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五岳总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五岳总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七卷目录

 五岳总部汇考一
  有虞氏〈帝舜一则〉
  周〈总一则〉
  秦〈始皇一则〉
  汉〈武帝天汉一则 宣帝神爵一则〉
  魏〈文帝黄初一则〉
  晋〈武帝泰始一则 明帝太宁一则 穆帝升平一则〉
  梁〈总一则〉
  北魏〈太祖天平一则 太宗泰常二则 世祖太延一则 太平真君一则〉
  北齐〈文宣帝天保一则〉
  隋〈文帝开皇三则〉
  唐〈元宗开元六则 天宝七则 代宗广德一则 永泰一则 大历二则 德宗贞元三则 宪宗元和二则 穆宗长庆一则 文宗太和一则〉
  后晋〈高祖天福二则〉
  宋〈太祖乾德二则 开宝二则 太宗太平兴国一则 淳化一则 至道一则 真宗景德一则 大中祥符四则 仁宗庆历一则 神宗元丰三则 徽宗政和一则 高宗绍兴一则〉
  金〈世宗大定二则〉
  元〈世祖中统一则 至元二十四则 成宗元贞一则 大德一则 武宗至大一则 泰定帝泰定三则 文宗大历一则 至顺二则 顺帝至正一则〉
  明〈太祖洪武六则 成祖永乐一则 世宗嘉靖三则〉
 五岳总部汇考二
皇清〈总一则 顺治一则 康熙四则〉

山川典第七卷

五岳总部汇考一

有虞氏

舜受终于文祖,望于山川,岁以四仲月行巡,守礼各望秩于方岳。
《书经·舜典》:望于山川,遍于群神。
〈传〉九州名山大川,五岳四渎之属,皆一时望祭之。〈疏〉《释山》云:泰山为东岳,华山为西岳,霍山为南岳,恒山为北岳,嵩高山为中岳。《白虎通》云:岳者何捔也。捔,考功德也。应劭《风俗通》云:岳者,捔考功德黜陟也。

岁二月,东巡守,至于岱宗,柴望秩于山川,肆觐东后。协时月,正日,同律度量衡,修五礼,五玉,三帛二生,一死。贽,如五器,卒乃复。五月南巡守,至于南岳。如岱礼,八月西巡守,至于西岳,如初。十有一月朔巡守,至于北岳,如西礼,归格于艺祖,用特。
〈传〉既班瑞之明月,乃顺春东巡岱宗泰山,为四岳所宗。燔柴祭天,告至东岳诸侯,境内名山大川如其秩次,望祭之,谓五岳牲礼。视三公四渎,视诸侯其馀,视伯子男。〈疏〉《正义》曰:正月班瑞二月,即行故云既班瑞之明月,乃顺春东巡春位在东,故顺春也。《尔雅·泰山》:为东岳此巡守至于岱。岱之与泰,其山有二名也。《风俗通》云:泰山山之尊者,一曰岱宗。岱,始也;宗,长也。万物之始,阴阳交代,故为五岳之长。是解岱即泰山,为四岳之宗,称岱宗也。《郊特牲》云:天子适四方,先柴,是燔,柴为祭天告至也。四时各至其方岳,望祭其方岳山川,故云:东岳诸侯境内名山大川,如其秩次望祭之也。言秩次而祭,知遍于群神,故云:五岳牲礼,视三公四渎,视诸侯其馀,视伯子男也。其尊卑所视,王制及书传之文。牲礼二字,孔增之也。诸侯五等三公,为上等诸侯,为中等,伯子男为下等。其所言诸侯,惟谓侯爵者耳。其所言视盖视其祭祀,祭五岳如祭三公之礼,祭四渎如祭诸侯之礼,祭山川如祭伯子男之礼。公侯伯子男既有等级,其祭礼必不同,但古典亡灭,不可复知。郑元注《书传》云:所视者谓其牲帛粢盛,笾豆爵献之数案,五等诸侯适天子皆膳用太牢礼,诸侯祭皆用太牢,无上下之别。又大行人云:上公九献,侯伯七献,子男五献,掌客上公饔饩九牢飧五牢,侯伯饔饩七牢飧四牢,子男饔饩五牢飧三牢。又上公豆四十,侯伯三十二,子男二十四,并伯与侯同。又郑注《礼器》:四望五献,据此诸文与孔传王制不同者,掌客行人,自是周法孔与王制先代之礼,必知然者,以周礼侯与伯同。《公羊》《左氏传》皆以公为上,伯子男为下,是其异也。〈又〉《释山》云:河南华,河东岱,河北恒,江南衡。李巡云:华西岳,华山也。岱东岳,泰山也。恒北岳,恒山也。衡南岳,衡山也。郭璞云:恒山,一名常山,因避汉文帝讳。《释山》又云:泰山为东岳,华山为西岳,霍山为南岳,恒山为北岳。岱之与泰,衡之与霍,皆一山而有两名也。张揖云:天柱谓之霍山。《汉书·地理志》云:天柱在庐江灊县,则霍山在江北而与江南衡为一者。郭璞《尔雅》注云:霍山今在庐江灊县,潜水出焉,别名天柱山。汉武帝以衡山辽旷,故移其神于此,今其彼土
俗人皆呼之为南岳,南岳本自以两山为名,非从近来也。而学者多以霍山不得为南岳。又云:汉武帝来始乃名之。即如此言,谓武帝在《尔雅》前乎。斯不然也,是解衡霍二名之由也。《书传》多云五岳以嵩高为中岳,此云四岳者,明巡狩至于四岳故也。不巡中岳者,盖近京师,有事必闻,不虑枉滞,且诸侯分配四方,无属中岳,故不须巡之也。

王祭五岳,秩视三公,因巡守行升中之礼。
《礼记·王制》:天子祭天下名山大川,五岳视三公,四渎视诸侯。
〈注〉视三公,视诸侯,谓:视其饔饩牢醴之多寡以为牲器之数也。

《礼器》:是故因天事天,因地事地,因名山,升中于天,因吉土,以飨帝于郊,升中于天,而凤凰降,龟龙假,飨帝于郊,而风雨节,寒暑时。
〈注〉名犹大也,升上也。中犹成也。谓巡狩至于方岳,燔柴告天,告以诸侯之成功也。《孝经说》曰:封乎泰山,考绩燔燎。禅乎梁甫,刻石纪号也。〈疏〉泰山谓方岳也,巡守至于方岳,燔柴祭天告以诸侯之成功也,此之谓封禅也。太平乃封禅,其封禅必因巡守而为之。若未太平但巡守而已,其未太平巡守之时亦燔柴以告之。故《王制》说:天子巡守,必先柴。若太平巡守之时,初到方岳,以燔柴告至之后乃考诸侯功绩,乃封土为坛,更燔柴祭天,告诸侯之成功也。此唯泰山为之馀岳,则否其巡守,则每岳皆至也。而皇氏云太平乃巡守案诗颂,时迈巡守若祭柴,望时迈武王之诗而有巡守之礼。武王未太平,何得云太平,乃巡守其义,非也云。《孝经说》云:至刻石纪号,皆孝经纬文也。封乎泰山者,谓封土为坛,在于泰山之上。考绩燔燎者,谓考诸侯功绩,燔柴燎牲,以告天禅乎。梁甫者,禅读为墠,谓除地为墠,在于梁甫,以告地也。梁甫是泰山之旁小山也。刻石纪号也者,谓刻石为文,纪录当代号谥。案《白虎通》云:王者易姓而起,必升封泰山,何报告之。义所以必于泰山,何万物之明交代之处也。必于其上,何因。高告高顺,其类故升封者,增高也。下禅梁甫之基,广厚也。刻石纪号者,著己之功绩以自劝也。增泰山之高以报天,附梁甫之基以报地。或曰:封者金泥银绳。或曰:石泥金绳,封之印玺。故孔子曰:封泰山观易姓而王,可得而数者,七十有馀。三皇禅于绎绎之山,五帝禅于亭亭之山。三王禅于梁甫之山,绎绎无穷之意。禅于有德者而居之,无穷已。亭亭者,制度审谛,道德著明梁甫者,梁信也,甫辅也。信辅天地之道,今案书说。禅者,除地为墠。而《白虎通》云:禅以让有德,其义非也。案《史记·封禅书》:齐桓公欲行封禅,管仲谏止。辞云:自古封禅七十二家,夷吾所识十有二焉。昔有无怀氏封泰山,禅云云;伏牺氏封泰山,禅云云;神农、炎帝、黄帝、颛顼、帝喾、尧、舜、禹、汤、周成王皆封泰山,唯禹禅会稽;成王禅社首:其馀皆禅云云者,亦泰山旁小山名也。但《白虎通》《史记》禅处不同,未知孰是也。

《周礼·春官》:大宗伯之职,以血祭祭社稷五祀五岳。
〈注〉五岳,东曰岱宗,南曰衡山,西曰华山,北曰恒山,中曰嵩高山。〈疏〉五岳东曰岱宗,南曰衡山,西曰华山,北曰恒山,中曰嵩。高山者,此五岳所在。据东都地中为说,案《大司乐》云:四镇五岳崩。注云:华在豫州,岳在雍州,彼据镐京为说。彼必据镐京者,彼据灾异。若据洛邑则,华与嵩高并在豫州。其雍州不见有灾异之事,故注有异也。案《尔雅》:江、河、淮、济为四渎。为定。五岳不定者周国在雍州时为西岳,故权立吴岳为西岳,非常法。《尔雅》不载,以东都为定,故《尔雅》载之也。若然,此南岳衡。案《尔雅》:霍山为南岳者,霍山即衡山也。故《地理志》:扬州霍山为南岳者,今在庐山,彼霍山与冀州霍山在嵩华者别。

《大司乐》:奏姑洗,歌南吕,舞大㲈,以祀四望。
〈注〉四望五岳,四镇四窦。〈疏〉云四望五岳,四镇四窦者,以大宗伯五岳,在社稷下,山川上,此文四望亦在社稷,下山川上,故知四望是五岳四镇四窦也。

始皇二十八年,令祀官定岳渎之祀。
《史记·始皇本纪》:二十八年,始皇东行郡县,上邹峄山。立石,与鲁诸儒生议,刻石颂秦德,议封禅望祭山川之事。按《封禅书》:昔三代之君皆在河洛之间,故嵩高为中岳,而四岳各如其方,四渎咸在山东。至秦称帝,都咸阳,则五岳、四渎皆并在东方。自五帝以至秦,轶兴轶衰,名山大川或在诸侯,或在天子,其礼损益世殊,不可胜记。及秦并天下,令祠官所常奉天地名山大川鬼神可得而序也。于是自殽以东,名山五,曰太室。恒山,太山,会稽,湘山。自华以西,名山七,曰华山,薄山,岳山,岐山,吴岳,鸿冢,渎山。

武帝天汉三年,始封禅,周遍于方岳。
《汉书·武帝本纪》:天汉三年春二月,行幸泰山,修封,祀明堂,因受计。还幸北地,祠常山,瘗元玉。按《郊祀志》:自封泰山后,十三岁而周遍于五岳、四渎矣。按《汉旧》:仪祭五岳,祠用三正牲色,十月凅冻,二月解冻,皆祭祀,乘传车称使者。
宣帝神爵元年,始定五岳、四渎礼。
《汉书·宣帝本纪》不载。按《郊祀志》:昭帝即位,富于春秋,未尝亲巡祭云。至神爵元年,制诏太常:夫江海,百川之大者也,今阙焉无祠。其令祠官以礼为岁事,以四时祠江海雒水,祈为天下丰年焉。自是五岳、四渎皆有常礼。东岳泰山于博,中岳泰室于嵩,高南岳灊山于灊,西岳华山于华阴,北岳常山于上曲阳,河于临晋,江于江都,淮于平氏,济于临邑界中,皆使者持节特祠。唯泰山与河岁五祠,江水四,馀皆一祷而三祠云。

文帝黄初二年六月庚子,初祀五岳四渎,咸秩群祀。按《魏志·文帝本纪》云云。
《晋书·礼志》:黄初二年,初礼五岳四渎,咸秩群祀,瘗沈圭璧。

武帝泰始元年,诏五岳四渎,按旧礼具为之制。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按《礼志》:泰始元年十二月,诏曰:昔圣帝明王修五岳四渎、名山川泽,各有定制,所以报阴阳之功故也。然以道莅天下者,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故祝史荐而无愧辞,是以其人敬慎幽冥而淫祀不作。末世信道不笃,僭礼渎神,纵欲祈请,曾不敬而远之,徒偷以求幸,妖妄相煽,舍正为邪,故魏朝疾之。其按旧礼具为之制,使功著于人者必有其报,而妖淫之鬼不乱其间。
明帝太宁三年,诏详处岳渎山川之祀。
《晋书·明帝本纪》:太宁三年七月,诏曰:自中兴以来,五岳、四渎、名山、大川载在祀典应望秩者,悉废而未举。主者其依旧详处。
穆帝升平 年,何琦请正五岳之祀,不省。
《晋书·穆帝本纪》不载。按《礼志》:穆帝升平中,何琦论备五岳祠曰:唐虞之制,天子五载一巡狩,顺时之方,柴燎五岳,望于山川,遍于群神,故曰,因名山升中于天,所以昭告神祇,飨报功德。是以灾厉不作,而风雨寒暑以时。降及三代,年数虽殊,而其礼不易,五岳视三公,四渎视诸侯,著在经记,所谓有其举之,莫敢废也。及秦汉都西京,泾、渭、长水,虽不在祀典,以近咸阳故,尽得比大川之祠,而正立之祀可以阙哉。自永嘉之乱,神州倾覆,兹事替矣。惟灊之天柱,在王略之内也,旧台选百户吏卒,以奉其职。中兴之际,未有官守,庐江郡常遣太史兼假四时祷赛,春释寒而冬请冰。咸和迄今,又复隳替。计今非典之祠,可谓非一。考其正名,则淫昏之鬼;推其糜费,则百姓之蠹。而山川大神更为简缺,礼俗颓紊,人神杂扰,公私奔惑,渐以繁滋。良由顷国家多难,日不暇给,兴建废滞,事有未遑。今元憝已歼,宜修旧典。岳渎之域,风教所被,来苏之众,咸蒙德泽。而神明禋祀,未之或甄,巡狩柴燎,其废尚矣。崇明前典,将俟皇舆北旋,稽古宪章,大釐制度。俎豆牲牢,祝嘏大辞,旧章靡记,可令礼官作式,归诸诚简,以达明德馨香,如斯而已。其诸妖孽,可粗依法令,先去其甚,俾邪正不黩。时不见省。

梁制五岳,置宰祝岁,以孟春仲冬祠。
《隋书·礼仪志》:梁每以仲春仲秋,并令郡国祠社稷,其郡国有五岳者,置宰祝三人,及有四渎若海应祠者,皆以孟春仲冬祠之。

北魏

太祖天平三年,诏以初宅雒都,遣官吏告岳渎山川。按《魏书·太祖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天平三年正
月乙酉,诏曰:初宅雒都,将行郊祀。应岳渎名山大川及诸州灵迹,封崇神祠。各宜差官吏精虔祭告。三月甲戌,车驾发西都,庚辰至河中府。分命群臣告祭山川灵迹。八月诏曰:封岳告功前王重事祭天,肆觐有国,常规朕自以眇身,躬临大宝。既功德未敷于天下,而灾祥互见于域中,虑于告谢之仪,有阙齐虔之礼,宜修昭报,用契幽通。宜令中书侍郎同平章事于竞,往东岳拜祝,讫奏闻。
太宗泰常三年,始定岳渎及山川诸神之祀。
《魏书·太宗本纪》不载。按《礼志》:泰常三年,立五岳四渎庙于桑乾水之阴,春秋遣有司祭,有牲及币。四渎唯以牲牢,准古望秩云。其馀山川及海若诸神在州郡者,合三百二十四所,每岁十月,遣祀祭官诣州镇遍祀。有水旱灾厉,则牧守各随其界内祈谒,其祭皆用牲。王畿内诸山川,皆列祀次祭,若有水旱则祷之。
泰常七年,南巡祀恒岳,又遣使祀嵩高、华岳及所过山川。
《魏书·太宗本纪》不载。按《礼志》:泰常七年正月,南巡恒岳,祀以太牢。幸洛阳,遣使以太牢祀嵩高、华岳。还登太行。五月,至自洛阳,诸所过山川,群祀之。
世祖太延元年,立庙于恒岳、华岳、嵩岳,春秋遣官祀之,十二月祀北岳。
《魏书·世祖本纪》:太延元年十有二月癸卯,遣使者以太牢祀北岳。按《礼志》:太延元年,立庙于恒岳、华、嵩岳上,各置侍祀凡十人,岁时祈祷水旱。其春秋泮涸,遣官率刺史祭以牲牢,有玉币。
太平真君十一年冬十一月,南征祀恒山,又祀岱宗。按《魏书·世祖本纪》不载。按《礼志》:太平真君十一年
十一月,世祖南征,径恒山,祀以太牢。浮河、济,祀以少牢。过岱宗,祀以太牢。至鲁,以太牢祭孔子。遂临江,登瓜步而还。

北齐

文宣帝天保元年,遣使祭五岳四渎。
《北齐书·文宣帝本纪》:天保元年,受魏禅,诏分遣使人致祭于五岳四渎,凡载于祀典者,咸秩罔遗。按《文献通考》:北齐有巡狩之礼,并登封之仪,竟不行。

文帝开皇十四年,诏立五镇祠。
《隋书·文帝本纪》不载。按《礼仪志》:开皇十四年闰十月,诏东镇沂山,南镇会稽山,北镇医无闾山,冀州镇霍山,并就山立祠;东海于会稽县界,南海于南海镇南,并近海立祠。及四渎、吴山,并取侧近巫一人,主知洒扫,并命多莳松柏。其霍山,雩祀日遣使就焉。开皇十五年,至自东巡狩。望祭五岳海渎。
《隋书·文帝本纪》云云。
开皇十六年,诏诸镇立祠。
《隋书·文帝本纪》不载。按《礼仪志》:开皇十六年正月,又诏北镇于营州龙山立祠。东镇晋州霍山镇,若修造,并准西镇吴山造神庙。

元宗开元五年,诏礼官详定岳渎等祭。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开元五年十二月戊寅,诏曰:国之大事,在祀神之所歆。惟敬洁诚而斋精意以享,则可臻介福,致休祥。深虑有司未副,厥旨所缘岳渎等祭,宜令礼官博士斟酌古今,务加虔肃,合于典礼,即详定奏闻。
开元十四年,定开元礼,以岳镇、海渎为中祀。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礼乐志》:五岳、四镇,岁一祭,各以五郊迎气日祭之。东岳岱山,于兖州;东镇沂山,于沂州;南岳衡山,于衡州;南镇会稽,于越州;中岳嵩高,于河南;西岳华山,于华州;西镇吴山,于陇州;北岳恒山,于定州;北镇医巫闾,于营州。又,岳镇、海渎祭于其庙,无庙则为之坛。又,岳镇、海渎,以山尊实醍齐,皆二。以两圭有邸,币如其方色。笾豆十、簋二、簠二、俎三,牲皆太牢。按《开元礼》:五岳四镇,四海四渎,每年一祭,各以五郊迎气日祭之。前祭五日,诸祭官各散斋三日,致斋二日,如别仪,前一日,岳令渎令清扫内外,又为瘗坎于坛壬,地方深取足容物。赞礼者设初献位于坛东南,亚献终献于初献南。少退俱西向北,上设掌事者位于终献东南。重行西面,以北为上,设赞唱等诸位于终献西南,西向北上设献官等。望瘗位于瘗坎东北,西向设祭官以下,门外位于南门之外,道东重行,西向以北为上祭器之数。樽六、笾十、豆十、簋二、簠二、俎二。岳渎令帅其属,诣坛东陛升,设樽于坛上东南隅。北向西上,樽皆加酌,羃有坫,以置爵。设玉篚于樽坫之所,设洗于南陛东南,北向。罍水在洗东,篚在洗西,南肆。篚,实以巾爵。执樽、罍、洗、篚者,各位于樽罍篚之后。祭日未明,享牲于厨,其牲各随方色,斋郎以豆先取血毛,置馔所。夙兴,掌馔者实祭器牲醴,牛羊豕皆用右胖前脚三节,节一段,肩臂臑皆载之。后脚三节,节一段,去下节,载上肢胳二节。又取正脊,脡脊,横脊,短胁,正胁,代胁,各二骨以并,馀皆不设簋。实稷黍簠实稻粱笾十实,以盐乾鱼,枣、栗、榛、菱、芡、鹿脯,白饼,黑饼。豆十实以韭菹醯醢,菁菹鹿醢,芹菹兔醢,笋菹鱼醢,脾菜菹豚拍,若土无者各以其类充之。凡祭官各服其服,三品毳冕,四品绣冕,五品元冕,六品以下爵弁。若有二品以下,各依令岳令帅其属入诣坛东,陛升设岳神座于坛上,近北面南向席,以莞文实樽罍,及玉凡樽一实醴齐一实盎齐一实。清酒其元酒各实于上樽,祭神之玉,两圭有邸,祝版置于坫岳,令又以币置于篚。斋郎以豆血皆设于馔所,其币长丈八尺,各随方色。赞唱者先入就位,祝与执樽罍篚者入,当坛南,重行北面,以西为上,立定。赞唱者曰:再拜。祝以下俱再拜。执樽者升自东陛,立于樽。所执罍篚者,各就位,祝诣坛东陛,升行扫除于上,降行扫除于下,讫各就位。质明,赞礼者引祭官以下俱就门外位,立定。一刻顷,赞唱者曰:再拜。在位者皆再拜,赞礼者进初献之左白,有司谨具请行事,退复位。赞唱者曰:再拜。在位者皆再拜,祝跪取玉币于篚,兴立,于樽所凡取物者皆跪,俛伏而取,以兴奠物,奠讫,俛伏而后,兴。掌馔者帅斋郎奉馔陈于东门之外,赞礼者引初献诣坛,升自南陛,进神座前,北面立,祝以玉币还樽所。赞礼者引初献进北向,跪奠于神座,兴,少退,北向再拜。赞礼者引初献降还本位,掌馔者引馔入,升自南陛。祝迎引于坛上,设于神座前。掌馔者帅斋郎降,自东陛复位,祝还樽所。赞礼者引初献诣罍洗,盥手洗爵,升自南陛,诣酒樽所,执樽者举羃初献酌醴齐,赞礼者引初献,进诣神座前,北向跪,奠爵,兴,少退,北向立。祝持版进于神座之右,东面跪,读祝文曰:维某年岁次月朔日,子嗣天子某谨遣某官某,敢昭告于东岳岱宗,唯神赞养万品,作镇一方,式因春始,南岳云夏始,中岳云季夏,西岳云秋始,北岳云冬始。谨以玉帛牺齐,粢盛庶品,朝荐于东岳岱宗尚飨。讫兴初献,再拜,祝进奠,版于神座,还樽所祝,以爵酌清酒进初献之右,西向立,初献再拜,受爵跪,祭酒啐酒奠爵,祝率斋郎以俎进,减神座前,胙肉前脚第二节,共置一俎,上以授初献,初献受,以授斋郎初献,跪取爵,遂饮卒爵。祝进受爵,复于坫初献,兴,再拜。赞礼者引初献降,复位于初献,饮福酒。赞礼者引亚献诣罍洗,盥手洗爵,升自东陛,诣樽所执樽者,举羃亚献酌盎。齐赞礼者引亚献诣神座前,北面跪奠爵,兴,少退北向再拜。祝以爵酌清酒,进于亚献之右,西向立,亚献再拜,受爵,跪,祭酒遂饮卒爵。祝受虚爵,复于坫亚献,兴,再拜。赞者引亚献,降复位,初亚献将毕。赞礼者引终献,盥洗升献饮福如亚献之仪,讫。赞礼者引终献,降复位,祝进神座前,彻豆还樽所。赞唱者曰:再拜。非饮福受胙者皆再拜,献官以下皆再拜。赞礼者进初献之左白,请就望瘗位。赞唱者引初献,就望瘗位,西向立于献,官将拜岳,令进神座,跪取币,斋郎以俎载牲醴黍稷,诣瘗埳以馔物,置于埳,东西厢各二人,寘土半埳。赞者进初献之左白,礼毕,遂引初献以下出,祝与执樽罍篚羃者俱复执事,位立定。赞唱者曰:再拜。讫,遂出祝版燔于斋所。
开元十八年,诏郡县祭岳渎山川。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十八年正月丁巳,亲迎气于东郊,礼毕,诏凡海内五岳四渎及诸镇名山大川及灵迹,各令郡县逐处设祭。
开元二十年四月,命有司祭岳渎,十一月命祭岳渎山川。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二十年四月戊申,命有司择日就祭五岳四渎。十一月庚申,祀后土于脽,上命有司陈礼,帝质明而享,是日大赦,制五岳四渎,名山大川各令致祭,务竭诚敬。
开元二十二年正月,制岳渎海镇用牲牢。六月,命祭岳渎山川。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元宗本纪》:二十二年春正月癸亥朔,制岳、渎、海镇用牲牢,馀并以酒酺充奠。
《册府元龟》:开元二十二年六月,诏曰:春来多雨,岁事有妨。朕自诚祈灵祇降福以时开霁,迄用登成,永惟休徵,敢忘昭报,宜令所司择日享九庙,仍令高品官祭五岳四渎,其天下名山大川,各令所在长官致祭,务尽诚洁,用申精意。
开元二十五年,敕尚书李林甫等分祭五岳。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开元二十五年十月戊申,敕曰:时和年丰,神所福也;精意备物,祭之义也。朕每为苍生常祈稔岁,微诚有感,丕应乃彰。今宗社降灵神祇,效祉三时,不害百谷。用成使京坻,遍于天下。和平之气,既无远而不通,禋祀之典,亦有期而必报。宜令兵部尚书兼中书令晋国公李林甫、工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豳国公牛仙客,即分祭郊庙社稷。尚书左丞相裴耀卿祭中岳,礼部尚书杜暹祭东岳,御史大夫李适之祭西岳,太子宾客王丘祭北岳,国子监祭酒张说祭南岳,其四渎、四海、四镇及诸名山灵迹等,各委所繇州长官祭。仍令所司,即择日开奏,务修蠲洁之礼,以致精明之德,冀申诚恳,如朕意焉。
天宝元年,诏祭五岳。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天宝元年正月丁未,改元。制曰:前王重典,在乎祭祀,况事属惟新,宜昭告五岳四渎,名山大川诸灵迹。及自古帝王忠臣义士并令所繇州县致祭。是月甲寅,得灵符于尹喜台西,百官请崇徽号壬申,诏曰:神仙所缄,造化同固,爰初有待,经韫椟而多时,潜应改元,若符契之相合,景福修介,祗畏良深。而群官宗室抗疏于外,元良诸子屡请于中,逮夫缁黄,兼彼耆老以至恳诚不已,前后相仍,愿加天宝之名,用益开元之号,顾惟菲薄,曷以当之。然则元贶在乎钦承,人心难以称拒,顺天从众,义叶至公,敬依所请,实用多愧斯盖上元厚载爰自百神孚佑,效灵通于睿祖。幽赞惟新之历,克彰永代之祥。宜遵祀典式陈昭报,宜差公卿择日祭五岳四渎,其名山大川各令所在长官备礼陈祭。务申诚敬副朕意焉。十二月乙亥诏曰:岁之丰俭,虽系于常数;天之感应,实在于精诚。顷者,按以阴阳,求诸推步,至于今岁,不合有年。朕所以斋心妙门,恳其元德灵徵不远,丕应乃彰,果获西成,颇为善熟,盖至道储祉,惠于蒸人,亦群神叶赞,锡以昭报。《诗》不云乎:无德不报,宜令光禄卿嗣郑王希言祭东岳,太子詹事嗣许王瓘祭中岳,太常卿韦绦祭北岳。所司即择日录奏其四渎及诸名山大川,或远近不同,各委所繇郡长官,便择吉日致祭,务崇丰洁,以称朕怀。
天宝三载,复遣使分祀岳渎。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天宝三载四月丙辰,遣使分祭岳渎,诏曰:务农劝穑,虽用天道,人和岁稔,实赖休徵。顷者,春夏之交稍愆,时雨收穫之际,复属秋霖,虑害农功,每祈孚佑,遂得百神降福,群望效灵。既不为灾,仍多善熟,幽赞之德,普洽于生人。昭报之仪式,遵于祀典,宜令太子詹事嗣许王瓘祭东岳,光禄卿嗣郑王希言祭中岳,宗正卿濮阳郡王彻祭西岳,少府监李知柔祭南岳,所司择日录奏其名山大川,有路近处,亦合便祭,僻远处委所繇长官备礼致祭。务陈蠲洁,以达精诚。
天宝五载,封中岳、南岳、北岳等神各为王。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元宗本纪》:天宝五载春正月,封中岳为中天王,南岳为司天王,北岳为安天王。
《册府元龟》:五载正月乙亥,诏曰:五方定位,岳镇总其灵;万物阜成,云雨施其润。上帝攸叙,寰区是仰。且岱宗西华先已封崇,其中岳等三方典礼所尊,未齐名秩,永言光被用叶灵心。其中岳神宜封为中天王,南岳神为司天王,北岳神为安天王,应须告祭,仍令所司择日闻奏。
天宝八载九月,遣使分祭岳渎。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天宝八载九月,命宗正卿褒信郡王璆祭西岳,太子詹事李旭祭北岳,诏曰:朕肃恭明祀,祈福上元。冀敷佑于黎蒸,将昭报于灵应。顷,蛮夷款附,万里廓清,稼穑丰穰,群方乐业。岂惟菲德以致。元和实赖神休,永绥景贶,思崇望秩,用展虔诚。宜令宗正卿褒信郡王璆等即分往五岳四渎致祭,所经道次者名山大川亦便致祭,务令精意,以称朕怀。
天宝十载正月癸丑,加海镇封号,分遣嗣吴王祗等十三人祭岳渎海镇。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元宗本纪》云云。按《册府元龟》:天宝十载正月甲子,有事于南郊,大赦天下。制曰:岳渎山川,蕴灵毓粹,云雨之泽,利及生人。春秋之义,存乎祀典,况正其运序式遵咸秩。其五岳四渎及诸镇山宜令专使分往致祭,其名山大川及诸灵迹先有庙者,各令郡长官逐便致祭。二月己亥,分遣嗣吴王祗祭东岳齐天王,嗣鲁王宇祭南岳司天王,秘书监崔秀祭中岳中天王,国子监祭酒班景倩祭西岳金天王,宗正少卿李成裕祭北岳安天王,卫尉少卿李浣祭江渎广源公,京兆少尹韦尝祭河渎灵源公,太子左谕德柳偡祭淮渎长源公,河南少尹豆卢回祭济渎清源公,嗣道王鍊祭沂山东安公,江东道采访使吴郡太守赵居贞祭会稽山永兴公,大理少卿李祯祭吴岳山成德公,颖王府长史甘守默祭霍山应灵公,范阳郡司马毕悦祭医巫闾山广宁公。并取三月十七日庚子,一时致祭。
《文献通考》:天宝十载,封东西南北海为王,封沂山为东安公,会稽山为永兴公,岳山为成德公,霍山为应圣公,医巫闾山为广宁公。
天宝十二载,命长官致祭岳渎山川,并修祠宇。按《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天宝十二载二月,制五岳四渎,及名山大川并灵迹之处各委郡县长官致祭,其祠宇颓毁者量事修葺。
天宝十四载,复命祭岳渎山川。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天宝十四载八月辛卯。制曰:《书》云:咸秩群望。诗曰:怀柔百神。永惟明徵,岂忘昭报,今秋稼穑颇胜常年,实赖灵祇福臻稔岁,其五岳四渎所在山川,及得道升仙灵迹之处,宜委郡县长官至秋后各令醮祭,务崇严洁,式展诚享。是月癸未诏曰:朕永念蒸人祈谷上帝,而阴阳式序,风雨不愆,今获稼穑阜成,允赖神明幽赞也。顷者,虔心精享,已申昭告其五岳四渎及天下诸郡山川,近令秋后展祭。收穫既就,农亩事隙,报功咸秩,抑惟其时,宜令所在郡县长官即择良辰以崇明祀。
代宗广德二年,令祭岳渎山川。
《唐书·代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广德二年二月乙亥,亲拜南郊,祀昊天上帝于圆丘,戊子诏五岳四渎,名山大川,宜令所管致祭。
永泰元年,制岳渎山川,令牧宰致祭。
《唐书·代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永泰元年正月癸巳,改元。制曰:书称咸秩,诗美怀柔,仰惟众灵,念兹多祐。其五岳四渎名山大川宜令所管牧宰精诚致祭。
大历元年十一月,改元,命祭岳渎山川。
《唐书·代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大历元年十一月甲子,日长至御含元殿,大赦,改元。制曰:五岳四渎名山大川祀典攸存,神理昭著,宜以礼致祭。大历五年,诏中书门下分使祭岳渎山川。
《唐书·代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大历五年六月,诏曰:五岳四渎,名山大川,神明所居,风雨是主。宜委中书门下分使致祭,以达精诚。
德宗贞元二年四月,诏太常少卿裴郁等十人各就方镇,祭岳镇海渎。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云云。
贞元四年五月,始复御署祭岳镇海渎祝版。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贞元四年五月初,复御署祭岳镇海渎祝版,准开元礼,每岁祭岳渎祝版,咸御署而遣之。自上元元年,权亭中祀已下繇,是因循不署,及是太常卿董晋举奏之,帝方崇祀典,乃复旧制。
贞元二十一年正月,顺宗即位。四月,诏所在长吏祭岳渎山川。
《唐书·顺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贞元二十一年正月,顺宗即位。四月,册皇太子,诏五岳四渎,名山大川,委所在长吏量加祭祀。
宪宗元和四年十月,诏岳渎山川,长吏量加致祭。
《唐书·宪宗本纪》不纪。按《册府元龟》:元和四年十月庚寅,册皇太子。诏五岳四渎名山大川,委所在长吏量加祭祀。
元和七年,诏所在长吏祭岳渎山川。
《唐书·宪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元和七年十月庚戌,册皇太子。制五岳四渎名山大川委所在长吏量加祭祀。
穆宗长庆元年七月,诏祭岳渎山川。
《唐书·穆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长庆元年七月壬子,受册尊号礼毕,诏五岳四渎名山大川,并自古忠臣烈士各令所在以礼致祭。
文宗太和八年,诏岳渎山川,各委长吏致祭。
《唐书·文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太和八年二月庚寅,以疾瘳大赦。诏曰:百灵所佑,获遂痊和,虔奉神休,敢忘昭报。其五岳四渎,天下名山大川各委所在长吏致祭,仍加丰洁,以副精诚。

后晋

高祖天福二年,命使祠五岳四渎。
《五代史·晋高祖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天福二年八月,下诏曰:五岳承天,四渎纪地。自正当阳之位,未伸望秩之仪。宜令差官遍往告祭,兼下逐州府量事脩崇,所有近庙山林,仍宜禁断樵牧。十月丙戌,命使祠五岳四渎。
天福六年,诏脩岳镇海渎庙宇。
《五代史·晋高祖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天福六年,诏曰:岳镇司方,海渎纪地。载诸祀典,咸福蒸民。将保丰穰,宜申虔敬。俾加崇饰以奉神明,其岳镇海渎庙宇等宜令各修葺,仍禁樵苏。

太祖乾德四年,重制五岳神衣冠。
《宋史·太祖本纪》不载。按《玉海》云云。
乾德六年,诏祭四镇,准唐开元礼。七月复南岳祠。按《宋史·太祖本纪》不载。按《玉海》云云。
《图书编》:宋初缘旧制,祭东岳泰山于兖州,西岳华山于华州,北岳恒山于定州,中岳嵩山于河南府。乾德六年,有司言祠官所奉,止四岳。今案祭典,请祭南岳于衡州。东镇沂山于沂州,南镇会稽山于越州,西镇吴山于陇州,中镇霍山于晋州,北镇医无闾山在营州界。未行,祭享从之,此后望祭,北镇于定州北岳祠。
开宝五年,诏岳、渎,各以本县令尉主祀事。
《宋史·太祖本纪》不载。按《礼志》:太祖诏:岳、渎井东海庙,各本县令兼庙令,尉兼庙丞,专管祀事。
开宝九年秋七月丁亥,命脩五岳、四渎祠庙。
《宋史·太祖本纪》云云。
太宗太平兴国八年,始定岳渎、海镇常祀。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按《礼志》:太平兴国八年,秘书监李至言:按五郊迎气之日,皆祭逐方岳镇、海渎。自兵乱后,有不在封域者,遂阙其祭。国家克复四方,间虽奉诏特祭,未著常祀。望遵旧礼,就迎气日各祭于所隶之州,长吏以次为献官。其后,立春日祀东岳岱山于兖州,东镇沂山于沂州,东海于莱州,淮渎于唐州。立夏日祀南岳衡山于衡州,南镇会稽山于越州,南海于广州,江渎于成都府。立秋日祀西岳华山于华州,西镇吴山于陇州,西海、河渎并于河中府,西海就河滨庙望祭。立冬日祀北岳恒山、北镇医巫闾山并于定州,北镇就北岳庙望祭,北海、济渎并于孟州,北海就济渎庙望祭。土王日祀中岳嵩山于河南府,中镇霍山于晋州。
淳化元年夏四月庚戌,遣中使诣五岳祷雨。
《宋史·太宗本纪》云云。
至道元年,以旱祀五岳。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按《玉海》:至道元年二月八日,以旱祀五岳。故事,御书祝版。学士言五岳视三公,称名恐非古。上云:唐德宗犹拜风雨,朕为民祈福,无惮桑林之祷,旧制岂可废。
真宗景德三年,置岳渎庙于澶州。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按《玉海》:景德三年七月,以汴口复通祭河渎。十二月己卯,诏澶州于河南,置岳渎庙。初,帝幸澶州,大河不冰,敌若见阴兵助战,故立祠。
大中祥符四年五月,加五岳帝号。
《宋史·真宗本纪》:大中祥符四年,祀汾阴。二月壬子,出潼关,渡渭河,遣近臣祀西岳。乙丑,加号西岳。五月乙未,加上五岳帝号,作《奉神述》。九月辛卯,向敏中等为五岳奉册使。冬十月戊申,御朝元殿发五岳册。按《玉海》:四年二月壬子,驾出潼关,遣官祀西岳,次河中。丙辰祀河渎,并太牢三献。甲子,亲谒河渎庙,西海望祀坛,诏礼官定坛制。高四尺,四面为陛。五月十七日乙未,加上五岳帝号。十月九日戊申,上衮冕,御朝元殿,授玉册。
大中祥符五年二月,命晁迥等撰五岳碑。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按《玉海》云云。
大中祥符七年十月,上亲制东岳醮告文。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按《玉海》云云。
大中祥符八年三月,制南西北中岳醮告文,刊石于庙。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按《玉海》云云。
仁宗庆历三年夏四月丙辰,以春夏不雨,遣使祷祠于岳渎。
《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神宗元丰二年,祥定礼文所议四望之礼。
《宋史·神宗本纪》不载。按《玉海》:元丰二年,知湖州陈侗请依周礼建四望坛于四郊。八月详定。礼文所言小宗伯兆四望,郑注为坛之营城,祭法,祭坎坛,祭四方也。坛以祭山川丘陵,坎以祭山谷泉泽。魏立四望位于祭地坛。隋史官南郊图,有东西南北望之位,各居其方。唐开元礼,祈岳镇海渎于郊,四方山川,各附岳渎下,请兆四望于四郊,每方岳镇海渎,共为一坛,望祭以五时,迎气日祭之,用血祭瘗狸。
元丰四年,始定望祭圭玉。
《宋史·神宗本纪》不载。按《玉海》:四年三月,礼官言五时望祭,制两圭有邸及瘗玉。
元丰六年二月望祭,每位皆一牢。八月,脩西方岳镇渎坛。
《宋史·神宗本纪》不载。按《玉海》云云。
徽宗政和三年,沂山、会稽、医无闾、霍山皆改封王号。按《宋史·徽宗本纪》不载。按《礼志》:沂山旧封东安公,
政和三年封王;会稽旧封永兴公,政和封永济王;医巫闾旧封广宁公,政和封王;霍山旧封应圣公,政和封应灵王。是年,兖、郓耆寿、遵释等及知开德府张为等五十二人表请东封,优诏不允。
高宗绍兴七年,命举岳镇、海、渎祀礼。
《宋史·高宗本纪》:绍兴七年五月壬申,命礼官举岳镇、海、渎之祀。按《礼志》:太常博士黄积厚言:岳镇海渎,请以每岁四立日分祭东西南北,如祭五方帝礼。诏从之。

世宗大定四年,定岳渎祭礼。
《金史·世宗本纪》:大定四年六月庚午,初定祭五岳四渎礼。按《礼志》:四年,礼官言:岳镇海渎,当以五郊迎气日祭之。诏依典礼以四立、土王日就本庙致祭,其在他界者遥祀。立春,祭东岳于泰安州、东镇于益都府、东海于莱州、东渎大淮于唐州。立夏,望祭南岳衡山、南镇会稽山于河南府,南海、南渎大江于莱州。季夏土王日,祭中岳于河南府、中镇霍山于平阳府。立秋,祭西岳华山于华州、西镇吴山于陇州,望祭西海、西渎于河中府。立冬,祭北岳恒山于定州、北镇医巫闾山于广宁府,望祭北海、北渎大济于孟州。其封爵并仍唐、宋之旧。明昌间,从沂山道士杨道全请,封沂山为东安王,吴山为成德王,霍山为应灵王,会稽山为永兴王,医巫闾山为广宁王,淮为长源王,江为会源王,河为显圣灵源王,济为清源王。每岁遣使奉御署祝版奁芗,乘驿诣所在,率郡邑长贰官行事。礼用三献。读祝官一、捧祝官二。盥洗官二、爵洗官二、奉爵官一、司尊彝一、礼直官四,以州府司吏充。前三日,应行事执事官散斋二日,治事如故,宿于正寝,如常仪,前二日,有司设行事执事官次于庙门外。掌庙者扫除庙之内外。前一日,有司牵牲诣祠所,享官以下常服阅馔物,视牲充腯。享日丑前五刻,执事者设祝版于神位之右,置于坫,及以血豆设于馔所。次设祭器,皆藉以席,掌馔者实之。左十笾为三行,以右为上,实以乾䕩、乾枣、形盐、鱼鱐、鹿脯、榛实、乾桃、菱、芡、栗。右十豆为三行,以左为上,实以芹菹、笋菹、韭菹、葵菹、菁菹、鱼醢、兔醢、豚拍。鹿臡、醓醢。左簠二,实以粱、稻。右簋二,实以稷、黍。俎二,实以牲体。次设牺樽二、象樽二,在堂上东南隅,北向西上。牺樽在前,实以法酒。牺樽,初献官酌。象樽,亚、终献酌。又设太樽一、山樽一,在神位前,设而不酌。有司设烛于神位前。洗二,在东阶之下,直东霤北向,罍在洗东,加勺。篚在洗西,南肆,实以巾。执罍篚者位于其后。又设揖位于庙门外,初献在西,东向,亚、终及祝在东,南向,北上。开瘗坎于庙内廷之壬地。享日丑前五刻,执事官各就次。掌馔者帅其属,实馔具毕。凡祭官各服其服,与执事官行止皆赞者引,点视陈设讫,退就次。引初献以下诣庙南门外揖位,立定,赞礼者赞:揖。次引祝升堂就位立。次引初献诣盥洗位北向立,搢笏、盥手、帨手、执笏,诣爵洗位北向立,搢笏,洗爵,以爵授执事者,执笏,升堂,诣酌樽所西向立。执事者以爵授初献。初献搢笏执爵,执樽者举幂,执事者酌酒。初献以爵授执事者,执笏,诣神位前北向立,搢笏,跪,执事者以爵授初献。初献执爵三祭酒,奠爵讫,执笏,俛伏,兴,少立。次引祝诣神位前东向立。搢笏,跪,读祝,讫,执笏、兴、退复位。初献再拜,赞礼者引初献复位。次引亚献酌献,并如初献之仪,次引终献,并如亚献之仪。赞者引初献官诣神位前北向立,执事者以爵酌清酒,进初献之右,初献跪,祭酒,啐酒,奠爵。执事者以俎进,减神座前胙肉前脚第二节,共置一俎上,以授初献,初献以授执事者。初献取爵,遂饮,卒爵,执事者进受爵,复于坫。初献兴,再拜,赞者引初献复位。赞者曰。已饮福、受胙者不拜。亚献官以下皆再拜,拜讫,次引初献以下就望瘗位,以馔物置于坎,东西厢各二人,赞者曰:可瘗。置土半坎,又曰:礼毕。遂引初献官已下出。祝与执樽罍篚幂者俱复位立定,赞者曰:再拜。再拜讫,遂出。祝版燔于斋所。大定七年,议改五岳,不果。
《金史·世宗本纪》不载。按《范拱传》:大定初,拱上封事。七年,召赴阙,除太常卿。议郊祀。或有言前代都长安及汴、洛,以太、华等山列为五岳,今既都燕,当别议五岳名。寺僚取《嵩高》疏周都酆镐,以吴岳为西岳。拱以为非是,议略曰:轩辕居上谷,在恒山之西,舜居蒲坂,在华山之北。以此言之,未常据所都而改岳祀也。后遂不改。

世祖中统二年,遣使祀岳渎。
《元史·世祖本纪》:中统二年秋七月乙丑,遣使持香币祀岳渎。按《祭祀志》:岳镇海渎代祀,自中统二年始。凡十有九处,分五道。后乃以东岳、东海、东镇、北镇为东道,中岳、淮渎、济渎、北海、南岳、南海、南镇为南道,北岳、西岳、后土、河渎、中镇、西海、西镇、江渎为西道。既而又以驿骑迂远,复为五道,每道遣使二人,集贤院奏遣汉官,翰林院奏遣蒙古官,出玺书给驿以行。中统初,遣道士,或副以汉官。
至元三年夏四月,始定岁祀岳镇海渎之制。秋七月,遣使祀岳渎。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三年秋七月丙午,遣使祀五岳四渎。按《祭祀志》:三年夏四月,定岁祀岳镇海渎之制。正月东岳、镇、海渎,土王日祀泰山于泰安州,沂山于益都府界,立春日祀东海于莱州界,大淮于唐州界。三月南岳、镇、海渎,立夏日遥祭衡山,土王日遥祭会稽山,皆于河南府界,立夏日遥祭南海、大江于莱州界。六月中岳、镇,土王日祀嵩山于河南府界,霍山于平阳府界。七月西岳、镇、海渎,土王日祀华山于华州界,吴山于陇县界,立秋日遥祭西海、大河于河中府界。十月北岳、镇、海渎,土王日祀恒山于曲阳县界,医巫闾于辽阳广宁路界,立冬日遥祭北海于登州界,济渎于济源县。祀官,以所在守土官为之。既有江南,乃罢遥祭。
至元四年夏四月辛未,遣使祀岳渎。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五年夏四月壬寅,遣使祀岳渎。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至元六年夏四月甲午,遣使祀岳渎。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八年秋七月,置祠祭岳渎官。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八年秋七月壬戌,以郑元领祠祭岳渎,授司禋大夫。
至元九年春正月辛巳,遣使持香幡,祀岳渎。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十一年三月己丑,遣使代祀岳渎。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十二年二月庚午,命怯薛丹罕不花、侍仪副使关思义、真人李德和,代祀岳渎。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十三年五月乙未朔,以平宋,遣使代祀岳渎。秋七月丙辰,遣使持香币祀岳渎。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十四年二月甲子,遣使代祀岳渎。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十五年二月壬午,遣使代祀岳渎。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十七年二月庚子,遣使代祀岳渎。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十八年春正月辛亥,遣使代祀岳渎。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十九年二月癸巳,遣使代祀岳渎。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二十一年春正月甲戌,遣蒙古官及翰林院官各一人祠岳渎。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二十二年春正月甲申,遣使代祀五岳、四渎。按《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二十三年春正月,遣使祀岳渎东海。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二十三年春正月壬午,太阴犯轩辕。太民遣使代祀岳渎东海。
至元二十四年春正月庚寅,遣使代祀岳渎。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二十五年春正月丁酉,遣使代祀岳渎。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二十六年春正月辛丑,遣使代祀岳渎、东南海。按《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二十七年春正月丁巳,遣使代祀岳镇渎。按《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二十八年,以饥遣祷中岳、定岳、渎,祀礼加封号。按《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二十八年,饥。二月己卯,遣官持香诣中岳、南海、淮渎致祷。丁酉,诏加岳、渎、四海封号,各遣官诣祠致告。按《祭祀志》:二十八年正月,帝谓中书省臣曰:五岳四渎祠事,朕宜亲往,道远不可。大臣如卿等又有国务,宜遣重臣代朕祠之,汉人选名儒及道士习祀事者。其礼物,则每处岁祀银香合一重二十五两,五岳组金幡二、钞五百贯,四渎织金幡二、钞二百五十贯,四海、五镇销金幡二、钞二百五十贯,至则守臣奉诏使行礼。皇帝登宝位,遣官致祭,降香幡合如前礼,惟各加银五十两,五岳各中统钞五百贯,四渎、四海、五镇各中统钞二百五十贯。或他有祷,礼亦如之。其封号,至元二十八年春二月,加上东岳为天齐大生仁圣帝,南岳司天大化昭圣帝,西岳金天大利顺圣帝,北岳安天大贞元圣帝,中岳中天大宁崇圣帝。加封江渎为广元顺济王,河渎灵源弘济王,淮渎长源溥济王,济渎清源善济王,东海广德灵会王,南海广利灵孚王,西海广润灵通王,北海广泽灵祐王。
至元二十九年二月甲子,遣使代祀岳渎。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三十年春正月丁亥,遣使代祀岳渎。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成宗元贞二年二月丙寅,遣使代祀岳渎。
《元史·成宗本纪》云云。
大德二年二月,禁诸王、驸马祀岳镇海渎。三月,加封四镇。
《元史·成宗本纪》:大德二年二月癸未,诏诸王、驸马毋擅祀岳镇海渎;三月壬子,诏加封东镇沂山为元德东安王,南镇会稽山为昭德顺应王,西镇吴山为成德永靖王,北镇医巫闾山为贞德广宁王,岁时与岳渎同祀,著为令式。
武宗至大元年三月丁卯,遣使祀五岳四渎名山大川。
《元史·武宗本纪》云云。
泰定帝泰定二年八月辛丑,遣使代祀岳渎名山大川。
《元史·泰定帝本纪》云云。
泰定三年,遣使分祀山川岳渎。
《元史·泰定帝本纪》:泰定三年三月乙巳朔,帝以不雨,遣使分祀五岳四渎、名山大川及京城寺观。泰定四年闰九月,命祭岳渎、山川。
《元史·泰定帝本纪》:泰定四年闰九月甲戌,命祀天地,享太庙,致祭五岳四渎、名山大川。
文宗大历元年九月壬戌,遣使祭五岳四渎。
《元史·文宗本纪》云云。
至顺二年冬十月甲辰,遣秘书太监王圭等代祀岳镇、海渎、后土。
《元史·文宗本纪》云云。
至顺三年六月癸丑,遣使分祀岳镇海渎。
《元史·文宗本纪》云云。
顺帝至正二年,遣翰林学士三保等代祀五岳四渎。按《元史·顺帝本纪》云云。

太祖洪武元年,合祀岳镇于山川坛。
《明会典》:国初建,山川坛于天地坛之西。正殿七间,祭太岁、风云雷雨、五岳五镇、四海四渎、钟山之神。东西庑各十五间,分祭京畿山川、春夏秋冬四季月。将及都城隍之神坛,西南有先农坛,东有旗纛庙,南有籍田。
《图书编》:洪武元年,令郡县各立山川坛,制同社稷。洪武二年,始定岳镇海渎及山川诸祀。
《春明梦馀录》:洪武二年,以岳镇海渎山川诸神止合祀于城南,诸神享祀之所,未有坛壝等祀,非隆敬神祇之道。命礼官考古制以闻,礼官奏岳镇海渎之祀虞舜,以四仲月巡狩而祭四岳。东岳曰泰山,四岳之宗也,故又曰岱宗。南岳曰衡山,西岳曰华山,北岳曰恒山,而未言五岳。《王制》曰:天子祭天下名山大川,五岳四渎,始有五岳之称。盖以中岳嵩山并列,又周官小宗伯兆,四望于四郊。郑元注:四望为四岳四渎。渎者,江河淮济也。四镇者,东曰沂山,西曰吴山,南曰会稽,北曰医巫闾。《诗》又曰:巡狩而祀,四岳河海。即又有四海之祭,盖天子方望之祀无所不通,而岳镇海渎在诸侯封内,诸侯亦各以其方祀之。秦罢封建,岳渎皆领于祀官。及汉,复建诸侯,则侯国各祀其封内山川,天子无预焉。武帝时,诸侯或分或废,五岳皆在天子之邦。宣帝时,岳渎始有使者持节祀之礼。由魏及隋,岳镇海渎皆即其地立祠,命有司致祭。唐宋之制,有命本界刺史县令之祀,有因郊礼而望祭之祀,又有遣祭之祀。元遣使祭岳镇海渎,分东西南北中为五道。其天下山川之祀:《虞书》:望于山川,遍于群神。《周颂》曰:怀柔百神。《周礼·小宗伯》:兆山川丘陵坟衍,各因其方。《王制》:凡山川之小者,其祭秩视伯子男。刘向谓山川能生物,出云雨,施润泽,品类以百数,故视伯子男。其在诸侯封内者,诸侯又自祭之。为楚祭睢漳,晋祭恶池,齐祭配林是也。秦罢封建则皆领于祠官焉。由汉唐以及宋元,岳镇海渎之外,又有其馀山川之祀,不独岳渎也。今国家开创之初,常以岳镇海渎及天下山川与太岁、风云、雷雨、城隍皆祀于城南。享祀之所,既非专祀,又室而不坛,非理所宜。夫海岳之神,其气本流通畅达,无有限隔。今宜以岳镇海渎及天下山川与太岁、风云、雷雨、城隍合为一坛,春秋祀之,诏可。
洪武三年,合祀泰山于山川坛,始正岳镇海渎封号。按《明会典》:东岳泰山,洪武三年,春秋合祭于山川坛。又,正岳镇海渎城隍诸神号合祀,太岁月将风云雷雨岳镇海渎山川城隍旗纛诸神。又令每岁用惊蛰、秋分各后三日遣官祭山川坛诸神。是日,上皮弁服御奉天殿降香,中严坐殿上,献官复命,解严还宫。按《春明梦馀录》:是年夏六月,始正岳镇海渎及各城隍等称号。惟孔子之封不改,遂诏为制。一五岳之神称:东岳泰山之神,中岳嵩山之神,西岳华山之神,北岳恒山之神,南岳衡山之神。五镇称东镇沂山之神,南镇会稽山之神,中镇霍山之神,西镇吴山之神,北镇医巫闾山之神。一四海,称东海之神,南海之神,西海之神,北海之神。一四渎,称东渎大淮之神,南渎大江之神,西渎大河之神,北渎大济之神。一各处府州县城隍称某府城隍之神,某州城隍之神,某县城隍之神。一历代忠臣烈士,并依当时初封名爵,录某之神。馀祠无功于民,不应祀典者,一切禁罢。降诏云:五岳、五镇、四海、四渎之封,起自唐世,崇名美谥,历代有加渎祀,不经莫此为甚。至于忠臣烈士,虽可加封号,亦惟当时。为宜今依古定制,岳镇海渎并去,前代所封名号,郡县城隍神号一体改正。历代忠臣烈士亦依当时初封以为实号,后世谥封美称皆与革去。其孔子明先王之要道,为天下师,以济后世,非有功一方一时者,比所有封爵仍因其旧,遂为令未几,复降仪注:凡府州县新官到任,必先宿斋城隍庙谒神,与誓在阴阳表里,以安下民。而祠祀之文礼仪之详备,载《明集礼》
《日知录》:三年六月癸亥,诏曰:五岳五镇,四海四渎之封,起自唐也。崇名美号,历代有加。在朕思之则有不然。夫岳镇海渎,皆高山广水,自天地开辟以至于今。英灵之气萃而为神,必皆受命于上帝,幽微莫测,岂国家封号之所可加渎。礼不经莫此为甚。至如忠臣烈士,虽可加以封号,亦惟当时为宜。夫礼所以明神人,正名分,不可以僭差,今宜依古定制。凡岳镇海渎并去其前代所封名号,止以山水本名称其神,郡县城隍神号一体改正,历代忠臣烈士亦依当时初封以为实号,后世溢美之称皆与革去。庶几神人之际,名正言顺于礼,为当用称朕以礼事神之意。其东岳祝文曰:神有历代之封号,予详之再三,畏不敢效。可谓卓绝千古之见。乃永乐七年正月丙子,进封汉秣陵尉蒋君之神为忠烈武顺照灵嘉佑王,则何不考之圣祖之成宪也。
洪武七年,令礼部颁祭岳镇海渎仪于所在有司。按《明会典》:岳镇海渎,东岳泰山,山东泰安州祭;西岳华山,陕西华阴县祭;中岳嵩山,河南河南府祭;南岳衡山,湖广衡州府祭;北岳恒山,直隶真定府祭;东镇沂山,山东青州府祭;西镇吴山,陕西陇州祭;中镇霍山,山西平阳府祭;南镇会稽山,浙江绍兴府祭;北镇医巫闾山,辽东祭;东海山,东莱州府祭;西海,山西蒲州祭;南海,广东广州府祭;北海,河南怀庆府祭;江渎,四川成都府祭;河渎,山西蒲州祭;淮渎,河南南阳府祭;济渎,河南怀庆府祭。是年,令春秋仲月上旬择日祭,未几,以诸神从祀南郊,省春祭。
《图书编》:洪武七年,令祭山川诸神于春秋仲月上旬择日,后又以孟春郊祀。时诸神既预祭,坛内一定,以仲秋祭社稷,后择日祭。
洪武十年,令山川等七坛,上亲行礼,馀以功臣分祀。按《明会典》云云。
洪武二十六年,定岳镇海渎帝王陵庙祀典。
《明会典》:洪武二十六年,著令凡五岳五镇,四海四渎,及帝王陵庙,已有取勘定,拟致祭,去处所在官司以春秋仲月上旬择日致祭。近布政司者,布政司官致祭。近府州县者,府州县官致祭。各用帛一,五岳五渎四海各随方色。四渎用黑色,帝王陵庙用白色,其牲物祭器仪注并与社稷同。但献官奠爵讫就,读祝,惟瘗毛血望燎,与祀风云雷雨等神同。其四海四渎祝帛俱沈水中,毛血仍瘗之。祝文五岳,如东岳,则称曰:东岳,泰山之神;西岳,华山;南岳,衡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皆仿此,惟神灵峙,方岳钟秀,厚祇主司生民,其功允大。时维仲春秋,谨具牲醴庶品,用申常祭,尚享。五镇如东镇则称:东镇,沂山之神;南镇,会稽山;西镇,吴山;北镇,医巫闾山;中镇,霍山。皆仿此,维神钟秀,崇高一方。巨镇封表有年,功著民社。时维仲春秋,谨具牲醴庶品,用申常祭,尚享。是年,初定仪一斋,戒前一日,太常司官宿于本司。次日,具本奏致斋二日。次日,进铜人。凡正祭前二日,太常司官同礼部官诣城隍庙,发咨一省牲,与太庙同。牛十四,后十五。羊十三,后十四。豕十四,后十五。鹿一,兔七,一陈设正殿七坛。太岁犊一,羊一,豕一,登一,铏二。笾豆各十簠,簋各二。帛一,白色。礼神制帛西盏三十,五岳陈设同帛五,五色礼神制帛各依方位。五镇陈设同帛五,五色礼神制帛共设酒尊三,爵七,篚七。于殿东南西向读祝文,案一,于殿外正道西。正祭,典仪唱乐,舞生就位,执事官司其事,导引官导皇帝至御拜位。内赞奏就位,典仪唱,迎神奏乐,执事官各诣神位前,斟第一层酒,乐止。内赞奏四拜,百官同。典仪唱奠帛,行初献礼,奏乐,执事官各捧帛爵,献于神位前。读祝官取祝,跪于皇帝左内,赞奏跪,典仪唱,读祝,读毕,置于案上。内赞奏俯伏,兴,平身,百官同。乐止,典仪唱行亚献礼,奏乐,执事官各诣神位前,斟第二层酒。乐止,典仪唱行终献礼,奏乐,执事官各诣神位前斟第三层酒,乐止。太常司卿立于殿东西向,唱赐福胙。典仪唱:饮福受胙。光禄司官捧福胙自神位前由正门左出,至皇帝前,内赞奏跪奏,搢圭,光禄司官以福酒跪进,内赞奏饮福酒。光禄司官以胙跪进,内赞奏受胙,出圭,俯伏,兴,平身,奏两拜,百官同。典仪唱:彻馔。奏乐,执事官各于神位前彻馔,乐止。典仪唱:送神,奏乐,内赞奏四拜,百官同。典仪唱:读祝,官捧祝,掌祭官捧帛馔,各诣燎位,奏乐,内赞奏礼毕。一祝文:维洪武年月日,皇帝御名,致祭于太岁之前,风云雷雨之神,岳镇海渎山川月将城隍之神,惟神主司民物参赞,天地化机,发育有功,历代相承,有秋报之礼。今农事告成,谨以牲帛醴齐,粢盛庶品,用申报祭,尚享。一乐章:迎神吉日,良辰祀典,式陈太岁尊神,雷雨风云,京畿山川,城隍之神,濯濯厥灵,昭鉴我心,以候以迎,来格来歆。奠帛灵旗,涖止有赫。其威一念,潜通幽明。弗违有帛有篚,物薄而微神兮安留尚祈,享之初献神兮我留有荐,必受享祀之。初奠兹醴酒,晨光初升,祥徵应候,何以侑觞,乐陈雅奏。亚献我祀维何奉兹牺牲,爰酌醴齐二觞,再升洋洋如在式燕,以宁庶表微衷。交于神明,终献执事,有严品物,斯祭黍稷,非馨式将其意,荐兹酒醴成。我常祀神其顾歆,永言乐只彻馔,春祈秋报,率为我民我,民之生,赖于尔神。维神祐之康宁是臻。祭祀云:毕神其乐歆,送神三献礼终,九成乐作,神人以和。既燕且乐,云车风驭,灵光昭灼,瞻望以思邈,彼寥廓望燎,俎豆既彻,礼乐已终。神之云旋倏将焉从,以望以燎,庶几感通,时和岁丰,惟神之功。
成祖永乐十八年,建山川坛。
《明会典》:永乐中,建山川坛,位置陈设悉如南京旧制。
《春明梦馀录》:山川坛在正阳门南之右,永乐十八年建,缭以垣墙,周回六里。
《图书编》:山川坛,吴元年间坛址无可考,今坛在洪武门外正南,不知创自何年。约地百馀亩,周圈以墙,四面各立圈门一所。内设坛崇三尺许,坛覆以殿,屋七间左右,斜廊各三间,转角俱西,两庑房各十间,环接前殿五间。岁以仲秋择日祭太岁、风云雷雨、五岳五镇、四海四渎、钟山之神于殿内。
世宗嘉靖 年,科臣陈棐请正岳祀。
《续文献通考》:嘉靖初,科臣陈棐请正岳祀,略曰:真定府曲阳县有北岳恒山庙,为朝廷秩祀之所。及查其实,恒山在迤北浑源州,南北相去甚远。俗传曾有飞石一方,自恒山坎中飞来,坠于曲阳,故立庙祀,今其庙扁有飞石殿。臣窃疑之,臣考《舜典》,十有一月,巡狩至于北岳。《周礼》载:恒山为并州之镇。《水经》:为北岳,为元岳。《天文志》:大梁析木以负北海,其神主恒山。三代而下,历隋唐俱于此致祭。石晋失燕云十六州之地,宋未能混一,北为契丹所据,无缘至幽蓟之域而睹所为北岳者。所以止得祭之于曲阳,诡言飞石之谬,以粉饰其削弱之迹耳。然宋都汴而真定在汴京之北,以为北门,不得已权宜祭之,犹之可也。我太祖高皇帝恢复中夏,奄有万方,首定岳镇海渎之号,但时都金陵,真定迥在京师之北,所以因循未曾釐正。我成祖文皇帝建都北平而真定已在京师之南,使当时有礼官,建明顾有南面而祭,踵宋人削弱之迹哉。臣因此而论及五岳焉,臣观祀典,载嵩山中岳在河南登封县,泰山东岳在山东泰安州,衡山南岳在湖广衡山县,华山西岳在陕西华阴县,祠祀皆近在本山之麓,而恒山北岳则即大同府东南浑源州是也。今不惟北岳之祀缺谬,而东岳行祠遍天下,尤为惑妄。乞将浑源州北岳恒山定为秩祀之所,其庙制量加修拓,以后凡遣告祈,请皆诣此致祭。其曲阳祠庙但令有司致祭,飞石殿匾并令改撤于凡东岳行祠。除京师及齐鲁之境外,其馀量改书院社学,仍不许加修刱建,以昭皇上釐正,典礼之盛,则治道幸甚。嘉靖九年,分岳镇为地祇,祭以仲秋。
《明会典》:嘉靖九年,更风云雷雨之序。曰:云雨风雷,又分云师、雨师、风伯、雷师,以为天神。岳镇海渎、钟山、天寿山、京畿并天下名山大川之神以为地祇。每岁仲秋中旬,择吉行报祭,礼同。日异时而祭城隍神于其庙。
嘉靖十八年,南巡祭岳渎之神。
《明会典》:嘉靖十八年,南巡经过处所真定,望祭北岳恒山之神。用牛犊羊豕,上具常服,行礼如常。仪五,府九卿,巡抚大臣吉服陪拜。卫辉遣官祭济渎之神,用大牢钧州望祭中岳嵩山之神,荥泽祭河神,俱用大牢行礼,如北岳南阳遣官祭武当山之神,用牲犊,俱翰林院撰祭文。

五岳总部汇考二

皇清

国朝详定岳镇祀典。

《大清会典》:凡各处岳镇恭遇。
登极亲政,尊加徽号册立
东宫,一应庆贺大典,颁布

恩诏,必遣官分行祭告。每年仍令有司以时致祭,现
在举行者,东岳泰山,山东泰安州祭,西岳华山,陕西华阴县祭,中岳嵩山,河南登封县祭,南岳衡山,湖广衡山县祭,北岳恒山,山西浑源州祭〈顺治初,于直隶曲阳县致祭,十七年移祭浑源州〉。东镇沂山,山东青州府祭,西镇吴山,陜西陇州祭,中镇霍山,山西霍州祭,南镇会稽山,浙江会稽县祭,北镇医无闾山,辽东广宁卫祭。内阁撰拟祭文,工部造香亭罩袱缎袱等项,户部备降真香速香等项,太常寺备制帛。遣内阁、宗人府、翰林院、詹事府、六部、都察院、卿寺、銮仪卫等衙门满汉侍郎以下,四品以上,堂官开列职名,具题。
钦点差往致祭,钦天监选择吉日,先期致斋一日。至期早,礼部太常寺官陈设祭文香帛于
中和殿,恭请

皇上升殿阅毕。遣行祭品,牛一,羊一,豕一,豋二,笾豆
各十,簠簋各二,酒烛俱行。该地方司府官备办。
顺治八年
《大清会典》:顺治八年,以亲政遣官祭,告岳镇。是年,恭


昭圣慈寿皇太后尊号,遣官七员祭告西岳西镇、东岳
东镇、中岳中镇、南岳南镇、北岳北镇。
康熙六年
《大清会典》康熙六年,
皇上亲政。七月,遣官祭告岳镇海渎等八处,凡八员。
南镇南海分为二差,馀如旧。
康熙十四年

《大清会典》康熙十四年,
册立
东宫,遣官祭告岳镇。
康熙二十年

《大清会典》康熙二十年,滇南荡平,遣官祭告岳镇于
所遣正祭各官外每处,遣看守、香帛、祭文官各一员,于礼部太常寺笔帖式内移取。又,每差给黄缎伞一柄,御仗一对,纛一对,钦差牌一对。康熙二十三年

《大清会典》康熙二十三年,东巡遣官祭岳镇,其应差
各官开列具题

钦点,并遣看守、香帛官,俱与二十年同。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五岳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