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松潘卫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六百四十三卷目录

 松潘卫部汇考
  松潘卫建置沿革考
  松潘卫疆域考〈有图 形胜附〉
  松潘卫星野考
  松潘卫山川考
  松潘卫城池考
  松潘卫关梁考
  松潘卫公署考
  松潘卫学校考
  松潘卫赋役考
  松潘卫风俗考
  松潘卫祠庙考〈寺观附〉
  松潘卫驿递考
  松潘卫兵制考
  松潘卫物产考
  松潘卫古迹考
 松潘卫部艺文
  松潘图叙         明章潢
  松潘边考          前人
  松潘威茂论         前人
  松潘事宜          前人
  雕𠞰处置人荒等三寨议   杨一桂
 松潘卫部纪事

职方典第六百四十三卷

松潘卫部汇考

松潘卫建置沿革考

      《总志》《禹贡》:梁州之境,天文觜参分野,古氐羌地戎无君长,或从侯伯征伐有功,朝廷爵之以为蕃服,汉武西逐诸羌,渡河湟,居塞外,始置护羌校尉,属河关郡。魏,诸羌叛服不常,仍隶蕃属。晋,诸羌内附以其地,属汶山郡。宋齐因之。后周置龙洞郡,寻改扶州,治嘉城县,后分置平康县。隋废郡改会州,又分置交川县,寻废州,并入汶山、同昌二郡。唐武德,陇蜀平,改置松州。贞观置都督府,属剑南道,生羌或降或叛。天宝改州为交川郡。乾元复为松州。广德初陷于吐蕃。五代,诸羌自据其地,宋崇宁取邦潘叠,三州初属吐蕃,首领潘罗支。元符取湟州,元始内附属吐蕃宣慰使司。明洪武初,将军丁玉复其地,设松州卫、潘州卫、后并为松潘卫守,其地二十年改松潘等处军民指挥使司,隶四川都司,又隶川西道,领小河守禦千户所一,安抚司四,长官司十六。皇清因之,改设本卫守备一。
各土司
小河守禦千户所 宣德四年置。
八郎安抚司 永乐十五年置。
麻儿匝安抚司 永乐十五年置。
阿角寨安抚司
芒儿者安抚司 俱正统初置。
占藏先结簇长官司
白马路簇长官司
山洞簇长官司
阿昔洞簇长官司
白定簇长官司
麦匝簇长官司
者多簇长官司
牟力结簇长官司
班班簇长官司
祈命簇长官司
勒都簇长官司
包藏簇长官司
阿昔簇长官司 俱洪武十四年置。
思曩儿簇长官司 洪武二十六年置。
阿用簇长官司 宣德十年置。
潘干寨长官司 正统初置。皇清因之。

松潘卫疆域考

        《总志》松潘卫疆域图

东至龙州界一百九十里,又至镇远堡一百二十七里,转南至小河八十里,至龙安府平武县一百四十里。
西至牟力结吐番草地界四百八十里,又至流沙关十里,外辖牟尼等寨,接连毛儿革生番界一百九十里。
南至叠溪守禦千户所界二百里,又至热雾十三寨止,接连屋毒生番界一百六十里。
北至陜西洮州卫界八百六十里,又至压玉墩止,外通西彝地界五十里,东转南至叶棠堡,交平武县马营堡界二百四十七里。
东南至平定堡,交叠溪永镇堡界一百八十一里。
东北至漳腊北柏木桥止八十里。
西南至红土坡,接连黑水番界一百里。
西北至黄胜关止,外系西彝,地方八十里。至省城七百六十里,至
京师一万一千四百七十里。
东西广六百七十里,南北袤一千六十里。

形胜附

雪岭面东南,洮河界西北。
山川险阻,雨雪多寒。

松潘卫星野考

《总志》天文觜参分野。

松潘卫山川考

        《总志》
金蓬山 在治东南五里,羌人金蓬者曾居此山。按《卫志》:遗冢见存,故名。
牛心山 在治东南一十五里,山峦圆秀若牛心然。按《卫志》:在治东南五十里,未知孰是。风洞山 在治东五十里,洞深不可测,多恶风,每午辄大作,则灰沙蔽天,人马皆辟易,寒气袭人。或触之多横死,否则喘息,旬日始止。盖山岚郁结之气所发。按《卫志》:盘旋数里,始达其巅,山之东北,有洞深不可测。
云栏山 在治东二十里,山势蟠蜒,四时积雪不消,即雪山也,按《卫志》:在治东三十里。
砂山 在治东南一百里。
红花山 在治南一十五里。
西崇山 在治城内西北,周围包罗,城垣盘旋而上,十有九折,乃通红土坡、黑水等寨要隘,俗又呼为西岷岭。
压玉岭 在治北五十里。
大分水岭 在治北二百三十里,其山高峻,水分二流。
小分水岭 在治北九十里,山有龙潭,水分二流。
甘松岭 在治西北三百里,《寰宇记》:名松桑岭,其山多产甘松,今属西彝地方。
岷江 源发草地,自北而南灌城而出,松潘多被水患。
潘州河 在治西北六十里,按《卫志》:源出西彝恰马鼻浪架岭。
龙潭 在治东九十里,渊深莫测,四时澄清,按《卫志》:在治东九十里,今无考。
响水泉 在治北六十里,泉流湍急,潺潺有声,故名。按《卫志》:在治北六十里,今无考。
兴龙泉 在治东六十里,水出黄龙寺后。波漓泉 在治东北四十五里,泉从平地涌出,一百零八窦,冬温夏冷,环流漳腊城垣。
济众泉 在治西门营宇,盘绕崇山,上下陡坎,
约及十里,汲水维艰,故引深山之水由西门沟以入,使岷江山畔居人,皆由此汲焉。故名济众。

松潘卫城池考

        《卫志》
松潘卫城池 周围九里七分,每里一百八十丈,共计一千七百四十六丈,高二丈六尺,城形北门至西门包罗山冈,即西崇山也。东南系平地城,内通大江,东入西出,设东、南、西、北四门,西岷顶一门,古设各门俱有城楼,历代相传,屡遭兵火,东西旧楼尽倾,新修小楼,南北大楼仅存立柱,又兼岷江之水泛涨不时,城垣半被冲颓。卫外城 周围二里,共计三百六十丈,高一丈八尺,城形方,西临江门,南安阜门,东向明门,此门久闭不开,止开临江、安阜二门,城门亦半倾圮。
小河城 垣周围二里三分,共计三百九十六丈,高一丈七尺,城形长,开东、南、西、北四门。平番城 垣周围二里三分,共计四百一十四丈,高一丈九尺,城形东面方,西面、南角圆,开南北二门。
漳腊城 垣周围共计三百一十四丈,高二丈四尺,城形方,开东、南二门。

松潘卫关梁考

        《总志》
镇彝关 在治西二十五里。
西宁关 在治南三十里。
安化关 在治南三十里。
归化关 在治南一百里。
北定关 在治南一百二十里。
蒲江关 在治南一百五十里。
望山关 在治东一十五里。
雪栏关 在治东三十里。
风洞关 在治南五十里。
黑松林关 在治东七十里。
三舍关 在治东九十里。
小子关 在治东一百二十里。
红崖关 在治东七十里。
新镇关 在治南七十里,又名新塘关。
镇江关 在治南一百二十里。
虹桥关 在治北河西二十八里。
黄胜关 在治西北四十里。
流沙关 在治西四十里。
古松桥 在治内,旧设石桥。久废,后建木桥。通远桥 在治东门外。
归化桥 在治南一百里。
合江桥 在治东一百七十里。
松风桥 在治东一百三十里。
迎恩桥 在治南门外,明永乐中建,今废。积雪桥 在治东七十三里,明洪武中建。靖安桥 在小河所治北十一里。
浦江桥 按《明一统志》:在司城南一百三十里。小松桥 在治内。
虹桥 在治北二十八里。
柏木桥 在漳腊北四十里。
马黄桥 在治临江门外,按《卫志》云:古松、小松、通远、马黄四桥俱通岷江,由通远桥南分二流入城,内由古松小松二桥下,合一流出马黄桥,而南四桥屡被冲没,城内居民常被其害,随修随冲,不容一刻缓焉。

松潘卫公署考

        《总志》
松潘卫治 明洪武十七年设,在西崇山畔,后楼五间,前立广渊库,外有库吏小厅一座,前设大堂,月台下有皂隶房,东西列六房甬道,前为仪门,仪门外东建五显神祠、大士庙福神祠,今俱废圮,仅存基址。皇清顺治辛丑,卫守备徐纲重修大堂,广渊库止存墙壁,后楼止存梁柱。康熙二十二年,卫守备贾尚谋捐俸修理大楼两旁板房二间,川堂一座,
补葺仪门、大门粗具规模,尚未全备。
松潘道署 古设东门内,坐北向南,房舍倾半。康熙十九年,松潘镇标中营游击李镇鼎因本道未驻本城,详请借寓,捐俸修葺,规模尚存。松潘监理通判署 在城内东北角,自通判奉裁,松潘镇右营借寓。
察院 在旧治西,今无。
按察分司 旧设。
古松驿 在治南。
镇平驿 在治南一百七十里。
三舍驿 在治东一百四十里,今俱废。
小河驿 在小河所治东。
水进驿 在小河所治东十里。
松潘所属归化镇平等各处仓口,今俱废。总镇府署 在外城安阜门内,坐北向南,东倚城垣,西临大街。
参将府署 在小河所城北。
小河千户署 今改千户总厅,在治东一百九十里。
演武厅 古设久废,康熙二十四年松潘镇总兵高鼎捐俸,重修大厅一座,前立牌坊,南向照壁厅,后创建正房三间,厢房东西三间,下修小房二座,控制番彝,规模大有可观。
乡纳所 在平番营。
养济院 在南门外,今废。

松潘卫学校考

        《总志》
松潘卫儒学 在司治东,明景泰三年题建,嘉靖、万历间增修,崇祯中副使史赞舜重修,今半圮废。皇清康熙甲子,卫守备贾尚谋补修。
学署 古设学宫后,今废。

松潘卫赋役考

《总志》康熙六年,清丈后应徵屯租银九十八两三钱一分二釐六毫一丝,折徵京斗杂粮八十五石,见徵京斗米九十一石八斗七升五合,蜡价一十四两六钱四分,按《卫志》云:明季兴屯田之政,有事而战,无事而耕,诚盛举也。设有红花屯、雄溪屯、羊裕屯、高屯、各栗屯、谭廊屯、漳腊屯、俱有屯军,恐不足以卫其地,又拨腹里诸军轮戍之,迨其后屡遭兵火,至戊子己丑间,屯军沦亡,无存所遗,屯地系漳腊营兵,代种纳租其地,每岁止长一季,其苗止生稞豆二种。六月飞霜,古称不毛,八屯历年开垦,共徵屯租银九十九两四钱三分四釐一丝,遇闰加增银二两一钱八釐三毫三丝三忽三微三尘四纤,每年解司并无逋欠。

松潘卫风俗考

        《卫志》本卫
松潘番多汉少,分防指挥相传,而居即为土著,凡婚姻、死葬,一切礼仪无异于腹里之风焉。至于番夷,则大有不同者,日耕野壑,夜宿碉房,男曰安达,女曰白麻,多种青稞圆根,好用膻羊麦粉,刻木契以成交易,炙羊膀以断吉凶,人精悍善战𩰚,辫发垂肩,渐染教化,披毡戴毛,粗识汉言,婚姻必用牛马,死葬不择地穴。遇汉人则去帽旁立,进城市则下马徒行。所衣惟毯衫是尚,所食以酥油为佳。后因日近汉人,相习已久,而附近熟番饮食服色,类似于汉,其山后生番则仍旧也。
松俗信神,无论汉番,多信之家,家顶礼户,户供焚,凡遇朔望日期,各庙拈香祈祷,络绎不绝,此松俗之相沿成习,亦一时所难移易者矣。松俗尚俭,凡绅衿兵民人等,虽其间贫富不一,而设筵会席,并无一户之越五品者,男女服色未见一人之衣丝绵者,是亦淳朴之足取云。

松潘卫祠庙考

        《总志》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治南。
社稷坛 在治西。
厉坛 在治北。
城隍庙 旧设西崇山,康熙乙丑年重修。旗纛庙 旧设卫署西。
关帝庙 在治南。
土主庙 在治西崇山。
火神庙 在治北,久废。
五显庙 在治西崇山下。
水灵祠 在治中。
武侯祠 在治中,久废。

寺观附

清贞寺 在治中。
大悲寺 在治西南西崇山卫署,前明季敕建,今半倾圮,大悲晓钟旧景因废,按《明一统志》:洪武二十六年建。
东山寺 在治东,久废。
崇善寺 在治西。
观音寺 在治东。
文昌宫 在治东。
真武宫 在治东。
玉虚宫 在治外城,习仪在内。
赤松观 在治东南,按《明一统志》:洪武中建。

松潘卫驿递考

        《总志》
古松驿 在治南。
镇平驿 在治南一百七十里。
三舍驿 在治东一百四十里,今俱废。
小河驿 在小河所治东。
水进驿 在小河所治东十里。
三路堡站 在治东一百七十里。
溪子站 在小河所治东三十里。

松潘卫兵制考

《总志》松潘卫协镇副将一员,协标都司佥书一员,松潘卫城守守备一员。
松潘卫守备一员。
平番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卫志》:松潘卫掌印守备兼理屯事一员,总兵官一员,中左右三营游击各一员,中左右三营守备各一员,中左右三营千总各二员,中左右三营把总各四员,小河营镇守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千总二员,把总四员,漳腊营镇守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千总二员,把总四员,平番营镇守守备一员,千总一员,把总二员,以上秩官系康熙丙寅年志。
各关堡屯营防汛
东胜堡 设掌堡一名,管辖鸡公、龙盼等寨。红花屯 即古交川县也。在治南五里设掌堡,一名八角平,坝墩二座,管辖泥巴等寨。
雄溪屯 设掌堡一名,雄山墩一座,管辖国师等寨。
羊裕屯 设掌堡一名。
塘舍屯 设掌堡一名。
谭廊屯 设掌堡一名。
谷粟屯 设掌堡一名,管辖寒毛谷粟等寨。高屯 设掌堡一名,管辖元坝小寨。
虹桥关 设掌堡一名,管辖石嘴、八郎等寨。漳腊营 周围有寒盼、祈命、商巴三大寨,且近西彝最要地也。
黄胜关 关外即西彝地方,漳腊营轮,拨官兵汛守。
净沙堡
流沙关 古设玉门禦寇等墩,今设把总一名,掌堡一名,管辖牟尼等寨,外通毛儿革生番,亦最要地也。
以上各关、堡、屯、营,俱系漳腊营防汛。
西宁关 设掌堡一名,踞虎墩一座,管辖出利、雄烟冲等寨。
云屯堡 设掌堡一名,于饔墩一座,管辖腊卜等寨。
安化关 设掌堡一名,凝冰墩一座,管辖林洞等寨。
百胜堡 设掌堡一名,炮脑墩一座,管辖纳腊寺等寨。
新镇关 亦名新塘关,设掌堡一名,风惊墩一座,管辖空心寨。
净江堡 亦名龙韬堡,设掌堡一名,石阿墩一
座,管辖大小空龙等寨。
归化关 设把总一名,掌堡一名,威收墩一座,管辖云昌、王答、甘燕等寨。
北定关 设掌堡一名,横梁墩一座,管辖茹儿、齐鸣等寨。
镇江关 设掌堡一名,撒呐墩一座,管辖窑沟、商巴等寨。
平番营 今设乡约二名,每逢朔望日期,讲读

圣论十六条,以化各堡番汉。
平彝堡 设掌堡一名,管辖河西、谷粟、顾顾等寨。
金瓶堡 设掌堡一名,管辖河西西革等寨。镇平堡 设把总一名,管辖石蛇寺等寨。镇番堡 设掌堡一名,管辖呷竹寺等寨。靖彝堡 设掌堡一名,管辖下二族𤞑子等寨。平定堡 设掌堡一名,中设关隘,盘诘逃人,交叠溪永镇堡界。
以上各关堡营,俱系平番营防汛。
望山关 旧设松蓬墩一座。
雪拦关 古设大石墩一座。
风洞关 古设仙足墩一座。
松林堡 即黑松林关,古设镇远墩一座。红崖关 古设宁边墩一座。
伏羌堡 古设镇宁墩一座。
三舍堡 设把总一名,掌堡一名,高桥墩一座,以上各关堡俱系小河营防汛。
镇远堡 设仰止墩一座。
小关堡 设威远墩一座。
堡 设镇番墩一座。三路堡 古设石关墩一座。
师家堡 古设漆树墩一座。
四望堡 古设甘沟墩一座。
小河营 即古小河所,今尽改充营房,并无一民居。
峰崖堡 古设石险墩一座。
木瓜墩 古设铁锁桥一座。
叶棠堡 古设平蛮墩一座,交平武县马营堡界。
以上各关堡营墩,俱系镇标三营,拨兵轮流驻防。

松潘卫物产考

        《卫志》谷属
青稞 春种秋收,其形似麦而瘠长,番汉多种之,或拉碎作米而食,或磨面和水而饮,即如腹里食米,不能一日而缺者。
胡豆 春种秋收,其形大,其色青,遇霜即黑黄,磨面和稞粒而食,或煮食,亦可作粉。小麦 春种秋收,多不收,即收面粘难食。豆 春种秋收,种难成,即成收亦薄,皆松地多寒,六月飞霜所致也。
果属
延寿果 果生于土,味甜似山药,并无树果。菜属
白菜 圆根类白菜其根大,番人当饭食之,别无所产,蜀俗云鱼龙、鸡凤菜、灵芝,盖为松潘而言也。
木属
松     柏     桦 俱无大木。卉属
西天花 色红。
米恰花 似莲。
药属
甘松 产草地甘松岭。
朴硝 今少。
当归    羌活    麝香
衣属
毯羊毛 织番汉衣之布,非土产,系陕西贩卖。禽属
鹊     鸠     莺
野鸡    燕     瓦雀
兽属
毛牛 其毛长,不能耕。
犏牛 其身大,耕用之。葬牛 其毛花,威保番人葬多用之。
虎     狼     熊
鹿     獐     狐

松潘卫古迹考

        《卫志》
潘州故城 在治北七百五十里,汉武帝时逐诸羌,渡河湟,居塞外,筑此城。置护羌校尉以禦之。宋时分上、下、中三潘州,今阿尖寨即上潘州,斑斑簇即下潘州界,二州之间则中潘州也。其地广远,今属塞外无际,渐北山渐平矣。
交川废县 在治南五里,隋初置,属会州,唐初改属松州。
平康废县 在治内,后周置,隋属会州,唐属松州。
永泉亭 在金蓬山下,正统初都督以剑凿石,二水迸出,号文武水,大书永泉二字。今查无考,按《总志》:都督是李安,又云书永泉二字,鑴于石崖,筑亭于上。
瑞麦亭 在小河所治西一里,正统中产瑞麦,亭因名。
嘉城废县 按《明一统志》:在司城内,后周置嘉诚县,隋属扶州,唐改曰嘉城,于县置松州。

松潘卫部艺文

《松潘图叙》明·章潢

我朝开设松潘,东缀安绵,南控威茂,譬人之一身,松潘其首也。安绵、威茂其股肱也,番酋比附于外,材官控禦乎中,圣谟神武,渊乎盛矣。嗣后五寨塞而威茂分,三溪叛而安绵出。致使手足、头目各不相顾,何以联属而成身乎。此所以有白草之变,而廑执事之忧也。愚尝读田孝友会要而有感于松潘之事,其言曰:西南诸番,虽众且微,然而势合则强,力分则弱,必离其党使不得亲,分其势使不得不弱,斯可也。由此观之,则我当合而彼当分亦明矣。今松潘之势似合,而其中皆秦越相视,实则分也。白草之寨似分,而其党皆患难以相死,实则合也。岂不尤为可异哉。

《松潘边考》前人

松潘古冉駹地。汉时自莋以北,君长以十数。冉駹为大,武帝开以为汶山郡,历魏、晋、五代,未尝入寇。唐初置松州,后改交州郡,贞观时发蜀十二州兵讨松外诸蛮,获十馀万,谕降者七十馀部,户十万九千,署首领蒙和为县令。后茂州西南筑安戎城,绝吐蕃通蛮之道,生羌为吐蕃攻拔之,宋初茂州无城,知州事范百常始因民之请而筑焉。宣和以后,入寇不绝,元始内附,国初征松州及茂威等处,克之,即古松州地置松潘卫。

《松潘威茂论》前人

松茂有卫,叠灌有所采,卫错布矣。大都纨裤之胄不识韬钤尺籍之夫,不谙纪律恃此以禦戎,譬之驱群羊搏猛兽,不格明矣。今非欲悉更置之而战陈之法,不可不训也。私门之役,不可不禁也。赏罚之令,不可不明也。逋亡之籍,不可不稽也。格𩰚之器,不可不利也。夫将不知兵,与无将同。兵不习战,与无兵同。诚修此五者而不足以备边,吾不信矣。堡关之设,自茂北抵松十有七,自茂南抵威十有五。金鼓闻,烟火接亭障,诚相望矣。吾闻夷恃剽健,恣睢轻汉兵,诛求无厌,戍卒下堡必击牛酒,邀诸番歃血盟誓,乃不犯每一,举火辄蚁聚而食之。我卒宁枵腹不敢争,是吾之设堡,适以资寇也。何赖焉。盍亦相地形择要害而并置之乎。夫关堡并则兵力聚,兵力聚则夷不敢侮,是所当讲也。诸堡之卒,岁于内卫选官军更番而戍,大约主客游兵不下二万。秋而往春而代,法非不善也。但不知地利,不识夷情,恫疑虚喝,习为上计,不闻有剡一矢持一戟,攘臂而与之角者,未至而思归,未满而望代,是奚足多也。曷若罢之而养戍兵之费,籍土民站丁而守之,如其不足,则边关馀丁可练而使也。无已则择勇健者,量堡缓急分布,而汰其充数之老弱可也。夫堡无冗兵则食无浪费,亦一利也。松茂地鲜五谷,官军待哺于内境,岁挽全蜀之粮数十万斛,峙积边庾,食至裕也。今常额虽存,宁无逋负之民乎。法禁虽严,宁无乾没之吏乎。夫馈粮千里,斗粟数钱,民不堪矣。而以实老弱之腹。吁,可惜哉。乃若维州之城,李唐故地也。在戎虏平州之冲,汉人入兵之路,后吐蕃计取之,曰无忧城焉。李德裕帅西川,悉怛谋举城,降其筹边,遗迹可考也。而沮于牛僧孺,城竟弃,议者有曰:新与之盟而遽纳其叛,语利则维州小而信大,语害则维州缓而关中急,此司马之说也。有曰:维州本唐故地,取其故地以刷前日之耻,正以大义谋国者,此胡寅之说也。是非迄无定论,以今日观之,维州据高山绝顶,三面临江,不易取,其取也,不易守。必欲复之,要在蓄锐养威,相机审势,使我有万全之策,一鼓而擒耳。而轻动以启,衅非计之得也。先臣董轩尝议欲弃叠溪,移所高屯堡,有八害三利之说,夫入松有二道:东自小河,南自叠溪,皆羊肠一线之径,如人两臂然。胡可废也。而维州则其后矣,即使无之,不过太山亏一篑土耳。何足惜哉。

《松潘事宜》前人

松潘二镇为蜀城之右臂,系全省之安危,松潘不守则威灌之藩篱不固。而沃壤千里之区,亦几于危薄,而不安矣。此谋国者所以重之也。钱粮则额派全省,正军之外,益以戍守,不为无见。比年以来,军伍缺而不补,钱粮日事剋削一切,因仍苟且之政多,而补偏救弊之术少。昔人有云毋,曰胡害其祸,将大窃,有隐忧焉。
南路番种固多作恶,为地方患,然最称桀骜者,无如人荒、没舌、丢骨三寨也。其次则别柘一寨焉。查得三寨,真番不多,汉居其半,大约不过五百人,以五百人终年为害,而莫之一处。养兵之谓,何夫不一惩创则不知畏惧,故谬为之说,曰三寨一除则馀寨可传檄而定也。松潘边境,地方非战则守,战不可常恃,而守则可以永固。操纵之权,在我而已。南路十五关堡,前隔大河,后阻重山,大小番姓前后夹居其中,羊肠一线之路,乃为中国所有之地。如铁炉沟、走石坡、鸳鸯桥、石花鞋、奄子湾、木驴沟、扫冰岩、凝冰沟、乾沟、子三哨嘴、杨广墩、炮脑沟、老虎石、翟贵哨、石窝墩、关门石、陡沟子、大小横梁沟、沙湾龙沟,秦王箭镰刁湾、扫水岩、凉水井、黄沙坝、索桥头、五哨沟、乾沟、黄土坎、野猫坝、石门坎、乱石窖、石蛇儿、𤞑子嘴、龙打沟、洞子沟、沙湾麻答嘴等处。东路有天花石、三岔沟、乾沟子、琵琶顶、谷驴儿沟、高哨子、黄土坎、乱石窖、旋风岩、险头哨、高子哨、出龙沟、母猪洞、落魂桥、月儿岩、山葱沟、高哨子、大湾、老虎石、松坪子、擦耳岩、𩰚老岩、吊岩子、埽子岩、龙黎儿沟、高桥、鸡公岭、大沙湾、腊菜坪等处。北路有寡石岩、虹桥关、绝塞墩、铁门墩、铜柱墩、八呷口、林灿口、恰乍口、恶柘口、寒盻口、了裕口、麻盻口、唐弄敌贡坝、柏木桥、东胜墩、等处。俱为番虏出没路口。来则逼近官道,肆行劫掠,去则隔河阻山,难以追捕。最为要害之处,不可不为之防者。先年何总兵自威茂以达松潘、小河、三舍、漳腊一带地方,官道两旁修筑边墙,防护行堵番夷,至今称便。但年久岁湮,率多倒塌,有行经数里而基土尽倾者,有曾经补砌而底薄难恃者,故番夷往来,出没如入无人之境,亦可忧也。东北二路称为稍缓,而南路一带尤为紧要,欲为国家万年之计,其在南路,必于后山自雄溪、西宁以达蒲江、北定,直抵镇平界限,倚就山势,筑城一道,城上多设敌楼,而两头尽处锁以重关,以遏山后之诸番。又于沿河复何总兵所筑边墙,联络墩台以遏革河之诸番,纵百蛮有羽翼亦难飞渡,如是而轮班戍军,可以尽革粮之所省,岁不知几千万两。周遭田土可以屯种,地之所产,岁不知几千万石,久安万全之策,莫有踰于此者。但山后城工非大举动压,以重兵且战且守,势不可也。且三寨底平而同沟,诸寨抚处已定,或可保数十年之安,姑待将来次第举行之耳。审时度力则沿河官道墙工似今日之所当为,亦今日之所得,为者诚不可不为之脩复也。但边墙可以近守,不可以远瞭,又看得敌台之设,尤于远瞭为便,欲脩边墙必增敌台,兼举之乃万全也。
松潘一镇,五谷不生,户无百金之产,家无石粟之馀。诚为绝寨穷边,而军民百万生命所赖为养者,皆悬于东南两路之粮运也。但粮运之数有限,而商贩所取易穷,故于秋成之后,每粟一斗价银一钱八分,或二钱,及至经商不通,囤户坐索高价,每斗增银至二钱四五分者有之。甚至青黄不接之时,有钱无米,无论齐民即官员之家,悬釜待爨者,亦有之。衣不蔽体,食不充肠,故有身死未寒,其妻下嫁于部卒,有子备员窃禄母糊口于他人,所以百户徐荣至闭门忍饥而死,而父母、兄弟、夫妇、骨肉之间,生不相保,死不相顾者,比比然也。查得松潘放粮事规每年四六十,十二月支实米,其馀月分皆支折色,此先时作者盖以粮运之艰,故支折色多而本色少,所以为粮户节省之计,意诚善矣。但所存恤在粮户,而所苦在边氓,见其大而不见其小,知其一而不知其二,非中道也。今照布政司买运松潘一镇,万历七年,分各仓粮米,共该四万七千六百九十一石七斗八升,而松小等边主官舍军兵孤老共五千六百八十一员名,客官军四千八百一十四员名,若以每月米银兼支寔为利便,如指挥使月俸七石内实米三石云云。大约年该支实米三万五千八百五十五石四斗,尚剩米一万八千八百三十六石三斗八升,可供别项支用裒多益寡,酌盈济虚。粮不加运,即原额之中而通融之,自裕人无多给,即本分之内而均平之自充,况各军月有实米可备,饔飧又有折色可供,使费稍加撙节,可以无饥,即有不敷,凑买不多,不至枵腹待哺,其利一也。又每月放米,家给人足,其家稍充者,可以出粜不给者,亦可那移市价,自平囤户,不得坐索以增价,其利二也。又松地苦寒,称贷为难,往往山陕富商携资坐取重利,每借米一斗,候至放粮之时,加至二三斗者有之。穷军细民甘心兑支,无如之何,若每月给米不至,称贷之难,商人不得勒取重息,其利三也。有此三利而粮又不加增,公私两便,诚善之善者也。

《雕𠞰处置人荒等三寨议》杨一桂

松潘设居,极边番种,近多为地方患,最桀骜者无如丢骨、人荒、没舌三寨,先年副总兵王诏以巡边而礧石,致有坠马之凶。通判王升以抚赏而挺刃,几有舆尸之祸。副使林应节到任,家眷几被所掳,仓官朱奚放粮,父子皆为所杀。万历元年,杀死安化关旗军冯子义七十馀名。二年,杀死归化关军人刘元等数十名。三、四、五、六等年,劫抢东路粮运,杀死旗军人等不下数十名,且又跳梁架觜堵截粮运时,或出牧装塘劫掠财物,如戍军之轮边,有新班钱、架梁钱、放狗钱、躧草钱,索取无厌。彼番之来堡,有下马酒、上马酒、解渴酒、过堡酒、吞噬多端,连年犯顺,未尝一创,以致肆恶横行,请相机剿抚等因,又按察司关行杨副使覆议三寨陆梁宜加诛𠞰,但大征恐滋,别寨疑畏,未若雕剿可以惩一戒,百巡抚王廷瞻看得四川要地,莫重于松潘,番蛮桀悍莫甚于三寨,狼贪无厌,出没无常,数十年来地方苦荼毒,莫敢一问者,盖以负山箐之险,挟羽翼之众耳。议行雕剿,随据提督归化、指挥曹希彬报三寨番蛮,闻知委官、放粮、聚众、抢夺等情。即令指挥曹希彬带领千户李世杰等,奋勇对敌,斩番级五颗,获马匹、器械,乘胜赶至,番据险力战,因调大兵深入,擒斩四十五人,铳箭伤死无算,烧燬碉寨平房七十八座,粮储一空,各寨哀词纳款,罗拜投降,奏上有功人员分别赏赉。

松潘卫部纪事

《总志》:唐太宗贞观中,巂州都督刘伯英上疏言松外诸蛮,率暂附亟叛,请击之。西洱河天竺道可通也。居数岁,太宗以右武侯将军梁建方发蜀十二州兵进讨,酋帅双舍拒战,败走,杀获十馀万,群蛮震骇,走保山谷,建方谕降者七十馀部,户十万九千,署首领蒙和为县令,馀众感悦。
武则天时松州雌鸡变为雄。
元宗开元四年正月,辛酉吐蕃寇松州,廓州刺吏盖思贵伐之。二月癸酉,松州都督孙仁献及吐蕃战,败之。
明太祖洪武十年,松茂诸蛮叛,遣御史大夫丁玉讨平之,召集诸寨首领,给以银锞,俾各守地方,蛮人以为世宝。
宣宗宣德二年,松潘千户钱宏闻有交趾之役,惮于远征,乃诱蛮族入寇,虚张奏报,得留不遣。蛮人自是煽祸不解,攻围城堡。朝廷遣都指挥韩整、高隆调四川各卫军官五千员名征之,至威州黄土铺失利,道遂不通。三年,命总兵都督陈怀、刘昭、参将赵安、蒋贵等陕西军四万,由洮州入松潘解围,怀增置城堡,守备回京,蛮犹弗靖。八年,复遣都督方正调四川、建昌、贵州官军,讨平之。
武宗正德二年,副总兵杨宏、兵备高江诱杀绰岭寺国师雪郎,三出诸番纠合,围杀官军甚众,自后本寺小宛卜等动称报仇,松城之外,不敢昼牧。十一年,副总兵张杰、兵备胡澧整兵奋击,蛮稍惧敛。
神宗万历三十二年闰九月,龙安、保宁、松茂地震。三十三年五月三十日申时,松潘卫天火坠落于谷,粟屯城墙外。
三十八年六月十七日巳时,松潘、漳腊、小河平番地震声大如鼓。
光宗泰昌元年十二月初八日,天色红黑如夜,自辰至酉方散。连三日,松潘卫西林莽中,火烧数十里,人皆炎热,雪冰俱化,松人惧祈天祷禳,遂降大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