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永州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卷目录

 永州府部汇考一
  永州府建置沿革考
  永州府疆域考〈有图 形胜附〉
  永州府星野考

职方典第一千二百七十一卷

永州府部汇考一

永州府建置沿革考

  府州县《志》合载本府
《禹贡》荆州之域。唐虞、夏商,并为荒服。春秋战国时,为楚南境。秦属长沙郡。汉元鼎中,析长沙,置零陵郡,隶荆州。三国时,属蜀。后并于吴。孙皓分零陵南部为始安,北部为邵阳。晋初,属湘州。至穆帝,分零陵南部,立营阳,而道州实其地也。刘宋改零陵郡为国。南齐复为郡。梁改营阳为永阳。隋罢零陵、永阳,置永州总管府。大业初,改零陵郡。唐初,复置永州,隶江南道。天宝初,为零陵。宋为永州,隶荆湖南路。元为永州路,隶湖广行省。明洪武初,改为府,辖二州八县。二十四年,割全州、清湘、灌阳,隶广之桂林府。崇祯十二年,分宁远一十三里,另立新田县,隶湖广承宣布政使司。皇清因之。康熙三年,分隶湖广湖南承宣布政使司,
领州一县七。
零陵县
西汉本泉陵县。武帝元鼎六年,置属零陵郡。东汉,郡治于此。三国、晋,俱因之。南北朝,宋属零陵国,齐属零陵郡。梁陈俱因之。隋改零陵县,属永州。唐初因之。天宝,复置零陵。五代因之。宋属永州。元属永州路。明属永州府。皇清因之,编户二十五里。
祁阳县
西汉,泉陵县地。东汉因之。三国吴置祁阳县,属零陵郡。晋因之。南北朝,宋属零陵国,齐属零陵郡。梁、陈俱因之。隋废。唐复置祁阳县,属永州。五代梁、唐、晋,俱因之。宋属永州。元属永州路。明属永州府。皇清因之,编户十四里。
东安县
《禹贡》荆州之域。唐虞、夏、商、周,为荒服。春秋战国时,为楚南境。秦为长沙郡地。武帝元鼎六年,析长沙,为零陵,属荆州,统洮阳、零陵等县洮阳,即今全州也。置东安驿于零陵,今城东一里许,官道旁隙地尚云:马铺塘。三国魏武帝尽得荆州之地。及赤壁之败,荆州以南属吴。汉昭烈得益州,乃分荆州,以湘水为界,长沙、江夏、桂阳以东属吴,零陵、武陵以西属蜀。及昭烈崩,零陵复属吴。孙皓分零陵为南北郡。晋穆帝分零陵南郡,并为营阳。刘宋改零陵郡为国。南齐复改为郡。隋平陈置永州,寻号零陵郡。唐武德四年,复析零陵郡,置营州。贞观八年,改为道州,复立永州,并洮阳入零陵,隶湖南道。五代时马殷尽有湖南之地,于此置东安场。宋改为永州军,属荆州湖南路。雍熙元年,始析全州、零陵之地各半为东安,属永州。元仍之属永州路。末年兵乱邑,为峒寇李铁所毁。明洪武元年,平章杨璟克永州,铁归附二年,重立县治,隶永州府。东安,宋名,盖袭汉之驿,五代之场名之。清溪别名,以邑环清溪,故名。皇清因之,编户八里。
道州
春秋战国,并为楚南郡。秦分天下为三十六郡,而道郡寔属长沙。汉初,属长沙国。武帝分置苍梧、郁林、合浦、日南、九真、交趾等郡,是时领县十谢,沐冯乘在焉。元鼎六年,分长沙为零陵郡,领县十,营道、营浦、冷道在焉。后汉因之。三国时,吴与蜀分荆州,于是南郡零陵以西属蜀,江夏、桂阳、长沙属吴。先主没后,零陵诸郡悉复属吴,后并入。魏晋,零陵郡领县十一,营道、营浦、冷道皆如故。南宋、齐时,为营阳郡。梁改营阳为永阳郡。隋平陈废郡为永阳县,悉并其地,置永州,并冷道入营道,并营浦及苍梧之谢,沐入永阳。炀帝废永州,复为零陵郡,领县五,始以苍梧之冯乘隶之。隋末,萧铣析营道,置梁兴。唐高祖武德四年,平铣割零陵郡地,置营州,徙营道附州城,改梁兴为唐兴,复治冷道县,迁永阳于西南八十里白塔山下,析冯乘置江华。武德五年,改营州
为南营州。太宗贞观元年,分天下为十道,道属江南道。八年,改南营州为道州省,永阳入营道。十七年,州复并入永州。高宗上元二年,州复置武后。文明元年,江华更名云溪。天授二年,复置永阳县。长寿二年,唐兴更名武盛。中宗神龙元年,武盛复曰唐兴,云溪复曰江华。明皇开元二十一年,分置十五部,州属江南西道。天宝元年,名道州,为江华郡,改营道为弘道,改唐兴为延唐,改永阳为永。明代宗大历二年,析延唐西北地,置大历县。四年,永明徙今,治五代,朱梁以后,湖南大都属楚马氏。周广顺初,元边镐入楚,尽迁马氏之族于金陵,寻,为周行逢所㨿。宋太祖建隆中,行逢之子保权举族内附而其地,悉归,于宋建隆元年,复弘道为营道。乾德三年,改延唐为宁远省,大历入焉。神宗熙宁五年,省永明之六乡,入营道一乡,入江华,废县为永明镇。哲宗元祐二年,复置永明县,时江华郡领县四,曰营道,曰宁远,曰永明,曰江华。元时为道州路。明吴元年,平章杨璟克,永州郡人,吴友逊以地归附。洪武元年,改为道州府。九年,裁革,营道县改为州,属永州府,领县三,即今之宁远、永明、江华是也。崇祯十二年,以宁远称岩邑,难治,分南北等乡,置新田县,以分其任。皇清因之,编户三十一里,领县四。
宁远县
汉武帝时,始置冷道县,属零陵郡。后汉、三国、晋,因之。郡在宋齐为营阳,梁为永阳县,随隶之。隋置永州,并冷道入营道,隶之。炀帝复零陵营道如故。隋末,箫铣析营道,置梁兴。唐武德中,改为唐兴,隶营州。后州改为南营,入道州,或入永州,或州复置唐兴,悉如故。长寿中,更名武盛。神龙中,复名唐兴。天宝中,改唐兴为延唐。大历时,析延唐,置大历。朱梁改为延昌。后唐复为延唐。晋改为延喜。至宋,改延喜为宁远省。大历入焉,仍隶道州、江华郡。元隶道州路。至正二十二年,兵乱,土民李文卿率众据守明杨,平章璟克复永州,文卿归附县,隶道州府。后府改为州,遂定为宁远县,今如故。然县之民素黠悍难治,而田赋又倍于他邑,故当事者议割其一二都里,别置县治,以分属之,名曰新田,盖崇祯十二年所创建也。皇清因之,编户三十一里。
永明县
县本汉营浦谢沐县地。营浦自汉至晋,属零陵郡。至宋齐,郡为营阳,梁为永阳,营浦如故,谢沐在汉属苍梧郡,晋属临贺郡,皆古南越地也。隋废永阳郡为县,并营浦、谢沐入焉,隶永州,此越地入楚之始也。炀帝废州,复为零陵郡,永阳隶之。唐武德中,迁永阳于白塔,隶营州。后改州为南营,为道州,或州入永,或州复置县,皆隶之。贞观中,省永阳入营道。天授中,复置永阳。天宝元年,改为永明。大历四年,徙县,今治。宋太平兴国五年,颁新铸印。熙宁中,用漕使议命推官应经纬营道,县令吴登度具事以闻,以允山、允平、文德、谢沐、永川、崇福六乡入营道,兴化一乡入江华,废县为永明镇。元祐中,县复置。元因之。明洪武元年,邑人蒋齐贤、尹子盟等以地归附,遂定为永明县,隶道州。皇清因之,编户十七里。
江华县
汉之冯乘,属苍梧郡。晋属临贺郡,皆古南越地也。隋改隶零陵。唐武德中,以零陵之冯乘,置贺州。又析贺州之冯乘,置江华,隶营州。后改州为南营,复为道州,或州入永,或州复置,县随隶之。文明元年,更名云溪。神龙元年,复曰江华,隶道州、江华郡。宋元因之冯乘县,旧治在今县西南六十里,贺州之富川县地有冯乘市是也。明洪武元年,邑人刘仲兴以地归附,定为江华县,隶道州。皇清因之,编户五里。
新田县
明崇祯十二年,割宁远之南北乡,置新田县,即唐时,延唐所析大历县之故墟也。其地旧有新田营,因以名县,属永州府道州。皇清因之,编户十三里。

永州府疆域考

     府县《志》合载永州府疆域图

本府
东至衡州府,界二百里。
西至广西桂林府,界一百四十里。
南至广西平乐府,界四百二十里。
北至宝庆府,界一百七十里。
自府治至本省一千八百里,至
京师六千八百八十里。
东西广五百九十里,南北袤三百四十里。
零陵县
东至宁远县石流铺,界一百三十里。
西至广西全州黄沙河,界九十里。
南至道州单江,界八十里。
北至祁阳县王公岭,界六十里。
自县至本省一千八里,至
京师水路六千八百八十里。
东西广一百三十五里,南北袤二百七十里。
祁阳县
南至本府零陵县王公岭,界三十五里。自界至零陵县六十五里。
西至东安县李家桥,界九十里。自界至东安县六十里。
东至衡州府常宁县土陂石壕,界一百里。自界至常宁县四十里。
北至衡州府衡阳县排山驿,界一百里。自界至衡阳县九十里。
西北至宝庆府卲阳县罗甸铺,界一百里。自界至卲阳县一百二十里。
东至衡阳县画鼓岭,界九十里。过界左至中乡,系卲阳县。界右至长乐,系衡阳县界。
西南至本府零陵县黄杨堡,界水路六十里。自界至零陵县一百二十里。
东北至河州江西岸衡阳县,界水路一百八十里。江右岸即常宁县界。
东安县
东至零陵县界竹搭桥,五十里。
西至新宁县,界牌三十五里。
南至广西全州,净界铺二十里。
北至祁阳县金紫岭,一百八十里。
东南至全州柳浦,界二十五里。
西南至全州梨子凹,一十五里。
东北至卲阳县界田心铺,一百八十里。
西北至新宁县界雷霹岭,五十里。
自县至本府,陆路八十里,水路一百七十里。至本省,陆路一千七百里,水路二千八十里。至
京师,陆路四千三百一十里,水路七千八百八十
里。
东西广八十里,南北袤一百里。
道州
东至本州小社冈,界四十二里。自界至宁远二十八里。自宁远至衡州府桂阳州杨林铺,界七十里,自界至桂阳一百二十里,共二百六十里。西至本州藤口,界四十里。自界至永明三十里。自永明至广西平乐府恭城县镇峡寨,界八十里。自界至恭城六十里,共二百一十里。
南至本州九子母冈,界三十五里。自界至江华三十五里。自江华至广西平乐府贺县绕岭,界一百五里。自界至贺县一百五十里,共三百二十五里。
北至零陵县流滩,界九十里。自界至零陵县一百一十里,共二百里。
南自本州凿溪源,界九十里。自界至广东连山县三百一十五里,共四百五里。
西南至广西平乐府富川县,界一百七十里。自界至平乐府四百三十五里,共六百五里。东北至衡州府常宁县白水,界二百里。自界至常宁三百一十里,共五百一十里。
西北至广西全州灌阳县下陂村,界五十里。自界至灌阳八十里,共一百三十里。自本州至
京师三千三百六十里。
东西广二百九十里,南北袤二百六十五里。
宁远县
东至桂阳州杨林铺,界七十里。
西至道州小社冈,界二十八里。
南至本县九疑山,界六十里。
北至本县上流山龟洞,界一百三十里。
东南至桂阳州蓝山县紫水桥,界三十里。自界至蓝山三十五里。
西南至道州白泥冈,界三十里。自界至道州七十里。
自县至本府三百六十里,至省城二千一百二十里,至
京师七千一百里。
东西广二百六十里,南北袤一百九十里。
永明县
东至道州藤口,界二十五里。自界至道州四十里。
西至广西平乐府恭城县镇峡山,界八十里。自界至恭城县六十里。
南至广西平乐府富川县郁塘,界四十里。自界至富川一百二十里。北至本县三峰岭,界四十里。自界至广西全州灌阳县三十里。
东南至本县龙外岭,界三十里。自界至江华三十里。
西南至广西平乐府恭城县平川源,界三十五里。自界至恭城一百里。
东北至道州田光洞,界三十五里。自界至道州四十里。
自县至本府二百二十里,至省城二千二百里,至
京师,水路七千一百里。
东西广九十里,南北袤七百里。
江华县
东至本县西岭,界二百四十五里。自界至广西平乐府贺县九十五里。
西至永明县枇杷,界三十五里。自界至永明县六十里。
南至广西平乐贺县绕岭,界一百五十里。北至道州九子母冈,界三十五里。
东南至本县开山界,一百里。自界至广西平乐府贺县二百四十里。
西南至广西平乐府富川县灵亭乡,界七十里。自界至富川九十里。东北至衡州府蓝山县早禾,界二百九十里。自界至蓝山七十里。
西北至永明龙外岭,界三十里。自界至永明三十里。
自县至本府,陆路二百二十里。至省城,陆路二千里。至
京师,陆路五千七百馀里。
东西广二百八十里,南北袤一百四十里。
新田县
东至桂阳州,一百二十里。
南至嘉禾县,一百里。
北至常宁县,一百五十里。
西至宁远县,一百里。
东北至衡州府常宁县白水,界一百三十里。自界至常宁一百一十里。
西北至本府零陵县新洛,界一百三十里。自界至零陵一百二十里。
东南由秀冈至邓家村四十里,过此即芹溪桂阳界。
西南由古牛冈至夏营四十里,桥下洞即宁远县界。
自县至本府一百八十里。至省城二千一百二十里。至
京师,陆路四千四百里,水路七千一百里。
东西广九十里,南北袤七十里。
形胜附本府
永居楚粤之要,踞水陆之冲。遥控百粤,横接五岭。衡岳镇其后,梅庾护其前。潇水南来,湘江北会,此形势大都也。乃若群山秀杰,众水清漪,昔
贤品第,洋洋巨观。若近眺零陵,则崳峰毓秀,翠霭遥临。北望祁阳,则祁山祁水,环拱献秀。西顾东安,则文璧清溪,著奇南服。南俯道州,则潇水夹两山而流,逶迤百里。陆瞰不测之渊水,多错陈之石,合郡金汤,良在于兹。若宁远,则九疑三江,崒嵂纡折,永明之都庞瀑带,江华之白芒沱洑,并称壮丽奇险。而郡城岿然居中,雄㨿州邑之胜,故以之用兵,则易守而难攻。以之生聚,则种植、樵渔,无所不宜。而揣刚柔,度燥湿,因地兴利,依势设防,在守土者之变通矣。
零陵县
九疑峙其南,衡岳镇其北。西控百粤,东接五岭。而潇水湘流,襟带城郭。太史公曰:楚粤之接,零陵,一大都会也。不信然哉。
祁阳县
南凭玉岭,北距排山,西耸四望,东南迤𨓦。于金峒乐山之隈,手足、腹背之势,具而水陆之形,险备于是矣。
东安县
清溪襟其前,唐帽枕其后。象山控其左,金峰峙其右。东北有高霞,獬豸山以为屏。西北有雷霹岭,诸险以为阨。南通两粤,北达云贵。乃全楚之边疆,湖南之保障。
道州
北极襄沔,东极江汉,南极郴桂,西极百粤。又居五岭之冲,亦永郡之一大都会也。盖尝详而考之。北自零陵界入道潇水,夹两山之间,逶迤百馀里。山势峻险,悬岸千仞,仅通鸟道一径。行者逆攀而登,俯瞷不测之渊,则目眩骨竦。其负载重货者,必释舆马,资舟楫,始可得计。大约其水势,则皆自高泻下,石崭崭错出。有以舟溯沿逆上者,必投便利以进。非土人习于水利者,万不敢尝试,以几一倖。若由道赴永,则为顺流而下,势险而疾,触石乘滩,声如雷吼。非运篙操舵捷如鬼神者,曾不得展一技,虽瞿塘三峡不过是也。然则,道之为郡,实扼水陆之会,居楚越之要,可谓得地形矣。又北枕潇宜诸山,东、西、南三面绕营沱诸水,正合兵家所云:山陵水泽之义矣。其东则为宁远之胜,山则有九疑之连绵,水则有三江九源之分布。其西则为永明之胜,山则都庞为雄,水则瀑带为会。其南则为江华之胜,山则白芒为峻,水则沲洑为远。三邑之山川,环拱罗列,而道巍然居乎中,真形胜之最者。是故,以之用兵,则易以守而难以攻也。以之利民,则山可樵,而水可渔也。以之登览,则可展文人学士之奇,而发幽人迁客之思也。猗欤盛哉。
宁远县
地脉自衡岳,络绎数百里。东南踰潇湘入县,北境分为四大支。二支自阳山宝阁发轫,高者如舞凤腾空,卑者如飞龙回伏,递沿于大谷,连捲起伏,不可名状。至大当山下,卸为逍遥峰,平陂蜿蜒,若牵丝曳缕。少东复突为四朝冈,风气聚会,山水拱顾。南北十五里,东西五里,皆良田沃野。东别为金榜山,北连为雾露岭,南绝于巽溪。一支自乐山西折挟东西二乡,峦崿奋迅,如奔驶走湍。以趋于虎山,则端静雄踞以受巽。溪之下流,而不显其西去之迹。又前为黄岭,似眷然回顾,自此而梧。溪而冷水极,于鹤鸣黄村,则皆阵列星拱。初不见其背违之状,馀支东起于上流,西首于响石,左右辐辏为外垣,而瀑水下合大平、仙政二水。及太唐山坡下,缭绕其前,若泻琼浆、倾玉液。外障为九疑诸峰,如萃玉笏于几案。而三峰矗其离位,如珊瑚玉笋高插云汉,缥缈中为南境,巨嶂潇源清泉,脉脉下泻。晴霁,望之如瀑布垂练,极目皆奇观也。
永明县
北接灌阳,南连富川,西联恭城,三面皆广西地。惟东一线,路通舂陵。今不隶始安,而隶芝城,盖芝为楚之藩篱,永为芝之藩篱。岭右居我上游,所属如桂平一带,猺獞杂处、叛服靡常卒、或蠢动入犯,永其发难之始乎。所仗县治四顾皆山,八望俱水,挂榜案于前,都庞屏于后,潇江环诸左,桃川绕诸右,纵非天府,亦是金汤。守土者苟以时而绸缪之,永可坐而安也。永安而楚城亦安,此犬牙相制,隶芝城之深意也。
江华、新田二县形胜,无考。

永州府星野考

        《府志》府总
《周礼》:翼、轸,荆州,于辰为巳,楚之分星,荆州之分土。
《尔雅》:鹑尾曰鸟帑。
《左传》:鹑尾为楚。
火曰荧惑,主南岳、荆扬二州。
《史记》:二十八舍主二十州,斗兼之。吴、楚之疆,占于鸟衡。
太微为衡,衡主平也,又为天庭。
翼、轸,荆州。
轸为车,主风。其旁有一小星,曰长沙,星星不欲明;明与四星等,若五星入轸中,主兵。
《天官书》:南宫七宿,其应周秦楚。
《星经》:荧惑星,主吴、楚、越分。
《春秋·元命苞》:轸星,为荆州。
《象纬书》:北斗七星,在太微之北,七政之枢,机阴阳之元,本魁四星,为璇玑杓三星,为玉衡斗星。一天枢为天,二天璇为地,三天玑为日,四天权为时,五玉衡为音,六开阳为律,七摇光为星。石氏曰:一主天、主秦,二主地、主楚,三主火、主梁,四主水、主吴,五主土、主燕,六主木、主赵,七主金、主齐。
《西汉志》:翼、轸,楚之分野,今之南郡、江夏、零陵、桂阳、武陵、长沙及汉中、汝南郡,皆楚分。
《汉书》:轸南众星天库,库有五车。
《九天元女书》:翼、轸,在天四十度,在地十四度。零陵入轸十一度。
张衡《东汉志》:轸四星中,一星名长沙,亦曰玉衡斗。玉衡第四星,主荆州,以五卯日候之,乙卯为南阳,丁卯为武陵,己卯为零陵,辛卯为桂阳,癸卯为长沙。
长沙星,在太微宫端门左下。
班固三统历:自南斗十二度,至须女七度,为星纪,于辰在丑。吴越之分野,属扬州。费直起斗十度,蔡邕起斗六度。自张十七度至轸,十一度为鹑尾,于辰在巳。楚之分野属荆州。费直起张十三度,蔡邕起张十二度。
诸葛亮占彗星,犯轸翼。楚地大兵,人民灾。晋《天文志》:自张十七度至轸十一度为鹑尾,于辰为巳。楚之分野,属荆州。
《唐书》:翼、轸,鹑尾。翼与咮张同象,当南河之北,轸在天关之外,当南河之南,其中一星主长沙,逾岭徼而南,为东瓯、青丘之分。
《新唐书·一行天文志》:鹑尾直建巳之月,内则太微,为天庭。其分野,自南河以负海。
《宋志》:天市二十二星,东西各列十一星,其西垣南第十星曰楚。
《天文志》:器府:三十二星距西北,星去极一百三十七度半,入轸八度半。
五车五星在毕东北。司空其中星也,主楚。司空星明,其地岁丰。
步天歌女宿下有十二诸国,第九星主楚,歌曰:楚之一国,魏西屯。
《左氏传》:岁星淫于元,㮙梓慎曰:岁弃其次而旅,于明年之次,以害鸟帑,周楚恶之。释者曰:帑尾也,此明鹑尾之为。楚分无疑矣。永郡于次为鹑尾,于北斗为衡星,于南斗为玉衡,第四星于三台为司命,下星于五星为司空,为荧惑于辰为巳。《旧志》乃曰:零陵兼牛、女之分,盖以永、江二邑、原谢沐冯乘之乡,皆苍梧故地。故谓零陵兼之。然记称:帝舜南巡,崩于苍梧之野。今舜陵实在永属之宁邑,则苍梧之地,又不仅冯乘谢沐矣。牛女之分野,吴越扬州所包者广。岂弹丸两邑,遂足以概之乎。大抵星气各有所属,神而明之,非纸上陈言可以臆说也。夫月离于毕,俾滂沱矣。而或雨,或不雨,其故何也。星、孛、大、辰四国同灾验矣。而瓘斝、玉瓒之弗祷,裨灶之言亦不售,抑又何耶。善夫胡安国之言曰:灶之所言,盖以象推,非妄也。而郑不复火者,则以子产当国,方有令政,此以德弭。灾之明验也。若然,则五石陨宋,六鹢退飞。内史叔兴以为非吉凶之所生,而妖不胜德,诚探本之论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