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罗定州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罗定州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卷目录

 罗定州部汇考四
  罗定州物产考
  罗定州古迹考〈陵墓附〉
 罗定州部艺文一
  新开罗定州治碑     明陈绍儒
  开置东安县城碑       前人
  泷水县新城碑记      尹凤岐
  迁建儒学于东山记     张国经
  建南征书院碑记      黄士俊
  放生亭记         蔡善继
 罗定州部艺文二〈诗〉
  过蛮峒         唐宋之问
  赦至不得归题江石上    沈佺期
  陆大中祠         宋梁竑
  九星岩诗         李熙载
  渡程溪         明陈献章
  南岭登高          林昆
  石岭            邓珩
  龙龛蜕骨         黎光曦
 罗定州部纪事

职方典第一千三百八十八卷

罗定州部汇考四

罗定州物产考

        《州志》州属总
谷属
稻 有粘,其种七:曰黄,曰赤,曰白,曰细粒,曰青槁,曰早,曰长须。
糯 其种四:曰荔枝,曰番鬼,曰濑,曰坡。
䄮 似粳而黑,六月熟。黍 有粳黍,有高粱。
稷 有狗尾粟,有鸭脚粟。
麦 惟小麦一种。
菽 其种十:曰黄,曰白,曰黑,曰绿,曰赤,曰裙带,曰刀鞘,曰蚕屎,曰蛾眉,曰猪牙。
芝麻 即胡麻。有二种:曰黑,曰白。
货属
麻 其种四:曰白,曰黄,曰青,曰葛。
白麻布   青麻布   葛布
蜜糖    片糖    黄蜡
虎皮    炭     麖皮牛皮    翠毛    火纸
香菌    白藤    漆
蔬属
芥菜 其种二:有白,有青。
芥兰    藤菜
瓮菜    蒲笋
簕篱笋   龙牙笋果属
荔枝 其种五:曰黑叶,曰进奉,曰绿罗包,曰糖博,曰火山。
菩提    菽沙    椒子
橄榄    锥子    羊桃
波罗    人面    猪膏
油柑    苓梦    葡萄
花属
素馨 与茉莉相类,然茉莉双台,此单台,其香胜之。
木槿    青兰    紫兰
交剪    露头    狗牙
菊花 其种甚多:曰紫霞霄,曰金凤毛,曰万卷书,曰一捧雪,曰醉杨妃,曰紫袍金带,曰金盏银盘,曰鹅毛。其色有红,有白,有紫,有黄,有黑。有一种小者,曰茶菊。
红花 四时皆开,有大如拳。其色深红,人但呼为红花,江闽呼为扶桑,江南称曰佛桑。
药属
车前子   石菖蒲   小茴香
决明    冷饭团   薯莨
木属
楠 其种四:曰香楠,曰金钗,曰紫背,曰牛角。柏 其种三:有油柏、糠柏、扁柏。
红罗    赤罗    木棉
乌桕    桂木    樟木抗木    梓木    槁木
松木    杉木    枫木
竹属
单竹    黄竹    石竹
蒲竹    观音竹   著竹
大头竹   簕竹断肠草 一名葫蔓草,食之断肠,香油羊红灌之可愈。

罗定州古迹考

        《州志》本州
晋康郡 在州治北八十里。晋穆帝五年,分苍梧地为之,未几改平原。梁天监元年,废。今为晋康司。
泷州 在州南一百里顺仁乡。梁天监六年,设今城隍庙。现存神像钟纽俱在。隋大业六年,改为永熙郡。
窦州 在州南二百里,即南扶州。唐分怀德为信义,立南扶州寄泷水。猺平,改南扶州为窦州,今之高州信宜是也。唐武德四年,废永熙郡为之。太宗六年,改南建州。八年,改药州。十八年,废,复泷州。按《明一统志》:窦州在信宜境,今《旧志》《图经》:南有古窦州营,即遗址,今呼平窦。
开阳郡 在州南五十里开阳乡。唐元宗天宝元年,改泷州为之。肃宗乾元元年,又改复泷州。康州 在州北二百里。宋太祖开宝五年,废泷州立焉,以泷水隶之。绍兴元年,升为德庆府。元世祖至元十三年,改德庆路总管府。二十九年,改为德庆路。明洪武元年,改为德庆府。洪武九年,改德庆州,辖泷水。
龙乡县 在州南一百里顺仁乡。晋穆帝间,分端溪地置之,寻改平原县。
泷水县 在州南一百里顺仁乡。梁天监六年,析平原县为泷水、开阳、正义。泷水即泷州内县也。
开阳县 在州南五十里开阳乡。秦立南海郡,领县十八,即开阳县于此。后唐元宗天宝元年,改为开阳郡。后又设复泷州,遂废此而为乡曰开阳乡。其县基址尚存。今呼为旧县。
怀德县 在州南五十里开阳乡。唐武德四年置。贞观十八年废。
正义县 在州南五十里开阳乡。隋开皇八年置,寻废。唐武德复置,寻并入怀德。
旧永顺县 在东安芙蓉都。唐武德中置,宋开宝五年废,址尚存。
旧都城县 在西宁都城乡。宋设,晋开宝四年废。今城址尚存。为都城巡检司。
旧儒学 元大德八年,县令陈泽迁邑今治,始建在南城之外,即今之南平墟表。明景泰二年,县令周刚徙入城内,即今之揆文馆。正德二年,县令翟观徙县署之右,即今城隍神道处所。万历十一年,州守胡相又迁于城西南隅。天启元年,兵备蔡善继以学宫薄于城南,讲堂湫隘,不特教无所施,而神亦安所托,况望其感士气而毓人文哉。乃卜迁于龙脑冈东山之前。皇清顺治五年,署兵备李士琏又于东山迁回今地。
古爱松亭 在南门外。明正统间,佥事彭琉植松县丞魏瑶建。亭今圮,有基存。
古双龙胜概亭 明成化十年,佥事陶鲁建。东曰思忠,西曰退补,后曰拱北。南凿一池,中有小丘。作亭曰澄心思忠,亭前辟道一百二十步许。习射其间,俗呼小教场,今废。
古道场 在龙龛山,山有石峒。唐高祖武德四年,里人原永宁县令陈普光于此建道场,祀诸佛像。其石上天花诸佛,丹雘迄今如故。正殿三间,左观音一,右释迦二,两傍罗汉。武后圣历二年,有陈集撰序石刻,几千言,字多用武氏新制,大都梵语不经,然千载遗迹,姑录一二以遗好事者。其略曰:岩岩石室,郁郁禅枝,五门清静,入解涟漪,神高习海,道溢须弥,欲求蝉蜕,长津在斯。龛自天工,室维地轴。石磬长悬,洪钟不著。无假栋梁,自然花药。掩室杜口,何忧何乐。爰饬金绳,于斯胜境,图像毕备,雕砻咸整。云起山窗,花开莲井。萧尔閒旷,悠然虚静。中宗时,张柬之尝游此赋诗。后人因增祀公及陈集原于此。百卉锦 罗旁石口有石,对面望之如僧首,俗呼和尚石。昔陆贾奉使泛舟至此,默祷:说粤称臣,以锦裹石,为山灵报。使还舟至此,摇棹不移,始悟未有以报。乃募人植花卉,以代锦。后人立陆贾庙,猺炽时,咸祀此石以祈福。宋乾道间,梁竑入都,舣舟山下,夜梦有客自称陆大夫,云我
郁抑于此千馀岁矣,君幸至此,愿留一诗。竑诘旦题诗赠之。
仙人迹 昔传有仙人笼一鹅至州南五十里村庄,名尖冈求宿媪家。有说客善鸡鸣者,客闻取石担挑鹅去。担折遂坐于石,忽然不见,迄今石上脚迹宛然。
刘姑迹 刘三姑,阳春人也。善歌阳春白雪调,后化为仙。一日至州南五十里龙青岩顶,咏唱数日,印迹石上。迄今尚存。迹窟岁中,常产不稼之禾。数百年来,仙灵不泯。
古铜鼓 城隍庙旧有铜鼓,高二尺五寸,径二尺。制作精巧,不知始于何代,在本庙座隅。邑人争讼不平,及被诬欲白者,击之则祸有归。无事而击,则祸击者。其能警世如此。后失之明。怀宗崇祯间,州东南十里许地中,每遇风雨,即有钟磬之音,里人发之,得一铜器,击之有声,制作甚古,高径俱合,疑即此物。时献于兵备某,遂留之。古铜钟 州南一百里顺仁乡,有古庙,即古泷州城隍祠也。有洪钟一口,千有馀载,击之犹尚有声,即钟架亦存。
古铜佛 州东六十里白石寨丹砂村,有岩深三丈,阔二丈,中有石柱高四尺,铜铸三宝诸佛像。昔有猺人盗之,迷不知出,后无敢盗者。昔岑洞清隐化于此,今呼洞清岩。其岩与龙青岩相去八里许。
古石龟 梁天监中,立泷州于一都开阳乡。遗有石龟一个,其大盈丈,相传昔日曾变怪害人,后秽之乃歇,今现存所存之地,曰石龟䓣。飞来庙 汉尉陀归汉时,里人立庙于州西五里许,土名牛头湾,以事陀至明。神宗间,忽遇风雨,越数里而飞于玉树冈。谭石乡民,遂饬神宇而崇祀焉。其旧钟旧炉所未飞来者,数请入庙,而数去竟不可留。里人谭殷荣乃别请以奉焉。唐高力士宅 在镇南乡都。按《明一统志》云:力士,高州人,今考其地,与信宜界。则镇南乡,唐属高州也。高力士本冯盎曾孙,居泷州。岭南讨击使以为阉儿进之,武后赐高延福为养子,遂冒姓高。谨密善传诏令。后助元宗平韦氏有功,迁内侍省。帝尝呼将军,而不名力士。知母在泷州,遣使迎至,母子不相识。母曰:汝胸中七黑子在否。力士旦视之,如母言。母出金环曰:儿幼所服者。由是子母获全。帝闻之,封为越国夫人。张丞相说志越国夫人墓有云:辨七黑于子心,验双环于母臂。是也。
霸先陵 南朝陈高祖霸先陵也。在东安县思辨都徇径山。宋元时,常有窃发者,视其穴惟石砌存焉。山口有碑趺石龟,其大盈丈。至今尚存。按《县志》:高祖尝为始兴太守,结郡中豪杰,讨侯景,遂受梁禅,封其兄为始兴王。岂以东粤根本地,故归骨于此耶。抑或始兴王所藏,因其子承统追尊为帝,后世遂误以高祖墓也。窃意帝王陵寝,必卜善地。当时罗旁尚隶疆索,密迩始兴故择而取之其后。蛮猺盘据,遂为榛莽狐兔之墟。今天运循环,风气日开,声名文物,与古始兴匹。陈祖之卜兆斯地,或有以夫。有陈继者,不知何许人,冒祖盗葬,无从究诘。明万历十九年,罗定兵备道陈文衡吊古维风,始行知县郭濂封禁之,至今如故。
万包 在州东五十里。
南江口 在南江二十里。
隋陈驸马宅 在顺仁乡京贯岭。驸马姓陈,名法念。
唐陈光禄宅 在五都永阜乡陈相村。即今古模是也。唐刺史陈龙树、将军陈集原、光禄陈仁谦,三代为丞相,居此,俗呼丞相峒。
东安县
永顺旧县 在芙蓉都。唐武德中置,宋开宝五年废,遗址尚存。
西宁县
分司行署 在南门内,今圮。
都城巡检司署 在县西北四十里。明成化六年建,万历十五年重修。
怀乡巡检司署 明万历十七年。奉文设衙门一座,于掘峒驿同城共守,今废。
钟楼 在县前十字街,今圮。
旧文昌阁 在城东二里许。顺治十八年废,今议复。
新文昌阁 在城东三里。康熙壬寅年建。太公阁 在城守署前。顺治十二年建,康熙四年缴应善重修。

坟墓附

本州
明谭御史墓 明进士,授河南御史,乡贤谭寿海墓也。在四都烟墩大峒冈。
梁刺史墓 明象州刺史,乡贤梁大材墓也。在州东六十里峒冈。兵备张邦翼额其墓曰松楸茂荫。
东安县
明陈太保墓 明左都督赠太子太保陈璘墓也。在六都河口莲花山。
西宁县
宋李夫子墓 宋进士李熙载墓也,人称为夫子,故云然。在西宁都城乡。
明董伯府墓 明季宣平仲董方策墓也。葬莲滩五指山。

罗定州部艺文一

《新开罗定州治碑》明·陈绍儒

万历四年丙子冬,督抚凌公云翼师征罗旁,上方略越。明年丁丑春,武成献议开拓州县,帝命升泷水县为罗定州,悬衡东西建县二:曰东安,曰西宁,辖属罗定,隶藩省,设千户所四:曰南乡,富霖,封门,函口,连泷水千户所,凡五。知州、州同、州判、州幕全设,式廓隍池官衙堂序门屏绰楔。易故起新经文治者,兵备佥事一人,共武服者,参将守备三人。田赋增粮一千五百版图孔阜,学校俊髦孔殷,文庙坛墠制典,并举邮驿兵壮巡司营堡。达四郊而维四邻。戍兵八千,载自章程岭西疆理,形势雄全。由周而来,诚一刱睹者也。己卯春,督抚刘公尧诲代至,文昭武赫,亟重维新光启。帝图民萌,永赖台院,先令詹公贞吉、龚公懋贤、梅公淳科,条申饬励,相帝谟于时。四圉咸清,全藩坐靖。伟哉。疆场之为烈也。庚辰夏,州守师生谒予,文纪之石。陈氏绍儒曰:职方方隅惟四海,广东藩称南海,盖荆扬裔土云。天官书日月,五星起扬粤,斗牛之次东连营室。包青齐,络邹鲁,比错楚之翼轸,星纪鹑尾,爰负南海广藩。荆扬之土,其益辟以广焉。由氓渚支山,南达窦州。盖曰:蛮荆西通夜郎,牂牁也广且大。今之岭西罗旁是已。罗旁本唐窦州地,周藩秦郡,总于南海。隋置泷水县,历代沿革,宋元因之。泷水其南海古名区哉。邑井虽褊小,云际灵阳。晋康忠谠,山川如织藩,方称灵秀焉。前代人文,若汉之封川陈元疏左氏春秋,帝为立学。唐之开建莫宣卿,状元及第,膺迹金缕之乡。梁之泷水陈法念,孝谊振俗,簪缨蝉联,皆泷水百里内外贤人也。山川不殊敷土制,治则代殊。是故六条郡,于汉分交命,乱刺史。于晋假节民,离府军。于唐统乖政溃。宋以安抚弱,元以宣慰夷。当其时,历代分疆域民,若州若县,势裂雄长,封域有遗憾矣。我朝藩服岭南东西十州,屏翰京邑,参伍吴楚浙闽之制,田赋科贡丽焉。岭西罗旁,今兹规画七城,声势雄连万山,丛薄刳其腹心。千里金汤,猰㺄莫逞。令更而民集,轨顺而文同。涤开阳永熙之残垒,壁康州端州之上游。天峻其防,地彰其险。阴阳相其阖辟,山川格其精诚。阃外壮猷,智勇奚尚。嗟夫城池为固,礼义为纪,信斯言也。封疆开置,明作惇大,存乎其人。昔周宣中兴,王命召公,疆理至于南海,其王者必世之仁焉。国家二百馀祀,经营罗定社稷之役,兴于外僚。由今观之,文武耀乎中区,威灵洽乎殊俗。仁覆天下,是不可明徵哉。夫周藩南海,非宣王无以成。召公疆理之功,今阃外督臣,非忠结天子之知,又乌以竖此岭南罗旁万年不拔之业哉。主臣一德,建邦绥猷,猗欤盛矣。时重新封,文武吏论定而官者也。圆机胜算,首揭仪表则兵巡。前少参徐公汝阳,今佥宪侯公应爵。亮采和衷,则州守胡君相。东西中材官,则副总兵陈公璘,参戎朱君文达,守备叶君腾凤,咸振武干城云。予闻文武不具,良民瞿然语。今新封之民,兆庶惟和,而文武全玆,固南国万年之翼宣也。铭曰:帝德光大,海隅斯熙。周王维藩,望岳陈诗。楚庭日焕,中县风移。荆扬连壤,东西丕基。天经地纪,夙表南陲。裨海遥环,岭岫分披。西京而后,疆宇离离。桂梧东下,氓渚亚支。岭西罗旁,狼贼猺夷。华纲弗饬,元宋羁縻。屡烦斧钺,罔见息衰。天讨徂征,斩俘靡遗。督臣献凯,忠赤倾葵。奋武经文,惟帝曰咨。分疆辟土,开创其宜。泷邑升州,东西县斯。五所联分,八千章师。宪臣纲之,猛将祈祈。大夫师长,文德爰施。鸿图保大,治正勋奇。屈筴绥猷,张弛惟时。东藩南海,甘棠永思。

《开置东安县城碑》前人

皇帝仁覆八荒,烈烈神武。万历丙子,帝命师征罗旁。前督府司马凌公云翼师中条议善,后开州拓县规恢唐宋土宇版章。经文纬武,改泷水县升州治。州以东,县东安,城麒麟石。州以西,县西宁,城大峒县。营二所,南乡富霖。封门函口,二县四所,雄分六城,兵跨罗旁。万山千里,纳寸眸而拳一掌。保治万年,麒麟石故称风气,攸聚东安,县城成城,周三百八十四丈,高连雉堞二丈。城门三,城上楼橹四,城角楼四,守望之铺二十四,兵马司六。修修遒遒,翼翼濯濯。爰立县堂,正堂、仪门、大门、后堂、川堂各一,左右厢房四,东西卷房十,赞政厅、耳房、库、戒、石、铭各一,监房、土地祠、申明、旌善亭、照墙各一。县令之衙,前后厅门楼后楼各一,左右厢房六。丞薄尉之衙,前后厅门楼各一,厢房各四。爰立儒学,为先师庙,为两庑,为戟门,为泮池,为棂星门,为明伦堂,为启圣祠,为敬一亭,为名宦乡贤祠,为廨宇号舍仓库,庖湢缭之垣墙,引之道术。爰奠四民,井居四隅,屋千百馀所,四方子来。林林济济殷殷。爰备典制,分司、城隍、社学、社仓、教场、山川社稷厉坛、神人克协。经始于丁丑闰八月,讫工戊寅正月咸告成。鸠工釐材,原议一万二千馀缗,寔费五千五百三十馀缗。缩溢申乏,省原议十之七,咸有经纪。厥知县萧君为之。若州守胡君相则为之,考成鼎新,瘁力以兹县所各亟奏其功云。盖尝闻之奋武之略义,胜则强域。民之谋仁,胜则昌非,此道也。虽因河践华,亡所用之。岭西罗旁,在昔唐宋,猺狼盘据,杀掠数百馀年,督臣疏剿。帝令天讨必诛,一鼓歼彝。斩俘四万三千,功与边防等。宣捷告庙,威震南北。殊俗是谓,义胜疆理。城郭创开太平。层峦幽昧,日焕光明。残孽逋聚,因而抚之。获知有生之乐材官精卒陈厥利兵分莅诸司纲领驭以宪臣,训恩耸威,禽息残毒,是谓仁胜语,若善后机宜,详督抚巡台疏中。疏凡六七上,节重择士,而守择民而迁参伍,宋臣范公文正城大顺之遗,当其时,皇帝廷颁敕谕,节下司马五申诏旨,谆谆机宜,详审定画,毋贻后患,以终前功。如果不可训化,具奏征剿,于乎圣神,明烛万里,荡荡巍巍,帝王仁义之谟,文武长久之道也。天地应而品物,章君臣应,而功业成。光启帝图,于斯为盛。夫王仁无外,通其变始,可经治于不穷。近代罗旁,王文成分区刊木,未竟其策。韩襄毅则痛单招主,继踵其奸。王以丛林绝徼,奇险容恶。韩以颠倒是非,徂诈凌削。因之凶顽峙险,贾怨寇攘,数百年来无已时也。鉴昔御今,是诚有待今,此遗孽檄授土田,立之总目,通互市,严接济,广衢路,时甸宣,尚简易,略文法,励廉信,崇德威,而又书才赏劳,几先代谋霆冲电激,指的而中,庶其可哉。汉建武中,马伏波征武溪蛮,为置吏司,群蛮遂平。国朝洪武,张太宰戢宁滇南,记表来哲。今文物之国数十,并齿中州,通变宣民,坐收宏略,此其故可知,已城碑垂鸿,春秋书城之义,盖重民也。东安经费,程度成兹钜美。初,知县萧君令龙门檄纪功,罗旁廉正才俊,移治兹新邑,故能研诸皇皇之虑,发斯赫赫之光,运诸翼翼之思,襄斯明明之绩。其斯保障民萌者哉。是役也,钦承帝命,维夏防民,前督府司徒殷公正茂,今督府部院刘公尧诲,前巡台詹公贞吉,龚公懋贤,今梅公淳,前监军按察使赵公可怀,今副使刘公世赏,前参政蔡公汝贤,今参政徐公时可,张公明正,前兵备参议徐公汝阳,今兵备佥事侯公应爵,得并书之。知县萧君元冈,泰和人,丁卯贡士。

《泷水县新城碑记》尹凤岐

肇庆之属邑泷水,去郡西南隅三百馀里。东接信宜,西连岑溪。山深而险,地僻而陋。虽县市中,居民甚少。穷乡远村,猺獞错杂。以居而长山大谷之中,悉为其窠穴,自古为民患。夫猺本百粤丑类,无恒心,无恒产。灭绝礼义,弃遗国法,一旦窃发,民辄受害。守土之官,虽有智力,亦莫能胜其仓卒之变。泷水坐是,素号难治。正统戊辰,猺贼赵音旺,鼓集群猺,倡为祸乱。乡村骚动,其势日以滋蔓。有司弗克治,乃具事以闻。朝廷不忍加兵,恐辜及良善。爰敕广东藩阃之臣,加意抚谕,冀其悛改。贼乃背德,负固恃险,或出或潜,连岁不顺。由是信宜岑溪诸山叛猺,亦皆相应而祸,延及两广数邑。而泷水之民,肝脑涂地者过半。官府学宫,仓库民舍,尽为贼所焚荡,亦惨已哉。迨景泰四年,贼愈猖獗,皇上念赤子之遭荼毒,命将出师,以声罪致讨。复选在廷良股肱之素负德望者,付之总督军务,而今右都御史马公实当两广。马公祇承明命,秉钺就道,既檄两广总兵官,各统精兵,分道据要,剋日并进。公亲率锐卒,不避险阻,穷探深入,直抵其巢穴。当时捕敌者,敢前攻寨者,争先未几,首贼就擒,部落凶渠,斩戮殆尽。已而诸山皆平,班师驻泷水。公抚摩其疮痍之民,而尉劳甚至。因而叹曰:泷水之险僻如是,匪兵守,贼何惧。匪城池,民何恃。驰奏既符所请,遂相其原隰而城焉。又立千户所以镇之,择文武之兼资者,以董其役。得广东都指挥徐宁、肇庆府同知饶秉鉴,三君相与协心,戮力图称委任。夫匠出于军民,而不知劳。木石采于山林,而不知费。始于景泰五年七月,告成于六年之二月。计其周广六百六十丈有奇,阔一丈六尺,为垛头千三百于城上,以避矢石。穿水沟凡五处于城下,以杀水势。其东南北三面,则建以门,名曰顺德、永安、武城。门之上各楼三间,砌筑缮完,岿然一坚壁也。至若县治暨学宫,昔在陂陀之上,卑陋不称,今皆迁于城内平广之地,与千户所而并立焉。而凡庙堂廨宇,规制弘壮,视昔有加。夫其为役,亦大且勤矣。盖公之德信,服于人也深。以是虽有大役,亦莫或以为勤也。昔南仲城于朔方,仲山甫城于东方,此二臣之德信,于其君,覆于其民,虽千万载之下,可考其功勤。惟我圣天子,臣服万邦。承平日久,蠢尔猺贼,窥乘间罅,寇害一隅。公以文武长才,除残去暴,补弊立废,以牧其民。其勤于今,与周之南仲山甫等是宜。泷水之民被冒公德,而不忘,相与立石,以勒其大勋,示永世也。兹秉鉴不远千里,走伻致书于予,以求言记。予昔官翰林,获与公相往还厚善,今归老于乡侧,闻公之勋劳,有补于国家如此,敢有不跃然而为之言乎。公名昂,字景皋,河间沧州人也。

《迁建儒学于东山记》张国经

学者,觉也。觉从灵生,故惟受灵之地,乃钟有觉之人。世所谓得扶舆清淑之气,是也。夫气固感神,神复感气,古圣人以神道设教,必先神有所栖,教有所设。由是而郡县之学宫兴焉,然必筮之,筮之而后奠焉。总之,欲以神感神,而萃其气,以钟于人者也。罗定为古泷水县地,虽僻州如斗,忠信未尝以十室靳。兼之南接高凉,北距大江,龙凤环峙,罗浮映带,地非尽不灵也,人非尽不学也,何以甲第贤书,近若晨星。意者栖神设教之地,其未善耶。先是,来莅是邦者,吴兴蔡五岳公善继以学宫薄于南城,讲堂湫隘,不特教无所施,而神安所托。况望其感士气而毓人文哉。乃卜迁于龙脑冈东山之下,与演武之场相比。山水回环,东西爽豁,殿宇堂庑,燠然恢廓,计费共若干,始于天启元年,落成于越岁。其汉何武留意学宫之遗爱欤。岁甲戌,予奉简书至此,羡其先得我心,乐观厥成。戟门多暇时,召诸生课艺其中,因为修辑志书,而乡绅黄世臣与诸生儒辈,乃以学宫片石请予为文,且为予述其水僻山穷,文运淹抑,未尝不叹息于地脉之少灵也。余曰:是不然。琢石求玉,疵瑕莫掩。有泷以来,猺獞负固,士生其间,难乎其为学矣。方且人人有定远之志,自万历丙子,天威肃将氛妖之气荡然,譬犹水也,既清且平,而文渐生焉。兹尔多士,亦须享清平之福弦,诵之馀聆,练武鼓声,猛然思昔日靡宁景象,追毕生负愧于失学之日,束发奋励,趁其教有所设,神有所依,当吸清平之气,击为三千,以应文明,使人亦望而指之曰:是扶舆清淑之气所钟也,庶几不负作兴者迁学之深意焉。

《建南征书院碑记》黄士俊

罗定州,旧泷水邑。牛女之分野。于汉为平原,于隋为开阳,皆文明之象也。明兴,英贤辈出。士之应乡会试,制而登用者,不乏其人。惟是罗旁阻寇,屡勤讨伐,士无宁居,或至徙业,盖保釐振育者之任也。今上御极之丙子,天威大振,悉平诸峒。为泷地广而居要害,乃进邑为州,增置二邑,设官分职,隶诸藩服,以宪臣一人临之。群士之额,有加焉。盖升之象也。故士业者且垂四十馀年,于兹夫既已彬彬矣。顾犹若未尽畅其郁湮也者,岂天地之道,浸王仁之孚斩乎。夫道有待而兴者矣。岁甲午秋,章公以天曹郎谪佐是州,至则怡然自得,毅然以斯文为己任。嘉招胜引,扺掌邹鲁之微言,炳如也。一时人士,翕然宗之。岁己酉,则天子召还宪部,历擢通政,上乡虽复登,犹不忘泷之多士。甲寅,乌程王公秉宪兹土,奋武揆文,明弼造士。章公知为同心共济者,乃贻书千里,谓泷州山水,不逊美他郡。奈何造士,无所负彼景从。宜选名胜创建院,以壮形胜,而程士业。且念土木为艰,即议以己十年州佐俸金,向一无所取者,悉捐以资兴建。王公适符其意,移文州守寿昌商公之相覈,得章公所应得俸金二百缗以报,而王公更捐俸五十缗以助之。乙卯杪秋,商公率僚属刘州佐宗周暨周州目万镒百户叶绍崧出相郊原,于州城东南二里许,买民所售地方亩而营之。时商公以觐迁去,代篆刘州佐经画伊始,董成为劳。丙辰孟秋,寻甸马公梦箕来守是邦,百姓趋事以毕举。乃鸠工庀材,课功惩惰。越丁巳仲春,而建院成矣。兑门三,进金木得位,搆不见土,莒不至露,不事镂雕,高卑适调。檐牙䡾䡾,堙黝间见。役不农妨,资不官捐。盖经营之善者也。西望龙山,东倚凤岭,北控晋康,南窥林峒,一溪环之,百雉临之。于粤会为坤,是朋类之所跻也。于州治为巽,是万物之所齐也。合之又升焉。章公先时寄题其名曰南征书院,盖有取耳。乃大书而扁诸前门。王公益以丽泽堂,扁诸中亭,复取诸兑也。美哉名也,我泷士不尝学易乎。夫天下之向阳而生者,非木乎。木备诸色,异绿奇红,淡黄微翠,焕乎如有文章焉。顾积而至,是刚中也。所以为升者也。惟兑亦然,莫润于泽,而积阳鼓之,故鹏抟九万图南也,厚积风也。士匪慎其所积,奚以征而南为。如章公王公,世所谓经术文章之俶傥瑰玮者,乃其立朝大节,皆乾健用事,不震不撼,非深于易者,能耶。我泷士,诚司南是也。庶几哉。无负所以立院者,亦以报群公之惠哉。院既成,则李广文洁陈广文其思进诸生,谈艺其中。而马公既有所以示风厉者,且欲垂诸不朽,于是因李广文,属不佞士俊记之。章公名嘉祯,王公名永宁,俱东浙人,同起家万历丙辰进士。记成因并铭之曰:泷之山穹隆,泷之流淙淙。既堂、既构,炳灵化工,以游以息,以永厥功。刻石记休,与国无穷。

《放生亭记》蔡善继

罗定州城,仍泷水之旧。周遭不满百雉,水自西南来者,跳而东犹逝波然,于州城不任受也。自西北来者,源短而流,细环埤堄之外,而居者汇而为池。城以内欲任受之,无从也。先是,治城隍者,窦两穴而通焉。附州之民,环睥睨之外而居者,复汇而为池,岁取鱼虾之息,累为素封。上而备兵,下而州治,即欲资涓滴之润,以疏地脉,而导涤垢秽,无由矣。余不佞去年来莅此中,特采舆人之议,檄假守为疆里,锄剔而还之官,于强有力者,似拂而于群情甚顺。于是去沮洳,辟町畦,斩恶木,剪荆榛,环池东西,烟波百顷,遍植莲芡之属,间以菰蒲。环池之两汇,树芙蓉杨柳,而间以修篁。其他桃李杂卉称是,客停骖而过者,皆攸然有濠濮之想焉。至若好雨新霁,氛埃乍敛,朝霞映渚,一碧澄泓。藻荇交加,锦鳞逐队。蒹葭倚岸,烟雾霏微。閒坐一小舠,荡漾不觉神情超旷,兴会恬怡,徘徊不能舍去。于是约北丘寂祚者,效颜鲁公故事,每月朔望,醵钱易水族而放之。州之人欢意捐施者,争先恐后也。共叹以为希者,是役也,改杀生为放生,变黑业为曰业。凡兹水族,离豫且之网脱,任公子之钓,而游泳于清泠之渊,陶然乐也。余不佞复为亭其上,时召客而燕焉。鱼与人,余与客,各不相知,而相引以乐,终莫能名其所以然。即余年运而往矣。方且泡影一身,逆旅一官,梦幻尘世,何有于兹池而乐之,而不知余之乐无乎。不在譬之鱼之在水池沼盆盎,无以异于江湖河海。余旦暮且去,后继余而官此者,亦复踵余之乐,而乐之,譬薪尽火传,无时而不在也。客问所以名兹轩,为题其额曰乐在。

罗定州部艺文二〈诗〉

《过蛮峒》宋之问
越岭千重合,蛮溪十里斜。竹迷樵子径,萍匝钓人家。林暗交枫叶,园香覆橘花。谁怜在荒外,孤赏足云霞。

《赦至不得归题江石上》沈佺期

家住东京里,身投南海西。风烟万里隔,朝夕几行啼。圣主讴歌洽,贤臣法令齐。忽闻铜柱使,走马报金鸡。弃市沾皇渥,投荒漏紫泥。魂疲山鹤路,心醉站鸢溪。天鉴诛元恶,宸慈恤远黎。五方思寄刃,万姓喜然脐。自幼输丹恳,何尝玷白圭。承言窜遐魅,雪枉间深狴。坟垄无由谒,京华岂重跻。炎方谁谓广,地尽觉天低。百卉杂殊怪,昆虫理赖暌。闭藏元不蛰,摇落反生荑。疟瘴因兹苦,穷愁益复迷。火云蒸毒雾,阳雨濯阴霓。周乘安交趾,王恭辑画题。少宽穷涸鲋,犹悯触藩羝。配宅邻州廨,斑苗接野畦。山空观斗象,江静见游犀。翰墨思诸季,裁缝忆老妻。小儿应离褓,幼女未攀笄。梦蝶翻无定,蓍龟讵有倪。谁能竟此曲,曲尽气酸嘶。
《陆大中祠》梁竑
刘郎辛苦逐秦鹿,尚欲长鞭及马腹。蛮夷长大梦不惊,海边椎髻乘黄屋。江淮貔貅始閒暇,忍侠驱车渡篁竹。陆生手持尺二组,唤起老子同分肉。诗书尚晓骂儒翁,岂忧杰骜难拘束。筑坛再拜受王印,雄辩泠泠听不足。当时未有北人辅,流寓年深染污俗。乍闻高论耳目清,如掩笙簧奏冰玉。境中胜处应共履,更溯馀篁到山麓。大夫何独粤人重,汉廷公卿皆竦服。陈平奇计须深念,张子全身甘辟谷。此外侯王希识字,带砺功存半诛戮。惟君坐使将相欢,燕喜优游刘氏福。年少终军学高步,空有英称命难续。乃知智者应世间,妙似庖丁奏刀熟。往事浮云变灭尽,越水悠悠浸山绿。荒祠寂寞傍僧居,日暮饥鸦噪乔木。我来三叹重迟留,为酌寒泉荐秋菊。

《九星岩诗》李熙载

岩穴玲珑几度秋,簪峰高插耸鳌头。化人旧有阿罗汉,喜客今逢老比丘。石罅日闻甘露滴,山间时见庆云浮。灵岩特为南乡设,从此生贤继不休。

《渡程溪》明·陈献章

山作旌幢拥,江絣镜面平。舟航乘晓发,云日入冬晴。
鼓到江心绝,槎冲石角横。经过悦城曲,无诘笑浮生。

《南岭登高》林昆

嵯峨翠黛与云齐,遣兴幽寻策杖藜。问酒村前黄犊小,扪萝烟外夕阳低。树流空翠当尊入,鸟弄清音隔树啼。却忆谢公逢此日,不嫌屐齿印香泥。

《石岭》邓珩

山尽黄尘发翠容,何来磈礧拥云封。女娲五色镕馀石,解作罗阳第一峰。

《龙龛蜕骨》黎光曦

一龛云锁气萧森,龙化遗踪似可寻。灵石不磨千载骨,雨馀万壑起风吟。

罗定州部纪事

《州志》:唐高祖七年夏六月,泷州扶州獠作乱。遣南尹州都督李光度等击平之。
元宗十六年春正月,泷州首领陈行范反。命宦官杨思最讨平之。
宋皇祐四年夏五月,广源蛮侬志高乱。知州赵思旦与贼战于醮门,力屈死之。
帝炳祥兴元年冬十一月,德庆泷水各山猺作乱。明英宗正统十一年,猺贼赵音旺凤广山作乱,攻泷水县。
十三年,后纠合岑溪诸猺大乱。
英宗天顺元年,猺贼凤第吉攻破泷水县。都御史叶盛讨平之。
武宗正德十四年,都城獞酋郑公厚,与封门所归仁乡猺酋蒙公高,合势流劫封川,杀掳三千馀人。世宗嘉靖十二年,阳春东山猺贼赵林花掠泷水。都御史陶谐命将平之,招其馀党。
神宗万历四年冬十一月,总督都御史凌云翼都督佥事张元勋李锡等大征罗旁。
五年,都门云荡贼首李宗贵沈文远作乱。把总刘元威亲破之,斩首十六颗。
七年,蚊子山贼首陆毛自称身有龙毛,能飞能渡,诸山猺獞信之,翕然归附,聚众千馀人,攻劫思虑营,杀死哨官丁天禄等。乘胜陷大伞营,哨官张文明死之。又攻打灯心营,放火燬公馆,进逼封门所城。被官兵擒斩十八级,毛漏刃潜遁。
十五年,东安猺贼纠众打劫亟口大圣塞等处,杀居民十八命。又攻思虑营,被官兵擒斩九十六名。毛惧,告招。约把总陆芳隔河为盟。自是地方获宁,不复议剿。
十八年,陆毛又搆通西酋潘积善越入东界,捉掳抚民,占夺牛田。议奉军门刘继文宣谕。陆毛赴官投招,姑准免死。毛又抗令,要取职官为质,参将侯国弼面授把总陈邦武、哨官郭鸾吴必奇,以计擒之,械送枭首以殉。自是四境安宁,汛防加密,间有窃发,无能为矣。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罗定州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