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云南总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云南总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卷目录

 云南总部汇考一
  云南建置沿革考
  云南疆域考〈有图 形胜附〉
  云南星野考
  云南户口考
  云南田赋考
  云南驿递考

职方典第一千四百五十三卷

云南总部汇考一

云南建置沿革考

     《明一统志》云南,古梁州之南境,为徼外彝地。汉置益州郡,领于益州部刺史。自唐至宋,为蒙氏段氏所据。元置云南诸路行中书省,及肃政廉访司。于中庆,又置曲靖等路宣慰司。于曲靖、临安等处宣慰司。于临安、大理、金齿等处,宣慰司,都元帅府。于金齿,明改置云南等处承宣布政使司,领云南、大理、临安、楚雄、澄江、广西、广南、镇沅、蒙化、景东、永宁、顺宁一十二府,曲靖、姚安、鹤庆、武定、寻甸、丽江、元江、永昌八军民府,北胜、新化二州者,乐甸一长官司,禦彝孟定、孟艮二府,孟养军民指挥使,司车里、木邦、老挝、缅甸、八百、大甸、大苦、剌麓、川平、缅底、马撒。八宣慰使,司干崖、南甸、陇川。三宣抚司,镇康湾、甸大、侯威、远四、州芒、市钮、兀孟、琏茶山、麻里。五长官司,置云南都指挥使,司领云南、左云南、右云南、中云南、前云南、后广南、大理、临安、曲靖、景东、楚雄、洱海、平彝、越州、蒙化、陆凉、永昌、大罗一十八卫;澜沧、腾冲二军民指挥使,司宜良、易门、安宁、马隆、杨林堡、十八寨、木密关、七守禦、千户所,置云南等处,提刑、按察司,分普安、临元、金沧、洱海、四道兼察诸府州卫所三司,并治于云南府云。

云南疆域考

         《通志》云南疆域图

东至广西、泗城州界七百五十里,
西至神护关,接野人界一千七百六十里,南至交冈界七百五十里,
北至四川、会川、卫界四百里,
东南至贵州、普安、州界五百里,
东北至贵州、乌撒、卫界六百三十里,
西南至巨石关一千八百五十里,
西北至吐蕃界二千里。
自省城达
京师八千二百里,
东西广二千二百六十里,南北袤一千一百五十里。

形胜附

有天下之形势,有一省之形势,即有一郡之形势。孟子所谓地利、山溪之险也。说者谓:燕如首,西北、东南如二肢,西南如足,必足无痿躄之患,然后能属役于元首。由是广之,则知省会之视列郡已。汉史传,西南滇国最大,今为行省,以滇为上游领袖,诸郡所从来也。虽无山河表里之固,江湖襟带之雄,然商山之顶,北顾东川金沙奔流,绕其麓而行,至于蜀之戎湖、曲州、靖州而外,峻岭千重,受兰沧之水,以达粤西庶几乎,此方之襟带而表里乎。盖尝综全省之形势论之,东以曲靖为关,沾益为蔽;南以元江为关,车里为蔽;西以永昌为关,麓川为蔽;北以鹤庆为关,丽江为蔽。若夫东贵州、东南交阯,西南缅甸,西
北吐蕃、则八百、老挝、交阯诸彝,以元江、临安为锁钥。缅甸诸彝,以腾越,永昌、顺宁为咽喉。吐蕃以丽江、永宁、北胜为阨塞。知阨塞,则吐蕃无牧马之警。守咽喉,则西彝息举燧之虞。固锁钥,则南彝绝乘障之扰。三要得,而云南可安枕矣。

云南星野考

《通志》东井八星,舆鬼四星,南方朱鸟、七宿之首与目也。按古历法,井宿、赤道三十三度三十一分,黄道三十一度三分,鬼宿赤道二度二十分,黄道二度二十一分。皇清历度,井宿三十一度,鬼宿五度,皆属未宫。《汉·天文志》:起井十六度;《唐志》:起井十二度;《晋志》与费直,皆同《唐志》。蔡邕起井十度;明起井九度一十八分四十一杪。皇清,起井初度,盖以赤道分天之中,亘古不易,黄道为日月五星之常道,不能不因岁差而变易也。论分野者,惟以赤道为准。井鬼之星,于分为秦,于野为雍、梁二州,为巨蟹宫为鹑首,未宫、井宿则雨水昏中,鬼宿则春分昏中。
《周礼·保章氏》以星土辨九州所封之域,其后《星经》散亡,惟汉《地理志》载,分野始详。而郑康成十二次之分,大率因之。《晋·天文志》云:班固取三统历,以十二次配十二野。及费直《周易》分野,蔡邕
《月令章句》,后魏太史令陈卓定郡国所入宿度,固已详言之矣。而《旧志》载:滇分野杂引《星经》,卒无定论。其曰太白主益州,盖太白秦分神主、华岳、华山属少阴,万物由此而化生,故金星位焉。又少昊为白帝治西岳,上应井鬼之精,下镇秦之分野,故《天官书》曰:秦之疆也,候在太白、太白主秦、晋、巴蜀、羌、髳诸国;梁雍以西之地,皆属焉。是太白主益州之说,盖通秦蜀而言,非专为滇言之也。又曰:北斗第二星,主益州,《星经》以五亥夜候;北斗第二星,乙亥为汉中,丁亥为永昌,己亥为巴郡牂牁,辛亥为广陵,癸亥为犍。为《观象玩占》曰:北斗一星,主秦,二星主楚,三星主梁,四星主吴,五星主赵,六星主燕,七星主齐,则北斗第二星,非专主益州分野,明矣。司马迁曰:觜觿参益州,东井舆鬼雍州。班固则曰:秦地、东井舆鬼之分,其界尽于西南牂牁、越隽、益州。固去迁未远,若以史迁之言为然,班固以同代史官不当更而定之矣。又考四川成都,井鬼分野入参一度,顺庆参井,松潘、叠溪、觜参、东川、属参是觜参,固与滇无与矣。而志滇者,犹曰:半属觜参,半属井鬼。又以迤东为觜参,迤西为井鬼,聚讼纷纷究,同扪籥是皆徒袭乎。《星经》之说,而未考乎分野之实也。夫分野之定,起于井鬼。唐一行以山河两戒论星野,谓:南河、北河分夹东井,为天之阙门,主关梁,所以界天之南北也。故北河曰:北戒,为北戍衡星。南河曰:南戒,为南戍权星。两戒之间,七曜之中道出焉。春分昏中,两河当于午位,就此时之中星观之,井在赤道之北,黄道经其内,恰值嵩高之上。以是知天之高者,惟北辰,而井与北极最近。地之高者,惟昆崙,而秦蜀滇与昆崙为近。故定分野者,必以此为准矣。又天汉经井,自井而向西北,参觜次之,毕昴次之,娄胃奎壁室又次之。此由西北而渐下之大略也。自井而向东南,南河次之,舆鬼弧矢次之,柳星张翼轸又次之,此由东南而渐下之大略也。故天官家,以黄河内外水之归东海者,为北河。以长江内外水之归南海者,为南河。因水势,南北分合,为星野,南北所主,此又自天汉而断之也。夫南河、北河两星,列于井之南北。于此求之秦在西北,则黄道所经之井,即秦分野。蜀在秦西南,则近参之井,即蜀分野。滇又在蜀之南,则近鬼之井,即滇分野。是滇在井鬼之间,明矣。且天狼弧矢在井鬼之南,主南彝艮缅诸司之地,占南彝者,必于狼。则志滇分野者,亦必于井鬼,此又象之彰彰可据者也。虽天道渺茫,非可臆测,而以云汉与地势之高下揆之,亦概可识矣。世有甘石,当必能辨之。

云南户口考

《通志》康熙三十年,分原额人丁,及编审清出除顶补老故外,共人丁一十四万一千五十八丁,额徵丁银二万八千四百四十二两一钱九分一釐。又康熙二十五年,编审清出人丁四百四十五丁,应徵银九十两二钱一分二,共人丁一十四万一千五百三丁,徵银二万八千五百三十二两四钱一釐。
又额外康熙二十五年,编审增出沐庄人丁一千九百七十丁,应徵丁银四百七十六两五钱七分一釐。
康熙七年,奉裁安宁、易门、宜良、定雄、通海、鹤庆、永平、定远、中屯、越州、曲靖、六凉、临安、十八寨、洱海、大罗、蒙化、楚雄、十九卫所,归并州县,徵收原额军舍土军人丁,及编审清出,共丁一万七千四百九十九丁,额徵丁银七千七百九十三两三钱。又康熙二十五年,编审增出军舍人丁一百一十二丁,徵银五十八两六钱二分二,共人丁一万七千六百一十一丁,徵银七千八百五十一两九钱二分。
康熙二十六年,奉裁云南都使司,督徵左、右、中、前、后、广平、彝、大理、永昌、腾冲、澜沧、景东、杨林、木密、马隆、新安、姚安等十七卫所,附凤梧所归并州县徵收。
原额军舍土军人丁,及编审增出军舍人丁,共二万九百八十三丁,额徵丁银八千二百三十五两四钱五分。又康熙二十五年,编审增出军舍人丁四十一丁,徵银一十四两四钱八分,二共人丁二万一千二十四丁,徵银八千二百四十九两九钱三分。

云南田赋考

《通志》原额民赋及清出开垦等,共田地七万九百三十七顷八十一亩五分八釐八毫六丝一微六纤二尘七渺六漠,查额内尚有荒芜田地,额编钱粮,现系除荒徵解,统俟开垦全熟足额,实徵夏税本折麦三万一千九百一十八石六斗六升四合四勺六圭七粒七颗八粟。内除丽江府、蒙番、窃踞,无从催徵,暂免徵收,麦四百五十八石五斗一升六合一勺外,实徵麦三万一千四百六十石一斗四升八合三勺六圭七粒七颗八粟。
实徵秋粮,本折米一十万九千三百九十石八斗八升四合八勺六抄八撮四圭三粒一粟。内除丽江府、蒙番、窃踞,无从催徵,暂免徵收米一百四石六斗八升五合五勺外,实徵米一十万九千二百八十六石一斗九升九合三勺六抄八撮四圭三粒一粟。内尚有丽江、府蒙、番占、踞每年无徵秋米二百石,系该土府补额。
实徵条编协济地亩等银,八万七千八百六十两八钱五分七釐四毫四丝四微七纤八渺三漠。内有丽江、土府被蒙番占踞,每年无徵银六十六两四钱三分,系该土府补额。
又额外增出沐庄田地,并二十一年劝垦,共田地二千五十顷五十亩四分二釐八毫九丝四忽三微四纤六尘二渺四漠,查增出田地内,尚有荒芜,额编钱粮,见系除荒徵解,统俟,开垦全熟足额。
实徵夏税本折麦四百五十五石二斗四升四合九勺三抄一撮七圭六粒五颗五粟,
实徵秋粮本折米三千二十八石二斗二升四合五勺二抄三撮八圭三粒三颗六粟,
实徵条编等银二千五百六十七两七钱八分五釐四毫六丝五微五尘七渺六漠。
附额徵除悬额无徵,并凤氏克举没官禄,昌贤等叛产,删除各款名色外。
原额观场田租除荒芜无徵外,实徵银一百五十七两三钱三分二釐七毫八丝五忽。
花斑竹银八十五两耗银六钱八分,全徵。差发米、麦、牛、马、绵、紬、海、𧵅、各项,除荒芜无徵外,实徵银五千七百三十八两九钱八分三釐九丝三忽五微四纤一渺六漠,内除丽江府所辖中甸被蒙番窃踞,无从催徵,暂免徵收银四百一十四两八钱三分三釐七毫五丝外,实徵银五千三百二十四两一钱四分九釐三毫四丝三忽五微四纤一渺六漠。
差发米一千八十石九斗一升七合,每石折银七钱,该银七百五十六两六钱四分一釐九毫。奉文改徵本色无耗米一千八十石九斗一升七合。
矿、课、商税,共银九百五两八钱四分,遇闰加银四十三两二钱九分六釐六毫。全徵。查此矿课内,有新平县明直厂课银三百三十两九钱六分,因硐老山空,矿苗断绝,曾经两次题请豁免,未蒙除豁。
商税课程、门摊、酒、醋、铅、铁等项,共银一万三千三百三十四两一钱六分二釐五毫四丝六忽一微,遇闰加银五百二十三两六钱八釐二毫二丝四忽六微三纤四尘。又云南府税课司,春冬遇闰,加银三百三十三两三钱三分三釐三毫三丝三忽三微。夏秋遇闰,加银一百六十六两六钱六分六釐六毫六丝六忽六微。全徵。内有易门县铜课银二两,老场炉课银二十一两六钱,节据硐民控诉,因开采年远,矿苗断绝,硐老山空,久已无徵。前已造入《全书》,题达,未蒙除豁。
商税、海、𧵅、易银二十七两五钱七分,遇闰加𧵅易银一钱,全徵。
商税麻布五百六十九段,每段易银一钱,该银五十六两九钱,全徵。
鱼课、鱼钞,共银一千七百六十四两六钱五分七釐六毫。内鱼课、鱼钞,遇闰加银六十三两五钱六分一釐五毫八丝。又剑川州鱼课,遇闰春夏加银一十三两二钱四分,秋冬加银一十六两五钱五分,全徵。
鱼课米三十五石五斗,每石折银五钱该银一十七两七钱五分,全徵。
海湖租谷三百八十四石六合,每石折银四钱,该银一百五十三两六钱二釐四毫,每银四钱改徵谷一石,该谷三百八十四石六合,全徵。年例没官彝祖并武侯祠租谷,除荒芜无徵,并删除外,实徵无耗租谷一千八百三十二石四斗九升。
学租银六十九两五钱二分一釐,全徵。
牛税、籽粒、稻谷银二十二两六钱七分,全徵。籽粒银除荒芜无徵外,实徵银三百二十二两九钱七分三釐。
房地租除荒芜无徵外,实徵银一十一两一钱八分二釐,遇闰加银四分五釐。
田租除荒芜无徵外,实徵银五十九两六钱八分四釐。
地租除荒芜无徵外,实徵银六钱七分。
军饷米银七钱五分八釐八毫七丝六忽三微,全徵。
乍甸均徭银二十两,全徵。
猛波罗各寨均徭银二十两七钱,全徵。
均徭水利银三两一钱七分,全徵。
水利租谷银五两四钱八分,全徵。
古柏庄租谷二百石,全徵。
学宫租谷除荒芜无徵外,实徵租谷八十石租谷,除荒芜无徵外,实徵租谷五百六十一石六斗五升七合三勺七抄五撮五圭。
租麦除荒芜无徵外,实徵租麦一十一石二斗九升。
丈报陆地纳租充饷银八两七钱九釐,全徵。麦课银一十二两,全徵。
丁苴田租除荒芜无徵外,实徵银一十两。馆客银除荒芜无徵外,实徵银三百七两二钱三分。
站赤除荒芜外,实徵银一百五十九两七钱二分五釐。
丁差银五十四两七钱五分,全徵。
水夫银二十八两八钱,全徵。
铺陈银二十六两,全徵。
芒市马鞍铺陈银一十三两,全徵。
官山租银一十二两,全徵。
驿站、充饷并站民认办银一千四百二十二两二钱八分一釐八毫五丝,全徵。
户口食盐银一百一两五钱一分四釐八毫,全徵。
村寨年纳商税海𧵅易银三十八两八钱,全徵。灰窑银一两,全徵。
蒙化广通嶍峨酒课商税银四十二两二钱六分八釐,遇闰加银三两二钱一分,全徵。
大理府街税地租银三两五钱,全徵。
布政司历样纸觔银三两六钱,全徵。
青靛花税银,原无定额。
染青、靛缸银,原无定额。
税契,原无定额,遇有民间投纳,按季汇解。鼓铸、息钱难以定额,如奉文鼓铸,获息多寡,按年汇报。
新增
寻甸州四十八哨,荞一百六十一石五斗,全徵。纳楼司五亩,地方差发银一百两,全徵。
开化府纳临安府蒙自县,户口食盐银二十二两七钱五分四釐,全徵。
马街商税银一十二两,全徵。
本府新设商税,年徵课银三百两,全徵。
元江府田钱地讲银,五千五十三两二钱三分六釐,全徵。内有临安府慢车寨,年纳银六十两,归该府管辖、徵解外,元江府止该实徵银四千九百九十三两二钱三分六釐,全徵。
浪妈等六寨,岁徵地租银二百八十五两,全徵。查元江府田钱地讲浪妈等银,据该府详称系新增之项,彝民重困,请减一半,已造入《全书》,未蒙除减。
普洱商税银一千六十四两八钱,全徵。
昆阳州柴厂、广南府剥隘、元谋县马街,三道商税,原无定额,遇有商贾经过,照货抽收,按年汇解。
曲靖府,经徵曲靖卫马场本色租谷,七百一十七石八斗九升,全徵。
姚州常住租谷六十石,查此租谷,据该州申称系先年人民施入寺庙,除完正供外,以为香火之资。后寺庙荒废,知州宁云鹏将此租谷报充兵饷,既输正供,又纳租谷,已属二赋。前已造入
《全书》,未蒙删除。建水州,旧设临元参将,奉裁衙门年例没官各项年例银九十二两,子花九百觔,槟榔二十把,核桃一万九千个,松子二石,木耳四十觔,乾笋一百觔,麻子油一百觔,月柴四十三挑,以上九项,除年例银九十二两,全徵。其子花等项,按年照时变价起解。
年例马料本色租谷,八十石一斗一升三合五勺,全熟。
年例本色租谷高粱二石,全熟,查此租谷高粱子花等款系明时旧设,临元参将私派年例,原非正款。嗣吴逆,搜查无碍银两,遂将此项增入每岁私派,村寨原非有田有粮之项,前已造入
《全书》,未蒙删除。又额外清出建水州猛丁猛喇等七寨籽粒色银四百两,全徵。
清出镇沅府境沐氏,照彝民人户派纳峦,旧由理村坝尺、坝郎、肆村、寨籽、粒银三十六两六钱六分,全徵。
康熙七年,奉裁安宁易门、宜良、定雄、通海、鹤庆、永平、定远、中屯、越州、曲靖、陆凉、临安十八寨、洱海、大罗、蒙化、楚雄、武定、十九卫、禦所、屯赋归并州县徵收。
原额屯官马料公种、公样等田地,共六千二百五十九顷六十六亩五分八毫七丝四忽五微五纤九尘四渺,查额内尚有荒芜田地,额编钱粮见系除荒徵解,统俟开垦全熟足额。
实徵夏税本色麦四千三百八十三石七斗六升八合二勺三抄三撮七圭九粒六颗六粟。实徵秋粮本色米六万四千五百一十七石五升七合三勺二抄九撮七圭五粒九颗。
实徵本色谷五百五十八石五斗九升一合。实徵本色荞一百三十五石二斗六合四勺八抄。
实徵本色豆十三石五斗三升。
实徵折色税粮、麦、米、榖、荞共三万六千五百四十八石四斗三升八合七勺六撮八圭八粒一颗一粟,各折不等,该折色银一万四千九百五十两七钱四分四釐五毫二丝九忽五纤四尘三渺六漠。
附额徵,除悬额无徵外。
原额马场草场地租,除荒芜无徵外,实徵银六百八两一分八釐四毫。
原额门摊商税银三十七两四钱七分,全徵。原额牙税除荒芜无徵外,实徵银一十两。原额窑场地租除荒芜无徵外,实徵银六两一钱八分。
康熙二十六年,奉裁云南都使司,督徵左、右、中、前、后、广平、彝、大理、永昌、腾冲、澜沧、景东、杨林、木密、马隆、新安、姚安、等十七卫所附凤梧所归并州县徵收。
原额屯官马料公种公样等田地共七千六百
顷八十六亩八分一釐二毫二忽四纤七尘,查额内尚有荒芜田地,额编钱粮见系除荒徵解,统俟开垦,全熟足额。
实徵夏税本色麦五百九十五石四斗九升九合九勺八抄二圭九颗四粟。
实徵本色蚕豆一百八十四石二斗二升三合八勺。
实徵秋粮本色米五万七千七十九石一斗七勺八抄六撮五圭四粒九粟。
实徵本色谷六百二十一石四斗二合。
实徵折色夏税麦米谷荞豆共七万七千三百三十九石七斗六升九合八勺二抄一撮九圭九粒四颗,各折不等,该折色银三万九百八十三两五钱六分一釐三毫三丝四忽二微三纤二尘七渺二漠。
附额徵收,悬额无徵外。
原额马场草场田地租,除荒芜无徵外,实徵银四百六十一两一分五釐九毫一丝三忽。原额学租,除荒芜无徵外,实徵银七钱五分。以上云南通省额徵,共银一十六万六千三百四两四钱一分七釐四毫一丝七忽六微九纤八尘七漠。
又额外增出沐庄条编,并籽粒银三千四两四钱四分五釐四毫六丝五微五尘七渺六漠,又人丁项下额徵银四万四千六百三十四两二钱五分一釐,又额外增出丁银四百七十六两五钱七分一釐四项,共银二十一万四千四百一十九两六钱八分四釐八毫七丝八忽二微三尘八渺三漠。
存留驿站项下 驿堡官夫、廪食马匹草料、买添、马价银二万八千一百九十四两五钱六分,小建扣除,遇闰照支。
俸工项下 官俸银一万三千九百二十八两,七钱一分四釐,役食银三万七千三百八两,喂马草料银七百四十四两,
内有院司道首领提举等官役俸食银,四千五十六两七钱五分四釐,例系径于司库支给,其馀银四万七千九百二十三两九钱六分,于各府项下开载。
支给项下 一鞭春银一百六十九两一钱九分五釐。
祭祀银二千四十一两。
内有黑白琅三井鞭祭银一十七两,例系径于司库支给,其馀银二千一百九十三两一钱九分五釐,于各府项下开载。
铺兵工食共银三千三十二两一钱。
解部颜料银二百一十四两二钱三分七釐六丝二忽五微。
廪生饩粮银四千二百一十六两八钱。
散给廪生贫士学租银,六十九两五钱二分一釐。
表笺袱袋银,一百八十九两六钱三分八釐四毫。
历样经费银三百一十三两八钱四分。
文场经费,三年一用,银一千一百一十一两八钱一分四毫。
武场经费,三年一用,银四百二十六两九钱三分五釐。
会试举人,每名盘费银三两,每科进京人数无定,所有额徵支剩银两听部拨充,滇省制饷,年终报销。
本色
额徵夏税秋粮,本折麦米谷荞豆,共二十六万八千八百三十四石七斗二升七合二勺七抄九撮四圭一粒三颗八粟,
额外增出。
实徵夏税秋粮,本折麦米,共三千四百八十三石四斗六升九合四勺五抄五撮五圭九粒九颗一粟。
附徵并六款项下
额徵麦荞、高粱、米谷,共五千一百七十一石八斗六升三合八勺七抄五撮五圭,内支给廪生、贫士租谷八十石外,其馀额徵麦米等项,听粮储道支放兵粮,年终报销。
附盐法
黑白、琅云、龙安、宁阿陋、只旧弥沙、景东九井、原额徵共银十六万八千八百零九两三钱六分。康熙二十一年,总督蔡毓荣、巡抚王继文题准免黑井每月课银二千两,共实徵课银十四万四千八百零九两三钱六分,查黑井盐课额内。康熙二十六年,具题黔省普安等处改食川盐,
归入川额,徵收银五千七百六十两,复于康熙二十九年,内奉部文普安等处向食滇盐,每年所徵课银五千七百馀两,改食川盐每年所徵课银止二百四十馀两,应照旧例普安等处仍食滇盐,照额徵课。奉旨,课银照旧例,仍徵一十四万四千八百九两三钱六分,遇闰照加,小尽照各省《全书》扣除。
黑盐井提举司提举一员,盐课司大使一员。大井东井、复井、该井岁办课银十二万两。康熙二十一年,题准豁除,加煎每月课银二千两,实徵课银九万六千两,查该井课额,内因奉部文普安等处,仍食滇盐,照额徵课。奉旨,课银照旧额,仍徵九万六千两,遇闰照加,小尽不除。
岁额公费银四百八十两。
灶丁编公费岁该银四十三两六钱。商税岁该银一百三十一两三钱五分。
窝卤岁该银七十二两。
附徵窝卤银一十八两。
附徵新增省店盐税银三千七百五十两,有闰加银三百一十二两五钱,查普安等处月销滇盐三万斤,该税银一十八两七钱五分,以一年计之,共销盐三十六万斤,该税银二百二十五两,既普安等处改食川盐,税银题准,改川办纳嗣。奉部文普安等处仍食滇盐,按额徵课。奉旨,税银照旧额,仍徵三千七百五十两,遇闰加银三百一十二两五钱。
白井提举司提举一员,盐课大使一员。
观音小石井、旧井、乔井、灰尾井、界井、该井岁办课银二万八千五百六十两,遇闰照加,小尽扣除。岁额公费银四百九两二分九釐,岁额商税门摊银一百二十两,有闰加银十两。岁额革菜门摊银二十四两,查黑白二井,盐课过重,盐斤难销,实因滇省人民稀少,盐斤日壅,而课额渐逋,以致行盐地方各官,屡受参罚。前已造入《全书》题请减额六万九千三百两,未蒙除减。琅井提举司提举一员,吏目一员。
琅井该井岁办课银九千六百两,遇闰照加,小尽不除。
岁额公费银三百一十两九钱一分一釐四毫。商税岁该银三十七两六钱。
盐行岁该课银六两。
米行岁该课银八两。
酒行岁该课银五两。
原编协济安宁井公费银八十九两五钱。窝卤公费岁该银九十两二钱。
云龙井大使四员。
雒马井,系云龙州经徵。
该井岁办诺邓井、石门井、大井、天耳井、山井、师井、顺荡井、课银四千七百六十三两七钱,遇闰照加,小尽扣除。
岁额公费银三百二十七两二钱一分二釐六毫。
安宁井,系云龙州经徵。
该井岁办洪源井、石井、鹅井、大界井、新河井、课银一千九百八十两,遇闰照加,小尽扣除。阿陋井盐课司大使一员。
该井岁办阿陋井、猴井、奇兴井、袁信井、袁朝凤井、吧喇井、罗木井、纳甸井课银二千九百二十三两二钱,遇闰照加,小尽扣除。
岁该公费银四十七两九分三釐。
只草二井,康熙十八年,八月内,奉旨,封闭。
该井岁办课银二百六十二两四钱六分。弥沙井盐课司大使一员。
该井岁办本井、桥后小井课银四百两,遇闰照加,小尽扣除。
景东井,系景东府掌印同知经徵。
该井岁办课银三百二十两,遇闰照加,小尽不除。

云南驿递考

         《通志》自省至贵州普安州路程
滇阳驿 三十里至板桥驿。滇阳驿在省城,旧设马一百匹,今设马六十匹,在城堡照旧设夫一百名,附滇阳驿。
板桥驿 六十里至杨林驿。旧设马三十匹,今设马四十匹,板桥堡照旧设夫一百名,附板桥驿。
杨林驿 七十里至易隆驿。旧设马三十匹,今
设马四十二匹,杨林堡照旧设夫一百名,附杨林驿。三十里至腰站堡,换夫。
易隆驿 八十里至马龙驿。旧设马三十匹,今设马四十二匹,易隆堡照旧设夫一百名,古城堡照旧设夫一百名,俱附易隆驿。三十里至滇南堡,换夫。
马龙驿 七十里至南宁驿。旧设马三十匹,今设马四十二匹,马龙堡照旧设夫一百名,附马龙驿。四十里至三岔堡,换夫。
南宁驿 五十里至白水驿。旧设马五十匹,今设马四十二匹,三岔堡照旧设夫一百名,交水堡照旧设夫一百名,俱附南宁驿。
白水驿 六十里至多罗驿。旧设马三十匹,今设马四十二匹,定南堡照旧设夫一百名,附白水驿。多罗,即平彝卫,途经茶花箐,多盗。
多罗驿 六十里至亦资孔。旧设马六十匹,今设马五十匹,平彝堡照旧设夫一百名,附多罗驿。
亦资孔驿 八十里至普安州驿。属黔设。普安州 四百二十里达贵州省城。
自省至交水分路,向四川永宁卫路程。
南宁驿 五十里至松林驿。旧名普鲁吉,今以名堡。
松林驿 七十里至炎方驿。照旧设马十匹,普鲁吉堡照旧设夫五十名,附松林驿。途经韶关,有火忽都堡。
炎方驿 八十里至沾益驿。照旧设马十匹,火忽都堡照旧设夫五十名,附炎方驿。
沾益驿 八十里至傥塘驿。照旧设马十匹,沾益堡照旧设夫四十名,附沾益驿驿,即乌撒后所城有傥塘站,隶黔中,实滇黔蜀错绣地。傥塘驿 五十里至可渡驿。照旧设马十匹,傥塘堡照旧设夫四十名,可渡堡。属云南照旧设夫四十名,附傥塘驿。
可渡驿 九十里至乌撒卫滇蜀分界。四川乌撒府与卫同城乌酋所居,其险道有杨桥、三湾、由乌撒而行,岚烟箐雨,有虎多盗,必聚旅、严兵方可行。
乌撒卫 七百三十里,达永宁卫四川界。自省至四川建昌卫路程
滇阳驿 八十里,至富民县。
富民驿 一百二十里至武定府。旧有驿堡,今废。西北历街子坡,踰坡有小甸关,扼要可守。武定府 七十里至马鞍山,西历乌龙洞、跃鹰、高桥等十馀村落,川原平衍,广二十馀里。马鞍山 九十里至元谋县。历黑箐哨,阴翳多淖,出箐至八蜡哨,乾海子,崇山复岭。下马头山,始平衍,有微瘴。虚仁驿在中道,今邮传俱废。元谋县 六十里至黄瓜园。旧有环州驿,今废。历马街子、龙海、落地皆平原,而荒,人皆僰彝。由龙海落西渡河,有苴林村。由苴郤达姚安,秦蜀贾人由越建来者,由此入迤西诸郡。
黄瓜园 四十里至金沙江。金沙江渡有三:一由宾川至北胜、蕖、通盐井、卫地属蕃彝,不可行。一由大姚县鱼闸渡至黎溪。一即此渡江水,奔驶,挽舟里许,乃横舟而济。北岸无居民,南岸设巡检司,可百馀家,渡金沙江,北五十里至姜驿。初行谷中,沿溪而上,十里,升火焰山,其高三十里,峰回路转,陡绝之处,翼以木栈。至山巅三里许,即姜驿驿,久颓圮。后有彝寨罗婺居之,江外地皆逼东川。
姜驿 八十里至黎溪站,滇徼尽此。三十五里,有松平关。
黎溪站 十里至凤山营。有五里坡,险隘多盗。七州彝寨夹路庐焉,凤山营设于山巅下,有二营,曰火烧,曰观音。联络山麓,铃柝相闻,实要地云。
凤山营 五十里至会川卫。
会川卫 三百九十里,达建昌卫,
自省由师宗州至广西南宁府路程
会城 一百二十里至宜良县,往东途经汤池。宜良县 七十里至天生关。
天生关 四十里至赵誇。
赵誇 九十里至师宗州东,历路出彝砦中,时有摽夺之患,今息。
师宗州 九十里至罗平州。
罗平州 六十里至三板桥。
三板桥 七十里至江头。
江头 八十里至黄草坝地属黔中。
黄草坝 八十里至郑屯。
郑屯 四十里至栖革。
栖革 四十里至安笼所,地隶粤西。
安笼所 六十里至板屯。
板屯 四十里至坝楼,过江有舟渡,自安笼至此,沿江多瘴,峻岭隘道,彝寇出没无时,又三日至安隆司。
安隆司 四十里至芭蕉关,关隘险峻,扼诸彝之吭。
芭蕉关 九十里至潞程。自此至田州,路俱坦彝。
潞程 九十里至王店。
王店 九十里至归乐界泗城田州,有彝患。归乐 九十里至荣庄。
荣庄 九十里至田州,州临右江。
田州 由江舟行八日达南宁府,
自省由临安达广西、南宁府程。
云南府城 四十里至呈贡县。
呈贡县 五十里至晋宁州。
晋宁州 九十里至江川县,东南循松子山涧行至河涧铺;登关岭为迤东扼塞,渐下至茨桐铺踰石关。
江川县 七十里至通海县。东循星云,湖上行过甸苴关,又循杞麓湖上行。
通海县 六十里至曲江驿。道经侯家箐,至曲江。
曲江驿 九十里至临安府。
临安府 一百二十里至阿迷州。东南历漾田安边哨,有三转湾坡,多盗。
阿迷州 四十里至马者哨。东踰桥至东山关,有崇山,必穷日力,乃至山巅,居人百馀家,彝多于汉。
马者哨 六十里至多铺。东历矣马驿,旧驿废。
铺 六十里至罗台驿。东南历木瓜铺永宁哨至驿,旧驿废。
罗台驿 四十里至陇希寨。踰山而南,经倒马坎,林深磴险,溪径杂出,沙人侬人溷处,彝患时有。
陇希寨 六十里至弥勒湾。南至新哨,有旁径。滋寇至湾山哨,平彝一望,沙碛疆理,隶弥勒州。弥勒湾 六十里至者豹。东踰山有竹,子箐荆棘丛生,莽有伏戎过杨,屋戈勒袜舍三,寨临俺排江,循西岸而进,江出两山中,瘴毒不可迩,清明后为酷,触之无治者。江东有大八百、小八百二寨,皆侬氏属彝,至俺排寨,渡板桥绝江。循东岸历革雷寨,马鞍山,六郎者莫至者豹。昔有公署,今废。
者豹 六十里至速为寨。东南历小者马寨,有径路通季达,贼人南历,省芽者免,罗干速徵,至速为寨;旧有速为驿,今废。
速为寨 四十里至木铁。东南历母忙寨,至木铁上有侬彝寨数十馀家,路坦彝。
木铁 四十里至广南府南。历那龙、那堵者、图大者马至府。
广南府 五十里至宝月关。自府南连山皆削壁,不可通。惟此凿石通道,侬氏设关其上,严启闭,今废。
宝月关 九十里至罗贡寨。南经可王塞,至西洋江,江之浅者,可揭而涉,为广南富州界。渡西洋江,有崇坡,跻坡至罗贡箐,寇盗丛箐林中,行旅来往,必索兵为导。
罗贡寨 四十里至布戛寨。南历沙斗位,来踰山上下。
布戛寨 五十里至富州,居民为土酋沈氏辖。富州 三十里至板,有公署,灾于火。板 三十里至纳桑寨。纳桑寨 四十里至镇安州。南入纳桑,箐隶粤西,实滇粤。瓯脱地箐林,崄巇,人多,扼于险,民居多依削壁,行人野宿田中,州南有交阯寨,莫氏以官监之,镇安酋长岑氏,半受制焉。
镇安州 六十里至箐口寨。东行川原、中原、穷登岭南入苟。把箐其长三十里,林莽倍密,实交粤弃地,彝寇之来,莫知其踪。行者以夹卫。出箐口寨,隶归顺,居民稍就平原。
箐口寨 四十里至安得寨。东踰岭下,至苟把寨,有照阳关。石壁削立,半壁有石洞,穴山而过,路出其中,可十亩上下,有石隘磴石,崚嶒碍车,马脱輗軏,解鞍鞯乃跻入关。
安得寨 六十里至细村。东历打滥,箐草棘乱生,多石山,若城中有平畴者,曰硐路。出其中,出入之所,皆有石隘。其硐曰打滥、曰平崖、曰细村。细村 六十里至归顺州。东历六硐那驮,土酋
尚礼法,驭下以严,阖境无盗。州治北有险砦,下有径,一日可达,交趾高平府。
归顺州 三百七十里达左江。由左江舟行十日,达南宁府。
自省由路南州达广西南宁府路程
省城 九十里至汤池。东历水海子、黄土坡、七甸。
汤池 八十里至路南州。历老大坡,宜良县一碗水,土官哨、白山屯、陈家渡。
路南州 七十里至发矣哨。东南历板桥屯、小色朵、大色朵、林马硐,至哨,有革泥巡检司,母伏矣哨。
发矣哨 八十里至弥勒州。东南历马矣哨,龙铺、六丰、上马州。
弥勒州 七十里至竹园村。东南历弥南哨,横水塘,青水哨,石子哨,矣勒新村,习于中哨,龙潭,芭蕉村。
竹园村 八十里至大百户。东南历石牛坡,拖正旧哨、新哨至江边。
大百户 八十里至阿小寨。渡江上坡,有普氏寨,又历怀远哨至阿小寨。
阿小寨 九十里至三乡城。东南历卜洪寨,大勒湾,会于广南路。
三乡城 七十里至弥勒湾。历归德哨,由弥勒湾会于广南路。
弥勒湾 七十里至龙得村。入广西府,历龙甸村吉双乡矣,明村歪鸦迫。
龙得村 九十里至密勒勒。东南历小寨,小江桥、大江渡、象鼻岭、沙人寨、布荣寨、矣彝寨、石头寨,小河至密勒勒江,外皆土舍昂氏地。
密勒勒 三十里至宝月关。东南历大黑布沼、八倒哨、小黑布沼、矣堵哨、山白村,北达交水,南会弥勒湾,入广南路。
宝月关 七十里至阿用寨。
阿用寨 七十里至老太庄,东循西洋江。老太庄 九十里至花甲硐。东历打鱼庄入富民界,过板淜寨,渡西洋江,沿江道迮崖峻山,后有那齐寨,实盗薮。至花甲硐地界,有野处之所。花甲硐 九十里至耿牙寨。
耿牙寨 八十里至高山公馆。
高山公馆 七十里至东坡坡,有野处之所。东坡 七十里至归朝富州。酋沈氏地,炎热多瘴。
归朝 六十里至四亭。
四亭 四十里至者散。
者散 四十里至者令。
者令 三十里至博隘。
博隘 有大江,舟行四日,达田州。又八日,达南宁府。
自省至永昌府路程
在城堡 七十里至安宁州。
安宁堡 六十里至禄膘堡。安宁原设堡夫五十八名,内逃亡、故绝二十八名,止存三十名。有冷饭田。
禄膘堡 四十里至炼象关。禄膘原设堡夫八十名,内逃亡、故绝四十七名,止存三十三名。有冷饭田,道经老雅关。
炼象堡 四十里至禄丰县。炼象原设堡夫九十三名,内逃亡、故绝五十六名,止存三十七名。有冷饭田。
禄丰堡 七十里至舍资禄丰。原设堡夫八十二名,内逃亡、故绝五十名,止存三十二名,有冷饭田,道经六里箐,林深径陡,多盗。
舍资堡 四十五里至广通县舍资。原设堡夫七十三名半,内逃亡、故绝六十九名半,止存老军三名,识字军一名,外拨楚雄卫军夫一十五名,定远县民夫二十二名,协应共四十名。有冷饭田。此站路甚崎岖,值阴雨泥淖,行旅甚艰。广通县 七十里至楚雄广通。原设堡夫七十三名半,内逃亡、故绝三十三名半,止存四十名。有冷饭田,道经回蹬关。
楚雄峨碌堡 四十五里至吕合峨碌。原无堡夫,向拨楚雄卫军一十二名,民夫一十八名,南安州协夫十名,共四十名。
吕合堡 七十里至镇南沙桥吕合。原设堡夫五十名,内地震、兵火,止存一十八名,定远协夫二十名,共三十八名,有冷饭田。
沙桥堡 七十里至普淜沙桥。原设堡夫四十名,内逃亡、故绝十六名,止存二十四名。内逃亡六名,招佃应差。有冷饭田,道经鹦鹉关,亦险要地,属姚州。
普淜堡 六十里至云南县普淜。原设堡夫一百九十名,内逃亡、故绝一百六十名,止存三十名。康熙二十年,因夫差浩繁详,令姚州、大姚二属,协济一百名,恢复。后详减八十名,止协济二十名,共五十名,有冷饭田。
云南县 八十里至白崖云南。原设堡夫四十六名,内逃亡、故绝一十八名,又孤独军三名,止存二十五名。其所缺五名,将冷饭田所馀租谷雇应。
白崖堡 八十里至下关堡白崖。原设堡夫八十四名,内逃亡、故绝七十九名,止存五名,大罗协夫五名,洱海协夫八名,景东协夫一十二名,共三十名。有冷饭田,道经定西岭,山极崎岖。下关堡 九十里至漾濞下关。原设堡夫一百名,内逃亡、故绝六十六名,止存三十四名,有冷饭田。
漾濞堡 八十里至打牛坪漾濞。原设堡夫六十七名,内逃亡、故绝三十名,止存三十七名。又各里站马十匹,每马编夫三名,共三十名,通共六十七名。有冷饭田,属永平县。
打牛坪堡 二十五里至黄连堡打牛坪。原设堡夫六十四名,内逃亡、故绝五十八名,止存六名。议令漾濞伍九半伍所军协济,有冷饭田。黄连堡 七十五里至永平县黄连。原设堡夫六十四名,内逃亡、故绝五十八名,止存六名,馀将冷饭田租谷雇应。
永平堡 七十五里至沙木和永平。原设堡夫六十四名,内逃亡、故绝六十二名,止存二名,馀将冷饭田租谷雇应。
沙木和堡 一百二十里至永昌府沙木和。向系民夫应差,后因苦累,拨永昌卫军一十二户与民夫各半。变乱之后,除逃亡、故绝,今止存堡夫二十三名。路过澜沧江桥、查迤西一带,各堡自恢滇以来,原未开支钱粮。
永昌府 六十里至蒲漂永昌府,以下无额设堡夫。
蒲漂 八十里至磨盘石。
磨盘石 八十里至龙江驿,驿久裁。
龙江驿 七十里至腾越州。南中极边,外皆野彝,行四十馀日,始达缅甸。途泥泞、多野兽,不可行。
金沙江达马湖府水程
江源出吐蕃,其龙川东至巨津宝山,三面环丽江,至鹤庆,受漾共诸水,又东经北胜州,受桑园龙潭、程海诸水,又东经姚安,受蜻蛉,大姚,龙蛟诸水,又东经定远,受龙川诸江水,又东经元谋、受苴宁河,又东至禄劝州,受滇池以西诸水,又东经会礼州,又东经东川、济虑部,过乌栊山,受寻甸牛栏江诸水,又东经乌蒙南,又东经马湖,遂至溆州,入于江。明佥事王惟贤议自滇池海口,开至安宁罗,次富民只旧,你革达古,普渡安革法,法革于土色江边,纳木姑十三程内。土革有叠水,自武定金沙江,巡检司至骂喇母、白马口灿喇,则五曲革,直勒则卓剌除鲁圭宁,折荅甸沙吉撒麻,村至土色大河阿纳木姑,凡十四处内,则卓沙吉有叠水。又明按察使庄祖诰议,自巡检司开浚,由白马口,历普隆红岩石喇鲊,至广翅塘,皆禄劝州地。其下有三滩水,溢没石,乃可放舟,涸则跻岸,缆空舟以行。又历直勒村,骂喇土色,皆会礼州地。其下有鸡心石,石如锥者,三累江中,舟行,相水势缓急而行。又历踏照,乱得头峡喇鲊,至粉壁滩,甚驶皆东川地。又历驿马河新滩,至虎跳滩、阴沟洞,皆巧家地。虎跳湍泻陡石,不可容舟,阴沟二山颓集,水行山腹,中皆从陆过滩,易舟而下,又历大小流滩,为蛮彝司地。又历黄郎水铺、贵溪寨、业滩,至南江口,为乌蒙府地。始安流。自广翅塘,至南江,木商行之,可十日。又至文溪铁索江边数滩,历麻柳湾,教化岩,为马湖府地。又历拽滩,莲花三滩,会溪石角滩,至溆州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云南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