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山总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山总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四卷目录

 山总部汇考
  诗经〈周南卷耳 邶风旄丘 鄘风定之方中 载驰 魏风陟岵 秦风终南 陈风 宛丘 周颂般〉
  周礼〈地官山虞 夏官山师〉
  尔雅〈释山 释丘〉
  易纬〈洛书甄耀度〉
  山海经〈中山经〉
  管子〈地数〉
  史记〈夏本纪〉
  淮南子〈地形训〉
  说文〈山〉
  释名〈释山 释丘〉
  风俗通义〈林 麓 京 陵 丘 墟 阜 培〉
  博雅〈释山〉
  图书编〈五镇〉
  洞天福地记〈五镇 十大洞天 三十六洞天 七十二福地〉
 山总部总论
  孔丛子〈论书〉
  韩诗外传〈论仁者乐山〉
  朱子语类〈地理〉
  图书编〈山总叙 论中国之山 天下山分四条分主二十八宿 论周岳与虞夏商不同汉岳与虞周不同 五岳诸名山总叙〉

山川典第四卷

山总部汇考

《诗经》《周南·卷耳》

陟彼崔嵬。
〈传〉崔嵬,土山之戴石者。


陟彼高冈。
〈传〉山脊曰冈。


陟彼砠矣。
〈传〉石山戴土曰砠。《大全》安成刘氏曰:《尔雅》:石山戴土谓崔嵬,土山戴石为砠。今集传从毛氏而不从《尔雅》者,岂以其书后出也欤。

《邶风·旄丘》

旄丘之葛兮。
〈传〉前高后下曰旄丘。

《鄘风·定之方中》

望楚与堂,景山与京。
〈传〉京,高丘也。

《载驰》

陟彼阿丘。
〈疏〉偏高曰阿丘,李巡曰:谓丘边高。

《魏风·陟岵》

陟彼岵兮。
〈传〉山无草木曰岵。


陟彼屺兮。
〈传〉山有草木曰屺。〈疏〉《释山》云:多草木,岵;无草木,屺。传言:无草木曰岵,有草木曰屺,与《尔雅》正反,当是传写误也。


陟彼冈兮。
〈朱注〉山脊曰冈。

《秦风·终南》

终南何有,有纪有堂。
〈朱注〉纪,山之廉角也。堂,山之宽平处也。
《陈风·宛丘》
子之汤兮,宛丘之上兮。
〈朱注〉四方高,中央下曰宛丘。《大全》濮氏曰:宛丘,因以为其地之名。

《周颂·般》

陟其高山,嶞山乔岳。
《朱注》高山泛言山耳。嶞则其狭而长者。乔,高也。岳则其高而大者。
《周礼》《地官》
山虞每大山,中士四人,下士八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八人,徒八十人。中山,下士六人,史二人,胥六人,徒六十人。小山,下士二人,史一人,徒二十人。
〈注〉虞,度也。度知山之大小及所生者。

掌山林之政令,物为之厉,而为之守禁。
〈注〉物为之厉,每物有蕃界也。为之守禁,为守者设禁令也。守者,谓其地之民占伐林木者也。〈疏〉案下
文林,自有衡官掌之。今山虞兼云林者,彼林是竹木生平地者,林衡掌之。此山林并云者,自是山内之林,即山虞兼掌之。


若祭山林,则为主而修除,且跸。
〈注〉为主,主办护之也。修除,治道路场坛。〈疏〉此山林在畿内,王国四方各依四时而祭。

若大田猎,则莱山田之野,及弊田,植虞旗于中,致禽而珥焉。
〈注〉莱,除其草,莱也。弊田,田者,止也。植,犹树也。田上树旗,令获者皆致其禽而校其耳,以知获数也。山虞有旗,以其主山,得画熊虎,其仞数则短也。
《夏官》
山师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四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疏〉《王制》云:名山大泽不以封。故天子立山师以遥掌之使贡。

掌山林之名,辨其物,与其利害,而颁之于邦国,使致其珍异之物。
〈注〉山林之名,与物若岱畎,丝枲峄阳,孤桐矣。利其中人用者,害毒物及螫噬之虫兽。〈疏〉此遥掌畿外,邦国之内,山川原隰之物,使出税珍异,以供王家也。

《尔雅》《释山》

河南华。
〈注〉华阴山。

河西岳。
〈注〉吴岳。

河东岱。
〈注〉岱宗泰山。

河北恒。
〈注〉北岳恒山。

江南衡。
〈注〉衡山南岳。〈疏〉篇首载此五山者,以为中国名山也。案《周礼·职方氏》:河南曰豫州,其山镇曰华山。正西曰雍州,其山镇曰岳山。正东曰兖州,其山镇曰岱山。正北曰并州,其山镇曰恒山。正南曰荆州,其山镇曰衡山。郑注云:镇,名山安地,德者也。又为五岳知者。案郑注,大司乐云五岳:岱在兖州,衡在荆州,华在豫州,岳在雍州,恒在并州,是也。案下文及经典群书言五岳者,皆数嵩高不数岳,而郑云然者,盖郑有所案据,更见异意也。其正名五岳,必取嵩高为定解,下文别释,云河南华,注华阴山者,案《禹贡》:导河积石,至于龙门,南至于华阴,东至于底柱。孔安国云:河自龙门,南流至华山,北而东行。然则此山在河之南,故曰:河南华,下皆仿此,在华阴县界,故曰华阴山也。云河西岳注吴岳者,在西河之西,一名无岳。郑元云在汧。云河东岱注岱宗泰山者,在东河之东。一名岱宗,一名泰山。郑元云在博。云河北恒注北岳恒山者,下文恒山为北岳是也。郑元云在上曲阳。云江南衡注衡山南岳者,《禹贡》云:岷山导江。又曰:岷山之阳,至于衡山。孔注云衡山江所经,然则江水经此山之北,东入于海,故曰江南衡也。郑注大宗伯,云五岳,南曰衡,是也。

山三袭,陟。
〈注〉袭亦重。〈疏〉山之形若三山重累者,名陟。重衣谓之袭。故以袭为重也。上篇注已云:成,犹重也,是故此云亦也。

再成,英。
〈注〉两山相重。〈疏〉成,重也。山形两重者,名英,今南郡英山县,盖取此名也。

一成,坯。
〈注〉《书》曰:至于大坯。〈疏〉案此文,则山上更有一山,重累者,名坯。《书》曰者,《禹贡》文也。孔安国云:山再成曰坯。与此不同者,盖所见异也。郑元云:大坯在修武武德之界。张揖云:成皋,县山也。《汉书音义》:臣瓒以为皆非。今黎阳县山临河,岂不是大坯乎。瓒意当然。

山大而高,崧。
〈注〉今中岳嵩高,山盖依此名。〈疏〉《诗·大雅》云:崧高维岳。毛传云:崧,高貌。《释名》云:崧,竦也,亦高称也。李巡曰:高大曰崧。此则山高大者自名崧,本不指中岳。今之中岳名嵩高,或取此,文以立名乎。无正文,故云盖以疑之。

山小而高,岑。
〈注〉言岑崟。〈疏〉言山形虽小而高钦崟者,名岑也。

锐而高,峤。
〈注〉言鑯峻。〈疏〉锐则鑯也。言山形鑯峻而高者,名峤。《列子》曰:渤海之东有壑,其中曰员峤,盖同此也。〈鑯音尖尖本字也〉
卑而大,扈。〈注〉扈,广也。〈疏〉言山形,卑下而广大者名扈。《礼记·檀弓》云:南宫绦之妻之姑之丧。夫子诲之,髽曰:尔毋扈扈尔。郑注云:扈扈,谓大广。盖取此义也。

小而众,岿。
〈注〉小,山丛罗。〈疏〉言小山而众丛萃罗列者,名岿。

小山,岌。大山,峘。
〈注〉岌,谓高过。〈疏〉言小山与大山相并,而小山高过于大山者,名峘,非谓小山名岌,大山名峘也。

属者,峄。
〈注〉言骆驿相连属。〈疏〉言山形相连属,骆驿然不绝者,名峄骆驿连属不绝之辞。《禹贡》云:峄阳孤桐。《地理志》云:东海下邳县西有葛峄山盖取此名也。

独者,蜀。
〈注〉蜀,亦孤独。〈疏〉言山之孤独者,名蜀。案《说文》云:蜀,虫名。《诗》云:蜎蜎者蜀。《释虫》云:蚅乌蠋。郭云:大虫如指似蚕,此虫更无群匹,故云蜀。亦孤独既虫之孤独者,名蜀,是以山之孤独者,亦名曰蜀也。

上正,章。
〈注〉山上平。〈疏〉正,犹平也。言山形上平者名章。

宛中,隆。
〈注〉山中央高。〈疏〉言山形中央蕴聚而高者,名隆。

山脊,冈。
〈注〉谓山长脊。〈疏〉孙炎云:长山之脊也,言高山之长脊,名冈。《诗》云:陟彼高冈,是也。

未及上,翠微。
〈注〉近上,旁陂。〈疏〉谓未及顶上,在旁陂陀之处。名翠微,一说山气青缥色,故曰翠微也。

山顶,冢。
〈注〉山巅。

崒者厜。〈音虽夷〉
〈注〉谓峰头巉岩。〈疏〉此二句,《释·小雅·十月》云:山冢崒崩之文也。《毛传》云:山顶曰冢。郑笺云:崒者,崔嵬。虽音字小异,义实同也。是取此文为说,彼云冢者,谓山顶也。《释言》云:巅,顶也。故此,郭云:山巅彼云崒者,谓山巅之末,其峰巉岩厜㕒然者也。

山如堂者,密。
〈注〉形如堂室者。《尸子》曰:松柏之鼠不知堂密之有美枞。〈疏〉言山形如堂室者密。此《尸子·绰子》篇文引之證,山有名密者。

如防者,盛。
〈注〉防,堤。〈疏〉此盛读如粢盛之盛,堤防之形嶞而高峻若黍稷之在器,故其山形如堤防者,亦名盛也。

峦,山嶞。
〈注〉谓山形长狭者,荆州谓之峦。《诗》曰:嶞山乔岳。〈疏〉凡物狭而长谓之嶞,则此言山嶞者,谓山形狭长者,一名峦也。注曰:嶞山乔岳,乃《周颂·般》篇文也。

重甗,隒。
〈注〉谓山形如累两甗甗甑也,山形状似之,因以名云。〈疏〉孙炎云:山基有重岸也。郭云:甗,甑者。郑众注《考工记》云:甗,无底甑。《方言》云:甑自关而东谓之甗,故知甗也。

左右有岸,厒。
〈注〉夹山有岸。〈疏〉谓山两边有水,山与水为岸,此山名厒。

大山,宫。小山,霍。
〈注〉宫谓围绕之。《礼记》曰:君为庐宫之是也。〈疏〉宫,犹围绕也。谓小山在中,大山在外围绕之,山形若此者,名霍。非谓大山名宫,小山名霍也。注《礼记》曰:者丧,大记文也。郑注云:宫,谓围障之也。引之者證宫为围绕之义也。

小山别,大山鲜。
〈注〉不相连。〈疏〉谓小山与大山不相连属者,名鲜。李巡云:大山少,故曰鲜。

山绝,陉。
〈注〉连山中断绝。〈疏〉谓山形连延中忽断绝者名陉。

多小石,磝。
〈注〉多礓砾。〈疏〉礓砾,即小石也。山多此小石者,名磝。《释名》曰:小石曰砾。

多大石,礐。
〈注〉多盘石。〈疏〉盘,大石也。山多此盘石者,名曰礐。

多草木,岵。无草木,峐。
〈注〉皆见《诗》〈疏〉峐当作屺。案《诗·魏风》云:陟彼岵兮,瞻望父兮。又曰:陟彼屺兮,瞻望母兮。毛传云:山无草木曰岵,有草木曰屺。与此不同者当是传写误也。王肃解依《尔雅》

山上有水,埒。
〈注〉有停泉。〈疏〉谓山巅之上有停泉,名埒。

夏有水,冬无水,泶。
〈注〉有停潦。〈疏〉潦,雨水也。言山上污下,夏有停泉,至冬竭涸者名泶。
无所通,溪。〈注〉所谓穷渎者,无所通,与水注川同名。〈疏〉即沟渎也。山有而无通流者,名溪。所谓者,《释丘》云:穷渎,汜者也。云与注川同名者,即《释水》云:水注川曰溪是也。

石戴土谓之崔嵬。
〈注〉石山上有土者。

土戴石为砠。
〈注〉土山上有石者。〈疏〉《诗·周南·卷耳》云:陟彼崔嵬,又云:陟彼砠矣。《毛传》云:崔嵬,土山之戴石者。石山戴土曰砠。与此正反者,或传写误也。

山夹水,涧。陵夹水,澞。
〈注〉别山陵间,有水者之名。〈疏〉谓山间有水者名涧。《诗》云:考槃在涧是也。其陵间有水者名澞。

山有穴为岫。
〈注〉谓岩穴。〈疏〉谓山有岩穴者为岫也。

山西曰夕阳。
〈注〉暮乃见日。〈疏〉日即阳也,夕始得阳,故名夕阳。《诗·大雅·公刘》云:度其夕阳,豳居允荒是也。

山东曰朝阳。
〈注〉旦即见日。〈疏〉谓山顶之东皆早朝见日,但是山东之冈脊总曰朝阳。《诗·大雅·卷阿》曰:梧桐生矣,于彼朝阳是也。

《释丘》

丘,一成为敦丘。
〈注〉成,犹重也。《周礼》曰:为坛三成。今江东呼地高堆者为敦。〈疏〉成,重也。言丘上更有一丘相重累者,名敦丘。《诗·卫风·氓》篇云:送子涉淇,至于顿丘是也。一孙炎云:形如覆敦,敦器似盂。今案下文。别云:如覆敦者,敦丘,则此自是丘之一重者。故郭氏云:成,犹重也,与孙氏意异。注《周礼》曰:为坛三成者,此《秋官·司仪职》所载文也。郑司农云:三成,三重也。引之證成为重也。

再成为陶丘。
〈注〉今济阴定陶城中有陶丘。〈疏〉丘形上有两丘相重累者,名陶丘。李巡曰:再成其形,再重也。《禹贡》曰:济水,东出于陶,丘北是也。济阴定陶者,济阴郡名,定陶县名也。《地理志》云:定陶县西南有陶丘亭是也。

再成锐上为融丘。
〈注〉鑯顶者。〈疏〉丘形再重而顶鑯者,名融丘也。

三成为昆崙丘。
〈注〉昆崙山三重,故以名云。〈疏〉丘形三重者,名昆崙丘。《昆崙山记》云:昆崙山一名昆丘,三重,高万一千里是也。凡丘之形三重者,因取此名云耳。

如乘者乘丘。
〈注〉形似车乘也。或云:乘者,谓稻田塍埒。〈疏〉郭氏两解,一云:形似车乘也。一或云:乘,谓稻田塍埒。塍,市陵切。许叔重云:塍埒稻田,畦堤埒畔也。案《地理志》云:泰山有乘丘。《春秋》:庄十五年,公败宋师于乘丘。是因丘以为名乎。

如渚者渚丘。
〈注〉水中小洲为渚。〈疏〉渚,水中可居之小者,丘形似之名为渚丘也。

水潦所止,泥丘。
〈注〉顶上污下者。〈疏〉水潦,雨水也。丘形顶上污下,雨水停止而成泥泞者,名泥丘。

方丘,胡丘。
〈注〉形四方。〈疏〉丘形四方者名胡丘。

绝高为之京。
〈注〉人力所作。〈疏〉言卓绝高大如丘而人力所作者名京。案《春秋·宣十二年》《左传》:楚败晋师于邲,潘党曰:君盍筑武军,而收晋尸以为京观。楚子曰:云云,今罪无所,而民皆尽忠,以死君命,又何以为京乎。是其类也。

非人为之丘。
〈注〉地自然生。〈疏〉李巡云:谓非人力所为自然生者。孙炎曰:地性自然也。故郭云:地自然生。

水潦所还,埒丘。
〈注〉谓丘边有界埒,水绕还之。〈疏〉还,环绕也。埒,小堤也。壝土为之,言此丘边有其界埒,外则为水潦绕环者,名埒丘。

上正,章丘。
〈注〉顶平。〈疏〉丘顶上平正者名章丘。章,亦平也。

泽中有丘,都丘。
〈注〉在池泽中。〈疏〉都,水所聚也。言在池泽中者,因名都丘。

堂途,梧丘。
〈注〉途,道。〈疏〉途,道也,梧遇也。当道有丘名梧丘,言若相遇于道路,然也。

途出其右而还之,画丘。
〈注〉言为道所规画。〈疏〉右,谓西也。还,绕也。画,规画也。言道出丘西而复还绕之者,名画丘,若为道所规画然也。

途出其前,戴丘。
〈注〉道出丘南。〈疏〉谓道过丘南,若为道负戴,故为戴丘。

途出其后,昌丘。
〈注〉道出丘北。〈疏〉道过丘北者名昌丘。

水出其前,渻丘。水出其后,沮丘。水出其右,正丘。水出其左,营丘。
〈注〉今齐之营丘,淄水过其南及东。〈疏〉此释丘之前后左右,有水过之者名也。左右,犹言东西也。《地理志》云:齐郡临淄城中有丘,即营丘也。《志》又云:泰山莱芜县,淄水所出。东至博昌入泲然,则淄水出莱芜,经临淄,过营丘,南折而北,至博昌入泲。言此以證水出其左者名营丘。

如覆敦者,敦丘。
〈注〉敦,盂也。〈疏〉《周礼·九嫔职》云:凡祭祀赞玉齍。注云:玉齍,玉敦也,受黍稷器,又少牢。《礼》曰:主妇执一金敦,黍有盖,凡设四敦,皆南首。注云:敦有首者,尊者器饰也。饰象龟形。《孝经》:纬说敦与簠簋容受,虽同,上下内外皆圆,为异。郭氏言:敦盂举其类而言之也。丘形如覆敦者,名敦丘。

逦迤,沙丘。
〈注〉旁行连延。〈疏〉《说文》云:逦,行也。迤,斜行也。故注云:旁行连延也。连延谓连接延长,丘形斜行连接而长者,名沙丘。《地理志》云:钜鹿有纣所作沙丘台在东北七十里。

左高,咸丘。右高,临丘。前高,旄丘。后高,陵丘。
〈注〉《诗》云:旄丘之葛兮。〈疏〉此四者,释丘形左右前后高而名不同也。《诗》云:旄丘之葛兮者,《邶风·旄丘》篇文也。

偏高,阿丘。
〈注〉《诗》云:陟彼阿丘。〈疏〉谓丘形四隅,有一高而不正。在左右前后者,名阿丘也。《诗》云:陟彼阿丘者,《鄘风·载驰》篇文也。

宛中,宛丘。
〈注〉宛,谓中央隆高。〈疏〉《诗·陈风》云:宛丘之上兮。毛传云:四方高中央下曰宛丘。李巡、孙炎亦皆云中央下,而郭以为中央高者,以其四方高中央下即是上文水潦所止,泥丘也。又下云:丘上有丘为宛丘。作者嫌人不晓,故重辩之。既言丘上有丘,非中央隆高而何,此郭氏所以不从先儒也。

丘背有丘为负丘。
〈注〉此解宛丘中央隆峻状,如负一丘于背上。〈疏〉此解宛丘之状也。言中央隆峻,若丘背之上更有一丘而负戴之者,名宛丘,又名负丘也。

左泽,定丘。
〈疏〉谓丘之东有泽者,名定丘。

右陵,泰丘。
〈注〉宋有泰丘,社亡见《史记》〈疏〉谓丘之西有大阜者,名太丘。宋有太丘,社亡见《史记》,按《六国年表》,周显王三十三年,秦惠文王二年,宋太丘社亡,是也。盖依丘作社在宋国,于时亡去,故云:太丘社亡,亦咎徵也。

如亩,亩丘。
〈注〉丘有陇界如田亩。〈疏〉李巡曰:诸丘如田亩,曰亩丘。孙炎云:方百步郭,以为田亩之垄也,丘形有界,埒似之,因名云。《诗·小雅·巷伯》云:杨园之道,猗于亩丘是也。

如陵,陵丘。
〈注〉陵大阜也。〈疏〉丘形如大阜者,名陵丘云。陵,大阜者,释地文也。

丘上有丘为宛丘。
〈注〉嫌人不了,故重晓之。

陈有宛丘。
〈注〉今在陈郡陈县。

晋有潜丘。
〈注〉今在太原晋阳县。

淮南有州黎丘。
〈注〉今在寿春县。

天下有名丘五,其三在河南,其二在河北。
〈注〉说者多以州黎宛营为河南,潜敦为河北者。案此,方称天下之名丘,恐此诸丘碌碌未足用,当之殆自,别更有魁梧桀大者五,但未详其名号今所在耳。〈疏〉此郭氏破先儒说天下名丘,未当也。碌,小石也。碌碌,多貌,恐此州黎等五丘碌碌然小耳。《史记》:毛遂入楚,谓平原君诸舍人曰:公等碌碌,所谓因人成事者也。意相类也。殆近也,近自更有魁梧然桀大者五,但名号所在今所未详知也。

《易纬》《洛书甄耀度》

嶓冢山上为狼星,武开山为地门,上为天高星,主囹圄。荆山为地雌,上为轩辕星。大别为地理。以天合,以地通。三危山在鸟鼠之西南,上为天苑星。政山在昆崙东南,为地乳,上为天糜星。汶山之地为井络,帝以会昌神以建福,上为天井星。桐柏为地穴,鸟鼠同穴,山之干也,上为掩毕星。熊耳山,地门也,精上为毕附星耳。

《山海经》《中山经》

禹曰:天下名山,经五千三百七十山,六万四千五十六里,居地也。言其《五藏》,盖其馀小山甚众,不足记云。天地之东西二万八千里,南北二万六千里,出水之山者八千里,受水者八千里,出铜之山四百六十七,出铁之山三千六百九十。此天地之所分。壤树谷也,戈矛之所发也,刀铩之所起也。能者有馀,拙者不足。封于泰山,禅于梁父,七十二家,得失之数,皆在此内,是谓国用。

《管子》《地数》

桓公曰:地数可得闻乎。管子对曰:地之东西二万八千里,南北二万六千里,其出水者八千里,受水者八千里,出铜之山四百六十七山,出铁之山三千六百九山,此之所以分壤树谷也。戈矛之所发,刀币之所起也,能者有馀,拙者不足。封于泰山,禅于梁父,封禅之王,七十二家,得失之数,皆在此内,是谓国用。桓公曰:何谓得失之数皆在此。管子对曰:昔者桀霸有天下,而用不足。汤有七十里之亳,而用有馀。天非独为汤雨菽粟,而地非独为汤出财物也。伊尹善通移轻重,开阖决塞,通于高下疾徐之筴,坐起之费时也。黄帝问于伯高曰:吾欲陶天下而以为一家,为之有道乎。伯高对曰:请刈其莞而树之,吾谨逃其蚤牙。则天下可陶而为一家。黄帝曰:此若言可得闻乎。伯高对曰:上有丹沙者,下有黄金。上有慈石者,下有铜金。上有陵石者,下有铅锡赤铜。上有赭者,下有铁。此山之见荣者也。苟山之见其荣者,君谨封而祭之。距封十里而为一坛,是则使乘者下行,行者趋。若犯令者罪死不赦。然则与折取之远矣。修教十年,而葛卢之山发而出水,金从之,蚩尤受而制之以为剑铠矛戟,是岁相兼者诸侯九,雍狐之山发而出水,金从之,蚩尤受而制之,以为雍狐之戟芮戈,是岁相兼者诸侯十二,故天下之君,顿戟一怒,伏尸满野,此见戈之本也。桓公问于管子曰:请问天财所出。地利所在。管子对曰:山上有赭者,其下有铁。上有铅者,其下有银。一曰。上有铅者,其下有鉒银,上有丹沙者,其下有鉒金。上有慈石者,其下有铜金。此山之见荣者也。苟山之见荣者,谨封而为禁,有动封山者,罪死而不赦。有犯令者,左足入,左足断。右足入,右足断。然则其与犯之远矣。此天财地利之所在也。桓公问于管子曰:以天财地利立功成名于天下者,谁子也。管子对曰:文武是也。桓公曰:此若言何谓也。管子对曰:夫玉起于牛氏边山,金起于汝汉之右洿,珠起于赤野之末光,此皆距周七千八百里,其涂远而至难。故先王各用于其重,珠玉为上币,黄金为中币,刀布为下币。令疾则黄金重,令徐则黄金轻,先王权度其号令之徐疾,高下其中币,而制下上之用,则文武是也。

《史记》《夏本纪》

道九山。
〈注〉《索隐》曰:汧、壶口、砥柱、太行、西倾、熊耳、嶓冢、内方、岐是九山也。

《淮南子》《地形训》

土有九山,山有九塞。
何谓九山。会稽、泰山、王屋、首山、太华、岐山、太行、羊肠、孟门。何谓九塞。曰太汾、渑阨、荆阮、方城、殽阪、井陉、令庇、句注、居庸。
八纮之外,乃有八极,自东北方曰方土之山,曰苍门;东方曰东极之山,曰开明之门;东南方曰波母之山,曰阳门;南方曰南极之山,曰暑门;西南方曰编驹之山,曰白门;西方曰西极之山,曰阊阖之门;西北方曰不周之山,曰幽都之门;北方曰北极之山,曰寒门。凡八极之云,是雨天下;八门之风,是节寒暑。

《说文》《山》

山,宣也。宣气散生万物,有石而高也。

《释名》《释山》

山,产也,产生物也。土山曰阜。阜,厚也,言高厚也。大阜曰陵。陵,隆也。体,高隆也。
山顶曰冢。冢,肿也,言肿起也。山旁曰陂,言陂陁也。山脊曰冈。冈,亢也,在上之言也。
山旁陇间曰涌。涌,犹桶,桶,狭而长也。
山大而高曰嵩。嵩,竦也,亦高称也。
山小高曰岑。岑,崭也,崭然也。
上锐而长曰峤,形作桥也。
小山别大山曰甗。甗,甑也。甑一孔者,甗形孤出处,似之也。
山多小石曰磝。磝,尧也。每石尧尧,独处而出见也。山多大石曰礐。礐,学也,大石之形。学,学形也。
山有草木曰岵。岵,怙也。人所怙取以为事用也。山无草木曰屺。屺,圯也,无所出生也。
山上有水曰垺。垺,脱也,脱而下流也。
石载土曰岨。岨,胪然也。土载石曰崔嵬,因形名之也。山东曰朝阳,山西曰夕阳,随日所照而名之也。山下根之受霤处曰圳。圳,吮也,吮得山之肥润也。山中丛木曰林。林,森也,森森然也。
山足曰麓。麓,陆也,言水流顺陆燥也。
山体曰石。石,格也,坚捍格也。
小石曰砾。砾,料也。小石相枝柱其间,料料然出内气也。

《释丘》

丘一成曰顿丘,一顿而成,无上下大小之杀也。再成曰陶丘,于高山上一重,作之如陶灶然也。三成曰昆崙丘,如昆崙之高而积重也。
前高曰髦丘,如马举头垂髦也。
中央下曰宛丘,有丘宛宛如偃器也。泾上有一泉水,亦是也。
偏高曰阿丘。阿,荷也,如人担荷,物一边高也。
亩丘,丘体满一亩之地也。
圜丘,方丘,就其方圜名之也。
锐上曰融丘。融,明也。明,阳也。凡上锐皆高而近阳者也。
如乘曰乘丘。四马曰乘,一基在后似车,四列在前似驾,马车之形也。
如渚者曰渚。丘形似水中之高地,隆高而广也。水潦所止曰泥丘,其止污水流不去成泥也。
泽中有丘曰都丘,言虫鸟往所都聚也。
当途曰梧丘。梧,忤也,与人相当,忤也。
道出其右曰画丘。人尚右,凡有指画皆用右也。道出其前曰载丘。在前,故载也。
道出其后曰昌丘。
水出其前曰阯丘。阯,基趾也,言所出然。
水出其后曰阻丘,此水以为险也。
水出其右曰沚丘。沚,止也,西方义气有所制止也。水出其左曰营丘。
丘高曰阳丘,体高近阳也。
宗丘,邑中所宗也。

《风俗通义》《林》

谨按《诗》云:殷商之旅,其会如林。《传》曰:山林之士,往而不能反。《礼记》:将至泰山,必先有事于配林。林,树木之所聚生也。今配林在泰山西南五六里,予前临郡,因侍祀之行,故往观之。树木盖不足言,犹七八百载,间有衰索乎。

《麓》

谨按《尚书》:尧禅舜,纳于大麓。麓林,属于山者也。春秋沙麓崩。《传》曰:麓者,山足也。《诗》云:聸彼旱麓,易称即鹿,无虞以从禽也。

《京》

谨按《尔雅》:丘之绝高大者为京,谓非人力所能成,乃天地性自然也。《春秋左氏传》:莫之与京。《国语》:赵文子与叔向游于九京。今京兆、京师,其义取于此。

《陵》

谨按《诗》云:如山如陵。《易》曰:伏戎于莽,升其高陵。又:天险不可升,地险山川丘陵。《春秋左氏传》曰:殽有二陵:其南陵,夏后皋之墓也;其北陵,文王之所避风雨也。殽在弘农渑池县,其语曰:东殽西殽,渑池所高。《国语》:周单子会晋厉公于加陵。《尔雅》曰:陵莫大于加陵,言其独高厉也。陵有天性自然者,今王公坟垄各称陵也。

《丘》

谨按《尚书》:民乃降丘度土,尧遭洪水,万民皆山栖巢居以避其害,禹决江疏河,民乃下丘营度爽垲之场而邑落之故丘之字,二人立,一上一者,地也。四方高,中央下,像形也。《诗》云:至于顿丘,宛丘之下。《论语》:他人之贤,丘陵也。《尔雅》曰:天下有名丘五,其三在河南,二在河北。

《墟》

谨按《尚书》:舜生姚墟。《传》曰:郭氏之墟。墟者,虚也。郭氏,古之诸侯,善善不能用,恶恶不能去,故善人怨焉,恶人存焉,是以败为丘墟也。今故庐居处高下者亦名为墟。姚墟在济阴城阳县,帝颛顼之墟,阏伯之墟是也。

《阜》

谨按《诗》云:如山如阜。《春秋左氏传》:鲁公伯禽宅曲阜之地。阜者,茂也。言平地隆踊,不属于山陵也。今曲阜在鲁城中,委曲长七八里,雒北芒坂即为阜也。

《培》

谨按《春秋左氏传》:培塿无松柏,言其卑小。部者,阜之类也。今齐鲁之间田中少高卬,名之为部矣。

《博雅》《释山》

岱宗谓之泰山,天柱谓之霍山,华山谓之太华,常山谓之恒山,外谓之岷嵩,岣嵝谓之衡山,蜀山谓之岷山,吴山谓之开山,薄落谓之幵头。土高有石山,山产也,石䄷也。冢,肿也。岳,确也。凡天下名山五千二百七十,出铜之山四百六十有七,出铁之山三千六百有九。昆崙虚有三山,阆风、板桐、元圃。其高万一千一百一十里一十四步二尺六寸,𣶒畎嶰溪谷。〈外字下疑应有方字。〉

《图书编》《五镇》

东镇沂山东安王在沂州。
南镇会稽山永兴公在越州。
中镇霍山应圣公在晋州。
西镇吴山成德公在陇州。
北镇医巫闾山广宁公在营州。

《洞天福地记》《十大洞天》

第一,王屋洞,小有清虚天。周回万里,王褒所理,在洛州王屋县。
第二,委羽洞,大有虚明天。周回万里,司马季主所理,在武州。
第三,西城洞,太元总真天。周回三千里,王方平所理,在蜀州。
第四,西元洞,三元极真天。广二千里,裴君所理,在金州。
第五,青城洞,宝仙九室天。广二千里,宁真君所理,在蜀州青城县。
第六,赤城洞,上玉清平天。广八百里,王君所理,在台州唐兴县。
第七罗浮洞,朱明曜真天。广一千里,葛洪所理,在博罗县,属修州。
第八,句曲洞,金坛华阳天。广百五十里,茅君所理,在润州句容县。
第九,林屋洞,左神幽墟天。广四百里,龙威丈人所理,在苏州吴县。
第十括苍洞,成德隐真天。广三百里,平仲节所理,在台州乐安县。

《三十六洞天》

霍童山霍林洞天,三千里,在福州宁德县。
泰山蓬元洞天,一千里,在兖州乾封县。
衡山朱陵洞天,七百里,在衡州衡山县。
华山总真洞天,三百里,在西岳。
常山总元洞天,一百里,在北岳。
嵩山司真洞天,三千里,在中岳。
峨眉山虚淩太妙洞天,三百里,在嘉州峨眉县。庐山洞虚咏真洞天,三百里,在江州浔阳县。
四明山丹山赤水洞天,一百八十里,在越州馀姚县,刘樊得道。
会稽山极元阳明洞天,三百里,在越州会稽县,夏禹探书。
太白山元德洞天,五百里,在京兆盩厔县,太上所现坛。
西山天宝极元洞天,三百里,在洪州南昌县,洪崖所居。
大围山好生上元洞天,三百里,在潭州醴陵县,傅天师所居,石室仙坛。
潜山天柱司元洞天,一千三百里,在舒州桐城县,九天司命。
武夷山升真化元洞天,百二十里,在建州建阳县,毛竹武夷君。
鬼谷山贵元思真洞天,七十里,在信州贵溪县。华盖山容城太玉洞天,四十里,在温州永嘉县。玉笥山太秀法乐洞天,百二十里,在吉州新淦县。盖竹山长耀宝光洞天,八十里,在台州黄岩县,葛仙公所居。
都峤山太上宝元洞天,八十里,在容州。
白石山秀乐长真洞天,七十里,在容州北源。
勾漏山玉阙宝圭洞天,三十里,在容州,有石室丹井。九疑山湘真太虚洞天,三十里,在道州延唐县。洞阳山洞阳隐观洞天,百五十里,在潭州长沙县。幕阜山元真太元洞天,二百里,在鄂州唐军县,吴猛上升处。
大酉山大酉华妙洞天,一百里,在辰州界。
金庭山金庭崇妙洞天,三百里,在越州剡县,褚伯玉、沈休文居之。
麻姑山丹霞洞天,一百五十里,在抚州南城县,麻姑上升。
仙都山仙都祈仙洞天,三百里,在处州缙云县,黄帝上升。
青田山青田太鹤洞天,四十里,在处州青田县,叶天师居之。
天柱山大涤元盖洞天,一百里,在杭州馀杭县,天柱观。
钟山朱湖太生洞天,一百里,在润州上元县。
良常山良常方会洞天,三十里,在茅山东北,中茅君所居。
桃源山白马元光洞天,七十里,在朗州武陵县,金华山金华洞元洞天,五十里,在婺州金华县,有皇初平赤松观。
紫盖山紫元洞明洞天,八十里,在韶州曲江县。

《七十二福地》

地肺山,在茅山,有紫阳观,乃许长史宅。
石磕原,在台州黄岩县峤岭东。
仙源,在温州白溪。
南田,在处州青田。
玉琉山,在温州海中。青屿山,在东海口。
崆峒,在夏州,黄帝所到。
郁木坑,在玉笥山,乃萧子云宅。
武当山,在均州。
七十二洞君山,在岳州青草湖。
桂源,在连州抱福山,廖先生宅。
灵墟,在台州天台山,司马天师居处。
沃洲,在越州剡县。
天姥岑,在台州天台南,刘阮迷路处。
若耶溪,在越州南樵风径。
巫山,在夔州大仙坛。
清远山,在婺州浦阳县东白山。
安山,在交州,安期先生居处。
马岭,在郴州,苏耽上升处。
鹅羊山,在长沙县,许真君斩蜃处。
洞真坛,在长沙南岳祝融峰。
洞宫,在长沙北洞。
灵源,在衡州南岳招仙观上峰。
陶山,在温州安固县,贞白先生修药处。
烂柯山,在衢州信安县。
龙虎山,在信州贵溪县,天师宅。
勒溪,在建州建阳县。
灵应山,在饶州,施真人宅。
白水源,在龙州。
金精山,在虔州虔化县,张贞女修道处。
閤皂山,在吉州新淦县,天师行化处。
始丰山,在洪州丰城县。
逍遥山,在洪州连西山,许真君修道处。
东白源,在洪州新建县,钟真人宅。
钵池,在楚州北,王真人修道处。
论山,在丹徒县。
毛公坛,在苏州洞庭湖中包山七十二坛,刘根先生修道处。
九华山,在池州青阳县,窦真人上升处。
桐柏山,在唐州桐柏县,淮水上源。
平都山,在忠州酆都县,阴君上升处。
绿萝山,在常德武陵北。
章观山,在沣州沣阳县。
抱犊山,在潞州上党,庄周所居。
大面山,在蜀州青城山,罗真人所居。
虎溪,在湖州安吉县,方真人修道处。
元晨山,在江州都昌县。
马迹山,在舒州,王先生修洞渊法处。
德山,在朗州武陵县,善卷先生居,古名枉山。
鸡笼山,在和州历阳县。
玉峰,在蓝田县。
商谷,在商州上洛县,四皓所隐处。
阳羡山,在常州宜兴县,张公洞。
长白山,在兖州。
中条山,在河中永乐县,侯真人上升处。
霍山,在寿州。
云山,在朗州武陵县。
四明山,在梨州,魏微上升处。
缑氏山,在洛州缑氏县,子晋上升处。
临邛山,在邛州临邛县。白鹤山,相如所居。少室山,在河南府,连中岳。
翠微山,在西安府,终南太乙观。
大隐山,在明州慈溪县,天宝观。
白鹿山,在杭州天柱山,吴天师所隐。
大若岩,在温州永嘉县,贞白先生修真诰处。
山,在莱州崂山,仙公会真处。西白山,在越州剡县,赵广信上升处。
天印山,在升州上元县,洞元观仙公行化处。
金城山,在云中郡。
三皇井,在温州仙岩山。
沃壤,在海州东海县,二疏修道处。

山总部总论

《孔丛子》

《论书》

子张问:《书》云:奠高山,何谓也。孔子曰:高山五岳,定其差秩,祀所视焉。子张曰:其礼如何。孔子曰:牲币之物,五岳视三公,小名山视子男。子张曰:仁者何乐于山。孔子曰:夫山者,岿然高。子张曰:高则何乐尔。孔子曰:夫山,草木植焉,鸟兽蕃焉,财用出焉,直而无私焉,四方皆伐焉。直而无私,典吐风云,以通乎天地之间,阴阳和合,雨露之泽,万物以成,百姓咸飨。此仁者之所以乐乎山也。

《韩诗外传》《论仁者乐山》

问者曰:夫仁者何以乐于山也。曰:夫山者,万民之所瞻仰也。草木生焉,万物植焉,飞鸟集焉,走兽休焉,四方益取与焉,出云道风,嵷乎天地之间。天地以成,国家以宁。此仁者所以乐于山也。诗曰:泰山岩岩,鲁邦所瞻。乐山之谓也。

《朱子语类》《地理》

或问:天下之山西北最高。曰:然。自关中一支生下函谷,以至嵩少,东尽泰山,此是一支。又自嶓冢汉水之北生下一支,至扬州而尽。江南诸山则又自岷山分一支,以尽乎两浙闽广。
江西山皆是五岭赣上来,自南而北,故皆逆。闽中却是自北而南,故皆顺。
闽中之山多自北来,江浙之山多自南来。
仙霞岭在信州分水之右,其脊脉发去为临安,又发去为建康。
问:岷山之分支何以见。曰:江出于岷山,岷山夹江两岸而行,那边一支去为陇,〈他本云:那边一支去为江北许多去处。〉这边一支为湖南,又一支为建康,又一支为两浙,而馀气为福建二广。
关中之山,皆自蜀汉而来,至长安而尽。若横山之险,乃山之极高处。

《图书编》《山总叙》

天在山中,《易》取大畜之象。夫山虽广矣,大矣,畜天能几何哉。而圣人因象教人,则曰:君子多识前言往行,以畜其德。殊有得意于山天之外也。余于山而类编之,得无大畜之意欤。尝阅载籍,古人于一山一水,各有图经,余深病载籍弗广,见闻浅鲜,于殊方图经,未获全睹。类编舆地图书,凡九州之沿革,畿省郡县之夷险,九边之阨塞,四夷之疆域,悉图而述之。盖为国计攸关也。然水与山一也,海且图焉,以万里海防与海运所关最重。河且图焉,以河漕为当今急务。江且图焉,以江防亦非细,故乃独略于山者,得非谓岳镇祀典之外,山于国计无与哉。近偶遐想,古今英杰挺生悉钟山岳之灵秀,非可以一方一事比也,山独可略耶。但山志散漫,遍询藏书之家,亦视为赘疣,弗之畜焉。今所得而录者,不过千百中之一二耳。且岩谷胜境,多仙翁禅客假之以栖真,骚人逸士托之以寄兴,而记山游者又似纵好异之谈。故其中所可图而书者,愈鲜也。虽然,斯道在天地间,何显何藏,何常何异,而多识以大畜者,必不为山所局也。是故,峰峦之嶙峋耸拔天际,岩洞之邃杳深入地中,奇奇怪怪,诡异万状,非鬼神之工巧,何造物之不可。常情测一至此耶。噫。醯瓮井天拘方曲见,睹山类之图编,亦当为之长一格云。故《孟子》曰: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

《论中国之山》

按朱子曰:《河图》言昆崙为地之中。盖中国至于阗二万里,于阗遣使来贡,自言其西去四千三百馀里,即昆崙山。今中国在昆崙之东南,而天下之山祖于昆崙,惟分三干以入中国。其入外国之山无可考,亦不足论。今以中国之山言之,其河北诸山,自代北寰武岚宪诸州,乘高而来,山脊以西之水,流入龙门西河,脊东之水流于幽冀,入于东海。其西一支,为壶口太岳,次一支包汾晋之源而南出,以为析城王屋,而又西折为雷首。又一支为恒山,又一支为太行山,太行山一千里,其山高甚,上党在山脊,河东河北诸州在山支。其最长一支为燕山,尽于平滦。大河以南诸山,则关中之山,皆自蜀汉而来。一支至长安而尽关中。一支生下函谷,以至嵩少,东尽泰山。一支自嶓冢汉水之北生下,尽扬州。江南诸山,皆祖于岷江,出岷山。岷山夹江两岸而行,那边一支,去为江北许多去处,这边一支,分散为湖南、闽、广,尽于两浙、建康。其一支为衡山而尽于洞庭、九江之西。其一支度桂岭,则包湘源而北经袁筠之地,以尽于庐阜。其一支自南而东,则包彭蠡之原,度歙黄山,以尽于建康。又自天目山分一支,尽于浙江。西之山,皆自五岭赣上来,自南而北,闽、广之山,自北而南。一支则又包浙江之源,北首以尽会稽,南尾以尽闽粤,此中国诸山祖宗支派之大纲也。

《天下山分四条分主二十八宿》

曰岍岐、荆山、壶口、雷首、太岳、底柱,东方宿也。其次曰降娄元枵以负东海,神主岱山,曰岁星。曰析城、王屋、太行、恒山、碣石、西倾、朱圉,北方宿也。其次曰大梁析木以负北海神主恒山,曰辰星。曰鸟鼠、太华、熊耳、外方、桐柏、嶓冢、陪尾,西方宿也。其次曰鹑首实沈以负西海,神主华山,曰太白。曰荆山、内方、大别、岷山、衡山、九江、敷浅原南方宿也。其次曰星纪鹑尾以负南海,神主衡山,曰荧惑。中州居天下中,其次曰鹑火大火,寿星豕韦,神主嵩山,曰镇星。

《论周岳与虞夏商不同汉岳与虞周不同》

《王制》:有恒山、衡山,而不言泰、华、嵩山。《舜典》:有四岳而不言中岳,盖《王制》:南北以山为至,东西以水为至,故五岳言其二。《舜典》:言四方巡狩所至地,故五岳言其四。泰山为东岳,华山为西岳,恒山为北岳,衡山为南岳,嵩山为中岳。嵩山崇山县之崇,高山即禹贡之外方也。初无嵩山之名,《职方·山镇》:有恒,有岱,有华,有衡,不言嵩高而有岳山,盖周都在五岳之外,故以雍之吴山为岳山,此周岳与虞夏商不同也。《舜典》:南岳,孔安国以为衡山,《职方·山镇》:亦曰衡山是衡,为南岳,明矣。而《尔雅》有二说,河南衡山为南岳,又以霍山为南岳,盖汉武帝巡南郡礼天柱山,号曰南岳,是以衡山辽远而移其神于霍山也。说者谓一山两名,失之矣,此汉岳与虞周不同也。九州薮泽在《职方》为九,在《尔雅》为十,盖《职方》以州言,《尔雅》以国言也。《尔雅》薮泽之名,如吴越之具区,即此扬也。楚之云梦,即此荆也。大抵不殊,独晋之大陆,齐之海嵎,周之焦穫,与《职方》不同。

《五岳诸名山总叙》

吕东莱先生晚岁卧家,深居一室,若与世相忘。而其周览山川,收拾人物之意,未能巳也。尝有感于宗少文卧游之语,每遇昔人记载人境之胜,辄命门人随手笔之,目之曰卧游录,非直为怡神适志之具而已。矧海字巨岳名山,足迹弗能遍,幸有先哲图记具在,时时览之,虽不出户,而神之所游,不广且大乎。因而第之彼天寿之山,龙翔凤舞,自天而下。其旁诸山,则玉带军都,绵亘环抱,银山神岭,罗列拱护,势雄气固,以奠皇图。钟山龙蟠,石城虎踞,沨沨乎大江之险,汪汪然彭蠡之湖。地控三山,洲分白鹭,惟兹形胜,实南北之两都者,次则太华、少华、芙蓉、明星,雁门之坂,长平之坡。漆水、沮水、泾河、渭河,四塞之国,关中奥区。太室、少室,嶕峣之窦。左伊、右瀍,背河溯洛,嵚崟、崤函、天坛、王屋。伟哉。周南,中华之域,太白之山,大明之湖,三观岱宗,二门天启,石闾梁父,云云亭亭,凭山负海,临漳枕津。太公用之而富,管氏资之以兴。蒙羽东峙,钜野西驰,尼阜钟灵,泗源萃气,乃元圣之所生,实诞育之阙里。及夫祝融紫盖之蜿蜒,君山洞庭之吞吐,金焦京口之奇,天目吴越之秘。青城玉垒,云烟之外。匡庐峨眉,星辰之里。五羊之罗浮,八闽之武夷。若斯者,皆韫乾坤之精英萃,万有之神奇,是诚宇内大观也。几欲长游远睇,南穷沧溟,北抵紫塞,东折若木之枝,西奄蒙汜之谷,顶摩太清,辙环八埏,纵游以大吾观,而不吾遂也。东莱卧游之意,讵能忘哉。噫。壶丘子谓务外游,不知务内观。务外游者,求补于物,务内观者,取足于身。兹录也,若以之博览,多识外也,以之怡神适志,亦外也,惟内观者,雅善于卧游云。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山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