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松江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六百九十九卷目录

 松江府部汇考十一
  松江府驿递考
  松江府兵制考
  松江府物产考一

职方典第六百九十九卷

松江府部汇考十一

松江府驿递考

        《府志》本府〈华亭县娄县附郭〉
云间递运所 在府城谷阳门外泽润桥之西。古名云间馆,又曰云间驿;《前志》有西湖官驿,又曰馆驿。在府东偏盖别署也。元迁驿于府治,后改为松江站,以旧驿为在城税司。明洪武初,复建于此,仍旧名云间驿。三十年改为递运所,祗待委积,仍如驿例旧风泾上。海各有驿,至是俱省。云间驿楼久废。正德二年,撤递运所,门为楼设大使一员,祗谒往来,而河下水尝浅涸不便驻舟,故于庆云桥之西复设馆驿,以待巡使者驻节。俗因谓之外馆驿,而谓递运所,曰内馆驿。风泾驿 在风泾镇。江浙往来之冲。宋设,今废。西湖官驿 临西湖上,故陆氏放鹤滩也。有水阁颇称幽致,今废。
里馆驿 即鹤城书院,在普照寺西。故县之别署,后以为驿馆。明初,革云间驿通判。洪景德重为缮理易今名。凡赍奉诏敕使臣居此。
听鹤亭 在今西林寺西。旧名谷阳,俗呼接官亭,古送迎憩息之所。元元贞三年修,易今名至正中府监,哈只哈散沙继修,益壮。左有堂扁,曰集英门,榜曰驻驿。
水云亭 在秀野桥北。凡輶轩使乘大舟而来,内地潮水枯涸,即止于此。今称为接官亭。问俗亭 在云间第一桥南华亭。昔隶秀州此地及,风泾驿为往来要冲。今惟江浙巡鹾御史往来饮饯驻泊于此。
上海驿 今为公馆府官行县则莅焉。
上海观澜亭 俗名接官亭,在坊浜北。府前总铺 在府东。《前志》称郡治东偏。有近民亭、宋华亭。知县杨瑾建。元时为馆驿,即其地也。东路至上海县,又东至中,后所十一铺:
车墩铺  胡婆铺  紫冈铺
八尺铺  华泾铺  乌泾铺
龙华铺  上海县前铺
周八铺  杨灰铺
南汇觜千户所前铺
西路至嘉善县界六铺:
吉阳铺  斜塘铺  滕港铺
西唐湾铺 陈泾铺  风泾铺
南路至金山卫东南至中前所六铺:
莲花朵铺 杨胥铺  金山卫前铺
漕泾铺  袁浦铺  青村铺
北路至青浦县七铺:
通波铺  兴福铺  黄蛮泾铺
北簳山铺 郏店铺  青龙铺
艾祈铺
西北由青浦县至昆山县界五铺:
白鹤铺  浦阙铺  徐公铺
江桥铺  绿葭浜铺 以上凡三十六铺每铺九里。
《嘉禾志》:元制松江府急递铺一十有四,自风泾东接泥滑桥为十二里泥滑桥东接洙泾洙泾东接九里庵,九里庵东接李塔汇,李塔汇东接吉阳汇,皆为九里,吉阳东接府前为十五里,府前东接张泾为十八里,张泾东接盘龙为十五里,盘龙东接新坟,新坟东接钱坟,皆十七里,钱坟东接龙华十八里,龙华东接淡井,淡井东接上海,皆九里。
《上海县志》〈按《青浦县志〉
》总铺 在县治东设司兵六名。
中后所铺 在浦东以次相递。
川沙铺 自总铺东递至此五十里设司兵二名,
旧设厂纤夫五十名,岁编工食银三百六十两,康熙八年裁革。
旧设官马十六匹,岁编工食银二百三十两四钱,康熙十年减改官马三匹,设给工食银一百八两,马夫二名,工食银二十八两八钱,康熙十四年裁改。
康熙二十年复设官马二匹,岁编草料银五十七两六钱,马夫一名,岁编工食银一十两八钱,三年均编每匹马价银五两共银十两,又编给每岁鞍辔等银三两。
又复设水旱夫四名,即厂纤夫,每名岁编工食银一十四两共五十七两六钱,以供本县公务役使。

松江府兵制考

        《府志》本府
江南全省提督总兵官一员,驻劄本府。
提标中营游击一员  守备一员
千总二员  把总四员
提标左营游击一员  守备一员
千总二员  把总四员
提标右营游击一员  守备一员
千总二员  把总四员
提标前营游击一员  守备一员
千总二员  把总四员
提标后营游击一员  守备一员
千总二员  把总四员
提标城守营游击一员  守备一员
千总二员  把总四员
提标经制额设中营官兵一千名,有马战兵三百名,无马战兵二百名,步守兵五百名。坐马二十二匹,战马三百匹。
提标经制额设左营官兵一千名:有马战兵三百名,无马战兵二百名,步守兵五百名,坐马二十二匹,战马三百匹。
提标经制额设右营官兵一千名:有马战兵三百名,无马战兵二百名,步守兵五百名,坐马二十二匹,战马三百匹。
提标经制额设前营官兵一千名:有马战兵三百名,无马战兵二百名,步守兵五百名,坐马二十二匹,战马三百匹。
提标经制额设后营官兵一千名:有马战兵三百名,无马战兵二百名,步守兵五百名,坐马二十二匹,战马三百匹。
提标经制额设城守营官兵一千名:有马战兵三百名,无马战兵二百名,步守兵五百名。坐马二十二匹,战马三百匹。
远戍兵防原额军户四千六百三十一名,军兵总额粮饷之数。
府凡一卫五所额设正军五千二百馀名额,派三县军储粮四万三千八百三十馀石,或增加焉,其水陆民兵散布三县及缘海,岁额共四千二百馀名,船只驾夫马匹草料在外。
华亭县额设陆兵三百名,水兵二百名。
上海县额设陆兵四百名,水兵八十名,哨船八只。
青浦县额设哨守兵三百名,内陆兵二百三十名,水兵七十名,哨船六只,后增设九只,内守五城门各一,朱家角及广富林白鹤江三镇各一,跟随本县迎送上司一。
提督各标营官兵岁支俸饷银十万七千六百八十两三钱一分三釐,米二万一千六百石,马匹岁支料二万四千五百九十五石三斗,草七万六千七百五十二束。
在外沿海黄浦金山等营官兵三千四百二十四员,各马七百三十匹,岁支俸饷银六万六千二百九十四两三钱八分二釐零,米一万二千二百四十石。
金山卫原额官军舍馀二千二百馀名,民兵三千馀名,后存陆营民兵六百八十七名,水营民兵四百四十五名,军选锋五百六十名,后存五百二十七名,战马三十六匹,日给口粮俱本府属县练兵银内支给。
本营官兵粮银及参将供应马匹草料共银八千一百七两零,又沙船二十只该粮银三千一十六两零。
提督标经制额设参将一员
中军守备一员  千总二员
把总四员
额设有马战兵二百名,无马战兵三百名,步守兵五百名,各官坐马二十四匹,各兵战马三百匹。
顺治四年,设守备一员,掌卫印理七所屯田。府境巡徼司兵之署,凡内郡要地各设巡检司,主讥往来奸慝及私贩禁盐逃亡军民罪囚并无引私越之人及警逻之事,后历有更置,盖因
要阨之所。有时变迁,故司署亦随异宜耳。华亭金山司 明洪武初建于张泾堰。至十九年,徙建胡家港口。在华亭东南六十里。
南桥司 明洪武初原建于南桥镇,称戚木司。十九年徙建于戚木泾。万历九年,复徙于南桥,改今名。在华亭东南七十里。
娄县泖桥司 明洪武三年建于泖桥之东数里洙泾镇。在娄县西南三十六里。
小贞司 明洪武七年建于小蒸镇。今镇地分属青浦,而官属娄县,在县西三十六里。
上海黄浦司 明洪武六年建于黄浦之上闵行镇。在上海南二十一保。
三林庄司 明洪武六年建于三林塘镇。在上海东南十七保。
吴淞江司 明洪武五年建于吴淞江北岸在上海西北二十七保。
青浦新泾司 明洪武六年建于二十九保新泾。今在青浦四十五保青龙镇。
淀山司 明洪武初年建府西北六十里。今在青浦四十二保安庄镇。
南跄司  陶宅司 今俱废革。
每司设巡检一员,弓兵三十名,沿海沿江者加额或至七十名,松境惟淀山司,弓兵四十名新泾等皆三十名,各分汛地,每司以数镇属其官领之。昔之。经略地方者视村镇要害而设,专为巡缉盗贼护卫村氓迩来废弛其司官,或因公廨敝毁从便僦住,或因注选踵蹑任若传舍其司兵,或散处村落宿蠹昌滥。名实混淆。
华亭县汛地 南至金山卫东南至柘林青村。俱滨海东北至泗泾七保,上海界东至十八保,上海界西至娄县界西北西南皆娄县界。叶谢镇 在华亭东南地隶八保,与萧塘邻其外,为柘林处腹而势冲。北与闵行相策应,西与漕泾为犄角。明时倭寇入巢,柘林尝自此渡浦至瓜泾而西。今议屯乡兵于镇以遏之。
漕泾镇 在华亭县东南七十里界。于柘林金山之间,逼处护塘之内为盐徒渊薮,其操艘出入波涛娴习如御马海贼颇畏之。往年倭寇内犯,尝被此地盐艘驱迫小岛中围之数匝,焚舟绝粮,贼大窘遁去。故其时,练乡兵之议,有司请择本镇,著姓使得部署,灶丁结立团营以自为守,一时亦暂行之。
娄县汛地 南至金山卫平湖乍浦界,西南至风泾嘉善界,西至泖青浦界,西北至章练塘长洲界,北至塘桥青浦界,东北至泗泾华亭上海界,东及东南皆华亭界。
洙泾镇 为娄县巨镇。古于此置大盈务。东通黄浦,西通泖湖。水寇睥睨之地也。设泖桥巡司,在镇巡缉以其南遵水达海盐平湖,北从泖达苏州嘉兴。盐艘出没便利,故驵魁大猾号召暴横亡命作奸之徒,趋之为窟云。
张泾镇 隶娄县七保去县南五十里。宋人堰海十八所之一也。浦东场盐课司,旧设于此,后以牢盆相远别建官衙于堰南镇。有陆路,北通府治,南通金山,可以直达间,有支河断港置石梁数十以联之。无事以通往来,有事可以策应。昔年,倭难时咸议金山离府太远,兵势太孤,欲特遣重兵一枝屯练于此,为金山声援诚计之得也。
上海县汛地 东至川沙堡滨海。西至七宝镇华亭青浦界,南至乌泥泾闵行华亭界,北至真如栅桥嘉定界,东南至南汇所华亭界,东北至吴淞所嘉定界,西南至莘庄华亭界,西北至盘龙青浦界。
新场镇 在上海十九保距下沙九里。一名南下沙。元初迁盐场于此,故名。今为下沙场盐课司,场课为两浙最往时贾贩特盛。为海寇窥伺之地。曾设备云尔。
周浦镇 在上海十七保县东南三十六里。阻海之三甲五甲。昔时,相挺为暴招抚,乃定。今遗风犹有存者,地连川沙诸处,临浦要害之一也。闵行镇 在上海十六保。西为横泺,指为要冲者以其当上海。西南乃南汇陶宅诸处渡浦入府之通衢也。地势与叶谢相对峙,设备则声势相应援。昔年,倭寇时尝屯兵以守之。
乌泥泾镇 在上海二十六保。界两县间设税课局地当上海。正南与浦东三林周浦二镇相望。议备海者谓贼若自二镇渡浦而西可直犯县治,须于此设备以遏之。
七宝镇 隶三十五保。在华亭东北上海,西南青浦东南界,址为三县分辖,而黄浦自龙华港
入经蒲汇塘水道以至镇,则达泗泾入郡矣。上海西门举足三十六里陆路以抵镇,亦达泗泾入郡矣。地方有警通声息便策应其在此乎。青浦县汛地 东至七宝镇上海界,西至淀山湖长洲界,南至凤凰山华亭界,北至白鹤港嘉定界,东南至泗泾华亭界,东北至杨林寺嘉定界,西南至金泽嘉善界,西北至千墩港昆山界。广富林镇 在青浦三十八保。为入郡之孔道邮传往来之要冲。
黄渡市 在青浦三十一保。去县四十五里临吴淞江之上。若寇从江而来或西犯青浦,此其必经之道,而北岸即属嘉定设备之策,宜两县集乡兵守之。
金家桥 在青浦四十九保,去县西北十二里。西界于昆山、长洲两境为逋逃渊薮,不法亡命彼此窜匿,又逼处江滨盗防,宜严须两郡协应遏之。
金泽镇 在青浦四十二保,与淀山对峙。四面皆湖泖,又苏境、浙境之水乡交会,故盐盗出没焉。向设巡司在镇,如有事,此为水道要害,所当议应援于苏浙者也。
双塔王巷 在青浦四十二保,去县四十五里,自松至苏水道必由之境,四面湖荡旷野,盗尝不测,土人多驾船为生或务渔为业,熟水道。有议以保甲之法,联合渔舟,盗发,责令救擒,是或弭盗之策也。昔年,倭寇从此趋苏,亦为要害之一。
金山卫陆营唬船八只,每只捕盗一名,舵工一名船,兵一十二名,俱于该营陆兵内抽拨,盖此船轻捷易使,万一海内有事,即可抽出哨探;但该卫沿海一带皆铁板硬沙,最难泊船,故不设舟师。明万历十九年,关白报警议设水营沙船四十只,虽以金山为名,原未停泊金山,后裁减至一十四只,又改造唬船十只。汛时,远哨羊山等处;汛毕,收泊李家洪嗣。因本府黄浦盐盗生发,议将各船汛毕拨守黄浦一带,盖此浦系漕船商舶日夕往来要路,藉此把守最为得策,两京太仆寺所属。该每年比较府卫州县牧马共三百八十八处,其不比较卫分二百九十五处,金山亦在不比较数中。每五年造马骡文册送南京府部。
金山卫五所屯种。原派总旗每名种田三十亩,小旗每名种田二十四亩,军人每名种田二十亩。总小旗、军人俱每名岁纳夏秋子粒六石,内夏税麦三石,秋粮米各一石,公差漕运减免三石,纳麦一石五斗,米豆各七斗五升,每纳一石加耗五升入仓,作正支销。见松江府备照册。本卫左右前后四所并守禦松江青村南汇共七所屯种,田地俱坐落上海县十九二十等保。地方共该屯田旗军馀一千七百二十名,田三百五十二顷八十四亩。原该子粒一万三百二十石,除运粮旗军馀四百七十名,免一千四百一十石,实纳子粒八千九百一十石,凡子粒俱运赴本所仓交纳收贮,听放本屯官军俸粮。本卫前后左右四所,该屯田旗军馀六百二十四名,田一百二十七顷八十八亩,坐落上海县十九二十保。原该子粒三千七百四十四石,除运粮旗军馀一百名,免三百石,实纳子粒三千四百四十四石。
本卫军例免漕运。嘉靖三十二年,巡抚彭黯、巡按孙慎会奏,言南方卫所沿边者戍腹里者运制也。迩年,乃以松江所运船二十艘改派金山卫及青南二所,代运边腹,互失其职,宜遵旧制,部覆报可复旧。至万历间,复有议及者寝不行。

松江府物产考一

       《府志》谷属
稻 宜水,一名稌或作粳。上海最早有六十日稻、百日稻等种,今更有五十日稻。
香粳 七月熟,米粒小而性柔,类糯。有红芒、白芒二种;又一种曰香子,色班粒小。以三五十粒入他米数升炊之,芬芳可爱。亦谓之香𥣬。早白稻 一名小白,五月种八月熟,皮白米赤。早中秋 一名闪西风,八月半熟,白而大。
中秋稻 四月种八月熟。
晚白稻 一名大白,九月熟。
箭子稻 粒长细,色白,味甘香,稻上品,九月熟。红莲稻 五月种九月熟,皮赤。陆龟蒙诗:遥为晚香吟白菊,近炊新稻识红莲,即此。
䆉稏稻 五月种九月熟,皮茎俱白,米色班,粒早乌稻 五月种九月熟,皮赤米白,又有晚乌。紫芒种 五月种九月熟,紫壳白米。
深水红 六月种九月熟。
乌口稻 色黑,晚熟,耐水与寒,今呼为冷水稻。籼 粒稍细,耐水旱。
六十日稻 三月种五月熟,米小色白,一名带犁回。
百日赤 三月种六月熟,一名挈犁望。
小籼 一名早籼,三月种七月熟。
大籼 即晚籼,四月种八月熟。
金城稻 高田所种,米红而尖,性硬,今呼为赤米。谷之下品,《国语》注谓米之奸者。
白花珠 性软而香,五月种九月熟。
糯 黍属可为酒,一名秫汜。胜之云:三月粳四月种秫。
秋风糯 即冷粒糯,种宜良田,大暑节刈,稃黄米白,粒圆色最难变,每岁代晚稻输租,故一名谩官糯,不宜酿酒。
金钗糯 米粒长,最宜酿得酒,倍多,三月种七月熟。刘梦得诗:酒法得传吴米好。
赶陈糯 四月种七月熟,米粒最长。
小娘糯 四月种八月熟,不耐风水故名。矮儿糯 四月种九月熟,粒白而大,苗最短。芦黄糯 即晚糯,粒大色白,芒长,熟最晚,色易变,酿酒最佳。今俗名泥里变。
羊须糯 四月种九月熟,谷多,芒长。
羊脂糯 五月种十月熟,色白,性软故名。鹅脂糯 亦以色故名,四月种九月熟。
虎皮糯 色黄,五月种十月熟。
穄 稷也,高乡种之其色如蜡,谓之黄穄,苗类黍,穗如稻。
粟 亦高乡所种,北人谓之小米,江东呼为粢。许慎云:粟之为言续也,续干榖也。
芦粟 似薏苡而高,有二种:粳者穗直而疏,糯者穗环而密。
鸡头粟 四月种八月熟,节间有赤色,须结实累累如珠。一名珍珠粟,又名天方粟,又名玉麦。又一种七月前即熟者,其茎较短。
麦 苏颂曰大、小麦,秋种冬长春秀夏实。具四时中和之气,故为五谷最贵,地暖处亦可春种,至夏可收,然较秋种者四时不足,微有毒素,问曰麦属火心之谷也。
大麦 古谓之牟。周礼九谷之一。李时珍曰:牟者,大也。
小麦 古谓之来。《许氏说文》曰:天降瑞麦一来二麰象芒刺之形天所来也。
赤麦 有早晚二种。
白麦 亦有二种。
白𥣬麦 俗名园麦。有赤白二种。舜歌麦 俗名火烧头。
火烧麦 无芒。
雀麦 一名燕麦。
蚕豆 一名寒豆。九月种,明年蚕时熟故名。豌豆 一名小寒豆,九月种,明年三月熟。蜀中以此细磨面蒸食,可以救荒。刘梦得诗:兔葵燕麦摇春风。
荞麦 粒似黑牵子。七月种九月熟,得霜即枯,无霜即大熟。
豆 菽也。角曰荚,叶曰藿,茎曰萁,种类甚多,皆以夏至前后下种,苗高三四尺,叶团有尖,秋开小白花,结荚长寸许,经霜乃枯。汜胜之曰:夏至种豆不用深耕,豆花畏日,见则黄烂根焦。刀豆 以形似名。荚嫩,时采可入酱,为蔬,相传酱瓿中有发入刀豆,则化为水。
江豆 色赤黑,四月种六月熟,其种有三。龙爪豆 花叶如裙带,豆蔓生荚,如蚕豆而大,然不甚佳,人家亦间有之。
赤豆 有大小二种。
六月白 荚密子细白,豆中熟最早。
青豆 七月熟,色青。
白香圆 白豆之最大者。以色味形名。
茅柴赤 凡豆不宜土肥,肥则荚稀,此种且不用耘茅草之地,丛生极盛故名。
南京黄 以种自秣棱故名。
随稻黄 九月中方香,绽可食。
砂仁豆 色紫味香,豆中上品。
紫罗豆 色紫粒小味香,俗谓紫香圆,又一种有青黑花纹,名僧衣豆。
黑豆 色纯黑粒大。
白藊豆 吴人呼为延篱豆。七月生,谚云:篱豆花开裌子来言寒候将至也。亦有五月生者。芝麻 即胡麻。有黑白二种,植物中最为多子,一名巨胜,亦谓之蕡。捣之常服能长生,道家以为饭,陶隐居言:八谷之中胡麻最良。
蔬属
莼菜 出华亭谷及松江。甘滑宜芼羹,叶似露葵。四月生名雉尾莼,最肥美,茎细如钗,股短,长随水浅深名绿莼,五六月用之,秋冬有蜗虫著其上,食之,损人,水冻虫死仍可食。陆机初入洛,见王济,济指羊酪曰:吴中何以敌此,机云:千里莼羹末下盐豉。齐高帝置酒设莼脍,崔思神曰:此味故为南北所推。沈文季曰:千里莼羹岂关鲁卫。然则,千里末下皆吴中地名也。
芹 生于水滨,紫茎绿,叶有节,其气芬芳。杜甫诗:香芹碧涧羹。
蒲白 亦名蒲筝,又名蒲笋,初生嫩芽,醋渍作菹甘美。
茭白 即菰也。一名茭手,生水中,八九月中心生薹,如小儿臂,甘美可啖;又一种中心抽苗,生米可作饭,即彫胡米。
荇 所结子味甘,名荇酥,揉粉作糕曰荇酥糕。今不复见。
菘菜 唐人所谓阔叶,吴菘巨根,蜀蒻。《埤雅》云:凌冬不彫。四时常见,有松之操,昔人有言秋末晚,菘菜中最为常食,一云即白菜。
白菜 其形类菘,茎阔而短。正月中下子谓之看灯菜。七八月分种,至冬而盛,谓冬旺菜。别种茎似箭簳,曰箭簳菜,并盐藏备冬春生薹撷食。旁复生苗作花,夏初取其子压油,谓之油菜。冬月畦圃间塌地而生,曰盘科菜,烹芼尤佳。乌菘 春末最盛,盘根尺馀,宜煮食,暴为乾蔬,不堪芼羹也。色淡者曰青菜。
芥菜 似菘而有毛,其子研为膏,螫舌芳辛。古谓之芥酱祛皮,里膜外之痰。陆佃云:望梅生津食芥堕泪是也。一种矮小者曰黄农芥,味亦香美;又有细茎扁心名银丝芥,亦名佛手芥。上海顾氏制为菹,经岁味不变名顾菜。
波菜 亦曰波棱菜。叶如箭簇,根色赤味甘美。种须月末,经朔乃生。相传种出波棱国因名俗加草失其义矣。
苋菜 埤雅以字从见言,茎叶高大而见也。有红白紫三种,《尔雅》蒉即赤苋。
甜菜 北人谓之莙荙。叶厚而腻,茎甚短,冬种至春三月收,煮暴乾。相传有毒,又云过清明叶膜间有虫如虱,验之良然。
生菜 丛生如树,细切加熟油生食因名。荠菜 处处有之,古谓之甘菜,师旷曰:岁当甘,甘草先生谓此。一名护生草,释家取茎作挑灯杖以避蚊蛾。
芥蓝 叶厚如莙荙,色秾翠如蓝,味极腴美。出北地者根大如芋,可入酱食,闽中有之。近岁,闽人携其子艺之学圃,遂传郡中。
紫花芥 生庭砌间,春开紫花。顾志云:近岁,吾乡始有之,即蔓菁,一名诸葛菜。
金花菜 春时丛生田畔,开小黄花,一名盘岐头,俗呼草头。春初,民间遍食之。相传周文襄往乡访蒋,给事检庵留饭,出菜一碟,文襄食而甘之,问何物,以金花菜对。比回郡复索,无以应,问蒋之侍者,知即为草头,乃知其名。实始于此,先辈清俭亦可风矣。
藻菜 出浦东横沔一带,即毛诗采藻也。土人霜后辄搴波撷采下盐豉,以供食,饮香脆可啖。韭 礼记称韭为丰本,言其美在根也。秋晚分栽,至春初,撷以荐新丁祭未荐。市不敢卖。葱 五荤鍊形葱其一也。《齐民要术》:种葱,良地三剪,薄地再剪,八月止,不止则葱无袍,而损。白自太湖种曰湖葱,入药用山葱、湖葱,食用冬葱、汉葱。
蒜 有二钟,别以大小,俱八月种,冬春食苗,夏初食薹,五月食根,秋月收种,久食损目。《嵇康养生论》云:荤辛害目,正指此也。
胡芦菔 根如芦菔,长而尖,色赤味甘,盛于冬月,出吴松江南北,切作齑最佳。
蒌蒿 叶如艾而茎圆,丛生水滨,性凉,春时撷苗食之,大招云吴酸蒿蒌不沾薄只言其调也。
茼蒿 八九月下种,冬春采食,肥茎花深黄似菊,叶似白蒿,其味辛甘,叶如蒌蒿。
苫荬 俗呼苦马,野生,人不甚食。莴苣 正二月种,宜肥地,叶似白苣而尖,色稍青,折之有白汁黏手。四月抽薹高三四尺,剥皮食之最佳,糟食亦良,或用盐拌压乾加以玫瑰花瓣,芬芳可爱,名曰莴笋。李时珍曰:有毒,百虫不敢近,蛇虺触之则瞑目不见物,人中其毒,以姜汁解之。杜甫诗:苣兮,蔬之常随事艺其子。芫荽 一名胡荽,香菜也。叶如碧芸而香点茶多用之。
蘘荷 俗呼甘露子,茎叶如薄荷,能治蛊毒。冬月取根,杂盐菜藏之,味极甘脆,《急就章》曰:老青蘘荷冬日藏,谓此。
茄 有紫白二种,王子年《拾遗记》曰:一名落苏,二月种,苗抽移栽高二三尺,叶大如掌,自夏至秋,开紫花,五瓣相连,五棱如缕。黄蕊绿蒂茄叶摘布路上以灰围之,则子必繁,谓之嫁茄。雷蕈 出沿海草荡,雷初鸣,有晕幅三五丈名。蕈味类麻菇,有小毒,以生姜同煮,色变者不可食。
天鲜菜 亦出草荡间,夏雨过即生。
山药 即薯。蓣壅肥土乃荣盛,赤茎细蔓。五月开白花,八月斸食,味甘腴,有粳糯二种。芋 卓文君云:野有蹲鸱即此。当心出苗者为芋头,四边附之,而生者为芋子。二月种八九月斸,食之味腻,重稍逊山药,冬月煨芋魁食之更香美。有水旱二种。
香芋 皮黄肉白,茎叶如藊豆而细,味芳香。落花生 蔓生,五月开黄花,落地中结实似芋,霜雪后始甘。
慈姑 植稻田旁,其根散生,其叶上锐下岐,其实生土中,芳香可下酒。一根岁生十二子,如慈姑之乳,诸子作茨菰非。
百合 有二种,味俱佳,名麝香者花清芬可爱。黄独 多出东乡。一名土芋,蔓生叶如豆,其根圆如卵,肉白皮黄可蒸食,霜雪后味方佳。杜甫诗:黄独无苗山雪尽。
毛团头 此种近年方有。叶及藤俱与山药相似,根圆大如斗,味甘略带苦,绝似香芋,子亦可食。相传毛团头祖师煨石子啖,后流传此种。姜 非郡素产。而好事之家或一种植终逊宣州诸地。
笋 一名竹胎。种类不一,乡俗俱用园笋出佘山者,香味如兰,惟护居竹者鲜香第一,燕笋次之,馀笋虽佳,或兼味苦处处俱,有吴松江南北诸处尤佳。
瓠属
西瓜 《通志》云:松西瓜出黄土桥者佳。今华亭南桥有橄榄瓜,形如橄榄,味甚甘。二月下种,蔓生,七八月实熟。有围及经尺者,当将熟时,种植之人树茇舍昼夜坐守,以防人兽窃食。上海栅桥梅源市闵行周浦出者,种亦佳,大者如枕,名枕瓜。新市有一种挂棚生者,实小而甘,名雪瓜。甜瓜 名酥瓜。择坚脆者,入酱为菹熟者,名酥瓜。色淡黄者,名密筒瓜。皮黄如金大如鹅子者,名金瓜。青黄杂班者,名画眉瓜。通谓之香瓜。东瓜 大如枕,色青碧,最晚熟,每风寒霜重叶凋蔓枯。皮生白粉,望之如伏羜穰,宜澡絮,亦可作蜜煎。一作冬瓜。
筲瓜 一名楚瓜,即生瓜。有青白二种,可腌渍藏作盐豉。
王瓜 在二月下种,三月生苗引蔓,四月开黄花结实,围一二寸长至尺许,青色至老则黄赤色,生熟可食,兼蔬蓏之用。李时珍曰:作王瓜非是当从黄字。
丝瓜 二月下种,蔓延竹树间,或作棚架,花五出,瓜径寸许,长一尺,内外深绿色,芼羹充蔬俱可,老则大如杵,筋络缠绵如织,经霜乃枯。南瓜 形扁,有棱,色红,经霜后收置暖处可留至春时,不宜生食,味如山药,同猪肉煮亦佳。北瓜 形稍长,蒂尖,乡人名饭瓜。
壶卢 一名葫芦匏也。五六月开花,有甘苦二种:甘者可食,苦者至秋坚实可作器。记曰:器用陶匏。埤雅曰壶性浮腰之可以涉水。其形不一,有圆扁如盒者,有长柄如杓者,有细腰如浮图顶者,有宛颈如鹤者,剖为饮酒器呼鹤瓢。《世说新语》:二陆初入洛,诣刘道真礼毕,无他言,但问东吴有长柄壶卢得种来,否,二陆失望。
瓠子 长者形如冬瓜,《国语》云:苦瓠也。
苦瓜 俗名锦荔枝。初生可入酱食,长者四五
寸,短者二三寸,青色皮上痱壳状如荔支。经霜则黄,红色有子如瓜子可食,微苦。
果属
杏 叶圆而有尖,二月开红花结实,类梅者味酸,类桃者味甘。《埤雅》云:北人不辨梅杏。
梅 花开于冬,实结于夏,得木之全气,故其味酸,所谓曲直作酸,花态幽香绝人。种类不一,梅源市周围数里郡邑咸取实于是。
枇杷 多产洞庭。山人家种植仅高二丈馀,肥枝长叶,阴森幽静,经冬不凋,白花尤浓香,可爱。枣 《埤雅》云:大曰枣,小曰棘,以山左中州者为佳。松郡间有种植止供生啖,不堪晒暴久藏也。石榴 古今注名丹若。有红白二种,经霜后坼裂,其子如玛瑙,又有如水晶者,俱带甘涩。潘岳曰:天下之奇树,九州之名果。
樱桃 《尔雅》曰:楔荆桃也。初熟时,鸟飞啄,有白头翁者尤好之,即礼记所谓含桃也。一名朱樱。王维诗:紫禁朱樱出上栏。
桃 最易生。谚有白头种桃之语。然亦易蠹蚀。种法三四年后长,而皮急以刀剔去,其脂可复活数岁。有扁桃、墨桃、金桃、五月桃、鹰嘴桃、半觔桃、李光桃、雷震红诸种。惟以上海顾氏露香园水蜜桃为第一,皮薄浆甘,入口即化,其树以秋分后铲枝接种,非老本也。今种甚繁。
李 品与桃埒。有粉紫、黄姑二种,味有甘、酸、苦、涩,四种。
林檎 一名花红。二月开粉红色花,六七月熟。又名来禽。
梨 树高二丈许,尖叶光腻有细齿,二月开花白如雪,六出上巳,无风,则结实必佳。畏寒,每于树上包裹,过冬摘之乃妙。
柿 有方柿、绿柿、铜盆海、门蜜罐、牛奶诸种。其树最久。七宝以北沿村皆植之,为最盛惟海邑所产为第一,最佳者名朱红,扁花色红,皮薄,三次接植内核全化,真果中上品。
银杏 树高二三丈,叶薄,纵理俨如鸭掌。二月开花成簇,青白二色,二更开花随即陨落,人罕见之。一枝结子百十,状如栋子,经霜乃熟,取核为果,其仁绿色,火爆可食。欧阳修诗:绛囊初入贡,银杏贵中州。是矣。
柑 种者甚少。瓤微酸,有香柑一种,出莘庄,曰乾柑,味极甘,无汁以刀剖食。另一种小而圆如豆,俗呼金豆,小而稍长,曰金柑稍长大如弹丸者,名弹柑,又名罗浮柑。
橘 远产衢州福建,近产洞庭,山郡或偶植数十本。经霜悬颗朱实累累偶值冱寒僵槁立尽有金橘蜜橘诸种皮薄味甘为上
橙 与橘同。象皮色深黄芳香。宜点茶,瓤味酸不甚食。闺中用以拭面可免龟手裂肤。
香椽 橘类大如杯盂,香气郁烈,装置密室,清香发,起与佛手柑比或取其瓤点汤尤甘香。葡萄 有紫白二种,白者名水晶毬,味鲜甘。藕 湖泖陂泽间多有之。惟出薛山前罗家池者尤美,苏产不及也。今无。
莲实 花红者实小而甘,白者大而味淡。菱 洼田及人家池沼多种之。有青红二种,红者最早,七月初即生,为水红菱,稍迟而大者为雁来红。青者为鹦哥青,大者为馄饨菱,极大者为蝙蝠菱,最小者为野菱。出郡西,草长浜者佳。芡 俗名鸡头。出周家草者佳。
地栗 一名荸荠,即凫茨也。海邑产者甚佳,出水田中。
核桃 即胡桃。种植亦仅见外裹青苞烂,去外苞击核而食带涩。
无花果 叶似梧桐,不花,而实形如乌头。中有米粒,味柔甘不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