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丽江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千五百五卷目录

 丽江府部汇考
  丽江府建置沿革考
  丽江府疆域考〈有图 形胜附〉
  丽江府星野考
  丽江府山川考〈水利附〉
  丽江府关梁考
  丽江府公署考
  丽江府学校考
  丽江府户口考
  丽江府田赋考
  丽江府风俗考
  丽江府祠庙考〈寺观附〉
  丽江府兵制考
  丽江府物产考
  丽江府古迹考
  丽江府土司考
 丽江府部艺文一
  议开金沙江书      明杨士云
 丽江府部艺文二〈诗〉
  莋都夷歌三章    汉白狼王唐菆
  远夷乐德歌
  远夷慕德歌
  远夷怀德歌
  华马国          元木公
  雪山歌          明李景
  登雪山          朝逯昶
  望雪山          谢肇浙
  霁虹桥           杨慎
  兰沧江           黄中
 丽江府部纪事
 丽江府部杂录

职方典第一千五百五卷

丽江府部汇考

丽江府建置沿革考

      《通志》古荒服地与吐蕃接壤,汉属越巂益州二郡,东汉兼属永昌,隋属巂州,唐因之后没于蛮为越。析诏贞元中,属蒙氏置丽水节度,宋为么些蛮酋醋,醋所据段氏莫能制。元宪宗四年,讨平之,置茶罕章宣慰司。至元十三年,改置丽江路,军民总管府寻罢府置宣抚司。明洪武十五年,改丽江府,后改丽江,军民府领通安巨津兰州宝山四州,皇清因之为丽江,军民府裁四州入焉。

丽江府疆域考

        《通志》丽江府疆域图

东至永宁府界四百里;
西至怒彝地界二百七十里;
南至鹤庆府界三十九里;
北至蒙蕃界七百五十里;
由府至省一千二百四十里;
东西广六百七十里,南北袤七百八十九里;

形胜附

东永宁而南鹤剑,西怒彝而北吐蕃,雪巘崔巍
金沙蜿蜒,玉龙罗均,汉薮为之。山澜沧金沙怒江为之水铁,桥怒浪轰若雷霆,石门险关寒入肌骨,允矣扼吐蕃之要镇,控南服之岩疆,雪销春水遥连西蜀之偏,鳞次碉房直接吐蕃之宇,语天堑则金沙黑水,论地利则铁桥石门,重关壁立雄视诸彝,四属星罗俯临中,甸为南滇之保障,作益部之屏翰。

丽江府星野考

《府志》僧一行以东井、舆鬼皆次鹑首也,其论井鬼之分野,则以南河北河二星分两界,以定之北河为北界,南河为南界,东井居两河之阴,自山河上流当地络之。西北舆鬼居两河之阳,自汉中东尽华阳与鹑火相接,当地络之东南,鹑首之外云汉潜流而未达,故狼星在江河上流之西,弧矢天鸡皆徼外之宿也。西羌吐蕃及西南徼外彝皆占狼,星由斯以言。则丽江逼壤,吐蕃为井鬼分野,明矣。占象者宜于天狼弧矢之间究心焉。昔人谓弧矢直射狼星,不宜偏侧,耑主西南彝而南河北河两界,适居鬼井之中,尤宜推验。

丽江府山川考

    《通志》《府志》
合载象山 在府西北五里,其下有泉,即鹤庆漾弓江源也;
吴烈山 峰峦起伏环拱府治,在府东十五里,其东南五里为东山;
珊碧外龙山 在府西南二十里,孤峰崒嵂上产竹箭;
雪山 在府西北二十里,一名玉龙山,众峰插云两崖,壁立金沙江,过其中,山巅积雪四时不消,远望如玉,飞流峻谷不可穷数,蒙氏号为北岳;
阿那山 在府北七十里,按《明一统志》:在宝山州西南一十五里,上有阿那和寨;
珊兰阁山 在府北八十里,按《明一统志》:在宝山州北八十里;
雪盘山 在府西南二百里,按《明一统志》:在兰州南二十里,四时常积雪;
福源山 在府西二百五十里,按《明一统志》:在兰州治北延亘东南五十馀里;
老君山 在府西南二百五十里,即罗均山;花马山 在府西北三百五十里,山多花石琢露马形故名;
汉薮山 在府西北五百里,高可万仞,上有三湖,各宽五亩,深不可测;
黄山 在府治西,土俗正月,初旬男女群聚树木坛中,祭天于此;
芝山 在雪山西南麓,林景清幽,上有解脱禅林,明熹宗赐名福国寺;
南山 在府城南一十里,冈峦秀坦,府之案山;马左墅他郎场山 在府南三十五里,土人以为牧地;
风罗大山 在兰州西三百馀里,山极高厚沿,澜沧江直接永昌;
金沙江 在府东北一百五十里,绕而南流,即丽水也源出吐蕃,犁牛石下名犁水讹犁,为丽过雪山经府,界江出金沙,故名金江,元世祖征大理从此济师;
兰沧江 在府西南三百里,源出吐蕃,嵯和歌甸,流经旧兰州界西南,流达于南海,按《明一统志》:东汉明帝永平中始通博南山,道渡澜沧水即此;
怒江 源出西域,经怒彝地,故曰怒江,入府境出,野人界又入永昌,名潞江;
玉河 源出象山,北麓有泉,数处涌出,汇流成溪,至双石桥分为二派,一经入八河,一由白马里刺缥里,至东园桥合流入鹤庆为漾弓江,附郡之田地处,高阜者赖此与清溪二水滋灌,先时泉忽自竭,土人朝暮祈祷,后复涌出,如故;中海 在府西北十里,山水汇聚成潴,以备蓄泄周三四里;
清溪 其源有二:一出东山,一出雪山,至东园里合流绕府前,入鹤庆界;
龙潭 在府西南十里,阔数十亩,四畔草结葑牌履及一方三方皆动人,或近之,风雨辄起;
温泉 有四:一在府治东北八十里,白水河边地,名阿失村,一在府治西一百六十里北浪沧之北金沙江滨,一在府治东南一百里地名无土,一在兰州七坪村东涧十里许深谷之中,水净洁无硫磺气浴之能已风湿;
康泉 在府治前,味极甘冽为丽泉,第一饮之能除疾病;
苦泉 有二:一出吴烈山涧,一出剌沙村,其味微苦饮之能却疾;
白石溪 在兰州西,中多白石;

水利附

清源渠 源出东山,雪山流经府治,以灌田。

丽江府关梁考

        《通志》
丘塘关 在府城南二十里,郡之门户;
雪山门关 当么些吐蕃之界,险峻天成,元世祖由吐蕃入大理破石门关。明初傅有德定丽江破石门关即其地也;
双石桥 在府城西北,双洞玉河水经此分为二派;
万钧桥 在通判署前跨玉河;
吉祥桥 在白沙里北跨清溪;
清龙河桥 在东河里跨清溪;
东员桥 在府城东南五里,跨清溪,源出雪山以石为之;
铁桥 在旧巨津州北一百三十馀里,跨金沙江,考建桥之时,或云吐蕃,或云隋史,万岁及苏荣或云南诏阁罗凤与吐蕃结好时,置吐蕃尝置铁桥节度,后异牟寻归唐与韦皋合兵破吐蕃,断铁桥即此所跨处穴石,锢铁为之,冬月水清犹见铁环;
金沙江渡 在阿喜汛江外,即中甸向属内地。自康熙十六年,吴三桂求援于蒙古,割中甸地赂之,遂为外地不通商旅。迨二十七年,达喇喇嘛求互市于金沙江,总督范承勋以金沙江属内地奏请于中甸互市,遂设渡通商贸易,凡出口者,给照票,验放为内外要关,以鹤丽三营守备轮防。

丽江府公署考

        《府志》
丽江府治 明洪武十六年土官建,世袭掌印土知府管理,彝民徵解钱粮署,在大研里西南隅,黄山东麓;
流官通判署 在大研里东南掌丽江府通判关防,一颗专理学政;
经历司 在府治内隅象山南麓。

丽江府学校考

        《府志》
丽江府儒学 前未设学,康熙三十九年,通判孔兴询详请捐俸草创,至四十五年,设学始建,在府治之东,规制悉照东鲁家庙式;
义学 八:一在府治西玉河书院,一设白沙里,一设束和里,一设刺是里,一设刺沙里,一设七和里,一设大研里,一设白马里。康熙四十七年,土府木兴置义学田一段,计二十双一亩一分坐落寨后,岁纳租麦二十石。五十年,通判俞文耀捐典义学田十一丘,岁纳租麦六石,又劝垦吴烈里荒地十块。

丽江府户口考

《通志》户三千三百零二口五万三百三十九,新附降彝一千一十九名。

丽江府田赋考

        《通志》田地原系彝方免丈照额办纳
寔徵民赋夏税麦一千二百一十六石四斗八升二合一抄五撮,奉文以麦折米,徵收该麦折米八百六十八石九斗一升五合七勺二抄五撮,
实徵民赋秋粮米四百八十三石五斗二升八合四勺五抄三撮,
实徵条编地亩银七百三十九两三分一釐八毫一丝七忽六微六纤七尘六渺,
一起运布政司项下起运银三百四十二两一钱一分一釐八毫一丝七忽六微六纤七尘六渺,
存留俸工项下通判官役俸工银二百一十两,教授训导两官同俸官役俸,工银七十九两五钱二分,
表笺银三两六钱,
支给项下祭祀银四十六两,
铺兵工食银九两八钱,
饩粮银四十八两,
一本色,
寔徵夏税麦折米秋粮米共一千三百五十二石四斗四升四合一勺七抄八撮,听候粮储道拨放报销。

丽江府祠庙考

        《通志》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府治南;
社稷坛 在府治西;
郡厉坛 在府治北;
城隍庙 在府治西;
文昌庙 在府治后;
关帝庙 在府治南,康熙四十六年,通判樊经会同土府木兴捐建;
北岳庙 在府治北,雪山之麓;
吴烈祠 在府治东山下;

寺观附

观音堂 在白沙村;
福国寺 在白沙里北,芝山上,旧名解脱林。明熹宗改名福国寺。

丽江府风俗考

《通志》《府志》合载衣同汉制,俗不沬泽。板屋不陶,焚骨不葬,带刀为饰服,食俭约,么㱔古宗,或负险立寨,相雠杀为常两,家妇女投场和解,乃罢节令饮馈与列郡同。
图说荞麦资生秉性顽悍,柴弓竹箭捕禽为食,无牧畜,亦无布疋,
地近西域好佛信鬼,首重例祭,轮值之岁,凡亲属悉赴饮食,虽至贫之家,亦勉强应酬男子穿耳带环,妇女统裙尖帽,婚嫁不拘族属,服食陋粝,种类不一,曰么㱔,曰,曰古宗。语言各异,其府治十二里,皆为么㱔率皆和姓,最为枭悍,出入佩刀,悬弓辄相雠杀,至古宗则吐蕃种类也居江外中甸,今虽设学校,而彝民顽梗骤难教化。

丽江府兵制考

        《府志》
鹤丽镇剑川协分防丽江汛地石鼓 鹤丽镇左右两营,游击轮汛兵丁六百名;
阿喜 鹤丽镇三营守备,轮汛兵丁三百五十名;
塔城 鹤丽镇千总,防汛兵丁一百五十名;鸣音吾 鹤丽镇千总,防汛兵丁一百名;北浪沧金江 鹤丽镇千总,防汛兵丁一百五十名;
巨甸 鹤丽镇把总,防汛兵丁一百名;
丽江府治 鹤丽镇把总,防汛兵丁一百名;大具 鹤丽镇把总,防汛兵丁一百名;
桥头 鹤丽镇把总,防汛兵丁一百名;
俸可 鹤丽镇把总,防汛兵丁五十名;
河西 剑川协千总,防汛兵丁一百九十名;托甸 剑川协把总,防汛兵丁六十名;
托丁 剑川协把总,防汛兵丁一百名。

丽江府物产考

        《通志》
无芒麦 出宝山,穗无芒,而实圆;
氂牛 尾可作缨;
紫金锭 以雪山水和,朱砂麝香诸药为之,能敷众毒;
毛毡    氆氇    自然铜
青石漆   花马石   牛黄
阿魏
大犬 即獒也。
唵叭香 出吐蕃外境。

丽江府古迹考

        《通志》
麦宗墨迹 在府北沙西,园岩上皆番字,不能辨;
铁板城遗址 在铁桥南;
大匮寨遗址 在宝山州,唐么些蛮兄弟七人居之,曰大匮,曰罗邦,曰罗寺,曰碍场,曰卞头场,曰当波罗场,曰当郎将。元世祖南征至大理悉内附。

丽江府土司考

        《通志》土知府
木得在元为丽江宣慰司副使,明洪武初入贡归附,后以克石门寨功授土知府,又从吉安侯征巨津,捕阿奴聪于土蕃斩,伪元帅朱保及沐西平征景,东定边咸,在行间得死子。初袭值白交山及伪平,章贾哈喇麓川思任之乱,咸有战功,其后世居西陲捍土蕃,每有征调,则输兵饷,而兵不出沿,八世至木增代有锡予,增在任值北胜蛮搆乱以兵擒首,逆高兰又值辽左军,兴输饷二万于大司农会鼎,建宫室,亦输金陈言十事,下部议可嘉其忠诚,特晋参政,赐玺书荣其先世寻请老子懿袭。皇清平滇懿投诚,随以地接蒙蕃受伪封,情由具题,
康熙七年,以其长子木靖承袭,十年木靖病故,无嗣,举胞弟木櫾于十一年五月内奉文承袭,櫾病,子木尧袭。旧设今除土官。
木目本府人,明初从征麓川有功,授本府照磨沿至木苴剌,未袭而死,世绝。
通安州土官高赐在元为义兵万户,明兵平南,赐从,征佛光寨招谕未附者,以军储饷大师授;通安州州同。
兰州土官罗克亦仕元为万户,明洪武中,率众来归,以军功授土知州,其后有罗牙者,从目初征伯彝,刁于孟亦著战功;
《府志》:现任土知府木兴,其先世祖麦宗西域人也,至宋理宗末,始由西域涉雪山渡金江入丽江,具有神异,会各处方,语土人奇之,遂推为酋长,焉宗故子阿良继会。元世祖以革囊渡金沙江破石门关定丽江,遂改为丽江路,授良以丽江路军民总管之职,赐查罕章印。

丽江府部艺文一

《议开金沙江书》明·杨士云

《志》:金沙江,古名丽水,源出吐蕃界,共龙川犁牛石下名黎水讹犁为丽。东经巨津宝山二州,三面环丽江府,东经鹤庆,受样弓江诸水,又东经姚安府,受青蛉大姚龙蛟诸水,又东经楚雄定远,受龙川江诸水,又东经武定府,受元谋西溪诸水,又受滇池螳螂诸水,又东经东川府西入滴滤部。受寻甸牛阑谷壁喟啮化诸水又东经乌蒙南,又东经盐井建昌会川越巂诸卫合泸水,受怀远宜远越淇双桥长河泸湘大洞鱼洞罗罗打冲,东河热池诸水。又东至马湖府,受泥淇大小汶诸水,又东至叙州府,受大江此南中西北之险,蒙氏僭称北渎者也。按史汉武帝遣驰义侯开越巂郡,寻遣郭昌等开益州郡,诸葛武侯渡泸南征斩雍闿擒孟获遂平西郡定滇池,皆先夺此险也。始通西南诸彝历晋,迄隋通壅靡常至唐蒙氏世为边患,至酋龙极矣,屡寇黎雅一破,黔中四盗西川皆由据此险也。遂基南诏亡,唐之祸,宋太祖鉴此以玉斧画大渡河,曰此外非吾有弃此险也,遂成郑赵杨段氏三百馀年之。僭元世祖乘革囊又筏渡江进薄大理,掳段智兴,破此险也。遂平西南之彝国,初梁王拒命,我太祖高皇帝命将征讨,神机妙算悉出圣裁,谕颍川侯等曰:关索岭路本非正道,正道又在西北。盖谓此也。班固谓皆恃其险,乍臣乍骄范晔,谓凭深阻峭纡徐岐道,宋祁谓丧牛于易患生无备,诚确论也,夫云南四大水惟金沙江合江。汉朝宗于海为南国纪天设地造本为天下用也;历代乃弃诸彝酋资其桀骜,虽建立城戍。斤斤自守时,或陷没岂知天有宿度。地有经水人有脉络,禹贡于每州末必曰浮某水达,某水入,某水逾,某水盖纪贡道达帝都著天下大势,以水为经纪也,孰谓滔滔大川可浮可达,反舍而陆乃北至永宁,东至镇远不亦劳乎。禹外薄四海,各迪有功夫,一劳久逸暂费永宁执事之议详矣,为国家虑深,且远矣。所谓计费吝赏责效谗言斯固古,今之恒态不可成天下之事者也,然英杰见同必有绎之者。缵神禹疏凿之绩恢四海会同之风息,东西两路之肩拊滇云百蛮之背。昔为绝险奥区,今为掌中腹里,皇明大一统,无外之治亿万年,无疆之休实在于此,凡有识者,咸日望之庶几见之,惟执事留意幸甚。

丽江府部艺文二〈诗〉

《莋都夷歌三章》汉·白狼王唐菆

莋都夷者,武帝所辟,以为莋都县。《后汉·西南夷传》曰:明帝时,益州剌史朱辅宣示汉德威怀远,夷自汶山以西,前世所不至,正朔所未加。白狼槃木等百馀国,皆举种称臣奉贡。白狼王唐菆作诗三章歌颂汉德,辅使译而献之。

《远夷乐德歌》

大汉是治,与天合意。吏译平端,不从我来。闻风向化,所见奇异。多赐缯布,甘美酒食。昌乐肉飞,屈申悉备。蛮夷贫薄,无所报嗣。愿主长寿,子孙昌炽。

《远夷慕德歌》

蛮夷所处,日入之部。慕义向化,归日出主。圣德深恩,与人富厚。冬多霜雪,夏多和风。寒温时适,部人多有。涉危历险,不远万里。去俗归德,心归慈母。

《远夷怀德歌》

荒服之外,土地硗确。食肉衣皮,不见盐谷。吏译传风,大汉安乐。携负归仁,触冒险狭。高山岐峻,缘崖磻石。木薄发家,百宿到洛。父子同赐,怀抱匹帛。传告种人,长愿臣仆。

《华马国》元·木公

巨津,州名。昔元世祖驻跸于此而封。

政暇西巡华马国,〈丽江府近西域乌思藏〉铁桥南度石门关。〈桥在金沙江。《隋史》万岁及苏荣所建〉北来黑水通巴蜀,东注三危万里山。
升庵云:《书经纂言注》《樊绰书》,丽水为黑水,一名禄裨江。罗些城北有山,即三危山。其水从罗些城、三危山西南行,上流出于西羌吐蕃,下流南至苍望城,又南至双王道,勿川有瀰渃江,西南来会南经骠国之东,而入海罗些。乃南诏吐蕃,南北相距之地,雪山世守此土,知之必真。三危之山,在丽江无疑矣。

《雪山歌》明·李景

丽江雪山天下绝,积玉堆琼几千叠。足盘厚地背摩天,衡华真成两丘垤。平生爱作子长游,览胜探奇不少休。安得乘风凌绝顶,倒骑箕尾看神州。

《登雪山》朝逯昶

山高摩苍穹积雪,何年始涧壑下萦。回水奔石齿齿方,夏偶经过肌肤犹。粟起绝顶人莫升,仙灵应会此。

《望雪山》谢肇浙

山行数百里,贸贸靡所届。回上四盘坡,我马痡以惫。千峰绕翠屏,惊见玉龙挂。烂如白芙蓉,横耸青天外。斜日正照耀,银宫起光怪。皓质亘四时,千秋复万代。元鹤不敢栖,路草绿映带。永怀面壁踪,结想香林界。坐令俗骨清,顿觉神情快。安得驭冷风,凌虚饮沆瀣。

《霁虹桥》杨慎

织铁悬梯飞步惊,独立缥缈青霄平。螣蛇游雾瘴氛恶,孔雀饮江烟濑清。兰津南度哀牢国,蒲寨西连诸葛营。中原回首踰万里,怀古思归何限情。

《兰沧江》黄中

蓬婆之水下星峡,怒涛直撼冯彝宫。铁柱齧蚀销飞蜃,石壁突兀撑晴空。博南初度歌犹怨,诸葛重来路始通。江雾霏霏江树暝,飘飘疑是蹑天风。

丽江府部纪事

《通志》:昔有人耕于丽江之野,忽风雨暴至,捲入龙潭,至今或见其人,及牛犁,旋绕其中。
宋宁宗嘉定十七年,元太祖帖木真征东印度,至铁桥石门关前,军报有兽一,角形如鹿而马尾色绿,作人言曰:汝主宜早还。左右皆慑。独耶律楚材曰:此名角端,盖旄星之精,能四方言语,好生恶杀。圣人在位,则斯兽奉书而至。且能日驰万八千里,灵异如鬼神,不可犯也。帝即回驭石门关,在丽江府东。印度盖指南诏也。
《元史·地理志》:丽江路军民宣抚司,路因江为名,谓金沙江出沙金,故云。源出吐番界。今丽江即古丽水,两汉至隋、唐皆为越巂郡西徼地,昔么蛮、些蛮居之,遂为越析诏。二部皆乌蛮种,居铁桥。贞元中,其地归南诏。元宪宗三年,征大理,从金沙济江,么、些负固不服。四年春,平之,立茶罕章管民官。至元八年,立宣慰司。十三年,改为丽江路,立军民总管府。二十二年,府罢,于通安、巨津之间立宣抚司。
《通志》:元时,有麦宗者,通安州么些人。生七岁,不学而识文字。偶入玉龙山中,见石盆中水,饮之,遂知禽鸟之语。一日群鸦在林,有鸦南来,哀鸣甚急,众鸦从之,哀鸣宗曰:此雄鸦为白沙里人所弋。迹之果然。长而百蛮诸彝之书,无不通晓。鄯阐国称为异人云。

丽江府部杂录

《通志》:邛都南山出铜。《南中志》曰:县东南数里有水,名邛广都河,广二十里,深百馀丈,有鱼长一二丈,头特大遥视如戴铁釜状,《华阳国志》曰:河有唪隽,山又有温水穴,冬夏常热。
遂久,《华阳国志》曰有绳水。《广志》曰:有缥碧石,有绿碧灵关道。《华阳国志》曰有铜山,又有利慈。
台登出铁,《华阳国志》曰:有孙水。一曰白沙江,山有砮火烧成铁。
卑水,《华阳国志》曰:水通马湖。孟康曰:卑音班。
三绛,《华阳国志》曰:通道宁州,度泸得蛉县,有长谷石时,坪中有石猪子母数千头。长老传言:夷昔牧猪于此,一朝猪化为石,迄今夷不敢往牧。
会无出铁。郭璞曰:《山海经》称:县东山出碧亦玉类,《华阳国志》曰:故濮人邑也,今有濮人冢冢,不闭户其中多珠人,不可取取之不祥,有元马河,元马日行千里,县有元马祠民居家,马牧山下,或产骏驹,云元马子也,今尚有元马径厥迹,存焉河中,有铜船东山出青碧。
定莋,《华阳国志》:县在郡西度,泸水宾冈徼白摩沙夷有盐坑积薪,以齐水灌而后焚之,成白盐汉末夷等皆食之。〈师古曰:莋音才各反〉
青蛉临池潜在北仆水,出徼外东南至来。唯入劳过郡,再行千八百八十里,则禺同山有金马,碧鸡应邵曰:青蛉水出西,东入江也,师古曰:蛉音零禺音,愚姑复临池,泽在南。师古曰:复音扶目反,
苏示江在西北,师古曰示,读曰祗古美字,灊街师古曰:灊音潜,又音才心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