔嵬石,始信人间行路难。

《九日玉泉寺登高》前人

禅林高出翠微中,九日来登四望通。野径霜前惊落木,海天秋杪送征鸿。看山把菊还陶令,结社谈元自远公。醉里独怜双鬓短,强持乌帽向西风。

《广宁道中望闾山发兴》温景葵

望入闾阳霁景浓,一犁膏雨动三农。风飘花气香如和,日射岚光翠且重。雄镇本缘无虑建,名山还自有虞封。当今障塞非秦比,只在忠良妙折冲。

《九日同计部赵汝泉登观音阁》张邦士

羁客深秋乐事稀,医闾高处叩禅扉。寺荒岁杪几僧住,木落山椒一鸟飞。欲觅黄花迷故,径且从元圃问真机。西风忽睹南归雁,回首关河旧路微。


谁将巨石叠清虚,朱槛高开大士居。苔磴蹑云随鸟道,香台拥雾暗龙旟。塞鸿度海寒仍阵,边树逢秋叶尽除。禅境偶来恣探历,令人顿欲谢簪裾。

《明年三月陪抚院王公按院吉公再登》前人


芳时昙阁景堪怜,二使登临俨若仙。几树红香一夜雨,万条碧玉半溪烟。中丞拥钺节旄迥,柱史乘骢豸绣鲜。观赏正当春日霁,医闾山水倍增妍。

《又明年三月计部黄少南同登》前人

三年萍迹滞辽西,佛寺随缘四度跻。香雾不曾离贝阙,琪花常自绕菩提。白头豕在人何处,华表鹤飞鸟自啼。羁客登临多感慨,那堪乡国望中迷。

《登玉泉寺》李辅

镇日红尘老素颜,偶因松叶叩禅关。烟含翠壁泉声细,僧卧白云潭影闲。雨馀寒玉飞残湿,天落银河挂半山。钟磬杳然仙子去,夕阳峰外马蹄还。

《观音阁》前人

万里长空一柱擎,名山帝遣镇元冥。晓开紫气来蓬海,春泛烟光薄太清。鸟外忽闻传梵语,云中时听踏歌声。振衣此日随高士,坐对芳尊侍月明。

《春日偕计部王君良贵佥宪赵君介夫游医巫闾山观音阁》俞宪

共惜医闾春已暮,相将枰榼踏平沙。为寻灵帝新奇迹,遍访闾王旧法华。磐石舞衣桑落酒,洞瀛歌扇小桃花。更从绝顶闻樵唱,海岳烟霞第一家。

《玉泉寺亭》蔡可贤

赤日黄云惨不开,玉泉龙刹此徘徊。亭边望海乡书断,郭外看山秋色来。天地苍茫何处尽,古今征戍几人回。祇怜石上菩提水,风雨年年长绿苔。

《览秀亭》毛伦

秋风几日摇霜樾,北镇西山两奇绝。启窗览秀小亭幽,景物撩人自然别。丹崖翠壑吐仍吞,黄云白草入深垣。短碑古塔幽兰馨,野店孤桩何处村。荒榛小径不盈尺,谷口萦纡更深入。萧萧木落岂胜秋,溪欲乱流堆乱石。山形地脉势何崇,上有千载之苍松,孤高偃蹇傲霜雪,秀拔天地干秦封。红霞几缕吞朝旭,突兀高楼断山曲。南峰势压北峰雄,剑戟森然对群玉。彩云缥缈栖蓬莱,金阙森罗紫极开。山空寂寂白昼永,野旷落落清风来。飞檐铃铎语朱阁,石殿帘栊闲翠幕。回峰转壑挹清溪,叠嶂层峦连碧落。山原迢递千里通,万物苍茫一目中。放怀聊取片时趣,仙境未必人间同。白云一片青山小,野戍烟霞秋意老。林梢几点认归鸦,天外数行横绝岛。晴时乘兴纵登临,与客携壶乐赏心。海阔天空云浩浩,台高树合影沉沉。九霄入幕飞琼露,野鹤孤云恍然度。长吟走笔思无穷,尽览风光此亭赋。

《玉泉新霁》贺士咨

寒泉洗出玉崆峒,百尺深源一窍通。光漾金盘涵瑞旭,影摇文绂荡轻风。碧天倒浸秋容淡,晴嶂平开晓色浓。最爱临流毛发爽,陡然清思豁心胸。

《石堂松雪》前人

雪压松巅冻莫禁,石堂经日锁寒阴。轻沾鹤背浑无迹,密洒僧衣似有心。吹入竹床期偶出,扫充茶灶助幽吟。自怜雅趣清人骨,呵笔题诗到夜深。

医巫闾山部纪事

《辽史·道宗本纪》:咸雍元年冬十月丁亥朔,幸医巫闾山。
七年十月己卯,如医巫闾山。
寿隆六年十一月丙子,召医巫闾山僧志达,设坛于内殿。
天祚帝乾统七年冬十月,谒乾陵,猎医巫闾山。《宗室列传》:义宗,名倍,小字图欲,太祖长子。神册元年,立为皇太子。天显元年,从征渤海,夜围忽汗城,太祖破之,改其国曰东丹,以倍为人皇王主之。太祖讣至,倍即日奔赴山陵。知皇太后意欲立德光,乃请于太后而让位焉。太宗既立,见疑,以东平为南京,徙倍居之,尽迁其民。唐明宗闻之,遣人跨海持书密召倍,倍因畋海上,携高美人,载书浮海而去。后明宗养子从珂弑其君自立,倍密报太宗讨之。及太宗立石敬瑭为晋主,加兵于洛。从珂欲自焚,召倍与俱,不从,遣壮士李彦绅害之,时年三十八。有一僧为收瘗之。后太宗改葬于医巫闾山。世宗即位,谥让国皇帝,陵曰显陵。倍初市书至万卷,藏于医巫闾绝顶之望海堂。工辽、汉文章,尝译《阴符经》。善画本国人物,如《射骑》《猎雪骑》《千鹿图》,皆入宋秘府。
《耶律良传》:耶律良,字习撚,著帐郎君之后,读书医巫闾山。学既博,将入南山肄业,友人止之曰:尔无仆御,驱驰千里,纵闻见过人,年亦垂暮。今若即仕,已有馀地。良曰:穷通,命也,非尔所知。不听,留数年而归。重熙中,补寝殿小底,迁修起居注。会猎秋山,进《秋游赋》。清宁中,上幸鸭子河,作《捕鱼赋》。由是宠遇稍隆。咸雍初,同知南院枢密使事,为惕隐,出知中京留守。未几卒,追封辽西郡王,谥忠成。
《马人望传》:马人望,字俨叔,高祖引卿,为石晋青州刺史。太祖兵至,坚守不降。城破被执,太祖义而释之,徙其族于医巫闾山,因家焉。人望颖悟。幼孤,长以才学称。咸雍中,第进士,以守司徒、兼侍中致仕。卒,谥曰文献。

医巫闾山部杂录

《盛京通志》:按《尔雅》:石之美者,有医巫闾山之珣玕琪焉。今山上亦不闻有此,经典所载,不敢遗也。

医巫闾山部外编

《居易录》:积小塘,居昌平山中。少遇异人,授以术能。冬月致菡萏花开。尝召客饮,不治具。客至,取之壁间,水陆毕备。如有他客叩门,辄复纳诸壁,室空无所有。又常取磁碗碎之,推入壁曰:为我治之。闻壁中谡谡有声,须臾,取出碗,已如故。总兵麻承恩召之,谓曰:若能盗吾头上巾否。曰:易耳。麻坐,列甲士于庭,昼夜伺之。明日,巾已失去。麻怒,下之狱,小塘画一舟,于壁跃而登之,遂不见。后有人遇于医巫闾山。

千山部汇考

辽阳之千山

千山,在今辽阳州城南六十里,上有莲子、弥勒、净缶、钵盂、海螺、卧象、漱琼、鹁鸽诸峰。有罗汉洞二,有祖越、龙泉、香岩、中会、大安五大寺,及仙人台诸胜境,辽东多山,以此为最。


《全辽志·山川考》:千山在辽阳城南六十里。世传唐征高丽,驻跸于此。峰峦秀丽独盛。辽左骚人墨客题咏尤多。中有大安、龙泉、祖越、中会、香岩诸寺。
罗汉洞,在千山祖越寺上,深四丈,阔二丈,内有石罗汉。
松石屏,在龙泉寺,大石如屏,列于西南,有松盘偃于石。
龙泉,在千山泉,自半山崖石窦出,下有龙泉寺。按《盛京通志·山川考》:千山在辽阳城南六十里,奇峰叠耸,峭壁嵯峨。上有祖越、龙泉、香岩、中会、大安五寺。莲花、月芽、狮子、弥勒、净缶、钵盂、海螺。卧象、献宝、鹁鸽三台,漱琼、松苔、上夹下夹笔架等峰。太极、炼魔、鹦𪃿三石。石佛、片石、花岩三岩。振衣冈、松石屏、罗汉洞、石洞、玉皇阁、万佛阁、濯缨泉、松门双井、西湖井、歇凉台、仙人台、仙人奕棋石枰诸胜迹。沙河发源于此,山上旧有白虎殿。
沙河,城南三十里,源出千山。
龙泉寺,城南六十里千山上。崇德五年,拨僧人九名,给衣粮。
大安寺,在龙泉寺南八九里。崇德元年,拨僧十名,给衣粮。
祖越寺,在龙泉寺东。
中会寺,在祖越寺东。
香岩寺,在龙泉寺南,有仙人台。
仙人台,在千山香岩寺仙人对奕之所,石枰遗迹犹存。
雪庵塔,元僧雪庵殁,有舍利塔在千山香岩寺,塔有石臼露出,四时注水不竭。

千山部艺文一

《游千山记》明·程启充

千山在辽阳城南六十里,秀峰叠嶂,绵亘数百里。东引瓯脱,南抱辽阳。巀嶪蓊郁,时有佳气如海蜃然。嘉靖丁亥,予戍抚顺,丙申,迁盖州,道出辽阳,乃与同志徐、刘二子游焉。出南门,过八里庄、石门、钓鱼台,台盖屯戍旧址也。东北有温泉,莹洁可鉴。南折入山数里,抵祖越寺,路颇峻稍。憩于寺之禅堂,乃登万佛阁。阁在山半缘,崖旋转越,飞梁而入,凭栏四望,天风泠然,因宿于寺。时戊子日也。循东山望螺峰,附太极石,入岩涧,高不满丈,深倍之,广半。俯看万佛阁,已在下方矣。前有亭,曰一览,自一览亭迤西而北,入龙泉寺。晡时,往香岩乱溪而东,岩壑窈窕,僧房半出云间。扶杖登之,明晨己丑,寺僧设斋,乃行憩大树下,人境空寂,翛然有遗世之想。东峰危险,徐刘二子浮白,引满其间,适有吹笳者,声振林樾,闻之愀然。由此至大安,自东而北,自龙泉至此,约二十馀里。陡绝洿陷,悬崖怪石后先相倚,抚孤山,瞰深壑,奇花异卉,错杂如绣。行复数里,隍堂中开,诸山罗列,高爽清旷。视三寺为最西峰,空洞倚天。徐子题曰:通明天。是夕有雨意。翼日庚寅,晴霁,登中峰,顾瞻京国,远眺荒徼,山海混茫无际。东有罗汉洞,高寒袭人。又数息,至双井,一在树下,一在乱石间,泉甚甘冽。又数息,抵仙人台,峭壁断崖北隅,以木梯登,望之股栗。健者,匍匐而上,有石枰,九仙环奕焉。自仙人台寻中会寺,入溪穿石,荆棘塞路,不可杖径,仅容双趾,以匹布缚胸,使人从后挽之。扶藤侧足盘跚而步,危甚。刘子先之,徐子与余相去数武,摘山花,以诗赠余,余亦倚声和之。趺坐石上,一老进麦饼,值饥,食之,厌。问其姓氏,笑而不答,乃至寺。自大安山行几二十里,因惫,坐僧房久之。起视山冈,两浮屠相向争耸,乃自中会返,祖越从者病,取道石桥宿南村农家,四望诸峰,如在天上矣。兹山之胜,弘润秀丽,磅礡盘结,不可殚述。使在中州,当与五岳等,僻在东隅,高人游士罕至焉。物理之幸不幸,何如也。昔柳州山水以子厚显,予之劣陋,弗克传其胜,姑撮其大概如此。

千山部艺文二〈诗〉

《千山温泉》唐皋
本为观泉到,非缘爱寺游。祇看珠涌跃,那有芥沉浮。钟定香仍散,僧依境更幽。浴馀能愈疾,吾欲约吾俦。


石罅源泉涌,方池莹欲流。不缘阴火烈,那得沸汤浮。造化元相煽,薰蒸岂自由。吾方厌尘垢,洗濯故淹留。

《前题》徐景嵩

万世温泉水,百年几度游。炎流从地发,煖气蹴天浮。风过亭台爽,山环景致幽。自怜多病客,不是濯缨俦。

《前题》程启充

温泉虚实窦,蒸沸欲飞汗。世已讥同浴,人今苦索瘢。热中吾岂敢,洁己意何难。既济时观物,沧浪歌未阑。

《下香岩寺》前人

危途畏侧足,高处更回头。行路难如此,何时卧故丘。

《游中会寺》龚用卿

远寺山僧少,丛林草径深。悬崖盘石磴,古殿度云岑。枝密回溪合,岩幽向日阴。欲将金印解,潇洒定禅心。


蛇山盘百折,线路绕千寻。万里风云壮,诸天岁月深。花香浮塔院,霞影落丘岑。杳杳钟声动,遥峰度碧林。

《同兵宪黄雨田诸公游祖越寺留别》张鏊


使节约山灵,征镳暂尔停。龙宫开翠巘,鸟道上青冥。夜宿莲花嶂,朝看贝叶经。酒醒啼鸟缓,花雨满禅庭。


孤亭不忍别,更上翠微间。南海八千里,东辽第一山。杯前云去处,席下鸟飞还。天远无劳问,江鸿频度关。

《罗汉洞》王之诰

拾级寻幽处,苔沾屐齿香。露华侵径草,朝旭上扶桑。洞古苍虬合,灯残贝叶荒。焚香一冥坐,身意总相忘。

《秋夜宿千山祖越寺》张邦士

寺景逢秋霁,钟声静夕氛。山青初断雨,壑暝半屯云。松里千花塔,碑间双树文。悬泉尤可爱,彻夜耳中闻。


客兴探幽境,山容霭暮氛。螺峰高并斗,鹤树直侵云。坐待松萝月,闲听贝叶文。乃知阿育教,妙悟戒声闻。

《游千山祖越寺》徐文华

堂皇回合水潺湲,路转坡岮百折还。上界钟声霄汉杳,前山塔影夕阳閒。松涛涨壑千岩响,花雨浮空满地斑。坐久虚堂疑误入,恍然身世出人间。

《前题》刘琦

路入千山小径斜,林丘窈窕转周遮。岩松宿雾长浮翠,石涧流泉漾落花。远近峰峦飞崒嵂,高低台殿隐谽谺。共来不倦登临兴,阒寂真堪谢世哗。

《次刘北郭韵》朱篪

路转峰回石磴斜,禅关长是白云遮。月华只道霜天晓,秋叶翻疑上苑花。山引楼台连碧落,风传钟磬出嵚谺。野禽亦解听经咒,群集松檐静不哗。

《九日游千山》前人

冉冉旌麾郭外行,万山秋色雨馀清。疏林落木年光晚,绝塞新寒雁阵惊。异域几人同胜览,天风为我拂尘缨。白云深处钟声动,知是山僧道左迎。

《宿大安寺有怀》吴希孟

奇石苍松世界分,千山虎豹散狼群。洞前黑白万林雨,坛上浮沉一篆芸。钟尽漏随庄室蝶,心休神会柏台云。清尊旧约逾三月,何日参军细论文。

《罗汉洞》薛廷宠

罗汉洞天一径通,烟丛林杪放行踪。海螺捧出云千叠,锡杖飞来阁几重。石涧长鸣昙雨落,香风不动法门空。蓬莱未必能胜此,缥缈笙歌绕梵宫。

《登千山寺》李辅

曲磴夤缘转翠微,扪萝攀树叩禅扉。空岩积雾笼诸佛,高阁浮空俯落晖。石壁半馀苍颉字,山僧闲拥白云衣。行人岁月风尘度,来向丹丘问息机。


远山红日霭霏微,钟鼓新晴启曙扉。风袅篆烟清晓梦,云凝瑶草待春晖。羽旗捲雾催行色,画戟飞霜照客衣。高卧何如僧入定,一帘松影了禅机。

《秋夜宿千山祖越寺》张邦治

万木苍苍一径秋,行人迂驾独寻游。峰峦佳处得禅境,松桧丛中忽梵楼。乱石雨馀泉溜响,空山日落磬音幽。谁知岩穴平生癖,今夕烟霞一暂留。


千山宿雨霁新秋,孤客积怀慰壮游。篆壁烟销披古籀,檐铃风细语危楼。晴花照水春如在,凉月浮空夜更幽。为问万松苍翠里,几人曾被白云留。

千山部纪事

《盛京通志》:元释雪庵居千山香岩寺,生有异质,殁有舍利,人敬礼之。

十三山部汇考

辽西之十三山

十三山,在今锦州府城东七十五里。高一里馀,周围七十馀里。《五代史》《辽史》所载十三山,即此山也。山上有潭,下有金牛洞,为辽西之名胜。
十三山图十三山图

考考

《五代史·契丹附录》:胡峤等东行,过一山,名十三山,云此西南去幽州二千里。
《辽史·地理志》:东京道显州,在医巫闾山东南,有十三山。
《三才图会·十三山图考》:十三山在广宁右屯卫北三十里。山下有洞,山上有池。峰峦螺列,大小相错。出山海关,即望见之。凝岚积翠于大荒中,若远若近,宛若图画海上,一奇观也。
《全辽志·山川考》:广宁右屯卫十三山,在城北三十里,山顶有池,岩下有洞。
《盛京通志·山川考》:十三山,在锦州城东七十五里,高一里馀,周围二十馀里。峰有十三。胡峤《北征记》:东行过一山,名十三山。又《辽史》:燕王淳讨武朝彦至乾州十三山。金蔡圭诗:闾山尽处十三山,皆此山也。山上有潭,其下有金牛洞。
金牛洞,在城东北七十里,或作金女洞,上有三洞,洞前有泉,挹以小瓢则不竭,以大器取之则立涸。

十三山部艺文〈诗〉

《十三山》明·黄襄

怪石形如削,崚嶒势转雄。洞深常带雨,岩曲远含风。睥睨一相似,嵯峨各不同。自能宽眼界,何用蹑崆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