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云南总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云南总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卷目录

 云南总部汇考二
  云南兵制考
 云南总部总论

职方典第一千四百五十四卷

云南总部汇考二

云南兵制考

         《通志》皇清开滇兵制固山二员     都统。
副都统      佐领牛录四十二员甲兵八千四百名。
总督云南、贵州等处地方军务,兼理粮饷,兼都察院都御史。顺治十七年设,十八年分驻曲靖。康熙四年,移驻贵州。
中军副将一员
左、右、前游击三员,中、左二营分驻云南,前、右二营分驻贵州。
守备四员     千总八员
把总十六员
马、战兵初设一千二百名,后裁去四百名,止存八百名。
步战兵初设二千八百名,后裁去八百名,止存二千名。
守兵一千二百名
巡抚云南兼建昌、毕节等处地方赞理军务,兼督川、贵兵饷,兼都察院都御史。顺治十六年,设驻劄省城,旧设三营,如总督制。康熙七年,裁十一,年复,设护卫兵五百名。
提督云南总兵官。康熙元年,设驻大理府。
中左右游击三员  守备三员
千总六员     把总十二员
马战兵初设九百名,康熙四年,裁去三百名,止存六百名,各镇皆同。
步战兵初设二千一百名,康熙四年,裁去六百名,止存一千五百名,各镇皆同。
守兵九百名,康熙四年,裁战兵为守兵,各镇皆同。
援剿左镇总兵官,顺治十七年,设驻劄武定府,中左右游击三员  守备三员
千总六员     把总十二员
马战兵六百名   步战兵一千五百名守兵九百名,官兵俱隶藩下,粮饷随藩支给。援剿右镇总兵官,顺治十七年设,驻劄曲靖府。
中左右游击三员  守备三员
千总六员     把总十二员
马战兵六百名   步战兵一千五百名守兵九百名,官兵俱隶藩下,粮饷随藩支给。援剿前镇总兵官,顺治十七年设,驻劄楚雄府。
中左右游击三员  守备三员
千总六员     把总十二员
马战兵六百名   步战兵一千五百名守兵九百名,官兵俱隶藩下,粮饷随藩支给。援剿后镇总兵官,顺治十七年设,驻劄洱海卫。
中左右游击三员  守备三员
千总六员     把总十二员
马战兵六百名   步战兵一千五百名守兵九百名,官兵俱隶藩下,粮饷随藩支给。临元徵江镇总兵官,顺治十七年设,驻劄临安府。
中左右游击三员  守备三员
千总六员     把总十二员
马战兵二百四十名 步战兵九百六十名守兵一千二百名
曲寻武沾镇总兵官,顺治十七年设,驻劄寻甸州。
中左右游击三员  守备三员
千总六员     把总十二员
马战兵二百四十名 步战兵九百六十名守兵一千二百名
广罗镇总兵官,顺治十七年设,驻劄罗平州。
中左右游击三员  守备三员
千总六员     把总十二员
马战兵二百四十名 步战兵九百六十名守兵一千二百名
永顺镇总兵官,顺治十七年设,驻劄永昌府。
中左右游击三员  守备三员
千总六员     把总十二员
马战兵二百四十名 步战兵九百六十名守兵一千二百名
永北镇总兵官,康熙七年改设,驻劄北胜州。
中左右游击三员  守备三员
千总六员     把总十二员
马战兵二百四十名 步战兵九百六十名守兵一千二百名
开化镇总兵官,康熙六年改,设驻劄开化府。
中左右游击三员  守备三员
千总六员     把总十二员
马战兵二百四十名 步战兵九百六十名守兵一千二百名
鹤庆镇总兵官,康熙七年改,设驻劄鹤庆府。
中左右游击二员  守备二员
千总四员     把总八员
马战兵二百四十名 步战兵九百六十名守兵一千二百名
忠勇中、左、右、前、后五营,总兵官五员。
游击五员     守备五员
千总十员     把总二十员
马步战兵六千名,顺治十七年设,隶藩下。康熙四年,六年,七年内俱裁。
义勇中、左、右、前、后五营,总兵官五员。
游击五员     守备五员
千总十员     把总二十员
马步战兵六千名,顺治十七年设,隶藩下。康熙四年、六年、七年内俱裁。
元江协顺治十七年设,驻元江府。
副将一员     守备一员
千总二员     把总四员
马战兵一百名   步战兵四百名
守兵五百名
腾越协顺治十七年设,驻腾越州。
副将一员     守备一员
千总二员     把总四员
马战兵一百名   步战兵四百名
守兵五百名
北胜营顺治十七年设,驻北胜州。
副将一员     守备一员
千总二员     把总四员
马战兵一百名   步战兵四百名
守兵五百名
云南城守营康熙八年,裁顺云奉化二营设,驻杨林所。
参将一员     守备一员
千总二员     把总四员
马战兵一百二十名 步战兵四百八十名守兵六百名
寻沾营顺治十七年设,驻旧沾益。
游击一员     守备一员
千总二员     把总四员
马战兵一百名   步战兵四百名
守兵五百名
新嶍营康熙七年设,驻嶍峨县。
守备一员,初设参将,后改守备。
千总一员     把总二员
马战兵五十名   步战兵二百名
守兵二百五十名
景东营康熙八年设,驻景东府。
守备一员     千总一员
把总二员
马战兵五十名   步战兵二百名
守兵二百五十名
旧置援剿四镇官兵俸饷俱随逆藩支给,督标三营俱从黔省支给,其抚标护卫提镇营官兵岁需俸饷马乾,操赏共银五十二万八千五百三十两零米一十万一千五百九十五石。皇清复滇兵制。
总督云南、贵州等处地方军务,兼理粮饷,兼都察院都御史,康熙二十年设,驻劄云南省城。中军副将一员   左右前后游击四员守备五员     千总十员
把总二十员
马战兵一千名   步战兵二千五百名守兵一千五百名
巡抚云南兼建昌毕节等处地方赞理军务兼督川贵兵饷兼都察院都御史,康熙十九年设,驻劄省城。
左右游击二员左兼中军
守备二员     千总四员
把总八员
马战兵初设一百五十名,康熙二十四年,添设三十名。
步战兵初设六百名,添设一百二十名。
守兵初设七百五十名,添设一百五十名。提督云南总兵官康熙元年设,驻劄大理。中军参将一员
游击初设左右二员,康熙二十四年添设前后二员。
守备初设三员,添设二员。
千总初设六员,添设四员。
把总初设十二员,添设八员。
马战兵初设六百名,添设四百名。
步战兵初设一千五百名,添设一千名。
守兵初设九百名,添设六百名。
临元澄江镇总兵官仍旧制,驻临安府。
中左右游击三员  守备三员
千总六员     把总十二员
马战兵二百四十名 步战兵九百六十名守兵一千二百名
曲寻武沾镇总兵官仍旧制,驻曲靖府。
中左右游击三员  守备三员
千总六员     把总十二员
马战兵二百四十名 步战兵九百六十名守兵一千二百名
开化镇总兵官仍旧制,驻开化府。
中左右游击三员  守备三员
千总六员     把总十二员
马战兵二百四十名 步战兵九百六十名守兵一千二百名
楚姚蒙景镇总兵官康熙二十年,改永北镇为今镇,驻楚雄府。
中左右游击三员  守备三员
千总六员     把总十二员
马战兵二百四十名 步战兵九百六十名守兵一千二百名
永顺镇总兵官仍旧制驻永昌府。
中左右游击三员  守备三员
千总六员     把总十二员
马战兵二百四十名 步战兵九百六十名守兵一千二百名
鹤丽镇总兵官仍旧制驻鹤庆府。
中左右游击初设二员,康熙二十四年添设一员。
守备初设二员,添设一员。
千总初设四员,添设二员。
把总初设八员,添设四员。
马战兵初设二百四十名,添设六十名。
步战兵初设九百六十名,添设二百四十名。守兵初设一千二百名,添设三百名。
援剿左协康熙二十四年设,驻寻甸州。
副将一员     游击二员
守备二员     千总四员
把总八员
马战兵四百名   步战兵一千六百名援剿右协康熙二十四年设,初驻省城,今移驻罗平。
副将一员     游击二员
守备二员     千总四员
把总八员
马战兵四百名   步战兵一千六百名广罗协副将初驻罗平,今移驻广西府。
守备一员     千总二员
把总四员
马战兵一百二十名 步战兵四百八十名守兵六百名
元江协副将仍旧制,驻元江府。
守备一员     千总二员
把总四员
马战兵一百名   步战兵四百名
守兵五百名
腾越协副将仍旧制,驻腾越州。
守备一员     千总二员
把总四员
马战兵一百名   步战兵四百名
守兵五百名
永北协副将康熙二十一年,改北胜营为永北协。
守备一员     千总二员
把总四员
马战兵一百名   步战兵四百名
守兵五百名
剑川协副将:康熙二十一年设,驻剑川州。
守备一员     千总二员
把总四员
马战兵一百名   步战兵四百名
守兵五百名
云南城守营参将:仍旧制,原驻杨林所,今移驻省城。
守备一员     千总二员
把总四员
马战兵一百二十名 步战兵四百八十名守兵六百名
武定营参将:康熙二十一年设,驻武定府。
守备一员     千总二员
把总四员
马战兵一百名   步战兵四百名
守兵五百名
洱海营参将:康熙二十一年设,驻云南县。
守备一员     千总二员
把总四员
马战兵一百名   步战兵四百名
守兵五百名
寻沾营游击仍旧制,驻沾益州。
守备一员     千总二员
把总四员
马战兵一百名   步战兵四百名
守兵五百名
广南营游击:康熙二十一年设,驻广南府。
守备一员     千总二员
把总四员
马战兵八十名   步战兵三百二十名守兵四百名
新嶍营守备,康熙二十一年设,驻嶍峨县。
千总一员     把总二员
马战兵五十名   步战兵二百名
守兵二百五十名
顺云营守备:康熙二十一年设,驻顺宁府。
千总一员     把总二员
马战兵五十名   步战兵二百名
守兵二百五十名
右以上经制,各标镇协营官兵俸饷、料乾、岁需银八十万五千九十五两三钱九分一釐五毫二丝四忽,共米一十五万一千二百石,遇闰按加。

云南总部总论

《图书编》
《沿革》
夫滇周之百濮,汉之西南夷也。其类氐、其属靡,莫其人僰,爨猡獠域,殊种别马牛。其风自楚蹻开疆,秦政通道始以名入中国。汉始置益州郡,其渠酋贤栗朝贡,内附厥后附叛不一,诸葛亮南征益郡,始平。唐蒙舍立国,称南诏。既皮罗阁筑城自王,寻以守将起衅,鲜于仲通讨之,唐军尽覆。宋鉴唐祸,以玉斧画大渡河,绝不与通,然后段氏得以长世矣。由斯以论,置郡者,令自彼就官,非我设也。朝附者,不让不贡,不告不王,法非我饬也。王之者,幸借其力威诏,破蕃悬,爵以答其功恩,非我出也。斧画之者,不欲罢弊所恃,以事无用威,非我播也。乃今日堑山堙谷,启土披地矣。方制提封,同文共规,拯溺戡暴,布德、抏陵、驱駽町为编户,更魋结为冠裳魁。头露紒解辫,请职燋齿枭瞷回面,革心绝鞮译之传,撤稿街之邸。盖自我皇祖攠善,阐俘段明叩勤,扬苴蹂辚,平缅混炎区。而一之以及列朝休养生息,利其资用,阜其财源,群以师儒建之。庠校以茂正其德,而厚其生。乃时享岁贡入税,给由训经鬯达,文物昭宣。莫不家有诗书,人袭组绂矣。然夷考其世滇池,虽逖天覆,则同滇族,虽夷人性,则一触之可发。豚鱼自孚扰之可驯,猛虎亦服。汉唐以来,龙佑那渐出山林,徙居平地,是慕中国之德也;凤伽异入朝得乐一部,以归是沿中国之乐也;西泸令教异牟寻以祀岳渎改官号,是法中国之礼也;段正淳遣使求经籍得六十九家,是购中国之书籍也;惟中国德不能徕威,不能詟恩,不能绥信,不能通,以故正朔不加羁縻弗,绝非我祖宗大赫威武无以犁。其庭收其版章,非我祖宗大修文德,无以牧其境,釐其土俗肆。我皇上嗣服罢采金之令,以藏富于民增北士之科,不遗贤于野,所谓帝德光天,率履不越,成率俾有截之,化巍巍乎。信道远三代,术长前世矣。虽然未雨,彻土无畏,下民未濡,戒襦可济终日,故治不忘乱安,不忘危者,保邦之闳略也。图难于易,为大于细者,驭世之远猷也。滇地安矣,然疆徼厄塞滇人治矣,然华裔杂居,即今熙洽日久,衅孽少萌,卒有堆埋胠。箧之奸,缓之鸟散,急之虎咥,非可走。尺檄而械致也,山箐诸夷,盘据险阻,如放豚,惮于𦊰络。野鹿骇于牢笼,非可按比伍而寻弭也。土官裂壤,而守各顾其家,幽明不分,豪举鼎立,非可以绳墨拘束为也。夫以不宾之地,栖杂处之民间以无严黜陟之官,苟非事制曲防,却顾长虑而简,节疏目废;法弛威窃,恐气泄针芒堤溃,蚁孔民未得常宁地,未得。常安也。吾闻沅江临安南通交趾,金齿腾冲,西拥诸甸,自曲靖迤北而东弹压乌蛮,是不当稽关。简逻扼其咽喉,设候保圉谨察出入乎。吾闻武定、丽江、姚安、北胜、邓川、沾益俱雄兵,力寻甸一路兵卫渐疏,是不当简师征役庀赋,训戎覈土酋为率编。部落为兵乎,滇欲假道,必出贵竹。万一冲决,何以禦之。吾闻滇池有径可达马湖、武定、可达建昌,川陆、绾毂、榛芜,莫启是不当凿磴增传以通其道乎。
《入滇之路》
滇土天下之远,藩处夷落之中,为中国屏蔽,其守与内地,异周礼孟冬之月。有司坏城郭,固封疆,完要塞。塞徯径此为备,外者言之也。若滇则孤悬,万里恃中国以为声援,其地辽阔广远实东,则西虚南顾,则北弱不患,无地而患。无人以守,外有窥伺之虞,而内有负固之渐,如秦之函谷,蜀之剑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非如中州之四通五达,一号召之间,士马云集,无仰哺,待救之难也。尝考自古入滇之路有三,楚将庄蹻略巴黔以西,威定蜀楚,其所由入,则今之贵州,古之牂牁郡也。南越以财物役属,夜郎汉王然于乘诛。南越之威胁取滇土,史称牂牁。江出番禺城下,其源在田州、泗城之境,与云之广南,贵之普安,实相接壤。轻舟东下,径达南海,所谓南路也。司马相如持檄喻西南夷,诸葛武侯渡泸深入皆由益部取道南中,非古所谓西路耶。自昔经略西南扫荡草窃,其故道章章,若是此三道不通,则全滇郡县四望,阻塞而扼,我之吭拊,我之背势所必至矣。又以其形势言之东为黔中,在今日为内地,固勿论若南蔽元江,元江之外为车里,又外则为交趾西蔽永昌,永昌之外为麓川,又外则为缅甸,西北则为羁縻丽江,以为捍蔽。此外则为吐番,气势稍弱,则吐番西伺南交,外窃西南诸夷不受约束,此又其必然者。天宝间,张处佗暴使滇人,唐有南诏之衄,连结吐番,终唐之世,不入职贡。宋室不竞弃为异域,蒙段二氏崛据数百年,计其士马不足,当中国一大郡。然穷天下之力不能下者,则以兵恃险远,下流仰攻,形不便,势不利也。我太祖高皇帝,削平僭伪混一区,宇戡定西夷,置立州郡二百年,来夷𩎟之,风变为中土编辫之习,易为冠裳。一方之人如脱阴翳,而睹日月之昭,融神功圣德,辉映古今矣。然执事之心,若有隐忧然者,何也。为滇人之虑远也。且执事所谓,纡迟驿递则病于官,远涉侵掠则病于民,是固然矣。然又有甚者,夫中原之人,入滇其道里,自西至者,上荆门涉泸水,登陆陟乌撒。自南至者,愬流上郴桂,泛洞庭巨浸,又数千里,始达沅州。攀缘关岭,其鸟道盘郁,苗夷出没,四旁于危磴中,垒土筑堡,凭高瞭远,昼柝宵钲,日晏启闭,游徼之兵负弩尾蹑而后,敢启行士旅往来若履虎尾,而蹈春冰犹或白昼之中,剽人而夺之金,如此而谓保百年无事。是目听,而耳食云耳。不特纡迟而危险特甚,故议者纷然,皆谓欲开通西南二路,非无所考,而漫为言也。尝考求故道,在昔故多岐矣,其小小间捷之径,人得并肩车不得,方轨者置,勿论金沙江宽广数里,自丽江而下,吞纳滇洱诸水,径达蜀江,其为舟楫利涉,行道之人能言之。太祖高皇帝谕颍川侯谓:关索岭本非正道,正道乃在西北。圣谟具存,乃土夷射利倡言为梗,一疏凿之,民固乐从昆明、威楚、罗婺之境,皆可扬帆至矣。询之土人,称仅有一二梗涩之处,稍加转搬,不过寻丈,以天造地设之利,弃之无用,舛也。若东南之势又大异,是广南一郡便于入粤而艰于,入滇去泗城不二百里,而近普安、安龙商旅往来,自粤者日夜不绝,在今仍为通衢,且山径平夷,无盗贼出没,所少者亭驿憩息耳。土旷人稀,原产铜矿,诚于此郡迩封许土著之民,开凿取利,以其七与民徵其三,以为经营之费,客货往来,仍禁土人私敛,官为定额,稍资其入以助官费之不足。移维摩州于隘地,以弹压草窃不加赋于民,而事集与跋涉黔中崎岖之径,远甚,何惮而久不为此。愚谓:开通此二道,无大费而有巨利,滇土故饶,笮马僰童,髦牛矿碌诸产,舟车辐辏省负挽之烦,百货增直,一利也;通二广,绵枲、缯帛、铁釜,远方难至之物,自此踵集,滇民益以富寔,二利也;岁有荒歉,可移民移粟,三利也;士旅往来,无纡迟间关剽掠之警,人乐游其土,四利也;流落边徼,老幼孤寡得襁负生还,五利也;水浮与陆走,劳逸相悬,人情孰不欲,舍劳而趋逸者,自此传置资粮,皆可次第裁缩,纾官民之困,六利也;此又其小者,西南有事调发滇南劲卒,西可制蜀,东南可控百粤,其或滇中有负固内讧之忧,如蒙之割据,皮罗思平之,僭窃呼。召川蜀之兵自岷泸西入,扬旗捣垒,则邛笮。以南无坚壁,南檄百粤,左言鸟章之士,不数日抵安龙,广南则钲铍相望于昆池,其或外侮窥我门庭,连掣三省,战旅麻列猬合。西指则吐番徙幕,南驰则交夷不敢高枕而卧,施长组问,包茅不入,则哀牢以西,稽首纳琛不敢犹豫沬趄,利害较然明。若观火执事者毅然行之,吾滇人万世之利也。岂特士旅之便已哉。
《控制云南》
天子统一海内,区宇广矣,臣民众矣,其体国经野不得不画为畿省郡县之界,以责成群工者势也。然畿省郡县之既分,而监司守令各司其事,虽有部院总之于上,而各省界分,势散孰从而联属之哉。观成周分封千八百国,各有方伯连率得专征伐以为之屏。翰此,自古帝王统驭疆宇,使小大相维,犬牙相制之策也。我朝统有两畿十三省,外如九边,虽信地各分矣。而蓟辽宣大关陜,又各设总督以联之,内如各省虽疆界各别矣。而两广、南赣、郧阳,亦各设总督以联之,独云南界在万里外,孤悬一隅,其所通之道,特藉贵州九驿,以为往来。万一中阻,则彼此悬隔邻邦,军旅虽众且强,而救援无可通之途,势可隐忧,莫此为亟也。况土官各巢穴其中,唇齿党结,虽省会数郡,号称文物,未免军民华夷杂处,其犷悍之性虽平,居未易制驭,苟变生不虞,彼又何所忌惮,而不逞其跳梁之习耶。近有议者谓:自古入滇之路有三今之贵竹,其一也;而鸟道纡迟,险峻可危,莫若西南疏凿金沙江,山水路以达于蜀;东南经营广南郡,自普安安隆由陆以达于粤,三路俱通,公私两便,此亦一说也。岂所以为联属之道哉。彼曲靖,古益州地也,古人既可以益州而统辖乎。曲靖今独不可以曲靖,而联属于益州耶。为今之计,欲鞭挞蟒酋恢扩,侵疆固宜广储蓄,振军旅,以张其薄伐之威,使羁縻属国皆帖然,詟服不敢观衅肆毒,乃滇中之急务也。苟论久安长治之策,莫若于四川、云南、贵州三省择其形势接壤,照南赣汀漳各割郡县,合为总镇,方其无事也。则令数郡土著之兵而训练之,有方合数郡土产之物,而储蓄之,有素屹然坐镇三省之界,凡各土酋自将畏惮敛戢,而潜消其跋扈之心矣。及其有事,则声息朝闻,暮可遣兵,压其境,其视奏请,动经半载然。后调兵聚粮以议剿,抚者何可同日语也。俟区画既定,物产渐丰,或金沙江水路可疏凿焉。即疏而凿之,无难也。或广南郡陆路可经营焉。即经而营之,无难也。况总镇所在,则三省如臂运,指使趋走服役,山谷尽为通衢,而列郡之血脉、经络既以贯通,虽各巢之险阻,自将习熟。纵使一方启衅,而三省之兵粮皆在指顾,间于以扼其项,拊其背而深入,其阻郡县其地,皆不劳馀力,又不特镇压其格斗彊梁之习已也。何也。我之势合,则彼之势分,彼势一分,则邻境诸酋皆为我用,我之势合,则筹画素定,动中机宜,不数十年间,荒陬绝域皆将用夏,而变夷若曰开府设镇,未免岁费数千金,不知兵戈一动,视月费数十万者,何如也。况朝廷无内顾之忧,百姓免锋镝侵轶之苦,一劳永逸,策无善于此者,在司国计者,加之意焉耳。
《议开金沙江》
夷考金沙江之源,出于吐蕃异域南,流渐广至于武定之金沙、巡司,又东过四川之会州、建昌等卫,以达于马湖、叙南,然后合于大江,趋于荆吴,此其水之所从经络,盖南中西北之险也。自汉武帝遣郭昌等开益州诸郡,西南之夷始通中国。及孔明渡泸南征,七擒孟获六诏之地,遂入华图。历晋及隋,以迄于宋,各酋之叛服靡常,而汉法之羁縻难定,故路之通塞,因之逮。我太祖平定天下,命将西征谕颍川,侯傅友德曰:关索岭,本非正路,正路在西北,是诚神谋算明见万里矣。兹欲息东西两路之肩,拊滇云百蛮之背,通诸夷梯航之道,会三省联络之防,则开导疏浚,诚有不可缓者。节经巡按御史毛凤诏等建议于前巡抚都御史陈大宾,等会议于后,反覆经画不为无据矣,其事竟未成焉,何哉。所谓狃于苟安,而惑于异说者,是已。大约说之异者,其端有四:其一则曰由滇南之金沙,以达蜀之马湖,原非操舟纵楫之江水,虽经流而山多崄巇,由东川之小江猫,至阔州,则有阿补溪滩矣,由阔州至乌芒,则有虎跳大滩,大流小流滩矣。故其奔腾冲撞之势,见者方惧心焉而惮,其排凿之难成也;其一则曰云南寻甸之柯度,以至马湖之铜厂溪,原非经商往来之地,沿江夷猡杂居跧山伏穴,易扰难驯,窃弄锄梃,行将禦人矣。故其桀骜忿鸷之性,闻者且戒心矣而畏,其即次之,或虞也。况滇云一省,接壤于蜀贵之间,封疆之臣,各为其土,其为西蜀计者,则曰金沙江之路,一通则当建之邮舍,而设以夫役,其应支之直,当必取给于蜀民,大木之馀财,力久竭矣。故滇云之所利,而蜀境之所不利也。此又一说也;为贵阳计者则曰:金沙之路既通,则行商竞便于舟,而惮劳于陆,其转输之货,当必充斥于北路九驿之道,工商阒寂矣。故滇南之所利,而贵阳之所不利也。此又一说也。噫是岂得为通方之利哉。盖天下之大势,犹人之一身,善养身者必使脉络通贯,然后元气壮,而腹心赖之以荣。卫善审势者,必使华夷通道,然后疆场定,而根本赖之,以辑宁故艮,其限列其夤者,非卫生之术也。任其壅塞,而幸其暂安者,非长治之计也。盖四端之说虽殊,而阻挠之心则一,无意于长虑者,每惮其即事之难,而有心于自便者,又岐于尔我之限,此是非之所,以未决而功之所,由以未成也。殊不知滩石诚可惧也,然则凿龙门而辟伊阙者,非其已试之功乎。凡怒涛于中流者,亦在乎去之而已矣,如人力必不可施,即如蜀之新滩,设为盘运之夫亦可也,夷猡固可戒也。然则通西域而穷河源者,非其已行之迹乎。凡出没于河滨者,亦在乎抚之而已矣。如一时果未可驯,则沿江一带多设巡司,亦可也。彼西蜀既以钱粮为难,则经理之劳,滇当独任其费,而求借官帑以充之,俟榷商税以补之,亦无有不可者。况滇之与蜀,本有辅车之势者也。容可参以彼此之念,如是哉。贵阳既以商贩为病,则贸迁之,征滇当稍宽于陆,而舟车并用以通之,东西二路以分之,亦无有不均者,况滇之于贵,本有比邻之义者也,岂可乘以尔我之私若此哉。是四者,皆有调停处置之法,未见其为难也。何足以惑吾之定见哉。矧夫劳于暂者,竖永佚之功,用之久也。成周行之道蜀无协济之费,而二省俱便贵省供应之劳,而两路经行,尤见其胥利耳,又何害之足云。抑愚犹有说焉。滇去神京远甚,凡惟正之供,方物之献,岁时之朝贺,冠盖之往来,多士之计,偕商贾之行,货如必舍舟而徒,跋履于万里外,肩负担之劳,任靼蹻之苦,如之,何不重以自困也。今若舍陆而登舟焉,则由金沙而之马湖,非有高山大川为之限隔也,计程七昼夜可达,非有旷日持久为之濡滞也,以此易彼,孰得孰失,孰易孰难,孰纡孰捷,必有能辨之者。何为畏难以自沮耶。故曰:揭炬而度闇昧者,明也。乘舟而杭江湖者,便也。于其所谓便者,顾捍格而不行焉,深昧于天下之大势矣。又尝稽古而有得焉。宋艺祖得国之初,尚未遍睹天下之势,乃以斧画大渡河曰:此外,非吾有也。遂成郑、杨、赵、段之僣。元宪宗乘革囊及筏济江,进薄大理,掳段智与,遂平西南之夷。夫以宋主之画河为界,若有得于闭关,谢西域之意然,而弃险以资敌,其为谋也。疏宪宗之乘势济师,似有戾于勤兵务远略之训,然而能思患而豫防,其得策也。上此又利害之大,较深切而著明者也。今六诏凭深阻峭,叠嶂层崖,土酋骄悍,易动难制。刘安曰:有野心者,不可与便势。言当谨之于微也,今可不加之意乎。矧云省远距京师万有馀里,奏报相闻,动经岁月。宋祁有云:丧羊于易患生无备,言当防之于豫也,又可不加之意乎。夫披舆图而览形胜,则经略不可以,不周度时势而揣夷情;则堤防不可以,不豫江路之开正所以撤诸箐之藩篱。而联三省之脉络,析百蛮之巢穴,而大一统之规模。所谓扼其项,而拊其背,夺其险,以分其势者,胥此矣。岂可恤一劳,而不为久安之计。吝小费,而不怀远大之图耶。
《兴农桑》
滇处西南徼外,人情苦饥寒,而利衣食,与吴会同风土之宜,农桑家之宜蚕,与吴会同农,稍知耕而蚕桑,则猥为长物置之,耕而不桑必糜其耕之所,入以易衣耕以给食,而衣资之一业而二者,需焉。奈之何。民不饥且寒也,饥寒切身,慈母不能有其子,上安得有其民奈之何。民不穷且盗也,民穷且盗矣。而竞靡好华之俗又从,而据之游贾以土著之不桑也,贩帛于万里,因其从来之艰,坐以贾价,所售必倍焉。土著以积习之不桑也,市帛于贾肆,因其所需之急,听其要市所酬必倍焉。中土之一缣徼,外之二缣也,中土一金之直徼,外二金之费也。生之无源而靡之,复甚驱富而之,贫驱贫而之盗,不桑使然哉。故农桑王政之急务,而滇尤甚也。
《处置》
云南远在西南,汉夷杂沓无事,则狃于偏安有事,则互为桀鷔,积弊然也。府属如云南临安,大理永昌,鹤庆楚雄,足称沃壤,曲靖为入滇之路,供亿惟艰,武定当新造之区,安辑为要。元江景东、丽江姚安、北胜邓川,沾益诸夷之情,必镇巡同心,恩威兼济,方可称治。至于旌别,庶官责在监司抚字,百姓责在守令,惟求得人而已。
《春明梦馀录》
《云南》
云南领十四府,八军民府,惟云南大理、临安鹤庆、楚
雄嵌居中腹,地颇饶沃,馀俱瘠壤警区,大抵一省,夷居十之六七,百蛮杂处,土酋割据,惟黔宁遗法,沭氏世守,较广西贵州省,土官差有定制。而西澜沧卫,联属永宁丽江,以控吐蕃;南有金齿腾冲,以持诸甸;东有元江,临安以扼交趾;北有曲靖,以临乌蛮各先得其所处,惟寻甸、武定防戍稍疏,木邦孟密性习叵测。元江景东土酋称杰,老挝卓里,姻好安南阿迷罗台,瘴疠微梗,广南富州,界临左江,不可不加之意也。云南自贵州乌撒卫入曲靖,沾益州为通衢,乌撒卫实居四川乌撒府之地,又自贵州普安州入曲靖,又有广南府一路,出广西、安隆、上林、泗城,今因国禁不由,又有武定一路,从金沙江出,四川,建昌卫,今亦莽塞。
六诏乃西南夷据,云南全省之地,夷语谓:王为诏。其都在大理,丽江、蒙化及四川行都司建昌之地,六诏俱姓蒙氏,凡各嗣代,各顶父名下一字,蒙舍诏在蒙化府;浪穷诏在大理浪穷县;么些诏在丽江府;蒙巂诏在建昌卫。六诏惟蒙舍居南蒙舍,至皮罗阁,始彊盛,灭五诏而王,总名南诏,迁大理,名太和城。子阁罗凤用段俭,魏为相获。唐西泸令郑回而遵之,至其孙毕牟寻创立法度,修议礼乐,设三公、九爽、三托诸府之宫,以分其任,回劝寻归。唐蒙氏历年二百五十,而郑氏、赵氏、杨氏迭兴,皆不及。至石晋天福间,段氏始立,元世祖得南诏,降为总管,迄明尚为镇,抚不绝。《会典》
《云南边防》
云南民夷杂居,国初内置府,外设宣慰等司,为藩蔽。正统间,麓川用兵,嘉靖中元,江武定乱皆久,而后定。近年缅甸内侵,永昌腾冲尤称要害云。
一城堡,隆庆元年,题准增修嵩明、晋宁、安宁三州城,五年,修葺澄江、广西二府土城。
一兵马,原额汉土官军六万三千九百二十三员名,见在六万二千五百九十三员名。
一防守,嘉靖十六年,题准省城并附近卫,所操军拣选精壮者二千名,分为二路,每路一千名,令总兵委官训练,于原拨地方往来巡逻,如遇寇贼、矿徒窃发,即时扑灭,若征剿叛,逆照依边功升赏,口粮马草照常给发,器械每年量给,官钱修整守巡兵备,时加阅视。四十四年,题准武定府建守禦千户所,将云南右后二卫后千户所,马步官军各拨二百名,右卫中左所土军拨一百名;并募新军三百名,选指挥千百户管领,前去防禦。隆庆元年,议准将省城六卫军士馀丁,每卫拣选三五百名,别卫所每三名选一名就抵,食粮之数,行令兵备,道督同守备官选官训练,遇警调拨,不许多调。土兵仍听巡按御史出巡,校阅年终分别举劾。三年,题准将和曲州,并和曲驿改附府城之内,其旧州治存留在彼,改为巡捕馆,另佥民壮跟随本州吏目在彼驻扎,盘诘盗贼。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云南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