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蒙化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蒙化府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千五百七卷目录

 蒙化府部汇考一
  蒙化府建置沿革考
  蒙化府疆域考〈有图 形胜附〉
  蒙化府星野考
  蒙化府山川考〈水利附〉
  蒙化府城池考
  蒙化府关梁考
  蒙化府公署考
  蒙化府学校考
  蒙化府户口考
  蒙化府田赋考

职方典第一千五百七卷

蒙化府部汇考一

蒙化府建置沿革考

      《通志》战国时为滇国地,汉为益州郡地,东汉属永昌郡,蜀汉属建宁郡。唐属姚州都督府,后为蒙氏所据,号蒙舍诏,及徙居太和城,改为阳瓜州。宋段氏据,置开南县。元宪宗七年,置蒙舍千户所。至元十一年,改蒙化府。十四年,升为路。二十一年,复降为州,属大理路。明洪武初,仍为州,属大理府。正统间,复升为蒙化府。

皇清因之,康熙六年,裁蒙化卫并府。

蒙化府疆域考

        《通志》蒙化府疆域图

东至四川盐井卫界六十里。
西至丽江府界八十里。
南至大理府北胜州界一百四十里。
北至刘卜蒙古黄喇嘛界一百六十里。
由府至省,一千四百五十里。
东西广一百四十里,南北袤三百里。
《府志》:府在云南省城西八百二十里,属永昌道。
东六十里至大石铺,交大理府,属赵州界。南二百里至浪沧江,交顺宁府,属云州界。西一百五十里至杉松哨,交顺宁府界。
北九十里至清水沟,交大理府,属赵州界。东南一百里至小里泽,交楚雄府定边县界。西南一百五十里至哨挈渡,交顺宁府界。东北一百二十里至白溪厂山顶,交大理府,属赵州界。
西北一百八十里至云龙桥,交永昌府,属永平县界。自府治至
京师,计九千零二十里。
东西广二百一十里,南北袤二百九十里。

形胜附

六纛峙,其西点苍耸,其北群峰如带,以回环一川。若掌,而平衍,昆崙扼要,虎视诸彝,蒙舍恢疆雄窥,六诏固。南服之奥区,西迤之重地也。控制南涧诸蛮,面威楚、背点苍,昆弥在其左,澜沧在其右。蒙氏昔据此地,为六诏首,形势险固。
《旧志》:两江天限重岭崇墉,东枕文华,南倚巍宝,堪称僻郡,亦属奥区。

蒙化府星野考

《府志》滇为益州郡属井鬼,分野在梁雍之域,井八星三十度,鬼四星五度,俱属鹑首之次,皆在未宫。而星家或谓滇属北斗第二璇星,或谓属西垣第四巴星,或谓入星七度,或谓入觜三度,众喙争鸣,无庸深究,今按明崇祯三年,荧惑入井鬼,土酋普名声反。

皇清康熙十七年,荧惑守舆鬼,薄积尸气,吴逆叛亡,
则滇分在舆鬼居多,蒙滇西属郡也,于星野宜专属舆鬼,据已然之迹而敬求之,则奉若天道以占验灾祥,固可仰观而得也。

蒙化府山川考

    《通志》《府志》
合载文华山 在府治东,高出云表,其左为葫芦山,右为绣墩山。
巍宝山 在府东南十五里,峰峦高峻,林木郁葱,昔细奴逻耕牧之地。
悬珠山 在府东五里,山若翠屏,境幽林密。灵应山 与悬珠山相峙。
棋盘山 在府东北五里,相传昔有仙人对奕于此。今有台状如棋盘,布列黑白石子,牧童乱之,明日如故。
伏虎山 在府东北十五里,即伏母山。
山 在府西北三十五里,昔蒙氏龙伽独自哀牢,携子细奴逻徙居于此,筑巃图城,号蒙舍诏,按《明一统志》:今上有浮图及云隐寺。天耳山 在府西北六十里,山有赤石,如臼类人之耳,相传郡人密语山中即闻。
石母山 在府北八十里,岿然直出群山之表,上产石磺。
金牛山 在府西二十里,又名寨子山,相传蒙诏立寨于此。
三台巅 在府北八十里,往榆大路。
凤凰山 在府南百二十里,又名鸟吊山,相传凤凰曾止于此,每秋冬之际,百鸟来朝,燃炬捕之,辄赴火死。
无量山 在公郎巡司之东,高大无量,故名。即蒙诏僭封为南岳者。
天马峰 在府东南三十五里,峰峦特立,翠拥云端,俨如天马行空。
御笔峰 近天马峰。
捣衣山 在文华之左,山坳一窟,源泉濆涌,甘冽清洁,神物处焉,为锦溪之源,其利甚溥,岁旱祷雨辄应。
武卫山 在文华之右,山势雄伟,下则铺衍宽平,为天策堡诸村之镇,其巅则为隆庆关郡东之孔道也。
翠虬山 在郡东三里许,蜿蜒高下,势若虬龙,凝翠纡青,亘数十馀里,山麓为龙王庙。
石龙山 支分灵应,势若游龙,俯视田畴,凭观雉堞,烟云浓淡,有若画图。
琉扆山 在郡北十五里,体势磅礡,派衍支分,为南庄一带村落之镇。
蒙舍山 在郡北二十里,下有蒙舍庙,故名。其山岁旱祷雨立应。
虫蝗山 在郡北三十里,境内虫蝗多害禾稼。昔人于此山建塔寺以镇之,后塔颓寺圮,虫害复作,今更修治。
太平山 在郡北为大仓诸村之镇,下有太平寺。
挂榜山 巍宝之旁支也,平山一派列于甸尾之东,俨如张榜。其北面则为供城山,凭观雉堞,烟火郁葱。
封川山 在郡南十五里,山形尖锐,下出温泉,镇锁川原,屹然砥柱。
近光山 旧名五方坡,在封川山后,逶迤南来,
可长数十馀里,暗拱府城。
狮子山 在郡西南十里,旧名日游山,形势雄伟,俨若奔狮。
屯库山 在郡西二里,山峦突兀,高下堆垒,望之若仓库然。
降龙山 在郡西三里,旧有寺,今圮,昔蒙诏建城于此,今遗址尚存。
六纛山 在郡西六里。
团山 在郡西八里,突起平畴,旁无支派,高可三十馀丈。
交椅山 在郡西十里,形如交椅,西山之麓自此平分,各朝南北,与圣母山对。
凹兰山 在交椅山之北,中有田畴,盘曲可居。赤虬山 在郡之北,其土色赤而势复逶迤,故名。
旭照山 又名三台巅,在郡北八十里,高出云表,层叠而下,望若列嶂,巅南为蒙,风气和暖,巅北为榆,风气寒冽,界限分矣。
花判山 在三台之西,宽衍延袤,阳江源出于此,左为者摩山,为漾备孔道。
五印山 在郡西南五十里,鼻祖金牛,攒峰叠岫,蜿蜒而下,穿云破雾,直奔四十馀里,横开大局,广袤宽衍,于内抽支结穴,若棋布星罗,古木阴森,甘泉噀涌,纵观千峰万壑,周匝环拱,有若列屏,其幽胜未易穷也。
鸡鸣山 在郡东南五道河内,名拟莆山,御史雷应龙祖墓在焉,又名十八盘,以其山形有十八折也,下为含春洞,今圮,应龙有记。
玉屏山 在鸡鸣之东,山势尊崇,俨若玉屏开展,龙虎森列,观者肃然,上有龙湫,四时不竭。诰轴山 在郡西屯库、金牛两山之间,南北二峰微起,形如展诰。
兰沧江 在府西南一百五十里,按《明一统志》:其南岸有马耳坡。
漾濞江 在府西北一百八十里,一出浪穹罴谷山,由澄川洱海流入府境,为漾水。一出吐蕃可跋海,由云龙入府境。一出剑川,绕点苍山后入府境,为濞水。二水合流至郡,西南为备溪江入于兰沧。
阳江 在府西二里,源出甸头花判涧,受境内东西诸涧之水,东流定边,与迷川礼社江合入元江以达南海。
菜园河 在府南一里,源出东山,岸多桃李,又名锦溪。
五道河 在府南三里,水源甚裕,岸有塔,云武侯所建,今圮。
教场河 在府北二里。
盟石河 在府北二十五里。

水利附

东溪渠 有十六:曰龙王庙、曰五道河、曰白塔、曰教场、曰寄马椿灌附郭之田、曰冯广、曰南庄、曰桥头、曰盟石、曰铺边、曰双桥灌川中之田、曰甸中、曰捉马郎、曰白地场、曰甸头、曰土主庙灌甸中及甸头之田。
西溪渠 有十二:曰三古盘、曰挖钟冲、曰小冲、曰大冲、曰乌保郎、曰贝忙、曰赖郎、曰西葵、曰天摩牙、曰天耳山、曰龙护寺、曰麻姑冲。
甸头大圩 在府治北六十里,今废。
龙圩大塘 在府城西北三十五里。
郭家塘   淑人塘   南庄塘
团山塘 远近不一,分流及田,各溪陂池甚多,今废宜修。

蒙化府城池考

        《府志》
蒙化府城池 明洪武二十三年建,围四里三分,计九百三十七丈,高二丈三尺二寸,厚二丈。砖垛石墙,垛头一千二百七十七,垛眼四百三十,北门环以月城,上建谯楼四座:东忠武、南迎薰、西威远、北拱辰。北楼三层,指挥范兴董成,备极坚固。

皇清顺治五年,守道熊启宇,知府彭翮健改建,减去
一层。南楼二层,更鼓在焉,今圮。康熙二十六年,同知陈文成,土知府左世瑞,重建城铺二十四座,今圮。城中驰道阔三丈,池深一丈,阔三丈,池内驰道阔三丈。康熙三十年秋,霪雨,城崩。三十三年,顺宁府知府徐欐署,蒙化府印捐修。三十四年,西城倾圮,池壅塞,同知蒋旭捐俸修浚,今屹然如故。按《通志》:四门:东曰忠武、南曰开明、西曰镇彝、北曰润泽。

皇清康熙二十八年,同知陈文成重修。

蒙化府关梁考

    《通志》《府志》
合载隆庆关 在府城东,高出云表,西有沙滩哨,望城郭如聚,东有石佛哨,两山如峡,入郡咽喉。永春桥 在府西二里,进士张烈文建,后圮,监生梁朝柄倡众重修。
润泽桥 在府北门外。
永寿桥 在府北七十里甸头巡检司南,明万历元年,通判薛希周建。
云龙桥 在府北一百馀里漾濞巡检司,制如澜沧江桥。
四十里桥 在龙尾关、漾濞驿两界中,赵州蒙化同修。
崇化桥 在府南里许,俗名菜园河桥,大理杨国用重建。
锦溪桥 在府东一里,明万历年,郡绅朱鸣时重建,僧学清重修,源自龙王庙,达于阳江。嵯桥 在城东三里,郡人张锦重修。悬珠桥 又名聚仙桥,下有瀑布,在城东五里,郡人王绪重修。
南薰桥 在府南三里北塔河,知县孙钊建。饮虹桥 在府北三里寄马桩下。
封川桥 在府南十五里温泉山下。
兴隆桥 在府南七十里罗求场下。
通云桥 在府南三十里,乡耆戴时遇建。永济桥 在府北七十里甸北巡司南,明万历年间,通判薛希周建,大理人李元阳有记,今渐圮。
衍洋桥 在城东三里土主庙下,旧名嵯庙桥,郡人张锦重修。
聚仙桥 在城东五里元珠观下,又名元珠桥,用石平架,俨若龙门,瀑布中流声同碎玉,王德清建,郡人王绪重修。
登龙桥 在龙王庙前。
佛渡桥 在石佛哨。
弘济桥 在鼠街下,同知卞廷松、监生梁朝柄等建,今圮。
康济桥 在瓦萌芦下,今圮。
靖武桥 在府北里许。
和会桥 在大小禾里村下,郡人冯光前等新建。

蒙化府公署考

        《府志》
掌印同知署 在城西北隅,旧系分守道公署,与本府旧署邻,因府署倾圮,明崇祯年,同知高梁楷改葺大堂三间,规模狭小。

皇清康熙三十六年,同知蒋旭改修川堂三间,后为
内衙,又后主楼三间。康熙十年,同知张显斌建。康熙三十年,同知杨天眷改修,添建左右厢房,层次具备,大堂左右廊为六房,中为甬道、戒石亭。同知陈文成建亭,前为仪门,旧制低洼。康熙三十五年,同知蒋旭重修,门外左为土地祠,祠之旁有厅,为宾候馆。右为寅宾馆,同知张善化建。同知陈文成、杨天眷增修,前为大门,康熙三十五年,同知蒋旭重修。按《通志》:在城内北隅,明正统十四年建。
经历司署 在府署之右。
漾备巡检司 在府西北一百九十里。
澜沧江巡检司 在府西南一百四十里。分守道公署 在西正街,大堂三间,川堂三间,后楼三间,大堂旁为礼宾厅,左右书房各三间,仪门大门各三间,内有书房花园,今圮。
察院行台 在东正街,明末倾圮,伪金吾营扩地建。府以此地抵换民居,今前半已为民产。布政分司 在分司街,倾废已久,姚弁买地建宅,今宅亦废。
旧府署 明正统年间建,今废。
守备道署 明制设顺蒙守备道一员,驻劄云川,每一年驻蒙三月,明末倾圮无存。同知张善化给帖,将空地拨文昌宫开种,以助香灯。蒙化卫 在东正街,制颇弘敞甲于诸署,今圮废无存,仅有旗纛庙存。
镇抚司 在北正街大水沟下,今圮废。
蒙化驻镇总兵官署 久圮,康熙三十一年,同知杨天眷修建。
文庙明伦堂并两学署详请拆毁改用,今废尽无
遗。
税课司 在北门外。
甸头巡检司    甸尾巡检司
备溪江巡检司
开南驿   漾备驿 以上今俱废。
中火铺公馆 在郡南三十里午方坡上。
浪沧江巡检司公馆
鼠街铺公馆 在郡西五十里。
北路中火铺公馆 在郡北三十里。
甸头巡检司公馆
漾备驿公馆 今俱倾废。
积贮仓 在府城东北,旧系郡绅住宅,康熙十一年,同知张善化改建,制颇宽大,义仓附内。预备仓 旧在府门内,今废。
大积军仓 在城东南隅,今废。
甸中团仓 今废。
甸头大仓 今废。
养济院 在北门外。
旧漏泽园三:一在土主庙后,一在崇化桥南,一在教场河北。
新漏泽园二:一在甸尾深沟南,一在教场河南。

蒙化府学校考

        《通志》
蒙化府儒学 在府治东南,明洪武中建。旧为州学,景泰间改为府,旧制卑隘。天顺间,教授吴宪、土知府左琳、土舍左晏、并武职等官市地增建。成化间,土府左瑛、训导贺游、杨遇兴重修。十六年,通判姜永赐,经历何孟浚建堂甃池,土舍左輗、义官张聪建阁、易门、置田、铸器。弘治间,侍御金献民,嘉靖间,兵备姜龙相继增修。正德间,土知府左祯更加修葺,增所未备。万历间,通判薛希周凿泮池,二十八年兵备道杨秉越、同知朱梦麟重修。万历四十七年,庙灾同知许尚请于巡按御史潘浚,即旧址重建。岁久倾颓,经籍、祭器、雅乐无存。

皇清顺治十六年,教授李启华重建启圣宫,康熙二
十二年奉

旨郡邑重修,同知金标捐修殿庑,建乡贤、名宦二祠,
土知府左世瑞建成贤养士坊。
明志书院 在城外西北隅,明弘治间,署印同知吴光改浮屠创建,规制弘雅,名崇正书院,后渐倾圮,嘉靖中,通判吴绍周、土知府左柱石协力重修殿阁、斋廊、祠舍、亭池、无不完美,改为明志,义官张聪,捐千金置田若干,以赡师生,今渐废没。
育才书院 在南门内,旧系乡绅宣廷式宅,今兵燹拆燬,康熙八年,同知张善化捐金置买,建立书院,以为蒙士修习之所,绅士协助,今同知陈文成立义学于内,议置田以赡生童。
府义学 有二:一在府城南门内育德书院。一在北门内育英社学。康熙二十六年,掌印同知陈文成捐俸延师训课。
育英社学 在北门外,士民同建,金逢泰增修。旧社学 有五:一在东正街,一在南正街,一在西正街,一在北正街,一在后所街。按《府志》:以上俱废。
学田 一田九亩,坐落东门外山川坛后。租谷七石,折徵银四两零二釐。
一田一亩三分,坐落南门外采花村。租谷一石,折徵银五钱七分六釐。
一田九亩一分,坐落南门外瓦窑村。租谷七石,折徵银四两零二釐。
一田三亩,坐落南门外瓦窑村。租谷三石,折徵银一两六钱四分。
一田三亩九分,坐落南城外。租谷三石,折徵银一两六钱四分八釐。
一田三亩九分,坐落南城外。租谷三石,折徵银一两六钱七分一釐。
一田五亩二分,坐落城西莲花村。租谷四石,折徵银二两三钱。
一田二亩六分,坐落西纸房河边。租谷二石,折徵银一两一钱五分二釐。
一田二亩六分,坐落西纸房河边。租谷二石,折徵银一两一钱五分二釐。
一田五亩二分,坐落西门外。租谷四石,折徵银二两三钱四釐。
一田五亩二分,坐落西门外。租谷四石,折徵银二两三钱四釐。
一田五亩五分,坐落西门外。租谷四石,折徵银二两三钱四釐。
一田二亩六分,坐落西纸房河边。今水冲无埂,代赔银一两一钱五分二釐。
以上共田一十三段,俱系明成化年间,义官张聪送入,年共收租四十四石,折徵额银二十六两六钱六分五釐,起解布政司。
一田坐落三旗厂,大小十四丘,纳租谷一石。一田坐落三旗厂,大小十丘,纳租谷一石。一田坐落三旗厂,大小二十丘,纳租谷一石。以上共田三段,俱郡人王富送入,年纳秋粮三斗五升四合六勺,共收租谷三石。
一田坐落东莲花村,大小五丘,纳租谷二石。一田坐落东莲花村,大小四丘,纳租谷八斗。一田坐落东莲花村,大小十六丘,纳租谷三石二斗。
以上田三段,系郡人马应魁送入,年纳秋粮八斗三升六合,共收租谷六石。
一田坐落阴阳堡村下,大小三丘,纳租谷五斗。一田坐落阴阳堡小村脚下,大小二丘,纳租谷六斗。
一田坐落新村门首,大小十四丘,纳租谷一石二斗麦租五斗。
一田坐落新村下,大小二丘,纳租谷一石。一田坐落新村门首,大小十四丘,纳租谷四斗。一田坐落新村后,大小十八丘,纳租谷八斗。以上田六段,系僧普智送入,年纳秋粮三斗二升五合七勺,夏税三斗一升六合五勺,共收租谷四石五斗,麦租五斗。
一田坐落旗盘山,大小二十丘,纳租谷二石。以上田一段,系郡人杨高科送入,年纳秋粮一斗二升八合七勺,收租谷二石。
一田坐落铺边河,大小十三丘,纳租谷一石八斗。
以上田一段,年纳秋粮二斗五升三合六勺,收租谷一石八斗。
一田坐落西河边,大小八丘,纳租谷八斗。以上田一段,年该夏税三斗三升五合,收租谷八斗。
一田坐落大坟地,大小十一丘,收租谷三斗。以上田一段,年该秋粮七升八合一勺九抄二撮,自纳止,收租谷三斗。
一田坐落大路村上,大小八丘,租谷一石二斗。以上田一段,系郡绅朱鸣时送入,年该秋粮三斗八升六勺四抄,自纳止,收租谷一石二斗。一田坐落菜秧河,大小十三丘,租谷二石。以上田一段,年该秋粮二斗,自纳止,收租谷二石。
一田坐落西门外,大小四丘,纳租谷一石六斗。以上田一段,系署印刘祚沛送入,年该秋粮一斗九升,收租谷一石六斗。
一田坐落五道河石嘴村,大小十四丘,纳租谷一石。
以上田一段,系郡人刘应祚送入,年该秋粮三升,收租谷一石。
一田三十亩,坐落竹子厂下、团山上,纳租谷八石六斗。康熙三十五年,同知蒋旭发入,因系新垦,尚未科粮,年收租谷八石六斗。
一田十二亩,坐落天耳山,大小十五丘,康熙三十七年,同知蒋旭发入,系新垦,未科粮。
以上共旧田二十段,新发入田四十二亩,共完秋粮一石八斗九升八合六勺一抄,夏税三斗一升六合,其所收租谷,永为学宫香火月课之费。
义学田 一田坐落黄栗嘴下、河坎上,大小九丘,纳租谷五石三斗。
一田坐落三古盘下洗马塘,大小五丘,纳租谷四石。
以上田二段,康熙二十九年,同知陈文成发入义学,该完秋粮三斗七升六合五抄,年收租谷九石三斗,为生徒永久课读之费。

蒙化府户口考

《府志》原额民户口人丁六千九百一十一丁,内除逃故人丁一千七十八丁。康熙三十五年,编审增出人丁十九丁,实在人丁五千八百五十二丁,内
上丁三千六百九十一丁,每丁编银一钱四分,该银五百一十六两七钱四分。
中丁一千五百五十六丁,每丁编银一钱二分,该银一百八十六两七钱二分。
下丁六百五丁,每丁编银九分,该银五十四两四钱五分。
三则实徵银七百五十七两九钱一分。
附徵蒙化卫屯丁,原额军丁,土军丁并,康熙三十五年编审,新增共四百七十九丁,内
上丁一百八十二丁,每丁编银六钱二分,该银一百一十二两八钱四分。
中丁一百五十六丁,每丁编银四钱八分,该银七十四两八钱八分。
下丁一百四十一丁,每丁编银二钱八分,该银三十九两四钱八分。
以上军丁共银二百二十七两二钱。
原额舍丁并,康熙三十五年编审新增共四百六十六丁,内
上丁一百七十一丁,每丁编银六钱二分,该银一百六两二分。
中丁一百七十丁,每丁编银四钱八分,该银八十一两六钱。
下丁一百二十五丁,每丁编银二钱八分,该银三十五两。
以上舍丁共银二百二十二两六钱二分,以上军舍人丁共九百四十五丁,各编不等,该额徵银四百四十九两八钱二分。

蒙化府田赋考

《府志》原额民地一千四百六顷五十九亩二分三釐九毫六丝九忽,内除
荒芜上中下三则地一百八十四顷四十四亩二釐九毫六丝九忽八微一渺四漠,俟陆续开垦,照题定新例,按年先后增入起科外,康熙三十二年,分开垦民赋久荒下则地七十五亩五分五釐五毫二丝三忽九微六纤四尘二渺六漠,自三十八年,照本府民地下则,每亩减半,科税六合一勺五抄五粒,该税四斗六升五合四抄二撮五圭,每斗合编条编银五分二釐五毫一丝八忽八微,该
条编银二钱四分四釐二毫三丝四忽七微四纤四渺九漠,纳过三年,俟康熙四十一年,再归下则起科,每亩科税一升二合三勺一抄,该税九斗三升八抄五撮,该
条编银四钱八分八釐四毫六丝九忽四微八纤九渺八漠徵收。
实在成熟民地一千二百二十一顷三十九亩六分五釐四毫七丝五忽二微三纤六尘六渺,内
上则地二百六十七顷一十一亩七分一釐五毫三丝,每亩科税一升八合六勺九抄七撮,该税四百九十九石四斗二升八合九勺四抄九圭六粒四颗一粟。
中则地一百三十一顷一十二亩五分四釐,每亩科税一升五合五勺,该税二百三石二斗四升四合三勺七抄。
下则地八百二十三顷一十五亩三分九釐九毫四丝五忽二微三纤五尘六渺,每亩科税一升二合三勺一抄,该税一千一十三石三斗二合五勺六抄七撮三圭五粒八颗五粟。
三则实徵税本折麦一千七百一十五石九斗七升五合八勺七抄八撮二圭二粒二颗六粟。原额民田一千一百七十九顷九亩四分五釐三丝五忽八微五纤六尘,内
荒芜上中下三则田一百八十八顷二十七亩八分三釐四毫四丝五忽八微七纤三尘一渺五漠,俟陆续开垦,照题定新例,按年先后增入起科外,康熙三十二年,分开垦民赋,久荒中则田三顷五亩一釐五丝三忽二微六纤三尘一渺五漠,自康熙三十八年,照本府民田下则,每亩减半,科粮九合三勺五抄,该粮二石八斗五升一合八勺四抄八撮四圭八粒一粟,每石合编条编银五钱二分五釐一毫八丝八忽,该
条编银一两四钱九分七釐七毫五丝六忽五微九纤九尘五渺七漠,纳过三年,俟康熙四十一年,再归中则起科,每亩科粮三升三合九勺五抄该粮一石二斗四升四合一圭五粒,该条编银三两八钱四釐四毫六丝一忽九微五纤七渺八漠徵收。
实在成熟民田九百八十七顷七十六亩六分五毫三丝六忽七微一纤九尘七渺,内
上则田三百五十一顷六十七亩六分四釐五毫五丝二忽五微,每亩科粮二升八合七勺五抄,该粮一千一十一石六升九合八勺八撮八圭四粒三颗八粟。
中则田五百二顷四十七亩八分三釐七毫六丝九忽六微八纤三尘七渺,每亩科粮二升三合七勺五抄,该粮一千一百九十三石三斗八升六合一勺四抄五撮三圭九粒九颗九粟。下则田一百三十三顷六十一亩一分二釐二毫一丝四忽五微三纤六尘,每亩科粮一升八合七勺,该粮二百四十九石八斗五升二合九勺八抄四撮一圭一粒八颗二粟。
三则实徵秋粮本折米二千四百五十四石三斗八合九勺三抄八撮二圭六粒一颗九粟。以上民赋税粮麦米,共四千一百七十石二斗八升四合八勺一抄六撮四圭八粒四颗五粟,每石合徵条编银五钱二分五釐一毫八丝八忽,该
实徵条编银二千一百九十两一钱八分三釐五毫四丝二忽一微九纤九尘八渺六漠。又原额沐庄地二顷三十亩二分七釐二毫八丝,内荒芜上则地二亩九分九釐五毫八丝未经开垦。
实在沐庄成熟上则地二顷二十七亩二分七釐七毫,每亩照民例,科税一升八合六勺九撮七粒,该折色夏税麦四石二斗四升九合三勺九抄八撮六粒九颗。
又原额沐庄田三顷七十一亩一釐四毫七丝,内
荒芜上则田一顷五十四亩四分七釐八毫七丝未经开垦。
实在沐庄成熟上则田二顷一十六亩五分三釐六毫,每亩照民例,科粮二升八合七勺五抄,该秋粮折色米六石二斗二升五合四勺一抄,以上沐庄税粮折色麦米,共十石四斗七升四合八勺八撮六粒九颗,每石照民例起科,合徵条银五钱二分五釐一毫八丝八忽,该
实徵条编银五两五钱一釐二毫四丝五忽五微一渺四漠。
附徵蒙化卫屯赋,原额屯地一百顷六亩二分二釐六毫二丝四忽,内除
荒芜屯地四十二顷九亩三分一釐一毫一丝,除陆续开垦,照题定事例即照蒙化府民赋则例,分别年、分减让科徵外。康熙三十年,分开垦久荒屯地三顷六十二亩四分,自康熙三十六年起科,照蒙化府民田下则,每亩科税一升二合三勺一抄,该夏税折色六钱,麦四石四斗六升一合一勺四抄四撮,每石合编条编银五钱二分五釐一毫八丝八忽,该
条编银二两三钱四分二釐九毫三丝九忽二微九纤五尘七漠,纳过五年,俟康熙四十一年,再照本府民田上则起科,每亩科税一升八合六勺九抄七撮,该夏税折色六钱,麦六石七斗七升五合七勺九抄二撮八圭,该
条编银三两五钱五分八釐五毫六丝五忽六纤九尘五漠徵收。
康熙三十一年,分开垦久荒屯地八十六亩六分七釐七毫七丝,自康熙三十七年起科,照蒙化府民地下则,每亩科税一升二合三勺一抄,该夏税折色六钱,麦一石六升六合二撮四圭八粒七颗,每石合编条编银五钱二分五釐一毫八丝八忽,该
条编银五钱六分三毫七丝六忽九微二尘一渺四漠,纳过五年,俟康熙四十二年,再照本府民地上则起科,每亩科税一升八合六勺九抄七撮,该夏税折色六钱,麦一石六斗二升六合一抄二撮九圭五粒六颗九粟,该
条编银八钱五分一釐一毫二丝六忽四微七纤七尘六渺一漠徵收。
康熙三十二年,分开垦久荒屯地一顷六十八亩一分八釐八毫六丝七忽,内
上则地五十六亩九分九釐八毫,自康熙三十八年起科,照蒙化府民地下则,每亩科税一升
二合三勺一抄,该夏税折色六钱,麦七斗一合六勺四抄五撮三圭八粒,每斗合编条编银五分二釐五毫一丝八忽八微,该
条编银三钱六分八釐四毫九丝五忽七微三纤三尘八渺三漠,纳过五年,俟康熙四十三年,再照本府民地上则起科,每亩科税一升八合六勺九抄七撮,该夏税折色六钱,麦一石六升五合六勺九抄一撮六圭六颗,该
条编银五钱五分九釐六毫八丝八忽四微四纤三尘一渺七漠。
中则地八十亩五分九釐六丝七忽,自康熙三十八年起科,照本府民地下则,每亩科税一升二合三勺一抄,该夏税折色六钱,麦九斗九升二合七抄一撮一圭四粒七颗七粟,每斗合编条编银五分二釐五毫一丝八忽八微,该条编银五钱二分一釐二丝三忽八微六纤一尘九渺三漠,纳过五年,俟康熙四十三年,再照本府民地中则起科,每亩科税一升五合五勺,该夏税折色六钱,麦一石二斗四升九合一勺五抄五撮三圭八粒五颗,该
条编银六钱五分六釐四丝一忽四微一纤八尘三渺四漠。
下则地三十亩六分,自康熙三十八年起科,照本府民地下则,每亩减半,科税六合一勺五抄五撮,该夏税折色六钱,麦一斗八升八合三勺四抄四撮,每斗合编条编银五分二釐五毫一丝八忽八微,该
条编银九分八釐九毫一丝五忽四微八纤三尘四渺八漠,纳过三年,俟康熙四十一年,再照本府民地下则起科,每亩科税一升二合三勺一抄,该夏税折色六钱,麦三斗七升六合六勺八抄六撮,该
条编银一钱九分七釐八毫三丝九微六纤六尘九渺七漠徵收。
康熙三十五年,分开垦久荒屯地七十一亩三分二釐九毫,照河阳县民地上则,每亩科税五升九合二勺一抄,该夏税本色麦四石二斗二升三合三勺九抄九粒,遵照开垦定例,自康熙四十一年起科,照蒙化府民地下则,每亩科税一升二合三勺一抄,该夏税折色六钱,麦八斗七升八合五抄九撮九圭九粒,每石合编条编银五分二釐五毫一丝八忽八微,该
条编银四钱六分一釐一毫四丝六忽五微七纤三漠,纳过五年,俟康熙四十六年,再照蒙化府民地上则起科,每亩科税一升八合六勺九抄七撮,该夏税折色六钱,麦一石三斗三升三合六勺三抄八撮三圭一粒三颗,该
条编银七钱四毫一丝八微三纤八尘三渺三漠徵收。
康熙三十六年,分开垦久荒屯地二十九亩,照河阳县民地上则,每亩科税五升九合二勺一抄,该夏税本色麦一石七斗一升七合九抄,遵照开垦定例,自康熙四十二年起科,照蒙化府民地下则,每亩科税一升二合三勺一抄,该夏税折色六钱,麦三斗五升六合九勺九抄,每斗合编条编银五分二釐五毫一丝八忽八微,该条编银一钱八分七釐四毫八丝六忽八微六纤四尘一渺二漠,纳过五年,俟康熙四十七年,再照蒙化府民地上则起科,每亩科税一升八合六勺九抄七撮,该夏税折色六钱,麦五斗四升二合二勺一抄三撮,该
条编银二钱八分四釐七毫六丝三忽七微六纤一尘五漠徵收。
实在成熟屯地五十顷七十九亩三分一釐九毫七丝七忽,内
仍照旧额徵收成熟屯地一十六顷五十七亩七分七釐一毫三丝二忽,该
实徵夏税本色麦一十三石二斗五合七勺五抄,折色麦四百石七斗三升六合二勺六抄,各折不等。
实徵折色银九十五两二钱五分一釐五忽,改照河阳县民地上则,科徵成熟屯地三十四顷二十一亩五分四釐八毫四丝五忽,每亩科税五升九合二勺一抄,该
实徵夏税本色麦二百二石五斗八升九合八勺八抄三撮七圭二粒四颗五粟,照河阳县例,每石合编条编银六钱三分九釐五毫八丝三忽,该
实徵条编银一百二十九两五钱七分三釐四丝五忽六微二尘一渺七漠。
原额荍粮地七顷四十八亩三分三釐二毫,内

荒芜荍粮地四顷五十六亩七分三釐二毫,俟陆续开垦,照题定事例,即照蒙化府民赋则例,分别年、分减让增入起科外,
成熟照旧徵荍地二顷九十一亩六分,该实徵折色荍四十三石七斗四升,各折不等,该折色银十两七钱三分一釐五毫。
原额屯田二百七十五顷六十二亩二分一釐四毫三丝六忽,内除
荒芜屯田一百三十五顷九十七亩三分七釐六毫三忽,除陆续开垦,照题定事例,即照蒙化府民赋则例分别年、分减让科徵外,
康熙三十年,分开垦屯田三顷四十亩七分自康熙三十六年,照蒙化府民赋下则田起科,每亩科粮一升八合七勺,该秋粮折色七钱米六石三斗七升一合九抄,每石合编条编银五钱二分五釐一毫八丝八忽,该
条编银三两三钱四分六釐二丝一纤四尘九渺三漠,纳过五年,俟康熙四十一年,再照本府民田上则起科,每亩科粮二升八合七勺五抄,该秋粮折色七钱,米九石七斗九升五合一勺二抄五撮,该
条编银五两一钱四分四釐二毫八丝二忽一微八尘五渺徵收。
康熙三十一年,分开垦久荒屯田三顷四十四亩五釐,自康熙三十七年,照蒙化府民田下则起科,每亩科粮一升八合七勺,该秋粮折色七钱,米六石五升九合七勺三抄五撮,每石合编条编银五钱二分五釐一毫八丝八忽,该条编银三两一钱八分二釐五毫一微五尘一渺八漠,纳过五年,俟康熙四十二年,再照本府民田上则起科,每亩科粮二升八合七勺五抄,该秋粮折色七钱,米九石三斗一升六合四勺三抄七撮五圭,该
条编银四两八钱九分二釐八毫八丝一忽一微七纤七尘七渺五漠徵收。
康熙三十二年,分开垦久荒屯田四顷二十亩六分九釐,内
上则田三顷三十四亩九分九釐,自康熙三十八年起科,照蒙化府民田下则,每亩科粮一升八合七勺,该秋粮折色七钱,米六石二斗六升四合三勺一抄三撮,每石合编条编银五钱二分五釐一毫八丝八忽,该
条编银三两二钱八分九釐九毫四丝二忽一纤五尘八渺四漠,纳过五年,俟康熙四十三年,再照本府民田上则起科,每亩科粮二升八合七勺五抄,该秋粮折色七钱,米九石六斗三升九勺六抄二撮五圭,该
条编银五两五分一釐六丝五忽九微三纤三尘四渺五漠。
中则田七十亩七分,自康熙三十八年起科,照蒙化府民田下则每亩科粮一升八合七勺,该秋粮折色七钱,米一石三斗二升二合九抄,每石合编条编银五钱二分五釐一毫八丝八忽,该
条编银六钱九分四釐三毫四丝五忽八微二尘九渺二漠,纳过五年,俟康熙四十三年,再照蒙化府民田中则起科,每亩科粮二升三合七勺五抄,该秋粮折色七钱,米一石六斗七升九合一勺二抄五撮,该条编银八钱八分一釐八毫五丝六忽三微五渺。
下则田一十五亩,自康熙三十八年起科,照蒙化府民田下则,每亩减半,科粮九合三勺五抄,该秋粮折色七钱,米一石一斗四升二勺五抄,每斗合编条编银五分二釐五毫一丝八忽八微,该
条编银七分三釐六毫五丝七忽六微一纤七尘,纳过三年,俟康熙四十一年,再照本府民田下则起科,每亩科粮一升八合七勺,该秋粮折色七钱,米二斗八升五勺,该
条编银一钱四分七釐三毫一丝五忽二微三纤四尘徵收。
康熙三十五年,开垦久荒屯田二顷七十九亩二分九釐,照河阳县上则,每亩科粮八升一合八勺三抄,该秋粮本色米二十二石八斗五升四合三勺七圭,遵照开垦定例,自康熙四十一年起科,照蒙化府民田下则,每亩科粮一斗八合七勺,该秋粮折色七钱,米五石二斗二升二合七勺二抄三撮,每石合编条编银五钱二分五釐一毫八丝八忽,该
条编银二两七钱四分二釐九毫一丝一忽四
微四纤六尘九渺二漠,纳过五年,俟康熙四十六年,再照蒙化府民田上则起科,每亩科粮二升八合七勺五抄,该秋粮折色七钱,米八石二升九合五勺八抄七撮五圭,该
条编银四两二钱一分七釐四丝二忽九微九纤九尘九渺五漠徵收。
康熙三十六年,分开垦久荒屯田一顷一十一亩三分,照河阳县上则,每亩科粮八升一合八勺三抄,该秋粮本色米九石一斗七合六勺七抄九撮,遵照开垦定例,自康熙四十二年起科,照蒙化府民田下则,每亩科粮一升八合七勺,该秋粮折色七钱米二石八升一合三勺一抄,每石合编条编银五钱二分五釐一毫八丝八忽,该
条编银一两九分三釐七丝九忽三纤六尘二渺八漠,纳过五年,俟康熙四十七年,再照蒙化府民田上则起科,每亩科粮二升八合七勺五抄,该秋粮折色七钱米三石一斗九升九合八勺七抄五撮,该
条编银一两六钱八分五毫三丝五忽九微五纤一尘五渺徵收。
实在成熟屯田一百二十五顷九十五亩八毫三丝三忽,内
仍照旧额徵收成熟屯田二十一顷八亩四分五釐五毫,该
实徵秋粮本色米六石四斗九升四合四勺,折色米九百二十五石二斗四升六合三勺一抄,各折不等,实该折色银一百九十八两六分六釐一丝五忽五微。
改照河阳县民田上则,科徵成熟屯田一百四顷八十六亩五分五釐三毫三丝三忽,每亩科粮八升一合八勺三抄,该
实徵秋粮本色米八百五十八石一斗一升四合六勺五抄八撮九圭九粒三颗九粟,照河阳县例,每石合编条编银六钱三分九釐五毫八丝三忽,该
实徵条编银五百四十八两八钱三分五釐五毫四丝七忽九微四纤三尘三渺。
原额官田七十一顷五十七亩,内除
荒芜官田三十顷三十七亩九分八釐,除陆续开垦,照题定事例,即照蒙化府民赋则例,分别年、分减让科徵外。
康熙三十六年,分开垦久荒官田四十三亩五分,照河阳县民田上则,每亩科粮八升一合八勺三抄,该秋粮本色米三石五斗五升九合六勺五撮,遵照开垦定例,自康熙四十二年起科,照蒙化府民田下则,每亩科粮一升八合七勺,该秋粮折色七钱,米八斗一升三合四勺五抄,每斗合编条编银五分二釐五毫一丝八忽八微,该
条编银四钱二分七釐二毫一丝四忽一微七纤八尘六渺,纳过五年,俟康熙四十七年,再照蒙化府民田上则起科,每亩科粮二升八合七勺五抄,该秋粮折色七钱,米一石二斗五升六勺二抄五撮,该
条编银六钱五分六釐八毫一丝三忽二微四纤二尘五渺徵收。
成熟官田四十顷七十五亩五分二釐,今改照河阳县民田上则,每亩科粮八升一合八勺三抄,该
实徵秋粮本色米三百三十三石四斗九升九合八勺一撮六圭,照河阳县例,每石合编条编银六钱三分九釐五毫八丝三忽,该
实徵条编银二百一十三两三钱八毫三忽六微六尘七渺三漠。
原额公田六顷二十四亩七分四釐,内除荒芜公田五顷二十二亩五分五釐,陆续开垦,照题定事例,即照蒙化府民赋则例,分别年、分减让增入起科外,
成熟公田一顷二亩一分九釐,今照河阳县民田上则,每亩科谷八斗一合八勺三抄,该实徵秋粮本色谷八石三斗六升二合二勺七撮七圭,照河阳县例,每谷一石比米半科,条编银三钱一分九釐七毫八丝一忽五微,该实徵条编银二两六钱七分四釐一毫六丝二忽九微四纤三尘六渺九漠。
原额马料田一十六顷七十四亩四分,内除荒芜马料田七顷三十六亩一分九釐六毫,除陆续开垦,照题定事例,即照蒙化府民赋则例,分别年、分减让科徵外,
康熙三十年,分开垦久荒马料田七十一亩,自
康熙三十六年,照蒙化府民田下则起科,每亩科粮一升八合七勺,该秋粮折色七钱,米一石三斗二升七合七勺,每石合编条编银五钱二分五釐一毫八丝八忽,该
条编银六钱九分七釐二毫九丝二忽一微七尘六渺,纳过五年,俟康熙四十一年,再照本府民田中则起科,每亩科粮二升三合七勺五抄,该秋粮折色七钱,米一石六斗八升六合二勺五抄,该
条编银八钱八分五釐五毫九丝八忽二微六纤五尘。
康熙三十一年,分开垦久荒马料田二十一亩六釐一毫,自康熙三十七年,照蒙化府民田下则起科,每亩科粮一升八合七勺,该秋粮折色七钱,米三斗九升三合八勺四抄七圭,每斗合编条编银五分二釐五毫一丝八忽八微,该条编银二钱六釐八毫四丝四微九尘五渺五漠,纳过五年,俟康熙四十二年,再照本府民田中则起科,每亩科粮二升三合七勺五抄,该秋粮折色七钱,米五斗一勺九抄八撮七圭五粒。该
条编银二钱六分二釐六毫九丝八忽三微八纤一尘一渺二漠。
康熙三十二年,分开垦久荒马料田二十九亩二分九毫,内
中则田一十七亩五分九釐二毫,自康熙三十八年起科,照蒙化府民田下则,每亩科粮一升八合七勺,该秋粮折色七钱,米三斗二升八合九勺七抄四圭,每斗合编条编银五分二釐五毫一丝八忽八微,该条编银一钱七分二釐七毫七丝一忽三微六尘四渺四漠,纳过五年,俟康熙四十三年,再照蒙化府民田中则起科,每亩科粮二升三合七勺五抄,该秋粮折色七钱,米四斗一升七合八勺一抄,该
条编银二钱一分九釐四毫二丝八忽七微九纤八尘二渺八漠。
下则田一十一亩五分一釐七毫,自康熙三十八年起科,照蒙化府民田下则,每亩减半,科粮九合三勺五抄,该秋粮折色七钱米一斗七合六勺八抄三撮九圭五粒,每斗合编条编银五分二釐五毫一丝八忽八微,该
条编银五分六釐五毫五丝四忽三微一纤八尘三渺三漠,纳过三年,俟康熙四十一年,再照本府民田下则起科,每亩科粮一升八合七勺,该秋粮折色七钱,米二斗一升五合三勺六抄七撮九圭,该
条编银一钱一分三釐一毫八忽六微三纤六尘六渺七漠。
康熙三十五年,分开垦久荒马料田二十八亩一分八釐四毫,照河阳县民田上则,每亩科谷八升一合八勺三抄,该秋粮本色谷二石三斗六合二勺九抄六撮七圭二粒,遵照开垦定例,自康熙四十一年起科,照蒙化府民田下则,每亩科粮一升八合七勺,该秋粮折色七钱,米五斗二升七合四抄八圭,每斗合编条编银五分二釐五毫一丝八忽八微,该
条编银二钱七分六釐七毫九丝五忽五微三尘六渺七漠,纳过五年,俟康熙四十六年,再照蒙化府民田上则起科,每亩科粮二升八合七勺五抄,该秋粮折色七钱,米八斗一升二勺九抄,该
条编银四钱二分五釐五毫五丝四忽五微八纤四尘五渺二漠徵收。
康熙三十六年,分开垦久荒马料田一十七亩,照河阳县民田上则,每亩科谷八升一合八勺三抄,该秋粮本色谷一石三斗九升一合一勺一抄,遵照开垦定例,自康熙四十二年起科,照蒙化府民田下则,每亩科粮一升八合七勺,该秋粮折色七钱,米三斗一升七合九勺,每斗合编条编银五分二釐五毫一丝八忽八微,该条编银一钱六分六釐九毫五丝七忽二微六纤五尘二渺,纳过五年,俟康熙五十七年,再照蒙化府民田上则起科,每亩科粮二升八合七勺五抄,该秋粮折色七钱,米四斗八升八合七勺五抄,该
条编银二钱五分六釐六毫八丝五忽六微三纤五尘徵收。
成熟马料田七顷七十一亩八分五釐,今照河阳县民田上则,每亩科谷八升一合八勺,该实徵秋粮本色谷六十三石一斗六升四勺八抄五撮五圭,照河阳县例,每谷一石比米半科,
条编银三钱一分九釐七毫九丝一忽五微,该实徵条编银二十两一钱九分八釐一毫八丝六忽三微九纤八尘七渺七漠。
以上照河阳县科徵,并仍照旧额徵收,共该实徵夏税本色二斛一石麦二百一十五石七斗九升五合六勺三抄三撮七圭二粒四颗五粟,每石带耗三升,该耗麦六石四斗七升三合八勺六抄九撮一粒一颗七粟,正耗共麦二百二十二石二斗六升九合五勺二撮七圭三粒六颗二粟。
实徵秋粮本色二斛一石米一千一百九十八石一斗八合八勺六抄五圭九粒三颗九粟,每石带耗三升,该耗米三十五石九斗四升三合二勺六抄五撮八圭一粒七颗八粟,正耗共米一千二百三十四石五升二合一勺二抄六撮四圭一粒一颗七粟。
实徵本色二斛一石谷七十一石五斗二升二合六勺九抄三撮二圭,每石带耗三升,该耗谷二石一斗四升五合六勺八抄七圭九粒六颗,正耗共谷七十三石六斗六升八合三勺七抄三撮九圭九粒六颗。
实徵条编,并仍徵折色共银一千二百一十八两六钱三分二釐二毫六丝六忽九微九纤四尘六渺六漠。
课程
除悬额无徵外,
额徵商税银九十二两三钱九分四釐,遇闰加银七两六钱九分九釐五毫。
额徵门摊酒课银一十四两八钱,遇闰加银一两二钱三分三釐三毫。
额徵牛马猪羊课银一十六两六钱一分,遇闰加银一两三钱八分三釐一毫六丝,
额徵果园课银一两三钱五分八釐,
额徵街子市卖猪羊、皮张、油盐课程银十五两六钱一分。
额徵棉花课银二十七两一钱九分六釐。以上共原额商税等款共银一百六十七两九钱六分八釐,遇闰加银十两三钱一分五釐九毫六丝。
额徵解棉花牙帖课银一百二十两,
额徵铁课银一十四两,遇闰加徵银一两六钱六分六釐六毫,
额徵公郎江课银四两九钱六分八釐。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千五百八卷目录

 蒙化府部汇考二
  蒙化府风俗考
  蒙化府祠庙考〈寺观附〉
  蒙化府驿递考
  蒙化府兵制考
  蒙化府物产考
  蒙化府古迹考〈陵墓附〉
  蒙化府土司考
 蒙化府部艺文一
  元珠观记        明张志淳
  蒙化府志序        朱光霁
  星回节胜赋         官直
  锦溪桥赋          朱衡
 蒙化府部艺文二〈诗〉
  渡兰沧歌          阙名
  天威径          唐高骈
  中秋寓蒙冷泉庵      明杨慎
  蒙城课士         姚大英
  石门山行         李元阳
  兰沧桥          张佳印
  自漾备趋金齿        前人
  沧江怀古         马继龙
  秋游元珠观         梁佐
  晚归太极山房       左文彖
  漾备道中          童轩
  题元珠观         黄东山
  龙池秋月          童昱
  金齿道中          前人
  伏虎寺          雷应龙
  石门           邓原岳
  元珠观即事        郭廷圭
  前题           左文臣
  小哨山溪见梅        前人

职方典第一千五百八卷

蒙化府部汇考二

蒙化府风俗考

    《通志》《府志》合载士人冠婚皆用家礼,民间相尚以朴质,饮食服用视列郡为俭。
敦朴恬雅,土风醇厚,绝无浮誇。
人民朴实,易治无悍,
士安诵读,乡鄙轻薄。
蒙化川原夷坦,山谷幽深,气暖风和,民醇士朴,男安耕读而惮经商,女乐织纺而薄脂粉,语言质实,不事浮誇,服食淡泊,不趋侈靡,乡党勉于忠厚,士夫耻尚奔竞,凡婚丧燕祭,一准乎礼俗,称和易焉。近因流寓者,日竞骄奢习染者,亦从而傲荡,则又不可不防其微杜其渐,其岁时,伏腊享祀馈遗之节大略同于通省,惟沿段蒙,馀习崇释信道,颇甚于他郡,其山谷群彝,男妇以青布蒙首,体掩羊皮,而城市汉人亦多效之,此盖不善变者也。

蒙化府祠庙考

        《府志》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府城东。
社稷坛 在府城北。
郡厉坛 在府城东北。
城隍庙 在府城西门内。
旗纛庙 在府城外。
关帝庙 在城内太平街。
八蜡祠 在明志书院内。
武侯祠 在明志书院内。
武安王庙 在府城西。
龙王庙 在东山麓锦溪上流。
真武庙 在府城西。
元坛庙 在府城西南。
三官庙 在府城西。
东岳庙 在府城东门外。
土主庙 在府城东三里。

寺观附

等觉寺 在府东南隅,蒙氏所建,明永乐间重修。内有毗卢阁、轮藏殿、观音殿、燃灯殿、习仪之所。
圆觉寺 在府城东山七里,明成化间重修。拱城寺 在城南三里。
伏虎寺 在府治东南庄里,蒙氏时建,世传西僧俱卢称等驱二虎拽木刱建。
慧明寺 在郡北三十里,旁有玉皇阁。
云隐寺 在巃图山。胜光寺 在郡西五印山。
竹扫寺 在府城东南七十里,居万峰中,竹韵松涛,清幽绝俗。
延真观 在郡东三里,知县李奇英建,康熙十年修。
悬珠观 在府城东五里,创自蒙诏,明成化间拓建,为近城诸刹之冠,殿前有观音井,病者饮之即愈,按《明一统志》:前有莲池、构亭,其上以为游赏之所。
元真观 在府城东北隅。
清微观 在郡南巍宝山。
冷泉庵 在等觉寺外。
永寿庵 在文昌宫左。
慈云庵 在府内东南隅。
云壑庵 在云隐寺右二里许。
万松庵 在甸头巡检司上,郡绅陈于宸建。马神庙 在东门内。
十王殿 在岳庙右,郡人朱鸣时建。
萧公祠 在城外东北隅,江右客民建。
祈丰寺 旧系左氏宅,营将陶英改建。
太平寺 在童家厂上,即童氏所建,上有茶花奇艳,为合郡之魁。
降龙寺 为蒙氏之遗,今己圮,山麓新建有苏家寺。
华严寺 在南庄下。
孔雀寺 在左三村。
云净寺 在南厂上。
龙护寺 在西山尽处,内有龙池,相传常有龙见,故名。
圆融寺 在郡北巡检司村,今圮。
低坡寺 在竹扫寺下,松杉环绕,幽静宜人。祗林寺 在五印山之左。
普陀寺 在五印山之北,郡人柳氏建。
玉峰寺 在西窑左下,有三元宫。
玉泉寺 在公郎巡检司,今圮,康熙二十二年,客民顾永昌重建。
二真观 郡绅张烈文建。
真君观 江右客民建。
三清观 在西纸房。
听月庵 在圆觉寺之左,僧云从建。
正觉庵 在南门外,郡人李姓建。
法云庵 在府城东北,今废。
弥陀庵 在永寿庵左。
三教庵 在冷泉庵右。
净莲庵 郡人宣氏宅改建。
西竺庵 在西门内,渐圮,今郡人陈鞠等增建。回龙庵 镇将刘称修。
月波庵 在河上湾。
是何庵 姚氏建,郡人陈佐才重修。
净度庵 在燕子窝上。
三圣庵 在甸北。
翠涛庵 在鼠街。
慕劬庵 在郡南二十里,郡人范悦母殁庐,于墓侧旋建斯庵,故名慕劬。
观音阁 在封川桥南。
准提阁 即拱城山。
古皇宫 即药王庙,在府治东北隅,同知杨天眷暨郡人梁朝柄鼎建,殿宇宏敞,庖湢僧寮,咸备有梁朝柄医约勒于碑。
朝阳洞 在清霞观后五里许,康熙十六年间建。
龙华院 在元珠观之左,明永乐间,郡人范祺登山览胜时,有白鹦鹉示现,集于林间,掘地得紫金观音,僧爰建院焉,祺兄威远将军福置常住,器用以佐厥成,年深渐圮,后裔范悦重修。文昌宫 在城内东隅,卫挥使杨浚建代有增修。康熙九年,同知张善化,将守道署旧址给帖拨为本宫香火宫,后有郡绅陈迪吉,送入阁楼一座,郡人宣廷式,捐资改建桂香阁。
魁星宫 在文昌宫左,久毁,康熙五年,郡人王明汲、陈明霈、梁朝柄、张锦蕴、孙缙等募建增修。金甲殿 在文昌宫右,康熙二十四年,郡人梁朝柄、张锦蕴、梁藻、徐丕扬、范逢源等募建地,系段润所送。

蒙化府驿递考

        《府志》
开南驿 在城外,今裁。
漾备驿 今裁。
漾备堡 去城百馀里,昆明永昌之大道,旧系漾备驿,设有土流驿、丞官吏,今裁驿归堡,原设堡夫六十七名,内逃亡故绝三十名,止存三十七名,又各里站马十匹,每马编夫三名,共三十名,通共六十七名,有冷饭田,今往来拨应俱漾备巡检司带管。
在城铺   甸中铺   甸头铺
合江铺   三台巅铺  石佛哨铺鸡邑铺   罗求场铺  中火铺
公郎铺   备溪江铺  瓦房哨铺驿前铺 以上各铺共设铺役二十九名,每名年该给工食银三两六钱。

蒙化府兵制考

        《通志》
皇清复滇兵制
楚姚蒙景镇,总兵官,康熙二十年,改永北镇,为今镇驻楚雄府。
中左右游击三员  守备三员
千总六员     把总十二员
马战兵二百四十名 步战兵九百六十名守兵一千二百名

蒙化府物产考

        《通志》谷属
御麦 穗长而粒大,面微黄。红须麦 有五色,须长,花开于顶,子结于干,五六月方熟。
花谷    落子    矮老
黑毛    麻绵    老鸦翎
背子    糯谷    香糯
背子糯   黄糯    矮老糯
蚕豆 形类蚕,又名南豆,花开面向南也。黄黍 穗垂如尾。
粟 黄白二种。
高粱 茎甚长,有黄白二种。
芦粟 类高粱而矮。
稗 米稗、长芒二种。
马豆 子小不可食,其苗即苜蓿。
蔬属
木耳 各山皆有。
 又名蚁㙡。姜 紫者为上,出漾濞。
萝菔 色白者不一种,四时皆有,惟冬月者甚大,又红黄二种惟冬春有之。
果属
桃 大小数种,而黄者为最佳。
栗  出漾濞。
丁香柿 即软枣。
无花果 不花而寔,结于枝叶之交,乾者可治喉痹,滇略名曰古度。
锁梅 黄黑二种,黑者即覆盆子。
香橼 有二年者更香美。
花属
兰 四季皆有,春兰、朱兰、百日虎头兰、玉兰、莲瓣兰、各类不一,惟春冬者最香,又有鱼子兰、珍珠兰。
鸡爪花 类素馨,香微逊之。
刺牡丹 又名海榴红。
莲 有红、白、锦边三种。
葵 五色俱全,千叶者佳。
龙爪 红、黄、白、三种。
素馨 蔓生,花白而香堪,结架为花棚,一名那悉茗,陆贾为之记,女人以丝贯盘于髻,南诏,以为宫人之饰。
铁线牡丹 有二种。
秋海棠 有三种。
丁香 有白、紫二种。
美人蕉 即珊瑚花。
菊 有二十馀种。
报春 即金梅花。
芭蕉 有二种。
桃 有碧桃、迎春绛桃、二红芙蓉醉仙俏桃、波斯桃各种。
山茶 旧传有七十二种,今惟止数种而已。杜鹃 亦有五色数种。
海棠 有垂丝桃、叶铁脚各种。
山枇杷 花如莲,九瓣,而香与安宁曹溪寺之优昙花同类。
石榴 大红、粉红二种。
木槿 紫、白二种。
刺桐 俗名鹦哥花。
桂 有丹、黄、白三种,花大者曰金桂,结子。蜡梅 有尖瓣、磬口二种。
粉团 红、黄、白三种,白者香甚。
玉堂春 花白蕊红。
草属
火草 能取火。
鬼箭草 茅之属。
木属
楷 俗名黄练。
栗 有黄、白、刺三种。
药属
防风 有杏叶、竹叶二种。
蓖麻子 有光、刺二种。
紫石英 出沧浪江岸。
石扁豆 出山涧。
沙沟 大仅如指同滇之金线。
土人参 一名西参。
石黄    红花    酥酒
货属
自然铜
铁 出西山百里外,一本而分,刚柔二种,因炭远峒深,采取甚难。

蒙化府古迹考

        《通志》
铁柱 在郡东箐口北一里许,高七尺五寸,径二尺八寸,诸葛亮南征时铸,上有建极十三年壬辰四月庚午朔十有四日癸丑铸十九字,按建极,乃南诏酋龙僭号,恐年久剥落,当时添补之也。
石箭 在兰沧江巡检司北二里许,有石长七尺,径二尺,上锐如镞,下圆如干,相传武侯之遗。盟石 在府北二十里,张乐进求让国,细奴逻逻祝曰我当得国剑砍入石,剑果入石三寸,今石上犹有剑痕。
蒙舍城址 在府北,即古城村也,张氏让国后,细奴逻筑此城以居。
图城 在府北云隐寺塔边,尚有所遗石柱,细奴逻后徙居于此。
贝忙山后城 有十六门,亦如太和城,巃图之制不能及也。
甸尾石人 在城南五里,阳江之西,相传蒙氏时,赞陀啒哆尊者埋五百土工于其下,上建寺镇之,今寺址尚存,每阴雨,其下石人隐隐行动,如欲逐人,居民恶之,击断其手足,更以土坑埋之,其祟始息。
棋盘石
天耳石 天耳山有大石,色赤,状如耳,相传郡中计事甚密,山中人便觉。
蒙氏寨 在盟石上五里许,孤高陡峻,旁无支干,后挖三壕,皆深丈许,今上犹有瓦涧礌石之类。
金牛山寨 亦蒙氏屯营之所,遗址尚存。系马桩 在城北三里许,有石桩屹立路左,相传,蜀汉前将军关兴系马于此。
挖钟冲 在城南十里,相传,谯楼之钟为龙所吸至此,闻其鍧然之声,愈挖愈下,究不可得。温泉 在封川山麓,蒙诏汤池也。相传,细奴逻母病,浴此辄愈,今郡人冬春二季,咸往浴焉。冷水塘 在城北二十里桥头村上,山涧清流涌出,坎止为池,春夏之交,左右村民携牲礼祭赛,就涧沐浴,云能去病,立夏日更盛。
白塔 在南薰桥北岸大路下,今圮,止有塔盘。相传为武侯所建,又因与文庙相对,一名文笔塔。
虫蝗塔 在虫蝗山上。
山塔 与虫蝗塔对,亦古人所建,镇地之物,今塔盘损圮过半,不治将颓矣。
蝙蝠洞 在西窑下,深一里,中多蝙蝠,外狭如巷,清泉流溢,内宽如堂,乾燥平坦,可坐百馀人,上有暗洞,旁有侧门,游者多持火炬始得入。石门 在漾濞东北,苍山之后也,丹岩翠壁,幽奇绝伦,俨一石门天然劈划,曲径纡回,旁多怪石,流览之际,令人有天台武陵之想,榆人李元阳有游石门记。

陵墓附

御史雷应龙墓 在城南鸡鸣山。
山人范寅墓 在城北天策堡,系孝子、举人范
运吉亲负土石葬父所垒。
光禄左重墓 在城南梯子坡,死王事,敕赠。太仆卿周二南墓 在城东屏风山,征闯逆死难,敕赠。
徐烈女墓 在城北教场上,本府同知陈文成,并阖郡士民公葬。

蒙化府土司考

        《通志》土知府
元时,左青罗为顺宁府同知,传至禾,为九部火头,顺宁司通事,明洪武中归顺,仍为火头,后官兵征高大惠等,逃窜禾,招谕遂降,因授知州,永乐中,左伽以兵与麓川战于大侯州,以功累升中宪大夫,临安府知府,掌州事,正统中,晋州为府,遂实授知府,沿至左近嵩死,子星海袭,

皇清平滇,星海投诚,仍授世职,子世瑞袭,
漾濞驿土官尹义,明初从征佛光寨,授驿丞今革除。

蒙化府部艺文一

《元珠观记》明·张志淳

蒙城之东山数里许,旧有元珠观,基旧之创始,无考,相传,唐之中叶,蒙氏盛强,蜀人有以黄白之术售于蒙诏者,蒙人俾即其地,设蒙化观,以为修炼之所。今之观,其遗墟也。蒙氏中微,台殿榛芜几何年矣。天朝宣德纪元,今观主王仲元之父德清,乃儒官之裔,流寓蒙中,感异人指授,得祈禳神术,蒙人长少亦咸以异人礼之,尝从靖远伯王公,建奇功,为势家所嫉,乃即观基之旁构屋数椽,星冠缁服,托迹老氏以自废,是盖儒者之用权,知德清者亦不以是少之,德清卒,葬于其山屋当东北,有神道焉。葬未几,仲元与其伯氏俱壮,指其屋曰:兹惟吾父栖神之所也,可使与彼观居混乎。仲元乃市材鸠工,谋于今太守左侯祯之祖,即古观基,构尊礼玉皇之殿,铸其像及他门廊庑舍凡观之所宜有者。豪右之家亦多义而助之,不数年间,巨细毕,举又构数屋,集郡中学老氏者居之,以奉其祀。扁曰:元珠,还其旧也。仲元故,儒家少与伯氏婚,宦族彻土之毛,其入足以自给。仲元偕其伯氏仲澄、仲明日相与优,游于厥父所构之堂,时烝时,享情与文,俱足以慰所天于九原之下矣。若观中之有事,与凡祝老氏者之营营,仲元概莫之与也,仲元读儒书、通理道,尝沾隐疾留心,轩黄岐扁之书以自燮蒙中疤瘥,有不乞灵老氏而必之,仲元以资其济者,岁常数十百人,仲元不惮劳瘁,走而全之弗以利,观旁有一原,仲元将营以自老,出观西北数百武,有封蔚然,其高可隐者是也。仲元为人,其笃于亲,亲笃于处,人大率类,此元珠之建意,固有在是乌,可以凡为老氏者例视之耶。

《蒙化府志序》朱光霁

孔子曰: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义有所措,周礼曰:惟王建国,辨方正位,体国经野,设官分职,以为民极志之原也。是故,文献不足,孔子憾乎夏殷册在人存,成周之文郁郁乎,然则好古敏求,固夫子之素志诸侯去籍轲也,如之何哉。秦火方熄,汉兴萧相,汲汲图籍,班马奋起,寿晔嗣兴,于是纪传昭乎国史,谱牒藏于家乘,词赋极其铺张,记说该乎,谚俚数千百年,秉笔者不知其几,而后世得有所考,不抵于伥伥焉者,志也,志也者,可不谓要乎匪文匪献、又孰从为志耶,吾蒙僻在金马碧鸡之外数百里,山川阻深,忆昔六诏称雄,奄有裔土,虽交趾成都,尚尔吞噬,入朝天子比之单于,金细锦袍,宠赉不一,况百蛮鸠集诸部蚁聚,何敢抗乎。是故,语蒙者不曰九隆,肇兴则曰细奴,受命泸令穹碑,颂扬功德,识者鄙之,买嗣篡蒙,赵杨继逆运移段氏,宋祖斧断华风,斩然必烈,拾取委而去之,段孽复振,分治相抗。犹之爝火仰,惟圣神功化,自有范围奇器深契鸿钧,当天兵取滇时,惟洪武十三年九月,是年,云南平,又明年,大理平,而乃留其数十万布之,各卫若所即异乎,诸葛武侯三不易之,见诸彝环而视之,犁其庭,据其穴,俛仰不一,喘如羊豕,然人知制驭,蛮彝莫过于此而不知速化之道,正在此也,是以至今百九十年,诸彝染吾华风,深山穷谷,倾耳官谈强弩利刃,甘心国法,若冰消于春池,酒融于糟丘。作之者不知其劳而化之者,莫测其机,且徙民实塞,秦汉历代往往未臻,其效霁也。尝游西北之区。昔之连城巨栅,今则靡有孑遗。而受降寥寥城于河外,万姓伤心同乎。草野未睹。今日万分之一盖前代英雄,知其一未知其他,师其迹未握其要者也。惟我圣祖聪明,一阅滇图,即谓风和气厚之地,君子道兴之所,故老相传巍乎。焕乎。岂不曰:吾滇可以奠安中国之民而丕变百蛮之习,其在兹乎。诸军虽有离忧,久乃乐土也。一时捐弃,万世藩屏也。况有大将体国世忠,处置得宜者乎。吾蒙在滇域之内譬之四体毛发尚通乎。血气吾蒙岂毛发比耶霁也。蒙人也感激渐濡之馀,斯志之不容不作也。作者每于沿革尽精载籍,遍索人文靡遗,物华毕露,然后为至,呜呼。博矣,可以泛志乎。他而不可以独志乎。吾蒙也,蒙也者,譬之身也,天下者犹夫众人也,古云:博于物而不博于身,何博之谓也,用是精思,吾蒙之所以有今日者,由我圣祖开辟之功,累世相渐之化而,用夏神术尤当载之,故未敢以军旅之事,甲胄之流置之,末简若是府卫,非异而兵农合一道也,志之巨目有四,而群目附于巨目之中:一曰建置、二曰形胜、三曰人物、四曰文字、猗欤休哉,文武并用、万世长策、忠孝大伦,斯民直道,志所以资治而治道、在于明伦,明伦也者,则又变彝之首务也,故曰:所以行之者一也。志也者可以徒作也哉,窃尝见先进西麓方伯田公辑其乡思南府志豫,斋兵宪田公序,诸首简曰:今仕者恋中朝内,郡鄙边方,一阅除书即神气沮丧,默默就列,一切自利冀朝夕,脱去为幸,何暇及民,然则思南之民固无负于郡县长吏,为郡县长吏者独忍以边方鄙思南之民乎。吾蒙较思南远更数千里,田公之言尤为深中。呜呼。斯志之不容已也,杜甫云:炎风朔雪天王地,只在忠良翊圣朝。岂独思南然哉。

《星回节胜赋》官直

时维末伏之将终,俗怀血食之旧义。氓皞皞兮乐业,居往往兮竞驰。以星之回为令,于豨之肉敷施,上祀祖祢,自庆禔祺,是以负途者没,渡河者危,朗然丽天者囊携而晦,率然应坎者敷解以卑。乌金盖世兮芳声空烈,白首冠辽兮色像徒稀,髯须主簿兮虽多未艾,长喙参军兮无鞅已而。刺心弗俟乎袁固,禳田但闻乎淳于掩,豆肩绝拥,捐目疵岂虞涂膏,以御气匪表刺人,以博嗤实乃滇云之造化,营彼鲁律之伯师千群,脱缩兮靡恤孩腹,饕餮兮罔訾,馈美蒸兮讵烦乎阳货,饲丰乳兮奚侈乎王济,牢九旨资兮弗屑,馄饨精凿兮亡胰,胡效陆母兮寸度,堪笑朔郎兮矜持,尔室我家兮瓶罄匪忌,黄童白叟兮罍耻无辞,忘具之匮匮,甘赁负而怡怡,自朝至暮兮响振阛阓,由外向内兮堕困媪姬,甘美和调于蔬茹,辛辣主宰于葫葵。解秽温中兮曰宜茈,腾香益气兮咸可蓼荽。美欲献君兮甜脆绿绮,奇而拂士兮芬苾青丝,身累百赘兮渤海长味,种分三色兮破地良锥,毛女儿兮紫赤罗带,腐婢奴兮淋水蓑衣,羊眼虎沙鹊嘴兮高架睥睨,猫头雁喙菽茨兮优殿伸思,佛婆指甲兮味殷隽永,驴驼布袋兮品丽珍奇,碧玉削玉而葫芦贯水,元发石发而粘鱼奋须,树鸡乐群兮鸡㙡鸡腔既云集矣,桑鹅寄生兮鹅炙鹅醢统而从之,诸葛纶巾兮丕具,君迁箭搭兮胥伊,文林郎兮壶居士协供寅,味甘露子兮凤轮儿共助,诸星宿摘来于王母,天地试重于钟馗,蒌骈置菂薂同归,八角千针兮千金一致,百昌五子兮五母攸宜,簪有美兮玳瑁,锦尚絅兮荔枝,鳖鲜兮介拖白练,熊掌肥兮夹翠娥,眉花馨,薝卜藙,煎茱萸,蘹香荜茇兮何楼谲谬,月若白蒻兮少室精微,兼资乱入兮松实、粟实、榛实、芰实,侈相杂侑兮土芝、水芝、玉芝、柏芝,润食将兮蒟酱,饫粪大兮蹲鸱,倍滑南越之鹿角,传滋江东之专蹄,横陈盛兮维藷及蕨,底事孑兮维名葹,胡桃遥归于西域,昌阳迩取于盆池,左右辅弼兮淮南王之糜乳,一再斟酌兮微生高之乞醯,散盐形饴兮飞飞霜雪,青黄黑白兮彩彩橙脂,蓎藙盈盈金屑,麦蓝细细琼枝,香果草果兮匀为芍药,蕤仁砂仁兮都属矩司,庶馐芒,聚百谷缕劙劳劳,勤象楠之箸坎坎,役蚌杞之匙,一卵𣻳兮两仪判,九饤呈兮万化滋,堂堂策策三十六鳞兹焉,靡以节节菫菫二十七种,此复何须葱,止择于君子菜不校于颜回,天脔炙兮自然可已,河祇脯兮亦奚以为,但恨乏兮五苑之纷纶饶淑,每怀足兮五侯之馈饷玮琦,奚啻商臣之和鼎,莫须奚妻之扊炊,时中混合兮率循君子之常道,会极调停兮髣髴上世之优,为莙蒿腾兮歆飨夫幽邈,法理周兮欢畅夫严慈,适口充肠兮室家胥庆,咀华飧和兮上下咸熙,云子白兮饱饫脾腹,金芽黄兮漱利噬,继署青州之从事,偕参乌桓之老卮,玉山颓兮陶陶酩酊,银海合兮怭怭迷离,逮夫辰延薄暮兮曜灵,匿景户排烈炬兮赤帝,张旗火城煌煌兮于郡、于邑,炎冈燄燄兮于裔、于夷,流光霞散,赫炽霓披,绛辉林木,红映鱼池,远拟爇鸡骇敌,遥瞻鹑牯还齐,諠笑兮乐充寰宇,踏歌兮响越涯湄,呜呼。何为其然兮群黎百姓永怀君主之宿德,不占有符兮循民善治景昭王者之无私,吁嗟兮六诏同风,噫嘻兮三重不违,天下大一统之盛端,可颂形于歌诗,愧予猬学抽乏鸿词。

《锦溪桥赋》朱衡

巍宝前川开南东际,有曰画桥锦溪。云逝乙卯首春,有客与余期于盘石之间,聊为花阴之集,默契川上了悟观,澜数声,款乃载咏沧浪。想曾点之舞雩,追杜甫之曲江。冠者五六,童子二三,风飘飘而吹轻服,日煦煦而映晴光,山纡色彩,波涣文章,于是鸢鱼飞跃,察于霄渊。野梅悬实而珠小,夭桃试绛而猩妍。杏吐丹萼,柳躲青烟。娇莺哈哈,冻蝶翩翩,麦遍芳洲而绿绿,莺连灌木以鲜鲜。喜山茶之概放,羡鹃蕊之欲联。过岱庙而花点,近龙祠而溪环。入圆觉而忘空色,游元珠而小洞天。花明水上以色色,水流花下以涓涓。波涛淘淘龙蛇伏焉,锦绣灿灿花木秀焉。溪流汤汤春水满焉,溪山隐隐春云透焉。有声潺潺水石激焉,有羽鹤鹤鸥眠昼焉。覆虹上下画桥横焉,绮罗往来游人逗焉。雀群五色集于丛丛,欣跃自如朝夕呜呜。不厌闻听,何必箫竽。日午风回,花香水暖。或曝背于照临,或濯手于清浅。尔乃洗爵,沿溪对景更酌。胜负罢石枰之遗局,长短联云锦之佳章。喧喧焉,嚣嚣焉,拟桃源之芳躅,醉金谷之斗浆,议论古今,笑傲天地,遍寻花芔之芬奇,尽观山川之秀丽,隐隐然蓬莱之岛,悠悠然武陵深处,虽边徼之选胜,亦中州之所慕,噫嘻,春溪之在蒙兮游于其间,得其真趣兮自适其天,吾与子题桥兮春溪之景无边,已而月皎西山,风鸣林树,载咏而归,偶成小赋,赋阕而歌曰,春水洋洋兮养就人龙,春容丽丽兮织就天工,吾与子乐兮宫锦丛中。

蒙化府部艺文二〈诗〉

《渡兰沧歌》阙名

水经注,汉明帝时,通博南山道,渡兰津,行者苦之,歌曰:

汉德广,开不宾,度博南,越兰津,渡兰沧,为他人。

《天威径》唐·高骈

豺狼坑尽却朝天,战马休嘶瘴岭边。归路崄巇今坦荡,一条千里直如弦。

《中秋寓蒙冷泉庵》明·杨慎

可怜三五夜,明月扬清光。月光千万里,愁人天一方。

《蒙城课士》姚大英

风云走豹三千里,文章突变沧江水。中有鲤鱼百尺长,锦鳞照耀山光紫。振衣万仞时一观,五星灿烂生毫端。崆峒有剑倚南极,俄飞龙影映花砖。南极花砖两无识,吹罢青藜逢太乙。杖头应有虹霓腾,西寺将军总干立。传呼惊散华山云,海若楼台蜃欲吞。鳄怪聊须暂移去,莫教啼彻杜鹃魂。

《石门山行》李元阳

石门倚天千仞青,花源岩夹春冥冥。芝墙瑶洞杳莫测,羽衣金节藏仙灵。仙人乘鸾从此去,石屏千年永不扃,上有五城之绛阙。雨旸祈报称明馨,我来窥门入不得,遥寻石磴迂游軿。须臾得到洞天上,拜谒虚皇礼列星。万丈铁岩无尺土,溜泉直落声丁丁。青冥下视不见底,白昼倏忽生雷霆。绿潭翠壑有龙卧,岩房石室穿鼯鼪。白鹇紫燕自娇好,奇花秀木何𡞲婷。天生石槽酿碧水,盥沐静者谭黄庭。援藟扪萝兴未极,五梯回首十梯停。登高纵观日已夕,玉笋三峰破天碧。白云千顷尽遮山,不见人间尘土迹。便当从此访蓬瀛,手接浮丘醉金液。

《兰沧桥》张佳印

叠岭遥知万马愁,兰津西渡赤虹浮。鼋鼍驾浪声齐动,鸟雀飞梁影并收。缆束长江标绝壁,天悬双镜照中流。当时汉卒劳歌地,翻石于今作壮游。

《自漾备趋金齿》前人

五月江声走白沙,沙边石气尽烟霞。峰阴寒积何年雪,瘴雨香生古树花。独立南荒成万里,每凭北斗问三巴。兰津已说明朝渡,绝域虚凝汉使槎。

《沧江怀古》马继龙

孤江铁索跨长虹,鸟道从天一线通。树响龙来陵谷雨,山空猿啸石楼风。百蛮南诏襟喉地,万木荒祠鼓角中。象马何年归贡赋,土人犹说武侯功。

《秋游元珠观》梁·佐

七月九日风露凉,携壶系马山之阳。岩花池草各幽趣,雾殿云廊总异香。莺妒棋残声乱落,鹤眠茶熟梦初长。道人指点元珠窍,一黍中悬万镜光。

《晚归太极山房》左文彖

东郭驰驱辏晚烟,杖藜扶入碧云巅。烧秋落日村边树,映水纤霞雨后天。石磴苔深人迹少,松巢云冷鹤飞旋。茶馀枕藉如茵草,新月疏林噪暮蝉。

《漾备道中》童轩

流水黠曲响,乱山重叠横。行行天欲曙,立马看云生。

《题元珠观》黄东山

闻得元珠井有年,谁知井底尽甘泉。源头自信丹砂在,应共当时橘井传。

《龙池秋月》童昱

草草横塘一镜开,碧天清晓映楼台。夜凉风度钟声静,恐有蛟龙出洞来。

《金齿道中》前人

漾备江深江草齐,江花开处鹧鸪啼。博南矫首青堪摘,霞气犹悬万岭西。

《伏虎寺》雷应龙

飞泉啼鸟韵悠悠,古木悬崖苍峍峍。前古宁无我辈
游,再来知与何人匹。《石门》邓原岳
层层迢递水潺潺,岚翠淋漓杳霭间。客子不知天万里,搴帷疑作建溪山。

《元珠观即事》郭廷圭

登临时遇北风凉,对景敲诗近夕阳。水沸涧泉寒漱玉,梅开山路野生香。

《前题》左文臣

独寻玉女洗头处,为伴仙人采药归。几叠翠微深杳杳,一帘红素乱霏霏。

《小哨山溪见梅》前人

六十馀年好梦阑,春风大半绕征鞍。老来翻惜春来早,又把梅花马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