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威宁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威宁府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卷目录

 威宁府部汇考一
  威宁府建置沿革考
  威宁府疆域考〈有图 形胜附〉
  威宁府星野考
  威宁府山川考
  威宁府城池考
  威宁府关梁考
  威宁府公署考
  威宁府学校考
  威宁府户口考

职方典第一千五百四十三卷

威宁府部汇考一

威宁府建置沿革考

      《通志》本府
《禹贡》梁州,西南荒裔曰:巴凡,曰:兀始,亦曰:巴的。世皆乌蛮居之,晋属朱提郡唐乌蛮,曰:乌些者,居此,至阿蒙始得巴甸。其东西又有芒部,今为镇雄府、阿晟二部,皆为所据宋乌些之。后曰:析怒者,始并其地,号乌撒部,元至元中内附置乌。撒路招讨司寻改军民总管府。明洪武十四年改乌撒军民府隶四川布政司为土知府,世袭十五年增置乌撒卫隶云南都司。永乐十二年改属贵州都司。皇清初因之,康熙三年土知府安重圣与安坤通逆。上命吴三桂讨,平之。以其地置威宁府。二十三年改黔西平远二府为州隶大定府。二十六年改大定为州改永宁卫为县省普市,所入县改毕节卫为县省,赤水卫入县省,乌撒卫入威宁俱隶威宁府。共领州三,县二,水西宣慰使一长官司,一编户,十里。
平远州
汉西南彝牂牁郡,地唐罗甸国宋罗施鬼国,宋罗施鬼国元置宣慰使明为宣慰使,比喇坝地。皇清康熙三年讨,平之。设平远府。二十三年改为州,
隶府编户四里。
黔西州
汉西南彝牂牁郡,地唐罗甸国宋罗施鬼国,元至元间置顺元宣慰使。明洪武四年罢为宣抚使,六年升为宣慰使。崇祯间土目阿乌谜等献土建水西城,寻叛。皇清康熙三年讨,平之。设黔西府。二十三年改为州隶府。
大定州
汉西南彝牂牁郡,地唐罗甸国宋罗施鬼国元置宣慰使明为宣慰使地。崇祯间土目纳土建大方城寻叛。皇清康熙三年讨,平之。设大定府二十六年改为州,
隶府编户八里。
永宁县
唐为蔺州,五代为江安,合江二县地。宋因之寻置永宁路,元中统元年改为永宁路总管府隶,四川行省领筠连州及腾川县。明洪武四年改为永宁长官司寻置永宁宣抚司,五年置永宁卫隶贵州都司。皇清康熙二十六年改为县省普市,所入县,隶府编户二里。
毕节县
元为八番顺元等处,军民宣慰司地。明洪武初归附,十五年颍川侯傅友德南征,置乌蒙卫于乌蒙府境内。十六年罢乌蒙卫,因毕节驿改设毕节卫隶贵州都司。皇清康熙二十六年改为县省,赤水卫入县,隶府编户四里。

威宁府疆域考

        《通志》威宁府疆域图

本府
东至四川界,三百七十里。
西至四川东川土府界,二百一十五里。
南至贵阳府贵筑县界,二百八十里。
北至四川镇雄土府界,一百九十里。
自府治东南至省城,五百三十里。至
京师八千二百里。
东西广五百八十五里,南北袤四百七十里。
平远州
东至新贵县界,一百里。
西至安顺府镇宁州界,九十里。
南至普安安南界,一百五十里。
北至大定州六归河界,六十里。
自州治西北至本府,四百九十里。
东西广二百里,南北袤二百一十里。
黔西州
东至修文县界,六十里。
西至大定州界,三十里。
南至平远州界,五十里。
北至四川遵义府界,一百五十里。
自州治西北至本府,四百四十里。
东西广九十里,南北袤二百里。
大定州
东至黔西州界,一百四十里。
西至本府界,二百九十里。
南至平远州界,八十里。
北至毕节县界,六十里。
东西广四百三十里,南北袤二百四十里。
永宁县
东至毕节县界,一百里。
西至四川兴文长宁县界,一百二十里。
南至四川叙永厅界,五十里。
北至四川叙永厅界,二十里。
自县治西至本府,三百七十里。
东西广二百四十里,南北袤七十里。
毕节县
东至永宁县界,一百八十里。
西至本府界,九十五里。
南至大定州界,二十里。
北至镇雄土府界,九十里。
自县治西至本府,二百六十五里。
东西广二百七十五里,南北袤一百一十里。
形胜附本府
《一统志》:前临可渡,后倚乌门,冈阜盘旋,山崖险阨,襟带二湖,平连海甸,羊肠小径,十倍蜀道。控引滇蜀,统制罗施,虽在西隅,实当要害。
平远州
凤凰山,亘其南墨迹。山峙其北,东绕簸朵,河西临堕极水。
黔西州
河绕鸭池,山盘鬼箐,据新疆之要害,为贵筑之屏藩。
大定州
东连巴蜀,西接滇云,高山大川,险阻扼塞。
永宁县
西引三渝,南控六诏,关塞严密,水陆交通。
毕节县
东峙木稀,西带七星,控制彝罗,滇岷通道。华夏要冲
东抵赤水,西连乌撒。

威宁府星野考

        《通志》府总
参井之馀

威宁府山川考

        《通志》本府
飞凤山 在府城东。
大隐山 在府城东三里。
百级山 在府城南,山势巍峨,旁有翠壁可观。尾洒山 在府城西南。
乌门山 在府城东北,石径崎岖,两崖相似。石龙山 在府南七十里,蜿蜒起伏,官路经其上。
瞭高山 在府北二里,一名凤岭山,山势绝高,可以眺远。
翠屏山 在府东北二十里,山峦秀拔,宛如翠屏,上多杉桧,望之蔚然。
火龙山 在府西半里,山上有庙,以多火灾,故镇之。
普陀崖 在府城。
千丈崖 在府城西南七十里,下临可渡河。飞来石 在府城南,高大如连屋,相传自乌蒙飞来。
赤囤 在府城东北,五十里。
九龙箐 《旧志》云:在府境,深三十馀里。
石洞 在府东南一百七十里,有门可入,中容百馀人,一名华盖洞。按《明一统志》:复有窦深黑举火而入,不知远近。
清源洞 在府城北。
南海子 在府城东南,广袤百里。
北海子 在府城西北,昔人筑二坝,引水卫城,按《明一统志》:源出东山之龙泉。
七渡河 在府城西,按《明一统志》:在府西三十里,其水潆曲,山谷间渡者,凡七处。
五道河 在府境野马川,性恶不可饮。
可渡河 在可渡站,流入盘江。按《明一统志》:在府城南,九十五里。
盘江 按《明一统志》:在府城西一百五十里,源出乌撒,流入叙州。
养马川 按《明一统志》:在府城东一百四十里,夷人牧马于此,又名野马川。
三潮水 在乌蒙。其水一日三潮,如音乐声。九十九渡水 在府城西南一百一十里,流合可渡河。
桃花溪 在府南三十里,两岸皆植桃。
龙潭湾 在府东南八里,群山中,其深莫测,按《明一统志》:岁旱土人祷雨于此。
龙泉 在府城东山下,乍清乍浊,相传有灵物潜焉。
涌珠泉 在府城北,喷泡如珠,累累不绝。
平远州
凤凰山 在州城南二十里,山高十馀里,俯视万峰,咸若星拱。每春三月百鸟骈集,翔舞一日。夜乃已秋杪,亦然传有凤凰巢其上,故百鸟朝焉。
茶山 在州城东南六十里。
墨迹山 在州城十里。一峰耸起,水环山半,攀萝扪壁,始陟其巅,修篁古木怪石珍禽异于凡境。
东山 在州东。高百仞,秀屏特立,中有石洞,逶迤州人建寺于上。
纱帽山 在州东。
玉屏山 在纱帽山东一里。
天马山 在玉屏山东一里。
碧山 在州西二百里。岩石高耸,皎洁如玉,下有大河,深不可测。
悬雾山 在州东五十四里,峭壁悬绝,路通一线,山顶平阔百亩。有莲池二处,泉井澄碧,晨夕常有雾腾于上。
石鹿山 在州东北十里。
狮子山 在州南五里。
石柱山 在州南二十五里,山巅有石,双耸如柱。
火石山 在州东七十里,山形如兽,击其石,则火出。
白崖岭 在州西南十里。高于他山,每严冬雨
雪积久不消,宛如玉山。
滴水崖 在州治东三里,有水从石窦中下,约数百点,历落如琴声。
擦耳崖 在州东北二里,路险难行。
陇峨箐 在州西北十里,树木丛密,纡回深阻中,颇宽广,昔为蛮人恃险处。
梭冈箐 在州东南六十五里,近柔远所界。马陇箐 在州东十五里,崇冈密树,四面深阻。以个箐 在州西三百里,直接乌撒界,蓊荟深翳,险阨要道。
补作洞 在州城西三十里,从水窦入,中最宽平隙光下,逗众妙皆见。
双洞 在州西十里,二崖相对,如合璧,洞在崖下,中有清泉流出,冷然沁人神魄。
石佛洞 在州东三里,高阔数丈,中有白石似佛。有石钟、石鼓,击之则鸣。
大穿洞 在州东高百馀丈,路从中出,洞口时有云气,盛夏入之,凉气袭人。
小穿洞 中间一水清泓,曲径崎岖,内有石台,容十馀人。
白鹤洞 在州南四十五里,洞中通达,视之影如白鹤。
白马洞 在白鹤洞南,山高绝险。
织金河 在州东三十里。
簸朵河 在州东一百里。
北古河 在州南五十里。
堕极河 在州西北三十里。
武著河 在州西北六十里。
龙潭 在州东里许有泉,极清冽,广不半亩,中为龙潭,左右两潭相连,如贯珠上有龙,兴庵为一郡胜概。
三潭 在州城东,三潭相连,其声震吼如雷。回龙潭 在州城内。
一碗井 在州北五里,水从石隙流出,方圆止若一碗,四季不盈不竭。
黔西州
印山 在州城东,山出平田中,圆洁如印。东山 在州城东,每夕阳在山,则金紫万状。牛饮山 在州城内。上有石如牛眠,相传夜饮于河,故名。
比喇大箐 在州西北,与大定州分界,崇岩茂林,四面深阻,中平广,容数万人。
波罗箐 白蜡箐 皆山岭极险恶处,其上仅通一径。
塔寨箐 来泥箐 皆近果勇底寨。
十万溪大箐 在州东,境悬崖绝壁,无径可行,山甚危峻,四面皆设屯寨。
杓里箐 在州东北,路近遵义,中有平州,可容数万人。入路极险,其西有莫陇法,地坉危峰突峙,四面皆绝壁,惟后有间道可登。
白玉洞 在州之东北,亦名曰:白玉岩洞极险恶。
鸭池河 在州城西南五十里。
渭河 在州城北,旁有泉出石罅中。
六广河 在州城东九十里。
西溪 在州城西。
沙溪 在州城北。
龙潭溪 在州城东北。泉出山麓,汇为潭晦夕,潭内犹有月光。
雷涧溪 在州黔,兴里溪出山下,水声如雷。三涨水 在州永丰里,有异人经之,则竟日三涨。
大定州
五老山 在州西四十里,五峰低昂拱向。文龙山 在州北里许,一名南龙,上有禅林,颇称杰构。
双山 在州北二十里,道旁两峰,矗立如天阙。万松岭 在州城东一里,连山皆松枝,骈响望之若羽葆。
北渡坡 在州东南,道极隘塞。
陇跨箐 在州东北,与黔西州接界。
木泥箐 在州东,深阻盘回,苗人恃为窟穴。以列箐 在州北,自遵义出水,西由此达赤水乌蒙之境。
仙洞 在州城东十里,清流直达于外,内有石亭似经鬼斧。相传为神仙之宅。
红崖洞 在州城西五十里,石色如涂朱。阁鸦洞 在州西南,悬崖绝壁,下临阁鸦江,舟行洞中,深广不可测,登降以梯,乃得上。
岩底水洞 在州南,深广二十馀里。
岩下洞 与岩底水洞相近,深险莫测。
阿作洞 在州西七十里,一名阿足洞,石径纡回,奇险难。入洞口一潭颇深广,以筏渡入数十里,中可藏万人。
角溪洞 在州东最深险中,又一洞为水所限。险水洞 阿母遮洞 在州境内,皆苗蛮据守处。
龟石 在州南十里,石磴崎岖,怪木丛生,一桧大可数十,围长可参天,旁一树离奇夭矫,根夹巨石,形似龟,土人于此祷雨。
鬼坉 在州西三十里,茂林丛棘崭绝,难登为安氏藏衣冠所。
凉风台 在州南一里,众山环列,地最高敞,夏月炎热凉飔袭人。
六归河 在州城南五十里,断崖千尺,旧植柱于两岸,顶截巨木,为筒以绳贯之,系诸树渡者,身缚于筒,以手缘索而进既达,乃解之。西域传所谓渡索寻橦,唐独孤及所谓引索曰:笮人悬半空。渡彼绝壑是也,今易舟渡。
落折河 在州城北二十里,当两山之间,一水破地,北来西折,以去秋夏之交,尤为湍疾。灵塘 在州北一里,文龙山右有池,一区荇藻不生,惟产异草,莫识其名,叶如兰,随日影东西为向,背岸旁木脱飘,入其中,有鸟辄争衔去。
永宁县
钟山 在县城内。
鼓山 在县城内。
海漫山 环城数十里,如海水汗漫。
木案山 在县东南五十里。
疋绢山 在县城西北六十里,山顶瀑流如绢。真武山 在县东门外。
五魁山 在县东城外。
宝珠山 在县东城外。
周家山 在县西城内,今川庠踞修文庙。寮真山 在县西城内,上建文昌阁。
沙子山 在县西城内。
铁冠山 在县西城内。
红崖山 在县城北,门外山势巍峨,土石皆赤,夜间火光隐现于上,阴雨开霁,山出云表,俨若天上林峦,上建玉皇阁。
流沙山 在县城北门外。
雷泉山 在县西城内。
张家山 在县西城内。
青龙山 在县南二里,山形环绕,势如游龙。土保山 在县南,昔蛮人土保居于此。
西珠山 在县西南,山形圆润如珠。
青山 在县西南,亦曰:青山崖。
狮子山 在县东南,赤水河之上。
乌降山 在县西北五十里,秀拔霄汉,林木蓊郁。
秀林山 在普市所二里,山多竹树。
锦屏山 在普市所北。
箐口岭 在县东南十里,有箐口关。
马口崖 在县西。
南华崖 在县西百六十里。
梅子坎 在南华崖西二十里。
永宁河 在县西南,一名水东,一名界首,东北流至纳溪,入蜀滩。石险恶,明洪武二十年景川侯曹震鸠工凿之,舟楫乃通。
罗付大河 在县东,接遵义府界,下流入于乌江。
赤水河 在县东南百里,源出镇雄府界,流经赤水,卫东北合于永宁江。
通江溪 源经九姓长官司入永宁。
漕溪 在县西南八十里。
铜鼓溪 在县境。
甘溪 在县南十里,下流入于永宁河。
落窝溪 在普市所东十里,《旧志》云:所东六里有龙泉,涧出山谷,中至所南潜,流入洞,出为落窝溪,下流入永宁河。
陶公滩 在县东南。
芝麻塘 在县东南。天生池 在县西北六里,四面山绕,水积于中,不假穿凿,故名。
金鹅池 在县西南,自废九姓司五十里,流经于此。
灵湫泉 在县西五十里。
毕节县
青螺山 在县城东,明兵备黄谟植松建阁其上。
三松山 在县城东,明兵备黄谟建塔山巅,以培学宫文峰。
七星山 在县西,上即七星关,明洪武十五年颍川侯傅友德筑城于上,置兵守戍为要塞。东山 在县城东,学宫建于上。
东陵山 在县城东。
雪山 高峻绵亘数十里,冬初积雪至春尽始消。
猿窝山 在县城东南,山势险阻,猿猱窟宅。木稀山 在县东四十里,巉崖陡峻,石磴崎岖,仅容一马,设关以守其险。
东壁山 在县东二里。
南霁山 在县南二里。
北镇山 在县北一里,山高大磅礡,为北面之镇。
石笋山 在县北五里,孤峰特立如笋。
层台山 在赤水卫西南百里,山高箐密,烟雾晦冥。
香炉山 在卫西。
海洪山 在卫西北四十里,延袤高秀,林木深密。
落幔山 在卫北十里,峰峦高出,郡山之上如悬幔然。
摩泥山 在卫北四十五里。
翠屏山 按《明一统志》:在城西九十里,四时苍翠望之如屏。
脱颖峰 在县城南二里,双峰锐起。
灵峰 在县城南五里,一名云峰。
丰乐源 在县西十里,平原沃野丰乐铺置此。石窦岭 在赤水卫南,与卫北雪山对峙。白崖 在卫南五十里。
西崖 在卫城西,与白崖皆高耸。
相见坡 在卫西南五十里,两山相对,大道经其上行者,皆相望见故名。
倒马坡 在卫西南百十里,以升陟峻险而名。聚星洞 在县城南二十五里,颇深邃。
水脑洞 在卫西四十二里。
滑石洞 在卫东南百二十里。
鼍音洞 在县南五十里,一名响鼓洞。
七星河 在县城西七里,山下崖险水深,明嘉靖间,道人黄一中周阳泰建桥以济。
威镇河 在县城东十里,上有石桥。
响水河 在县城北,三水合流至此,下泻为瀑其声如雷。
南加河 在县城南十里。
赤虺河 在赤水城南,源出芒部,流入蜀昔以舟渡后易浮桥。
杉木河 在赤水东南五十里。
三渡河 在赤水东北七十里,水流曲折,横截官道行者,三涉南流入于赤水河。
龙溪 在赤水北十二里,其源曰:瀑布,飞流成溪,东南注于赤水河。
白撒溪 在赤水东南,废白撒所旁,下流入赤水。
泽井 在县城东,明天顺八年凿。
福井 在县城东。
惠泉 在县城东五里。
瀑雪泉 在赤水北二十里。飞挂悬崖入于赤水河。
福泉 按《明一统志》:在城内东,其泉清冷,味甘人咸汲焉。

威宁府城池考

        《通志》本府
威宁府城池 即乌撤卫城。明洪武十四年建,共一千八十丈二尺,垛一千五百三十,城基宽二丈,高一丈二尺,城楼四座。皇清康熙四年增修。
外州县
平远州城池 康熙三年水西平设,平远府无城彝地,初入版图规制草创编木,为之周围七百二十六丈,高一丈五尺,门四,东曰:迎旭,西曰:来爽,南曰:毓秀,北曰:永安。城楼四座。
黔西州城池 旧为水西城,明洪武间都督马晔筑。周围五里高一丈,安氏不利其城辄毁之,仅存其址与其四门。皇清康熙五年重修。
大定州城池 明崇祯九年,总兵方国安建明季贼燬。皇清康熙三年即其故址重建高一丈五尺,周围九百三十四丈,凡四门:东曰:朝阳,西曰:宝城,南曰:来薰,北曰:拱宸。
永宁县城池 即旧永宁卫城。明洪武间指挥杨广宣抚禄肇筑,城西南有水,东界首二河,合流由城中绕东北至纳溪入川江,以故分东西二城。东城长四百四十一丈,高二丈,城基宽二丈,垛八百五个,城楼二座,水关一座。西城长六百七十丈,高一丈八尺,城基宽二丈,垛一千二百二十五个,城楼五座,水关二座。皇清康熙二十六年裁卫改县治。
毕节县城池 即旧毕节卫城,明洪武十六年指挥汤昭始建,排栅三十年,羽林右卫指挥李兴虎贲左卫指挥李隆砌砖石,共七百四十一丈五尺,高二丈三尺,城基宽一丈五尺,垛一千六百四十八个,城楼六座。嘉靖七年副使韩士英于通泮门建月城,引河水砌井,上建串楼。万历六年佥事黄谟自月城,起至转角楼,百馀丈,筑石堤,以障河水东南有壕。皇清康熙二十六年裁卫改县治。

威宁府关梁考

        《通志》本府
佗关 在府城东,按《明一统志》:名石驼关,在城东关,道有石如佗因名。
梅子关 在府城东。
可渡关 在府城北,有千丈岩,即桃花溪之东壁。
云关 在府倘塘站。
七星关 按《明一统志》:在府城东南一百七十里,顶有七峰,关置军守禦。
老鸦关 按《明一统志》:在府城东三百里。善欲关 按《明一统志》:在府城东三百里。以上二关俱有毕节卫卒戍守。
通济桥 在府东南一百里。
六道桥 在府东南四里。
石河桥 在府西四十五里。
野马川桥 在府东一百三十里。
天生桥 在府西五甸站东峻岸间,有石梁悬亘高十馀丈,长里许,仅容一人,须鱼贯而进,往来相值,则不得前行者,每举烟以示。按《明一统志》:有二:一在府城东八十里众山中。一在府城东北一百里,石梁横截拱架如桥。
可渡桥 在府南九十里。可渡关,上旧为木桥。皇清康熙二十八年桥圮三十年总督范承勋云抚王继文黔抚田雯布攻司蒋寅贵西道高起隆,张奇抱粮驿道,傅作楫捐资重修,甃以石。平远州凤凰关 在州南二十里。
织金关 在州东三十里。
望城关 在州北里许。
太平桥 在州城内东南。
月华桥 在州城内东北。
麟趾桥 在州北关外。
高家桥 在州北三十里。
山岔河渡 在州南八十里。
黔西州
化榨关 在州西十里。
大定州
大弄关 在州北十里。
乐聚关 在州西二十里。
那集关 在州南三十里。
柯家关 在州北十五里。
铜关 在州西五里。
金鱼关 在州西五里。
柯家桥 在州北十五里。
乌西桥 在州南三十里。
归化桥 在州北六十里。
六归渡 在州南五十里。
落折渡 在州北二十里。
永宁县
镇远关 在城西。
据胜桥 在城内东南。
飞虹桥 在城内东北。
通济桥 在县东南。
龙虎桥 在城东里许。
铁炉桥 在县境。
茶仓渡 在县馆驿前。
定川渡 在县南门外。
黄角渡 在县观澜门外里许。
毕节县
七星关 在县境。
七星桥 在七星关,即赵善所建,桥贼燬。皇清康熙五年重修。
济川桥 在城东。
威震桥 在威震河。
通津桥 在城西一里。
阜安桥 在城南五里。

威宁府公署考

        《通志》本府
威宁府治 在城内。皇清康熙四年知府张英才建。
通判署 未载。
经历司署 在府右。
威宁镇署 在府城内。皇清康熙五年总兵塔新策建。
外州县
平远州治 在城内西南隅,旧为府署。皇清康熙四年建二十三年改府为州因为州署。
吏目署 未载。
平远协镇署 在城内。
黔西州治 在城内旧为府署。皇清康熙五年,知府王命来建。二十三年改府为州因为州署。
吏目署 未载。
黔西协镇 在城内。
大定州治 在城西,旧为府署。皇清康熙六年,知府宁云鹏建。二十六年改府为州因为州署。
吏目署 未载。
大定镇署 在城内。
永宁县治 在城内,旧为卫署。皇清康熙二十六年,改卫为县因为县署。
典史署 未载。
毕节县治 在城内,旧为卫署。皇清康熙二十六年,改卫为县因为县署。
典史署 未载。
毕赤营 在城。

威宁府学校考

        《通志》本府
威宁府儒学 旧为乌撒卫学,明正统八年建于城东南。万历十年迁,十八年复旧址,天启二年乌酋燬,崇祯二年改建于正南。皇清康熙三年,平定水西设府,即卫学为府学。七年重建,正殿两庑明伦堂戟门棂星门,以及启圣祠、名宦祠、乡贤祠、俱焕然一新。
学田 原额学田地一百七十八亩四分六釐七毫五丝。
荒芜田地一百三十亩九分八釐四毫。
实在熟田地四十七亩四分八釐三毫五丝。原额本色学租谷四十四石三斗九升三合五勺。
学租银六两五钱。
荒芜无徵谷三十石九斗五升四合五勺。无徵银六两一钱。
实在有徵谷一十三石四斗三升九合。
有徵银四钱。
府亲辖
原额学田地六十五亩。
荒芜田地五十四亩九分六釐一毫五丝。实在成熟田地一十亩三釐八毫五丝。
原额本色学租仓斗谷一十二石。
学租银六两五钱。
荒芜无徵谷九石五斗四升。
学租银六两一钱。
实在有徵本色谷二石五斗五升。
有徵学租银四钱。
外州县
平远州儒学 在治北。皇清康熙三年设平远府四年建,正殿两庑戟门、棂星门、明伦堂。二十三年改府为州因为州学。黔西州儒学 在治东。皇清康熙三年设府四年建,正殿两庑二十三年改府为州,因为州学。
大定州儒学 在治南。皇清康熙三年设府六年建,正殿明伦堂两庑戟门泮池志道,据德依仁游艺四斋。二十六年改府为州,因为州学。
永宁县儒学 在县治西南,旧为卫学。明正统八年建,后贼尽燬。皇清康熙二十五年守备刘国相教授江人龙请于巡抚布按提学各捐赀建,正殿大成门。二十六年改卫为县,知县韩稷训导邹延圣捐赀建,东西庑祭器库,更衣厅,以及明伦堂。棂星门启圣祠、名宦祠、乡贤祠俱备。
毕节县儒学 旧为卫学。明正德三年指挥唐谏建。隆庆六年,兵备沈开迁于东门外。万历十八年兵备陈性迁于南门外,虎踞山。皇清康熙二十六年改卫为县,因为县学。三十一年知县方瑞合捐资重修。
学田 原额学田地一百一十三亩四分六釐七毫五丝。
荒芜田地六十三亩二釐二毫五丝。
实在成熟田五十一亩四分四釐五毫。
原额本色学租仓斗谷三十二石三斗九升三合五勺。
荒芜无徵本色谷一十七石三斗四合五勺。实在有徵学租仓斗谷一十五石八升九合。

威宁府户口考

        《通志》府总
户口原额二万六千三百二十一户。
人丁原额一万四千三百四十六丁,内除三十一、三十五两年清编抵补外尚逃亡人丁一万三千二百九十七丁。于三十一年新编额外人丁一百六十四丁,三十五年新编额外人丁三百五丁。
旧徵差人丁八百六十二丁,五分三十一年增二百一十三丁,五分三十五年增四百四十二丁。
原额丁差银二千八十九两二钱,丁逃无徵银,一千九百一十二两四钱。
实在有徵丁差银二百七十两六钱。
府亲辖
户口原额六千七百八十二户。
人丁原额三千九百九十五丁。内除三十一、三十五两年清编抵补外尚逃亡人丁三千五百一十一丁。
旧徵差人丁四百三十四丁。三十一年增六丁,三十五年增四十四丁。
原额丁差银七百九十九两,丁逃无徵银七百二两二钱。
实在有徵丁差银九十六两八钱。
平远州
户口原额二千三百五十九户。
人丁原额无三十一年新编人丁一十六丁。三十五年新编人丁三十四丁,有徵丁差银一十两。
黔西州
户口原额三千八百六十七户。
人丁原额无三十一年新编人丁一百一十三丁。三十五年新编人丁二百丁,有徵丁差银六十二两六钱。
大定州
户口原额六千六百六十三户。
人丁原额无三十一年新编人丁三十五丁,三十五年新编人丁七十一丁有徵丁差银二十一两二钱。
永宁县
户口原额二千四百四十二户。
人丁原额二千三百一十五丁。内除三十一、三十五两年清编抵补外尚逃亡人丁二千一百二十丁。
旧徵差人丁八十五丁。五分三十一年增三十
六丁,五分三十五年增七十三丁。
原额丁差银二百四十九两七钱,丁逃无徵银二百二十八两四钱。
实在有徵丁差银二十一两三钱。
毕节县
户口原额四千四百八户。
人丁原额八千三十六丁。内除三十一、三十五两年清编抵补外尚逃亡人丁七千六百六十六丁。
旧徵差人丁三百四十三丁,三十一年增七丁,三十五年增二十丁。
原额丁差银一千四十两五钱,丁逃无徵银九百八十一两八钱。
实在有徵丁差银五十八两七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卷目录

 威宁府部汇考二
  威宁府田赋考
  威宁府风俗考
  威宁府祠庙考〈寺观附〉
  威宁府兵制考
  威宁府物产考
  威宁府古碛考〈陵墓附〉
 威宁府部艺文一
  永宁司重修儒学碑记    明陶心
  永宁河碑记         曹震
  野马川乾河桥记      郭子章
 威宁府部艺文二〈诗〉
  七星关         元冯福可
  乌撒喜晴         明杨慎
  送永宁许使君       李攀龙
  永宁舟中         何景明
  六广晓发         王守仁
  初至永宁         许邦才
 威宁府部纪事

职方典第一千五百四十四卷

威宁府部汇考二

威宁府田赋考

        《通志》府总
原额田三十六万九千九百七十八亩一分七釐一毫七丝七忽六微。
荒芜田二十九万二千一百二十四亩一分六釐七毫八丝三忽六微三纤九尘九渺。
实在成熟田七万八千八百五十四亩三毫九丝三忽九微六尘一渺。
原额地六万六千七百一十一亩三分四釐六毫二丝二忽四微。
又屯陆地六百三十亩九分五釐一毫四丝。荒芜地四万五千六百五十六亩六分八釐四毫一丝四忽九微。
又荒芜屯陆地四百五十亩五釐五丝。
实在成熟地二万一千五十四亩六分六釐二毫七忽五微。
熟陆地一百八十亩九分九丝。
原额本色米五万七千一十一石一斗四升二合七勺二抄五撮九圭四粒。
小米四石七升七合九勺二抄二撮八圭八粒八粟。
田荒无徵米三万八千五百一十六石六斗六升三合四勺一抄四撮一圭九粒。
实在有徵米一万八千四百九十四石四斗七升九合三勺一抄七圭五粟。
又小米四石七升七合九勺二抄二撮八圭八粒八粟。
原额本色荞八千五百三十六石九斗七合六勺九抄七撮六圭三粒六粟。
地荒无徵荞五千九百六石七斗七升一合五勺四抄二撮七圭九粒九粟。
实在有徵荞二千六百三十石一斗三升六合一勺五抄四撮八圭三粒七粟。
原额岁用地租帮助等银七百一十两三钱三分二釐一毫七丝二忽一微四纤六尘六渺。田荒无徵银六百六十一两七分二釐一毫一丝七微九纤五尘六渺。
实在有徵银四十九两二钱六分六丝一忽三微五纤一尘。
额外四川东川土府,每年协黔折色,荞三百石例折色轻赍银一百五十两。四川镇雄土府报效本色荞粮四百六十石。府亲辖
原额田一十万一千一百亩四分三釐六丝。荒芜田九万四千八百四十八亩六分三釐六丝。
实在成熟田六千二百五十一亩八分。
原额地三万八千三百五十八亩。
又屯陆地六百三十九亩五釐一毫四丝。荒芜地二万六千三百四十八亩五分。
荒芜屯陆地四百五十亩五釐五丝。
实在成熟地一万二千九亩五分。
熟屯陆地一百八十亩九分九丝。
原额本色米九千七百三十四石一斗一升四合五勺八抄三撮一圭四粒。
田荒无徵米八千五百二十九石六斗二升八合五勺五抄五圭一粒九粟。
实在有徵米一千二百四石四斗八升四合六勺三抄二撮六圭二粒一粟。
原额本色荞六千二百六十八石六斗三升九合九勺九抄九撮七圭一粒六粟。
地荒无徵荞四千三百六十二石一斗一升六合八勺一抄八圭七粒九粟。
实在有徵荞一千九百六石五斗二升三合一勺八抄八撮八圭三粒七粟。
原额岁用银一百一两二钱四分九釐九毫九丝九忽三微四纤二尘六渺。
田荒无徵银九十一两八钱九分三毫四丝五忽三微二纤三尘七渺。
实在有徵银九两三钱五分九釐六毫五丝四忽一纤八尘九渺。
额外四川镇雄土府,报效本色荞粮四百六十石。四川东川土府,协济折色荞粮三百石一例,折色轻赍银一百五十两。
平远州
原额田二万九千五百二十三亩四分四釐一毫一丝七忽六微。
荒芜田一万六百九十一亩八分二釐五毫三忽八微。
实在成熟田一万八千八百三十一亩六分二釐一毫一丝三忽八微。
原额地三千三百四十一亩三分四釐六毫二丝二忽四微。
荒芜田一千七百八十七亩四分三釐四毫一丝四忽九微。
实在成熟地一千五百五十三亩九分一釐二毫七忽五微。
原额本色米八千八百五十七石三升二合三勺五抄二撮八圭。
荒田无徵米三千二百七石五斗四升七合五勺一抄一撮四圭。
实在有徵米五千六百四十九石四斗八升四合八勺四抄一撮四圭。
原额本色荞二百六十七石三斗七合六勺九抄七撮九圭二粒。
荒地无徵荞一百四十二石九斗九升四合七勺三抄一撮九圭二粒。
实在有徵荞一百二十四石三斗一升二合九勺六抄六撮。
黔西州
原额田三万亩。
荒芜田九千四百八十九亩六分二釐。
实在成熟田二万五百一十亩三分八釐。原额地五千亩。
荒芜地二千二百九十五亩二分五釐。
实在成熟地二千七百四亩七分五釐。
原额本色米九千石。
荒田无徵米二千八百四十六石八斗八升六合。
实在有徵米六千一百五十三石一斗一升四合。
原额本色荞四百石。
荒地无徵荞一百八十三石六斗二升。
实在有徵荞二百一十六石三斗八升。
大定州
原额田三万三千七百八十九亩。
荒芜田二万四千一百四十二亩六分六釐。实在成熟田九千六百四十六亩三分四釐。原额地二万一十二亩。
荒芜地一万五千二百二十五亩五分。
实在成熟地四千七百八十六亩五分。
原额本色米一万一百三十六石七斗。
荒田无徵米七千二百四十二石七斗九升八合。
实在有徵米二千八百九十三石三斗七升二合。
原额本色荞一千六百石九斗六升。
荒地无徵荞一千二百一十八石四升。
实在有徵荞三百八十二石九斗二升。
永宁县
原额田六万四千二百六十九亩三分。
荒芜田六万一千四百五十四亩七釐七毫五丝八忽八微七尘七渺。
实在成熟田二千八百一十五亩二分二釐二毫四丝一忽一微二纤九尘三渺。
原额本色米八千一百一十六石四斗三升三合七勺七抄九撮二圭一粒四粟。
荒田无徵米七千七百四十一石五斗六升五合二勺六抄六撮四圭五粒八粟。
实在有徵米三百七十四石八斗六升八合五勺一抄二撮七圭五粒六粟。
原额岁用地租帮助等,银四百九十七两六钱四分二釐一毫七丝二忽八微四纤。
荒田无徵银四百七十五两八钱四分四釐七毫二丝三忽七微七纤七尘五渺。
实在有徵银二十一两七钱九分七釐四毫四丝九忽二纤六尘五渺。
毕节县
原额屯科水旱田地一十一万一千二百九十六亩。
荒芜田九万一千四百九十七亩三分五釐四毫六丝九微六纤九尘二渺。
实在成熟田一万九千七百九十八亩六分四釐五毫三丝九忽三尘八渺。
原额本色米一万一千一百六十六石八斗六升二合一抄七圭八粒六粟。
又小米四石七升七合九勺二抄二撮八圭八粒八粟。
荒田无徵米八千九百四十八石二斗三升六合七勺三抄六撮九圭七粒九粟。
实在有徵米二千二百一十八石六斗二升五合二勺七抄三撮八圭七粟。
有徵小米四石七升七合九勺二抄二撮八圭八粒八粟。
原额岁用银一百一十一两四钱四分。
荒田无徵银九十三两三钱三分七釐四丝一忽六微九纤四尘四渺。
实在有徵银一十八两一钱二釐九毫五丝八忽三微五纤六渺。
附官庄租谷
原额官庄赈田地二百六十七亩五分。
荒芜田一百四十五亩四分九釐九毫九丝九忽九微八纤九尘六渺。
实在成熟田一百二十二亩一尘四渺。
原额本色赈租仓斗,谷二百六十石九斗九升九合九勺九抄九撮九圭一粒九粟,黄豆六石。荒田无徵谷一百八十一石四斗二升八合五勺七抄一撮三圭四粒八粟,无徵黄豆六石。实在有徵谷七十九石五斗七升一合四勺二抄八撮五圭七粒一粟。
府亲辖
原额官庄赈田一百一十二亩五分。
荒芜田一十二亩四分九釐九毫九丝九忽九微八纤九尘六渺。
实在成熟田一百亩一尘四渺。
原额本色赈租仓斗谷七十七石一斗四升二合八勺五抄七撮六粒二粟。
荒田无徵谷八石五斗七升一合四勺二抄八撮四圭九粒一粟。
实在有徵本色谷六十八石五斗七升一合四勺二抄八撮五圭七粒一粟。
毕节县
原额田地一百五十五亩。
荒芜田一百三十三亩。
实在成熟田二十二亩。
原额赈租仓斗谷一百八十三石八斗五升七合一勺四抄二撮八圭五粒七粟黄豆六石。荒芜无徵谷一百七十二石八斗五升七合一勺四抄二撮八圭五粒七粟,无徵黄豆六石。实在有徵赈租仓斗谷一十一石。
附税课
乌撒税
年额盐税银二百四十二两九钱八分。
遇闰年分,加徵闰月盐税,银二十两二钱四分八釐三毫。
年额杂税银九十七两二钱六分八釐八毫。遇闰年分,加徵闰月杂税,银七两七钱七分八釐一毫。内除威宁府,存留表笺,历日春牛花鞭,春秋祭祀,银三十二两。
鸭池税
年额盐税,银七百一十二两一钱八分。
遇闰年分,加徵闰月盐税银五十九两三钱四分八釐三毫。
年额杂税银二十九两五钱六分七釐二毫。
遇闰年分,加徵闰月杂税,银二两三钱六分四釐二毫。
平远税
年额盐税,银七十二两三钱六分九釐八毫。遇闰加徵盐税,银六两三分八毫一丝。
年额杂税,银一百一十五两五钱四分八釐八毫。
遇闰加徵杂税,银九两二钱三分九釐一毫九丝。内除该州存留表笺等,银二十六两四钱。黔西税
年额盐税,银二百八十八两五钱八分二釐。遇闰加徵盐税银二十四两四分八釐五毫。年额杂税银九十七两六钱八分五釐三毫。遇闰加徵杂税,银七两八钱一分八毫三丝。内除该府存留表笺,等银二十六两四钱。
年额牙帖银四两。
大定税
年额盐税,银一百一十一两三钱二分八釐。遇闰加徵闰月盐税,银九两二钱七分七釐三毫。
年额杂税,银一百一十八两七钱一分一釐五毫。
遇闰加徵杂税,银九两四钱九分一釐九毫,内除该府存留表笺等,银二十六两四钱。
永宁税
年额盐税银三百一十二两二钱四分一釐。遇闰年分加徵闰月盐税,银二十六两二分一毫。
年额杂税银九十二两九钱一分三釐一毫。遇闰加徵闰月杂税,银七两四钱二分九釐二毫。
乌茶渡税
年额杂税银六百一十两二钱一分八釐四毫。遇闰加徵闰月杂税,银四十八两七钱九分二釐五毫。
毕节税
年额盐税银三百六两五钱九分八釐。
遇闰年分加徵闰月盐税,银二十五两五钱四分九釐八毫。
年额杂税银二百六十四两三钱九分。
遇闰年分加徵闰月杂税,银二十一两一钱三分九釐七毫。

威宁府风俗考

        《通志》府总
《元志》:婚姻不避亲族,气习朴野俗类土番。《明一统志》:戍此者,皆中州人,其冠婚丧祭之礼,皆不混于流俗。
《郡志》:刀耕火种,不事蚕桑,病不医药,惟祷鬼神。《卫志》:荷毡被毳。
气劲地寒,牧羊为产。
习俗鄙陋,性格野朴,不事商贾,惟务农桑。声教渐讫向慕儒雅。
人多勤俭,文风武略,渐有可观。

威宁府祠庙考

        《通志》本府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府城西。
社稷坛 在府城北。
厉坛 在府城西。
城隍庙 在府治东。
关帝庙 在府北隅。
旗纛庙 在府治东一里。
忠烈祠 在府城东,明天启二年,乌酋入寇,指挥管良相李应期朱运泰千户,蒋邦俊各杀其妻子相聚焚死,敕祀之。
平远州
风云雷雨山川坛
社稷坛
厉坛
城隍庙
关帝庙
黔西州
风云雷雨山川坛
社稷坛
厉坛
城隍庙
关帝庙
大定州
风云雷雨山川坛
社稷坛
厉坛
城隍庙
关帝庙
旗纛庙
郭青螺先生祠 在州。
永宁县
风云雷雨山川坛
社稷坛
厉坛
城隍庙
关帝庙
王公祠 在城内。
毕节县
风云雷雨山川坛
社稷坛
厉坛
城隍庙
英济庙 即关帝庙。
武侯祠 在七星关城外,明御史毛在建。寿亭侯庙 按《明一统志》:在城内东祀,蜀汉将关羽,洪武二十三年指挥同知柳楫建。
惠济庙 按《明一统志》:在城内东北祀龙神,洪武二十八年指挥柳楫建。
寺观附本府
能仁寺 按《明一统志》:在城东,洪武二十年建。
黔西州
开元寺 在州城东门外里许。皇清康熙五年副总李如碧建楼阁庄严,为州胜观。
大定州
万寿寺 在州南龙山。皇清康熙六年建,踞层峦,瞰澄波颇称胜境,为丛林冠。
永宁县
万寿寺 元元贞间建明永乐间迁于城西,正德间重修。
崇福寺 在南门外水中山上,明洪武间建。梦绿庵 在城北十里红岩麓,明洪武间建。宝峰庵 在城西十五里,明永乐间建。
文昌宫 在宝真山上,明洪武间建。
毕节县
普慧寺 在赤水城东一里,明正统间赐额。灵峰寺 按《明一统志》:在城西五里。
开化寺 按《明一统志》:在城东一十五里,二寺俱正统十五年建。
大梅庵 按《明一统志》:在城北一十五里。崇真观 按《明一统志》:在治南。
文昌阁 在城东。
平远州寺观未载,无考。

威宁府兵制考

        《通志》府总
迤西守备一员驻乌撒卫,专管乌撒,毕节赤水永宁四卫地方。
毕节卫防守长冲等三哨,共军兵一百三十名。乌撒卫防守平山等八哨,共军兵一百五十七名。
赤水卫防守梅子等六哨,共军兵一百三十名。永宁卫防守归乐等四哨,共军兵七十名。威宁镇总兵官一员,康熙初年设标,下游击三员,守备三员,千总六员,把总十二员。
中左右三营额兵二千二百二十名,康熙二十四年裁去七百二十名,现存一千五百名。驻劄威宁府,分防可渡桥倘塘阿底马摆结理盐仓杓得魁阿者,鲁并都著四铺瓦甸,黑章歇凉亭,菩萨塘各地方。
平远营副将一员,康熙年间设游击二员,守备二员,千总四员,把总八员。
左右二营,额兵二千二百二十名。康熙二十三年裁去四百二十名。二十四年又裁去六百名。现存一千二百名,驻劄平远州分防,以个务卜。额蜡箐定南三岔,糯东坡猓龙桥,安庄白水河归集比怯黑胯白沙河、簸渡河各处地方。黔西协副将一员,康熙年间设标,下游击二员,守备二员,千总四员,把总八员。
旧为镇额兵二千二百二十名。康熙二十三年改协左右二营,裁兵四百二十名;二十四年又裁六百名,现存一千二百名。驻劄黔西州分防六广河镇西,黄沙渡,鸭池河,沙溪,西溪各地方。大定镇总兵官一员。康熙年间设标,下游击三员,守备三员,千总六员,把总十二员。
中左右三营,额兵二千二百二十名。康熙二十四年裁去七百二十名,现存一千五百名,驻劄大定州分防公鸡山,水城,亥仲普擦阁,鸦落脚河、路穿各地方。
毕赤营游击一员,守备一员,千总二员,把总四员。
额兵八百名。康熙二十四年裁去二百名,现存六百名。驻劄毕节县,分防赤水、普市、七星关、层台站、各处地方。

威宁府物产考

        《通志》本府
茯苓 出乌撒,致化里。
松实 出乌撒,其干异于他松,实之囊,大如瓠,子可啖。
海棠 出乌撒。
苦荍 出乌撒,地气早寒不宜稻,土人悉种之,资以为食。
鹦鹉 出乌撒,可渡黑章。
麦蓝菜 出府属。叶如麦蓝,味香。
铁     铜     漆
松子    木瓜    剌竹
猿     鹿
平远州
漆 出村中。土人用为五色,层累施于器,雕刻之斑剥殊可观,谓之累漆、雕漆。
茶 产岩间,以法制之,味亦佳。
大定州
锦鸡 雉属五綵缤纷,颇自爱其羽,每临水照影,土人罗之可生畜。
麋 鹿类性善迷,故曰:麋。感阳气,而角解孕子于仲春,而生于仲冬。
花红 林檎别种,枝干如梨,实大于李,味甚甘。摘其条,植之,即生,亦可转接。
山查 是山皆有。
马毡 即毡裘氀毼,土人聚羊毛为之,可以禦雨。
皮器
永宁县
杜鹃花 丛生山谷间,有五色,花时烂漫,远望如屏。
黔西州毕节县物产未载无考。
威宁府古迹考        《通志》本府
武侯祭星坛 在府治七星关。
关索插鎗岩 在府治瓦甸站北。
诸葛粮堆 在府治广化里。
龙爪石 在府城西,上有爪迹。
八仙海 在府治广化里,海田中列石凡八如人状。
永宁县
永宁旧城 在县西八十里渔漕溪,即元永宁路。
旧蔺州 在县东一百八十里,即唐朝坝,有碑今磨灭。
朱和城 去县八十里。
毕节县
武侯碑 在县城北一百二十里,上坝相传诸葛武侯所立,岁久磨灭,不可读。
七星营 在县城西九十里,今址尚存。
关索镇 在县境。武侯南征还留索于此。梁王台 在县境,元梁王筑。
废层台卫 在赤水城东南,一百里。
旧赤水卫城
平阳侯城 在赤水城北,六十里。
平远黔西大定三州古迹未载无考
陵墓附府总
元仙婆墓 在乌降山,仙婆永宁人,名满道笃于戒,行善知休咎,人多就决焉。
明张祥墓 正统己巳贵州苗叛,祥以四川都司率师来援,力战死之,葬于永。

威宁府部艺文一

《永宁司重修儒学碑记》明·陶心

永宁古蔺州地其学,自元已有之,而重修于洪武四年。红崖诸山争妍献秀,叠翠如屏,二水合流,襟带于前。云影天光,四时辉映,而此学独据上游,盖胜概也。灵钟秀毓,岂终秘之,而徒泄之,耶士之出乎。其间英伟秀发,歌鹿鸣而对大廷者,科不乏人。谓非兹学之,助不可也。独惜夫规制未备,久寖颓敝已百五十年于兹矣,大成殿,虽一新于藩参铅山。费公而其馀皆末遑也,顷岁芒彝,祸结参戎,成都何侯以文武才略荐受节,钺玺书来镇,兹土谒庙至学,感而言曰:远人不服修文德,以来之先圣教也。学舍至此,何以为文德地耶,时虽督兵进剿,不即及此。而心则惓惓也,既而南征,凯旋受成献馘复至于学,则又叹曰:托之空言,吾之耻也。遂谋诸同事参藩毛李二公。三宪胡欧,舒公议论允合。乃请于都宪王公、熊公、侍御马。公钟公给公帑之助者,半馀费悉何公自经画之,不以烦民,于是卜吉鸠工百役俱作。以指挥石钟宣抚奢爵董其役,以千户丁,祥李本土舍王凤升任其劳。首撤明伦堂之旧,而更新之厥材,孔良厥度维章次之庙。庑戟门又次之斋舍,厅宇巍然焕然。与学宫称惟孔庙,虽仍其旧而瓦椽之,更垣楹之饰,视昔有加当工师求木,以未充是虑会。一夕大水而楩楠,顺流至学宫前者,以百数计噫天其有意于斯乎。抑何公之诚,有格于斯乎。不然此木胡为来也,学宫之厅,旧缺其一,因谋地邻而加辟焉。且并地界而尽垣之外,树以柏周环坚壮,宏丽而学成矣。

《永宁河碑记》曹震

洪武二十三年十一月十三日,钦奉皇帝制谕,景川侯曹震往四川永宁开通河道,合用军民四川都司布政司,贵州都司,即便调拨大小官军。悉听节制,如制奉行钦。此于洪武二十四年正月初七日到成都,分遣官属各任其责。永宁水陆路自泸州纳溪至摩泥驿桥。道路委四川都司左同知助一,右同知徐凯。成都后卫指挥使茆正提调卫府州官军民,夫以疏通之。自永宁至曲靖驿桥道路委贵州都司同知。马叶提调,永宁赤水毕节乌撒等卫军。夫以修理之,建昌驿铺桥道,委四川都司佥事潘永。建昌卫指挥使月暮,帖木儿提调军民,以开通之,保宁驿道至陕西汉中府界。委成都后卫指挥佥事王清提调军民,以修治之,松茂驿铺桥道,委茂州卫指挥同知俞胜提调,松茂州卫所军民,以平治之贵播驿铺桥道,委播州宣慰司杨铺重庆卫千户,钟洪提调军民,以开之。各府州县夫役,委四川布政司左参议朱福松潘卫所镇抚任允,以董督之,其间水之险恶者,莫甚于永宁,其滩一百九十五处,至险有名滩者,八十二石。大者,凿之。水陡者,平之。使舟楫得以通焉,路之险者,莫甚于建昌泸古县及黎州大相公岭虚阁。险崖于是辟取山石,从江填砌阔三四丈,番箐河水九十九渡于是,新开直径造桥五十有四,往来者,便焉。保宁千佛崖,古作栈阁,连岁修葺,工费甚多,宜相其山势,辟取山石从河填砌阔四五丈。自四川至陕者无难焉。军夫计者,军三万五千夫,四万五千,凡自二月初七日兴工,五月十五日住工,歇夏秋九月初一日,兴工至洪武二十五年正月十五日,工毕通计八月。震上奉皇帝之命,下用都指挥参议宣慰千百户之官,克相有成,不敢泯而不书。

《野马川乾河桥记》郭子章

窃尝疑之陈火,朝觌而川无舟梁单,襄公卜其,将有大咎溱洧之,济不杠不梁,侨捐一车,而孟子讥其不知为政。夫舟梁俴俴琐务,何与于存亡之数,道路之修职于有司何与,于相国而单觇之密。孟责之备奚也,先王之教曰:雨毕除道水涸成梁。其时儆曰:收而场功,偫而畚挶,火之初见期于司里,所以为桥梁道路计者,如此其豫,而陈郑废其教,不修其制其何能。国黔乌撒城东百三十里,有野马川,岁冬春雨未集,平沙迤逦如履康庄。夏秋暑雨四山攒簇,众壑奔腾,百道瀑泉倾摇并下,平地涨丈馀。土人冒雨而渡水,涨淹岁不下六七人。下流无泻,以天生眼为尾闾,一雨阻,行人辄留数日,无以为寄寓施舍然,而冬春水涸,故又曰:乾河。旧有桥高仅数尺、长三丈,水涨并桥没焉,无裨利涉。万历庚子柱史宋公西巡乌撒,停车问俗众父老,募缘僧某进白状乞改建石桥。宋公愀然,曰:野马岁溺,六七人积十年为六七者,十积百年,为六七者,百可哀已。乃捐百金,及赈谷百石。倡之予闻助五十金。壬寅柱史毕公西巡助五十金。宋公按滇复发三十金。趋之计先后士民乐助不下千金。初委千户,章甫刘世勋三年未就复,委守备张世臣千户,张懋功及义民,周国珠罗仲金等与之,期而毕工。始造于庚子某月已,事于癸卯某月。桥长十丈,有奇横二丈,有奇翼,以阑与长埒为洞。三桥东西为堤,路十五丈有奇,横一丈有奇。宋公自滇书来命予纪其事。予尝历陈郑之郊矣,溱水、洧水五梁陈佗仅仅厉揭可涉彼。其时主相皆慢之,宁仪行父,无足责已子产,众人之母,而虑不及是叶正,则以为或有故未可知也,乌撒彝方漏天一月之间,霁日几何,而野马骤涨视溱洧梁佗,难易倍蓰令襄公孟子见之,其感慨又当何如。宋公两巡黔中,讨夜郎、讨皮林赈大祲。药大疫百政具举,兹特其平政一端而予,以单公之觇,觇之当必有大庆。流及子孙语云:活千人者,侯赵。充国治湟陜,以西道梁七十所,而封营平杜预请建河桥于富平津,而封当阳不若左券哉,又乌知野马非宋公之河湟富平也。

威宁府部艺文二〈诗〉

《七星关》元·冯福可

点苍何苍苍,环似西洱河;百年雨露恩,讵敢烦天戈。辕门振乌撒,衣带踰牂柯;巨险久已平,故关尚陂陀。云胡七星名,亦复重不磨。

《乌撒喜晴》明·杨慎

易见黄河清,难逢乌撒晴;阴霾既已豁,险道况复平。蜀日杳千里,滇云惟十程;江花与江草,异国看春生。

《送永宁许使君》李攀龙

邢州十月凋白杨,城头出云垂太行;把酒相看日欲堕,五马踟蹰大道傍。问君胡为万里去,小巨罪合投穷荒。我闻西南罗施国,风气郁塞殊阴阳;长官椎髻见朝吏,海蛮醉鼓橐中装;男儿贵至二千石,何地不可称龚黄;壮游须令百粤尽,探奇更得浮沅湘;永宁自恶无瘴疠,明年雨露生还乡。

《永宁舟中》何景明

霜降水还漕,舟行不觉劳。顺风吹浪疾,乱石下滩高。渔舫依红蓼,人家住白茅。乡园待归客,应已熟香醪。

《六广晓发》王守仁

初日曈曈似晚霞,雨痕新霁渡头沙;溪深几曲云藏峡,树老千年雪作花;白鸟去边回驿路,青崖缺处见人家。遍行奇胜才经此,江上无劳羡九华。

《初至永宁》许邦才

风尘谁自料,花鸟故相猜;问是山东客,何由万里来。

威宁府部纪事

《府志》:元成宗大德六年三月,乌撒乌蒙东川芒部,及武定威楚普安诸蛮,因蛇节之,乱乘衅起兵攻掠州县命也,速䚟儿分道率师讨,平之。八年夏六月,乌撒乌蒙芒部东川等,路饥疫并赈恤之。
武宗至大元年夏六月,乌撒乌蒙地大震,三日之内大震者六。
泰定帝泰定四年夏四月,乌撒饥赈,粮钞有差。文宗至顺元年夏四月壬寅,乌蒙土官禄余杀乌撒宣慰司官吏,降于伯。忽禄余又拒乌撒,顺元界立关固守。秋七月丁丑,秃坚伯忽等连乌撒禄余约乌蒙东川芒部诸蛮,反谋攻。顺元十一月,四川省臣塔出脱帖木儿等兵至乌撒,周渥驿进击,禄余阿奴阿荅等屡败之。是月又败禄余等于七星关。
二年春正月戊寅,彻里铁木儿孛罗败鸟撒,蛮射中禄余降,其民六月乌撒罗罗蛮复叛,杀戍军黄海朔等官兵,击乌撒贼五战破之。禄余遁九月丙子禄余兵杀乌撒。宣慰使月鲁东川路府判教化的庚寅禄余寇顺元路,乌撒贼入顺元境王师败,绩那海死之左丞帖木儿,不花遁。
明太祖洪武十四年冬十二月,戊寅傅友德克乌撒诸蛮。
十五年夏四月,乌撒诸蛮叛,傅友德移兵讨,平之。世宗嘉靖八年,永宁大疫。
神宗万历三十四年夏五月,永宁赤水大水漂三百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