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山川总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山川总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一卷目录

 山川总部汇考
  书经〈虞书舜典 夏书禹贡〉
  礼记〈王制〉
  周礼〈天官大宰 地官大司徒 闾师 夏官司险 职方氏 秋官雍氏〉
  管子〈乘马 宙合 地数〉

山川典第一卷

山川总部汇考

《书经》《舜典》
肇十有二州,封十有二山,浚川。
〈传〉肇,始也。禹治水之后,舜分冀州为幽州、并州,分青州为营州,始置十二州。封,大也。每州之名山,殊大者以为其州之镇,有流川则深之使通利。〈疏〉《周礼·职方氏》:每州皆云:其山镇曰某山,扬州会稽、荆州衡山、豫州华山、雍州吴山、冀州霍山、并州恒山、幽州酱无闾、青州沂山、兖州岱山。是周时九州之内最大之山。舜时十有二山,事亦然也。州内虽有多山,取其最高大者,以为其州之镇,特举其名,是殊大之也。其有川,无大无小,皆当深之,故云浚川。有流川则深之,使通利也。《职方氏》:每州皆云其川,其浸亦举其州内大川,但令小大俱通,不复举其大者,故直云浚之而已。
《禹贡》
禹敷土,随山刊木,奠高山大川。
〈传〉奠,定也。高山,五岳。大川,四渎。定其差秩祀礼所视。〈疏〉山之高者,莫高于岳;川之大者,莫大于渎,故言高山五岳谓嵩、岱、衡、华、恒也,大川四渎谓江、河、淮、济也,此举高大为言卑小亦定之矣。定其祀礼所视,谓王制所云。五岳视三公,四渎视诸侯,其馀视伯、子、男。往者,洪水滔天,山则为水所包,川则水皆汎溢,祭祀礼废。今始定之,以见水土平复旧制也。〈蔡传〉定高山大川以别州境也。

冀州既载,壶口治梁及岐。
〈传〉壶口在冀州。梁岐在雍州,从东循山治水而西。〈疏〉此于冀州之分,言及雍州之山者,从东循山,治水而西故也。《蔡传》壶口,山名。《汉·地志》:在河东郡北屈县东南,今隰州吉乡县也。梁岐皆冀州山。梁山,吕梁山也。在今石州离石县东北。《尔雅》云:梁山,晋望。即冀州吕梁也。吕不韦曰:龙门未辟,吕梁未凿,河出孟门之上。又《春秋》:梁山崩。《左氏》《谷梁》皆以为晋山,则亦指吕梁矣。郦道元谓:吕梁之石崇竦,河流激荡,震动天地,此禹既事壶口,乃即治梁也。岐山在今汾州介休县狐岐之山,胜水所出,东北流注于汾。郦道元云:后魏于狐岐置六壁,今六壁城在胜水之侧,实古河径之险阨。二山河水所经治之,所以开河道也。先儒以为雍州梁岐者,非是。

既修太原,至于岳阳。
〈传〉高平曰:太原今以为郡名。岳,太岳,在太原西南。山南曰阳。〈疏〉《周礼·职方氏》:冀州,其山镇曰霍山。即此太岳是也。

覃怀底绩,至于衡漳。
〈传〉漳水横流入河。〈疏〉漳在怀北五百馀里。《地理志》云:清漳水出上党沾县大黾谷,东北至渤海阜城县入河,过郡五行千六百八十里,此沾县因水为名。《志》又云:沾水出壶关。《志》又云:浊漳水出长子县。东至邺县,入清漳。郑元亦云:横漳,漳水横流。王肃云:衡、漳,二水名。《蔡传》按桑钦云:二漳异源而下流相合,同归于海。唐人亦言:漳水能独达于海,请以为渎。而不云:入河者。盖禹之导河,自洚水大陆至碣石入于海,本随西山下东北去。周定王五年,河徙砱砾,则渐迁而东。汉初,漳犹入河,其后,河徙日东而取漳水益远。至钦时,河自大伾而下,已非故道,而漳自入海矣。故钦与唐人所言者如此。《大全》孔氏曰:漳水横流入河,故曰衡漳。曾氏曰:河自大伾北流,漳水东流。而注之也。形东西为横,南北为从。河北流而漳东注,则河从而漳横矣。

厥土惟白壤,厥赋惟上上错,厥田惟中中,恒卫既从,大陆既作。
〈疏〉《地理志》云:恒水出常山上曲阳县东入滱水。卫水出常山灵寿县东北入滹沲。大陆在钜鹿县北。《释地十薮》云:晋有大陆。《蔡传》晁氏曰:今之恒水,西南流至真定府行唐县,东流入于滋水,又南流入于衡水,非古径矣。大陆,孙炎曰:钜鹿北广阿,泽河所经也。程氏曰:钜鹿去古河绝远,河未尝径邢以行钜鹿之广阿,非是。按《尔雅》高平曰:陆,大陆云者,四无山阜旷然平地。盖禹河自澶相以北,皆行西山之麓。故班马、王横,皆谓载之高地,则古河之在贝
冀以及枯洚之南,率皆穿西山踵趾以行,及其已过信洚之北,则西山势断旷然四平。盖以此地谓之大陆,乃与下文北至大陆者合。

岛夷皮服,夹右碣石,入于河,济河惟兖州。
〈传〉东南据济,西北距河。〈疏〉此下八州发,首言山川者,皆谓境界所及也。据谓跨之,距,至也。

九河既道。
〈疏〉《释水》载九河之名云:徒骇、太史、马颊、覆釜、胡苏、简洁、钩盘、鬲津。〈蔡传〉按徒骇河,《地志》云:滹沱河。《寰宇记》云:在沧州清池南。许商云:在平城。马颊河,《元和志》:在德州安德平原南东。《寰宇记》云:在棣州滴河北。《舆地记》云:即笃马河也。覆釜河,《通典》云:在德州安德。胡苏河,《寰宇记》云:在沧之饶安、无棣、临津三县。许商云:在东光。简洁河,《舆地记》云:在临津。钩盘河,《寰宇记》云:在乐陵东南,从德州平昌来。《舆地记》云:在乐陵。鬲津河,《寰宇记》云:在乐陵东,西北流入饶安。许商云:在鬲县。《舆地记》云:在无棣。太史河,不知所在。自汉以来,讲求九河者甚详,汉世近古,止得其三。唐人集累世积传之语,遂得其六。欧阳忞《舆地记》又得其一。或新河而载以旧名,或一地而互为两说。要之,皆似是而非,无所依据。至其显然谬误者,则班固以滹沱为徒骇,而不知滹沱不与古河相涉。乐史,马颊乃以汉笃马河当之,郑氏求之不得。又以为九河齐桓,塞其八流以自广。夫曲防齐之所禁,塞河宜非桓公之所为也。河水可塞,而河道果能尽平乎。皆无稽考之言也。惟程氏以为九河之地,已沦于海,引碣石为九河之證,以谓今沧州之地,北与平州接境,相去五百馀里。禹之九河当在其地,后为海水沦没,故其迹不存。方九河未没于海之时,从今海岸东北更五百里平地,河播为九,在此五百里中。又上文言夹右碣石,则九河入海之处,有碣石在其西北岸。九河水道变迁,难于推考。而碣石通趾顶皆石,不应仆没。今兖、冀之地既无此石,而平州正南有山而名碣石者,尚在海中,去岸五百馀里,卓立可见,则是古河自今以为海处,向北斜行,始分为九,其河道已沦入于海,明矣。汉王横言:昔天常连雨,东北风,海水溢西南,出浸数百里。九河之地,已为海水所渐。郦道元亦谓:九河碣石,苞沦于海。后世儒者,知求九河于平地,而不知求碣石有无,以为之證。故前后异说,竟无归宿。盖非九河之地,而强凿求之,宜其支离而不能得也。《大全》孔氏曰:河分为九道,在此州界平原以北是。新安陈氏曰:禹疏九河,不过因河之势,自分而疏通之耳。非自分之也。

雷夏既泽,灉沮会同。
〈传〉雷夏,泽名,灉沮二水,会同此泽。〈疏〉《地理志》云:雷泽在济阴城阳县西北。《蔡传》灉水。曾氏曰:《尔雅》:水自河出为灉。许慎云:河灉水在宋。又曰:汳水受陈留浚仪阴沟,至蒙为灉水,东入于泗水,经汳水出阴沟,东至蒙为狙獾,则灉水即汳水也。灉之下流入于睢水、沮水。《地志》:雎水出沛国芒县,睢水,其沮水欤。晁氏曰:《尔雅》云:自河出为灉,济出为濋,求之于韵,沮有楚音。二水河济之别也。二说未详孰是。会者,水之合也。同者,合而一也。《大全》王氏炎曰:沮出濮阳,灉出曹州,二水势均,故曰会同。陈氏经曰:兖略不及山知多,平地河患为甚也。

桑土既蚕,是降丘宅土,厥土黑坟,厥草惟繇,厥木惟条,厥田惟中下,厥赋贞,作十有三载,乃同,厥贡漆丝,厥篚织文,浮于济漯,达于河。
〈传〉《顺流》曰:浮济、漯,两水名因水、入水,曰达。〈疏〉《地理志》云:漯水出东郡东武阳县,至安乐千乘县入海,过郡三行千二十里。其济则下文具矣。《蔡传》程氏以为此乃汉河与漯殊异,然亦不能明言漯河所在。未详其地也。

海岱惟青州。
〈传〉东北据海,西南距岱。《蔡传》岱,泰山也,在今袭庆府奉符县西北三十里。

嵎夷既略,潍淄其道。
〈疏〉《地理志》云:潍水出琅琊箕屋山,北至都昌县入海,过郡三行五百二十里。淄水出泰山莱芜县。原山东北,至千乘博昌县入海。

厥土白坟,海滨广斥,厥田惟上下,厥赋中上,厥贡盐絺,海物惟错,岱畎丝,枲,铅,松,怪石,莱夷作牧,厥篚檿丝,浮于汶,达于济。
〈疏〉《地理志》云:汶水出泰山莱芜县,原山西南入济也。

海岱及淮惟徐州。
〈传〉东至海,北至岱,南及淮。

淮沂其乂,蒙羽其艺。
〈疏〉《地理志》云:沂水出泰山,盖县临乐子山南,至下邳入泗,过郡五行六百里。淮出桐柏山。蒙山在泰
山蒙阴县西南。羽山在东海祝其县南。《蔡传》曾氏曰:徐州水以沂名者,非一。郦道元谓:水出尼丘山西北,径鲁之雩门,亦谓之沂水。水出太公武阳之冠石山,亦谓之沂水。而沂水之大,则出于泰山也。又按徐之水有泗、有汶、有汴、有漷而独以淮沂言者,徐之川莫大于淮,淮乂则自泗而下,凡为川者可知矣。徐之浸莫大于沂,沂乂则自沐而下,凡为浸者可知矣。《大全》王氏炎曰:先淮后沂,先大而后小也。先蒙后羽,先高而后下也。淮沂乂而后蒙羽可艺事之相因也。

大野既猪,东原底平。
〈传〉大野,泽名。〈疏〉《地理志》云:大野泽在山阳钜野县北。《蔡传》《水经》:济水至乘氏县分为二,南为菏,北为济。郦道元谓:一水东南流,一水东北流入钜野泽则大野为济之所绝,其所聚也大矣。何承天曰:钜野广大,南导洙泗,北连清济。徐之有济于是乎见。又郓州中都西南,亦有大野陂,或皆大野之地也。《大全》王氏炎曰:大野猪而后东原平,亦事之相因也。

厥土赤埴坟,草木渐包,厥田惟上中,厥赋中中,厥贡惟土五色,羽畎夏翟,峄阳孤桐。
〈疏〉《地理志》云:东海下邳县西,有葛峄山,即此山也。

泗滨浮磬,淮夷蠙珠暨鱼。
〈疏〉淮夷是二水之名。淮即四渎之淮也。夷盖小水,后来涸竭,不复有其处耳。《地理志》:泗水出济阴乘氏县。东南至临淮睢陵县,入淮行千一百一十里也。《蔡传》泗,水名,出鲁国卞县桃墟西北。陪尾山源有泉四,四泉俱导因以为名。西南过彭城,又东南过下邳,入淮卞县,今袭庆府泗水县也。淮夷淮之夷也。

厥篚元纤缟,浮于淮泗,达于河,淮海惟扬州。
〈传〉北据淮,南距海。

彭蠡既猪,阳鸟攸居。
〈传〉彭蠡,泽名。〈注〉张勃、吴录云:今名洞庭湖,案今在九江郡界。〈蔡传〉《彭蠡地志》:在豫章郡彭泽县东,合江西、江东诸水,跨豫章、饶州、南康军三州之地,所谓鄱阳湖者,是也。

三江既入,震泽底定。
〈传〉震泽,吴南大湖名。〈注〉三江,韦昭云:谓吴松江、钱塘江、浦阳江也。《吴地记》云:松江东北行七十里,得三江口,东北入海为娄江,东南入海为东江,并松江为三江。《蔡传》苏氏谓岷山之江为中江,嶓冢之江为北江,豫章之江为南江,即导水所谓东为北江,东为中江者,既有中北二江,则豫章之江为南江,可知。今按此为三江,若可依据。然江汉会于汉阳,合流数百里,至湖口,而后与豫章江会,又合流千馀里,而后入海,不复可指为三矣。震泽,太湖也。《周·职方》:扬州薮曰具区。《地志》:在吴县西南五十里,今苏州吴县也。具区之水,多震而难定,故谓之震泽。底定者,言底于定而不震荡也。《大全》新安陈氏曰:三江不胜异说。颜师古以为中江、南江、北江。郭景纯以为岷江、浙江、松江。韦昭以为松江、浙江、浦阳江。王介甫以为一江自义兴,一江自毗陵,一江自吴县,皆据所见而言,非禹旧迹也,皆不必取。既入,入海也。《陈氏大猷》曰:古有九河后合为一。古有荥泽后堙为地,安知彭蠡之下,禹平水时,有三江而后或合为一乎。郦道元谓:东南地卑万水所凑,触地成川,故川旧渎难以为凭。禹迹之不可考者,多矣。凡舍经文而指后世流派之分合,水道之通塞地名之同异以为说者,以论后世之地理,则可以论禹迹之旧则难也。

筱簜既敷,厥草惟夭,厥木,惟乔,厥土惟涂泥,厥田惟下下,厥赋下上上错,厥贡惟金三品,瑶,琨,筱簜,齿,革,羽,毛,惟木,岛夷卉服,厥篚织贝,厥包橘,柚,锡贡,沿于江海,达于淮泗。
〈传〉顺流而下曰沿。

荆及衡阳惟荆州。
〈传〉北据荆山,南及衡山之阳。《大全》曾氏曰:有两荆山,此荆州之荆山,非雍州荆岐既旅之荆山。此荆山其南为荆州,其北为豫州。《汉志》:此荆山在南郡,今襄阳府临沮县。衡山在长沙,今潭州湘南县。

江汉朝宗于海,九江孔殷。
〈注〉九江,《浔阳地记》云:一曰乌白江,二曰蚌江,三曰乌江,四曰嘉靡江,五曰畎江,六曰源江,七曰廪江,八曰提江,九曰箘江。张须元《缘江图》云:一曰三里江,二曰五州江,三曰嘉靡江,四曰乌土江,五曰白蚌江,六曰白乌江,七曰箘江,八曰沙提江,九曰廪江。参差随水长短,或百里或五十里,始于鄂陵终于江口,会于桑落洲。《太康地记》曰:九江,刘歆以为湖汉九水,入彭蠡泽也。《蔡传》九江,即今之洞庭也。《水经》言:九江在长沙下隽西北。《楚地记》曰:巴陵潇湘之渊,在九江之间。今岳州巴陵县,即楚之巴陵,汉
之下隽也。洞庭正在其西北,则洞庭之为九江,审矣。今沅水、渐水、元水、辰水、叙水、酉水、澧水、资水、湘水皆合于洞庭,意以是名九江也。按《汉志》:九江在庐江郡之寻阳县。《寻阳记》:九江之名:一曰乌江,二曰蚌江,三曰乌白江,四曰嘉靡江,五曰畎江,六曰源江,七曰廪江,八曰提江,九曰箘江。今详汉九江郡之寻阳,乃《禹贡》扬州之境,而唐孔氏又以为九江之名起于近代,未足为据。且九江派别取之邪,亦必首尾短长,大略均布,然后可目之为九。然其一水之间当有一洲,九江之间,沙水相间,乃为十有七道,而今寻阳之地,将无所容,况沙洲出没,其势不常,果可以为地理之定名乎。设使派别为九,则当曰九江既道,不应曰孔殷于导,江当曰播九江,不应曰过九江。反复参考,则九江非寻阳,明甚。本朝胡氏以洞庭为九江者,得之。曾氏亦谓导江曰过九江,至于东陵。东陵,今之巴陵,今巴陵之上,即洞庭也。因九水所合,遂名九江。故下文导水曰过九江,经之例大水,合小水,谓之过,则洞庭之为九江,益以明矣。《大全》新安陈氏曰:江汉朝宗于海,即继曰九江孔殷导江,不曰播九江,而曰过九江,则大江自大江,九江自九水,可见。孔氏所谓江于此分为九道者,其非明矣。證以导江东至于澧,过九江至于东陵,则九江当在澧州之下,巴陵之上,而不在寻阳,与今之江州,尤明矣。朱蔡以洞庭湖当之,辨證详明,从之可也。谓江南凡水皆呼为江,禹时澧州之下,巴陵之上,自有九水。今年代久远,陵谷变迁,不可以今水證古水,而阙之亦可也。

沱潜既道。
〈传〉沱,江别名。潜,水名。《蔡传》《尔雅》曰:水自江出为沱,自汉出为潜。凡水之出于江汉者,皆有此名,此则荆州江汉之出者也。今按南郡枝江县有沱水,然其流入江,而非出于江也。华容县有夏水,首出于江,尾入于沔,亦谓之沱。若潜水则未有见也。《大全》王氏炎曰:沱水在今江陵府枝江县。土人谓枝江为百里洲,夹江沱二水之间,其与江分处,谓之上沱,与江合处,谓之下沱。《隋志》:南郡松滋县有涔,涔即古潜字。故《史记》云:沱、涔既。今松滋分为潜江县矣。

云土梦作乂。
〈疏〉《地理志》:南郡华容县南,有云梦泽。杜预云:南郡枝江县西有云梦城,江夏安陆县亦有云梦。《蔡传》云梦,方八九百里,跨江南北华容、枝江、江夏、安陆皆其地也。

厥土惟涂泥,厥田惟下中,厥赋上下,厥贡羽、毛、齿、革,惟金三品,杶、干、栝、柏、砺、砥、砮、丹,惟箘、簬、楛,三邦底贡厥名,包匦菁茅,厥篚玄纁,玑,组,九江纳锡大龟,浮于江沱潜汉,逾于洛,至于南河。
〈传〉逾,越也。

荆河惟豫州。
〈传〉西南至荆山北距河水。

伊洛瀍涧,既入于河。
〈传〉伊出陆浑山。洛出上洛山。涧出沔池山。瀍出河南北山。〈疏〉《地理志》云:伊水出弘农卢氏县东熊耳山,东北入洛。洛水出弘农上洛县冢领山,东北至巩县入河。瀍水出河南谷城县潜亭北,东南入洛。涧水出弘农新安县东南入洛。《蔡传》伊水,《山海经》曰:熊耳之山,伊水出焉。东北至洛阳县南,北入于洛。郭璞云:熊耳在上洛县南,今商州上洛县也。《地志》言:伊水出弘农卢氏之熊耳者,非是。伊瀍涧水入于洛而洛水入于河,此言伊洛瀍涧入河。若四水不相合而各入河者犹汉入江,江入海。而荆州言江汉朝宗于海意同盖四水并流小大相敌故也。

荥波既猪。
〈传〉荥,泽。波,水。已成遏猪。《蔡传》荥、波,二水名,济水自今孟州温县入河潜行,绝河南溢为荥,在今郑州荥泽县西五里敖仓东南。按今济水但入河,不复过河之南。荥渎水受河水,有石门,谓之荥口、石门也。郑康成谓:荥今塞为平地,荥阳民犹谓其处为荥泽。郦道元曰:禹塞淫水于荥阳,下引河东南以通淮、泗、济水,分河东南流。汉明帝使王景,即荥水故渎,东注浚仪,谓之浚仪渠。《汉志》谓:荥阳县有狼荡渠,首受济者是也,南曰狼荡,北曰浚仪,其实一也。波,水。《周职方》:豫州其川荥,雒其浸。波,溠。《尔雅》云:水自洛出为波。《山海经》曰:娄涿之山,波水出,其阴北流注于谷。二说不同,未详孰是。孔氏以荥波为一水者,非也。

导菏泽,被孟猪。
〈传〉菏泽在胡陵。孟猪,泽名,在菏东北。

厥土惟壤,下土坟垆,厥田惟中上,厥赋错上下,厥贡漆、枲、絺、纻,厥篚纤纩,锡贡磬错。浮于洛,达于河,华阳黑水惟梁州。
〈传〉东据华山之南西距黑水。
岷嶓既艺,沱潜既道。〈传〉岷山、嶓冢皆山名。沱、潜发源此州,入荆州。〈疏〉岷山在西徵外,江水所出。陇西郡西嶓冢山西,汉水所出,是二者皆山名。沱出于江。潜出于汉。《蔡传》此江汉别流之在梁州者。沱水,《地志》:蜀郡郫县江沱,在东,西入大江。郫县,今成都府郫县也。又《地志》云:蜀郡汶江县江沱,在西南东入江。汶江县,今永康军导江县也。潜水,《地志》云:巴郡宕渠县潜水,西南入江。宕渠,今渠州流江县也。郦道元谓:宕渠县有大穴。潜水入焉。通罡山下西南。潜出南入于江。又《地志》:汉中郡安阳县灊谷水,出西南入汉。灊,音潜。安阳县,今洋州真符县也。《大全》临川吴氏曰:凡江汉支流皆名沱潜。

蔡蒙旅平,和夷底绩。
〈传〉蔡、蒙二山名。祭山曰旅。〈疏〉《地理志》云:蒙山在蜀郡青衣县。蔡山不知所在。《蔡传》蔡山,《舆地记》:在今雅州严道县。蒙山,《地志》:蜀郡青衣县,今雅州名山县也。郦道元谓:山上合下开沬水径其间,溷崖水脉漂疾,历代为患。蜀郡太守李冰发卒,凿平溷崖,则此二山在禹为用功多也。和夷,地名,严道以西有和川,有夷道,或其地也。又按晁氏曰:和、夷,二水名。和水,今雅州荥经县北,和川水自蛮界罗岩州东西来,径蒙山,所谓青衣水,而入岷江者也。夷水出巴郡鱼复县东南,过很山县南,又东过夷道县北,东入于江。今详二说,皆未可必。但经言底绩者,三覃、怀原、隰既皆地名,则此恐为地名,或地名因水,亦不可知也。《大全》曾氏曰:严道有和川,夷人居之。

厥土青黎,厥田惟下上,厥赋下中三错,厥贡璆、铁、银、镂、砮、磬、熊、罴、狐、狸、织、皮,西倾因桓是来。浮于潜,逾于沔。
〈传〉西倾,山名。桓水是西倾山南行,因桓水是来,浮于潜汉上曰沔。〈疏〉《地理志》云:西倾在陇西临洮县西南,桓水出蜀郡蜀山,西南行羌中入南海。

入于渭,乱于河。
〈传〉绝流曰乱。

黑水西河惟雍州。
〈传〉西距黑水,东据河,龙门之河,在冀州西。

弱水既西,泾属渭汭。
〈疏〉《地理志》云:泾水出安定泾阳县西岍头山,东南至冯翊阳陵县,入渭,行千六百里。《蔡传》柳宗元曰:西海之山有水焉,散涣无力,不能负芥,投之则委靡垫没,及底而后止,故名曰弱。既西者导之,西流也。《地志》云:在张掖郡删丹县。薛氏曰:弱水出吐谷浑界穷石山,自删丹西至合黎山,与张掖县河合。又按《通鉴》:魏太武击柔然,至栗水,西行至菟园水,分军搜讨,又循弱水西行至涿邪山。则弱水在菟园水之西、涿邪山之东矣。《北史》载:太武至菟园水。分军搜讨,东至瀚海,西接张掖水,北渡燕然山。与《通鉴》小异,岂瀚海张掖水于弱水为近乎。程氏据《西域传》,以弱水为在条支,援引甚悉。然长安西行一万二千二百里,又百馀日方至条支,其去雍州如此之远,禹岂应穷荒而导其流也哉。其说非是。渭水,《地志》:出陇西郡首阳县西南,东至京兆船司空县入河。汭水,《地志》作芮扶风汧县弦蒲薮。芮水,出其西北东入泾。属,连属也,泾水连属渭汭二水也。

漆沮既从,沣水攸同。
〈疏〉《地理志》云:漆水出扶风漆县西。阚骃《十三州志》云:漆水出漆县西北岐山,东入渭。沮则不知所出。沣水,出扶风鄠县东南,北过上林苑入渭也。《蔡传》漆水,《寰宇记》:自耀州同官县东北界来,经华原县,合沮水。沮水,《地志》:出北地郡直路县东,今坊州宜君县西北境也。《寰宇记》:沮水自坊州升平县北子午岭出,俗号子午水,下合榆谷慈马等川,遂为沮水。至耀州华原县,合漆水,至同州朝邑县东南入渭,二水相敌,故并言之。既从者,从于渭也。又按《地志》谓:漆水出扶风县。晁氏曰:此豳之漆也。《水经》:漆水出扶风杜阳县。程氏曰:杜阳,今岐山普润县之地,亦汉漆县之境。其水入渭,在沣水之上,与经序渭水节次不合,非《禹贡》之漆水也。沣水,《地志》作酆出扶风鄠县终南山,今永兴军鄠县山也。东至咸阳县入渭。同者,同于渭也。

荆岐既旅。
〈传〉此荆在岐东非荆州之荆。〈疏〉《地理志》云:《禹贡》北条荆山在冯翊怀德县南。南条荆山在南郡临沮县北。《蔡传》岐山在扶风美阳县西北,今凤翔府岐山县东北十里也。

终南惇物,至于鸟鼠。
〈注〉终南,山名。《汉书·地理志》:一名太一山。《秦记》云:又名地肺。惇物,山名。《汉书》云:垂山也。《蔡传》终南、惇物、鸟鼠,皆山名。终南,《地志》:在扶风武功县,今永兴军万年县南五十里也。惇物,《地志》:在扶风武功县,今永
兴军武功县也。鸟鼠,《地志》:在陇西郡首阳县西南,今渭州渭源县西也。俗呼为青雀山。

原隰底绩,至于猪野。
〈疏〉《地理志》云:猪野泽,在武威县东北,有休屠泽,古文以为猪野泽。

三危既宅,三苗丕叙。
〈疏〉《地记书》云:三危之山,在鸟鼠之西南,当岷山。

厥土惟黄壤,厥田惟上上,厥赋中下,厥贡惟球、琳、琅玕,浮干积石,至于龙门西河。
〈传〉积石山在金城西南,河所经也。龙门山在河东之西界。

会于渭汭。
〈传〉逆流曰会。

织皮昆崙,析支渠搜,西戎即叙。
〈疏〉王肃云:昆崙在临羌西。析支在河关西。西戎,西域也。

导岍及岐,至于荆山。
〈传〉更理说所治山川首尾所在,治山通水,故以山名之。三山皆在雍州。〈疏〉上文每州说其治水登山,从下而上,州境隔绝,未得径通。今更从上而下,条说所治之山,本以通水。举其山相连属,言此山之傍,所有水害,皆治讫也。因冀州在北,故自北为始,从此导岍至敷浅原。旧说以为三条。《地理志》云:禹贡北条荆山在冯翊怀德县南,南条荆山在南郡临沮县东北,是旧有三条之说也。故马融、王肃皆为三条:导岍,北条;西倾,中条;嶓冢,南条。郑元以为四列导岍为阴列,西倾为次阴列,嶓冢为次阳列,岷山为正阳列。郑元创为此说,孔亦当为三条也。岍与嶓冢言导,西倾不言导者,史文有详略以可知,故省文也。荆岐上已具矣,而此复言之,以山势相连,而州境隔绝,更从上理说所治山川首尾所在,总解此下导山水之意也。其实通水而文称导山者,导山本为治水,故以导山名之。《地理志》云:吴岳在扶风岍县西,古文以为岍山。岐山在美阳县西北。荆山在怀德县。三山皆在雍州。《蔡传》此下随山也。岍山,《地志》:扶风岍县西吴山,古文以为岍山,今陇州吴山县吴岳山也。又按《寰宇记》:陇州汧源有岍山,汧水所出《禹贡》所谓岍山也。晁氏以为今之泷山、天井、金门、秦岭山者,皆古之岍也。《大全》朱子曰:每州各言境内山川,首尾不相联贯,且自东而西,非自然之形势,故于此通说九州山川,相联贯首尾,更从西而东,以著自然之形势。吕氏曰:山川之分见于九州者,其经也。山川之聚见于后者,其纬也。无经则不知其定所,无纬则不知其脉络。此作书之妙也。导山有二说,或以为随山通道,以相视其源委脉络。或以为治山旁小水。二说当兼用禹随山以治水,故以导言。如止于相其山势,何导之有。山之有脉络条列,固不可诬,而水之源未有不出于山,水之势未有不因于山,既随山通道,相其脉络原委,又因以导山旁涧谷之水,而纳之川。二说盖并行而不相悖也。林氏曰:禹本导川归海,今乃先以导山,盖方洪水怀襄,故川旧渎皆浸没不可见,欲施工,无所措手。故先以九州高山巨镇为表识,自西决之使东,以杀其滔天之势。水既顺下,渐入于海,则川流故迹,稍稍可求。于是浚川之功可施。始决九川而距四海,盖先随山而后浚川,其序不得不然也。

逾于河。
〈传〉此谓梁山龙门西河。〈疏〉逾于河谓山逾之也。此处山势相望,越河而东,故云:此谓龙门西河,言此处山不绝,从此而渡河也。

壶口,雷首,至于太岳。
〈传〉三山在冀州太岳上党西。〈疏〉《地理志》云:壶口在河东北屈县东南。雷首在河东蒲坂县南。太岳在河东彘县东。是三山在冀州,以太岳东近上党,故云在上党西也。

底柱,析城,至于王屋。
〈传〉此三山,在冀州南河之北,东行。〈疏〉《地理志》云:析城在河东濩泽县西。王屋在河东垣县东北。《地理志》不载底柱。底柱,在太阳关东析城之西。从底柱至王屋,在冀州南河之北东行也。

太行恒山,至于碣石,入于海。
〈传〉此二山连延,东北接碣石而入沧海,百川经此众山,禹皆治之,不可胜名,故以山言之。〈疏〉《地理志》云:太行山在河内山阳县西北。恒山在常山上曲阳县西北。太行去恒山太远,恒山去碣石又远,故云此二山连延,东北接碣石而入沧海。言山傍之水,皆入海,山不入海也。又解《治水》言山之意百川经此众山禹皆治之川多不可胜名,故以山言之也。谓漳潞汾涑在壶口、雷首、太行经底柱析城。济出王屋。淇近太行、恒、卫。滹沱、滱易近恒山碣石之
等也。

西倾、朱圉、鸟鼠。
〈传〉西倾、朱圉在积石以东。鸟鼠,渭水所出,在陇西之西。三者雍州之南山。〈疏〉《地理志》云:西倾在陇西临洮县西南。朱圉在天水冀县南,言在积石以东,见河所经也。《地理志》云:鸟鼠同穴山,在陇西首阳县西南,渭水所出,在陇西郡之西。是三者皆雍州之南山也。

至于太华。
〈传〉相首尾而东。〈疏〉《地理志》云:太华在京兆华阴县南。鸟鼠东望太华太远,故云相首尾而东也。

熊耳、外方、桐柏,至于陪尾。
〈传〉四山相连东南,在豫州界。洛经熊耳伊经方外,淮出桐柏,经陪尾,凡此皆先举所施功之山于上,而后条列所治水于下,互相备。〈疏〉《地理志》云:熊耳山在弘农卢氏县东,伊水所出。嵩高山,在颍川嵩高县,古文以为外方山。桐柏山,在南阳平氏县东南。横尾山在江夏安陆县东北,古文以为陪尾山。是四山接华山,而相连东南,皆在豫州界也。凡举山名,皆为治水,故言水之所经。洛出熊耳,伊经外方,淮出桐柏,经陪尾。导山本为治水,故云皆先举所施功之山于上,而后条列所治水于下,互相备也。《蔡传》此北条大河南境之山也。

导嶓冢,至于荆山。
〈传〉漾水出嶓冢,在梁州经荆山。荆山,在荆州。〈疏〉下云嶓冢导漾梁州,云:岷嶓既艺。是嶓冢在梁州也。荆州以荆山为名,知荆山在荆州也。

内方至于大别。
〈传〉内方、大别,二山名,在荆州,汉所经。〈疏〉《地理志》云:章山在江夏竟陵县东北,古文以为内方山。《地理志》无大别。郑元云:大别在庐江安丰县。杜预《解春秋》云:大别,阙不知何处。或曰:大别在安丰县西南。《左传》云:吴既与楚夹汉,然后楚乃济汉而陈,自小别至于大别。然则二别近汉之名,无缘得在安丰县。如预所言,虽不知其处,要与内方相接,汉水所经,必在荆州界也。《蔡传》此南条江汉北境之山也。

岷山之阳,至于衡山。
〈传〉岷山,江所出,在梁州。衡山,江所经,在荆州。〈疏〉其下云岷山,导江梁州。岷嶓既艺,是岷山在梁州也。《地理志》云:衡山在长沙湘南县东南上。言衡阳惟荆州,是江所经在荆州也。

过九江,至于敷浅原。
〈传〉言衡山连延过九江,接敷浅原,言导从首起,言阳从南。敷浅原,一名博阳山,在扬州豫章界。〈疏〉衡,即横也,东西长。今之人,谓之为岭东行,连延过九江之水,而东接于敷浅原之山也。经于岍及嶓冢言导,岷山言阳,故解之言导,从首起言阳,从南言岷山之南,至敷浅原,别以岷山为首,不与大别相接,由江所经别记之耳,以见岷非三条也。《地理志》:豫章历陵县南,有博阳山,古文以为敷浅原。《蔡传》敷浅原,《地志》云:豫章郡历陵县南,有傅易山,古文以为敷浅原。今江州德安县博阳山也。晁氏以为在鄱阳者,非是。今按晁氏以鄱阳有博阳山,又有历陵山,为应《地志》历陵县之名。然鄱阳,汉旧县地,不应又为历陵县山,名偶同,不足据也。江州德安虽为近之,然所谓敷浅原者,其山甚小而卑,亦未见其为在所表见者。惟庐阜在大江、彭蠡之交,最高且大,宜所当纪志者。而皆无考据,恐山川之名,古今或异,而传者未必得其真也。姑俟知者。孔氏以为衡山之脉连延,而为敷浅原者,亦非是。盖岷山之脉,其北一支为衡山,而尽于洞庭之西。其南一支度桂岭北,经袁筠之地,至德安,所谓敷浅原者。二支之间,湘水间断,衡山在湘水西南,敷浅原在湘水东北,其非衡山之脉连延过九江,而为敷浅原者,明甚。且其山川冈脊源流,具在眼前,而古今异说如此,况残山断港历数千百年者,尚何自取信哉。此南条江汉南境之山也。《大全》新安陈氏曰:导山之役,分为四路,乃怀襄方殷,未可下浚川之功。先随山相视可疏导者,疏导之两条四列,实人功经历之次第,为浚川之经始。下文导水,详言浚川之源委,乃收上文随山之成功。

导弱水,至于合黎。
〈传〉合黎,水名,在流沙东。〈疏〉此下所导,凡有九水,大意亦自北为始。以弱水最在西北,水又西流,故先言之。黑水虽在河南,水从雍梁西界南入南海,与诸水不相参涉,故又次之。四渎江河为大,河在北,故先言河也。汉入于江,故先汉后江。其济发源河北,越河而南,与淮俱为四渎,故次济,次淮。其渭与洛,俱入于河,故后言之。计流水多矣,此举大者言耳。凡此九水,立文不同,弱水、黑水、沇水不出于山,文单故以水配。其馀六水文,与山连既,系于山,不
须言水。积石山非河上源,记施功之处,故云导河。积石,言发首积石起也。漾江先山后水,淮、渭、洛先水后山,皆是史文详略无义例也。又淮、渭、洛言自某山者,皆是发源此山,欲使异于导河,故加自耳。郑元云:凡言导者,发源于上,未成流。凡言自者,亦发源于上,未成流。必其俱未成流,何须别导。与自河出昆崙,发源甚远,岂至积石犹未成流而云导河也。弱水得入合黎。知合黎是水名。顾氏云:《地说书》:合黎,山名,但此水出合黎,因山为名。郑元亦以为山名。《地理志》:张掖郡删丹县,桑钦以为导弱水自此,西至酒泉合黎。张掖郡,又有居延泽,在县东北,古文以为流沙。如《志》之言,酒泉郡在张掖郡西,居延属张掖,合黎在酒泉,则流沙在合黎之东,与此传不合。案《经》:弱水,西流水,既至于合黎,馀波入于流沙。当如传文。合黎在流沙之东,不得在其西也。《蔡传》此下浚川也。

馀波入于流沙。
〈传〉弱水、馀波西溢入流沙。《蔡传》流沙。杜佑云:在沙州西八十里,其沙随风流行,故曰流沙。

导黑水,至于三危,入于南海。
〈传〉黑水自北而南,经三危,过梁州,入南海。〈疏〉《地理志》:益州郡,计在蜀郡西南三千馀里,故滇王国也。武帝元封二年始开为郡,郡内有滇池县,县有黑水祠。止言有其祠,不知水之所在。郑云:今中国无也。传之此言,顺经文耳。案郦元《水经》:黑水出张掖鸡山,南流至燉煌,过三危山,南流入于南海。然张掖、燉煌并在河北,所以黑水得越河入南海者。河自积石以西,皆多伏流,故黑水得越而南也。《蔡传》黑水,《地志》:出犍为郡南广县汾关山。《水经》:出张掖鸡山,南至燉煌,过三危山,南流入于南海。唐樊绰云:西夷之水南流入于南海者,凡四,曰区江,曰西珥河,曰丽水,曰瀰渃江,皆入于南海。其曰丽水者,即古之黑水也。三危山临峙其上。按梁、雍二州,西边皆以黑水为界,是黑水自雍之西北,而直出梁之西南也。中国山势冈脊,大抵皆自西北而来,积石西倾。岷山冈脊以东之水,既入于河汉,岷江其冈脊以西之水,即为黑水,而入于南海。《地志》《水经》《樊氏》之说,虽未详的实,要是其地也。程氏曰:樊绰以丽水为黑水者,恐其狭小不足为界,其所称西珥河者,却与《汉志》叶榆泽相贯,广处可二十里,既足以界别二州,其流又正趋南海。又汉滇池,即叶榆之地。武帝初,开滇巂时,其地古有黑水旧祠。夷人不知载籍,必不能附会。而绰及道元,皆谓此泽以榆叶所积得名,则其水之黑,似榆叶积渍所成。且其地乃在蜀之正西,又东北距宕昌不远。宕昌即三苗种裔,与三苗之叙于三危者,又为相应。其證验莫此之明也。

导河积石,至于龙门。
〈传〉施功发于积石,至于龙门,或凿山,或穿地,以通于积石。《释水》云:河千里一曲一直。则河从积石北流。〈疏〉河源不始于此记其施功处耳,故言施功发行,又东乃南行,至于龙门,计应三千馀里。龙门,底柱凿山也,其馀平地穿地也。或凿山,或穿地,以通流。言自积石至海,皆然也。《释水》云:河出昆崙,虚色白。李巡曰:昆崙,山名。虚,山下地也。郭璞云:发源高处激凑,故水色白。潜流地中,受渠众多,浑浊,故水色黄。《汉书·西域传》云:河有两源:一出葱岭,一出于阗。于阗在南山下,其河北流,与葱岭河合,东注蒲昌海。蒲昌海,一名盐泽者,去玉门、阳关三百馀里,广袤三四百里。其水停居,冬夏不增减,皆以为潜行地下,南出于积石,为中国河。郭璞云:其出昆崙里数远近,未得详也。

南至于华阴。
〈传〉河自龙门南流,至华山北,至东行。

东至于底柱。
〈传〉底柱,山名,河水分流包山而过,山见水中若柱,然在西虢之界。
又东至于孟津,
〈传〉孟津,地名,在洛北都道所凑,古今以为津。〈疏〉孟是地名,津是渡处,在孟地致津,谓之孟津。《传》云:地名谓孟,为地名耳。杜预云:孟津,河内河阳县南孟津也,在洛阳城北都道所凑,古今常以为津。武王渡之。近世以来,呼为武济。

东过洛汭,至于大伾。
〈传〉洛汭,洛入河处。山再成曰伾。至于大伾而北行。〈疏〉洛汭,洛入河处,河南巩县东也。《释山》云:再成英,一成伾。李巡曰:山再重曰英,一重曰岯。《传》云:再成曰岯,与《尔雅》不同,盖所见异也。郑元云:大岯在修武、武德之界。张揖云:成皋县山也。《汉书音义》有臣瓒者,以为修武、武德无此山也。成皋县山又不一成。今黎阳县山临河,岂不是大岯乎。瓒言当然。
北过降水,至于大陆。〈传〉降水,水名,入河。大陆,泽名。〈疏〉《地理志》云:降水在信都县。按班固《汉书》,以襄国为信都,在大陆之南。或降水发源在此,下尾至今之信都,故得先过降水,乃至大陆。若其不尔,则降水不可知也。郑以浲读为降,下江反声转,为共河内共县,淇水出焉。东至魏郡黎阳县,入河北,近降水也。周时国于此地者,恶言降水,改谓之共。此郑胸臆,不可从也。

又北播为九河。
〈传〉北分为九河,以杀其溢,在兖州界。

同为逆河,入于海。
〈传〉同合为一大河,名逆河,而入于渤海,皆禹所加功,故叙之。〈疏〉《传》言:九河将欲至海,更同合为一大河,名为逆河,而入于渤海也。郑元云:下尾合名为逆河,言相向迎受。王肃云:同逆一大河,纳之于海。其意与孔同。

嶓冢导漾,东流为汉。
〈传〉泉始出山为漾水,东南流为沔水,至汉中,东流为汉水。〈疏〉传之此言,当据时人之名为说也。《地理志》云:漾水出陇西氐道县,至武都,为汉水。不言中为沔水。孔知嶓冢之东,汉水之西,而得为沔水者。以禹治梁州,入帝都白所治云,逾于沔,入于渭,是沔近于渭,当梁州向冀州之路也。应劭云:沔水自江别,至南郡华容县,为夏水。过江夏郡,入江。既云江别,明与此沔别也。依《地理志》:汉水之尾变为夏水。是应劭所云沔水下尾,亦与汉合乃入于江也。

又东,为沧浪之水。
〈传〉别流在荆州。〈疏〉《传》言:别流似分为异水。案《经》:首尾相连,不是分别,当以名称别流也。以上在梁州,故此云在荆州。

过三澨,至于大别。
〈传〉三澨,水名,入汉。大别,山名。

南入于江。
〈传〉触山回南入江。

东汇泽为彭蠡。
〈传〉汇,回也。水东回为彭蠡大泽。《蔡传》《彭蠡古今记》载:皆谓今之番阳。然其泽在江之南,去汉水入江之处,已七百馀里。所蓄之水,则合饶、信、徽、抚、吉、赣、南安、建昌、临江、袁筠、隆兴、南康数州之流,非自汉入而为汇者。又其入江之处,西则庐阜,东则湖口,皆石山峙立,水道狭甚,不应汉水入江之后七百馀里,乃横截而南入于番阳,又横截而北流为北江。且番阳合数州之流猪而为泽,泛溢壅遏,初无仰于江汉之汇而后成也。不惟无所仰于江汉,而众流之积,日遏月高,势亦不复容江汉之来入矣。今湖口横渡之处,其北则江汉之浊流,其南则番阳之清涨,不见所谓汉水汇泽而为彭蠡者。番阳之水既出湖口,则依南岸与大江相持,以东又不见所谓横截而为北江者。又以《经》文考之,则今之彭蠡,既在大江之南,于《经》则宜曰南汇彭蠡,不应曰东汇于导江。则宜曰南会于汇,不应曰北会于汇。汇既在南,于《经》则宜曰北为北江,不应曰东为北江。以今地望参校,绝为反戾。今庐江之北,有所谓巢湖者,湖大而源浅。每岁四五月间,蜀岭雪消,大江泛溢之时,水淤入湖。至七八月,大江水落,湖水方泄。随江以东,为合东汇北汇之文。然番阳之湖,方五六百里,不应舍此而录彼,记其小而遗其大也。盖尝以事理情势考之,洪水之患,惟河为甚,意当时龙门九河等处,事急、民困、势重、役烦,禹亲莅而身督之。若江淮,则地偏水急,不待疏凿,固已通行。或分遣官属往视亦可。况洞庭、彭蠡之间,乃三苗所居,水泽山林,深昧不测。彼方负其险阻,顽不即工,则官属之往者,亦未必遽敢深入。是以但知彭蠡之为泽,而不知其非汉水所汇。但意如巢湖江水之淤,而不知彭蠡之源为甚众也。以此致误谓之为汇,谓之北江,无足怪者。然则番阳之为彭蠡,信矣。

东为北江,入于海。
〈传〉自彭蠡江分为三,入震泽,遂为北江而入海。〈疏〉扬州云:三江既入,震泽底定。孔为三江既入,入震泽也。故言江自彭蠡分而为三江,复共入震泽,出泽又分为三。此水遂为北江而入于海。郑元以为三江既入,入于海,不入震泽也。孔必知入震泽者,以震泽属扬州,彭蠡在扬州之西界。今从彭蠡有三江,则震泽之西三江具矣。今云三江既入,继以震泽底定,故知三江入震泽矣。今南人以大江不入震泽,震泽之东,别有松江等三江。案《职方》:扬州其川曰三江,宜举州内大川,其松江等虽出震泽,入海既近。《周礼》不应舍岷山大江之名,而记松江等小江之说。山水同今变易,故郑云:既知今,亦当知古。是古今同之验也。
岷山导江,东别为沱。〈传〉江东南流,沱东行。〈疏〉以上云浮于江、沱,潜汉其次,自南而北,江在沱南。知江东南流,而沱东行。《蔡传》沱、江之别,流于梁者也。

又东至于澧。
〈传〉澧,水名。〈疏〉郑元以此经,自导弱水已下,言过言会者,皆是水名。言至于者,或山或泽,皆非水名。故以合黎为山名,澧为陵名。郑元云:今长沙郡有澧陵县,其以陵名为县乎。孔以合黎与澧皆为水名。弱水、馀波入于流沙,则本源入合黎矣。合黎得容弱水,知是水名。《楚辞》曰:濯余佩兮澧浦。是澧亦为水名。《蔡传》澧,水名。《水经》:出武陵充县,西至长沙,下隽县,西北入江。郑氏云:《经》言道言会者,水也。言至者,或山或泽也。澧宜山泽之名。按下文九江澧水既与其一,则非水明矣。

过九江,至于东陵。
〈传〉江分为九道,在荆州。东陵,地名。〈疏〉九江之水,禹前先有其处。禹今导江过历九江之处,非是别有九江之水。

东迤北会于汇。
〈传〉迤,溢也。东溢分流,都共北会为彭蠡。〈疏〉迤,言靡迤邪出之言,故为溢也。东溢分流,又都共聚合北会彭蠡,言散流而复合也。郑云:东迤者,为南江。孔意或然,至之与会史异文耳。

东为中江,入于海。
〈传〉有北有中,南可知。〈疏〉《地理志》云:南江从会稽吴县南东入海。中江从丹阳芜湖县西东,至会稽阳羡县东入海。北江从会稽毗陵县北东入海。

导沇水,东流为济。
〈传〉泉源为沇,流去为济,在温西北平地。〈疏〉《地理志》云:济水在河东垣县王屋山,东南至河内武德县,入河。《传》言:在温西北平地者济水。近在河内,孔必验而知之。见今济水所出,在温之西北七十馀里,温是古之旧县,故计温言之。

入于河,溢为荥。
〈传〉济水入河,并流十数里而南,截河,又并流数里,溢为荥泽,在敖仓东南。〈疏〉此皆目验为说也。济水既入于河,与河相乱,而知截河过者,以河浊济清,南出还清,故可知也。

东出于陶,丘北。
〈传〉陶丘,丘再成。〈疏〉《释丘》:丘再成为陶丘。李巡曰:再成其形,再重也。郭璞云:今济阴定陶城中有陶丘。《地理志》云:定陶县西南有陶丘亭。

又东至于菏。
〈传〉菏,泽之水。

又东北会于汶。
〈传〉济与汶合。

又北东入于海。
〈传〉北折而东。

导淮自桐柏。
〈传〉桐柏山在南阳之东。〈疏〉《地理志》云:桐柏山在南阳平氏县东南,淮水所出。《水经》云:出胎簪山东北,过桐柏山。胎簪,盖桐柏之傍小山。《传》言:南阳郡之东也。

东会于泗沂,东入于海。
〈传〉与泗、沂二水合入海。〈疏〉《地理志》云:沂水出泰山盖县,南至下邳入泗。泗水出济阴乘氏县,至临淮睢陵县入淮。乃沂水先入泗,泗入淮耳。以沂水入泗处,去淮已近,故连言之。

导渭自鸟鼠同穴。
〈传〉鸟、鼠共为雌雄同穴处此山,遂名山曰鸟鼠,渭水出焉。〈疏〉《释文》云:鸟鼠同穴,其鸟为鵌,其鼠为鼵。李巡曰:鵌鼵,鸟鼠之名,共处一穴天性然也。郭璞曰:鼵如人家鼠,而短尾。鵌似鵽,而小黄,黑色。穴入地三四尺,鼠在内鸟在外。今在陇西首阳县,有鸟鼠同穴山。《尚书》孔传云:共为雌雄。《张氏·地理记》云:不为牝、牡。璞并载此言,未知谁得实也。《地理志》云:陇西首阳西南,有鸟鼠同穴山,渭水所出,至京兆北船司空县入河,过郡四,行千八百七十里。

东会于沣,又东会于泾。
〈传〉沣水自南泾水自北而合。

又东过漆沮,入于河。
〈传〉漆、沮二水名,亦曰洛水出冯翊北。〈疏〉《地理志》云:漆水出扶风漆县。依《十三州记》:漆水在岐山,东入渭,则与漆、沮不同矣。此云会于泾,又东过漆、沮,是漆、沮在泾水之东,故孔以为洛水一名漆沮。《水经》:沮水出北地直路县,东入洛水。又云:郑渠在太上皇陵东南,濯水入焉。俗谓之漆水,又谓之漆沮。其水东流注于洛水。《志》云:出冯翊怀德县,东南入渭。以水土验之。与毛诗古公自土沮漆者,别也。彼漆即扶风漆水也,彼沮则未闻。
导洛自熊耳。〈传〉在宜阳之西。

东北会于涧瀍。
〈传〉会于河南城南。

又东会于伊。
〈传〉合于洛阳之南。

又东北入于河。
〈传〉合于巩之东。《蔡传》《经》言:嶓冢导漾,岷山导江者,漾之源出于嶓,江之源出于岷,故先言山而后言水也。言导河积石,导淮自桐柏,导渭自鸟鼠同穴,导洛自熊耳,皆非出于其山,特自其山以导之耳。故先言水而后言山也。河不言自者,河源多伏流,积石其见处,故言积石,而不言自也。沇水不言山者,沇水伏流,其出非一,故不志其源也。弱水、黑水不言山者,九州之外盖略之也。

九州攸同。
〈传〉所同事在下。

四隩既宅。
〈传〉四方之宅已可居。

九山刊旅,九川涤源,九泽既陂。
〈传〉九州名山,已槎木通道而旅祭矣。九州之川,已涤除泉源无壅塞矣。九州之泽,已陂障无决溢矣。〈疏〉上文诸州,有言山川泽者,皆举大言之。所言不尽,故于此复更总之。九山、九川、九泽,言九州之内所有山川泽,无大无小,皆刊槎决除已讫。其皆旅祭,惟据名山大川,言旅者,往前大水,旅祭礼废,已旅见已治也。山非水体,故以旅见,治其实水亦旅矣。发首云奠高山大川,但是定位皆已旅祭也。川言涤除泉源,从其所出,至其所入,皆荡除之无壅塞也。泽言既陂往前滥溢,今时水定或作陂以障之,使无决溢。《诗》云:彼泽之陂。《毛传》云:陂泽障也。

四海会同,六府孔修,庶土交正,底慎财赋,咸则三壤,成赋中邦。
〈疏〉美禹能治水土安海内,于此总结之。

锡土姓,祗台德先,不距朕行,五百里甸服,百里赋纳总,二百里纳铚,三百里纳秸服,四百里粟,五百里米,五百里侯服,百里采,二百里男邦,三百里诸侯,五百里绥服,三百里揆文教,二百里奋武卫,五百里要服,三百里夷,二百里蔡,五百里荒服,三百里蛮,二百里流,东渐于海,西被于流沙,朔南暨声教,讫于四海,禹锡元圭,告厥成功。

《礼记》《王制》

自恒山至于南河,千里而近。自南河至于江,千里而近。自江至于衡山,千里而遥。自东河至于东海,千里而遥。自东河至于西河,千里而近。自西河至于流沙,千里而遥。西不尽流沙,南不尽衡山,东不尽东海,北不尽恒山。
〈注〉不足谓之近,有馀谓之遥。
《周礼》《天官》
大宰之职,以九职任万民;三曰虞衡,作山泽之材。
〈注〉虞衡掌主山泽之官,主山泽之民者。〈疏〉虞衡作山泽之材者,谓在山泽之民,所作事业材木而已。案《地官》:掌山泽者谓之虞,掌川林者谓之衡,则衡不掌山泽而云虞衡。作山泽者,欲互举以见山泽,兼有川林之材也。郑既云虞衡掌山泽之官,复云山泽之民者欲见虞衡是官非出税之人,以山泽之人无名号,故借虞衡之官,以表其民所任者。任山泽之万民,山虞泽虞之官,非是。以任出税之物,但主山泽之民也。

以九赋敛财贿。八曰,山泽之赋。
〈疏〉山泽之赋者,谓山泽之中财物。山泽之民以时入而取之,出税以当邦赋所税得之物贮之,而官未用有人占会取之,为官出息,此人口税出泉,谓之山泽之赋也。
《地官》
大司徒之职,以天下土地之图,周知九州之地域广轮之数,辨其山、林、川、泽、丘、陵、坟、衍、原、隰,之名物。
〈注〉积石曰山。竹木曰林。注渎曰川。水钟曰泽。土高曰丘。大阜曰陵。水崖曰坟。下平曰衍。高平曰原。下湿曰隰。名物者,十等之名,与所生之物。〈疏〉云:积石曰山者。案《诗》云:节彼南山,维石岩岩。郑云:岩岩,积石貌。郑据此而言。案《尔雅·山丘别释》,则丘是纯土,其山皆石,亦有兼土者,故曰:石戴土谓之崔嵬。又《周语》云:夫山土之聚,是其山有土也。云:竹木曰林者。谓生平地,以其山林、川泽别官,故知竹木生平地,曰林。云注渎曰川者,案《释水》云:注川曰溪,注溪曰谷,注谷曰沟,注沟曰浍,注浍曰渎。彼注云皆以小注大,大小异名。言注浍曰渎者,谓以浍中水注入渎中,使有所去。此云注渎曰川者,《尔雅》无此言,
郑以义增之耳。谓以渎中水注入川,案《职方》:九州皆直川,故知从渎入川。此渎与四渎义异,四渎则亦川。故《职方》云:其川三江。其川江汉也。云水钟曰泽者。《周语》虞太子晋之言也。云土高曰丘者,《尔雅·山丘别释》:则丘无石者也。云大阜曰陵者。按《尔雅·释地》云:高平曰陆,大陆曰阜,大阜曰陵,大陵曰阿,可食者曰原。是陵与丘高下异称,皆无石者也。其有石者亦曰陵。故《左氏·僖三十二年》云:殽有二陵:南陵,夏后皋之墓也;其北陵,文王之所避风雨。是有石者也。云水崖曰坟者,案《尔雅》云:重崖岸坟,大防是坟,为崖岸之峻者,故知水崖曰坟。故《诗》云:遵彼汝坟。是汝水之大防,亦是水崖曰坟也。云下平曰衍者,此十地皆两两相对为名,坟既水崖而高,明衍为下平,此下平又与下湿曰隰者别也。云高平曰原者,案《尔雅》云:广平曰原,高平曰陆。不云高平曰原。此言高平曰原者,对下湿曰隰而言,其实高平即广平者也。《尔雅》高平曰陆者,据山傍平者,故下云可食者曰原也。云下湿曰隰者,《尔雅·释地》文若然。《禹贡》云:大陆既作。注:大陆地者,《尔雅·释地八薮》:晋有大陆,彼是薮泽之地称,与高平曰陆者别也。云十等之名者,山林以下十等名异也。云与所生之物者,即下文土会之法以下是也。

以土会之法,辨五地之物生。一曰山林,其动物宜毛物,其植物宜皂物,其民毛而方。二曰川泽,其动物宜鳞物,其植物宜膏物,其民黑而津。三曰丘陵,其动物宜羽物,其植物宜覈物,其民专而长。四曰坟衍,其动物宜介物,其植物宜荚物,其民晰而瘠。五曰原隰,其动物宜裸物,其植物宜丛物,其民丰肉而庳。
〈疏〉此五地以高下相对。故一曰山林,山林高之极者;二曰川泽,川泽下之极者,故以为对也。
闾师凡任民任衡,以山事贡其物。任虞,以泽事贡其物。〈疏〉大宰云:三曰虞衡,作山泽之材。材即物也。以其山泽所出物多,故云物。若《禹贡》云海物然也。《序官》:山泽称虞,川林称衡。此云任衡以山事。山不称虞者,欲见山中可以兼川林,亦贡物故互见为义也。其分山泽为二者,以山泽所贡不同,故分为二。
《夏官》
司险掌九州之图,以周知其山林川泽之阻,而达其道路。
〈注〉周,犹遍也。达道路者,山林之阻则开凿之川泽之阻则桥梁之。

职方氏

辨九州之国,使同贯利。东南曰扬州,其山镇曰会稽,其泽薮曰具区,其川三江,其浸五湖。〈注〉镇名山,安地德者也。会稽在山阴。大泽曰薮。具区五湖在吴南。浸,可以为陂灌溉者。〈疏〉九州皆有镇,所以安地德,一州之内,其山川泽薮至多,选取最大者而言。故郑云曰其大者也。云会稽在山阴。山阴,郡名,按《夏本纪》:太史公或言禹会诸侯于江南,命曰会稽。会稽者,会计也。《皇览》曰:禹冢在山阴会稽山,本苗山县南七里。《越传》曰:禹到越望苗山会诸侯,爵有德封有功者,更名苗山曰会稽山。云大泽曰薮者,按《泽虞职大泽大薮》注:水钟曰泽,水希曰薮,则泽、薮别矣。今此云大泽曰薮,为一物解之者。但泽薮相因亦为一物,故云大泽曰薮也。云具区五湖在吴南者。吴南,郡名。依《地理志》:南江自吴南,震泽在西。通而言之,亦得在吴南。具区即震泽一也。云:浸可以为陂灌溉者,谓灌溉稻田者也。按《禹贡》云:九江,今在庐江寻阳南,皆东合为大江。扬州所以得有三江者,江至寻阳南合为一,东行至扬州入,彭蠡,复分为三道而入海,故得有三江也。

正南曰荆州,其山镇曰衡山,其泽薮曰云瞢,其川江汉,其浸颍湛。
〈注〉衡山在湘南。云瞢在华容。颍出阳城,宜属豫州,在此非也。湛未闻,杜子春云:湛读当为人名湛之湛,湛或为淮。〈疏〉其川江汉者,扬州云:三江不言汉,此荆州直言江不言三,兼云汉者。此州江未分为三,故直云江。此州有汉水过焉,故江汉并言也。云云瞢在华容者,按《禹贡》:荆州,云土梦作乂,得为泽者。按彼注云:其中有平土丘,水去可为作畎亩之治。则此据有水之处,亦得为泽也。云颍出阳城,宜属豫州,在此非也者,郑据《地理志》,故知合在豫州。又昭元年,王使刘定公劳赵孟于颍,亦在豫州,故破之。云湛未闻者,据《地理志》无文,未知何处也,湛或为淮,不从也。

河南曰豫州,其山镇曰华山,其泽薮曰圃田,其川荥雒,其浸波溠。
〈注〉华山在华阴。圃田在中牟。荥,兖水也,出东垣入于河泆为荥,荥在荥阳。波读为播,《禹贡》曰:荥播既都。《春秋传》曰:楚子除道梁溠,营军临随。则溠宜属
荆州,在此非也。〈疏〉云荥兖水也者,按《禹贡》:济出王屋,始出兖,东流为济,南渡河,泆为荥。春秋战于荥泽是也。云出东垣者,《地理志》文也。云波读为播者,按《禹贡》:有播水无波,故引《禹贡》为證也。

正东曰青州,其山镇曰沂山,其泽薮曰望诸,其川淮泗,其浸沂沭。
〈注〉沂山,沂水所出也,在盖,望诸明都也,在睢阳。沭出东莞。〈疏〉《释》曰:郑知沂山,沂水所出者,沂水出沂山,水乃取名于山,故知沂水出焉。云在盖者,盖亦县名,按《禹贡》云:海岱及淮惟徐州。又云:淮沂其乂。注云淮、沂,二水名。《地理志》沂水出今大山。盖县不在青州者,周公以《禹贡》,徐州地为青故也。云望诸明都也者,按《禹贡》云:道柯泽被明都,彼《禹贡》无望诸,故从明都。按《春秋》宋薮泽有孟诸,明都即宋之孟诸者也。《经》有淮、泗不言者,以上来有江,及此淮并下,文河,郑皆不言所在者,以四渎之名人皆知之,故略而不言也。按《禹贡》:淮出桐柏,泗水在鲁国,出济阴乘氏东,又至零陵,入淮,行千二百一十里。沭出东莞,属琅琊,南至下邳,入泗。

河东曰兖州,其山镇曰岱山,其泽薮曰大野,其川河泲,其浸卢维。
〈注〉岱山在博。大野在钜野。卢维当为雷雍字之误也。《禹贡》曰:雷夏既泽,雍沮会同。雷夏在城阳。〈疏〉博与钜野皆郡县之名,破卢维为雷雍。《地理志》《禹贡》无卢维,又字类雷雍,故破从之。引《禹贡》为證也。

正西曰雍州,其山镇曰岳山,其泽薮曰弦蒲,其川泾汭,其浸渭洛。
〈注〉岳,吴岳也,及弦蒲在汧。泾出泾阳汭在豳地。《诗·大雅》公刘曰:汭之即,洛出怀德。郑司农云:弦或为汧,蒲或为浦。〈疏〉云:岳,吴岳也,及弦蒲在汧者。按《地理志》:吴山在汧西,有弦蒲之薮。汧水出焉。西北入渭。渭出鸟鼠山也。云汭在豳地。《诗·大雅》公刘曰:汭,之。即若然汭为水名。按彼《毛传》云:芮,水厓也。《笺》云:芮之言内也。水之内曰隩,水之外曰鞫。就涧水之内外而居,与此义违者,按《诗》上云:夹其皇涧,溯其过涧。故以芮鞫为外。内今为水名者,盖周公制礼之时,以汭为水名,汭即皇涧。名曰汭耳,犹《禹贡》:太岳至周为霍山也。云洛出怀德者,此洛即《诗》云瞻彼洛矣一也。与《禹贡》导洛自熊耳者别也。以其彼洛出上洛,经王城,至虎牢入河。

东北曰幽州,其山镇曰医无闾,其泽薮曰貕养,其川河泲,其浸菑时。
〈注〉医无闾,在辽东。貕养,在长广。菑出莱芜时出般阳。〈疏〉云:医无闾在辽东者,目验知之。汉光武十三年,以辽东属青州。二十四年,还属幽州。云貕养在长广者,长广,县名。《地理志》:长广,属徐州,琅琊有莱山。周时幽州南侵徐州之地也。

河内曰冀州,其山镇曰霍山,其泽薮曰杨纡,其川漳,其浸汾潞。
〈注〉霍山,在彘。杨纡所在未闻。漳出长子。汾出汾阳。潞出归德。〈疏〉云:霍山在彘者,彘则厉王流于彘后为县名,汉改为永安县。按《禹贡》:既修太原,至于岳阳,覃怀底绩,至于衡漳。注云:岳阳,太原之南,漳水横流入河。《地理志》:太原今为郡名。太岳在河东县彘东,名霍大山。覃怀为县名,属河内。漳水出上党沾大黾谷,东北至安平阜城,入河,行千六百八十里。始是长子即上党也。汾阳、归德皆郡名。

正北曰并州,其山镇曰恒山,其泽薮曰昭馀祁,其川虖池呕夷,其浸涞易。
〈注〉恒山在上曲阳。昭馀祁在邬。虖池出卤城。呕夷,祁夷,与出平舒涞出广昌。易出故安。凡九州及山镇泽薮言曰者,以其非一,曰其大者耳。此州界扬、荆、豫、兖、雍、冀,与《禹贡》略同。青州则徐州地也。幽、并则青冀之北也。无徐梁。〈疏〉上曲阳、邬、卤城、平舒、广昌、故安皆按《地理志》知之。云凡九州及山镇泽薮言曰者,以其非一,曰其大者耳者,但一州之内山川多少,各有其一而言曰,故云曰其大者。云九州之内所有山川,或有解出其处者,至如江河淮泗汉洛等,不释所出者,此等皆《禹贡》有成文。如彼导洛自熊耳,导渭自鸟鼠,导河自积石,导江自岷山,导淮自桐柏,导汉自嶓冢为此,故不言也。至于《禹贡》虽言,义理不明者,此亦辨之。若《禹贡》泾属渭汭,彼直言泾水入渭,不言导之所从。如此之类,皆须释其所出也。〈按经传纪天下山川,莫详于书之《禹贡》《周礼》《职方》,故今全录其注疏于总部之首。至其山川之大者,古今传讹不一,仍详考于各山各水之下。祁夷与三字,原本疑有讹。〉
《秋官》
雍氏掌沟渎浍池之禁。禁山之为苑泽之沈者。
〈注〉为其就禽、兽、鱼、鳖自然之居而害之。郑司农云:不得擅为苑囿于山也。泽之沈者,谓毒鱼及水虫之属。

《管子》《乘马》

地之不可食者,山之无木者,百而当一。涸泽,百而当一。地之无草木者,百而当一。樊棘杂处,民不得入焉,百而当一。薮,镰缠得入焉,九而当一。蔓山,其木可以为材,可以为轴,斤斧得入焉,九而当一。汎山,其木可以为棺,可以为车,斤斧得入焉,十而当一。流水,网罟得入焉,五而当一。林,其木可以为棺,可以为车,斤斧得入焉,五而当一。泽,网罟得入焉,五而当一。

《宙合》

山陵岑岩,渊泉闳流,泉踰瀷而不尽。〈瀷音亦〉
〈注〉瀷,凑漏之流也。

薄承瀷而不满。
〈注〉泉逾而前,瀷随而后,欲其流不尽,至溪谷小既停,薄随至而泄,虽承瀷而常不满之流也。

高下肥硗,物有所宜,故曰地不一利。
〈注〉此以上略言地利不一也。

《地数》

地之东西二万八千里,南北二万六千里。其出水者八千里,受水者八千里。出铜之山四百六十七山,出铁之山三千六百九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山川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