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思明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卷目录

 思明府部汇考
  思明府建置沿革考
  思明府疆域考〈有图 形胜附〉
  思明府星野考
  思明府山川考
  思明府城池考
  思明府关梁考
  思明府公署考
  思明府学校考
  思明府户口考
  思明府田赋考
  思明府风俗考
  思明府祠庙考
  思明府驿递考
  思明府兵制考
  思明府物产考
  思明府古迹考
  思明府猺獞峒蛮考

职方典第一千四百四十九卷

思明府部汇考

思明府建置沿革考

      《府志》本府
在太平府治西南一百里。汉属交趾郡,唐改思明府,宋隶太平寨,元隶太平路,明置思明府,治思明州、上石、下石、凭祥、忠州寻、因上陵下替,以其府改隶太平府。皇清因之,土官、黄姓沿袭,设流官、同知、经历、教授、各一员,按《通志》:古粤地有土官黄,忽都者为思明总管。明洪武元年,忽都归附,诏改思明路为府,锡印绶,世袭知府,设流官、同知佐之,忽都死子,广平袭,广平死,无嗣弟,广成袭,广成死,子𤦇袭,其庶兄𤣾亦以捍禦功累迁都指挥使,守浔州。景泰间,𤦇老以庶子钧袭,嫡子銶怨,问计于𤣾,𤣾欲因而夺之,遣子震伪徵兵于思明,夜袭𤦇,钧杀之,归报于銶,已而又图夺,嫡都御史李棠诱𤣾,銶执之震,与子绍奔,龙州銶,死于狱,郡人立钧之子道,袭𤣾,度不得免时。宪宗在,东宫景泰帝有子,曰见济。𤣾遣人入京,赂用事者,乃具奏请立见济为皇太子,会藤峡贼方炽,尚书于谦奏令𤣾赴军,前讨贼,立功。𤣾以功进都督,未几,英庙复辟,𤣾自杀,命发棺鞭其尸。成化年间,总督韩雍捕震,诛之,绍遂治兵,况村破思明州,与其长子文昌破下石、西州,与其次子文盛破上石,西州;与其三子文华遣兵陆光,鸩杀知府黄道,子光又遣兵赵保安,刺道死之,遂据。府治弘治十八年,督府命总兵欧磐率兵破之,绍仰药死文昌,忿复连年剽掠而迁,思明治于况村,筑城以拒,乃复遣思城,土官赵忠顺以计擒文昌等,诣军门寘于法,以光袭,无嗣以叔崇之子旻袭,亦绝以钧;次子逗之子泽袭,泽死子世兴袭,世兴死,子承祖袭。皇清因之,照予世袭。
忠州
在府治西南。宋建隶邕州,元属思明路,土官黄姓,其先江州之族,明兴黄威庆率子中谨归附,遂袭忠州知州,设流官、同知吏目佐之,传至黄贤相,擅立总管,名目为乱佥事、谭,惟鼎方伯郭应聘命,迁隆寨。巡检李材督乡,兵擒之,贤相死于狱,奏以州属南宁府。皇清改属思明府。
下石西州
在府治西南一百六十里。宋隶太平寨,元隶太平路,明隶太平府。皇清因之,土官闭姓沿袭,流官吏目佐之。按《通志》:在思明府治西,宋分石西州,置属永平寨;元属思明路,明洪武二年,土官闭贤归附,授世袭知州,以流官吏目佐之。皇清照予世袭。
思明州
在府治西南一百二十里。江曰明江附近,思明土府接连下石、龙州。明隶太平府。皇清因之,土官黄姓沿袭,流官吏目佐之。按《通志》:士官黄姓与思明府同族。明洪武初,黄钧寿归附,授世袭知州,属思明府。钧寿死,子志铭袭,子郝、孙真相继死,有黄义者,称为真所生,告袭。成化间,思明府黄𤣾与子震相继煽乱,震伏。诛震。子绍治兵,况村破思明州,杀义父,子夺大、小民村凡二十四。弘治六年,绍复以兵胁知府黄道,给券与其子,黄文昌领州事十八年,下所司捕绍,绍服药死。文昌仍具牍冒黄真宗支,争袭,数为边患。乃遣思城州,土官赵忠顺计擒文昌,诛之。以义子永宁袭,其后文昌子泰复据其州。泰死子恩诏袭,恩诏死,弟恩锡袭,恩锡死,弟恩隆袭。万历十年,恩隆与思明府土官黄承祖争四寨、二十九村,委官勘之,以四寨宜属思明府,黎龙等村以那强为界,那强以西,如板勋等十三村给思明州,那强以东,如板盎等十六村给思明府。后恩隆故子拱极未袭,庶弟黄拱圣谋之,承祖弑拱极,并其母抚臣刘继文以黄承祖助,逆议削其职,奏将所争,村寨尽给思明州,以思明州改属太平府。皇清因之,照予世袭。
凭祥州
在府治西南二百三十里。宋隶太平寨,元隶太平路,明隶太平府。皇清因之。土官李姓沿袭,流官、吏目佐之,按《通志》:在思明府西。明洪武十八年,峒长李升内附,授凭祥镇巡检。永乐二年,改为县,以升子应清为知县。应清死,子诚袭,诚死子寿祥袭,寿祥死子广宁袭。成化十八年,以凭祥当交趾镇,南关为左江要害,改为州,以广宁知州事镇一关,三隘以流官、吏目佐之。广宁死,诸子争立,乱三四年,竟以其孙珠嗣。珠死无嗣,众保弟珍袭,弟珏争立,珍挈印奔况村,况村土舍黄泰以其妹黄孟妻之。州目李清、李满、赵琪、苏寄枝等谋纳珍,说思明土府舍黄朝曰,李珍失守。宗祧越在草莽,若以君之灵得复,入奉蒸尝,愿以州备。下属黄朝,喜约黄泰,纳珍、凭祥珍听说客欧绍贤等语悔,约不属思明苏寄枝争之,不得,遂阴比黄朝。朝有外妇,子王金宝更名时,芳诡云广宁孙以千人纳时,芳凭祥弗克李珍,日荒淫无度,州人患之。广宁庶子寰谋废立,而珍妻黄孟亦以失宠,孤愤寰通焉。十七年,寰远约李满、苏寄枝为乱,以兵劫赵琪,琪不得巳与之盟。顷之,寄枝巡徼,伪惊謼寰等拥兵入执,珍寝所,斩之,李清闻乱,呼赵琪以外甲入救,琪匿不至。寰遂持黄孟并坐。部兵发库藏争财,乱击、杀数十人。明日寰置酒高会,召李清,清不得巳赴之,临觞窃叹,寰私于欧绍,贤曰是夫腹诽者就座中,击杀之。会安南莫登,庸反因厚赂,寰为乡道,变闻都御史,蔡经大骇,属副使翁万达图之。万达遣人谕寰曰:天子将有事交南边,圉之,臣有用命者,尊官可立,取寰,遂自荐愿效力。万达益厚,与之又遣人。恐黄泰令擒,李寰自白泰唯,唯乃委指挥钱,希贤徵兵,泰所部勒若行,边者至凭祥,擒李寰、李满、苏寄、枝等论死已而。李珏、李时芳复争立万,达会参议田,汝成鞫之论。时芳死,黜珏而以李珍弟琪之子佛袭,时芳复谋,将官营求羁,保逃之。思陵州兴兵攻入州,治佛、窜山、中跌死。子德胜袭,隶太平府。皇清因之,照予世袭。

思明府疆域考

        《府志》思明府疆域图

本府
东至广东、钦州界三百里,
西至交趾界一百三十里,
南至思陵州界八十里,
北至江州界四十里,
自府治至
京师九千五百二十七里。
忠州
东至宣化县一百五十里,至覃王村界五十里;西至太平府罗白县三十五里,至新墟界五十里;
南至上思州五十里,至佛子岭界二十里;北至新宁州六十里,至金印峒界二十五里;自州至府一百五十里。
下石西州
东达思明州界五里,
南达上石西州界七里,
西达上石西州界五里,
北达龙州界八里。
思明州
东三里至本府界,
南八里至本府界,
西二十五里至下石西州界,
北十里至龙州界。
凭祥州
东至交趾七源彝州界七里,
南至南关黎彝文渊州界二十里,
西至黎彝琴湾州界五里,
北至上石西州界三里。
形胜附本府
《郡志》:石山卓立,江水回绕。
忠州
祖龙发自西方那恶村,大岭枝干叠生,如奔马走兽,迢递而来,入州聚穴,则白虎、青龙盘旋左右;池流、溪水映带,前后草木丛生,山高水少,既无津渡,桥梁亦鲜,关隘险要。
下石西州
州治僻落一隅,展转山谷,上有龙凭营,下有馗纛营,藉为声援焉。
思明州
本邑山多田少,地瘠民稀,西南二十五里,止有馗纛一营,官兵驻札。
凭祥州形胜无考

思明府星野考

        《府志》府总
古荆州之域,十二辰为巳,于次鹑尾,于宿为翼,轸分野。

思明府山川考

        《府志》本府
挂榜山 即摩天岭,在府正南,离城五十里。奇巅鳞砌,森郁苍茫,袤数十里,中峰屹然,独上峰顶,树木不生,云霞往来;若登山顶,俯视诸峰,如席前之豆。
公母山 在西南尽界,彝土所分之,山一若男形,一若女像,对面并立,极其高耸。云雾盘旋,则晴清,光则雨。按《明一统志》:在府治南一百二十里顶,有两峰相对。
回团山 按《明一统志》:在府治西南十里。风门岭 在正北,离城五十里,层峦叠翠,东西两分,古建楼于中,时值炎夏,清幽凉爽,故名风门。
飞仙岩 在州境界下石之路府,道经临关口。或游斯岩必赋诗于石,以纪其事。
明江 在城东。小河一道,其发源在上思州,顺流由迁隆至本府。经东南而下,思明州合龙州江口直达太平府,石多水浅,大船难通。按《明一统志》:源出十万,山流绕府,治南又北流一百八十里入龙州龙江。宋陶弼诗:几年流瘴外,此夜宿溪中。照枕残鸡月,吹灯落叶风。卢循犹伪国,杨仆已衰翁。起戴寒星去,前村烧影红。
马跑泉 按《明一统志》:在府治西元镇南。王讨占城师,思明士卒饮明江水,疾,作祷于神,忽马跑地有水涌出,味甘美,千百人吸之,不涸,遂甃为井,又名太子井。明洪武初,建楼于其上。
忠州
马鞍山 在州境内。
仙岩 在州北三里,其深邃约十丈,高一丈馀,豁然宽广,塑三宝诸佛,嵬峨端坐于层岚洞外。修竹千竿,远峰千朵,青松白云,丹窖朱霞,彷佛有琴棋、丝竹之声。俗传时有仙人对奕,因名之曰:仙岩。
一水源从西南方渌削、渌丁、剥布、那扒诸处,各岭畔山麓流出,合成一溪,流至东北方,共七十馀里。出新宁州,枯标驮潦村而去,昔人有吞吐分流,合一溪之句。
一水源从那加村峻岭流出,至江州邓齐村。昔人有常烟云不息之句。
一水源从通贞村高岭流出,至思明府大河,昔人有犹如匹练从高下,倒入长江不计秋之句。
下石西州
《州志》云:环州皆山,而山之名者少,灌田有水,而水之秀者稀,大约山多于水,水出于山,山形培塿,惟堪樵采,水流小涧,舟楫不通,山岚颇恶,水瘴甚厉,触之者,鲜有能免于病亡者也。按《明一统志》:则有白乐山在州治北,峰峦耸秀,茂林苍翠,栋包山在州南三里。
思明州
本州并无名。山惟治北五里,有土名山曰猪峡。山贴近河边,此亦土俗。相传非真名,山可纪者,也馀尽,蛮山野岭有峒一曰白马峒。距州西南二十五里,洞穿一穴,水从峒中流出,夏冷冬温,深约有十馀丈,每遇安南入贡,道府临关游玩亦有足观州城东南贴近大江,自上思迁、隆发源,下至府城大江滩,石沙淤客,船难于重运。
凭祥州
坡干山 在州治北,其山尖峰有六。

思明府城池考

        《府志》本府
思明府城池 旧置有土城,一座周围二千六百丈,高五尺,厚一尺五寸,东南西北设有大小六门。
各州
忠州城池 州城从无砖石,城垛、止筑、土垣高八尺,东至西宽一百二十丈,南至北宽一百丈,周围四百丈,前已颓废,今复修筑。
下石西州城池 旧有土城一座,周围筑造土墙约高五尺。明洪武二十一年,内动支梧州府库银,起造迨于。皇清顺治十七年,被彝禄州韦德胜作乱,越界破州,
城垣尽颓。
思明州城池 旧有土城,周围共计八百馀丈,高八尺,厚一尺五寸,东南西北设有大小六门,各门设有楼,土人自相守禦。
凭祥州城池 本邑原属土司,并未设有城池,惟周围筑大土墙一道,包裹至今,倾颓无存。

思明府关梁考

        《府志》本府
权相隘   那争隘   角怀隘
那桃隘   驮膺隘 以上五隘原系新太营,官兵及土兵把守。
那肖隘   板泣隘   东门隘
叩山隘   板曾隘   板却隘
板龙隘   板漂隘   罗隘 以上九隘系六团,本府清军厅所辖,馗纛营官兵把守。广德桥 按《明一统志》:在府城西二十里。永昌桥 按《明一统志》:在府城西五十里。
忠州
三索桥 在州南二十里。
下石西州
那河隘 近交趾禄州边界。
办强隘 近新安边界二隘,俱系险要之地,古设营盘,自拨目兵防守。
思明州
罗隘 按《明一统志》:系馗纛营兵,协同土兵防守。
那绵桥 按《明一统志》:在州治西南。
驮稔桥 去州东北四里。
驮怀桥 去州东北五里。
凭祥州
大南关 紧接黎彝,关内设有昭德台一座,凡遇款贡,道府临关启,钥台上设立
龙亭,彝官进谒毕后,贡物方许入关。
岊口隘   绢村隘   平公隘 以上三隘,一关俱紧逼黎彝,原拨龙凭官兵协同土兵防守。

思明府公署考

        《府志》本府
思明府治 止有茅屋一座,为署周围土墙包筑而已。
外州
忠州治 坐北向南,前有巩门,门上树,远观楼以悬,钟鼓外有池塘池之内,深沉绿水,天将雨,烟雾腾空,时有蛟龙来去,更深人静,洪钟潜入。池中与蛟龙角力,钟声时闻,五鼓鸡鸣,人至撞见,钟湿带青萍,今则不然,有午夜闻声惊客梦,洪钟战败隐蛟龙之句。
州同署 在州治之右。
下石西州公署无考。
思明州公署无考。
凭祥州公署无考。

思明府学校考

        《府志》本府
思明府儒学 明嘉靖间,黄承祖倡议建学,隆重斯文,教民习读,未几迁升。有同知、苏日登单车到任,抚恤逃亡,披阅承祖建学,文案欣然上请,甫百日而移简,就繁之文至矣。随迁桂林同知,起程之日,捐银三百为建学之费。丁未年,同知朱鸣时见建学已有成绪因详院批允又蒙南宁兵,巡道刘廷蕙支南宁府库银三百两,凑同前银鸠工鼎建,然则思明之有学也。黄承祖、苏日登首倡之,而刘廷蕙、朱鸣时、董成之耳。忠州学校无考。
下石西州学校无考。
思明州学校无考。
凭祥州学校无考。

思明府户口考

        《府志》本府
男不编丁,女不计口,或来或去,居无定所,自古及今,皆旧例也。
忠州
民户二百一十四户,计丁三百二十五口。
下石西州
本州土司也,民无版籍,户口不编,通计民村、民仅百馀口,村原一十二,因前明万历间遭强邻,思明州占去四村,今止有八村之民,屈指而数,不满八十口矣。
思明州
本州居无版籍,流寓过半,从无编设,户口丁徭,乡村大小男女不满三百丁口,居无定址。
凭祥州
民无册籍,例不编丁。

思明府田赋考

        《府志》本府
康熙二十二年,地无顷亩,
地银五十二两八钱五分,
地粮七十五石五斗,
本府山多地少,田无顷亩,额徵秋粮米七十五石五斗,每石折银七钱,共银五十二两八钱五分。旧例给本府儒学支销,今奉文解南宁府转解布政司,拨充兵饷。
忠州
田无顷亩,额徵粮折色米一百五十石,每石折银七钱,共该银一百五两,就近支给。
三年一贡,例贡马二匹,每匹折价银十二两,共银二十四两。外水脚银每两三分,该银七钱二分,解府转解,凡遇安南进贡,额出把隘兵三百名,扛夫二百五十名,站马二十匹,于康熙二十九年,奉文免去。扛夫六十二名五分,站马五匹,实在扛夫一百八十七名五分,站马一十五匹,因本州无马,供应详准将夫代马,于康熙三十六年,详免各衙门夫马止出,目兵二十五名,把守凭祥州岊口隘。于康熙四十二年,奉文通行,兵夫免,讫至今为例。
下石西州
康熙二十二年,地无顷亩,
地银一十七两五钱,
地粮二十五石。
额徵秋粮米二十五石,每石折银七钱,共折银一十七两五钱,例解南宁府库,遇闰之年例出贡马一匹,折价银十二两,例解南宁府投纳。存留官俸银二十五两一钱。
思明州
康熙二十二年,实徵官民田地塘共一十二顷二十亩,
地银四十三两九钱七分六釐有奇,
地粮六十一石,
本州田无顷亩,旱瘠过半,额徵夏秋粮米六十一石,每石折银七钱,
折簟银五钱一分,
外岁银六钱六分,
通共实徵银四十三两九钱七分六釐,旧例解府给兵外。
贡马一匹,折银一十二两解府转解,
存留官俸银三十一两五钱二分。
凭祥州
康熙二十二年,地无顷亩,
地银一百一十五两五钱,
地粮一百六十五石,
额外附徵田土银一十一两二钱,
原额徵秋粮银一百一十五两五钱,解赴南宁府投纳。
额出马二十八匹,兵三百名,事毕、卸刀鎗做夫抬送贡扛。
存留官俸役食银六十七两五钱二分。

思明府风俗考

        《府志》本府
本郡所有土著愚民耕者,耕读者,读并无猺,獞相杂颇称易治,惟山重水,复岚烟瘴雾,北人南地,两不相宜。按《明一统志》:百姓畏官,法无医药,如有假贷,则刻竹比指,信若丹书。
忠州
男则裹头跣足,女则短褐、长裙挽、椎髻、衣青、衣结草为庐,席地而坐,餐稀粥食,萍蒿、婚姻、媒妁用槟榔结缡聘,定未于归,往来无忌,惮病不服,药惟知祷,神赛愿以求,生祭用猪牛,殡皆火葬。民心愚顽,不诵诗书,不通礼义,畏法如雷,宁甘自尽,不受刑罚迄今。

王化大彰,颇通汉制。
下石西州
地近安南,土风习尚,多与相类。民性愚诡,易散难聚,然幸无猺獞、异类,相与杂居。
思明州
本邑风土人物多系村野、愚氓,耕种守法,流寓以来,习尚礼义。自嘉靖间,思明土府设立学校,本州土籍,所进庠生,拨入土府,儒学耕者、耕读者读文教始稍,稍兴起矣。且并无狼、猺、杂居此土。
凭祥州
地僻民愚,不事商贾,不识文字,不习汉语,所谈皆土音。所处结茅为屋,编竹为墙,上悬木板。而居下栏牛畜,男女跣足,间有饮食,相招则席地而坐。

思明府祠庙考

        《府志》本府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府城北。
社稷坛 在城南。
邑厉坛 在城东北隅。
城隍庙 以上皆春、秋、仲月上戊日致祭。
忠州
城隍庙 在州治左。
关帝庙 在州治西。
真武庙 在州南。
华光庙 去城一里许。
观音堂 在城东门外。
下石西州
城隍庙 在州城东。
三官庙 在州城东北。
思明州祠庙无考
凭祥州
城隍庙 在城外西。
班氏庙 在城外西南隅。

思明府驿递考

《府志》本府原未设立驿站。
忠州原未设立驿站。
下石西州
本州惟陆路一条,平坦无碍,东出思明州,经达本府计程一百六十里,西南往上石西州受降城经达南关计程九十里。凡安南进贡,俱经此路,徭役颇繁,其馀八方或丛山,蓊蔚,或石棱险隘,虽鸟迹亦难通矣。
思明州原未设立驿站。
凭祥州原未设立驿站。

思明府兵制考

        《通志》本府
馗纛营
守备一员
千总一员
馗纛营兵
步战兵五十八名
守兵一百三十五名
共兵一百九十三名
内拨防思明土府、罗隘、思陵,土州各隘,上石西土州各隘俱馗纛营拨兵,同土兵协守。
月共应支饷银二百二十二两,
月共应支米五十七石九斗,
官自备马六匹,
春冬二季,例每匹月支谷一石二斗,每匹月支草四百二十斤,
夏秋二季,例每匹月支马乾银九钱。
忠州
本邑并无汛兵防守,凡遇地方,有警即调百姓为兵。
下石西州
《州志》:地虽僻处,极边实居四邻之腹,缘无额设营堡兵丁防守。
思明州
本州四至俱近,腹内因无防汛,惟馗纛一营,离州二十五里官兵驻札。
凭祥州
岊口隘   绢村隘   平公隘 三隘俱紧接黎彝,原拨有龙凭官兵,协同土兵防守。

思明府物产考

      《明一统志》府总
锦地罗 出忠州者佳。
金汗木 出府城。
塞住药 出下石西州者佳。

思明府古迹考

        《府志》本府
铜柱 在府界。汉伏波将,军马援立,宋陶弼诗玺书行绝域,铜柱入中原。
忠州古迹无考。
下石西州
受降城 明成化间,征夷,夷人受降之所。
思明州
风门岭 在州治北,其岭势盘旋,水道环绕。白玉泉 在州治东,泉声潺潺,流出清洁。凭祥州古迹无考。

思明府猺獞峒蛮考

太祖洪武二年,思明府酋黄忽都内附,
《明外史·土司传》:洪武二年七月,思明府黄忽都遣使贡马及方物,诏以忽都为思明府知府,许世袭。
《通志》:思明州土官黄姓与思明府同族,洪武初,黄君寿归附,授世袭知州,后为黄𤣾所并。三年,下石西州亦归附。
十五年,土知府黄忽都来贡。
《明外史·土司传》:十五年正月,忽都遣其弟禄政奉表贡马及方物,赐以钞锭。
二十三年,署思明府知府黄广平率属来朝。按《明外史·土司传》:二十三年,故知府忽都子黄广平遣思州知州黄志铭率其属部,及太平龙英等十五州土官李圆泰等来朝。
二十四年,诏黄广平袭思明府知府。
《明外史·土司传》:二十四年,署知府黄广平服阕,遣知州黄忠奉表贡马及方物。诏以广平袭职,赐冠带袭衣,及文绮十匹、钞百锭。
二十五年,土知府黄广平有罪,逮至京寻释之。按《明外史·土司传》:安南凭祥洞巡检高祥奏,言思明州知州门三贵谋杀思明府知府黄广平,广平先觉而杀之,乃称其病死朝,廷以其言不实。逮广平鞫之。至是逮至,帝谓刑部曰:蛮寇相杀,性习固然,广平不以实言,故绳以法。今姑宥之,使其改过。遂命给道里费遣还。
二十八年,土知府黄广成贺天寿节。
《明外史·土司传》:二十八年九月,天寿圣节,土官黄广成上表贡方物来贺,赐广成文绮二十匹及罗衣金束,带钞二百锭,从人有差。
二十九年,土知府黄广成遣使来贡。
《明外史·土司传》:二十九年,广成遣其弟威佑奉表贡马及方物,诏赐威佑等钞。
三十年,遣使谕安南,还思明侵地。
《明外史·土司传》:二十九年,广成奏言:本府自故元设置思明州,后改思明路军民总管所,辖左江一路州县洞寨,东至上思州,南至铜柱。元兵征交趾,去铜柱百里,设永平寨军民万户府,置兵戍守,命交人供其军饷。元季扰乱,交人以兵攻破永平寨,遂越铜柱二百馀里,侵夺思明属地丘温、如嶅、庆远、渊、脱等五县。前者本府失理于朝,遂致交人侵逼益甚。及告礼部,任尚书立站于洞登,洞登实思明地,交趾乃称属铜柱界。臣尝具奏,蒙朝廷遣刑部尚书杨靖覈其事,
《建武志》尚有可考。乞令敕安南,俾还旧封,庶疆域复正,岁赋不虚。帝令户部具其所奏,遣行人陈诚、吕让至安南谕还之。三十年,诚、让抵安南,谕其王陈日焜,令还思明府侵地。议论往复,久而不决。以译者言不达意,因为书晓之。安南复辨论不巳,出黄金二锭、白金四锭及沉檀等香以贿,诚却之。安南后咨户部,终无还地意。廷臣议其抗命当诛,帝曰:蛮人怙顽不悛,终必取祸,姑待之。
成祖永乐二年,设凭祥县以土巡检,李升为知县。
《明外史·土司传》:初,凭祥止设巡检司,升为本司巡检至是言,其地濒安南,而百姓乐业,生齿日繁,请改为县,以便抚辑,从之。
十二年,土知府黄𤦇来贡。按《明外史·土司传》:十二年,土官黄𤦇遣人贡马,赐钞币。
二十二年,思明府头目卢良来贡。
《明外史·土司传》:二十二年,头目卢良贡药材,赐钞十锭,从者有差。
宣宗宣德元年,思明府属土官贺天寿节。按《明外史·土司传》:宣德元年,思明府及西平等州奉表贺天寿节踰期,礼部请罪之。帝以远蛮毋问。又凭祥县故土官李庆青子成遣族人圆等来朝贡马,忠州护印土官黄智胜等来朝贡。英宗正统七年,黄𤦇遣使入贡。按《明外史·土司传》云云。
九年,黄𤦇进药。按《明外史·土司传》:黄𤦇又贡解毒药味,赐钞锦。代宗景泰三年,黄𤣾杀思明府致仕知府黄𤦇及其子知府钧,诏释不问。
《明外史·土司传》:景泰三年,𤦇致仕,以子钧代为知府,𤦇庶兄都指挥𤣾欲杀钧,代以己子。𤣾守备浔州,托言徵兵思明府,令其子纠众结营于府三十里外,驰至府,袭杀𤦇一家,支解𤦇及钧,瓮葬后圃,仍归原寨。明日,乃入城,发哀,遣人报𤣾捕贼,以掩其迹。方杀𤦇时,𤦇仆福童得免,走宪司诉其事,仍以徵兵檄为證。郡人亦言杀𤦇家者,𤣾父子也。副总兵武毅以闻,将逮治之。𤣾自度祸及,乃谋迎合朝廷意,因遣千户袁洪奏永固国本事。奏入,诏曰:此天下国家重事,多官其会议以闻。𤣾为此举,众皆惊愕,谓必有受其赂而教之者,或疑侍郎江渊云。事成,𤣾果得释罪,顺复辟,𤣾闻自杀。命发棺戮尸,其子震亦为都督韩雍捕诛。
宪宗成化十八年,思明州贼孙黄绍杀其土官孙黄义。
《明外史·土司传》:成化十八年,土官知府黄道奏所辖思明州土官孙黄义为其族人黄绍所杀,乞发兵捕剿。帝命两广守臣区处以闻。孝宗弘治六年,治忠州官族黄胜等罪。
《明外史·土司传》:弘治六年,忠州官族黄胜等朝觐违限日久,吏部请送刑部,问罪从之。十年,广西镇臣请发兵剿黄村贼黄绍。
《明外史·土司传》:十年九月,黄村贼黄绍侵占思明、上石、下石三州,复谋杀知府黄道父子。道妻赵氏累诉于朝,且谓屡经委官勘问,俱被赂免,乞发兵诛之。十一年,绍集众数千人焚劫乡村,据思明等三州,屡抚不服,广西总镇请发兵剿捕。
武宗正德十年,土官黄旸遣使来贡。
《明外史·土司传》:正德十年,土官黄晹遣其族黄海等贡马朝觐以过期,减赏之半。
世宗嘉靖十四年,土官黄能等来贡。
《明外史·土司传》:嘉靖十四年,土官黄能等贡马,赏赉如例。
十七年,凭祥贼李寰作乱、伏诛。
《明外史·土司传》:凭祥宋为凭祥洞。洪武十八年,土蛮李升归附。置凭祥镇,授巡检。永乐二年,改县升为知县。成化八年,改州以升孙广宁为知州。广宁十子,寰居季。广宁死孙,珠袭。嘉靖十年,珠死,族弟珍、珏争立,珍挈印走况村,珏摄州事。十四年,州目李清、赵琪等谋纳珍,许思明府黄朝以州属。朝遂以兵纳珍于凭祥,夺印授之。珏奔柳。既珍悔属思明,与朝隙,朝乃以外妇所生子时芳,诡云广宁孙,以兵千人纳之。时珍荒淫甚,部民怨之,于是李寰以尊属谋废立。十七年,寰遂杀珍而附于安南,莫登庸藉为向导。总督蔡经属副使翁万达谋擒之,寰论死。于是李珏、李时芳复争立,时芳倚思明黄朝势,州民皆右之。万达黜珏而论时芳死,更立李佛嗣珍为知州,凭祥遂定。
四十一年,土官黄承祖以平猺功袭职。
《明外史·土司传》:四十一年,以剿平猺獞功,命土官知州子黄承祖暂受本职。
穆宗隆庆四年,忠州土官黄贤相等作乱。按《明外史·土司传》:洪武初,土官黄威庆率子中谨归附,授威庆江州,中谨忠州,各世袭,数传至黄贤相。先是有四峒者,界于南宁、思明、忠江之间,思明、忠州屡肆占夺。副使翁万达议改峒名
四都,隶南宁,地方稍定。隆庆三年冬,思明府黄承祖奏取四都地,贤相遂争之,擅立总管诸名目,分兵数千戍守,因纵令剽掠,为祸甚烈。佥事谭惟鼎调永康典史李材以计擒贤相,毙于狱。议设流官,不果,遂以州印与贤相子有瀚,袭。神宗万历十六年,思明州土官黄拱圣作乱。按《明外史·土司传》:万历十六年,思明州土官黄拱圣谋夺袭职,杀其母兄拱极。思明知府黄承祖乘乱掠其村寨,为之援。巡按请以拱圣及多凶正法,思明州改属流府,革承祖冠带,立功自赎,而追其所掠;更令族人黄恩护拱极妻许氏抚孤世延,待其长官之。
三十三年,两广总督戴耀请以黄承祖子应聘袭思明府知府。
《明外史·土司传》:三十三年,总督戴耀奏:思明叛目已擒,地方无人管理,土官黄应雷纵仆起衅,弃印而逃,断难复官。黄应宿争地,杀戮六哨成仇,且系螟蛉,岂应袭职。黄应聘系承祖幼子,人心推戴,似应承袭知府,以存黄氏宗祀。但年甫七岁,暂令流同知署掌待,至十五岁,交印接管。应雷既废,不宜同城,应降为土舍,其后永袭土舍,给田养赡,制其出入。应宿仍管故业,俱属思明府节制。诏从之。
怀宗崇祯十一年,贼杀思明州土官黄日章等,诏讨之。
《明外史·土司传》:崇祯十一年,总督张镜心疏报土官杀职官思明州黄日章、黄德志等,鼓众叛逆。帝令速擒首恶以靖地方。论者以黄𤣾神奸,身逭大盩,世济其凶,传及四世,犹并思明州而有之,王纲隳矣。然骨肉相屠,至是四见,盖天道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