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太平府(广西)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太平府(广西)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卷目录

 太平府部汇考二
  太平府户口考
  太平府田赋考
  太平府风俗考
  太平府祠庙考〈寺观附〉
  太平府驿递考
  太平府兵制考
  太平府物产考
  太平府古迹考
  太平府猺獞峒蛮考
 太平府部艺文一
  太平府学记        明丘浚
  养利州公堂记        姚镆
 太平府部艺文二〈诗〉
  永济桥          明曾贯
  会仙岩          李明峦
  仙岩夜月         何士廉
  紫霞洞           何沾
  悬崖           赵天益
  养山            前人
  利水            前人
  仙岛            前人
  灵坛            前人
  金印峰          许时谦
  萃绿台           前人
  观鱼亭           前人
 太平府部纪事

职方典第一千四百四十八卷

太平府部汇考二

太平府户口考

        《府志》本府
原额人丁:四千九百八十四丁,各属编徵不等,实徵丁银:一千零四十一两二钱一分零,内徵回优免三,差丁银:三十一两四钱二分零,养、永二州人丁无。
养利州
原编户二里,旧册天启年间,户口:二百六十七户,人丁:四千九百三十五名,明末,彝土蹂躏,人民死徙,仅存二百馀口。皇清顺治十八年,知州傅天宠到任招徕,流窜别境者始陆续而归,今计有三千三百五十二丁,自守隘例无编丁。
左州
原额人丁:二千七百零三丁,全熟每丁编银:一钱一分,该银二百九十七两三钱三分。
永康州
版图三里,原系土改为流例,不编丁,并无额设户口。
太平州
本州属系土司,民无版籍,并无编列户口。
安平州
本州土司地方,弹丸小邑,僻处极边,壤接莫彝,民无版籍,从无编例户口。
茗盈州
本州偏僻,土司民无版籍,户口不编。
结安州
本州蕞尔土司,民无版籍,丰聚凶逃,村场寥寥,从无编立户口、丁徭,通州男女,大小不满百丁,居址无定。
全茗州
本州地僻民稀,民无定籍,俱系招耕,住去无常,原无户口。
佶伦州
本州斗大一区,山林险要,土民从无版籍,烟丁绝少,民不满百,并无编设户口、丁徭原无,定在龙英州。
本州土司,例无编丁,亦无编立户口。
都结州
本州民无版籍,并无编列户口、丁徭,山多田少,民无定居。
崇善县
原额编人丁:二千二百八十一丁,内除优免,乡
官举贡、生员等役八十八丁,例免四差,后奉文不准优免徵银充饷,归民同编,
每丁编银:三钱二分六釐零。
除荒外实徵人丁:一千三百九十二丁,该银:四百五十四两零二分七釐零。
罗阳县
本县土司,例不编丁,并无编立户口。
万承州皇清康熙十二年,户:三百二十一口,二千九百一十五土,官户一,民户三百一十五,铺户五。

太平府田赋考

        《府志》本府
实徵官民、田地塘共地,康熙二十二年,地:六百六十三顷七十五亩七分五釐有奇。
地银并附徵地利银:共五千六百三十一两七钱一分零。
地粮:三千三百八十三石三斗四升有奇。本色正耗共米:三百八十四石六斗一升六合有奇。
丁四千九百八十四丁。
丁银:一千零四十一两二钱一分有奇。
通共地丁银,粮并附徵银共:六千六百七十二两九钱二分一釐有奇。
本府所属流土,州县官民、田地塘及民田共税:六百七十三顷八十二亩二分二釐零。
夏秋民粮共米:三千八百五十七石八斗二升三合零。
内徵本色米:三百七十六石八斗二升六合零。外耗米:七石七斗九升,共徵丁编、地亩折粮四差、屯粮等项,共银:六千九百二十四两五钱三分零。
养利州
实徵官民田地、塘共地:康熙二十二年,地三十顷零七十亩四分七釐有奇。
地银:一千一百二十三两七钱三分八釐有奇。地粮:一百五十三石五斗二升三合有奇。原额官民、田地塘,共税:三十顷零七十亩零四分七釐八毫零。
原编秋粮米:一百五十三石五斗二升三合零。内除旱瘠、官学等米:三石七斗零三合有奇,不编四差,又徵回旧例,优免绅、衿吏、典等米:四石六斗五升,今实编:一百四十九石八斗二升零。每亩徵地亩银九釐,共该银:二十七两六钱三分四釐三毫有零。
每石徵里甲均徭,驿传兵款,四差银:六两八钱零三釐三毫有奇,共该银:九百八十七两六钱四分六釐六毫有奇。
每石徵水,脚铺垫银:四毫零,共该银:六分零九丝。
每石折徵,粮银五钱,共该银:七十六两七钱六分一釐九毫有奇。
通共徵地亩四差、水脚折粮共银:一千一百二十三两七钱三分八釐六毫有奇。
左州
实徵官民、田地塘共地,康熙二十二年,地:四十九顷零五亩九分四釐有奇。
地银:一千一百六十三两四钱六分五釐有奇。地粮:二百四十五石二斗九升七合有奇。中则地共税:四十九顷零五亩九分四釐零,每亩徵地亩四差、水脚、铺垫共银:二钱一分二釐二毫有奇,共银:一千零四十一两零八分七釐一毫有奇,每亩升科米五升,
该折色米:二百四十五石二斗九升七合零,每石折徵粮银:四钱八分八釐零,折簟银:一分,共折粮折簟银:一百二十二两三钱七分八釐七毫零,全熟。
永康州
实徵官民、田地塘共地,康熙二十二年,地:二十六顷六十一亩六分。
地银:七百五十六两六钱零七釐有奇。
地粮:一百三十三石零八升。
额税:二十六顷十一亩六分,俱作中则,起科每亩科米五升。
额徵折色粮米:一百三十三石零八升。
递年额编起运银:三百五十七两一钱零三釐三毫零。
存留银:三百九十九两五钱零四釐。
共额徵银:七百五十六两六钱零六釐三毫零。遇闰之年,加银:五十九两二钱六分四釐六毫零。原无本色米,石亦无屯税、盐课等项。
太平州
实徵官民:田地塘共地,康熙二十二年,地:四十七顷八十亩。
地银:二百三十四两六钱八分零一毫有奇。秋粮米:二百三十九石。
本州土司,向来钱粮田无顷亩,全书额编,夏秋粮米:二百三十九石,每石折银七钱,又折簟银:二两三钱零,外岁派:六十四两九钱零。
通共徵银:二百三十四两六钱零,递年遵照原额,完解本府,支给俸役等项外,朝觐贡马二匹,每匹折银:一十二两,共银:二十四两,俱系三年一徵,完解本府投纳转解、赴司汇解。
安平州
康熙二十二年,实徵官民、田地塘共地:一十八顷一十四亩。
地银:一百九十七两零三分四釐有奇。
地粮:一百九十三石七斗零九合。
本州田无顷亩,夏税粮米:一百九十石零。内本色改议折米:四十石零每石折银五钱。折色米:一百五十石零,每石折银七钱。
外加耗米:二石零,该银一两零。
实徵银折银:一百二十六两四钱零,折簟银一两九钱外,岁派银六十八两零。
通共徵银:一百九十七两零,递年按额完解赴,本府转解、充饷外,朝觐贡马二匹,每匹折银十二两,共银:二十四两,俱系三年一徵,解府转解,藩司汇解。
茗盈州
康熙二十二年,实徵官民、田地塘共地:二十顷零六十亩。
地银:九十七两零一分五釐有奇。
地粮:一百零三石。
土州田无顷亩,按全书额编,夏秋粮米:一百零三石每石,折银七钱,又折簟银一两零三分外,岁派银:二十三两八钱零。
通共折徵银:九十七两零,递年俱系照额完解赴,本府转解充饷,并给俸役外,朝觐贡马一匹,折银一十二两,例系三年一徵,解赴本府转解,布政司汇解。
结安州
康熙二十二年,实徵官民、田地塘共地:一十五顷六十九亩二分。
地银:八十九两一钱二分八釐有奇。
地粮:七十八石四斗六升。
本州田无顷亩,大半旱瘠,全书额编,夏秋粮米:七十八石四斗六升。
每石折徵银:七钱,实徵折粮银:五十四两九钱二分二釐。
折徵簟银:七钱八分四釐。
外加岁派银:三十三两四钱二分二釐零。通共徵银:八十九两一钱二分八釐,递年照额完解赴,本府支解外,朝觐贡马一匹,折银一十二两,例系三年一徵解赴,本府给文转解,布政司汇解。
全茗州
康熙二十二年,实徵官民、田地塘共地:三十四顷零八亩。
地银:一百零九两四钱八分五釐有奇。
地粮:一百二十石零四升。
原额官民、田塘共税:二十四顷零八亩,正例科每亩米五升。
原编秋粮:一百二十石零四斗,例徵折色每石折银七钱。
实徵折粮银:八十四两二钱八分,折簟银一两二钱零四釐。
外岁派银:二十四两零一釐零,通共银一百零九两四钱八分五釐零。
佶伦州
康熙二十二年,实徵官民田地塘共地:三十四顷零三亩。
地银:一百一十五两三钱七分三釐有奇。地粮:一百二十石零一斗五升。
本州旱瘠,山田田无顷亩,全书额编,夏秋粮米:一百二十石零一斗五升。
每石折银:七钱,实徵折粮银:八十四两一钱零,折簟银:一两二钱零。
外岁派银:三十两零六分六釐零。
通共徵银:一百一十五两三钱七分三釐零,每年照额解府支解外,朝觐贡马一匹,折银一十二两,原系三年一徵,解府给文转解,布政司汇解。
龙英州
康熙二十二年,实徵官民田地塘共地:七十五顷一十五亩。
地银:三百二十九两四钱八分二釐零。
地粮:三百七十五石七斗五升。
本州田无顷亩,实徵行粮折簟,并岁派共银:三百二十九两四钱八分二釐零,遇闰加银:二十五两零七分五釐外,朝觐贡马二匹,每匹折徵银十二两外,加水脚银七钱二分。
大朝贴黄,纸张工墨银:三两,吏目柴马银:四十四两,皂隶二名,马一匹,夫一名,俱有官方徵。
都结州
康熙二十二年,实徵官民田地塘共地:一十九顷六十五亩五分。
地银:一百零二两八钱二分九釐有奇。
地粮:九十八石二斗七升五合。
本州土司,荒瘠山田,原无顷亩,全书额编,夏秋粮米:九十八石二斗七升零。
每石折徵银七钱,实徵折粮银:六十八两七钱九分二釐零。
折簟银:九钱八分二釐零。
外岁添银:三十三两五分零。
通共实徵银:一百零二两八钱二分九釐零,每年照数徵,完解府支解外,朝觐贡马一匹,折银一十二两,例系三年一徵,解府转解,布政司汇解。
崇善县
实徵官民、田地塘共地,康熙二十二年,地:四十四顷二十亩零五分。
地银并附徵地利共银:二百一十五两六钱七分五釐零。
本色米:二百二十一石零二升六合有奇。额设官民、田塘共税:四十四顷二十亩零五分三釐有奇,每亩升科本色米五升。
该夏税秋粮:二百二十一石零二升六合有奇。内夏税:一十四顷九十八亩二分五釐有奇。该米:七十四石九斗一升二合有零,止纳本色,例不编差,每亩徵地亩银九釐。
该银:一十三两四钱八分四釐有奇。
秋粮税:二十九顷二十二亩二分八釐。
该米:一百四十六石一斗一升四合,每亩徵地亩银,四差、铺垫、水脚共银:六分三釐零。
该银:一百八十四两一钱九分有奇。
一附徵地利银一十八两,全熟。
一本府千户所奉文归县带徵,原额田塘共税:一十顷零六亩四分七釐零,每亩升科米五升,该粮米:五百零三石二斗三升五合有奇,每石折徵银五钱。
共银:二百五十一两六钱一分七釐。
实徵丁粮等项银:共九百二十一两三钱二分零六毫有奇。
外全茗土州协济银:五十九两四钱正。
罗阳县
康熙二十二年,实徵官民田地塘共地:二十四顷。
地银:二十六两五钱五分六釐有奇。
地粮本色米:一百六十三石五斗九升。
额徵田塘二十四顷,每亩科米六升四合零,实编夏秋粮米:一百五十五石八斗外,加耗米七石七斗九升。
折簟银:一两五钱五分八釐。
外岁派起运、存留二项银:二十六两五钱五分六釐,遇闰之年加银:一两六钱四分三釐零,外贡马一匹,折银一十二两,外加水脚银三钱六分,例系三年一徵,解府转解,布政使汇解。大朝年贴,黄纸张工墨银:一两,典史柴马银:三十二两,土皂二名,马一匹,夫一名,俱有官方徵。
万承州
康熙二十二年,实徵官民田地塘共地:一百顷零四十亩。
地银:三百九十六两零八分四釐有奇。
地粮:五百零八石二斗五升。
本州田无顷亩,额纳秋粮五百石,夏税二石内,田少不足,将陆地折算一半。
额派银:一十六两七钱二分六釐。
附盐税
本府原无额引,于康熙三年新定,经制将崇、左二州县按引,派销盐引共:一百二十八道七分零。该盐一千八百零一包一百二十二觔一十四两七钱。
崇善县
本县原经制额引:三十五道八分,该盐五百零一包三十觔。

太平府风俗考

        《府志》本府
城厢内外,男女衣服、饮食略,与中州相同,至各流土乡村,狼民杂处所居,架木为巢,短衣长裙,用布包头,三月,男女唱歌,互相答和,以兆丰年,至吉凶葬祭,好鸣铜鼓、吹匏,会众必击舂堂,尚卜、重鬼神,疾病不食药饵,惟用火灸,及设牲巫觋。
养利州
风俗椎鲁,土民皆汉时从征者,之后昔为狼兵,不无鄙陋,自改流以来,更化云久,饮食居处,颇类华风,独地近交趾,山多岚瘴,寒暑不时,黄茅毒气触之,易以伤人,而土俗犹架木以居,席地而食,妇人短衫、长裙,衣缝两截,男子冠帽,贫者尺布缠头,惟知耕凿,不事商贾,婚姻以槟榔、生畜为礼,丧用鼓乐、吊赙设祭亭,病鲜求医,专信巫觋,至三月踏青,男女唱歌互答,以为丰年。
左州
椎髻蛮音,衣冠不正,饮食亦殊,多处山峒,以强凌弱,一言不顺,父子相仇,婚姻歌唱,踏青为媒,病用巫祝,丧用乐歌,土俗则然,左地荒残,取茅为屋,架栏以居,席地而坐,杵臼为舂,截竹为筒。
永康州
民愚而朴,衣鹑结食粗鄙,婚姻嫁娶以猪羊、槟榔为重,丧葬用调乐歌,岁时月节交际,亲朋壶酒、碗殽以为盛筵,妇女出往墟场,贸易酒、米、蔬菜之类。
太平州
本邑僻处荒陬,附近流土州县,民多愚朴,但知耕种,不识商贾,惟州场距府百里,近来声教颇通,官族争先慕义,俱皆延师教读,至今文字礼义,颇与汉地比,即间有一二流寓,亦皆相率向化,彬彬为善,至于村庄人物,男耕女种,裹头赤足,长裙短衣,病惟祭鬼,不失古制,土司土民,风俗无殊。
安平州,风俗无考。
茗盈州
本州偏僻,土司民多愚蠢,不事诗书,不知商贾,短衣长裙,包头跣足,男耕女种,婚姻以槟榔为重,疾病以祭鬼为常,土司风味,大概相同。
结安州
偏僻,土司民多椎鲁诗书,礼义无闻,婚姻尚早,歌唱送终,病不服药,惟祀鬼神。
全茗州
土风习尚,方之养利,州略无同异。
佶伦州
土民多属愚朴,止知耕种,山岭鸟语、鴂舌,不谙官语,不知诗书、礼义,婚姻唱歌,病祀鬼神,斩木为巢,多聚岩穴,衣短裙长,包头露足,土司人物,习以成风。
龙英州
地僻,民愚不谙官语,不习诗书,惟知耕凿,能守王法,男女跣足,多以色布缠头,凡有婚姻,皆以酒肉为重,若遇饮食相招,则席地而坐其间,墟市贸易,男妇混杂无间。
都结州
本州山野愚民,不谙汉语,不知诗书、礼义,惟有耕种山畚、旱田而已。畏官法,无医药,男女蓬头跣足,类皆鸟音,婚姻唱歌,病信鬼神,饮食亦殊,崇善县,风俗与府同。
罗阳县
土民朴陋,不谙官语,虽少习诗书,知守王法,然衣食粗鄙,婚姻嫁娶,酒肉为重,亲戚齐集,唱歌为乐,凶葬之礼,亲戚赠以酒米,则为厚仪,送至山所,饮食毕,各自散去,日夕,凡有好事,只以壶酒、只鸡为贺,妇女朝暮不论吉凶,皆用白布包头,墟场贸易,男女混杂,毫无嫌疑。
万承州
民性拙朴,节俭少讼,男耕女织,不谙商贾,多食芋粟,婚姻礼娶,病不服药,宁祀鬼神。

太平府祠庙考

        《府志》本府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壶关内。
社稷坛 在城北。
邑厉坛 在城北一里。
城隍庙 在府城内东北角,于皇清康熙七年四月内,被洪水淹没,尽倒,知府捐资发,崇善县厢老采买木料,渐次修复。
关帝庙 在府城内十字街。
杜王庙 在西门城外。
旧县城隍庙 在旧县,后迁治附郭,而庙祀犹存,邑之士民,祈祷辄应。
伏波将军祠 在府城外东大街。
三公祠 二祠俱春秋致祭。
班氏夫人祠 按《班氏夫人传》:神乃溪峒世家,女常出兵助马,伏波平二贼,故祀之,其庙有二,一在上郭,一在下郭,俱灵感异常。
翁公祠 按《通志》:在府北门内,明嘉靖间建祀,参政翁万达。
胡公祠 按《通志》:在府城内,城隍庙右祀,知府胡世宁。
养利州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南门城外。
社稷坛 在治西一里。
厉坛 在治北二里。
城隍庙 在城内东,前知州罗爵建,今知州杨家鼎重修。
关帝庙 在城内南,前知州罗爵建,今知州杨家鼎重修。
元帝庙 在城内北,前知州王建,今知州杨家鼎重修。
叶公祠 在城内东,今废。
土官祠 在旧州村,今废。
左州
风云雷雨山川坛
社稷坛
邑厉坛 以上皆春秋仲月上戊日致祭。城隍庙 在城。
关帝庙 在城。
伏波庙 在城。
白龙庙 在模村,离城十里。
永康州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城东郊外。
社稷坛 在城。
邑厉坛 在城北郊外。
城隍庙 在城内。
大王庙 在城内。
土谷祠 在城内。
太平州,祠庙无考。
安平州,祠庙无考。
茗盈州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城。
社稷坛 在城。
厉坛 在城北。
城隍庙 在州治右。
结安州,祠庙无考。
全茗州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州城外。
社稷坛 在城。
厉坛 在城外。
城隍庙 在州北。
元帝庙 在州南。
佶伦州,祠庙无考。
龙英州
城隍庙 在城内东。
北帝庙 在城外北。
华光庙 在城外东。
三官庙 在城外东北。
都结州,祠庙无考。
崇善县,祠庙无考。
罗阳县
城隍庙 在城东门内。
万承州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州左。
社稷坛 在州右。
邑厉坛 在城外。
城隍庙 在州前左。
关帝庙 在州东。
雷坛庙 在州东。
真武庙 在州右。
伏波庙 在州右。
寺观附本府
积庆寺 按《明一统志》:在府治北,元天历中建,明洪武间重修。
弥陀寺 按《明一统志》:在府城东北,元建,明时重修。
三清观 按《通志》:在府治东。
元妙观 按《明一统志》:在府城东北,元建,明永乐初修,寻燬,正统间重建
观音庵   真君庵   玉皇阁
祝圣宫
养利州,寺观无考。
左州寺,观无考。
永康州
观音庵 在城东门外。
太平州,寺观无考。
安平州,寺观无考。
茗盈州,寺观无考。
结安州,寺观无考。
万承州
观音寺 在香寿山。
三清观 按《明一统志》:在州治前,元建,后燬,明宣德初重建。
全茗州,寺观无考。
佶伦州,寺观无考。
龙英州,寺观无考。
罗阳县,寺观无考。
都结州,寺观无考。
崇善县,寺观无考。

太平府驿递考

      各州县《志》本府
左江驿 在南城门外,按《县志》云:本县附郭冲繁,粮少丁稀,从无驿站,惟本府原设有左江驿,驿丞一员,一切过往,勘合火牌,俱系本县动支,额编答应。
冲登铺 在冲登村。
东关塘 崩坎塘 二塘俱递送公文。
养利州,驿递无考。
左州,驿递无考。
永康州
自州城至省,路一千三百馀里。
至南宁府城,路一百二十里。
至本府,路二百里。
至隆安县城,路一百二十里。
至本府万承土州,路一百五十里。
至本府陀陵土县,路六十里。
至本府罗阳土县,路十里,州地介在偏隅,原未设立驿站、塘铺。
太平州
州之东南,旧设有勾山一站,先于明季详奉,设立递送本府往来公文,并无钱粮开销,非与流州县驿站可比,止拨村民轮流,更递递送公文而已。
茗盈州
《州志》:从无设立驿站、差徭之例。
龙英州
土司原未设立驿站,惟自立一铺司公馆,以为走递,公文往来,差使歇宿之所。
结安州,驿递无考。
罗阳县
土司原未设立驿站,惟额设一铺司公馆,铺司专供走递公文,公馆则为往来公差、员役歇宿之便。
万承州
驿递红船一只,铺陈一副,岁额银共:二十四两,全茗州,驿递无考。

太平府兵制考

        《通志》本府
新太城守营
参将一员     守备一员
千总一员     把总一员
内拨防养利,左州官二员,
设新太城守营兵,
步战兵二百零八名,
守兵四百八十七名,
共兵六百九十五名,内拨防养利,左州共兵一百二十名。
内与土兵分防府治上下,冻土州各隘,
月共应支饷银:七百九十九两,
月共应支米:二百零八石五升,
官自备马:十六匹,
春冬二季,例每匹月支谷一石二斗,每匹月支草四百二十觔。
夏秋二季,例每匹支马乾银九钱。
《府志》:本府城内,原设新太参将一员,中军守备千总各一员,统领官兵防守,粮食自行,赴司请领回营,同本府及通判公同给散,又龙凭、馗纛二营,各设守备一员,统领经制官兵,扼守关隘,其粮食自行,赴司请领回营同思,明土府同知会同给散。
养利州
设分防汛,
左江镇拨贴防汛。
新太营拨分汛官一员,
左江镇拨贴防汛官一员,
新太营拨防守兵五十名,
《州志》:旧设守城兵三十名,粮系编内支,四边关隘,则乡甲自行派守,额无耕兵堡田。
左州
设分防汛,
新太营拨分防官一员,
新太营拨防守兵五十名,
《州志》:原设经制把总一员,续奉撤回,至康熙十九年七月初九日夜,被逆陷城之,后奉拨新太营把总一员,带兵五十名,防守汛地。
永康州
原无设立防守官弁,至康熙十年,始拨步兵五十名,驻防汛守,因州偏小,奉文撤回。
太平州
本州原属土司,并无设有官兵防守境内,又无设有分防弁兵,止旧设有流官吏目一员,协理州务。
茗盈州
本州介在四州之腹,从无设有防守官兵,惟旧设流官吏目一员,协理州务。
全茗州
原额奉调南关,护贡土兵四十四名,及遇丑未辰戍年,额设土兵十二名,差目押赴本府,投点支拨守城。
万承州
原额兵一百六十五名,后奉通例核减外,又于康熙二十年,接贡奉道府,实调目兵一百名。

太平府物产考

        《府志》府总
本府地介偏隅,山多田少,地瘠民稀,除稻谷、蔬菜、瓜茄外,别无所产,至于果木、竹树、花卉、禽鸟以及药材等物,所产亦复无几,今取其一、二聊可纪载者,录之以备观览。
苦竹 土人村寨多种,围以防夜盗。
茅竹 即芭芒,土人取以搭盖茅屋。
长麻 土人绩,织布以为夏衣。茶辣 土人取以疗腹疾,即吴茱萸。断肠草 其干成藤,其叶似蒌,多盘生路旁,食之即时断肠而死,故愚者常服,以图赖用,狗屎调水灌下,令其吐出即愈。
锦地罗   土苏木   金汗木
塞住药   抗药    乌蛇
艻竹    木棉    刺桐芭蕉    鹧鸪鸟

太平府古迹考

        《通志》本府
黄巢故城 在府东二里,四山环匝,皆石壁峭立,中凿石为门,下阚江流真天险也,黄巢兵败南奔,常屯驻于此。
太平路旧治 在府东一百里,明正德十九年,黄英衍议,始迁路治于此,遗址尚存。
伏波铜鼓 在城隍庙,相传马援所置。
古铜钟 上纪乾和四年辛亥,铸于东禅院,今考两汉纪年,只有健和无乾和,岂乾健二字,古人通用之耶。
银窖山 在府城东五十里,半山间有石峒,深入外甃塞完密,相传为黄巢藏金处。
钟楼 旧在安远街南,明正德十六年,知府邓炳改建于府治之左,炳自记。
养利州
上州 通域 弄豆 俱旧治,有石磉遗址。旧学 在城外北二里,万历二十七年,迁入城中。
悬崖仙杖 在州治南五里,其山峭绝壁立,无人迹可到,中间横出一杖长寻馀,相传经数十代迄今不朽,赵天益诗云:峭壁孤危丛树空,何仙遗杖挂崖中,云烟静处堪栖鹤,风雨来时欲化龙,远影独横秋正老,高标微映日初曈,若逢太乙持将去,应继当年照阁红。
养山叠翠 在治西三十里,峰头错列,独高诸峦,赵天益诗云:一望嵯峨入碧端,青青秀色雾云盘,障边十里浑无缺,更孕灵精作大观。利水流清 在州治西,绕城而流,即通利江,赵天益诗云:潆洄条带欲朝宗,远历诸峦百涧通,莫道秋来空贮月,桃花春浪起蛟龙。
散花仙岛 在州治西三十里,其岭广阔,多花木,赵天益诗云:仙人归去杳无期,最恨当年没识知,花散尽埋幽径里,至今空见草离离。武阳灵坛 在州治东三里,孤峰独立,四面水绕,山下有雷坛,遇旱祷之辄应,赵天益诗云:擎天一柱拥边州,气蹙东隅势自遒,白兔峰头云并郁,绿萝阴下水频流,障回夕照移千壑,春泻嬴波沃万畴,自有巨灵能作惠,不教寒地泣无秋。
金印奇峰 在州治西二十里,平地突起,孤峰状如金印,岩内空阔,玲珑穿透,可备游观,知州许时谦诗云:一颗原从化鹤来,俨然造物为谁开,紫泥色带花中露,丹篆文留石上苔,应助伯仁金系肘,更催郭隗马登台,山灵已改前头事,会看风云接汉才,又钟裔诗云:满目奇峰万壑妍,浑成金印最超然,但教永镇边城在,安用累累肘后悬。
观音峭 在治东三里,贡生袁必登诗云:头头皆是道,乐处更为天,岁去松常老,春来花正妍,自有参元镜,何须觅坐禅,东林能悟偈,恍在虎溪前。
弄月镜 在州治东三里,附观音岩之,右高数丈馀,上平下圆,可坐数十人,三月内,士女常登之,张琴有诗云:宝鉴何年掷碧坡,幻成一片石嵯峨,不教美女临红粉,惟许高人待素娥,两水合围烟袅娜,万山遥影树婆娑,醉昏尤爱归来路,长带钟声过薜萝。
无怀古石 在州治江村,离城十五里,孤峰如笋,石中空阔幽静。
萃绿台 在城外西,知州许时谦建,今废,址犹存,诗云:吏事边城少,探幽得自吟,构亭依古岸,伴客憩浓阴,金印山隆座,龙英水绕林,溪声风里细,日夜有鸣琴。
观鱼亭 在城外西,知州许时谦建,今废,址犹存,诗云:地偏心愈远,临眺在幽遐,石白非关雪,云深不碍花,残题惟落日,感事总朝华,鱼乐安知我,秋风自忆家。
簪花亭 在城东门外,今废。
接官亭 在治南五里,今废。
左州
金山雨霁 在州治西北里许,平地突出,二石壁立,数仞高峰错峙,怪石横列,前有通幽,小岩峒迂回,天日不蔽,远望之,真若画图,知州邓体静始辟一峒,天镌金山字于岩之阳构亭,于上又砌石,通路以便登眺,踰铁桥入石门,乃达亭所,后有流霞,诸峰最高登之,则八表在目,双青独秀,诸峰环拱,雨过绿林,黛石点染,允为奇观,今则无亭,止有观音殿上下二间。
银瓮晴霞 在新村南山,临长江,削壁绚綵,如人马旌旗之状,晴霞掩映,彷佛仙境,江山胜景,
云岩旷遇 在城西南二十里落城村,四面平畴,一峰拥峙,有石岩二层,虚明高朗峒门五所多云,物花彩之,象小峒有白石,卧窝一座,岩高远眺,真奇观也,每岁春三月三日四,处乡男妇游玩于此,列坐田塍,歌唱土音,往返酬答,声动原野,至暮各还。
博感奇观 在咘亮村,离州城东南八里,一水中流,奇石峙列,曲水环绕,约有一里许,旁通山岩,皆可游览。
南潭壁影 离州二里,高山联络,平地一石擎起,若龙头,然石下涌出源泉,四时不竭。
桥江注润 在州前,发源自陀陵,三清山合诸水流经,龙光二村环绕州治,而南至逐渌,复转而北,又南流入于江左州,岁藉为利,所经诸村,粮田皆其灌溉。
松岭游歌 即墨山岩,在州治南五里,中虚可容百人,曲折盘旋,巧致可观,每岁春三月三日,左人男妇各具酒馔,相聚于茅陂,唱歌和答,声动原野,至暮方还。
岩淋龙伏 在模村入岩十步,即幽暗,古传内有野龙潜伏。
万承州
香寿灵泉 在香寿山半山,一泉宽深三尺,水味清甘,汲之不尽,不汲亦不溢,古有飞来香炉一座,因设寺焉。
华峰瑞沼 在州治右二里,水自洞出流,贯二莲池,山光水朗,其形如画,署有亭台,古传常结双莲,至今入夏,新荷冉冉,红白争奇,乃古今之瑞云。
云门紫洞 在州前五里,有一石洞外嶙峋,内开敞,云形绕结,仰看不厌,洞门北广南狭,为来往孔道。
星潭穿壁 在州北六里许,接连九潭,潭圆如星,汇流山麓,穿山而出,水清涟漪,为鳞介聚处,渔歌不绝。
翠壁潮泉 在州东二十里,山环绕翠,一峰居中,下一泉宽深四尺馀,涨涝不流,亢旱不乾,其水日或三潮、五潮、小潮、大潮,贯流一方田里,前有莲池,后有花果,中立亭台,为景中之绝胜者。神湖遗迹 在州治东五十里,古传一牛入村,村人杀而食之,惟一老妪不食,悬之门外,是夜风雨大作,村忽陷成湖,独留老妪之屋,一小路登岸,至今遗迹尚存,或三五年,其湖自乾,成隙而下,有啐水声,长一十馀里,宽数里,此方难置田地,枕隆、安县界,即古廪塘。
太平府并所属州县,陵墓俱无考。

太平府猺獞峒蛮考

太祖洪武元年,土官黄英衍等内附遣使,诏谕两江溪峒官民。
《明外史·土司传》:洪武元年五月,征南将军廖永忠兵下广西,左江太平府土官黄英衍遣使赍印章诣平章杨璟降。八月,璟还,帝问广西、黄岑二处边务。璟言:蛮獠性习顽犷,散则为民,聚则为盗,难以文治,当临之以兵,彼始畏服。帝曰:蛮獠性习虽殊,然好生恶死之心,未尝不同。若抚之以安靖,待之以诚,谕之以理,彼岂有不从化者哉。十一月,遣中书照磨兰以权赍诏,往谕广西左、右两江溪峒官民曰:朕惟武功以定天下,文德以化远人,此古先哲王威德并施,遐迩咸服者也。眷兹两江,地边南徼,风俗质朴。自唐、宋以来,黄、岑二氏代居其间,世乱则保境土,世治则修职贡,良由审时知几,故能若此。顷者,朕命将南征。尔等不烦师旅,奉印来归,向慕之诚,良足嘉尚。今特遣使往谕,尔其克慎乃心,益懋厥职,宣布朕意,以安居民。以权至广西,镇抚彭宗、万户刘惟善以兵护送。以权将抵两江,会来宾峒人,潘宗富寇掠杨家寨居民。以权谓宗等曰:奉诏安民,今见贼不击,是放虎于山林也,何以庇民。乃督宗等击之。宗富败走,遂安辑其地,两江之民,由是慑服。
太平州,旧名瓠阳,为西原农峒地,洪武元年,土官李以忠纳土归附,授左州知州。
镇远州,旧名古陇,洪武初,赵胜昌归附,世袭知州。
茗盈州洪武初,土官李铁钉归附,世袭知州。安平州,旧名安山为西原农峒地,洪武初,土官李郭佑归附,世袭知州。
思同州,旧名永宁,为西原地,洪武元年,土官黄克嗣归附,世袭知州。
养利州,洪武初,土官赵日泰归附,授知州。万承州,旧名万阳,洪武初,土官许郭安归附,授知州。
全茗州,旧名连冈,为西原地,洪武初,土官李添庆归附,授知州。
结安州,旧名营周,为西原农峒地,洪武元年,土官张仕荣归附,授世袭知州。
龙英州,旧名英山,洪武元年,土官李世贤归附,授世袭知州。
佶伦州,旧名那兜,为西原农峒地,洪武二年,峒长冯万杰归附,授世袭知州。
都结州,土官农姓,洪武初内附,授世袭知州。上下冻州,旧名冻江,洪武元年,土官赵贴从归附,锡印授世袭知州。
左州,旧名左阳,土官黄姓,洪武初,黄胜爵归附,授知州。
罗阳县,旧名福利陀陵县,旧名骆陀,洪武初,土官黄宣、黄富归附,并授世袭知县。
二年,以左江土官黄英衍,为太平府知府。按《明外史·土司传》:二年七月,左江土官知府黄英衍遣使奉表贡马,乃改为太平府。以英衍为知府,许世袭。
宣宗宣德元年,崇善县赵暹反,总兵官顾兴祖平之。
《明外史·土司传》:宣德元年七月,崇善县土官知县赵暹谋广地界,遂招纳亡叛,攻破左州,执故土官,夺其印,大肆劫掠,占据村峒四十馀所。造火器,建旗,号称王,署官,流劫州县。事闻,帝命总兵官顾兴祖会广西三司剿捕。兴祖等初招之,不服,遣千户胡广,领兵讨之。暹扼塞拒守,广进围之,绐出所夺各州印,信抚谕其胁从官民,复职归业。暹计穷,谋从间道遁。广谍知之,伏兵邀击,暹及其党皆就擒。时左州土官黄荣亦奏:蛮人李圆英劫掠居民,伪称官爵,意图不轨,乞发兵剿捕。帝谓兵部曰:蛮民愚犷,或挟私雠忿争戕杀,来告者必欲深致其罪,未可遽信。其令镇远侯并广西三司体实,先遣人招抚,如叛逆果彰,发兵未晚也。
二年,百户许善有罪伏诛。
《明外史·土司传》:初,善知崇善县赵暹谋逆,善旧与暹交为之。容隐及总兵官遣善追暹,又受暹马十匹、银百两,故缓暹,冀图幸免。事觉,下御史,鞫问得实,斩之。是年四月,崇善县蛮赵嵩、左州蛮黄贵,皆以谋叛伏诛。
宪宗成化八年,永康州土官杨雄杰反,寻伏诛。按《明外史·土司传》:永康州,土官杨姓。成化八年,杨雄杰纠合峒贼二千馀人,入宣化县劫掠,且伪署官职。总兵官赵辅等擒,诛之。

太平府部艺文一

《太平府学记》明·丘浚

国家受天,休命克相,上帝以治、以教,际天所覆之地,凡具人形,居地之上者,咸有以安其生,复其性,广西左右两江,在岭峤以南之极处,唐宋已来,固已州县之然,至今其守宰,犹袭用其土官,学校尚未遑立,惟太平一府,其守特出朝命常调,且立学,设官俾以教焉,两江州郡前此,所未有也,成化丙申,番禺何侯、楚英来知府事,慨然以教化为意,凡可以为一郡之人,变化其习,奠安其居者,无乎不用其心,大要欲其民风、土俗,一旦与中土等彝任未期年,政行化施民,猺胥役乃与其佐,同知韩廷域、通判蔡颙、推官陈宣等谋曰:左右两江皆无学,而吾太平独有学,太平之支郡属邑,皆无学,而独府有学,是则兹学之建,其标准之所,示者广风化之所,及者众非内地他学校比也,弦歌俎豆之地,师生之所,莅止民人之所,瞻仰为政首务,莫此为急,乃鸠工庀材,重加修葺,规制宏壮,藻饰华丽,视旧盖有加焉,既成适,生员陈鼎赵,驰应贡春官,教授罗顺具事迹以记,来徵惟天在上,其形穹然而下,覆乎地,地所至之处,极乎海而止,凡在寰海之内,莫非天王之地,惟其化之所,及者有先后,故其人之归化者,有迟速,苟有介然蹊径可通,圣人在上,推其教化而驯,及之则无有不可化之理,原夫二帝三王之盛,其所治之地,四方相距亦不甚远,观成周之故疆,而质以后世之职,方可见也,洛阳为王城,而皋落氏陆浑戎密迩乎。其境东之蔡牟,介莒皆彝地也,淮南为郡,舒徐西戎,河北真定中山之境,乃鲜虞肥鼓国河东之域而有赤狄甲氏此外荆楚吴越闽蜀,又皆在荒服之远,中国所有者,仅宋、晋、齐、鲁、卫、郑通,不过今数十郡焉耳,自时厥后,疆界日拓而远,向之荆楚、吴越、闽蜀遂皆为内地,其声名文物之盛,顾若反有浮于宋、晋、齐、鲁卫、郑之旧者,盖天旋地,转气运,随之而迁移,则夫左右两江之间,其转移通变之机,安知其不本于今日,兹学之设乎。何侯虽于一郡立学,然所关系甚大而远,后之继,侯芳躅以治、以教于兹者,尚当体侯之,心汲汲然,皆以教化为心,而士之生、于兹地,受侯之教养者,皆从事于学,孜孜不已,与凡支属之邑,接地之壤,闻其风者,相与感发慕,好学周公、仲尼之道,亦如今日荆楚、吴越、闽蜀之区,出而与北方之士相后先,其将自此始耶,何侯兴此学,其关系之大且远,如此不专为一郡也,其不负圣天子所委任而克相之,于是乎见焉。

《养利州公堂记》姚镆

养利州,故土司也,宣德初,土酋以僭逆诛铨,流官同知判官吏目以理州事者,已五十馀年,成化间,郡守韩廷佐复言其,非便于是,再为更定,去同判设知州以治之,又二十馀年,然其俗本彝,而流官至此,亦复彝之故官,与民恒相诟,而不能以相适,况欲有所改于其俗乎,今罗侯爵既得命来视州事,始以慈惠抚民,民用帖服,三年,益浃悦乃告其众曰:吾命吏也,若州仪观不备,岂我国家设州分治意哉,吾与若更新之,可乎。皆曰然,于是官出其赢,民输其有,徵匠僦工,乃即其土之高爽者,为厅厅后为堂厅,左右为库、为室厅,前为楼、为门,临莅有所,燕休有次,而昼夜出入有禁凛乎,公府之规矣,继又即其便近者,为申明亭,以饰里闾,为社学,以教子弟,为公馆,以属四方之宾,客取其幽旷、静洁者为城隍庙,为山川社稷,州厉三坛,尸而祝之,以严祠宇,向无城为之,垣其四周,而复为门,所以固保障也,城之外有水,五悍急不可渡,为之杠梁,其上而或构亭为望,所以利济涉也,夫以荒墟断落之萧条,瘴露江涛之迷,恶而能月修岁葺,悉去其陋,一旦使官有宁处,神有恒栖居者,有固守行者,有夷途侯,于是州亦勤劳哉。况其所为,民者复知,巾履以为装通,书写以为业,人物渐向华风,是又皆侯训教所及也,侯则诚贤矣,夫昔之潮,与柳皆古蛮彝潮得一,韩昌黎变之,养士治民,俱有成法,而其俗始笃于文行,柳得一柳,子厚为之,凡城郭巷道皆治,而其民亦始乐生兴事,然则天下之俗成乎。其人亦多矣,使先此为守,而皆若侯之,今日则其效当不止,是使他州之为牧,而皆若侯之为心,则其可感而化者,又岂养利之民为然哉。顾因循玩愒,往往一遇其所难而遂,却足自废,可叹也。矣侯字德器,江西吉水名家,尝训于吾,慈有善教,慈之人,至今爱慕之,予亦辱侯之教,而爱慕则尤深焉,阔别十年,馀偶以宦途相值,方幸有会于侯,而又喜侯之能于其政也,故为书其概,以归之土人俾镌诸石。

太平府部艺文二〈诗〉

《永济桥》明·曾贯

万里晴光横蝀,一江云影动鼋鼍。功成甃玉非鞭石,务重捐金为伐柯。彤管未题仙井柱,绿烟先奏渭桥歌。临流酌酒思元凯,犹愧前朝宠赉多。

《会仙岩》李明峦

不解仙流第几邦,洞门高敞碧云窗。无声梵乐神犹在,脱化天龙骨已降。风入竹林敲木铎,月来萝薜挂银缸。登临欲驭摩空鹤,假我何年翮一双。

《仙岩夜月》何士廉

尘世难逢葛稚川,偶然来此踏芝田。仙人留此閒巢窟,神力剜成小洞天。石煖犹疑丹火伏,草芳长藉白云眠。尚馀一片青瑶碣,待我题诗照万年。

《紫霞洞》何沾

得得寻春上翠微,春风吹绽好花枝。饮残百日千杯酒,战罢黄昏数局棋。天外云山堪著目,洞中猿鸟莫须疑。明朝看尽龙阳景,还借僧家住几时。

《悬崖》赵天益

峭壁孤危丛树空,何仙遗杖挂崖中。云烟静处堪栖
鹤,风雨来时欲化龙。远影独横秋正老,高标微映日初曈。若逢太乙持归去,应继当年照阁红。

《养山》前人

一望嵯峨入碧端,青青秀色雾云盘。障边十里浑无缺,更孕精灵作大观。

《利水》前人

潆洄条带欲朝宗,远历诸蛮百涧通。莫道秋来空贮月,桃花春浪起蛟龙。

《仙岛》前人

仙人归去杳无期,最恨当年少识知。花散尽埋幽径里,至今空见草离离。

《灵坛》前人

擎天一柱拥边州,气蹙东隅势自遒。白兔峰头云并郁,绿萝阴下水频流。障回夕照移千壑,春泻赢波沃万畴。自有巨灵能作惠,不教寒地泣无秋。

《金印峰》许时谦

一颗原从化鹤来,俨然造物为谁开。紫泥色带花中露,丹篆文留石上苔。应助伯仁金系肘,更催郭隗马登台。山灵已改从前事,会看风云接汉才。

《萃绿台》前人

吏事边城少,探幽得自吟。搆亭依古岸,伴客憩浓阴。金印山隆座,龙英水绕林。溪声风里细,日夜有鸣琴。

《观鱼亭》前人

地偏心愈远,临眺在幽遐。石白非关雪,云深不碍花。残题惟落日,感事总朝华。鱼乐安知我,秋风自忆家。

太平府部纪事

《唐书》:武德初,李靖以平萧铣,功封永康县公,检校荆州刺史。度岭分道招慰。冯盎等皆以子弟来谒,南方悉定。裁量款数,承制补官。得郡凡九十六万馀户。诏书劳勉。
《宋史》:徽宗即位,起黄庭坚知太平州,庭坚尝与赵挺之有微隙,挺之执政,转运判官陈举承风旨,上其所作《荆南承天院记》,指为幸灾,除名。
《通志》:曾翚以参政,分司右江,以职业自树太平府,有永乐中,所积饷征交者,岁苦校覆,官至逮守者,偿所积复坐之,法翚为奏,罢其役,人甚德之。
正德间,守备刘琅恃逆,阉刘瑾势南,卿以下严事之,胡世宁独不为礼,寻出知太平郡,属多土官,故相习为戾,骜不庭谒太守,而守亦防猜,不脱弛情,意益隔,公至以檄,约如期至,传令其下皆甲,而入凡所指谕中,其机牙固已缩汗,严惮终不敢以货产,称贽献越,翼日,公出临其营,观蛮长骑射,与款语良久,乃还旧以土官,世及辄展,转索赂公,令土官生子,即闻府子弟应世,及者年且十岁,朔望或有事调集偕携之,见太守为识,年数状貌父兄,有故按籍为请官于朝,土官大悦服,茗盈州李万盈,与全茗州许荣高,仇杀二十馀年,罗阳县黄景明,争官占地二十馀年,至公始平太平州李璿拒命,公密檄龙英州,赵元瑶讨之,生得璿所,活几万人,郡势面腋,阻江而背,独无限,公檄营,城北为壶关,万夫毕集,皆土官办增,戍其卜民,始帖席,及遭丧去,士民思之,土人走送者数万,后公为副使,发宁藩奸为本兵,进十事要说。
宣德间,崇善县土官赵暹兴兵入寇,千户赵钦郑忠率军拒之,时见群鸦飞鸣于官军之上,贼弗战而退,私询其党云:尔兵既来,何以怯敌。彼曰:时见红袍神于空中,群鸦导之,故怯而退,识者以为有神助,云:太平府江北,有会仙山,由丹流阁而上,悬崖百尺,石洞区其半,传为崔、莫二仙姑炼丹处,中有丹灶,灶顶石蓬皆作金碧色,光彩灿然,云:丹火熏烁也,灶后即二仙卧所,头臂股胫,两形毕现,深入石寸许,崖峭甚人罕,蹑者至必香楮、默祷之,乃能缘焉。不则惟遥望而已。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太平府(广西)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