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平越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平越府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卷目录

 平越府部汇考一
  平越府建置沿革考
  平越府疆域考〈有图 形胜附〉
  平越府星野考
  平越府山川考
  平越府城池考
  平越府关梁考
  平越府公署考
  平越府学校考
  平越府户口考

职方典第一千五百四十一卷

平越府部汇考一

平越府建置沿革考

      《通志》本府〈平越县附郭〉
《禹贡》:荆梁南境,殷为鬼方,秦为且兰地,汉为牂柯郡,唐为乐源郡。宋嘉泰初,土官宋允高克服麦新,地内附号黎峨里等寨,元置平月长官司隶八番,顺元宣慰司。明洪武十四年,始置平越卫军民指挥使司,属四川布政司,寻属贵州都指挥使司。万历二十九年,播平就平越卫,设平越军民府,就黄平所设黄平州,以播州草塘雍水二司,地设瓮安县,以播州馀庆白泥二司。地设馀庆县,以播州苦竹坝三里七牌。地设湄潭县,俱隶府兼领黄平所杨义长官司。皇清因之康熙十一年,巡抚曹申吉疏改平越卫为平越县,附郭省黄平所归黄平州。康熙二十六年总督范承勋疏题徙黄平州,治于兴隆省卫入州,共领州一县四。
平越县
元为平月长官司明为平越卫军民指挥使司,皇清康熙十一年,改平越卫为平越县领长官司一杨义。
瓮安县
唐播州地宋元因之,明洪武十七年设草塘瓮水二长官司隶播。万历二十九年播平,以二司地设瓮安县隶府。皇清因之编户六里。
湄潭县
宋元俱播州地明万历二十九年播平,以播州苦竹坝,地设湄潭县隶府。皇清因之编户四里。
馀庆县
唐乾符三年以白泥馀庆,两土官为校尉隶播州路,宋因之元改为白泥馀庆长官司隶播州。明初因之改隶四川重庆府。万历二十九年播平,以二司地设馀庆县隶府。皇清因之编户三里。
黄平州
宋为黄平府,地号狼洞元因之。明洪武二十三年置兴隆卫隶贵州都司。皇清康熙二十六年徙州治于此,隶府编户七里。

平越府疆域考

        《通志》平越府疆域图

本府
东至镇远府施秉县界,一百五十里。
西至贵阳府开州界,一百六十里。
南至都匀府都匀县界,六十里。
北至思南府婺川县界,三百六十里。
自府治西至省城一百七十里,至
京师七千五百里。
东西广三百一十里,南北袤四百二十里。平越县〈附郭〉
东至都匀府清平县界,四十里。
西至贵阳府贵定县界,四十里。
南至都匀府都匀县界,六十里。
北至瓮安县界,四十里。
瓮安县
东至黄平州界,四十里。
西至贵阳府开州界,六十里。
南至平越县界,三十里。
北至黄平州界,三十里。
自县治南至本府六十里。
湄潭县
东至馀庆县界,四十里。
西至四川遵义府界,一百里。
南至瓮安县界,一百三十里。
北至石阡府龙泉县界,六十里。
自县治南至本府二百二十里。
馀庆县
东至镇远府施秉县界,一百里。
西至瓮安县界,七十里。
南至黄平州界,三十里。
北至石阡府界,一百三十里。
自县治西南至本府一百四十里。
黄平州
东至镇远府施秉县界,二十五里。
西至湄潭县界,一百二十里。
南至都匀府清平县界,三十五里。
北至镇远府施秉县界,二十八里。
自州治西至本府一百二十里。
形胜附本府〈平越县附郭〉
《旧志》:北距三百涝,东枕七盘坡。
马鬃岭扼其要害,羊肠河设其险阻。
南临天马北负群峰,东起叠翠,西涌仙泉。《太平桥志》:山溪之险。
《一统志》:边方冲要之地,苗蛮丛聚之墟。
瓮安县
西达瓮水,南连黄平,北距乌江,东接都凹。
湄潭县
面挹湄潭,肩抵龙泉,上达乌江,下至岑黄。
馀庆县
上连草塘,下接偏桥镇远带,其左黄平列,其右黄平州。
重冈叠拥二水环流,东峙飞云,西雄鼓角。

平越府星野考

        《通志》府总
参井之馀

平越府山川考

        《通志》本府〈平越县附郭〉
福泉山 在府城内南隅,仙人张三丰修真处。山形灵秀,怪石巉岏,前为高真观,后为礼斗亭。亭前有浴仙池,池水夏不溢,冬不竭。池旁有古桂一株,久枯。明万历间有乞者,浴于池,寺僧秽之。乞者曰:无伤也。吾能为若活此树。乃掬水沃其根,挂巾于树而去。是年桂复荣,人始知三丰再来也。桂至今犹茂。池水可疗病。四方汲者不绝。亭有三丰手书,对联名人题咏碑刻颇多。㠟峨山 在府城东。一名峨万山,山势崇隆,为平越之镇,登其上,四望无际,中多水泉花卉。乃㠟峨塞故址。月山 在府城南半里。山形如半月,下有月山古刹,右为明隆平侯张信母墓,即三丰所指地也。
叠翠山 在府城东南十里。大小百峰峻秀插天,重峦叠翠。中一峰名老人近此。居者多寿九
十九。峰在江外,一峰独在江内,名将军峰三江会其下,独砥中流称平越绝景。
杨山 在府城西十里杨义司,有玉笏峰,前为凝真观,多古木怪石,名人题咏甚夥。
云雾山 在府城西四十里。明崇祯间总兵胡从仪征苗屯兵于此,营垒尚存。
石关口山 在府东南二里。两岸如门,官路经其中。
笔山 在府南三里,高耸卓立,四时常青。《旧志》云:府南五里,有笔架山。一名文峰,山下临三江,屹然耸峙。
滃霾山 在府北六十里,山高林深,霾雾滃郁。杉木箐山 在杨义司西五十里,峰峦高峻,苗倚依为险。
仙影崖 在府城西五里。上有吕仙,遗影飘飘,如御风行。郭青螺题神留宇宙四字。
玉屏峰 在府城西南五里。
玉笏峰 在府城西十里,端拱如卓笏登览胜地。
七盘坡 在府城东南,路径纡回,凡七盘而上。倒马坡 在府西南五里。官道经其上,骑行者苦其险仄,马多困踣。
犀牛洞 在府城南。洞中有物,若犀牛。明正德间,高真观僧夜闻洞外斗声如雷,晨起撞钟失。钟所在有顷,但闻钟声一路震响而来。及旦视之,钟上皆水草,始知夜所闻声乃钟与牛斗后衅之。乃止明隆平侯张信父葬其中。相传为张三丰所授。
百人洞 在府西十里。一名川洞,清泉涌出,广容百人。
燕子洞 在府西三里。每冬来燕子千百,蛰其中。
新开洞 在府城西门外,西山下。皇清康熙壬寅年三月,大雷雨山石崩,中开一洞。人往观之,玲珑奇怪,可供游玩,深莫能竟。
仙人洞 在府城西南五里,洞数层曲折幽深,明崇祯间,太守陈绍英建迎仙阁于洞外。龙潭河 在府东南三里。
南河 在府城南。
武胜河 在府城南五里。
杨老河 在府城东三十里。
地松河 在府东北十五里。其地名松屯,南流入麻哈江。
嶰隆河 在府城北二十五里。
白水河 在府城北三十里。
羊肠河 在府城东二十里。
诸梁江 在府城南三里。
麻哈江 在府城东五里。两崖壁立,舟渡甚艰。明万历间郡人葛镜建桥其上,高数十丈,俯瞰澄流,心目皆眩。行者如履霄汉,为黔南津梁之冠。
马肠江 在府南四里。与羊肠江通,其水湍急而深,中流如沸。南合于麻哈江,《志》云:城东南七里。有三江口,三江即马肠、羊肠、麻哈江也。三水会合,波流潆洄,为一郡之胜。
芦坪江 在府东三十里,亦三江汇流而东之异名。
鱼梁江 在城东十五里。
清水江 在府西四十里。其上流自新添卫流入界,北至城西二十里。又名皮陇江,源远流阔,雄吞诸溪,又北经乖西巴香诸苗界,而入乌江。皮陇江 在府城西二十里。
冷溪 在府西南四十五里。流入清水江。浴仙池 在府城内南隅。礼斗亭前张三丰浴处。
翰墨池 在府城南。潮音阁下。
月山泉 在府城南。半里月山寺内。
福泉 在府城内福泉山。
广济泉 在府城内东隅。其源分自㠟峨山下。明弘治八年参将赵胜因城中乏水,凿阴渠引水入城,为井。
瓮安县
仙桥山 在县城西十里。山高千丈,顶有石,中空如桥,上建真武殿。
白乐山 在县西三十里,幽幻称胜。
花竹山 在县南二十里,山顶有龙泉,九天旱邑人祷雨于此。
旗山 在县南五里。山顶有洞,一名川岩。万丈山 在废草塘司东南二十里,崖壁高峻,矗立万丈,又废司北有后岩,沿岩曲折,而上两傍石壁环列如雉堞。
九峰山 在县东北。九峰迭起延亘数里。玉华峰 在县北六十里。上插烟霄,下临流水,顶颇平旷,有池莹澈如月。明嘉靖间平越指挥王之臣建梵刹数重飞阁翔空回廊,激溜僧众每集梵呗之,声遥闻数里。
龙洞 在县北三里。洞有潭渊泓莫测,上横跨石梁,宽平可步,中有神鱼,土人不敢取。
老鹰洞 在红头堡洞,有二堪容六七千人可以避兵。
白崖河 在县内。
瓮安江 在县前。
乌江 去县五十里。县境诸山溪之水,皆合流焉。
湄潭县
玉屏山 在县城内。山如列屏,县治在其址。觉仙山 距县四十里。高数十里,茂林深箐,邑人以此山之云,占晴雨,建铁瓦寺于其上。牛星山 在县城南二十里。极高峻,陟其巅,虽阴时亦见星斗。
马头山 距县城十五里,山下清泉幽谷,奇花异木极林壑之胜。
玛瑙山 距县十五里。三面石壁多五色,日初出光彩尤丽,故名。
花水溪 在县北二十里。水中浮蔓生花如兰蕙,四时不凋。
大洞溪 溪流入湄。
湄溪 在县城外弯环如眉,因以为名。
大溪 溪流入湄。
马渡溪 在县境。
角路溪 在县境。
三江水 在县之废容山司东五里,有三源俱出苗界,山箐中流经司东之望,浦合为一川,下流亦入乌江。
馀庆县
翠屏山 在县城东北二里。列嶂如屏,清翠可观。
中华山 在县城南十里。高入云表,登山远望,黄平兴隆偏桥各州县,皆若指掌上有古刹。古佛山 在县城东五里。四面陡绝,止一径可登。两溪环绕,上有精舍。
牛塘山 在县东北二十里。山高一百馀里,巅有犀牛,塘广数亩,水四时不涸,上构石殿,古木阴森,夏犹积雪,为邑之胜概。
玉屏山 县治镇山也。
他山 在县,地名蒲村,上多奇石,下有柳湖,可游可隐。
拱辰山 在县南百五十里,以山势向北而名。紫霄山 在县废白泥司东四十里。山势巍耸,上凌霄汉。
杨仙峰 在县西南二十里,相传有杨仙居此。玉虚洞 在县西三里,明中丞郭子章建庵于洞口。
慈云洞 距县二十里。内有生成石大士,像洞前石笋,高数十丈,一水绕前。左右怪石林立,每云封洞门,则澍雨立至县尹韩任甫因题曰:慈云。
庆云洞 距县十里。常有五色云结其上,土人遇旱,祷雨于中。
白泥江 在县前。
小乌江 距县三十里。
崖门江 距县一百里,即大乌江通思南。鳌溪 其水发源鱼鼓洞。
小溪 其水发源立钟山。
黄平州
鼓台山 在州城南五里。顶平如鼓,四围堑削凿梯挽铁练,乃可上。
北辰山 在州城北。
金星山 在州城西三里。端正圆秀,正对兑方。太翁山 在州城北二十里。雄出诸山之上。石林山 在州城北八十里。上有长松庵。架梁山 在兴隆孤峰摩天一望千里。
五星山 在州城北。五星环列,故以为名。斗崖山 在州西五里。亦曰:西岩山,有洞高五尺,阔一丈。左侧有一虚崖,有泉涓涓下流。马鞍山 与太翁山对峙,岩石甚胜。
宜娘山 距州五里。上有垒,相传宋有宜娘营兵其上,故名。
铜钉山 与宜娘山相近。
都凹山 在州西北三十里。
琴坡山 在州北六里。
九龙山 在州北十里。
香炉山 在兴隆卫西南十五里。峭拔高耸,与清平接,叛苗尝屯据于此。
龙岩山 在兴隆卫北一里。一名龙洞,又名狼洞,石势巉岩,水色深碧,相传有龙潜其中能出云雨。
揭榜山 与龙岩山相近,山壁端直而峻削。岑东峰 在州西为州宾山。
飞云岩 在州城东二十里,道傍岩倚,山麓势如垂天之云,倒舒一片石态,诡异寸寸欲飞。下颇轩敞,可以列坐。中有小洞,深黑不可究极,左有瀑布,淙淙作佩玉声,前一小峰,特起上构圣果亭;右有月潭古寺。行者过此,皆流连不能去。七里谷 在州东五里。俗名七里冲,两山壁立中,通一路,杨应龙叛时屯兵二十七营于此,以窥黄平。
马鬃岭 在州东四十里。官路所经,接镇远石阡二府之界。
葛浪洞 在州北一山绵亘。中多洞穴,州人避兵于此。
靖黎洞 在州城东。明巡抚郭子章帅师戡定黎平,凯旋至黄平州,洞适开因名。
梅子洞 在州东。以中多梅树,故名。
燕子洞 在州西十五里。紫燕千百为群,潜藏于此。洞口土皆黑而肥,土人用之粪田。
截洞 在兴隆卫南明景泰初,苗贼韦同烈纠众数万,屯聚截洞,官军击败之,遂退据香炉山。洞盖与香炉山接。
西门河 在州城西,即潕溪之源。下流入楚,可以行舟,因经偏桥诸葛洞之险艰于上下,故久废。皇清顺治十六年督抚道疏滩凿石,以通楚运挽舟。
衔尾而集,今渐塞。
北门河 在州城北。
冷水河 在州东。水白而寒,三伏亦不可涉,下流入两岔江。
处洞河 在兴隆卫西十里。源出苗境,东流经处洞至卫城西,有兴隆大河及兴隆小河合流焉,又东入镇,远之镇阳江。
苗里水 在州东南废重安司境下,流入镇阳江。
重安江 在州东三十里。发源麻哈,过靖州,入楚滇黔,要津每岁黄平清平分造舟梁,以渡工费不赀民颇病之,且江水湍悍,有覆没之患。皇清康熙十二年,建议创修石桥,民力始苏。
两岔江 在州西南十五里。江有二源,一出上塘,一出大原。流转三波,合而为一,流入府界,即麻哈江之上源。
冷水溪 在州城东三里。
高溪 在兴隆卫西南。旁有高溪,屯下流入重安江。
秀溪 在兴隆卫东三十五里。东坡堡下,下流入重安江。
温泉 在州境内。其水温煖可浴。

平越府城池考

        《通志》本府〈平越县附郭〉
平越府城池 明洪武十四年,指挥李福建三十四年改甃以石周围一千四百丈,高二丈二尺,广一丈五尺。城门四,月城三,城楼四座,警铺四十五,城内无水。正统末苗寇围城,人马渴死。成化间指挥张能建水城于西城外,别开一门,曰小西门。万历癸卯知府杨可陶指挥奚国柱于水城外,筑外城五十五丈。水经城内,汲者便之。崇祯间知府陈绍英于城北隅建敌台,名雄镇楼造望楼十二。皇清顺治十八年,道府徐弘业喻全昱重修。
外州县
瓮安县城池 明万历三十年巡抚郭子章署府事刘冠南建石城,周围六百九十丈,高一丈七尺,广一丈,城门四,城楼各一座。
湄潭县城池 明万历三十年巡抚郭子章署府事刘冠南建砖城,周围三百八十八丈,高一丈五尺,广一丈,城门四,城楼阁共四座。水洞五处,月城三座,今南北二门月城废。
馀庆县城池 明万历三十年巡抚郭子章署府事刘冠南建石城,周围三百一十七丈,高一丈六尺,广一丈,城门三,东曰:来喜西曰:太初北曰:南薰城楼三座,后闭北门,止行东西两门。黄平州城池 即旧兴隆卫城,明洪武二十六年颍国公傅友德建指挥张龙筑石城,周围五百三十丈,高一丈三尺,广八尺,城门四。东曰:丰
润,西曰:宣威,南曰:镇安,北曰:昭化。皇清康熙二十六年裁,卫并州改州治。

平越府关梁考

        《通志》本府〈平越县附郭〉
武胜关 在府城南二里。前临江水,两岸壁立,中一线通人,行天设险要。
七星关 在府城北五里。
鸡场关 在府城北二十里。
谷芒关 在府城西四十五里。
羊场关 在府城东二十里。
打铁关 在府城东北五十里。
通津关 按《明一统志》:在府城西。
通远桥 在府城南,明永乐间建。
黄丝桥 在府城西南三十五里。
葛镜桥 在府城东五里。明万历间郡人葛镜建屡为水决三建,乃成金巨万,悉罄家赀厥功,最伟总督张鹤鸣砻碑题葛镜桥三字。皇清康熙二年为水所圮宪,副徐弘业重修,九年建三元阁于桥北,巡抚佟凤彩复于两岸,修砌腰墙百馀丈,以卫行者,往来便之。
樊家桥 在府城东北五里。地名七星关,郡人樊都建。
嶰隆桥 在府城北二十五里。
王公桥 在府城北三十里。地名牛场,郡人王讥建。
西门桥 在府城西门外。
羊场桥 在府城东二十里。
杨老桥 在府城东三十里。
可寓桥 在府城西五里。郡民刘赳募建。太平桥 按《明一统志》:在府南三里。
瓮安县
蓝家关 在县东南四十里。
头关 在县东南三十里。
二关 在县南二十五里。
沙子桥 在县城外五里。
刘家桥 在县城南三十里。
湄潭县
湄水桥 在县城南,邑人龚伟建。
獭水桥 在县境。
北门渡 在城北,龙婺要路。
袁家渡 在县南境黔蜀要津。
王回渡 与开州接境,亦乌江之下流。
龙坑渡 在县境。
馀庆县
馀庆关 在县地。
灰水关 在县南。
中关 在县东北。
新村桥 去县十里。
乌江桥 在县城北三十里。
牛场渡 在县,前春夏船渡,秋冬徒杠,每年官给工赀修船。
岩门渡 在县境水,即乌江下流,楚蜀要津,每年官给工赀修船。
黄平州
马騣岭关 有州城东二十五里。
深沟关 在州城北十五里。
十里关 在兴隆城东十里。
沧浪桥 在州城北。
会通桥 在州城西。
重安江桥 在兴隆城南三十里。江水深湍,当滇黔孔道,昔系舟渡,往往有覆没之患。皇清康熙十二年布政使潘超先按察使张文德粮驿参议陈宝钥捐金修建石桥,往来称利涉焉,今毁仍用舟渡。
永安桥 在兴隆城东十里,明洪武间建。通济桥 在兴隆城东二十里。
灵泉桥 在兴隆城南。

平越府公署考

        《通志》本府
平越府治 在城中南隅。明万历二十九年设府,以卫署为府署,署府事副使刘冠南增修。崇祯十二年知府陈绍英重修后兵燬。皇清顺治十六年知府喻全昱借居民房。康熙八年知府蒋荫修移治守道署。
经历司署 在城南。
平越县治皇清康熙十一年改平越卫为平越县。因以旧卫署。
为县署
典史署 未载。
黄丝驿 在黄丝腰站。
平越驿 在城外南关,今废。
杨老坡驿 在杨老腰站。
平越城守营 在府城内。
外州县
瓮安县治 在县城内南隅。明万历二十年知县陈廷范建。皇清康熙十一年知县沈日升重修。
典史署 未载。
湄潭县治 在城中。明万历三十年知县黄如桂创建。皇清康熙九年知县张日星重修。
典史署 未载。
馀庆县治 在县城南。明万历三十年知县袁尚纪建。皇清康熙九年知县陈世任重修。
典史署 未载。
黄平州治 在城内西北。旧为兴隆卫署。明洪武二十二年颍国公傅友德建,永乐三年指挥萧琳重修。皇清顺治十八年守备秦杰移建于城西北。康熙二十六年徙州于卫为州署。
吏目署 未载。
兴隆驿 在兴隆卫。
重安江驿 在重安江腰站。

平越府学校考

        《通志》本府
平越府儒学 明宣德癸丑年参议李睿创建卫学于平越卫之西南。成化二年迁建察院左。万历二十九年设府改卫学为府学。三十一年改建于府之南。四十五年更迁于府之东。崇祯十五年知府陈绍英迁于府之西南。去旧学基不远明末兵燹学宫半圮。皇清顺治十七年守道徐弘业知府喻全昱复改迁西南。旧址正殿五楹东西,庑各五楹戟门三楹。前棂星门,左腾蛟坊,右起凤坊,明伦堂敬一亭。后殿圮坊毁康熙二十二年知府裴天锡重修建。
学署 在启圣祠右。
溥仁书院 在府城南门内。皇清康熙四年守道徐弘业建,共十二楹延平越诸生肄业,其中复捐百金置田,取岁入,以供诸生之费。
石壁书院 在府城内敬一亭之后,明嘉靖七年佥事朱佩建,今废。
中峰书院 在旧卫治傍。明嘉靖十三年驿丞陈邦敷修建,今废。
学田 原额田三百一十二亩七分八釐五毫。荒芜田二百二亩八釐五毫。
实在田一百一十亩七分。
原额本色学租仓斗米四十八石一斗二升一合八勺。
田荒无徵学租仓斗米二十七石一斗八升一合八勺。
无徵学租银一十一两一毫三忽九微九纤一尘九渺。
实在有徵学租仓斗米一石二斗,有徵折色学租银一两八钱。
原额久荒地二亩无徵额租仓斗谷三斗。原额久荒学塘二口,无徵额租银一两二钱。府亲辖
原额学田一百三十一亩九分一釐五毫。荒芜田七十三亩五分一釐五毫。
实在熟田五十八亩四分。
原额学租仓斗米一十三石一斗四升七合八勺。
田荒无徵米一石四斗六升七合八勺。
实在有徵米一十一石六斗八升。
原额学租银一十一两一毫三忽九微九纤一尘九渺全荒无徵。
平越县儒学 附府学
外州县
瓮安县儒学 瓮安馀庆二县旧附黄平州。皇清康熙二十六年,总督范承勋题设瓮安县学。
学田原额田一百五十一亩三分七釐。
荒芜田一百二十三亩七釐。
实在熟田二十八亩三分。
原额本色学租仓斗米二十九石七升四合。田荒无徵米二十四石六斗一升四合。
实在有徵米四石四斗六升。
原额全徵折色学租仓斗米一石二斗,该折徵学租银一两八钱。
馀庆县儒学 附瓮安县学。
湄潭县儒学 明万历二十九年设县附黄平州学,四十八年始设湄潭县儒学。
学田 原额全荒学田五亩五分。
无徵学租仓斗米一石一斗。
全荒地二亩无徵额租仓斗谷三斗。
黄平州儒学 旧为兴隆卫学。皇清康熙二十六年,徙州治于卫,以卫学为州学。
学田 原额全熟学田二十四亩。
原额全徵本色学租仓斗米四石八斗。
原额全荒学塘二口,无徵塘租银一两二钱。

平越府户口考

        《通志》府总
户口原额一万二十六户。
人丁原额八千五百九十二丁,内除随田带派原不徵差人丁五千九百七十七丁。实额编差人丁二千六百一十五丁,内除三十一、三十五两年清编抵补外尚逃亡人丁,一千七百四十八丁。
旧徵差人丁六百八十九丁。三十一年增五十七丁,三十五年增一百二十一丁。
原额丁差及随田带派丁银一千六百八两七钱九分六毫二丝六纤七尘,丁逃田荒无徵银五百六十九两七钱四分一釐五毫六丝六忽七微四纤八尘一渺。
实在有徵丁差银一千三十九两四分九釐五丝三忽三微一纤八尘九渺。
府亲辖
户口原额三千七十一户。
人丁原额七百四十二丁,俱系招集流寓苗彝,难以编审。康熙九年,清丈民苗愿随条马,带派除石板寨额银六十两原不徵丁外,实额带派丁差银一百一十一两三钱六纤七尘。内除荒芜条马无徵带派丁差,银二十三两三钱四分七釐九毫九丝五微九纤八尘一渺。
实在有徵条马带派丁差银八十七两九钱五分二釐九忽四微六纤八尘九渺。
平越县
户口原额一千五百六户。
人丁原额一千四百四十八丁,内除三十一、三十五两年清编抵补外尚逃亡人丁一千三十二丁。
旧徵差人丁四百二丁。三十一年增三丁,三十五年增一十一丁。
原额丁差银二百八十九两六钱,丁逃无徵银二百六两四钱。
实在有徵丁差银八十三两二钱。
瓮安县
户口原额五百七十九户。
人丁原额二千二百九十二丁,俱系招集彝民原未编审例系随田带派,实额带派丁差银二百三十六两一钱九分九釐二毫。内除荒芜无徵带派丁差银一十五两七钱三分六釐二毫九丝五忽八微外。
实在有徵条马带派丁差,银二百二十两五钱二釐一毫四忽二微。
湄潭县
户口原额四百九户。
人丁原额八百三十丁,俱招集苗彝原未编审例系随田带派。实额带派丁差,银三百三十两一钱一分三釐五毫六丝。内除荒芜无徵带派丁差,银一十九两八钱五分三釐七毫六忽六微外。
实在有徵条马带派丁差,银三百一十两二钱五分九釐八毫五丝三忽四微。
馀庆县
户口原额七百八十八户。
人丁原额七百一十七丁,内除人丁六百七十八丁。俱系招集彝民原未审丁例系一例摊徵丁差,银一百九十两八钱六分五釐八毫六丝五忽。统入条编银内起徵,实额编差人丁三十九丁。内除三十一、三十五两年清编抵补外尚逃亡人丁四丁。
旧徵差人丁二十丁。五分三十一年增四丁,五分三十五年增十丁。
原额丁差银一十一两七钱,丁逃无徵银一两二钱。
实在有徵丁差银一十两五钱。
黄平州
户口原额三千六百七十三户。
人丁原额二千五百六十三丁,内除随田带派人丁一千四百三十五丁外,实额编差人丁一千一百二十八丁。内除三十一、三十五两年清编抵补外尚逃亡人丁七百一十二丁。
旧徵差人丁二百六十六丁,半三十一年增四十九丁,半三十五年增一百丁。
原额丁差银六百二十九两八钱七分七釐八毫六丝丁,逃及荒芜带派无徵丁差银三百三两二钱四分二釐七毫七丝三忽七微五尘。实在徵差及成熟随田带派二共有徵丁差,银三百二十六两六钱三分五釐八丝六忽二微五尘。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卷目录

 平越府部汇考二
  平越府田赋考
  平越府风俗考
  平越府祠庙考〈寺观附〉
  平越府驿递考
  平越府兵制考
  平越府物产考
  平越府古迹考〈陵墓附〉
  平越府峒蛮考
 平越府部艺文一
  开平越新疆疏      明郭子章
  兴隆飞云岩记       吴维岳
  月潭寺记          王训
  月潭寺公馆记       王守仁
  葛镜桥碑记        张鹤鸣
 平越府部艺文二
  翠屏山         元何士弘
  飞云岩          明钟惺
  游瓮安后岩        曹代之
  月山寺          赵之屏
  再憩飞云岩        江盈科
  㠟峨山          宁相武
  平越山中         葛一龙
  重安江晚渡         夏言
  葛镜桥          郭子章
  馀庆玉虚洞         前人
  过馀庆司          前人
  七星关           梁佐
  飞云岩          万士达
 平越府部纪事
 平越府部外编

职方典第一千五百四十二卷

平越府部汇考二

平越府田赋考

        《通志》府属总额
原额屯科田二十四万七千八百五十五亩八分三釐九毫九丝六微二纤八尘六渺。
荒芜田三万七千四十五亩七分五釐四丝一忽六微二纤七尘五渺。
实在成熟田二十一万八百一十亩八釐九毫四丝九忽一纤一渺。
原额山土六万七千六百九十亩九分八釐三毫。
荒芜山土四万三千一十五亩九分五釐二毫八丝。
实在成熟山土二万四千六百七十五亩三釐二丝。
原额本色米一万二千六百四十七石八斗二升八合二勺三抄九撮六圭三粒二粟。
荒田无徵米三千三百五十石八斗八升一合五勺八抄五撮二圭二粒八粟。
实在有徵米九千二百九十六石九斗四升六合四勺五抄四撮四圭四粟。
原额全熟本色荞粮一百二十二石五斗四合一勺七撮八圭七粒八粟。
原额折色米一百四十一石二斗八升八合,该折色轻赍银四十二两三钱八分六釐四毫。田土荒芜无徵米六十九石三斗三升三合六勺无徵折色银二十两八钱八丝。
实在有徵米七十一石九斗五升四合四勺,有徵折色银二十一两五钱八分六釐三毫二丝。原额条编馀岁钞改土赋银七千八百一两三钱八分四釐三毫二丝一忽五微五纤二渺。荒田无徵银一千四百二十五两二钱九分二釐七毫七丝三微二纤三尘八渺。
实在有徵银六千三百七十六两九分一釐五毫五丝一忽一微八纤一尘四渺。
原额马馆银六千七百六十五两四钱四分一毫二丝三忽五微五纤七尘六渺。
荒田无徵银八百八十两八钱四釐五毫五丝一忽五微三纤二尘三渺。
实在有徵银五千八百八十四两六钱五分八釐五毫七丝二忽二纤五尘三渺。
府亲辖
原额田四万三千三百三十九亩三分九毫九丝六微二纤八尘六渺。
荒芜田一万五百一十七亩二分六釐五毫三丝四忽八微五纤。
实在成熟田三万二千八百二十亩四釐四毫五丝五忽八微二纤三尘六渺。
原额全熟山土四百九十三亩三分四釐。原额本色米九百五十五石九斗七升六合四勺二撮三圭一粒六粟。
荒田无徵米二百四十二石四斗六升九勺九抄九撮三粒六粟。
实在有徵米七百一十三石五斗一升五合四勺三撮二圭八粒。
原额折色米一百四十一石二斗八升八合,该折色轻赍银四十二两三钱八分六釐四毫。荒田无徵米六十九石三斗三升三合六勺,无徵折色银二十两八钱八丝。
实在有徵米七十一石九斗五升四合四勺,有徵折色银二十一两五钱八分六釐三毫二丝。原额条编土赋银二百四十二两四钱一釐二毫八丝七纤四尘四渺。
荒田无徵银四十二两六分三釐五毫七忽五微三纤五尘八渺。
实在有徵银二百两三钱三分七釐七毫七丝二忽五微三纤八尘六渺。
原额马馆银一千二百三十一两七钱六分七釐四毫七丝一忽一微一纤二尘一渺。
荒田无徵银二百五十一两四钱八分九釐四毫四丝六忽二微五纤三尘五渺。
实在有徵银九百八十两二钱七分八釐二丝四忽八微五尘八纤六渺。
平越县
原额田一万一千七百五十九亩五分七釐六毫。
荒芜田一千六百三十三亩三分一釐九毫二丝五忽一尘九纤六渺。
实在成熟田一万一百二十六亩二分五釐六毫七丝四忽九微八尘四渺。
原额本色米二千五百六十二石三斗一升八合一勺九抄六撮七圭八粒八粟。
荒田无徵米四百六十六石一斗一升四合五勺五抄八撮二圭一粒五粟。
实在有徵米二千九十六石二斗三升三合六勺三抄八撮五圭七粒三粟。
原额全熟本色荞一百二十二石五斗四合一勺七撮八圭七粒八粟。
原额馀租岁用钞改等银二百五十九两六钱八分。
荒田无徵银三十九两八钱七分六釐二毫。实在有徵银二百一十九两八钱三釐八毫。
瓮安县
原额田五万九千四十九亩八分。
荒芜田二千九百二十一亩七分七釐三毫九丝五忽。
实在成熟田五万五千一百二十八亩二釐六毫五忽。
原额民土六千六十亩九分一釐。
荒芜民土一千三十亩九分二釐一毫。
原额本色米一千二百九十一石九斗二升六合三勺三抄。
荒田无徵米九十二石二斗九升三合九勺七抄六撮五粒。
实在有徵米一千一百九十九石六斗三升二合三勺五抄三撮九圭五粒。
实在成熟民土五千二十九亩九分八釐九毫。原额条编土赋银一千八百一十五两九钱三分一釐九丝八忽二微八纤二渺。
荒田无徵银一百四十二两九钱五分三釐八毫一丝九忽六微二纤二渺。
实在有徵银一千六百七十二两九钱七分七釐二毫七丝八忽六微六纤。
原额马馆银一千九百二十六两三钱二分二釐九毫二丝一忽四微二纤四尘八渺。
荒田无徵银一百三十五两三钱三分三釐二毫三丝一忽三微一纤七渺。
实在有徵银一千七百九十两九钱八分九釐六毫九丝一微二纤三尘一渺。
湄潭县
原额田四万七千四百八十三亩六分五釐八毫。
荒芜田二千九百八十九亩二分六釐八丝。实在成熟田四万四千四百九十四亩三分九釐七毫二丝。
原额山土四万九千八百八十一亩六分八釐三毫。
荒芜山土三万八千九百九十二亩四釐六毫。实在成熟山土一万八百八十九亩六分三釐七毫。
原额本色米六百八十二石二斗六升一合一勺一抄六撮二圭七粒三粟。
荒田无徵米八十四石七斗二升四合八勺五抄二撮一圭四粒七粟。
实在有徵米五百九十七石五斗三升六合二勺六抄四撮一圭二粒六粟。
原额条编土赋租祭银二千四百七十七两七钱四分五丝九忽八微九纤六尘七渺。
荒田无徵银六百三十七两七钱四分五釐七毫七丝二忽五微九纤三尘八渺。
实在有徵银一千八百三十九两九钱九分四釐二毫八丝七忽三微二纤九渺。
原额马馆银一千四百八十九两七钱四釐五毫五丝九忽二微二尘。
荒田无徵银八十五两九分五釐一毫八丝五忽三微九纤九尘八渺。
实在有徵银一千四百四两六钱九釐三毫七丝三忽八微二尘二渺。
馀庆县
原额田二万八千四百六十五亩八分四釐四毫。
荒芜田一百七十五亩八分一釐五毫。
实在成熟田二万八千二百九十亩二釐九毫。原额全熟山土六千二百五十五亩五釐。原额本色米八百三十六石四斗四升七合四勺九抄三撮五圭九粒三粟。
荒田无徵米五十六石八斗二升四合六勺三抄五撮七圭一粒六粟。
实在有徵米七百七十九石六斗二升二合八勺五抄七撮八圭七粒七粟。
原额条丁岁用土赋银一千一百五十五两七釐三毫七丝七忽九微九纤九尘二渺。
荒田无徵银三两九钱三釐八毫五丝三忽三微九纤九尘九渺。
实在有徵银一千一百五十一两一钱三釐五毫二丝四忽五微九纤九尘三渺。
原额全徵马馆银七百一十三两六钱五分四釐三毫五丝五忽二微六尘七渺。
黄平州
原额田五万七千七百五十七亩六分五釐二毫。
荒芜田一万七千八百七十五亩二分八釐八毫六忽八微二纤九渺。
实在成熟田三万九千九百四十九亩三分三釐五毫九丝三忽一微九纤七尘一渺。
原额山土五千亩。
荒芜山土二千九百九十三亩九分八釐五毫八丝。
原额本色米六千三百一十八石八斗九升八合七勺六圭六粒二粟。
荒田无徵米二千四百八石四斗六升二合五勺六抄四撮六粒四粟。
实在有徵米三千九百一十石四斗三升六合一勺三抄六撮五圭九粒八粟。
实在成熟山土二千七亩一釐四毫二丝。原额条编岁用土赋租祭等银一千八百五十两六钱二分四釐五毫五忽三微二纤六尘七渺。
荒田无徵银五百五十八两七钱四分九釐六毫一丝七忽一微九纤二尘一渺。
实在有徵银一千二百九十一两八钱七分四釐八毫八丝八忽一微三纤四尘六渺。
原额马馆银一千四百三两九钱九分八毫一丝六忽五微四尘。
荒田无徵银四百八两八钱八分六釐三毫八丝四微九纤二尘。
实在有徵银九百九十五两一钱四釐四毫三丝六毫四纤八尘。
府属官庄租谷
原额赈恤馀田七百七十亩四分五釐七丝八忽六微八纤九尘八渺。
荒芜田四百八十二亩七分三釐八毫五丝九忽二微三纤三尘六渺。
实在熟田二百八十七亩七分一釐二毫一丝九忽四微五纤六尘二渺。
原额本色赈租仓斗谷四百六十一石八斗一
升二合八勺五抄七撮一圭四粒。
荒芜无徵谷二百七十四石七斗二升一合四勺二抄五撮七圭一粒四粟。
实在有徵谷一百八十七石九升一合四勺三抄一撮四圭二粒六粟。
平越县
原额赈田八十六亩一分三釐五毫七丝一忽四微二纤八尘五渺。
荒芜田四十亩一分七釐七毫一丝四忽。实在熟田四十五亩九分五釐八毫五丝七忽四微二纤八尘五渺。
原额本色赈租仓斗谷八十六石一斗三升五合七勺一抄四撮二圭八粒五粟。
荒田无徵谷四十石一斗七升七合一勺四抄。实在有徵谷四十五石九斗五升八合五勺七抄四撮二圭八粒五粟。
黄平州
原额赈恤馀田六百八十四亩三分一釐五毫七忽二微六纤一尘三渺。
荒芜田四百四十二亩五分六釐一毫四丝五忽二微三纤三尘六渺。
实在熟田二百四十一亩七分五釐三毫六丝二忽二纤七尘七渺。
原额本色赈租仓斗谷三百七十五石六斗七升七合一勺四抄二撮八圭五粒五粟。
荒田无徵谷二百三十四石五斗四升四合三勺八抄五撮七圭一粒四粟。
实在有徵本色谷一百四十一石一斗三升二合八勺五抄七撮一圭四粒一粟。
馀县未载
税课
平越府年额牙帖银一十八两。
省溪江口税
年额杂税银四百九十八两二钱九分一釐一毫。
遇闰年分,加徵闰月杂税,银三十九两八钱四分三釐。
三岔六广渡税
年额杂税银一百五十九两五钱六分二釐七毫。
遇闰年分,加徵闰月杂税,银一十二两七钱五分八釐四毫。
盘江税
年额杂税,银一千二十九两五钱五釐八毫。遇闰年分,加徵闰月杂税,银八十二两三钱一分八釐三毫。
葛闪渡税
年额杂税,银一百四十一两一钱九分一釐八毫。
遇闰年分加徵闰月杂税,银一十一两二钱八分九釐六毫。
袁家棉花渡税
年额杂税,银七十四两九钱一分三釐九毫。遇闰年分,加徵闰月杂税,银五两九钱九分五丝。
馀州县未载

平越府风俗考

        《通志》府总
《旧志》:附郭旧人,迁自中州,多读书尚礼,男女有别,土彝异俗。
《明一统志》:俗尚威武,渐知礼义。
全蜀土彝考力于稼穑民,少争讼,人士秀雅,无嚣陵之习。

平越府祠庙考

        《通志》本府〈平越县附郭〉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北郭外半里。
社稷坛 在府城外南一里。
厉坛
城隍庙 在府城西。
关圣庙 一在郡城内,一在郡南关。
东狱庙 在府城外东北。
二郎庙 在府城内南。
盘古庙 在府城南,十五里祀盘古氏。
黑神庙 在旧黄平州西门外,祀南霁云。三郎祠 在府城东十里,按三郎竹王之子唐蒙开牂柯斩竹王,土人思之,求为立祠,帝许之,并封三子为侯,及死配父庙,因相沿建祠祀之。紫薇祠 在府城内东南。
胡公祠 在府城内西北,祀明总镇胡从仪,从仪威詟诸苗,郡民建祠祀之。
陈太守祠 在府城内西北,祀明太守陈绍英,绍英修城建学,爱民有实,政民建祠祀之。
瓮安县
风云雷雨山川坛
社稷坛
厉坛
城隍庙
关圣庙
湄潭县
风云雷雨山川坛
社稷坛
厉坛
城隍庙
关圣庙
馀庆县
风云雷雨山川坛
社稷坛
厉坛
城隍庙
关圣庙
黄平州
风云雷雨山川坛
社稷坛
厉坛
城隍庙
关圣庙
寺观附本府〈平越县附郭〉
三教寺 在府城东南。明洪武间副使赵之屏建。崇祯十二年郡人樊师孔捐赀,请藏经于寺子都建阁贮之。
万寿寺 在府城西北。明万历间郡人王家卿,王家鼎创建僧合奇重修。
护国寺 在府城内东南,明万历初年建。月山寺 在府城南门外,明洪武间隆平侯张信建。
镇宁寺 在府城西十里。明崇祯初年建。高真观 在府城西南,即福泉山。明洪武初年建。
凝真观 在府城西十里。元时创建,内多古树。梓潼观 在府城内。明洪武初建。
潮音阁 在府城南。明隆庆间指挥丘崇尧建。天启六年重修,崇祯十四年水圮增修。
瓮安县
五云寺 在县南三十里。牛场元古刹。明崇祯间重修。
后岩观 在县北三十里,元时建岩有龙洞,石上有龙鳞甲,及坐卧痕怪石悬桥,林木幽异,称名胜。
湄潭县
释慈寺 在县城北三里。上有石钟,常不叩自鸣。
黄平州
宝相寺 在州城东,唐宋古刹元至正间重修。明万历间燬于播,巡抚郭子章重建。
太平寺 在旧州城北总兵南党建,后移建七星岩上。
善化寺 在州城南,关外明洪武间建。
月潭寺 在城东三十里飞云崖侧,明正统八年指挥常智建。
福智观 在旧州城南,元时旧刹明。永乐年间李贵重建。
馀庆县寺观未载

平越府驿递考

        《通志》本府〈平越县附郭〉
平越驿 在府城内。上走黄丝,下走杨老,平越县知县管理。
黄丝驿 在黄丝腰站。康熙十年设。上走新添,下走平越,初以平越府经历管理。康熙十二年设本驿驿丞管理。
杨老坡驿 在杨老腰站。康熙十年设,上走平越,下走清平,初以平越卫经历管理。康熙十二
年设本驿驿丞管理。
平越站 在府城内,本县管理。
城南铺 铺兵五名。
谷子铺 铺兵四名。
酉杨铺 铺兵四名。
黄丝铺 铺兵四名。
冷溪铺 铺兵四名。
三郎铺 铺兵四名。
羊场铺 铺兵四名。
杨老铺 铺兵四名,八铺俱本县管理。
瓮安县
高笋哨铺 铺兵二名。
长塘哨铺 铺兵二名,二铺俱本县管理。
黄平州
兴隆驿 在兴隆卫。上走重安,下走偏桥,初以兴隆卫守备管理。今裁卫归并黄平,以本州知州管理。
重安江驿 在重安江腰站。康熙十年设,上走清平,下走兴隆,初以兴隆卫经历管理。康熙十二年设本驿驿丞管理。
兴隆站 系本州管理。
旧州在城铺 铺兵二名。
波洞铺 铺兵二名。
上塘铺 铺兵二名。
翁埋铺 铺兵二名。
铁关铺 铺兵二名。
地送铺 铺兵二名。
小黎铺 铺兵二名。
龙洞铺 铺兵二名。
碗水铺 铺兵二名。
黄平在城铺 铺兵四名。
黄猴铺 铺兵四名。
周洞铺 铺兵四名。
对江铺 铺兵四名。
罗仲铺 铺兵四名。
十里铺 铺兵四名。
东坡铺 铺兵四名。
长冲铺 铺兵四名。
大翁铺 铺兵二名,俱本州管理。
湄潭馀庆二县驿递未载,无考。

平越府兵制考

        《通志》府总
兴黄参将一员,万历二十七年巡抚郭子章因播乱疏题,设驻兴隆卫专管兴隆清平二卫。黄平州馀庆县,地方后裁。
都清守备一员,驻平越卫专管平越都匀二府。平越新添龙里都匀四卫地方。
思石守备一员,驻湄潭县专管思石二府,湄潭一县地方。
平越卫防守武胜等三十八哨,共哨兵六百二十名,防兵一百五十名。
黄平州防守七里等三哨,共哨兵七十三名,馀庆县城守兵五十名。
瓮安县城守兵六十名,防守木老等六哨,共哨兵一百十二名。
湄潭县城守兵八十名。
兴隆卫城守官兵一百二十九名,防守东坡杨老官兵一百四十名,冷水等七哨,共哨兵一百二十名。皇清设平越营游击一员,守备一员,千总二员,把总四员。
额兵七百四十名。康熙二十四年裁去一百四十名,现存六百名。驻劄平越府分防湄潭县、杨老馀庆县、黄平旧州、瓮安县、岩门司渡口各处地方。
黄施营游击一员,守备一员,千总一员,把总二员。
额兵四百名驻劄偏桥,分防黄平州、重安江、杨柳冲各地方。

平越府物产考

        《通志》本府〈平越县附郭〉
葛布 出府属,今无。
丹桂 出府城,遇秋,花香满城。
木香 出府属丛,生其英,有二黄者。无香白者,心紫清馥可爱。
海棠 出添新。
紫竹 府属皆有。
水竹 出府属节,稍长质较薄。
橘 出府属。
黄檗 村中出。
瓮安县
何首乌 重十馀觔者为佳。
湄潭县
麂 土人以其皮为靴。
馀庆县
棕竹 可为杖。
锦鸡 出山箐中,土人罗致之,其文五色。
黄平州
南星 大者南星,小者半夏。
黄精 一名天精,制服之轻身延年。
竹鸡

平越府古迹考

        《通志》本府〈平越县附郭〉
汉诸葛营 在府城南,三十里。
废三陂地蓬长官司故址 在府城南,三十里,地名蓬铺。
胡将军故垒 在府城北三十里。地名土坪,明总镇胡从仪征苗,屯兵于此,基垒犹存。
王嶰囤 在府城西六十里,周遭险峻,上宽平。先年为贼所据,总兵南党克之。
礼斗亭 在府城高真观内,延陵景迂题爱而不见四字。
半山亭 在高真观内。
对奕石 在府城西南福泉山后,仙人张三丰与隆平侯,张信尝对奕于此。
旧黄平州城
宜娘垒 在故黄平州城南,相传杨再兴之妺宜娘屯兵于此。
馀州县古迹俱未载无考
陵墓附本府〈平越县附郭〉
张信母墓 在府城南月山寺右,仙人张三丰所卜地信封隆平侯。
毛胜祖墓 南宁伯在府城北门外。
黄绂祖墓 在府城东,绂幼孤家贫祖母拾野蔬自给。一日,出郭外,无疾而逝。众为具棺殓谋。翌日,瘗之至夜,大风雨捲土成坟,后绂官至尚书人,以为天与吉壤云。
杨遵墓 在府城南二里,官参议。
王讥墓 在府城北沙子坡讥。年百岁,以子家鼎受封及建坊旌表。
解立敬墓 在黄平州城东南。
樊师孔墓 在府城南季旗坉,官至山西兵备道。
叶应甲墓 在府城南一里,官知县,教授生徒,成名者众里人,至今传之。
奚荥先墓 在府城南一里入乡贤。

平越府峒蛮考

太祖洪武九年,黄平苗反,平之。
《明外史·土司传》:洪武九年,黄平蛮獠都麻堰乱,宣抚司捕之,不克,千户所以兵讨之,亦败。乃命重庆诸卫合击,大破之,平其地。
十九年,命傅友德讨平越苗杨孟等,平之。按《明外史·土司传》:十九年,平越卫麻哈苗杨孟等聚众作乱,命傅友德平之。时麻哈长官宋成阵没,命其子袭。
二十三年,察陇、牛场、乾溪苗乱,傅友德平之。按《明外史·土司传》云云。
神宗万历二十年,播州宣慰使杨应龙有罪被勘。
《续文献通考》:杨应龙始祖杨瑞在唐平南,诏授武略将军世据播地,元时为安抚使。洪武初高祖杨铿归降授播州宣慰三传至杨辉。辉二子友爱。嘉靖七年立安抚司于凯里,以友子张
为使属贵州,以爱孙相为宣慰属四川,宣慰统草塘馀庆黄平。白泥重安五司七大姓头,目如汉法。里甲领生熟苗二十馀万,隆庆六年应龙袭职。其地多江西贾人,因妻张真人族张世爵妹而世爵,又其妹夫也,应龙倚险恃富穷奢极,欲又娶田一鹏妺。田氏为二室生子七女。三田素妒,张遂与应龙谋杀之,骄横日甚,肆行屠戮。蛮夷怨者,合张氏叔张时照揭奏行勘。万历二十年巡抚李尚智巡,按李化龙行提拟,斩罚银二万两赎罪。收系重庆狱。
二十一年,宣慰使杨应龙革职,以其子朝栋管宣慰司事。
《续文献通考》:时倭寇朝鲜应龙诡言,愿东征赎罪。当事者信而出之,回至松坎杀害押回官军,遁还巢穴。二十一年王巡抚复提勘拒不出朝,议遣川贵抚按擒治,又将统兵都司王之翰等全军陷没。承勘者,苟且完结,奏将应龙革职,令男朝栋应袭土舍管事。
二十四年,杨应龙据播州以叛。
《续文献通考》:应龙怙终不悛思,泄前忿听部下黄七孙,时泰及田氏子朝栋,可栋等言,增修各囤险隘,又于海龙囤,筑坚城以为巢穴,遂拜黄七孙。时泰为军师,何汉良、李旭、戴贵、张玉、彭道、张汉清、何廷瑞、陈大等为谋士。杨兆麟、郭通绪、杨珠、杨明为督军总管。何邦宁、田一鹏、田良玉为内司总管。尚守忠、谢朝奉、张汉武、罗纲、朱敬、袁守刚、陈大恩、石胜俸为提调巡警。吴金钱、吴金富、石朝贵、曹万、曹严为苗头总管娄国。张让穆炤袁年、袁鍪王、继先为各里头目,统率部下苗兵。于二十四年将五司七姓屠僇殆尽,川贵抚按各奏闻于朝。
二十七年,命李化龙总督湖广川贵军务,督兵征杨应龙。
《明外史·李化龙传》:杨应龙诿罪诸苗。朝廷值东西用兵,未能穷治,因招抚之。应龙益横所居,僭饰龙凤,令部人称其子朝栋为后主,益结生苗,夺五司七姓地,并湖贵四十八屯地以畀之,州人有赀者,辄杀而取其赀,以养苗。苗皆乐为用,乃岁出侵掠。是年二月,败官军于飞练堡,都司杨国柱、指挥李廷栋等皆死。已,复破綦江杀参将房嘉宠、游击张良贤,投尸蔽江而下。伪军师孙时泰请直取重庆,捣成都,劫蜀王为质,应龙迁延,声言争地界,冀曲赦如平时。时化龙至成都,徵兵未至,亦谬为好语縻之。帝闻綦江破,大怒。追褫前四川、贵州巡抚谭希恩、江东之职,而赐化龙剑,假便宜行事。化龙劾诸大帅不用命者,诸军大集。
二十八年,李化龙平播州,以其地置平越府。按《明外史·李化龙传》:二十七年,化龙至成都,先檄水西兵三万守贵州,断诸苗路,乃移重庆,大誓文武。明年二月,分八道进兵。川师四路:总兵官刘綎由綦江,总兵官马孔英由南川,总兵官吴广由合江,副将曹希彬受广节制,由永宁。黔师三路:总兵官童元镇由乌江,参将朱鹤龄受元镇节制,统宣慰使安彊臣由沙溪,总兵官李应祥由兴隆。楚师一路分两翼:总兵官陈璘由白泥,副总兵陈良玭受璘节制,由龙泉。每路兵三万,官兵三之,土司七之。贵州巡抚郭子章驻贵阳,湖广巡抚支可大移沅州,化龙自将中军策应。推官高折枝先以南川兵进,据桑木镇,綎复自綦江入。应龙以劲兵二万属其子朝栋曰:尔破綦江,驰南川,尽焚积聚,彼无能为也。比抗诸路兵,皆大败,应龙顿足叹曰:吾不用时泰计,今死矣。或言水西佐贼,化龙诘之彊臣,斩贼使,二氏交遂绝。乌江兵败绩,逮下元镇于理,诸将益奋。綎先入娄山关,直抵海龙囤,璘、彊臣兵亦至。贼势急,上囤死守,遣使诈降。化龙檄诸将斩使,焚书。以綎与应龙有旧,谕无通贼,綎械其人以自明。八路兵皆会囤下,筑长围困之,更番迭攻。六月,綎破土、司二城,应龙募死,士拒战,无应者,起提刀巡垒见四面火光烛天旁皇长叹。谓妻子曰:不能复顾若矣。与二妾俱缢。明晨,官军入城,七子皆被执。诏磔应龙尸并子朝栋于市。自出师至减贼,凡百有十四日。杨氏入播,二十九世,八百馀年,至应龙而绝,以其地置遵义、平越二府,分属川、贵。
《刘綎传》:四川总兵官万鏊罢,即以綎代之。时兵分八道,川居其四。川东又分为二,以綦江道最要,令綎当之。应龙熟綎才,颇惧,益兵守要害。二十八年正月,诸将克丁山、铜鼓、严村,遂夜捣楠木、山羊、简台三峒。峒绝险,贼将穆照等数万
连营,诸将惮之。綎分兵攻其三面,大战于李汉坝,生擒其魁,馀贼奔入峒。乘势克三关,直捣峒前,焚之,贼多死。擒穆照及贼魁吴尚华。是日,綎督战,左持金,右挺剑,大呼曰:用命者赏,不用命者齿剑。斗死者四十人,遂大捷。应龙遣子朝栋、惟栋及其党杨珠统锐卒数万,由松坎、鱼渡、罗古池三道并进。綎伏万人罗古池,待松坎贼;以万人伏营外,待鱼渡贼;别以一军策应。贼果至,伏尽起。綎率部下转战,斩首数百,追奔五十里。贼聚守石虎关,綎亦掘堑守。初,綎闻征播命,逗遛,多设难要朝廷。言官交劾,议调南京右府佥书。綎至是闻之,即辞任。总督李化龙以平播非綎不可,因留之,力荐于朝。綎乃复受事,踰夜郎旧城,攻克滴泪、三坡、瓦窑坪、石虎诸隘,直抵娄山关。娄山万峰插天,丛箐中一径才数尺,贼设木关十三座,排栅置深坑,百险俱备。綎分奇兵为左右路,间道趋关后,而自督大军仰攻,夺其关,追至永安庄,两路军亦会。綎老将持重,虑贼冲突,联诸营:一据娄山关为老营,一据白石口为腰营,一据永安庄为前营。都指挥王芬者,勇而寡谋,每战辄请为前锋,连胜有轻敌心,独营松门堙之冲,距大营数里。贼方有乌江之胜,谋再夺娄山。适穆照遣使泄芬孤军状,贼乃袭杀芬,失士卒二千人。綎闻,急往救,部将周以德、周敦吉夹攻,贼始大奔,追至养马城而还。是日,应龙几被获,綎惩前失,劄近关坚壁,且请济师。踰十馀日,克后水囤,营于冠子山。寻会马孔英、吴广诸军,逼海龙囤下,与诸将共平贼。
《李应祥传》:二十八年征播州。贵州总兵官童元镇逗遛,总督李化龙劾之,荐应祥代。时分兵八道,贵州分乌江、兴隆二道。诏元镇充为事官,由乌江入,应祥由兴隆入,诸道剋二月望进兵。而应祥受事,于三月下旬,副将陈寅等已连克数囤,拒贼四牌高囤下,别遣兵从间道直捣龙水囤。他将蔡兆吉又自乾坪抵箐冈,过四牌。贼首谢朝俸营其地,四面峭壁深箐,前二关。贼从高鼓噪,官军殊死战,俘朝俸,乘势抵河畔。会乌江败书闻,敛兵不进者旬日。应祥已受任,趣诸将急渡。寅等乃取他道渡河,而潜为浮桥以济师。诸军既渡,贼失险,乞降者相继,应祥悉受之。贼所恃止黄滩一关,众死守。会贼徒石胜俸等率万馀人降,告曰:去黄滩三十里有三关,入播门户也,先袭破之,则黄滩难守。应祥然其计,令偕陈寅率精兵四千夜抵关下。胜俸以数十骑诱开前门尽,歼其戍卒。黄滩贼惧。益增兵固守,寅督诸将渡河攻关前,胜俸由坟林暗渡袭关后,贼大败。应祥遂直抵海龙囤,合诸道兵灭杨应龙。
《童元镇传》:二十八年,李化龙征杨应龙,令元镇督永顺、镇雄、泗城诸土军,由乌江进。元镇惮应龙,屡趣乃行。时刘綎、吴广诸军已进,群贼议分兵守,其参谋孙时泰曰:兵分则力薄。乘官军未集,先破其弱者,馀自退矣。应龙善之。闻元镇发乌江,应龙喜曰:此易与耳。谋纵之渡江,密以计取。监军按察使杨寅秋言乌江去播不远,宜俟诸道深入,协力齐驱,元镇不从。于是永顺兵先夺乌江,贼遣千馀人沿江叫骂以诱之。诸军既济,复夺老君关。前哨参将谢崇爵乘势督泗城及水西兵再拔河渡关。三月望,贼以步骑数千先冲水西军,军中驱象出战,贼多伤。俄驾象者毙,象反走,掷火器者又误击己营,阵乱。泗城兵先走,崇爵亦走,争浮桥,桥断,杀溺死者数千人。河渡既败,乌江军相去六十里,犹未知。明日,参将杨显发永顺兵三百出哨,道遇贼数万,咸为水西装。永顺兵不疑,与盟誓贼掩杀三百人,亦袭其装,直趋乌江。乌江军信为水西、永顺军,不设备,遂为贼所破,争先渡江。贼先断浮桥,数千人皆溺死,显及二子与焉。元镇所部三万人,十不存一,贵阳闻警,远近震动。化龙用尚方剑斩崇爵,益徵兵,檄镇雄土官陇澄邀贼归路。陇澄者,即安尧臣,水西安彊臣弟也。军独全,当事颇疑其通贼。寅秋以镇雄去播止二日,令捣巢立效,澄许之。河渡未败时,澄已遣部将刘岳、王嘉猷攻拔苦竹关及半坝岭。暨败,二将移新站。贼伏兵大水田,而别以五千人来袭,败还。嘉猷乃扬声捣大水田,而潜以一军拔大夫关,直抵马坎,断贼归路,与彊臣合,贼遂遁。会都指挥徐成将兵至,合泗城土官岑绍勋兵,再克河渡关。贼将张守钦、袁五受据长箐、万丈林,永顺兵击破之,生擒守钦。攻清潭洞,复擒五受。会朝议责元镇败状,令李应祥并将其军,遂合水西、镇雄
诸部,直抵海龙囤,贼竟灭。
《陈璘传》:征播之役。命璘为湖广总兵官,由偏桥进,副将陈良玭由龙泉进,受璘节制。二十八年二月,军次白泥,应龙子朝栋率众二万渡乌江迎战。璘前禦之,而分两翼蹑其后。贼少挫,追奔至龙溪山,贼合四牌贼共拒。四牌在江外,与江内七牌皆五司遗种、九股恶苗,素助贼。璘招抚之,乃进军龙溪。谍报有伏,令游击陈策用火器击之,贼据险,矢石雨下。璘先登,斩小校退者以徇,把总吴应龙等陷阵,贼大溃,退四牌保儿囤。璘遣二裨将逼之,中伏。璘募死士奋击,贼复溃,奔据囤巅,夜由山后遁。黎明追及于袁家渡,贼复败。悉渡江遁,四牌贼遂尽。三月望,诸军为浮桥渡江。知贼将谢朝俸、石胜俸等营七牌野猪山,璘即夜发抵苦练坪。前锋与贼战,后军至,夹击之,贼败逃深箐,官军遂入苦菜关。会童元镇乌江师败,璘大惧,请退师,总督李化龙不可。璘进营楠木桥,次湄潭。贼悉聚青蛇、长坎、玛瑙、保子四囤,地皆绝险,而青蛇尤甚。璘议,同日攻四囤则兵力弱,止攻一囤,则三囤相助,乃先攻三囤,次及青蛇。良玭师亦来会,令伏囤后,别以一军守板角关,防贼逸。璘督诸将力攻三日,贼死伤无算,三囤遂下。青蛇四面陡绝,璘围其三面,购死士从玛瑙附葛至山背举炮,贼惶骇,诸军进攻,焚其茅屋。贼退入囤内,木石交下。将士冒死上,毁大栅二重,前后击之,贼大败,斩首一千九百有奇,七牌贼亦尽。乃分兵六道,攻克大小三渡关,乘胜抵海龙囤下。诸将俱攻囤前,独水西安彊臣攻其后,相持四十馀日。其下受贼重贿,多与通,且潜以火药遗贼,故贼不备。其后璘知之,与监军者谋,令彊臣退一舍,璘移军其处,置铁牌百馀,距囤丈许,贼强弩无所施,又为箛板于栅前,贼每夜出劫,为钉伤,不敢复出。应龙势穷,相聚哭。化龙初有令,令诸将分日攻。六月六日,璘与吴广当进兵。璘夜四更衔枚上,贼鼾睡,斩守关者,树白帜,举炮,贼大惊溃败,应龙自焚。广军亦至,贼尽平。
《吴广传》:时大征播州,擢广总兵官,以一军出合江。副将曹希彬以一军出永宁,受广节度。广屯二郎坝,大行招徕。贼骁将郭通绪者迎战,将士袭走之。陶洪、安村、罗村三砦土官各出降,他部来降者数万,广择其壮者从军。通绪扼穿崖囤,广督土汉军击破之。刘綎、马孔英已入播,广犹屯二郎,总督李化龙趣之。乃议分四哨进攻崖门,别遣永宁女土官奢世绩等督夷兵二千,扼桑木坞诸要害,以防饟道。诸将连破数囤,进营母猪塘。杨应龙惧,令通绪尽发关外兵拒敌。广伏炮手五百于磨枪坞外南冈下,而遣裨将赵应科挑战。坞中通绪横槊冲应科,应科佯北。通绪追出坞,遇伏,急旋马,中炮坠,方跃上他马,伏兵攒刺之殪,馀贼大奔。官军逐北,贼尽降,遂薄崖门。径小止容一骑,贼众万馀出关拒战。希彬悬赏千金,士攀崖竞进,追至第四关,关上男妇尽哭。于是,贼党率万馀人出降。其第一关拒守不下,广乘夜疾进,夺其关,关内民争献牛酒。广合希彬军连战红碗、木土崖、分水关皆捷,遂进营木牛塘,应龙大惧。知广孤军深入,谋欲袭之,乃遣人诈降。广测其诈,坚壁以待,应龙拥众三万直冲大营,诸将殊死战。会他将来援,贼乃退。广遂与诸道军逼海龙囤。贼诡令妇人乞降,哭囤上,又诈报应龙仰药死,督府不信,广信之。已,知其诈,急烧第二关,夺三山,绝贼樵汲,贼益窘。旋与陈璘从囤后登,应龙急自焚死。获其子朝栋,及妻田氏出,应龙尸烈焰中。广中毒,失声,踰年卒。
《马孔英传》:会大征播州杨应龙。诏发陕西四镇兵,令孔英将以往。兵分八道,孔英道南川,独险远,去应龙海龙囤六七百里。未至,重庆推官高折枝监纪军事,请独当一面。乃与参将周国柱先以石柱宣抚马千乘兵破贼金筑,复督酉阳宣抚冉御龙败贼于官坝。孔英至军,平茶、邑梅兵亦至,军容甚壮。先师期一日入真州,用土官郑葵、路麟为乡导,别遣边兵扼明月关。诸军鼓行而前,连破四寨,次赤崖,抵清水坪、封宁关,悉破贼营十数,逼桑木关,关内民降者日千计。折枝结三大砦处之,禁杀掠,降者日众,贼益孤。关为贼要害,山险箐深,贼凭高拒守。乃令千乘、御龙出关左右,国柱捣其中。贼用标枪药矢,锐甚。官军殊死战,夺其关,逐北至风坎关,贼复大败。连破九杵、黑水诸关,苦竹、羊崖、铜鼓诸寨。国柱攻金子坝,无一人,疑有伏,焚空砦十九,严兵
以待,贼果突出,击败之。孔英留王之翰兵守白玉台,卫饟道,平茶、邑梅兵守桑木关,亲提大军进营金子坝。应龙闻桑木关破,大惧,遣弟世龙及杨珠以锐卒劫之翰营。之翰走,杀饟卒无算。平茶兵来援,贼始退,孔英还击世龙,复不胜步,兵发火矢,裨将刘胜复奋击,贼乃奔。官军进朗山口,由朗山进蒙子桥,深箐蓊翳,贼处处设伏,悉剿平之。应龙益惧,遣其党诈降,谋为内应,折枝尽斩之,伏以待。珠果夜劫营,伏发,贼惊溃,追奔至高坪。已,夺贼养马城,直抵海龙第二关下,贼守兵益多。孔英军已深入,诸道未有至者。酉阳、延绥兵皆退,贼蹑杀官兵六十人。居数日,刘綎兵至,乃合兵连克海崖、海门诸关。贼走保囤上,竟灭。

平越府部艺文一

《开平越新疆疏》明·郭子章

播地荡平,经制宜。定敬陈善后切要事,宜伏乞圣明,采择以永奠遐方。万历三十一年,据贵州布政使司经理分守新镇道。右参政尤锡类会同左布政使赵健、按察司署印副使韩光曙呈称前事。该臣看得播未平之,先急在征讨播,既平之。后急在经理征讨者,矢在弦上,不可不发,经理者,鹿在园中不可不缓。仰诵明旨。一则曰:牵累的都免穷治,流移的招他复业,还与优加赈恤,以安新定地方。一则曰:招抚流移复业,毋令豪强冒夺大哉。皇言明见万里,恩加八番。所以安集鸿雁于泽,休息鸳鸯于梁者,靡不周且详矣。臣等奉行纶音,宣导德意,与经理诸臣上自道府,下至丞尉。亦至于,再至于四矣。顾经理之节,目甚冗甚琐,而其体统在官与民。土官曰:先人历代遗土。新官曰:朝廷业已改流,枘凿不相,入而互相持。旧民曰:此吾世业而偶失之也,何知新民。新民曰:汝罪人幸而脱刃者也,何得复。恋熊虎各相噬,而势相戕,甚至新官与新民依倚,土官与旧民连结各恃众,怙力将人人棋峙,以观成败。此体统之难正也,筑城垣于豺虎之穴,而犷悍不可使度田土于荆棘之中,而寻丈不可覈,建学校以化彝,而口舌纷纭徵粮马,以给公而支吾推调开道路,以通商而戎贼,莽伏物力诎而无。以应多役粻饷殚而无,以张兵威捉襟,则肘见调宫,则商乱甚至谓改。土徒劳不如迁蜀此节,目之难理也,臣与督臣按臣会议谕诸,经理司道府官凡教在初,而礼为始。暂给土官冠带,劄付引于绳尺之内,次定与县令迎送,接见仪节,委以职事,稽其勤惰毋令逸于绳尺之外,而官志始定查。旧田有凭者,还旧主。查逆田入官者,给新民,俱不令入价,而责其纳租土。著子弟稍通者,令之入学青,其衿毋左其衽新民子弟。即平通者,止令寄学不许观场。二十年后始令赴试而民志始定体统,既正渐议筑城垣,首砌龙泉次,砌瓮安,又次砌馀庆湄潭,又次砌平越水城黄平州城铜仁县。城又次修铜仁,平越府城新添龙里,卫城又次筑平越行府,铜仁营堡而城垣举矣。即不敢谓金汤足恃,而三板安堵千里联络,实空虚之地,为捍蔽之资,脱有不虞民。亦可倚而守也,乃渐议度土田、起粮马、丈出田地一十九万四千有奇。岁徵银一万五千六百有奇。本色米四百有奇。虽比之遵义不及十之一,而在黔中稍稍成聚,即一郡一州四县官员之俸薪,道路之夫马,皂快之工,食践更之戍。饟仅仅取给焉,又渐议建学校,则改平越卫学为府学。以黄平州学附于平越府,而土著新附之子弟肄业有地,变椎结为弦歌柔靡莫,而诗书或者,其藉此乎。又渐议开道路,则团聚哨兵。建立铺舍修饰候馆。滇楚宾旅,亦稍出途回视豺狼当道,荆棘塞路之时,则有间矣。盖自播平至今,已历四年,各官经理亦踰一载,城市鲜犬吠之惊,丛祠罢狐鸣之盗,是皆我皇上威远,畅惠广被。故令夜郎牂柯惊鸟获安平江、湄水。穷鱼复乐岂。臣等区区智力,所能辨哉。第二、三营造拮据之臣,其劳亦有不可泯者。谨将各府州县筑完城垣公署丈,完田地粮,则并户口册籍上呈御览。

《兴隆飞云岩记》吴维岳

兴隆东行三十里,有月潭寺,寺左为岩。榜曰:飞云。距地百馀尺,中虚而下嵌乳液,融结纷,诡殊状。竖者,柱矗。悬者,珞缀。扬者,鸟厉。突者,兽蹲蹑。级漫瞻,敛衽徐,睇,极意所惬。邃洞谽谺而窅际,清渠激注而前绕旧即岩麓稍右。构楼揽辔脂辖者,息而饮焉。余阅武沅江潕溪而还。春和昼熙停驭,周览惜于径去而楼,且向圮属按察副使祁君清葺,牖辟垣傍饬吏,廨时偶成四诗。手书于石,而记其端。贵州实殷周鬼方靡,莫地秦汉以来,间称置郡。羁縻未改,草昧至。我昭代开藩树,文武官吏,始称屏维黉,序之乡今检图志,锦岩珠壑秘,洞灵渊所至,有之若澄泉喷,折匿见怪石巉岏,林立在大都。名区得其馀,溜断块,亦足以誇巧而竞于人者,虽周道往往是焉。而兹岩之奇,又最也。当其湮翳于蛮烟,寇莽中穆,骏不驰骞,节靡指蛇虺所穴,豺虎所游。提兵拓疆之夫,尚沬趄未尝轻置足焉。而今日冠盖,以临图志,以载披雾睹天。欣欣有遇矣,然使生于大都,名区则有力与好事者,将营以万金侈,以众观,笙簧鞯毂宵膏继晷,穷游览之盛而贵州遐壤,杂彝中原士彦,非膺命不莅商旅,非入滇不经其暇而游,游而知赏者,几人也。噫岩固幸而遘昌时出秽,墟而为人所知耶。又不幸居于斯,不能并大都名区岩,洞泉石称雄于世,而为人所尽知耶。

《月潭寺记》王训

贵与楚邻封当两疆之界,曰:东坡。由道左入跻攀林麓,仅百武许。有飞岩倒悬,巑岏巧怪,垂珠滴乳,尽态极奇。若神蛟之驾,秋云鸣凤之骞。晴汉又如千乘万骑,浮空以驰,仙子灵姝御风而下,虽以五丁之力,吴刚之技。追而琢之,不足以方,其妙盖天成也。旁有崆峒邃,不可入而。一清泉泠泠,自半岩出,奔流平野,居人饮焉。其佳胜无与为比。惟在彝区,古所弗治,故辙迹罕焉。爰自皇明一统,始制兵卫隶贵曰:兴隆隶楚曰:偏桥而周道。由之由是往来者,得以观游。间有学佛者,结庐号普陀岩,正统间游僧德斌来营寺,址名曰:月潭时。贵之都指挥使常智为卫兴隆倡,众募财首建,正室中塑法像,金碧丽美,茂林修竹,环拥芳翠。遂有闻于四方,余惟山川,因人而显宇内,佳山水经。品题而载舆志者,固多若斯岩之美,盖千百而什一也。

《月潭寺公馆记》王守仁

兴隆之南有岩曰:月潭。壁立千仞,檐垂数百尺,其上澒洞玲珑。浮者,若云;霞亘者,若虹霓,豁若楼殿门阙。悬若钟鼓,竽磬幨幢。缨络若抟风之鹏,翻隼翔鹄螭𧈭之纠蟠,猱猊之骇攫,谲奇变幻不可具状。而其下澄潭,邃谷不测之洞,环密回状。乔林秀木,垂荫蔽亏鸣瀑青溪停回引,映天下之山,萃于云贵。连亘万里,际天无极,行李之往来日,攀援下。上于穷崖绝壑之间,虽雅有泉石之僻者,一入云贵之途,莫不困踣。烦厌非复夙好而惟至于兹岩之下。则又皆洒然,开豁心洗目醒,虽庸俦俗侣,素不知有山水之游者,亦皆徘徊,顾盼相与延恋,而不忍去。则兹岩之盛,盖不言可知矣。岩界兴隆偏桥之间,各数十里。行者至是,皆惫困饥悴。宜有休息之所,而岩麓故有寺。附岩之戍,卒官吏与凡苗彝犵之种,连属而居者,岁时令节。皆于是焉,釐祝寺渐芜废,行礼无所宪副滇南朱君。文瑞按部至,是乐兹岩之胜。悯行李之艰,而从士民之请也。乃捐赀备材,新其寺于岩之右。以为釐祝之所,曰:吾闻为民者,顺其心而趋之善。今苗彝之人,知有尊君亲上之礼,而憾于弗伸也。吾从而利导之,不亦可乎。则又因寺之故,材与址架楼三楹。以为部使者,休息之馆。曰:吾闻为政者,因势之所便,而成之故事。适而民逸,今旅无所舍,而使者之出,师行百里,饥不得食,劳不得息,吾图其可久而两利之不亦可乎。使游僧正观任其劳,指挥狄远度其工,千户某某相其役远近之施舍。来助者,欣然而集。不两月而工告毕,自是饥者,有所炊。劳者,有所休。游观者,有所舍。釐祝者,有所瞻依。以为竭忠效诚之地。而兹岩之奇,若增而益胜也。正观将记其事于石,适予过而请焉。予惟君子之政,不必专于法。要在宜于人君子之教,不必泥于古,要在入于善是举也。盖得之矣。况当法网严密之时,众方喘息忧危动虞牵触而乃能从容于山水泉石之好,行其心之所不愧者,而无求免于俗焉。斯岂非见外之轻,而中有定者,能若是乎。是诚不可以不志也,已寺始于戍卒,周斋公成于游僧德彬,治于指挥刘瑄常智李胜及其属王威韩俭之,徒至是凡三葺,而公馆之建,则自今日始。

《葛镜桥碑记》张鹤鸣

平越之东五里,有水瀎潏嶈,嶈深不可测,两岸皆岝,崿沓障拔地插天,薄岸视之,澶湉窟,若有异物盘焉。渡舟往往覆没。平越人葛镜誓建桥,初建崩坏;再建,费倍初建,建毕滭沸处又崩坏。镜誓曰:吾罄家资必成此桥。乃于岝崿沓障拔地插天之处,募工凿其麓崆之石。悉展为平陆东西岸,合开约五六丈,垒址于渊。为蹲鸱雁齿屹然,亘石虹于江上矣。予以万历四十三年乙卯四月过此江,尚舟渡。镜祈檄运木者。予为允行四十六年戊午三月予有事匀哈之,役镜桥已成。四十八年庚申二月予奉命督陕西三边移沅交代,镜已物。故夫镜一匹夫耳,非有陶朱倚顿之富。建桥一念,之死不移。一建而坏,人情已厌之矣。再建再坏,三建卒成。计费不下五六千金。人情所更难者,闻镜饶田计岁米糊口外,悉用之桥。前后三十年功始成,此其从容乐善不吝不倦,岂世俗人所能企。其万一者,予嘉镜之行,怜镜之死,又喜其桥成,而死得敉宁也。因名葛镜桥,勒石桥上,又为记纪之碑,如左云。

平越府部艺文二〈诗〉

《翠屏山》元·何士弘

俗山如俗人,过眼不相揖。据鞍无好诗,羁思泊胸臆。行行见翠屏,景意两相适。烟萝幕青黛,山厓铲苍壁。云霞油然生,杉桧森以立。鸣禽递清响,飞泉散珠急。我疑有幽人,相傍崖居密。朝餐紫霞英,暮啖香松实。

《飞云岩》明·钟惺

吾闻山出云,岩则云之室。兹岩云所为,云与山为一。山云老亦坚,浮者化而实。初至怯云游,梯磴乃历历。下上于其间,步步可游息。石以云为神,云以石为质。石飞云或住,动定理难诘。草树过泉声,寻之莫可觌。

《游瓮安后岩》曹代之

寒气敛馀肃,晴风振天表。林麓动幽怀,探历尽奇窈。孤筇摄危级,寓目延清眺。烟岚净远坐,诸峰青未了。湖光一片明,孤情穷浩渺。百感从中来,俯仰各有道。茫茫集百端,欣慨萦怀抱。古碣读遗文,岁月不易考。转境得幽异,绝壁参空杳。草木肆蒙茸,怪石迷丝茑。古穴不可寻,寒云栖树杪。诸子争胜情,领略具清皎。踞石发高啸,登峰绝危讨。曲折顿忘疲,感触亦深悄。归途月色明,回首孤峰小。

《月山寺》赵之屏

石透长溪两,人穿半壁烟。蛮村没瘴草,古寺断荒田。世事愁为病,浮生拙是贤。孤忠能自许,弹铗动高天。

《再憩飞云岩》江盈科

邮亭依梵刹,古壑傍人烟。泉滴浑疑雨,崖浮不碍天。藓深埋旧刻,藤老长新巅。车马重来日,登临忆往年。

《㠟峨山》宁相武

旷心投远曙,四野接孤烟。隔树湖光满,穿云瀑影悬。草香山气合,苔古石痕连。梦境曾过此,应知有夙缘。

《平越山中》葛一龙

不见鸟飞还,只愁天压山。泥行穿谷底,火食到人间。涧影石千怪,秋光花一班。偶闻谭过虎,色变戒前攀。

《重安江晚渡》夏言

重安江色清可怜,江头下马渡江船。黄茅野屋淡秋日,粉堞山城愁暮烟。朱旗邮兵走相报,绣衣使者来行边。故人经年不见面,何得万里同尊前。

《葛镜桥》郭子章

麻哈江头锁碧波,知君两度布金多。三春重压雷霆吼,万里如从枕席过。涧底凭空连北斗,梦中了愿谢维摩。圣明许我东归养,酌酒平新问钓蓑。

《馀庆玉虚洞》前人

玉虚古洞寂无邻,洞口阴阴紫翠匀。八百馀年狼穴净,三千世界佛堂春。凌空野鹤来巢阁,解语山魈畏近人。更说琼浆流道左,濯缨漫齿一停轮。

《过馀庆司》前人

馀庆山行踏磴危,幸逢春仲日迟迟。荒村祭社仍茅屋,新户编门半竹篱。夹道樱桃开白蕊,隔江杨柳换青枝。犹闻豺虎当吾路,去去埋轮一问之。

《七星关》梁·佐

巉崖飞阁倚长空,凿石寻源诵禹功。地迥鼋门淘画雪,天低蜃栋拂晴虹。三巴西接虬龙静,六诏南通象马雄。我欲乘风生羽翰,星槎云海泛飘蓬。

《飞云岩》万士达

洞里幽深未可穷,洞门奇峭护双龙。风雷若有山林妒,飞作江南铁柱峰。

平越府部纪事

《通志》:殷高宗三十二年鬼方恃固,以扰诸夏。伐之,三年乃克。
周赧王中楚顷襄王遣将从沅水伐夜郎,改且蔺为牂牁郡。
汉武帝元鼎六年,且兰君反,诏八校尉击,且兰中郎将郭昌卫广引兵破,且兰斩首数万。
昭帝始元元年,牂牁谈指同并等二十四邑,皆反,遣水衡都尉发蜀郡犍为奔命万馀人,击牂牁,大破之。成帝河平二年,金城司马陈立为牂牁太守诛夜郎王兴。
东汉世祖时牂柯郡功曹谢暹与郡,大姓龙传尹董氏遣使从番禺江奉贡。
蜀汉后主建兴元年,夏牂牁太守朱褒反应雍闿。唐懿宗咸通十一年,南诏陷播州。
元世祖至元二十七年秋七月戊午,贵州苗作乱,陷顺元路湖广省檄八番蔡州,均州二万户,府及八番罗甸宣慰司合兵讨之。
文宗至顺元年秋七月丁丑,秃坚伯忽等连乌撒禄,余约乌蒙东川芒部。诸蛮反,谋攻顺元冬十月乙亥四川行省平章塔出兵,出永宁左丞孛罗兵出青山,芒部并进,陈兵周泥驿及禄余等战破之乘胜夺关,道顺元诸军十一月战禄余等于七星关,六日凡十七战贼,大败溃去。
二年九月庚寅,禄余寇,顺元路乌撒贼入顺元境,王师败绩,那海死之左丞帖木儿,不花遁。
明太祖洪武十九年夏六月甲辰,平越麻哈,苗杨孟等叛,傅友德讨,平之。
二十二年夏五月,狼洞黄平蛮叛,傅友德讨,平之。英宗正统十二年,苗陷平越卫并陷黄平所。
代宗景泰元年,苗贼韦同烈据香炉山叛,明年右都御史王来讨,平之。
武宗正德十一年,巡抚曹祥讨香炉山苗不克,至十二年秋八月,湖贵巡抚都御史秦金邹文盛合兵讨之,苗始平。
世宗嘉靖六年,兴隆饥。
十三年,兴隆大水,山崩。
十九年,兴隆饥。
二十三年,兴隆地震。
二十五年,兴隆疫。
穆宗隆庆元年秋七月,黄平大雹伤稼。
四年春二月,夕兴隆星陨有声如雷。
五年,兴隆恒雨饥。
神宗万历元年夏五月,兴隆大雨雹。
五年秋九月,兴隆黄平地震。
十年,兴隆大有年。
二十二年,兴隆大饥。
二十七年三月壬寅,播贼杨应龙寇平越飞练杀都司杨国柱等。
二十八年三月乙巳,平越兵克四牌,又克高囤,乙卯又克青冈,囤兵又渡构皮滩河。四月乙酉,克黄滩关。四十七年,清平兴隆平越诸卫苗贼出劫官道,巡抚李橒发兵剿之。三十年冬十月,黄平州察院行台芝生一本,十三枝丹,盖碧茎。
熹宗天启五年夏六月,平越苗贼阿秧等聚众出劫,总兵鲁钦守道朱鸿图讨,平之。
悯帝崇祯六年八月,湄潭县虾蟆数万匝城外,一日夜方散。

平越府部外编

《通志》:张三丰闽人,明洪武间以军籍戍平越,卫蓬头草屦四时,惟一破衲行丐市上人呼为。邋遢仙自于高真观,后隙地结茅为亭,昼则闭户静坐,夜则礼斗与。指挥张信善尝与奕后指城南月山寺。右地曰:葬此必封侯。信从之,后果以战功封隆平侯。尝自叙云:幼年慕道长岁,求元识至人之奥旨,悟义理之深诠,又有了道歌及无根树子。词如千首,亭前一池似石盂然,泉出地中澄泓不涸,旁有桂一株,亦邋遢手植三百年。故物永乐间,曾遣官徵聘,竟莫知所之,孙文恭望仙台,诗云:望仙台迥草花笼,邋遢真仙落故踪。永乐当年书诰在,谁知不为觅三丰。然传信传疑皆不可考,最可异者,平越城西山曰倒马坡,坡半见隔山。石壁如屏,悬崖千仞,上有三丰遗影。首戴华阳冠,侧身杖策,西行俨然。画图极可观,旁刊神留宇宙四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