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滁州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滁州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八百四十一卷目录

 滁州部汇考一
  滁州建置沿革考
  滁州疆域考〈有图 形胜附〉
  滁州星野考
  滁州山川考
  滁州城池考
  滁州关梁考
  滁州封建考
  滁州公署考
  滁州学校考〈书院附〉
  滁州户口考
  滁州田赋考
  滁州漕运考
  滁州风俗考

职方典第八百四十一卷

滁州部汇考一

滁州建置沿革考

       《通志》本州:
《禹贡》扬州之域,春秋先属钟离,继属吴楚之交,战国属楚,秦为九江郡地,汉初属淮南等国,后属九江郡,三国为魏地,晋属淮南郡,东晋于此侨立南谯郡,宋因置南谯郡,齐改新昌,梁置北谯郡,北魏因之,北齐徙南谯州于新昌郡,又改北谯郡为临滁郡,北周又改临滁为北谯郡。隋初罢新昌郡,改南谯为滁州,大业初,州废,置清流、滁水二县,隶江都府,寻又改滁水为全椒。唐复置滁州,析清流置永阳。南唐改来安,后入于周。宋为滁州。元初为路,后复为州,属扬州路。明初,并清流、全椒、来安三县入州,后为直隶州,复置全椒、来安为属县。皇清因之编户一十二里,隶江南省安徽布政使司,
领县二。
全椒县:
汉置全椒县,属九江郡,后汉省建阳入之,属如故。三国魏因之。晋属淮南郡。南北朝梁立北谯县,属北谯郡。北魏因之。北齐属临滁郡。北周属北谯郡。隋滁水大业初,复为全椒,属江都郡。唐属滁州。五代宋元俱仍旧。明初废,旋复为县,属滁州。皇清因之,编户十二里。
来安县:
汉建阳县,属九江郡。东汉省入全椒。南北朝齐顿丘,属新昌郡。隋清流,属江都郡。唐改永阳,属滁州。五代南唐置来安县,属滁州。宋废为镇,复置县,属滁州。元因之。明初废,旋复为县,属滁州。皇清因之,编户八里。

滁州疆域考

         《州志》滁州疆域图

本州:
东至六合县,旧义井铺,为界七十里,至六合县共一百二十里。
西至定远县九里台,为界七十里,至定远县共一百五十里。
南至和州后河中流,为界至全椒县五十里,至和州共一百八十里。
北至盱眙县王店,为界一百三十里,至来安县
四十里,至盱眙县共一百九十里。
东南至江浦县西葛城铺,为界五十里,至江浦县一百里。
东北至三山天长盱眙两界,为界一百五十里,至天长县共一百八十里。
西南至合肥县盈山三界口,为界一百八十里,至庐州府二百八十里。
西北至定远县大山岭,为界七十里,至凤阳府共一百八十里。
自州至省城一百二十里,至
京师二千二百五里。
东西广一百四十里,南北袤一百八十里。全椒县:
州南五十里为全椒,东至本州界首二十里,自界首至江宁府江浦县七十里。
西至庐州府沙河九十里,自沙河至府一百五十里。
南至和州后河三十里,自后河至州七十里,至省城陆路一百里,水路三百里。
北至本州清塘二十里至。
京师陆路二千二百里,水路三千里。
东南至和州及江浦县,俱一百里。
东北至本州仁义铺二十五里。
西南至含山县再安七十里,自再安至县三十里。
西北至凤阳府定远县界牌九十里,自界牌至县五十里。
东西广一百一十里,南北袤五十里。
来安县:
州北三十里为来安,东至江宁府六合县界桥三十五里。
西至凤阳府盱眙县嘉山界五十里。
南至江宁府江浦县三汊河界六十里。
北至凤阳府盱眙县长店桥九十里。
东南至江宁府六合县九十里。
东北至凤阳府天长县二百二十里。
西南至本州四十里。
西北至凤阳府盱眙县一百五十里。
自县至省城一百二十里,至
京师二千二百里。
东西广八十五里,南北袤一百五十里。

形胜附

《通志》本州:
《宋史》:清流马鞍,联络如栅。
《地理志》:长江天堑。
《州志》:水口、乌衣二镇,棋置西北诸山绕之,为东南形胜之区。
清流雄峙,夙号岩关。
全椒县:清流灌北,乌江荡南,庐凤畛接滁和车辅。
来安县:湖山控制,为邑岩险。

滁州星野考

州县《志》合载州属总:
《明一统志》:天文斗分野,按天文家言云:凡星一度有二千九百二十三里七十二步二尺四寸四分,南斗之度凡二十有五,今庐州府有金斗驿地,以斗名。滁相距仅三百馀里,其躔斗无疑也。
《全椒县志》《汉志》:吴地,斗分野,今之会稽、九江、丹阳、豫章、庐江、黄陵、六安、临淮郡,尽吴分野。《晋志》:扬州:九江入斗一度。《隋书》:扬州于《禹贡》为淮海之地,在天官。自斗十二度至须女七度,为星纪,于辰在丑,吴、越得其分野。《唐志》扬、楚、滁、和、庐、寿、舒为星纪分,又南斗在云汉下流,当淮、海间为吴分。《明志》:吴分野,斗、牛在丑,自斗三度至女一度,野分丙位,属吴越,分扬州。
《来安县志》:来安属滁,在扬州之域,二十八宿斗度星纪之次。《春秋·元命苞》云:牵牛流为扬五星,主荧惑。汉刘向云:吴地,斗分野。越地,牵牛、婺女分野。汉刘歆三统历曰:斗纲之端,连贯营室,织女之纪指牵牛之初,以纪日月,故曰星纪,吴分扬州。汉蔡邕《月令》章句曰:扬州:起斗六度。魏太史令陈卓云:自南斗十二度至须女七度,为星纪之次,于辰在丑,吴、越之分野,属扬州。唐僧一行云:扬州:越斗九度。《明清类天文分野书》云:扬、楚、滁、和、庐、寿、舒为星纪斗分。

滁州山川考

         《州志》本州
琅琊山 在城南一十里,《旧志》云:晋元帝为琅琊王,避地于此。元和《十道志》云:晋武帝平吴琅琊王胄出滁中,孙皓送玺即此地也。丰山 在城西南五里,《十道志》云:滁州有丰亭山疑即此山。汉沛丰人侨寓于此,故以名山。龙蟠山 在州南一十三里。
蒋山 在州南一里关城内沙河北,土山无石,高数丈。《旧志》云:昔蒋帝庙基。俗传为蒋山,遇旱祷雨,无不响应。
清流关山 在州西北二十五里,《旧志》云:南唐置关地,尤险要。
曲亭山 在州西六十里,俗呼皇甫山。
皇道山 在州东北一十七里。
永阳岭 在州北三里。
常山 在州北二十里。
栲栳山 在州南九里,琅琊山之东。
盈福山 在州西北五十里。
侧菱山 在州西南三十里。
马鞍山 在州西南三十七里。
石驼山 在州西北二十二里。
孤山 在州西北二十里。
㪷山 在州西七十里。小山 在州西六十里,其山西属定远界。金山 在州西四十里。
黄牛山 在州西四十里。
障子山 在州西四十五里。
牛头山 在州西四十五里,与障子山相近。石屋山 在州西四十八里牛头山北。
尖山 在州西二十三里。
猪龙山 在州西三十五里。
福山 在州西南十五里赤湖桥之南。
大黄山 在州西南二十里尖山南。
磨拖岭 在州西南一十五里琅琊山西。秦王拖锹岭 在州东北五里。
踏肋山 在州西北五十里。
长岭 在州西北三十五里。
寺基山 在州西六十五里。
四峰山 在州西十五里。
花山 在州西南二十八里。
戴母山 在州西五十三里,一名大墓山。墓山 在州西四十七里。
开荒庄山 在州西北四十里。
石头山 在州西北四十二里。
豺狗山 在州西北五十二里。
琅琊洞 在州西十七里琅琊山后,《旧志》:一名圣人洞。按《续志》:和州西梁山有孔穴,从地道中通滁之琅琊山口,蜿蜒二百馀里,即《郡志》所谓琅琊洞者。
归云洞 在琅琊山清风亭西。
熙阳洞 在琅琊山南塔西,深丈许。
白鸽洞 在醉翁亭东百馀步。
偃月洞 在龙蟠山法堂西。
双燕洞 在柏子坑西北顶上,深四五丈。桃花洞 在州西南十七里栲栳峰下。
秋山洞 在州西南一十五里磨拖岭西。龙窦洞 在州西四十八里石室山西,深十馀丈。
普救洞、蜂洞,俱在州西南五里,地名婆
罗坳。明崇祯丙子,民避寇于此。
清流河 在州东二里,又称北角河,源出自清流沛上。
滁河 在州东南六十里,源出庐州旧梁县,入全椒县界。
沙河 在州西一里,源出侧菱山,北过福山与尖山,黄月岭涧水合。
白茅河 在州西北四十里,源出清流沛,下与瓦店河合。
盈福河 在州西北四十里,源出凤阳府界石坂滩,至蒲冲村与嘉山白道河合而为一,谓之三汊河。
瓦店河 在州西三十五里,源出定远县界。南湖河 在州东南三十五里,源出来安县界。白椫河 在州东四十里,源出南湖河东。琅琊溪 在琅琊山中。
菱溪 在州东十里。
明月溪 在琅琊山开化寺内童行堂,下流入琅琊溪。
玉溪 按裴俦玉溪述云:郡城之西北三十里,有寺曰闲林寺,之右隅有溪,无名,湍伏波回,辉
彩交映,群玉于水之上,故名之玉溪。
西涧 俗号乌土河,唐韦应物诗曰: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横。即此地。
白花冲涧 在州西五十五里。
曲亭前涧 在州西六十里。
落马涧 在州西北三里,源出永阳岭。
冷水涧 在州西南七里,源出琅琊山,流入周公沛。
梁村涧 在州西五十里,源出定远县界。分水涧 在州南一里,源出琅琊山,入同观塘。桃花涧 在州南一十七里龙蟠山之趾,源出虎跑泉。
西羊涧 在州南二十一里,源出侧菱。红沙涧 在州北二十五里,源出来安县双源沛。
石濑涧 在赤湖之北,石生水底,嵯峨突兀,连亘数十丈,水流其间,溁纡洄复。每春夏泛涨,水石相激,澎湃有声,波澜宛转,观者忘倦,为州之异景云。
胡家庄涧 在州西四十里,源出丁野冈。平湖沟 在州东十一里。
洪沟 在州南一百五十步龙兴寺西。
新沟 在州东五十六里。
凤凰沟 在州北一十三里。
赤湖 在州西十里。
荻港 在州西北二十里。
仙居涧 在州西北大山东南十里。
柏子潭 在丰山西百馀步,上有五龙池。紫薇泉 在本州幽谷,按《吕元中记》云:庆历七年,欧阳修谪守滁上,明年得醴泉于醉翁亭东南隅,一日会僚属于州廨,有以新茶献者,公敕吏汲泉,未至,而汲者仆出水,且虑后期遽酌他泉以进,公已知其非醴泉也,穷问之,乃得它泉于幽谷山下。文忠博学多识,而又好奇,既得是泉,乃作亭以临泉上,名之曰:丰乐,当时名公若蔡君谟、苏子美、梅圣俞皆赋诗以纪其事,由是泉名始盛闻于天下。元祐二年,郡守陈知新复营葺旧亭,叠石为池潴水亭下,且以紫薇名泉,虽天时常旸,土木枯槁,而其源不绝,今亭已废。六一泉 在本州醉翁亭侧,《旧志》以为即酿泉也。欧阳修谓酿泉,泻出两峰间,疑此非是。白龙泉 在琅琊山开化寺佛殿侧。
陈公泉 在幽谷之南,《旧志》云:又名佛牙泉。吕公泉 在陈公泉之西,《旧志》云:又名新泉。金沙泉 在本州幽谷寺法堂后,今涸。
醴泉 在琅琊山回马岭之东,今涸。
蒙泉 在琅琊山磨拖岭下。
观音泉 在琅琊山寺门外。
虎跑泉 在本州龙蟠山圆会桥之西。
珍珠泉 在州西三十里侧菱山幽栖庵前,游者拊掌,则泉水溅射,状若跳珠,庵久废。
全椒县:
神山 在县西三十里。
桑根山 在县西北四十里,梁时立南谯州治于此。
苏山 在神山西南十里,有庙。
袁子山 在苏山西南五里,相传袁术据淮南,僭号仲家,曹操击破之,其子孙避地其中,不可考。
铜井山 在袁子山西,山有铜井,广袤数十丈,深叵测,世传于此采铜,有鱼出泉中,色如金。孤山 在铜井山西十里,地势低平,而此山独高,名盖因此。
镇山岭 在孤山西,属合肥县界。
破山 在镇山岭前,旧名龙山,或言其形势有王气,遂凿其山巅,镇以二塔,因名。
独山 在破山西,其山巀嶪孤峙。
府城冈 在县西十里,为庐州府孔道,故名。花山 一名古寺山距县二十五里,《胡志》云:花山县西北徼也,北属滁,南属本县。
庙山 在花山右。
泉峰岭 在庙山前。
赤扈山 去庙山西北十五里。
垂石山 近赤扈山,有大石下垂。
马鞍山 在垂石山前,俗传昔有仙人遗鞍其地。
龙桧山 在马鞍山前十里,遇旱祷雨辄应,上有桧,如龙形,因名之。
卧龙山 在桧龙山右,形蜿蜒不断。
陡山 在卧龙山前,有天同院,有钓台石。
黑石 在陡山前。佛子 近黑石孔山。石楼 对佛子岭,后有双石,高峙如岑楼。焦山 在石楼右。车毂山、登科山,二山俱近焦山,相传其
下孙氏尝有登科者。
菩萨山 在登科山西北二十里。
火蓬山 近菩萨山。
石臼山 在火蓬山左,有路通定远,为襄水源。祈雨山 在石臼山右,上有古庙基,邑人祷雨多应。
卓望山 在火蓬山前,一名蜀川岭,世传其水西通巴蜀,故名。
五尖山 在火蓬山右三十里终县界。
福山 在黑石旁,有寺。南冈山 在县南二里。
黑龙山 在县西南二里。
覆釜山 在县治中,形如覆釜,故名,县城跨其上治倚之。
武山 一名武子山,在县东北十里岭上。焦林山 在武山北十五里。
剑舞山 在焦林山北界滁州。
云南冈 在县东十里。
九斗山 一名阴陵山,在县南二十五里,楚项羽兵败东渡乌江,途经此与汉兵一日九斗,故名。
乌龙冈 在县南一里。
武家冈 在县南十五里。
打石冈 在县东南五里。
襄河 在县城后,源出石臼山之北。
滁河 在县南三十里,源出庐州,旧梁县界至本县石梁头,春秋水涨,舟楫可达其境。
酂湖 在县西北三十里,源出三尖山。
小湖 在县南十里,为古蔡湖之支流,故以小名,在今蔡姥庙之后。
蔡湖 在小湖前。
叔伯湖 在县西北十五里。
赤脚湖 在县西北六十里,源出破山口。古湖滩 在县西七十馀里。
鹅阑涧 在县南三十里黄花观。
府城涧 在县西五里府城冈,源出十五里陂。王万承涧 在县西南二十五里,源出王家河。贺橹涧 在县东二里,源出县北庐陂。
白汪涧 在县西二里,源出义安山。
龙塘涧 在县西二十里。
石潭涧 在县西二十五里三湓河,源出高塘山。
螺蚪涧 在县西北二十里,源出土山下入石口。
火蓬山涧 在县西北七十里,源出独山。沙涧 在县西北一百里,源出火蓬山白汪涧。白杨涧 在县西北一百里,源出石臼山。多螺涧 在县西北六十里,源出莞塘花山。楸塘涧 在县西北三十里黄花观,源出楸花潭。
石臼山涧 在县北二十五里庙山,南至冷水涧。
查涧 在县北五十里,源出花山西。
草山涧 在县北,源出草山孔。
黄师涧 在县西南六十里,入滁河。
白石涧 在县西北五里。
东涧 在县西南一里。
水栅涧 在县西南一里。
中栅涧 在县西北六十里。
西栅涧 在县西南一里。
泉水涧 在县西五十里,源出龙山南。
南石涧 在县西五里府城冈,又名宋村河,源出旧梁县。
芦陂涧 在县西五十里,源出破山。
寨子涧 在县西北九十里,源出三尖山下。北石涧 在县西北五里孤纲坝。
虎子涧 在县东北三十五里,俗传刘平为邑长,虎皆南渡,因名,源出黑石。社东涧 在县西北二里金家沟,源出查岭西南。
查子涧 在县北,源出查岭。
华家潭 在县西三百步宝林寺后。
石梁潭 在县北三十里。
铜井 在县铜井山。
黑龙泉 在县南一里。
来安县:
西龙山 在县东二十里,山峻拔,界六合县有东龙山与此相望。
黄连山 在县东三十五里,山下有石,又五里有朱家,界六合县。五湖山 在县东北十八里。
高塘山 在白塔镇西七里长沟村,山下有塘,名高塘,可灌田二百顷。
踏青山 在白塔镇西二百馀步,世俗相传:承平时,白塔镇人烟繁,盛春时,居民行乐于此,因名。
王母山 在白塔镇西南四里,有池三丈,旧有庙,久废。
团山 在白塔镇西北六里。
方山 在白塔镇西北二十里。
向阳山 在白塔镇西北五十里。
荆塘山 在白塔镇北一十里,路通盱眙县。佛子山 在白塔镇南一十二里,旧有寺及塔,久废。
三山 在白塔镇东二十里,与天长县接境,其山连亘四五里,有三峰攒矗,故名,下为往来要路。
义良山 在白塔镇北二十五里。
赤山 在县东南四十五里。
嘉山 在县西四十里,山之西北即属盱眙县。八石山 在县西南十三里,又名八仙山。磨山 去八石山一里许。
乌龙山 在县西南十八里。
网鹰山 在县六十里。
雨山 在县西北二十里。
岑湖山 在县西北二十二里。
练寺山 在县西北二十五里。
独山 在县西北二十九里,地名洪村。
破山 在县西北三十里。
莲荷山 在县西北三十五里,其巅有莲池。北塔山 在县北二里白茅村,旧有圣塔寺,久废。
弓子山 以形名,在县北二十里。
马鞍山 以形名,在县北二十里。
盈公山 在县北二十里。
乌石山 土色黑,在县北二十五里。
舜哥山 在县北二十五里。
伏牛山 在县北二十五里。
梅子山 在县北二十五里。
龙泉山 在县北三十里,又名武宅山,东为龙头山伏虎岩,
石固山 在县北三十五里,《旧志》云:群山连亘,惟此山独高,上有池,冬夏不竭,三面险峻,惟南阻略可登陟。耆老云:宋绍兴辛巳岁,居民避兵其上,盖避乱保聚之所也。明宣德间,产驺虞表献于廷。
尖山 在县北三十五里,其山特出,不相连属,下临大涧。
大迪山 在县北三十五里。
卧羊山 在县北三十五里,以形名。
峦楼山 在县北三十五里,峰起如岑楼然。斗山 在县北三十五里。
浮山 在县北四十五里。
续村口山 在县北五十里
郑家山 在县北六十里。
矾山 在县北六十里杜沛村。
马头山 在县北七十里,《旧志》云:俗传尝有龙经过,石上今有人足迹一、马足迹二,土人遇旱祈祷于此。
清河岭 在县北八十里,界凤阳府盱眙县。马岭 在县北九十里,上为白禅村,下有白塔廨院,久废。
龙尾桥水 在县东门外,源出县普润塘。来安水 在县东三里,源出盱眙县界庐山前。大石塘水 在县西北二十里,源出大迪山南三十里。
吴沛水 在县东南二十五里,源出西龙山太石。水口水 在县东南三十里,源出来安十里,与清流河合。
双源沛水 在县西北二十五里,源出招信界岭下。
独山水 在县北三十五里,源出盱眙县界嘉山乡南。
秋沛水 在县西三十里,源出盱眙县嘉山以上,水在县五湖山之南下流并入滁河,至瓦梁六合出瓜埠,入于江。
常店水 在县东北三十五里,源出五湖山北侧及野塘。打砂涧水 在县东北六十里,源出雍家。范庄水 在县东北七十里,源出马岭山戚家。彭家湾水 在县东北八十里,源出大山何家。白塔水 在县北五十五里白塔镇市南,源出赵家。长沟水 在县北六十里,源出戚家。马岭水 在县北八十里,源出戚家以上,水皆至天长县界,至吉家步河入石梁,南过天长河高邮界,入运河,南入于江,北入于海。

滁州城池考

《通志》本州:
滁州城池 唐武德三年筑,明洪武间增廓,周围九里十八步,高一丈七尺,门六:东曰化日、小东曰环漪、西曰永丰、小西曰观德、南曰江淮保障、北曰拱极,跨沙河为池。皇清知州宁鸣玉郑邦相、余国𣚴相继修筑。
外县:
全椒县城池 在覆釜山南,明成化间,知县张碧建三门未浚,壕树雉。嘉靖间,知县顾逵始为城以缭县治,周围二里许,高一丈有奇,因河为池,知县杨道臣、吴道昌、方允昌、皇清知县蓝学鉴前后鸠工修葺。
来安县城池 明成化间,知县赵礼始筑土垣。嘉靖三十五年,知县魏大用乃甃以砖,高二丈,壕深三丈,广五丈。知县周之冕、吴志高相继修葺。

滁州关梁考

《通志》《州志》合载本州:
清流关 在州城西南二十里,南唐置关,地极险要,其将皇甫晖与周师战败,欲退保滁州,寻被擒即此地也。
子桥  皇姑桥  迎恩桥独桥 乌土河桥 赤湖桥珠龙桥  大柳镇桥  广武桥
仙居桥,以上南北驿路。
大桥〈即铜盆村桥〉
陡冈桥、薄阳坝桥,以上全椒驿路。
五川桥〈即清流桥〉
双城桥、吕家营桥,以上六合驿路。
九坂桥、白庙桥、河村桥,以上江浦全椒驿路。
小涧桥 系来安南路。
腰铺桥 系来安西路。
龙潭桥  龙阳桥 马神庙左桥
薛老桥  岳家桥,以上系西南山路。
圆惠桥 在龙蟠路,亦全椒往来路。
众乐桥  幽栖桥,系花山路。
教场东桥 教场西桥
官庄桥 〈去州十五里〉
仙桥,以上系马鞍山路。
金家桥 山北行路,郡人金汝重建。
凤凰沟桥 山东北行路。
周家桥 马龙山东路。
保善桥  万寿桥 皇姑坝水道
孔家桥 坝前水道
保生桥,在南关月城。
南桥 一名通济桥,顺治己丑,郡人张孟捐修。东阳桥 在小东门沿河。
三元桥 在青云路。
丰乐桥 在大东门。
洪沟桥 在南桥西。
西桥 一名广惠桥,在洪沟桥西。
莲花桥 在南桥西。
九流桥 在莲花桥西南。
广惠桥 〈一名赤栏桥〉
通济桥,以上二桥俱在州治东沙土上。
东河桥
广利桥 〈俗名司徒桥〉,以上二桥俱在州城西门外。
济川桥 〈在州城西三十里〉
乌衣桥 〈在州城东南三十里〉,以上二桥俱明
洪武中建。
全椒县:
积玉桥 在县东百馀步,一名市石桥。
奎光桥 在儒学东尊经阁下。
高公桥 在县东二百馀步,宋绍圣三年,邑民高志密等建,故名。今为州门桥。
陈世良桥 在旧儒学巷栅栏外,旧传陈世良建,故名。
贺橹桥 在县东二里,相传贺若弼伐陈治橹于此,今名太平桥。
兴塘坝桥 在县东三里,宋元祐八年,邑民高志密成木桥,今易石。
永安桥 在县东十六里,有永安寺。
朱留桥 在县东十五里。
马家桥 在县东二十三里,有马家庄。
新坝桥 在县东北五里,旧小桥,顺治十年,邑民夏子学、萧之屏改建。
年家桥 在云甸冈北,旧土桥,邑民李向荣易石。
湖陂桥 在县东北十五里,向废,今重修。青茂桥 在县东北二十里,木梁见存。
凤凰桥 在县南百步察院西,旧名珍珠桥,通放生池。
三思桥 在县西南四里。
赭涧桥 在县南十五里,邑民盛有钺建。积善木桥 在杨家港,邑民王纳善建。
宝林桥 在县西半里。
寺东板桥 在宝林寺前,久废。
白汪桥 在县西二里,地有白汪塘,明嘉靖戊午,邑民王镐募造。
王万承桥 在县西六里,久废。
府城冈桥 在县西十里。
枣林桥 在县西十里,久圮。
张家桥 在县西三十五里。
范家桥 在县西三十五里。
六丈桥 在县西四十里,今名凤凰桥。
永清桥 在县西六十里,邑民傅高建,又名傅家桥。
林家坝桥 在大墅街,旧无桥,山水易涨,顺治十二年,令白惺涵乡民王大猷募造石桥,十三,横丈馀。石梁桥 在县西六十里。
石涧桥 在县西七十里,久废。
鹅栏桥 在县西南十里。
青龙桥 在县西南四十里。
玉桥 在县西南三十五里。
路家坝桥 在县西南四十里,明万历中,含山令龙为光倡建。
官坝桥 在县西南六十里,明万历中,邑令刘是建。
东栅桥  中栅桥  西栅桥,俱县西南四十九里。
拖板桥 在九铺钮家巷,当襄河支流,明万历丙子,邑民吴学、杨崇募建。
石浒桥 在县西北二里关厢外,明里民吴志粹募造。
江家平桥 在县西北十五里袁村河,明万历中,邑人江以东、弟以清建。
石碑桥 在县西北二十里,通定远大路,邑人吴国鼎倡众修理。
来安县:
安乐桥 在县治北。
南门桥 在南门下,明隆庆三年,知县刘正亨修砌以石,即石砌南门外,路三百丈,达佑民祠名康衢。
二里桥 在县西南二里,明万历邑人夏维垣修,易以石。
三里坝桥 在县西南三里,明万历邑人夏维垣修,易以石。
龙尾桥 在县东门外。
毛家桥 在县东四里,通六合,明万历二年,邑人周廷佩募建。
丁家桥 在县东十里,通六合,明万历二年,周廷佩募建。
龙江土桥 在县东南三十里。
赤山湖桥 在县东三十五里。
神霄宫前桥 在县北门外三里许,俗呼为相公桥。
库北桥 在神霄宫桥北二里。
兰沛桥 在县南九里,俗名叶家桥,桥在叶氏宅前,故名,通浦口。
张二郎庙前桥 在县东三里。
庆成桥 在县西门下。
石桥 在西门外三里。
小涧桥 在县西九里,明嘉靖十六年建。腰铺涧石桥 在县西二十里,明嘉靖十六年,知县王倧建。
观风桥 在县东南三十里水口市之西。界首桥 在县东三十五里,六合及本县界自桥而分。
宁家桥 在县西十二里,宋元祐七年建。仙人桥 在县北二十里,以石板为之,阔五尺,长倍之。
清溪桥 二:一在县东北一里;一在县西北三十里。
九里桥 在县东北九里。
和州桥 在县东北四十里常店之北,一名香桥。
白塔桥 在县东北五十五里白塔市南。石阑桥 在县东北六十里。
董家桥 在县东北七十里。
范庄桥 距县七十二里。
木㪷汪桥 在县东北七十五里。唐家湾桥 在县东北八十里。
莞塘桥 在县南三里。
博利桥 在县东南一十五里兰堂泾,宋元祐八年建。
白茅桥 在县北二十里。
辽清桥 在县西三十五里。
万善桥 一名万山,在县西北二十里练寺山,以万善乡,故名。
马岭桥 在县北五十里。

滁州封建考

《州志》汉:
阜陵王 刘延,世祖子,建国全椒已贬侯,寻又复之。
宋:
南谯王 义宣,太祖子,建国南谯宣初不才,太宗弗善,会稽公主为言,用为荆州刺史,寻悔过,勤政。
明:
滁阳王 郭光卿,初起兵附韩林儿,自称滁阳王,寻殁。明太祖以馆甥统其兵,用定天下,王养马公女即明高皇后,幼女为妃,常继马后总六宫事,生蜀王,追封王帝,特肖像祠之,今久废。

滁州公署考

《通志》州县《志》合载本州:
州治 在子城内,明洪武初建。
大鎗岭巡检司 在城西六十里。
阴阳学  医学,在三皇庙之东西。
永盈仓 在通济桥之东西,久废。
外县:
全椒县治 在市街西北,汉刘平创建。皇清康熙九年,知县蓝学鉴重修。
阴阳学  医学,俱在县东南。
来安县治 在城中,明洪武十四年建。
阴阳学 在县东南。
医学 在县东北。
预备仓 在县治东新街西。
义仓 在县大门内东。

滁州学校考〈书院附〉

《通志》本州:
滁州儒学 在州治东,旧在子城内,宋景祐间迁于此。元圮。明洪武三年重建,永乐初加修庙堂、庑斋、桥门、射圃、咸备。嘉靖十年,制增启圣祠,建敬一亭、贮六箴碑先后修葺。皇清康熙十六年,复建明伦堂、魁星阁,门庑、堂舍焕然一新。
外县:
全椒县儒学 旧在县南,宋崇宁间县尹王俞卜地于县治之东创建。至明正德七年,学使黄如金因学基湫隘,乃卜地于白云庵迁建庙制,年久俱颓。皇清康熙二十一年修葺。
来安县儒学 在县治之东南,建自宋崇宁间,至明洪武十四年重建,成化、弘治间皆相继修葺。
景濂书院 在南门外囧卿,周海门承濂洛之统创建。

滁州户口考

《通志》州总:
原额人丁四万七千七百一十二丁,内除编审开除、故绝逃亡人丁,外见在人丁四万一千九百七十三丁五分。
顺治十四年,实在人丁四万一千九百七十三丁五分。
康熙元年,审增实在人丁四万二千四丁五分。康熙六年,实在人丁四万二千四丁五分。康熙十一年,审增实在人丁四万二千二十四丁五分。
康熙十六年,实在人丁四万二千二十四丁五分。
康熙二十二年,实在人丁四万二千二十四丁五分,内除优免人丁九百五十七丁,实在当差人丁四万一千六十七丁五分。
盐钞六千六百七十八口。
额外归并省卫原额黄、快、窜并上、中、下三则等丁共二万九千三百八十二丁,内除屯丁、领佃、纳粮不纳丁、银并题豁逃亡各丁共一万三千二百五十五丁。
康熙二十二年,实在屯丁一万六千一百二十七丁。
以上实在当差人丁并归并省卫屯丁共五万七千一百九十四丁五分。
本州:
人丁一万一千八百九十一丁五分,每丁科银四钱九分二釐零。又归并省卫屯丁七千七百二十七丁:黄丁每丁科银三钱,协济银五分;快丁每丁科银三钱,协济银五分;窜丁每丁科银三钱,无协济。上则官舍閒丁每丁科银五钱;中则官舍閒丁每丁科银三钱;下则官舍閒丁每丁科银二钱。人丁每丁科银二钱六分。
全椒县:
人丁一万九千九百一十八丁,每丁科银二钱七分,盐钞六千六百七十八口,每口科银七釐四毫零。又归并省卫屯丁四千三百九十八丁,快丁、窜丁并上、中、下三则閒丁俱照滁州归卫科徵,听继丁每丁科银三钱,协济银五分。来安县:
人丁九千二百五十八丁,每丁科银二钱九分四釐一毫零。又归并省卫屯丁四千二丁,黄、快丁、窜丁无协济,并上中下三则閒丁人丁俱照滁州归卫科徵。又窜丁每丁科银三钱一分五釐。

滁州田赋考

《通志》州属总:
原额田地山塘共五千九百二十八顷二十二亩二釐七毫二丝,马田一百七十一顷,亩桑丝一千六百六十三两六钱,又升科田七十一亩三分三釐六毫,又查滁州山塘折实成田,计折去田二百七十八顷四十五亩一分五釐八毫二丝。
顺治十四年,实在成熟并升科折实田五千六百五十顷四十八亩二分五毫,马田一百七十一顷,亩桑丝一千六百六十三两六钱,又清出溢额升科,折实田三顷二十二亩三分六釐三毫三丝。
康熙十七年,实在成熟并溢额升科折实田五千六百五十三顷七十亩五分六釐八毫三丝,马田一百七十一顷,亩桑丝一千六百六十三两六钱,又开垦升科田一顷三十七亩六分。康熙二十二年,实在成熟并溢额升科折实田
五千六百五十五顷八亩一分六釐八毫三丝,马田一百七十一顷,亩桑丝一千六百六十三两六钱。
共该徵折色起存银四万六百七十三两四钱五分九釐二毫四丝三忽五微五纤四沙七尘六埃二渺四漠,本色米六百一十六石二斗八升九合八勺五圭三粟六粒一颗九颖一黍六稷,豆八百八十九石六斗二升九勺八抄四圭八粟八颖七黍八稷。
外不在丁田、徵解更名田、草圩场租、勋戚丈增、升科、牛犊、匠班等项共银一千四百七十一两二钱九分二釐三毫四微四纤六沙三尘六埃,额外归并省卫原额屯田共七千八百七十四顷七十九亩三分五釐九毫四丝五忽六微九纤一沙五尘一埃七渺八漠,内有积荒田地,除节年开垦并投诚开垦升科抵补外,仍有荒田七百三十四顷三十三亩三分一釐三毫四丝一忽二微八纤八沙八尘三埃六渺八漠,又节年清出溢额田二百一十四顷八亩八分一釐九丝三忽八微四纤二沙二埃二渺九漠。康熙二十二年,实在成熟田地七千三百五十四顷五十四亩八分五釐六毫九丝八忽二微四纤四沙七尘三渺九漠。
共该徵银七千二百一十七两六钱四分四釐五毫四丝九忽八微八纤八沙七尘一埃八渺六漠,本色米三万五千一百三十六石三斗三升二合七勺七抄一撮三圭三粟四粒八颗五颖五黍三稷,折色豆七百二十石七斗七升一合六勺八抄四撮七圭六粟八粒,每石折银七钱徵银五百四两五钱四分一毫七丝九忽三微三纤七沙六尘。
外不在丁田、徵解房屋地租、楞木火药集租等项共银一百四十九两五钱九分六釐四丝九忽三微八纤三沙五尘。
本州:
原额田地山塘四千三十五顷三十亩八分四釐四毫二丝,今实在成熟并溢额折实田三千七百六十一顷四十五亩六分四釐九毫三丝内山七亩五分,折田一亩、塘一亩二分,折田一亩每折实田一亩,科银四分一釐二毫零,科米六勺一抄七撮七圭零,科豆八勺七抄八撮一圭零。外不在丁田、徵解更名田地银一百七十六两三钱九分四釐六毫九丝九忽六微,祭户人丁银三百一十一两八钱七分八釐二毫九丝,草场租正脚银九十两六钱三分七釐三毫五丝五微四纤六沙三尘六埃,圩租银四十五两四钱一分六釐四毫四丝,勋戚丈增田银一十两四钱五分七毫八丝二忽,匠班正脚银二两二钱七分二釐五毫,又归并省卫原额屯田二千三百五十七顷三十二亩七分一釐五毫六丝六忽三微四纤一沙六尘五埃九渺一漠。除荒外,实在成熟并溢额屯田二千一百五十五顷二十一亩九分五釐四毫四丝六忽八微八沙五尘三埃四渺一漠,内一则比田,每亩科正耗米八升六合四勺,增协银九釐二毫三丝二忽;一则比田每亩科耗米八升一合,增协银九釐七丝;一则徵麦改豆比田,科正耗麦八升六合四勺,每麦一石改豆一石五斗,增协银九釐二毫三丝二忽;一则折徵麦比田,每亩科麦折银三分新增银六釐六毫四丝;一则科田每亩,科正耗米五升八合三勺二抄,增协银六釐七毫四丝九忽六微;一则徵麦改豆科田,每亩科正耗麦五升八合三勺二抄,每麦一石改豆一石五斗,增协银六釐七毫四丝九忽六微;一则徵折麦,无耗科田,每亩麦折银一分六釐二毫,新增银五釐;一则折徵麦,有耗科田,每亩科麦折银一分七釐四毫九丝六忽,新增银五釐。增馀二田,每亩科正耗米五升八合三勺二抄,科协济银一釐七毫四丝九忽六微。久荒比田,每亩科米折银二分新增银六釐六毫四丝,久荒馀田,每亩科米折银一分三釐五毫。投诚官兵开垦比增等田俱照沙压比田:一则起科,每亩科米折并新增银三分六毫四丝;草场田:一则科银六分,一则科银四分,一则科银三分,一则科银二分,一则科银一分,一则科银五釐,一则科银三釐,一则科银二釐,一则科银一釐。外不在丁田、徵解房地租银四十七两二钱二分五釐四毫二丝,楞木银二十七两一钱三分九釐五毫九丝五忽,火药银四两二钱三釐,集租银一十四两二分。
全椒县:
原额田一千三十三顷一十三亩,今实在成熟并升科田一千三十三顷八十四亩三分三釐六毫,内每民田一亩科银一钱三分三釐六毫零,升科田每亩科银一钱二分三釐三毫六丝,又马田一百七十一顷亩,每亩科银三分九毫九丝零,又桑丝一千六百六十三两六钱,每两科银三分六釐二丝八忽零,科米一合八勺二抄三撮零,科豆二合五勺二抄五撮零。外不在丁田、徵解抚院供应银六十七两七钱五分,草场正脚银一百五两四钱四分五釐三毫二丝五忽一微二纤,圩租并升科田银六百五两七钱五分七釐一毫五丝一微八纤,牛犊银一两一钱,匠班银一十五两四钱五分三釐,又归并省卫原额屯田三千二百七十九顷六十三亩八分七釐二毫七丝二忽六微五纤八沙三尘五渺二漠,除荒外实在成熟并溢额屯田共三千二百五顷九十七亩三釐四毫二丝九忽四微四纤六沙三尘七埃七漠,内比田科正耗米八升六合四勺,科增协银九釐二毫三丝二忽,科田科正耗米五升八合三勺二抄,增协银六釐七毫四丝九忽六微;增馀二田科正耗米五升八合三勺二抄,协济银一釐七毫四丝九忽六微投;诚官兵开垦比科等田俱照沙压比田,一则起科每亩科米折新增银三分六毫四丝。草场田地:一则科银六分;一则科银五分;一则科银四分;一则科银三分;一则科银二分五釐;一则科银二分;一则科银一分五釐;一则科银一分;一则科银八釐;一则科银六釐;一则科银五釐;一则科银四釐;一则科银三釐三毫;一则科银三釐;一则科银二釐;一则科银四毫五丝;一则科银三毫五丝。水坝田地六亩一分四釐零,共徵银一分二釐一毫。外不在丁田、徵解房地租银二十三两九钱四分四釐四毫,火药银五两七钱八分四釐四毫二丝三忽三微四纤。来安县:
原额田八百五十九顷七十八亩一分八釐三毫,今实在同每亩科银一钱二分四釐四毫零,科米二合二勺七抄四撮零,豆三合四勺七抄二圭零,外不在丁田、徵解更名田地银二十五两四钱七分二釐六毫六丝三忽,厂地丈出溢额银一两六分七釐九毫八丝,草场租银九两四分六釐一毫二丝,匠班银三两一钱五分,又归并省卫原额屯田二千二百三十七顷八十二亩七分七釐一毫六忽六微九纤一沙五尘五埃三渺五漠,除荒外,实在成熟并溢额屯田一千九百九十三顷三十五亩八分六釐八毫二丝一忽九微八纤九沙七尘九埃九渺一漠。内,一则比田,每亩科正耗米八升六合四勺,增协银九釐二毫三丝二忽;一则比田,每亩科正耗米八升一合,增协银九釐七丝;徵麦改豆比田,每亩科正耗麦八升六合四勺,每麦一石改豆一石五斗,增协银九釐二毫三丝二忽;徵折麦比田,每亩科麦折银三分,新增银六釐六毫四丝;一则科田每亩科正耗米五升八合三勺二抄,增协银六釐七毫四丝九忽六微;徵米麦科田,每亩科正耗粮五升八合三勺二抄,增协银六釐七毫四丝九忽六微;徵麦改豆科田,每亩科正耗麦五升八合三勺二抄,增协银六釐七毫四丝九忽六微;徵折麦科田,每亩科麦折银一分六釐二毫,新增银五釐;增馀二田,每亩科正耗米五升八合三勺二抄,协济银一釐七毫四丝九忽六微;起科田,每亩科正耗米三升三合四勺,协济银九毫七丝二忽;蓄水官塘坝,每亩科正耗米二升九合一勺六抄,协济银八毫七丝四忽八微;投诚官兵开垦比科等田俱照沙压比田:一则起科,每亩科米折并新增银三分六毫四丝;草场田:一则科银八分,一则科银六分,一则科银五分,一则科银四分五釐,一则科银四分,一则科银三分二釐,一则科银三分,一则科银二分五釐,一则科银二分二釐,一则科银二分一釐,一则科银二分,一则科银一分二釐,一则科银一分,一则科银七釐,一则科银六釐,一则科银五釐,一则科银四釐,一则科银三釐,一则科银二釐。外不在丁田、徵解火药银一十两二钱三分二釐一毫六忽四纤三沙五尘,楞木银三两五钱二釐一毫五忽,集租银一十三两五钱四分五釐。

滁州漕运考

《通志》州属总:
康熙二十二年,
额徵裁扣书办工食银三百六十三两六钱人役工食银二百五十两。
归并省卫新增等银七千三百五十六两三钱二分六釐三毫一丝三忽六微四纤二沙六尘一埃二渺七漠二逡,除荒外,实徵新增等银六千八百四两三钱六分八釐五毫四丝三忽九微二纤九沙四尘二埃八渺一漠九逡。
归并省卫协济银一千六百六十八两一钱七毫五丝五忽三微八纤六沙一尘一埃九逡,除荒外,实徵协济银一千六百四十两五钱一分四釐九毫三丝二忽九微六纤三埃九漠九巡。省卫漕项南米六百一十六石。
归并省卫屯米六千四百八十五石一斗八升三合四勺六抄六撮四圭五粟二粒八黍二稷四糠五秕。
滁州卫各帮运随俸廪工银二百四十一两四钱一分二釐。

滁州风俗考

《通志》本州:
《醉翁亭记》:地僻讼简,其俗安閒。
《丰乐亭记》:介于江、淮之间,舟车商贾、四方宾客之所不至,民生不见外事,而安于畎亩。
《紫微泉记》:虽风俗淳厚,而尚气节,易以德化,难以力服。
《郡志》:习志勤俭,专力农桑。
《旧志》:二县风俗大略相同。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八百四十二卷目录

 滁州部汇考二
  滁州祠庙考〈寺观附〉
  滁州驿递考
  滁州物产考
  滁州古迹考〈坟墓附〉
 滁州部艺文一
  琅琊溪述        唐独孤及
  醉翁亭记        宋欧阳修
  丰乐亭记          前人
  菱溪石记          前人
  柏子潭神龙效灵碑     明太祖
 滁州部艺文二〈诗〉
  西涧          唐韦应物
  西涧即事示卢陟       前人
  秋景诣琅琊精舍       前人
  怀嵩楼新开南轩与郡僚小饮
              宋欧阳修
  丰乐亭春游二首       前人
  忆滁州幽谷         前人
  暮发滁阳        明徐中行
  龙潭夜坐〈滁州作〉    王守仁
 滁州部纪事
 滁州部杂录

职方典第八百四十二卷

滁州部汇考二

滁州祠庙考〈寺观附〉

    《州志》本州:
社稷坛:
风云雷雨山川城隍坛。
厉坛 制与社稷同。
乡厉坛 有八,在乡村中,土人祀之。
表丰大王庙 明洪武改封为丰山之神。关帝庙 初庙建州治西仪门外,明万历末年,郡守孙森改建于西桥之左。
城隍庙 在谯楼西。
旗纛庙 在滁州卫内。
马神庙 在太仆寺西。
滁阳王庙 在龙兴寺右,明洪武初建。
李卫公庙 在州治西南,祀卫公,唐滁州刺史李德裕也。
土地祠 在州大门内。
二贤祠 在醉翁亭后,祀宋欧阳修、苏轼。阳明先生祠 在保丰堂右。
九贤祠 在保丰堂后,祀唐刺史韦应物、李德裕、李长夫、李公垂、韩思复、宋郡守王禹偁、欧阳修、张方平、曾肇。
冯公祠 父若愚子元飙,在醉翁亭左。
四贤祠 在九贤祠左,祀明太仆寺卿李一鹏、高倬寺丞王聚奎、都察院左佥都御史金光辰。乡贤胡庄肃祠 在州治上街。
余公祠 在阳明祠前。
江东祠 在梓潼观西,旧有殿湫隘,明嘉靖间重加修饬,庙貌为之一新。
李公祠 名嵩阳,督学御史在琅琊冯公祠右,原名放鹿园。
三贤祠 在梅亭之左。
五显庙 在督学察院西。
都土地庙 在州南门内之左。
孤山庙 在州西三十里。
广武卫祠山庙 在州西四十里。
祠山庙 在州东十里。
总管庙 在州北二十五里。
牛王庙 在州北三十五里张八岭。
关圣庙 在西桥之左。
城隍庙 在谯楼西,旧庙燬于兵革。明洪武初,敕封城隍为忠祐王。永乐十二年,重修。今其地为忠祐坊云。
三皇庙 在宋以前废,置不可考。元至元二十二年,始于通济桥东北建立庙宇。
马神庙 在龙潭之前。
丰山庙 在城西南丰山顶。
高皇庙 在州西南丰山侧。
柏子龙潭庙 在城西南三里柏子潭侧,旧名会应。
刚烈庙 在关城北门外,久废。
关山关王庙 在州西二十五里。
全椒县:
社稷坛 在县西南。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县南。
邑厉坛 在县西北。
乡厉坛 在县各乡,久废。
城隍庙 在县西百馀步。
马神庙 在察院右。
土地祠 在县治内。
王文成祠 在奎光楼右。
朱文公祠 祀同文昌。
关王庙 在县右。
汉刘公祠 以春秋二仲上戊日支库银备祀。魁星楼 康熙四年,县令范开文建于奎光楼。春秋上丁日祀。
五显庙 在五通巷。
晏公庙 在县东门河边。
高皇庙 在教场圩南。
龙王庙 在县后河边。
三官庙 在县后河铺。
都土地庙 在县西门内。
三茅庙 在县西焦家巷。
汉皇庙 在县西十五里。
赵主簿庙 在县西二十里。
东岳庙 在县西南四十里。
胡侍郎庙 在千人会地方。
二郎庙 在县南门内。
火星庙 在县西五十里。
周湖庙 在县西七十里。
司徒庙 在县西门外。
张王庙 在县北五里。
护驾庙 在县东五里。
李家庙  郑家庙  蔡姥庙,在小湖边。周湖庙 在赵良坝,顺治三年土人募建。祈雨玉皇庙 在县西八十里求雨山。
来安县:
社稷坛 在县城西门半里。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县南城外二里。
邑厉坛 在县城北一里。
城隍庙 在县东南学宫之左。
马神庙 在城隍庙左。
土地祠 在县衙仪门外。
三义祠 在关帝庙后。
关帝庙 在县城隍庙左。
东岳庙 在县东门外二里,为迎春之所。龙王庙 在县南门外二里。
乌龙山龙王庙 在县西南十八里。
司徒庙 在县西北二百步。
清源真君庙 在县石固山。
祠山庙 二:一在县南二十里,一在北湖堡。八角庙 在县南二十里。
五显庙 在县水口集。
三皇庙 在县南一百步。
汉高皇庙 在县南五里。
大圣庙 二:一在县西南十里,一在县北二百步,废。
西齐王庙 在县南八里,久废。
寺观附本州:
龙兴寺 在州城中,《旧志》云:本兴寿院,周显德中改为龙兴。
开化禅寺 一名琅琊寺,在州南十里琅琊山。光孝禅寺 在州西南二里幽谷中。
龙蟠广福禅寺 在州城南十七里。
黄悦广福寺 在州东南四十五里,宋皇祐元年建。
葛城广福寺 在州东南五十五里,即庄严寺。明天顺间改今额。
蚕寨广福寺 在州西二十四里。
盈福广福寺 在州西北五十里。
新珠广福寺 在州西四十里,久废,明弘治间重修。
幽栖寺 在州西南七里,旧名黄草洼。
黄山寺 距州八十里,遗有保大元年石碑,年深剥落,不辨字迹。
上陵寺 在州西五十里,宋庆历间建。
九莲峰 在州西三十里马鞍山,文玺禅师住处。
龙华寺 在州西十里丰山后。
兴镇寺 在州西三十五里。
法华寺 在州南二十里蓼湖西南,宋嘉定间建。
双城寺 在州东二十里。
龙山寺 在州东十八里。
兴宁寺 在州北二十五里累子墩。
龙泉寺 在州西南三里柏子潭前。
西方庵 在州北门内十字街西。
华光庵 在城内钟楼后,即旧五显庙。
极乐庵 在州衙前之西,道严禅师初住静地。无量庵 在州西一里。
石莲庵 距龙华寺一里,开山为达苇和尚。永济庵 在州西一里,德修禅僧建关帝殿三间。
野渡庵 在小西门外。
准提庵 与野渡庵联。
地藏庵 在州西一里。
先觉庵 在州西十五里。
三元庵 在州西二十五里。
仙桥庵 在州西十五里。
药师庵 在州西三十里,明嘉靖年间建。胡家庵 在州西二十里关山下。
白云庵 在州西二十五里,遗有石碑二座,镌有天圣元年造五字。
龙亭观音庵 在州西三十里。
普贤庵 在州西二十五里施家集,宋天圣丁酉年建。
积善庵 在州西二十五里。
石龙庵 在州西二十里。
弥陀庵 在州西七十里树蓊径曲郡主脉山下。
大柳树观音庵 在州西六十里,延祐三年建。珍珠泉庵 在州西三十里。
天同院 在州西五十里,有全椒、金少参墓。泉水庵 在州西七十里。
护国庵 在州南门。
八福庵 在州南关。
宾丰庵 在州南关。
万福庵 在南关三里冈。
水月庵 在州小东门月城临壕上。
闻入庵 在州南二十里。
一宿庵 在州南三十里乌衣镇。
一真庵 在乌衣镇。
延寿庵 在乌衣镇。
赵村大圣庵 在州北十里。
尊胜庵 在州北二十里。
永乐庵 在州北十八里。
大士庵 在州北二十五里沙河集。
挂钟庵 在州北二十五里。
三昧庵 在州北五里。
般若庵 在州北三里。
西大圣庵 在州西五十里。
南大圣庵 在州南二十五里。
梓潼观 在钟楼前,即旧文昌宫,金大定三年建。
真武观 在东门内街北,即旧真武坛为之,宋咸淳中建。
金容殿 在大西门内。
三清殿 在城南山川坛东,万历四十年建。玉皇殿 在城西南十里琅琊山,不知何年创建,梁柱皆以砖石为之,规制巍然,为诸殿冠。三官殿 在州北二十里。
降福殿 在城北门外三里许,万历三十年建。幽栖五百罗汉殿 后山悬崖崩卸,殿宇倾折,坠损七十馀像,久秽不治。皇清康熙乙丑春季,州守王赐魁捐俸重修,整塑诸像,自题联云:群依真法王五百金身开翠壁,再整大雄殿三千宝藏焕幽栖。
真武殿 在醉翁亭山顶。
东岳行宫 在城东门外。
三元宫 在儒学东,明万历元年,堪舆家有言学宫,左方空缺不利者,遂创以补风水。
金容宫 在儒学东,明万历三年建,与三元宫并峙。
金牛墩 在州北二十五里沙河集。
全椒县:
宝林寺 在县西南半里,唐贞观七年创。藏经阁 在宝林寺后,明万历二十九年建。禅堂 宝林寺西,邑人彭道亨建。
三塔寺 在县西四十里,元泰定间刱,有三塔。宝积寺 在县西五十里,宋景炎间建。
洞山寺 在县西五十里,宋绍兴间刱。
石溪寺 在县西七十五里。
再安寺 在县西七十里,宋元丰己未年创,旁有古塔。
吴坟寺 在县西南十里,宋端拱间刱。
三圣寺 在县西南四十里,元泰定刱。
宝积寺 在县西南七十里,元天历间刱。神山寺 在县西北三十里,唐大历间刱。福龙寺 在县西北三十里,元大德间刱。卧龙寺 在县西北五十里,元皇庆间建。福山寺 在县西北六十里,宋嘉祐间建。南龙寺 在县西北七十里,元至正间建。茶芽寺 在县西北七十里,元至大间建,以茶芽山得名。
候并寺 在县北九十里,元泰定间建,内有石佛。
黄林寺 在县北十五里,元至正二年建,有古塔。
永安寺 在县东十五里,宋崇宁间建。
康丰寺 在县南二十五里,宋景德间建。万宝寺 明万历中邑人彭梦说、彭道亨建。大圣寺 在县西七十里,明洪武初建。
新兴寺 在县西南七十里,元致和间建。永福寺 在县西北六十里。
锡荫庵 宝林寺东,万历间邑人冯伟郭潮建。圆通庵 在县胡侍郎庙后。
西圣庵 在县东门古城巷,旧名梦佛庵。千佛庵 在县东门外,明崇祯年间建。
宝公庵 在县西七十里,即龙山寺,梁武帝时建。
观音庵 在县东北二十五里土桥地方,元末建。
昌化庵 在三汊河东南,憨山和尚卓锡于此。万寿庵 在县南门外,明崇祯间,邑人金九陛改建。
普济庵 在县南二里。
大觉庵 在县南旧儒学巷,明万历三十四年邑人杨于庭建。
大圣庵 在县南七十里,元皇庆元年建,有塔。地藏庵 在县西五十里,明洪武间建。
白衣庵 在县西十里。
利他庵 在县西十五里。
云隐庵 在县西北五十里,宋绍兴年建。万松庵 明万历中,邑人江以东建,子文远修,林木深蔚,最称幽胜。
因果庵 在县西北九十里,元大德间建。大圣庵 在县南二里,明崇祯间,邑人王家诏建。
义渡庵 在县南十五里,田家渡口。
永宁庵 在县西北八里,顺治四年邑人叶正蓁建,同上元卫娄守备置田施茶。
普明庵 在县西,元至正间无用禅师建。高皇庵 在县西十五里。
威严庵 在县西三十里。
观音庵 在县西五十里,明洪武初建。
福泉庵 在县西五十里,元大德间建。
铜山庵 在县西六十里,明洪武初建。
莲池庵 在县西七十里,元致和间建。
西来庵 在千人会南三里。
普渡庵 在陈家市河边,明季建义渡于此。观音庵 在县西北五十里,明洪武间建。玉泉庵 在县北五十里,明洪武初建。
水帘洞庵 在县北五十里,邑人彭梦祖建。化龙庵 在石碑桥地方二十里,旧名蛇堂庙。观音庵 在县东南一十五里,元泰定甲子创建。
长宁庵 在阜陵城,旧为高皇庙。
文昌宫 在旧儒学巷东。
碧霞行宫 在县西六丈街。
东岳行宫 在县西六丈街。
清源宫 在南门内。
南岳行宫 在县南二里南山冈上。
五龙宫 在县西北七十里。
西岳行宫 在县北十里。
三元宫 在白鹤观左。
真武观 在周门桥东。
黄花观 在县西南四十里,元大德间创。白鹤观 在县西百馀步,唐侍郎邢文伟建。玉皇阁 在白鹤观内,明道士董崇表建。东岳仁圣宫 在白鹤观内。
降福殿 在白鹤观右。
天同院。
来安县:
延塘寺 在县东南五十里,本真觉院废址,宋天圣三年建。
滥田法华寺 在县东北九十里古城集,元至元四年建。
弥陀寺 在县南三十里水口集,宋淳熙三年修,有古塔。
广福寺 在县西北四十里,明嘉靖三十四年重修。
嘉山法华寺 在县西北五十里,宋政和五年重建。
玉石寺 在县东南三十里骆家坝。
金刚寺 在县南二十里马厂,明嘉靖二十一年重建。
药师寺 在县东三十里龙山。
宝乘寺 在县北三十里,宋大观元年建。孔雀寺 在县西北二十五里练寺山。
独山寺 在县西北三十五里。
宝积寺 在县三十里石固山。
龙泉寺 在县东北三十里,元天历元年建。塔山寺 在县东二十五里。
永兴寺 在县西十五里。
观音寺 在县南三十里,元至正十三年建。白岩寺 在县南四十里。
大雅寺 在县南五十里,元至正二年建。普贤寺 在县北三十里,宋元祐六年建,明正德十三年重建。
新兴寺 在县北三十五里,元至正元年建,明嘉靖二十九年修。
永兴寺 在县北四十里长店桥,宋元祐二年建。
白塔寺 在县北六十里。
三城寺 在县西南五十里,宋庆历三年建。吉祥寺 在县治北,宋绍兴间建。
太平兴国寺 在县西北八十步。
庄严尼寺 在县东北四十五里。
招隐寺 在县北三十五里石固山。
天王寺 在县东南三十里黄泥港。
大安尼寺 在县南五十里。
鹫峰庵 在县东三十五里。
天竺庵 在县东二十五里。
圆觉庵 在县东南三十里。
清净庵 在县东三十里。
地藏庵 在县东南四十五里。
老龙庵 在县北三十里。
观音庵 二:一在县东三十里;一在县西五十里。
普门庵 在县北四十五里。
吉祥庵 在县北二十里。
段家庵 在县南二十五里。
庆成庵 在县西门外十馀步。
东茶庵 在县东门外。
宝积院 在县北三十里。
弥陀院 在县南三十里。
开元观 一名真武观,原在县北二十里岑湖村,唐开元中建,宋淳熙年间移于东门内。真武观 在县南三十里水口集。
梓潼观 在县南二百步。
三茅宫 在龙王庙后。
紫薇官 在县西北三十里,久废。
神霄玉清万寿宫 在县北三里,久废。
三官殿 在东岳庙后。

滁州驿递考

《通志》本州:
滁阳驿:设马七十五匹,草料银二千一百六十两,马夫七十五名,工食银一千八十两,差夫五十名,工食银五百四十两,买马廪粮、鞍辔等银一千五百一十五两,扣存带闰银一百二十六两,岁支银共五千四百二十一两。
大柳驿:设马六十八匹,草料银一千九百五十八两四钱,马夫六十八名,工食银九百七十九两八钱,差夫五十名,工食银五百四十两,买马廪粮、鞍辔等银一千三百七十四两,扣存带闰银一百一十五两九钱二分,岁支银共四千九百六十七两五钱二分。
全椒县:
设马七匹,草料银二百一两六钱,马夫四名,工食银四十三两二钱,差夫十名,工食银一百八两,买马鞍辔等银七十三两五钱,扣存带闰银一十一两七钱六分,岁支银共四百三十八两
六分。
来安县:
设马三匹,草料银八十六两四钱,马夫二名,工食银二十一两六钱,买马鞍辔等银二十四两,扣存带闰银三两六钱,岁支银共一百三十五两六钱。

滁州物产考

《通志》杂属:
黑晚稻 州产。
蚕豆 州产,蚕时出,较诸豆独早。
山查 全椒出土,人谓棠毬,秋实累累,有红、白二色。
紫苏 州通产。
木瓜 州产。
甜瓜 州产,有绿、黄、花斑三种,香而小者佳。黄如金,大如鹅卵,名金瓜。
风鲫 产州城壕中,明初曾入贡,至万历间以鲫非珍品免贡,后壕污,亦不复产。
酒 用酿泉酿者,色味清洌。
丝    棉    麻苧。

滁州古迹考〈坟墓附〉

《州志》本州:
金甲池 在皇甫山下,俗传皇甫晖屯兵其上,尝洗甲池中。
饮马池 在表丰庙侧巅上,俗传汉高帝饮马其中。
东园 在郡城东隅,唐李绅有诗,宋梅执礼叙之,今久废。
琅琊山寨 在州西南十里琅琊山中,宋建炎三年寇氛,郡守向子伋筑城周十馀里,为门二,聚民守之,粮竭援绝,城陷,今基尚存。
清流关 在州西二十五里,南唐时尝筑关以禦北师,其旁有芦子。周师渡淮,李重进破刘彦桓于正阳,唐人大恐,皇甫晖、姚凤退保清流关,宋太祖倍道袭之,即此地。今为南北驿路。宋朱夫子题名碑 现嵌梅瑞堂,后墙有太极,木刻屏风六扇,现贮醉翁山僧处。
菱溪 在城东本荇溪,五代杨行密有淮南淮人,讳其名,以荇为菱。
建阳城 在州东四十里,汉高帝四年,更淮南国,封黥布为淮南王,所部建阳、全椒、阜陵三县,今城东有建阳城址。
军池 在郡治后,宋淳化间孟元哲以、龙武统军,知军事凿池郡,治北园。
塘堆城 在州南四十里。
龚家城 在州东四十里。
蒋家城 在州东南五十三里,自塘堆以下三城皆傍湖泽,南唐筑瓦梁堰,以备北师,居民筑此城捍水,今皆久废。
闪州城 在州东五里。
平湖城 在州东一十五里。
三城 在州东南三十里。
双城 在州东二十里。
临滁城 在州城东五十五里梁置北谯郡,北齐改临滁郡治此,俗呼为罗城。
铜坑 按《滁旧志》俱云:铜坑不知其处。
白果树 明太祖初驻滁值六合义师,有元兵之围,遣使求援,太祖率耿再成等由张家堡救之,驻舟河岸,手插银杏一枝,以祝休咎,今存。醉翁楼 在城南七里,即古醉翁亭,明嘉靖间,太仆卿赵釴创为楼。万历间,沈思孝改为解酲阁,为之记,刻石。
赞皇楼 在州治后统军池上,唐刺史李德裕建,后改名怀嵩,一名北楼,久废。
东斋水阁 唐李德裕建,不知其处。
凝香阁 不知其处。
环山台 在囧寺左少卿衙东,今废。
琴台 在琅琊溪旁,唐刺史李幼卿建,今废。望月台 在琅琊,建置不可详,久废。
悟经台 在琅琊山,即张方平写二生经处。金刚经塔碑 在冯李二公祠后一瓦舍下,今半壁将倾。
保丰堂 在丰乐亭。
妙相堂 在琅琊山皆空亭西岩间。
麟趾堂 在琅琊山妙相堂前,新建。
振宗堂 在琅琊山,明万历三十八年,太仆卿吴达可刱,前有银杏二株,枝柯交覆,密蔽天日,大可十数围。
希真堂 不知其处,按《滁志》存有其名。
七贤堂 在州学宫内,祀唐李德裕、韩思复、韦应物、李幼卿、宋王元之欧阳修、曾肇,俱本郡名守堂,久废。
二贤堂 在醉翁亭左山麓,祀王元之、欧阳修,久废。
四贤堂 在琅琊山,祀王元之、欧阳修、曾肇、曾巩,久废。
醉翁亭 在琅琊山酿泉之上,僧智仙建,欧阳修为之记。按《旧志》云:《欧阳公记》成远近争传疲于摹打,山僧云:寺库有毡打碑,用尽,至取僧室,卧毡给用。凡商贾来亦多求其本,所遇关征以赠,监官可以免税。
渐入佳境亭 在醉翁亭北之路隅,宋宣和中郡守唐恪建,名曰:同醉。嘉泰中,郡守林㟽重建,改今名,亭久废,但存渐入佳境四大字于石壁耳。
丰乐亭 在幽谷紫薇泉上,宋欧阳永叔建,自为记眉山苏轼书,刻石。
醒心亭 在丰乐山椒,欧阳修建,曾子固记,今废。
紫薇亭 在紫薇泉上,今废。
来远亭 在丰乐亭北山麓,今废。
大观亭 在丰乐亭南山麓,今废。
翼然亭 在醉翁亭右。
梅亭 在醉翁亭西。
见梅亭 在梅亭前。
意在亭 在见梅亭东,明万历间,郡守卢洪夏引水凿池,凡九曲可以流觞。
酿泉亭 在醉翁亭东北路隅。
揽芳亭 在醉翁亭东山麓,今废。
皆空亭 在琅琊山开化寺右,今废。
清风亭 在琅琊山寺后,今废。
三友亭 在琅琊山庶子泉东,削壁列屏,悬崖瀑泉,郡学生欧粲题联云:一水悬崖时漱玉,四山绕户自开屏。石太仆爱而梓之,后改名混混,今废。
揽秀亭 在琅琊山,今废。
绎思亭 在柏子潭山之麓,今废。
甘霖亭 在柏子潭,今废。
飞泉胜概亭 在石濑涧,今废。
金声亭 在丰乐亭右,今废。
壮怀亭 在幽谷金沙泉,久废。
德云亭 在龙蟠玩珠山上,久废。
茶仙亭 在琅琊寺,宋绍圣中建,曾子固记,久废。
时若亭 在柏子潭上,久废。
三隐 在桑根山下,《旧志》:南隐、中隐、北隐三隐相去各十馀里,皆古隐者所居,有泉池、石室,其名氏时世莫考。
放于琅邪亭 在六一泉西。
全椒县:
敕书楼 宋建,久废。
元公井 在县南,数武井栏石刻云:元祐四年十月,椒令元时忱命开义井于县门外,以济民用,其形八角,又名八角井,居民至今赖之。酒务基 宋设,元县治建其故址。
落雁亭 旧名落雁塔,在白鹤观前,今废。观澜亭 在儒学前左。
平家墩 在县西三十里,明初功臣平安宅兆。张果老桥 土人谓果老曾过此,在上袁村河天王涧,涧有独石,桥石两截悬空不坠,环数里无蚊蚋,传以为异。
丰乐城 在县西六十里,旁有丰乐院。
谎粮墩 在县西南五十里,旧传吴伐楚,粮尽,伍子胥以土为墩,覆米于上,故名。
秦皇试剑石 在县西北。
安期洞 在椒陵山中。
阴陵 即迷沟项羽迷道处。
阜陵城 在县东十五里地名长陵坂内,有阜陵王墓,本汉县,属九江郡,后废。
涂塘城 三国时孙权遣军于堂邑,作涂塘在县西北百里。
南谯城 有二:一在县北二里尹村,梁置南谯州于此,或云在桑根山;一在州西南八十里,北齐徙州治于此,隋初改为滁州,大业初改为清流县,即此。
北谯地 在县西北二十五里新高村,梁置郡于此,久废。
嘉平 在县西南一十五里南谯领县嘉平,宋时置寨于此。
梁王城 今不得其处。
桑根街  襄地   谷熟里
临滁里。
花林 疑即宝林寺,今莫考。
焦山寨 宋焦光赞结寨于上。
神山石井 在寺内,凿石为之,中有字云:元至正时,凿深七丈,游人以石投之,铿然有声,父老相传昔寺僧令工凿得石一升与钱一升,又相传为柴王井云。
宝林门 明崇祯间,方令君造敌楼于宝林桥,掘得木扁,上书宝林门三字,端楷有笔法,旁书赤乌,二年立,则三国时物也。
得雨亭 在南谯书院左山岑之上。
襄城 《旧志》:襄水源出石臼山,至襄城入袁村河,不知何代所筑。
瑞贤楼 即北城楼,筑城时建,据釜山上,岿然南望,与诸城楼异,制瑞贤亦不知何所指也。来安县:
顿丘城 在县东一里横风村,宋元徽中尝侨秦郡顿丘于此,今遗址犹存。
赵王城 在县东二十五里,周围一里,东北有门,城北有涧,涧北有古冢,甚大,俗传为赵侯墓无㨿。丁城 在县东北五十里曲里村白塔镇东南平野中,一土城高数丈,不知何时筑。
高塘 在县六十里,按《后魏书·地形志》:有高塘郡隶谯州。《隋志》云:废,高塘入顿丘,疑即此。仙楂里 在城东二十里,相传南唐筑瓦梁堰,日惟此地最高,远望若仙楂然,故名。
王母池 在县东岳庙西,深阔丈馀,中甃以砖,上有石阑,旁有石刻,居民占事者,投楮钱以浮沉断吉凶,今久湮然,不知其所从始。
海子眼 在县东三十里赤山湖,其水冬夏不竭,俗传瓦梁堰成日,此池最深,若通海然。
坟墓附本州:
唐张给事原佖墓 在仁义乡蓼湖东。
五代张太傅训墓 在州东南三十里。
宋张太傅墓 在州城西门外一里。
张光禄温之墓 在昌城乡安仁村。张提点次元墓 在昌城乡安仁村。
燕公墓 在州西南三十七里,地名长冲。百蛮王墓 二:一在州西十八里,一在州东四十里。
圣人墓 在州北一十五里。〈不辨何人姑照原本〉何将军墓 在州南四十五里。
双女墓 在州西三十五里。
张燕公墓 在州西四十里,按《唐书》:张说徙家洛阳,以疾薨,不应葬滁,盖俗传之妄耳。
明滁阳王墓 在王庙之后沙河之上。
范学士墓 在乌衣河北。
何都督文晖墓 在城之东北沙河上。
李都督茂墓 在关山之西北。
黄侍郎立恭墓 在麻塘桥西南。
吴都指挥墓 在白米山。
全椒县:
汉阜陵王墓 在县东十五里,汉光武子封阜陵葬此。
宋康王墓 在县南十五里崇善山。
吴少傅墓 在县南十五里,少傅名革赠卫国公。
王粹道墓 在府城冈南。
张瑰墓 在善政乡修仁里。元马侍郎祖墓 在双河口。
明方总兵墓 在县东北三十里许。
乐尚书墓 在县西袁村河。
鲁文质墓 在县西袁村河。
平都督墓 在高塘南二里。
吴赠公墓 在县西北石狮子塘。
金云骑尉墓 在县南门外一里许笔峰山。来安县:
上古高辛墓 在县东南一里,地名广阳,旧传帝有五十冢,县因侨置顿丘,遂误以有高辛墓云。
王者墓 在县西十八里八石山之下有巨冢,相传为王者墓,以其巍然,非王者莫之有。古冢 在县北九十里白椫村旁,石羊石虎累
累然,不知其为谁墓。
汉孟尝墓 《滁志》四十五里浮山下,为孟尝墓,注云:按《汉书》,尝会稽上虞人也,举茂才,拜滁令,迁合浦太守,以病免,卒于家,相传有墓于此,不可知。
唐刘舍人墓 在县西北三里白茅村,相传为唐淮南节度使刘邺之墓。
白行简墓 在县西北三十五里,《旧志》云:行简尝为滁州刺史,卒葬此。

滁州部艺文一

《琅琊溪述》唐·独孤及

陇西李幼卿,字长夫,以右庶子领滁州,而滁人之饥者、粒流者召,乃至无讼以听故居,多暇日,常寄傲此山之下。因凿石引泉酾其流,以为溪,溪左右建上、下坊,作禅堂、琴台以环之,探异好古故也。按《图经》:晋元帝之居琅琊邸,而为镇东也,尝游息是山,厥迹犹存,故长夫溪名曰琅琊。日赋八题于岸石,及亦状而述之,是岁大历六年,岁次辛亥春三月丙午日,述曰:自有此山便有此泉,不浚不刊,几万斯年,造物遗功若俟,后贤天钟灵奇公润色之,疏为回溪,削成崇台山,不过十仞,意拟衡灵溪,不袤数丈,趣侔江海,知足遂适,境不在大,怪石皑皑,涌湍潺潺,洞壑无底,云兴其间。仲春气至,万木华发,亘陵被坂,吐火喷雪,公登山乐,乐者毕同,无小无大。乘兴从公,时公荐觞,酒酣气振,溪水为主,而身为宾,舍瑟咏歌,同风舞雩,时时醉归。与夕鸟俱,明月满山,朱幡徐驱,石门松风,声类笙竽,呜戏人实弘道,物不自美。向微羊公游,叹之涘岘山寂寞,千祀谁纪,彼美斯溪,维公嗣之,念玆疲繄,公其记之,后之聆清风而叹息者,挹我于泉乎而已。

《醉翁亭记》宋·欧阳修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作亭者谁。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若夫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岩穴暝,晦明变化者,山间之朝暮也。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朝而往,暮而归,四时之景不同,而乐亦无穷也。至于负者歌于途,行者休于树,前者呼,后者应,伛偻提携,往来而不绝者,滁人游也。临溪而渔,溪深而鱼肥;酿泉为酒,泉香而酒冽;山肴野蔌,杂然而前陈者,太守宴也。宴酣之乐,非丝非竹,射者中,奕者胜,觥筹交错,坐起而諠哗者,众宾欢也。苍颜白发,颓乎其中者,太守醉也。已而夕阳在山,人影散乱,太守归而宾客从也。树林阴翳,鸣声上下,游人去而禽鸟乐也。然而禽鸟知山林之乐,而不知人之乐;人知从太守游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者,太守也。太守谓谁。庐陵欧阳修也。

《丰乐亭记》前人

修既治滁之明年夏,始饮滁水而甘,问诸滁人,得于州南百步之外,其上则丰山,耸然而特立。下则幽谷,窈然而深藏。中有清泉,滃然而仰出。俯仰左右,顾而乐之。于是疏泉凿石,辟地以为亭,而与滁人往游其间。滁于五代干戈之际,用武之地也。昔太祖皇帝尝以周师,破李景兵十五万于清流山下,生擒其将皇甫晖、姚凤于滁东门之外,遂以平滁修。尝考其山川,按其图记:升高以望清流之关,欲求晖凤就擒之所,而故老皆无在者,盖天下之平久矣。自唐失其政,海内分裂,豪杰并起,而争所在,为敌国何可胜数。及宋受命,圣人出而四海一,向之凭恃险阻,划削消磨,百年之间,漠然徒见。山高而水清,欲问其事,则遗老尽矣。今滁介江淮之间,舟车商贾,四方宾客之所不至,民生不见外事,而安于畎亩,衣食以乐生送死,而孰知上之功德。休养生息,涵煦于百年之深也。修之来此,乐其地僻而事简,又爱其俗之安閒。既得斯泉于山谷之间,乃日与滁人仰而望山,俯而听泉,掇幽芳而荫乔木。风霜冰雪,刻露清秀,四时之景,无不可爱。又幸其民乐其岁物之丰,而喜与游也。因为本其山川道,其风俗之美,使民之所以安其丰年之乐者,幸生无事之时也。夫宣上恩德,以与民共乐,刺史之事也。遂书以名其亭焉。

《菱溪石记》前人

菱溪之石有六,其四为人取去,其一差小而尤奇,亦藏民家,其最大者,偃然僵卧于溪侧,以其难徙,故得独存。每岁寒霜落,水涸而石出,溪旁人见其可怪,往往祀以为神。菱溪,按《图》《经》皆不载。唐会昌中,刺史李濆为荇溪记云:水出永阳岭,西经皇道山,亦以地求之。今无所谓荇溪者,询于滁人,曰此溪是也。杨行密有淮南,淮人为讳其嫌,名以荇为菱,理或然也。溪旁有遗址,云故将刘金之宅,石即刘氏之物也,金伪吴时,贵将与行密俱起合肥,号三十六英雄,金其一也。金武夫悍,卒而乃能知,爱赏奇异,为儿女子之好,岂非遭逢乱世,功成志得,骄矜富贵之佚,欲而然耶。想其陂池台榭奇木异草,与此石称,亦一时之盛哉。今刘氏之后,散为编民,尚有居溪旁者。予感夫人物之废,兴惜其可爱而弃也,乃以三牛曳置幽谷,又索其小者,得于白塔。民朱氏遂立于亭之南北亭,负城而近,以为滁人岁时嬉游之好。夫物之奇者,弃没于幽远则可惜,置之耳目则爱者,不免取之而去。嗟夫,刘金者,虽不足道,然亦可谓雄勇之士,其平生志意岂不伟哉。及其后世荒湮零落,至于子孙泯没而无闻,况欲长有此石乎。用此可为富贵者之戒,而好奇之士闻此石者,可以一赏而足,何必取而去也哉。

《柏子潭神龙效灵碑》明·太祖

昔元末帝纪至正十有四年,岁次甲午秋七月,朕率兵驻滁阳。正禾苗畅茂之时,值天久旱,农树将槁。时所帅者,众忧恐乏,食皇皇不已。于是询于滁民之耆年者,曰:滁阳郡在方册,其来远矣。水陆英灵,孰民怀之,语既郡耆默然,中有志士杨文素者,曰:滁之西南有山,曰丰山,阳谷有峦,峦侧有渊,名曰柏子潭,浅深莫测,神龙出没,往来乎其间。前代雨旸愆期,凡官守于斯者,必恳祷于是,诚则辄应。于是每遇旱患,祈必丰稔。滁民怀泽,临渊而建祠。先后人相继无不仰瞻。今天久不雨,必诣神祠陈其所以,或者雨乎。朕既听是云,即策马极所在,去将百步,税骑而步趋钦钦,而临渊恳思之,洋洋乎在渊,跃跃乎游云。于是斋焉饭僧,临祠而祷之。初土民有云:凡祷之日,潭必有异,或鱼尾于渊,或鼋鼍浮于面,斯雨泽之先兆者。朕亦欲是,至期无见,祷已毕矣。亲跻峦侧,立渊西崖,扳弧俯视,以矢入渊者三,祝谓神曰:曩有祷于神者,谓神有异,今乃无是,今与神约期三日,神若我答,无不神敬,设杳然,还可祠于渊乎。祝毕乃归,是日天朗,明日万里无云,三日其晴愈甚,漏当巳正之间,纤云不飞。待至午漏将正,出视四天,滁之西南丰山之右,墨云一点,昭示碧天,其巨如斗。噫久旱不雨,今碧天万里,所望之云不过如斗量,岂济哉。果若不答,神必我较,将有他变欤。于是閟息于中堂,少顷视外澹影,幽阴即出。仰视,呜呼欻然,忽然墨云已遍太虚,雷轰天外,电掣九霄,霖雨大作。时,朕冒烈风迅雷,即诣神祠,谢神如朕所约。邑中去潭多不三里馀,比至潭所在山川,滂沱盈溢,无不浩浩荡荡,神乃我答,不伤不溢,民获丰稔。朕自去此三十年馀,若遇旱患,心目朝向是方,意欲诣祠而祷,斯慕神之切也。遂于洪武十八年冬十有二月十一日,特敕有司建亭宇,刻坚石著神龙,效灵碑树立当渊,所以昭示泽民之验。

滁州部艺文二〈诗〉

《西涧》唐·韦应物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西涧即事示卢陟》前人

寝扉临碧涧,晨起澹忘情。空林细雨至,圆文遍水生。永日无馀事,山中伐木声。知子尘喧久,暂可散烦撄。

《秋景诣琅琊精舍》前人

屡访尘外迹,未穷幽赏情。高秋天景远,始见山水清。上陟岩殿憩,暮看云壑平。苍茫寒色起,迢递晚钟鸣。意有清夜恋,身为符守婴。寤言缁衣子,潇洒中林行。

《怀嵩楼新开南轩与郡僚小饮》宋欧阳修


绕郭云烟匝几重,昔人曾此感怀嵩。霖林落后山争出,野菊开时酒正浓。解带西风飘画角,倚栏斜日照青松。会须乘醉携嘉客,踏雪来看群玉峰。

《丰乐亭春游二首》前人

春深淡淡日辉辉,草惹行襟絮拂衣。行到亭西逢太守,蓝舆酩酊插花归。


红树春山日欲斜,长郊草色绿无涯。游人不管春将老,来往庭前踏落花。

《忆滁州幽谷》前人

滁南幽谷抱千峰,高下山花远近红。当日辛勤皆手植,而今开落任春风。主人不觉悲华发,野老犹能说醉翁。谁与援琴亲写趣,夜深泉在翠微中。

《暮发滁阳》明·徐中行

荒城一骑出,落日万峰西。涧水流人影,松阴散马蹄。
悬崖青欲滴,芳草绿堪迷。洵美非吾土,翻然忆故溪。
《龙潭夜坐》〈滁州作〉王守仁
何处花香入夜清,石林茅屋隔溪声。幽人月出每孤往,栖鸟山空时一鸣。草露不辞芒屦湿,松风偏与葛衣轻。临流欲写猗兰意,江北江南无恨情。

滁州部纪事

《全椒县志》:汉后主建兴九年,吴主权遣中郎将孙布诈降于魏,以诱扬州刺史王凌,伏兵于阜陵以俟之。凌誊布书,请兵迎之,将军满宠以为必诈,勿与兵。凌索兵不得,乃单遣一督将,步骑七百人,往迎至阜陵,布乘夜掩击,大败之。
《吴志·袁术表》:孙策为折冲校尉,策母先自曲阿徙于历阳,策又徙母阜陵。
梁天监中,遣冯道根戍阜陵。初到修城隍,远斥堠如敌将至,众颇笑之。道根曰:怯防勇战,此之谓也。城未毕党法寄奄至,众皆失色,道根命大开门,结服登城,遣精锐出战破之。魏人见其意,思閒暇,战又不利,遂引去。
《王铚默记》:艺祖事周世宗,功业初未大显。会世宗亲征淮南,驻驿正阳,距寿阳刘仁瞻未下,而艺祖分兵滁州,距寿州,四程皆大山,至清流关而上,关去州三十里则平川,而西涧又在滁城之西也。是时,江南李璟据一方,国力全盛,闻世宗亲至淮上,而滁州其控扼,且援寿州,命大将皇甫晖、监军姚凤提兵十万扼其地。太祖以周军数千,与晖遇于清流关隘路,周师大败,晖整全师入憩滁州城下,会翊日再出。太祖兵聚关下,且虞晖兵再至,问诸村人,云有镇州赵学究在村中教学,多智计,村民有争讼者,多诣以决曲直。太祖微服往访之学究者,固知为赵点检也。迎见加礼,太祖再三叩之,学究曰:皇甫晖威名冠南北,太尉以其与己如何。曰:非敌也。学究曰:然彼之兵势与己如何。曰:非其比也。学究曰:然两军之胜负如何。曰:彼方胜,我败畏其出兵,所以问计于君也。学究曰:然且使彼来日整军,再来出战,师绝归路,不复有噍类矣。太祖曰:当复奈何。学究曰:我有奇计,所谓因败为胜,转祸为福者。今关下有径,路人无行者。虽牌军亦不知之,乃山之背也。可以直抵城下,方值西涧水大涨之时,彼必谓我既败之,后无敢蹑其后者,诚能由山背小路,率兵浮西涧水,至城下斩关而入,彼方战胜而骄解甲休,众必不为备,可以得志。所为兵贵神速,出其不意。若彼来日整军而出,不可为矣。太祖大喜,且命学究以指其路,学究亦不辞,而遣人前导。即下令誓师,夜从小路行三军,跨马浮西涧,以迫城,晖果不为备,夺门以入,既入晖始闻之,率亲兵擐甲,与太祖巷战三纵,而三擒之。既主师被擒矣,或谓周师大兵且至,城中大乱,自相蹂践,死亡不计数,遂下滁州,即国史所载。太祖曰:馀人非我敌。即斩皇甫晖头者,此时也。滁州既破,中断寿州为二,救兵不至,寿州为孤军,周人得以擒仁瞻,自滁州始也。擒晖送世宗,正阳御寨,世宗大喜,见晖于篑中金创被体,自抚视之。晖仰面言:我自贝州卒伍起兵,佐李嗣源遂成,唐庄宗之祸后,率众投江南,位兼将相,前后南北二朝大小数十战,未尝败,而今日见擒于赵某者,乃天赞赵某,岂臣所能及。因盛称太祖之神武,遂不肯治创,不食而死。至今滁人一日五时,鸣钟以资荐晖。云盖淮南无山,惟滁州边淮有高山、大川,江淮相近处为淮南屏蔽,去金陵才一水隔耳。既失滁州,不惟中断,寿州失接,则淮南尽为平地。自是遂尽得淮南无复,阵寨世宗乘滁州破竹之势,尽收淮南,李璟割地称臣者,由太祖先擒皇甫晖首得滁州阻固之地故也。此皇甫晖所以称太祖为神武者,晖亦非常人,知其天授非人力也。其后,真宗时所以建原庙于滁,而殿曰端命者,太祖历试于周,功业自此而成,王业自此而始。故号:端命盖我宋之镐沛也。其赵学究,即韩王普也。实与太祖定交于滁州,引为上介归德军节度,巡官以至太祖受天命为宗臣,比迹于萧曹者,自滁州始也。
《全椒县志》:都土地庙在旧西门内,井边邑庠生王宫淘井得木,主书都土地之神,主阴书崔姓。六月四日,生谋祀之,即建于其地已竖柱矣。主忽夜移汪别驾宅右,即今祠。庠生邵炜授徒其中,入学者多凡应入、学几人,除夕即鼓响若干声,甚灵异云。
全椒南山烟堆,在县旧儒学南一里许荒冈上,名曰笔峰,形势卑小。永乐初,有术者云:此峰若高尖突秀,当出举人。翊日,文学掾领诸生,各挟畚锸负土培筑。时有屯田总旗者,过曰:何丛脞若是。此无名之役也。诸生曰:吾辈戮力,崇高此峰,正欲增补风脉,以出举人耳。若何人而敢饶舌,因群唾之。总旗至南都,诬以出,主人触上,怒命主帅率兵尽境洗之,至江值飓风骇浪,三日未能渡。时都御史陈瑛,滁人也,奏以全椒邑小且淳朴,安能伏此不轨,设不测,请将臣举家先受戮。上览章悯其恳切,令主帅驻兵江上,遣使者往察,但见乡市安堵如故,乃掘冈阜,中得铁符朱书云:前有笔峰山,后有腰带水,此地必出举人。使者归,对以实。上乃释然,召主帅者还,首者伏诛,其从悉戍边,而县获以免。

滁州部杂录

《春明梦馀录》:滁州西通庐凤,有二关:一清流大关,要路,又北小马鞍关。
《滁州志》《醉翁记》云:苍颜白发颓乎其间,云年又最高。考公治滁之年,才三十有八耳。其同游宾客如谢绛辈,岂尽少年场,或云潘黄门集三十有二,始见二毛。古亦有之,苍颜疑是实事,未知其详。
《丰乐记》云:欲求晖凤就擒之所,而故老已无识者。今郡城东北沙河一带,土名降唐湾,父老相传谓晖凤败而唐人乞降即此地是。
郡观德门外石梁左右,竹树交横,唐刺史韦公诗所谓野渡无人舟自横者也。考诗话云:韦公过六合芳草涧而咏,其实西涧之名,滁所由来久矣。况公尝刺滁,不应旁及邻涧。
郡自建城以来,皆名州,或名郡。隋末始有清流县名。明初亦云清流、全椒、来安三县。岂地特置县,而以州统之耶。或曰赤湖,古清流县。或云广武卫,旧清流治。今之关山亦曰清流关,其为清流县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