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江宁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六百六十八卷目录

 江宁府部杂录
 江宁府部外编

职方典第六百六十八卷

江宁府部杂录

《丹阳记》:江宁,烈洲,吴旧津所也。内有小水堪,泊船、商客多停,以避烈风,故以名焉。王浚伐吴,宿于此。简文为相时,会桓元之所也。亦曰溧洲。洲上有山,山形似栗。伏滔北征,谓之烈洲。
冈山有穴通大句,曲山有石脑在方,山下石脑如石,但小斑色而软,形状圆小,色似钟乳。李整昔有风疾,先多房事,服此乃愈。
石头城,吴时悉土坞,义熙初,始加砖累甓。因山以为城,因江以为池,地形险固,尤有奇势。亦谓之石首城也。
蒋陵因山以为名,吴大帝陵也。
大长安道,西张侯桥者,本张子布宅处也。
《续博物志》:真诰:金陵,古名之。为伏龙之地。句曲山,秦时,为句金之所,又以积金山得名。山生黄金,汉灵帝诏:采句曲之金,以充武库。孙权遣宿卫人采金屯,伏龙之地因改名金陵。陶洪景云:大茅山尚有数坑,名金井。山之近东诸处碎石,往往皆有金沙。真诰又云:水色白,虽不学道,饮此水亦令人寿。亦金津液之所溉耶。
建康宫,殿簿太初,宫中有神龙殿,去县三里,左太冲。《吴都赋》云:抗龙神之华殿,施荣楯而捷猎是也。赤乌殿,在县东北五里,吴昭明宫内制度,上应星宿。《吴都赋》云:崇临海之崔嵬,饰赤乌之炜晔是也。通天观,在旧台城内。宋元嘉中筑。二十三年,更修,广之。造景阳楼,大壮观,又立凤光殿、醴泉堂,建业宫,有迎风观。
商飙观,在东北十三里篱门亭后,亭墩上。齐武帝筑,九日登以宴群臣。
张敦颐,六朝事迹。白下,本江城之白石垒也。齐武帝以其地带江山,移琅琊居之。唐武德元年,罢金陵县,筑城于此,因其旧名曰白下。
朱雀门,晋咸康二年,作朱雀门。新立朱雀浮航,南渡淮水,亦名朱雀桥,对吴都城相去六里,为御道夹、御沟,植柳其上。
宋孝武即位于新亭,城南十五里,俯近江渚。
白下亭,李白金陵白下亭留别诗云:驿亭三杨树,正当白下门。
孝武帝作驰道,自阊阖北出承明,抵元武湖十馀里,为调马之所也。
大江西接江宁界,东接句容界,北接真州六合县界,沿流一百二十里。周世宗问孙忌:江南虚实。忌曰:长江千里,险过汤池,可敌十万之师。
秦淮乃秦始皇东巡会稽,经秣陵,因凿钟山断金陵,长陇以疏淮。
霹雳沟,王荆公诗云:霹雳沟西路,柴荆四五家。忆曾骑款段,随意入桃花。在城东五里。
今县东有渠,北接覆舟山,近后湖里。俗相传此青溪也,其水迤逦,西出京都。《记》云:京师鼎族多在青溪,溪北有江总宅。
邀笛步,在城东南,青溪桥之右。今上水闸是也。《晋书》云:桓伊善乐,尽一时之妙,为江左第一。有蔡邕柯亭笛,常自吹之。
江宁县南三十里有慈母山,积石临江,生箫管竹。自伶伦采竹嶰谷,其后惟此簳见珍。故历代常给乐府。而俗呼鼓吹山,今慈湖戍常禁采之。王褒洞箫,即称此也。其竹圆致,异于众处。
钱希言:西浮籍石帆瓜步,群峰与幕府卢龙相犄角,大江流金陵者,二百馀里,称天险焉。
燕子矶,北頫大江与弘济相望。矶之得名,非王谢美谈。徒以其形如燕子耳。景亦孤绝,仅仅一卷。
石头城,吴时悉土阜,后乃墉山为城,堑江为险耳。张九龄有候使石头驿诗,念君,石头驿寄书。黄鹤楼谈者,以玆山当楚之九嶷云。
新林浦,一名新林港,在今西善桥。谢朓之宣城,出新林白板桥,赋诗纪事。故李白有明发新林浦,空吟谢朓诗之句也。
三山,即晋王浚伐吴地,三峰排列若几案。间物虽无,取秀拔骈罗,而澄江如练,风景依然,千载惊人佳句。故当击节。
秦淮与外江夹二洲,曰白鹭。宋曹彬大破江南,兵驻于此。李白诗: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摹写曲尽。
《太平清话》:人知溧阳投金濑为子胥浣纱女,而不知孟郊为溧阳县尉,亦有投金濑。
《客坐赘语》:金陵之山,形家言为南龙,尽处精华之气,发露无馀,故其山多妍媚。而郁纡烟容岚起,沓翠霏青。望之,如古佛顶上之,螺美人眉间之黛。而特未有奇峰峭壁,拔地刺天,如瑶篸玉剑,突起云霄之上者。江水一泻千里,沙腾浪涌。天日为昏,最为怪伟。至静夜无风,江声隐起,余尝夜卧弘济燕矶,听之汹汹,如欲崩四壁也。后湖泓渟、坦沲堤、杨洲菼,绰约媚人,山色四围,如靓籹窥镜湖山之美。何减虎林所少者,瀑布寒泉耳。钟山之一人泉,牛首之虎跑泉,摄山之白鹿泉,祈泽寺之龙王泉,衡阳寺之龙女泉,虽一泓未足称奇。然沦茗濯缨,固可褰裳,提罂而临试也。江南岸有山孤秀,从江中仰望壁立峻绝。袁崧为郡尝登之瞩望焉,其记云:今自山南上至其岭,岭容十许人,四面望诸山略尽。其势俯临大江,如萦带焉,视舟如凫雁矣。
袁崧尝言:江北多连山,登之望江南诸山数十百里,莫识其名。高者千仞,多奇形异势,自非烟褰雨霁不辨见,此远山矣。余尝往返十许过,正可再见远峰耳。刘禹锡诗: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按朱雀桥,即朱雀桁也。地在今聚宝门内,镇淮桥稍东乌衣巷,当剪子巷。至武定桥一带,是盖桃叶渡。在武定桥之东,而大令有渡江迎接之歌,知其家于此也。今周子隐读书台下,旧为光宅寺,乃梁武帝故居。六朝士大夫故多家,此其地又名南冈。武帝评书语曰:南冈,士夫徒尚风轨,不免寒乞,正指是耳。有谓乌衣巷。在今报恩寺右,西天寺前,傍重译桥者。是不知西天寺门所临之河,乃杨吴所凿之城壕。六代时,未有此也。晋人多阻淮水南北而居,故郭璞为始兴公卜宅,有淮水竭王氏灭之谶陈末淮涸,而王氏之衣冠文物始尽,据此诸书,王谢故巷,故不应远淮,而向长干也。
贞白先生,秣陵人。今秣陵镇西有陶吴镇,云先生所生之地。又有吴姓与陶氏世居于此,故以名,其乡葛仙公亦生于此。今镇之东北乡,名葛仙塘,是其證也。葛仙公与陶先生俱栖真句曲,而方山又别,有葛公炼丹池。自晋宋而后,仙迹彰显。惟二公为最,乃俱产自秣陵、金陵,地肺仙灵窟宅,岂独茅山也。
《金陵新志》:长干,是秣陵县东里巷,名江东。谓:山陇之间,曰干建康,南五里有山冈,其间平坦,庶民杂居。有大长干、小长干、东长干。并是地名。小长干在瓦官寺之南巷,西头出大江。梁初,起长干寺。按是时,瓦官寺在淮水南,城外不与长干隔,而今塞。洪桥西即是江水流处,其后洲渚渐生,江去长干远,而杨吴筑城围淮水于内。瓦官遂在城中,城之外别开今壕,而长干隔远,不相属矣。
南都城中道院,若朝天宫。则枕冶城山灵应,观则俯乌龙潭。卢龙观则倚狮子山。佛寺若鸡鸣寺,则坐鸡笼山,永庆寺则傍谢公墩,吉祥寺则负凤凰山,清凉寺则屏四望山,金陵寺则扆马鞍山,上瓦官寺则峙凤凰台,皆备登临之美。下瓦官寺在杏花村内,林木幽深。人其门,令人生尘外想。鹫峰寺地僻,而无可眺然差与市远,封崇寺杂闾阎中,荒凉颓废,致无足言。惟承恩寺踞旧内之右最,为城南嚣哗之地,游客贩贾蜂屯蚁聚,于其中,而佛教之木叉刹竿,其荡然尽矣。
南唐跨有江淮鸠集,坟典特置学宫滨秦淮开。国子监。《旧志》:在镇淮桥北、御街东,里人呼国子监巷。拟其地即今县学也。
南省大市,人货所集。不过数处,而最夥为行口。自三山街西至斗门桥而已。其名曰:果子行他,若大中桥、北门桥、三牌楼等处,亦称大市集。然不过鱼、肉、蔬菜之类。如铜铁器,则在铁作坊;皮市则在笪桥南;鼓铺则在水西门内;履鞋则在轿夫营;帘箔则在武定桥之东;伞则在府街之西;弓箭则在弓箭坊;木器旧时,南则钞库街,北则木匠营,近多在笪桥口。盖明初,建立街巷,百工货物买卖各有区肆。今沿旧名而居者,仅此数处。其他名在而实亡,如织锦坊、颜料坊、毡匠坊等皆空名,无复有居肆。与贸易者矣。城外惟上新河、龙江关二处为商帆贾舶所鳞凑。上河尤号繁衍,近年以人贫物滞,客多止于鸠兹。上河遂颇凋零,人有不聊生者,时之盛衰,亦可叹也。
露书天下学宫皆书明伦堂,独应天府学书明德堂,云文天祥手书,存其迹。
几案所供盆景,旧惟虎刺一二品而已。近来花园子,自吴中运至,品目益多。有天目松、璎珞松、海棠、黄杨、石竹、潇湘竹、水冬青、水仙、小芭蕉、枸杞、梅花之属,务取其根干老,而枝叶有画意者,更以古瓷佳石安置之,一盆至数千钱。
《上元县志》:张乖崖集,吴宫有石四,一醉石、一晒药石、一玩月台、一朝天坛。宋《庆元志》云:已不存矣。
初立西州城时,未有篱门。立乌榜后名,其地为乌榜村。
唐许浑题孙处士居,云:高歌怀地肺,远赋忆天台。极为的对。真诰云金陵者,洞虚之膏腴,句曲之地肺,注云其地肥,故曰膏腴。水至则浮,故曰地肺。
銮驾库,迤东有铜井庵,庵前并旧以铜为底盖。下通大江,井中水如鼎沸,鱼随水上下焉。鸡冠石,本马光祖园中石,与客赏鸡冠花,刻于上字画,深入在洞神宫西,乃旧宅也。
自建康至姑孰一百八十里,其险可守者,有六。曰江宁镇、曰冈沙夹、曰采石、曰大信口、曰芜湖、曰繁昌,又曰采石渡,江阔而险。马家渡江狭而平,相去六十里,皆与和州对岸,又曰和州乌江县界,可自江北车家渡,径冲建康府之马家渡。滁州全椒县可自江北宣化渡,径冲建康府之靖安镇。又泗州盱眙有径,小路由张店上下瓦,梁盘城亦径至宣化渡,不满三百里。又自上瓦梁下船,直至滁河口,可以入江。
《江宁县志》:古迹俪名:白石、青溪、龙广山、鸡鸣埭、蟹浦、龙山、桐树湾、竹格渡、直渎、横塘。西州东府、谢公墩、杜母宅、三山二水,乌榜村、青林苑、乌衣巷、红萝亭、一人泉、五马渡、商飙馆、甘露亭、蘼芜涧、茱萸邬、入汉楼、横江馆、南涧北山、三品石、八卦泉、赤乌殿、朱雀航、珍珠河、胭脂卉、鼓吹山、幕府寺、花林村、竹筱港、夏侯山、朱年陇、覆舟山、投书渚、苍龙堰、白鹭洲、皂荚桥、白杨路、赤阑桥、篱门,五十六所。秦淮二十四航。落星楼。清暑殿。梁五明殿。唐百尺楼、伏龟楼、跃马涧。宋玉烛殿。梁金华楼、玉树后庭。金莲帖地、凤凰里、燕雀湖、疑城辱井、覆杯池、麾扇渡、莫愁湖、桃叶渡、慈姥山、道士邬、穿针楼、邀笛步谢。元走马路、卢绛、翔鸾坊、栖霞寺、落星冈。

江宁府部外编

《府志》:宋绍兴辛巳,金兵南侵。有何兼资者,奉主将命,将小队游弈至六合县,见大军自西北来,不类官兵,又不类金人,须臾号令下寨,召兼资入凡五门。始至中军,一人中坐,官服如天神。一人面貌英毅,须髯皆指天。一人向东,貌亦俊爽。兼资再拜,问其姓名。面貌英毅者曰:吾张巡也。指东向者,此许远也。兼资少闻张许。事因再拜,顶礼曰:某曾读唐书,见二大王忠义,大节,今日乃得瞻丰采,然信史所载岂皆,实乎。巡曰:史有何疑。兼资因举食三万人事。巡曰:有之而实不然也,所食者皆已死之人耳。兼资又举杀爱妾事,巡曰:亦非杀也。吾妾见孤城危,迫欲自杀以殉。许奴亦以忧,悸暴死遂烹,以享士盖用术,以坚军士之心耳。又见雷万春面止,一瘢谓止中一箭云。
相传明初,填燕雀湖为宫殿,中有大穴,愈填愈深。刘青田启上亲填之,忽有一妇人抱子,从穴中出。至太平门外,乃隐。
六合县一民家子,九岁不能言。人以哑目之。值同县一童子年十四岁,过其门,哑童忽嗔怒,取大石击死。里保闻之,官讯其故,童即能言。曰:我与彼前世俱某县民,我贫他富,为彼殴死。彼赂脱罪,我冤莫伸。今偕生此地,且与彼遇,是以报之。九年不语者,含冤隐忍也。官异之,牒取二家前生父母、妻子,并原问卷證,一一皆合。童见前生眷属相聚,而哭旦拜今生父母养育恩,曰:我冤报矣,事毕矣。一笑仆地而卒。
《高淳县志》:安兴乡李溪有虞媪者,因骤雨,以杯承檐间水,水中浮红丝缕,饮之,遂孕。及期产一蛇身具五色媪,怖裹而投之溪。每至溪浣洗,蛇辄来就乳。乳亦涌射,蛇以咽承之,既而厌恶之,砍以刀,正断其尾。蛇忽变头角巨躯,绛章,风雨大作,壅土成墩,而媪已葬其中矣。龙出溪去行辄回首顾凡回者,二十有四。一回则成一湾,俗称为望娘湾。由湖以达芜湖江口,不知所往,每岁寒食及十月节前后,必有风雨。昏黑数十里,绕葬处,雨雹交下,皆云龙祭扫至,则河鱼上壅,居民持网以俟。有一人而获鱼数石者,渔家每觇。龙之出入以卜鱼利,如南入而北出,则南湖获倍于北。北入南出利如之,至今犹然。
县南五十里新化寺,唐时所建。明万历十七年,忽有二僧载紫霄,碧霞佛像至寺,众方聚观。僧随灭迹,乡人因建行宫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