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天全六番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六百四十六卷目录

 天全六番部汇考
  天全六番建置沿革考
  天全六番疆域考〈形胜附〉
  天全六番星野考
  天全六番山川考
  天全六番城池考
  天全六番关梁考
  天全六番公署考
  天全六番赋役考
  天全六番风俗考
  天全六番祠庙考〈寺观附〉
  天全六番驿递考
  天全六番兵制考
  天全六番物产考
  天全六番古迹考
  天全六番诸番考
 天全六番部艺文一
  英烈侯庙记        明徐海
 天全六番部艺文二〈诗〉
  莋都夷慕德怀德歌     汉唐菆
  蜀道难          陈阴铿
  送蔡君知入蜀      隋孔德绍
  西山三首之一       唐杜甫
  沉黎作         宋李师锡
  怀葛楼         明高文林
  六番八咏         尹梦璧
  送张玉甲宪长之官邛雅   吴伟业
 天全六番部纪事

职方典第六百四十六卷

天全六番宣慰使司部汇考天全六番宣慰使司建置沿革考 《总志》《禹贡》:梁州之南境,古蛮獠地。商为氐羌地。晋因之。宋、齐、梁土豪迭相雄长,各属益州。西魏始阳县地,属蒙山郡,后周因之,隋初郡废,属雅州。唐为羁縻州,隶雅州都督府。五代属王建、孟知祥土人高曩阁、藏杨夹、失朵儿只率众归附,置碉门、黎雅、长河、西鱼、通宁远六军民安抚司。宋隶雅州,元复置六安宣抚司,属土番等处宣慰司,后改六番招讨司,又分置天全招讨司,明并天全六番招讨使司,隶四川都司,属川南部落,是为六番曰马村、苏村、杨村、金村、陇东村、西碉村,

皇清因之。
天全六番宣慰使司疆域考《总志》《天全六番志》合载
东至雅州五十里,又至芦山县五十里。
西至长河西宣慰司界,山路险峻,约一百四十里。
南至荣经县界六十里。
北至董卜、韩胡宣慰司界一百五十里。
东南径邻招讨司至本属多功,渡过飞仙关,接雅州界七十里。
东北由凤头、六甲、火井三班,接邛州界百四十里。
西北由冬腊山至鱼通三十六种,接韩胡鲁密界,山路险峻,约一百二十里。
自司治至省城五百四十里,至
京师一万一千二百九十里。
东西广一百九十里,南北袤一百一十里。
形胜附。《禹贡》:和夷底绩。
又云西倾因桓是来。
河图:括地象熊耳,灵关为后户。
《史记·司马相如传》:镂灵山通灵关道。
左思《蜀都赋》:廓灵关以为门。
宋薛田成都,百韵倚剑,灵关凌绝顶。
《图经》:抵接黎雅,控带彝落。
东连雅州,西控乾溪,南接荣经,北抵灵关。山环马鞍,径险羊肠,长河居其西,韩胡在其北,邛雅踞前,荣黎枕后,当吐番出入之喉襟,为蜀
川西南之屏障。
接黎雅,连彝落,峡口天险,和水襟带,南诏咽喉。
天全六番宣慰使司星野考   《总志》分井、鬼之次,入参一度。
天全六番宣慰使司山川考《总志》《天全六番志》合载
龙头山 在治北二里,山如龙首,日出有峥嵘飞动之状。
禁山 在治西二里,两崖对峙,峭拔险隘,中有飞流,四时不竭,古谓禁门关。按《天全六番志》:在治西和水之右,又名落曦山,禁关对峙之山也。靖远堡诸山沿水连枝,而来所絜思,经乾河之崇峦邃谷,不可数计,馀兹横障乎此,其面峥嵘,上露白壁两片,夜有光发壁间如炬,故又呼圣灯崖。光不能常发,发则所向有灾觉,必黝其壁以厌之,或燐也,而灯既灾也,而圣曷舛以谬也。名以禁之宜矣。或曰:是不然其名也,亦祇善,其崒嵂相向,佐关以禁出入耳。按《天全志》:在碉门治右,两崖屹然相对,为境内咽喉,古置有关以禦獠蛮,下有河曰禁溪,又云去治西碉门半里许,两山对峙,水流其中。
云顶山 在治北四里,高峰屹立,常有云覆其顶,松若虬盘。
玉堡山 在治南五里,冬积雪如玉,又名玉叠山。
泥山 在治东三里,屹立环拱,上有景苏亭,四时积雨泥泞,多有梅生岭上,故又名梅子岭。多功山 在治东三十里,昔禹凿此山以疏通峡水,其功甚大,故名其山曰多功山,峡曰多功峡。
女城山 在治东一百四十里,相传有女将垒石为城,按《天全志》又云:在治东十五里,地近始阳,至今古迹犹存。
镇西山 在治东一百二十里,相传蜀将姜维驻兵于此,故名。山之深东自火井菁口,西至金鸡峡口二十里而强,路险且峻,泥雨倍艰。金凤山 在治东北二里,状如凤,日出色如金。卧龙山 在治东二十里,孔明征孟获宿此,按《天全六番志》:山发灵关,径化彝砦,结二果谷起截紫顶长劈一嶂,横袤二十馀里,其正中杰起而南走者,曰大初降,而蔓纷虬结塞乎,村堡之中,即南之云顶、泥山、梅子岭,始阳、多功诸山,皆从此出,名之者象鼻祖于此也,其东列嶂连皴,至东之溪水止焉。而西则卧龙也,卧龙丰隆矫健,碉阳之枕障岿然,司治处其麓,数世矣。其脊逮腹宜杉材间,树桤以薪,冬麦青浅,春荞红深,绮错乎山,身可眺可游,俗讹大冈,呼大戆山,又呼牯牛山,状其尽处,狞然与禁山相对也。旗纛山 在治东南二十里,形如旗纛,故名。铉窑山 在治南八十里,高峻清绝,地产芝草,尝有圣灯现。
玉屏山 在治东北二十里,如翠云蓊蔚,孤屯夹嶂中者,玉屏山也。其奔降甚奇,一叠而起曰两崖山,再叠而起曰哪囃寨,则兀然突然,挺秀以临村堡矣。司长别墅跨其阳,有林峦周缭之胜。
后安山 在治东北四十里,突兀崇隆,磅礡乎天际,陟其上,巨石人立,崇冈行列,有野寺,寺旁孤松孩杉,竹径茶坡,森疏上下,山发灵关,降而长腰山、香炉山、石笋山、茅香山其蔓也。
铜头山 在治东五十里,俗称八十丈悬崖,即此沫水径其下,瞰江峭壁,至高曾有龙穴壁,而出石飞数百丈,其山降而障乎江之东,曰隔粮坡,地界芦邑矣。以部民兵农兼事田,熟足备糇粮耳,靡王税故也。
杉木山 在治北,连峰矗天,冬夏常青青者,杉木山也。山自北迄西,连袤数十里,无杂树,尽杉
之深翠色,讯之土人,叶巨细二种,质赤白有异浮者,轻脆不中栋梁,坚者沉溺而溪水不能举也,山故荒远,以是恒无至者。
岩州山 去治二里至西炉,一嘉庆,一岩州,岩州山最大,山如巨石崚嶒,天表盘曲数十里,无纤毫草树缀其间,晨光远映,金色炫灼其绝顶,时有霞晕如佛光者,人或遇之。春夏药草气蒸,秋冬积雪必循,狸迹置步,维峻且峭,必穷朝暮,始能越也。
冬腊山 在治西北别径,通三十六种番,冬腊山最大,山远峻,春秋积雪,行者绝少,至者云:烟云雷雨在下,晴日天清旷无极,视外州县若近在尘霾渺渺之间,山顶时值异花草,险不暇携,路自忠孝乡之斑竹坪,始七日达咱纳种。玉林山 在司治六甲乡,山甚深峻,多灵异,上有古寺,已圮。
象鼻山 去司治东南二十里,形类象鼻,天全十景,象鼻秋风是也。
马鞍山 在治碉门西一百八十里,高山耸列,绵亘如垣,上有凹口,状如马鞍,故名山。以内为天全内境,山以外为三十六种、四十八寨诸番蛮彝。
香炉山 在治东北十五里,形如香炉,故名。白岩 在治南一里,高山雄峻,白石矗立,时有圣灯夜现。
老君洞 在治东八十里,有老君溪,上有老君洞,洞极深广,昔老聃修炼于此,丹灶尚存,路旁有罅窍,人有求钱者,以杖凿之,钱随杖自窍出,或一枚或二三枚,其迹尚存。又一本云司治东四十里。
仙人洞 在治东二百二十里,昔有异人于此炼丹。
将军洞 在治西十里,相传为赤口将军化神之所,暝晦灵异莫测。
鱼洞 在治西一石洞旁,溪常有鱼出。
和水 在治南四十里,源出蛮界罗岩州,流入雅州平羌江,东注于岷江,按《天全六番志》:治西而南,流今雕门和川也,源出岩州山下,至靖远堡嘉庆山,小水注之。至蕨箕坪、罗州水注之,至禁关外冬腊山,水径岩底关至忠孝乡沙坪,注之和水,循禁山径雕阳二十里,出龙尾峡,萦始阳十五里,荣经水注之,又十里灵关所来沫水注之,又二十里穿飞仙峡,始出雅州。夏曰和夷,宋曰和川,地以水名,水以地名也。《地志》曰:禹贡和夷,底绩即此。《蔡氏书注》曰:和夷地名严道,以西有和川有夷道,即其地也。晁氏曰:和夷二水名和水,今雅州荣经县北之和川水,自蛮界罗岩州,东西来径蒙山,所谓青衣水而入岷江者也。夷水出巴郡鱼复县东,今按晁氏所谓东西来谓荣经水,东来罗岩水西注也。荣经水,今所称虎头渊落阴水者是也。其水一出相公岭,一出瓦屋山,俱合而流至司,治罗家村,入虎头峡,径山后六村至落阴,与罗岩之和水合,即古今所指和水也。又二十里至多功渡,会沫水出飞仙峡,下雅州,即古今所称青衣之源也。至鱼复夷水则亘绝雅州二千馀里,蔡蒙既相离不远,和与夷故不应,悬隔如是,则蔡氏谓此皆地名者,近之又按郑元书注,和者,土夷所居之地也。和读曰洹,即桓水,郦道元注《水经》从之,谓桓水,行羌中即书西倾,因桓以明乱河之义,谓唯斯水可当底绩之文。但《禹贡》和桓仅间三十馀字,不应异用,斯正郑郦之别致和,从晁为是,夷从蔡为是,又云禹治水首此,石壁参天,最难为功。故和水上有多功坝。
罗带水 即青衣之源,沫水与和水汇,而出雅州者也。水在治东五十里,南流水自思延乡,三江口流三十里至多功渡,和水注之,流一里即入飞仙峡,断岸陡削,长岩壁立,谽谺濆激,不通舟筏,即今所谓漏阁也。流十里出峡,杨修撰升庵云沫水出西南,徼外下雅州,过嘉定,今按雅州,唯斯水为大水之会,自思延三江口也。一司治铜江水,一司治落霭水,一芦邑龙门水,会自多功渡也。即雕阳之和水,二水唯和水与铜江为敌。《水经》曰:沫水出蜀,广袤徼外,东至灵关道,出蒙山南,又东北与青衣水合,青衣水出蒙山东,与沫水合。《华阳国志》曰:二水于青衣县,东合为一川,自下皆谓青衣水,今雅志因谓沫水、青衣水俱出芦邑矣。世殊说异名,地未易指实。谓青衣源自芦邑,为司治冷砧后屯,二水虽在疑似据桑,钦本文及杨太史之说,则铜江实沫水之大源也。
铜江水 在治东北四十里,南流古沫水也。即《汉书·司马相如传》:所谓西至沫若水,通灵关道者。水自董卜、韩胡来出,司治灵关乡,循灵鹫山绝壁,南径和陵乡,水性至湍疾,而和陵山冈忽捍而西,令水不得直趋,因作迥澜激濑,穿地钻石而出,故其至也,狭以深有一斗城,虎跳潭钯齿岸诸名,径思延乡二十里,芦邑水注之。凤水 在雕阳东二十五里,曰凤水村。村北七十里有崇山峥嵘,水出其下至化彝堡,堡极隘,径板桥峡,峡极峭。板桥者,栈道也。凿壁架木覆之,以板高下无路必由桥,桥视水石,相搏如,喷玉如响雪,如瀑布至村,而瀜瀜脉脉不疲不驶,方里之间荒原断壤,冱为三,几字人家,篱舍阗其空,以耕以渔,下而青溪水注之,径落霭村,汇于铜江凤水者,字水也。
冷砧水 在治北六甲乡,出鱼泉峡东流。大川水 在治北六甲乡,水出竹把岩,南流合径金鸡峡为鱼喜峡。
后屯水 在治北六甲乡,出紫云巘山下,东流径芦山县为清源,以上三水俱至芦山,为龙门渡。
箐口水 小溪水 箐口水出镇西山下,至下里村小溪水注之,二水在治东北火井,三班乡东流至邛州文台里界。
黄溪 在治东三十里,溪水作硫黄气,浸灌瘠田,禾苗特盛。
清溪 溪多石居,人较健,绕村水又注之,二溪环折于治东道,俗称十八道水,下注凤水。峡口 离治十五里,崇崖峭壁,下临千仞,深河激湍,行者攀越而过,又云去治南四十里接荣经县。
涌池 距司治二百二十里,其地方广半亩,止水无波,湛然澄澈,又云在司治北火井乡。龙池 在治西五十里,其水渊深,内有潜龙,天时亢旱投只鸭于中,烈风雷雨立至,按《天全志》:去司治西四十里,渊深灵异。
龙井 在治南三十五里,地涌出泉,清冽如碧,甘甜如饴,古有金甲双鲤,出没自得,至今犹见。八卦井 在治东三十里,形如八卦,其水清冽,俗名八角井,按《天全志》:去司治南十五里,地名禦彝乡,有天王祠,乃鲁班古迹,中有井泉亭阁,罩覆遇旱,乡人取水祈祷,即雨,又云在治西。玉龙泉 在治东三十里大悲寺内,山下泉从石龙口喷出,如玉焉。按《天全志》:司治南,地名富庶村,有天王祠,后有泉水,凿一石龙,引水由口,泠泠喷洒,故名。
天全六番宣慰使司城池考   《总志》
本司城池 石城。明洪武中,百户盛茂砌石,周围六百丈,门四。
天全六番宣慰使司关梁考《天全六番志》
禁门关 在龙山尽处,山垂峡作崭,岩下瞰和水,危石礧礧,如俯行人。因置关于此,沿和水而左十五里至崖底,关峥嵘一径,直达索孟诸番,沿和水而右五十里至紫石关,进靖远堡,又分水而入,一抵岩州,一抵嘉庆,直渡西炉矣。按《天全志》:去碉门司治西一里许,即前禁山,两山对列,河水居中,为诸番出入领赏之路,又一本云两山对峙,关当其隘。
灵关 关最古,唐既以名司地,司复以名其乡,关久不得为名矣。而其巉崖峻壁,一夫守险,可以禦万。今小关子即古之灵关也。关内村堡司之居民,关外崖梯木栈即董卜韩胡出关之路,韩胡与沃日接,沃日与大小金川接,金川与杂谷接,与西炉木雅接,而其究与乌思接,与吐番接,古称后户,不綦重乎。按《天全志》:去司治北一百二十里,为属贡董卜韩胡宣慰,由本司起送
进贡之路。
独绳桥 俗称索桥,称溜壳桥,古绳桥也。和川、灵关、六甲地险处,水泛时皆有之,两岸叠石植柱,一巨索縆之,以木为半筒度者,以索系筒并自缚其腰,及臀于縆以腋挟筒,令滑两手,力挽而度,先别置一索系前,索上后度,后引筒来岸或偏高去疾,而来必力也。按此即《西域传》所谓度索寻橦。后汉书所谓跋涉悬度也。橦者、木筒寻者,复引来也。李膺笮桥赞曰笮复引一索,飞縆杙阁,其名曰笮人,悬半空度彼绝壑,唐独孤及引作招北客辞亦同,盖此即古笮桥也。交桥 诸村水险恶,水落亦不可舟筏。夏则度索,冬则交彴,两岸垒石对压,二木委其末而交缚于上下,平缚二木为底,以篾或缆稳相连络,度者上木引手,下木承趾,少易于索,或谓扐桥谓扐起也。
铁索桥 思延所水沫经也,桥二,鱼喜渡,六甲水所出也,桥一,靖远堡罗州水,桥一,进而岩州水,桥一,又进而嘉庆水,桥一,曰铜江桥、曰鱼喜桥、曰邋遢桥、曰仙人桥、曰后碉桥。桥虽长短殊,皆铁索也。水岸极险,无论舟筏,即縆绳架木亦易崩殁。故皆制铁索则桥更坦以固,不似绳木攲危,但废工力耳。桥制两岸,石墩石柱以大环锒铛,或四或六,平縆为底,上络轻板,两旁有引手,其锁修短钜细疏密,视岸广狭,功洪简也,然其刱也虞,涨及无不就岸极崇处。初经者移荡簸扬于空阔中,不禁目眴足蜷矣。
承宣桥 卧龙山有溪北发而南入和川,其径市衢也,为深堑。以石结高洞,而桥之两岸皆石级,东高于西一倍,刱自元至正中名之,曰承宣,盖取司治,上秉宪令,下抚部民,当承流而宣化也。按《天全志》:司治西半里,元至正十年招讨使高国英砌石建,又一本云司治东半里。
泸定桥 在泸水,上地属沈冷姜村,康熙四十五年所制铁索桥也。西炉复木鸦,附置戍守,税茶市而桥,因以建桥,工费甚钜,以水势汹涌,其水达西炉,旧有皮船三渡,一通坝,一咱威,一子牛,今皆废。而集于桥荒陬彝落,一虹霓锁断蛮烟瘴水,岂非盛事。沈冷本天全部属,桥既成,檄天全,工力修葺,今司与邻封分,岁接应檄,至遣百夫诸工往供事。
多功桥 在治东二十里,明洪武四年,招讨使高国英编索为桥,每岁一换,利济极广,又一本云在司治东五十里。
隆安桥 在治西五里,洪武十二年本司差目把杨铭督众造索为桥,递年修换,又一本云招讨头目杨铭。
迎恩桥 按《天全志》:在司治东一里,明宣德九年建,水名洗蕨溪,又一本云司治东二里,溪名洗脚,流合岷江。
沙坪桥 在治西半里,编索为桥,递年修换,又一本云司治西二里,通西天长河,西乌、思藏各王进方物之路。
铁锁桥 在治北二十里,地名思延,以铁为索成桥,通由本司下五乡、火井、三班并、芦山县军民往来经行,利济极广。
鱼喜桥 六甲水所出,见前铁索桥下。
多功渡 在多功乡。
杨公渡 在丁村。
天全六番宣慰使司公署考《天全六番志》
司治 古治在碉门卧龙山之阳,址极阔,柱础至合围,不知刱自何代。明初诏天全置城池,司长治其中,置守禦土军四十八家,经历百户,驿丞署俱在焉。明末司长以城无形胜,址且碍,复迁山阳旧址,少进山麓,今所治署是也。署五层部属,廊庑毕列,缭以周垣,距禁关才一里。今司长复置别署,在大全山砦之阳,背枕韩胡,距灵关三十里,又云一在碉门中街。明洪武六年,招讨使高国英立,永乐十一年招讨使高敬让重建,一在始阳,明嘉靖年内招讨使高继光重建。公馆 在治东,明成化间建。
副招讨衙治 在碉门三街。
经历司衙治 在碉门所城。
茶课司 一名茶把,在治西,明万历年内李膺重建。
阴阳学 在治东一里,成化十六年王斐重建。
医学 在治东半里,天顺五年钟懋重修。僧纲司 在治北半里,成化五年都纲昌云重建。
道纪司 在治东半里,嘉靖九年钟文远建。太平驿 在治西,成化十五年驿丞高志宏重建,今裁。
十所百户 姜所、张所、泥山所、天全所、思经所、乐霭所、始阳所、乐屋所、在城所、灵关所俱未载处所。
天全六番宣慰使司赋役考《天全六番志》
户一千八百二十户,口九千六百七十三口。火井三班草粮 火井在邛西乱山中,直与蛮界诸山相接连,故蜀汉姜维置兵戍守,而名其山为镇西山焉。司境自六甲至镇西,自鱼喜渡镇西无咫尺间,隔历来有两司三班土军,在镇西之东山下,杨家坝再下,大沙坝再下,牌楼坝、小溪至有井之文台里止焉。盖从古安置以警诸蛮,出入为邛西之外卫者,以地接壤邛界,山田交错相入。于明初即报有草粮,两司共十二石,本司自徵自解,差人赴嘉定建南道衙门,上纳后因雅水覆筏,差役粮银俱没。始移邛州,就近输纳,后遂渐增至九十石有零,岁开徵邛州移文,至司起科,司乃差役行牌,催收饬三班领军,首人完纳焉。从明至今已三四百年,如此无事则令力农纳赋,有警则令入伍禦边,二者并行皆为摅忠报国,三班亦未见其多累,盖前代旧例,因三班有粮,凡一切徭役,原较诸乡堡特减耳。
茶税 蜀茶行徼外西道,行松潘南道,行黎州天全,自邛雅达黎州为入番界大道,自邛雅径天全为入番界小道,小道即今司境也。明例茶不入番地,惟至两司番来就买,黎州扰攘天全发卖,天全扰攘黎州发卖,饬两地土司主其贸易,使番汉相安而已。后汉贾远售求价,自沈冷嘉岩渐止,打箭炉焉。百馀年间,两地土司不复持其政,徼外番官复冥顽不知治事,致藏番觇利来踞,动军兵电扫之威,此茶至打箭炉之由也。司境旧未行茶,当明之茶盛时,土民蓄茶园贸易,致纳茶课四十八两,及民穷赔苦,复将茶株尽掘而赔课,亦渐废。明末扰攘,外茶不行,诸番急需茶,司乃请行,无引无税,抚赏茶令,民买茶造茶,每民自造茶五包,抽取一包以赏番,凡岩嘉、鱼通三十六种,及打箭炉诸番皆至天全领赏焉。每岁约取茶一千斤,番多不足,番少有馀,留今岁有馀以补来岁不足,迨

皇清犹照例,行五十馀年,不过土司仰体盛化绥柔,
远人而已。今幸驱逐藏彝,俾需茶诸番,尽俯首向化,司奉宪令停造,抚赏一体,中引遂遵领部引一千六百张,又增至二千九百三十张,应行茶二十九万三千斤,至打箭炉发卖,共徵税银一千五十七两七钱,又园户报茶四园,遵例共徵课银二两四钱,并照例解赴臬司上纳,岁春夏具文领引,秋冬缴引纳课,司长亲综其成,其治事有茶房、茶总,值年商总,其造茶则皆司之部民也。此亦穷边为
国家裕课之微,诚际兹内安外攘有益无损者矣。
又云明洪武二十一年,奉徵茶课四十八两,上纳藩司。
贡马 要荒以其所出修贡输诚,也。明例三岁一觐,贡马二匹,本司检百户一员,赴省请给,火牌驰驿入都,后免朝觐,马亦以荒远难致,改令每匹折估价银十二两,纳藩司填饷,岁当贡所官百户慎其事而专任焉。又云旧额三年贡马四匹,折价银二十一两八钱,于康熙二十四年遵奉院司宪行仰照,二十一年内部题明之例,每匹折价银十二两,总共四十八两,赍布政司贮库。
天全六番宣慰使司风俗考《天全六番志》
男不习工艺,妇不事纺绩。惟以耕种为业,番汉淆居碉房绝岭,治化渐摩,礼义日生。
户无游民,野无旷土,男女耕垦,力作为业。山多田少,地瘠人贫,以耕垦力作为业,颇事诗书,而崇治化。
司以戌守重时,徵兵远征,则同官兵给饷无异,视至所守关,以外番扰警逼则必令自裹糈糗
以行,故部曲有田则军,有产则军,田产再易而军籍历世,不亡承替存也。田产有水旱、腴瘠、荒熟,而实则户多于地种至石者上也,中以斗计而下则种三升五升者,盖与石斗者半列焉。境内田惟雕阳、凤水、思延、壤略、平而雕苦湿,凤水苦狭,思延苦无水,其诸村堡畦畛,布乎冈峦,民所梯干田也。春时绿波碧浪,萦山陵矣。烧垦尽乎嵯𡾲,民所谓砍火地也。望处荞红芋绿,出居杪矣。其种作以时名曰大春曰小春曰冬作曰山作。而妇幼皆力治,无敢懈耰锄,妇勤于男负运,男健于妇治田。时至一家,先集数家为己治,日供酒食三,以次皆及,供有例约,无能丰啬治田,及午以歌节劳声,续不辍。男声隆隆,女声,曰山歌。兵以用健以律胜,升平久,民兵懦营,兵亦佻惟荒徼部落,岁以射猎为事,整捷惯手足,击刺惯胸目,猛气固常在耳。土军旧常以时简练,身恒刀剑,今世平日废而春冬幸,尝射腊岁旦至灯节,村村睹射以中获年膏为嬉,春射鹿,秋伐兕,而熊豕以残黍麦,时击之。其猎也,犬但发其栖,人以猛捷𩰚杀,用器先矢、镖鎗,继以箍刀毙之也。猎者云格兽有所慎,忽惟封豕最不易制,次熊、次虎、次兕,曰一猪,二熊,三虎兕也。
岁端亦贺节,新布衣,妆粔妆,人情糊涂,笺帖与,江梅山雪争春,华耳新岁一二日,村市各酒食相过,则检历会出行日,至日向所择方,或携壶榼,或过戚友,老稚纷呶,杂沓遑遑,恐后时也。上元 作祈谷灯,竖木方八尺,支扶使坚,中承以板上,以篾席垂覆若亭,若楼若台,有高至三四丈者,台上四面横竿,悬灯三十三盏。云以供天重数也。灯即屈篾糊纸,名白果灯。白果者,状银杏,中丰上下削也。油盏夜分再注,欲光达曙也。台下各舁神像,以主灯无有虚者。雕阳、承宣、桥东曰下街,桥西曰上街,约户五七家,而台一直衢散巷,月宫宫而星丛丛矣。始十一,罢十六士女皆嬉游村落,翁妪亦挈幼,信宿而去市。小儿夜则闺妆,十二人提灯至人家,唱十二月采茶歌,人家以年糕酬之。至有盈其负橐者,其各村堡。亦作台灯而树,灯较多。树灯者,灯树也。攒长竹至三四丈,如三尺围木,自头至腰,穿眼横十六竿,竿两端各灯杪各一,亦台灯数窟地,夹板受植,方暮以长绳卧其身,受油燃毕,复返绳以植之。又九曲莲灯插竹方亩中,诡其道巫舁神以周旋之,曰踹灯神。出则争拔竹以作秧标,谓避雀鼠作鸡栖,谓避狸,凡境内灯皆庆节祈岁也。称五榖灯、秧苗灯、以灯明为诚,致乡老群行,见灯辉烂烂盈衢,则相语庆曰:今岁风雨时而禾麦登矣。是节也,男女于山梁坦处,野径岐处或就树或植木竹作鞦韆戏,朝以竟夕,五七日始罢,谓农时腰肢不作苦。
清明 扫墓,亦挈酒肉,具楮钱遍山谷以祭馀邀亲党,相先后也。是日竞簪柳家,作清明磨磨,磨米粉为之实,赤豆饀于中,外束菜叶如带,名菜捲子。家相馈遗,无有无者,俗不知上已曰三月三。思延、落霭、凤头、六甲作楼子会,赛神以祈谷,先期木工制架如台,方广可五七尺,竹工就而制层楼,上削下丰如塔然,层七至九,高五七丈,层作栏壁,户窗皆可登,四面悬神佛图像,笺彩周饰,至日众集平田,共舁以游,村妇长幼及他村无有者,趁观如市,村老领事者,以巫醮于其所主庙,日暮各酒食以散而楼子拆。
五月五日 家作腐脍苋蔬,食以蒜醢,过市买雄黄入酒,晨即醺醺,云避毒也。豪右作角粽,制香囊,雕阳关帝,诞先期敛众陈,巨蜡备牲醴制袍,具十二日,肃仪从鼓吹迎,神蜡亦随焉。其日众晨集竞,作台阁,亦屈铁干缚卓,上扮婴儿如剧,各舁前行周市衢以归。廿八日,城隍诞先期亦然。
七月七日 祀里中土地神,惟恐慢,中元司长祀家庙,设食焚楮,民亦祀其先亡,民间翁妪入寺斋僧礼,忏施印楮,作盂兰会。
八月初旬 家家记晴雨,谓一日兆来岁一月,占谚云:要食来年饭,八月初旬看。又曰:中秋月不明,雨打上元灯。但念春灯,盖农事也。
九月 家酿新酒,曰九日酒,佳有菊者酿菊,歌曰:菊花照酒满,缸香不登高。亦喜晴占谚云:重阳无雨一冬晴。官家作花糕,游客或野饮。十月朔 作糍糕祀牛王,以糕挂牛角劳牛,谓稻则穫而牛则苦矣。今日临水自照,若角无糕,牛则泣矣。
腊八日 遍食粥,家作豉,谓不败。
廿四日 祀灶易新位,曰净灶,岁届除夕,作年糕曰枕头,磨以籼,糯粉和成,广三四寸,长七八寸,外以草如箬叶者裹束之,煮熟冷水浸藏,待开年食,食则切片炙,以脂枕头云者,行军负贩可叠而枕也。
除夕 饭赤豆,馔蜡猪,首召戚友剧饮,别岁地炉烧大榾柮以守岁,爆冬青叶于火,杂纸炮以鸣,插鬼见愁于门,助门神之力,图吉祥也。
天全六番宣慰使司祠庙考《天全六番志》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治东一里,明洪武四年招讨高国英立。
社稷坛 在治东三里,鼎革以来,址存制废,今则春祀于治东腊达冈,秋祀于治西教场。厉坛 在治西一里,明洪武四年招讨高国英立。
城隍祠 在治南一里后,祀东岳仁圣帝,前祀司城隍,岁仲夏二十八日,閤属为神赛社,今祠将圮矣。按《古志》:在雕城内西隅。
文昌祠 在署东里许北山上,明成化间招讨司杨镇远所建也,镇远盛年乏嗣,乃服帝训,刊帝经,求帝锡嗣,两室遂举八子,于是相地立祠。范铜像帝以致其忱祠之,旧以石砌阶而上,其阜建殿,甃以石,麓有启圣祠,前有二砖亭以爇,香楮门有石坊,坊前石桥坟起,以覆东来涧水,旁有穹碑二庙,貌器玩备极壮观,后毁于兵,今虽再葺,而殿湫隘,不称瞻视矣。
武侯祠 在治东二十里山砦上,诸葛武侯擒孟获经此。土人祠祀之,成化十二年,招讨使高文林重建,明良殿立碑勒,唐元和四年节度使裴度撰碣。
关帝祠 在治南一里。土民穷不能祠于东岳,仁圣祠祀之,岁仲夏十三日,民亦为帝赛会。英烈侯祠 在治西一里,龙山之足志称飞霞赤口将军,今土人亦只呼将军神,神龙目虎牙,靛面露骨,礧砢冑而长缨,旧说其始罗州人,斩蛟驱怪,辟禁关外蛮彝,诸路俾行者,通达无迷,遂以精英世镇于此。土民以岁九月十二日为神寿,或金碧其像,或献袍具若缨若靴,享以膻腥芗旨,箫鼓喧呶,彻夜昧爽,神乃附其庙,倛以降示,境之祥眚,及来秋为神赛会者,迟明会主宴閤境,助祀者以归而祠事毕。
诸村土主祠 土人溯其来,绩虽甚夸诞,然岁岁祈赛不替,皆谓禔福其乡,徵其称土主祈田事,亦古乡社之义矣。居忠孝乡省溪之上者,曰金甲将军,居化彝堡板桥峡之上者,曰银甲将军,居凤水村山砦上者,曰铁甲将军。土人曰此旷古同产三人也,至各乡村丛祠,异号繁不胜纪。
东岳庙 在碉门南一里,祀东岳泰岱之神,元至正十三年招讨高国英立。
碆磷土主庙 在治东二十里,庙号昭应忠信王,祀李忠真人,其地多块石崔巍,故名。洪武二十二年,招讨使高敬让立。
炳灵公庙 在治东,洪武四年招讨使高国英立。
天王庙 在治始阳庙,建最久,有碑文,淳祐八年招讨使高上元建。
寺观附。大悲寺 在治始阳东寺,宇极其高敞,佛像辉煌。宋淳祐八年,招讨使高上元奉敕建。
云顶清凉寺 在治北五里,明永乐元年正月招讨使高敬让重建。
永福清凉寺 在治北二里,明正统十三年重建,又云去司碉门四里。
天全寺 在司东凤水村,相传成化间刹甚宏丽,楼有御敕像,有辟尘珠临阶雕坊,额曰天全第一禅林。天启中韩胡入侵,乃燬。今楼殿皆新葺者,所存惟左殿伽蓝十八像,塑甚古。
吉祥寺 在治西一里,龙山之足英烈祠在其右,旧有前后各殿,今虚其前,有断碑在路下田中,不知刱者时月。
长年寺 在卧龙山北巅阳谷,穹然盖山之度脉含胎处也。山故盘博以高远,无垦艺者先代移民开荒,因刱寺焉。民树茶树杉,穫麦穫荞,以得衣食,乃塑先代像于寺,而尸祀之。今渐增葺成胜境矣。
敕建慈朗寺 在司西碉门北三里,按级层登俯瞰,烟村出舍皆在足下,左梅岭,右襟山,为一司大观。昔称蛮寺为百蛮,岁贡由司起送憩息
之所,明正统元年敕建。
天池寺 在治东,明正统九年招讨使高凤建。涌池寺 在司治火井乡,寺宇清幽,山峦环绕,前有池水清涌,故名。
佛慧寺 在治东。
铁香炉 在治火井乡地,名天台山,峰峦壁立,古木层阴,僧福深开建上中下三寺,招讨使高文林重建,铸有铁香炉古迹。
元都观 在治北半里,成化元年建立。
天全六番宣慰使司驿递考《天全六番志》
太平驿 在司治西驿,丞高志宏重建。《总志》公署内,云在治西,今裁,又云在十一起法王等司内,又云十一种者贡道,率出天全,遂敕天全司长为之起文,置驿而综辑焉。自天全乃得达雅州,故诸贡之至会城,至
京师莫不由天全、太平驿始,而诸志于本司驿递
俱未载存以备考。
天全六番宣慰使司兵制考《天全六番志》
土军古农兵,汉屯田之法也。凡土职皆然,虽简练,各不同,莫不军其部落者。原其始,先代以功拓土,国家遂举土而畀之土,使储糈民自使用,不立学校,不益外官,既省徭赋之繁并,去文法之扰,惟令以兵为事,盖欲其人自为战,家自为守,保尺则尺,保寸则寸,俾自保以遗子孙,是其禦边实自保家,其保家实大卫国也。以故历世而兵不废。蜀边之土兵,武侯有青羌飞军之精锐。唐因之,有世袭之刺史,建置其来旧矣。司地古氐羌也。司长乃羁縻州,世袭刺史也。今司之兵,古雄边子弟之遗法也。部民子十五岁登籍,六十削籍,老孤死病,积年更易,总所部三丁徵二,五丁徵三,得壮健千人,过名编伍,五长十长,小旗总旗,简阅注籍如法,爰给器械五百枚,二人一甲以应徵调,近皆裹粮,人一夫则倍行矣。乃令百户乡总于三时之暇,一甲轮替,总教习之,每岁霜降,大阅于近郊,申号令、行赏罚焉。至檄调则简一旅,尤健者整坚锐,新注籍,付将兵者,以行或司长自将,则荫子留守或远征,则请饷如官军,留五百人保土焉。其兵仗则添皮盔铠、添弓竹矢、长靶刀、鸟铳,皆自具旗鼓,号令如汉制,若军值世泰边宁,出境外赁田,受产必具文,报宪提归有外人至,司置买田产,其次世即著编伍,盖增一产即减一产,军必缺矣。
又云管束内治土军一千,祖高国英于明洪武二十一年奏准,内选马军二百名,自备马匹骑操,著伍防边,不关朝廷粮饷自,耕植茶,安抚外控三十六种,四十八寨番堡蛮彝。
天全六番宣慰使司物产考《天全六番志》
秋笋 名刺竹,一名表竹,瓯越之䈄𥳔类也,产崇山中,大围指节促,质厚,竿竿挺直,笋六七月生,肉脆味甘,多食不馁,人可腌,可曝可烘,烘胜腌,腌胜曝。
鹿耳韭 春生崇山深处,樵苏采食呼山扸菜,味辛似韭叶,似小苦苣根,红白鹿耳者,象形也。紫芋 出灵关化彝堡忠孝村,边之穷民不饥者,赖有此耳。芋不能全紫皮,顶少作红色,故土民谓之红嘴芋,芋有数种,白秆、青秆芋,丰叶而此独丰荄。
乌茶 茶无生而黑者,土人不善制黩其色耳。茶阳坡早以甘阴岩,晚以苦茶户制茶,集众工力挼而速,乾味不得全,工不得洁,质不得嫩以鲜,但以售商贩不中食,人家自食,茶聊可耳,食茶亦乌总,由猛火速成之故,乌茶无他异,但色味较浓,浓故祛滞。
鱼虎 巨口细鳞,身斑驳有点,和川出。不过雕阳峡,他处无之。旧所谓嘉鱼也。鱼肉紧白,锯齿直肠,虎云者口能吞尺许之鳞,身又斑斑然也。鱼舅 亦嘉鱼也,山后六村出,大鳞青身,赤鬐。有嘬唇、秃唇二种,土人呼粗甲鱼,肉白以鲜。锦鸡 綵雉也,出深林远山,腹背锦绿中黑,缘项锦黄中黑,缘首有肉角,蓝如翠羽,额有红缨,赤若丹砂,颔有文绶黄碧斑斑然,尾二三尺,黄黑成章,喙胫全朱,性介急不可驯致,土人以绳
机生得入笼篓,即毙以之馈,遗锦烂然足观耳。然锦皆其雄者,雌不然,其雌则色黄尾短。野牛 兕也。出深山,大如牛,色青苍,角促而旋,肉韧而不膻。土人利得肉以食,猎得竞以角额于门,云辟邪。
毫猪 居土穴,不恒出,害稼,则迹其穴熏而出之,状类小猪,以毫为毛,鬣周其身如刺脊项者,近尺尾端一握如蜂房,行则簌簌鸣人,呼响铃其毫白本黑端,箸粗而锥颍,光莹而质轻,村女以簪发云,去虱腻肉不中味,重其肚谓能治病。桤 土皆宜桤,人多树之。三四年成材,枝可薪,材亦可绳墨,而春叶且可采以充草茶也。箭竹 生荒山中,为矢,则以微火炙之,人呼箭干竹。
瑞香花 境中浅山疏林,三二月有香极浓,视之秾芳簇簇,淡紫浓白者,瑞香也。本高一二尺。山柿叶 结香蕊,皮柔韧,秋结朱实,宜野阴,最不易植。
香海棠 俗呼酸草秋海棠也,有二种,一种叶茎斑赤,一种叶茎青白,花俱轻红澹白,清香婀娜,其本都不作岐茂者,丛高盈尺。
天全六番宣慰使司古迹考《天全六番志》
多功渡 《禹贡》蔡蒙旅平,和夷底绩。太史公谓底绩者,致功也。蔡氏曰:郦道元谓山上合,下开沫水径其间,水势悍急,李冰发卒凿平之。若较禹为多功也。今司境和水与沫水汇而出蒙山处,曰多功乡渡,曰多功渡,盖不知名始何时也,邈乎远矣。
化彝朝贡古道 在司治北化彝堡,二路入。一治东北凤水村,一治西北忠孝村,俱至峡内银甲祠前,而化彝堡见矣。祠边一碑卓然,父老曰此汉司马相如通灵关道,化彝朝贡所经处也。逼视之,风雨剥苔,藓蚀漫漶,无文碑,真赝不可知,而此道实直抵灵关,则不系碑有无也。女儿城 在治东十里,踰梅子坡,又十里将降土地坡,女儿城在焉。土人云招讨使杨侯闺中女将所筑也。按曹能始蜀中广记诚然,城周广百步,高及丈,厚七八尺,如土垣耳。列二门,当要路,故谓之,城父老曰杨氏筑此,以界邻封者。盐井 境内诸山溪多可盐者,凤水东有溪,后安山所出也。司先世井而盐之致外邑,盐壅塞不行。明初宪令禁之不已,因置军封守而卤亦遂淡绝。井在溪水所注潭中,岁久或有物夜逐人,人射之,没于潭,诘朝觇之,贯双竹,盖古井筒也。今所置军买司中田产为业,溷土民矣,灵关胡椒井亦然,或有私取卤者,终无盐耳。
金鸡峡 在凤头六甲,有水入沫水,曰鱼喜河,其水出处有峡,壁削,壁间一穴有石芽,如鸡蹲其中,土人曰先世龙发,欲崩山塞其口,有鸡夜鸣,龙乃奔,故留迹以名其峡。
马蹄石 晒甲石 俱在禁门关外,沿水而左曰忠孝乡,古通彝獠之道也。溪口有金甲祠焉。父老云神旷古自彝中来,有解甲处、立马处,则指二石,曰此天然迹也。
怀葛楼 在雕阳承宣桥南来左巷,行陟石阶二折,有小楼遮衢,覆其阶额者,怀葛楼也。创之名之,不究其始,唯其植此以怀忠武功德司长也。部民也胥当尔矣。今之楼亦近世,重葺者址南向其刱也。审怀之义焉。又云明天顺五年,招讨使高崧怀思武侯建,又云成化间,高文林重建。
丛桂亭 在卧龙山上,有阜坟起,杨氏先世列植桂树,构亭以为游宴之所,栏楯参差如列画兕也,今亭废,址存。
何陋居 先有司参军名某者,于其署侧作何陋居。怀宗时尹梦璧以忤魏珰谪此,复葺而吟啸其中,址在雕城,经历署内。
敕书楼 在治北,明成化二年,招讨使高文林建,收贮历朝诰敕之所制度伟观,兵火焚燬台基,制度犹存。
忠孝堂 在碉门衙治南,明成化十五年招讨使高文林重建。
世勋堂 在碉门衙治东,明成化十九年招讨使高文林重建,又一本云在旧署南。
身节堂 在碉门衙治西,招讨使高崧妻杨氏守节之堂也。明成化十九年建。
景苏亭 在司治东二里,梅岭之巅,至和中苏老泉携二子谒雅州守雷简夫,云欲过司盘游,司人候迓不至,遂立亭于梅岭焉。嘉定间高金榖重建,后废,复于明成化二十一年,招讨使高文林再建,兵火焚燬,台基犹存。
后来亭 在司治南十里许,荣经县界,昔孟获为害乡人,引领武侯来征,故名亭,废址存。奎章阁 在公署东,收贮宋元明历朝敕命之所,明成化二十年,招讨使高文林建。
觐东楼 在司治东一里许,明成化十二年招讨使高文林立。又一本云成化十六年立。控西楼 在司治西,明成化元年建,又一本云司治东半里许。
竹坡亭 在碉门衙治北,招讨使高文林因种竹成坡。明成化十九年立亭于此,因名。又一本云高文林种竹成坡,自号曰竹坡。
睹佛堂 在司治东南四十里,古因山势高险,甃石成台,往时常有圣灯现,至今尚然,即前睹佛台也。
天全六番宣慰使司诸番考《天全六番志》
岩州
岩州俗曰凡州,今作岚州,即古罗岩州,和水之所出也。罗在靖远堡,深处不知何代龙扰,地坼人绝,州已荒废,土人指其地,犹以罗州名,岩即岩州,自靖远堡至板房,则岩州山当面矣。过山即州堡,堡居高,下临泸水,横压内外之交,实诸番出入要隘。州与碉最近居番,负贩时时至州下,乌泥、若泥、沼河一带村堡,皆河东之熟番。世隶天全,非至天全负贩,无以为生,居番有四族,曰岩州四拔族,各有耆长,相属曰丹都
三十六种。
三十六种,旧名索孟,诸番称是。汉孟获遗裔考渡泸道路,虽相属不远,第世久不足徵矣。亦名鱼通,鱼通三十六种,世为天全所辖,熟番每岁水落径岩州络绎,而至或出自崖底,关出必数百人,共持番豚数十肩,集司长前而额手曰:绝峤不毛无以禦冬,求我侯之抚绥也。司长乃以包茶三五千斤大劳之,则皆欢叫,疾趋负茶以出。居数日,尽市食粮布缕以归,岁以为常,司有兵事恒檄而入伍也,其村堡三十六,悉以种名之。
曰乌达种  曰木哇种  曰煖巴种曰吞巴种  曰康蜡种  曰工哈种曰闪工种  曰子羊种  曰无漩种曰余蜡种  曰叶巴种  曰呆孟种曰买孟种  曰昌妈种  曰国达种曰别冗种  曰卯丹种  曰京布种曰唧衰种  曰咱纳种  曰斑巴种曰双巴种  曰裸南种  曰双鱼种曰令足种  曰沃甲种  曰冲工种曰阳林种  曰母党种  曰桐林种曰案工种  曰哈牛种  曰亢于种曰母于种  曰昌西种  曰鲁密种沈边
古莋都沈,黎郡之边地。旧名沈村,上自岩州通坝,顺流以至沈边,通为泸河东西部落,而沈边则天全所领之长官司也。明洪武初,部长有余昔白谷者,授百户所至子余毕撒,从招讨使,弟杨永武征建昌叛酋,月鲁帖木儿有功,加授沈边长官司,传八世至余福保,被黎冷,诸番攻劫沈砦,燬其符印图册,招讨使遣兵保全之。明崇祯十三年,复随招讨使剿杀流寇于白水江,迨

皇清顺治九年,余期拔随招讨使杨常投城于嘉定
州。十八年,余从化袭职,康熙八年,西藏营官通呷烈入犯沈边猴子坡,横肆烧劫,占去河西村堡,欲侵化林内地,提督郑即檄招讨使杨先柱,率兵往禦,后从化骄恣,耆旧叛,招讨使乃夺其职,与弟从国逾年从化,复通藏彝,谋杀国招讨使,乃遣兵禽化,大破藏彝,尽复河西旧地,从国卒子明奇袭职其所治十数堡。
曰沈村   曰贾弓得脱 曰竹麻沱曰子牙厂  曰海留挖角 曰西底坝
曰松池   曰松林地  曰礼约
曰结梅   曰遐须   曰易积达曰任不达  曰乐碉
咱里
咱里者,泸河西之部落也。明末边扰,千户湮没,

皇清初有呷吗湾章者,为其地蛮长,以其地本皆天
全,属番时受调遣然,竟未自明其有千户印也。逮康熙庚辰,

大师恢炉呷吗孙古六七立,始出印归,诚当事以闻,蒙给印信,号纸任事,仍令天全辖之,其所治村堡:
曰咱里   曰掌沃   曰通坝
曰瓦西   曰破碉
十一起法王等司。
曰阐化法王 曰阐教法王 曰辅教法王曰煖巴宣慰司,
曰木哇都指挥,
曰吞巴长官司,
曰大乘法王司徒,
曰大宝守善体梵灌项国师,
曰董卜韩胡宣慰司,
曰长河鱼通宁远宣慰司,
曰乌达寺悟善禅师。
控制徼外十一起法王等司者,皆属西南徼外西番也。考西番即吐番。明洪武初,裂吐番为二十三支,各分属郡邑,辖以土官,其时朝贡内附者,多凡番僧,皆给银印,诰命以王之酋长,各以地广狭司所之十一种者,贡道率出天全,遂敕天全司长,为之起文置驿,而综辑焉。自天全乃得达雅州,故诸贡之至,会城至京师,莫不由天全太平驿始,是天全之得控制诸贡獠者。明祖以腹里之土,职综徼外之番,官广居轻驭重之权,施以内治外之法。初不论列衔之等差也,故会典严腹里徼外之分,《蜀志》有特书不书之异,非泛然者。按《明史·外国西番传》:其初国师、法王司空、司徒、都指挥、指挥、宣慰、招讨、万户府、千户所、安抚长官,繁至三十馀所,其贡物则画佛铜佛、足力麻铁、力麻左髻、毛缨、酥油、刀剑,多粗恶不足远致。逮末年灭没,已众贡典,遂废或嗣绝不可,复立或并噬不可,复别今所存者,惟大乘大宝为有印,无土之佛官尚居雅安,败寺已受,室育子非复师弟相承之旧,暨打箭炉之长河西宣慰,灵关以北之董卜、韩胡宣慰而已。
天全六番宣慰使司部艺文一《英烈侯庙记》明·徐海
尝闻汉梁悚有曰:大丈夫生当封侯,死当庙食。未尝不叹曰壮哉言乎。正有合于今日,西山英烈侯建庙之作矣。按侯生踓未见封侯之实,而死之神妙功用塞乎天地,宜庙食焉。但当时之人,惟知景仰之事之愈谨,而于神之履历出处之详未知悉记,使后作史者未免有阙遗之忽也。慨夫然以侯之利,于世者多历千百年,享有庙食,记可不作乎。徵诸前辈大老,相传语曰:神乃后番之人,隐修禁山峡口古洞之中,飞灵通变,冲漠无朕。唐贞观初,郡之西去千里吐番之境,有巨泓名曰西海,周三百馀里,深广不知丈尺,中有十二孽龙,荼毒生灵,殆不可制于是邦,人斋沐协恭,祷于帝廷,偶夕禁关之外,闻兵戈车骑之声,动摇山岳,居人起视,神丁鬼从森卫,左右中,有大神曰:吾乃太子炳灵之神,上帝命收西海孽龙。俄顷有跣足、红发、青脸银牙、绛袍束碧玉带一人,即神也。立于道左曰:吾禁山之神,颇能变化,闻大神西行,殄妖息害,愿随之,一助其功。诘旦不知所往,洽旬间,惟见西海天地晦暝,雷霆震作,一时草木皆秋,顷然海乾,水成赤血,人往视而孽龙尽诛矣。自是华彝奠安实神之力。唐宋时敕封炳灵为碉门土主,宣惠广化,大帝庙食龙头山阳,而神乃封为飞霞赤口大将军,谥英烈侯,庙食西山庙,屡厄兵燬,逮高杨二招讨,景泰间重建之。天顺间增修之。至成化十七年十二月,招讨使高公茂才、副招讨杨公镇远撤故而一新之,曰殿堂曰廊庑曰神厨泡湢祭器之具,靡不一一而严洁之。惟家庆神龛,前后两壁梁栋绘事未毕,殊弗称观。高母,太淑人,杨善贞居孀。乐施,自出帑金,命工饰之,金碧辉煌,丹雘晻映,而庙貌森严,然凡岁二月一日,阖郡官僚人士举皆庙赛,牲肥酒香,樽爵净洁,降登有等,而神之必歆必享,洋洋如在上焉。以是郡之春祈秋报,痒痾疾痛,祷之无不验,有冤者、屈者、枉者、逆者,人有谲者、诈者、横者、暴者、强梁不轨者、冥顽不化者,质之于庙,人望庙廷而自悔者,亦多焉。神之厥灵不惟,邦人敬之克笃,而四方游贾、六番远人不敢私议,仰视至则怀鸡贳酒必谒焉。非神之灵能乎。神而如是,其福善祸淫之功无爽矣。矧庙工告成久矣,佥谓不可无记,刻诸庙石以著厥美,遂不恧而书之,复铭其后曰:禁山之西,岩洞之阴。繄神依此,隐修年深。呵护叱咤,通灵变化。出杳入冥,人无隙罅。西海孽龙,荼毒生灵。生灵稽首,祷于帝廷。帝廷有命,炳灵大圣。大圣挥戈,百职听令。车声辚辚,马声萧萧。禁关之外,驻纛停幖。我神英猛,道傍垂拱。自曰其神,物皆惊悚。赤发红袍,青脸银牙。一话之顷,海角天涯。于时偕往,芟除草莽。瞬息海西,遍张罗网。海波不杨,海尘不飞。海水枯涸,孽龙尽诛。神其有功,敕降于天。西山之阳,庙食千年。民赖生植,丰衣足食。无以报神,立此珉石。
天全六番宣慰使司部艺文二〈诗〉《莋都夷慕德怀德歌》唐·菆莋今沉黎也,沉边本天全属,故摘附二章。

蛮彝所处,日入之部。慕义向化,归日出主。圣德深恩,与人富厚。冬多霜雪,夏多和雨。寒温时适,部人多有。涉危历险,不远万里。去俗归德,心归慈母。


荒服之外,土地硗埆。食肉衣皮,不见盐榖。吏译传风,大汉安乐。携负归仁,触冒险狭。高山岐崚,绿崖磻石。木薄发家,百宿到洛。父子同赐,怀抱匹帛。传告种人,长顾臣仆。
《蜀道难》陈阴铿以灵关采入下同

王尊奉汉朝,灵关不惮遥。高岷长有雪,阴栈屡经烧。轮摧九折路,崎阻七星桥。蜀道难如此,功名讵可要。

《送蔡君知入蜀》隋·孔德绍

灵关九折险,蜀道二星遥。乘槎若有便,希泛广陵潮。

《西山三首之一》唐·杜甫

火井诸山,直与韩胡诸部连接,天全有三班守禦,土军在镇西山以下,名火井三班,故附此诗。

辛苦三城戍,长防万里秋。烟尘侵火井,雨雪闭松州。风动将军幕,天寒使者裘。漫山营贼垒,回首得无忧。

《沉黎作》宋·李师锡

穷冬按部极西垂,鸟道盘空积雪迷。报国忧民宁惮远,万重山里到沉黎。

《怀葛楼》明·高文林

十载精忠说武侯,每于政暇一登楼。窗开八面晴云晓,帘捲三边瘴雾收。苦节非因妻子累,委身直为国家忧。怀思未遂恢弘业,不尽长江昼夜流。

《六番八咏》尹梦璧

六番无雁寄乡音,极目吴云思不禁。寒雨一宵迁客枕,敝裘万里故园砧。尽𢬵宦辙同天远,犹荷君恩似海深。五十年来成汗漫,梯航空系旅臣心。


银章朱绂总恩光,越绝滁阳入鬼方。月满山中啼望帝,烽消域外款彝王。筹边直历西天竹,捧日遥瞻东海桑。四服潜移由圣化,孤臣何惮向遐荒。


数载传经还振旅,东彝别去复南蛮。碉门路折龙蛇字,紫石岩临虎豹关。海外无书怀旧雨,天边有诏喜新颁。寒衣未到砧偏急,绝塞先秋雪满山。


地错华彝壮大观,天家虎竹简流官。山高熊耳连云迥,春入峨眉带雪寒。一命何如汉招讨,六番仍似古衣冠。挂弓拟向三珠树,悃款还期策治安。


一剑长驱万里天,间关作客又经年。衔杯还拟龙山醉,缄帛难凭雁足传。北望金台饶气象,南来紫塞莽烽烟。少年空负终军志,报国何期皓首旋。


禁门关口暮云生,坐爱枫林秋气清。粉堞倒临寒水净,翠屏遥带夕阳明。千山鴂舌知文字,重译乌思识姓名。独立天风发长啸,高鸿寥落九霄声。


楼头拄笏罢孤吟,数尽昏鸦返故林。宿雾渐沉吴树远,寒涛不断蜀江深。秋从蛮部行边过,家在菰城梦里寻。搔首为惊时事棘,岂缘宦拙动归心。


裘马何堪逐世豪,孤征匏系转牢骚。寒光拂剑飞双电,瘴海横槎驾六鳌。敢望殊恩新雨露,止怜僻径久蓬蒿。河清可俟时难再,旅思惊秋长二毛。

《送张玉甲宪长之官邛雅》吴伟业

岷峨悽恻百蛮秋,路折邛崃九坂愁。城里白云从地出,马前黑水向人流。松番将在看高卧,雪岭僧归话远游。欲问辟支诸佛土,贝多罗树即关头。〈原注雅州关外即乌思藏按天全所属大乘大宝法王皆有梵刹在飞仙内外也〉
天全六番宣慰使司部纪事
《总志》:元泰定帝时,碉门地震,声如雷,天全道山崩,飞石毙人。
屠鸾,云南洱海人。正德中知芦山县,县境与天全六番土官高继恩、杨世仁地相接。二氏凶暴虐下,害及芦山县。县民嘉柑好李,以帕系树,杪无敢动者。土军种县田,颗粒入天全,而县民为纳税鸾为不平,乃教县民学弓矢,民番奋怒,人百其勇,擒高氏。用事豪仆系县狱,高氏聚众劫狱,鸾令其子追捕,其子死焉。彼此交恶搆兵,高杨合并攻芦山,赤地百里,鸡犬皆空,奏闻于朝,命游击将军曹玉征之,未下。有司以间谍谋之,先期杨氏擒高继恩,送按察司狱,厥后高氏擒杨世仁,亦送按察司狱,皆伏斧锧焉。自是土官不敢犯芦山,皆屠为之先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