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福宁州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福宁州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千一百七卷目录

 福宁州部汇考一
  福宁州建置沿革考
  福宁州疆域考〈有图 形胜附〉
  福宁州星野考
  福宁州山川考〈水利附〉
  福宁州城池考
  福宁州关梁考
  福宁州公署考
  福宁州学校考
  福宁州户口考

职方典第一千一百七卷

福宁州部汇考一

福宁州建置沿革考

   《州县志》合载本州
本汉候官地。晋太康三年,析置温麻县,属晋安郡。以温麻船屯,此即今古县地。唐武德中,分置长溪县,寻省入连江。嗣圣十九年,复置长溪县。开元十三年,始开闽州,为福州长溪县属之。元至元二十三年,升长溪县为福宁州,属福州路。明洪武元年,福建行省参政、州人袁天禄,以福宁州归附。二年,改为福宁县。成化九年,仍复为州,直隶福建布政司。皇清因之,领县二,曰:福安、宁德。
福安县
本唐长溪县地。淳祐五年,析长溪县永乐、灵霍二乡,置福安县。元属福宁州。明洪武初,改州为县,属福州府。成化中,复属福宁州。
宁德县
本长溪、古田二县地。唐开成中,析置感德场。五代,伪闽升为宁德县。宋属福州。元属福宁州。明初仍属福州。成化中,复属福宁州。皇清因之。

福宁州疆域考

        《州志》福宁州疆域图

本州
东至海,及浙江蒲门千户所平阳界二百里;西至福安县界四十里;
南至海一百里;
北至浙江泰顺县界一百七十里;
东南至大海一百里;
西南至罗源县海洋一百六十里;
东北至浙江平阳县界二百里;
西北至福安泰顺界一百五十里。
自州治至
京师七千二百里。
广一百四十里,袤二百七十里。
福安县
东至州杯溪公馆八十里;
西至政和赤崖寨巡检司二百四十里;
南至宁德飞鸾公馆二百一十里;
北至浙江泰顺县二百五十里。
东南至州二百里;
西南至宁德县二百里;
东北至州柘洋巡检司一百里;
西北至寿宁县二百里。
自县至
京师六千九百五十里。
东西广一百五十里,南北袤三百里。
宁德县
东至福宁州界七十里,
南至罗源县界十五里,
西至古田县界一百二十里,
北至政和县界二百三十里。
东南至福宁州二百一十里,
东北至福安县一百里,
西南至福州府二百二十里,
西北至建宁府四百五十里。
自县治至
京师六千九百五十三里。
形胜附。
本州
僻处万山,外滨大海,左犄浙,右角闽,两省咽喉。潮汐直抵城下。
宁德县
悬海百里,一水可通。
福安县
沈亚之集,吻海派江。

福宁州星野考

        《州志》州属总
应斗牛须女之分,
福州为牛女分野,
《八闽通志》云:次在星纪。夫星纪者,斗牛星也。

福宁州山川考

     《州县志》合载本州
茭阳山 去州城一百五十里,二十四都。场里山 乱峰连琐,蟠曲隐僻,观望所不能及也。昔倭人逃而依此得免。
艮山 有屿,曰日屿。
七星山 浮出海面,如七星然。
冈溪岭 岭之西,有冈溪亭。
霞浦山 小洪山南支,昔普陀仙居。
泷山 去闾峡东南海中六七十里。
筋竹山 山在高罗之东,洪涛淜湃,艅艎所泊,可暂而不可常。
岱崎 一名台崎。
屿 突出海中,形势奇特。潮退沙径可行,泥泞中长可一里地,无田耕,民皆业渔。
小麻山
莲山 五峰攒簇若莲花,山麓有大小二石,如龟,其色莹白,形体皆真,首尾欲动,皆有拆文。大郓山 在洪山之西。
桐山 在州城北一百五十里,十七都。
白虎岩 桐山北,有岩如伏虎。
南山五岱山 由桐山堡东北行,为州东一百六十里,十六都。
分水岭 为闽浙之界。
华峰 在州城之东。
百鸟墩 田阪之中,土墩数百。今皆垦平为田,存者无几矣。
虞溪洞 在箬山之西。
石栏洞 在州城东七十里,八都。
九龙墩山 在州城东沿海一百一十里,十一都。按王烈《蟠桃记》:尧时,有老妪得九转丹砂法。七月七日,乘九色龙马仙升,是为太姥,墩为姆所居,故名。一云:王氏兄弟九人肄业于此,后为州太守,因名。此似无据,存之备考。
草堂山 旧名灵山,唐林嵩尝筑草堂于山中,故名。上有岩泉,虽旱不涸。里人祷雨,必有蜂出岩中,俄而石壁流液,甘雨随应。
金屿门 两岩对峙,夹江如门。中可联二舟,潮水虽汐而不涸。
崎头崎岭 故老相传,海潮通于此处,二崎皆海滨,旧有名号也。州之阳,盖为巨浸矣,沧海桑田如此。
楮岭 去州城北一百二十里,三十二都。渔洋垾 在四十二都,本山也。以其山势如蜂,腰石磊磊而过,去海甚近。往来者皆由此。但与
海隔截不通,故曰垾。双髻岩 其麓有犀山,中有石洞,深不可测。缘崖而上,洞有蛎壳,燐火夜光。
剑岩山 山势雄峻,上有石洞,相传仙人居之,丹灶存焉。峻岩 俗呼峻滩,二石大如屋,上下相叠,一人摇之亦动。傍有石笋,高十馀丈。
玉女洞 在案山上。
积善岩 在湖山绝顶,石洞幽险,上有米元章题名石刻。
西斜潭 在五、六都。
九里潭 在九都,其长九里至漆溪、梨溪,入杨家溪。
梨溪潭 在八都,中有伏龙,自旦至午,云雾恒凝。
北门方井 在北门城内之西。
阜崎双井 在四十都,海滨赖以汲爨。
石池 在八都,四时不涸。
仰天湖 去州城东七十里,在场里山顶。乌崎港 受杨溪之水入于海,潮水由此入。渡此为清湾司,为八都。
廉溪 在二十都,灵岩东北。
三涧 在龙首山,山稍东坳处,有石涧堂,堂东为东涧,流下北城外壕,分流东水关,入内壕堂。西为中涧。山之西有建福寺,寺右为西涧流下北城外壕,分流入西水关内壕,总之,俱达于东,并流入海,而今不然矣。
凤凰池 在金字山下,旧为龙首山下误池,制火星也。今湮塞水涸,而豪强者鞠为园圃矣。月池 在州南门外,知州欧阳嵩开浚,以制南方之火。地下犹存数百年松椿。初欲并南禅,穿大湖潴水。思坏民居,乃止。万历十九年,知州史起钦重修池,近民居易于湮塞。
石池 在八都,四时不竭。
马井 亦名龙井。元末,马生龙驹,在深澳岭下,今湮。
十八井 在二、三都赤岸。唐宋时,其地有十八境,每境一井,今存八井。
福安县
鹤山 邑东,与龟湖山对峙,原在城中。嘉靖,倭患后,地旷民稀,截出之。
仙岭山 邑西山巅上,有马仙遗迹,旱祷雨,以空瓶塞口,悬崖水,忽内溢,辄雨。巉石为火星,旧立日照庵。今废,宜植木蔽之。
筊山 在邑西北,以形名。
兴龙山 在县北,其地有金鸡吐水,旱岁不涸。詹洋山 去县东北三里,县龙过脉之地,势如蜂腰,今辟为田。形家以邑多水火,龙脉不宜伤,宜培树之。
虎口山
白公山 山下石室,俗呼灵泽夫人洞。
白云山 在上十都,最高为闽东第一山,上有庵,常积雪不散。登绝顶,俯瞰城邑川海,如在宇下。缪状元读书处。
流水坑山 在二十二都,高峦,有洞,人罕至,以云占雨。
罩篱山 常有白云佳气,在二十七都。
三台山 在儒学前。
岩湖山 上有巨石如掌,又有马蹄迹。
马顶山 山两端高起,中央平凹,顶朝邑中,状若奔马。
松源洞 在二十二都,有巨木及香炉,仙人所居。五代,盐铁副使姚建开基于此,因移炉而出,乡人神而祀之。
石人 在詹洋岩湖仙岭。
积善岩 在湖山绝顶,石洞幽险,上有米元章题名石刻。半石上有仙人掌迹,叩之有声。泉浦山 在二十一都,薛令之墓。
王母洞 在龙首峰,后相传有仙妪修炼于此,时闻鼓乐声。
洪山娘洞 在二十五都。
闽川岭 在二十八都,即闽坑。
金刚岩 在三十四都。
勒马山 在三十五都。
米岩 亦名谷岭,相传岩穴吐米,以供行客。客凿石多取,遂不米。
掘龙冈 分詹洋山右脉,颇夺县龙。邑人掘断山脊,其山后有尼姑庵坪。
觚岭 古有巡检司。
铁仙障 昔有仙舍其上。
紫藤峰 紫翠交加。
柳岩屯 有牛迹著石上。
苏江 在三十一都。
金溪 在四都,源出古田县,入油溪,过罗源溪,会百丈漈、竹林潭,至溪口村,同出三屿之左,汇于洋。
外渺溪 在十三都,源出政和界,经清岩甘露溪,至铜镜金垂汇于洋。
五丈溪 在十八都,俗呼梧桐溪。
穹窿溪 在二十三都,源出古田县,合周仙湖,东流至溪,又东为定尾,经赤鉴湖而下,汇于洋湖塘。
长仔潭 毒鱼处。
西涧 自交溪至此,皆西城之水,折而东南,环绕城郭,旧名环溪。
富春溪 自交溪至此,六七月雨暴屡坏邑城,由纸场入。
木龙井 在二十七都,碧溪相传仁皇寺铜龙所化。
长崎沙龙 在盐运分司前,江中忽聚沙,连亘两岸,潮落沙出。
宁德县
勒马山 在学宫前。
万石岩 石状观音。
真龟山
秦澳山 俱海中一名城,澳山中有南、北、中三澳,可容万人。
鞍峰山 在五都。
新兴山 在十一都,其坑产银铜铅。今绝,久废。按岭 其坑产铜,今以无矿废。
支提山 有化成林,有说法台。
高盖山 上有石和尚,有甘露池,水甘美,饮之延年。
紫云山
麻岭
高楼岭 俱在十七都,有宝丰银坑。宋元祐间废。
显圣岩 在十八都,石室可容数百人,其傍有虎溪桥、灵岩井、醉经堂、铁罗汉、虚凉阁、石炉峰、石塔、显然泉、天然池,合此岩为十景。有土屏风,形状奇绝。明陈宇有诗。
三丫岭 宋里人韩伯修有诗。
圭宿峰 在县西南,耸秀可玩。
风洞岩 在后溪山,吐雾则雨。
白鹤峰 在白鹤山之峰。
白鹤岩 悬岩空洞,可容数十人,众涧清冽,旧为龙湫。
南山漈 飞泉百丈,望若飘银,有石笋。
酒屿 与金瓯山相对。
黄湾峰 在三江口,县咽喉也。
五云岩 原有五色云浮其上,岩有神仙砚,有罗隐题诗名。
三江洋 在扈崎山,中段乃峬村港、黄崎港会流之地。风涛险恶,非大晴明,不敢渡。
塘腹湖 在霍童,相传有五色莲花。
甘露坑 在霍童山下,水绝甘美,饮之可以延年少疾。
海鳅井 在霍童广五六丈,深莫测。中海鳅甚巨,或时出井面弄水。久雨则晴,久晴则雨。柜州 在十四都,山水陡峭,险恶难渡,居人凭险,鲜畏官法。土田稀少,民居稠叠,以鬻盐为业。指挥谢福寓祖居。
黯井 在一都,白鹤岭之坪,味甚甘美,四时不竭。宋枢密曹辅为县尉创亭于此,念欲引泉以饮行人。忽泉脉涌出,遂甃为井。初名应泉,又名曹公泉。县令曹绩诗:度岭汗如濯,渴尘生客心。清泉随念应,乞与涤烦襟。
水利附本州
欧公河 在州治南,旧名长溪。西引玉岩溪水,东接赤岸海潮,迤逦二十里,溉田万馀顷,通海舶,为一州襟带。
斗门闸 在东门外开化桥下。宋元祐二年,知县马康侯修筑,溉田万顷。
东斗门
西斗门 俱在十一都。壅水灌田二百顷,水直至才潋。
罗杈山浿 在一都,州人训导王诏凿岩砌沟,凡里许,水南流,灌溉后墩半港田。
结渎浿 在一都,会三岛、梅余、瑞岩诸涧水,溉田数百顷。
官浿 在二十八都,居民姓官,以姓得名。
营田陂 在二都。
桐山陂 在十都。
龙湾陂 在四十五都。
福安县
简岐陂 在二十九都。
崇安陂 在四十五都。
洋塘    后崎塘 俱在二十九都。中塘    涂湾塘   洋尾塘 俱在三十一都。
岐前塘   国泽塘   刘前塘
圭屿塘   义墺塘   镜塘 俱在三十二都。
烧焙塘   鱼仓塘   屿塘丹岙塘 俱在三十三都。
小莱塘   门前洋塘  大莱塘 俱在三十四都。
东蜀塘   塘边塘   塘头塘 俱在三十五都。
下邳塘   小峬塘   临江塘
东塘    西塘    万安塘
破塘 俱在三十六都。
破塘圩   和尚洋圩 俱在上二十九都。官塘洋圩 在下二十九都。
上塘圩   胡英圩   洋塘圩 俱在三十都。
象崎洋圩 在三十一都。
英崎圩 在三十二都。
后峤圩 在三十三都。
镇后圩   大莱洋圩  吊崎圩
麂崎圩   镜塘圩 俱在三十四都。八卦塘圩  深湾圩   游湾圩
长崎圩   下纲塘圩  屿后塘圩上洋塘圩 俱在三十五都。
桥下堰 在上二十九都。
下塘堰 在三十一都。
下塘囝堰 在三十都。
官租堰   官前堰   赤石堰 俱在三十五都。
宁德县
东湖 在一都县城之东。
西湖 在西门外。
水南湖 在八都。
仙湖 在十一都。
赤鉴湖 在六都即西陂。
金钟湖 在二十二都。
塘腹湖 在十二都。
周仙湖 在二十都。
吕公湖 在十二都。

福宁州城池考

     州县《志》合载本州
福宁州城池 在龙首山下。晋置温麻县治于四十一都,温麻屯名也。唐改置长溪县,在今所。其溪源来自浙江庆元桃岭下,又来自寿宁县大蜀山,又来自政和西门岭,皆流下福安、宁德,入海。彼时,县治未置,溪流俱在封域中,山冈纡回,约五六日程,然后趋海溪,所以名长矣。古未城也。明洪武二年,海寇侵境。明年,山寇郑龙、姚子美为乱,镇守驸马都尉王恭,檄百户宁祥,先后讨平之。又明年,始筑城,周三里,高一丈九尺,厚一丈。二十年,复置卫,人众城小,江夏侯周德兴撤东城,拓广里许,增高三尺,女墙一千五十二垛,窝楼二十九座。永乐五年,海寇复炽,御史韩瑜、都指挥谷祥,复增筑四门月城,城复增高三尺。正德中,知州万庭彩、欧阳嵩先后浚壕加广。嘉靖三十四年,知州钟一元,以郭西民移在城外,数被寇,复拓城二里。三十七年,夏潦城崩,参议顾翀拆卸旧城,增高补厚。明年,倭逼城,又值淫潦,城工方新,崩塌无完堞。都司张汉令军兵取杂木环城立栅,结战棚为守具。倭遁去。分巡舒春芳复作城。其后,屡有修治,高二丈三尺,厚一丈三尺,周一千五十八丈,壕堑阔三丈,周一千八百丈。
福安县城池 在扆山下,旧未城,惟土墙,立四门,广袤各二里,周十馀里。明正德元年,分巡阮宾命累砖为之,周八百九十六丈五尺,高一丈,
厚一丈,女墙一千六百九十二丈,增立小西门。嘉靖三十七年,倭报急,令李尚德请撤而高厚之。工未毕,倭至。明年,陷。其冬,令卢仲佃力修之,增小北门。次年,工毕,倭大至,不得犯而去。万历九年七月,大水夜至,全城漂没,死者数千,城尽圮。当道议迁城,令汪美不可,乃修旧城之南,而展其东,计周共八百五十丈有奇,高一丈四尺。筑西门坝,高一丈八尺,以遏水。万历二十七年,令陆以载谓东城鹤山高逼,不利防守,改仍旧。
宁德县
宁德县城池 自伪闽升感德场,置县城于白鹤山之阳,筑土城,置四门:东曰崇仁,西曰和义,南曰德化,北曰朝天。久倾圮。宋时,环以木栅。明正德初,令高应累以砖,开五门:东曰跨鳌,西曰憩亭,南曰清晏,北曰朝天,增小东门曰登瀛。嘉靖四十年,倭攻燬城陷。四十二年,令林时芳一新之,为门四,东曰镇静,西曰崇顺,南曰永宁,北曰遵化。周围五百九十二丈,高二丈五尺,其广六尺。

福宁州关梁考

        《州志》本州
东关 在东门外建善寺前。
西关 在西门外教场左。
西城关隘 在涵口巷南。
金波桥 在州治西二百步。宋嘉定十六年,县令杨志建。
迎春桥 在东门外,每岁迎眷,由此即钓桥。彩虹桥 在东门外,久废。
欧公桥 在东门一里塔头。
吃紧桥 在城东南隅。明正德十年,知州欧阳嵩建。旁有石栏,下设闸以障河流,沿河四桥,惟此据龙首,尤为切要。久废。
驷马桥 在州治东三里,惟一梁,欧阳嵩建。下设板闸。
通济桥 在南门外。
附凤桥 在西门,久废。
通津桥 在西门外,俗名夫人桥。今在忠勇节孝祠之右。
阮当桥 在一都,州人阮当建。
金台桥 知州欧阳嵩引赤岸湖绕入城外,命耆民陈得贤建。高二丈,阔一丈八尺。下设闸板以时启闭。
朝天桥 在南门外,宋嘉熙间,进士许晟募建。今废。
杨家溪桥 在五六都,天顺四年,里人林建。蓝溪桥 在十一都,唐乾符三年建。
赤溪桥 在十都、八都,东西为界。
石湖桥 在十七都,三叉港水,自员觉寺流出桥下,到水头里多溪。有王氏号仙源者,造三十六桥,皆石。及没,里人有:三十六桥风雨夜,几多诗句在人间之句。今皆莫详所在,惟存此桥。成化十六年,里人高宏,重建瓦屋九间。
八斗丘桥 里人姚宏建。
乘驷桥 以居人及第名,原系西门城基旁。箭坑桥 万历三十七年,水崩。
罗湖桥 在二十二都。
太平桥 在二十七都,长五丈阔一丈。
楮溪桥 在石梁,长十丈阔一丈,有亭,郑宗远造。
楼坪桥 在三十都,木梁十三间。
载俶桥 在三十四都,岁久石址倾圮。乡人募缘重建,俗呼新桥,其下旧通潮。
黄冈桥 弘治四年,州人林文盛建,今换为石梁。
龙溪桥 在三十八九都,嘉靖九年,丘仲落等建。
安民桥 在四十都,宋政和元年,乡人杨师隆募缘建。
登仙桥 在四十八都,长三丈,阔一丈,以石为之,其水自蓝峰,旧名蓝溪桥。俗传陀罗仙飞升于此。
漈溪桥 在大金山两崖间,石激流迅。元至元五年,宝岩僧募建。
攀龙桥 元至正二年,里人县尉林拱倡众建,溪名龙溪,故桥名攀龙。
杨家溪渡 在五、六都。
水北渡 在十八都。
沙井渡 自柘洋山西流至沙井。
杯溪渡 在三十五、六都。
写崎渡 在三十八、九都。
福安县
万寿桥 在西门外。
三峡桥 陈学正建。
溪口桥 胡琏建。
甘棠桥   永寿石桥  永福桥
镇东桥   练坑桥   望京桥
留江桥   潭头桥   沙潭桥
登龙桥 在三都,宋乾道五年建。
南门津   洋尾渡   滩头渡
高家渡   白石渡   富津渡龙津渡   竹港渡   赛岐渡
隘日渡   廉溪渡   苏洋渡
青草渡   廉首渡   水北渡
大梅渡   白沙渡   黄崎镇渡苏江渡   麂湾渡
宁德县
登瀛桥   金鳌桥   朝天桥
三元桥   鹏程桥   蟾辉桥
风仙桥   罗汉桥   泽民桥
崇德桥   通仙桥   饭溪桥
泽水桥   飞鸾桥   珠溪桥
惠政桥   麒麟桥   赵公桥
北门津   溪头渡   赵公渡
峬村津   莒州渡   峬门渡
蓝田渡   金鳌渡   所前渡
西陂渡   漳湾津   铜镜渡
北溪渡   琼溪津   东墙渡
渡头渡   飞泉津   青岩渡
西溪渡   霍童津   飞鸾渡
溪尾渡

福宁州公署考

        《州志》本州
福宁州治 明嘉靖四十年十月,倭陷城,尽燬。四十二年,分守金浙檄知州林时芳,谓旧治方位不利,改东向,以官地易民地,而鼎建之。中正堂东幕厅,西库藏,翼以方房。前仪门,门之右为寅宾馆,为狱房。右为土地祠。万历七年,知州邝彭龄建谯楼。十二年,建申明、旌善二亭。三十一年,重建后堂,接以川堂。四十一年重修。
按察分司 在州东,明洪武九年建。
海道公署 在松山烽火寨左,弘治十六年建。嘉靖十四年修。万历二十二年重修。
海防馆 在州西,万历三十年建。
公馆 旧在州西资寿寺内,与南禅寺内公馆同。
青湾巡检司    大筼筜巡检司 俱洪武二十年建。
高罗巡检司    芦门巡检司 俱嘉靖八年建。
柘洋巡检司 正统六年建。
税课司 在县东。元至元二十四年立。洪武二年改为局。今废。
僧正司 在东门外建善寺,洪武十九年置。今废。
道正司 在北门外元妙观,洪武十五年置。今废。
阴阳学 在州治西,洪武十九年建。今废。医学 在察院前,旧在州西,洪武十九年建。嘉靖九年徙建。今废。
际留仓 在仪门内,旧在州治东。元至元中置。洪武中,徙今所。
预备仓 在州治内外,三所曰:井头仓,潋村仓,古县仓。永乐四年建,今俱废。
广宁仓 在州治西北隅,原属卫。明正统后,改属有司。
省仓 在州治东南。
大金仓 在大金城中,原属卫。正统中,改属有司。
惠民药局 旧医学。今废。
养济院 旧名贫子营,在西城六禅巷。元末废。明嘉靖间,重建。十五年,知州谢廷举增建。福安县治 宋淳祐五年,县令郑黼创于扆山凤顶之下,即今长溪西乡尉衙地。九年,县令林子勋踵成之。元至元十三年,燬。至大四年主簿胡琏、至正三年县令赵元善,俱重建。明洪武八年,知县崔孚新之。天顺六年,知县陈谟重修。久而复坏。弘治四年,知县王曥建正厅、燕堂、仪仗库、幕厅。先是,至正三年,赵元善允邑民连显卿请,建仪门三间,在正厅前。正德元年,显卿七世孙克勤、克颜重建。正德十三年,知县于震建典史厅及吏廨,移仪门进五丈许,以其地建谯楼。十五年,州判李长署邑立戒石亭于甬道中。嘉靖六年,知县韩洲建狱于仪门之右。十一年,知县唐仕建令丞簿尉宅。三十八年四月,倭陷县,公署俱火,仅存簿、典二宅,亦旋坏。三十九年,知县卢仲佃建正堂,扁其上曰恺悌,扁燕堂曰临汝,曰礼宾。左为帑藏,为火药库。堂右南面为仪仗库,幕厅在厅事之东,扁曰省思,曰赞政。知县宅旧在正堂西,乃移而中。县丞厅在东偏,旧与幕厅平列,移正北三丈,与主簿西偏之厅相对。二宅各在本厅之后。万历九年,簿员裁减,厅废。典史厅在丞厅之南三十步,典史宅亦在厅后。诸吏廨在戒石亭左右。万历九年,水坏尉厅,馀公署以址高不坏。二十三年,知县陆以戴为积谷日多,旧时于仪门空房,权宜收贮,今损坏,乃以原裁簿厅旧址,建仓六间。又修理旧廒六间,又于仓后空地,增建十间。复以监房坏于九年之水,向将谯楼及仓所羁候,遇有重囚,寄禁州狱。因仍日久,虑有疏虞,乃建狱于仪门西之旧地。瓦屋棘垣,规制严密。既而建旌善、申明亭、延宾馆、诸吏廨。三十七年,署县衷时敕建川堂厅事后。
宁德县 治闽龙启元年,置初议设于四都陈塘洋。后以土疏水轻,乃建于白鹤洋,即感德场之故地也。岁久倾圯。宋建炎四年,县令赵诜之建。元至元二十一年,燬。明年,县尹徐卯孙建。明洪武十年,知县朱政以其规制简陋,乃重建。弘治四年,知县徐黼乃建谯楼于仪门之前,环砌石墙护之。弘治十五年,主簿江镕建后堂于正堂之北,扁曰忠爱堂,左右翼以库房。正德三年戊辰,火灾大作,官舍民庐悉为煨烬,仅存谯楼一座,以护之石墙也。正德七年,知县熊翀重建正堂、后堂、官衙吏舍,诸缮悉备。其规制宏丽,夐出异常。嘉靖四十年,倭夷破城,县治丘墟。四十三年,知县林时芳从新肇造旧址,南向分守金公浙、都督戚继光,病其虎山高迫,龙首低垂,朱雀斜飞,风气不聚。乃定命而东向焉。开拓基址。有碍民居者,以官地易之。中建正堂三间,扁曰若保。幕厅一间,在堂东。藏库一间,在堂西。吏曹卷房一十四间,分列于堂下。左右中为墀道,前立戒石亭,又前建仪门五间。知县宅二座,在正堂之北。东为县丞宅,西为主簿宅,各二座。典史宅亦二座,在丞宅之南。吏舍二十馀间,在簿宅之南。狱房在仪门之西,土地祠在仪门之左,寅宾馆在仪门右。万历七年,知县邝彭龄,建谯楼三间于仪门之南。十二年,知县高愈谦建申明、旌善、总铺、惠民药局各三间,对峙于谯楼之前。万历十七年,知县舒应元莅任,一扫故陋,凡创造之未备者,增之。未善者,易之。逼窄者,恢拓而张大之。

福宁州学校考

     州县《志》合载本州
福宁州儒学 旧在州治东,初宋长溪县学在州治东、保明寺左。庆历三年,县令杜枢徙城东南菱湖地。元祐二年,县令马康侯又徙东郊。五年,复建于菱湖。泰定三年,县令姚迥重修明伦堂。九年县令江润祖、淳熙七年县令许铸、咸淳五年县令赵时灌、七年县令李季可,并修葺。元至元十五年,燬,惟存礼殿。知州樊忠构明伦堂。
元贞元年,知州陈翼、同知孙璧,共新庙学,有记。大德十一年,造祭器,置书籍,建稽古阁。延祐四年,建学门两廊及教授厅。至治二年,稽古阁坏。三年,知州潘瑞即其址,建会文堂、明伦堂,并两斋,焕然一新。学旧有田,久废。泰定四年,知州张伯颜仍置。至顺元年,达鲁花赤宣武那怀增置田,俱有记。至正二年,大成殿会讲堂庑祠俱圮。九年冬十月,州尹王伯颜造大成殿,易以石柱,殿后立明伦堂,门庑两斋学舍,次第营之。明年落成。明洪武二年,改为县学。九年,知县赵仲明修。二十七年,典史程鉴重建两斋,俱用石柱。正统五年,瑞莲生泮池。六年,堂斋坏,知县项智重修明伦堂、两斋,俱用石柱。成化七年,按察副使潘祯、知府周纯复修。十四年,知州刘象伐石修砌四围垣墉。弘治初,副使杨泽修葺。正统十一年,巡按御史李如圭,准通学具呈,以御史台为儒学,檄知州万廷彩对徙今所。
东塾书院 姚国秀建。
东山书院 在双剑峰。
正学书院 在州治东南隅,内祀朱夫子。学田 万历三十七年,县令洪捐俸银三十两,买在坊民赵世及田三亩七分五釐,在二十五、六都,土名后乾。受种五斗,计二十四丘。一、土名蛇口,受种三斗,计三十七丘。一、土名陈潭,受种一斗,计三丘。
福安县儒学 在县南金山下,布政分司地也。初在县西龟湖山上。宋元祐五年,县令郑黼创讲堂。八年,县令林子勋成之。元皇庆元年,邑簿胡琏建龟湖寺,移学于县中。明洪武二十八年,知县叶礼重修。永乐初,知县李思明建会馔堂、厨房、学仓。正统六年,知县沈铸建御书阁,后圮。天顺八年,提学佥事游明,命署县候官丞周琬新之。正统二年,提学副使杭济檄县重修。十三年,水。十五年,知县于震复徙于龟湖山。嘉靖十二年,飓风毁。巡按御史白贲、分巡佥事王廷议徙今所,益以民地。本州判官朱楷、知县李模建。中为明伦堂,前左右为居仁、由义斋,学门在堂前,祭器库在堂后,教谕宅在堂东,训导宅二,一堂东,一庙西。嘉靖三十八年,燬于倭。三十九年,知县卢仲佃重建,辟民地益之。嘉靖四十三年,知州夏汝砺复拓学前地,凿泮池。四十四年,知县李有朋,缭垣砌阶。
斗南书院 在县治南。
景台书院 在扆峰面三台。
苏江书院 主簿刘信之建。
北山书院 宋县令为郑寀建,在南峰。
社学 有二,一在谯楼西,一在城南境三会堂。宁德县儒学 学背有山,来自白鹤峰,平地突起,灵秀钟焉。自宋嘉祐三年,始建讲堂。历崇宁、乾道、嘉泰、嘉定、绍定,及元至元各年间,俱有修之建之者。明洪武五年,知县王溥修。三十三年,火,知县关可成重建。永乐三年,知县贾得善拓之。宣德四年,御史张铎、知县张初,重建明伦堂。正统十四年佥事陈烈、景泰四年副使顾雎、天顺四年御史顾俨、同知古永昌、弘治三年知县俞黼、正德元年提学杭济、主簿江瑢,俱重修建。正德三年,火。六年,知县熊翀重建明伦堂,及居仁、由义二斋。十一年,知县龚颖建教谕宅楼。嘉靖四年,县丞李诏徙建尊经阁于养贤堂后。六年,知县周诜重建学门。十一年,巡按御史苏信稍复东北失地。十六年,邑人御史陈褒、教谕蒋濂、训导闵文振、潘鹑,改学门于泮池外。四十年,倭燬。四十五年,知县林时芳重建明伦堂,即今所也。堂下分两斋,南为仪门,前为泮池,外为学门。教谕、训导宅俱在庙右。万历七年,教谕黄约塞门内泮池,改凿大池于学路南。十七年,知县舒应元重修。
广福书院 在四都。
灵溪书院 旧为寺,大观二年建。
晦庵书院 在察院西。
射圃 原在今分司之地,成化十年,知县江伟徙分司于城内之射圃。嘉靖四十年,倭燬。今址在城壕外山川坛后。
社学 原二所,倭燬。万历庚寅年,舒应元建公馆故地。
学田 万历十九年,知县舒应元,置田四十亩。

福宁州户口考

        《通志》州总
实在人户一万六千九百三十七户,
原额男子成丁一万三千六百八十丁,食盐课并不成丁一万五千三百六十五丁口。
新收男子成丁三千一百五丁,食盐课并不成丁二千七百六十三丁口。
开除男子成丁三千一百五丁,食盐课并不成丁二千七百六十三丁口。
实在男子成丁一万三千六百八十丁,每丁徵银不等,共徵银三千五百二十一两六钱四釐九毫三丝二忽一微八纤四沙六尘七埃四秒。食盐课并不成丁一万五千三百六十五丁口,每丁口徵银不等,共徵银三百七十二两二钱二分三釐四毫八丝五忽九微六纤。
以上丁口,共徵银三千八百九十三两八钱二分八釐四毫一丝八忽一微四纤四沙六尘七埃四秒。
原额屯丁二千一百九户,内
除故绝屯丁一千八百六十一户,
实在人丁二百四十八丁。共徵银七十一两一钱二毫七忽三微一纤。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千一百八卷目录

 福宁州部汇考二
  福宁州田赋考
  福宁州风俗考
  福宁州祠庙考〈寺观附〉
  福宁州驿递考
  福宁州兵制考
  福宁州物产考
  福宁州古迹考〈陵墓附〉
 福宁州部艺文一
  太姥山记         宋林嵩
  宁德县重修城隍庙记     陆游
  长溪修学记         叶适
  福宁州儒学记      元程钜夫
  欧阳公河记        明林瀚
  赤岸堡记         林爱民
 福宁州部艺文二〈诗〉
  太姥山         唐薛令之
  梅花陂         宋韩伯修
  赤鉴湖          韩世忠
  宿饭溪驿         王十朋
  栖林寺           前人
  虎溪〈二首〉        前人
  蒙井            郑樵
  霍林与僧夜谈        陆游
  长溪道中和张自山韵    文天祥
  净圣庵           王滨
  支提寺          王平国
  金台寺           林仰
  南禅寺         元陈阳至
  南屏寺          陈阳极
  灵泉寺          陈阳复
  芝田           明罗伦
  宁德邸中画菊        唐寅
  石涧龙首庵        郑宗学
  前溪            游德
 福宁州部纪事
 福宁州部杂录
 福宁州部外编

职方典第一千一百八卷

福宁州部汇考二

福宁州田赋考

        《通志》州总
原额官民,学寺、田园、池地、塘湖、洲山、溪港、潭荡、河碓、坡圳、渡江、坂涣、埕树林,五千一百九十一顷九十一亩五毫七丝七忽。粮饷银四万一千二百三十八两六分一釐八毫八丝六忽五纤。八沙本色米七千八百五十七石四斗九升七合一勺二抄。内迁荒田三千四百四十九顷四十亩二分一釐八毫九忽九微。豁免银二万九千二百四十一两五钱一分八釐四毫四忽八微三纤一沙五尘九埃六秒。豁免米五千四百二十八石九斗二升六勺二抄一撮二圭五粟四黍。
垦复田七百九十六顷八十四亩六分二釐九毫四丝七忽七微五纤。粮饷银五千二百九十七两五钱八分九釐七毫六丝八纤五沙七尘六埃九秒五漠。本色米一千四百石一升二合六勺六抄八撮九圭三粟。
实在官民,学寺、田园、池地、塘湖、山溪港等二千五百三十九顷三十五亩四分一釐七毫一丝四忽八微五纤。粮饷银一万七千二百九十四两一钱三分三釐二毫四丝一忽三微一纤二沙一尘七埃三秒五漠。本色米三千八百二十八石五斗九升一勺六抄七撮六圭七粟九粒六黍。
学租银二十九两九钱三分六釐二毫五丝。寺租银一千一百二十三两二钱九分四釐九毫九丝六忽。
外附徵渔税、本州原额银一百一十七两八钱七分九釐五毫六丝四忽。新增银六百三十二两一钱一釐。福安县原额银三十三两五釐七毫八丝。新增银一百六十七两宁。德县原额银一百二十八两六钱四分五釐三毫五忽。新增银二百二十一两三钱六分。
应徵各属县牙杂等税银四百三两五钱外沙埕关。隔海无徵银一千八百两。
原额屯田地五百七十九顷五十三亩二分八毫九忽。粮饷银三千七十一两四钱六分二釐八毫八忽一微八纤。五沙本色米四千四百九石二斗五升。内迁荒田四百九十八顷四十六亩一分九釐六毫三丝八忽。豁免银二千五百七十三两四钱七分九釐三毫七忽九微六纤七沙四尘四埃九秒。豁免米三千五百七十九石六斗三升五合。
垦复田二十五顷三亩七分五釐六毫二丝一忽。粮饷银一百二十三两四钱八分七釐五毫三丝八忽七微五纤六沙二尘五埃六秒。本色米二百三十二石二斗五升三勺。
实在田八十一顷七亩一釐一毫七丝一忽。粮饷银四百九十七两九钱八分三釐五毫二微一纤七沙五尘五埃一秒。本色米八百二十九石六斗一升五合。

福宁州风俗考

        《州志》州属总
元旦 放炮迎年。陈设香烛、果食以祀。其先拜天地、祠堂,毕合家尊长卑幼以次拜,庆出拜宗族亲邻谓之贺岁。凡贺本年之登寿者,与门婿之初行者,皆五日内行礼。有新丧之家,五更设奠,举哀。族里亲知前此已行吊者,今复拜新灵,近多闭门不纳。
上元 自十三日起至十八日止,各境醵银设醮,曰:上元祈福,聚会欢饮。颇有乡社古风,但砍伐松竹为灯棚不免盗斫他山材木,且伤当春方长之生意。上元后,童蒙皆从师入学或延师于家塾以教之。
清明 家家插柳于门履。先茔、扫松、楸具、牲醴、羹饭祭墓。会族享馂馀,有新入葬者则曰:祭新墓、祭礼倍厚大会亲族于茔次。
端午 相传闽王以五日薨,凡闽产者怀王之德不忍,是日饮酒为乐。移于四日自浙至卫者仍以五日,皆各取蒲艾悬门裹角黍,祀先遗所亲,用五色线系童臂,以续寿命,近海则为龙舟竞渡。
七夕 家市淘井,以桃仁、合炒豆啜茶。夜则儿女罗瓜果于庭,以祀织女星穿针乞巧。
中元 设酒殽、羹饭祀先,或有醵设斋供于空门以度亡日。
中秋 燕饮赏月,逐队出游,鬻啖月饼。
重阳 登高采菊饮茱萸酒。
冬至 粉秫米为丸、为馄饨而荐之。祖先互相馈遗。
腊月 望后各以品物相馈。曰送年贺寿者婿初行者,皆有盘礼。送新丧家者,有纸烛礼。二十五日 各家扫除室宇,谓之扫尘。是夜祀灶。除夜 祀先。沿街,各烧柴竹之属。名曰:烧角富。放炮作乐,家家聚饮欢笑达旦,谓之守岁。换桃符春帖。

福宁州祠庙考

     州县《志》合载本州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东门外建善寺龙山下,旧在北门外。
社稷坛 在北门外。
州厉坛 在北门外,洪武七年置。
城隍庙 在城东,宋元祐二年建。
节孝忠勇祠 在西门外,夫人桥罗公祠左。节孝祠祀元州尹王伯。颜忠勇祠祀宋令潘中。西道堂感应侯祠 即真庆宫旧,祀老子里人。因祀神于宫之东神姓詹西乡,人俗呼詹公侯王。
关王庙 在西门内街北,乘驷西境一所在西门外,演武场右。
五显庙 在南街钱塘境,神名五圣,亦曰:华光江。以南无不奉祀,每年四月初八日诞里人自为祭。
祠山宫 神姓张讳渤。在州治西,金波桥北。顺济宫 神姓陈江。南下渡陈昌女也,在西门外,迎恩亭右,旧在夫人桥旁,成化十六年徙建,今所州判刘志选重修。
马郎庙 在东门外祀晋司马孚也。
松山天妃宫 在南石崖上。《福州志》神姓林莆田,湄洲都巡检李女,少而灵异室处三十年著灵于海上。
海神庙 在北山第一峰,明万历十一年佥事徐金星建。
宁远侯庙 在一都松山。神姓张失,其名翌卫海道尝著灵异,唐光启元年封宁远侯,亦名相公祠,主曰宣赞二位侯王。
英惠侯庙 在四都。神姓虞元,人仁慈尚义,以农为业。旱时祷雨不应,夜梦仙翁教以祷雨之术,依梦试之,果雷雨大作。后卒,葬斤山乡人立庙祷雨辄应,封英惠侯。
白马三郎庙 在四十都祠,闽越王郢之第三子也。
许大夫庙 在四十九都砚村,神名光大五代。周时为沿海都巡,检遇江寇至奋不顾身持短兵接战。谓乡人曰:胜则江水清,不胜则江水赤。既而殁于阵,江水如血者三日,尸随潮以归乡,人即其地立庙祀之,祈福禳灾其应如响。怀德祠 原在东门外,建善寺左。明正德十一年欧阳嵩浚河有功,民为立生祠,后燬于倭移,主石涧堂右,万历间改刱元妙观前。
福安县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南门外。
社稷坛 在富春溪旁。邑厉坛 在县治西北。
城隍庙 在锦屏境。
朱韦斋祠 在九都龟龄寺以韦,斋尝携文公寓此。
三贤祠 在龟湖山下。
太子侍讲薛补阙祠 祀薛令之。一在金山,一在城南,一在富溪祠旁为清风亭。赵文昌祠 祀尚书赵必愿,于城中四隅等处。
宁德县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南门外。
社稷坛 在北门外。
邑厉坛 在北门朝天桥。
里社坛 在一都北。
城隍庙 在北门内。
东平王庙 在儒学东南新塘头,祀唐张巡。古遗先生祠 在五都南山,祀元逸儒韩信同。阮先生祠 在五都漳湾。宋绍兴六年建祀,上舍阮大成。
光禄祠 在二十二都蓝桥。
寺观附本州
资寿禅寺 初在州治东三十步。周显德二年建名保明,宋大中祥符六年敕改今名,明洪武二十年以其地置福宁卫徙寺于北山尼寺,正德十年自北山徙建于接待庵。
大圆庵 《正统志》在县东北隅,旧名柏岩。唐武德元年建,今废。
善化庵 在州东北隅,明成化间建,今废。西禅寺 在城西隅,乾德四年僧善照建,久废。西山尼寺 在城西北隅。
明宗寺 在城北隅,宋开宝元年建。
观音堂 在城西。
龙首庵 即东庵。一曰石涧堂,在北门外,明正德十六年建。有溪山一览轩,有迎薰亭。庵东有东涧,西有中涧涧,上有芙蓉台。
圣水庵 在龙首山之西巅。庵前有井广丈许,水清泚,俗传愈疾,故名明万历五年重建。元妙观 在北门外。元至元初年,建扁曰古松福地。
小建福寺 即西庵。在北门外迤西,莲花峰下。两山夹门乱石攒簇,一水盘曲穿流石林中,与东庵相应,锁镇两涧之水。
莲花堂 在西庵之西莲峰之下。
建善寺 在东门外华峰之下。
龙泉庵 在一都龙泉山下。
瑞岩寺 在一都。五代唐清泰元年建。
瀑泉寺 在瑞岩之北。
金台寺 在二三都,即宋林榕台先生迎师议礼讲学之地,天圣十一年建久废。
大报恩寺 在瓜岭东,寺居报恩岭,上有龙井,咸通二年建。
昭圣寺 在四都宋乾德元年建。
广济寺 在五六都宋乾德五年建。
报德寺 在五六都宋绍兴六年建。
瑞云寺 在七都宋元丰三年建。
玉湖庵 在太姥山之麓,庵前有湖涧,水倾泻为珍珠帘。
岩洞庵 在太姥山之中,一名半云洞。
天源庵 在岩洞庵之下,左有清泉竹木。清溪寺 在十一都唐咸通五年建。
山门寺 在十二都宋景祐二年建。
天竺寺 在二十都僧璧岩建。
广化寺 在二十一都隋开皇二年建。
上地藏寺 在三十四五都冈溪岭北。
旃檀寺 后唐咸通二年建。
宣圣寺 后唐乾化二年建。
保安寺 后唐清泰元年建,今废。
彼岸阁 在南门外,跨河两岸。
报福寺 又名宝福,宋天圣三年建。
白莲寺 杯溪屿后宋乾德四年僧无关建。龙居寺 唐咸通十年建。
中成寺 唐咸通十三年建。
目莲寺 后周显德元年僧雅公建。
凤翔寺 至元二十三年建。
隆寿寺 后唐长兴五年建,今废。
大建福寺 后梁贞明二年建。
五台寺 后周显德三年建。
松峤寺 宋太平兴国元年建。
清潭寺 隋开皇二年建。
宝镜寺 后汉天福二年建。
应庆寺 在四十六七都宋开宝二年建。法华寺 宋乾德二年建。
弥陀寺 元至正二十年建。
留云庵 元至正五年建。
白云庵 明万历九年建。
涌泉寺 后汉天福元年建。
宝轮寺 乾兴元年建。
兴福庵 在五十都唐天祐二年建。
福安县
龟湖寺 在城西山上。
石门寺 在关山,唐咸通间建。
龟龄寺 在九都唐咸通间建。
黛凝寺 在二十六都唐咸通间建。
罗汉寺 在十七都宋天圣间建。
锁泉寺 在晓阳宋元符间建。
际山寺 在六屿山后。
双岩寺 在黄崎镇后,唐咸通间建。
曹山寺 在三十一都宋祥符间建。
仙圣寺 在县南,归化宋元符刱。
仁皇寺 在二十四都宋乾德年间建。
真庆观 宋淳祐间县令林子勋建。
宁德县
瑞迹寺 在四都梁乾化间建。
广教寺 在十一都唐大中元年建。
太平尼寺 在十二都宋开宝五年建。
永宁寺 在二都唐乾符元年建。
大印寺 在二十都五代周广顺元年建。甘露寺 在十二都霍童乡,唐咸通四年建。布泉寺 在三十都唐乾符六年建。
仁丰寺 在二十都唐天复二年建。
陀罗延窟寺 在二十四都宋开宝六年建。鞠多寺 在二十五都宋淳化元年建。
樟静庵 在九都闽坑底。
三元道院 在县北门外。
福林宫 在十三都唐咸通三年建。

福宁州驿递考

     州县《志》合载州属总
本州驿传岁编银三千九百五十三两四钱四分九釐五毫一丝。
解福州府给驿银二千三百三十三两七钱六分七釐七毫七丝。
存州支应银六百一十九两六钱八分七毫八丝。
福安县岁编银一千一百八十五两六钱七分一釐九毫。
解福州府给驿银一千八两三钱九分二釐八毫零馀存留支应。
宁德县岁编银一千二百六十七两一钱一分二釐七毫八丝。
解福州府给驿银一千八十八两六钱一分二釐零馀存留支应。

福宁州兵制考

     州县《志》合载州属总
按福宁州,在宋为县,其军事属于福州府之兵马。钤辖元升为州,仍隶福州府。轮委万户一员巡防明置福宁卫,指挥使司于福宁州。有指挥使一员,指挥同知二员,指挥佥事四员,经历知事各一员,镇抚二员,左右中前后大金定七所所各正千户一员,副千户二员,镇抚一员,百户十员,此旧制也其后。指挥千百户升降增损不
一永乐,间设烽火寨于三沙海面。把总一员由帅府考选,福建十六卫中。指挥千百户中有才堪备倭者为之每岁抚按,察其贤否五年一废,置名曰考选军政。选一人统卫事曰军政掌印。一人训练,一人督屯,一人巡捕曰军政佥书,皆谓见任管事。非此者,编诸行伍,谓之带俸差。操千百户亦然不能皆贤,常以一人摄数印镇抚掌卫之狱幕职。经历司一员,则以文法吏事。纲纪卫政卫有愆违得。纠正之知事一员隆庆二年奉例裁革。
嘉靖四十二年,设北路守备一员,中军游把总一员,烽火寨把总由抚按两院保荐,兵部选差奉钦,依以都指挥体统行事。隆庆初设左营把总一员,寻增右营把总一员,万历十九年增福宁营把总一员,二十年改北路守备,为北路参将,改中军游为嵛山游,把总如故增台山游把总先是嘉靖,间设分守福兴福宁参将一员,故
《旧志》有嘉靖参将然非专驻福宁不得列于福宁秩官。

福宁州物产考

        《州志》州属总
谷类
稻 名品甚多,志其大者大都有早稻、晚稻、秫稻。又有分迟,早一年两穫。宋州人谢邦彦诗嘉谷传来喜两穫薄田不负四时耕。
麦 有大麦、小麦、荞麦。
粟 有牛尾粟、鹅掌粟、狗尾粟。
芝麻 有黑白二种。
豆 有青豆、赤豆、黄豆、白豆、乌豆、绿豆、虎爪豆、罗汉豆、蚕豆、羊须豆、虎斑豆、米豆、白扁豆、黑扁豆、刀豆、江豆、沿篱豆,一种至十月熟名曰寒江豆。
蔬类
芥菜 一种味甘脆,一种叶紫味辛辣。
莙荙 俗呼甜菜。
薤 叶似蒜而长厚。
薯 有红白二种,又有山薯即山药也。
菰 即菌也。有荇菰、荪菰、红菰、岩菰、木耳、鼠耳、鸡肉松菰、瓢菰即香蕈,又有雷菰以雷鸣出。石菜 生海滩石上。
笋 种类甚多,四时不乏。
苔 海产,乾作脯,可疗痢,又有苔鬃。
果类
荔枝 去城数十里惟南路滨海处有之。龙眼 又名圆眼,南路海滨有之,肉薄味不甚甘。
桃 有矮桃、苦桃、扁桃、梅桃、合桃、七月桃。李 有黄蜡鹅黄胭脂。
金弹 有二种圆呼金弹,长者金枣。
密桐 大于香橼味甘。
柑 有薄皮狮头柑、苏柑、仙柑、抛柑。
木类

金荆 产于深山,坚直,可作轿扛。频年征取砍伐将尽,乡民苦于此木之累,尽自戕之。
相思木 有纹理最细。
竹类
猫竹 有三月、六月二种。
箬竹 叶可为篷茎如箭。
罗汉竹 人面竹 二竹俱出宁德。
绵竹 剖成篾丝可作器物。
药类
蓼 俗名辣蓼,亦以和曲酿酒。
铜筊杯 又名一直箭。白花结实,两叶相对,如筊杯小儿科用。
金沸草 治嗽。
 俗呼山猪囝。花类
茉莉 有单瓣、重瓣,二种夏开极盛。东坡云香麝逼人是也。
佛桑 开花有单瓣、重瓣,红白粉团各色。阇提 俗名斜蹄花,白而香。
兰 名品极多,实则蕙也。兰一茎一花俗曰山
兰者是。
鹤兰 太姥山产。
草类
风藤草 一名山膏药,治疯大金疮。
拦路虎 一名山角箭,治瘠。
金刚藤 根名老佛头,治头风。
蛇莆藤 茎细叶,如猴耳,治齿喉。
李郎藤 可止呕血,久腐可代香。
蒉 有三棱生海壖边,可织席,可为履。
断肠草 俗名徂葛,南路尤多,食之能断人肠而死。
羽类
山燕 似燕而騺悍,能逐鹰鸦。
翡翠 雄曰翡,雌曰翠,善攫鱼。
鹞 似鹰而小,白色击攫,尤悍于鹰。
信鸟 似鹊而小,飞鸣,必有佳信。
鳞类
鱆鱼 大者名石巨。
锁管 似柔鱼而小。
寸金鱼 出宁德。
马鲛鱼 青皮无鳞,尾似马交箭,故名。
跳鱼 俗名弹涂,有大而颊白者,有小而身白点者。
黄梅鱼 状似石首而小,俗名大头鱼。
水母 俗名鮀又名海蜇,以虾为目。
鹤鱼 嘴似鹤故名。
铜盆鱼 形扁色红,鳞大骨硬。
鱼 俗呼烂。无种浪花自结首似龙而身白如银鱼。无皮,鳞骨软弱,故名。霜降以后渐脆而甘烘,乾名为龙头。介类
土匙 有叶、有柄,如茶匙。
蚶 即瓦楞子,有丝蚶、布蚶二种,可种而生。蛎房 以竹插海而生者,肥又有岩蛎黄蛎。蛤 有花蛤、油蛤、白蛤、横蛤等种。
螺 有黄螺、丝螺、香螺、辣螺、花螺、尖尾螺、珠螺又池螺,田螺。
 形似蛤,壳薄肉白。蛏 土蛏种而生者,又有剑蛏、竹蛏、指甲蛏、马蹄蛏。
淡菜 俗呼乌,投生于海泥中。
角螺 螺之大者,土人以壳为吹角,又大者可栽花。
货类
茶 山园俱有,惟白琳多。
矾 十五都黄桐溪产。
谷纸 出州三十三都杯洋。
盐 福清兴化之盐俱日晒成,独福宁、福德用。火熬汁,卤水十锅,煎一锅且海滨无薪。水爇,茅以煎,妇人食,息不离。灶下最为劳苦,贫民肩挑贸易,民甚便之,自引盐行而以私盐捕害,故至今民思欈李陆公云。

福宁州古迹考

        《州志》本州
温麻废县 在四十一都,今称古县,有鼓楼连山,今其山名鼓楼山。
北城门 门上有唵嘛呢叭吽,六字元时建。菱湖 即今南察院地旧为洿湖生菱,宋县令杜枢筑其地,建学故傍为儒林境。
西尉 宋为原明王祠,即今七圣宫址也。后埔街 故址在今北门城壕。
市桥 在赤岸,前代人物最盛,有十八境于此为互市故名。
船坞 山腰尽南坳处。
四牌楼 在州城东境。
明新堂 在长溪县正厅后。
朱子流寓武曲朱氏宅 漆书文章华国诗礼传家八大字。
镇守军福兴亳州营 至元丁亥改县为州,置此于西道堂废址西关之内,疑今教场地。留耕堂 在东门外宋忠文王伯大号留耕。瑞泉堂 旧在登龙坊上今真庆宫左。
桂枝亭 在赤岸,乾符二年林嵩登第归里,东西二门各建华表搆亭立碑,幕僚、前进士纬为文。
罡溪 今东西隅皆其地。
茶亭 在祠山宫前。
王右军祠堂 在赤岸东。
虎池 在报亲村中,谢义韶出入乘虎,语具寺
观志。
风伯坛 在州西明宗山下。
雷雨师坛 在龙泉山下。
四牌楼 在州城东境,嘉靖十三年知州周珙毁旧城基,为之今毁。
节妇亭 在州治北街口,旧国储坊地,嘉靖十六年周珙为顾氏建。
明新堂 在长溪县正厅后,元祐六年建温州路,总管汴人赵凤仪记。
东道堂 在东门外。
营田洋 唐末赤岸居民垦斥得地千馀亩,时闽王据八,闽与吴越兵争取其地为赡军之需,曰:营田洋。
唐金州刺史林嵩宅 在赤岸。
宋提刑杨楫宅 在潋村。
宋直龙图阁林湜宅 在赤岸。
参知政事王忠文伯大宅 在赤岸东岩。严州教授黄楫宅 在翁潭。
太师孙翼凤宅 在孙家巷今射圃地。
元知州陈天锡宅 在西巷。
明刑部司务林海宅 在面石灞墩迁后所八间巷。
福安县
县尉司 按《县志》:在谯楼,右元时建。
白石巡检司 按《县志》:在七都今徙黄崎。辜岭巡检司 按《县志》《旧志》:宋置觚岭巡检司在邑南飞鸾渡口,飞鸾在宁德二都而辜岭在福安九都岂觚辜同音耶抑,初创于九都而遥制三江口耶传疑存之于此。
渔阳巡检司 去县北九十里,洪武三年设。景泰六年废。按《三山志》《续志》:元有渔溪巡检司在咸村即此。
黄崎驿 宋置。
下邳驿 按《县志》:宋置以上二驿久废,而本县迎候甚艰,宜议兴之。
白沙务 按《县志》:在二十五都,绍兴二年置。税课务 按《县志》:在西南一里,洪武二年置宣德间重建。
广惠仓 按《县志》:在谯楼外迎祐坊,宋县令林子勋建,减俸及民食盐积千缗充局,命僧掌之备赈贷收息二分,贫不能葬者举息以助,又局本一百贯,足则收息修理道路。
安惠仓 按《县志》:在县西,宋县令郑黼建谷贱籴之,贵则出之斗粟,收息钱二文,其息入惠民局,买药馀复增籴存留。
际留仓 在仪门右。
白石仓 在七都。
常平义仓 在龟湖山下,元尹赵元喜建。义仓 凡九所宋延祐建,今废。
税粮场 唐榷务黄崎。
锦屏堂 在县西有海棠五千枝。
依山亭 黄崎。
扆峰亭 在县后林子,勋建登眺其上以望云物。
平远亭 在县城南,县令林子勋建。
大观楼 龟颈敌台,万历辛巳水废。
御书阁 在县东南。
钓鳌亭 黄崎。
飞凫阁 金山学。
棠茇亭 知县杨维诚捐俸建,在十八都。放生亭 在龟湖山。
廉村廉溪 唐肃宗嘉薛令之清节敕名。甘棠港 黄崎镇有巨石立,波间多覆舟,王审知祷海神雷轰石去,唐昭宗赐号甘棠港。玉春堂 在扆山东,淳祐八年县令林子勋建,堂左右环植梅花。
文殊院 在秦溪西,里人得土中石刻三字,今呼文殊岭有神钟。
宋儒信斋杨复故居 在二十八都倪峤遗裔,守田庐世久或分居岭外塘及宁德七都。会稽尉郑虎臣故居 在柏柱,今呼白鹭遗族在焉。
晞发处士谢翱故居 在穆洋樟檀坂。御史陈锜凤山别墅 在县北郊,读书庐墓处。
宁德县
感德盐场 唐开成中置场督盐建,前厂即今县治,后厂在龙首境。
鹤岭寨 在白鹤岭,建炎二年长溪,令潘中拒建寇于此。
花桥石堂 淳熙间朱文公过此,语人曰后数十年此中出儒者读天下书十八九,淳熙甲辰
陈普生有鹧鸪绕屋之祥。
三县寨 在三都宋初置于三屿,元丰初徙蛇崎山其水界福宁、福安地故名。
宁川驿 在县簿厅,宋绍兴二十八年设后废。飞泉驿 在二都宋绍兴七年设,元祐八年徙焦门颊。绍兴三十年,以风涛险恶罢废。
诚斋 在五都漳湾鞍峰山右,宋阮大成建有敷教分十斋。
东青书院 在二十五都宋姚周二姓建,有六斋初名学古斋,绍定元年易扁。
海山奇观楼 在一都西山。
养贤堂 按《县志》:在明伦堂后,为师生会膳之所。洪武五年知县王溥建,三十三年燬。知县关可诚重建,天顺四年御史顾怀同古永昌重建,正德三年戊辰燬,六年知县熊翀鼎建,嘉靖四十年倭燬。
尊经阁 按《县志》:宋时有御书阁,绍定五年县丞周顾行建,后废。宣德四年,御史张铎,知县张初重建,于学山之东,正德戊辰燬。嘉靖四年,县丞李诏捐俸重建,在养贤堂后,学山之巅,改名尊经阁,十三年燬。
观澜亭 按《县志》:初在南门外,俯瞰鱼塘。宣德四年,御史张铎徙学仪门之东,泮池之上,嘉靖辛酉燬于倭。今之启圣祠,即亭之故址也。
敬一箴亭 始在文庙仪门之右,嘉靖十一年移建于养贤堂后之山坡,辛酉燬。
腾蛟起凤楼 即龙门楼也,在儒学东南,跨溪。初名下水关,又名南城关,关上起楼乃名龙楼。嘉靖三年,县丞李诏建,辛酉倭燬。
状元亭 按《县志》:在龙首境厂心,庙前宋余复乞灵于庙,神许以大魁天下,后果状元及第,乃建亭以表之。
石壁亭 按《县志》:在二十二都,正统四年道士陈虚中建,教谕戴福海有诗。
河泊所 按《县志》:在县城直街正西,原系税课务。洪武元年,开设未几裁革。景泰三年,乃设河泊官以管鱼课改务,为河泊所。嘉靖十年,以鱼课不多,属县带徵省其官所,地售陈徐二家。不欺堂 按《县志》:在县堂东。
五凤楼 按《县志》:在一都碧山下,宋建。
振华楼 按《县志》:在朝天门内,来往官使迎饯于此。淳祐五年,县令赵希岳重修。
超览亭 按《县志》:在一都灵溪寺西,宋建旧名清辉。嘉熙中县令聂世美改今名,淳祐十二年县令徐梦发重建。
骖鸾亭 按《县志》:在白鹤岭旁。
跨鹤亭 在骖鸾之下,右二亭。宋嘉定间署丞黄克宽建。
御风亭 在骖鸾之下,淳熙间县令邓仲椅建。青竹神冢 按《县志》:在青竹洋山,相传黄岳之祖地也今谓之王墓,榛荆不生人或锄之必有怪异。
仙人墓 按《县志》:在白鹤鼻之右,有一小山俗呼为崙,有古冢相传为仙人墓。
金仙塔 按《县志》:在碧山北一里,许山下,有寺后寺燬塔存岁久,乡人拆卸,今止存一层。登龙石 按《县志》:弘治十年水涨四都,金溪山墩崩,去半中有两石相合摧流,其一更,一尚存中刻二字,曰登龙字径方五寸。
郑乡校 按《县志》:在九都福首罗山,宋郑氏建。中为殿,分十二斋。
宋庆元君子林仲麟宅 在梅溪。
先儒陈普宅 在石堂。
提刑郑南宅
进士郑昌龄宅 俱在双荐峰下。
元先儒韩信同宅 在中村。
明少保林庄敏聪宅 在埔源。
坟墓附本州
唐刺史林嵩墓 在峨村。
宋中奉大夫林湜墓 在温处间贤沙里。大府丞张叔振墓 在建善寺龙山。
先儒黄干墓 在四十一都。
进士靖节郑君老墓 积石凤山。
先儒林维屏墓 在地藏寺后。
进士林天书墓 在职田。
先儒杨楫墓 在草堂山。
朝议大夫丘允墓 在马鞍山龙寿冈。
武状元黄文仲墓 在松峤寺后。
博士黄錧墓 在四十一都。
太师孙翼凤墓 在石浿翁仲,尚在田间。忠文公王伯大墓 在雉溪。
提刑谢邦彦墓 在四十八都多疑冢。
承议郎赵崇铦墓 明宗山之原。
元逸儒黄宽墓 在石浿贡师泰铭。
福建行省参政袁天禄墓 在湄阳。
本州尹朝列大夫王伯颜墓 在虎镇塔山下,本传长子桢负遗骸归,盖迁改于此。
明布政使陈宗颜墓
德庆知州王淮墓
广东佥事林爱民墓 在建善寺东。
贵州参政林遂墓 在金台寺右。
思恩知府黄乾行墓 在林柄。
赠户部主事林况墓 在南山。
国子学录盛福墓
赠刑部主事张嵩墓 在职田。
国子助教盛继墓
赠广东副使游德墓 在长贯。
赠本州同知陈坡墓 在北坑洋。
湖广参政游朴墓 在曲瑶下。
广东惠州府长乐县知县张渭墓 在水塔岭内。
旌表贞节吴煜娘墓 在白塔山。
贞节顾氏墓 在木梳山。
赠广州府通判周君禄墓 在后湖。
福安县
唐左补阙薛令之墓 在泉埔山。
端国公张怀谅墓
五代梁尚书刘茂墓 在三十一都。
宋朝奉大夫王定国墓 在丹澳。
知兴国军陈最墓
先儒杨复墓
奉议郎陈经墓
逸儒张泳墓 在溪门底。
端明殿学士郑寀墓 在镜湖山,有司营葬。侍郎缪烈墓 在穆洋北柄山。
进士倪宗一墓 在汴江之原。
武德大夫赵万年墓 在白沙村。
明御史大夫陈锜墓
按察佥事陈万顷墓
广东盐铁副使姚道者墓 在秦溪东。
按察佥事李景谦墓
封庶尹刘锜墓 在平溪里蕉湾。
陈夫人墓 在麂岭峤,知县李尚德妻。己未四月,倭陷城,夫人义弗污出走,投东河死,后知县卢仲佃以礼,葬今入祭典。
知府陈宗亿墓
修政庶尹刘安墓 在白沙地方。
广东巡按御史郭文周墓
赠御史郭建墓 在二十三都金溪山。
宁德县
隋谏议大夫黄菊墓 在霍童山。
唐忠烈黄岳墓 在覆莲山下。
宋提刑郑南墓 在福首。
驸马郑士懿墓 在小岭三峰。
经略使林晟墓 在马山。
状元余复墓 在东山。
运使郑同翁墓
庆元君子林仲麟墓 在飞鸾。
先儒陈普墓 在石堂。
先儒韩信同墓 在五都龙口。
明国子先生周斌墓 在棋山。
两淮运使高浚墓 在二都。
广东佥事陈梦龙墓 在县南山。
参政张兰墓
赠都御史林观墓
监察御史林泰墓
刑部尚书林聪墓
湖广布政使司参议龚膺墓 在五都南山埔头。
山西按察使林泰墓 在三都瑞峰下。
广东按察司佥事陈褒墓 在八都屿头。

福宁州部艺文一

《太姥山记》宋·林嵩

山旧无寺,祥符间,僧师侍始筑。居于此,乃图其秀,拔二十二峰。游太姥者,东南入自金峰。庵东入自石龙庵,即叠石庵。又山外小径,自北折而东,亦入。自石龙庵西,入自国兴寺,寺西有塔北入。自玉湖庵庵之东为圆潭庵国兴寺,东有岩洞,奇石万状,曰:玉笋牙签。曰:九鲤朝天。曰:石楼楼下有隐泉。曰:观音洞。曰:仙童玉女。曰:半云洞。曰:一线天石壁。夹一小径,如委巷口。罅中天光漏而入仅容一人行。长可半里,蹑登而上,路中曰:牛背石。石下曰:万丈崖。崖上为望仙桥,桥西曰:白龙潭,有龙伏焉,雷轰电掣之。时,洞中虩虩如鼓声,天旱祷雨,辄应潭之西。曰:曝龙石。峰上曰:白云寺。又上曰:摩尼宫。室后有顶天石,石有巨人迹,二可长二尺,此摩霄顶,太姥山巅也,山高风寒,夏月犹挟,纩山木无过,四尺者,否则皆皲,瘃秋霁望远可尽,四五百里虽浙水亦在目中。

《宁德县重修城隍庙记》陆游

礼不必皆出,于古求之义,而称揆之心,而安者皆可。举也斯人之生食稻,而祭先啬衣帛,而祭先蚕饮而祭先,酒、畜而祭先,牧犹以为未,则凡日用起居所赖者皆祭。祭门、祭灶、祭中霤之类是也,城者以保民禁奸,通节内外其有功于人,最大顾以非古黜其祭岂,人心所安哉,故自唐以来,郡县皆祭,城隍至今世犹谨守,令谒见其仪在,他神祠上社稷虽尊,特以令式从事至祈禳,报赛独城隍而已,则其礼顾不重欤宁,德为邑带山负海,双岩白鹤之岭,其高摩天,其险立壁,负者股栗,乘者心惮,飞鸾官井之水涛澜,汹涌蛟鳞出没,登舟者涕泣。与父母、妻子别已,济者同舟更相贺,又有气雾之毒,鼋鼍蛇,虫守宫之毒,邮亭逆旅,往往大署墙壁以道,出宁德为戒然邑,之吏民独不得,避则惟神之归,是以城隍祠比他邑尤盛。祠故在西山之麓,绍兴元年,知县事赵君诜之始迁于此,二十八年五月,权县事陈君摅复增筑之高明,壮大称邑人。尊祀之意,既成属某为记,某曰幽显之际,远矣惟以其类可感,故古之祭者,必思其嗜好,夫神之所以为神,惟正直所好,亦惟正直君傥无愧,于此则撷涧溪之毛挹,行潦之水,足以格神不然,丰豆硕俎是论,以求福也,得无与神之意,异耶既以励君亦以自励,又因以励邑人。

《长溪修学记》叶适

县初设学,不置粮士虽,居不能食也,先令黄君龟朋出新意,分釐收拾,良苦始得。食而学屋百楹又破漏,倾侧,则虽食将不能居,今令江君润祖治暇,日坐直舍不烦役,徒而坏者忽成,则居与食皆遂矣,其为士者叹,曰:自庆,历后为令何啻,数十独二君有功于,学而江,君勇于为民,凡可以自力而利其人者,不待告请尝,先事率作无怠非,缘饰学校以美其名也,故相与谂记惟,长溪弥亘山海最巨,邑宦游满天下,廉村薛氏举进士为闽,越首赤岸尤盛往年,迎蜀人师先生,于金台寺事之如古游夏之俦,其言论风指,皆世守之先生没,即寺建祠正岁,若讳日必奠谒盛礼踰,一周敬不衰,盖其俗朴而专和,而静其士,缛于文而厚于,质既能思其师,而不忍忘;固宜思其令,而不忍忘也;夫师之不忘,以道令之不忘,以政三代远矣,今有政而不由学孔孟远矣;师有道而不知,统也学非一日之积也,道岂一世而盛哉,理无形也。因润泽浃,洽而后著此兑之所以贵,讲习也,其始若可越其久乃慰其父兄之思,择士之知伦类统记者,主其弟子以继先王之道,使习而愈悦久而愈成,是先生因令而愈不忘也,是令与先生交相为不忘也。

《福宁州儒学记》元·程钜夫

予为孙君駪,记宁德县之三年,而又以记福宁州学,为请按长溪。唐武德,昉为望县闽王氏析,为宁德宋末又析为福安。皇元一统肇州福宁,二邑隶焉初夫子,庙在县治之东庆,历癸未迁城东南,陬始有学自元祐庚午,更新而堂宇备自师公古郑,公樵教授而经术明自,乡儒先游紫阳之门,而弦诵衣冠盛岁久,屋且敝。至元丁亥,白侯璧改作,而飓风坏之。元贞乙未,樊侯忠又改作,而飓风又坏之。丙辰,陈侯翼请于台省,命同知州事孙璧共事,协谋悉力树戟门作礼,殿缋崇祀,先贤会讲有堂肄业,有斋畚土辇石,燥湿崇卑翼翼,严严规弘工密可书,已然予前记学其说,殊未竟夫,学校庠序古矣明伦之外,无他说也。词章胜德行微先儒有忧之,而求之性命大雅不作假性,命之说以媒其利,达而世道人心俱往矣;夫词章性命之学,犹不能无弊,则夫管摄人心扶植世道,必有攸在不然群,居终日翕翕訾訾,相与商功利而较智,术弊又甚焉圣朝一视,远迩制度考文嘉惠儒者隶,名者不役于,有司其以德行文字,进者胥此途出士,盍思古人所以明人伦者,为何事脩其孝弟,忠信于家,为孝子,于乡为善人,于国为忠臣,斯无负于国家。设学之意,若夫工词章而不求其理,谈性命而不践其实,其为功利智术之归者无几矣。

《欧阳公河记》明·林瀚

正德丙子,福宁州庠士孙贤黄子厚奉其师林州博汝松书谒予,曰:州治环城有河东,接赤岸海潮,西引玉岩溪涧,附郭腴田资灌溉者无虑,数百十顷而帆樯之往来,通焉州自为县时旧制,如此近数十年堤岸决于,洪水河流塞于,沙石而滨,河愚民争为桑麻之计。以致海潮壅而不通,田病于,旱舟病于,涸久矣,有司虽常疏浚,率因循简略,非经久远图也。岁乙亥,欧阳侯嵩膺简,命来守是州,力任其事爰咨,爰询,载,筹载度上策,于按闽侍御,胡公文靖遂自金台,抵南门界,地分工开浚,缺者补之,壅者通之,狭者广之,障以木柱。织以箯竹,植以榆柳,长计一千七百馀丈,阔二丈五尺有奇深,一丈五尺通行有四桥,启闭有三闸,防守有常役,而城南复开月。河以停舟,楫经始于是岁,冬十有一月,明年春二月,功成民不告,劳财不妄,费而商旅通,焉农夫乐焉一州,无穷之利,泽在此一举,敢请记于石予闻而叹,曰:侯之为政其知,所先务哉,周官掌故之职专,于修城郭沟池,树渠之固,以利国也,盖水利治而后,田野辟而后,仓廪充而后。讼狱可简盗贼,可息教化,可兴礼乐,可作不然。则禹之政亦神矣,何孔子称之曰:独卑宫,室而尽力于,沟洫乎,哉昔文正范公兴太湖之水,利而庙食于,东吴文忠,苏公开西湖之水利,流泽至今,民以苏公堤称之孰,谓后之视今不犹,今之视昔也,耶侯字汝中江右,泰和世族以辛未进士出宰莆田茂,以廉能擢今官,明敏刚毅为政持,大体即是举可以占其馀矣。

《赤岸堡记》林爱民

嘉靖乙卯,倭自浙入,蹂躝遍州、境州,业有土城倭攻七昼夜,挫衄去,继则城闾峡倭,亦攻击失利去。于是南若沙,洽竹屿南屏,西若厚首,清皓,东若七都、三沙;北若柘洋之西,林诸凡沿海之奥,区竞相仿而兴城堡者,无虑二十处,而迩州松山赤岸亦议,城嘉靖癸亥正月,赤岸民项祚,王德浩领檄于州,董城役太守夏公戒之曰,兹汝之子孙,千百年安全计也,功务巩固,毋苟速成,乃裒堡内及江边民金,九百五十两。有奇伐石营垣,周围三百二十丈,高二丈,址厚视高加二尺,门四敌楼二落,成于四月。盖岿然一雄,障矣秋雨圮,夏公复督以亟,修毋缓庠生,辛斯和徐天泰辈,纪于石夫诸城等,耳守独拳拳于此者,岂不赤岸距州东十里,许海航乘潮而上者,径达于桥侧,倭由浙,至者必经焉,是吾州固七闽之门户,而赤岸又一州之襟喉也,兹城成匪徒,赤岸之民安州若会城实增虎豹之重关矣,岂直谓其据登龙拱,葛洪足助东郊之壮观已哉,然吾闻秦屿之禦寇也,丁壮列于垛妇亦运石传餐其后,即有患矢石者,毋挠避以数倭奴更番挑战累日,以疲吾于勌而全堡之守,益坚倭怯其整且炮毙,数寇乃宵遁倭怯闾峡之整也,亦然是得人和,以雄地利,故能寒贼胆,而保金汤也,若徒负埤堞之巍,而武备不讲,誇地灵之胜,而和心不协,岂善体夏公保障之盛,心也哉。

福宁州部艺文二〈诗〉

《太姥山》唐·薛令之

扬舲穷海岛,选胜访神仙。鬼斧巧开凿,仙踪常往还。东瓯冥漠外,南越渺茫间。为问容成子,刀圭乞驻颜。

《梅花陂》宋·韩伯修

休问桃源路,寻梅暂往还。梅花有知己,何必定湖山。

《赤鉴湖》韩世忠

万顷琉璃到底清,寒光不动海门平。鉴开波面一天净,虹吸潮头万里声。吹断海风渔笛远,载归明月客帆轻。芍陂会上孤舟看,何似今朝双眼明。

《宿饭溪驿》王十朋

甑屿饱曾见,饭溪名始闻。老怀如子美,到处不忘君。门拥千峰翠,溪无一点尘。松风清入耳,山月白随人。

《栖林寺》前人

我如倦鸟欲栖林,喜见禅僧栖处深。家在梅花小溪上,一枝聊慰北归心。
《虎溪》林仲嘉
山阔青连海,溪长绿绕城。规模唐故郡,弦诵鲁诸生。
又             前人

白日经檐短,风霜吹客衣。梅梢惊岁晚,沙际看春归。

《蒙井》郑樵

静函寒碧色,泻自翠微巅。品题当第一,不让惠山泉。

《霍林与僧夜谈》陆游

高名每惯习凿齿,巨眼适逢支道林。共语不知红烛短,对床空叹白云深。现前钟鼓何曾隐,匝地毫光不用寻。欲识天冠真面目,鸟啼猿啸总知音。

《长溪道中和张自山韵》文天祥

潮声连地吼,江雨带天流。宫殿扃春仗,衣冠锁月游。伤心今北府,遗恨古东州。王气如川至,龙兴海上洲。
《净圣庵》王宾
乐道岩前沙路平,淡烟和月照人行。林端仙馆千山合,石罅灵泉一派清。蕴藻竞严朝斗意,琳琅惟听步虚声。青章奏罢黄冠睡,独有滩雷彻夜鸣。

《支提寺》王平国

群峰翠拥古禅关,夹道松篁五月寒。欲识天冠真隐处,白云深锁紫金坛。

《金台寺》林仰

苍藓沿阶走细泉,拂檐疏竹出修筵。高人倦作金毛吼,闲客来参玉版禅。暖日涓涓晞宿露,微风淡淡逼寒烟。茶瓯味久蒲团稳,更觉林泉思渺然。

《南禅寺》元·陈阳至

水南山寺逢秋社,几树芙蓉未著花。薄暮凉风吹渐急,月明山路接溪沙。

《南屏寺》陈阳极

禅心不动法堂空,日影斜侵半榻红。一卷楞严看未了,篆烟香散竹窗风。

《灵泉寺》陈阳复

上方野马隔嚣纷,山接灵泉一派分。夜静锡閒孤榻月,日高禅定半窗云。翠纱笼壁诗难续,杯斝流香酒易醺。爇柏煮茶清不寐,松风吹籁隔溪闻。

《芝田》明·罗伦

见说徐卿学行殊,数椽茅屋半窗书。夜深灯火穷蝌虬,春暖芸香辟蠹鱼。诗酒寻常陪李杜,衣冠清暇对唐虞。文章且取科名盛,高步还看达九衢。

《宁德邸中画菊》唐寅

黄花无主为谁容,冷落疏篱曲径中。尽把金钱买脂粉,一生颜色付西风。

《石涧龙首庵》郑宗学

为探薜萝趣,一上芙蓉台。亭敞岩云入,筵移山雨来。莲花青绕案,竹叶绿浮杯。恋赏观无已,离歌曲谩催。

《前溪》游德

青天转皓魄,流影印前溪。坐爱溪水白,不知明月西。

福宁州部纪事

《州志》:五代时,许光大为沿海都巡检,寓居砚。江寇至砚江,奋不顾身持短兵接战,谓乡人曰:胜则江水清,负则江水赤。既而没于,阵江水如血者三日,尸随潮归乡人,即其地祀之。
黄崎镇先有巨石屹立波间,舟多覆溺。王审知为福建观察使,尝欲凿之而惮于力。役乾宁五年,因梦金甲神自称吴安王,许助开凿及觉言于宾僚,因命判官刘山甫往设祭,祭未毕海内灵怪具,见山甫于僧院凭高观之,风雷暴兴见一物,非鱼、非龙,鳞黄鬣赤凡三日夜,风雷始息已别开,一港甚便行旅驰,表以闻赐号甘棠港。
宋潘中,靖康中为长溪令,会建卒叶侬叛中虑其迫,境团结民兵,号忠义社,为备明年,贼势益张,宁德令告急,中夤夜赴之,冒险以战,遂被执贼,闻其名胁之从中,叱曰:汝受朝廷给赏养,父母妻子辄敢孤恩背叛我,恨不斩汝万段,乃与贼俱生耶,遂遇害。
绍兴十六年,州中大雨连旬,福安东平二溪水涨淹没,一县龟湖山仅露山顶,容数百人,忽大蛇突出,人皆惊溺,浮尸聚栖云寺前,僧立流骸冢。
黄恪,字叔谨。淳祐二年,令长溪初,赤岸营田陂,自宋开宝以来,屡筑屡坏于暴涨,恪发佛寺馀粟支盐课,羡金自捐俸薪,截溪流骈木三百株,为基发巨石,累为三级,造舟运石大壮陂势,灌田千馀亩至今藉之。王伯,颜字伯,敬倜傥有大志,尝语人曰:世治,为良臣;世乱,为忠臣。元至正九年,尹福宁后,升福建盐运副使,百姓如失父母,群诣廉访使,乞留七月红巾贼惊报逼州境,伯颜曰:福宁民犹吾子,吾忍舍之去乎,乃立四门为垒,募民训练,为备又谕乡民各团结,自相保贼分道,入境以千户,严不花主簿。陈文积守西门,自率中子相引兵至杨梅,岭与战,败之已而贼大集,还守州治,遣州人巡检阮宗泽禦南道,宗泽遇贼于古县战败,死之。壬午,严不花,陈文积开西门,遁去贼。突入,伯颜奋身率先力战,俄而马中流矢,遂逸被执。贼首谓伯颜曰:公廉能素著,欲屈公仍尹,此州何如。公曰:吾受天子之命,守兹土义,当杀贼,今败惟死耳。宁能从贼反耶,贼令左右殴之,伯颜嚼舌喷血,贼面大骂,会贼执监州,至责之曰:汝何得,与州尹同拒我。伯颜又大骂曰:起兵者,实我,非监州,且吾起兵灭贼耳,何云拒耶。吾生不能杀汝,死当为神必杀汝。矣贼愈怒,遂害之于东门外。神色不变,立而受刃,出血尽白数日,面如生,俄有毒蜂如云,屯贼庭民请葬侯。尸尸葬而蜂散,贼中见伯颜时,时引兵入州,治贼皆惊。伯颜死相,亦被执贼。欲官之相曰:吾与尔,不共戴天,顾事尔耶,亦死之相妻,潘亦被执贼首,欲乱之潘以新产,告召医林来潘。泣曰:吾以失,所天死,固其所岂以身受辱,苟念我大官,幸以死药进林不忍,趋出乃闭口绝食,及二幼女皆死焉,民为具棺葬其子、妇,仍殡伯颜柩于东郭佛祠。明年,贼再至燔祠。又明年,僧林德成者起兵讨贼,望空呼曰:王州尹率阴兵助我斩贼,时贼正祀神远睹,红衣军来及近视无有也,贼大败福宁遂平。
至正十年五月,方国珍剽掠至大小筼,筜宣慰司移檄元帅,扈海率万户,孙昭毅等往捕,师溃于水澳贼追至赤岸扈,海被执州民四窜。
十三年,高皇帝起义兵,周德兴偕徐武宁等率先归附。洪武二年,夏四月,承诏置福建沿海备倭卫所,筑十六城,福宁州城其一也;福宁卫大金定海二所,六巡司关寨烟墩,皆其经略州人至今赖之。
徐甫宰山阴人,嘉靖己未三月,以武平令覈饷至福宁,适倭寇福宁州蚁聚东郊,徐下令人守一垛,即死不得移,选勇士为游兵,循行养锐待用夜,悬灯垛外,不使内窥有三贼,舞双刀薄东城,命发驳并毙之渠,酋衣金紫督战,金字山指挥甚锐,连发数十铳,尽殪焉晦夜贼,方攻东南乃令备西北,果有贼数十从西北梯城,投巨石毙之馀,贼弃梯去继而倭大至,合围攻城,登北山箭铳入城,如雨徐神色不动,守益严击杀贼甚多,乃焚东郊民居而去,至福安遂陷其城,州城无虞徐之力也,以𠞰武平山寇功擢佥宪。

福宁州部杂录

《八闽通志》:八闽之地,二面当海者二兴泉是也,一面当海者二福漳是也。寇闽要冲,晋江之深,扈獭窟兴化之冲,心平海龙溪之海门,漳浦之岛尾南靖之九龙寨,溪皆是也。然莫有如福宁州之尤险者,盖大地情势自西北而东南至于,福建尽之矣而福宁尤在,福建之东南突出,海中如人吐舌,然其左为瓯,括海居东面;其右为福兴海,居南面。福宁独当东、南、北三面之海。倭舶入,寇必先犯此,水寨之设,职此之故寨在州东北五六十里。三沙海面,永乐初所置抽用福州中左二卫,福宁卫大金千户,所军守之,秦屿罗浮官井洋胥,属焉正统间,焦宏倡议风涛,难泊徙今松山之下,必复旧而后可。
三四月,东南风汛,番船多,自粤趋闽而入,于海南澳云盖寺,走马溪乃番船,始发之处,贼徒交接之所也。附海有铜山元钟等哨,之兵若先分兵守此,则有以遏其冲而不得泊矣。其势必抛于,外浯屿外浯屿乃五澳地,方番人之窠窟也。附海有浯屿,安边等哨守之兵,若先会兵守此,仍拨小哨守把要紧港门,则必不敢以泊此矣,其势必趋于料罗乌沙,料罗乌沙乃番船等,候接济之所也。附近有官澳金门等哨守之,兵若先会,兵守此,则又不敢以泊此,矣其势必趋于围头,峻上围头,峻上乃番船停留,避风之门户也,附海有深扈福金哨守之,兵若先会,兵守此,则又不敢以泊此。矣其势必趋于,福兴若越于福兴,计其所经之地,在南日则有岱坠湄州等处,在小埕则有海坛连盘等处,在烽火门则有官井流江九澳等处,此贼舶之所,必泊者也。若先会兵守此,则又不敢泊矣,来不得停泊,去不得接济。舶中水米有限,人力易疲,将有不攻而自遁者,况乘其疲而夹力攻之,岂有不胜者哉。

福宁州部外编

《州志》:唐开元十三年,都督辛子言自越泛舟来牧闽,止海上。其夜,梦有朱衣元冠者,执圭而前白曰,某神吏昧爽仙姑将之蓬莱司风雨者,先驱以荡鱼鳖之腥中丞,泊舟当路幸移楫焉,既觉移舟风雨暴至,洪涛驾天。少顷澄静霞云绚彩,有鸾鹤笙管之音。辛子言到郡图录奏闻,元宗张其图于花萼楼,宣示诸王宰辅敕令本道,春秋二祀,仍禁樵采焉。
霍童旧有观岁,久钟台危侧,一夕风雨雷电,山下人闻钟声如坠地谓台,必圮矣,迟明视之端然复正若阴相之者。
宋建隆元年,资圣寺创藏殿取石柱于他山,未及抬舁一夕风雨,其石柱忽自至寺门,众讶之视所过田中,并有人足迹可长一二尺。
弘治末有达官造墓募石工凿石于广福寺前,山中夜梦神人告曰:墓石已,多可止工矣,此尚留与,黄状元用也,石工惊寤而止然,不知所谓黄状元者,应于何时也。
正德七年五月,知县龚颖夜梦遭难将坠于渊,有悫头黄袍神人援之,曰:我今救汝,汝第为我修屋。明日询之无,有知为何神者,越月祷雨至忠烈庙,谒神惊曰:向救我者,正此神也,今庙且坏我当新之已,而颖市材海,上将修县治材随潮逆流至庙下,不可动颖讶之,遂拓庙后园地重建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