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马湖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六百十九卷目录

 马湖府部汇考
  马湖府建置沿革考
  马湖府疆域考〈有图 形胜附〉
  马湖府星野考
  马湖府山川考
  马湖府城池考
  马湖府关梁考
  马湖府公署考
  马湖府学校考
  马湖府赋役考
  马湖府风俗考
  马湖府祠庙考〈寺观附〉
  马湖府驿递考
  马湖府兵制考
  马湖府物产考
  马湖府古迹考
 马湖府部艺文一
  神木山祠记        明胡广
  府治记           周慧
  清凉山天宁寺碑记     周洪谟
  大木议           前人
 马湖府部艺文二〈诗〉
  至马湖踏勘楠木      周洪谟
  踏勘楠木泊叙州府将之马湖之作
                前人
  晚晴登揽胜楼        杨慎
  揽胜楼晚宴即事       前人
  咏学宫双桂        李东阳
  宿甘溪二首        王廷陈
  过中渡坝二首        前人
 马湖府部纪事

职方典第六百十九卷

马湖府部汇考

马湖府建置沿革考

      《总志》本府
《禹贡》:梁州东境,古僰国地。在西南边界,乃西彝之一种。商、周及秦散居山箐,各相统属。汉武通西南彝始置郡县,为犍为、牂牁二郡地。五代因之,唐为羁縻驯骋浪滈四州地,编名马湖,部属戎州都督府。宋时蛮主屯湖内。元至元间内附设马湖路,总管府治于马湖江之南岸,分其地置六长官司。明玉珍并而为五。明土官安济归附,改路为府,并司为四,隶四川布政司,属川南道。弘治八年改流,万历中设马湖府,领县一、长官司四。

皇清因之。
屏山县 附郭编户一十五里,
府属土司。
泥溪长官司 附郭编户三里。
蛮彝长官司 编户二里。
沐川长官司 编户二里。

马湖府疆域考

        《府志》马湖府疆域图

本府〈屏山县泥溪长官司附郭〉
东至叙州府宜宾县界,一百一十里。
西至建昌旧邛部州界,一千二百里。
南至乌蒙府蛮彝长官司界,一百四十里。北至宜宾县界,一百三十里。
自本府至省城一千三百九十三里,至
京师六千八百三十里,水路九千三百二十里。
东西广一千三百一十里,南北袤一百七十里。平彝长官司,
旧在府治东南四十里,后移治西四十里,八至未载。
蛮彝长官司,
在府治西一百八十里,八至未载。
沐川长官司,
在府治西五百五十里,八至未载。
形胜附府总
《方舆胜览》:南距戎泸,北走普资。
地狭民稀,山高水急。
地连叙戎,水出黎渡。
江流陡险,山箐崎岖。
据邛之西,接犍之北。

马湖府星野考

        《府志》府总
星躔井、鬼之分,入参三度,为鹑首之次。

马湖府山川考

    《总志》《府志》合载本府〈屏山县泥溪长官司附郭〉
赤崖山 在治东北三里。
宝屏山 在治东一十里,山如屏障,因名。镜山 在治西三十五里,山下有水澄澈如镜。雷番山 在治西三百八十里。《隋史》:万岁征西南彝,过此尝书雷番山三字镌于山之石壁,山中草有毒,经过牲畜必笼其口,行人亦必缄默。若吐声,虽冬月必有雷霆之应。
金庭山 在治西十六里。
玉峰山 在治西北十八里。
铜鼓崖 在治西五里,崖悬如石鼓。
马湖 在治西一百七十里。湖在山顶,长二十里,广七里馀,中有土山,可居四百馀人。
悔泥溪 在治东五十里,源出宝屏山,流入马湖江。
三公溪 在治西五里。
金鱼溪 在治西三里,溪多金鱼。
黄龙溪 在治西四十里。中有龙潜,黄色。泥溪 在治西二里。源出叙州府宜宾县山中,流入马湖江。
凤池 在治西二十五里。
青香井 在治西半里,其水带香。
盐井涡 在治北四里,其水咸。
结发滩 在治西十五里。滩水萦回,状如结发。鸡肝石滩 在治西四十里。
峻滩 亦在治西四十里。
鸡公滩 在治东二里,崖如鸡竦立。
铁锁滩 按《明一统志》:在城西四十五里,即马湖江下流。两岸石壁峭立,每夏秋水涨,舟楫不通。用铁锁横于江之北岸,舟行至此,数人攀缘崖上拽舟而过,故名。
平彝长官司
隆马山 在司北二里。
书楼山 在司东一百二十里。岭上有石,方叠如书,因名。
大纹溪 在司南十里。
小纹溪 在司东十里。二溪俱源出乌蒙府钟滩溪,流入马湖江,水流回漩成文。
橧溪 在司东一里,其地多桧。
大龙涡 在司南二十里,中有龙潜。
新滩 在司东一百里。
蛮夷长官司
大鹿山 在司东南二十里。山谷深邃,多麋鹿。小悍山 在司西北一百里。
马湖江 在司前,源出沉黎。相传昔有龙马潜湖内。《华阳国志》:江之崖色赤白,映水中。鱼从楚来至此而止,畏崖映其水故也。
什葛溪 在司西一里。源出小悍山,流入马湖江。
大鹿溪 在司东三十里。源出大鹿山,流入马湖江。
沐川长官司
青孤山 在司东一十里。其山秀出众山之表,望之郁然。
神木山 在司西二十里,旧名黄种山。明永乐四年伐楠木于此山,一夕不假人力移数里,遂封为神木山,岁时祭之。
南现山 在司北。永乐五年建神木山祠于上。彝都山 在司北。
龙源山 在司西北六十里。山顶有潭,尝有龙潜于内。
芭蕉溪 在司东四十里。源出龙马山,流入马湖江。
黄种溪 在司西二十里,源自黄种山而发。沐川 在司北一百里。峰崖竦立,如人沐浴起状。源出彝都山,流入蜀江。
孟密渊 在司南三十里。

马湖府城池考

        《府志》本府〈屏山县泥溪长官司附郭〉
马湖府城池 石城,明隆庆丁卯,知府张世引建。高一丈八尺,周三百五十丈,东、西、北各一门,南二门。

马湖府关梁考

        《府志》府总
龙关 在府治东三里。
凤关 在府治西二里。
进贤桥 在府治东一里。
登俊桥 在府治西一里。
翠云桥 在府治东八里。
桂香桥 按《明一统志》:在泥溪长官司西。承恩桥 按《明一统志》:在泥溪长官司西,又名永宁桥。
迎恩桥 按《明一统志》:在平彝长官司北。

马湖府公署考

        《府志》本府
马湖府治 明洪武初土知府安本创,成化间重修,弘治间设流因之,嘉靖间灾,知府李行简重修。

皇清康熙二十二年,奉颁
御书清慎勤三字匾额,悬于大堂。
川南道 在府治东,正统中佥事唐慎建裁。泥溪驿 在府治东十里。
罗东驿 在府治东六十里。
龙华驿 在府治西一百里,燬。
公馆 在府治东,旧薛文清书堂,明隆庆中建。阴阳学 在府东一里。
医学 在府西一里。
僧纲司 在府治一里外。
道纪司 去府治一里。
养济院 今燬。
屏山县治 万历十七年建。

皇清康熙二十二年,奉颁
御书清慎勤三字匾额,悬于大堂。
泥溪长官司治 在府治右,明洪武初土官王邦秀建。
府外诸土司
平彝长官司治 旧在府治东,后改府治西离城四十里。
蛮彝长官司治 在府治西一百二十里。沐川长官司治 在府治西一百八十里。
医学 在司治南。
僧正司 在司治西。

马湖府学校考

        《府志》本府
马湖府儒学 在府治东。北元末建,明永乐十年重修。

皇清康熙八年,推官管知府事史长庚重修,颓于兵
燹。二十三年,知府何源浚、知县蔡琨捐俸重修。屏山县儒学 附府学。

皇清康熙二十二年,奉颁
御书万世师表四字匾额,悬于
文庙,知府何源浚、知县蔡琨敬制建立。

马湖府赋役考

        《府志》府总
实在民户一百四十二户,男、妇二百八十四口,实熟民田地一十五顷四十二亩七分九釐四毫五丝三忽,载粮九石八斗一升二合一勺五抄九撮九圭二粒三粟,应徵丁粮条银五十四两一钱六毫四丝六微九尘二纤。

马湖府风俗考

    《总志》《府志》合载府总
《元史·地理志》:散居山箐,无县邑乡镇。
《方舆胜览》:俗悫而愿,仍有彝风。《郡志》:彝种有三,与夏杂处。夏则遵文教,守礼法,务农尚朴;彝则编发披毡,左衽侏𠌯,信鬼不药。古称难治,今颇易俗,诸司大略皆然。

马湖府祠庙考

    《总志》《府志》合载府总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治南。
社稷坛 在治东。
郡厉坛 在治北。
城隍祠 在治东。
土主祠 在治西。
忠武侯祠 在治东。
关帝祠 在治东。
火神祠 在府治西。
薛文清公祠 在书楼山麓。
黑龙土主神庙 在府治东南江边。宋时人,母彝氏。土人相传氏过龙池,龙化人形,摄氏入池中石室,聚月馀乃还,因有妊,一生三子,旅力异人。徽宗朝采木,经岁不能出山,民苦之。三子竟运木诣京,朝臣讶其骁勇,恐为边患,请除之。三子逃归,追捕至一阵坎,三子遂立化。见梦于徽宗,云以忠受屈。敕封黑龙土主,屡显灵异,湖人建祠祀之。
于公祠 水神在府治东。
白崖神祠 按《明一统志》:在沐川司东北。初开彝都时所建,又名飞来祠,居民以为祈福之所。神木山祠 按《明一统志》:在司治东北岘山之阳。永乐四年工部尚书宋礼建,以采得楠木数株。方开道以出之,木忽自行,是山川效灵,为建祠立碑。
寺观附本府〈屏山县泥溪长官司附郭〉
万福寺 在府治东。嘉定中建,内设僧纲司。一在泥溪司西清凉山之麓,一名天宁寺,咸淳中重建。
吉祥寺 在府治内。
镜山寺 在府治内。
广福寺 在府治内。
大洪寺 在府治北。
佑圣观 在府治南。
宝珠观 在府治东。
万寿观 按《明一统志》:一在府治东,一在泥溪长官司东。
平彝长官司
福安寺 在司治内。
宝乘寺 在司治西北。
朝元寺 在司治南一里。
沐川长官司
云谷寺 在司治西。
楞严寺 在司治西南五里。
蛮彝长官司
万寿寺 在司治西。

马湖府驿递考

        《府志》府总
泥溪驿 罗东驿 龙华驿 俱久废。马湖边僻,非通都大邑,皇华之客罕至。旧有泥溪、罗东、龙华三驿,久废,今无驿传。

马湖府兵制考

        《府志》府总
明设马边,营守备一员。

皇清因之,属永宁协镇辖。康熙二年内设叙马营游
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驻叙州府兼防马湖,分兵守汛。

马湖府物产考

        《府志》府总
馀甘 状如川练子。初食味苦涩,少顷,回味甚甘。
楠木 年深向阳者凝结花纹,俗呼为𩰚柏楠。杉木 出马湖者甚佳。
独本葱 元初马湖蛮岁以独本葱来献,郡县疲于递送,元贞初罢之,俱府治出。

马湖府古迹考

        《府志》府总
三丰石 在府城东江中,水涸始见。有张三丰书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八字于石上,无镌痕,墨迹如故。
藏甲洞 在新镇北一里武侯祠后,其洞直通河涯,相传武侯藏甲于此。
子云筑室 在沐川司西北,今仅存故址。白云洞 在泥溪司治北,相传为王守中憩息处。
十丈室 在新镇东五十里。悬崖绝壁,广数十丈。相传武侯征南过此投三戟于上,彷佛有形。壁间多题咏,风雨磨灭,少存。
薛文清公书堂 在府治东二十里。后改公馆,今俱废,仅存故址。
御书楼 在府治东。
谯楼 在府治南。知府何源浚、知县蔡琨捐俸重修,经历章廷玿助资董事。
桂香阁 在府治西。

马湖府部艺文一

《神木山祠记》明·胡广

皇帝统御天下,爱养黎元,恩惠优渥,首饬有司,毋擅用一夫取一材。于是生养休息,日庶日富,比年岁登,民和海宇,熙洽乃者。永乐四年秋,询谋于群臣曰:古者建都,必营宫殿。朕肇北京,恢弘旧规,以永诒谋顾,兴作事重,惟恐烦民,然不可后。群臣佥曰:陛下慎恤民力,视之如伤,而民皆乐于趋事。皇帝曰:尔往试哉。乃用命入山以伐材焉。用民力十取其一,给以廪食归其佣直,而民忻然鼓舞,不知其劳,故事不程督而集。工部尚书臣宋礼取材于蜀,得大木于马湖府,围以寻尺计者若干,踰寻丈者数株,计庸万夫力乃可运,将谋刊除道路以出之。一夕,木忽自行达于坦途,有巨石巉然当其冲,夜闻吼声如雷,石划自开,水由中出,无所龃龉,夜越险岩,肤寸不损,所经之处一草不掩。百工执事顾视欢哗,踊跃交庆。事闻廷臣,稽首称贺,谓圣德所致。皇上辞以弗逮,推德于山川草木预有喜色,鲜泽荣华,蔚然秾丽。及祭之日,先降微雨洒涤游坋。俎豆既陈,膻芗肸蚃黯云倏消,天宇澄湛,明星煌煌,月影交辉,祥飙徐来,神用俱歆。闻山呼声者三,震动天地,神显其灵,于昭有赫。遂封是山为神木山,诏有司建祠,岁时祀享,以答神贶。命臣广为文以纪其事,刻之于石,臣广顿首受命。仰惟皇帝功德高厚,比隆天地,妙运一心,斡旋万化,阴阳鬼神随机应动,吻合无违。故凡有施为,嘉祯沓至,是山川之神协赞祯符,宣畅明灵,濯濯洋洋,休有烈光,超卓物表,有不可以智巧测量之者。然以理求之,其可知矣。夫充塞两间者,鬼神之功用,若川泳云游,日晅雨润,风霆振动,寒暑更迭,欻阴忽阳,变化挥霍,其迹尤著。然三辰顺轨,雨旸以时,景星庆云,和气充溢,斯皆一心之所感召。若夫木石,非由人力不可以运动,而乃潜辟默输,实由圣德感孚神明、协应之所致也,固非耳目闻见可知已夫人之所不知不能者鬼神之所能也。以人之所不知不能而测夫鬼神之能,宜其有弗知也。况凡天下名山大川奠于方域之中,出云雨、产材木以资于国家,其神固灵也。神木之山所产良材,自萌檗而长以至于拱把连抱,神之卫閟呵禁以待于今日。然则神之效灵者,非一朝夕也。今兹之显应,所以兆皇帝万世悠久之徵,则神之功,其可少哉。稽之于传,凡有功于国家者,必有祭神功彰著,实为伟茂,载之祀典,于法允宜。臣广再拜,谨书其事为记,井系之铭,以歌颂圣德,且以丕扬神庥。铭曰:皇明受命,统驭万方。六合泰宁,物乂民康。端拱垂衣,无为而治。蛮貊荒服,蚁附而至。休徵之应,如川如林。至和感孚,百灵俱歆。壮哉北京,龙飞之所。帝用诒谋,大启厥宇。慎恤黔首,咨询在庭。庶民子来,于始经营。皇帝有诏,取材于蜀。神木之山,岷峨是属。楩楠豫樟,絜之百围。神用呵閟,以需于兹。斧斤斯入,林披薄歛。凡厥所产,悉呈弗掩。良木芃芃,孔曼且硕。载而输之,万夫入骆。层峦峭壁,矗矗尊崇。深谷㟏岈,飞流怒淙。有岩厥途,其石𡽱嶪。徐步曳武,犹虑偾跲。方谋平险,凭虚架梁。人力未施,木忽宵行。越涧踰壑,砰磕如雷。巨石崭礹,随辟以开。维山有神,维神昭灵。默驱六丁,祐相圣明。神衷显宣,嘉祯斯应。以兆皇基,万世永盛。报神有典,祀事孔宜。爰作新庙,岁以飨之。醴清牲腯,笾豆静洁。殽核维旅,膻芗有飶。春萝蔚阴,秋菊垂芳。裸荐以时,礼仪有章。执事骏奔,秉虔以对。济济跄跄,罔敢或懈。神之来享,驱霆驾风。翳以凤凰,骖以虬龙。灵旂扬扬,神既降止。鼓舞铿锵,神醉以喜。神未宅兹,时雨时旸。眷此邦氓,易沕作穰。皇德同天,幽明毕被。创制灵祠,以毖神祀。砺石刻铭,兹山实侔。颂宣皇德,永著神休。

《府治记》周慧

马湖为郡大江萦回,群峰环峙,西南接建昌乌蒙诸部,东北联叙泸嘉眉诸名邦,诚全蜀之一重镇也。国朝洪武初改路为府,旧治沿袭狭隘。成化甲辰土官知府安鳌相度形概创建衙舍,甚草率也。弘治乙卯鳌骄纵厉民,宪臣以法绳之,上闻圣天子,更吏抚绥以程公春震来莅马湖。明年改府治为学宫,仍寝室为府署,仅能听事而已,因循相继者六十年。嘉靖癸丑关中李公行简以地官尚书正郎,奉命出守马湖,下车历览,慨郡治之卑陋,顾谓左右曰:海内偏州僻邑尚限堂陛,苟简不称,未有过于此也。欲将民居易以官地用便改作,众皆善之。方卜日兴工,值久旱不雨,忽火起民间,风烈炎炽,须臾庐舍焚荡,官民内外为之煨烬。公大恸者许时,遂发庾粟赈被灾者,乃具由申并改作之状,白诸巡抚张公杲、罗公廷绣、代巡段公锦、方伯、周公寀、黄公光臬、宪长、罗公崇奎、守巡项公廷吉、陈公其乐、兵宪吴公守贞,咸允所议。公以地步宏敞,足展攸怀,大启规制,首构正堂,翼以抱厅,前为月台,台周为石栏,台南为甬道,为仪门,为戒石铭为大门为谯楼堂东西为经历司为照磨所广储库、黄册库附焉,两廊庑为六房堂,北为退思寝室,为书舍,为过道,正衙西为同知推官衙,经历司照磨衙,狱禁仓、廒吏舍俱次第修饰,总计百四十馀间,高广壮丽,丹垩涂塈,焕然一新。且役使有则而劳不病民,区画有度而费不勤官。经始于甲寅岁孟夏,至乙卯春迄工。落成之日,父老争先快睹,举手加额,且谓:吾党边鄙野氓,不图今日获见官府之尊严矣。经历孔子锡照,磨阎子应时,董事相役,曲尽谋猷。公以明敏之才华、远大之器识,综理周至,激劝有方,故成功之速也。有由然哉。节推潘君晟雅重此举,谓公成兹旷世之典,可无纪述昭示方来,乃以乡进士杨子守所为状,属予记之。窃惟郡志自洪武以来,为守者非一人,听政者非一朝一夕,岂无贤才思所以更张易辙耶。率皆安常踵故,不能振作有为,实有待于今日也。公奋志充拓,卒谐攸愿,盖有莫为而为、莫致而至者主宰于其间矣。议者谓烈燄之炽天无乃一洗安氏之陋习而光启文明之景象乎。理或然也。抑尝论之,天下之事有因改作更始而人心兴起策励,往往至于数为之变,气为之昌。在理,势则然也,如马湖易治年久,虽少革,故陋未极其大也。今府治鼎新,等威严肃,耳目渐染,知所崇尚将来,气运昭回,地灵人杰,礼乐人物,郁郁彬彬,将比隆邹鲁之弦诵矣。然后知公创造之功光,前启后,岂浅浅者可拟伦哉。公循良政迹,士民口碑具存,峻秩崇阶,日夕晋陟,邦人谅不能久借也。敢以是为记,兼致期待之私云。

《清凉山天宁寺碑记》周洪谟

马湖境西南边徼,其山控乌蒙、乌撒而连峨岷,其水出云南丽江,历数千里而至郡,以郡在一隅而山益峻,水益驶,故士大夫之游者,非有故罕至其地,地邃而静,无世俗尘嚣之杂。惟浮图氏之茹=泊、嗜空寂者为宜,若清凉山天宁禅寺,其地尤邃而静者也。寺在郡治西五里清凉山之麓,僧纲司在焉。创自前代,莫详所始,宋咸淳中重修,元末燬,国朝洪武中重建,积岁既深,日就倾圮。宣德中都纲容颜与土官知府安璿泥溪、长官王凤葺之。景泰二年都纲妙容募众重造佛殿,且以其事闻于蜀王,寻赐琉璃兽脊以毕其功,凡诸佛像率以金饰。天顺中容又建钟楼、鼓阁于左右,镌美石为爇香钜鼎,又令弟子明照之湖广市铜千馀觔,铸钟以还。既而僧道性造法轮藏殿、道碧甃台,墀之未甃者,兹寺之葺于是乎。合众功而始备,雄壮华丽,视昔有加。容年八十一,自诣于邸,乞为笔其事于石,非特以识营缮岁月,庶兹寺始末概见于后世也。呜呼。学释者图新其宫宇,而品式毕具如此,吾儒讲明先圣之道以成其材,一旦官郡县,既贵且富,或不能为先圣葺祠庙以供祀事,视容所为,亦可以愧矣。然则尊师报本之义予于容得,不之嘉乎。故为之记。

《大木议》前人

四川左布政使汤日昭、右布政使王应麟,会同署印按察使,刘副使看得今次采办,通共二万四千六百一根块,查得万历二十四年估计规则共约用银三百六十三万馀两,除虎尾、保水二色杉木,缘上次未奉派采,价值亦无则例,先已揭报本院裁酌,查得万历二十四年奉文采木,彼时本司库贮尚有二百五十馀万金与征播之需相兼支发,而分派州县自行采买者。又所费不赀,仅完二运。若今次所派木枋数倍往额,而司库积贮罄竭无遗。且川省自先年兵火之后叠罹灾荒,闾阎愁苦,物力凋耗,累年正赋尚多,积欠未完,今议额外加征,亦恐未易为力。兹奉部议堪以留用者,四司料、银、赃、罚、商税、税契、缺官俸薪数项而已。查得两院赃罚盐课及盐税税契事例等银每年凑足十万四百馀两,解赴陕西济边,四司料价岁额一万九千四百馀两。三十五年分已解部讫缺。官俸薪原无常额,数亦不多,惟有每岁商税一半,该银一万五千两,他如南京麂皮事例税契等项俱堪留用,然总之每岁不过四五万两,曾不足当十分之一。此外百计搜求,别难措处,诚莫知所为计矣。除见行通查各府州县见有库贮。遵义一道原系产木之区,但新疆甫定,物力空虚,似难独任,应就近并附上川东道为一总而量加其派额,其虎尾、水保二项杉木及门工亟用巨材,责成上东下南二总。在上东者,除遵义外再加分派于下东,在下南者量行分派于上南建昌等处采办,以充头运之数,似亦相应。一应事宜除督水道专任通行督理外,仍行七总,各道各将分派木数转行,所属府州若何而选委能官,若何而招商采办,若何而验木给银,若何而到江发运,一听从长计议,随宜处分,要在无拂商民之心,而共济公家之事,此最今日第一议也。至今合用钱粮数累巨万,俱毫不可缺,亦不容缓者。今求之帑藏,既积贮无多,欲俟之请讨,又缓急难济,惟有先行加派,庶济目前之急也。查得川省钱粮俱以丁粮起派,今计通省额粮除浮粮、番粮外,实徵税粮共九十七万六千五百四十三石八斗二升零,人丁八十八万一千七百四十六丁,若骤加徵派,恐民力不堪,合无先行量派,每粮一石,每年除原额外,令加派银五钱;人丁一丁,每年除原额外,加派银五分,照征播事例,不许优免,仍听该道查考,务责令州县正官定限追比类解各该府州库贮,听候明文支放,不许拖欠,不许稽迟。自万历三十六年分起,至采运完日停止。凡招商采买、雇募运夫等项即以前项银两支给,并不许佥报,殷实承买,亦不许编派运夫入山。是民间虽有一时加赋之苦,而较之先年官民俱扰、贫富并累者,相去悬绝,或亦人情之所乐趋也。他如招商验木、给价起运等项,尚有许多节凑、许多区处,通候司道议妥至日另详外,今将前议二款先行呈请,伏候本院裁夺,再照今次派采。大木数倍往额,且鸿巨异常。如一号楠杉连四板枋,此等巨木,世所罕有;即或间有一二,亦在彝方瘴疠之乡、深山穷谷之内,寻求甚苦,伐运甚难。今者疮痍未起,灾沴相仍,以茕茕孑遗之民,任此艰难重大之役,其何以堪。查得嘉靖三十六年间以三殿采木,共木枋一万五千七百一十二根块;万历二十四年以两宫采木,共五千六百根块。以今日所派则较之嘉靖年间几于一倍,较之二十四年多至四倍矣。多积于官固可以待用,而并取诸民实力所不堪,职等窃谓额派之数宜减矣。部文派采定为三运,其头运部文限三十六年以里到京,而门工巨材且限春运,计期已在眉睫间矣,而钱粮未措矣,商贾未集矣,合式之材,不知其在山在水矣,非有神输鬼运之术胡以卒办。且川省去京极远,奉文最迟即水运之程,走历江河,逶迤万里,由蜀抵京不啻以岁计,矧加以采伐挽运之繁乎。查得万历二十四年奉文采木,至二十五年起解头运,于二十六年到京;二十七年起解二运,二十九年到京。今次木巨数多,尤为不易,故职等窃谓运解之限宜宽也。夫无米之粥,巧妇难炊;千钧之任,众擎易举。今兹大役,约费四百馀万金而专责之一隅之物力,是即杯水车薪之喻耳。今查本省库贮剩存,及民间加派为数无多,不敷支用,此外惟有请发内帑、外省协济而已。第今工役繁兴,水衡告匮,封椿虽富,检发未闻,似难轻率请讨。惟是题留解京钱粮,如四司料、价、赃、罚、商税、契税、缺官俸薪、盐税、茶税事例等项银两,并量留岁解陕西济边银十万馀两,比虽户部额饷而以前数,即令陕西措解各边准作协济本省之数,亦无不可。其他省分非无重大役工者,俱令量行协济,多者十万馀金,少者五六万两,即请工部定派省分,行令各照数速解,以济燃眉。谅急公之义,各有同心,或不至秦越相视也。至于云南,先年用兵借过川省银共四十万两,上次采木取还,并征播议解贵州助饷外,尚欠一十九万六千馀两。又三十二年借过司库银五万两,今止还一万二千两,尚欠三万八千两,俱未解还,今当多事之秋,该省有唇齿之谊,前项借支急宜偿还,得此资助,亦犹之乎协济之惠矣。故职等又谓支费之资宜裕也。凡此皆目前急务、而不容于缓图、而又不敢以擅专者,伏乞本院特疏题请部议俞允,所谓宽一分而民受一分之赐,庶几物力稍充而大工易举矣。除各土官进献、升赏恩例及严禁有司科敛事,宜通行各道转行各有司,土司奉行外,其上次采办在厂与到水次木植已经委官清查,至日另报。今将查议过前项缘由并分派各总木数,二司未敢擅专,合行开款呈,详等因由,详奉督抚乔批分总、加赋二事,诚为急务,俱如议速行,各遵照派采追徵,不许台缓、减额、宽限,与请留协济各项钱粮候会题行。其虎尾、保水二杉照上次杉木围、长则例计算定价。门木应用木料照原行上紧刻期采运,仍移督木道查照督理。未尽事宜,议妥通详。

马湖府部艺文二〈诗〉

《至马湖踏勘楠木》明·周洪谟
万里辽阳士,冲寒到马湖。两崖悬峭壁,夹岸列平芜。滩险波流急,山高人影孤。猓番欣向化,南服尽韬弧。

《踏勘楠木泊叙州府将之马湖之作》前人


廿年天上路,十日雨中过。衰为封疆早,愁因疾苦多。臣心匪金石,民隐尚江河。入告凭图绘,登临敢惜他。

《晚晴登揽胜楼》杨慎

雨过晴光好,登临晚更赊。馀晖悬远树,初月隐流霞。乳燕呼檐底,儿童浴浅沙。千岩紫翠润,对此可忘家。

《揽胜楼晚宴即事》前人

云度西山雨,霞连东嶂晴。夕烟万壑静,归鸟一江清。听濑因风奏,移樽待月明。一时浓澹意,畅饮不能名。

《咏学宫双桂》李东阳

圜桥惟茂草,双桂独标幽。细蕊闻秋放,新香待月浮。重阴圆似盖,古干劲如修。虎观储材久,燕山植德悠。晓风零露满,晚节翠华稠。为爱仙姿好,烹茶竟日留。

《宿甘溪二首》王廷陈

江干信宿不成眠,月吐东山光欲圆。问酒小童堪觅句,愁无旅雁到天边。


安营大麓傍江边,碧水苍崖晚更妍。塞外月明如故国,猿啼不住伴愁眠。

《过中渡坝二首》前人

千尺高峰万丈渊,凭空侧足白云边。虽多虎伏龙蹲险,屐齿偏能入九天。


闻道西来佛国连,山河大地不须诠。雪中梅蕊春含色,可證菩提可證仙。

马湖府部纪事

《遵闻录》:文皇将营北京宫殿时,有神木出四川马湖山中。命礼部尚书浦城潘赐赍香帛往答,神休闻山呼者三,震动天地,赐亟归奏,上命立石以纪之。《府志》:马湖山川险阻,深岩远箐,虽产楠木而艰于挽运。明永乐四年诏建北京行宫,敕工部尚书宋礼督木,前后凡五入蜀。监察御史顾佐亦以采木至,而少监谢安在蔺州石峡口采办,亲冒寒暑,播种为食,二十年乃还,其难可知矣。