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广东黎人岐人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广东黎人岐人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卷目录

 广东黎人岐人部汇考一

职方典第一千三百八十九卷

广东黎人岐人部汇考一

武帝元封元年,平南越,初立珠厓儋耳郡。按《汉书·武帝本纪》:元鼎五年夏四月,南越王相吕嘉反,杀汉使者及其王、王太后。元封元年春,得吕嘉首,遂定越地,以为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阯、九真、日南、珠厓、儋耳郡。按《通志》:汉武帝元封元年,始略地为儋耳、珠崖郡。民皆服布如单被,穿中央为贯头。男子耕农,种禾稻纻麻。女子桑蚕织绩。亡马与虎,民有五畜,山多麈麖。兵则矛盾力木弓弩竹矢,或骨为镞。嫁娶皆须八月引户,人民集会之时。男女自相可适,乃为夫妇,父母不能止。〈注〉贯头,著时从头而贯之。麈麖,麈似鹿而大,麖似鹿而小。按《琼州府志》:汉元封元年,始略地为儋耳珠崖郡。其地有黎母山,诸蛮环居其下,山水分流四郡。山上传有人寿考逸乐,不与世接。但觉水泉甘美而已。其去省地远,不供赋役者,名生黎。质直犷悍,不受欺触,不服王化,亦不出为人患。足迹不履民地,而自相雠斗,居民入其地,以熟黎为援,以木为弓,以竹为弦,铁镞无羽,出入不释。手以标刀为戈,以角为甲。器用土釜瓠瓢,饮用椒酒。以击鼓为乐,以射猎为生,以刻箭为信,誓以割鸡为问。十重报雠,有杀其父祖及乡人者,易世必复。地产沉水蓬莱诸香,漫山多槟榔子,小马翠羽黄蜡之属。结茅为屋如覆盆,上以居人,下畜牛豕、服布如单被,穿中央为贯头。吉贝为衣两幅,前后为裙,阔不过尺,掩不至膝。椎髻跣足,插银铜钗。花幔缠头腰围,戴藤六角帽。妇人高髻钗,上加铜环。耳坠垂肩。衣裙皆五色吉贝,无裤襦。但系裙四围,合缝穿而系之曰黎桶。女子将及笄,置酒会亲属,女伴目施针笔,涅为极细虫蛾花卉。以淡粟纹遍其馀地,谓之绣面。女婢获则否。死不哭不粥饭,惟食生牛肉以为哀痛之至。凿圆木为棺,葬则舁榇而行,令一人前以鸡子掷地,鸡子不破处为吉穴。与省地商人贸易,甚有信,不少受欺绐。商人信则相与如至亲,借贷不吝。或负约,见其乡人擒之以为质,枷以横木,必负者来偿,始释。凡负钱一缗,次年倍责两缗。倍至十年,乃止。熟黎旧传本南恩藤梧高化人,多王符二姓,言语皆六处乡音。因从征至者,利其山水田地,占食其间,开险阻,置村峒,以先入者为峒首,同入共力者为头目。父死子继,夫亡妇主。又多闽广亡命,有纳粮当差之处,有纳粮不当差之处。性习为横,不问亲疏,一言不合,持弓刀相向,其妻当中,一过即解。坐无尊卑,病则搥牛祀鬼。丧葬则斩牛待客,春则鞦韆会,邻峒男女妆饰来游,携手并肩,互歌相答,名曰作剧。有乘时为婚合者,父母率从无禁。婚姻不避同姓。近生黎者,其习俗与之同。近民居者,习俗与齐民等。争田夺地,起雠衅,屠牛聚众,搆生黎,以为州县之患。按黎分生熟二种,有此地即有此人,生黎虽犷悍不服王化,亦不出为民害。为民害者,熟黎耳。初皆闽商,荡赀亡命,及本省土人贪其水田,占其居食。本夏也,而黎之间有名为贸易,图其香物之利,实为主谋。予以叛敌之方,往往阴阳生黎,凭陵猖獗。吁,此古今黎祸之媒孽也。
武帝   年,黎蛮攻郡,杀太守孙幸。幸子豹讨平之。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琼州府志》:汉武帝末,黎蛮攻郡,杀太守孙幸。幸子豹率众讨平之。唐太宗贞观 年,贬王义方为吉安丞,黎服其化。按《唐书·太宗本纪》不载。 按《王义方传》:义方素善张亮,亮抵罪,故贬吉安丞。吉安介蛮夷,梗悍不驯,义方召首领,稍选生徒,为开陈经书,行释奠礼,清歌吹籥,登降跽立,人人悦顺。
中宗   年,以宋庆礼为岭南采访使,谕抚诸黎。
《唐书·中宗本纪》不载。 按《宋庆礼传》:庆礼为
岭南采访使。时崖、振五州首领更相掠,民苦于兵,使者至,辄苦瘴疠,莫敢往。庆礼身到其境,谕首领大谊,皆释雠相亲,州土以安,罢戍卒五千。德宗   年,遣岭南节度杜佑讨平黎氏。按《唐书·德宗本纪》不载。 按《杜佑传》:佑迁岭南节度使,佑为开大衢,疏析廛闬,以息火灾。朱厓黎氏三世不宾,佑讨平之。
《琼州府志》:德宗时,珠崖黎氏三世保险不宾,遣岭南节度使杜佑讨平之。
懿宗咸通五年,黎平置忠州。
《唐书·懿宗本纪》不载。 按《琼州府志》:咸通五年,命辛傅李赵四将,部兵擒黎峒蒋璘等于琼山南境,即今定安西南峒中,置忠州。

太宗太平兴国 年,以李崇矩为四州都巡检使,抚慰琼𥟖。按《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李崇矩传》:崇矩移琼崖儋万四州都巡检使。时黎贼扰动,崇矩悉抵其洞穴抚慰,以己财遗其酋长,众皆怀附。仁宗至和 年,黎人苻护犯边来归,诏贷其罪。按《宋史·仁宗本纪》不载。 按《蛮夷传》:黎峒,唐故琼管之地,在大海南,距雷州泛海一日而至。其地有黎母山,黎人居焉。旧说五岭之南,人杂夷獠,朱崖环海,豪富兼并,役属贫弱;妇人服缌缏,绩木皮为布,陶工为釜,器用瓠瓢;人饮石汁,又有椒酒,以安石榴花著瓮中即成酒。俗呼山岭为黎,居其间者号曰黎人,弓刀未尝去手。弓以竹为弦。今儋崖、万安皆与黎为境,其服属州县者为熟𥟖,其居山峒无徵徭者为生黎,时出与郡人互市。至和初,有黎人苻护者,边吏尝获其奴婢十人,还之。苻护亦尝犯边,执琼、崖州巡检慕容允则及军士,至是,以军士五十六人与允则来归。允则道病死,诏军士至者贷其罪。徽宗政和 年,置寨防𥟖。按《宋史·徽宗本纪》不载。 按《琼州府志》:政和间,筦帅郭涉乞置澄迈西峰寨,临高定南寨,以防黎人。由是道路无梗。
宣和 年,黎人入贡,诏以苻元亨为承信郎。按《宋史·徽宗本纪》不载。 按《琼州府志》:宣和间,苻元亨与儋人陈大功,招抚三十馀黎入贡,补承信郎,赐峒诰,令子孙各以官名承袭,世为峒首。大功亦补下班祗应,官至融州巡辖。
钦宗靖康 年,败黎贼王文满于临高。
《宋史·钦宗本纪》不载。 按《琼州府志》:靖康中,逆贼王文满寇临高。民祷于昆耶神,以蜂虿驱之,贼败溃。
高宗绍兴三十年,平黎贼王文满。
《宋史·高宗本纪》:绍兴三十年十二月,海南黎贼王文满平。
《琼州府志》:绍兴三十年,广西运判邓酢上言,遂擒王用宾等,平之。
孝宗乾道二年,诏复黎租及定抚黎官功罪。按《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蛮夷传》:乾道二年,从广西经略转运司议,诏海南诸郡倅守慰抚黎人,示以朝廷恩信,俾归我省地,与之更始。其在乾道元年以前租赋之负逋者,尽赦免之。能来归者,复其租五年。民无产者,官给田以耕,亦复其租五年。守倅能慰安黎人及收复省地者,视功大小为赏有差,失地及民者有重罚。六年,黎乱。权万安军事孙滋招降之。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蛮夷传》:乾道六年,黎人王用休为乱。权万安军事、同主管本路巡检孙滋等,招降之。
九年,以降黎功,诏补黎人王日存王承福陈颜承节郎。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蛮夷传》:乾道九年八月,乐昌县黎贼劫省民,焚县治为乱,黎人王日存、王承福、陈颜招降之。琼管安抚司上其功,得借补承节郎。
《文献通考》:九年,乐会县黎贼劫省民,焚官舍。琼管安抚请于朝。黎人王日存等招降复业有功,并借补官,资弹压边面,义兵统制。黄文广屡战有功,并欲推赏。以澄迈县巡检权移驻劄乐会县,控制黎人。其生民久陷归业,蠲赋已责。从之。
淳熙元年,诏许王日存子孙袭职,及生黎王仲期归化。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蛮夷传》:淳熙元年,诏承节郎王日存子孙许袭职。
《琼州府志》:淳熙元年十月,五指山生黎峒首王仲期,率其傍十峒丁口千八百二十归化。仲
期与诸峒首王仲文等八十一人,诣琼管司,诣显应庙,研石歃血,约誓改过,不复抄掠,犒赐遣归。琼守图其形状衣制,上经略司。
《通志》:淳熙元年,诏承节郎王日存等,许子孙承袭,以其祖父居荫,元系入贡,又自宣和以来,能抚谕诸黎,弹压有劳也。《琼台志》:宣和间,儋人陈大功招抚符元亨等三十馀黎入贡,补元亨等承信郎,赐袍笏铜盆校椅。诰词略云:尔等远陶王化,慕义来归,咸秩以官。往钦朕命,子孙各以官名承袭,世为峒首。大功亦补下班祗应,官至融州巡辖。按宋制,赏赐有定制。铜盆校椅似非公物,恐是峒酋杜撰,故附书之。
淳熙 年,知万安军赵绛剿平峒黎。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琼州府志》:淳熙初,知万安军赵绛以峒黎王集结三峒叛,乞师剿平。
淳熙 年,灵川令黄畴若招捕黎蛮。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琼州府志》:淳熙间,万安军黎蛮窃发,经略司选灵川令黄畴若筹画招捕事宜。
四年,知军汤鸴讨平黎人王利学。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蛮夷传》:淳熙四年冬,万安军王利学入寇,盖旻进率众拒之,兵弱战没。
《琼州府志》:淳熙四年,万安南峒王利学入寇,知军汤鸴讨平之。
八年,诏三十六峒都统领王氏女,袭封宜人。按《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蛮夷传》:淳熙八年六月,诏三十六峒都统领王氏女袭封宜人。初,王氏居化外,累世立功边陲,皆受封爵。绍兴间,琼山民许益为乱,王母黄氏抚谕诸峒,无敢从乱者,以功封宜人。至是,黄氏年老无子,请以其女袭封,朝廷从之。
《虞衡志》:王二娘者,琼州熟黎之酋,有夫而名不闻。家饶财,善用众,能制服群黎。朝廷封宜人。琼管有号令必下王宜人,无不帖然。二娘死,女能继之。其馀三郡,强名小垒,实不及江浙间一村落。县邑或为黎人居,其厅事治所,遣人说谢,始得还。前后边吏,端不敢言也。
《通志》:淳熙八年六月,琼管司言,承袭宜人三十六峒统领王氏,称其祖本化外州。皇祐熙宁间,归顺,弹压三十六峒,捍禦隘口。正系琼管咽喉之地。三世受朝廷诰命,至母黄氏承袭弹压边界。熙宁绍兴间,又说谕化外黎人,各安生业,莫肯从乱。乾道七年,受诰封宜人。今年老无男,有一女欲依例承袭,诏王氏袭其后。又以王氏之侄黄间,补官守寨,弹压黎峒。嘉定九年,诏复许宜人黄氏吴氏承袭。
九年,筦帅韩璧安抚黎人。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临高县志》:淳熙九年,筦帅韩璧出入阡陌,劳来不倦,期年化成黎人。由是道路无阻。
十二年,白沙峒平。诏减陈升之三年磨勘。按《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蛮夷传》:淳熙十二年正月,乐会县白沙峒黎王邦佐等率贼众五百为寇,杀掠官军,保义郎陈升之抚降其众,俘获林智福等,琼管司上其功,诏减升之三年磨勘。
十六年,诏补大宁砦黄弼为承信郎。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蛮夷传》:淳熙十六年,诏以大宁砦黄弼补承信郎,弹压本界黎峒。琼管司言弼,沉鸷有谋,为远近推服,故用之。弼,宜人黄氏侄也。
宁宗庆元 年,以刘汉修判郡,黎獠归化。按《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琼州府志》:庆元初,通判刘汉修崇郡学,讲明道义,激劝生徒,延师训导。黎獠犷悍,亦知遣子就学,衣裳佩服踵至者十馀人。
理宗绍定四年,遣将讨黎贼王居起,平之。按《宋史·理宗本纪》不载。 按《琼州府志》:琼山逆贼王居起创乱,屡抚屡叛。绍定四年,复大寇,僭号南王。残害临澄昌三邑,琼州城门尽闭。遣将讨之。明年夏,居起传首,馀党悉平。
端平 年,以刘椿知万安军,峒黎纳款。
《宋史·理宗本纪》不载。 按《琼州府志》:端平初,刘椿知万安军,买扶诸峒黎闻风相率至琼纳款,愿随土贡献。
度宗咸淳六年,以马成旺征黎有功,命其子抚机专制诸黎。
《宋史·度宗本纪》不载。 按《琼州府志》:咸淳六年春,琼黎犯边,以钦守马成旺征之。成旺与子
抚机间关数十战,恢扩省地,乃命抚机颛筦寄,截黎出入,诸峒始不敢肆。

世祖至元十六年,以朱国宝为宣慰使,黎蛮降服。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朱国宝传》:至元十六年,国宝迁定远大将军、海北海南道宣慰使。移琼州,立官程,更弊政,训兵息民,具有条制。黎民降者三千户,蛮峒降者三十所。
十八年,朱国宝击降诸黎。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朱国宝传》:至元十八年,朱国宝破临高蛮寇五百人,招降居亥、番亳、铜鼓、搏吐、桐油等十九峒,遣部将韩旺率兵略大黎、密塘、横山,诛首恶李实,火其巢,生致大钟、小钟诸部长十有八人。
二十五年,以阔里吉思行湖广平章,讨平海南生黎。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阔里吉思传》:至元二十五年,吉思擢朝列大夫、司农少卿,赐金束带。迁中议大夫、司农卿。升资善大夫。即拜荣禄大夫、行湖广平章,将兵讨海南生黎诸峒寨。又明年,平之。
二十八年,以琼州安抚使陈仲达率僚属征黎蛮,平之。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二十八年五月,以参知政事廉希恕为湖广等处行省右丞,行海北海南道宣慰使都元帅,琼州安抚使陈仲达行海北海南道宣慰使都元帅,湖广行省左右司郎中伯颜于思、别十八里副元帅王信并同知海北海南道宣慰司事副元帅,并佩虎符,将二千二百人以征黎蛮,僚属皆从仲达辟置。立左右两江宣慰司都元帅府。
《琼州府志》:是年,本路安抚使陈仲达诣阙陈平黎策,授海北海南道宣慰司都元帅。命同廉希恕等将蒙古汉军顺化军七千二百人,益以民兵一万四千,收诸黎。仲达病卒。湖广行省平章阔里吉思,以分省督师,命仲达子谦亨领万户统诸兵。副元帅王信伯颜于思、万户教化孙韩旺杨显祖、副使林应瑞、副万户秦彪、千户蔡有阊,镇抚高佑。广西宣慰杨廷璧等,分兵统剿至。又明年七月,被召还朝。乃以馀贼付都元帅朱斌。斌统兵深入人迹不到之处,黎巢尽空。明年甲午春,刻石五指黎婺而还。凡三历年,𠞰平各州县清水等峒,诛苻十九等渠魁。降附者不可胜数。得峒六百,户口二万三千八百二十七。招收户口一万三千四百九十七,从省幕乌古孙泽议立寨学,训谕诸峒,奏置屯田府,立定安会同二县,万全一寨。
二十九年,敕置海南新附黎民。
《元史·世祖本纪》:二十九年六月,敕以海南新附四州峒寨五百一十九、民二万馀户,置会同、安定二县,隶琼州,免其田租。
成宗大德二年,以黎兵黎屯,改属安抚司。按《元史·成宗本纪》:大德二年,罢海南黎兵万户府及黎蛮屯田万户府,以其事入琼州路军民安抚司。
大德 年,安抚使奥里天祥讨平黎寇。
《元史·成宗本纪》不载。 按《琼州府志》:大德中,王文河寇临高乐会,王应嘉寇澄迈。安抚使奥里天祥讨平之。
仁宗皇庆元年,奥里天祥讨黎寇王交,平之。按《元史·仁宗本纪》不载。 按《琼州府志》:皇庆壬子,王交寇会同,奥里天祥为阃帅,复讨平之。文宗天历 年,主簿谭汝楫讨平黎乱。
《元史·文宗本纪》不载。 按《琼州府志》:天历初,琼山黎招亡为乱,主簿谭汝楫请兵讨平之。按《通志》:天历初,琼山黎多招引亡命为向道。时出劫。主簿谭汝楫请于大府,敛乡兵得五十人,讨之。军次居缺洞,有贼二千突出。欲战,以方树栅,令士卒皆解鞍纵马卧。贼疑,不敢进,乃引去。遣兵五百乘之。贼伏,发遮其后,复遣千人援之,弗能前,乃自以兵击走贼,拔出其众,射中酋腹,贼遂退。复徵近地兵万五千人。贼有九峒,而居野居中为最大,周围百二十里,草木蒙密不可入。汝楫先令万人除道,周其山。暮,复以万二千人衔枚围之,夜树栅三重为壁,壁外布竹钉以防奔突,内五步编竹为屏,伏卒以避流矢。明日出万人赭其山,布陈以待渐,移栅近之。十日围逼居野止三十里。八峒之蛮,尽入据之。复益栅数十重以守,贼穷蹙不知为计,乃纵兵平之,得其酋六十一人以归。
二年,以按摊为宣慰使,生黎王高等输贡。按《元史·文宗本纪》不载。 按《琼州府志》:天历二年,生黎叛服不常。海北海南道宣慰使按摊,威望素著,生黎王高等二十馀峒皆愿输贡税。至顺元年,谭汝楫击平诸黎。
《元史·文宗本纪》不载。 按《琼州府志》:至顺元年,王官福等,至是复寇乾宁界。谭汝楫与万户刘成分守之。贼复寇石山等处。汝楫与子康力战,康遇害。澄迈王六具亦寇临高,逼南宁军。判罗伯龙义兵诛之。王官福复由东入寇,汝楫渡江出救,与守将设计,大败贼党。
《通志》:至顺元年,黎獠既陷。三军王官福等复寇乾宁界,总兵都镇抚谭汝楫沿江自南建至番诞渡,置堠障,与司帅及万户刘其分守之,明年,贼数万寇石山新村梁陈渡,汝楫与子康力战,康遇害。
三年,贼寇乾宁,谭汝楫击败之。
《元史·文宗本纪》不载。 按《通志》:至顺三年,贼寇乾宁西山界。都元帅关关军水尾,失利。汝楫与别将拜住击败之。后贼众,汝楫复败,关关不援,遂陷。澄迈王六具亦寇临高,逼南宁界,军判罗伯龙结援兵禦贼,败之。
四年,贼王六具遣徒数千人掠北关,伯龙义兵诛之。
《元史·文宗本纪》不载。 按《通志》:至顺四年春,王六具遣其徒王吾数千人,掠北关。伯龙义兵诛之,乘胜逐退,毙伤者不可胜计。夏,官福贼五万,复由东入寇。汝楫渡江出救守将阿刺护世之围,大败贼。斩首四十一级,获军器辎重不可胜计。
顺帝元统元年,诏完泽会兵讨黎,特穆实招降诸峒。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琼州府志》:元统元年,诏行参知政事完泽,会诸道兵进讨琼黎。按《通志》:元统元年,南宁军达鲁花赤特穆,实招降江花落基诸峒首符富等一百九十名。向化初至顺元年,黎贼王马同反,陷会同乐会万州文昌。王六具寇临高澄迈。王官福据定安。东西诸黎皆应,仅存琼州。民王用纠,亦率十九峒作乱。二年秋七月,乃命湖广行省右丞刘耳刺领江西湖广二省兵,九月,复调广东福建兵,共讨之。以耳剌武功未集而卒。至是始命择督诸道兵及广西獞兵讨之。谭汝楫请先死战,以绝其根。株泽因下受贼金,以间竟纳降而归。
二年,诏置黎兵万户府。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琼州府志》:元统二年十月,中书省奏准依广西屯田万户府例,置黎兵万户府。
《通志》:元统二年十月,湖广行省咨,海南僻在近边,南接占城,西邻交,阯环海四百馀里,中盘百洞,黎獠杂居,宜立万户府以镇之。中书省奏准,依广西屯田万户府例,置黎兵万户府。明太祖洪武二年,永嘉侯朱亮祖𠞰服乐会叛黎。各属黎峒,节次收服。
《琼州府志》:洪武二年,永嘉侯朱亮祖师捣雷州。威声所至,黎首吉天章等奔走听谕。惟乐会小踢峒贼长王官泰顿兵不散。亮祖统指挥耿天璧等,将大军抵其地,败走其众,各峒熟黎出官附籍,认供租税。惟深峒生𥟖,尚恃险阻未归。继而万州熟黎王贤保等,儋之黎首苻均胜等,崖之千家等,村罗岂等,琼之苻进福等,文昌之王伯琪,澄迈之王四官、王观平,临高之陈苻九等贼,不时窃发。广东都司及海南卫官旗,节次领军收捕之。
《通志》:黎首自归附后,谷峒熟黎,屡效顺出官附籍,认供租税。惟深峒生𥟖,尚恃险阻未归。继而万州卑纽黎𦫼等峒,熟黎王贤保、王贤俊、王琪、王观保、王观禄等,复梗化。儋之大村峨低七方新场等峒,黎首符均胜、符凤、符方抄等,崖之抱怀多𥳑千家等村,罗岂罗跪等,琼山之符进福王观磨,文昌之王伯琪,澄迈之王四官、王观,平临高之番缦居𦫼等村,符陈九等黎贼,又复不时窃发。广东都使司及海南卫官旗,节次领军收捕之。
六年,指挥张仁收平儋州黎寇。
《通志》:洪武六年,指挥张仁收平儋州黎寇。初,二年己酉,诸黎归附之后,文昌抵万州黎峒,尝梗化。累征讨不服。至是,儋州亦陷。仁始领军削平大村七方等峒。
七年,讨平儋州澄迈诸黎。
《明外史·土司传》:洪武七年正月,儋州黎人苻均胜等作乱,海南卫率兵讨之。三月,海南卫指挥同知张仁以兵讨儋州贼陈逢愆,斩之。五月,海南罗屯等峒黎人作乱,千户周旺等讨平之。八月,澄迈县贼王官舍乱。典史彭祯领民兵捕斩之。
十五年,讨万崖二州黎,追斩之。
《明外史·土司传》:洪武十五年八月,万、崖二州民陈鼎叔等作乱,陷陵水县,为海南卫官军击败,追至藤桥,斩鼎叔等三百馀人,馀党悉平。十七年,讨擒儋州乱黎,以知州魏世吉受贿,纵贼杖之。
《明外史·土司传》:洪武十七年七月,儋州宜伦县黎民唐那虎等乱,海南卫指挥张信发兵讨之。贼渠唐那虎郑银等败遁,信追擒之,及其属送京师。知州魏世吉受贿,纵银去。帝谓兵部曰:知州不能捕贼,及官军捕至而反纵之。命遣力士即其州杖世吉,责擒捕所纵者。
二十年,平白延砦诸黎。
《文昌县志》:洪武二十年,白延砦诸黎乱。广东都指挥花茂率卫指挥石坚等讨平之。
二十七年,讨崖州澄迈儋州黎,平之。
《琼州府志》:洪武二十七年,崖州澄迈儋州等诸黎复乱。指挥牛铭曹源等讨平之。
二十八年,讨平崖州定文三州县黎峒。
《琼州府志》:洪武二十八年,崖州千家村,定安光螺文昌白延等处,黎乱。都指挥花茂同指挥石坚、牛铭,千户崇实等,讨平之。
二十九年,昌化万州黎相继寇乱,讨平之。按《琼州府志》:洪武二十九年,昌化𥟖贼苻公魂等乱。指挥石坚、千户徐真,统军讨平。时万州鹧鸪啼峒王得隆亦寇乱,随收捕之。
《通志》:庚辰年三月壬辰,广东公差大理寺丞彭与民等奏言,琼州府所属,周围俱大海,内包黎峒。民少黎多,其熟黎虽是顺化,止纳秋粮。各项差役,俱系民当。其生黎时常出没劫掠,连年出镇征剿,为害不息。今询访各处,熟黎俱有峒首,凡遇差徵,有司俱凭峒首催办。官军征捕,亦凭峒首指引。今所属各有防黎,及备委巡检司,如将各处峒首,选其素能抚服黎人者,授以巡检司职事,其弓兵就于黎人内佥点应,当令其镇抚熟𥟖当差,招抚生黎向化,如此则黎民帖服,军民安息矣。诏如所请。明年五月十一日,琼州府宁远县藤县巡检司添设副巡检黄旗。通远巡检司添设副巡检黎让。十月十一日,万宁县莲塘巡检司添设副巡检王钱。陵水县苗山巡检司添设副巡检符森。其后永乐中,虽复洪武官制,独两广及荆南土人为副巡检者,仍权留云。
成祖永乐二年,太学生潘隆招抚无功,伏诛。以林彬按斩脚峒黎,授土官典史。
《琼州府志》:永乐二年甲申,太学生崖州潘隆建议招黎。授以知县职名,赍檄来谕。后无功伏诛。
《文昌县志》:永乐二年,白延林彬按斩脚峒黎三十馀村,奉例授彬土官典史,有敕世袭。三年,遣使赍敕抚谕黎峒。又以御史汪俊民言,敕黎首王贤祐亲临招抚,各官升赏有差。按《明外史·土司传》:永乐三年四月,广东都司言,琼州所属七县,八峒生黎八千五百人。崖州抱有等十八村一千馀户,俱巳向化。惟罗活诸峒生黎,尚未归附。帝命遣通判刘铭赍敕抚谕之。七月,御史汪俊民言,琼州周围皆海,中有大小五指𥟖母等山,皆生熟黎人所居。比岁军民,有逃入黎峒者,甚且引诱生黎,侵扰居民,朝廷屡使招谕,黎性顽狠,未见信从。又山水峻恶,风气亦异,人罹其瘴毒者,鲜能全活。近访宜伦县熟黎峒首王贤祐,尝奉命招谕黎民归化者多。请仍诏贤祐,量授以官,俾招谕未服,戒约诸峒无纳逋逃。其熟𥟖则令随产纳税,悉免差徭。其生黎归化者,免税三年。峒首则量所招民数多寡,授以职。如此庶几黎民顺服矣。从之。九月,遣知县潘隆本赍敕抚谕琼州黎峒生黎。
《琼州府志》:永乐三年招黎,敕谕黎峒民人曰:朕奉天明命,嗣守太祖皇帝洪业。四方万国,悉来朝贡。尚念尔等,以蕞尔之地,远处海南州郡之中,仰慕声教,盖亦有年。第因有司不能招抚,无由自达,今特遣知县潘隆本、土人邢万、胜陈引、苻添成、蒲干、苻添庆、王歪头,赍敕往谕尔等,体朕广爱之心,共相议让。数人同使臣来朝朕,即颁给赏赐,俾回田里,以安尔众。使尔子子孙
孙永享太平之福。故谕乙酉,委梧州府通判刘铭遥,授县丞。封川欧可诚继以儋之黎首王贤祐为同知,特敕亲临招抚。续遣黎峒首苻添庆黄侬狗,万州苻森,崖州黎让,琼山许志广,临高王侬狗,澄迈王朝冠,定安钟异,乐会王存礼等,招到桃花拥糠抱怀罹横丹腊纵横等生黎村峒,相率入朝。各验其招抚多寡受赏。除官有差,专一抚黎,不预他事。复升刘铭为知府,欧可诚为推官,亦不管府事。后铭卒于官。壬辰以刑部郎中黄重继为知府,因土官侵害,黎人累经奏闻。
四年,琼属生黎入朝,爵赏有差。遂授刘铭为知府抚之,及讨崖黎之为乱者。
《明外史·土司传》:永乐四年三月,琼州属县生黎峒首罗显、许志广、陈忠等三十三人来朝。初以生𥟖多未向化,遣刘铭招抚。至是向化者万馀户,显等从铭来朝,且乞铭抚其众。帝遂授铭琼州府知府,专职抚黎,仍授显等知县、县丞、巡检等官,赐冠带钞币,遣还。自是诸𥟖感悦,相继来归。四月,琼州府琼山临高诸县生黎峒首王罚、钟异、王琳等来朝,命罚等为主簿巡检,赐冠带钞币。
《琼州府志》:是年,复安抚黎人。敕谕琼山县南岐村黎首陈忠等谕曰:恁每都是好百姓,比先只为军卫有司官吏不才,苦害恁上头,恁每害怕了,不肯出来。如今听得朝廷差人来招谕,便都一心向化,出来朝见,都赏赐了回去。今后恁村峒人民,都不要供应差拨,从便安心乐业享太平的福。但是军卫有司官吏军民人等,非法生事,扰害恁的,便将著这敕谕直到京城来说,我将大法度治他故谕。是年,崖州罗活峒黎贼作乱,都指挥花茂讨平之。
六年,生黎王贤祐等朝贡,爵赏之。
《明外史·土司传》:永乐六年二月,刘铭率生黎峒首王贤祐、王惠、王存礼等来朝,贡马。命贤祐为儋州同知,惠、存礼为万宁县主簿。赐冠带钞币,俾专抚黎民。
八年,赐文昌黎首周振生钞币。
《明外史·土司传》:永乐八年十二月,琼州文昌县斩脚寨黎首周振生等来归,赐钞币,俾仍往招诸峒生黎。
九年,以招黎升王寄扶为主簿,并赐峒首钞。按《明外史·土司传》:永乐九年,临高县典史王寄扶奉命招至生黎二千馀户,而以峒首王乃等来朝。命寄扶为县主簿,赐冠带钞币。并赐王乃等钞。
十一年,命籍黎民归化者为民。
《明外史·土司传》:永乐十一年正月,琼山县东洋都民周孔洙招谕包黎等村𥟖人王观巧等二百三十户,愿附籍为民。从之。七月,临高民黄茂奉命招抚深峒、那呆等二十四峒生黎。至是,率黎首王聚、苻喜等来朝贡马,黎民来归者户四百有奇。通计前后所抚诸黎共千六百七十处,户三万有奇,盖本庙算云。
十二年,赐澄迈𥟖首钞币。按《明外史·土司传》:永乐十二年,澄迈县生黎峒首王观监遣子贡马,赐钞币。
十四年,诏定生黎朝贡例。
《明外史·土司传》:永乐十四年,儋州土官同知王贤祐率生黎峒首王撤、黎佛金等来朝贡,帝嘉纳之。命礼部曰:黎人远处海南,慕义来归,若朝贡频繁,非存抚意。自今生黎土官峒首俱三年一贡,著为令。
十六年,感恩黎人入贡。
《明外史·土司传》:永乐十六年,感恩县土知县楼吉禄率峒首贡马。
十九年,琼州黎罗淋入贡。知府王伯贞定崖州黎乱。
《明外史·土司传》:永乐十九年,琼州宁远县土县丞邢京率峒首罗淋朝贡。时崖州民以私忿相战斗,卫将利渔所欲,发兵剿之。琼州知府王伯贞执不可,曰:彼自相仇杀耳,非有寇城邑杀良民之恶,不足烦官军。卫将不从,伯贞乃遣宁远县丞黄童视之。果仇杀,获贼渠数人,罪之黎人遂安。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广东黎人岐人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