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镇远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镇远府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千五百三十卷目录

 镇远府部汇考一
  镇远府建置沿革考
  镇远府疆域考〈有图 形胜附〉
  镇远府星野考
  镇远府山川考
  镇远府城池考
  镇远府关梁考
  镇远府公署考
  镇远府学校考
  镇远府户口考
  镇远府田赋考

职方典第一千五百三十卷

镇远府部汇考一

镇远府建置沿革考

      《通志》本府
《禹贡》:荆梁二州,南境周属楚,为潕溪,秦属黔中郡,汉属武陵郡,隋属清江郡,唐武德初以其地当牂牁之冲,置务州寻改思州,天宝中改宁彝郡,后陷于蕃。宋大观元年,蕃部长田祐泰请内附,仍置思州领务川、邛水、安彝三县。宣和四年废。仍属黔中,绍兴二年复,置思州以田氏为守。元初取江陵,置镇远沿边溪洞招讨司寻改为军民总管府,以田氏为总管,明洪武五年,改为镇远州隶湖广,永乐十一年,废思州思南二宣慰司。以故地析置镇远府,隶贵州,正统三年,省州并府,九年置施秉县,弘治十一年,置镇远县俱隶府。皇清康熙二十二年,改湖广镇偏二卫,隶贵州省镇远卫入县,二十六年省偏桥卫入施秉县领县。二镇远县〈附郭〉宋大观元年,田氏内附始置安彝县,元改镇安县,至正二年复,为安彝县。寻改镇远、溪洞、金容、金达等处。蛮彝军民长官司隶思州军民宣慰司,明洪武五年改为镇远,金容、金达、蛮彝长官司隶镇远州,正统三年,省州隶府,弘治十一年改设镇远县。皇清因之,康熙二十二年,巡抚杨雍建疏题,割湖广镇远卫入县,编户四里领长官司二邛水偏桥施秉县。
元至元二年置前江等处,军民长官司隶思州军民宣慰司。明洪武五年改施秉,蛮彝长官司隶思州宣慰司,正统九年改设施秉县隶府。皇清因之,康熙二十六年,总督范承勋疏题,裁卫省偏桥卫入县编户二里半。

镇远府疆域考

        《通志》镇远府疆域图缺本府
东至湖广清浪卫,界八十里。
西至平越府黄平州,界九十里。
南至生苗三木孔,界六十里。
北至铜仁府,界一百八十里。
自府治西至省城四百一十里。至
京师七千三百六十里。
东西广一百七十里,南北袤二百四十里。
镇远县〈附郭〉
东至湖广清浪卫,界八十里。
西至施秉县,界六十里。
南至邛水司,界七十里。北至石阡府,界二百里。
东西广二百四十里,南北袤三百七十里。
施秉县
东至邛水司,界九十里。西至平越府馀庆县,界三十里。
南至平越府黄平州,界三十里。
北至镇远县界,六十里。
自县治东北至本府六十里。
东西广一百二十里,南北袤九十里。
形胜附本府〈镇远县附郭〉
《明一统志》:溪河旋绕,山岩森列。
《郡志》:东通沅水,西接贵州。
《旧志》:白崖东枕碧峰西峙。
崇冈复岭,城堡罗环长江大河。舟楫通利,辰沅上游滇黔门户。
施秉县
涂起羊肠,地邻苗穴,山水清矌,黔楚襟喉。

镇远府星野考

        《通志》府总
翼、轸之馀。

镇远府山川考

        《通志》本府〈镇远县附郭〉
石屏山 在府治后,高千仞,端直如屏,府之镇山也。山半有石窦,久雨窦中有水,下泻如虹则江必溢,居民避水以此为候。
吉祥山 在府城南,形如燕窝,俯临江水,上建吉祥寺。
中河山 在府城东,两水夹流,山居其中。笔岫山 在府城东南五里。
五老山 在府城南,五峰相联,山麓即镇远县治。
铁山 在府城东北一里,高峻突兀,石色如铁。太平山 在府城东二十五里,其山最高,有窞积水斗许,土人祷雨,取以书符辄应不爽。西峡山 在府城西十里,山势若楼台,鼓角有飞瀑数处,挂崖端若轻绡。
思邛山 在府城东南八十里。天枢山 在府治西,下有北极宫故名。《旧志》误为天柱,郡人黄恕斋构文蔚馆,集士讲学于此。石崖山 有大小二山,俗呼崖门大崖山,在镇远县后,苗自邛水由金堡狗洞来者由此,小崖山在卫后,苗自施秉鼓楼坡来者由此,昔人于大崖山,垒石筑崖门以守之。小崖山昔副总陈寅于鼓楼坡建营,皆要隘也。
平昌山 在府西三里,双峰圆耸一名双峰山,旧制云:自府北境白羊城,顿伏而来,至此方止。江水环其前,四山回合中有平原可居,演武场在焉。
狮子山 在府西四里,自东南望之如狮,自北望之如展旗,西十里有双白柱,临江骈立一大一小,高数十丈。
观音山 在府东十里,崖石错立。
二仙坡山 在府南二十里。
巴邦山 在府东南四十五里,周回陡绝,居人常避苗蛮于此。
都来山 在府东南九十里旧思邛县东,唐锦州常丰县与此接界。
都波山 在府东南九十里旧思邛县界,东接锦州洛浦县。
马首山 在邛水司南一里,其山东昂西伏,状如马首。
岑楼山 在邛水司东南八里。金潮山 在邛水司西十五里。凤凰山 在偏桥司北三里。
马鞍山 在偏桥司东二十里,山峦叠起形似
马鞍。
二仙峰 在府城西,油榨关二峰并立若人。马场坡 在府东十五里,两傍皆深谷,中仅一道如线。苗自邛水白虫入犯者必由此,遏之所谓丸泥可塞者,昔建大胜堡于此。
鼓楼坡 在府西南二十五里,重冈峭阜望之若鼓角谯楼,上有双峰骈立,每晴朝挂云辄雨,苗自施秉来者必由之。明万历中都督陈寅建营于此,以偏镇二卫指挥推升戍守,设兵五百名额支楚饷。
香炉岩 在府城东中河山下,巨石立水中,上丰下削形若香炉。
弹子岩 在府城西十五里,两山对峙相去数百步,左山顶上有一石圆如弹丸,右山中虚有一窍明透如牖。
漏日岩 在偏桥东半里,高数十丈,有窍通明,朝日自东漏西,暮日自西漏东,日光山色互为掩映,磊落雄豪肝瞻毕见故名。
观音岩 在府东十里,地名观音塘,有石山高数十丈,屹立江上劈开为洞,广一丈,袤三丈,高如之内涵清漪,连舫可进洞半,有窍如窗上有石落,落如佛像洞顶,碧色石纹隐起若龙蛇掩映,北岸有观音小龛。明嘉靖三十年,郡守程㸅建小庵于上,今废。
太和洞 在中河山南,广丈馀,袤倍之,旁有大洞深黑不可入亦名南洞。
北洞 在府城东北,较南洞更深广名东岩洞。明嘉靖间,知府黄堂祀享朱文公于洞内。华严洞 在府城西三十里,深邃高敞,顶如篆缭绕百折,石乳时滴正中,结成大士像莲台,华盖缨络,幡幢色相庄严,种种毕具傍有石罗汉,二内黑暗秉炬入渐狭,风从中来能灭炬,更入丈馀复得空旷,日光下烛为水所限不能穷。凌元洞 在府城东五里,分水岭北,俗呼七间屋亦奇胜。
岑药洞 在邛水司西八里,崆峒深邃莫测其际。
石厂 在府城东北,铁山石屋如厂,前俯清流可濯可游。
石柱 有二:一在府城西十里,一在偏桥司南十五里,山石突起皆高数十丈。
镇阳江 在府前即潕溪,五溪之一,黄平兴隆诸水合流至此,东流入沅水可通舟楫。
江凯江 在邛水司东十里。
大江 在偏桥司,受黄平杉木二河水,东流入镇阳江。
小江 在偏桥司,西南流合大江而入于镇阳江。
杉木河 在偏桥司,南受播州水,东合大江。铁溪 在府城东北三里,会诸岩壑水,南流入镇阳江,中产蟹及小鱼味佳。
焦溪 在府城东四十里,为往来通津。
梅溪 在府城东五十里,旧为清浪水马驿。松溪 在府城西南三里,可以溉田。
白水溪 在府城西三十里,水自磐石奔注入江,其色如雪。
宛溪 在府东十五里。
秋溪 在府东百三十里,下流皆汇于镇阳江。牙溪 在府西五里。
小西溪 在府西十里。
勇溪 与小西溪相近,犵狫所居傍,多隘口,自铁溪以下所谓镇远九溪也。
邛水 在邛水司南,源出蛮地,下流入洪江。龙池 在府北一里,地名翁种,四面高山,中有池云,气蓊郁白日晦冥盖神物所居云。
平宁陂 在府西六十三里,溉田数千亩,四时不竭。
浮石滩 在铁溪前,溪之第一湾名石厂,有长潭,潭之北岸为铁山,绝顶南岸石委积为洞,有溪随通镇阳江,江边群石错立,急湍奔泻故名。其东有石侧立,上多树木名古牛崖,郡之名胜也。
云根五漏泉 在府城西油榨关,石有五窍泉自中迸出。
云露泉 在府城东北一里,涌于山半石窦中循崖,婉转西下,达于铁溪。
味井 在府治西味甚甘冽。
大瀑布 在府城西六里,有瀑数条,自崖巅飞下,高百馀丈为郡奇观。
小瀑布 在府城东半里,高二丈许,飞瀑如练。镇远河 在府南。
施秉县
云台山 在偏桥西北三十里,独立万山中如女几,然不连冈不属岭,屹然天柱,云停烟结,仄径纡回攀援,始得上及巅,平衍可数百亩,旁有石屏开列群峦拱伏如儿孙环望无际,其间石壁藤萝虬龙倒挂,苍猿髯狖入户,揖人诚异境也。明万历间,卫千夫长徐贞元弃官辟谷偕友周惠登卜筑得此,遂结庐焉。后淄流扩为大刹。徐道人遗蜕至今尚存。须发如故,邑士人读书其上。
三台山 在县城南,峰峦连峙如画。
岑麓山 在县治后,冈陇重复,四面陡绝。岑鳌山 在县北一里,明季设防于此,垒址尚存。
巴施山 在县北十五里,其山圆耸插天状如卓笔。
仙飞山 在偏桥卫东南一里。
瑞云山 在清浪卫治北岭,多云气建瑞云宫后,增楼阁可望百里。
玉屏山 去瑞云山三里。
照山 在清浪城南。
竹屏山 在照山前三里。
晒袍山 去竹屏山五里。
诸葛洞 在偏桥东十五里,一名瓮蓬洞,中为五重类皆飞崖绝壁,高阔数十丈,有鹭鹚滩芙蓉洞等。名潕水发源黄平,东流二百四十里至此洞而出行乱石。窟中盘涡倾仄挽舟而上不啻,吕梁龙门之险,故商船仅至镇远而止。明万历间郭子章凿之功未成而罢。皇清顺治十六年,总督赵廷臣、巡抚卞三元因黔饥军需告匮,取运楚米艰于转挽乃议开此,檄新镇道徐弘业、副将王可就、董其事爰鸠工伐险划石之半,舟乃得前艚楚米万石,径运黄平城下或诧以为神,后停运日渐淤塞。
钟鼓洞 在偏桥卫云台山前,有望元关对山相望,河内有石钟,石鼓扣之如钟鼓声故名。癞头坡 在县北十五里,军民会哨于此。羊子崖 在偏桥卫东五里,黑色中一石独白如羊。
蕨萁岭 去竹屋山五里。
前江 在县南,一名重安江,自黄平川流入境,又南流数十里即为洪江。
别溪 在县南,居民资以溉田下流入洪江。秉溪 在县南灌田最广。
凤溪 在县南。
鹤溪 在县南二十里。
描龙溪 在清浪卫城南。
竹坪河 在清浪卫南五里。
关口铁厂河 在清浪卫南七里。
响泉 在县南,泉声触石如雷隆冬亦不减。涌珠泉 在偏桥卫城内西隅,泉自地涌出如珠味甘凉。
麒麟沟 在清浪卫西城外,明正统间山箐中牛产麒麟能食农家铁具,土人不知而杀之故名。
杨柳沟 在清浪卫西城外。

镇远府城池考

        《通志》本府〈镇远县附郭〉
镇远府城池 明正统己巳生苗掠库都,清兵备道赵之屏建议筑城,知府程㸅于治西木家湾跨江据崖甃城四十五丈,高一丈五尺直至屏山,高低不一共垛口七十六个,为城楼一座。万历癸巳苗袭府治掠东西二关,巡按冯奕垣捐赎锾六百两檄,知府张守让于木家湾城外筑石城一百二十丈,于治右樵采小径为石圈硐门,又于治右老虎冲空凹处垒石塞之。崇祯壬午,知府张宗伟以施秉苗叛,又于西门临关矶上砌石为台,高丈许,东西两关门楼倾颓。皇清康熙十年重修。
外县
施秉县城池 明嘉靖四十四年,檄建石城计堵四百一十,万历间又于城上建冷铺一十六所后圮,知县王筦重修。皇清康熙十一年春重加修筑。

镇远府关梁考

        《通志》本府〈镇远县附郭〉
镇东关 在府城东,明正德八年建。
镇西关 在府城西,明正德八年建。
铁山关 在府城东。
北津关 在府城北。
复古关 在府城东三里,两山对峙。
思南坡关 在府城西三里小田溪。
油榨关 在府城西五里。
石门关 在府城东,旧名河关。
望云关 在府城西二十里,相见河东。
九曲关 在府城西二十里,相见河西。
焦溪关 在府城东三十里。
瓮蓬关 在府城西五十里。
梅溪关 在府城东六十里。
清浪关 在府城东七十五里。
鸡鸣关 在府城东八十里。
溜沙关 在府城西关内。
紫冈关 在府城西北七十五里,汉建武二十三年建。
永安关 在府治西。
祝圣桥 在府城东,明崇祯间巡按刘士祯建。皇清康熙二十七年夏五月水溢桥圮,总督范承勋、
巡抚田雯、提督马三奇及司道府公捐银三千七百两,有奇重修工始于二十八年九月,成于二十九年十二月。
松溪桥 在治西三里。
利涉桥 在府城东二十里。
乾溪桥 在府城东十里。
相见桥 在府城西二十里。
清浪桥 在府城东七十里。
偏桥 在府城西六十里。
平冒渡 在府城西三里。
焦溪渡 在府城东六十里。
下坪渡 在府城东九十里。
永安渡 在府城西沙湾造舟以渡。
水家湾渡 在府城西关内。
施秉县
澜桥关 在偏桥城西二十五里,路当湖贵之界。
知政桥 在县前。
普庆桥 在偏桥城东十里望城河,康熙九年建。
跨虹桥 在偏桥东郭外,康熙二十七年夏五月水溢桥圮。总督范承勋、巡抚田雯、提督陈奇布政使董安国及司道府先后共捐银一千六百两有奇,重修。

镇远府公署考

        《通志》本府
镇远府治 在正街,明宣德元年知府颜泽建兵燬。皇清康熙三年,知府张维坚修建,二十七年江溢漂圮,二十九年知府成克大捐修。
经历司 旧在府大门左今水漂未建。
司狱司 在府仪门右今裁。
税课司 在府治东,明末燬于苗,废址并入协镇署今裁。
镇远县治 旧在江之南,明弘治十一年建苗燬。皇清康熙三年,知县洪恩四年张瑚相继增修,二十八年知县朱三才改建于江北思石道旧址。典史治 未载处所。
镇远协镇署 在府治东。
外县
施秉县治 在城西,明正统九年改县仍司治为署,天顺三年知县李圭移于山麓,成化四年知县寇敬改建燬于苗。皇清康熙七年,知县叶朝谏修,十年知县丘元武重修,二十五年知县李泓重修。
典史治 未载处所。

镇远府学校考

        《通志》本府
镇远府儒学 在府治东,明宣德元年,知府颜泽创建,成化十年镇阳江溢漂没。知府沈熊迁于治西后,以科第乏人。知府任佐于嘉靖二十三年仍徙,故址置正殿两庑,戟门、棂星门、明伦堂又凿泮池,斋祠亭坊并教官署明季苗燬。皇清顺治十六年,知府宋应星建,明伦堂教授朱之光建棂星门,并前后墙垣。康熙三年,知府张维坚重建正殿两庑及启圣名宦乡贤诸祠。二十七年水灾漂没,三十一年巡抚卫既齐捐资重建。
学田 原额二百二十三亩八分六釐六毫六丝六忽六微六纤六尘七渺,
荒芜田一百三十八亩六分六釐六毫六丝,实在熟田八十五亩一分九釐九毫九丝六忽六微六纤六尘七渺。
原额本色学租仓斗谷一百一十石七斗五升,荒田无徵谷七十一石八斗九升四合,
实在有徵谷三十八石八斗五升六合。
镇远县儒学 附府学。
外县
施秉县儒学 旧未设学。皇清康熙二十六年,省偏桥卫入县因改卫学为县,
学至启圣名宦乡贤诸祠及学署俱未创设。

镇远府户口考

        《通志》府总
户口原额六千九百六十二户,
人丁原额六千五百五十五丁,俱系峒蛮彝苗。原未审丁徵银,三十一年新编人丁一百八丁,三十五年新编人丁二百二十丁,有徵丁差银六十五两六钱。
府亲辖
户口原额四千八百八十二户,
人丁原额四千七十三丁俱系峒蛮原未审丁徵银,三十一年新编人丁二十五丁,三十五年新编人丁五十二丁,有徵丁差银一十五两四钱。
镇远县
户口原额一千二百五十一户,
人丁原额一千六百六丁俱系峒蛮原未审丁徵银,三十一年新编人丁四十丁,三十五年新编人丁八十一丁,有徵丁差银二十四两二钱。
施秉县
户口原额八百二十九户,
人丁原额八百七十六丁俱系峒蛮原未审丁徵银,三十一年新编人丁四十三丁,三十五年新编人丁八十七丁,有徵丁差银二十六两。

镇远府田赋考

        《通志》府总
原额田地一十五万一千四百一十五亩七分八毫六丝。
荒芜田地一十万四千二百二十二亩五分九釐二丝三忽八纤一尘四渺。
实在成熟田地四万七千一百九十三亩一分一釐八毫三丝五忽九微一纤八尘六渺。原额本色正米豆粮七千七十石一斗三合六抄二撮七圭三粒二粟,耗米三十七石二斗三升六合八勺三抄九撮八圭七粒六粟。
荒田无徵正米豆粮五千一百一十四石四斗七升二合八勺六抄一圭二粒六粟,无徵,耗米一十九石六合七抄五撮五圭三粒七粟。实在有徵正米一千九百五十五石六斗三升二勺五抄六撮六圭六粟,有徵,耗米一十八石二斗三升七勺六抄四撮三圭三粒九粟。原额条编盐钞等银三十一两三钱五分四釐七丝三忽八微二纤七尘三渺。
荒田无徵银九百八十七两八钱九分八釐一毫七丝六忽八微六纤一尘四渺。
实在有徵银一千一十三两四钱五分五釐八毫九丝五忽九微六纤五尘九渺。
原额马馆银一千八百二两一钱五分五釐二毫七丝七微四纤九尘五渺。
荒田无徵银九百七十两一钱六分九釐四毫九丝八忽六纤七尘七渺。
实在有徵银八百三十一两九钱四分九釐七毫七丝二忽六微八纤一尘八渺。
又额劝化容山等寨苗民认纳无亩本色苗粮七石五斗。
府亲辖
原辖田三万三千九百三十五亩五分五釐二毫。
荒芜田一万一千七十二亩四分三釐二毫。实在成熟田一万二千八百六十三亩一分二釐。
原额本色正米并无亩苗粮四百九十六石四斗七升六合八勺三抄八撮六圭三粒,耗米二十四石六斗四升八勺四抄一撮九圭三粒一粟。
荒田无徵正米二百一十六石五斗三升二合四勺九抄五圭六粒一粟,无徵,耗米一十石八斗三升六合六勺二抄四撮五圭二粒九粟。实在有徵正米苗粮二百七十九石九斗四升四合三勺四抄八撮五粒九粟,耗米一十三石八斗一升四合二勺一抄七撮四圭二粟。原额条编盐钞等银一千九两六钱一分三釐五毫七丝七忽六微一尘九纤二渺。
荒田无徵银四百三十九两一钱九分五釐八毫三丝五忽七微一尘九纤七渺。
实在有徵银五百七十两四钱一分七釐七毫四丝一忽八微九尘九纤五渺。
原额马馆银七百三十八两四钱七分五釐四毫六丝二忽一微一纤二渺。
荒田无徵银三百九两四钱三分九釐六毫三忽三微一纤一尘四渺。
实在有徵银四百二十九两三分五釐八毫五丝八忽七微八纤九尘八渺。
又额外劝化容山等寨苗民认纳无亩本色苗粮七石五斗。
镇远县
原额田地九万六千一百九十六亩七分八釐。荒芜田地七万二千一百一十九亩九分五釐三丝二微八纤一尘四渺。
实在成熟田地二万四千七十六亩八分二釐五毫六丝九忽七微一纤八尘六渺。
原额本色正米豆粮二千七百三十石八斗一升一合九勺三抄四撮一圭一粒二粟,耗米一十二石五斗九升五合九勺九抄七撮九圭四粒五粟。
荒田无徵正米豆粮二千九十五石六升二合八勺四抄四撮八圭五粒八粟,又耗米八石一斗七升九合四勺五抄一撮二圭三粒八粟。实在有徵正米豆粮六百三十五石七斗四升九合八抄九撮二圭五粒四粟,耗米四石四斗一升六合五勺四抄六撮九圭三粒七粟。原额条编盐钞等银五百九十二两二钱六分六毫一丝九忽二纤五尘七渺。
荒田无徵银三百八十五两二分八釐四毫四丝一忽七微五纤三尘七渺。
实在有徵银二百七两二钱三分二釐一毫七丝七忽二微九纤八尘九渺。
原额马馆银九百三十六两四钱五釐六毫八丝四忽七微七纤四尘三渺。
荒田无徵银六百八两七分二釐八毫五丝四忽二微一纤五尘四渺。
实在有徵银三百二十八两三钱三分二釐八毫三丝五微六纤八尘四渺。
施秉县
原额田地三万一千二百八十三亩三分七釐六毫六丝。
荒芜田地二万一千三十亩二分三毫九丝三忽八微。
实在成熟田地一万二百五十三亩一分七釐二毫六丝六忽二微。
原额本色米三千八百四十二石八斗一升四合二勺九抄。
荒田无徵米二千八百二石八斗七升七合四勺七抄七圭。
实在有徵米一千三十九石九斗三升六合八勺一抄九撮三圭。
原额条编盐钞等银三百九十九两四钱七分九釐八毫七丝六忽一微五纤五尘五渺。荒田无徵银一百六十三两六钱七分三釐八毫九丝九忽三微八纤八尘。
实在有徵银二百三十五两八钱五釐九毫七丝六忽七微六纤七尘五渺。
原额马馆银一百二十七两二钱三分四釐一毫二丝三忽八微七纤四尘五渺。
荒田无徵银五十二两六钱五分七釐四丝五忽五纤三尘四渺。
实在有徵银七十四两五钱七分七釐八丝三忽三微三纤三尘六渺。
附税课
本府年额盐税,银三百二十八两二钱三分九釐五毫。
遇闰年分加徵闰月盐税,银二十七两三钱五分三釐三毫。
年额杂税银三千九十一两一钱一分九毫。遇闰年分加徵闰月杂税,银二百四十七两一钱六分二釐三毫六丝。
年额牙帖银二十两。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卷目录

 镇远府部汇考二
  镇远府风俗考
  镇远府祠庙考〈寺观附〉
  镇远府驿递考
  镇远府兵制考
  镇远府物产考
  镇远府古迹考
  镇远府峒蛮考
 镇远府部艺文一
  游铁溪记         明祁頫
  云台山记         张拱枢
 镇远府部艺文二〈诗〉
  过镇远         明何景明
  偏桥行           前人
  镇远署          徐九皋
  独啸亭           前人
  偏桥新河成放舟东下    郭子章
  凌元洞           高鉴
  云台山          邓子龙
  登观音山绝顶        黄堂
  华严洞          史旌贤
  凌元洞宴集         前人
  凌元洞〈四首〉       丁玑
  和凌元洞原韵〈四首〉    周瑛
  笔岫           张守让
  香炉岩           前人
  石屏山           前人
  镇安渡           前人
 镇远府部纪事

职方典第一千五百三十一卷

镇远府部汇考二

镇远府风俗考

        《通志》本府〈镇远县附郭〉
《明一统志》:习俗质野,服用俭约。
饮食用蕨灰为盐。
《旧志》:风气渐开,人文丕振游宦者安之。
《本志》:思播流裔,地狭民贫,耕读织纺多从朴素,施秉县未载。

镇远府祠庙考

        《通志》本府〈镇远县附郭〉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府城东一里。
社稷坛 在府治西三里。
厉坛 原在府城东三里车家湾,明知府张守让迁于治右北极观后。
城隍庙 旧在县左,明知府刘叔龙迁于治西。赤岩庙 在中河山龙鳌洞。
飞山庙 祀惠英侯杨再思,以有功于民故立庙祀之。
忠武侯祠 祀汉丞相诸葛亮,明嘉靖二十九年,知府程㸅建,明季燬于苗,皇清康熙十一年重修。
关圣祠 在祝圣桥,明季燬,皇清康熙十二年重修。
朱文公祠 旧在中山寺洞中,明嘉靖九年,知府黄希英建,置田若干亩,镌石碑于洞口,曰:紫阳书院。二十七年知府程㸅,徙于东山书院后明季燬。皇清康熙十一年重建。
东山祠 在府东关内,祀太守颜泽、刘善、周瑛、刘武臣、程㸅、郡丞何宣、别驾杨瑄、清浪参将彭伦。
张公祠 在东山观迎仙桥左,祀明太守张守让,守镇远有惠政,郡人为立祠。
忠烈祠 有二:一在府西城内,祀郡人黄汝龙。一在镇远江南柴家坪,祀副总周仕达,二人俱以随征水西阵亡赠,都督佥事今燬。
石龙土地祠 在西门内,明知府程㸅建。
施秉县
风云雷雨山川坛
社稷坛
厉坛
城隍庙 《志》俱未载所在。

寺观附

中山寺 在府城东东岩,明郡守黄希英建,水
部郎赵之绪,购藏经构层楼以贮之,兵燬。皇清康熙五年,僧太圆重修。
吉祥寺 在府治南,明永乐初建,成化丙午重修。有古桧二株,苍碧盘曲如虬。
镇江寺 在府治西南,明永乐年建,嘉靖间毁于水。万历六年,僧宗淳重修兵燬。皇清康熙二年,郡民苏金明重修。
北极观 在府城西门外,明弘治间周瑛建。迎仙观 在府治西,明万历十二年建。
紫皇阁 在府治西北,石径盘旋,藤萝掩荫,瀑布如练,上跨小桥,登高望之,西南诸山宛如图画。

镇远府驿递考

        《通志》本府〈镇远县附郭〉
镇远驿 在府城内,上走偏桥,下走清浪,本县管理。
镇远站 在府城内,本府管理。
府前铺 铺兵五名。
碗溪铺 铺兵四名。
焦溪铺 铺兵四名。
小溪铺 铺兵四名。
梅溪铺 铺兵四名。
白羊铺 铺兵四名,六铺俱本县管理。
施秉县
偏桥驿 上走兴隆,下走镇远,初以偏桥卫守备管理,今裁卫入县,专设驿丞管理。
偏桥站 本县管理。
司前铺 铺兵三名。
乾溪铺 铺兵四名。
草塘铺 铺兵四名。
滥桥铺 铺兵四名。
谷定铺 铺兵一名,五铺俱偏桥司管理。

镇远府兵制考

        《通志》府总
明设清镇守备一员,驻镇远卫,专管镇远府平清偏镇四卫地。
镇远府防守邛水等三哨,共哨兵一百十名。施秉防守后山等三哨,官兵三百五十名。焦周等四哨,共哨兵一百四十名。皇清镇远营副将一员,康熙年设游击二员、守备二员、千总四员、把总八员。
左右二营,额兵二千二百二十名。康熙二十三年,裁去四百二十名,二十四年又裁去六百名,现存一千二百名驻劄,镇远府分防施秉县、思州古楼、坪凉伞响、水行宫牌楼、哨焦溪石阡路臻洞各地方。

镇远府物产考

        《通志》府总
萱草 出各溪边,即忘忧草,一名宜男。
竻竹 即竻岭南竹也,又名涩勒,苏轼诗倦看涩勒暗蛮村是也。《肇庆府志》:竻竹俗呼剌竹。竹谱曰:笆竹有剌可作籓落,本草纲目讹为竻竹。
绵竹 可织器。
海棠 有西府、垂丝二种。
芙蓉 当秋而放,掩映可玩。
石榴 味微酸。
柑 皮细者佳。
榆 所在皆有钱,可食皮,可禦饥。
木槿 土人以之编篱,朝荣夕落。
竹鸡 出府境。
油鱼 出府城东。

镇远府古迹考

        《通志》本府
废思邛县 在府东九十里,唐贞观间置。废思王县 在府东南八十里,唐元和间置。废洛浦县 唐置。
废安定县 元置。
废永安县 元置。
元帅府故城 在中河山半里,遗址见存。元帅府故宅 在中河山上。
十万坉 在府西南六里,临江田宣慰屯兵处。废金谷金达蛮彝长官司 在府东八十里,元置。
废得民蛮彝长官司 在府南。
废晓隘泸洞赤溪等处长官司 在府东。镇远县故城
偏桥卫故城
有斐亭 在元妙观东。
拟岘亭 在香炉崖上。
江楼 在府治东铁山溪。
六桐堂 在府署内,今废。
玩易堂 在府署左。
朝元阁 在府内,明万历壬寅,巡按毕三才建。独啸亭 在石屏山上。
濯香亭 在天枢山。
天一亭 在府治西北。
定西楼 在府治西水家湾。

镇远府峒蛮考

太祖洪武三十年,鬼长箐等苗民作乱,都指挥许能率兵击败之。
《明外史·土司传》:洪武三十年,镇远鬼长箐等处苗民作乱,指挥万继、百户吴彬战死。都指挥许能率兵会偏桥卫军击败之,众散走。
成祖永乐 年,长官何惠,乞军民助修桥工诏从之。
《明外史·土司传》:永乐初,镇远长官何惠言:每岁修治清浪、焦溪、镇远三桥,工费浩大。所部临溪部民,皆佯、犷、猫、狫,力不胜役,乞令军民参助。从之。
宣宗宣德元年,指挥张名讨苗银总,克之银总遁。
《明外史·土司传》:镇远邛水奥峒蛮苗章奴劫掠清浪道中,为思州都坪峨异溪长官司所获。其父苗银总劫取之,聚兵欲攻思州。因令赤溪洞长官杨通谅往抚,银总伏兵杀谅,又掠埂峒。命总兵萧授调辰、沅诸卫兵万四千人𠞰之,会于清浪卫。元年,授奏指挥张名讨银总,克奥峒,尽杀其党,银总遁。
英宗正统三年,革镇远州,以镇远、施秉二长官司隶镇远府。
《明外史·土司传》云云。
十二年,巡按虞祯请设关堡于清水江等处,诏从之。
《明外史·土司传》:正统十二年,巡按虞祯奏:贵州蛮贼出没无常,抚之不从,捕之不得,若非设策,难以控制。臣观清水江等处,峭壁层崖,仅通一径出入,彼得恃险为恶。若将江外山口尽行塞闭,江内山口并津渡俱设关堡,屯兵守禦,又择寨长有才干者为办事官,庶毋疏虞。从之。英宗天顺七年,洪江贼苗虫虾等寇,镇远总兵李震、李安等平之。
《明外史·土司传》:天顺七年,镇守湖广太监郭闵奏:贵州洪江贼苗虫虾等纠合二千馀人,伪称王侯,攻劫镇远囤寨,杀掠人民。抚谕不服,诚恐滋蔓当合兵进讨。命总兵李震、李安等分道入,贼退守平坤寨,追至清水江,获虫虾,并斩贼首飞天侯、苗老底、额头等六百四十馀名,赤溪南洞遂平。
神宗万历 年始用汉法抽兵,土目彭必信搆乱诛之。
《明外史·土司传》:万历末年,邛水长官司杨光春者贪暴,土目彭必信济之箕敛。苗不堪,将上诉改土为流,春与必信反,言汉欲𠞰诸苗,当敛金赎,得金五百馀。都御史何起鸣诇知之,捕春下狱,瘐死。于是用汉法,每四户择壮兵一人,立四哨,不为兵者佐糗粮鱼盐,简土吏何文奎等掌之。必信复醵诸苗金,愬于朝,言巴也、梁止诸寨为乱,指挥使陶效忠不问,反索土吏杨光春金而杀之。改旧例用新法,不便。书上,意自得,归谒知府王一麟。麟缚之下狱,檄诸苗,言:若等十
五洞所苦者,以兵饷月米三斗过甚耳。然岁给白虫铺米,每洞月八斗,他于平溪驿剩馀徵二十二两,皆可足饷。我为若通之,毋为信所诬也。苗皆服,而坐信罪,新法竟行。
熹宗天启五年,苗寇甚炽,巡抚傅宗龙请练兵,禦之报可。
《明外史·土司传》:天启五年三月,巡抚傅宗龙奏:苗寇日披猖,地方受害,乞敕偏沅抚臣移镇偏桥,勿复回沅,凡思、石、偏、镇等处俾练兵万馀人,平时以之𠞰苗,大征即统为督臣后劲,庶苗患宁而西贼之气亦渐夺矣。报可。

镇远府部艺文一

《游铁溪记》明·祁頫

镇远多佳山水,其去郭而近者铁溪,为胜铁溪士大夫南迁者多游焉。或不得游则有为恨者矣。弘治己酉春三月,予与其郡太守周君梁石,纂修纯皇帝实录归,自贵藩二守何君健之以出游,为请予许之,是月二十五日步出江浒,登小舟顺流而东,路左有亹焉,两山夹峙,水自中出即铁溪也。遂舍舟上马循溪而入,见水中有巨石,颓然下瞰如屋梁,石指曰:此吾旧时与诸君觞酌之所也。乃敕从者置酒殽,以俟因跃马去可二里,东望烟霭中有三峰鼎立如画,予望久之梁石与健之先行,予瞠焉后,每遇幽胜处辄徘徊,頫仰不忍去山,初入四望如堵,忽又通豁,其岩石往往相倾仆,如堕其下,洞穴浅深不一,可坐可卧,山之趾,众水交流,汇而为渊,激而为濑,群鯈往来历历可数也,行七八里,至山阨处,梁石二人立马上迎,而谓曰:溪流断于此矣,予笑曰: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唐人得意处,今得之乃旋焉,每渡涧争先以驩马跃,水激衣袂为濡,因与梁石联句,汎滥及前事酒罢,各上马循旧路至前所,指石屋下殽,核具陈箫鼓间,作酒酣健之,限韵索诗,予连赋十馀律,梁石不欲速就,予赋诗嘲之,又令健之举杯逼之,梁石应声曰:水色山光满酒杯,鹅黄小瓮更须开,日头欲下吾当去,诗句未成君莫催,用予韵也。于是予与梁石皆醉,甚健之命拿舟以来三人者共载而出抵郡,漏下初刻矣。

《云台山记》张拱枢

云台山,在县之西北去城二十里,俭从望元关入山,皆深涧幽壑,古木崇岭,山形四面削成独迥,出于层霄之半,俯瞰万山罗列如儿孙,左峙塔山,右对弥勒堡,山腰有石洞,击之若钟鼓声,山腰之旁,有龙泉纡径而右会自垛河绕其山麓,绝壁有白云洞如哆吻张腭盘旋而入,朝夕间云往来山巅如台隍,然因得名焉。人踪从不到,相传其中猛虎毒蛇与通臂猿,山道士及奇形猓彖之兽甚夥,隆庆丁卯之岁白云徐,道人与周惠登氏学养生,固元牝结庐于望元关者十载一日,谓惠登曰:赤城天姥古人曾经开辟矧此。山相去几许,而顾使之沉沦于蛮烟瘴雨间乎。吾愿舍身以入,如听木鱼有声则登此山。不则为虎狼吻矣,言讫,㩦木鱼以往。散石灰以志其迹,越三日山顶鱼声响应于谷,惠登曰:吾友达山矣,即持钵沿灰迹以行攀援而上,遂登巅,道人瞑双目诵皇经端坐古柏树下,惠登手拍其肩曰:我来矣,相顾大笑。而此山遂乐有千秋知己矣,越数十年道人趺坐而逝,有石崭然壁立,即其蝉蜕处,后人颜之为遗真亭也。明末戎马生郊苗叛寇讧远近,人多避秦于山,山灵贻诮戊戌之秋,余与宋子次梅重理旧业,读书其上者若而年鸡鸣,风雨露饮霞餐罔或间时乎,洗眼看山则与领其要时乎,掉头看云亦不堪,持赠人用是山之得名,有以副其实也,因缕笔而为之记。

镇远府部艺文二〈诗〉

《过镇远》明·何景明

地僻光摇落,空亭长绿莎。山川连蜀道,市井杂彝歌。旅箧衣裳少,秋程风雨多。无人相问讯,尽日抚寒柯。


古郡青山下,经过驻使车。土官迎诏拜,蛮客望城遮。叠嶂营孤垒,清江绕百家。晚来官署里,独坐咏皇华。


寥落古城池,斜光照戍旗。关临苗子寨,洞入长官司。殊俗终难近,蛮音久易知。踟蹰暮江上,又是仲秋时。

《偏桥行》前人

城头日出一丈五,偏桥长官来击鼓。山南野苗聚如雨,饥向民家食生牯。三尺竹箭七尺弩,朝出射人夜射虎。砦中无房亦无堵,男解蛮歌女解舞。千人万人为一户,杀血祈神暗乞蛊。沙蒸水毒草根苦,上山下山那敢。蠢尔苗民尔毋侮,虞庭两阶列干羽。

《镇远署》徐九皋

邅回沅浦中,转入夜郎天。路出浮云上,山悬飞盖前。烟霏开远戍,林薄带长川。羽檄宵来急,横戈欲按边。

《独啸亭》前人

一年卧衡门,复领楚西牧。此行谁使之,应不为斗粟。和衷乏僚寀,供御少徒仆。讼亭日无事,何必修边幅。每当风日佳,散步自扪腹。仰天舒郁襟,大块苦局促。正声发唇齿,馀响振林木。浮云敛太清,长风动虚谷。虽未谐宫商,犹堪拟丝竹。缘非不平鸣,祇用矫庸俗。新亭已结构,徙依一寓目。燕雀莫惊猜,吾将逐黄鹄。

《偏桥新河成放舟东下》郭子章

桥畔拿舟一叶轻,扬帆穿树入蓬瀛。悬岩直下瞿塘路,瀑布遥飞雁宕深。白鸟青猿争出入,山花岸柳递逢迎。自从诸葛征南后,千载谁人向此行。

《凌元洞》高鉴

东岩乐景物依稀,俯城郭江草离离。江水绿峰峦壁立,危如削空然一洞。光闪烁日色下照,春雾薄石炉石瓶。似人作云萍踪迹,随飘泊彷佛如梦。还如昨葡萄满瓮,醅初发狂歌起舞。为君酌醉倒不知,天地阔群仙拍手。骑黄鹤万里天风,吹寥廓俯视尘寰。犹隐约,何处好东岩乐。

《云台山》邓子龙

万山高处云结台,崔嵬鼎力真奇哉。穿岩出洞二十里,宝塔三五涧中起。巨木枯藤石上生,夜来挂月朝飞雨。石钟石鼓数声静,野猿时笑烟霞来。乘风步虚一搔首,白云散尽青天开。天门玉籁天孙语,织女银河罢机杼。下界山神知我来,功成羽化蓬莱主。

《登观音山绝顶》黄堂

荒林耸碧岑,久坐静禅心。不雨苔常湿,无云洞自阴。僧闲祗树冷,鸟语落花深。高阳有元度,支遁足相寻。

《华严洞》史旌贤

古洞谁初辟,翛然无住心。偶缘丹灶入,因识白云深。风铎传空谷,松铙落梵音。贤愚如许辈,吾意正萧森。

《凌元洞宴集》前人

洞口移斜日,传杯恋翠微。钟声林外度,樵采晚来稀。法雨轻沾席,慈云半染衣。吾从大夫后,取醉夜忘归。

《凌元洞》丁玑

野日春正暝,山云午犹湿。布谷不停声,人人荷锄立。


兰桡泛江水,江水绿于苔。日日斜阳里,行人自往来。


空崖苍翠间,平洼自相逗。有时石上眠,云来触衣袖。


潭静山同色,云寒鸟不飞。微茫烟溆里,独见钓船归。

《和凌元洞原韵》周瑛

鸡鸣桑树深,犬卧苔花湿。何处课春耕,独倚斜阳立。


长江春雨过,绿水生青苔。行人过江急,江阔船不来。


石湿云不起,石晴云亦逗。对石闲观云,苍翠落衫袖。


江煖雪初作,江寒雪渐飞。一竿潭水上,雪深犹未归。

《笔岫》张守让

笔岫横天插晓云,长风飘落气氤氲。夜来正有江淹梦,散作晴空五彩云。

《香炉岩》前人

溪边流水绕香台,瑞气金炉五色开。却是玉楼仙子度,冯彝捧出博山来。

《石屏山》前人

谁将屏幛倚云开,削壁当空抱郡回。自是皇图天外壮,长城拥出日边来。

《镇安渡》前人

津头风雨暗垂杨,两岸相逢即异乡。春水横江不可渡,谁为鞕石造舆梁。

镇远府部纪事

《通志》:泰定帝泰定元年春二月,镇远府饥。
文宗至顺二年九月,镇远府饥,赈米五百石。
顺帝至正九年,镇远苗叛。
二十二年,镇远州知州田茂安降于伪夏。
明世宗嘉靖二十一年,铜镇苗叛陷,石阡府执推官邓本中。
二十七年秋七月,张岳为右都御史,总督川贵兵讨铜镇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