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镇安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千四百五十卷目录

 镇安府部汇考
  镇安府建置沿革考
  镇安府疆域考〈形胜附〉
  镇安府山川考
  镇安府城池考
  镇安府关梁考
  镇安府公署考
  镇安府学校考
  镇安府户口考
  镇安府田赋考
  镇安府风俗考
  镇安府祠庙考〈寺观附〉
  镇安府驿递考
  镇安府兵制考
  镇安府物产考
  镇安府古迹考
  镇安府猺獞峒蛮考

职方典第一千四百五十卷

镇安府部汇考

镇安府建置沿革考

      《府志》本府
古百粤地,汉属交趾郡,宋为镇安峒建宣抚司。明为镇安土府,按《通志》:宋于镇安峒建右江镇,安军民宣抚司。元改镇安路,后以旧治僻远移建,废冻州改为镇安府,编户二里。明初土官岑天保归附,授世袭,知府、流、官同知知事各一员佐之。天保死,子志刚袭,洪武三十五年,向武知州黄世铁,侵夺镇安高寨等地,上遣兵平之,以其地属镇安府。皇清顺治间,沈文崇叛,十八年发兵扑灭之。康熙二年,改置流官,通判一员、知事一员,归隶思恩军民府,共立八甲四峒。
奉议州
古百粤地,《禹贡》荆州南域,秦汉及唐属交趾,宋置奉议土州相传,将向武土州地分割为州,隶邕州。明嘉靖间,改属思恩军民府,自宋迄明,系土官黄姓世袭州职,及天顺三年,土官故绝,改设州判统理州事。皇清如旧,无都图里分,止立十一城头。

镇安府疆域考

        《府志》本府
东至奉议州界四十里,
南至向武州界八十里,
西至归顺州界七十八里,
北至田州界九十里,
东北至奉议州界八十五里,
东南至向武州界八十里,
西北至归顺州界八十里,
西南至湖润寨界七十里,
至省城二千八百五十里,
南北广一百七十里,东西袤一百一十八里。
奉议土州
东濒右江州治,与田州城对岸,仅隔一里,西至雷枕岭镇安府界一百零五里,
南至三齐山田州界九十里,
北至怕律山田州界五十里,
东南至里赖沟田州界五十五里,
西南至绿略岭向武州界一百十三里,
西北至老坡山,与镇安府连界一百一十里,东北至播龙沟田州界三十五里,
由州治至府城四百五十五里,
东西袤一百零五里,南北广一百里,
形胜附镇安府
后拥天保云山之秀,前控雷高马凉之险,上映土州,障其东南小镇,安卫其西北鉴、门二水,衣
带横空洵,边陲形胜之区也。
奉议土州
群山联布,茂林阴翳,田州环其三面,镇安向武,翼其两腋,虽溪涧百出,无险可凭,而自古及今,未闻有啸聚,山林寇掠,要境者,较之他土,似有淳朴之风焉。

镇安府山川考

        《府志》本府
岊笔山 在府城北,上有数峰相连。
云山 在府城东,峰峦耸拔。
敢山 在府城西十五里,下有泉水出焉。文笔山 在府城东学宫前,秀耸如笔。
东山 在府城东四十里,奇峰绝壁,高峻插天,有石屹立如人相。
扶桑山 在府治东方,距府二十五里,登其巅,可望见日出,处天下十大名山之一。
崇山 在府东方,距府四十里,层峦叠翠,高出云表,一郡奇景,山设有隘,隘名陇桑,接连奉议州界。
西山 在府治西,距府二十三里,若锦屏霞峰翠壁,夕阳返照,观之如锦。
鉴山 在府西,距府七十八里,峰峦秀丽,林木幽深,源出石峒,流泉不竭,群资灌溉,人赖其利,原设有隘,接连归顺土州。
梅山 在府治西,距府三十五里,山有水源,春盈冬涸。
马鞍山 在府治西,距府三里,山有神异,俗遇水旱祈祷辄灵。
得驮山 在府治西北,距府八十里,山形若驮背,有鞍如负重,旧设有隘,接连归顺土州界。伦山 在府南,距府八十里,山峦叠嶂,众山之宗,人行至此,俨若登天,树木深密,人迹罕行,旧设有隘,接向武州界。
天保山 在府北,距府三十里,山有水穴,春夏淢淢,秋冬绝流。
马凉山 在府北,距府九十五里,山设有隘,两山相对,如二人形,接土田州界。
雷高岭 在府城东,上有石人,峰峦高峻,连跨上映,俨若界限。
感驮岩 在府城西四百五十里,周围二十馀丈,内有石柱大如盘,故又名盘石岩,其侧有镇安洞。
黑岩 在府南,距府一里,石室幽深,暗如长夜,来往甚难。
驮命江 在府城南。
归顺江 在府城西归顺洞侧。
黑洞水 在府城南二百馀里,洞中水长流。咘来泉 在府城北。
咘桑泉 在府城西一百八十里。
莲花塘 在府城南,其水四时不涸,灌溉之利。甚溥
奉议州
高更山 在州西,四面群山,连接东西穿径。连珠岭 在州治后,迤逦四十馀里。
莲花山 在州北,形如莲花,南北穿径。
更梯山 在州西,石径壁峭,豋者必架梯栈以行。
破山 在州南,中有一径,破分山脊,故名接联土田州界。
三齐山 在州南,接土田州界。
老坡山 在州西,与镇安府连界。
怕律山 在州北,与田州分界。
咘沙山 在州治南,距城十里。
石门山 在州治东,距城六十里。
雷枕岭 在州西,与镇安府连界。
绿略岭 在州西南,与向武州连界。
右江 在州城北,源出富州,流至南宁府,合江镇与左江合。
播龙沟 在州东北,与田州分界。
里赖沟 在州东南,涨涸不常,与田州分界。

镇安府城池考

        《府志》本府
镇安府城池 自宋时有土筑,城垣无雉堞,高一丈五尺,阔三尺,马道五尺,周围二百二十五丈,设东西南三门,各有城楼一座,北面则倚,后山作墙垣,今仍旧制。
奉议州城池 旧有土墙,东面沿江,低塌水冲。康熙九年,内州判刁玉仍依前址,筑墙半围于南西北三方,高五尺,长三百五十五丈,东面河则,竖立木栅为障,四面开门茅,盖门楼不过,草创之基而已。

镇安府关梁考

        《府志》本府
陇桑隘 在府东,接连奉议州界,僻地扼要,向来附近居民轮流自守。
得驮隘 在府城西北,接连归顺州界。
监隘 在府城西,接连归顺州界。
伦隘 在府城南,接连向武州界。
马凉隘 在府城北,接连田州界。
马桥 在府城南。
九桥 在府城东。
淰色桥 在府城东北二里许。
砚桥 在府城南一里。
奉议州
满也江渡 在州治南,距州三十里,通田州渌溶塘铺,刳木为船,接递往来公文。
吉权溪渡 在州西南,距州一百里,设小竹筏,接济往来。

镇安府公署考

        《府志》本府
镇安府治 旧有土府官舍,经兵变焚燬无存,今即其基建通判署,中为堂,堂后为二堂,后为通判廨。大堂前列两廊各三间,为吏役房,中为露台甬道,南为仪门。知事衙在仪门外,库在大堂西,仓在仪门内东,土地祠在仪门外东,监狱在仪门西,外为大门,俱康熙八年八月内,通判彭权建。
守备衙 大堂、中堂后,衙各一座,外为大门、仪门。
奉议州治 在州城之中,东向大江,中建正厅,后为州判,廨前为仪门、大门皆系夹茅编竹,筑土立垣,仅蔽风雨而已。
把总署 在州判署南。

镇安府学校考

        《府志》本府
镇安府儒学 在府治东。皇清康熙七年,通判彭权捐建,但改流未久,教职未设。
奉议州学校无考。

镇安府户口考

        《府志》本府
旧系土属,自古例不编丁,民无烟户,惟有八甲,四峒共计一百一十二户,八百一十六口。
奉议州
民无编丁,旧册止有三百三十二户,二千零八十二口,今新招五十三户,共计二千五百零八口。按《州志》:共计三百八十八户,三千四百零七口。

镇安府田赋考

        《府志》本府
康熙二十二年,地田玮六百二十三㙔二分五釐。
地银五百四十九两三钱九分,内本府地银二百四十六两四钱,小镇安州地银一百八十二两,上映州地银四十六两二钱。
地粮秋粮米七百一十一石一斗七升六合有奇。
《通志》:原额田无顷亩,康熙二年,清出土官,遗田五百四十九㙔七分五釐。又康熙七年,通判彭权安插流民,开垦过附山瘠田七十三㙔五分,除原田外,通共清出开垦田六百二十三㙔二分五釐,原属土司,不编丁猺差簟,自古计㙔起科。额徵秋粮折色米:六百七十八石,
实徵折粮银:四百七十四两六钱,内本府地粮银二百四十六两四钱,小镇安地粮银一百八十二两,上映土州,地粮银四十六两二钱。康熙二年,清出本府原土官遗田,徵银六十五两九钱七分。
康熙七年,安插流民,开垦通附山瘠田,徵银八两八钱二分。
以上折粮及田㙔银,通共实徵银五百四十九两三钱九分,闰月共加银三十五两九钱五分九釐五毫,连闰通共徵银五百八十四两三钱四分九釐五毫。
本色米三十三石一斗七升六合五勺。
三年朝觐,额解贡马三匹,每匹折银一十二两,共银三十六两,外水脚银一两零八分。
又三年朝觐,额解贡器,银香炉盖碟一副,烛台一副,花瓶一副,三项共重五十七两,外水脚银一两七钱一分。
又三年朝觐,额解本色黄蜡三十八斤,
又三年朝觐,额解本色降香一十五斤。
奉议州
田无顷亩,原额秋粮折色米二百八十六石,实徵折粮银二百两零二钱,闰月加银九两七钱五分,
以上折粮闰月,共实徵银二百零九两九钱五分。
三年朝觐,额解贡马二匹,每匹折银一十二两,共银二十四两外,水脚银七钱二分。

镇安府风俗考

        《府志》本府
寒暑无常,阴晴不一,地生岚瘴,民多疾病,务农为业,开山耕种,三年一换,民无定居,所种惟旱禾、芋子,俗尚狡悍,不谙诗书,动则逞戈杀戮。正月,男女抛毬,答歌渎戏,婚娶不分亲疏,惟随所欲,稍忤其意,砍木刻为离书,各自改配。葬则火化,不知祭扫,大非人类,自改流以来,风俗渐移,人伦稍正。
奉议州
霜雪罕见,草木常茂,山深地僻,耕作多在山顶,种绵种靛而外,不知贸易之事,人愚不通礼义,有拂于中,辄举戈相向,家贫无积贮所有,惟禾仓多置于山隅,水滨所居,栏房爨寝,刍畜总在其内。岁春,男女相聚讴歌,昼夜略无嫌禁,其馀陋习俱与各土属同。

镇安府祠庙考

        《府志》本府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府城南,遇春秋戊日,照例捐祭。
社稷坛 在府城东,春秋照例捐祭。
无祀坛 在府城南,一年三次,照例捐祭。城隍庙 在府城东。
元帝庙 在府城东。
关帝庙 在府城东。
华光庙 在府城东。
奉议州
社稷坛 在州治北,春秋二季致祭。
州厉坛 在州治西,中元日醮祭无祀。
城隍庙 在州判署南,旧系草屋,州判刁玉康熙十一年,鼎建瓦屋,装塑神像六尊,召土祝一人,侍奉香灯。
五显庙 在州署南,草屋一间,立御奉祀。土官庙 在州署南,设木牌奉祀,黄土官亦无名字,惟目民等春秋致祭。
寺观附本府
云山寺 在府城东。
万寿寺 在府治西。
三清观 在府治东,明洪武二十年建。
奉议州
观音堂 在州治南。
双忠堂 在州治东。

镇安府驿递考

        《府志》本府
烂村塘 在府城南,距城三十八里,设塘兵一名。
那马塘 在府城南,距城六十六里,设塘兵一名。
奉议州
原无设立塘铺,遇有公文往来,则本州民夫送至田州交递。

镇安府兵制考

        《通志》本府
镇安营
守备 员属思恩,协副将统辖,
又三里营,拨贴防官一员,
又思恩协拨贴防官一员。
设镇安城守营兵,
步战兵八十七名,
守兵二百零三名,共兵二百九十名。
又思恩协拨贴防兵三百五十名,
三里营拨贴防兵五十名,
其营兵月共应支饷银三百三十三两五钱,月共应支米八十七石。
官自备马四匹,
春冬二季,例每匹月支谷一石二斗,每匹月支草四百二十斤。
夏秋二季,例每匹月支马乾银九钱。
《府志》:明季系土司,有土兵自卫,并听征调。皇清设立镇安营守备一员,统领马步战守兵丁二百九十名,内拨防小镇安各隘,官兵一百二十名留守城池,兵丁一百七十名,岁需俸饷,共银四千三百零二两九钱九分三釐九毫九丝。马三十四匹,岁需共银三百五十七两,遇闰加银三百八十一两九钱,俱系该营差百队赴布政司请领,回郡公同文官抽验唱名散给,岁需米一千零四十四石,或拨米挽运,或拨饷就近采买支给,递年遵照上行,原无定例。奉议州设思恩协分防汛,
思恩协拨分防官一员,
思恩营拨防守兵五十名。
《州志》:州在府城正西,群山联布茂林,岑蔚南北东三面皆田州界,正西以及两隅则接镇安,向武。虽其间溪涧百出,而均无险要,故自古及今,竟无设兵防汛,亦未闻有啸聚山林,为要夺寇掠者也。然当时土官不忘武备,则有目把土兵防护州治,分布城头,自相卫守,有事为兵,无事为民,如遇有警,并听征调,后土官故绝,改设汉官,仍循土司之制。自皇清定鼎,亦未设汉兵以专汛守。康熙九年内,始奉文拨协守思恩营,内把总一员,驻札田州兼防。奉议拨兵四十名,分守州治,其官兵俸饷,递年赴藩司请拨支给,土兵已经废置。康熙三十年内,州判陈洪奉文募设乡勇,亦犹土司旧制,有事为兵,无事为民之意也。

镇安府物产考

        《府志》府总
蕉实    杨桃    降香
黄蜡 以上四种,俱出本府者佳。
蒲竹 出奉议州。

镇安府古迹考

      《明一统志》本府
南定桥 在府城南。
积福桥 接送桥 俱在府城北。
奉议州
奉议州旧城 在州城东十五里,元大德间筑此城,明洪武初迁于砦林村,遗址尚在。
通济桥 在州城东二里。
州门渡 在州城北门外。
义学馆 在州治东北隅,久圮。
沧浪亭 在州东江口,久圮。

镇安府猺獞峒蛮考

太祖洪武元年,以土官岑添保为镇安府知府。按《明外史·土司传》:镇安,宋时,于镇安峒建右江军民宣抚司,元改镇安路。明洪武元年,镇安归附改为府,授土官岑添保知府。
七年,以招抚功授土官黄志威,为奉议州知州。按《明外史·土司传》:洪武初,土官黄志威旧为田州府总管,来归附。三年,志威入朝。六年招抚奉议等州百十七处人民,皆来款附。帝嘉志威招抚功,命以安州、侯州、阳县属之。七年以志威为奉议州知州兼守禦,直隶广西行省。
二十年,土知府岑添保来贡。
《明外史·土司传》:二十年十二月,添保贡方物并贺。元正
二十六年,奉议州黄嗣隆遣使入贡。
《明外史·土司传》:二十六年,奉议州知州黄嗣隆遣人贡马及方物,赐以钞锭。
二十七年,岑添保请输银代云南饷,从之。按《明外史·土司传》:二十七年,添保上言:往者征南将军傅友德令郡民岁输米三千石,运饷云南普安卫。镇安僻处溪峒,南接交趾,孤立一方,且无所属。州县人民鲜少,舟车不通,陆行二十五日始到普安。道远而险,一夫负米三斗,给食馀所存无几,往往以耕牛及他物至其地易米输纳。而普安荒远,米不易得,民甚病之。又岁输本卫米四百石,尤极艰难。旧以白金一两,折纳一石。今愿依前例,以苏民困。从之。
是年,仍以高寨等地属镇安府。
《明外史·土司传》:先是,向武州知州黄世铁侵夺镇安高寨等地,朝廷遣兵讨平之,以其地属镇安。
二十八年,命都督杨文讨奉议州贼,平之。按《明外史·土司传》:二十八年八月,广西布政司言,奉议等处蛮人梗化。时都督杨文讨龙州,土官赵宗寿既伏罪,帝命移兵奉议等处剿贼,闰九月,遣使谕文等:近闻奉议、溪峒等处,林木阴翳,蛇虺遗毒草莽,雨过,毒流溪涧,饮之令人辄死。师入其地,行营驻劄,勿饮山溪水泉,恐馀毒伤人。宜凿井以饮,尔等其慎察之。文自广西进兵发广西都司并护卫官军二万人,调田州、泗城等土兵三万八千九百人从征。奉议等处。十月师至奉议州,蛮寇闻官军至,悉窜入山林,据险自固。文督诸将分兵捕之。初,文等驻师奉议州之东南,分兵追捕贼党,且遣人招降其胁从者。贼皆焚庐舍,入山谷,凭险立栅。文督将士屡攻破之,贼众溃散。蛮寇遂平。时兵部尚书致仕唐铎参议军事,乃会诸将,相度形势,置奉议等卫,设官军镇之。诏从其言。
成祖永乐九年,土官岑永寿袭镇安府知府。按《明外史·土司传》:永乐九年,知府岑永寿袭职,遣叔岑荣坚贡马谢恩,自是三岁朝贡以为常。宣宗宣德二年,署奉议州知州事,黄宗荫遣使贡马。
《明外史·土司传》云云。
英宗正统五年,黄宗荫有罪。
《明外史·土司传》:宗荫科敛劫掠,甚斫杀母。母避之,杀母侍者以泄怒,为母所告。佥事邓义奏其事,帝敕总兵官柳溥及三司按验以闻。宪宗成化八年,岑宗绍作乱伏诛。
《明外史·土司传》:成化八年,永寿侄宗绍纠集土兵攻破府治,杀伤嫡母,流劫乡村,巡抚等官抚谕不服,且拒敌官军都指挥岑英擒之,坐斩。孝宗弘治六年,镇安府岑金入贡。
《明外史·土司传》:岑金入贡别,遣人进金银器贺,册立东宫,赐綵缎钞锭有差。
武宗正德三年,镇安府岑𡏬来贡。按《明外史·土司传》:正德三年,镇安府土官应袭男岑𡏬,遣官族岑贤来朝贡马匹、银器等物,赐予如例。
十二年,岑𡏬来朝。按《明外史·土司传》:十二年,𡏬来朝并贡马及方物,赐宴给赏有差。
世宗嘉靖四年,提督盛应期请令奉议州土官,讨贼自效。
《明外史·土司传》:嘉靖四年,田州岑猛叛,奉议土官尝助猛攻泗城州。至是应期言,许其自新,令出兵讨贼,以功赎罪。后土官知州死,皆以上判官掌其事。论者以奉议弹丸地,三面迫田州,独南界镇安,其势甚蹙。明初置卫,铨官,直隶藩省,盖欲中断田、镇,以伐其谋云。
十四年,镇安府岑真宝以兵入田州,岑瓛陷镇安府。
《明外史·土司传》:时卢苏倡乱,田州无主,镇安府官男岑真宝说岑邦佐入田州。因以兵纳邦佐,归顺州岑瓛,向武州黄仲金皆与真宝隙,及真宝入田州,苏遣瓛及仲金袭镇安。破之。真宝闻乱,走还。苏会兵追围之武陵寨,瓛等遂发真宝父母墓,焚其骸,分兵占据诸洞寨。真宝诉之军门。久之乃解,于是瓛与真宝互相讦。巡按言,土蛮自相雠杀,非有侵犯,从末减。于是苏、瓛、仲金各降罚有差,真宝亦革冠带,许立功自赎。从之。
二十三年,诏免诸土官来朝。
《明外史·土司传》:免岑、真宝诸土官来朝,以猺獞作乱,留使防禦,故也。
四十一年,土官岑缘来贡。
《明外史·土司传》:土官男岑缘入贡,给赏如例,隆庆朝岑缘、万历朝岑奇,凤朝贡皆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