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建昌五卫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建昌五卫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六百四十二卷目录

 建昌五卫部汇考二
  建昌五卫驿递考
  建昌五卫兵制考
  建昌五卫物产考
  建昌五卫古迹考
 建昌五卫部艺文
  修复越巂东路记     明余承勋
  重修越巂卫城记       安磐
  直陈建南地势以便防禦   邓思启
  乞查边额以壮藩篱      前人
  沿边险隘宜修以保金汤    前人
  通彝法禁宜严以杜边衅    前人
  土官乘机宜议以救边民    前人
  将领宜加激励以便驾驭    前人
  瘴疠宜加体恤以造边福    前人
  边储吃紧宜筹以实军需    前人
  边地器械宜精以裨实用    前人
  总镇标兵宜撤以省议论    前人
 建昌五卫部纪事
 建昌五卫部杂录

职方典第六百四十二卷

建昌五卫部汇考二

建昌五卫驿递考

  《总志》《五卫志》合载建昌卫
溪龙驿 古设,今废。
泸川驿 古设,今废。
禄马驿 古设,今废。
阿用驿 古设,今废。
白水驿 古设,今废。
泸川递运所 在治南。
会川卫
会川卫驿 古设,今废。
火龙驿 古设,今废。
巴松驿 古设,今废。
黎溪驿 古设,今废。
腰驿
盐井卫
盐井卫驿 古设,今废。
平川驿 古设,今废。
河口驿 古设,今废。
沙河驿 古设,今废。
宁蕃卫
苏州驿 古设,今废。
龙溪驿 古设,今废。
泸沽驿 古设,今废。
越巂卫
龙泉驿 古设,今废。
利济驿 古设,今废。
腊梅驿 新设,奉裁。
镇西驿 古设,今废。
窑厂驿 新设,奉裁。
河南驿 古设,今废。

建昌五卫兵制考

《总志》建昌镇总兵官一员,镇标中军管中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左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右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冕山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会川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宁越营守备一员。
越巂营守备一员。
会盐营守备一员。
建昌卫守备一员,守禦礼州所千总一员,守禦打冲河中前所千总一员,守禦德昌所千总一员,守禦左所千总一员,守禦右所千总一员,守禦前所千总一员。
会川卫守备一员,守禦迷易所千总一员,守禦左所千总一员,守禦右所千总一员。
盐井卫守备一员,守禦中左所千总一员,守禦左所千总一员。
宁蕃卫守备一员,守禦山所千总一员,守禦
中所千总一员。
越巂卫守备一员,守禦镇西所千总一员,守禦左所千总一员。
《卫志》:建昌镇总兵官一员,中军管中营游击一员,左营游击一员,右营游击一员,中军中营守备一员,左营中军守备一员,右营中军守备一员,中营千总二员,左营千总二员,右营千总二员,中营把总四员,左营把总四员,右营把总四员,马步战守兵二千名。
会川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千总二员,把总二员,马步战守兵五百名。
会盐营守备一员,把总一员,马步战守兵二百五十名。
山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千总二员,把总四员,马步战守兵五百名。
越巂营守备一员,把总一员,马步战守兵二百五十名。
宁越营守备一员,千总一员,把总二员,马步战守兵二百五十名。
以上各营俱隶建昌镇辖。

建昌五卫物产考

     《五卫总志》会川卫
石青    石绿    银
白铜
盐井卫
铁     盐     圆根
青稞
宁蕃卫
白铜
越巂卫
空青石 石内有汁如鸡子青,可疗目疾。不朽木 出海棠堡,火燬不化,土人取为灯心,既烬不灰,或曰火浣布即此物织成也。
建昌卫未载。

建昌五卫古迹考

     《五卫总志》建昌卫
德昌旧府 在治南一百八十步,按《明一统志》:在德昌守禦千户所南,本汉邛都县地,南诏号屈部,元置德昌路军民府,本朝改德昌府,洪武二十五年废。
德州旧址 泸水西五十里,按《明一统志》:废德州在都司城西二十五里,汉越巂郡苏示县地,南诏时名吾越甸,元初置德州,属德昌路,本朝初因之,后废。
永宁旧州 治东一里,按《明一统志》:在都司城东,古偏城也。唐时南诏立建昌郡,领建安、永宁二州。元至元中,分建昌为二州,在城曰建安,东郭曰永宁,俱属建昌路,本朝初因之,后废。武侯城 在治南三十里,按《明一统志》:在都司城南三十里泸水东,蜀汉诸葛武侯所筑,所谓五月渡泸即此处。
孟获城 治东二里,按《明一统志》:在都司城东二里,蜀汉时孟获所筑,即诸葛亮擒获之地。善往城 按《明一统志》:在城东南二十里。旧城堡 去治北二十五里,武侯征蛮时所筑。龙洞 在旧普济州东五里。
废泸沽县 在治北一百十里,本汉越巂郡台登县,晋宋因之,后周置沙郡,隋废以县,属巂州,唐隶登州,后陷于蒙,诏号落兰部,元至元中置泸沽县,属礼州,明初因之,后废。按《明一统志》:在都司城北一百二十里。
废北社县 去司治东二百里,元为北社县,属建昌路,明初因之,后改碧社县,按《明一统志》:在都司城东三百里。
废中县 在治东四百里,元时东门蛮沙麻布地,及至元间建中州,后降县属苏州,隶建昌路,明初因之,后废。
旧泸州 按《明一统志》:在司城西南二十五里,本唐巂州沙野城,蛮名沙城,睑后蛮酋于城北新筑一城,曰洟笼,属建昌。元置泸州,明初因之,
后废。
废里州 按《明一统志》:在都司城东三百里,汉为越巂郡境,唐属巂州,蒙诏时落兰部,裔阿都居此,号阿都部,元至元中,置军民总管府,后改里州,明初因之,后废。
废阔州 按《明一统志》:在都司城东南四百里,本密纳甸乌蒙所居,有名,科者因为部号,后讹曰阔,元至元中置阔州,隶建昌,明初因之,后废。
会川卫
黎溪旧州 在治南一百五十里,唐时蒙阁罗圆徙白蛮,戍黎溪,后为罗罗蛮所据,宋时属大理,元始置此州,会川路治此,明初因之,后废,按《明一统志》:是阁罗凤。
旧龙州 在治北一十里。
武安旧州 在治南十里,按《明一统志》:本名龙泥城,唐时南诏于此立清宁郡,宋时大理高凌据此,元置为州,会川路治此,明初因之,后废。通安旧州 在治东南一百二十五里。
会理旧州 在治东二百里,按《明一统志》:在卫城东南,蛮名昔陀,南诏属会川节度,元置会理州,属会川路。
旧安州 在治东一百八十里。
会固旧府 即旧会川千户所。
永昌旧州 在治西五里,汉会无县地。南诏置会同府,大理曰会川,元置永昌州,属会川路,明初因之,后废。
麻龙旧州 在治东五十里,地名棹罗能。元置管千户所,属会川路,寻立为州,属閟畔部。黄土古城 在治北城外,遗址尚存。
盐井卫
废金县 在治西十里,乃越巂郡北境,蛮名利窦,揭勒所居。元至元间,置金州,后改为县,属柏兴府,以县境斛僰和出金,故名。
废柏兴府 按《明一统志》:在盐井卫,元以普乐、闰盐二州省为闰盐县,立柏兴府,明省入卫。
越巂卫
文昌圣迹 在金马山下,神实越巂人有亲书涌泉月明数大字于石,今存。
相岭碑 在治南七十里,相岭顶有碑,上勒今日山头四大字。
刘綎碑 在治北五里天王山,明总兵刘綎立。旧邛州部 在治北二十里,今名古城。
石洞琼钟 在治南五十里,洞傍有石,击之如钟声,故名。唐龟壶仙修炼处有诗。
晒经石 在治北二百里,晒经关旁有大石,相传唐僧三藏晒经其上。碑云:一片晒经石,云是唐僧留。有人能说法,应知石点头。
圣泉 在治北一百八十里,河南站后山云嵩寺,汉诸葛孔明南征军士,饮哑泉,不能言,孟节指此水饮之得解。

建昌五卫部艺文

《修复越巂东路记》明·余承勋

越巂当西南彝孔道。自汉武凿云山桥之水以通邛莋,厥后孔明渡泸南征。《隋史》:万岁由石门以通南诏。唐韦皋置清溪关以和群蛮,所出虽异,而石门、清溪则今黎巂扼塞,皆谓之南征道也。然关梁徙治边,计益严。故远人涉险,阻犯瘴疠,穿番落一线而路焉,鲜弗难,且病矣。嘉靖己亥冬,宪使富公好礼,按部黎巂间,备豫之暇,察山川险彝,寒暑之灾祥,凡可斡利害、绥远人者,咸经理之弗遗,乃谓大渡河,古泸水也。孔明常五月渡泸,维其时炎,涛喷雾,禽兽避匿,虽军书驿骑交驰于津堠间,亦必俟暑退瘴消,而后敢渡河,通走集焉。相公岭亦号自孔明,鸟道盘空,雪霏昼暝,俯其中黯眚惊湍,诸番每乘以为乱,故非哨期,以群百数十人,弗敢过也。呜呼。天堑鬼关,动遭不测,议边者顾弗思以处之,何耶。于是乎请于当路中丞李公钦、侍御董公珊,曰:国初,景川侯曹震来略蜀,谓是古驿道以通越巂。盖利其风候宜人,番酋向顺履坦而道里捷耳。今废,道之陈迹俱在,盍图而治复之。佥曰:察边土利害,而趋避之,善筹边者也。富公乃命宁越指挥丁鳌者,率诸边士,自岭西之首涂,随山刊木,缘猡𤞑之境而东之,则斩关有遗戍,绝溪有遗梁,标界而编织,种落有遗迹,约费省劳,故不数月而遂,达于峨嵋之麓而通达矣。后复程远迩,经度宿卫,而严夫善后计焉。丹为戍堡六:曰小菩萨曰黑麻沟曰一碗水曰板房曰金口。为公馆四:曰舒快曰老木坪曰猡𤞑曰射箭坪。堡馆间置连络三百馀里,每堡徙越巂卫军十人,每馆设马五匹,箭坪则编峨嵋民夫五十人,猡𤞑则土民五十人,舒快木坪则各越巂军二十五人,仍各置一人总领之以防守焉。若兵械戍饟供帐什器之类,所在靡弗备设,有警则声援相望,远害而蒙近利焉。故人乐趋之,至大渡河故道,弗敢闭,亦弗敢失守,若古黎之南、北二路,惟远人审趋避焉尔。或曰:天设之险,人谋恐未足以胜之。是路也,乃谓审利害而趋避焉。果天邪。人邪。不然筹边之计,创始难克,复亦弗易,苟易为力而且利焉,若皋之治复石门道者,天实相之患,后之人畏难,无所于述焉耳。是故天宝中,李白作蜀道难篇以刺严武,寓天险也。陆畅更作蜀道易以美韦皋,寓人谋也。求之乎美刺之实,则蜀道之难易在人弗在天也。人谋弗可以胜天险巳乎。富公则皋之俦也,经略西南,疏逖不闭治道,乃其一端尔。故乐为记之,以俟议边者。

《重修越巂卫城记》安磐

嘉靖三年秋九月城越巂。城巂,古邛都地也。自汉迄元,剖据升降,沿革代异,入国朝为邛部州,州寻废,始置越巂卫。去京师万馀里,实惟荒服,邛莋、羌僰交错左右,既隘且僻,惟孤惟危,卫故有城。积岁莫理,狐兔穴居,犬豕可越。百馀年来虽彝人怀畏,窜伏不敢斩膻以警,击柝而讹闻,虚骇亦往往急矣。按察副使姚江胡子东皋汝登,奉天子命来整其旅,周视久之,乃语诸属曰:筑城教滕,城恶病莒,在先民已然,兹惟陋甚,假令诸彝不逞卒,至而门焉禦暴。集溃其何以支吾经武,于是如吾室而垣缺,吾何以一夕安。乃语诸千户曰:黄廷自南而东者,汝城之,曰李芳,自西而南者,汝城之,曰曹泰,自东而北者,汝城之,曰陶蓁,自北而西者,汝城之。乃语指挥曹君元曰:凡而器用财具,唯汝出入,凡卒徒之在役,凡庶官之董率兹卒徒者,唯汝申儆而程督之,别遣千户高辅城镇西之海棠,总之以都指挥徐君锐元辈承胡子之意,乃度乃虑,乃励乃虔,伐石于山,取砖于陶,新附于旧石,附于土城,端以砖兼覆土石,集而垒之,引而续之,高凡一丈九尺,阔凡一丈有奇,周围凡四里,凡四。越月而城成。凡城之费皆出胡子规画。是役也,板干之平,畚筑之备,土物有程,功自有素,戒事以时,而民不苦劳,致用有经而费不及众,艾猎城沂不过焉。且胡子之经略塞徼也,法以伏奸,恩以起穷,诚以照狱,正以养士,一以坚约,介以自刺。夫伏奸威也,起穷惠也,照狱明也,养士义也,坚约信也,自刺廉也,六者具而宪度举矣。故兹城之成之也,无难焉。胡子之言曰:展采在志,集事在才,不以难自阻者,志也。不以剧自扰者,才也。元有志而才城也,元功也,是胡子之让美也,训遵上官,元介诸生刘艮走汉,嘉谒记于磐,磐旧业记事,尝闻春秋之义于父,师春秋之义,凡城虽时且义,亦书重民力也。是城也,安可无记记之。而海棠城之,成于徐君锐,暨高辅者,别自为记。

《直陈建南地势以便防禦》邓思启

窃谓历建南者,然后可以谈建南。亦必备知今日建南之情形者,然后可以治建南。殆未可以耳谈也,以蜀边而谕,如松潘与番隔河为界,又苦寒不宜屯种,故城堡之外并无汉人村落。是以营屯一固事体,归一亦便防守也。至遵义先年播州之役,己改设郡县,尽为编户,至于善后,又为加泒兵饷一十三万。经十年而始减,故其力完而守易也。乃建南然乎哉。彼建彝负固一隅,蛮烟瘴疠,自大渡河起至金沙江止,一千五百六十里皆危坡峻岭,而五卫八所各据要领,又皆与西番东猓百十馀寨掣肘为邻,我汉人所藉以往来者,止有一线鸟道,回绕屈曲殆三千馀里。以三千馀里之鸟道,经百十寨彝之隘口,虽有营堡,稀若晨星,岂能保无疏虞。比其无月无日,无时无刻,而皆当为防五卫八所,每岁额办屯粮五万馀石,村屯星散,既不能如松潘之归一,兼以前岁大举,比之遵义兵不满四万,限不过五月,元凶虽已授首逋酋,岂能尽歼伏莽假息,尚繁有徒职,以不才谬承善后之责,目击藩库如洗,筹兵措饷千难万难,所幸五年以来,仰遵宪令,寨酋靡不听抚,拮据业有次第,即如迩君土官,安崇业,为醉忿自刎,中外骇传,咸谓各寨无统。先年安世隆之变必且复见于今日,乃以在在有备,在在戒严,各彝即欲乘衅为乱,而终不可得且近。奉本院批勘继立土妇之事,原据监理并副总阃司各衙门,会同四把事,召集各火头,保勘在案,又该职遵行覆勘,院檄一传四十八寨,马火头喇咱脚,故阿咱普马,沙骂什卜革,革沈渣已卜骂,魁期江西脚,气拍落乌脚,幸驾五列厄拍卜,得阿友,故拍者脚胯坡咱,脚说脚散,阿水说果已架脚,鸟咱暮等各率部落叩首辕门,愿保瞿氏,听受约束。又据监理总阃复令建昌卫掌印,指挥王国扬等押发于教场,仍命截皮歃血,各立木刻以后,如有奸彝潜出,愿听军令,协擒献功,此众耳众目共闻者,职窃谓五年如此,而后日之建南可知也。故夫千里鸟道,防守最艰,此天之所以限建南也。其地势然也,饷额一定,兵食两足,无事可以屯耕,有事足以防禦。国威既振,边氛自消,是职等遵奉宪令,所恃以守建南也。

《乞查边额以壮藩篱》前人

建南系全蜀藩篱。查蜀志:唐天宝以来,南诏岁为边患。大历十四年十月,南诏令吐蕃帅一十万,三路入寇,而一路自黎、雅、邛崃关,陷诸郡邑。太和三年,复陷邛、巂,逼成都,劫玉帛子女以去。咸通十一年冬,蛮贼围成都,矢石如雨,蜀地大震。十四年,又入寇,造浮桥,济大渡河,至新津而还。明年始修复邛关、大渡河诸城栅。内地稍戢,至宋艺祖以玉斧画大渡河,而边患遂与宋祚相终始。则建南今日即议善后,亦为全蜀,岂为建南乎。昔太祖统一海内,旋定西蜀,改建南为五卫,并添设续裁前卫,共六卫,原指挥八十五员,千户镇抚七百六十八员,此官额也,卫所城操并拨守屯堡兵共官军五万八千馀名,此军额也。本边军饷惟是建会二卫,仅取足于本地,屯粮至宁盐,越三卫并冕山镇,西二、打冲四千户所,官军三万一千五百零八名,俱六个月取给,于内州县民粮,据先署监理同知赫奕、谭天相册报,每岁额请内地协济粮米一十三万四千九百九十五石零五升,银一千八百五十两,以越巂论,每米一石折银八钱,以盐井论,每米一石折银九钱,即今三卫四所每岁六个月,尚仰给于藩库可考也。此饷额也,以国家戡定之馀威,先年本边全胜之物力,故五卫八所之长,皆足以敌蛮势而制其死命,岂非坐收胜算哉。二百年来边备日弛,蛮害日惨,官军日耗,屯堡日虚,迄今查五卫八所指挥,千百户镇抚,止一百四十三员矣。卫所各军逋亡殆尽,今止倖存五千二百四十九名矣。当事者不为设法勾补,以为本边筹桑土之计,且举本边协济额粮陆续尽移于松潘等边,以博节省之名,彼百十寨彝,更何所惮,而安得不贻频年之劫杀乎。顾久移之饷,无望再复,而当全蜀连岁兵燹之扰,闾阎之困已极,又岂堪派累,兹幸善后以来,仰遵宪令又仗藩臬,同心百计,措处一留,原题建南合营操标兵,岁额饷二万三千二百一十二两。一督令五卫官军开垦积年荒屯,岁抵饷银一万二千四百二十五两零。督令营堡目兵开垦一带荒地,收租岁抵饷银三千八百三十二两零。清理历年各卫民粮,馀剩脚价等项岁抵饷银二千六百六两零,以上共留兵四千六百八十名,岁该饷银四万一千九百七十七两零,并旧防兵四千二百零四名,岁额饷银三万八千三百一十五两零,岁共八万零二百九十二两有奇。合之五卫八所见在城操官军五千二百四十九名,总共军兵一万四千一百三十三名,比之当日额军五万八千馀名,尚不及十分之三,查自大渡河起至金沙江止,计修旧营五十六处,增新营七十七处,共一百三十三营堡,皆经本道冒瘴涉险,相度形势缓急,定为额兵,以扼各塞之吭。今幸五年于兹,三千馀里,在在有备,在在皆有额饷,似亦可为善后之一助然,非藉宪示,难以垂久也。

《沿边险隘宜修以保金汤》前人

夫王公设险以守其国,内地且然。矧以历年劫杀,建边乎本边建会盐宁,越五卫,并礼州冕山镇西等城,皆颇坚固。此后时时修葺,尽足防守,又建昌为五卫腹心,岁苦凉山诸寨为患。今从父老之请,已奉两院批允,为筑一大石城,设有额兵,且耕且守,皆云此建昌百世之金汤也。惟德昌与建盐、二打冲,此三城者,创自国初,皆四面邻边,倒塌日久,急宜修筑,至于盐之河西,建之泸沽铁厂,松林、越巂之南关桐站,此皆军民辏集之地。四面邻彝之冲,即今隘口,皆有营堡。目前可无他虑,而数年之后,亦当渐为各筑一石城,或量为筑一土城,庶城堡一筑,番猓不敢以生心,而烟火联络守望皆可以相助。况查一切工筑银两,本道历年皆有积剩,不烦派之民间者,第甫定之边,疮痍未满,未敢据兴大工以听后道。另详此,亦建南久安长策也。

《通彝法禁宜严以杜边衅》前人

夫本边所,恃以安民禦蛮而长保敉谧者,独恃有国法耳。顾通彝之禁,不啻三令五申。奈本边军民狃于粗安,有乘彝市而恐吓,以讨人命钱者,有私投于蛮而从中播弄者,有潜贩违禁者,有赖骗蛮债,激蛮之怒至绑掳人口以代偿者,有蛮债不还而反诬报为抢掠者,有收留蛮口为奴婢者,有衙棍指称,激成蛮患者,故彝市不严,则贸易即为劫杀矣。播弄不绳以重法,则奸宄悉为牙爪矣。私贩违禁不设法擒捕,则控制不得擅长技矣。蛮债不为切禁,则揭借即为绑掳之媒,蛮奴蛮婢不禁,则闺阃即为诲盗之门矣。指称不为穷治,则七十二屯之焚劫,且复起于衙棍矣。国法具在,边例尤严,非独苛于边也,要令人不敢犯,故长保敉宁也。兹节奉明文举行乡约,编立保甲,若不严连坐之法,谁复肯为官家任怨者,故十家为一甲,十甲为一保,不论尊卑长幼,并所歇客商尽书名于一牌,所营之事,所歇之客,所往之处,保正一月一报,册于官,有犯不首者十家连坐,而犯应遣戍者必延绥极边,等卫南人北去,与大辟等耳,军即佥十家之中最殷实者,为解子其馀帮贴盘,费以一军而累十家,则十家惧矣。十家又以富户为首解,则富者自爱惧矣。此亦牵制奸民之一策也。

《土官乘机宜议以救边民》前人

夫边职之汉彝并设也,实番蛮杂处,非兼土司不能联属也,查先年宁番土酋怕兀他,从月鲁帖木儿为乱,太祖特命总兵徐凯征讨,遂废土改卫,止将环居西番,编为四图,听我羁縻,会川盐井虽设土职火头,然皆各有分土,不甚桀骜。越巂、邛部土官,岭柏应自岭凤起构难,移之柏香坪,今可无虑,独建昌安土官虽有总辖之名号,原无一定之寨分。先年旧居卫城。万历丙戌每夜出城劫村,甚者左右两所官军不堪荼毒,至有率众攻城以讨贼者。丁亥,周宪副光镐请于两台,奏调土汉官兵,剿伐始定,虽将土官移居于城外之东街,第去卫城不数步,蛮丁出入终不能禁,此所谓腹背之一大疽也。查安氏世职以来,安革、安仁、安彝、安忠四世相承,谓蛮酋多慑服,嘉靖末忠,妻凤氏权摄夫职,是以患成,尾大凤氏死疏,属安登冒嗣,蛮心不服,是以有厮养卒逆上之变,安登死其妻,瞿氏绍良更无能节制,是以安文频岁为叛,至有临城劫掠之惨。瞿氏绍良死,安世隆嗣而其妻沙爱以踰城淫奔,为安世隆所逐,又为群奴力怕等复煽,诸蛮拥沙庆为主,且与世隆相雠杀。是以贻本边不了之祸,今安崇业又以远枝承继,且性狡猾迩者,奉旨雕剿屡漏泄卖放,及闻善后留兵,益鞅鞅不乐,每日垂头丧气如有所失。此土酋不死,建南之祸未息也。兹幸天斩其嗣,据建昌通学生员呈乞,停土官之继,仍复先年责成四把事约束之例,以绝祸,本以救边民,第土嗣虽绝,尚有土妇,先年夫亡,妻继之规。倘瞿氏不鉴覆辙,则异日婺嗣已绝,即不议继可也。矧四把事原同土官管束部落者,彼皆系籍蛮种,熟知其情,今其弟男子侄又多入泮属,我编氓傥,四把事果堪约束,亦可以代土官之责,更为驾驭之便。即不必议继可也。傥谓国制不可骤更以听,彼时临期斟酌,以俟后之君子可也。近据瞿氏承继,屡奉本院,廑念再三,驳勘为边民筹久安之策,此亦异日酌议土官之一大机会也。

《将领宜加激励以便驾驭》前人

夫本边环绕三千馀里,倚将领为长城,而将领终岁责成视劝,惩为勤怠。道镇以下,各有责任。所以奖翼其忠义而痛治其玩愒者,惟恃有激扬大典耳。顾边警非岁纠参则疏虞者,无惩边功非岁品叙则勤劳者,无劝矧善后立法之始,一次失事即难逃于岁终之参,而一次停俸又将冀于来岁之复,孰敢视为传舍而不争相濯磨也者。至本边千总,亦系迩者,大征所选调于各边或名色,守备或加衔指挥等官,此皆才略翘杰,赳赳干城之望,而雕剿以来留守于本边,又皆各寨信服可战可守之士,顷蒙抚院宪牌,内开营堡提调等官。如一季已终,地方宁谧无有他失者,官兵议详奖赏,仍揭荐优擢等,因通行在案,又据行都司掌印,张大道呈称浙江之沈有容,以布衣竟跻参将,唯防海获荐,得致显位。又周三阳、陈邦宪二哨官耳,乃于四十四年内斩贼二级,遂蒙两院题荐,人思自奋,瀚海晏然。今建南营哨,擐甲千总,提调肃肃兔罝,靡不乘时思奋,大之拔寨陷阵,首奏扫荡之捷。次之冒瘴涉险,亦标擒斩之功,独无课殿之例,遂不入题叙之条,虽竭蹶报效,九死一生,总之不过一千总比耳,一提调止耳,似应比照闽广浙直防海事例,有功无过者,每遇岁终得与题叙,不则严加究治。夫建南边防紧处,全在各寨总路隘口,劄营扼险,所责成于千总、提调者,最为得力。唯有岁终一题,乃可以激发其志,乞本院垂念甫定孤边,会同抚按院俯允行都司所议,得比闽广浙直防海岁终之例,彼闻进身有路,孰不效死力而壮边声,是亦善后驾驭之一策也。

《瘴疠宜加体恤以造边福》前人

夫瘴疠之气,闽粤皆有之,第未有如建南之瘴之惨者。苟目击于此地,官民有不痛哭而流涕焉者。是秦越,吾民也。自五卫八所罹患以来,村无族党之联,军无担石之蓄,墙堵倒塌,百里无烟,又安望有世家巨族以实边籍也乎。顾所藉以保聚羁縻而为之头目者,独恃有指挥千百户等官耳。奈频年烧劫、流亡十不存一,傥再律以袭职之新限,不过十年,凘灭殆尽,尚可为边乎。夫卫军之额,犹可补也,有卫无官,谁为领袖。故今日建南袭职之限宜宽,此亦抚恤瘴地,指挥千百户等官之一策也。军额消磨亦十不存一,今查本边一切开荒清理等项,皆已抵兵饷,而盐宁越内地之协济,亦已先年尽移松潘等边矣。不补岂可坐视其孑遗之尽。窃计今日之留兵也,原为缺军而守也,今日百计筹饷也,原为缺额而筹也。彼军户之故绝者,虽云一时难勾,而今此见存军户,岂无一家数丁者乎。不可以就近抵补乎。合无请乞此后新旧营堡防兵,苟有一兵逃,故即许五卫八所各军馀丁听补,仍许五卫八所各另造一册,备开某卫某所,某伍某总小旗部下,某军户馀丁顶缺协守,如无馀丁者,亦听别补则始之召募,健儿以补缺军之额,今之听军馀丁以补兵缺,而渐复缺伍之军,是军不外勾,而饷不加派,十年生聚,十年补充,而八千八百八十四名之缺军,可计日而补也。此亦抚恤瘴地边军之策也。本边自善后,滇蜀之路大通,商贾络绎,即五卫耕屯赶脚之夫,亦往来如织,每一瘴发,道殣相藉,其最惨者曰大渡河、曰金沙江、曰甸沙关,而甸沙关二三百里,驿站甚长,本道五载以来,选募良医,为开三药铺于三镇,每岁三大药铺各给药科银二十两,共六十两,置造紫金丹、万灵丹等料,存活者岁不下万人。亦即取给于各营堡之逃故积剩银两,可以不费官帑者,此亦抚恤瘴地人民之一策也。本道原驻雅州,今奉题移建昌,人臣致身为国,遑恤瘴险,第恐异日新道家眷,难于冒险。查得黎雅公署,原系建昌道,钱粮起造,此后新道遵题驻建,但携有家眷仍听家眷,住黎雅庶不以一官贻,俯仰之累,此亦瘴地家眷之宜议也。

《边储吃紧宜筹以实军需》前人

夫国无九年之蓄曰不足,无六年之蓄曰急,无三年之蓄曰国非。其国矧以不毛穷边乎。今连岁丰登,而一解粮少迟即不免枵腹,倘岁值大祲,本边既无所入而内地徵解又未必如期,将听营堡逃散乎。若禁营堡逃散将使枵腹守隘乎。西番东猓百十馀寨,彼且乘时蜂起,何以待之乎。大征之举可以再扰乎。故边储不可不筹也。查得本边瘴疠之苦,各营堡逃亡事故,无月无之,而逃故者又势不能不为急补,乃免于疏虞,即以此旷役之剩粮,或扣其本色,贮之建越两仓,或扣其折色,听盐抚两厅,岁终会计报道,转详两院,每岁以此存积量籴十分之一,另项上仓登报循环,以听查盘,以备凶荒,而扣本色者,皆追纳净榖或纳糙米,可以久贮而无虫蛀之患,但不许止纳舂净之米,易生虫蛀且为异日仓攒斗级,得藉为侵耗之名。又荡平以来,五卫军民亦有援例,纳吏听其赴布政司告纳给帖,止令上谷于本边寒苦地方,如越巂、镇西二仓,不满三五载,亦可积谷无算,以听查盘,以备凶荒,而何忧于水旱乎。再查铸钱之令,所裨于军需不少先年,原任行都司臧京,奋然力主其议,祗为有司之初入仕途者,未谙时务,妄议停阻,今查重庆等府,皆已兴工况建南产铜之边,与滇接境俱系产铜之地,每次哨期皆为客,商贩之外省,在在鼓铸,官民两便,而本边独不获鼓铸之利,岂不深为可惜。窃为今日善后计,此法终不可罢也。

《边地器械宜精以裨实用》前人

夫营堡而无兵甲,与无营堡同。兵甲而不坚利不练习,与无兵甲同。昔在晁错盖详哉,其言之矣,而况乎建边乎。夫鸟铳佛朗机、百子铳绵甲长鎗、铁鑩利弩、铅弹滚牌、本边之长技也。矢石毒弩、番猓之长技也。我官兵之长技七,番猓之长技三,胜负既已分矣。唯是善后以来,筹兵措饷尚未暇,图今之鸟铳佛朗机、百子铳五年之久,半已朽蛀绵甲,长鎗、铁鑩、利弩、铅弹滚牌,前次大征,岁久渐耗,每兵仅月口粮七钱二分,糊口弗给,岂能自备。夫会川操练之兵,皆经陈副总设法置造,器械鲜明,甲于各路,而四将领亦以限于力,而尚未置造合无,即将本边营堡逃故,今后所积者,每岁详院量为之备,亦首务也。

《总镇标兵宜撤以省议论》前人

蜀总镇自隆庆辛未初驻于建武,万历丙子题移于松潘,彼时标兵二千五百名,今尚现在松潘操练是也。己亥杨应龙之变题,移于遵义,而松潘改为副总矣。自移总镇于遵义,又设标兵二千三百名,壬子建南之变复题,暂移越巂,事竣撤回,而遵义亦暂改为参将矣。方候总镇之驻越巂也,查题疏原携杂流,四百名中军周一柱,标下标兵二千三百,并题添千总谭大孝等二千七百名,共五千名移劄越巂要隘,听总镇合营操练。此原题也。万历四十二年三月十七日,凯旋班师,随于九月渡泸,移出嘉定。既移嘉定而遗下,家兵一千馀名,并其中军周一柱等,标兵二千三百名,杂流四百名,尚皆团集于越巂卫不毛之地,职叨本边监司之责,安得不为边民请命,具详两台。两台批行三司会议,佥同随将周一柱等,标兵二千三百名,撤回遵义矣。时万历四十三年详允也,查本道原详,亦第为边无大将,请乞遵旨撤回遵义操练,非为撤回归农也。时缘遵义久宁,又另设有参将,官兵遂将此项撤回归农矣。越巂军民闻之,欢呼动地。今五大汛地漏刃元凶,次第歼锄,实荷同心,此为边地造福不少,虽近有标兵之议,原非得已,盖以总镇为全省大将,而标营尤兵威攸关。第建南善后,十年之后势必移之遵义,则遵义参将所必裁也。遵义参将标下操兵、防兵皆其兵也。抑或移之松潘,则松潘副总兵所必裁也。松潘副总兵标下操兵、防兵皆其兵也,顾曩者三司议撤标兵之详,职以万不得已,而不敢二议。今者新镇请增标兵之议,职以万不得已而不敢转。请今查藩司,又照前议申院在案,而要亦职力绵运,蹇不能调停,以贻同事之忧也。

建昌五卫部纪事

《总志》:宣帝黄龙中,越巂之南献,背明鸟形如鹤,止不向明巢,常对北,多肉少毛,声音百变,闻钟磬笙竽声则摇头,时人以为吉祥。
孝成帝时,越巂献长鸣鸡,即下漏验之晷刻,无差,长鸣一食顷不绝,长距善𩰚。唐高宗永徽三年,显养东鲁诸蛮,与胡丛皆叛。高宗以右骁卫将军曹继叔为巂州道行军,总管战斜山拔十馀城,斩首七百,获马、犛牛万五千。
元宗天宝间,安禄山反,阁罗凤因之取巂州。
懿宗咸通二年,南诏陷巂州。
咸通五年,南诏回掠巂州,以摇西南,西川节度使萧邺率属蛮鬼主,邀南诏大渡河败之。明年复来攻,会刺史喻士珍贪狯,阴掠两林东蛮口缚卖之,以易蛮,金故开门降南诏,尽杀戍卒,而士珍遂臣于蛮。咸通十年,酋龙自将督众五万侵巂州。
明世宗嘉靖十五年,建昌宁蕃地震,有声如雷,地裂陷四五尺。
神宗万历三十八年四月二十八日,越巂卫雨雹,大如鸡卵,菽麦入土成泥。
越巂卫西北六十里,山半有洞,宽敞可容数十人,崖半悬石一片,长五尺,阔四尺,厚四寸,击之有声,名曰琼钟。明初龟壶道士修炼于此,有诗留石壁云:北倚峨嵋西阆峰,云间岐路去皆通。冰消玉浪鸣幽谷,夜静琼钟响太空。岚拥翠峰秋耸碧,霞侵丹室晓舒红。九篇真诀无人得,谁识金悬太素宫。

建昌五卫部杂录

《总志》:建昌产异鸟,有二首,名曰双头鸟。
宁蕃产异兽,名曰雪里眠,盖狐貉之类也。其皮可以禦寒。
建昌松潘俱出香猪,小而肥,肉颇香,人冬腌以馈,土犬小而肥美,群游稻田,犬登树而望,如有捕者,则先鸣吠,令众犬奔逸去。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建昌五卫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