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高州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高州府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千三百六十卷目录

 高州府部艺文一
  甘雨亭记        明李一迪
  笔山书院记        区大伦
  高州府城修复古南门记   曾陈易
  观德堂记         魏浣初
  重修小函谷关记      王际逵
  观山记          郑之恍
  小函谷关赋〈有序〉    李元畅
  限门赋〈有序〉       前人
  高州府部艺文二〈诗〉
  洗庙           宋苏轼
  咏松明火          前人
  如占城道经吴川极浦亭   陈宜中
  过吴川望海        明解缙
  过那夏二首         涂相
  冈洲吊古二首       吴国伦
  鉴江亭           前人
  限门飞雪          王湛
  东海朝阳          前人
  同曹郡公戴司理秋集会心亭遂登观山绝顶泛舟而归          前人
  延华弄月         汪季清
  极浦渔歌          前人
  丽山樵唱          前人
  文翁耸翠          前人
  游观山           孔镛
  登观山问潘仙遗迹     郑阜义
  鉴江秋月         张邦伊
  偕郭别驾游观山      蒋希禹
  游观山寺         李元畅
  玉井亭登眺        王际逵
  前题           冒起宗
  中秋月夜同允宁经之登观山即景赋此 江用世
  集观山寺会心亭       冯珧
  山堂           曹志遇
 高州府部纪事
 高州府部杂录
 高州府部外编

职方典第一千三百六十卷

高州府部艺文一

《甘雨亭记》明·李一迪

张侯,守高凉之。明年夏六月不雨。祝融布烈白土龟,坼桔槔。无功苗就槁者半。农人戚,国人惧,而请于侯。曰:其焚。巫侯则曰:天不雨,而咎之。巫惑甚,曰:某潴之龙灵,焉可怒而雨也。侯则曰:人不能,而求之,龙惑滋。甚曰:无已则遏籴乎。侯曰:公则不储,而闭之,籴是迁。其旱于邻也。即国无年,民固自为,备焉用,禁之以肥。津吏毋乃使人幸灾耶。曰:为之奈何。侯曰:责在太守,祷足矣。乃大戒于国市,毋屠道,毋除小讼,毋兴省刑,缓敛蔬食,减从素服,撤盖率属,步祷于坛其衷,疾其词,伤其容。有瘁如是者,一之日祷,二之日再祷。乃令于郊曰:固而堤防,疏而沟,洫坚而塍,窦张而具,视而种,雨且应矣。明日果大雨,街廛泻,湍原隰,鸣濑奔壑,注溪入于陂池,达于阡陌,频槁之。苗勃勃,有生意。农耜偕出妇子,喜馌国人。歌曰:微侯之力不及此。侯闻之,曰:天则悔祸于尔。有众太守,其何有焉。君子谓张侯。于是乎,善祷夫,善祷者,不祷于祷之日。侯之是举也。罪则归己,功则归天,其占雨也如神。夫罪己者,必无罪,岁而其政,若六气。四序之不忒,不忒则顺,顺故应让功者,必能以礼,让为国。而其心若水,之善下,下故受。其占雨也如神,是之谓:至诚,诚故动,三者侯之。所以祷于雨之,先也。国人谋,登其事于石,使后之长民者,知取法焉,侯讳邦伊字,孺觉浙之鄞人也。

《笔山书院记》区大伦

高州守曹公,甲寅春,下车即课。诸生文艺为之。品骘殷殷不倦。乃谋于寮佐。县令曰: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士耑帖,括必资。类聚乃能薰陶,德性谕难经,义则书院之设。有司所不能辞也。问南岳书院旧址。业为菜,家圃矣。伐木于山鸠,埴于陶命,县丞陆应春典史。钱弘绩督诸,工匠于五月十五日告成。堂五楹高一丈九尺六寸,阔六尺。中为问奇堂,两旁列书舍,前为门,门对三峰,因署其额曰笔山书院,云公淹贯典,坟雅工词赋。登泰岱陟二华,度邛崃九折,足迹所至。辄有留题,乃一麾兹土,不旋踵而敷,化流惠复搆。别业集诸生讲诵其中月。三试而品瑕瑜暇,则偕参佐盼笔山云物。相看不厌,其视古人,岘首之游,河朔之饮,差胜耳诸生,景仰尼山。操觚擅,技亦知为。山始于一,篑耶学。譬登高。业先知本。诸生务求其本,则胸藏万仞胜,峙千秋致雨兴云。濡溉六合此。曹公取义,书院以勖诸生意也。不然,矜氤氲之吐,娱枝叶之华笔札相高,意态相尚,单词偶合,则凌厉四方。片言可录遂,傲睨千古岂才不赡哉。本不立也,自德性启辨,于鹅湖至善开宗于白鹿。良知倡于四,明格物训于白沙。虽藏真于洞壑,实栖心于圣统。诸生远宗,孔孟近师。曹公婆娑文峰。优游道岫气,吞云梦,笔扫昆崙入承明之。庐奏长杨之赋,乘时奋发。曹公其大有造于斯矣。往文翁化,蜀令名归焉。曹公先守蜀郡,德化当不在。文翁下至此,首以兴贤,育才为务,则滞一方者殆,若不及矣。诸生可不图自修自證哉,笔山且藉以生色矣。

《高州府城修复古南门记》曾陈易

高凉之南门盖,二变矣。国初,居西南角而正。嘉靖间,好事者遂迁于府,治之。前江流当中,直跳形家,数言其不利。郡人士志恢复已久。万历丙午,督学朱公可其议太守熊公集陶鸠工,并小西门俱辟启此,则塞彼而流。商不便,争者纷纭;城社之技杂,施遂有。戊申之改士气,几不振。壬子指挥王公兵宪喻公登城眺望,指画更张。太守蒋公为之,详夺卜吉。诸士各捐饩,与募好义者计二百馀缗,乃经始焉。而豪民尚阻挠,其间开者,未收全功,而闭者。犹存故址。甲寅春今守曹公自巴郡移高凉甫下。车即修坠典釐,弊蠹四境,内外莫不凛凛。诸士奋力以图,落成而既,塞之门毁其敌。楼委材埴于。他用俨然国初之旧矣。是役也,察曜于天,相形于地,验盛衰于往昔六邑之含,齿戴发咸手加额。欣欣相告,谓使君之大有造于斯也。夫城盛也,所以盛民也,门捍也,为人藩屏以捍禦也。伍员筑吴城门,占列宿。而吴霸则郭门之关。系气数自古巳然,何独此邦而疑之,或曰:城门防不虞,弁鹖职也何与于士,第文运本于堪,舆而水为土。脉水泄泻,则土顽薄郡。治与泽宫如故。而户口消耗。科第寥寂兹不旋踵而旧。贯可仍临流览秀,廓尔金汤美哉,固也。虽出于人,亦俟公之来,乃就绪。何哉予观之,天下事必得其人,以主持之,方能不朽。诸士久困胶庠中欲培地利以兴人。谋抑知修术业以邀,天宠哉孔氏之训,谁能出。不由户。子舆则谓:义路礼门诸士当思绍,明正学统,一圣真不径,不窦仰承。曹公右文之化,则乡者人文昌。阜端可再见矣。曹公入而课士出而讲,武固吾圉以禦奸。宄他日受天子干城之倚,而寄北门锁钥治郡功名,盖权舆之耳。鲁人美僖公,视学而曰:既作泮宫,淮夷攸服,则克诘之事。固于庠序,收功者向所称,鼠伏鸮张且望泮林之,椹而易响怀我矣,于是农畯,歌南山。曰:民之父母,章缝歌棫朴。曰:寿考作人蹶,张佽飞投石,超距者,歌思乐。曰:在泮献功予,以邻封年,谊获睹其美歌,六月。曰:文武吉甫,公名志遇产。武昌以文。词名家其综缉,郡乘鼎建书院,创此山堂于水口。皆有裨于风气,兹不书书开门,从诸士之请也。

《观德堂记》魏浣初

凡郡邑学宫之侧,例得广辟为圃,使诸生习射其中,盖以男子之所有。事而古圣王之所务,祖制未尝不重之也。然而卿大夫士之不讲于射也,久矣。今上广厉文学命所在,泽宫相与习。其所有事而毋失,其职余衔𥳑,书也以出。即所在,申而明之。而郡邑之长犹沿于其旷,而莫之或举也。较士高凉,则太守姚君以间,请观射余跃。起曰:此中青而衿者,顾解拾决乎去柳叶者,百步而穿,札者。七能乎。左右曰:能太守之新创射堂而多士,之习其中也,有日矣。余亟命驾往圃,在东郊外,其地平衍。去雉堞不远。有堂翼如前,为笔架山三竦。其巅而拱焉。多士业短衣扱袖,若健儿状,以待坐。少定,奏采蘩声琅然,比耦徐引其弓,尽余目力随镞之所至。视之与的正相等,鼓镗然,辄报曰:中中若而矢士,转而向余色,栩栩眉间。曰:某也,中中若而矢吏,括其矢羽,陈于阶下中多者。积若而人终事肃然堵墙而观者。咸窃叹余乃进多士,谂曰:不佞向为治兵使者,而与观乎,材官子弟之射矣。今日观于圃,而吾与二三子神游于三代之初也。信乎今之道其犹可行,古之道也夫。顷者,吾熟观尔之射矣,睫不暇交之指,指不暇谋之腕。虽欲淫于尔,思得否,非有以绳之也。而心自平,非有以扶之也。而体自正,非有以把握之也。而持弓矢自审固,而后发。虽欲躁于尔,气得否一矢,纵送得者半,失者半。飙驰电掣无所容,得失之想以祈尔,爵亦旁睨者。若云乎,尔其在射者虽欲舍己,而竞诸人得否,然则操是心也。以视注题和墨伸三寸之弱毫。而战于片晷尺幅之间有以异乎。无以异乎。古圣王使人各绎己之志,各射己之鹄者,此物此志也。夫明白正大舂容尔雅有典,有则者文章之鹄,恭俭庄敬易直子,良无反无。侧者德行之鹄,二者皆辨之于己。士自桑弧蓬矢始,生为男子,以后所期,无愧怍于天地。四方者亦曰:正己而已矣,人人各正其己,而天下无不正之人矣。近中外诸臣,窥测圣意,有鉴于士风之不正,学术之不正也。而渐以厌薄制举,似谓有所畸重,噫岂其命尔多,士从此束书高阁,倚席不讲,骤焉改业叛邹鲁而称孙吴,裂襟裾而擐介甲欤。士犹金也。精者,以之贡天府饰瑚琏之器屑,其馀流诸地。以前民用尚与珠玉同声价,武人则矿矣。虽复淘之,汰之,摩之,砺之,取而试之乎。冶其能不跃而出焉者。吾见其罕也,士而彝于武人,跅弛嚣凌,何所弗至。非金非矿,识者必诧,以为不祥。夫一张一弛,文武道备,斯须不可去身,故圣王之陶铸士也,亦欲使由而不使,知今尔多士,则既知之矣,射义不云乎。卿大夫士之射也,必先行乡饮酒之礼。夫乡饮酒礼,而何以必与射并举行也。吾夫子之射于矍相之圃也,使公罔之,裘序点扬觯而语者再凛哉。其言之尔多士其思哉。子大夫之以射习尔也,殆有深意而尔多士,遂以雍雍如也,粥粥如也,则亦习乎。射者变化气质之一班矣,非是者,余何观焉。姚君虞廷讳继舜浙之桐乡人,以南比曹郎出,守于此,百废具修,又于射堂之偏,将为社学,以聚乡之子弟通小学,皆以遵功令广教思也。旧与君同水曹,越十五载而重相见于斯,君曰:斯堂也,守道江,公既名之以观德矣。学使者其可无一言,余乐而为之记。

《重修小函谷关记》王际逵

去城北一里而遥,有小函谷关。此关通信宜罗定诸州县,为东道扼要之冲,昔人借函谷名之,以志险也。承平日久置之空设,遂任其倾颓,鞠为荒草旧矣。不佞来莅兹土时,闻警报每有戒心,观风而得其故。基因谋诸署篆吴君县令张君不日戒成其迹惟乃旧址而楼城则焕然一新焉。此关虽陋而临水障山,悬崖绝壁,车不容方轨,人不得并骑,所谓一旅当关,此是也。其所费金钱并不烦官,帑皆不佞与郡县设处而营之。成之日,乃崇祯六年十二月之朔三日,与其议者司理吴从,诏茂名县张复普,而郡公申用嘉已入觐行海防,吴光虹有事,海上通判毕汝楩视篆。化州督工大使徐廷瑜因记其年月日,时以永之。

《观山记》郑之恍

山以观名志目也。山以水为目,则水亦得;以鉴名,水昼夜不离乎山。山之须眉、毛发、精神、色泽,水得而见之,而山亦因以自观。夫古今旦暮,风雨晦明,其色态变幻之不得自主也,有如斯矣。游兹山者,必渡鉴江,乃得登山其为韵游、俗游、喧游、肃游、神游、迹游、游不一种而水先知之,山不问也。山不甚险峻,旋曲而上,可数十武亭阁,荒赘无次,寺宇亦欠精严,惟道左数竿竹清阴矫,厉谷气寒,人再上,得两松,磊砢疏放而已。最奇者,波罗蜜一二株不花而实,似碧而黄,若枕若瓠,亦瘿亦瘤,竟不知当时何以冒名波若。行中岂牟尼珠现身,古绝痴绝,不可思议。虽波若亦袭其号耶凡,此皆山之须眉毛发精神色泽之所存,而不能逃乎人与水之观也。山有井无泉,石如灶无釜,井名玉,灶名丹,皆曰:此潘仙修炼之山也。夫山而有仙,则何不以鉴水为井。观山为灶而须此蛙之窟,樵之爨,为今而后,吾知所以观山矣。山去城止间一水,俯视城郭、人物、楼台,一盘托献,正如肴品错列,簠簋杂陈,而市烟腾勃,则蒸燔气升也。予戏谓客曰:穷口腹之欲,非大烹不饱。若将挹鉴江之水,炊丹灶之火,取大盘肴和而煮之,仅足当酒豪一嚼,但不可饕餮餐尽山精石髓耳。噫嘻,吾有口,山有目,山其有以观我也。

《小函谷关赋》李元畅

关为前守吴公国伦所筑,盖重地也,题咏者备矣。而赋独阙李子补焉。词曰:

岁在重光协洽蚩尤氏为祟,乃迫上帝下欃枪降獝狂钟为妖孽,来自东方,虎视我高郡,鲸吞我电阳,蚕食我邻宇,麃奔我疆场,鬼燐青野,骨白阵云,黑战日黄时,则有太守如羊开府。其人者,轻裘缓带,一鼓歼之,而累卵之城,固若金汤。太守曰:未也。吾闻剑踰蜀破崤入秦,亡,重关之设有土者,可废而不讲乎。于是,矕城以北,得天险,岩岩类函谷者,虽小而足以守,乃召虞人庀材公倕削墨许少施巧秦成效力跨峻坂以启扉,因断礐而衡阈,一丸可封,万夫莫敌。前抱啼猿之峭壁,石路绵牵,缀以卧龙之奥宅,盘𡹬谷旋既临深而履险,惧身坠而目眩魂黯销以失度,足沬趄而不前,山河争百二之雄壮,门户总四八之喉咽,当其空山,叫狐深莽匿貙司疆举燧猛将弯弧,则斯地也貔貅屯而雾暗,鼙鼓急而风鸣,悲笳咽而月落,高垒出而烟孤,田文不能以宵遁,郭丹奚自而买,符若乃运际熙平,岭海澄清,旌旗昼卷,刁斗夜停,则斯地也,可以命东山之屐,可以赌别墅之枰,可以泊赤壁之棹,可以奏流水之声,可以张笔阵列酒兵。嗟乎。世不常治,险不在地,有德则依,无德则弃。独不观于函谷之故事乎。以贙而踣秦鹿,以褒博而兴汉龙,信地利之易失而人和为难攻。是故善守者,壮于城于仁义,坐樽俎而折冲,不锁钥而固,不保障而雄,客有度关而惕于衷者。歌曰:洪涛激兮古木重,云霞深兮瘴疠空,安得泰宁兮齐昊穹。西出兮岂无老氏东还兮,谁识终童。

《限门赋有序》前人

吴川滨海而县,其南三十里有限门焉。纳鉴江零洞谭峨之水放于海门,广盈丈,夹碛对峙,如虎牙错浅流中,逶迤蜿蜒而入,即瞿塘滟滪之险不能过。每风涛博激,雪浪山立,其响如轻雷,闻百里。是门也,北达燕齐,旁通闽广,西南走诸岛,彝琼雷仅隔衣带水,风劲可一瞬航之海上。多故此门设半旅,可当剑阁一夫也。商舶至非购篙,师定樯乌不敢稍失道,浅流中夹碛,舟立瓜碎盖,亦海滨之雄镇也。余赋之,俾履险者慎焉。其词曰:

登文翁之崔嵬,望南溟,其一杯疑巨灵之擘石,騞重门而洞开,纳三川之积水,轰万古之奔雷,挺螺峰以成戟,断鳌极以为椳,限天险以南北,通潮汐而往来,故能咽喉水府,阖辟乾坤,阳侯抱关,而击柝冯夷效职以守阍。长鲸透而恍呈鱼钥,浓烟合而俄列藩垣,呀百越而呷七闽。总舸舰出入之户,控牂牁而引,碣石立华彝保障之根。其为状也,断碛横绝如环,半缺对错猛牙双沉积铁含形内,虚盘纡曲折阴云结驷而长驱。高浪翻车而无辙,或命火鰌而建羽旗,或吐晴虹而安棹楔。其为怪也,大块噫气,海怒波扬飞,涛起沫雪照炎乡。响振地轴,势动天阊,类钜鹿之战,人马咆哮而落魄;似渔阳之役,鼓鼙鸣咽而断肠。当其金枢吐月,扶桑出日,风静蜃楼,浪恬鲛室群,灵杂遝而曳裾层,波澎湃而鼓瑟指安,期于蓬莱恨登龙之无术,忆博望之仙槎触。支机而荡潏,及其出斯门也,贡琛甘泉,输粟幽燕,巨舰连屋,危樯棘天,候风挂席,占星涉川,迅若鲲鹏之展翮,疾如骐骥之加鞭。一息千里所届,不待于经年。若乃雕题凿齿寇。我门庭青天黯淡,白日沉冥,龙争虎斗,山摇海倾,血流百谷燧暗千城,樊哙荷戈以排闼,终军无路而请缨。故治不可以忘乱,而国惟在于足兵至如商楫。当门津迷水涸,天道妒盈,风涛交恶,暗石穿舟利同干镆,货陨深渊人填巨壑,骨缠恨而难销魂,依贪而靡泊。故宗元有招贾之文,而蔡襄戒弄潮之乐。乱曰:阃不在高,所重禦戎;阈不在深所,贵能容蜀。阁高矣,揖盗而入;龙门深矣,扫轨而急。惟兹限也,通一箭也,藏污浣也,锁宇县也,闭而席毋折而屐,敢告执戟。寂如水毋嚣如市,敢告行李。

高州府部艺文二〈诗〉

《洗庙》宋·苏轼

冯洗古烈妇翁媪,国于兹策勋,梁武后,开府隋文时三世,更险易一心,无磷淄锦伞平积乱,犀渠破群疑。

《咏松明火》前人

岁暮风雨交客舍,凄凉寒夜烧松明。火照室红龙鸾映,焰光煌煌碧烟稍。团团幽人忽富贵,蕙帐芬树兰珠煤。缀屋梢香流铜,槃坐看十八公。俛仰灰烬残,齐奴朝爨蜡莱公,夜长叹海外无此物,烛尽更未阑。

《如占城道经吴川极浦亭》陈宜中

颠风吹雨过吴川,极浦亭前望远天。有路可通环屿外,无山堪并首阳巅。溪云起处潮初长,夜月高时人未眠。异日北归须记取,平芜尽处一峰圆。

《过吴川望海》明·解缙

吴川望海水溟溟,万斛龙骧一羽轻。沙碛煮盐凝皓月,潮痕遗贝丽繁星。硐洲夜露金银气,神电晴岚鹳鹤鸣。玉节南来天北极,安边归颂海波平。

《过那夏二首》涂相

遐方南欲尽,月落觉天低。荒野人谁到,空林鸟自啼。远花红半露,深树绿初齐。举目堪流涕,乡关万里迷。


暝色入山青,轻云敛石屏。明生广寒月,光动太微星。旅梦勤家国,年华老驿亭。丈夫经世志,不为逐浮名。

《冈洲吊古二首》吴国伦

一旅南巡瘴海边,孤舟丛樾系楼船。从容卷土天难定,急难防胡地屡迁。丹凤未传行在所,黄龙虚兆改元年。当时血战潮痕在,长使英雄涕泫然。


海门鲸浪吸冈洲,诸将当年扈跸游。赤岸至今迷御辇,苍梧何处望珠丘。行朝草树三千舍,故国腥臊百二州。争死厓山无寸补,独馀肝胆壮东流。

《鉴江亭》前人

地近南荒万岭回,石亭斜倚鉴江开。乡心苦被蛮云结,客泪遥含海色来。六月孤城喧鼓角,千家落日闭蒿莱。炎方多难何时解,极目重溟转自哀。

《限门飞雪》王湛

巨鳌劈开混沌石,万古幽关隔南北。太阳六月飞雪寒,蛟螭夜舞波涛泣。黑光荡荡云皤皤,恶鬼典守不敢呵。我当骑龙夺门去,天瓢满注苏民痾。

《东海朝阳》前人

扶桑万仞亘天赤,老乌戏吞扶桑侧。木公金母坐不言,须叟跃出天中日。我来三年卧海滨,彷佛夜半金鸡啼。金鸡梦彻碧云里,青桐朱凤鸣何时。

《同曹郡公戴司理秋集会心亭遂登观山绝顶泛舟而归》前人

十里清江绕翠微,江亭尊酒坐斜晖。松间片石僧眠惯,雾里孤峰客到稀。寂寂野田双鹭立,盈盈秋水一鸥飞。赏心应有山灵识,借取流云引棹归。

《延华弄月》汪季清

春容二十花冥冥,露华还逐瑶台生。朱阑锦柱梦蛱蝶,琉璃倒浸寒玉清。谁家夜半开宝镜,珠光艳艳妆台静。娥眉香渍紫绡衣,红尘帐暖鸳鸯飞。

《极浦渔歌》前人

孤城半关隔千里,一水接山山接水。小舟两两天际来,数声柔橹波涛里。解蓑系缆当市前,卖鱼沽酒醉即眠。新城题诗陈阁老,厓山风雨埋龙髯。

《丽山樵唱》前人

大山巉岩多险阻,小山秀丽应可数。平林风月人语稀,隔山日听樵人斧。斧声丁丁鸟嘤嘤,临流款乃溪谷鸣。观棋自顾归去晚,何人五十行负经。

《文翁耸翠》前人

隔海之上何以名,峨峨亘古清复清。厓山一视海底日,洪涛朝夕相呼争。振衣一笑凌绝顶,凛风浩浩天地永。蜀山剑阁高嵯峨,文翁之化今若何。

《游观山》孔镛

偶来石下觅灵踪,路入琼花夹翠松。琳馆也随兵燹废,独留仙井最高峰。

《登观山问潘仙遗迹》郑阜义

仙家鸡犬去无存,丹灶空馀火不温。万古灵踪何处觅,淡烟荒草暗孤村。

《鉴江秋月》张邦伊

一水接蓬瀛,澄台似镜平。正逢金气爽,高映玉轮明。千载骚人赋,孤舟婺妇情。夜深双鹤过,天地寂无声。

《偕郭别驾游观山》蒋希禹

仙台恣探讨,物候正凄清。灵迹惟瑶草,寒花有落英。炊烟隔岸起,返照入江明。醉后寻归路,江风吹短缨。

《游观山寺》李元畅

苏门不可到,鸾啸学孙登。急雨扶秋色,孤云伴定僧。竹房全凿翠,茶鼎半烧藤。礼罢诸天黑,归途影佛灯。

《玉井亭登眺》王际逵

案牍幸无事,朋招惬胜游。仙踪今幻化,玉井旧丹丘。雉堞依山近,人烟隔水幽。小亭閒可坐,黄鸟任相求。

《前题》冒起宗

高凉众山青簇簇,登高遐瞩仙山独。罗浮参立远献奇,铜鱼白马及山足。振衣绝顶群峰渺,人为胜夺天机巧。阆花不胜龙凤洲,瀛海分得蓬莱岛。晋代仙人潘茂名,丹炉药灶列从衡。雁行蛇窦精易理,出入二语契仙经。道士授以九转诀,飞鍊服食升天行。依山泠泠有玉井,石甃深碧渟且泓。照人须发若明镜,色如绀璧欺琳琼。仙源湮塞几经年,古迹漫漶名空传。太学好奇胜情具,顾而乐之陟其巅。攀藤辟藓周遭遍,徘徊曲磴浑忘倦。天划灵泉遗事呈,旧穴重开玉井见。甘香澄冽俨醍醐,松饭胡麻堪并荐。嵚崎共道此山好,雅尚多君恣幽讨。虚亭构结足夷犹,世上红尘清自扫。

《中秋月夜同允宁经之登观山即景赋此》江用世


携屐屏驺从,凌波渡虎溪。凉飔斜霭发,明月落山低。曲沼影留竹,长松路暗蹊。老僧云外见,宿鸟树边栖。古寺悬灯照,高峰入眼迷。渔舟疑汎汎,霓羽觉凄凄。把酒听丝竹,临风坐阮嵇。喜逢星拱北,还羡斗横西。一片冰壶朗,千年金镜齐。丹砂随处好,勾漏未须题。

《集观山寺会心亭》冯珧

翠微深护绿天寒,古木晴川次第看。心不放时何处会,山从静后始能观。几年玉笈迷初井,此日松风对冷官。坐去却忘传荔节,奚奴捧出火珠盘。

《山堂》曹志遇

父老不忘吴季子,祠堂选胜辟南宫。文章勋业云霄上,城郭山川烟雨中。野竹数竿依槛绿,渔灯几点落江红。招携漫兴频怀往,隔浦疏钟急暮风。

高州府部纪事

《府志》:汉延熙五年,吴以钟离牧为南海太守,讨高凉贼,降之。
吴赤乌间九真夷,贼及高凉,渠党煽乱。有赵妪者,年长不嫁,入山聚众为盗,攻劫郡邑。勇敢善战,常著金蹋踶,战退辄张帷幕。勇悍少年数十侍侧,无能制之者。及陆引为安南校尉,以恩信招纳之,赵妪与群贼始平。
梁太清三年秋,前高州刺史兰裕作乱,陈霸先率师讨之。
太宝元年夏,高州刺史李迁仕,反高凉。太守冯宝妻洗氏袭击,大破之。
陈太建元年冬十月,前广州刺史欧阳纥据广州,反阳春,太守冯仆以兵拒之,仆冯宝之子也。
隋大业十二年秋,高凉通守洗宝彻兵起岭南溪洞,多应之。
唐武德三年,左武卫大将军冯盎击高法澄,洗宝彻擒之。
五年秋,冯盎降以为高州总管。
十四年,罗窦二州獠反广州,总管党仁弘败之。梁开平四年冬,刘隐遣弟岩攻高州,不克。
乾化三年秋七月,岩取高州杀刘昌鲁更,置刺史诸寨,悉平。
范祖禹自宾州移化州,朝旨严峻,郡官不敢相闻。既至城外,父老居民皆出送,或持金币来献。祖禹谢遣之,一无所受。皆感泣而去。化州城外寺僧一夕见大星陨门下,是夜,公薨殡于寺中。宾州人李宝善地理,指寺北山一穴谓祖禹子冲,曰:此可殡,不惟安稳岁馀必得归。遂卜之改殡。是年飓风作,屋瓦皆飞,大木尽拔,独此山殡所不动。次年归葬如其言。
宋元符三十年夏,海贼陈演添掠高州、南恩州,民林观擒之。
淳熙六年夏,广西妖贼李接围化州。
元泰定四年夏,高州猺寇,电白县千户张恒力战死之。
明天顺三年秋,广西猺贼攻围化州,知州吴春督兵破之。
七年,山寇陷电白,指挥马常、范忠弃城逃,去云炉山,去电城百里。巨贼公反婆云公荡巢其中。一日,率众劫城先是侦事走报,马常、范忠俱弗信,故不设备。其夜城陷,大掠而去。马常、范忠及该所千户皆免死充军。
嘉靖十年阳春,猺贼赵花林等陷高州。
二十八年,广西龙山贼潜入化州,劫库而去。
四十三年冬,广西八寨山寇攻化州,知州张冕击破之。
隆庆五年冬十一月,倭贼攻电白城,陷之。知县蒋晓指挥范震、李日乔、千户王朝皆弃城走。指挥张韬死之,倭贼二百馀自双鱼登岸,直抵电白之庄垌。蒋晓称病不出,范震等皆不为备,至城陷,晓及震等各逃。张韬力战而死,军民死者三千八百有奇。
十二月,倭贼攻高州,知府吴国伦参将陈豪击走之,又攻化州、石城,皆不克。巡道李才、总兵张元勋及陈豪率兵追至雷州,尽剿之。
万历元年夏,游击徐天麟、电白知县王许之率兵攻铁帽顶贼巢,破之。铁帽顶筲箕笃皆阳春、阳江、电白之交,又有龙窟、丫髻肚者,山皆绝险,不可仰攻。黄三坑贼凡出劫,阳江必劄于此。王许之,探得其情乃与徐游击夹攻,其巢遂破之。斩首百馀级。
冬十有二月,倭寇攻,双鱼千户所陷之来趋。电白总兵张元勋参将梁守愚来剿破之于五蓝,斩首五百馀级,随追入山中悉擒之。
九年,石城县珠贼杀永安所田,千户诏斩之。本县原于附海,地方设乌兔,名浪庞村,三埠蜑民居之,采鱼办课,后为流商所煽,造船盗珠。是年,敌杀官兵,奏上擒拿,为首者斩,馀发各都散住。
二十四年夏,海贼万廷桂啸聚硐洲,分守道盛万年遣将抚之。
天启五年四月,海寇犯吴川,烧掠边海民居、船泊、乌坭江,住十馀日而去。
崇祯二年春三月,海寇李魁奇犯莲头港,焚烧战船。守道张茂颐移镇电白,贼巨艘一百七十馀,抢入吴川限门,乘势登岸,直逼城下,海防同知廖彀殚力拒守,募乡勇壮丁,日夜防禦。月馀,乃退。其明年,复犯境,副总兵陈珙自广州湾统水兵飘海而至,遇战于电白。海港水浅舟胶,珙奋过贼舟,格杀数十人而死。两年,贼势披猖而城池赖无恙者,皆廖戎防之功也。七年六月,海寇刘香老泊莲头阳电,参将杨文炳军容严整,不敢犯。随阑入限门炳,提兵追剿馀党远遁沿海藉以安堵。

高州府部杂录

《南越志》:汉时,交趾有犀奔至,高凉人以黑牛视之。有识者曰:此元犀也。杨孚南裔《异物志》赞曰:于乎惟犀处自林麓,食惟棘剌,体兼五肉或有神异表灵以角含精吐烈望若华烛置之荒野,禽兽莫触。
海州有文魮鸟,头尾鸣似磬。海中多朱鳖,状如肺,有四眼六脚而吐珠。
平定县东巨海有𩣡马。似马、牛尾、一角。巨海有水犀,似牛,其出入有光,水为之开,平定县地在今吴川。
罗州山中多孔雀,雌者尾短,无金翠,雄者有之。春生夏凋,与华萼俱盛衰。自喜其尾而甚妒,欲栖必先择。有置尾之地,生捕者乘雨往擒之尾。沾雨重不能高翔也,虽驯养日久,见美妇童子好衣服者必逐而啄之。芳时美景闻管弦笙歌则张翅舒尾眄睐而舞,若有意焉。山谷彝民烹而食之,味如鹅,解百病,食其肉者饮药无效,其血与首皆大毒。南人得其卵,使鸡伏之,即成。而脚稍屈,其鸣若曰都护都护。欲取其尾者持刀隐蔽于丛篁幽僻之处,伺过急断之不则回首一顾金翠无复光彩矣。
《菽园杂记》:今云南广西等处土官无嗣者,妻女代职,谓之母土官。隋有谯国夫人,洗高凉太守冯宝妻也。其家屡叶为南越首领,跨据山洞部落十馀万家。夫人在母家抚循部众能行军,用师压服诸越后以功致封爵。此女土官事之始也。但夫人父家有兄夫家有子与今不同耳。
《府旧志》:庞瀑在信宜县北二十五里,高三十馀丈,周围二十馀里。顶上洪崖堤壁,中有石堂,可坐数十人。水从崖下喷出,上有庞氏夫人之祠。遇旱积诚祈祷,雨即如注。稍有不谨虽祷无雨。在今东坑是也。《明一统志》:高州名宦有晋王浚唐李明远考浚本传无迁谪之事。而唐谪潘州司马者韦觐也明远以诗送之耳。
化州列唐柳公权于名宦,而《通志》作柳公瓘考本传。公权未尝剌辨,州岂权瓘相似而讹欤。石城有松明书院,《县志》称为苏轼所建。轼自惠迁儋道经石城,后人慕其贤而建。欤以上数事皆传,疑附记之。
《府志》:天下郡邑之名未必皆有所。因惟此郡以高凉山得名。而晋时潘茂名于此,宾仙遂以名。县电白者以其地有灵湫祷雨而雷电随之也。信宜者以近信招义二山也。宋时避讳改义为宜。化州有龙首龙尾之石而龙有变化之象,遂以名州。其南七十里有吴家之地,三川之水,故曰吴川。其西百有馀里地,饶奇石,四回环绕如城故曰石城。
明万历三十二年,茂名县高田林溪水冲出铜鼓形如腰鼓平面空中,无底,径三尺许,高二尺,有奇面列蛙蛤形者,六遍体细篆文积翠数点有朱砂斑。蜗食之孔已十馀矣,其声镗镗然,或以革掩其底,或积水瓮中,盖而击之,远闻十馀里而永乐间。万州土官王惠于溪水中得一铜鼓,长三尺,面阔五尺,凹二寸许,沿边皆蝌蚪各衔线抵脐,束腰奓尾击之,声如鹅鹳。与今所获相类,然汉马援征交阯梁欧阳頠在岭南皆以铜鼓进于朝。唐高州林霭因里中儿闻鸣蛙之声,遂于蛮酋冢内得铜鼓以遗郑,絪而不言其形制或皆此类矣。
越市名墟村场先朝招集游商或歌舞以来之。各郡皆然不但高凉也。柳子厚作童讴寄传云虚所卖之,注南越谓野市曰墟。吴贤良曰市之所在有人则满无人则虚。岭南市满时少虚时多,峒岷诗云绿荷包饭趁虚人是己。

高州府部外编

《府志》:晋永嘉中有潘茂名入山,遇道士奕棋,立观久之。道士曰:子亦识此否。对曰:入犹蛇窦,出似雁行。道士可其说,因语之曰:子顶骨贯生命门,脑血未减,心形不偏,修炼则可轻举。授以黄精不死之方,遂于东山炼丹而上升。后千有馀年,孔镛来守高凉,有人谒于马首丰采整秀,不凡公命之还而心异之。其人曰于笔架山相候,及下车,延访而不得见。后因劝农至笔架山,忽有以手招公者,则向日来谒之人也。因创潘仙亭于山之椒,而赋诗云:共说丹砂可驻颜,仙翁何不久人间。石船藓合年年在,丹灶云封日日閒。亭宇落成新岁月,乾坤犹自旧江山。我来欲问长生诀,辽鹤何时海上还。
高力士尝过峡山寺,见一猿,慧黠以彩帛易之,献于元宗。驯养上阳宫内,安史之乱不知所之。至广德中有孙恪者下第游洛阳,途见新宅,扣扉而入,有女艳丽惊人。问青衣曰:此谁氏之子。曰:故袁长官女也。少孤未嫁,与妾辈处此耳。恪谋而纳之为室十年,生二子。后恪薄游端州,袁氏曰:此地有峡山寺。曷往游之,恪曰:然及抵寺,袁氏携子缓步若熟其径者。且持碧玉环献。僧曰:此寺中旧物也。已而有猿数十连臂下于高松,悲啸腾跃。袁氏恻然题诗云:刚被恩情役此心,无端变化几湮沉。不如逐伴归山去,长啸一声烟暮深。抚二子而泣。语恪曰:好往好往,吾当永诀矣。化为猿,跃树而逝。恪询老僧,僧始悟袁氏即向者力士所易之猿,而环即猿颈所系之物也。恪惆怅携子而去。
万花谷真宗朝有王健者,江州长江人。少时薄游江界至星子县。夜宿逆旅遇道士,授黄白术,未尽其要。后再遇其人于茅山,相携至历阳。指示灵草并传以和合密诀,试皆有验。仍别付灵方,环剑缄縢之书。戒曰:非遇人君,慎勿轻述。健后以徉狂抵禁,配流岭南时,奉官阁下祗候。谢德权适总巡兵颇闻其异,健后窜归阙下德权乃馆于私第,炼成药银。上进真宗,异之,命解军籍,使刘承圭诘其事。健以师戒严,终不敢泄。惟愿见至尊面陈。于是承圭乃为健改名中正。俾诣登闻始得召见,即授许州。散掾留止京师,寻授神武将军,致仕仍给全俸。迁高州刺史,康州团练使前后贡药金银累巨万数。辉彩绝异不类世宝,当时赐天下天庆观金宝牌即其金所铸也。然中正亦不敢妄费,惟周贫乏崇奉仙释。今汀州开元寺乃其施财所建也,卒赠岭南节度使。此近古所未闻也。其迁刺高州盖遥领之。
《府志》:宋绍兴间,有吹角老兵。一日题诗于电白谯楼云:画角吹来岁月深,谯楼无古亦无今。不如归我龙山去,松柏青青何处寻。世传以为仙。
化州城上有清风堂,元天历间,佥宪吕沈改为观风楼。题诗曰:龙山凤井两争雄,突兀层霄倚碧空。三日一墟人不断,双流绕郭海相通。枫林树色依天外,茅屋鸡声隔水东。臬府公馀登览处,大书楼上号观风。后一日,忽见楼板上书:李仙和诗云凤舞龙蟠势两雄,个中楼阁接晴空。朝飞画栋云初起,暮捲珠帘月自通。排闼四时山锁翠,绕城千古水流东。不须更问民淳伪,好恶同归草偃风。再矣视之而一字不见矣。化州治之后有石潜江中谓之龙尾州。庭左边有石微露出地上,谓之龙首州。人神之围以栏杆不敢亵。州守猝时或祭祀间更。深夜静则鸣吼,或于其处所,或于空虚中。声类鹅而宏大特甚。景泰七年,鸣三日。其夜,州同知杨景生子一清。是年,李彻亦中式景致仕占籍镇江,十年后一清以奇才作养翰林彻会试犹相遇,情好甚密。公亦自述生有灵应,果为太平宰相。
信宜水西有老妪者,偕其妇孀居妇。往汲常遇一男子自河中出,与之合。后间馈鱼以食其姑。己而妇有娠。姑诘之,则以前事对。久之,产二子,俱逃入水中,妇卒而葬。风雨大作,河水泛溢将妇柩推去,易大石棺而葬于东湾,今之龙母湾是也。或谓:其棺尚在石孔,水没而不可见云。
嘉靖三十六年,电白有妖物倏忽若一星之火飞入人家,多侵妇人。中之者辄昏迷仆地,急以青竹鞭之。良久乃醒,亦有至死者。其妖或化为乌雀、蝙蝠,或变为人著儒生衣巾,又或为狐为犬。侵迷不测,每夜,城中鸣锣鼓环守妇人乃免。谓之黑眚。而《南海续志》以为猿精云。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高州府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